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葉蓉與長途貨車司機












葉蓉自從上次被人性虐之後,一直很後悔。倒不是不喜歡性虐,而是覺得有

點過頭了。雖然玩得十分盡興,可是讓高跟鞋的鞋根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陰道,

導致陰道受損、發炎,連續休養了幾個月才完全好。這其間不僅不能性交,甚至

連手淫都不可以,真是虧大了。



? ? 葉蓉是名牌大學研究生畢業,供職於這家世界500強企業,她工作能力出

色,長相甜美,身材火辣,平時深受管理層裡的成功男士們愛慕,但她並不知道

這些彬彬有禮的男士,反而喜歡廠區裡那些粗俗的男工,尤其是在做愛中,她很

反感那些出於對女性的尊重而不敢動粗的男人。



? ? 葉蓉的性愛很獨特,她喜歡由男人來支配自己、做賤自己、羞辱自己甚至是

傷害自己,感覺自己就是男人跨下的一隻小綿羊,任人宰割,顯得自己特別楚楚

可憐。如果男人不夠大膽,葉蓉還會不由自主的鼓勵對方加大膽量和尺度,做出

更危險更刺激的動作來折騰自己,而自己就會更加興奮並陶醉其中,直到被幹得

全身發軟才過癮。



? ? 一連幾個月無法性交對於葉蓉來說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有時忍不住摸出電動

陽具想幹自己一番解解渴,又想到如果這麼幹了,很可能導致自己的陰道永遠不

能復原,於是一次又一次忍了下去。



? ? 為了避免自己春心蕩漾,葉蓉幾個月來盡一切可能不與那些工人打交道,免

得引起自己的欲念。同時為了防止好色之徒侵犯自己,葉蓉穿衣也保守起來,加

上天氣漸冷,葉蓉乾脆以工作制服為主,同時不再打扮自己,讓自己看起來並不

那麼漂亮,儘量不引起男人注意。



? ? 臨近過年,葉蓉的心情大好。主要是因為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已經明確告訴

她,已經完全恢復了。



? ? 葉蓉激動的差點喊出來,真想馬上就找個男根好好的安慰一下自己。但葉蓉

是個聰明謹慎的女人,雖然檢查結果是好的,但最好還是再養一段時間。上次傷

得太重,好不容易好養好的身子可不能太急。唉,以後可不能像上次那麼瘋狂了,

但不管怎麼說,本小姐要終於要重出江湖了。



? ? 這天葉蓉下班後,坐在汽車裡預熱發動機。突然發現3個女工打扮的花枝招

展的向生產車間走去。



? ? 葉蓉感到奇怪,已經下班了,她們幹嘛到生產車間去?還不穿工作服,打扮

得這麼妖?於是果斷下車,喝住她們:「喂!你們幾個,去哪?」



? ? 3個女工被她嚇了一跳,看了看代表葉蓉身份地位的高管制服,支支吾吾不

敢說話。



? ? 「問你們話呢!這麼晚到生產車間去幹什麼?今天又沒有加班任務。」



? ? 「我們沒有去啊,只是在這裡走走。」一個膽大的女工回答道,另兩個趕緊

附合。



? ? 「沒事在廠區逛什麼逛,要逛到大街上逛去。」葉蓉斥道。



? ? 「好的好的,我們到大街上逛。」一個女工忙拉著另兩人朝外走。



? ? 「可是,人家還在裡面……」另一個女工猶豫著看了一眼生產車間。



? ? 「別管他們了,快走吧!」三個女工很快逃掉了。葉蓉目送她們離去,心裡卻不斷的想著,「誰還在裡面?」不由得看了一下

生產車間,然後向裡走去。



? ? 進入車間後,葉蓉發現整個車間都沒有開燈。但車間辦公室卻是亮著燈。這

令葉蓉更加奇怪,於是大膽走了進去。



? ? 車間辦公室的設施很簡單,一套車間辦公室主任的辦公桌椅,一張破舊的長

款皮沙發,一部空調,現在空調的暖氣開得很大,很熱。而沙發上坐著三個長得

兇神惡煞神般的男人,不懷好意的盯著她。葉蓉不清楚他們是什麼人,就問他們:

「你們是誰?」



? ? 「我們是提貨的。」說話的是個肥頭肥腦的傢夥,他像是這三個人的頭兒,

「怎麼就你一個人?你活怎麼樣啊?」



? ? 葉蓉感到一絲危險,這些人可能是來採購產品的長途貨車司機。由於公司產

品好,在北方供不應求,許多來自北方的長途貨車司機喜歡現金提貨,然後運回

北方賺取差價。也正是由於他們現金提貨,各車間為了利益根本不管對方是誰,

只要給錢就發貨。導致貨最後被運到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對這些司機的來歷更是

不清楚。



? ? 「你們提貨明天再來吧,現在已經下班了。」葉蓉對這些司機並不反感,這

些北方漢子和廠裡的男工一樣讓葉蓉著迷。



? ? 「老子已經付過錢裝上貨了,車就在外頭。」



? ? 「哦,那你們怎麼還在這裡。」



? ? 「媽的!你到底做不做生意!」肥頭肥腦的人有點生氣了,騰的站了起來,

一把將葉蓉拽了過去。



? ? 葉蓉「呀」了一聲,立刻被他抱住了。這真是個強壯的男人!



? ? 「你,你,放來我!」葉蓉感到害怕,不停的推著這個男人,可這一切完全

是徒勞的。她怎麼可能鬥得過這個壯漢。



? ? 「操!你們這些女工,裝什麼聖女!難道老黃沒有給你錢!我可是一分不少

的付過了。」



? ? 葉蓉恍然大悟,原來自己被當成賣淫的女工了。早就聽說廠裡有些女工晚上

會出來當小姐,這次居然在廠裡就開始做起生意來了。剛才逃掉的三個女工,想

來就是什麼老黃介紹給這三個男人的。嗯,對了,這個生產車間的車間主任好像

姓黃,難怪他們能直接進入車間辦公室了。想來自己的身子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幾個月沒有男人插自己的確很難受,既然他們已經把自己當成賣淫的女工了,那

就玩玩吧,反正他們玩過就開車走了,不會有人知道。



? ? 於是不再反抗,任這個男人摟著自己,輕輕的說:「你不放開我,我怎麼脫

衣服!」



? ? 這時坐在沙發上兩個男人也站了起來,他們一樣又肥又壯。「大哥,你有的

玩了我們怎麼樣?」說話的是個光頭。



? ? 葉蓉搶先說:「恐怕只有我一個女人了,她們被我趕走了!」



? ? 「媽的,你這小婊子想做我們三個人的生意!我們兄弟向來是一人玩一個!」

光頭怒道。



? ? 「那沒辦法,我已經把她們趕走了。就我一個人了。現在這個時候,她們應

該已經上了別的男人的床了吧。」葉蓉說得很淫蕩。



? ? 「大哥,得找老黃!至少得退兩個人的錢!」說話的這個男人,露出發黃的

牙齒,一看就知道是個煙鬼。



? ? 「媽的!你們倆能不能動動腦子!錢已經給他了,我們淩晨就得上路,又沒

他的手機號碼,上哪兒找他去。」



? ? 「那你們還不如在我身上找回來!」葉蓉興奮的搶著發言,「我可是無所謂

你們有幾個人哦。」



? ? 「就你一個我們怎麼夠,不爽!」光頭不滿。



? ? 「難道我還不夠漂亮?」葉蓉一揚小臉。



? ? 老大愣得看了葉蓉一眼,「還真是漂亮!兄弟們玩得一直都是尋常貨色,這

麼漂亮的人兒到那找去。」



? ? 煙鬼撓了撓頭,「也是啊,這麼漂亮的妞還第一次遇到。要是再來兩個沒這

個漂亮,我們反而不爽了。」



? ? 「等等!」光頭突然指著葉蓉說,「大哥你看,這妞的衣服是這個公司的沒

錯,但好像跟普通女工不一樣啊。有點像管理層的。」



? ? 「啊!」老大嚇了一下,鬆開了葉蓉,葉蓉跌坐在舊沙發上。



? ? 「你們不喜歡角色扮演嗎?我好不容易才弄來的。」葉蓉騙男人的話連自己

都深信不疑。



? ? 「哈哈,玩角色扮演啊,你想到真周到啊。咱兄弟還真沒幹過什麼白領女人,

一直弄個女高管玩玩。」老大看上去很喜歡。



? ? 「好啊,你們就把我當高管,過來玩我吧。」葉蓉一邊說,一邊走到辦公桌

前開始脫衣服。這裡空調開得很熱,不用擔心受涼。



? ? 見葉蓉已經開始主動脫衣服,三個肥男不禁硬了,於是也開始脫衣服。



? ? 葉蓉性感的爬上辦公桌,站立在上邊讓大家看清楚她的每一個動作。她優雅

的、慢條斯理的脫下自己的外套、毛衣、長靴、棉褲,只剩下胸罩和內褲。



? ? 她雙手抱在胸前,淫蕩的說道,「雖然我看上去是個清純可人的小白領,其

實我早就讓許多工人姦汙過了。」葉蓉回想起以前被髒漢、技工以及上次在倉庫

被人性虐的情景,一點沒說假話。



? ? 而這三個男人只是以為葉蓉在角色扮演中。



? ? 「我挺喜歡被工人幹的,他們粗魯,霸氣,夠男人,我不喜歡文質彬彬的男

人,我喜歡被粗俗的男工們幹。」說著,葉蓉已經落落大方的擡手把長髮盤好了,

這是她的習慣動作,防止自己被在被姦淫時,壓著長髮影響快感。



? ? 這三個男人已經看著葉蓉發呆了,他們生活在北方,哪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

