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不眠的週末,太陽剛下山,劉傑帶著蓯蓉從校園的樹林中出來。劉

傑小心的扶著蓯蓉,彷彿在照顧心愛的女神一樣。其他人看到也沒有



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半小時前--在樹林裡。蓯蓉雙手被綁在背後左右

手各抓住另一隻手的肘部躺在草地上,雙腳被分開吊在樹枝上。裙子被揭



到腰上,小內褲掛在右腿膝蓋處,劉傑蹲在她身邊,一隻手從裡面拿出一個

食品袋,一隻手在蓯蓉的陰道口來回摩擦著。「阿空不在,就該由我這個



死黨來照顧你了」。說著從食品袋裡拿出一串葡萄,喂到蓯蓉嘴邊說道:

「今天午飯你沒怎麼吃,那可不行,餓壞了身子我怎麼向阿空交代?」在這



種情況下蓯蓉怎麼可能還吃得下東西,她把頭扭到一邊,不看劉傑一眼,而

蓯蓉所能做的所有反抗也僅僅是這樣而已。劉傑也不在意蓯蓉的態度,見



她把頭扭開後,就摘下一顆葡萄,臉上現出一絲獰笑,慢慢把葡萄在她陰道

口磨蹭著。蓯蓉這才反應過來劉傑的目的是哪裡。「不要……」話還沒說



出來,一顆葡萄已塞進蓯蓉那窄小的肉穴。劉傑也不說話,繼續摘下一顆,

送到蓯蓉嘴邊,蓯蓉忙張口接了過來吃。劉傑又摘了一顆,在蓯蓉反應過



來之前就塞進了肉穴。就這樣蓯蓉兩張嘴一嘴一個的把那串葡萄吃完了。然

後劉傑又獰笑著拿出來兩個茶葉蛋。慢慢的把兩個蛋都剝了殼。蓯蓉知道



他想幹嘛,趕緊哀求道:「不要……給我,我都吃了就是。」劉傑往她嘴裡

餵了過去,說道:「當然你要都吃光,這些都是給你的,你不吃不是浪費



了嘛。」蓯蓉張嘴咬了一口,剛要鬆口氣,劉傑突然把另一個雞蛋塞進了她

肉穴。蓯蓉的小穴本來就塞了二三十個葡萄就已經被塞得滿滿的了,再裝



這麼一個雞蛋哪裡那麼容易。蓯蓉被塞得直翻白眼,雙腿指向天上亂踢亂蹬。

終於,裡面的葡萄紛紛被擠破,汁水往外直流,而那個雞蛋也好不容易



被塞了進去,劉傑還不滿足,還使勁往裡塞了塞直到外面完全看不到雞蛋為

止,鬆開手時小穴慢慢恢復了原樣。劉傑這時把蓯蓉的腳鬆了綁,把小內



褲揉成一團慢慢的賽進了蓯蓉的肛門。一隻手邊扣進肉穴,一隻手把那剩的

半個雞蛋喂到蓯蓉嘴邊。說道:「在我允許之前不能讓裡面的東西掉出來



,不然你會後悔的。」蓯蓉不敢多說,連忙張嘴接。劉傑把她扶起來,給蓯

蓉鬆了手上的繩子。然後從兜裡取出紙巾,幫蓯蓉擦了擦臉上的淚痕。今



天晚上帶你去個地方,長長見識。--現在蓯蓉陰道被葡萄和雞蛋塞得滿滿

的,得用盡全身的力量才能夾住不讓它們掉出來。走路也都變形了。只有



在劉傑的攙扶下才能勉強走得了路。從樹林到劉傑宿舍,平時不到十分鐘的

路走了半個多小時才走到。路上碰見熟人還得像正常的那樣和別人打招呼



。好在天色漸黑,別人也沒用瞧出什麼不對的地方。再加上蓯蓉平時也常到

趙晴空宿舍來串門,別人也沒用多想。到宿舍時蓯蓉已是滿頭大汗。劉傑



一進宿舍就放開蓯蓉,面帶笑容的看著她道:「看你滿頭大汗的,快去洗個

澡吧。」說完過去取了DV在那擺弄著。蓯蓉知道劉傑要用DV拍她洗澡,想



了想,還是沒敢反對。慢慢的進了浴室。慢慢的脫掉衣服裙子。正要開始洗

時劉傑叫住了她:「現在你應該又餓了吧,剛剛吃的本來就少,又出了這



麼多汗,那就把剛才剩下的吃了吧。」蓯蓉愣了一下,才明白劉傑是要她自

己把陰道裡面的東西扣出來吃。對於這些她從來就沒有反對的餘地,於是



劉傑手裡又多了一份蓯蓉在浴室邊洗澡邊從自己陰道掏雞蛋葡萄出來吃的視

頻錄像。



晚上九點,蓯蓉和劉傑出現在校門口。蓯蓉現在看上去已經恢復了那個清純

玉女的形象了。穿了一件連衣裙,裡面也破天荒的穿上了內衣褲。就



連平時一直拉扯著小陰唇的細鋼鏈也被劉傑取下了。出了奶頭和陰唇上的環

還留下外,現在的蓯蓉只要不脫光衣服,誰也看不出她是個做了一年性奴



隸的摸樣。劉傑取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不一會,龐黑開著一輛奔馳來到校門

口。接了他們上車。龐黑顯得很興奮,見了劉傑不停的說:「老大,今天



是去參加那個俱樂部嗎?嘿嘿,沒想到我也能有機會過去,還是沾了老大的

光 .」劉傑也顯得有點興奮,不過還是要做做老大的樣子,教訓龐黑道:



「進去了玩就玩,出來後你小子把嘴管嚴點。要是漏了點風聲,誰也保不住

你,搞不好我也得受你連累。」「是是……老大你放心吧」。龐黑開著車



在城裡轉來轉去兜了好幾圈,確定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的車後,來到了本市

最大的一家酒店外。據說這酒店老闆可不是一般人,是國家最高首領的兒



子出資再這裡辦的。蓯蓉一看,這裡她以前也來過,那是她的網絡歌曲發佈

後市電視台舉辦了一個歌友會,就在這裡辦的,她作為受邀嘉賓過來。沒



想到現在又過來了,卻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麼。多想也沒有用,反正到都已

經到了,也容不得她反悔。再說在這裡他們總部可能再幹什麼下流事情出



來吧。正想著,劉傑拉了她的手,進了酒店。劉傑拉著她徑直來到電梯跟前,

三人進了電梯。只見劉傑在電梯的樓層鍵上按一定順序輸入了一組數字



,電梯慢慢動了,卻不是向上走的,而是往地下去,直下了八層才停住。這

時只見劉傑和龐黑都顯得有點緊張。但更多的是興奮。出了電梯只有一個



長長的通道,通道盡頭是一扇鐵門,彷彿野獸的大口一般等著進入的人。三

人來到門前,劉傑敲了敲門。裡面馬上就有了回應,門開了,出了一個光



頭墨鏡的大漢。「你們找誰?」劉傑連忙從兜裡掏出一張卡片遞了過去:

「輝少叫我來開開眼界的。」光頭也不多話,直接就把他們讓了進去。裡面



就只有一個空房子,,另外又有一個大鐵門,一張桌子,桌上放了很多面具,

能遮半邊臉的面具。光頭給了劉傑一個號碼牌,劉傑接過一看,六十二



號,說明已經來了六十組人在裡面了劉傑也不多說,直接戴上了,然後給蓯

蓉也戴了,就拉著她進了那個鐵門,龐黑跟在後面。一進那門,裡面就傳



來一陣陣歌聲。只見這裡是一個巨大的大廳,像一個劇院一樣,裡面是一個

個的沙發形成的小隔間,光線比較暗,看不清都有些什麼人,但憑聲音就



知道已經坐了不少人了,大廳一頭是一個舞台,台上一個女人正在唱歌,唱

的是如今當紅玉女明星珍兒的最新歌曲,唱得很不錯,就像珍兒原唱一樣



。聽得蓯蓉都不禁向台上多看了兩眼,可惜進這裡的所有人都戴著面具,也

看不出女人的摸樣,只是看身形倒是很像珍兒。劉傑帶著蓯蓉找了個沒坐



人的隔間坐下了。這是一個化妝舞會嗎?蓯蓉這樣想著,看這裡的佈置倒真

像是個高檔舞會的樣子。只是不知道劉傑帶自己來這裡幹什麼,多半是想



結交什麼大人物吧,可能舞會完了之後又要自己來滿足他的慾望。這樣想著

她倒是放鬆了,至於舞會之後會被劉傑姦淫,那都沒什麼大不了的了。



「先生,你們要點什麼飲料?」一個女孩的聲音向劉傑問道。蓯蓉正想著,

聽到這聲音自然的向說話的女孩看去。才看第一眼蓯蓉就發出一聲驚



呼,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雖然這裡光線比較暗,但還是可以清楚地看到,

端著飲料盤的女孩全身赤裸,沒有戴面具的臉孔顯得很精緻,頭上戴了頂



服務員的帽子,雙手折向背後兩手臂被重疊起來綁緊,女孩腰間平端著一個

大盤子,盤子裡放了各種飲料,女孩雙手被反綁在背後,用什麼來端的盤



子?細看之下才發現女孩腰間綁了一條腰帶,盤子的裡面一端固定在腰帶上,

本來高聳的奶子呈現了向下的不正常錐形,另外一端竟然是用魚線綁在



女孩的乳環上的。盤子裡放了十幾樣飲料啤酒等東西,但女孩居然一點不正

常反應液沒有。蓯蓉現在才知道劉傑帶他來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剛想



站起來跑出去,就被劉傑和龐黑一人一邊給按了回去。「老實的呆著,不然

把你脫光了扔台上去。」蓯蓉還在掙扎:「讓我走,我不要在這裡,我們



回去你讓我幹什麼都可以。」「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只要你現在一出去,

明天你就會變得跟她們一樣。她們都是不聽輝少的,被輝少抓過來做這



些事陪罪的,輝少是什麼人,國家第一公子,你能跑得了,現在留下來好好

跟我們看節目,然後我們回去。」說完放開了蓯蓉,蓯蓉當然也聽說過輝



少的事,但那都是正面的,如輝少在哪裡哪裡救了被歹徒抓去的少女啊什麼

的,哪裡想得到原來輝少才是真正的衣冠禽獸。蓯蓉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了,走又不敢走,只好底下頭來個眼不見為淨。劉傑給他們三人每人拿了一

