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朋友阿吉的故事,一個小人物的故事,也許老套、也許平凡,但它的的

確確是發生在你和我週遭的故事,別問波波想表達些什麼?因為波波實在表達不

出。



至於阿吉是生?是死?你說咧?

**********************************************************************



燠熱的夏夜窩在沒有窗的屋子裡是會讓人心生歹念的。



阿吉躺在床上,全身上下只穿一件三角褲,穿了三天,自己都可以聞到濃重

的騷臭味盈蕩在房間裡。



身上的傷口已經慢慢的癒合,黑青的部位都消散成淡淡的黑影,而兩天的休

息,支離破碎的骨頭似乎回到了定位,行走坐臥間也不再痛的難受。



地板上堆滿雜物,有塞滿煙屁股的煙灰缸、捏扁的啤酒空罐、泡麵空碗、好

幾本成人書刊、報紙、檳榔盒、四處散亂的衛生紙以及半個月沒洗的衣物。



「嗯……啊……啊啊啊……親哥哥…… 我…… 妹妹的小肉 ……不……

不要……不要停……」彩虹頻道的AV女優賣力的叫床,雖然是日語,可是聽在

阿吉耳裡,跟台語沒有兩樣。



雖然體力沒有完全恢復,可是兩天下來,倖免於難的雞巴倒是頻頻勃起,完

全不理主人孱弱的身軀,隨著電視機裡的淫蕩女人時脹時縮。



(干!熱的讓人發春,該幹點刺激的事。)阿吉套著勃起的雞巴,心裡這樣

想。







女人穿件淺粉紅緊身背心,肩帶很細,領口直開到乳溝,露出誘人的豐滿雙

峰。她的下身穿一件低腰小短褲,牙白色的質料伏貼的包裹住挺翹的屁股,瑩白

緊繃的小腹在街燈下微微發光。



阿吉穿一雙軟底球鞋,走路不發出聲音。而女人的白色高跟鞋在夜裡發出明

顯的「篤得!篤得!」聲音。



她由花上花的門口出來,沒有攔計程車,一個人往街道南邊行走。



淩晨的街道行人不多,排班計程車在街道兩旁形成燈火長龍,因為沒風,行

道樹靜靜的打著盹。



女人修長的大腿在前方指引著阿吉,因為高跟鞋相當高,女人的屁股不自覺

的上揚成曼妙弧度,隨著步幅左右搖擺。







「喂!美女學園護膚你好。」



「咳……你好,請問你們是干什麼的?」



「我們是男性護膚,有十幾位火辣辣的幼齒美眉幫你做貼身服務,功夫好、

技術佳,包你爽歪歪的樂不可支,消除工作一天後的疲勞。」



「你們做全套嗎?」



「這……我們一般只提供半套服務,純護膚不涉及性交易,不過我們的美眉

都很大膽,她們願意為你做什麼服務我們管不著,偷偷告訴你,來過的客人都嘛

稱讚有加。」



「可不可以外出呢?」



「哦!出場外加兩千,你到公司來只要三千塊錢,我們這裡附設有男性三溫

暖,你可以先洗個舒服的熱水澡再享受美眉的貼身服務,公司的地址在……」



(三千塊!我要是有三千塊錢老早就去翻本了,還在房裡流汗打手槍?)







