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今年出師範大學畢業的,在校時也是校花極人物,我身高175,不少模特也不如我的,當時有很多人追求我,可我的眼光是高了些的,我看不上他們,畢業實習時,我在一所職業高中,有一個學生卻拼命地追求我,他家裡很有錢的,卻小我兩歲,身高隻有171我是不想和他處的,但深覺得很有意思,也就慢慢地玩起了師生戀的遊戲。



那是夏天,我們處了一個月了吧,也就是拉拉手什麼的,以前我的手都沒有男人踫過,我看他還是很老實的,可能是真的喜歡我。



一個週末,他說要帶我去他家玩,我當時也有點高興的,週六早晨,我特意地收拾了一翻,洗了個澡,留了和長髮,穿了條淡黃色的弔帶裙子,感覺自己像個清純的小女生。



他開車到他郊外的一個別墅裡,我和他進去時,家裡沒有人,在他樓上的臥室裡,我坐在床上,他坐在沙發上。我們聊了幾句,他突然雙手抓住了我的腳,我當時是光著腳的,他緊緊地捏著我的腳,說我的腳長的很好看的,我沒有動,他就張嘴咬我的腳趾,我感覺很有意思的,想他可能感覺自己是個學生,討好老師唄。



他親我的腳好一會兒,就坐到了床上,抱著我吻我,我也沒有反抗,而是配合他,可過了一會,我發現他的手在我的身上摸,我一看,裙子已被他脫到了腰上,我上身就剩下胸罩了,我不想發展下去,就一下子推開他起來想走的,可我一起來,可能是有點緊張的,裙子一下子掉了下來,把我絆倒在地上,這時我身上就剩下胸罩和內褲了,我想抓裙子,他過來一腳踩住了,然後撲到我身上親我說他愛我。



他解下了我的胸罩,我拼命地反抗著,他踫不到我,就把我的雙手捆在我的身後了,我動不了了,他就把我抱到床上,雙手緊緊地抓著我的乳房,拼命地捏著、咬著我的乳房,乳頭。



我不太敢叫,就不停地求他不要這樣,我當時嚇哭了。他站了起來,開始脫衣服,我第一次看到了男人的那個,那麼大,我嚇壞了,叫了起來,他卻拿起了他的內褲,塞進了我的嘴裡,我拼命地反抗著,可還是被他扒下了內褲,我就死死地夾著腿,他雙手抓著我的腳,把我的腿抬了起來,卻沒有分開我的腿,他就對著我的腳尖狠狠地咬了一口,我當時一下子痛,就松勁了,他就分開了我的腿,一頭紮進了我的下身,又咬、又舔、又摸我的那兒,我當時又羞又怕,還是在反抗著,也叫不也出。



他把我的腿拖到床外,站在我的兩腿之間,雙手緊緊地擰著我的乳房,喘著粗氣,興奮地看著我,我感覺他的那個在我的小肚子上,知道下一步他會做什麼,絕望地哭著。他用手扶著他那個頂在我的那兒,用手分開一點,插進去了一點,他就又用雙手擰著我的乳房,很用力地擰著,猛地一用力,他那個全插進了我的下身。我感覺到了一陣撕裂般的痛產,我也停止了一切地反抗,他就這樣弄了我好一會兒,我也感覺到了什麼東西進入了我的下身。



他也坐在床上休息了一會,用手巾擦幹淨了我的下身,說老師你也辛苦了,休息一會兒吧。說完他就摟著我躺在床上,我背對著他,他的那個踫著我的屁股,我心裡隻有羞辱和悔恨。



他躺了一會出去了,我無法解開手上的繩子,也吐不出嘴裡的內褲。他過了有快一個小時吧纔回來,見我還在床上無奈地扭動著身子,說要給我洗洗,就把我抱到了衛生間。他也脫光了衣服,用淋浴衝洗了我的下身和肛門,把我抱到浴缸上,我無助地由他擺布著,趴在浴缸上,屁股高高地抬著,隻能用頭頂著平衡。



我感覺到他把一個又硬又涼的東西插進了我的肛門,推進去了好像是水,我當時一點也反抗不了,感覺自己的直腸裡漲漲的。他又把我拉起來要我蹲在下水口上,我無法控制自己,當著他的面拉了出來,他又這樣反復了幾次,隻到我拉出的是清水,我當時隻有無法言表的屈辱。