個飲料後,女孩又慢慢的挺著盤子去別的地方去了。蓯蓉正在坐立不安,



突然又想起另一個女孩的聲音:「先生,來點什麼吧?」蓯蓉忍不住又看了

一眼,跟剛才那個女孩一樣的裝扮,不同的是這個女孩盤子裡的是一些零



食。現在來的客人都是坐在沙發上的。隱約的可以看見有不少人影穿梭其中,

那應該就是如剛才那個女孩那樣的「服務員」。



在每一間沙發隔間裡有一個茶幾,茶幾上一個屏幕正閃閃發光,大概是因為

感應到有人坐過來了,裡面的程序啟動了。屏幕亮了一會後出現了一



個像高檔餐館裡點菜一樣的菜單,裡面有很多種服務,劉傑現在就正在一條

條的翻看那些東西。這些服務和菜單根外面餐館所部不同的是,在每一個



菜名和服務名後面都所附的並不是菜的圖片,而是一個容貌清麗的女孩照片。

劉傑點了一個鮮奶,馬上彈出來一長溜的照片,前面的是單號,不過有



的鮮奶是一個女孩,有的是兩個女孩。劉傑覺得奇怪,就點了兩個女孩的那

個鮮奶。過了兩分鐘,正低著頭的蓯蓉聽見有輪子滾過地面的聲音傳來,



擡頭一看,張開了嘴就合不上了。兩個女孩過來了,一個在小車上,一個拉

著小車。拉車的女孩雙手小臂和大臂對折,小腿和大腿對折了綁了起來,



就這樣爬在地上拉著車過來的。車上的女孩同樣的對折了手腳。而不同的是

在車上裝了一個架子,女孩斜躺在架子上,手腳和腰部都被強力膠帶固定



在架子上,嘴被一個大大的充氣塞口球塞住了。拉車的是一條細鐵鏈,兩條

鐵鏈分別沒入兩個女孩的陰道,車上的女孩正在痛苦的呻吟著,想要掙扎



,但被綁成這個樣子,她唯一能動的只有頭部。女孩拉車過來後對劉傑說了

句:「尊貴的客人,請享用鮮奶」。說著把小車拉到劉傑跟前。過來的出



來兩個女孩和一個小車,車上還有幾個杯子就再沒有其他東西了。但看著車

上女孩那大的異常的奶子,就明白應該是怎麼回事了。劉傑其實並不渴,



只是閒的無聊才點了鮮奶的。現在看見兩個容貌清麗的女孩這樣展現在他們

面前,他很好奇她們陰道怎麼那麼大力,居然可以把車拉了過來。想著就



伸手過去,往車上那女孩的陰道扣了過去。女孩使勁的掙扎著,但顯然並沒

有什麼作用,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劉傑在女孩陰道裡摸到了一



個硬硬的東西,抓住了就往外拉,想拉出來看看是什麼東西。但拉了一下居

然沒拉動,再用力拉手卻滑了。但就這樣劉傑已經知道女孩陰道夾緊的力



道很大了。在劉傑拉動那東西是,車上的女孩呼吸突然急促了起來,全身崩

的緊緊的。而邊上拉車過來的女孩臉上也顯出了恐懼的神情。劉傑知道她



們這些服務員在任何情況下都絕不許跟客人說服務之外的任何話,否則會被

嚴懲。所以也不去問她。劉傑低下了頭去,湊近了女孩的下身。在女孩「



嗚嗚……」的哭叫聲中慢慢拉開了女孩的陰唇。看見了在女孩陰道裡的那一

節東西的尾部,那是一個像螺栓一樣的東西,鐵鏈就綁在那螺栓上。這一



年多以來劉傑在蓯蓉身上可是用了不少類似的東西。所以一見這個就知道怎

麼弄了。他抓住螺栓擰了擰,感覺哪邊阻力小些就一直這樣擰了起來。雖



然現在劉傑的手在女孩陰道裡攪動,但明顯的可以感覺的女孩的呼吸慢慢的

平了下來。終於劉傑把螺栓擰到頭,這時很輕鬆的就把這個東西從女孩陰



道裡取了出來,接著一大坨大坨的陰精跟著出來了。劉傑把這東西舉到眼前

仔細看了看。這是一個十五六公分長的像花瓣一樣的東西,有四個花瓣。



平時合起來時像乒乓球那麼粗,如果以擰螺栓,裡面的卡子壓迫花瓣的底部,

使其中的花瓣向外張開。劉傑把螺栓擰到剛才在女孩陰道裡的位置,只



見那花瓣張開足有十公分的大小,怪不得能拉的動小車呢。劉傑把這個東西

向蓯蓉比了比,嚇的蓯蓉直往後退。劉傑剛要嚇唬蓯蓉兩句,說不聽話就



會跟她們一樣,忽然想起一件事。這裡對外界是個秘密所在,但對已經進來

