本篇最後由 pinkykitty85582 於 編輯



【青春期催眠】(1)開端

【青春期催眠】(2)濫用

【青春期催眠】(3)墮落

【青春期催眠】(4)暴走

【青春期催眠】(5)較量

【青春期催眠】(7)驚醒

【青春期催眠】(8)選擇

【青春期催眠】(9)結局



-------------------------------------------------------------------------------------------------------



【青春期催眠】(6)準備



第二天的計劃,哦,我現在更願意稱之為,調教非常簡單。事實上,大部分

時間裡,我都什麼都不用做。



林雪涵就不能向我這麼淡定了,從中午午休開始,她就一直用糾結的眼神偷

偷瞄我,不過她居然到最後也沒有來找我,這多少還是讓我有些吃驚。畢竟她現

在面對的可不是能用意志力抵抗的疼痛,而是人類最原始的本能之——尿急。



我從昨天上午開始就一直禁止她上廁所,這個命令現在終於起效果了。看到

林雪涵抿著嘴的表情,我就知道她這泡尿憋的一定相當辛苦。



當她按照我的要求,最後一門考試結束前半個小時來到四樓走廊,看到我手

中的空的冰紅茶瓶子時,眼眸中不由露出一絲輕鬆。



而我等的就是她放鬆的一刻,沒有猶豫,我立刻下了命令,「現在,立刻,

撒尿!」



林雪涵目瞪口呆,露出驚訝的表情,而下一刻則變成了恐慌。



她拚命把裙子的下襬拉下來擋住,但還是可以很明顯地看到腿內側黑絲的顏

色明顯變深了。再過了一會兒,一片淡黃色的液體從林雪涵的腳下擴散開來,更

是隱約可以看見一道道熱氣從她的下身升騰起來。



要不是用一隻手扶住欄杆,林雪涵整個人恐怕就要直接癱倒在自己的尿上面

了。我第一次見到她如此惶恐的模樣,即使昨天在廁所單間裡也沒有這麼誇張,

她的臉上居然出現了一絲軟弱,這是我從未在她身上看到過的感情,這讓我有些

疑惑,沒想到這效果居然比我想像的還要大。



要說今天與昨天的放尿play有什麼區別,大概就是昨天那次林雪涵是做

好了心理準備,今天則沒有。這出人意料的一擊似乎終於擊穿了林雪涵內心厚厚

的護甲,讓我看到一絲她的本質。



我微笑著把她拉出地上那灘尿的範圍,「怎麼樣,大小姐,這一次願意認輸

了麼?」



難得的,林雪涵沒有立刻作答,她低著頭讓我無法看清她的表情,但是顫顫

巍巍的身體告訴我她還沈浸在剛剛發生的事情中。



我等了一會兒就有點不耐煩了,伸手想拍拍她的肩膀。



但是我手剛伸出去,林雪涵就受驚似的向後退了半步,但也只退了半步就停

了下來,她馬上抓住我的手,抬起頭,用仍含著淚的眼睛努力瞪著我。



「我不會輸給你的。」還是那句話,雖然氣勢比以前弱了一大截,但最根本

的那一絲堅決卻還在。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客氣了。



我冷笑一聲,「那麼請大小姐脫光衣服吧。」



林雪涵聽到這個命令,略有些驚惶地四顧了一番,這裡可不是廁所那樣的密

閉空間,從大馬路上都可以勉強看見四樓走廊的情景。



「這,這裡……太危險了……」



「沒關係的,你蹲下來就沒人會看見了。」



聽到我的話,林雪涵抿住嘴沒有答話,過了一會兒真的蹲下身來,然後慢慢

解開衣服。她這麼聽話還真是少見。



接過她遞上來的衣服,裙子和胸罩,我見她停下動作就又補充道,「鞋子也

要脫掉哦。」



當林雪涵指尖觸碰到鞋子的時候,如觸電般地又縮了回去。我定睛一看,原

來鞋子上也都沾滿了留下來的尿液,我估計甚至有不少流到鞋子裡去了。



其實林雪涵原本就算失禁也不至於這麼狼狽,因為胯下那部分之前被我撕開

了,分開雙腿的話,尿只會直接灑在地板上。但是她為了克制尿意,走路的時候

是夾緊雙腿的,而當真正開始失禁以後,她沒有將腿分開,反而本能地更加夾緊,

想要把尿停下來,結果就是大半的絲襪都被打濕了,連鞋子也不能倖免。



林雪涵抬起頭,用無助的眼神仰望我,而我則回以詢問的眼神。



於是她又一次低下頭,這一回她毫不猶豫地將鞋子也脫下來了。



當看到她遞過來的鞋子上不斷滴下來的淡黃色液體時,我心裡有一些猶豫要

不要接過來,但身體卻本能地拿住了。為了能看到這個女孩屈辱的面容,一點點

生理上的厭惡又算什麼呢。



「好了,你現在呆在這裡等我回來。」



「等等,我這樣呆在這裡……」林雪涵顫抖的聲音裡充滿了不安。



「沒事的,這個時候沒人會過來的。」



林雪涵顯然無法接受這樣的安排,但她不接受又能怎樣,她的衣服都在我這

裡,我要走,她這樣子也不敢跟上來。



瞄了一眼身後林雪涵瑟瑟發抖的身影,我就這麼淡定自若地離開了走廊。這

當然是有風險的,甚至比昨天在廁所單間的時候更大,但是如果不承擔這種程度

的風險,大概是不可能令林雪涵屈服的。



又一次來到天台,我將自己的包和林雪涵的衣物放好,其實這一趟不來也不

要緊,但林雪涵濕掉的鞋子必須得晾乾,否則容易被人發現端倪。



再一次回到四樓走廊時,林雪涵還是蹲在同一個地方,以同樣的姿勢瑟瑟發

抖。當看到我的時候,那臉上的表情分明透露出一絲安心,想必今天之後,她對

我命令的服從程度要提高一大截。但我可不滿足於此,一定要讓她徹徹底底地服

從我才行,這已經不是我需要這樣了,而是我想要這樣。



用俯視的眼神看著她,我微笑道:「來,現在跟我走吧,大小姐。」



