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07131002 於 編輯



作者:絲襪馬華(siwamahua)



01.





? ? 女毒販任玲在廣東省湛江市轄區內的一個小鎮子被抓住,對於省公安廳

緝毒部門是個大事情。任玲和她丈夫高強,多年來一直在東南亞走私毒品,是華

南各地緝毒部門的頭號要犯。這次任玲落網,是個天大的好消息,省公安廳立刻

組織人奔赴湛江,第一時間將任玲帶回羈押,並以此為突破口,將從未露出真面

目的高強抓住,端掉這個規模龐大的販毒集團。



省廳的領導估計高強還不知道自己的老婆落網的消息,為了不打草驚蛇,同

時也要防止警察內部有與毒販勾結的敗類,這次押解任玲的工作,交給了省城武

警支隊的中尉梁雪。梁雪帶著自己的得力助手王妍和高敏連夜趕到湛江。



淩晨,一輛普通的白色面包車開進了小鎮。開車的是王妍,梁雪和高敏坐在

車內,三位女武警戰士都是穿著綠色的武警軍服套裙,上身是綠色的短袖軍服襯

衣,下身是綠色軍裙,肉色連褲絲襪和黑色高跟鞋。帶著武警女式小沿帽的三人,

英姿颯爽。因為是秘密押解,梁雪特地和兩名助手偽裝成負責內勤的女武警,沒

有開吉普車,而是開著普通的面包車,對外就宣稱是來運制服的。面包車的後面

車廂,正是裝了幾箱女性武警制服,還有肉色的連褲絲襪。



面包車開到了鎮子裡的派出所。說來也巧,任玲來到鎮子只是路過,沒曾想

居然在吃飯時被當地一個吸毒的小混混認了出來,想來蹭點白粉,任玲沒有理會。

那小混混一氣之下就報了警,派出所好歹也有十幾名干警,就這麼抓住了走黴運

的任玲。後來上報到緝毒部門,省廳直接下命令,原地扣押任玲,等待省城來人。



梁雪和王妍、高敏三人來到派出所,所長一看就來了這麼三個女武警,直搖

頭: 不是我看不起你們省城來的女警,這次抓住的可是大毒梟,就你們3 人,

這一路能行麼? 其實梁雪倒是自信滿滿,要知道,這三個女武警不但是有名的

漂亮警花,更是身手了得,曾經還為領導人當過保鏢。何況貴在神速,從湛江開

車到廣州,高速一路不過4 個小時,梁雪自信在毒販發覺前,自己已經將任玲帶

到省廳的特別監獄了。



也不和鎮子上的警察多說,梁雪三人直接見到了被逮捕的任玲。



派出所有地下室,此時的任玲就被關在這裡。梁雪三人看到任玲時,也不得

不感慨,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為什麼要販毒呢?



現在,我們要帶你去省城。一路上,為了防止你的同夥劫你或者殺你滅口,

我們要把你捆起來。 梁雪說著就抖出了白色棉繩。



任玲嘲笑似地說道: 怎麼,對付女人連手銬都不用,就這麼捆麼? 王妍

和高敏懶得跟她多說,把她按在床上,開始捆綁起來。任玲穿著黑色的吊帶連衣

裙,腿上還有淺灰色的連褲絲襪,白色的高跟鞋被脫了下來,讓兩個女警捆成了

盤坐觀音式。灰色絲襪包裹的小腳都和小腿捆在了一起,王妍還特地用繩子將她

捆綁在一起的腳踝和脖子連在一起,讓她不得不彎腰低頭,被捆綁成了一個肉團。



你們太狠毒了,這麼捆我要出人命的! 任玲抗議道。



梁雪不以為然道: 你放心吧,我的下屬很有分寸,這麼捆你是讓你不要考

慮掙脫,但是不會弄傷你的。這種捆法,12小時內你的身體不會有事。你的話太

多了,要把你的嘴堵上,免得你亂叫喚! 高敏問道: 梁隊長,這裡沒有毛巾

和手帕,怎麼辦? 梁雪看了看,就脫下了自己的肉色連褲絲襪: 這個女人也

不是什麼好女人,就用我的絲襪堵她嘴吧,反正咱們偽裝成運制服的,又一大箱

子絲襪呢。 任玲想罵,可是一張嘴,高敏趁機就把梁雪穿過的連褲襪塞進了她

的嘴裡。這時王妍也脫下了自己的絲襪,原來她穿的是長筒絲襪,肉色的。



光堵著不行,這女人太狡猾,一會兒就給頂出來了。我來! 王妍說著把

一條肉色長筒絲襪勒在任玲被肉色連褲絲襪堵住的嘴上,繞了兩圈後在她腦後扎

緊,讓她無法吐出絲襪。另一條肉色長筒絲襪,王妍索性撐開襪口套在任玲的頭

上,包住了她的俏臉。任玲嗚嗚嗚的不停抗議。



聽到任玲只能發出含混不清的嗚嗚嗚叫聲,梁雪相信她是無法呼救了,就說

道: 你這個罪大惡極的罪犯,被我們抓住了還不老實。告訴你,現在絲襪套你

的頭算是好的,回去了不老實交代,看我們怎麼收拾你。 為了不讓人看出是任

玲,被拘束好的任玲還被裝進了一個麻袋中,讓梁雪和王妍高敏三個女警擡出了

地下室。



派出所的民警,一看三個漂亮的穿著軍綠色武警軍裝套裙的女警擡著一個不

停蠕動的麻袋出來,都很好奇。這武警抓人都是塞進麻袋的麼?



