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秦在一家只有6個人的小公司工作,女老板吳蓓,商務經理姚惠,前台兼出納陳琦,兩個設計師小崔,小馬,自己是設計部主管。公司外出業務不多,大多時間在女老板的眼皮底下老老實實地干活。公司顯然是女權至上,比自己還小兩歲的吳總統治全軍,陳琦經常給最老實腼腆的小崔指派附加的如漆茶倒水,外出跑腿,搬運東西等工作,姚惠則直接對小馬發號施令,吆喝他干這干那,而小秦一般只有在干些苦活,打掃房間時才有一定的對下屬的管理權,其它時間都要向吳總請示匯報甚至發現吳總已經漸漸讓姚惠來插手自己的工作並享有審批權。

? ???在招聘會上吳蓓一眼就看中了英俊強健但缺乏自信不得志的秦忠。果然比自己大兩歲的秦忠很好使喚,在自己面前連眼睛都不敢擡,甚至只要使個手勢,翹翹腳尖兒他就會老老實實地執行。至於小崔和小馬更是典型軟弱男人,只要姚惠和陳琦就能輕易搞定。現在公司六個人正好三男三女,吳蓓產生了一個美妙大膽的構想,並把它告訴了姚惠和陳琦,沒想到她們喜出望外,並懇求馬上開始。

? ???吳蓓暗中命令姚惠去搞定小馬,陳琦搞定小崔,秦忠當然是她自己的獵物。

一天快下班了,公司只剩下秦忠和吳總,她把秦忠叫進自己的房間。吳蓓翹起腳尖兒,鉤著高跟鞋搖來搖去向秦忠發問:

“小秦,手頭的設計怎麼樣了?”

“快完了,能按時完成。”

“好,以後這方面的事多向姚經理請示匯報,我一個人太忙管不過來。

“哎,我現在的工作都向姚經理匯報,沒有她的同意我是不敢去做的“那看來你對她的命令能夠百分之百的服從了?”

“是”

“好,那看來我讓你完全服從我的命令就更沒問題啦?”

“是,當然”

“哈哈哈,好吧,好好干,我該回去了”吳蓓故意甩了一下腳上鉤著的高跟鞋,鞋飛出了兩尺多遠“哎呀,我的鞋夠不著了,小秦,給我撿一下”

“哎”小秦彎腰拾起了高跟鞋,鞋很高級是黑色的,鞋跟約10公分。

“別起來呀,喏”隨著聲音的指示吳蓓向小秦翹動著肉色的褲襪腳尖兒。

正要直起腰的小秦領會了吳總的指令,給女老板曲身穿鞋的屈辱感頓然而生,而想起剛剛說的話,看來吳總是在考驗我埃小秦還是單腿跪地手捧老板的高跟鞋慢慢地套住老板正在翹動的絲襪腳尖兒。

吳蓓卻又把皮椅往後頂了一下以便能俯視到腳下的小秦,而另一個作用是迫使小秦前移重心不得不雙膝跪下。

小秦費力地為老板穿鞋,盡量手不碰到老板的肉色絲襪腳,他知道這是禁止自己接觸的高貴區域,然而如果這雙貴腳不配合的話是很難做到的。

吳蓓正是這樣做的,腳尖不但不往鞋裡伸反而不時地向後縮,把小秦弄得重心不穩幾次差點兒向前跌倒,而且身體已經不知不覺地鑽進了桌子底下。這樣玩夠了,吳蓓才罷休:

“真苯,沒給你女朋友穿過鞋呀?”

“對不起,我沒有女朋友”小秦從余光中感到女老板面帶微笑地俯視著自己,絲襪腳開始配合,高跟鞋終於穿上了。

“以後得好好練練,在你沒有女朋友之前還是由我來訓練訓練你吧?”一邊說著吳蓓一邊扭動著剛被穿上鞋的腳尖兒,從各個角度檢查絲襪是否受到擠壓。小秦只有跪等。

“哎呀,鞋上怎麼有個黑點兒呀”

“是嗎”小秦下了一跳趕緊把臉移進檢查,但除了一點點灰塵什麼也看不到。“沒找到啊,吳總”