女人似乎並沒發現自己被跟蹤,她走的很愜意,漂亮的屁股在夜裡輕鬆的跳

舞。



阿吉隔了二十公尺緊緊尾隨她,靠著騎樓裡的街燈死角,他時緩時急,維持

一定距離,怕女人發現他的行跡,阿吉手裡緊握著行動電話,只要她掉過頭來,

阿吉馬上假裝正在打電話。



(難得她沒喝醉,喝醉了連害羞都不知道那就不好玩了。)阿吉心中相當滿

意,想到待會她絕對會在自己雞巴前哀叫討饒,褲檔裡早就硬梆梆的好不得意。



「喀!」腳步聲忽然中斷,女人踢到撬起的地磚,腳一扭,人顛簸幾步,她

蹲下身來,檢視自己的鞋跟,並用手揉揉拐到的腳踝。



這時阿吉剛好跟的較為貼近,離女人不過十來公尺,他靠著牆壁,假裝正聆

聽電話,一雙眼睛毫不客氣的往女人因為下蹲而出露的粉臀直瞧。



女人的短褲是鬆緊布料的,沒系皮帶,原本也僅能遮住股溝而已,這時吃力

下移,隱隱約約可以見到凹陷的股溝在路燈下現出微微陰影。



(媽的!這騷 沒穿內褲,真想直接把她短褲拉下來!)阿吉嚥了嚥口水,

手指頭在褲袋裡將雞巴扶正。







「二十五……二十五……二十五……」阿吉嘶聲的狂吼著。



後頭圍著一圈人,同樣為阿吉鼓噪,這一盤阿吉買了一千多分,五比一,算

算一盤接近六千元,而阿吉口袋早已空空如也,剛開了二千分還是找明雄老大簽

本票賒的。



這已經是第五顆球了,阿吉這盤中了二十一、八、十七、十五,除中央的二

十五號球沒進外,幾乎已是斜五碰的譜了。



斜五碰雙倍,金牌雙倍,這一盤買滿,真要五碰的話就有四萬分,乘以五倍

是二十萬,不計算店家的贈分,阿吉這個月賭輸的二、三十萬已經回來個七七八

八,難怪他激動的站了起來。



不是好額(富有)就是貧赤(窮困),球若進了二十五號洞,是賓果行星最

大獎,而不幸進其他二十個洞,便槓龜的連肥皂、毛巾也無,輸贏就只是一線之

隔。



藍球帶著阿吉的希望與二十一分之一機率在輪盤上滴溜溜的滾著,大夥的眼

光全注目在球的最終落點。



好幾次球幾乎已經掉入二十五號孔洞,害得阿吉心臟快跳出來,可是輪盤轉

動敲擊到球,球往正前方滑動,經過二十一、二十二……力道漸漸削弱,一個晃

動,球穩穩的停進二十四號洞內。



「唉!可惜……可惜!」眾人發出惋惜的聲音。



「干恁娘咧!」阿吉整個人洩氣皮球似的癱在椅子上,希望落空,他猛抽香

煙,吐出的煙霧跟店裡瀰漫的濁氣混成一團。



(剩三百分也甭玩了,一盤都買不滿,拿什麼翻本?)阿吉心中歎氣,他發

現二十一分之一的機會比失業率還小,報紙上說這個月全國失業率是百份之三,

但自己偏偏是其中之一,而二十五號明明有著二十一分之一的機率,卻怎麼等也

等不到。



離開的時候明雄老大說︰「阿吉,算算你已經賒了二十萬了,希望下個禮拜

你能拿錢來贖回本票,要不然你就給我小心點。」



(錢!錢!錢!沒有工作哪來的錢?)阿吉心裡實在煩的要命。







女人在清粥小菜的店裡坐了下來,她點了三、四道小菜,一碗白稀飯,也許

是稀飯太燙,她並沒有馬上吃,掏出電話只顧輕聲說著電話。



阿吉等了三分鐘才敢走進店裡。口袋裡有三、四百塊的零頭,吃宵夜不成問

題。這個晚上除上半夜吃過一碗泡麵外就沒有東西入腹,仔細感受,肚子也有點

飢餓。



「……我說時間已經到了嘛!小李簽了好幾張借據,錢你早該去收了……嗯

……對對……一個人收不來可以找其他人一起去呀!人多好辦事……」



阿吉斷斷續續聽到女人談話的內容,大概是找人向小李討債,這小李跟自己

同病相憐,欠下一屁股債,算來他比自己好運多了,欠的是漂亮的酒家女,而自

己欠的可是黑社會大哥。



發現阿吉望著她,女人嫣然的笑了一下,拉拉上滑的緊身背心,她壓低語調

繼續說她的電話。



女人的臉很小,巴掌臉,眼睛深邃,鼓鼓的櫻唇塗著桃紅色的唇膏,笑起來

媚媚的、騷騷的,讓人恨不得親上一口。



艷麗的笑容讓阿吉愣了幾秒,然後他心虛的垂下頭假裝撈稀飯吃,剛剛女人

用力拉動背心,整個乳房幾乎快蹦出來,軟軟的布料包不住大奶子,兩粒堅挺的

奶頭明顯撐起兩顆豆豆。



阿吉知道這一切遲早都是他的,手微微握住褲袋裡的美工刀,他等的只是機

會。







「阿爸!我想跟你借些錢做點小生意。」上禮拜回家阿吉好不容易向老頭子

開口。



「錢?我的錢全給你拿光了,哪來的錢借你?」老頭子冷冰冰的說。



「……」



「你也不想想,我的一兩百萬積蓄,除了給阿明娶媳婦之外,全都給你了,

而阿明現在有老婆、有房子、有車子,還有穩定的工作,而你呢?全沒看到你有

什麼東西?到底一百多萬跑哪裡去了?我倒要問問你。」



阿吉能說嗎?迷上賭博性電玩便如同水庫開了口,一不留神,水全漏光了,

更別談三不五時喝酒、召妓的花費,在吃喝嫖賭的聲色場所,錢很薄的,比衛生

棉還薄,衛生棉起碼還有落紅,而嫖跟賭是完全不留痕跡的。



「阿爸……你也知道營造業不景氣,我的油漆工根本包不到工作,投下去的

的錢好些都領不到款,你給我的錢全卡在裡頭了!」阿吉訥訥的辯駁。



「哦!是嗎?也沒看你做多少工作?整天遊手好閒,怕是你賭博賭輸了不敢

說吧!」



「不……我不會賭博的,這……這點,阿爸你要相信我。」阿吉心虛的說。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相信你?不過阿爸是沒有錢了,沒辦法幫你。」老頭子