還當著他們三個人的面,以如此優雅的動作脫光自己衣服,既不像妓女那麼做作,

也不像被逼無奈那麼勉強,就像在男朋友面前脫衣服一樣。



? ? 葉蓉接著脫下內褲,扔在地上,然後蹲在辦公桌上,分開兩腿,露出自己的

陰道,並用手指著說,「這是我的逼!好多工人的肉棒都插進去過。他們真粗暴,

每下都能一直幹到我子宮裡面去,而且全都內射了。他們的精液全都直接射到我

子宮裡邊了!我好怕懷孕啊,可他們不管,只顧自己爽。其實也沒什麼關係啊,

我也喜歡讓他們內射,精液射入子宮的感覺燙燙的,好舒服。就算哪天被搞大了

肚子,我也不會找誰負責的,因為幹我的人太多了,我也不清楚該找誰負責啊。

再說了,誰會對我負責呢。」說著,扒開陰部,讓大家看。



? ? 三兄弟圍了上去,仔細的看著葉蓉的陰部,葉蓉的陰部天生粉粉嫩嫩的,加

上她保養得好,誰見了都想幹。



? ? 葉蓉見他們還呆著看她的逼,決定提醒他們一下。



? ? 「三位哥哥,今晚上我是你們的了,要好好發揮喲,別比不上我們廠裡的工

人喲。讓我滿意,可不容易呢。」



? ? 葉蓉一邊朝他們媚笑著,一邊脫下胸罩,挺了挺胸,雙峰高聳。



? ? 「你這小白領還是真是欠幹!」肥頭怒吼一聲,將葉蓉推倒在桌上,掏出自

己的肉棒,結結實實的塞入葉蓉的逼裡。



? ? 「啊!輕點。」葉蓉哼了一聲。



? ? 「這麼美的小白領居然這麼賤!真是沒想到。」光頭雙手抓住葉蓉的兩隻豪

乳,使勁的玩。



? ? 「是啊,我的確很賤的,我上次被人性虐受了傷,養了好幾個月呢。幾個月

沒人玩過我了,逼逼都收緊了。」葉蓉開始興奮,陰道裡已經流出了不少淫水。



? ? 「真的,你的小逼還真緊,老子真舒服,好爽。」肥頭狠狠的操了幾下,然

後撥了出來,「老二,你試試,這個逼真是極品。」



? ? 「哥哥們!今天慢慢玩,玩上一通宵也沒關係。我作為公司高層好好招待你

們。」



? ? 葉蓉嘻笑著,配合著入戲,心裡幻想著自己奉上級指示,用身體招待這些長

途汽車司機。



? ? 光頭扒開葉蓉的雙腿,挺槍而入。



? ? 「啊!好大,好大!」葉蓉沒料到老二的肉棒要比老大大得多。



? ? 「喜歡嗎!賤貨!」



? ? 「喜歡!我超喜歡啊!你的肉棒好偉大,快來幹死我!」隨著光頭的抽送,

葉蓉興奮極了,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快要把她送上天了。



? ? 「啊啊,啊啊啊,要到了,要到了……」



? ? 葉蓉沒想到自己的高潮會來得這麼快,應該是好長時間沒被人操,心裡又一

直渴望,現在又一下子遇上這麼個大傢夥,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了。



? ? 可是光頭卻抽了出來。



? ? 「啊,你,幹嘛呀,人家好開心,都快到了。」



? ? 「換老三。」光頭說道。



? ? 「婊子,試試我這根。」說話的是煙鬼。



? ? 「快點幹我吧。用力點,都別用套,直接射進來,讓我懷上你們的種!然後

告訴大家我就是這麼個人盡可夫的爛貨,任何人都可以上我。」



? ? 煙鬼的肉棒沒光頭那麼恐怖,但也幹得葉蓉很舒服。尤其是他滿嘴煙臭味,

讓葉蓉很帶勁。但不出葉蓉所料,他幹了大約5分鐘,也撥了出來。接著,肥頭

分開了葉蓉的雙腿。



? ? 「啊,你們就是這麼玩我的嗎?」葉蓉被這種頻繁換人的方式弄得很不爽。



? ? 「媽的,只你一個。只能這樣,否則大家還不打起來啊!」肥頭一邊罵著,

一邊狠狠的幹著。



? ? 「啊,好哥哥,我有個辦法,讓大家都爽。」葉蓉估計如果這樣搞下去,自

己一定會瘋掉。



? ? 「你有什麼辦法?」



? ? 「你們坐在沙發上,我來服務!大哥不用動,小妹全自動,可好?」



? ? 「好,看你怎麼個全自動!」三個壯漢坐在沙發上。



? ? 葉蓉下了桌子,立刻跪下,跪行到坐在中間的肥頭兩腿之間。擡頭仰望,

「親愛的主人,您的蛋蛋能不能賞給我親一下。」



? ? 「哦,你會玩這個,來啊。」肥頭被葉蓉稱為主人,感到很高興。其實葉蓉

做愛時一直喜歡把對方稱為自己的主人,這樣會使自己更加有卑從感。



? ? 葉蓉一口含住肥頭的蛋蛋,左右手各握住光頭和煙鬼的肉棒套弄,一個也不

放過,三人連連稱爽。



? ? 葉蓉含住肥頭的蛋蛋,不停的吞吐,然後換了一個蛋蛋繼續,吞累了,就轉

而從肉棒根部向上舔,仔細的掃過整根肉棒,還沖著肥頭髮出討好的微笑,然後

將肉棒裹在嘴裡,賣力的套弄,舌頭卷到整根肉棒,並將肉棒上分泌出的精液卷

吸入自己嘴裡,淫蕩的咽了下去。



? ? 「哦,這小婊子,竟然吞了!」肥頭很意外,「今天撿到寶了,等下我要口

爆。看她吞精!」



? ? 「沒問題,主人想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我很願意吞下主人的精液。」

葉蓉有點哭笑不得,吞精對於她來說是小菜一碟,看來這三兄弟性經驗並不豐富,

甚至沒有享受過口交,難怪剛才只會幹逼。



? ? 「哈哈,這個小白領叫我主人,真賤啊。」肥頭興奮得快落淚了,他們這些

人在外跑長途不容易,成天被人呼來喝去,誰也不拿他們當人。



? ? 葉蓉善於把握每個人的需求,曲意迎逢是家常便飯,搞定三個司機當然so

easy。



? ? 「他是你主人,我們倆呢。」光頭和煙鬼表示不滿。



? ? 「你們是我的二主人和三主人,你們都可以命令我做任何事,我完全服從你

們。」葉蓉擺得很平。



? ? 「真的可以命令你?」光頭驚喜得有些不敢相信。



? ? 「是任何事哦!」葉蓉強調。



? ? 「好!我也要口爆你!你給我吞下去,而且要讓我看清楚。」光頭已經等不

及了。



? ? 「主人們,你們都有一根我好喜歡的肉棒,請大家不必客氣,統統射到我嘴

裡去,啊,口爆我,我保證一滴不剩的全吞下去。」



? ? 「好好好!」光頭已經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了。



? ? 「請主人稍適休息,我先為二主人服務,以免他等著太久。」葉蓉其實是感

覺到肥頭的肉棒分泌得越來越多,估計要射了,心中暗罵沒用,她希望玩得時間

長一點。



? ? 「好好,你要好好招待我兄弟。」



? ? 「沒問題!」葉蓉跪行到光頭面前,光頭已經激動的在等了,肉棒硬生生的

指著正前方。這次葉蓉打算玩個深喉。



? ? 葉蓉雙手扶好光頭的肉棒,因為剛才已經知道光頭的肉棒很碩大,所以心中

已經有了方案。她先是輕輕含住龜頭,用舌頭來回掃著馬眼。光頭爽得直哼哼,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 ? 葉蓉微笑了一下,進而將整根肉棒含入,慢慢的吞吐,一點點的推進,頂到

喉嚨時,葉蓉調整了下身體和角度,使自己的口腔張得更大,並努力吞著。



? ? 「啊,這個,她想幹什麼……」光頭爽得說不話了。



? ? 光頭的龜頭真的是太大了,堵在葉蓉的咽喉進不去。葉蓉感到很困難,雖然

以前自己曾被更大的肉棒完整的幹入食管完成了深喉,但這次有所不同。



? ? 以前是男人不把自己當人,毫不憐惜的狠命幹入自己的嘴裡,這才完成了深

喉。如果自己想不借男人的力量獨自完成深喉,需要自己也不把自己當人,主動

把人家的大肉棒硬生生的吞入喉嚨。於是她吐出肉棒喘了口氣,雙手抱緊光頭的

腰部,調整了一下身體的角度,奮力向前頂,企圖把龜頭頂入自己的咽喉,可是

這的確很難,不把別人當人容易,不把自己當人是非常困難的,只頂了兩下,葉

蓉就不得不把肉棒吐了出來,咳個不停。



? ? 「喂,你他媽在幹什麼呢?」光頭不滿。



? ? 「啊,二主人,請不要生氣。」葉蓉喘了口氣,「我想為二主人做一次深喉。

我太喜歡二主人的雞巴了,我想吞到喉嚨裡去。」



? ? 「她居然會這個?這可不是一般的婊子能做到的!大哥我們真的撿著寶了,

極品!」光頭對肥頭說道。



? ? 「這叫深喉!她不可能做到的。二哥你配合點,自己插到她喉嚨裡去吧。別

把她當人!」煙鬼似乎很有經驗。



? ? 「不用不用,都說了,大哥不用動,小妹全自動。我可以做到的。」



? ? 葉蓉趕緊含起光頭的肉棒,暗暗下決心,已經到了這地步,無論如何都要完

成深喉!