林雪涵露出疑惑的表情,「走?要去哪?」



「你跟著便是了。」



她抿著嘴,打量了一下自己現在的樣子,「我這樣……怎麼走啊?」



「沒關係,蹲著不也能走麼,實在不行,就爬吧。」



聽到「爬」這個字,林雪涵又沈默了下來,但也沒有跟上來的意思。



於是我「好心」勸道:「唉,大小姐,你又何苦跟自己過不去呢。向我認個

輸而已,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啊。」



林雪涵還是低著頭沒有答話,但過了片刻就這樣半蹲著身子走了過來。



既然她執意如此,我當然樂得帶路。



半蹲著走路的速度終究要慢一些,直到進了樓道,林雪涵才敢站起來,我這

才能加快腳步,要是拖到考試結束就完了。



我沒敢去2樓,那樣風險太大了,所以這次只用到3樓就夠了。



當到達目的地的時候,看我停下腳步,林雪涵臉上露出迷惑的表情,她大概

想不通我停在這裡是幹什麼。



我們現在就在3樓廁所的門口,不過我完全沒有要走進去的意思,反而轉向

邊上的掃除櫃,這個東西主要是存放專門用來清掃廁所的拖把。直到去年,拖把

都是直接放在廁所邊上的,也沒有專門準備個櫃子,但是後來有人在奔跑時被倒

下的拖把桿絆倒,結果摔了個輕微腦震盪。結果在家長的抗議下,廁所前面就多

出了這麼個櫃子,除了拖把,也放放其他亂七八糟的雜物。



我打開掃櫥櫃的門,將裡面的拖把拿出來,然後給林雪涵作了個請的手勢。



林雪涵完全沒反應過來,過了一會兒才露出驚愕的表情。



「你,瘋了……」林雪涵說這話的時候還是壓低了聲音的,這裡可不是四樓,

邊上的教室裡就有一群人在考試。



我笑了笑,沒有答話,只是繼續維持著之前請的手勢。



反正我是做出一副鐵了心要讓你進去的態度,反正僵持在這裡的話,她心裡

肯定比我更害怕。現在這個時間點,離考試結束也就十來分鐘了,有幾個人提起

交卷也不奇怪。



狹路相逢勇者勝,之前我太過小心謹慎,所以才被林雪涵毫不在意的態度壓

了一頭,但當我現在表現出無所畏懼,林雪涵反而成了弱勢的一方。



林雪涵還是和我僵在掃除櫃的前面,但是隨著時間不斷流逝,邊上的教室漸

漸傳出走動的聲音,她終於淡定不下來了,最後還是主動走進了這櫃子裡,甚至

不需要我拿認輸來相逼。



我分不清這是我的命令起了效果,還是林雪涵自身的選擇,但又有什麼關係

呢,反正到了最後,我的命令就會是她的意願。



看她徹底走了進去,我也就直接關上櫃門並且鎖住。日本的h漫畫裡常會有

一男一女被鎖在櫃子裡的情節,我本來也是想嘗試一下的,但奈何這櫃子裝進一

個人就已經很勉強了,兩個人的話估計比沙丁魚罐頭還要擠。



把林雪涵一個人留在櫃子裡,此間的風險比昨天讓她一個人光著身子上天台

更大,究其根本,就是這掃除櫃是可以從外面打開的,聰明才智和機敏靈巧都起

不了作用,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運氣。但我還是這麼安排了,主要是留給我的時

間不多了,我不知道林雪涵要花多久才能瞭解催眠,又要花多久才能意識到我並

不能完全控制她的身體,但是我決定速戰速決,明天就要分出個勝負,所以今天

多冒些風險也要將她好好敲打一番。



當然,我也有好好調查過,廁所的清掃一向放在放學以後,之前基本是不會

有人打開掃櫥櫃的。不過我也不能保證不會有誰今天突發奇想去開一下,或者需

要用到掃櫥櫃中的拖把,就像我所說的,一切都交給運氣決定。



剩下的事情還有不少,迫在眉睫的就是四樓的那灘尿,於是我拿起拖把走向

四樓,順便把林雪涵一路走來留下的腳印擦掉。



處理了這碼事後,我把拖把也放到了天台,要是被人看到拖把放在外面然後

拿回掃除櫃豈不就麻煩了。



然後我乘著鈴聲還未響起的那一點點時間趕往下一個地點,那裡還有一件很

重要的準備工作等著我做呢。



說到底,這兩天我做的都只是準備工作,為的就是能在明天將林雪涵一舉擊

潰。下了那麼多命令,雖然仍不能使她屈服認輸,但是她對我命令的服從性卻是

大大增加。這些都是為了讓她明天能好好服從我的命令所做的準備,而我自身也

需要對明天的事情做些準備。





花了些時間,我才趕到目的地。此時,考試結束的鈴聲已然響起,想到林雪

涵呆在掃櫥櫃裡擔心受怕的表情,我心裡一片火熱,腹間的肉棒也隨之充血膨脹。

平時這樣確實不太好辦,但此時此地正需要這樣。



我現在所處的還是一間男廁所,但是這裡已經不在教學主樓了,而是在科學

樓。所謂科學樓,其實就是物理、化學、生物的各種實驗室所處的地方,學生也

就只有做實驗的時候會來,平時倒有些老師常駐於此,但現在大都跑去監考或是

批捲子了,所以整幢樓基本上算是空無一人。



當然,在這個廁所裡,有一個人早早地就在等我了。



我敲了敲廁所一號單間的門,「抱歉,沒讓你久等吧。」



門馬上打開,露出裡面陳老師有些發紅的臉蛋。就算在催眠的效果下服從我

的指令,讓她一個人呆在男廁所裡還是有些難為她了。



「沒,沒事情,老師也才來,不久。」



「為了我的授課,要打擾你工作,真是抱歉啊。」



「啊,沒關係的,英語試卷也批完了。」



哦,英語居然已經批完了?不過答題卡都是機器批得,速度確實應該比較快。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於是問了陳老師一件事。