將裝進麻袋的任玲放到車上,梁雪和王妍又換上了新的肉色的連褲絲襪,然

後開車離開。鎮子的出口,一輛黑色SUV 停在那裡,一男一女下了車,兩人都穿

著警服,都是藍色的短袖警服襯衣和深藍色的警服長褲。



梁雪只好下車打招呼: 王隊長,你怎麼來了? 王隊長,就是那個男警察,

沒有帶帽子,只穿著警服,他叫王高,是湛江市的刑警支隊副隊長,和梁雪見過

幾次。王高笑著說道: 梁中尉來接人的啊。我也是聽說了任玲落網,特地趕來

幫助押解的同事嘛,這裡我比較熟,走起來也安全些。 王高身旁是女刑警馮夏,

和梁雪是警校的同學,此時不單穿著警服和警褲,還帶著女警的小圓帽。看到自

己的女同學也來了,梁雪不再懷疑,還是押解要緊。王高開車在前面帶路,梁雪

的面包車跟在後面,出了鎮子,向省城開赴。



在王高車子的指引下,梁雪她們的面包車跟著行駛了2 個小時。看到後車廂

裡,被捆綁成一團的任玲在麻袋裡扭來扭去,高敏就問: 梁隊長,這女人在麻

袋裡這麼綁著,沒問題吧? 梁雪看了看滾動的麻袋,回答: 放心吧,我們對

付犯人有經驗的,這麼綁著,幾個鐘頭沒事。大不了,中午吃飯時,把她放出來

透透氣。 王高把梁雪領到了一個偏僻的鎮子,要不是跟過來,梁雪還真找不到

這麼偏的小鎮。來到這個小鎮中的派出所,王高對梁雪說: 梁隊長,這也快到

中午了,我們就在這裡吃個午飯吧。這個所的所長是我的老戰友,絕對可靠。這

裡雖然偏僻,可是我一路來時和小馮都觀察過,沒有車跟蹤咱們。就在這裡休整

一下,然後一口氣回廣州吧! 梁雪想了想,自己也確實有點累了,任玲裝在麻

袋裡,時間長了也需要拉出來休息休息,就隨著王高進了派出所。



碰巧是周末,大多數民警都回家休息或者出勤,此時所裡就所長和一個女片

警。令梁雪驚訝的是,這麼偏的小鎮,居然有個這麼漂亮的女警,還打扮的挺時

髦。不過想到,有不少女警都是上層領導的家屬或者和上層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

也許是到這裡鍛煉一段時間就要往上提拔的。梁雪也不再多想,帶著王妍高敏,

把裝在麻袋中的任玲擡進了派出所的辦公室。



派出所的所長是個又高又黑的大漢,態度挺熱情,可是梁雪總是感到隱隱不

安。女警叫張儀,聽說馮夏想去洗手間洗洗臉,就領她去了後面的衛生間。



馮夏洗了臉,透過鏡子看到張儀拿著白毛巾走到自己身後,她以為是要給自

己遞毛巾,就要伸手去接。張儀去一把攬住她的蠻腰,把毛巾緊緊捂住了馮夏的

口鼻。不一會,馮夏昏了過去,趴在洗漱的台子上。張儀陰森森地笑了笑,把馮

夏的雙臂擰到身後,用白色的繩子開始捆綁起來。



就在馮夏被捆綁的時候,辦公室裡,王高領著王妍高敏把裝在麻袋裡的任玲

搬到派出所隔壁房間的拘留室,這樣可以把任玲從麻袋裡拉出來。三人離開後,

梁雪就和這個派出所的所長閒聊起來。過了一會兒,梁雪也想去洗手間了。推開

洗手間的門,梁雪驚呆了,馮夏昏迷著趴在地上,被張儀捆綁成了駟馬倒躦蹄。

接著,一把搶頂住了梁雪的後腦: 梁隊長,乖乖地不要反抗,不然你要死,你

的手下也要倒黴! 說話的居然是所長,梁雪只能乖乖地舉起手,被所長拉回辦

公室。張儀也走了過來,盯著梁雪不懷好意地笑著說: 笨女警,我可不是什麼

警察,我是任俐,就是任玲的妹妹。你們敢那麼綁我的姐姐,我也要讓你們好好

嘗嘗被捆綁成一團的滋味。 所長卸下梁雪的武器,笑著說: 梁隊長,告訴你

吧,我也不是什麼所長,我的名字叫高強,就是你們千辛萬苦要抓的人。你們好

大的膽子,敢動我的老婆,我會讓你們吃苦頭的! 梁雪心中暗罵自己大意,卻

沒有辦法,為了自己的戰友,只能乖乖地趴在桌子上,讓高強用白色繩子綁得自