疲憊的說,他沒有看阿吉,眼睛盯著門口的車陣發呆。



「不是還有土地權狀嗎?阿爸你先借給我,我貸些錢,一定好好的做出一番

事業。」阿吉說出原先心中的念頭。



「哼!我就知道你打祖產的餿主意,休想!這是祖公業,阿爸得向祖先交代

的,不能隨便拿來貸款。況且,裡頭有你哥哥的份,要拿主意也該由阿明來拿才

對。」老頭子斷然的拒絕。



「可……可是我只貸一部份做生意就好了,我保證,我會很快賺錢還清的。

阿明那邊我會跟他商量的。」阿明振振的說。



「不行就是不行!現在還不到分給你們的時候,除非老爸死了,否則我一定

會顧好祖產的。」頑固的老頭子決然的說。



老頭子連死都說出口了,阿吉也不能怎樣,繞著老家大廳晃了幾圈掩飾心中

的忿恨不滿,再沒跟老頭子說話,很快他就推門離去。



不景氣像是瘟疫,很快地蔓延在每個角落,便連天空也黑麻麻的汙濁一片,

一如人心一般晦暗不明。







是時候了!女人走進陳舊的大樓,裡頭完全沒有警衛守衛。



阿吉朝街道前後左右看了看,除了偶而急馳而過的汽車外,連一隻小貓也沒

有。而那大樓裡更是安靜,電梯間點著暈黃的燈光,女人等在電梯口,像靜夜裡

的一個艷鬼。



「別動!也別喊叫!我手上的是一柄小刀,只要你不乖,刀子很快會在你背

上開一個大口。」阿吉衝進電梯間,美工刀抵著女人後背,低聲的警告她。



「你……你想幹什麼?」女人花容失色,一雙粉腿微微發抖。



「我不想幹什麼?只想幹你這風騷的小 ,今天就算你加班好了!」女人無

助的眼眸向街道四角梭巡,似乎期盼著援手的到來。阿吉惡狠狠的扭住女人裸露

的粉臂,一把將她推入敞開的電梯。



「不……不要……我……我給你錢,你放過我好嗎?」女人感受背上尖銳的

硬物,胸脯顫悠悠的直晃動。



「老子是錢也要人也要,只要你乖乖配合,起碼不用遭受皮肉之苦。」



按了最頂樓,阿吉一隻手伸進女人背心裡環摟著她,在短暫的電梯升降時間

裡,阿吉大手緊握女人的奶子,出力的揉弄那對豐盈的乳球。



「不……不要……求你放開我……」幾滴熱呼呼的眼淚掉到阿吉手臂上,女

人低聲的哀求著。



「安靜!」阿吉美工刀前送幾分,女人發抖著噤了聲。







阿吉癱爬在嶙峋的河岸上,粗糙的卵石磨得傷口椎心刺痛,而空蕩蕩的胃死

命的抽搐起來,一股股苦水、胃酸湧向喉頭。



眼前有好幾雙腳,像是鋼鐵囚籠般的圍繞著自己,阿吉知道,除了承受之外

根本沒有逃出的機會。



「干!沒那個屁股就別吃那個瀉藥,說好上禮拜還錢的,沒還不打緊,你還

以為躲著我們不到店裡來,我們就奈何不了你嗎?」



「明雄大哥,我……我沒那個意思,我是忙著找錢還你……」阿吉忍著嘔吐

的慾望向明雄解釋。



「找錢?我呸!我的小弟看到你在黑龍的店裡賭了老半天,難道你要找黑龍

討錢不成?」



一口膿痰落在阿吉臉上,阿吉不敢抹拭,任由膿痰滑向脖子。



無碼成人光碟,通通便宜給您







「我……我……我是看能不能翻本好還明雄大哥的錢。」阿吉支吾的說。



「干!騙肖!你以為我們大哥這麼好騙嗎。」一個嘍囉咒罵一聲,用力在阿

吉的肩膀踹上一腳。



「啊……嘔……」阿吉咯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貼向地面。



「大哥……你再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幾十萬的錢對我來說不是難事,我一

定很快湊足還你,請你相信我。」阿吉頭昏眼花,可是他還得出聲哀求,要不然

待會被丟進溪流裡,就只有成為浮屍的份。



「媽的!相信你?你要真有辦法就不會簽下本票了!還好我知道你老爸有幾

塊土地,要不然今天你絕對少掉一條胳臂。」



「不……不要找老頭子……我的債……我自己會想辦法還。」阿吉痛苦的撐

起身子,整個人跪伏在明雄跟前,他嘴裡混著鮮血發出模糊的哀求聲。



「你們大家說,我還能相信他嗎?」明雄問身旁的小弟,大夥同時發出嘲諷

的笑聲。



「哼!大家再好好的教教他,讓他知道賴我明雄的帳會有如何的下場!」明

雄老大的腳步慢慢離開阿吉的視線。







阿吉把女人押上天台,找了個光線明亮的角落把女人壓在地板上,女人瑟縮

縮的癱成一團,正面貼伏著地面,嬌軀死命發抖。



「抖什麼抖?大不了老子 你的騷 ,你不是給人 慣了嗎?還有什麼好

怕的?」阿吉咒罵一句。



「媽的!屁股給我翹起來!」阿吉一巴掌拍在女人豐碩的屁股上。



「不……不行的……我是女警……你這樣是襲警,又多了一條罪行。」女人

忽然轉過頭堅毅的說,但玲瓏的身軀依然抖動著。



「嘿!你是女警那我就是警政署長了,這下子倒要看看我警政署長如何強姦

漂亮的女警。」阿吉遽然發笑,架在女人背上的小刀轉過刀刃穿入短褲由內而外

的緩緩割切。



「你……你不要懷疑,我是這次獵狼行動的誘餌,剛剛吃宵夜的時候我已經

傳出訊息,待會就有眾多的員警趕到,你……你這只電梯之狼,我看你是難逃法

律制裁,還不乖乖束手就擒……啊……啊……你……你停一停!」



阿吉根本不理會她的危言聳聽,小刀遇見軟薄的布料一如菜刀削割豆腐,很

快女人的雪白香臀便展露在月光之中。



晶瑩的肌膚泌著冷汗,連深 的股溝都汗水淋漓,阿吉可以聞見芬芳的沐浴

乳香味瀰漫出來,夾有淡淡的陰戶騷味。



「你……你……好大膽……連警察你都……」冰冷的刀背觸及股溝的敏感區

域,女人屏息的一動也不敢,她憋著氣幾乎說不出一句話。



阿吉將刀片貼在女人豐滿的屁股一邊,伸指撥了撥出露的肥美陰唇,那略帶

褐色的恥唇在光線下泛著水光,也不知是汗水還是春水?



「這麼漂亮的嫩 當警察太可惜了,難得你下班前還洗過澡,現在香噴噴的

讓人雞巴發癢,我看我的雞巴也要進去香 裡洗一洗……」阿吉還是不相信她是

警察,手指翻動著恥唇,一溜煙兩節指頭已經竄進陰戶裡頭。



「喔……啊……你住手!」女人驚懼的往前挪移,嬌軀已經緊貼地板,為了

逃避阿吉手指的侵犯,陰戶連同菊穴奮力一縮,香臀上的冷汗滿佈成一片汪洋。



「哈……不急不急,等老子雞巴插進去時你再縮也不遲,我的手指可比雞巴

細多了,你的騷 握起來一定無味。」阿吉手指傳來火熱的包覆,糊糊的、膩膩

的,一邊轉動著手指,他一邊打趣道。



「唔……不要……不要……你出去!出去!」女人嗚咽著說。



「嫌太小嗎?那我就給你換支大根的,原來你還是喜歡大根的多些,哈!」

阿吉抽出手指,一絲晶亮的淫水拉扯成細絲由艷紅的孔洞往外跌落,阿吉嘖嘖的

吮了幾口,很快由褲檔掏出發怒的雞巴。



「言教不如身教,身教不如性交,警政署長的身教就要開始了!」阿吉擺動

黑紅的碩大雞巴在女人股溝間敲出響亮的啪啪聲,然後宣示性的說出這句話。



「嗚……組長……你快來呀!」女人哭泣求救著,想往前爬,可是阿吉用力

將刀片壓陷在粉臀上,制止她輕舉妄動。



「你給我乖乖把屁股張開……」阿吉用刀尖抵了一下,一顆血珠冒了出來,

女人吃痛呻吟一聲,不情不願的緩緩張開雙腿。



「媽的!屁股翹起來一點……你當我是狗呀!那麼低我怎麼 的到你。」阿

吉惡狠狠的命令著,移開刀尖乾脆一把將女人的屁股撈了起來。



「嗚……嗚……」女人低著頭只能靜靜啜泣著。這時殘破的短褲已經落到膝

蓋,而她豐盈的上身倚著地板,緊身背心滑移到乳下,露出大片纖細的腰身,就

著月光綻放出瑩白的光芒。



月光幽幽、天台寂寂,女人撅翹著渾圓屁股在夜風裡微微顫抖,兩片柔膩的

陰唇無助的敞開,一如待 的母狗,淫穢到了極點。



「喔……真棒……真是受不了的嫩 ……」阿吉握著雞巴一寸寸插進女人的

陰戶,女人雖然畏懼,但陰道還是不爭氣的泌出淫液,助長了插入的勁頭。



「碰!」巨大的聲音響起,通往天台的木門突然四分五裂,好幾條灰色人影

迅速竄到阿吉左近,全都舉著槍指著阿吉。



「住手!你已經被包圍了!」一個員警喝道。







阿吉暈厥了好一陣子,醒來時溪水已經漲到身旁不遠,清冷的溪水沿著石頭

縫隙行進到阿吉身下的卵石堆將他冷醒。



呼吸中全是血腥味,四肢百骸要命的疼痛,張開眼睛看見的是猩紅的世界,

阿吉知道自己傷的不輕,還好他還能動。



(這明雄一定說到做到,得趕緊通知老頭子避一避,以免老頭子自討苦吃)

阿吉心裡這麼想。



(就說自己遇見工程流氓,硬討交際費好了!)阿吉想好措詞就騎著機車往

老家跑。



可是他已經遲了!



老家的門大大的敞開,暮色裡竟然未打亮燈,阿明夫妻的汽車沒回來,應該

正在下班的途中,而老頭子呢?他為什麼不開燈呢?