「哦,你說林雪涵啊,當然是年級第一啦。」



可惡,昨天早上明明讓她考試的時候喝尿,居然這樣還能考年級第一,果然

不是可以小看的對手。



啊,所以明天的調教才有意義啊,我無意識地扯出一個笑容。



陳老師有些畏懼地看著我,我這才想起來眼前還有事要做,為了明天的調教

工作,可要做不少準備呢。



「那陳老師,開始上課吧。」



「啊,啊,好的。」



她一邊脫衣服一邊說,「那我們先複習一下之前的內容吧。」



接過她脫下來的衣服,我將其放在事先準備的袋子裡,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

陳老師已經徹底接受了赤裸教學這件事,所以現在即使赤身裸體站在我面前也並

不是很羞澀。



她先是用左手翻開自己的小穴,右手指著其外圍的大陰唇。



培養出這種上課風格的我自然知道她的意思,直接念出了這個英文,「la

biamajora。」



她又將手指移向內側的小陰唇。



我立刻答道:「labiaminora。」



最後,她指向了小穴上方那顆小小的陰蒂。



「clitoris。」



陳老師滿意地點點頭,「很好,看來前幾節課學的知識都記住了。」



面對誇獎,我回以微笑,摸了不知道多少遍,自然都記住了。



「老師,複習多沒意思啊,什麼時候才開始教新內容啊?」



陳老師臉紅了一下,她雖然已經能夠臉不紅心不跳地給我展示自己的性器,

但想必對今天我要求的授課內容還是心裡發憷。



「這樣啊,既然如此,那我們開始今天的教學吧。今天主要教三個新詞,我

們先學第一個,anus,a,n,u,s。」



我明知故問道:「這個單詞是什麼意思呢?」



「中文的話,就是肛門的意思。」



「肛門?你在說哪個地方?」



「唔,肛門就是,就是那個……」陳老師的聲音明顯有些顫抖,「那個拉屎

的,地方啦。」



「哦,你在說屁眼啊,早說嘛,陳老師。」



「張奕,你說的對,這就是那個,屁,屁眼。」對這個詞,陳老師還是有些

難以啟齒。



我想要轉到陳老師身後掰開她的大屁股看一下,但她立刻躲開了。



「老師,你都不讓我摸一下,我怎麼記得住這個單詞啊。」



陳老師急忙紅著臉解釋道:「你先等我把其他的單詞也介紹一下,再一起記

也不遲啊。」



沒想到她是這麼個想法,不過這種細節上也隨她好了。



「那老師你繼續講吧。」



「第二個單詞是rectum,r,e,c,t,u,m,中文意思是直腸。」



「哎呀,腸子的話,這是內臟吧。」



「額,直腸的話,是從肛門起,向上大概15cm的一段腸道。」



原來定義是這樣的啊,這個我倒是真不清楚。



「第三個單詞是,enema,e,n,e,m,a,中文意思是,灌,灌

腸。」



「灌灌腸?這是什麼啊?」



「不是啦,是,」陳老師停頓了一下,這才把這個詞好好念了出來,「灌腸,

這是一個動詞,意思是在腸子裡灌水。」



「咦,怎麼把水灌到腸子裡啊?」



「這個,就是那個,通過,肛門把水注進去。」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呢?」



「這個一開始主要是為了治療便秘,但後來有些人用這個來清理腸道。」



「哦,為什麼要清理腸道啊?」



「額……就是涉及,肛門的性行為時,要先進行,清理。」



「肛交是吧,這個我好像聽說過。」



沒錯,我今天就是專門跑來和陳老師練習肛交的。其實就個人傾向來講,我

並不喜歡肛交,原因很簡單,太髒了。如果沒有林雪涵這件事,我大概一輩子都

不會嘗試這件事,光是想想那是平常大便出入的地方,就覺得好噁心。



但是現在的形勢卻由不得我的喜惡了,我一定要儘快完全控制住林雪涵才行。

排泄小便就已經讓她這樣屈辱了,不知道大便能起到多大的效果,想到那時候林

雪涵臉上將露出怎樣的表情,肛交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了。



即使是現在的我,小心謹慎依舊是一種本能,如果不知道肛交到底是什麼滋

味,到時候貿然嘗試會不會出什麼紕漏?我當然在網上蒐集了不少相關的資料,

但資料終究是資料,不實踐一下總是不能讓自己安心,所以這才有了今天這次教

學。



與陳老師的授課play玩到這裡也就差不多了,畢竟現在時間還是比較緊,

搞定了林雪涵之後自然有時間慢慢溫存。



「我懂了,老師,那我們就先從最後一個單詞開始學起吧。Enema具體

應該怎麼操作呢,能示範一下麼?」



我本來以為陳老師會拿出一個針筒之類的,但是她取出的卻是一個漏斗。



見我疑惑的神情,她不由紅著臉辯解道:「你昨天才跟我說要學這幾個單詞,

道具都來不及準備。」



「那這個漏斗是?」



「這是……」陳老師吱吱嗚嗚了半天才說,「家裡用的,把醬油倒到瓶子裡。」



居然想到把廚房用品拿來用到這種地方,我也不禁對陳老師這種生活智慧感

到敬佩,不好好使用的話可真對不起她。



第一次灌腸是由陳老師自己示範的,先是彎下腰將屁股儘量地翹高,然後把

漏斗的尖端插進自己的肛門,最後掏出一瓶水,用彆扭的姿勢將水倒進去。



以這個姿勢,陳老師應該是很難看見漏斗那裡狀況的,但是她倒水的手卻很

穩,水也大部分都進漏斗裡了。



這樣一次倒了小半瓶,陳老師才停下來,並將漏斗也從肛門裡拔出來。



「陳老師,被灌腸是什麼樣的感覺啊?」



陳老師轉過身來,摀住肚子對我說,「一開始的時候,只是特別漲,但到了

後面,就是想拉肚子那種感覺了,有些疼的。」



說這話時,陳老師的表情慢慢變地難受起來,這見效還真快啊。



「張奕,你可以出去一下麼?」



「咦,怎麼了?」



陳老師紅著臉小聲說:「老師感覺有點想拉,大便了。」



雖然她已經把和我做愛當成正常教學的一部分,但是對當著我的面大便大概

還是有些難以接受吧。



我義正言辭地說:「大便也是灌腸過程的一部分啊,我怎麼可以不好好觀察

呢?」



「但是,但是,這個很臭的,還是算了吧。」



「沒關係的,老師,我不在乎。」



陳老師又爭辯了一會兒,當然不可能說服我,倒是她自己先受不住了,最後

只能點頭同意。



就算是個美女,大便這件事也一點都不好看,而且我也不敢湊近看,要是被

濺到身上就麻煩了。倒是陳老師憋紅的臉更讓我感興趣,想到明天林雪涵臉上也

會露出類似的表情,我就有點興奮起來了。



雖說確實有些臭,但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誇張,從肛門中噴出來的水都是黃褐

色的,但是也沒有夜情病棟裡那麼噁心。



我也就隨口問了一句,沒想到陳老師認真回答了,「其實早上的時候為了備

課,已經弄過一次了,所以裡面的那些,髒東西已經被清理掉很多了。」



難怪感覺她的手法並不是很生疏,原來早就做過練習了啊。



於是我又詢問了她第一次灌腸時的經歷,作為明天的準備。



「陳老師,請讓我親手操作一次吧,這樣我才能更好地記住。」



稍微猶豫了一下,陳老師還是將漏斗和水瓶交給了我,然後重新擺回那個撅

屁股的姿勢,還很貼心地把自己豐潤的屁股掰開,將裡面那朵小小的菊蕾朝向我。



我將頭湊近觀察,因為陳老師事前已經將周圍的毛剃掉了,剛剛也用紙巾清

理過,所以屁眼的樣子現在十分清晰地展現在我面前。



這當然不是我第一次見到屁眼,姑且不提網上的那些圖片,之前和學姐她們

做愛的時候也又看到過,但這麼認真觀察還是第一次。



沒有用手指觸碰,我在心理上還是覺得這個太髒了。



粗暴地將漏斗插進去時,陳老師不由地發出一聲小小的悲鳴,不過我沒有理

會,直接開始往裡面灌水。



上次灌腸倒進去了小半瓶水,而這一回我倒了跟上次差不多量後並未停下。



陳老師也漸漸發現不妥,「等一下,張奕,太多了,好漲……」



她的身體本能地想要躲開,但卻被我按住了,「老師,你怎麼能像躲開呢,

我們還在教學中呢。」



聽到我這麼說,陳老師終於不敢亂動了,讓我把剩下的水全都倒了進去。



我將漏斗拔出來的時候,肛門在縮緊之前還噴出一小條水柱,幸好我躲得快,

否則被澆一臉就糗大了。



這一次陳老師花了些時間才緩緩起身,舉止間十分辛苦,雙腿更是一直在顫

抖著。她轉向我之後,我才發現,她原本頗為平坦的小腹此時隆起了一塊,難怪

會如此不舒服。



「老師,感覺怎麼樣?」



她皺著眉頭答道:「好漲,特別漲……好難受……」



這一次,她很快就有了便意,但我卻不讓她就這樣拉出來,「好好憋著啊,

老師,讓我看看能憋多久。」



陳老師把臉憋得通紅,胴體上更是不斷冒出汗來,最後也只堅持了不到3分

鐘就一泄如注了,這一次噴出來的水果然又淺了不少,臭味也不太有了。



陳老師發出有些虛弱的聲音,「怎麼樣,enema這個詞記住了吧,要開

始記別的詞了麼?」



我卻搖搖頭道,「不行啊,陳老師,我覺得還要再試一次。」