己跟馮夏一個樣子。綁好梁雪後,馮夏被高強抱回到辦公室,和梁雪並排駟馬倒

躦蹄地趴在桌子上。這時,王高和任玲回來了。梁雪沒有想到,任玲此時已經解

脫了束縛,而且肩膀上還扛著沒有了知覺的高敏。王高則把王妍抱了進來。



梁雪氣得大罵: 王高,你這個混蛋,身為警察居然和毒販勾結在一起。我

們絕不會放了你。 王高奸笑道: 警察,老子和強哥可是拜把兄弟。如果不是

我們哥倆合作,這麼多年了強哥怎麼能這麼順利,而我怎麼能爬得那麼快。反正

警察老子也干膩了,弄到你們這幾個警花,我們就帶你們去國外,把你們調教成

性奴! 梁雪氣得還在罵,馮夏、王妍和高敏因為迷藥的作用,還沒有醒過來。

任玲和任俐分別把手伸進了高敏和王妍的軍裙裡面,把她們倆的內褲和連褲襪脫

了下來。



任玲笑著說: 想不到,你們這些女武警,穿的軍裙是綠色的,連內褲也穿

綠色的了。難道現在警察連內褲也是公家發麼?呵呵,那麼喜歡拿絲襪賭我的嘴,

現在,就讓你們嘗嘗戰友內褲的味道! 由不得梁雪反對,任玲就把高敏的綠色

三角內褲團成一團塞進了她的嘴裡,堵嘴後還不解氣,那肉色的連褲絲襪也被任

玲將襠部和大腿部位團好後擰成一團,兩邊的絲襪腿部拉出來就變成了一個絲襪

質塞口球,將中間的球形部位塞入梁雪的口中,兩邊拉到腦後系緊。絲襪塞口球

就堵住了梁雪的嘴。梁雪只能嗚嗚嗚地呻吟了。



這時馮夏慢慢醒了過來,可是自己的嘴裡已經被任俐用王妍的綠色三角內褲

堵住,任俐還用了相同的方法,把王妍的肉色連褲絲襪做成了絲襪塞口球,堵住

了馮夏的小嘴。



梁雪和馮夏,此時口中都塞著綠色內褲,還都被肉色連褲絲襪做成的口球拘

束了小嘴,只能嗚嗚嗚地叫著,身體無助地扭動著。



王高和高強也不閒著,他倆先是給王妍和高敏穿上了肉色的連褲絲襪,兩個

女武警就這麼,沒有穿內褲,直接穿著褲襪,被男人捆綁住了手腳,也被束縛成

了駟馬倒躦蹄的樣子,還用肉色連褲絲襪堵住了嘴,再用白色醫用寬膠布封住了

嘴。等兩人醒來時,都是趴在了地板上,像梁雪和馮夏一樣,只能嗚嗚嗚地扭動

呻吟了。



看到自己的上司梁雪被駟馬倒躦蹄的捆綁著,高敏和王妍心中不斷的懊惱。

而梁雪看著自己的下屬被扒掉了內褲,也這麼捆綁著,同樣後悔自己的粗心大意。

在梁雪和所長呆在辦公室的時候,王高自告奮勇要去把任玲押進拘留室牢房,梁

雪現在不斷埋怨自己輕信了小人,如果自己跟進去的話,也許高敏和王妍也不會

被這一男一女擒住了。原來王妍和高敏把任玲押進拘留室時,王高特地動手把任

玲從麻袋裡拉出來,說是讓兩個女武警休息一下,他來解開任玲的束縛。在解開

任玲繩子時,王高偷偷將一塊手帕塞到任玲的手裡。等束縛解開了,趁王妍不備,

任玲用攤開的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冷不防的看到任玲要反抗,高敏正要上前制

止,王高也用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就這樣兩個女武警被弄暈過去。這才有了後

來的一幕,昏迷的兩人被脫下了內褲,塞進了梁雪和馮夏的口中。



高強一看手表,說道: 時間不早了,這個派出所不能久留,還是帶著這幾

個女警撤到安全的地方吧。 王高此時注意力卻留在了馮夏身上: 這個騷女警,

仗著自己嫁給了局長的兒子,平時對我愛理不理。老子早就想日了她,局長的兒

媳婦,到了我手裡還不是跟婊子一樣。裝什麼純情! 王高說著,手也不閒著,

隔著警服和長褲不斷地摸著馮夏的身體。馮夏穿著深藍色的警褲,可是被王高這

麼猥褻,說不出的難受,只能嗚嗚嗚的叫著。



任玲則是把之前梁雪用來勒自己的嘴和套自己的頭的肉色長筒絲襪,一條套

在了梁雪的頭上,另一條套在了馮夏的頭上。兩個女警面前一片模糊,被絲襪包