? ? 葉蓉深吸了一口氣,暗暗對自己罵道,「葉蓉你他媽逼就是一個爛婊子,還

不快把主人的大雞巴幹入你的喉嚨裡!你這個死賤貨臭不要臉的爛婊子!」



? ? 然後心一橫,張大嘴巴不顧死活的向前一沖!這下葉蓉終於把光頭的大龜頭

刺入了自己的喉嚨,但這並沒有結束。葉蓉不要命的繼續用力向前挺,好像自己

根本就是一個死人,肉棒繼續滑入葉蓉的食管,直到葉蓉的鼻子終於碰到了光頭

的陰毛,整枝大肉棒都被葉蓉含在了嘴裡!只一秒,葉蓉立即吐了出來,坐在地

上劇烈的咳嗽。



? ? 「真爽!從來沒有這麼爽過!!」光頭興奮的拉了拉葉蓉,希望再來一次。



? ? 葉蓉沒有讓他失望。她也不休息,用同樣的方式再次完成了深喉,這次要比

上一次輕鬆一些。「真是爽啊!」光頭突然抱住葉蓉的頭部,用力在她嘴裡抽插

起來。葉蓉知道他想幹什麼,無力阻止也不想阻止,任由他在自己嘴裡口爆了。



? ? 光頭口爆的量相當多,好多都從葉蓉的嘴角邊流出了。



? ? 光頭的肉棒撥出來後,葉蓉張開嘴,讓大家看清楚她滿嘴的精液,然後打算

吞下去。



? ? 「等等!」光頭掏出了手機,「這麼好的鏡頭怎麼能錯過。」



? ? 「別拍了,也不問人家肯不肯?」肥頭說。



? ? 葉蓉小臉一揚,張大滿是精液嘴巴,微笑著面對手機鏡頭。還故意讓精液從

嘴角邊流出,落在胸前奶子上。表情十分淫蕩。



? ? 「哈哈,這婊子真是爛到家了,可以拍的。」光頭欣喜若狂的拍個不停。



? ? 葉蓉待光頭拍夠了,大大方方的咽下了精液,並張大嘴巴讓三人檢查,表示

自己確已吞精。



? ? 「二主人,好不好玩,爽不爽?」



? ? 「爽,爽死了。」



? ? 「剛才我沒能一次完成深喉,讓大家失望了,請一定要嚴厲的懲罰我。」葉

蓉淫笑著說,她很期待下一輪的姦淫。



? ? 「那就由我來懲罰你吧!」煙鬼站了起來。



? ? 「三主人!好吧,請三主人懲罰我。」葉蓉再次跪行過去。



? ? 煙鬼一把抱起葉蓉,張開煙臭熏天的嘴巴,對葉蓉就是一記長吻。葉蓉抱住

這個男人,賣力的回應著。這記長吻令葉蓉有些感動,她剛剛被人口爆過,雖然

已經把精液吞食乾淨,但對於大部分男人而言還是會嫌她髒的,至少要清潔一下

才會吻她。現在這個煙鬼一點也不介意,加上他特有的滿嘴煙味,葉蓉幾乎把他

當成了愛慕的對象。煙鬼一邊吻著葉蓉,一邊雙手在葉蓉的身體上摸來摸去,葉

蓉的皮膚保養得非常好,很柔潤,很光滑,越摸越想摸,而越摸葉蓉越興奮。



? ? 「三主人,請你快點懲罰我吧!這麼摸下去,我會受不了的。」葉蓉呢喃著

把頭埋入煙鬼的胸膛,如小鳥依人一般。



? ? 煙鬼放開了葉蓉,一腳踏在地上,另一腳擡起踏在沙發扶手上,指了指跨下。

葉蓉馬上就明白,「噢,三主人真會玩。沒問題,看我的!」



? ? 葉蓉像母狗一樣從煙鬼背後的跨下鑽過,側身轉頭,快速測量了一下煙鬼肉

棒,得出結論「好長」。煙鬼的肉棒不如光頭那麼粗大,但卻是極長,葉蓉伸出

舌頭舔了一下煙鬼的肉棒,然後雙唇吻住肉棒,上下含弄著,並用舌頭靈巧的在

肉棒上翻騰。



? ? 「你真聰明。」煙鬼誇道。



? ? 「請三主人等下不必憐惜我,把我朝死裡幹!」葉蓉懇求道。然後完全轉過

身來,將後腦依靠在沙發角上,雙手別在背後,十指相扣,這樣就算煙鬼發了瘋,

自己也無法反抗和制止。而且煙鬼設計的這個動作,葉蓉根本無法逃避。對於葉

蓉來說,這樣只會覺得更爽,有種被淩虐和強暴的感覺,葉蓉最喜歡這樣的感覺

了。



? ? 煙鬼輕扇了一下葉蓉的耳光,輕輕的說:「你這個小婊子,是不是等不及了

呀?」



? ? 是啊,快來玩我吧。」這一耳光扇得不重,但很有感覺,葉蓉希望更重一

點。



? ? 「是不是在等我把精液也射你一嘴啊?」煙鬼又輕輕扇了葉蓉一下。



? ? 「射哪兒都行的呀!主人,你打得我好爽,請再用力點。」葉蓉忍不住開始

討打。



? ? 「你真是不要臉的騷逼!」煙鬼重重的給了葉蓉一記耳光。



? ? 「啊!」葉蓉疼得想用手摸,但雙手已經別在背後且十指相扣,沒法摸。



? ? 「賤貨!你就這麼欠幹啊!」說著又是一記耳光。



? ? 「我,啊,我是騷貨啊。三主人打得太爽了!再來,我還要!」一邊挨著耳

光,一邊被煙鬼羞辱著,葉蓉身心愉快的同時,也知道煙鬼在試探自己的底線。

這使得葉蓉對煙鬼下一步的動作更加期待了。



? ? 「你可真是超級蕩婦!越打越賤!」煙鬼罵道。



? ? 「好哥哥,我就是個很賤很不要臉的女人!我就是需要你的大雞巴!您隨便

怎麼操我都可以,最好把我給玩殘掉,我就是喜歡男人的殘暴!反正我就是個爛

貨,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上過我了,我的身子根本就不值錢的。您就放心的幹吧,

不必顧及我的感受。請任性點,隨便怎麼催殘我都可以!我粉身碎骨也是心甘情

願的!」葉蓉善解人意的幫助煙鬼免除了擔憂,並直接挑起了煙鬼的狂暴。



? ? 煙鬼怒吼一聲,將肉棒盡根頂入葉蓉的嘴巴。他居高臨下,很容易的幹入了

葉蓉的喉嚨,加上葉蓉的迎奉,沒費什麼力氣就幹到葉蓉的食管裡呢。但他並沒

有撥出來反復進行,而是將龜頭停留在葉蓉的食管裡,利用自己的居高臨下和葉

蓉的無可後退,將龜頭在葉蓉的食管裡抽插。



? ? 葉蓉痛苦的翻了白眼,完全窒息了。



? ? 「這樣才叫爽!有人幹逼,有人幹嘴,我幹她的食管!」



? ? 「你這玩法會不會出人命啊。」肥頭皺了皺眉頭,他還沒有射,還想著好好

的玩一玩葉蓉呢。



? ? 「管她呢,她剛才不是說了嘛,隨便怎麼操都可以,還說自己就是個爛貨,

不必顧及她。」這的確是葉蓉之前就要求的。



? ? 「是啊是啊,她的確很騷的。剛才還吞我精了。」光頭連連站頭。



? ? 「還是二哥實在!來根玩玩!」



? ? 葉蓉痛苦的眼淚都流出來了,雖然剛才有了心理準備,但沒想到煙鬼會把自

己的食管當成陰道,食管這麼細,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玩。



? ? 這時,她聞到了大麻的味道。葉蓉有次跟管理人員一起到工廠宿舍突擊檢查,

聞到一股特別的煙味,經查是有人吸食大麻,於是就記住了大麻的煙味。現在這

個煙鬼,一邊用龜頭在自己的食管裡抽插,一邊吸食大麻,當真是快活之極。看

樣子,一時半會是不會放過自己的食管的,但自己又毫無辦法。



? ? 煙鬼的確夠狠,他真的不管葉蓉的死活,就算葉蓉一動不動了,他仍然是一

邊吸大麻,一邊在葉蓉的食管裡抽插。直至一根大麻吸完,煙鬼又將踩在沙發扶

手上的腳落下,將全身重量壓在插入葉蓉食道的肉棒上,更深的插到葉蓉的食管

,又狠狠的抽插了幾下,才慢慢撥了出來。



? ? 肉棒剛剛撥出來,葉蓉就癱在地上,頭靠在沙發上虛弱的喘著氣。煙鬼趕上

去,對著葉蓉絕美無暇的臉開始射精。



? ? 「二哥快過來拍照!」煙鬼提醒光頭,「這是我顏射過的最漂亮的臉,得好

好記錄下來。」



? ? 「你真狠心,這麼漂亮的臉蛋你也射!」肥頭怪道。



? ? 「剛才她一進門我就想射她一臉了。」煙鬼對著葉蓉的臉連射好幾波,又濃

又多。



? ? 葉蓉毫不閃避,任由煙鬼對著自己顏射,射完後並不擦拭,任光頭拍照,一

臉陶醉的表情。



? ? 「你體質真好,這麼玩你都沒事。」



? ? 「三主人真的很厲害,居然玩我的食管。真是好玩,好刺激啊,我們再來一

次吧。」葉蓉指了指自己的咽喉,她的話讓煙鬼有種挫敗感。



? ? 「媽的!老子還沒射呢。下一個該我了。」肥頭喊了起來。



? ? 「啊,對了!我的主人沒有射呢。」葉蓉已經恢復了,她撐著坐到了沙發上,

「請主人過來玩我吧。我保證主人玩得最爽,比他們玩得更快活。」



? ? 肥頭立刻站在葉蓉的面前。



? ? 葉蓉張開了大腿,露出了自己陰部,「好主人!您就別遷就我了。我是你的

女人,我的逼您任意插吧。這下沒人搶了。」



? ? 「哈哈,原來你是為了讓我單獨幹你的逼啊。你真聰明!」肥頭得意的看了

光頭和煙鬼一眼。



? ? 「是啊,我只有一個逼,不夠分啊。請您不必用套,直接幹,想怎麼射就怎

麼射,幹大我的肚子吧,不過你不許對我負責喲。」葉蓉撒得這嬌讓人吃不消啊。\



? ? 「哈哈,你放心,誰會對你負責啊,你不過是個人盡可夫的妓女罷了。」肥

頭雙手拎起葉蓉的兩隻雪白的大腿,把肉棒對準葉蓉的陰道,用力一挺。



? ? 葉蓉悶哼了一聲,「是呀,人盡可夫這四個字用在我身上太恰當了。不過,

我真的沒有做過妓女,我不收錢的。玩過我的男工們都說我是個公廁,隨便誰都

可以射上一炮的。」



? ? 「不收錢!那老黃給了你多少?」