開了燈阿吉就看見大廳一角的狗籠,半人高的狗籠有拇指粗細的柵欄,裡頭

鎖著奄奄一息的老頭子,老頭子昏厥著,衣服殘破,鼻端淌出的血絲已經乾 成

暗紅色的血漬。



「欠債不還°°殺雞儆猴」,一張白紙貼在狗籠上方這般寫著。



阿吉撕下紙張氣的七竅生煙,他直想到店裡找明雄拚個你死我活,責問他為

何對老人家這般心狠手辣。



良久良久,他總算認清現實,知道自己理虧在先,並且人單勢孤,憑什麼找

人家理論,而現下全身骨頭痛的七暈八素,又能再捱人家幾拳。



這一晚,忙了許久才將自己以及老頭子身上的傷口抹拭乾淨、敷上藥膏並包

扎妥當。所幸明雄並未真個「殺雞」,兩人只是受點皮肉傷,痛是痛極,卻不妨

礙行動,一直到攙扶老頭子躺進床 ,明雄整個人幾乎散了。



而老頭子早醒了,但他一句話也不說,就連正眼也不看阿吉一下。



離開的時候阿明對他說︰「老爸知道你賭輸了錢,灰心的要命,流氓找他要

地契抵債,可他死也不肯交出來,因此才被關進狗籠裡。」



「我問他人家要多少錢,他說五十萬,五十萬犯得著對老人家這樣嗎?我說

阿吉呀!你也別再賭了,這五十萬元我還出的起,就幫你清了它,希望你以後好

自為之。」阿明神色嚴峻的說,阿吉不禁慚愧的低下了頭。



「噢……還有……老爸說他不想再見到你,他在氣頭上,你……你這陣子就

少回來一點。」







「別動的是你們,沒看見我手上的是什麼東西嗎?小刀不長眼睛,誰敢輕舉

妄動我就在這漂亮的屁股上開道血口,你們都後退……再後退幾步。」阿吉數了

數圍在身前的警察,竟有五個之多,他知道事情難以善了,就將刀刃抵住女人的

臀部,喝令警察退到五步之外。



「我的性命不值錢,而這個女警的屁股可是美麗值錢的很,你們膽敢開槍,

我絕對先挖下她一塊肉來。」雪白的屁股上已經有血絲冒了出來。



「啊……痛……痛……組長……你們後退……後退……」女人痛苦的悲鳴,

阿吉的雞巴插在陰戶裡,一陣陣要命的抽搐幾乎讓他射了出來。



「嘿嘿!這樣就對了……沒看過自己的同事被人 弄吧!哈!我也沒玩過這

麼漂亮的女警,剛剛還以為她是酒家女,現在我一定要再多插幾下。」阿吉紅了

眼,手推動女人的粉臀,雞巴帶著淫光在陰戶裡進進出出。



「唔……我……我不想活了!」女人羞恥的悶哼一聲,整張臉埋入了臂彎。



阿吉眼睛監視著員警的動作,手撈著女人纖腰大力的抽送,只聽陰囊撞擊陰

唇不斷發出「啪啪」的聲音,血脈賁張的陰莖上漸漸有乳白的淫水帶了出來。



「哦……噢……不……不要……啊……啊啊……哎呀……」女人拚命的想往

前逃竄,可是阿吉的手掌一如鐵錮,除了聽話的將屁股前後套動之外,妄想掙開

根本不可能。



阿吉聽見女人鼻端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也不知是疼痛多些還是爽快多些?

只覺雞巴週身渾沌火熱與時俱增,女人呻吟越急,阿吉也抽插越快。



五個員警看傻了眼,他們真沒看過自己女同事這般赤身露體的任人姦淫,而

這女同事還是美麗迷人的警察之花,他們手中的槍下垂了,而褲檔裡的肉槍卻明

顯的挺立起來。



「哈!看來你們老早就想幹她,雞巴都硬起來了嘛!可是現在不能換手,那

太危險了!我看這樣,就來個警民合作吧!讓我這小老百姓為你們一一效勞。」

阿吉發現員警褲檔中的異狀不禁大笑出聲,女人暖滑的小穴溫柔的緊,他還想多

留戀一會,於是打住抽送之勢將陰莖拉出七、八分,嘴巴惡毒的揶揄起員警。



「哦……」陰道習慣於舒麻的廝磨,率爾停止,女人小穴一空,竟發出輕輕

的怨怪聲,她自覺羞恥,耳根都紅透了。



聽見這聲騷麻入骨的呻吟,一個員警褲檔竟然開花似的濕了一大片,他知道

時間不對,滿面通紅的躲進樓梯間。



「呵!不急不急,待會署長哥哥就會好好的 你……嘿!你們一定不知道她

這麼淫蕩吧!你們仔細看,她的陰毛都滴滿了淫水,還有好多被我擋在裡頭,你

們聽……有沒有聽見響亮的水聲?」阿吉忽然用力往前一頂,嘰吱一聲,小穴發

出悶悶的聲音。



「啊……」女人嬌呼一聲,陰唇已經緊緊套住雞巴。



「來!告訴署長哥哥,你叫什麼名字?」阿吉輕輕翻轉刀片。



「莉……莉香……」女人不得不說。







「你不要再執迷不誤了,乖乖放下刀子,最多不過蹲幾年牢房,如果再繼續

下去,待會我們開槍,搞不好你連命都送了!」一個黝黑健壯的員警開口說。



「呵!就是你了……你叫什麼名字來著?」阿吉持刀的手微微做勢。



「吳……吳勝利。」員警盯緊刀身,嘴巴訥訥的說。



「吳勝利想幹莉香幾下?」阿吉笑著問。



「我……我不想!」吳勝利紅著臉說。



「別口是心非了,如果你們都不想幹她,那我就只好在莉香的白嫩屁股上收

取花紅,除非你們說的數字能讓我射精,否則活該她的屁股遭殃,慾求不滿的男

人可是很可怕的……來……再說一遍,吳勝利想幹莉香幾下?」



莉香扭過頭望向一旁的員警,臉上帶有極度羞忿的哀求。



「五……五十下。」吳勝利吞吞吐吐的說出數字。



「哈!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你忠厚老實,原來你想幹莉香五十下,嗯!

讓我了卻你的心願吧!嘿!莉香的騷 ,現在我代表吳勝利 你五十下。」阿吉

手底一緊,停滯的動作再度熱切起來,「噗嗤、噗嗤」聲音盈耳,也不知到底抽

插了幾下,只見莉香被 的激烈喘氣起來,四濺的淫水灑滿地面。



「哦!再來輪到你了,你叫什麼名字?」阿吉停下動作,詢問另一個矮胖的

員警。



「我叫劉經義。」他的回答倒是乾脆。



「嘿嘿……好個流精液,來!說說你想幹莉香幾下?」



「我看就隨隨便便五百下就好。」



「媽的!你要我提早射出來呀!你也替莉香的屁股跟同事的福利著想,但我

答應過你又不能食言,唉!就讓我替劉經義干莉香五百下,但願不要真的流出精

液。」



「噗嗤、噗嗤」的聲音又響起,這次莉香大概知道在劫難逃,竟主動搖動屁

股配合起來,大張的陰唇一如血盆大口,一次次吞沒粗黑的雞巴,並塗上厚厚的

乳白淫液。



「喔……嗯……啊……啊……舒服死了!哥哥……啊……哥哥的大雞巴……

的莉香的騷 爽死了……哦……莉香的騷 還要……還要哥哥的雞巴 ……」

莉香發出淫蕩的浪語,大約是想阿吉早早繳械。



「喔……嘶……干!你這浪貨……想讓我射出來呀!噢……媽的……我就狠

狠的干破你這淫蕩的女警察……」快速的套動加上淫靡的叫春聲讓阿吉一股熱泉

迅速湧上龜頭,他臉泛潮紅,每一次抽送都連根插到盡頭,在一陣要命的昏眩之

後,濃稠的陽精終於射入莉香的子宮。



昏眩維持十來秒,阿吉的雞巴不停脹縮,龜頭依舊噴吐著精液,而槍聲在這

時候響起,阿吉根本來不及取回他的花紅。



肩膀的劇烈疼痛讓阿吉的昏眩每況愈下,他的眼前一片灰白,許多手像天羅

地網一般向他撲來。他想躲,躲開那密不透風的手、躲開那沈重的生活壓力。



往後一瞧,背後不是有一大片開展的天,皎潔的月亮在黑白的眼眸中依舊溫

柔的發散出幽光,像死去媽媽的手,輕盈而充滿慈愛。



阿吉躍過天台邊的矮牆,墜入無邊無際的月光底。



(活著真累……這樣真好!)這是阿吉最後的念頭。







「莉香!我們來晚了,真是委屈你了!」吳勝利脫下制服蓋住莉香淩亂的嬌

軀。



「嗚……不是說好在這棟大樓預先埋伏的嗎?你們到底跑哪裡去了?人家這

樣子以後怎麼做人……嗚……不但被歹徒強暴……還被你們全看光了。」莉香不

停抽泣,香肩激動的起伏。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另外接到電梯之狼犯案的電話,有一個酒家女剛被

電梯之狼侵犯,我還以為你錯估了對方,所以先處理那頭的事情。」吳勝利連聲

抱歉。



「嗚……不管啦……不管啦……你們就是要負責!」莉香一逕哭泣,真不知

五個大男人該怎麼負責一個女人。



「他到底是不是電梯之狼?」一個員警站在天台邊詢問道。



沒有人回答。



「十層樓摔下去他還能活嗎?」



天台的月光幽幽照著,還是沒有人回答。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究極玩偶
這是朋友阿吉的故事,一個小人物的故事,也許老套、也許平凡,但它的的

確確是發生在你和我週遭的故事,別問波波想表達些什麼?因為波波實在表達不

出。



至於阿吉是生?是死?你說咧?

