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機給我!」



阿竹無奈地遞出去自己的手機。



「不好好上課!看小說!下課後去我辦公室拿!」



收走阿竹手機的是他的大學英語老師柳妍兒,這是阿竹上大學兩年來第一次

上課玩手機被老師收走。



同學們都感到很詫異,都上大學了,哪裡還有老師上課管你玩手機的?同時

大家也都幸災樂禍的看著阿竹那副無奈的樣子。



竹煜將書本翻到今天講的那一課,然後,雙手撐著腦袋,看著他這個新來的

英語老師在講台上講課。



可他的心思全然沒有在聽劉妍兒講的什麼,而是看的英語老師。



現在整個學校誰不知道大二英語劉妍兒老師的芳名呢?也是啊,她20歲大

學本科畢業,接著就被學校保研,結果她兩年內不僅將研究生學位拿下,博士學

位也捎帶著給拿了,其實這不算什麼,但她不像別的學霸那樣相貌平庸,反而長

得很漂亮,不僅漂亮,身材還屬於魔鬼級別的,很能挑動男人的慾望。



這麼說吧,大學沒有不逃課的男生,但是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男生逃過劉

妍兒的英語課,雖然劉妍兒任課時間才一兩個月。



現在情況還是好的,劉妍兒剛開始上課那幾天,幾乎天天有好些別的系的男

生來旁聽,雖然一點也不聽。



劉妍兒老師當然知道這些男生因為自己的美貌而來,但是並沒有因此有什麼

驕傲,因為她已經習慣了,所以頭一天上課,她就立下了規矩:上她的課,必須

規規矩矩的,不準玩手機,不準睡覺,不準說話。這規矩立下來,沒幾天,那些

好事的男生果然都熬不住,只半堂課便走了一半。當然也有那堅持不懈的,為了

能見到劉妍兒老師,她的課幾乎堂堂不落下,甚至還有男生給她送花,這還是某

個男生無心中從花池中采了一朵送給她,並且還被劉妍兒收下後給的某些男生的

提示,那些有心有錢的男生便天天一束玫瑰花放在劉妍兒的講台上,比如現在,

講台上就放著一朵妖艷的玫瑰。劉妍兒倒也來之不拒,都收了下來。



阿竹的同桌柱子碰了他一下,道:「英語老師好看吧?」



阿竹瞥了他一眼,道:「我在想我手機!」



柱子白了他一眼,道:「得了吧,看就看唄,怕啥!咱教室後面那些男生還

不是為了看咱老師才過來的?」



阿竹道:「可憐了那朵花,白白沾了那麼多的粉筆末子。」



柱子恨恨的道:「別提那些花了,她收下也僅在辦公室放一天,第二天早起

一打掃屋子就全扔了!」



「你怎麼知道?」



「我每天晚上巡視教學??樓關燈,你知道吧?」



「嗯!學校給你安排的勤工儉學嘛!」



「咱英語老師把那些花一瓣瓣的掰的滿樓道都是而且一台階一片!你說她是

閒的不?」



「真的假的?」



「我騙你幹嘛?剛開始把我嚇了一跳,大晚上的跟鬧鬼似的!」



「可能是柳老師真的閒的無聊吧!」



「切,那些花多貴啊!她倒好都給扔了,扔舊扔吧,還一片一片的扔,昨晚

我在西北角二樓樓梯口聞到一股子尿騷味,說不準就是她養的那隻寵物狗尿的呢

!」



「別瞎說,柳老師這麼漂亮,學歷這麼高,怎麼會辦那麼沒有覺悟的事情,

說不定是從哪兒跑來的野貓野狗幹的,你也知道咱們學校那幫愛心氾濫的女生總

愛買些零食餵那些野貓野狗的。」



「也說不準還真是!」



這時,下課鈴響了,柳老師道:「課代表?把上回的作業收一下,送到我辦

公室!」



同學們一陣歡呼,總算下課了,開始一天最後的狂歡,因為這是晚上的一節

課,英語課安排不開,就給排到了晚上,現在下課也就9點半。



柳老師一走,那一幫男生尾隨其後噓寒問暖,柳老師時而笑笑。



「你不去拿你手機?」柱子問。



「等會子再去,你看看那幫人!」阿竹道,「我先睡一會子!」



教室裡人呼啦啦的走了一大幫子,只留下幾個人還在那裡抄作業,課代表在

一旁不停的催,因為她的對像在門口等著她。



阿竹感覺時間差不多了,然後就往英語老師劉妍兒的辦公室走去,到了她的

辦公室,竟然還有一男生在陪著她,那男生手邊放著一大包的零食,旁邊竟然還

放著兩根黃瓜,這傢夥什麼也送啊?