這時他把我抱到床上,讓我趴著,在我的肚子下放了被子和兩個枕頭,這樣我的屁股就高高地抬著,他雙手扒開我的肛門,把手指插進我的肛門裡又摳又捅,而我卻是又痛又羞,又無法也無力反抗。



他這樣弄了我半天,又把一個小瓶子插進了我的肛門,把像油一樣的東西推進了我的肛門裡,我感覺裡面麻麻的,他跪在我的身高,雙手又抓住了我的乳房,他那個頂在我的肛門上,我知道了一點,卻也動不了。他把他那個插進我的肛門興奮地抽插著,而我卻隻能哭著忍受這種撕裂的痛疼和直腸內火辣辣的感覺。他這樣弄了我好長時間,纔又射進了我的肛門裡。



他又趴在我身上休息了一會,又把一種粘粘的東西抹在我的陰道裡,纔拿出我嘴裡的內褲,我當時不知道想說什麼,隻會哭。他給我一杯水,我喝了,卻發現味道有點怪怪的。他拿過來一個花露水瓶子,把小頭插進了我的肛門,我痛的就又哭了,他讓我休息一會兒,自己走了。



我想弄出瓶子,在床上掙紮著,可過了一會兒,我卻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我無法說出口的,就是那種特別想男人的感覺,越來越想讓男人插入我的陰道。我漸漸地無法控制我自己了,自己到了地上跪著,用力地頂著肛門裡的瓶子,也開始了呻吟。



就在這時,他進來了,其實他沒有走,在門外偷看我。他坐到沙發上,我卻主動地爬到他的面前,他伸出一隻腳頂在我的下身,我卻買力地用他的腳弄自己的下身。他松開我的手,我,我卻一把抓住他的腳,用他的腳趾在自己的下身摳弄著,他用腳趾夾著我的陰蒂擰著,我卻十分地享受,然後他把另一隻腳放在我的下身,那隻腳卻放在我的乳房,我卻一隻手握著他一隻腳弄我下身,一隻手卻抓著他的腳揉我的乳房。他在我乳房上的腳沾滿了水,我的水,他抹在我的乳房上,又送到我嘴邊,我卻把他的腳舔的幹幹淨淨。



他這樣用兩隻腳弄著我,可我的慾望卻越來越強。我主動脫了他的褲子,一口咬住他的那個用力地吸著,舔著。

他可能是對我的表現十分滿意,把我抱到了床上,拿了一根黃瓜插進了我的陰道裡,他卻坐到了我的嘴上,肛門對著我的嘴,他用手擰動著我肛門裡的瓶子和陰道裡的黃瓜,他的肛門雖然很臭的,可我卻賣力地給他舔著。



他也興奮了,一下壓在我身上把他那個插進我嘴裡,雙手抽動著瓶子和黃瓜,我也興奮了,拼命地給他吸著。他就這樣射進了我的嘴裡,我當時是喝了。



可我沒有滿足的,拼命地舔他,為了討好他舔他的腳,肛門和那個,自己也同時不停地抽動著下面的瓶子和黃瓜,他卻不願意理我了,一腳把我踢到床下,我卻還跪在地上自己弄著,想讓他開心再弄我一次,我也不知道多少次高潮不,昏倒在地上。

我不知道多長時間纔醒不過來,發現自己手又被捆上不,下身痛極不,還插著瓶子和黃瓜。可他卻在看錄像,給我錄的。他卻把我抱到床上撥出我肛門裡的瓶子又開始弄我的肛門,陰道裡的黃瓜不停地頂著我,隻有痛。他對我說我昨天的表現好極了,他給我用了四倍的春藥。



我是周日晚上纔回去的,我已經動不了了,請了好幾天假。



這以後,我成了我學生的玩具,他沒有事時就會來找我,不管我在做什麼,甚至在我的辦公室裡,還有野外。我沒有辦法的,供他隨意的玩弄,用他的臭腳摳我的陰道,揉我的乳房,舔他的臭腳、肛門。為他口交肛交,讓他用各種東西捅我的肛門和那兒。