**********************************************************************



燠熱的夏夜窩在沒有窗的屋子裡是會讓人心生歹念的。



阿吉躺在床上,全身上下只穿一件三角褲,穿了三天,自己都可以聞到濃重

的騷臭味盈蕩在房間裡。



身上的傷口已經慢慢的癒合,黑青的部位都消散成淡淡的黑影,而兩天的休

息,支離破碎的骨頭似乎回到了定位,行走坐臥間也不再痛的難受。



地板上堆滿雜物,有塞滿煙屁股的煙灰缸、捏扁的啤酒空罐、泡麵空碗、好

幾本成人書刊、報紙、檳榔盒、四處散亂的衛生紙以及半個月沒洗的衣物。



「嗯……啊……啊啊啊……親哥哥…… 我…… 妹妹的小肉 ……不……

不要……不要停……」彩虹頻道的AV女優賣力的叫床,雖然是日語,可是聽在

阿吉耳裡,跟台語沒有兩樣。



雖然體力沒有完全恢復,可是兩天下來,倖免於難的雞巴倒是頻頻勃起,完

全不理主人孱弱的身軀,隨著電視機裡的淫蕩女人時脹時縮。



(干!熱的讓人發春,該幹點刺激的事。)阿吉套著勃起的雞巴,心裡這樣

想。







女人穿件淺粉紅緊身背心,肩帶很細,領口直開到乳溝,露出誘人的豐滿雙

峰。她的下身穿一件低腰小短褲,牙白色的質料伏貼的包裹住挺翹的屁股,瑩白

緊繃的小腹在街燈下微微發光。



阿吉穿一雙軟底球鞋,走路不發出聲音。而女人的白色高跟鞋在夜裡發出明

顯的「篤得!篤得!」聲音。



她由花上花的門口出來,沒有攔計程車,一個人往街道南邊行走。



淩晨的街道行人不多,排班計程車在街道兩旁形成燈火長龍,因為沒風,行

道樹靜靜的打著盹。



女人修長的大腿在前方指引著阿吉,因為高跟鞋相當高,女人的屁股不自覺

的上揚成曼妙弧度,隨著步幅左右搖擺。







「喂!美女學園護膚你好。」



「咳……你好,請問你們是干什麼的?」



「我們是男性護膚,有十幾位火辣辣的幼齒美眉幫你做貼身服務,功夫好、

技術佳,包你爽歪歪的樂不可支,消除工作一天後的疲勞。」



「你們做全套嗎?」



「這……我們一般只提供半套服務,純護膚不涉及性交易,不過我們的美眉

都很大膽,她們願意為你做什麼服務我們管不著,偷偷告訴你,來過的客人都嘛

稱讚有加。」



「可不可以外出呢?」



「哦!出場外加兩千,你到公司來只要三千塊錢,我們這裡附設有男性三溫

暖,你可以先洗個舒服的熱水澡再享受美眉的貼身服務,公司的地址在……」



(三千塊!我要是有三千塊錢老早就去翻本了,還在房裡流汗打手槍?)