? ? 「他沒給我錢啊?不過,收了錢的三個女同事,都被我趕走了。我之前不是

已經說過了嘛。」



? ? 「啊!我們的錢白給了!」



? ? 「你們不虧呀,玩我爽不爽。」



? ? 「媽的!你還真是個公廁!」



? ? 「我不但是個公廁,而且我還是個破鞋呢,我的身子最不值錢了。而且要是

把我幹翻了,說不定我倒貼喲。」葉蓉微笑著說。



? ? 肥頭一邊用力插入,一邊罵道:「婊子!隨便怎麼玩你是不是!幹大你的肚

子是不是!你不要錢還倒貼是不是!」



? ? 「是呀!幹我的男人沒有一個是用套的!可惜我從來沒有懷孕過,都是因為

他們不行!好主人,親主人,你是我的親哥哥親老公,把我幹得懷孕吧!」



? ? 「操你這個賤貨!你都被玩成這副爛樣了,還想當我老婆?」



? ? 「啊,我不配的!我就是一條母狗,怎麼配呢。主人要是不能把我的肚子搞

大,就請主人把我送給您的朋友玩吧,讓大家一起幹我,看看誰能讓我的懷孕。」



? ? 「操!居然敢罵我不行!看我奸爆你!」



? ? 被刺激起來的肥頭發瘋了一樣,肉棒不停在葉蓉的逼裡進進出出,葉蓉嬌喘

連連,很快就高潮了,一陣陣如電流通過全身的感覺,葉蓉渾身打顫,爽上天了。

就在此時,肥頭也射精了,他毫不客氣的將自己的精液全部射入葉蓉的陰道深處。



? ? 「好燙,好燙!爽死了!」葉蓉發出愉悅的呻吟聲。



? ? 內射剛剛結束,肥頭就將葉蓉從沙發上拉了起來,從背後托起她,雙手分別

抱起葉蓉的雙大腿,然後打開,將葉蓉的逼展現出來。這樣的姿態使精液混著葉

蓉的淫水順著朝下直流,場面十分淫蕩。



? ? 「啪」,葉蓉見眼前一閃,知道是光頭又在用手機拍她。被人拍下自己如此

不雅的姿態,葉蓉羞愧萬分,「不要拍,這個樣子好羞恥啊,我好害羞。」



? ? 「你這婊子還害羞?」三人哄笑起來。



? ? 煙鬼用手指插入葉蓉的逼裡,旋轉起來。而肥頭配合得很好,他將葉蓉的雙

腿無限張大,使煙鬼的手指更深的插入,玩出更多的花樣。「啊啊啊,不要,啊

……玩死我了。」



? ? 葉蓉尖叫起來,緊接著,葉蓉覺得自己第二個高潮馬上就要到了。



? ? 煙鬼一邊吸著大麻,一邊用手摳著葉蓉的逼,動作十分粗野。



? ? 「求求你,饒了我,我快死掉了。」葉蓉開始恍惚,她覺得這次高潮會很強

烈。



? ? 煙鬼猛吸了一口大麻,然後把煙頭抵向葉蓉的逼。



? ? 葉蓉驚恐不己,自己的陰道剛剛治癒,可禁不住這麼玩,若是以前,可以考

慮試試把煙頭插到自己逼裡。



? ? 可是葉蓉是無法掙扎的,肥頭抱得很死。眼頭煙頭就到頂入自己的陰道,陰

毛都被烤焦了,這時,強烈的高潮來了,葉蓉潮吹了。



? ? 噴射而出的大量淫水甚至澆滅了煙頭,葉蓉連噴了好幾下,這才停止,人隨

之癱了下來。肥頭將她扔在沙發上,她也沒有動彈。



? ? 「喂,老子還沒有玩夠呢,快起來!」肥頭還想繼續。



? ? 「怎麼不拍了。」葉蓉用力翻過身來,將自己的雙峰對著光頭。「我不好看

嗎?還是這姿態不夠騷,不夠淫蕩啊?我來擺個更賤點的姿態。」葉蓉張開雙腿,

把一根手指伸入自己陰道。



? ? 光頭激動的用手機拍著,「先拍個夠,然後找個有wifi的地方發朋友圈。

哈哈,今天玩了個極品!」



? ? 「記得要帶逼帶臉哦。」葉蓉友善的提醒道。



? ? 「當然,你這麼漂亮,不帶臉怎麼行。」



? ? 「主人,請您把腳踩我臉上。」葉蓉要求道。



? ? 拍完肥頭踩葉蓉臉的照片後,葉蓉舔了一下肥頭的腳,「真好吃,能多舔幾

下嗎?」



? ? 肥頭驚喜的把腳伸著,任由葉蓉舔掃著,光頭則一個勁的在拍。



? ? 「再拍幾張我舔屁眼的吧。」葉蓉主動要求,並跪在煙鬼的屁眼後,賣力為

煙鬼舔菊。



? ? 「太爽了!」煙鬼興奮的大喊。



? ? 葉蓉仔細舔完後,又跪在光頭面前,淫蕩的問:「有尿嗎?」



? ? 「有!」光頭的聲音明顯有點抖。



? ? 「我來幫你解手。」葉蓉嫣然一笑,雙手扶好光頭的肉棒,對著自己的臉,

張開了嘴,「請吧,二主人。」



? ? 「等等,我調個攝像模式。」光頭擺弄好了手機,然後就開始尿起來。平時

尿都是自己用手扶好,這次竟是個長相甜美的絕色美人在用手扶著,而且對著方

向正是這絕色美人的臉,而且她還沖著自己微笑,這感覺真爽上天了。



? ? 葉蓉也很享受,每次性交結束時,她總是喜歡淋一身尿結束。但每次尿的地

方都不讓葉蓉盡興,必竟肉棒長在人家身上,自己控制不到。這次不同了,這次

是自己控制著方向。



? ? 葉蓉先是讓尿淋到自己的嘴裡,然後澆在頭髮上,另一隻手還打開盤著的頭

髮,如洗頭一樣。接著,讓尿澆著自己奶子上。然後,就沒尿了。



? ? 「啊,這麼少……啊。」葉蓉剛剛表示不滿,背後兩股熱尿就淋了下來,不

用說,這是肥頭和煙鬼。



? ? 「哈哈,用尿澆美女,生平第一次。」



? ? 「這騷貨真是騷到家了。」



? ? 「大家爽就好了,我也很喜歡啊。你們休息下,一人再幹我一炮。」葉蓉待

他們尿盡,然後站了起來。向光頭伸手要手機,「讓我看看,我的樣子有多賤!」



? ? 「你自己好好看看吧,你真是天下最賤最賤的爛貨。」



? ? 「謝二主人誇獎!你也休息一下,硬起來之後再上我一次。時候不早了。」

葉蓉一邊看重播的照片,一邊請大家休息。



? ? 三人擠在沙發上休息,對著裸體的葉蓉品頭論足。



? ? 葉蓉一邊欣賞自己照片一邊心想,這些照片本小姐留著看看就好,可不能讓

這三個人帶走。這些照片和視頻要是真的發到社交網站或是朋友圈,那自己可就

毀了。自己雖然喜歡刺激的性愛,但玩歸玩,要是讓全天下人都知道自己是個淫

蕩貨色,那可太不值了。想著想著一個計畫形成,然後見三人毫無防備。於是決

定開始行動。



? ? 葉蓉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抱起自己的工作制服,以最快的速度沖向門外。車間

辦公室就在車間門口不遠處,雖然出了車間辦公室就是一片漆黑,出了車間還是

一片漆黑,但葉蓉對環境很熟,但幾乎沒費什麼事就逃到了自己車裡,自己的汽

車之前一直在預熱中,上車就掛檔開跑了。\



? ? 而三個呆若木雞的男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根本沒想到葉蓉會跑,更沒想

到葉蓉光著身子照樣敢跑。



? ? 時間不長,光頭的手機響了,葉蓉一邊開車一邊接通了電話,「喂喂,小婊

子,你快把手機還給我。」光頭氣急敗壞。



? ? 「二主人,今天我表現這麼好,手機送給我,好不好?我不但吞了您的精液,

而且連您的尿都喝下去了呢。」葉蓉淫笑著發嗲。



? ? 「操你媽逼!快還手機來。大不了當著你的面,我把手機裡的照片和視頻刪

了。」光頭知道葉蓉為什麼要搶手機。



? ? 「這麼好的照片,我哪捨得刪?我得發到朋友圈裡,讓大家看看我被幹得多

爛。」葉蓉真有一種衝動要發。



? ? 「少費話,你還有衣服在我們這邊,是名牌吧,很貴的。」光頭真以為葉蓉

是借來的衣服,葉蓉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些衣服是很貴,但葉蓉消費得起,只是

工作制服裡有自己的名字,所以才抱著逃出來。



? ? 「是啊,好貴的,送給你們了。今天晚上你們把我幹得很舒服,食管都被你

們幹過了,還替我拍了這麼多照片。這些衣服就算是我倒貼的吧,我不是答應你

們倒貼的嗎?嘻嘻。」葉蓉說得沒錯,她的確很滿足,如果不是他們擅自拍了這

麼多見不得人的照片,葉蓉真打算給錢倒貼。



? ? 「你這個賤貨!」光頭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 ? 「好了好了,這樣吧,你們不是要走了嗎。把我的衣服帶出來吧。我在高速

收費站等你們。一手交手機,一手交衣服啊。」



? ? 葉蓉略施小計,騙得三人把自己的胸罩內褲等衣服帶出來,畢竟落在車間辦

公室讓人發現了不是太好弄的。就騙他們帶到高速公路上去吧,本小姐是不可能

去的。到時候,想扔就扔吧,本小姐不管了,反正手機是不是還的,等下回家,

把照片拷入自己電腦,好好欣賞欣賞。



? ? 葉蓉看著自己姣美潔白的臉上,帶著煙鬼的精液,被肥頭的髒腳踩在地上的

照片出神,「我可真夠淫賤的!」







? ?? ?? ?? ?? ?? ?? ?? ?? ?? ? 【完】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承歡胯下的猛男保姆




.