裹的頭,隱現出一種朦朧的美感。



任俐也如法炮制,脫下了自己的肉色長筒絲襪,分別套在了王妍和高敏的頭

上。



任俐取來四個麻袋正要裝梁雪等人。高強突然說道: 你看,忙起來差點忘

記了。王高過來一下,這閣樓裡還有東西! 幾分鐘後,王高和高強一人扛著一

個女人回來。放到地上,兩個女人被迫在男人的懷裡站著,眾人才發現,竟然是

兩個女警,不過之前下身穿的裙子或者褲子,已經不在了。兩人能證明自己身份

的,就是上身穿的藍色警服短袖襯衣。兩個女人的雙手都被捆綁在身後,雙腿也

在大腿、膝蓋和腳踝處用肉色的長筒絲襪緊緊捆綁住。兩個女警的腳上都沒有穿

鞋,而她們的雙腿,卻都穿著黑色的吊帶絲襪,性感的黑色吊襪帶就穿在兩個女

警的腰上,垂下的黑色吊帶吊住了兩女警腿上穿著的黑色長筒絲襪,絲襪還帶有

黑色的蕾絲花邊襪口,性感異常。



高強炫耀道: 我摸到這裡時,所裡有四個人,兩個男警察讓我干掉了,這

兩個母的,挺有姿色,弄死了可惜,就讓我綁了。這黑色吊帶襪不錯吧,我給她

們穿上的,都讓我綁起來操過了,真他媽過癮。 果然,一看兩個女警,下體沒

有內褲的包裹,能看出來裸露的陰唇都是漲漲的,明顯是被強奸過。兩女警嘴裡

都塞著自己穿過的內褲和肉色連褲絲襪,再用白色膠布封住,吐不出來,也叫喊

不出,只能嗚嗚嗚的流淚呻吟著。



時間緊迫,這個派出所也不算安全,在辦公室裡,兩個女民警被按到地上,

讓四個人捆成了同樣的駟馬倒躦蹄。



幾分鐘後,王高、高強還有任玲任俐姐妹,將六個裝著女警的麻袋放到白色

面包車上,離開這個偏僻的小鎮。



這兩個女警,一個叫於夢,一個叫方芳。也算是兩個女人倒黴,在今天值班,

本來沒什麼事情,和另外兩個男警察在辦公室辦公。高強和任俐穿著警服,化裝

成來尋求幫助的警官,趁機干掉了兩個男警察,再用槍制住了於夢和方芳。兩個

女警都是普通的小民警,連小流氓都對付不了的,面對這個心狠手辣的毒販,當

時就嚇蒙了。被捆綁住雙手後,兩個女人的警裙也被扒了下來,還被自己穿過的

內褲和連褲絲襪堵住了嘴,還有白膠布給封住。接著,高強在等待的這段時間,

將兩個女警強奸了。看到兩女頗有姿色,高強沒舍得弄死,準備帶回自己的地盤

好好玩,就把任俐帶來的黑色吊帶絲襪穿著兩個女警的腿上,捆在了閣樓裡。兩

個女警和家庭婦女無異,捆綁後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被強奸後連逃跑的膽子都

沒了。就這麼,和梁雪等人一起成了毒販子的肉貨,被塞進麻袋裝上了面包車。



面包車開在高速上,因為車上有武警的特別通行證,竟是連個檢查的都沒有。

六個女警就這麼塞在麻袋裡,嘴裡嗚嗚嗚的呻吟叫聲,根本傳不出去。開車的高

強看著後面來回蠕動的麻袋,心裡美滋滋的,這次不但救了自己的女人,還弄來

六個女警,長相都不錯,算得上收獲頗豐。任玲雖然算是高強的老婆,可也是個

浪貨,不但喜歡男人,更喜歡蹂躪女人,和任俐一樣,是個倒采花的雙性戀。換

上警服的任玲坐在高強身旁,心裡開始不斷地琢磨回頭如何淩辱這幾個女警,來

給自己出氣!



過了一小時,案發的派出所,一個休息的民警,因為有事回辦公室,看到兩

具同事的屍體驚呆了,迅速向上級報警。這時,廣東的警方還沒有把這次殺警的

惡性案件和梁雪她們的押送任務聯系在一起。



就在刑警隊緊急集合處理殺警案件時,高強一行人,向著東莞快速駛進……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裸體追殺令1~11全
本帖最後由 07131002 於 編輯



作者:絲襪馬華(siwamahua)



01.