見阿竹進來了,二人就停止說笑。



「好了,阿竹你來幹嘛?」她笑著道。



「來拿手機。」阿竹慢慢道。



「哦,我想起來了,那你應該知道我定下的規矩,來吧,把這張英語六級捲

子做了!」劉妍兒笑著道。



「哦!」阿竹木訥的道。



「嘿嘿!」那個阿竹不認識的男生幸災樂禍地笑了,柳妍兒見狀,也在他面

前放了一張,「你也一起做!」



「啊?」那個男生直接傻眼了,急忙道:「柳老師,我剛想起來我被子還在

外面晾著,我先走了!」說完就跑了。



阿竹和柳妍兒老師都笑了。



那個男生剛跑出去,課代表拿著一沓亂七八糟的作業過來了。



「收齊了?」劉妍兒問。



「嗯,齊了!」課代表道,「那老師我先走了!」



「好,晚上好好玩!」柳老師看著門外她對象戲謔道。



「柳老師討厭!」課代表笑嘻嘻的走了,還回頭看了一眼在做英語捲子的阿

竹。那男生被劉妍兒的一笑都呆在門口了。



關上門。



門外,課代表吃醋地說:「我們英語老師好看吧?」



她對象哄著道:「好看,不過沒你好看!」



課代表明知他說的假的,但還是很受用,笑道:「騙人!」



劉妍兒聽著門外的說笑聲,自己也笑著坐了下來,阿竹側眼看了,便回不過

神來。對於一個工科類學校來說,女生的比例是非常少的,長得差不多的基本上

都有了對象,像他這樣臉上痘痘叢生,一年四季衣著基本不變的人來說,根本沒

有女生會看上,這也是阿竹幾次表白失敗後越加沉默的原因。而現在這麼漂亮、

身材又這麼好的女的在自己面前,怎麼能不動心呢?哪裡還有心情做英語捲子。



劉妍兒感受到阿竹的目光,扭頭看去,阿竹臉刷的低下,劉妍兒笑了,阿竹

起身道:「柳老師,我回302教室做捲子!」



劉妍兒笑道:「行!記得10點半的時候交給我!給你手機,下次注意!」

阿竹應了聲,拿過手機便趕忙退了出去。



阿竹一邊罵自己沒出息,一邊找教室,來到302教室,見到自己追過的女

生在跟一個男生在那裡小聲的調笑,連忙退了出來,挨著教室找,總算在317

教室發現沒戀愛的,只幾人在學習,他便靠後邊找了個角開始做英語捲子。說實

話,阿竹的英語在高中還是不錯的,但是到了大學上時間不學也就落下了,阿竹

硬著頭皮慢慢做。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等阿竹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他拍了拍頭,想起

來自己是做英語捲子時睡著了,現在應該是在教室。靠,被鎖在教室了!他拿出

手機一看,手機關機了,是自己想盡快把英語試捲做完時給關了.他開機一看,

已經半夜12點半了!緊接著就是十幾個舍友的未接電話,阿竹不禁一陣感動。



回宿舍吧,看門的是好友柱子,應該沒問題,看宿舍的大爺估計不會給開門

,少不得就得跳窗戶了。阿竹將英語捲子折好裝進褲兜,拿好手機往外走去。



當他走到門口,準備開門時,聽到一聲女生的呻吟,把他嚇了一跳,阿竹回

過身看著黑黢黢的教室,分明一個人也沒有,這時又是一聲女生的呻吟,還是那

種慾望被憋著想發洩又不敢大聲的樣子,阿竹頓時明白了,可能是某對情侶在隔

壁教室開戰了。



阿竹回過身,因為剛才的那一頓,他動作就有些慢了,原先他到門口就直接

把門開了就走,現在他則停下,要慢慢地把門打開了,那門本來就沒鎖,他只輕

輕一推,便溜開了一條小縫兒,往外偷看,這一看不要緊,把阿竹刺激的是獸血

沸騰!