後來,我畢業了,他也畢業了,我和他同居。再後來,他卻搬走了,因為他也玩夠我了,我不知道他在什麼城市。我記得他和我說過的一句話:我是他玩的最爽的一個處女。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銷魂網吧
我是今年出師範大學畢業的,在校時也是校花極人物,我身高175,不少模特也不如我的,當時有很多人追求我,可我的眼光是高了些的,我看不上他們,畢業實習時,我在一所職業高中,有一個學生卻拼命地追求我,他家裡很有錢的,卻小我兩歲,身高隻有171我是不想和他處的,但深覺得很有意思,也就慢慢地玩起了師生戀的遊戲。



那是夏天,我們處了一個月了吧,也就是拉拉手什麼的,以前我的手都沒有男人踫過,我看他還是很老實的,可能是真的喜歡我。



一個週末,他說要帶我去他家玩,我當時也有點高興的,週六早晨,我特意地收拾了一翻,洗了個澡,留了和長髮,穿了條淡黃色的弔帶裙子,感覺自己像個清純的小女生。



他開車到他郊外的一個別墅裡,我和他進去時,家裡沒有人,在他樓上的臥室裡,我坐在床上,他坐在沙發上。我們聊了幾句,他突然雙手抓住了我的腳,我當時是光著腳的,他緊緊地捏著我的腳,說我的腳長的很好看的,我沒有動,他就張嘴咬我的腳趾,我感覺很有意思的,想他可能感覺自己是個學生,討好老師唄。



他親我的腳好一會兒,就坐到了床上,抱著我吻我,我也沒有反抗,而是配合他,可過了一會,我發現他的手在我的身上摸,我一看,裙子已被他脫到了腰上,我上身就剩下胸罩了,我不想發展下去,就一下子推開他起來想走的,可我一起來,可能是有點緊張的,裙子一下子掉了下來,把我絆倒在地上,這時我身上就剩下胸罩和內褲了,我想抓裙子,他過來一腳踩住了,然後撲到我身上親我說他愛我。



他解下了我的胸罩,我拼命地反抗著,他踫不到我,就把我的雙手捆在我的身後了,我動不了了,他就把我抱到床上,雙手緊緊地抓著我的乳房,拼命地捏著、咬著我的乳房,乳頭。



我不太敢叫,就不停地求他不要這樣,我當時嚇哭了。他站了起來,開始脫衣服,我第一次看到了男人的那個,那麼大,我嚇壞了,叫了起來,他卻拿起了他的內褲,塞進了我的嘴裡,我拼命地反抗著,可還是被他扒下了內褲,我就死死地夾著腿,他雙手抓著我的腳,把我的腿抬了起來,卻沒有分開我的腿,他就對著我的腳尖狠狠地咬了一口,我當時一下子痛,就松勁了,他就分開了我的腿,一頭紮進了我的下身,又咬、又舔、又摸我的那兒,我當時又羞又怕,還是在反抗著,也叫不也出。



他把我的腿拖到床外,站在我的兩腿之間,雙手緊緊地擰著我的乳房,喘著粗氣,興奮地看著我,我感覺他的那個在我的小肚子上,知道下一步他會做什麼,絕望地哭著。他用手扶著他那個頂在我的那兒,用手分開一點,插進去了一點,他就又用雙手擰著我的乳房,很用力地擰著,猛地一用力,他那個全插進了我的下身。我感覺到了一陣撕裂般的痛產,我也停止了一切地反抗,他就這樣弄了我好一會兒,我也感覺到了什麼東西進入了我的下身。



他也坐在床上休息了一會,用手巾擦幹淨了我的下身,說老師你也辛苦了,休息一會兒吧。說完他就摟著我躺在床上,我背對著他,他的那個踫著我的屁股,我心裡隻有羞辱和悔恨。



他躺了一會出去了,我無法解開手上的繩子,也吐不出嘴裡的內褲。他過了有快一個小時吧纔回來,見我還在床上無奈地扭動著身子,說要給我洗洗,就把我抱到了衛生間。他也脫光了衣服,用淋浴衝洗了我的下身和肛門,把我抱到浴缸上,我無助地由他擺布著,趴在浴缸上,屁股高高地抬著,隻能用頭頂著平衡。



我感覺到他把一個又硬又涼的東西插進了我的肛門,推進去了好像是水,我當時一點也反抗不了,感覺自己的直腸裡漲漲的。他又把我拉起來要我蹲在下水口上,我無法控制自己,當著他的面拉了出來,他又這樣反復了幾次,隻到我拉出的是清水,我當時隻有無法言表的屈辱。