? ? 女毒販任玲在廣東省湛江市轄區內的一個小鎮子被抓住,對於省公安廳

緝毒部門是個大事情。任玲和她丈夫高強,多年來一直在東南亞走私毒品,是華

南各地緝毒部門的頭號要犯。這次任玲落網,是個天大的好消息,省公安廳立刻

組織人奔赴湛江,第一時間將任玲帶回羈押,並以此為突破口,將從未露出真面

目的高強抓住,端掉這個規模龐大的販毒集團。



省廳的領導估計高強還不知道自己的老婆落網的消息,為了不打草驚蛇,同

時也要防止警察內部有與毒販勾結的敗類,這次押解任玲的工作,交給了省城武

警支隊的中尉梁雪。梁雪帶著自己的得力助手王妍和高敏連夜趕到湛江。



淩晨,一輛普通的白色面包車開進了小鎮。開車的是王妍,梁雪和高敏坐在

車內,三位女武警戰士都是穿著綠色的武警軍服套裙,上身是綠色的短袖軍服襯

衣,下身是綠色軍裙,肉色連褲絲襪和黑色高跟鞋。帶著武警女式小沿帽的三人,

英姿颯爽。因為是秘密押解,梁雪特地和兩名助手偽裝成負責內勤的女武警,沒

有開吉普車,而是開著普通的面包車,對外就宣稱是來運制服的。面包車的後面

車廂,正是裝了幾箱女性武警制服,還有肉色的連褲絲襪。



面包車開到了鎮子裡的派出所。說來也巧,任玲來到鎮子只是路過,沒曾想

居然在吃飯時被當地一個吸毒的小混混認了出來,想來蹭點白粉,任玲沒有理會。

那小混混一氣之下就報了警,派出所好歹也有十幾名干警,就這麼抓住了走黴運

的任玲。後來上報到緝毒部門,省廳直接下命令,原地扣押任玲,等待省城來人。



梁雪和王妍、高敏三人來到派出所,所長一看就來了這麼三個女武警,直搖

頭: 不是我看不起你們省城來的女警,這次抓住的可是大毒梟,就你們3 人,

這一路能行麼? 其實梁雪倒是自信滿滿,要知道,這三個女武警不但是有名的

漂亮警花,更是身手了得,曾經還為領導人當過保鏢。何況貴在神速,從湛江開

車到廣州,高速一路不過4 個小時,梁雪自信在毒販發覺前,自己已經將任玲帶

到省廳的特別監獄了。



也不和鎮子上的警察多說,梁雪三人直接見到了被逮捕的任玲。



派出所有地下室,此時的任玲就被關在這裡。梁雪三人看到任玲時,也不得

不感慨,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為什麼要販毒呢?