門外皎潔的月色透過玻璃灑在水磨石的地面上,寬敞的走廊裡月光照到的地

方明亮一些,照不到的陰暗一些,涇渭分明。



因為是三間大的階梯教室並列,每一間之間又有相當大的空間,那走廊相當

寬敞,足足可容納好幾百好人。



就在這317和318教室中間,銀灰色的月光下,一個赤裸的女子仰面躺

在地上,一頭長髮披散在地上,這女子手中拿著一物在下體不停的抽插著,一對

奶子被雙臂擠得高處許多,修長筆直的雙腿大開著聳立在空中不停的搖晃,口中

咿咿呀呀的哼唧著,在這黑燈瞎火的教室裡,既詭異又刺激!



可惜,阿竹根本看不清這個女子是誰,但是僅僅她這傲人的身材在這美女本

就稀少的學校很容易分辨,但天太暗,阿竹難以看清楚,想出去卻又怕驚嚇了她

。看著她在那裡玩的正興奮,阿竹下體不知覺也硬了,手慢慢將褲子褪下,將下

體拉出來慢慢的擼了起來。



那女生插的越來越快,越來越興奮,呻吟聲也漸漸的大了起來,阿竹的下體

也越來越硬,眼見就要射了,斜對面一道燈光閃過,阿竹當時就愣了,更驚慌的

則是那個女生,恐怕她也沒有想到這大半夜的還有人來巡視,還以為是自己聲音

太大將看樓門的給驚動了,於是趕緊的爬起來,四下張望了一下,見317門開

了個縫兒,哪裡還多想,趕緊悄悄的爬了過去,幸好她是光著腳,沒有多大的聲

響。



阿竹見那個女生往自己這邊過來了,也不敢有什麼大動作,就直接躲到了門

後,誰想那個女生打開門的時候弄了點動靜,讓巡視的人聽見了,「誰呀?」這

女生當機立斷,一下閃進門去,躲到了門後,正好撞到阿竹懷裡!



那女生這一下,可著實驚著了,張嘴就要大叫,阿竹本也是害怕,見她要叫

,立馬將她嘴給摀住了,那女生根本沒有想到門後會有人,剛想喊就被摀住了嘴

,掙扎著要逃脫,阿竹見狀立即將她抱住,輕聲道:「別動,小心被發現!」



那女生睜著驚恐的大眼,一看抱著自己的男生,又聽到他的話,立馬安靜了

下來。



巡視的人已經到了門外,阿竹頓時緊張了起來,同時她懷裡的女生也繃緊了

身子,想必也很緊張,這時,聽那人道:「這裡怎麼有灘水?」阿竹聽出來是柱

子的聲音,「這麼騷氣!」



柱子轉眼看見317的門開著,就往這裡走,聽著柱子的腳步臨近,阿竹和

那女生登時更緊張了,忽然,「喵」的一聲,一隻野貓從另一側的樓道跑了出來

,還衝著柱子叫了兩聲,柱子止住腳步,罵道:「死貓!」那野貓一聲叫跑開了

。柱子也回頭往回走了。



聽著柱子走遠了,阿竹長出一口氣,放鬆神經後,才發現自己觸手處一片滑

膩柔軟,下體一下子又挺了起來,正好頂在女生敏感的部位,阿竹一緊張,就射

了出來。手也鬆了,將那女生放了開來。



誰知那女生經這一刺激,本來要到的高潮也來了,一股水嘩嘩的流了出來,

將阿竹的褲子也濕了個透,阿竹一鬆手,她渾身無力地軟倒在地上,身體因為高

潮抽搐著,嬌喘不止,同時阿竹聽到「咔嚓」一聲脆響。



阿竹再看這女生,哪裡是女生,分明是自己的英語老師——劉妍兒!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一個宿舍六個女生輪著干
「把手機給我!」