女人似乎並沒發現自己被跟蹤,她走的很愜意,漂亮的屁股在夜裡輕鬆的跳

舞。



阿吉隔了二十公尺緊緊尾隨她,靠著騎樓裡的街燈死角,他時緩時急,維持

一定距離,怕女人發現他的行跡,阿吉手裡緊握著行動電話,只要她掉過頭來,

阿吉馬上假裝正在打電話。



(難得她沒喝醉,喝醉了連害羞都不知道那就不好玩了。)阿吉心中相當滿

意,想到待會她絕對會在自己雞巴前哀叫討饒,褲檔裡早就硬梆梆的好不得意。



「喀!」腳步聲忽然中斷,女人踢到撬起的地磚,腳一扭,人顛簸幾步,她

蹲下身來,檢視自己的鞋跟,並用手揉揉拐到的腳踝。



這時阿吉剛好跟的較為貼近,離女人不過十來公尺,他靠著牆壁,假裝正聆

聽電話,一雙眼睛毫不客氣的往女人因為下蹲而出露的粉臀直瞧。



女人的短褲是鬆緊布料的,沒系皮帶,原本也僅能遮住股溝而已,這時吃力

下移,隱隱約約可以見到凹陷的股溝在路燈下現出微微陰影。



(媽的!這騷 沒穿內褲,真想直接把她短褲拉下來!)阿吉嚥了嚥口水,

手指頭在褲袋裡將雞巴扶正。







「二十五……二十五……二十五……」阿吉嘶聲的狂吼著。



後頭圍著一圈人,同樣為阿吉鼓噪,這一盤阿吉買了一千多分,五比一,算

算一盤接近六千元,而阿吉口袋早已空空如也,剛開了二千分還是找明雄老大簽

本票賒的。



這已經是第五顆球了,阿吉這盤中了二十一、八、十七、十五,除中央的二

十五號球沒進外,幾乎已是斜五碰的譜了。



斜五碰雙倍,金牌雙倍,這一盤買滿,真要五碰的話就有四萬分,乘以五倍

是二十萬,不計算店家的贈分,阿吉這個月賭輸的二、三十萬已經回來個七七八

八,難怪他激動的站了起來。



不是好額(富有)就是貧赤(窮困),球若進了二十五號洞,是賓果行星最

大獎,而不幸進其他二十個洞,便槓龜的連肥皂、毛巾也無,輸贏就只是一線之

隔。



藍球帶著阿吉的希望與二十一分之一機率在輪盤上滴溜溜的滾著,大夥的眼

光全注目在球的最終落點。



好幾次球幾乎已經掉入二十五號孔洞,害得阿吉心臟快跳出來,可是輪盤轉

動敲擊到球,球往正前方滑動,經過二十一、二十二……力道漸漸削弱,一個晃

動,球穩穩的停進二十四號洞內。



「唉!可惜……可惜!」眾人發出惋惜的聲音。



「干恁娘咧!」阿吉整個人洩氣皮球似的癱在椅子上,希望落空,他猛抽香

煙,吐出的煙霧跟店裡瀰漫的濁氣混成一團。



(剩三百分也甭玩了,一盤都買不滿,拿什麼翻本?)阿吉心中歎氣,他發

現二十一分之一的機會比失業率還小,報紙上說這個月全國失業率是百份之三,

但自己偏偏是其中之一,而二十五號明明有著二十一分之一的機率,卻怎麼等也

等不到。



離開的時候明雄老大說︰「阿吉,算算你已經賒了二十萬了,希望下個禮拜

你能拿錢來贖回本票,要不然你就給我小心點。」



(錢!錢!錢!沒有工作哪來的錢?)阿吉心裡實在煩的要命。







女人在清粥小菜的店裡坐了下來,她點了三、四道小菜,一碗白稀飯,也許

是稀飯太燙,她並沒有馬上吃,掏出電話只顧輕聲說著電話。



阿吉等了三分鐘才敢走進店裡。口袋裡有三、四百塊的零頭,吃宵夜不成問

題。這個晚上除上半夜吃過一碗泡麵外就沒有東西入腹,仔細感受,肚子也有點

飢餓。



「……我說時間已經到了嘛!小李簽了好幾張借據,錢你早該去收了……嗯

……對對……一個人收不來可以找其他人一起去呀!人多好辦事……」



阿吉斷斷續續聽到女人談話的內容,大概是找人向小李討債,這小李跟自己

同病相憐,欠下一屁股債,算來他比自己好運多了,欠的是漂亮的酒家女,而自

己欠的可是黑社會大哥。



發現阿吉望著她,女人嫣然的笑了一下,拉拉上滑的緊身背心,她壓低語調

繼續說她的電話。



女人的臉很小,巴掌臉,眼睛深邃,鼓鼓的櫻唇塗著桃紅色的唇膏,笑起來

媚媚的、騷騷的,讓人恨不得親上一口。



艷麗的笑容讓阿吉愣了幾秒,然後他心虛的垂下頭假裝撈稀飯吃,剛剛女人

用力拉動背心,整個乳房幾乎快蹦出來,軟軟的布料包不住大奶子,兩粒堅挺的

奶頭明顯撐起兩顆豆豆。



阿吉知道這一切遲早都是他的,手微微握住褲袋裡的美工刀,他等的只是機

會。







「阿爸!我想跟你借些錢做點小生意。」上禮拜回家阿吉好不容易向老頭子

開口。



「錢?我的錢全給你拿光了,哪來的錢借你?」老頭子冷冰冰的說。



「……」



「你也不想想,我的一兩百萬積蓄,除了給阿明娶媳婦之外,全都給你了,

而阿明現在有老婆、有房子、有車子,還有穩定的工作,而你呢?全沒看到你有

什麼東西?到底一百多萬跑哪裡去了?我倒要問問你。」



阿吉能說嗎?迷上賭博性電玩便如同水庫開了口,一不留神,水全漏光了,

更別談三不五時喝酒、召妓的花費,在吃喝嫖賭的聲色場所,錢很薄的,比衛生

棉還薄,衛生棉起碼還有落紅,而嫖跟賭是完全不留痕跡的。



「阿爸……你也知道營造業不景氣,我的油漆工根本包不到工作,投下去的

的錢好些都領不到款,你給我的錢全卡在裡頭了!」阿吉訥訥的辯駁。



「哦!是嗎?也沒看你做多少工作?整天遊手好閒,怕是你賭博賭輸了不敢

說吧!」



「不……我不會賭博的,這……這點,阿爸你要相信我。」阿吉心虛的說。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相信你?不過阿爸是沒有錢了,沒辦法幫你。」老頭子