陳老師的臉瞬間變得更加蒼白,但她還是同意了,「我知道了,你等等,我

再去拿些溫水過來。」



「何必這麼麻煩,這裡是廁所誒,水這種東西要多少有多少。」



「等等啊,用冷水灌腸這種事不行的。」陳老師慌忙阻止我,但是在暗示指

令的效果下,最終還是屈服了。



從洗手池把水瓶灌滿,現在這個季節,自來水雖然算不上冰冷,但還是滿涼

的。



陳老師雖然露出畏懼的表情,但還擺回了原來的姿勢。



涼水的效果果然不是溫水能比擬的,只是剛倒進去一點,陳老師的身體就開

始顫抖起來,更是發齣劇烈的喘息聲。



我當然絲毫不在意她的感受,只是一個勁地繼續往裡面倒水。比較沒想到的

是,瓶裡的水居然沒辦法全部倒進去,還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時候,漏斗中液面

就固定下來,不會繼續往下降了。



這就是注射器和漏斗的差距啊,不過漏斗的話,感覺在心理上對女性的淩辱

效果要更強一些。



這一次我吸取了教訓,在拔除漏斗之前讓陳老師先準備好,讓她縮緊肛門的

同時,馬上用手指堵上。



大概有了經驗,這一回灌的是雖然冷水,而且量也到了極致,但陳老師忍耐

的時間反而比上次還要長一些。



我看這一次的水已經幾乎淡得透明了,這才滿意。



連續灌腸了三次,對陳老師來說,就跟連續腹瀉差不多,將水噴完之後整個

人腿都軟了,需要我幫忙才站得起來。



「我覺得可以開始學習剩下兩個詞了,陳老師,你覺得呢?」



聽到不用繼續灌腸,陳老師如蒙大赦,立馬點頭同意。



我讓她扶著牆彎下腰,把屁股對著我。經過了多次灌腸,原本緊閉的菊蕾現

在硬生生擴大了一號,還好像是在呼吸般蠕動著,殘留在上面的水滴反射出廁所

中昏暗的光線,給人一種淫靡的感覺。



我不由地吞了口口水,這樣看來,肛交也不是那麼不可接受了。



徹底拋開心理上厭惡,我先將食指按在菊蕾上面,陳老師的身體不由地顫抖

了一下,但是她也沒說什麼,學習的時候要觸摸實物對她來說已經是常識了。



手指緩緩用力,一個指節馬上陷入其中,陳老師則發出一聲輕輕的呻吟,那

並不是愉悅的象徵,而是透露出了難受。



試圖再將一個指節插進去時,我感覺異常的吃力,只進去了一半,裡面的阻

力就已經大的驚人。我只好又將食指退回到一個指節的程度,轉而將中指也用力

插進去,這一回要困難得多,要不是有水分的潤滑,能不能進去還真是難說。



至於第三根無名指想要插進去的時候,感覺怎麼都進不去了,陳老師更是發

出痛呼。事實上兩根手指進去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像被夾住似的,一點縫隙都沒有

留下,抽出來都費了一些力氣。



這樣一來,我對女性這個排泄器官多少也有了一些瞭解,接下來就是要用下

半身來深入瞭解一下其內部構造了。



當我將已經硬邦邦的龜頭前端頂在上面的時候,陳老師馬上反應過來我想幹

什麼,慌忙想要阻止,「等等,張奕,那個太大了,放不進去的。」



陳老師的聲音裡滿是止不住的顫抖,恐懼之情溢於言表。



「咦,是麼,老師你怎麼知道進不去的啊?你老公以前試過麼?」



陳老師紅著臉辯解道:「怎麼,怎麼可能嘗試過這種事啊,但是看看尺寸差

距就知道這個進不去的啊。」



其實不問也知道,她們夫妻都那麼保守,怎麼可能會玩肛交這麼高級的東西。

陳老師的處女雖然給了那個陽痿老公,但是後面的另一個處女現在可是歸我了啊,

想想還有點小興奮呢。



「老師,你沒有嘗試過怎麼能亂下結論呢,一點都不嚴謹。」



陳老師發出哀求的聲音,「肛門的話,你用手指摸就好了,沒必要用,那個

啊。」



「老師,肛門的話,我已經記住啦,現在我準備學習直腸啊。」



「直腸的話,不能也用手指麼?」



「陳老師,直腸這麼長,手指怎麼夠啊。而且直腸還是內臟,又看不到裡面

的構造,只有用觸覺來感受啦。按照你說的,15cm左右的話,雞巴勃起的長

度應該是夠了。」



「但是,但是……」陳老師還是不肯答應,對這個保守的女人來說,排泄器

官被侵犯大概不是口交這種能相比的。



我故意裝作生氣地說:「老師,你這麼推三阻四,是不想讓我學好英語麼?

那我不學這個單詞了,以後也不學英語了!」



聽到我這話,陳老師原本堅決的態度立刻慫了,在暗示指令的效果下,她可

是要不惜一切代價讓我喜歡上英語的啊。



「好,好吧,那,那你……進來吧。」



她這麼說,我反而不急了,「老師,你不說清楚點,我可是完全聽不懂啊,

到底是把什麼進到什麼裡面啊。」



稍微猶豫了一下,陳老師還是磕磕巴巴地說:「把,把你,勃起的,陰莖進

到我的,肛門裡。」



「既然老師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話間,我就直接用

力地一挺腰。



「啊啊啊……」就算下定了決心,陳老師還是不由發出慘烈的痛呼。



這聲音大概附近都能聽見吧,要是樓裡有人就麻煩了,但我這時卻來不及考

慮這些。



很多網文裡,都把後面這條路叫做旱道,我以前一直不明白,現在終於懂了。

不同於陰道內的濕熱緊窄與滑膩柔嫩,後庭的美妙之處在於那磨砂般的乾燥通道

所帶來的快樂……與痛苦。



雖然灌腸了三遍,但腸道里卻還是不怎麼濕潤,難怪一定要用潤滑油才行。

之前用盡全力捅進去,我現在只感覺肉棒上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尤勝於為學

姐開苞那次。



咬咬牙,我還是忍痛試探性地聳動腰部,開始做起緩慢的活塞運動。



拔出時,由於順著肛腸蠕動的力道,所以頗為順利;但再度刺入卻異常的吃

力,層層疊疊的肉壁竭力抵抗著入侵者,每一下挺進都如同初夜開苞般艱難。



但慢慢的,抽插漸漸變得順利起來,大概是因為肛門因被肉棒貫穿而產生撕

裂,其中流出的鮮血起了一定潤滑的作用。因為我就可以清楚看見,不斷有血絲

從大大擴張的肛門邊緣流下來,這讓我不禁產生一種為陳老師開苞的快感。



陳老師雖然已經刻意摀住嘴巴,但還時不時有痛呼從指縫間漏出。她本人是

很想配合我的「學習」,然而身體還是本能地不斷掙紮。



不過廁所單間這麼小,她除了不斷扭動腰肢給我帶來更多快感,也什麼都做

不了就是了。



不過應該說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我某次抽插的時候,陳老師一扭屁股居然害

我把肉棒完全拔了出來。



我當然勃然大怒,不但捏住兩側的臀肉,將肉棒再次插回去,之後更是重重

地在陳老師飽滿的屁股上打了幾巴掌。



原本這只是泄憤之舉,但沒想到卻起到了意料之外的效果。每次被拍打屁股,

陳老師的腸道都會本能地收縮,到了現在這種地步,想把我的肉棒完全排出去自

然是不可能,倒是肉棒被柔嫩的肛腸反覆擠壓別有一番滋味。



隨著不斷猛力抽插,積累的快感終於達到了一個極限。我用雙手使勁捏住那

柔軟的臀肉,將肉棒刺進陳老師腸道的更深處,噴射出濃稠的精液。



喘氣休息了一下,我才拔出肉棒欣賞自己的成果,那個原本小小的菊蕾現在

大大擴張開來,一點也沒有閉合的趨勢,還在不斷滴血。



當我放開的陳老師的臀肉,她立刻想丟了魂似的攤到在地上,吐出香舌,像

死狗一樣直喘著氣。



這種時候還是要給她點甜頭才行,「陳老師,學了今天的幾個單詞,我很開

心,感覺有點喜歡英語了。」



即使身上無比地疼,陳老師還是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是嗎,這就太好了。」



準備清理肉棒的時候,我見上面滿是鮮血,又想到這腸道就算灌腸這麼多次

也多少有些穢物沒清理乾淨,頓時覺得有點噁心。



「陳老師,我想複習一下blowjob這個單詞,你能幫幫我麼?」







把陳老師丟在那裡慢慢休息,我馬上回了教學主樓,那裡還有一個人等著我

處理呢。



去天台拿上衣服,包還有拖把,我很快來到四樓廁所的掃除櫃前。



在打開櫃門前,我不禁想像了一下林雪涵在裡面是什麼表情,是不是蜷縮著

身體瑟瑟發抖呢。



然而打開櫃門看到的情景卻讓我大吃一驚,更是破壞了我一整天的好心情。



林雪涵冷冰冰地看著我。



我不明白,明明關上櫃門之前,她還在那裡面顫抖的,為什麼現在卻能擺出

這幅淡定自若的表情,我突然什麼都不明白了。



我的計劃應該是不會錯的啊,一個女孩赤身裸體被關在狹小的櫃子裡,應該

會無比恐懼才對,但是為什麼,為什麼會是現在這樣呢?



林雪涵沒有理會我的動搖,淡定地取走了自己的衣物,當場穿上後揚長而去,

只留下我一個人在那裡思索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放學之後,我一個人踏上回家的路途,腦中還在想那個無解的問題,甚至不

由地開始對明天的計劃產生了懷疑,自己原來想的那些手段真的能讓那個女孩屈

服麼?