阿竹無奈地遞出去自己的手機。



「不好好上課!看小說!下課後去我辦公室拿!」



收走阿竹手機的是他的大學英語老師柳妍兒,這是阿竹上大學兩年來第一次

上課玩手機被老師收走。



同學們都感到很詫異,都上大學了,哪裡還有老師上課管你玩手機的?同時

大家也都幸災樂禍的看著阿竹那副無奈的樣子。



竹煜將書本翻到今天講的那一課,然後,雙手撐著腦袋,看著他這個新來的

英語老師在講台上講課。



可他的心思全然沒有在聽劉妍兒講的什麼,而是看的英語老師。



現在整個學校誰不知道大二英語劉妍兒老師的芳名呢?也是啊,她20歲大

學本科畢業,接著就被學校保研,結果她兩年內不僅將研究生學位拿下,博士學

位也捎帶著給拿了,其實這不算什麼,但她不像別的學霸那樣相貌平庸,反而長

得很漂亮,不僅漂亮,身材還屬於魔鬼級別的,很能挑動男人的慾望。



這麼說吧,大學沒有不逃課的男生,但是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男生逃過劉

妍兒的英語課,雖然劉妍兒任課時間才一兩個月。



現在情況還是好的,劉妍兒剛開始上課那幾天,幾乎天天有好些別的系的男

生來旁聽,雖然一點也不聽。



劉妍兒老師當然知道這些男生因為自己的美貌而來,但是並沒有因此有什麼

驕傲,因為她已經習慣了,所以頭一天上課,她就立下了規矩:上她的課,必須

規規矩矩的,不準玩手機,不準睡覺,不準說話。這規矩立下來,沒幾天,那些

好事的男生果然都熬不住,只半堂課便走了一半。當然也有那堅持不懈的,為了

能見到劉妍兒老師,她的課幾乎堂堂不落下,甚至還有男生給她送花,這還是某

個男生無心中從花池中采了一朵送給她,並且還被劉妍兒收下後給的某些男生的

提示,那些有心有錢的男生便天天一束玫瑰花放在劉妍兒的講台上,比如現在,

講台上就放著一朵妖艷的玫瑰。劉妍兒倒也來之不拒,都收了下來。



阿竹的同桌柱子碰了他一下,道:「英語老師好看吧?」



阿竹瞥了他一眼,道:「我在想我手機!」



柱子白了他一眼,道:「得了吧,看就看唄,怕啥!咱教室後面那些男生還

不是為了看咱老師才過來的?」



阿竹道:「可憐了那朵花,白白沾了那麼多的粉筆末子。」



柱子恨恨的道:「別提那些花了,她收下也僅在辦公室放一天,第二天早起

一打掃屋子就全扔了!」



「你怎麼知道?」



「我每天晚上巡視教學??樓關燈,你知道吧?」



「嗯!學校給你安排的勤工儉學嘛!」



「咱英語老師把那些花一瓣瓣的掰的滿樓道都是而且一台階一片!你說她是

閒的不?」



「真的假的?」



「我騙你幹嘛?剛開始把我嚇了一跳,大晚上的跟鬧鬼似的!」



「可能是柳老師真的閒的無聊吧!」



「切,那些花多貴啊!她倒好都給扔了,扔舊扔吧,還一片一片的扔,昨晚

我在西北角二樓樓梯口聞到一股子尿騷味,說不準就是她養的那隻寵物狗尿的呢

!」



「別瞎說,柳老師這麼漂亮,學歷這麼高,怎麼會辦那麼沒有覺悟的事情,

說不定是從哪兒跑來的野貓野狗幹的,你也知道咱們學校那幫愛心氾濫的女生總

愛買些零食餵那些野貓野狗的。」



「也說不準還真是!」



這時,下課鈴響了,柳老師道:「課代表?把上回的作業收一下,送到我辦

公室!」



同學們一陣歡呼,總算下課了,開始一天最後的狂歡,因為這是晚上的一節

課,英語課安排不開,就給排到了晚上,現在下課也就9點半。



柳老師一走,那一幫男生尾隨其後噓寒問暖,柳老師時而笑笑。



「你不去拿你手機?」柱子問。



「等會子再去,你看看那幫人!」阿竹道,「我先睡一會子!」



教室裡人呼啦啦的走了一大幫子,只留下幾個人還在那裡抄作業,課代表在

一旁不停的催,因為她的對像在門口等著她。



阿竹感覺時間差不多了,然後就往英語老師劉妍兒的辦公室走去,到了她的

辦公室,竟然還有一男生在陪著她,那男生手邊放著一大包的零食,旁邊竟然還

放著兩根黃瓜,這傢夥什麼也送啊?