了的人就沒有什麼秘密的了。聽輝少說進來後會有人介紹這個俱樂部的,



但到現在還沒有人上台,依然是幾個女人或男人上去唱歌。這樣他把眼光又

收回來看向茶幾上的屏幕。點了幾下回到初始菜單,果然有俱樂部簡介這



一項。這是劉傑也不管兩個女孩了,但他還沒有說讓她們走,所以她們還在

這裡等著。



天堂俱樂部是由輝少組建的,目的就是為了給像他們這樣的高官貴人提供淫

樂,還有就是拉攏各地的像劉傑這樣的地頭蛇。目前其地下世界已經



遍佈全國。在各地都有這樣的地方。當然這種俱樂部並不是隨便什麼人想進

就能進的。得經過多方考察,確定對方安全之後才會吸納進來。各地的一



些高官貴人進來都得交一筆不小的入會費,以維持俱樂部的運行。像劉傑這

樣的地頭蛇,輝少基本就是免費,因為在其他地方還有能用的著劉傑的。



這裡面的「服務員」都是輝少從各地收羅進來的美女,也有各會員提供的不

聽話的女孩,或他們久追不上的女人,反正只要是他們看上的女人就一定



會出現在這裡--經過嚴苛的調教之後來服務大家。還有就是各會員到這裡

來玩樂時必須自己帶一個美女一起過來,所以劉傑過來時就把蓯蓉帶上了



。這樣的事情,肯定哪個女孩都不願意過來干的,但輝少手下有一大隊專門

的人馬來調教她們。從各方面摧毀她們的意志,當然也有始終不屈服的。



在輝少眼裡看來沒有調教不好的女孩,只是手段和時間的問題而已。像現在

車上這個女孩,她被抓來都兩個多月了,各種調教手段都用上了她還是不



肯像先前那些端茶水的女孩那樣幹這個,於是輝少就想了這麼個辦法,不用

她願意,這樣綁起來也同樣可以為大家服務。劉傑看了一會,就在車上那



女孩不停的嗚嗚聲中把這個東西向她的陰道又塞了回去,然後擰動螺栓,在

女孩全身不停緊繃發抖中給擰到了原來的位置。現在劉傑知道這個東西在



女孩的陰道裡會張開有十公分那麼大,怎麼也不會掉出來的了。劉傑正想著

是不是要弄一個回去給蓯蓉用呢。這時台上出現了一個帶著巨大面具的人



,對著台下的客人說話了:「感謝各位來到這裡。我們這個俱樂部開辦五年

以來,承蒙各位照顧,也給大家帶來了不少的樂趣。今天我們在這裡跟以



前一樣,由我們來抽籤決定是哪一組的女眷上來表演。這次我們準備的節目

一定會讓大家難忘的。好了,下面我們開始抽籤。」面具人說完,上來兩



個同樣帶著面具的男人,擡了一個玻璃箱子過來。裡面裝滿了乒乓球,球上

都寫好了數字。面具男走到箱子跟前,略帶煽情的說道:「下面我們進入



正題,先抽出兩位女眷上來給大家來一場精彩的比賽。」說完手伸向了玻璃

箱,抓了一個乒乓球出來,大聲念道:「一十七組,恭喜您,先生,您將



獲得帶女眷參觀我們俱樂部其他地方的資格,請把女眷交給我們的工作人員。」

說完就聽到下面一陣掙扎和女人的求饒聲,但很快就消失了。然後面



具男又抽了一個乒乓球出來:「六十二號,恭喜您先生,您同樣獲得帶女眷

參觀我們俱樂部的資格,請把女眷交給我們的工作人員。」蓯蓉還沒有反



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見後台走過來兩個身強力壯的男人。過來給劉傑鞠了個

躬,說道:「先生,恭喜您,請把女眷交給我們吧,放心,這裡所有的活



動都是安全的,保證不會傷害到您的女眷的。」劉傑滿臉的興奮之色,說道:

「請帶走,我能跟過去看嗎?」兩人答道:「當然沒問題,待會上台表



演時您也可以上去在她身邊為她加油的,放心,都戴了面具,上台時您再穿

身長袍保證不會有人認出您來的。」說完兩人過來一人一邊架起蓯蓉就往



後台去了。劉傑跟在後面。蓯蓉等發現他們要來抓自己時已經落入了兩人手

中。徒勞的掙扎沒有一點作用。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秦姨(全)作者:不詳
又是一個不眠的週末,太陽剛下山,劉傑帶著蓯蓉從校園的樹林中出來。劉