現在,我們要帶你去省城。一路上,為了防止你的同夥劫你或者殺你滅口,

我們要把你捆起來。 梁雪說著就抖出了白色棉繩。



任玲嘲笑似地說道: 怎麼,對付女人連手銬都不用,就這麼捆麼? 王妍

和高敏懶得跟她多說,把她按在床上,開始捆綁起來。任玲穿著黑色的吊帶連衣

裙,腿上還有淺灰色的連褲絲襪,白色的高跟鞋被脫了下來,讓兩個女警捆成了

盤坐觀音式。灰色絲襪包裹的小腳都和小腿捆在了一起,王妍還特地用繩子將她

捆綁在一起的腳踝和脖子連在一起,讓她不得不彎腰低頭,被捆綁成了一個肉團。



你們太狠毒了,這麼捆我要出人命的! 任玲抗議道。



梁雪不以為然道: 你放心吧,我的下屬很有分寸,這麼捆你是讓你不要考

慮掙脫,但是不會弄傷你的。這種捆法,12小時內你的身體不會有事。你的話太

多了,要把你的嘴堵上,免得你亂叫喚! 高敏問道: 梁隊長,這裡沒有毛巾

和手帕,怎麼辦? 梁雪看了看,就脫下了自己的肉色連褲絲襪: 這個女人也

不是什麼好女人,就用我的絲襪堵她嘴吧,反正咱們偽裝成運制服的,又一大箱

子絲襪呢。 任玲想罵,可是一張嘴,高敏趁機就把梁雪穿過的連褲襪塞進了她

的嘴裡。這時王妍也脫下了自己的絲襪,原來她穿的是長筒絲襪,肉色的。



光堵著不行,這女人太狡猾,一會兒就給頂出來了。我來! 王妍說著把

一條肉色長筒絲襪勒在任玲被肉色連褲絲襪堵住的嘴上,繞了兩圈後在她腦後扎

緊,讓她無法吐出絲襪。另一條肉色長筒絲襪,王妍索性撐開襪口套在任玲的頭

上,包住了她的俏臉。任玲嗚嗚嗚的不停抗議。



聽到任玲只能發出含混不清的嗚嗚嗚叫聲,梁雪相信她是無法呼救了,就說

道: 你這個罪大惡極的罪犯,被我們抓住了還不老實。告訴你,現在絲襪套你

的頭算是好的,回去了不老實交代,看我們怎麼收拾你。 為了不讓人看出是任

玲,被拘束好的任玲還被裝進了一個麻袋中,讓梁雪和王妍高敏三個女警擡出了

地下室。



派出所的民警,一看三個漂亮的穿著軍綠色武警軍裝套裙的女警擡著一個不

停蠕動的麻袋出來,都很好奇。這武警抓人都是塞進麻袋的麼?