? ?? ?? ?? ?? ?? ?? ?? ? 葉蓉與長途貨車司機












葉蓉自從上次被人性虐之後,一直很後悔。倒不是不喜歡性虐,而是覺得有

點過頭了。雖然玩得十分盡興,可是讓高跟鞋的鞋根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陰道,

導致陰道受損、發炎,連續休養了幾個月才完全好。這其間不僅不能性交,甚至

連手淫都不可以,真是虧大了。



? ? 葉蓉是名牌大學研究生畢業,供職於這家世界500強企業,她工作能力出

色,長相甜美,身材火辣,平時深受管理層裡的成功男士們愛慕,但她並不知道

這些彬彬有禮的男士,反而喜歡廠區裡那些粗俗的男工,尤其是在做愛中,她很

反感那些出於對女性的尊重而不敢動粗的男人。



? ? 葉蓉的性愛很獨特,她喜歡由男人來支配自己、做賤自己、羞辱自己甚至是

傷害自己,感覺自己就是男人跨下的一隻小綿羊,任人宰割,顯得自己特別楚楚

可憐。如果男人不夠大膽,葉蓉還會不由自主的鼓勵對方加大膽量和尺度,做出

更危險更刺激的動作來折騰自己,而自己就會更加興奮並陶醉其中,直到被幹得

全身發軟才過癮。



? ? 一連幾個月無法性交對於葉蓉來說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有時忍不住摸出電動

陽具想幹自己一番解解渴,又想到如果這麼幹了,很可能導致自己的陰道永遠不

能復原,於是一次又一次忍了下去。



? ? 為了避免自己春心蕩漾,葉蓉幾個月來盡一切可能不與那些工人打交道,免

得引起自己的欲念。同時為了防止好色之徒侵犯自己,葉蓉穿衣也保守起來,加

上天氣漸冷,葉蓉乾脆以工作制服為主,同時不再打扮自己,讓自己看起來並不

那麼漂亮,儘量不引起男人注意。



? ? 臨近過年,葉蓉的心情大好。主要是因為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已經明確告訴

她,已經完全恢復了。



? ? 葉蓉激動的差點喊出來,真想馬上就找個男根好好的安慰一下自己。但葉蓉

是個聰明謹慎的女人,雖然檢查結果是好的,但最好還是再養一段時間。上次傷

得太重,好不容易好養好的身子可不能太急。唉,以後可不能像上次那麼瘋狂了,

但不管怎麼說,本小姐要終於要重出江湖了。



? ? 這天葉蓉下班後,坐在汽車裡預熱發動機。突然發現3個女工打扮的花枝招

展的向生產車間走去。



? ? 葉蓉感到奇怪,已經下班了,她們幹嘛到生產車間去?還不穿工作服,打扮

得這麼妖?於是果斷下車,喝住她們:「喂!你們幾個,去哪?」



? ? 3個女工被她嚇了一跳,看了看代表葉蓉身份地位的高管制服,支支吾吾不

敢說話。



? ? 「問你們話呢!這麼晚到生產車間去幹什麼?今天又沒有加班任務。」



? ? 「我們沒有去啊,只是在這裡走走。」一個膽大的女工回答道,另兩個趕緊

附合。



? ? 「沒事在廠區逛什麼逛,要逛到大街上逛去。」葉蓉斥道。



? ? 「好的好的,我們到大街上逛。」一個女工忙拉著另兩人朝外走。



? ? 「可是,人家還在裡面……」另一個女工猶豫著看了一眼生產車間。



? ? 「別管他們了,快走吧!」三個女工很快逃掉了。葉蓉目送她們離去,心裡卻不斷的想著,「誰還在裡面?」不由得看了一下

生產車間,然後向裡走去。



? ? 進入車間後,葉蓉發現整個車間都沒有開燈。但車間辦公室卻是亮著燈。這

令葉蓉更加奇怪,於是大膽走了進去。



? ? 車間辦公室的設施很簡單,一套車間辦公室主任的辦公桌椅,一張破舊的長

款皮沙發,一部空調,現在空調的暖氣開得很大,很熱。而沙發上坐著三個長得

兇神惡煞神般的男人,不懷好意的盯著她。葉蓉不清楚他們是什麼人,就問他們:

「你們是誰?」



? ? 「我們是提貨的。」說話的是個肥頭肥腦的傢夥,他像是這三個人的頭兒,

「怎麼就你一個人?你活怎麼樣啊?」



? ? 葉蓉感到一絲危險,這些人可能是來採購產品的長途貨車司機。由於公司產

品好,在北方供不應求,許多來自北方的長途貨車司機喜歡現金提貨,然後運回

北方賺取差價。也正是由於他們現金提貨,各車間為了利益根本不管對方是誰,

只要給錢就發貨。導致貨最後被運到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對這些司機的來歷更是

不清楚。



? ? 「你們提貨明天再來吧,現在已經下班了。」葉蓉對這些司機並不反感,這

些北方漢子和廠裡的男工一樣讓葉蓉著迷。



? ? 「老子已經付過錢裝上貨了,車就在外頭。」



? ? 「哦,那你們怎麼還在這裡。」



? ? 「媽的!你到底做不做生意!」肥頭肥腦的人有點生氣了,騰的站了起來,

一把將葉蓉拽了過去。



? ? 葉蓉「呀」了一聲,立刻被他抱住了。這真是個強壯的男人!



? ? 「你,你,放來我!」葉蓉感到害怕,不停的推著這個男人,可這一切完全

是徒勞的。她怎麼可能鬥得過這個壯漢。



? ? 「操!你們這些女工,裝什麼聖女!難道老黃沒有給你錢!我可是一分不少

的付過了。」



? ? 葉蓉恍然大悟,原來自己被當成賣淫的女工了。早就聽說廠裡有些女工晚上

會出來當小姐,這次居然在廠裡就開始做起生意來了。剛才逃掉的三個女工,想

來就是什麼老黃介紹給這三個男人的。嗯,對了,這個生產車間的車間主任好像

姓黃,難怪他們能直接進入車間辦公室了。想來自己的身子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幾個月沒有男人插自己的確很難受,既然他們已經把自己當成賣淫的女工了,那

就玩玩吧,反正他們玩過就開車走了,不會有人知道。



? ? 於是不再反抗,任這個男人摟著自己,輕輕的說:「你不放開我,我怎麼脫

衣服!」



? ? 這時坐在沙發上兩個男人也站了起來,他們一樣又肥又壯。「大哥,你有的

玩了我們怎麼樣?」說話的是個光頭。



? ? 葉蓉搶先說:「恐怕只有我一個女人了,她們被我趕走了!」



? ? 「媽的,你這小婊子想做我們三個人的生意!我們兄弟向來是一人玩一個!」

光頭怒道。



? ? 「那沒辦法,我已經把她們趕走了。就我一個人了。現在這個時候,她們應

該已經上了別的男人的床了吧。」葉蓉說得很淫蕩。



? ? 「大哥,得找老黃!至少得退兩個人的錢!」說話的這個男人,露出發黃的

牙齒,一看就知道是個煙鬼。



? ? 「媽的!你們倆能不能動動腦子!錢已經給他了,我們淩晨就得上路,又沒

他的手機號碼,上哪兒找他去。」



? ? 「那你們還不如在我身上找回來!」葉蓉興奮的搶著發言,「我可是無所謂

你們有幾個人哦。」



? ? 「就你一個我們怎麼夠,不爽!」光頭不滿。



? ? 「難道我還不夠漂亮?」葉蓉一揚小臉。



? ? 老大愣得看了葉蓉一眼,「還真是漂亮!兄弟們玩得一直都是尋常貨色,這

麼漂亮的人兒到那找去。」



? ? 煙鬼撓了撓頭,「也是啊,這麼漂亮的妞還第一次遇到。要是再來兩個沒這

個漂亮,我們反而不爽了。」



? ? 「等等!」光頭突然指著葉蓉說,「大哥你看,這妞的衣服是這個公司的沒

錯,但好像跟普通女工不一樣啊。有點像管理層的。」



? ? 「啊!」老大嚇了一下,鬆開了葉蓉,葉蓉跌坐在舊沙發上。



? ? 「你們不喜歡角色扮演嗎?我好不容易才弄來的。」葉蓉騙男人的話連自己

都深信不疑。



? ? 「哈哈,玩角色扮演啊,你想到真周到啊。咱兄弟還真沒幹過什麼白領女人,

一直弄個女高管玩玩。」老大看上去很喜歡。



? ? 「好啊,你們就把我當高管,過來玩我吧。」葉蓉一邊說,一邊走到辦公桌

前開始脫衣服。這裡空調開得很熱,不用擔心受涼。



? ? 見葉蓉已經開始主動脫衣服,三個肥男不禁硬了,於是也開始脫衣服。



? ? 葉蓉性感的爬上辦公桌,站立在上邊讓大家看清楚她的每一個動作。她優雅

的、慢條斯理的脫下自己的外套、毛衣、長靴、棉褲,只剩下胸罩和內褲。



? ? 她雙手抱在胸前,淫蕩的說道,「雖然我看上去是個清純可人的小白領,其

實我早就讓許多工人姦汙過了。」葉蓉回想起以前被髒漢、技工以及上次在倉庫

被人性虐的情景,一點沒說假話。



? ? 而這三個男人只是以為葉蓉在角色扮演中。



? ? 「我挺喜歡被工人幹的,他們粗魯,霸氣,夠男人,我不喜歡文質彬彬的男

人,我喜歡被粗俗的男工們幹。」說著,葉蓉已經落落大方的擡手把長髮盤好了,

這是她的習慣動作,防止自己被在被姦淫時,壓著長髮影響快感。



? ? 這三個男人已經看著葉蓉發呆了,他們生活在北方,哪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