傑小心的扶著蓯蓉,彷彿在照顧心愛的女神一樣。其他人看到也沒有



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半小時前--在樹林裡。蓯蓉雙手被綁在背後左右

手各抓住另一隻手的肘部躺在草地上,雙腳被分開吊在樹枝上。裙子被揭



到腰上,小內褲掛在右腿膝蓋處,劉傑蹲在她身邊,一隻手從裡面拿出一個

食品袋,一隻手在蓯蓉的陰道口來回摩擦著。「阿空不在,就該由我這個



死黨來照顧你了」。說著從食品袋裡拿出一串葡萄,喂到蓯蓉嘴邊說道:

「今天午飯你沒怎麼吃,那可不行,餓壞了身子我怎麼向阿空交代?」在這



種情況下蓯蓉怎麼可能還吃得下東西,她把頭扭到一邊,不看劉傑一眼,而

蓯蓉所能做的所有反抗也僅僅是這樣而已。劉傑也不在意蓯蓉的態度,見



她把頭扭開後,就摘下一顆葡萄,臉上現出一絲獰笑,慢慢把葡萄在她陰道

口磨蹭著。蓯蓉這才反應過來劉傑的目的是哪裡。「不要……」話還沒說



出來,一顆葡萄已塞進蓯蓉那窄小的肉穴。劉傑也不說話,繼續摘下一顆,

送到蓯蓉嘴邊,蓯蓉忙張口接了過來吃。劉傑又摘了一顆,在蓯蓉反應過



來之前就塞進了肉穴。就這樣蓯蓉兩張嘴一嘴一個的把那串葡萄吃完了。然

後劉傑又獰笑著拿出來兩個茶葉蛋。慢慢的把兩個蛋都剝了殼。蓯蓉知道



他想幹嘛,趕緊哀求道:「不要……給我,我都吃了就是。」劉傑往她嘴裡

餵了過去,說道:「當然你要都吃光,這些都是給你的,你不吃不是浪費



了嘛。」蓯蓉張嘴咬了一口,剛要鬆口氣,劉傑突然把另一個雞蛋塞進了她

肉穴。蓯蓉的小穴本來就塞了二三十個葡萄就已經被塞得滿滿的了,再裝



這麼一個雞蛋哪裡那麼容易。蓯蓉被塞得直翻白眼,雙腿指向天上亂踢亂蹬。

終於,裡面的葡萄紛紛被擠破,汁水往外直流,而那個雞蛋也好不容易



被塞了進去,劉傑還不滿足,還使勁往裡塞了塞直到外面完全看不到雞蛋為

止,鬆開手時小穴慢慢恢復了原樣。劉傑這時把蓯蓉的腳鬆了綁,把小內



褲揉成一團慢慢的賽進了蓯蓉的肛門。一隻手邊扣進肉穴,一隻手把那剩的

半個雞蛋喂到蓯蓉嘴邊。說道:「在我允許之前不能讓裡面的東西掉出來



,不然你會後悔的。」蓯蓉不敢多說,連忙張嘴接。劉傑把她扶起來,給蓯

蓉鬆了手上的繩子。然後從兜裡取出紙巾,幫蓯蓉擦了擦臉上的淚痕。今



天晚上帶你去個地方,長長見識。--現在蓯蓉陰道被葡萄和雞蛋塞得滿滿

的,得用盡全身的力量才能夾住不讓它們掉出來。走路也都變形了。只有



在劉傑的攙扶下才能勉強走得了路。從樹林到劉傑宿舍,平時不到十分鐘的

路走了半個多小時才走到。路上碰見熟人還得像正常的那樣和別人打招呼



。好在天色漸黑,別人也沒用瞧出什麼不對的地方。再加上蓯蓉平時也常到

趙晴空宿舍來串門,別人也沒用多想。到宿舍時蓯蓉已是滿頭大汗。劉傑



一進宿舍就放開蓯蓉,面帶笑容的看著她道:「看你滿頭大汗的,快去洗個

澡吧。」說完過去取了DV在那擺弄著。蓯蓉知道劉傑要用DV拍她洗澡,想



了想,還是沒敢反對。慢慢的進了浴室。慢慢的脫掉衣服裙子。正要開始洗

時劉傑叫住了她:「現在你應該又餓了吧,剛剛吃的本來就少,又出了這



麼多汗,那就把剛才剩下的吃了吧。」蓯蓉愣了一下,才明白劉傑是要她自

己把陰道裡面的東西扣出來吃。對於這些她從來就沒有反對的餘地,於是



劉傑手裡又多了一份蓯蓉在浴室邊洗澡邊從自己陰道掏雞蛋葡萄出來吃的視

頻錄像。



晚上九點,蓯蓉和劉傑出現在校門口。蓯蓉現在看上去已經恢復了那個清純

玉女的形象了。穿了一件連衣裙,裡面也破天荒的穿上了內衣褲。就



連平時一直拉扯著小陰唇的細鋼鏈也被劉傑取下了。出了奶頭和陰唇上的環

還留下外,現在的蓯蓉只要不脫光衣服,誰也看不出她是個做了一年性奴



隸的摸樣。劉傑取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不一會,龐黑開著一輛奔馳來到校門

口。接了他們上車。龐黑顯得很興奮,見了劉傑不停的說:「老大,今天



是去參加那個俱樂部嗎?嘿嘿,沒想到我也能有機會過去,還是沾了老大的

光 .」劉傑也顯得有點興奮,不過還是要做做老大的樣子,教訓龐黑道:



「進去了玩就玩,出來後你小子把嘴管嚴點。要是漏了點風聲,誰也保不住

你,搞不好我也得受你連累。」「是是……老大你放心吧」。龐黑開著車



在城裡轉來轉去兜了好幾圈,確定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的車後,來到了本市

最大的一家酒店外。據說這酒店老闆可不是一般人,是國家最高首領的兒



子出資再這裡辦的。蓯蓉一看,這裡她以前也來過,那是她的網絡歌曲發佈

後市電視台舉辦了一個歌友會,就在這裡辦的,她作為受邀嘉賓過來。沒



想到現在又過來了,卻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麼。多想也沒有用,反正到都已

經到了,也容不得她反悔。再說在這裡他們總部可能再幹什麼下流事情出



來吧。正想著,劉傑拉了她的手,進了酒店。劉傑拉著她徑直來到電梯跟前,

三人進了電梯。只見劉傑在電梯的樓層鍵上按一定順序輸入了一組數字



,電梯慢慢動了,卻不是向上走的,而是往地下去,直下了八層才停住。這

時只見劉傑和龐黑都顯得有點緊張。但更多的是興奮。出了電梯只有一個



長長的通道,通道盡頭是一扇鐵門,彷彿野獸的大口一般等著進入的人。三

人來到門前,劉傑敲了敲門。裡面馬上就有了回應,門開了,出了一個光



頭墨鏡的大漢。「你們找誰?」劉傑連忙從兜裡掏出一張卡片遞了過去:

「輝少叫我來開開眼界的。」光頭也不多話,直接就把他們讓了進去。裡面



就只有一個空房子,,另外又有一個大鐵門,一張桌子,桌上放了很多面具,

能遮半邊臉的面具。光頭給了劉傑一個號碼牌,劉傑接過一看,六十二



號,說明已經來了六十組人在裡面了劉傑也不多說,直接戴上了,然後給蓯

蓉也戴了,就拉著她進了那個鐵門,龐黑跟在後面。一進那門,裡面就傳



來一陣陣歌聲。只見這裡是一個巨大的大廳,像一個劇院一樣,裡面是一個

個的沙發形成的小隔間,光線比較暗,看不清都有些什麼人,但憑聲音就



知道已經坐了不少人了,大廳一頭是一個舞台,台上一個女人正在唱歌,唱

的是如今當紅玉女明星珍兒的最新歌曲,唱得很不錯,就像珍兒原唱一樣



。聽得蓯蓉都不禁向台上多看了兩眼,可惜進這裡的所有人都戴著面具,也

看不出女人的摸樣,只是看身形倒是很像珍兒。劉傑帶著蓯蓉找了個沒坐



人的隔間坐下了。這是一個化妝舞會嗎?蓯蓉這樣想著,看這裡的佈置倒真

像是個高檔舞會的樣子。只是不知道劉傑帶自己來這裡幹什麼,多半是想



結交什麼大人物吧,可能舞會完了之後又要自己來滿足他的慾望。這樣想著

她倒是放鬆了,至於舞會之後會被劉傑姦淫,那都沒什麼大不了的了。



「先生,你們要點什麼飲料?」一個女孩的聲音向劉傑問道。蓯蓉正想著,

聽到這聲音自然的向說話的女孩看去。才看第一眼蓯蓉就發出一聲驚



呼,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雖然這裡光線比較暗,但還是可以清楚地看到,

端著飲料盤的女孩全身赤裸,沒有戴面具的臉孔顯得很精緻,頭上戴了頂



服務員的帽子,雙手折向背後兩手臂被重疊起來綁緊,女孩腰間平端著一個

大盤子,盤子裡放了各種飲料,女孩雙手被反綁在背後,用什麼來端的盤



子?細看之下才發現女孩腰間綁了一條腰帶,盤子的裡面一端固定在腰帶上,

本來高聳的奶子呈現了向下的不正常錐形,另外一端竟然是用魚線綁在



女孩的乳環上的。盤子裡放了十幾樣飲料啤酒等東西,但女孩居然一點不正

常反應液沒有。蓯蓉現在才知道劉傑帶他來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剛想



站起來跑出去,就被劉傑和龐黑一人一邊給按了回去。「老實的呆著,不然

把你脫光了扔台上去。」蓯蓉還在掙扎:「讓我走,我不要在這裡,我們



回去你讓我幹什麼都可以。」「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只要你現在一出去,

明天你就會變得跟她們一樣。她們都是不聽輝少的,被輝少抓過來做這



些事陪罪的,輝少是什麼人,國家第一公子,你能跑得了,現在留下來好好

跟我們看節目,然後我們回去。」說完放開了蓯蓉,蓯蓉當然也聽說過輝



少的事,但那都是正面的,如輝少在哪裡哪裡救了被歹徒抓去的少女啊什麼

的,哪裡想得到原來輝少才是真正的衣冠禽獸。蓯蓉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了,走又不敢走,只好底下頭來個眼不見為淨。劉傑給他們三人每人拿了一