將裝進麻袋的任玲放到車上,梁雪和王妍又換上了新的肉色的連褲絲襪,然

後開車離開。鎮子的出口,一輛黑色SUV 停在那裡,一男一女下了車,兩人都穿

著警服,都是藍色的短袖警服襯衣和深藍色的警服長褲。



梁雪只好下車打招呼: 王隊長,你怎麼來了? 王隊長,就是那個男警察,

沒有帶帽子,只穿著警服,他叫王高,是湛江市的刑警支隊副隊長,和梁雪見過

幾次。王高笑著說道: 梁中尉來接人的啊。我也是聽說了任玲落網,特地趕來

幫助押解的同事嘛,這裡我比較熟,走起來也安全些。 王高身旁是女刑警馮夏,

和梁雪是警校的同學,此時不單穿著警服和警褲,還帶著女警的小圓帽。看到自

己的女同學也來了,梁雪不再懷疑,還是押解要緊。王高開車在前面帶路,梁雪

的面包車跟在後面,出了鎮子,向省城開赴。



在王高車子的指引下,梁雪她們的面包車跟著行駛了2 個小時。看到後車廂

裡,被捆綁成一團的任玲在麻袋裡扭來扭去,高敏就問: 梁隊長,這女人在麻

袋裡這麼綁著,沒問題吧? 梁雪看了看滾動的麻袋,回答: 放心吧,我們對

付犯人有經驗的,這麼綁著,幾個鐘頭沒事。大不了,中午吃飯時,把她放出來

透透氣。 王高把梁雪領到了一個偏僻的鎮子,要不是跟過來,梁雪還真找不到

這麼偏的小鎮。來到這個小鎮中的派出所,王高對梁雪說: 梁隊長,這也快到

中午了,我們就在這裡吃個午飯吧。這個所的所長是我的老戰友,絕對可靠。這

裡雖然偏僻,可是我一路來時和小馮都觀察過,沒有車跟蹤咱們。就在這裡休整

一下,然後一口氣回廣州吧! 梁雪想了想,自己也確實有點累了,任玲裝在麻

袋裡,時間長了也需要拉出來休息休息,就隨著王高進了派出所。



碰巧是周末,大多數民警都回家休息或者出勤,此時所裡就所長和一個女片

警。令梁雪驚訝的是,這麼偏的小鎮,居然有個這麼漂亮的女警,還打扮的挺時

髦。不過想到,有不少女警都是上層領導的家屬或者和上層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

也許是到這裡鍛煉一段時間就要往上提拔的。梁雪也不再多想,帶著王妍高敏,

把裝在麻袋中的任玲擡進了派出所的辦公室。



派出所的所長是個又高又黑的大漢,態度挺熱情,可是梁雪總是感到隱隱不

安。女警叫張儀,聽說馮夏想去洗手間洗洗臉,就領她去了後面的衛生間。



馮夏洗了臉,透過鏡子看到張儀拿著白毛巾走到自己身後,她以為是要給自

己遞毛巾,就要伸手去接。張儀去一把攬住她的蠻腰,把毛巾緊緊捂住了馮夏的

口鼻。不一會,馮夏昏了過去,趴在洗漱的台子上。張儀陰森森地笑了笑,把馮

夏的雙臂擰到身後,用白色的繩子開始捆綁起來。



就在馮夏被捆綁的時候,辦公室裡,王高領著王妍高敏把裝在麻袋裡的任玲

搬到派出所隔壁房間的拘留室,這樣可以把任玲從麻袋裡拉出來。三人離開後,

梁雪就和這個派出所的所長閒聊起來。過了一會兒,梁雪也想去洗手間了。推開

洗手間的門,梁雪驚呆了,馮夏昏迷著趴在地上,被張儀捆綁成了駟馬倒躦蹄。

接著,一把搶頂住了梁雪的後腦: 梁隊長,乖乖地不要反抗,不然你要死,你

的手下也要倒黴! 說話的居然是所長,梁雪只能乖乖地舉起手,被所長拉回辦

公室。張儀也走了過來,盯著梁雪不懷好意地笑著說: 笨女警,我可不是什麼

警察,我是任俐,就是任玲的妹妹。你們敢那麼綁我的姐姐,我也要讓你們好好

嘗嘗被捆綁成一團的滋味。 所長卸下梁雪的武器,笑著說: 梁隊長,告訴你

吧,我也不是什麼所長,我的名字叫高強,就是你們千辛萬苦要抓的人。你們好

大的膽子,敢動我的老婆,我會讓你們吃苦頭的! 梁雪心中暗罵自己大意,卻

沒有辦法,為了自己的戰友,只能乖乖地趴在桌子上,讓高強用白色繩子綁得自

己跟馮夏一個樣子。綁好梁雪後,馮夏被高強抱回到辦公室,和梁雪並排駟馬倒

躦蹄地趴在桌子上。這時,王高和任玲回來了。梁雪沒有想到,任玲此時已經解

脫了束縛,而且肩膀上還扛著沒有了知覺的高敏。王高則把王妍抱了進來。



梁雪氣得大罵: 王高,你這個混蛋,身為警察居然和毒販勾結在一起。我

們絕不會放了你。 王高奸笑道: 警察,老子和強哥可是拜把兄弟。如果不是

我們哥倆合作,這麼多年了強哥怎麼能這麼順利,而我怎麼能爬得那麼快。反正

警察老子也干膩了,弄到你們這幾個警花,我們就帶你們去國外,把你們調教成

性奴! 梁雪氣得還在罵,馮夏、王妍和高敏因為迷藥的作用,還沒有醒過來。

任玲和任俐分別把手伸進了高敏和王妍的軍裙裡面,把她們倆的內褲和連褲襪脫

了下來。



任玲笑著說: 想不到,你們這些女武警,穿的軍裙是綠色的,連內褲也穿

綠色的了。難道現在警察連內褲也是公家發麼?呵呵,那麼喜歡拿絲襪賭我的嘴,

現在,就讓你們嘗嘗戰友內褲的味道! 由不得梁雪反對,任玲就把高敏的綠色

三角內褲團成一團塞進了她的嘴裡,堵嘴後還不解氣,那肉色的連褲絲襪也被任

玲將襠部和大腿部位團好後擰成一團,兩邊的絲襪腿部拉出來就變成了一個絲襪

質塞口球,將中間的球形部位塞入梁雪的口中,兩邊拉到腦後系緊。絲襪塞口球

就堵住了梁雪的嘴。梁雪只能嗚嗚嗚地呻吟了。



這時馮夏慢慢醒了過來,可是自己的嘴裡已經被任俐用王妍的綠色三角內褲

堵住,任俐還用了相同的方法,把王妍的肉色連褲絲襪做成了絲襪塞口球,堵住

了馮夏的小嘴。



梁雪和馮夏,此時口中都塞著綠色內褲,還都被肉色連褲絲襪做成的口球拘

束了小嘴,只能嗚嗚嗚地叫著,身體無助地扭動著。



王高和高強也不閒著,他倆先是給王妍和高敏穿上了肉色的連褲絲襪,兩個