在黑色的鞋上找到黑點兒的難度和可能性吳蓓心裡很明白,她就是要戲弄和調教小秦。“你那光線不對,從我這裡能看到,來,桌上有紙巾”

當兩秒鍾後小秦明白了黑點兒和紙巾的關系後,從桌底探出頭仰著上身在女老板的桌子上開始搜尋紙巾。

“喏,就在你右邊”吳蓓雙臂抱著胸只是努了努嘴,眼看著小秦艱難地伸手那紙巾。

小秦用紙巾開始仔細地從鞋尖擦起。

“干脆,你那裡也看不見,把我的鞋整個擦一便”

“哎”……

“注意,別碰到我的襪子,對,還有鞋跟兒”

“哎”……

“擦完了,您看行嗎”

“恩,還不錯,就是不亮,帶手絹了嗎?”吳蓓360度地轉動著腳尖兒,有委婉溫柔地地發出了新的指令。

“帶了”小秦掏出自己得手絹,開始執行新的命令。

看著腳下正在忙碌著的被屈辱感羞紅了臉的小秦吳蓓暗自得意,但還不滿足。

“這麼給我跪著累不累呀,老座著對身體也不好,有機會要多活動活動?”

“哎”

“五禽戲知道吧,多練練爬行動作對身體大有好處,是不是?”

“是”

“反正公司這裡是地毯,以後想爬了隨時都可以,哈哈哈”

“哈哈”小秦不得不復合著苦笑了兩下。

一會小秦擦完了鞋,依然跪等著請求吳蓓檢查。

“恩,不錯,你要不累的話再鍛煉鍛煉,今天算你加班?”話音沒落,吳總已經交換了腿並向小秦翹動著另一支腳尖兒,在翹腿的時候吳總的鞋尖兒在小秦的下颚蹭了一下。

既然有加班費那就接著擦吧,又沒別人看見,小秦盡力給自己找借口。看到小秦捧起自己的腳,吳蓓感到開端的確順利並可繼續加大力度。

“當時招人時真沒看錯,你很能干,而且還有非常大的潛力等待開發”

“您過獎了,服從您的命令是我最基本的職責。”

“包括工作時間以外的嗎,比如現在?”

“當然,一個好員工應該對公司和老板忠誠,公司的發展就是自己的發展,只要老板有命令隨時都應該投入工作”小秦說完後才感到說得太過了,十分後悔。

“哎呀,這正是我想對你們說的話,但能象你這樣主動去做的太難得了,以後要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並給小崔和小馬作出表率。”

“是,吳總,這只鞋也擦完了,請您檢查一下”

“哈哈,我說你有很大的潛力嗎,”吳蓓看了看“挺亮的,那現在再給你加大一點工作量,同時也是再幫你鍛煉一下身體?”說著,吳蓓收起腿站起來“剛才你只是跪,並沒有真正的爬,現在練練爬行,就在公司裡爬一圈”

小秦目瞪口呆地仰視著包括高跟鞋已經接近一米八的女老板,不知所措。

“傻愣著干嗎,鑽出來直接爬,不用站起來,雙手著地”女老板雙手叉腰分腿站立在面前開始催促。……“好,就這樣……哎呀,太慢了,你看,還沒有我走的快呢,對,還得加快,好,不錯”

終於,小秦爬回了吳總的房間回到起點,渾身酸疼,氣喘籲籲。

“怎麼樣,感覺不錯吧”吳蓓竟然用手拍打撫弄下面的小秦以示慰問“臉怎麼都紅了,剛這麼一圈就累了”

“確實有點累”

“累就說明達到訓練效果了,但還要堅持,這樣才有提高呢,這樣吧,先允許你休息一會,然後來一組負重練習”吳蓓翹起腿座在了沙發上:

“爬著到那個櫃子那把靴子給我取過來”

小秦沒等休息有開始了爬行並隨後打開了櫃子,裡面是一雙齊膝高的黑色高跟腳踝處帶有金屬扣的皮靴。

“對,注意剛才我給你的命令,是把靴子給我取過來,你現在是在模仿動物爬行,想想動物是怎樣取東西的”吳蓓稍微停頓後又故意提示道:“比如你現在是我的一條小狗吧,小狗給主人取東西時是用哪個部位?”說話的語氣十分溫柔,就象幼兒園老師給孩子上課一樣。這是吳蓓認為對小秦決定性的一擊,她不用威嚇,皮鞭,甚至發出的命令都十分隱諱,委婉,讓對方自己去理解和感受,這樣才能使對方從身心上徹底屈服。