見阿竹進來了,二人就停止說笑。



「好了,阿竹你來幹嘛?」她笑著道。



「來拿手機。」阿竹慢慢道。



「哦,我想起來了,那你應該知道我定下的規矩,來吧,把這張英語六級捲

子做了!」劉妍兒笑著道。



「哦!」阿竹木訥的道。



「嘿嘿!」那個阿竹不認識的男生幸災樂禍地笑了,柳妍兒見狀,也在他面

前放了一張,「你也一起做!」



「啊?」那個男生直接傻眼了,急忙道:「柳老師,我剛想起來我被子還在

外面晾著,我先走了!」說完就跑了。



阿竹和柳妍兒老師都笑了。



那個男生剛跑出去,課代表拿著一沓亂七八糟的作業過來了。



「收齊了?」劉妍兒問。



「嗯,齊了!」課代表道,「那老師我先走了!」



「好,晚上好好玩!」柳老師看著門外她對象戲謔道。



「柳老師討厭!」課代表笑嘻嘻的走了,還回頭看了一眼在做英語捲子的阿

竹。那男生被劉妍兒的一笑都呆在門口了。



關上門。



門外,課代表吃醋地說:「我們英語老師好看吧?」



她對象哄著道:「好看,不過沒你好看!」



課代表明知他說的假的,但還是很受用,笑道:「騙人!」



劉妍兒聽著門外的說笑聲,自己也笑著坐了下來,阿竹側眼看了,便回不過

神來。對於一個工科類學校來說,女生的比例是非常少的,長得差不多的基本上

都有了對象,像他這樣臉上痘痘叢生,一年四季衣著基本不變的人來說,根本沒

有女生會看上,這也是阿竹幾次表白失敗後越加沉默的原因。而現在這麼漂亮、

身材又這麼好的女的在自己面前,怎麼能不動心呢?哪裡還有心情做英語捲子。



劉妍兒感受到阿竹的目光,扭頭看去,阿竹臉刷的低下,劉妍兒笑了,阿竹

起身道:「柳老師,我回302教室做捲子!」



劉妍兒笑道:「行!記得10點半的時候交給我!給你手機,下次注意!」

阿竹應了聲,拿過手機便趕忙退了出去。



阿竹一邊罵自己沒出息,一邊找教室,來到302教室,見到自己追過的女

生在跟一個男生在那裡小聲的調笑,連忙退了出來,挨著教室找,總算在317

教室發現沒戀愛的,只幾人在學習,他便靠後邊找了個角開始做英語捲子。說實

話,阿竹的英語在高中還是不錯的,但是到了大學上時間不學也就落下了,阿竹

硬著頭皮慢慢做。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等阿竹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他拍了拍頭,想起

來自己是做英語捲子時睡著了,現在應該是在教室。靠,被鎖在教室了!他拿出

手機一看,手機關機了,是自己想盡快把英語試捲做完時給關了.他開機一看,

已經半夜12點半了!緊接著就是十幾個舍友的未接電話,阿竹不禁一陣感動。



回宿舍吧,看門的是好友柱子,應該沒問題,看宿舍的大爺估計不會給開門

,少不得就得跳窗戶了。阿竹將英語捲子折好裝進褲兜,拿好手機往外走去。



當他走到門口,準備開門時,聽到一聲女生的呻吟,把他嚇了一跳,阿竹回

過身看著黑黢黢的教室,分明一個人也沒有,這時又是一聲女生的呻吟,還是那

種慾望被憋著想發洩又不敢大聲的樣子,阿竹頓時明白了,可能是某對情侶在隔

壁教室開戰了。



阿竹回過身,因為剛才的那一頓,他動作就有些慢了,原先他到門口就直接

把門開了就走,現在他則停下,要慢慢地把門打開了,那門本來就沒鎖,他只輕

輕一推,便溜開了一條小縫兒,往外偷看,這一看不要緊,把阿竹刺激的是獸血

沸騰!