疲憊的說,他沒有看阿吉,眼睛盯著門口的車陣發呆。



「不是還有土地權狀嗎?阿爸你先借給我,我貸些錢,一定好好的做出一番

事業。」阿吉說出原先心中的念頭。



「哼!我就知道你打祖產的餿主意,休想!這是祖公業,阿爸得向祖先交代

的,不能隨便拿來貸款。況且,裡頭有你哥哥的份,要拿主意也該由阿明來拿才

對。」老頭子斷然的拒絕。



「可……可是我只貸一部份做生意就好了,我保證,我會很快賺錢還清的。

阿明那邊我會跟他商量的。」阿明振振的說。



「不行就是不行!現在還不到分給你們的時候,除非老爸死了,否則我一定

會顧好祖產的。」頑固的老頭子決然的說。



老頭子連死都說出口了,阿吉也不能怎樣,繞著老家大廳晃了幾圈掩飾心中

的忿恨不滿,再沒跟老頭子說話,很快他就推門離去。



不景氣像是瘟疫,很快地蔓延在每個角落,便連天空也黑麻麻的汙濁一片,

一如人心一般晦暗不明。







是時候了!女人走進陳舊的大樓,裡頭完全沒有警衛守衛。



阿吉朝街道前後左右看了看,除了偶而急馳而過的汽車外,連一隻小貓也沒

有。而那大樓裡更是安靜,電梯間點著暈黃的燈光,女人等在電梯口,像靜夜裡

的一個艷鬼。



「別動!也別喊叫!我手上的是一柄小刀,只要你不乖,刀子很快會在你背

上開一個大口。」阿吉衝進電梯間,美工刀抵著女人後背,低聲的警告她。



「你……你想幹什麼?」女人花容失色,一雙粉腿微微發抖。



「我不想幹什麼?只想幹你這風騷的小 ,今天就算你加班好了!」女人無

助的眼眸向街道四角梭巡,似乎期盼著援手的到來。阿吉惡狠狠的扭住女人裸露

的粉臂,一把將她推入敞開的電梯。



「不……不要……我……我給你錢,你放過我好嗎?」女人感受背上尖銳的

硬物,胸脯顫悠悠的直晃動。



「老子是錢也要人也要,只要你乖乖配合,起碼不用遭受皮肉之苦。」



按了最頂樓,阿吉一隻手伸進女人背心裡環摟著她,在短暫的電梯升降時間

裡,阿吉大手緊握女人的奶子,出力的揉弄那對豐盈的乳球。



「不……不要……求你放開我……」幾滴熱呼呼的眼淚掉到阿吉手臂上,女

人低聲的哀求著。



「安靜!」阿吉美工刀前送幾分,女人發抖著噤了聲。







阿吉癱爬在嶙峋的河岸上,粗糙的卵石磨得傷口椎心刺痛,而空蕩蕩的胃死

命的抽搐起來,一股股苦水、胃酸湧向喉頭。



眼前有好幾雙腳,像是鋼鐵囚籠般的圍繞著自己,阿吉知道,除了承受之外

根本沒有逃出的機會。



「干!沒那個屁股就別吃那個瀉藥,說好上禮拜還錢的,沒還不打緊,你還

以為躲著我們不到店裡來,我們就奈何不了你嗎?」



「明雄大哥,我……我沒那個意思,我是忙著找錢還你……」阿吉忍著嘔吐

的慾望向明雄解釋。



「找錢?我呸!我的小弟看到你在黑龍的店裡賭了老半天,難道你要找黑龍

討錢不成?」



一口膿痰落在阿吉臉上,阿吉不敢抹拭,任由膿痰滑向脖子。



無碼成人光碟,通通便宜給您







「我……我……我是看能不能翻本好還明雄大哥的錢。」阿吉支吾的說。



「干!騙肖!你以為我們大哥這麼好騙嗎。」一個嘍囉咒罵一聲,用力在阿

吉的肩膀踹上一腳。



「啊……嘔……」阿吉咯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貼向地面。



「大哥……你再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幾十萬的錢對我來說不是難事,我一

定很快湊足還你,請你相信我。」阿吉頭昏眼花,可是他還得出聲哀求,要不然

待會被丟進溪流裡,就只有成為浮屍的份。



「媽的!相信你?你要真有辦法就不會簽下本票了!還好我知道你老爸有幾

塊土地,要不然今天你絕對少掉一條胳臂。」



「不……不要找老頭子……我的債……我自己會想辦法還。」阿吉痛苦的撐

起身子,整個人跪伏在明雄跟前,他嘴裡混著鮮血發出模糊的哀求聲。



「你們大家說,我還能相信他嗎?」明雄問身旁的小弟,大夥同時發出嘲諷

的笑聲。



「哼!大家再好好的教教他,讓他知道賴我明雄的帳會有如何的下場!」明

雄老大的腳步慢慢離開阿吉的視線。







阿吉把女人押上天台,找了個光線明亮的角落把女人壓在地板上,女人瑟縮

縮的癱成一團,正面貼伏著地面,嬌軀死命發抖。



「抖什麼抖?大不了老子 你的騷 ,你不是給人 慣了嗎?還有什麼好

怕的?」阿吉咒罵一句。



「媽的!屁股給我翹起來!」阿吉一巴掌拍在女人豐碩的屁股上。



「不……不行的……我是女警……你這樣是襲警,又多了一條罪行。」女人

忽然轉過頭堅毅的說,但玲瓏的身軀依然抖動著。



「嘿!你是女警那我就是警政署長了,這下子倒要看看我警政署長如何強姦

漂亮的女警。」阿吉遽然發笑,架在女人背上的小刀轉過刀刃穿入短褲由內而外

的緩緩割切。



「你……你不要懷疑,我是這次獵狼行動的誘餌,剛剛吃宵夜的時候我已經

傳出訊息,待會就有眾多的員警趕到,你……你這只電梯之狼,我看你是難逃法

律制裁,還不乖乖束手就擒……啊……啊……你……你停一停!」



阿吉根本不理會她的危言聳聽,小刀遇見軟薄的布料一如菜刀削割豆腐,很

快女人的雪白香臀便展露在月光之中。



晶瑩的肌膚泌著冷汗,連深 的股溝都汗水淋漓,阿吉可以聞見芬芳的沐浴

乳香味瀰漫出來,夾有淡淡的陰戶騷味。



「你……你……好大膽……連警察你都……」冰冷的刀背觸及股溝的敏感區

域,女人屏息的一動也不敢,她憋著氣幾乎說不出一句話。



阿吉將刀片貼在女人豐滿的屁股一邊,伸指撥了撥出露的肥美陰唇,那略帶

褐色的恥唇在光線下泛著水光,也不知是汗水還是春水?



「這麼漂亮的嫩 當警察太可惜了,難得你下班前還洗過澡,現在香噴噴的

讓人雞巴發癢,我看我的雞巴也要進去香 裡洗一洗……」阿吉還是不相信她是

警察,手指翻動著恥唇,一溜煙兩節指頭已經竄進陰戶裡頭。



「喔……啊……你住手!」女人驚懼的往前挪移,嬌軀已經緊貼地板,為了

逃避阿吉手指的侵犯,陰戶連同菊穴奮力一縮,香臀上的冷汗滿佈成一片汪洋。



「哈……不急不急,等老子雞巴插進去時你再縮也不遲,我的手指可比雞巴

細多了,你的騷 握起來一定無味。」阿吉手指傳來火熱的包覆,糊糊的、膩膩

的,一邊轉動著手指,他一邊打趣道。



「唔……不要……不要……你出去!出去!」女人嗚咽著說。



「嫌太小嗎?那我就給你換支大根的,原來你還是喜歡大根的多些,哈!」

阿吉抽出手指,一絲晶亮的淫水拉扯成細絲由艷紅的孔洞往外跌落,阿吉嘖嘖的

吮了幾口,很快由褲檔掏出發怒的雞巴。



「言教不如身教,身教不如性交,警政署長的身教就要開始了!」阿吉擺動

黑紅的碩大雞巴在女人股溝間敲出響亮的啪啪聲,然後宣示性的說出這句話。



「嗚……組長……你快來呀!」女人哭泣求救著,想往前爬,可是阿吉用力

將刀片壓陷在粉臀上,制止她輕舉妄動。



「你給我乖乖把屁股張開……」阿吉用刀尖抵了一下,一顆血珠冒了出來,

女人吃痛呻吟一聲,不情不願的緩緩張開雙腿。



「媽的!屁股翹起來一點……你當我是狗呀!那麼低我怎麼 的到你。」阿

吉惡狠狠的命令著,移開刀尖乾脆一把將女人的屁股撈了起來。



「嗚……嗚……」女人低著頭只能靜靜啜泣著。這時殘破的短褲已經落到膝

蓋,而她豐盈的上身倚著地板,緊身背心滑移到乳下,露出大片纖細的腰身,就

著月光綻放出瑩白的光芒。



月光幽幽、天台寂寂,女人撅翹著渾圓屁股在夜風裡微微顫抖,兩片柔膩的

陰唇無助的敞開,一如待 的母狗,淫穢到了極點。



「喔……真棒……真是受不了的嫩 ……」阿吉握著雞巴一寸寸插進女人的

陰戶,女人雖然畏懼,但陰道還是不爭氣的泌出淫液,助長了插入的勁頭。



「碰!」巨大的聲音響起,通往天台的木門突然四分五裂,好幾條灰色人影

迅速竄到阿吉左近,全都舉著槍指著阿吉。



「住手!你已經被包圍了!」一個員警喝道。







阿吉暈厥了好一陣子,醒來時溪水已經漲到身旁不遠,清冷的溪水沿著石頭

縫隙行進到阿吉身下的卵石堆將他冷醒。



呼吸中全是血腥味,四肢百骸要命的疼痛,張開眼睛看見的是猩紅的世界,

阿吉知道自己傷的不輕,還好他還能動。



(這明雄一定說到做到,得趕緊通知老頭子避一避,以免老頭子自討苦吃)

阿吉心裡這麼想。



(就說自己遇見工程流氓,硬討交際費好了!)阿吉想好措詞就騎著機車往

老家跑。



可是他已經遲了!



老家的門大大的敞開,暮色裡竟然未打亮燈,阿明夫妻的汽車沒回來,應該

正在下班的途中,而老頭子呢?他為什麼不開燈呢?