還當著他們三個人的面,以如此優雅的動作脫光自己衣服,既不像妓女那麼做作,

也不像被逼無奈那麼勉強,就像在男朋友面前脫衣服一樣。



? ? 葉蓉接著脫下內褲,扔在地上,然後蹲在辦公桌上,分開兩腿,露出自己的

陰道,並用手指著說,「這是我的逼!好多工人的肉棒都插進去過。他們真粗暴,

每下都能一直幹到我子宮裡面去,而且全都內射了。他們的精液全都直接射到我

子宮裡邊了!我好怕懷孕啊,可他們不管,只顧自己爽。其實也沒什麼關係啊,

我也喜歡讓他們內射,精液射入子宮的感覺燙燙的,好舒服。就算哪天被搞大了

肚子,我也不會找誰負責的,因為幹我的人太多了,我也不清楚該找誰負責啊。

再說了,誰會對我負責呢。」說著,扒開陰部,讓大家看。



? ? 三兄弟圍了上去,仔細的看著葉蓉的陰部,葉蓉的陰部天生粉粉嫩嫩的,加

上她保養得好,誰見了都想幹。



? ? 葉蓉見他們還呆著看她的逼,決定提醒他們一下。



? ? 「三位哥哥,今晚上我是你們的了,要好好發揮喲,別比不上我們廠裡的工

人喲。讓我滿意,可不容易呢。」



? ? 葉蓉一邊朝他們媚笑著,一邊脫下胸罩,挺了挺胸,雙峰高聳。



? ? 「你這小白領還是真是欠幹!」肥頭怒吼一聲,將葉蓉推倒在桌上,掏出自

己的肉棒,結結實實的塞入葉蓉的逼裡。



? ? 「啊!輕點。」葉蓉哼了一聲。



? ? 「這麼美的小白領居然這麼賤!真是沒想到。」光頭雙手抓住葉蓉的兩隻豪

乳,使勁的玩。



? ? 「是啊,我的確很賤的,我上次被人性虐受了傷,養了好幾個月呢。幾個月

沒人玩過我了,逼逼都收緊了。」葉蓉開始興奮,陰道裡已經流出了不少淫水。



? ? 「真的,你的小逼還真緊,老子真舒服,好爽。」肥頭狠狠的操了幾下,然

後撥了出來,「老二,你試試,這個逼真是極品。」



? ? 「哥哥們!今天慢慢玩,玩上一通宵也沒關係。我作為公司高層好好招待你

們。」



? ? 葉蓉嘻笑著,配合著入戲,心裡幻想著自己奉上級指示,用身體招待這些長

途汽車司機。



? ? 光頭扒開葉蓉的雙腿,挺槍而入。



? ? 「啊!好大,好大!」葉蓉沒料到老二的肉棒要比老大大得多。



? ? 「喜歡嗎!賤貨!」



? ? 「喜歡!我超喜歡啊!你的肉棒好偉大,快來幹死我!」隨著光頭的抽送,

葉蓉興奮極了,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快要把她送上天了。



? ? 「啊啊,啊啊啊,要到了,要到了……」



? ? 葉蓉沒想到自己的高潮會來得這麼快,應該是好長時間沒被人操,心裡又一

直渴望,現在又一下子遇上這麼個大傢夥,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了。



? ? 可是光頭卻抽了出來。



? ? 「啊,你,幹嘛呀,人家好開心,都快到了。」



? ? 「換老三。」光頭說道。



? ? 「婊子,試試我這根。」說話的是煙鬼。



? ? 「快點幹我吧。用力點,都別用套,直接射進來,讓我懷上你們的種!然後

告訴大家我就是這麼個人盡可夫的爛貨,任何人都可以上我。」



? ? 煙鬼的肉棒沒光頭那麼恐怖,但也幹得葉蓉很舒服。尤其是他滿嘴煙臭味,

讓葉蓉很帶勁。但不出葉蓉所料,他幹了大約5分鐘,也撥了出來。接著,肥頭

分開了葉蓉的雙腿。



? ? 「啊,你們就是這麼玩我的嗎?」葉蓉被這種頻繁換人的方式弄得很不爽。



? ? 「媽的,只你一個。只能這樣,否則大家還不打起來啊!」肥頭一邊罵著,

一邊狠狠的幹著。



? ? 「啊,好哥哥,我有個辦法,讓大家都爽。」葉蓉估計如果這樣搞下去,自

己一定會瘋掉。



? ? 「你有什麼辦法?」



? ? 「你們坐在沙發上,我來服務!大哥不用動,小妹全自動,可好?」



? ? 「好,看你怎麼個全自動!」三個壯漢坐在沙發上。



? ? 葉蓉下了桌子,立刻跪下,跪行到坐在中間的肥頭兩腿之間。擡頭仰望,

「親愛的主人,您的蛋蛋能不能賞給我親一下。」



? ? 「哦,你會玩這個,來啊。」肥頭被葉蓉稱為主人,感到很高興。其實葉蓉

做愛時一直喜歡把對方稱為自己的主人,這樣會使自己更加有卑從感。



? ? 葉蓉一口含住肥頭的蛋蛋,左右手各握住光頭和煙鬼的肉棒套弄,一個也不

放過,三人連連稱爽。



? ? 葉蓉含住肥頭的蛋蛋,不停的吞吐,然後換了一個蛋蛋繼續,吞累了,就轉

而從肉棒根部向上舔,仔細的掃過整根肉棒,還沖著肥頭髮出討好的微笑,然後

將肉棒裹在嘴裡,賣力的套弄,舌頭卷到整根肉棒,並將肉棒上分泌出的精液卷

吸入自己嘴裡,淫蕩的咽了下去。



? ? 「哦,這小婊子,竟然吞了!」肥頭很意外,「今天撿到寶了,等下我要口

爆。看她吞精!」



? ? 「沒問題,主人想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我很願意吞下主人的精液。」

葉蓉有點哭笑不得,吞精對於她來說是小菜一碟,看來這三兄弟性經驗並不豐富,

甚至沒有享受過口交,難怪剛才只會幹逼。



? ? 「哈哈,這個小白領叫我主人,真賤啊。」肥頭興奮得快落淚了,他們這些

人在外跑長途不容易,成天被人呼來喝去,誰也不拿他們當人。



? ? 葉蓉善於把握每個人的需求,曲意迎逢是家常便飯,搞定三個司機當然so

easy。



? ? 「他是你主人,我們倆呢。」光頭和煙鬼表示不滿。



? ? 「你們是我的二主人和三主人,你們都可以命令我做任何事,我完全服從你

們。」葉蓉擺得很平。



? ? 「真的可以命令你?」光頭驚喜得有些不敢相信。



? ? 「是任何事哦!」葉蓉強調。



? ? 「好!我也要口爆你!你給我吞下去,而且要讓我看清楚。」光頭已經等不

及了。



? ? 「主人們,你們都有一根我好喜歡的肉棒,請大家不必客氣,統統射到我嘴

裡去,啊,口爆我,我保證一滴不剩的全吞下去。」



? ? 「好好好!」光頭已經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了。



? ? 「請主人稍適休息,我先為二主人服務,以免他等著太久。」葉蓉其實是感

覺到肥頭的肉棒分泌得越來越多,估計要射了,心中暗罵沒用,她希望玩得時間

長一點。



? ? 「好好,你要好好招待我兄弟。」



? ? 「沒問題!」葉蓉跪行到光頭面前,光頭已經激動的在等了,肉棒硬生生的

指著正前方。這次葉蓉打算玩個深喉。



? ? 葉蓉雙手扶好光頭的肉棒,因為剛才已經知道光頭的肉棒很碩大,所以心中

已經有了方案。她先是輕輕含住龜頭,用舌頭來回掃著馬眼。光頭爽得直哼哼,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 ? 葉蓉微笑了一下,進而將整根肉棒含入,慢慢的吞吐,一點點的推進,頂到

喉嚨時,葉蓉調整了下身體和角度,使自己的口腔張得更大,並努力吞著。



? ? 「啊,這個,她想幹什麼……」光頭爽得說不話了。



? ? 光頭的龜頭真的是太大了,堵在葉蓉的咽喉進不去。葉蓉感到很困難,雖然

以前自己曾被更大的肉棒完整的幹入食管完成了深喉,但這次有所不同。



? ? 以前是男人不把自己當人,毫不憐惜的狠命幹入自己的嘴裡,這才完成了深

喉。如果自己想不借男人的力量獨自完成深喉,需要自己也不把自己當人,主動

把人家的大肉棒硬生生的吞入喉嚨。於是她吐出肉棒喘了口氣,雙手抱緊光頭的

腰部,調整了一下身體的角度,奮力向前頂,企圖把龜頭頂入自己的咽喉,可是

這的確很難,不把別人當人容易,不把自己當人是非常困難的,只頂了兩下,葉

蓉就不得不把肉棒吐了出來,咳個不停。



? ? 「喂,你他媽在幹什麼呢?」光頭不滿。



? ? 「啊,二主人,請不要生氣。」葉蓉喘了口氣,「我想為二主人做一次深喉。

我太喜歡二主人的雞巴了,我想吞到喉嚨裡去。」



? ? 「她居然會這個?這可不是一般的婊子能做到的!大哥我們真的撿著寶了,

極品!」光頭對肥頭說道。



? ? 「這叫深喉!她不可能做到的。二哥你配合點,自己插到她喉嚨裡去吧。別

把她當人!」煙鬼似乎很有經驗。



? ? 「不用不用,都說了,大哥不用動,小妹全自動。我可以做到的。」



? ? 葉蓉趕緊含起光頭的肉棒,暗暗下決心,已經到了這地步,無論如何都要完

成深喉!