門外皎潔的月色透過玻璃灑在水磨石的地面上,寬敞的走廊裡月光照到的地

方明亮一些,照不到的陰暗一些,涇渭分明。



因為是三間大的階梯教室並列,每一間之間又有相當大的空間,那走廊相當

寬敞,足足可容納好幾百好人。



就在這317和318教室中間,銀灰色的月光下,一個赤裸的女子仰面躺

在地上,一頭長髮披散在地上,這女子手中拿著一物在下體不停的抽插著,一對

奶子被雙臂擠得高處許多,修長筆直的雙腿大開著聳立在空中不停的搖晃,口中

咿咿呀呀的哼唧著,在這黑燈瞎火的教室裡,既詭異又刺激!



可惜,阿竹根本看不清這個女子是誰,但是僅僅她這傲人的身材在這美女本

就稀少的學校很容易分辨,但天太暗,阿竹難以看清楚,想出去卻又怕驚嚇了她

。看著她在那裡玩的正興奮,阿竹下體不知覺也硬了,手慢慢將褲子褪下,將下

體拉出來慢慢的擼了起來。



那女生插的越來越快,越來越興奮,呻吟聲也漸漸的大了起來,阿竹的下體

也越來越硬,眼見就要射了,斜對面一道燈光閃過,阿竹當時就愣了,更驚慌的

則是那個女生,恐怕她也沒有想到這大半夜的還有人來巡視,還以為是自己聲音

太大將看樓門的給驚動了,於是趕緊的爬起來,四下張望了一下,見317門開

了個縫兒,哪裡還多想,趕緊悄悄的爬了過去,幸好她是光著腳,沒有多大的聲

響。



阿竹見那個女生往自己這邊過來了,也不敢有什麼大動作,就直接躲到了門

後,誰想那個女生打開門的時候弄了點動靜,讓巡視的人聽見了,「誰呀?」這

女生當機立斷,一下閃進門去,躲到了門後,正好撞到阿竹懷裡!



那女生這一下,可著實驚著了,張嘴就要大叫,阿竹本也是害怕,見她要叫

,立馬將她嘴給摀住了,那女生根本沒有想到門後會有人,剛想喊就被摀住了嘴

,掙扎著要逃脫,阿竹見狀立即將她抱住,輕聲道:「別動,小心被發現!」



那女生睜著驚恐的大眼,一看抱著自己的男生,又聽到他的話,立馬安靜了

下來。



巡視的人已經到了門外,阿竹頓時緊張了起來,同時她懷裡的女生也繃緊了

身子,想必也很緊張,這時,聽那人道:「這裡怎麼有灘水?」阿竹聽出來是柱

子的聲音,「這麼騷氣!」



柱子轉眼看見317的門開著,就往這裡走,聽著柱子的腳步臨近,阿竹和

那女生登時更緊張了,忽然,「喵」的一聲,一隻野貓從另一側的樓道跑了出來

,還衝著柱子叫了兩聲,柱子止住腳步,罵道:「死貓!」那野貓一聲叫跑開了

。柱子也回頭往回走了。



聽著柱子走遠了,阿竹長出一口氣,放鬆神經後,才發現自己觸手處一片滑

膩柔軟,下體一下子又挺了起來,正好頂在女生敏感的部位,阿竹一緊張,就射

了出來。手也鬆了,將那女生放了開來。



誰知那女生經這一刺激,本來要到的高潮也來了,一股水嘩嘩的流了出來,

將阿竹的褲子也濕了個透,阿竹一鬆手,她渾身無力地軟倒在地上,身體因為高

潮抽搐著,嬌喘不止,同時阿竹聽到「咔嚓」一聲脆響。



阿竹再看這女生,哪裡是女生,分明是自己的英語老師——劉妍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