就快要到家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一陣熟悉的鈴聲,花了一些時間,我才意

識到這是我的手機。倒不是我太遲鈍,只是很少有人會打電話給我,我的手機主

要就是用來上網的。



一看來電顯示,這是一個陌生號碼,好吧,我的通訊錄一共也沒存幾個人。

猶豫了一下,我還是接了,很難說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我平時都是不會接這種

陌生的電話的,也許我心中還存著那個給我催眠儀的人會再來聯絡我的心思。



剛接通電話,耳邊就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老師,是你麼?」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淩辱老師
本篇最後由 pinkykitty85582 於 編輯



【青春期催眠】(1)開端

【青春期催眠】(2)濫用

【青春期催眠】(3)墮落

【青春期催眠】(4)暴走

【青春期催眠】(5)較量

【青春期催眠】(7)驚醒

【青春期催眠】(8)選擇

【青春期催眠】(9)結局



-------------------------------------------------------------------------------------------------------



【青春期催眠】(6)準備



第二天的計劃,哦,我現在更願意稱之為,調教非常簡單。事實上,大部分

時間裡,我都什麼都不用做。



林雪涵就不能向我這麼淡定了,從中午午休開始,她就一直用糾結的眼神偷

偷瞄我,不過她居然到最後也沒有來找我,這多少還是讓我有些吃驚。畢竟她現

在面對的可不是能用意志力抵抗的疼痛,而是人類最原始的本能之——尿急。



我從昨天上午開始就一直禁止她上廁所,這個命令現在終於起效果了。看到

林雪涵抿著嘴的表情,我就知道她這泡尿憋的一定相當辛苦。



當她按照我的要求,最後一門考試結束前半個小時來到四樓走廊,看到我手

中的空的冰紅茶瓶子時,眼眸中不由露出一絲輕鬆。



而我等的就是她放鬆的一刻,沒有猶豫,我立刻下了命令,「現在,立刻,

撒尿!」



林雪涵目瞪口呆,露出驚訝的表情,而下一刻則變成了恐慌。



她拚命把裙子的下襬拉下來擋住,但還是可以很明顯地看到腿內側黑絲的顏

色明顯變深了。再過了一會兒,一片淡黃色的液體從林雪涵的腳下擴散開來,更

是隱約可以看見一道道熱氣從她的下身升騰起來。



要不是用一隻手扶住欄杆,林雪涵整個人恐怕就要直接癱倒在自己的尿上面

了。我第一次見到她如此惶恐的模樣,即使昨天在廁所單間裡也沒有這麼誇張,

她的臉上居然出現了一絲軟弱,這是我從未在她身上看到過的感情,這讓我有些

疑惑,沒想到這效果居然比我想像的還要大。



要說今天與昨天的放尿play有什麼區別,大概就是昨天那次林雪涵是做

好了心理準備,今天則沒有。這出人意料的一擊似乎終於擊穿了林雪涵內心厚厚

的護甲,讓我看到一絲她的本質。



我微笑著把她拉出地上那灘尿的範圍,「怎麼樣,大小姐,這一次願意認輸

了麼?」



難得的,林雪涵沒有立刻作答,她低著頭讓我無法看清她的表情,但是顫顫

巍巍的身體告訴我她還沈浸在剛剛發生的事情中。



我等了一會兒就有點不耐煩了,伸手想拍拍她的肩膀。



但是我手剛伸出去,林雪涵就受驚似的向後退了半步,但也只退了半步就停

了下來,她馬上抓住我的手,抬起頭,用仍含著淚的眼睛努力瞪著我。



「我不會輸給你的。」還是那句話,雖然氣勢比以前弱了一大截,但最根本

的那一絲堅決卻還在。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客氣了。



我冷笑一聲,「那麼請大小姐脫光衣服吧。」



林雪涵聽到這個命令,略有些驚惶地四顧了一番,這裡可不是廁所那樣的密

閉空間,從大馬路上都可以勉強看見四樓走廊的情景。



「這,這裡……太危險了……」



「沒關係的,你蹲下來就沒人會看見了。」



聽到我的話,林雪涵抿住嘴沒有答話,過了一會兒真的蹲下身來,然後慢慢

解開衣服。她這麼聽話還真是少見。



接過她遞上來的衣服,裙子和胸罩,我見她停下動作就又補充道,「鞋子也

要脫掉哦。」



當林雪涵指尖觸碰到鞋子的時候,如觸電般地又縮了回去。我定睛一看,原

來鞋子上也都沾滿了留下來的尿液,我估計甚至有不少流到鞋子裡去了。



其實林雪涵原本就算失禁也不至於這麼狼狽,因為胯下那部分之前被我撕開

了,分開雙腿的話,尿只會直接灑在地板上。但是她為了克制尿意,走路的時候

是夾緊雙腿的,而當真正開始失禁以後,她沒有將腿分開,反而本能地更加夾緊,

想要把尿停下來,結果就是大半的絲襪都被打濕了,連鞋子也不能倖免。



林雪涵抬起頭,用無助的眼神仰望我,而我則回以詢問的眼神。



於是她又一次低下頭,這一回她毫不猶豫地將鞋子也脫下來了。



當看到她遞過來的鞋子上不斷滴下來的淡黃色液體時,我心裡有一些猶豫要

不要接過來,但身體卻本能地拿住了。為了能看到這個女孩屈辱的面容,一點點

生理上的厭惡又算什麼呢。



「好了,你現在呆在這裡等我回來。」



「等等,我這樣呆在這裡……」林雪涵顫抖的聲音裡充滿了不安。



「沒事的,這個時候沒人會過來的。」



林雪涵顯然無法接受這樣的安排,但她不接受又能怎樣,她的衣服都在我這

裡,我要走,她這樣子也不敢跟上來。



瞄了一眼身後林雪涵瑟瑟發抖的身影,我就這麼淡定自若地離開了走廊。這

當然是有風險的,甚至比昨天在廁所單間的時候更大,但是如果不承擔這種程度

的風險,大概是不可能令林雪涵屈服的。



又一次來到天台,我將自己的包和林雪涵的衣物放好,其實這一趟不來也不