? ? 葉蓉深吸了一口氣,暗暗對自己罵道,「葉蓉你他媽逼就是一個爛婊子,還

不快把主人的大雞巴幹入你的喉嚨裡!你這個死賤貨臭不要臉的爛婊子!」



? ? 然後心一橫,張大嘴巴不顧死活的向前一沖!這下葉蓉終於把光頭的大龜頭

刺入了自己的喉嚨,但這並沒有結束。葉蓉不要命的繼續用力向前挺,好像自己

根本就是一個死人,肉棒繼續滑入葉蓉的食管,直到葉蓉的鼻子終於碰到了光頭

的陰毛,整枝大肉棒都被葉蓉含在了嘴裡!只一秒,葉蓉立即吐了出來,坐在地

上劇烈的咳嗽。



? ? 「真爽!從來沒有這麼爽過!!」光頭興奮的拉了拉葉蓉,希望再來一次。



? ? 葉蓉沒有讓他失望。她也不休息,用同樣的方式再次完成了深喉,這次要比

上一次輕鬆一些。「真是爽啊!」光頭突然抱住葉蓉的頭部,用力在她嘴裡抽插

起來。葉蓉知道他想幹什麼,無力阻止也不想阻止,任由他在自己嘴裡口爆了。



? ? 光頭口爆的量相當多,好多都從葉蓉的嘴角邊流出了。



? ? 光頭的肉棒撥出來後,葉蓉張開嘴,讓大家看清楚她滿嘴的精液,然後打算

吞下去。



? ? 「等等!」光頭掏出了手機,「這麼好的鏡頭怎麼能錯過。」



? ? 「別拍了,也不問人家肯不肯?」肥頭說。



? ? 葉蓉小臉一揚,張大滿是精液嘴巴,微笑著面對手機鏡頭。還故意讓精液從

嘴角邊流出,落在胸前奶子上。表情十分淫蕩。



? ? 「哈哈,這婊子真是爛到家了,可以拍的。」光頭欣喜若狂的拍個不停。



? ? 葉蓉待光頭拍夠了,大大方方的咽下了精液,並張大嘴巴讓三人檢查,表示

自己確已吞精。



? ? 「二主人,好不好玩,爽不爽?」



? ? 「爽,爽死了。」



? ? 「剛才我沒能一次完成深喉,讓大家失望了,請一定要嚴厲的懲罰我。」葉

蓉淫笑著說,她很期待下一輪的姦淫。



? ? 「那就由我來懲罰你吧!」煙鬼站了起來。



? ? 「三主人!好吧,請三主人懲罰我。」葉蓉再次跪行過去。



? ? 煙鬼一把抱起葉蓉,張開煙臭熏天的嘴巴,對葉蓉就是一記長吻。葉蓉抱住

這個男人,賣力的回應著。這記長吻令葉蓉有些感動,她剛剛被人口爆過,雖然

已經把精液吞食乾淨,但對於大部分男人而言還是會嫌她髒的,至少要清潔一下

才會吻她。現在這個煙鬼一點也不介意,加上他特有的滿嘴煙味,葉蓉幾乎把他

當成了愛慕的對象。煙鬼一邊吻著葉蓉,一邊雙手在葉蓉的身體上摸來摸去,葉

蓉的皮膚保養得非常好,很柔潤,很光滑,越摸越想摸,而越摸葉蓉越興奮。



? ? 「三主人,請你快點懲罰我吧!這麼摸下去,我會受不了的。」葉蓉呢喃著

把頭埋入煙鬼的胸膛,如小鳥依人一般。



? ? 煙鬼放開了葉蓉,一腳踏在地上,另一腳擡起踏在沙發扶手上,指了指跨下。

葉蓉馬上就明白,「噢,三主人真會玩。沒問題,看我的!」



? ? 葉蓉像母狗一樣從煙鬼背後的跨下鑽過,側身轉頭,快速測量了一下煙鬼肉

棒,得出結論「好長」。煙鬼的肉棒不如光頭那麼粗大,但卻是極長,葉蓉伸出

舌頭舔了一下煙鬼的肉棒,然後雙唇吻住肉棒,上下含弄著,並用舌頭靈巧的在

肉棒上翻騰。



? ? 「你真聰明。」煙鬼誇道。



? ? 「請三主人等下不必憐惜我,把我朝死裡幹!」葉蓉懇求道。然後完全轉過

身來,將後腦依靠在沙發角上,雙手別在背後,十指相扣,這樣就算煙鬼發了瘋,

自己也無法反抗和制止。而且煙鬼設計的這個動作,葉蓉根本無法逃避。對於葉

蓉來說,這樣只會覺得更爽,有種被淩虐和強暴的感覺,葉蓉最喜歡這樣的感覺

了。



? ? 煙鬼輕扇了一下葉蓉的耳光,輕輕的說:「你這個小婊子,是不是等不及了

呀?」



? ? 是啊,快來玩我吧。」這一耳光扇得不重,但很有感覺,葉蓉希望更重一

點。



? ? 「是不是在等我把精液也射你一嘴啊?」煙鬼又輕輕扇了葉蓉一下。



? ? 「射哪兒都行的呀!主人,你打得我好爽,請再用力點。」葉蓉忍不住開始

討打。



? ? 「你真是不要臉的騷逼!」煙鬼重重的給了葉蓉一記耳光。



? ? 「啊!」葉蓉疼得想用手摸,但雙手已經別在背後且十指相扣,沒法摸。



? ? 「賤貨!你就這麼欠幹啊!」說著又是一記耳光。



? ? 「我,啊,我是騷貨啊。三主人打得太爽了!再來,我還要!」一邊挨著耳

光,一邊被煙鬼羞辱著,葉蓉身心愉快的同時,也知道煙鬼在試探自己的底線。

這使得葉蓉對煙鬼下一步的動作更加期待了。



? ? 「你可真是超級蕩婦!越打越賤!」煙鬼罵道。



? ? 「好哥哥,我就是個很賤很不要臉的女人!我就是需要你的大雞巴!您隨便

怎麼操我都可以,最好把我給玩殘掉,我就是喜歡男人的殘暴!反正我就是個爛

貨,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上過我了,我的身子根本就不值錢的。您就放心的幹吧,

不必顧及我的感受。請任性點,隨便怎麼催殘我都可以!我粉身碎骨也是心甘情

願的!」葉蓉善解人意的幫助煙鬼免除了擔憂,並直接挑起了煙鬼的狂暴。



? ? 煙鬼怒吼一聲,將肉棒盡根頂入葉蓉的嘴巴。他居高臨下,很容易的幹入了

葉蓉的喉嚨,加上葉蓉的迎奉,沒費什麼力氣就幹到葉蓉的食管裡呢。但他並沒

有撥出來反復進行,而是將龜頭停留在葉蓉的食管裡,利用自己的居高臨下和葉

蓉的無可後退,將龜頭在葉蓉的食管裡抽插。



? ? 葉蓉痛苦的翻了白眼,完全窒息了。



? ? 「這樣才叫爽!有人幹逼,有人幹嘴,我幹她的食管!」



? ? 「你這玩法會不會出人命啊。」肥頭皺了皺眉頭,他還沒有射,還想著好好

的玩一玩葉蓉呢。



? ? 「管她呢,她剛才不是說了嘛,隨便怎麼操都可以,還說自己就是個爛貨,

不必顧及她。」這的確是葉蓉之前就要求的。



? ? 「是啊是啊,她的確很騷的。剛才還吞我精了。」光頭連連站頭。



? ? 「還是二哥實在!來根玩玩!」



? ? 葉蓉痛苦的眼淚都流出來了,雖然剛才有了心理準備,但沒想到煙鬼會把自

己的食管當成陰道,食管這麼細,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玩。



? ? 這時,她聞到了大麻的味道。葉蓉有次跟管理人員一起到工廠宿舍突擊檢查,

聞到一股特別的煙味,經查是有人吸食大麻,於是就記住了大麻的煙味。現在這

個煙鬼,一邊用龜頭在自己的食管裡抽插,一邊吸食大麻,當真是快活之極。看

樣子,一時半會是不會放過自己的食管的,但自己又毫無辦法。



? ? 煙鬼的確夠狠,他真的不管葉蓉的死活,就算葉蓉一動不動了,他仍然是一

邊吸大麻,一邊在葉蓉的食管裡抽插。直至一根大麻吸完,煙鬼又將踩在沙發扶

手上的腳落下,將全身重量壓在插入葉蓉食道的肉棒上,更深的插到葉蓉的食管

,又狠狠的抽插了幾下,才慢慢撥了出來。



? ? 肉棒剛剛撥出來,葉蓉就癱在地上,頭靠在沙發上虛弱的喘著氣。煙鬼趕上

去,對著葉蓉絕美無暇的臉開始射精。



? ? 「二哥快過來拍照!」煙鬼提醒光頭,「這是我顏射過的最漂亮的臉,得好

好記錄下來。」



? ? 「你真狠心,這麼漂亮的臉蛋你也射!」肥頭怪道。



? ? 「剛才她一進門我就想射她一臉了。」煙鬼對著葉蓉的臉連射好幾波,又濃

又多。



? ? 葉蓉毫不閃避,任由煙鬼對著自己顏射,射完後並不擦拭,任光頭拍照,一

臉陶醉的表情。



? ? 「你體質真好,這麼玩你都沒事。」



? ? 「三主人真的很厲害,居然玩我的食管。真是好玩,好刺激啊,我們再來一

次吧。」葉蓉指了指自己的咽喉,她的話讓煙鬼有種挫敗感。



? ? 「媽的!老子還沒射呢。下一個該我了。」肥頭喊了起來。



? ? 「啊,對了!我的主人沒有射呢。」葉蓉已經恢復了,她撐著坐到了沙發上,

「請主人過來玩我吧。我保證主人玩得最爽,比他們玩得更快活。」



? ? 肥頭立刻站在葉蓉的面前。



? ? 葉蓉張開了大腿,露出了自己陰部,「好主人!您就別遷就我了。我是你的

女人,我的逼您任意插吧。這下沒人搶了。」



? ? 「哈哈,原來你是為了讓我單獨幹你的逼啊。你真聰明!」肥頭得意的看了

光頭和煙鬼一眼。



? ? 「是啊,我只有一個逼,不夠分啊。請您不必用套,直接幹,想怎麼射就怎

麼射,幹大我的肚子吧,不過你不許對我負責喲。」葉蓉撒得這嬌讓人吃不消啊。\



? ? 「哈哈,你放心,誰會對你負責啊,你不過是個人盡可夫的妓女罷了。」肥

頭雙手拎起葉蓉的兩隻雪白的大腿,把肉棒對準葉蓉的陰道,用力一挺。



? ? 葉蓉悶哼了一聲,「是呀,人盡可夫這四個字用在我身上太恰當了。不過,

我真的沒有做過妓女,我不收錢的。玩過我的男工們都說我是個公廁,隨便誰都