女武警就這麼,沒有穿內褲,直接穿著褲襪,被男人捆綁住了手腳,也被束縛成

了駟馬倒躦蹄的樣子,還用肉色連褲絲襪堵住了嘴,再用白色醫用寬膠布封住了

嘴。等兩人醒來時,都是趴在了地板上,像梁雪和馮夏一樣,只能嗚嗚嗚地扭動

呻吟了。



看到自己的上司梁雪被駟馬倒躦蹄的捆綁著,高敏和王妍心中不斷的懊惱。

而梁雪看著自己的下屬被扒掉了內褲,也這麼捆綁著,同樣後悔自己的粗心大意。

在梁雪和所長呆在辦公室的時候,王高自告奮勇要去把任玲押進拘留室牢房,梁

雪現在不斷埋怨自己輕信了小人,如果自己跟進去的話,也許高敏和王妍也不會

被這一男一女擒住了。原來王妍和高敏把任玲押進拘留室時,王高特地動手把任

玲從麻袋裡拉出來,說是讓兩個女武警休息一下,他來解開任玲的束縛。在解開

任玲繩子時,王高偷偷將一塊手帕塞到任玲的手裡。等束縛解開了,趁王妍不備,

任玲用攤開的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冷不防的看到任玲要反抗,高敏正要上前制

止,王高也用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就這樣兩個女武警被弄暈過去。這才有了後

來的一幕,昏迷的兩人被脫下了內褲,塞進了梁雪和馮夏的口中。



高強一看手表,說道: 時間不早了,這個派出所不能久留,還是帶著這幾

個女警撤到安全的地方吧。 王高此時注意力卻留在了馮夏身上: 這個騷女警,

仗著自己嫁給了局長的兒子,平時對我愛理不理。老子早就想日了她,局長的兒

媳婦,到了我手裡還不是跟婊子一樣。裝什麼純情! 王高說著,手也不閒著,

隔著警服和長褲不斷地摸著馮夏的身體。馮夏穿著深藍色的警褲,可是被王高這

麼猥褻,說不出的難受,只能嗚嗚嗚的叫著。



任玲則是把之前梁雪用來勒自己的嘴和套自己的頭的肉色長筒絲襪,一條套

在了梁雪的頭上,另一條套在了馮夏的頭上。兩個女警面前一片模糊,被絲襪包

裹的頭,隱現出一種朦朧的美感。



任俐也如法炮制,脫下了自己的肉色長筒絲襪,分別套在了王妍和高敏的頭

上。



任俐取來四個麻袋正要裝梁雪等人。高強突然說道: 你看,忙起來差點忘

記了。王高過來一下,這閣樓裡還有東西! 幾分鐘後,王高和高強一人扛著一

個女人回來。放到地上,兩個女人被迫在男人的懷裡站著,眾人才發現,竟然是

兩個女警,不過之前下身穿的裙子或者褲子,已經不在了。兩人能證明自己身份

的,就是上身穿的藍色警服短袖襯衣。兩個女人的雙手都被捆綁在身後,雙腿也

在大腿、膝蓋和腳踝處用肉色的長筒絲襪緊緊捆綁住。兩個女警的腳上都沒有穿

鞋,而她們的雙腿,卻都穿著黑色的吊帶絲襪,性感的黑色吊襪帶就穿在兩個女

警的腰上,垂下的黑色吊帶吊住了兩女警腿上穿著的黑色長筒絲襪,絲襪還帶有

黑色的蕾絲花邊襪口,性感異常。



高強炫耀道: 我摸到這裡時,所裡有四個人,兩個男警察讓我干掉了,這

兩個母的,挺有姿色,弄死了可惜,就讓我綁了。這黑色吊帶襪不錯吧,我給她

們穿上的,都讓我綁起來操過了,真他媽過癮。 果然,一看兩個女警,下體沒

有內褲的包裹,能看出來裸露的陰唇都是漲漲的,明顯是被強奸過。兩女警嘴裡

都塞著自己穿過的內褲和肉色連褲絲襪,再用白色膠布封住,吐不出來,也叫喊

不出,只能嗚嗚嗚的流淚呻吟著。



時間緊迫,這個派出所也不算安全,在辦公室裡,兩個女民警被按到地上,

讓四個人捆成了同樣的駟馬倒躦蹄。



幾分鐘後,王高、高強還有任玲任俐姐妹,將六個裝著女警的麻袋放到白色

面包車上,離開這個偏僻的小鎮。



這兩個女警,一個叫於夢,一個叫方芳。也算是兩個女人倒黴,在今天值班,

本來沒什麼事情,和另外兩個男警察在辦公室辦公。高強和任俐穿著警服,化裝

成來尋求幫助的警官,趁機干掉了兩個男警察,再用槍制住了於夢和方芳。兩個

女警都是普通的小民警,連小流氓都對付不了的,面對這個心狠手辣的毒販,當

時就嚇蒙了。被捆綁住雙手後,兩個女人的警裙也被扒了下來,還被自己穿過的

內褲和連褲絲襪堵住了嘴,還有白膠布給封住。接著,高強在等待的這段時間,

將兩個女警強奸了。看到兩女頗有姿色,高強沒舍得弄死,準備帶回自己的地盤

好好玩,就把任俐帶來的黑色吊帶絲襪穿著兩個女警的腿上,捆在了閣樓裡。兩

個女警和家庭婦女無異,捆綁後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被強奸後連逃跑的膽子都

沒了。就這麼,和梁雪等人一起成了毒販子的肉貨,被塞進麻袋裝上了面包車。



面包車開在高速上,因為車上有武警的特別通行證,竟是連個檢查的都沒有。

六個女警就這麼塞在麻袋裡,嘴裡嗚嗚嗚的呻吟叫聲,根本傳不出去。開車的高

強看著後面來回蠕動的麻袋,心裡美滋滋的,這次不但救了自己的女人,還弄來

六個女警,長相都不錯,算得上收獲頗豐。任玲雖然算是高強的老婆,可也是個

浪貨,不但喜歡男人,更喜歡蹂躪女人,和任俐一樣,是個倒采花的雙性戀。換

上警服的任玲坐在高強身旁,心裡開始不斷地琢磨回頭如何淩辱這幾個女警,來

給自己出氣!



過了一小時,案發的派出所,一個休息的民警,因為有事回辦公室,看到兩

具同事的屍體驚呆了,迅速向上級報警。這時,廣東的警方還沒有把這次殺警的

惡性案件和梁雪她們的押送任務聯系在一起。



就在刑警隊緊急集合處理殺警案件時,高強一行人,向著東莞快速駛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