要緊,但林雪涵濕掉的鞋子必須得晾乾,否則容易被人發現端倪。



再一次回到四樓走廊時,林雪涵還是蹲在同一個地方,以同樣的姿勢瑟瑟發

抖。當看到我的時候,那臉上的表情分明透露出一絲安心,想必今天之後,她對

我命令的服從程度要提高一大截。但我可不滿足於此,一定要讓她徹徹底底地服

從我才行,這已經不是我需要這樣了,而是我想要這樣。



用俯視的眼神看著她,我微笑道:「來,現在跟我走吧,大小姐。」



林雪涵露出疑惑的表情,「走?要去哪?」



「你跟著便是了。」



她抿著嘴,打量了一下自己現在的樣子,「我這樣……怎麼走啊?」



「沒關係,蹲著不也能走麼,實在不行,就爬吧。」



聽到「爬」這個字,林雪涵又沈默了下來,但也沒有跟上來的意思。



於是我「好心」勸道:「唉,大小姐,你又何苦跟自己過不去呢。向我認個

輸而已,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啊。」



林雪涵還是低著頭沒有答話,但過了片刻就這樣半蹲著身子走了過來。



既然她執意如此,我當然樂得帶路。



半蹲著走路的速度終究要慢一些,直到進了樓道,林雪涵才敢站起來,我這

才能加快腳步,要是拖到考試結束就完了。



我沒敢去2樓,那樣風險太大了,所以這次只用到3樓就夠了。



當到達目的地的時候,看我停下腳步,林雪涵臉上露出迷惑的表情,她大概

想不通我停在這裡是幹什麼。



我們現在就在3樓廁所的門口,不過我完全沒有要走進去的意思,反而轉向

邊上的掃除櫃,這個東西主要是存放專門用來清掃廁所的拖把。直到去年,拖把

都是直接放在廁所邊上的,也沒有專門準備個櫃子,但是後來有人在奔跑時被倒

下的拖把桿絆倒,結果摔了個輕微腦震盪。結果在家長的抗議下,廁所前面就多

出了這麼個櫃子,除了拖把,也放放其他亂七八糟的雜物。



我打開掃櫥櫃的門,將裡面的拖把拿出來,然後給林雪涵作了個請的手勢。



林雪涵完全沒反應過來,過了一會兒才露出驚愕的表情。



「你,瘋了……」林雪涵說這話的時候還是壓低了聲音的,這裡可不是四樓,

邊上的教室裡就有一群人在考試。



我笑了笑,沒有答話,只是繼續維持著之前請的手勢。



反正我是做出一副鐵了心要讓你進去的態度,反正僵持在這裡的話,她心裡

肯定比我更害怕。現在這個時間點,離考試結束也就十來分鐘了,有幾個人提起

交卷也不奇怪。



狹路相逢勇者勝,之前我太過小心謹慎,所以才被林雪涵毫不在意的態度壓

了一頭,但當我現在表現出無所畏懼,林雪涵反而成了弱勢的一方。



林雪涵還是和我僵在掃除櫃的前面,但是隨著時間不斷流逝,邊上的教室漸

漸傳出走動的聲音,她終於淡定不下來了,最後還是主動走進了這櫃子裡,甚至

不需要我拿認輸來相逼。



我分不清這是我的命令起了效果,還是林雪涵自身的選擇,但又有什麼關係

呢,反正到了最後,我的命令就會是她的意願。



看她徹底走了進去,我也就直接關上櫃門並且鎖住。日本的h漫畫裡常會有

一男一女被鎖在櫃子裡的情節,我本來也是想嘗試一下的,但奈何這櫃子裝進一

個人就已經很勉強了,兩個人的話估計比沙丁魚罐頭還要擠。



把林雪涵一個人留在櫃子裡,此間的風險比昨天讓她一個人光著身子上天台

更大,究其根本,就是這掃除櫃是可以從外面打開的,聰明才智和機敏靈巧都起

不了作用,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運氣。但我還是這麼安排了,主要是留給我的時

間不多了,我不知道林雪涵要花多久才能瞭解催眠,又要花多久才能意識到我並

不能完全控制她的身體,但是我決定速戰速決,明天就要分出個勝負,所以今天

多冒些風險也要將她好好敲打一番。



當然,我也有好好調查過,廁所的清掃一向放在放學以後,之前基本是不會

有人打開掃櫥櫃的。不過我也不能保證不會有誰今天突發奇想去開一下,或者需

要用到掃櫥櫃中的拖把,就像我所說的,一切都交給運氣決定。



剩下的事情還有不少,迫在眉睫的就是四樓的那灘尿,於是我拿起拖把走向

四樓,順便把林雪涵一路走來留下的腳印擦掉。



處理了這碼事後,我把拖把也放到了天台,要是被人看到拖把放在外面然後

拿回掃除櫃豈不就麻煩了。



然後我乘著鈴聲還未響起的那一點點時間趕往下一個地點,那裡還有一件很

重要的準備工作等著我做呢。



說到底,這兩天我做的都只是準備工作,為的就是能在明天將林雪涵一舉擊

潰。下了那麼多命令,雖然仍不能使她屈服認輸,但是她對我命令的服從性卻是

大大增加。這些都是為了讓她明天能好好服從我的命令所做的準備,而我自身也

需要對明天的事情做些準備。





花了些時間,我才趕到目的地。此時,考試結束的鈴聲已然響起,想到林雪

涵呆在掃櫥櫃裡擔心受怕的表情,我心裡一片火熱,腹間的肉棒也隨之充血膨脹。

平時這樣確實不太好辦,但此時此地正需要這樣。



我現在所處的還是一間男廁所,但是這裡已經不在教學主樓了,而是在科學

樓。所謂科學樓,其實就是物理、化學、生物的各種實驗室所處的地方,學生也

就只有做實驗的時候會來,平時倒有些老師常駐於此,但現在大都跑去監考或是

批捲子了,所以整幢樓基本上算是空無一人。



當然,在這個廁所裡,有一個人早早地就在等我了。



我敲了敲廁所一號單間的門,「抱歉,沒讓你久等吧。」



門馬上打開,露出裡面陳老師有些發紅的臉蛋。就算在催眠的效果下服從我

的指令,讓她一個人呆在男廁所裡還是有些難為她了。



「沒,沒事情,老師也才來,不久。」



「為了我的授課,要打擾你工作,真是抱歉啊。」



「啊,沒關係的,英語試卷也批完了。」



哦,英語居然已經批完了?不過答題卡都是機器批得,速度確實應該比較快。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於是問了陳老師一件事。