可以射上一炮的。」



? ? 「不收錢!那老黃給了你多少?」



? ? 「他沒給我錢啊?不過,收了錢的三個女同事,都被我趕走了。我之前不是

已經說過了嘛。」



? ? 「啊!我們的錢白給了!」



? ? 「你們不虧呀,玩我爽不爽。」



? ? 「媽的!你還真是個公廁!」



? ? 「我不但是個公廁,而且我還是個破鞋呢,我的身子最不值錢了。而且要是

把我幹翻了,說不定我倒貼喲。」葉蓉微笑著說。



? ? 肥頭一邊用力插入,一邊罵道:「婊子!隨便怎麼玩你是不是!幹大你的肚

子是不是!你不要錢還倒貼是不是!」



? ? 「是呀!幹我的男人沒有一個是用套的!可惜我從來沒有懷孕過,都是因為

他們不行!好主人,親主人,你是我的親哥哥親老公,把我幹得懷孕吧!」



? ? 「操你這個賤貨!你都被玩成這副爛樣了,還想當我老婆?」



? ? 「啊,我不配的!我就是一條母狗,怎麼配呢。主人要是不能把我的肚子搞

大,就請主人把我送給您的朋友玩吧,讓大家一起幹我,看看誰能讓我的懷孕。」



? ? 「操!居然敢罵我不行!看我奸爆你!」



? ? 被刺激起來的肥頭發瘋了一樣,肉棒不停在葉蓉的逼裡進進出出,葉蓉嬌喘

連連,很快就高潮了,一陣陣如電流通過全身的感覺,葉蓉渾身打顫,爽上天了。

就在此時,肥頭也射精了,他毫不客氣的將自己的精液全部射入葉蓉的陰道深處。



? ? 「好燙,好燙!爽死了!」葉蓉發出愉悅的呻吟聲。



? ? 內射剛剛結束,肥頭就將葉蓉從沙發上拉了起來,從背後托起她,雙手分別

抱起葉蓉的雙大腿,然後打開,將葉蓉的逼展現出來。這樣的姿態使精液混著葉

蓉的淫水順著朝下直流,場面十分淫蕩。



? ? 「啪」,葉蓉見眼前一閃,知道是光頭又在用手機拍她。被人拍下自己如此

不雅的姿態,葉蓉羞愧萬分,「不要拍,這個樣子好羞恥啊,我好害羞。」



? ? 「你這婊子還害羞?」三人哄笑起來。



? ? 煙鬼用手指插入葉蓉的逼裡,旋轉起來。而肥頭配合得很好,他將葉蓉的雙

腿無限張大,使煙鬼的手指更深的插入,玩出更多的花樣。「啊啊啊,不要,啊

……玩死我了。」



? ? 葉蓉尖叫起來,緊接著,葉蓉覺得自己第二個高潮馬上就要到了。



? ? 煙鬼一邊吸著大麻,一邊用手摳著葉蓉的逼,動作十分粗野。



? ? 「求求你,饒了我,我快死掉了。」葉蓉開始恍惚,她覺得這次高潮會很強

烈。



? ? 煙鬼猛吸了一口大麻,然後把煙頭抵向葉蓉的逼。



? ? 葉蓉驚恐不己,自己的陰道剛剛治癒,可禁不住這麼玩,若是以前,可以考

慮試試把煙頭插到自己逼裡。



? ? 可是葉蓉是無法掙扎的,肥頭抱得很死。眼頭煙頭就到頂入自己的陰道,陰

毛都被烤焦了,這時,強烈的高潮來了,葉蓉潮吹了。



? ? 噴射而出的大量淫水甚至澆滅了煙頭,葉蓉連噴了好幾下,這才停止,人隨

之癱了下來。肥頭將她扔在沙發上,她也沒有動彈。



? ? 「喂,老子還沒有玩夠呢,快起來!」肥頭還想繼續。



? ? 「怎麼不拍了。」葉蓉用力翻過身來,將自己的雙峰對著光頭。「我不好看

嗎?還是這姿態不夠騷,不夠淫蕩啊?我來擺個更賤點的姿態。」葉蓉張開雙腿,

把一根手指伸入自己陰道。



? ? 光頭激動的用手機拍著,「先拍個夠,然後找個有wifi的地方發朋友圈。

哈哈,今天玩了個極品!」



? ? 「記得要帶逼帶臉哦。」葉蓉友善的提醒道。



? ? 「當然,你這麼漂亮,不帶臉怎麼行。」



? ? 「主人,請您把腳踩我臉上。」葉蓉要求道。



? ? 拍完肥頭踩葉蓉臉的照片後,葉蓉舔了一下肥頭的腳,「真好吃,能多舔幾

下嗎?」



? ? 肥頭驚喜的把腳伸著,任由葉蓉舔掃著,光頭則一個勁的在拍。



? ? 「再拍幾張我舔屁眼的吧。」葉蓉主動要求,並跪在煙鬼的屁眼後,賣力為

煙鬼舔菊。



? ? 「太爽了!」煙鬼興奮的大喊。



? ? 葉蓉仔細舔完後,又跪在光頭面前,淫蕩的問:「有尿嗎?」



? ? 「有!」光頭的聲音明顯有點抖。



? ? 「我來幫你解手。」葉蓉嫣然一笑,雙手扶好光頭的肉棒,對著自己的臉,

張開了嘴,「請吧,二主人。」



? ? 「等等,我調個攝像模式。」光頭擺弄好了手機,然後就開始尿起來。平時

尿都是自己用手扶好,這次竟是個長相甜美的絕色美人在用手扶著,而且對著方

向正是這絕色美人的臉,而且她還沖著自己微笑,這感覺真爽上天了。



? ? 葉蓉也很享受,每次性交結束時,她總是喜歡淋一身尿結束。但每次尿的地

方都不讓葉蓉盡興,必竟肉棒長在人家身上,自己控制不到。這次不同了,這次

是自己控制著方向。



? ? 葉蓉先是讓尿淋到自己的嘴裡,然後澆在頭髮上,另一隻手還打開盤著的頭

髮,如洗頭一樣。接著,讓尿澆著自己奶子上。然後,就沒尿了。



? ? 「啊,這麼少……啊。」葉蓉剛剛表示不滿,背後兩股熱尿就淋了下來,不

用說,這是肥頭和煙鬼。



? ? 「哈哈,用尿澆美女,生平第一次。」



? ? 「這騷貨真是騷到家了。」



? ? 「大家爽就好了,我也很喜歡啊。你們休息下,一人再幹我一炮。」葉蓉待

他們尿盡,然後站了起來。向光頭伸手要手機,「讓我看看,我的樣子有多賤!」



? ? 「你自己好好看看吧,你真是天下最賤最賤的爛貨。」



? ? 「謝二主人誇獎!你也休息一下,硬起來之後再上我一次。時候不早了。」

葉蓉一邊看重播的照片,一邊請大家休息。



? ? 三人擠在沙發上休息,對著裸體的葉蓉品頭論足。



? ? 葉蓉一邊欣賞自己照片一邊心想,這些照片本小姐留著看看就好,可不能讓

這三個人帶走。這些照片和視頻要是真的發到社交網站或是朋友圈,那自己可就

毀了。自己雖然喜歡刺激的性愛,但玩歸玩,要是讓全天下人都知道自己是個淫

蕩貨色,那可太不值了。想著想著一個計畫形成,然後見三人毫無防備。於是決

定開始行動。



? ? 葉蓉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抱起自己的工作制服,以最快的速度沖向門外。車間

辦公室就在車間門口不遠處,雖然出了車間辦公室就是一片漆黑,出了車間還是

一片漆黑,但葉蓉對環境很熟,但幾乎沒費什麼事就逃到了自己車裡,自己的汽

車之前一直在預熱中,上車就掛檔開跑了。\



? ? 而三個呆若木雞的男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根本沒想到葉蓉會跑,更沒想

到葉蓉光著身子照樣敢跑。



? ? 時間不長,光頭的手機響了,葉蓉一邊開車一邊接通了電話,「喂喂,小婊

子,你快把手機還給我。」光頭氣急敗壞。



? ? 「二主人,今天我表現這麼好,手機送給我,好不好?我不但吞了您的精液,

而且連您的尿都喝下去了呢。」葉蓉淫笑著發嗲。



? ? 「操你媽逼!快還手機來。大不了當著你的面,我把手機裡的照片和視頻刪

了。」光頭知道葉蓉為什麼要搶手機。



? ? 「這麼好的照片,我哪捨得刪?我得發到朋友圈裡,讓大家看看我被幹得多

爛。」葉蓉真有一種衝動要發。



? ? 「少費話,你還有衣服在我們這邊,是名牌吧,很貴的。」光頭真以為葉蓉

是借來的衣服,葉蓉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些衣服是很貴,但葉蓉消費得起,只是

工作制服裡有自己的名字,所以才抱著逃出來。



? ? 「是啊,好貴的,送給你們了。今天晚上你們把我幹得很舒服,食管都被你

們幹過了,還替我拍了這麼多照片。這些衣服就算是我倒貼的吧,我不是答應你

們倒貼的嗎?嘻嘻。」葉蓉說得沒錯,她的確很滿足,如果不是他們擅自拍了這

麼多見不得人的照片,葉蓉真打算給錢倒貼。



? ? 「你這個賤貨!」光頭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 ? 「好了好了,這樣吧,你們不是要走了嗎。把我的衣服帶出來吧。我在高速

收費站等你們。一手交手機,一手交衣服啊。」



? ? 葉蓉略施小計,騙得三人把自己的胸罩內褲等衣服帶出來,畢竟落在車間辦

公室讓人發現了不是太好弄的。就騙他們帶到高速公路上去吧,本小姐是不可能

去的。到時候,想扔就扔吧,本小姐不管了,反正手機是不是還的,等下回家,

把照片拷入自己電腦,好好欣賞欣賞。



? ? 葉蓉看著自己姣美潔白的臉上,帶著煙鬼的精液,被肥頭的髒腳踩在地上的

照片出神,「我可真夠淫賤的!」







? ??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