開了燈阿吉就看見大廳一角的狗籠,半人高的狗籠有拇指粗細的柵欄,裡頭

鎖著奄奄一息的老頭子,老頭子昏厥著,衣服殘破,鼻端淌出的血絲已經乾 成

暗紅色的血漬。



「欠債不還°°殺雞儆猴」,一張白紙貼在狗籠上方這般寫著。



阿吉撕下紙張氣的七竅生煙,他直想到店裡找明雄拚個你死我活,責問他為

何對老人家這般心狠手辣。



良久良久,他總算認清現實,知道自己理虧在先,並且人單勢孤,憑什麼找

人家理論,而現下全身骨頭痛的七暈八素,又能再捱人家幾拳。



這一晚,忙了許久才將自己以及老頭子身上的傷口抹拭乾淨、敷上藥膏並包

扎妥當。所幸明雄並未真個「殺雞」,兩人只是受點皮肉傷,痛是痛極,卻不妨

礙行動,一直到攙扶老頭子躺進床 ,明雄整個人幾乎散了。



而老頭子早醒了,但他一句話也不說,就連正眼也不看阿吉一下。



離開的時候阿明對他說︰「老爸知道你賭輸了錢,灰心的要命,流氓找他要

地契抵債,可他死也不肯交出來,因此才被關進狗籠裡。」



「我問他人家要多少錢,他說五十萬,五十萬犯得著對老人家這樣嗎?我說

阿吉呀!你也別再賭了,這五十萬元我還出的起,就幫你清了它,希望你以後好

自為之。」阿明神色嚴峻的說,阿吉不禁慚愧的低下了頭。



「噢……還有……老爸說他不想再見到你,他在氣頭上,你……你這陣子就

少回來一點。」







「別動的是你們,沒看見我手上的是什麼東西嗎?小刀不長眼睛,誰敢輕舉

妄動我就在這漂亮的屁股上開道血口,你們都後退……再後退幾步。」阿吉數了

數圍在身前的警察,竟有五個之多,他知道事情難以善了,就將刀刃抵住女人的

臀部,喝令警察退到五步之外。



「我的性命不值錢,而這個女警的屁股可是美麗值錢的很,你們膽敢開槍,

我絕對先挖下她一塊肉來。」雪白的屁股上已經有血絲冒了出來。



「啊……痛……痛……組長……你們後退……後退……」女人痛苦的悲鳴,

阿吉的雞巴插在陰戶裡,一陣陣要命的抽搐幾乎讓他射了出來。



「嘿嘿!這樣就對了……沒看過自己的同事被人 弄吧!哈!我也沒玩過這

麼漂亮的女警,剛剛還以為她是酒家女,現在我一定要再多插幾下。」阿吉紅了

眼,手推動女人的粉臀,雞巴帶著淫光在陰戶裡進進出出。



「唔……我……我不想活了!」女人羞恥的悶哼一聲,整張臉埋入了臂彎。



阿吉眼睛監視著員警的動作,手撈著女人纖腰大力的抽送,只聽陰囊撞擊陰

唇不斷發出「啪啪」的聲音,血脈賁張的陰莖上漸漸有乳白的淫水帶了出來。



「哦……噢……不……不要……啊……啊啊……哎呀……」女人拚命的想往

前逃竄,可是阿吉的手掌一如鐵錮,除了聽話的將屁股前後套動之外,妄想掙開

根本不可能。



阿吉聽見女人鼻端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也不知是疼痛多些還是爽快多些?

只覺雞巴週身渾沌火熱與時俱增,女人呻吟越急,阿吉也抽插越快。



五個員警看傻了眼,他們真沒看過自己女同事這般赤身露體的任人姦淫,而

這女同事還是美麗迷人的警察之花,他們手中的槍下垂了,而褲檔裡的肉槍卻明

顯的挺立起來。



「哈!看來你們老早就想幹她,雞巴都硬起來了嘛!可是現在不能換手,那

太危險了!我看這樣,就來個警民合作吧!讓我這小老百姓為你們一一效勞。」

阿吉發現員警褲檔中的異狀不禁大笑出聲,女人暖滑的小穴溫柔的緊,他還想多

留戀一會,於是打住抽送之勢將陰莖拉出七、八分,嘴巴惡毒的揶揄起員警。



「哦……」陰道習慣於舒麻的廝磨,率爾停止,女人小穴一空,竟發出輕輕

的怨怪聲,她自覺羞恥,耳根都紅透了。



聽見這聲騷麻入骨的呻吟,一個員警褲檔竟然開花似的濕了一大片,他知道

時間不對,滿面通紅的躲進樓梯間。



「呵!不急不急,待會署長哥哥就會好好的 你……嘿!你們一定不知道她

這麼淫蕩吧!你們仔細看,她的陰毛都滴滿了淫水,還有好多被我擋在裡頭,你

們聽……有沒有聽見響亮的水聲?」阿吉忽然用力往前一頂,嘰吱一聲,小穴發

出悶悶的聲音。



「啊……」女人嬌呼一聲,陰唇已經緊緊套住雞巴。



「來!告訴署長哥哥,你叫什麼名字?」阿吉輕輕翻轉刀片。



「莉……莉香……」女人不得不說。







「你不要再執迷不誤了,乖乖放下刀子,最多不過蹲幾年牢房,如果再繼續

下去,待會我們開槍,搞不好你連命都送了!」一個黝黑健壯的員警開口說。



「呵!就是你了……你叫什麼名字來著?」阿吉持刀的手微微做勢。



「吳……吳勝利。」員警盯緊刀身,嘴巴訥訥的說。



「吳勝利想幹莉香幾下?」阿吉笑著問。



「我……我不想!」吳勝利紅著臉說。



「別口是心非了,如果你們都不想幹她,那我就只好在莉香的白嫩屁股上收

取花紅,除非你們說的數字能讓我射精,否則活該她的屁股遭殃,慾求不滿的男

人可是很可怕的……來……再說一遍,吳勝利想幹莉香幾下?」



莉香扭過頭望向一旁的員警,臉上帶有極度羞忿的哀求。



「五……五十下。」吳勝利吞吞吐吐的說出數字。



「哈!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你忠厚老實,原來你想幹莉香五十下,嗯!

讓我了卻你的心願吧!嘿!莉香的騷 ,現在我代表吳勝利 你五十下。」阿吉

手底一緊,停滯的動作再度熱切起來,「噗嗤、噗嗤」聲音盈耳,也不知到底抽

插了幾下,只見莉香被 的激烈喘氣起來,四濺的淫水灑滿地面。



「哦!再來輪到你了,你叫什麼名字?」阿吉停下動作,詢問另一個矮胖的

員警。



「我叫劉經義。」他的回答倒是乾脆。



「嘿嘿……好個流精液,來!說說你想幹莉香幾下?」



「我看就隨隨便便五百下就好。」



「媽的!你要我提早射出來呀!你也替莉香的屁股跟同事的福利著想,但我

答應過你又不能食言,唉!就讓我替劉經義干莉香五百下,但願不要真的流出精

液。」



「噗嗤、噗嗤」的聲音又響起,這次莉香大概知道在劫難逃,竟主動搖動屁

股配合起來,大張的陰唇一如血盆大口,一次次吞沒粗黑的雞巴,並塗上厚厚的

乳白淫液。



「喔……嗯……啊……啊……舒服死了!哥哥……啊……哥哥的大雞巴……

的莉香的騷 爽死了……哦……莉香的騷 還要……還要哥哥的雞巴 ……」

莉香發出淫蕩的浪語,大約是想阿吉早早繳械。



「喔……嘶……干!你這浪貨……想讓我射出來呀!噢……媽的……我就狠

狠的干破你這淫蕩的女警察……」快速的套動加上淫靡的叫春聲讓阿吉一股熱泉

迅速湧上龜頭,他臉泛潮紅,每一次抽送都連根插到盡頭,在一陣要命的昏眩之

後,濃稠的陽精終於射入莉香的子宮。



昏眩維持十來秒,阿吉的雞巴不停脹縮,龜頭依舊噴吐著精液,而槍聲在這

時候響起,阿吉根本來不及取回他的花紅。



肩膀的劇烈疼痛讓阿吉的昏眩每況愈下,他的眼前一片灰白,許多手像天羅

地網一般向他撲來。他想躲,躲開那密不透風的手、躲開那沈重的生活壓力。



往後一瞧,背後不是有一大片開展的天,皎潔的月亮在黑白的眼眸中依舊溫

柔的發散出幽光,像死去媽媽的手,輕盈而充滿慈愛。



阿吉躍過天台邊的矮牆,墜入無邊無際的月光底。



(活著真累……這樣真好!)這是阿吉最後的念頭。







「莉香!我們來晚了,真是委屈你了!」吳勝利脫下制服蓋住莉香淩亂的嬌

軀。



「嗚……不是說好在這棟大樓預先埋伏的嗎?你們到底跑哪裡去了?人家這

樣子以後怎麼做人……嗚……不但被歹徒強暴……還被你們全看光了。」莉香不

停抽泣,香肩激動的起伏。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另外接到電梯之狼犯案的電話,有一個酒家女剛被

電梯之狼侵犯,我還以為你錯估了對方,所以先處理那頭的事情。」吳勝利連聲

抱歉。



「嗚……不管啦……不管啦……你們就是要負責!」莉香一逕哭泣,真不知

五個大男人該怎麼負責一個女人。



「他到底是不是電梯之狼?」一個員警站在天台邊詢問道。



沒有人回答。



「十層樓摔下去他還能活嗎?」



天台的月光幽幽照著,還是沒有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