「哦,你說林雪涵啊,當然是年級第一啦。」



可惡,昨天早上明明讓她考試的時候喝尿,居然這樣還能考年級第一,果然

不是可以小看的對手。



啊,所以明天的調教才有意義啊,我無意識地扯出一個笑容。



陳老師有些畏懼地看著我,我這才想起來眼前還有事要做,為了明天的調教

工作,可要做不少準備呢。



「那陳老師,開始上課吧。」



「啊,啊,好的。」



她一邊脫衣服一邊說,「那我們先複習一下之前的內容吧。」



接過她脫下來的衣服,我將其放在事先準備的袋子裡,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

陳老師已經徹底接受了赤裸教學這件事,所以現在即使赤身裸體站在我面前也並

不是很羞澀。



她先是用左手翻開自己的小穴,右手指著其外圍的大陰唇。



培養出這種上課風格的我自然知道她的意思,直接念出了這個英文,「la

biamajora。」



她又將手指移向內側的小陰唇。



我立刻答道:「labiaminora。」



最後,她指向了小穴上方那顆小小的陰蒂。



「clitoris。」



陳老師滿意地點點頭,「很好,看來前幾節課學的知識都記住了。」



面對誇獎,我回以微笑,摸了不知道多少遍,自然都記住了。



「老師,複習多沒意思啊,什麼時候才開始教新內容啊?」



陳老師臉紅了一下,她雖然已經能夠臉不紅心不跳地給我展示自己的性器,

但想必對今天我要求的授課內容還是心裡發憷。



「這樣啊,既然如此,那我們開始今天的教學吧。今天主要教三個新詞,我

們先學第一個,anus,a,n,u,s。」



我明知故問道:「這個單詞是什麼意思呢?」



「中文的話,就是肛門的意思。」



「肛門?你在說哪個地方?」



「唔,肛門就是,就是那個……」陳老師的聲音明顯有些顫抖,「那個拉屎

的,地方啦。」



「哦,你在說屁眼啊,早說嘛,陳老師。」



「張奕,你說的對,這就是那個,屁,屁眼。」對這個詞,陳老師還是有些

難以啟齒。



我想要轉到陳老師身後掰開她的大屁股看一下,但她立刻躲開了。



「老師,你都不讓我摸一下,我怎麼記得住這個單詞啊。」



陳老師急忙紅著臉解釋道:「你先等我把其他的單詞也介紹一下,再一起記

也不遲啊。」



沒想到她是這麼個想法,不過這種細節上也隨她好了。



「那老師你繼續講吧。」



「第二個單詞是rectum,r,e,c,t,u,m,中文意思是直腸。」



「哎呀,腸子的話,這是內臟吧。」



「額,直腸的話,是從肛門起,向上大概15cm的一段腸道。」



原來定義是這樣的啊,這個我倒是真不清楚。



「第三個單詞是,enema,e,n,e,m,a,中文意思是,灌,灌

腸。」



「灌灌腸?這是什麼啊?」



「不是啦,是,」陳老師停頓了一下,這才把這個詞好好念了出來,「灌腸,

這是一個動詞,意思是在腸子裡灌水。」



「咦,怎麼把水灌到腸子裡啊?」



「這個,就是那個,通過,肛門把水注進去。」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呢?」



「這個一開始主要是為了治療便秘,但後來有些人用這個來清理腸道。」



「哦,為什麼要清理腸道啊?」



「額……就是涉及,肛門的性行為時,要先進行,清理。」



「肛交是吧,這個我好像聽說過。」



沒錯,我今天就是專門跑來和陳老師練習肛交的。其實就個人傾向來講,我

並不喜歡肛交,原因很簡單,太髒了。如果沒有林雪涵這件事,我大概一輩子都

不會嘗試這件事,光是想想那是平常大便出入的地方,就覺得好噁心。



但是現在的形勢卻由不得我的喜惡了,我一定要儘快完全控制住林雪涵才行。

排泄小便就已經讓她這樣屈辱了,不知道大便能起到多大的效果,想到那時候林

雪涵臉上將露出怎樣的表情,肛交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了。



即使是現在的我,小心謹慎依舊是一種本能,如果不知道肛交到底是什麼滋

味,到時候貿然嘗試會不會出什麼紕漏?我當然在網上蒐集了不少相關的資料,

但資料終究是資料,不實踐一下總是不能讓自己安心,所以這才有了今天這次教

學。



與陳老師的授課play玩到這裡也就差不多了,畢竟現在時間還是比較緊,

搞定了林雪涵之後自然有時間慢慢溫存。



「我懂了,老師,那我們就先從最後一個單詞開始學起吧。Enema具體

應該怎麼操作呢,能示範一下麼?」



我本來以為陳老師會拿出一個針筒之類的,但是她取出的卻是一個漏斗。



見我疑惑的神情,她不由紅著臉辯解道:「你昨天才跟我說要學這幾個單詞,

道具都來不及準備。」



「那這個漏斗是?」



「這是……」陳老師吱吱嗚嗚了半天才說,「家裡用的,把醬油倒到瓶子裡。」



居然想到把廚房用品拿來用到這種地方,我也不禁對陳老師這種生活智慧感

到敬佩,不好好使用的話可真對不起她。



第一次灌腸是由陳老師自己示範的,先是彎下腰將屁股儘量地翹高,然後把

漏斗的尖端插進自己的肛門,最後掏出一瓶水,用彆扭的姿勢將水倒進去。



以這個姿勢,陳老師應該是很難看見漏斗那裡狀況的,但是她倒水的手卻很

穩,水也大部分都進漏斗裡了。



這樣一次倒了小半瓶,陳老師才停下來,並將漏斗也從肛門裡拔出來。



「陳老師,被灌腸是什麼樣的感覺啊?」



陳老師轉過身來,摀住肚子對我說,「一開始的時候,只是特別漲,但到了

後面,就是想拉肚子那種感覺了,有些疼的。」



說這話時,陳老師的表情慢慢變地難受起來,這見效還真快啊。



「張奕,你可以出去一下麼?」



「咦,怎麼了?」



陳老師紅著臉小聲說:「老師感覺有點想拉,大便了。」



雖然她已經把和我做愛當成正常教學的一部分,但是對當著我的面大便大概

還是有些難以接受吧。



我義正言辭地說:「大便也是灌腸過程的一部分啊,我怎麼可以不好好觀察

呢?」



「但是,但是,這個很臭的,還是算了吧。」



「沒關係的,老師,我不在乎。」



陳老師又爭辯了一會兒,當然不可能說服我,倒是她自己先受不住了,最後

只能點頭同意。



就算是個美女,大便這件事也一點都不好看,而且我也不敢湊近看,要是被

濺到身上就麻煩了。倒是陳老師憋紅的臉更讓我感興趣,想到明天林雪涵臉上也

會露出類似的表情,我就有點興奮起來了。



雖說確實有些臭,但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誇張,從肛門中噴出來的水都是黃褐

色的,但是也沒有夜情病棟裡那麼噁心。



我也就隨口問了一句,沒想到陳老師認真回答了,「其實早上的時候為了備

課,已經弄過一次了,所以裡面的那些,髒東西已經被清理掉很多了。」



難怪感覺她的手法並不是很生疏,原來早就做過練習了啊。



於是我又詢問了她第一次灌腸時的經歷,作為明天的準備。



「陳老師,請讓我親手操作一次吧,這樣我才能更好地記住。」



稍微猶豫了一下,陳老師還是將漏斗和水瓶交給了我,然後重新擺回那個撅

屁股的姿勢,還很貼心地把自己豐潤的屁股掰開,將裡面那朵小小的菊蕾朝向我。



我將頭湊近觀察,因為陳老師事前已經將周圍的毛剃掉了,剛剛也用紙巾清

理過,所以屁眼的樣子現在十分清晰地展現在我面前。



這當然不是我第一次見到屁眼,姑且不提網上的那些圖片,之前和學姐她們

做愛的時候也又看到過,但這麼認真觀察還是第一次。



沒有用手指觸碰,我在心理上還是覺得這個太髒了。



粗暴地將漏斗插進去時,陳老師不由地發出一聲小小的悲鳴,不過我沒有理

會,直接開始往裡面灌水。



上次灌腸倒進去了小半瓶水,而這一回我倒了跟上次差不多量後並未停下。



陳老師也漸漸發現不妥,「等一下,張奕,太多了,好漲……」



她的身體本能地想要躲開,但卻被我按住了,「老師,你怎麼能像躲開呢,

我們還在教學中呢。」



聽到我這麼說,陳老師終於不敢亂動了,讓我把剩下的水全都倒了進去。



我將漏斗拔出來的時候,肛門在縮緊之前還噴出一小條水柱,幸好我躲得快,

否則被澆一臉就糗大了。



這一次陳老師花了些時間才緩緩起身,舉止間十分辛苦,雙腿更是一直在顫

抖著。她轉向我之後,我才發現,她原本頗為平坦的小腹此時隆起了一塊,難怪

會如此不舒服。



「老師,感覺怎麼樣?」



她皺著眉頭答道:「好漲,特別漲……好難受……」



這一次,她很快就有了便意,但我卻不讓她就這樣拉出來,「好好憋著啊,

老師,讓我看看能憋多久。」



陳老師把臉憋得通紅,胴體上更是不斷冒出汗來,最後也只堅持了不到3分

鐘就一泄如注了,這一次噴出來的水果然又淺了不少,臭味也不太有了。



陳老師發出有些虛弱的聲音,「怎麼樣,enema這個詞記住了吧,要開

始記別的詞了麼?」



我卻搖搖頭道,「不行啊,陳老師,我覺得還要再試一次。」



陳老師的臉瞬間變得更加蒼白,但她還是同意了,「我知道了,你等等,我

再去拿些溫水過來。」



「何必這麼麻煩,這裡是廁所誒,水這種東西要多少有多少。」



「等等啊,用冷水灌腸這種事不行的。」陳老師慌忙阻止我,但是在暗示指

令的效果下,最終還是屈服了。



從洗手池把水瓶灌滿,現在這個季節,自來水雖然算不上冰冷,但還是滿涼

的。



陳老師雖然露出畏懼的表情,但還擺回了原來的姿勢。