個飲料後,女孩又慢慢的挺著盤子去別的地方去了。蓯蓉正在坐立不安,



突然又想起另一個女孩的聲音:「先生,來點什麼吧?」蓯蓉忍不住又看了

一眼,跟剛才那個女孩一樣的裝扮,不同的是這個女孩盤子裡的是一些零



食。現在來的客人都是坐在沙發上的。隱約的可以看見有不少人影穿梭其中,

那應該就是如剛才那個女孩那樣的「服務員」。



在每一間沙發隔間裡有一個茶幾,茶幾上一個屏幕正閃閃發光,大概是因為

感應到有人坐過來了,裡面的程序啟動了。屏幕亮了一會後出現了一



個像高檔餐館裡點菜一樣的菜單,裡面有很多種服務,劉傑現在就正在一條

條的翻看那些東西。這些服務和菜單根外面餐館所部不同的是,在每一個



菜名和服務名後面都所附的並不是菜的圖片,而是一個容貌清麗的女孩照片。

劉傑點了一個鮮奶,馬上彈出來一長溜的照片,前面的是單號,不過有



的鮮奶是一個女孩,有的是兩個女孩。劉傑覺得奇怪,就點了兩個女孩的那

個鮮奶。過了兩分鐘,正低著頭的蓯蓉聽見有輪子滾過地面的聲音傳來,



擡頭一看,張開了嘴就合不上了。兩個女孩過來了,一個在小車上,一個拉

著小車。拉車的女孩雙手小臂和大臂對折,小腿和大腿對折了綁了起來,



就這樣爬在地上拉著車過來的。車上的女孩同樣的對折了手腳。而不同的是

在車上裝了一個架子,女孩斜躺在架子上,手腳和腰部都被強力膠帶固定



在架子上,嘴被一個大大的充氣塞口球塞住了。拉車的是一條細鐵鏈,兩條

鐵鏈分別沒入兩個女孩的陰道,車上的女孩正在痛苦的呻吟著,想要掙扎



,但被綁成這個樣子,她唯一能動的只有頭部。女孩拉車過來後對劉傑說了

句:「尊貴的客人,請享用鮮奶」。說著把小車拉到劉傑跟前。過來的出



來兩個女孩和一個小車,車上還有幾個杯子就再沒有其他東西了。但看著車

上女孩那大的異常的奶子,就明白應該是怎麼回事了。劉傑其實並不渴,



只是閒的無聊才點了鮮奶的。現在看見兩個容貌清麗的女孩這樣展現在他們

面前,他很好奇她們陰道怎麼那麼大力,居然可以把車拉了過來。想著就



伸手過去,往車上那女孩的陰道扣了過去。女孩使勁的掙扎著,但顯然並沒

有什麼作用,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劉傑在女孩陰道裡摸到了一



個硬硬的東西,抓住了就往外拉,想拉出來看看是什麼東西。但拉了一下居

然沒拉動,再用力拉手卻滑了。但就這樣劉傑已經知道女孩陰道夾緊的力



道很大了。在劉傑拉動那東西是,車上的女孩呼吸突然急促了起來,全身崩

的緊緊的。而邊上拉車過來的女孩臉上也顯出了恐懼的神情。劉傑知道她



們這些服務員在任何情況下都絕不許跟客人說服務之外的任何話,否則會被

嚴懲。所以也不去問她。劉傑低下了頭去,湊近了女孩的下身。在女孩「



嗚嗚……」的哭叫聲中慢慢拉開了女孩的陰唇。看見了在女孩陰道裡的那一

節東西的尾部,那是一個像螺栓一樣的東西,鐵鏈就綁在那螺栓上。這一



年多以來劉傑在蓯蓉身上可是用了不少類似的東西。所以一見這個就知道怎

麼弄了。他抓住螺栓擰了擰,感覺哪邊阻力小些就一直這樣擰了起來。雖



然現在劉傑的手在女孩陰道裡攪動,但明顯的可以感覺的女孩的呼吸慢慢的

平了下來。終於劉傑把螺栓擰到頭,這時很輕鬆的就把這個東西從女孩陰



道裡取了出來,接著一大坨大坨的陰精跟著出來了。劉傑把這東西舉到眼前

仔細看了看。這是一個十五六公分長的像花瓣一樣的東西,有四個花瓣。



平時合起來時像乒乓球那麼粗,如果以擰螺栓,裡面的卡子壓迫花瓣的底部,

使其中的花瓣向外張開。劉傑把螺栓擰到剛才在女孩陰道裡的位置,只



見那花瓣張開足有十公分的大小,怪不得能拉的動小車呢。劉傑把這個東西

向蓯蓉比了比,嚇的蓯蓉直往後退。劉傑剛要嚇唬蓯蓉兩句,說不聽話就



會跟她們一樣,忽然想起一件事。這裡對外界是個秘密所在,但對已經進來