這時他把我抱到床上,讓我趴著,在我的肚子下放了被子和兩個枕頭,這樣我的屁股就高高地抬著,他雙手扒開我的肛門,把手指插進我的肛門裡又摳又捅,而我卻是又痛又羞,又無法也無力反抗。



他這樣弄了我半天,又把一個小瓶子插進了我的肛門,把像油一樣的東西推進了我的肛門裡,我感覺裡面麻麻的,他跪在我的身高,雙手又抓住了我的乳房,他那個頂在我的肛門上,我知道了一點,卻也動不了。他把他那個插進我的肛門興奮地抽插著,而我卻隻能哭著忍受這種撕裂的痛疼和直腸內火辣辣的感覺。他這樣弄了我好長時間,纔又射進了我的肛門裡。



他又趴在我身上休息了一會,又把一種粘粘的東西抹在我的陰道裡,纔拿出我嘴裡的內褲,我當時不知道想說什麼,隻會哭。他給我一杯水,我喝了,卻發現味道有點怪怪的。他拿過來一個花露水瓶子,把小頭插進了我的肛門,我痛的就又哭了,他讓我休息一會兒,自己走了。



我想弄出瓶子,在床上掙紮著,可過了一會兒,我卻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我無法說出口的,就是那種特別想男人的感覺,越來越想讓男人插入我的陰道。我漸漸地無法控制我自己了,自己到了地上跪著,用力地頂著肛門裡的瓶子,也開始了呻吟。



就在這時,他進來了,其實他沒有走,在門外偷看我。他坐到沙發上,我卻主動地爬到他的面前,他伸出一隻腳頂在我的下身,我卻買力地用他的腳弄自己的下身。他松開我的手,我,我卻一把抓住他的腳,用他的腳趾在自己的下身摳弄著,他用腳趾夾著我的陰蒂擰著,我卻十分地享受,然後他把另一隻腳放在我的下身,那隻腳卻放在我的乳房,我卻一隻手握著他一隻腳弄我下身,一隻手卻抓著他的腳揉我的乳房。他在我乳房上的腳沾滿了水,我的水,他抹在我的乳房上,又送到我嘴邊,我卻把他的腳舔的幹幹淨淨。



他這樣用兩隻腳弄著我,可我的慾望卻越來越強。我主動脫了他的褲子,一口咬住他的那個用力地吸著,舔著。

他可能是對我的表現十分滿意,把我抱到了床上,拿了一根黃瓜插進了我的陰道裡,他卻坐到了我的嘴上,肛門對著我的嘴,他用手擰動著我肛門裡的瓶子和陰道裡的黃瓜,他的肛門雖然很臭的,可我卻賣力地給他舔著。



他也興奮了,一下壓在我身上把他那個插進我嘴裡,雙手抽動著瓶子和黃瓜,我也興奮了,拼命地給他吸著。他就這樣射進了我的嘴裡,我當時是喝了。



可我沒有滿足的,拼命地舔他,為了討好他舔他的腳,肛門和那個,自己也同時不停地抽動著下面的瓶子和黃瓜,他卻不願意理我了,一腳把我踢到床下,我卻還跪在地上自己弄著,想讓他開心再弄我一次,我也不知道多少次高潮不,昏倒在地上。

我不知道多長時間纔醒不過來,發現自己手又被捆上不,下身痛極不,還插著瓶子和黃瓜。可他卻在看錄像,給我錄的。他卻把我抱到床上撥出我肛門裡的瓶子又開始弄我的肛門,陰道裡的黃瓜不停地頂著我,隻有痛。他對我說我昨天的表現好極了,他給我用了四倍的春藥。



我是周日晚上纔回去的,我已經動不了了,請了好幾天假。



這以後,我成了我學生的玩具,他沒有事時就會來找我,不管我在做什麼,甚至在我的辦公室裡,還有野外。我沒有辦法的,供他隨意的玩弄,用他的臭腳摳我的陰道,揉我的乳房,舔他的臭腳、肛門。為他口交肛交,讓他用各種東西捅我的肛門和那兒。

後來,我畢業了,他也畢業了,我和他同居。再後來,他卻搬走了,因為他也玩夠我了,我不知道他在什麼城市。我記得他和我說過的一句話:我是他玩的最爽的一個處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