涼水的效果果然不是溫水能比擬的,只是剛倒進去一點,陳老師的身體就開

始顫抖起來,更是發齣劇烈的喘息聲。



我當然絲毫不在意她的感受,只是一個勁地繼續往裡面倒水。比較沒想到的

是,瓶裡的水居然沒辦法全部倒進去,還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時候,漏斗中液面

就固定下來,不會繼續往下降了。



這就是注射器和漏斗的差距啊,不過漏斗的話,感覺在心理上對女性的淩辱

效果要更強一些。



這一次我吸取了教訓,在拔除漏斗之前讓陳老師先準備好,讓她縮緊肛門的

同時,馬上用手指堵上。



大概有了經驗,這一回灌的是雖然冷水,而且量也到了極致,但陳老師忍耐

的時間反而比上次還要長一些。



我看這一次的水已經幾乎淡得透明了,這才滿意。



連續灌腸了三次,對陳老師來說,就跟連續腹瀉差不多,將水噴完之後整個

人腿都軟了,需要我幫忙才站得起來。



「我覺得可以開始學習剩下兩個詞了,陳老師,你覺得呢?」



聽到不用繼續灌腸,陳老師如蒙大赦,立馬點頭同意。



我讓她扶著牆彎下腰,把屁股對著我。經過了多次灌腸,原本緊閉的菊蕾現

在硬生生擴大了一號,還好像是在呼吸般蠕動著,殘留在上面的水滴反射出廁所

中昏暗的光線,給人一種淫靡的感覺。



我不由地吞了口口水,這樣看來,肛交也不是那麼不可接受了。



徹底拋開心理上厭惡,我先將食指按在菊蕾上面,陳老師的身體不由地顫抖

了一下,但是她也沒說什麼,學習的時候要觸摸實物對她來說已經是常識了。



手指緩緩用力,一個指節馬上陷入其中,陳老師則發出一聲輕輕的呻吟,那

並不是愉悅的象徵,而是透露出了難受。



試圖再將一個指節插進去時,我感覺異常的吃力,只進去了一半,裡面的阻

力就已經大的驚人。我只好又將食指退回到一個指節的程度,轉而將中指也用力

插進去,這一回要困難得多,要不是有水分的潤滑,能不能進去還真是難說。



至於第三根無名指想要插進去的時候,感覺怎麼都進不去了,陳老師更是發

出痛呼。事實上兩根手指進去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像被夾住似的,一點縫隙都沒有

留下,抽出來都費了一些力氣。



這樣一來,我對女性這個排泄器官多少也有了一些瞭解,接下來就是要用下

半身來深入瞭解一下其內部構造了。



當我將已經硬邦邦的龜頭前端頂在上面的時候,陳老師馬上反應過來我想幹

什麼,慌忙想要阻止,「等等,張奕,那個太大了,放不進去的。」



陳老師的聲音裡滿是止不住的顫抖,恐懼之情溢於言表。



「咦,是麼,老師你怎麼知道進不去的啊?你老公以前試過麼?」



陳老師紅著臉辯解道:「怎麼,怎麼可能嘗試過這種事啊,但是看看尺寸差

距就知道這個進不去的啊。」



其實不問也知道,她們夫妻都那麼保守,怎麼可能會玩肛交這麼高級的東西。

陳老師的處女雖然給了那個陽痿老公,但是後面的另一個處女現在可是歸我了啊,

想想還有點小興奮呢。



「老師,你沒有嘗試過怎麼能亂下結論呢,一點都不嚴謹。」



陳老師發出哀求的聲音,「肛門的話,你用手指摸就好了,沒必要用,那個

啊。」



「老師,肛門的話,我已經記住啦,現在我準備學習直腸啊。」



「直腸的話,不能也用手指麼?」



「陳老師,直腸這麼長,手指怎麼夠啊。而且直腸還是內臟,又看不到裡面

的構造,只有用觸覺來感受啦。按照你說的,15cm左右的話,雞巴勃起的長

度應該是夠了。」



「但是,但是……」陳老師還是不肯答應,對這個保守的女人來說,排泄器

官被侵犯大概不是口交這種能相比的。



我故意裝作生氣地說:「老師,你這麼推三阻四,是不想讓我學好英語麼?

那我不學這個單詞了,以後也不學英語了!」



聽到我這話,陳老師原本堅決的態度立刻慫了,在暗示指令的效果下,她可

是要不惜一切代價讓我喜歡上英語的啊。



「好,好吧,那,那你……進來吧。」



她這麼說,我反而不急了,「老師,你不說清楚點,我可是完全聽不懂啊,

到底是把什麼進到什麼裡面啊。」



稍微猶豫了一下,陳老師還是磕磕巴巴地說:「把,把你,勃起的,陰莖進

到我的,肛門裡。」



「既然老師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話間,我就直接用

力地一挺腰。



「啊啊啊……」就算下定了決心,陳老師還是不由發出慘烈的痛呼。



這聲音大概附近都能聽見吧,要是樓裡有人就麻煩了,但我這時卻來不及考

慮這些。



很多網文裡,都把後面這條路叫做旱道,我以前一直不明白,現在終於懂了。

不同於陰道內的濕熱緊窄與滑膩柔嫩,後庭的美妙之處在於那磨砂般的乾燥通道

所帶來的快樂……與痛苦。



雖然灌腸了三遍,但腸道里卻還是不怎麼濕潤,難怪一定要用潤滑油才行。

之前用盡全力捅進去,我現在只感覺肉棒上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尤勝於為學

姐開苞那次。



咬咬牙,我還是忍痛試探性地聳動腰部,開始做起緩慢的活塞運動。



拔出時,由於順著肛腸蠕動的力道,所以頗為順利;但再度刺入卻異常的吃

力,層層疊疊的肉壁竭力抵抗著入侵者,每一下挺進都如同初夜開苞般艱難。



但慢慢的,抽插漸漸變得順利起來,大概是因為肛門因被肉棒貫穿而產生撕

裂,其中流出的鮮血起了一定潤滑的作用。因為我就可以清楚看見,不斷有血絲

從大大擴張的肛門邊緣流下來,這讓我不禁產生一種為陳老師開苞的快感。



陳老師雖然已經刻意摀住嘴巴,但還時不時有痛呼從指縫間漏出。她本人是

很想配合我的「學習」,然而身體還是本能地不斷掙紮。



不過廁所單間這麼小,她除了不斷扭動腰肢給我帶來更多快感,也什麼都做

不了就是了。



不過應該說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我某次抽插的時候,陳老師一扭屁股居然害

我把肉棒完全拔了出來。



我當然勃然大怒,不但捏住兩側的臀肉,將肉棒再次插回去,之後更是重重

地在陳老師飽滿的屁股上打了幾巴掌。



原本這只是泄憤之舉,但沒想到卻起到了意料之外的效果。每次被拍打屁股,

陳老師的腸道都會本能地收縮,到了現在這種地步,想把我的肉棒完全排出去自

然是不可能,倒是肉棒被柔嫩的肛腸反覆擠壓別有一番滋味。



隨著不斷猛力抽插,積累的快感終於達到了一個極限。我用雙手使勁捏住那

柔軟的臀肉,將肉棒刺進陳老師腸道的更深處,噴射出濃稠的精液。



喘氣休息了一下,我才拔出肉棒欣賞自己的成果,那個原本小小的菊蕾現在

大大擴張開來,一點也沒有閉合的趨勢,還在不斷滴血。



當我放開的陳老師的臀肉,她立刻想丟了魂似的攤到在地上,吐出香舌,像

死狗一樣直喘著氣。



這種時候還是要給她點甜頭才行,「陳老師,學了今天的幾個單詞,我很開

心,感覺有點喜歡英語了。」



即使身上無比地疼,陳老師還是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是嗎,這就太好了。」



準備清理肉棒的時候,我見上面滿是鮮血,又想到這腸道就算灌腸這麼多次

也多少有些穢物沒清理乾淨,頓時覺得有點噁心。



「陳老師,我想複習一下blowjob這個單詞,你能幫幫我麼?」







把陳老師丟在那裡慢慢休息,我馬上回了教學主樓,那裡還有一個人等著我

處理呢。



去天台拿上衣服,包還有拖把,我很快來到四樓廁所的掃除櫃前。



在打開櫃門前,我不禁想像了一下林雪涵在裡面是什麼表情,是不是蜷縮著

身體瑟瑟發抖呢。



然而打開櫃門看到的情景卻讓我大吃一驚,更是破壞了我一整天的好心情。



林雪涵冷冰冰地看著我。



我不明白,明明關上櫃門之前,她還在那裡面顫抖的,為什麼現在卻能擺出

這幅淡定自若的表情,我突然什麼都不明白了。



我的計劃應該是不會錯的啊,一個女孩赤身裸體被關在狹小的櫃子裡,應該

會無比恐懼才對,但是為什麼,為什麼會是現在這樣呢?



林雪涵沒有理會我的動搖,淡定地取走了自己的衣物,當場穿上後揚長而去,

只留下我一個人在那裡思索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放學之後,我一個人踏上回家的路途,腦中還在想那個無解的問題,甚至不

由地開始對明天的計劃產生了懷疑,自己原來想的那些手段真的能讓那個女孩屈

服麼?



就快要到家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一陣熟悉的鈴聲,花了一些時間,我才意

識到這是我的手機。倒不是我太遲鈍,只是很少有人會打電話給我,我的手機主

要就是用來上網的。



一看來電顯示,這是一個陌生號碼,好吧,我的通訊錄一共也沒存幾個人。

猶豫了一下,我還是接了,很難說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我平時都是不會接這種

陌生的電話的,也許我心中還存著那個給我催眠儀的人會再來聯絡我的心思。



剛接通電話,耳邊就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老師,是你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