了的人就沒有什麼秘密的了。聽輝少說進來後會有人介紹這個俱樂部的,



但到現在還沒有人上台,依然是幾個女人或男人上去唱歌。這樣他把眼光又

收回來看向茶幾上的屏幕。點了幾下回到初始菜單,果然有俱樂部簡介這



一項。這是劉傑也不管兩個女孩了,但他還沒有說讓她們走,所以她們還在

這裡等著。



天堂俱樂部是由輝少組建的,目的就是為了給像他們這樣的高官貴人提供淫

樂,還有就是拉攏各地的像劉傑這樣的地頭蛇。目前其地下世界已經



遍佈全國。在各地都有這樣的地方。當然這種俱樂部並不是隨便什麼人想進

就能進的。得經過多方考察,確定對方安全之後才會吸納進來。各地的一



些高官貴人進來都得交一筆不小的入會費,以維持俱樂部的運行。像劉傑這

樣的地頭蛇,輝少基本就是免費,因為在其他地方還有能用的著劉傑的。



這裡面的「服務員」都是輝少從各地收羅進來的美女,也有各會員提供的不

聽話的女孩,或他們久追不上的女人,反正只要是他們看上的女人就一定



會出現在這裡--經過嚴苛的調教之後來服務大家。還有就是各會員到這裡

來玩樂時必須自己帶一個美女一起過來,所以劉傑過來時就把蓯蓉帶上了



。這樣的事情,肯定哪個女孩都不願意過來干的,但輝少手下有一大隊專門

的人馬來調教她們。從各方面摧毀她們的意志,當然也有始終不屈服的。



在輝少眼裡看來沒有調教不好的女孩,只是手段和時間的問題而已。像現在

車上這個女孩,她被抓來都兩個多月了,各種調教手段都用上了她還是不



肯像先前那些端茶水的女孩那樣幹這個,於是輝少就想了這麼個辦法,不用

她願意,這樣綁起來也同樣可以為大家服務。劉傑看了一會,就在車上那



女孩不停的嗚嗚聲中把這個東西向她的陰道又塞了回去,然後擰動螺栓,在

女孩全身不停緊繃發抖中給擰到了原來的位置。現在劉傑知道這個東西在



女孩的陰道裡會張開有十公分那麼大,怎麼也不會掉出來的了。劉傑正想著

是不是要弄一個回去給蓯蓉用呢。這時台上出現了一個帶著巨大面具的人



,對著台下的客人說話了:「感謝各位來到這裡。我們這個俱樂部開辦五年

以來,承蒙各位照顧,也給大家帶來了不少的樂趣。今天我們在這裡跟以



前一樣,由我們來抽籤決定是哪一組的女眷上來表演。這次我們準備的節目

一定會讓大家難忘的。好了,下面我們開始抽籤。」面具人說完,上來兩



個同樣帶著面具的男人,擡了一個玻璃箱子過來。裡面裝滿了乒乓球,球上

都寫好了數字。面具男走到箱子跟前,略帶煽情的說道:「下面我們進入



正題,先抽出兩位女眷上來給大家來一場精彩的比賽。」說完手伸向了玻璃

箱,抓了一個乒乓球出來,大聲念道:「一十七組,恭喜您,先生,您將



獲得帶女眷參觀我們俱樂部其他地方的資格,請把女眷交給我們的工作人員。」

說完就聽到下面一陣掙扎和女人的求饒聲,但很快就消失了。然後面



具男又抽了一個乒乓球出來:「六十二號,恭喜您先生,您同樣獲得帶女眷

參觀我們俱樂部的資格,請把女眷交給我們的工作人員。」蓯蓉還沒有反



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見後台走過來兩個身強力壯的男人。過來給劉傑鞠了個

躬,說道:「先生,恭喜您,請把女眷交給我們吧,放心,這裡所有的活



動都是安全的,保證不會傷害到您的女眷的。」劉傑滿臉的興奮之色,說道:

「請帶走,我能跟過去看嗎?」兩人答道:「當然沒問題,待會上台表



演時您也可以上去在她身邊為她加油的,放心,都戴了面具,上台時您再穿

身長袍保證不會有人認出您來的。」說完兩人過來一人一邊架起蓯蓉就往



後台去了。劉傑跟在後面。蓯蓉等發現他們要來抓自己時已經落入了兩人手

中。徒勞的掙扎沒有一點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