“想明白了就快一點,天都黑了”

不用提示小秦也明白,他還知道為什麼吳總要拿馬靴,在女老板艷麗,淫威,而又充滿挑逗的溫柔目光中頭腦陷入混亂。最終,他還是張開了屈辱的嘴,他知道以自己的地位,能力與女老板去斗志斗勇是毫無意義的,並且女老板充滿妖艷的體貌,嗓音,身體的氣息特別是腳上的高跟鞋和絲襪早已使自己幾乎喪失理智,在屈辱中下身發硬。

“對,真聰明,咬緊些別掉下來,真是只聽話的小狗,注意,把靴子擺正了,對,真好”吳蓓開始在“小狗”的頭上拍打撫弄。

小秦把靴子擺好在女主人的腳下,松開口的同時也覺得自己已經墮入了淩辱的深淵。

“怎麼樣,這回你也相信你的潛力了吧,看來只有我才能把它開發出來”說著,吳蓓用翹起的腳尖兒挑起了小秦的下颚,見其很順從又繼續說道:“剛才叼著我靴子的時候覺得靴子裡面的味道怎麼樣?”

“味道挺香的,還有一些上等皮革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很好聞”連小秦自己也沒想到會說出這樣沒有臉恥的獻媚的話。

OK了,吳蓓暗自大喜到。

“哈哈哈,以後想聞的話就向我懇求,我會滿足你的,對優秀的雇員當然要嘉獎了,不過可不能未經允許偷著聞……是不是偷著聞過?”

“沒有,我不敢。”

“不敢就好,你是不是還很喜歡我的高跟鞋呀,剛才我看你那裡都鼓起來了”吳蓓要將小秦剝得一絲不掛。

“沒有”小秦被震住了,滿臉通紅,下身反而更加硬起來。

“還不招認,趴著別動”每說完吳蓓已經朝向小秦下身伸出腳尖“怎麼回事,難道要等我把你撥光才招認嗎?”

“對不起,老板,下次不敢了”

“哈哈哈,看來你是真的喜歡,如果是真喜歡就別掖著藏著了,很多男人都喜歡,又不止你一個,說出來也就舒服了。來吧,繼續吧,我想不用再下命你也應該知道該作什麼吧”

“是”小秦擡起了頭“可是……”

“怎麼啦,說”

“吳總我能不能用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吳蓓笑得前仰後合“真實個聰明的小乖乖,光用嘴怎麼行呢,真把自己當狗啦”

小秦開始了動作,脫下吳總的一只高跟鞋後吳總把那條腿壓在了小秦的肩上。誰也沒有說話,雙方都進入了情況。

“穿著馬靴騎著你才有意思,就是還缺一根馬鞭,找一找哪個能替代一下”

“是”小秦也開始環視四周

“咳,真是個蠢奴才,把你腰帶解下來不就行了嗎快把褲子脫了”

“是”只穿著內褲的小秦把自己的腰帶雙手舉起交給了吳總。

“哈哈哈,哈哈哈,你那裡都濕了一大片了。”吳蓓翻身上馬,由於腿長會到地所以只能將雙腿架在馬肩上,這樣一來身體就不穩了。“不行,你的女主人還缺缰繩……啊,有了,來,爬到櫃子那”

櫃子裡有一雙吳蓓棕色的褲襪,沒想到事情進展得這樣順利,道具今天就要用上了。吳蓓將褲襪的裆部嚴嚴實實地套住馬頭從頭後交叉勒住馬脖子又在馬嘴上繞了一圈使勁勒住,隨後在馬頭後打了個死結。

“現在你要開始被你的女主人騎著開始爬行訓練了,準備好,駕”,隨著皮帶抽在屁股上的啪的一聲,小秦開始了新的一圈負重的爬行。由於吳總的褲襪顏色很深和質地較厚,視覺不是很理想,難免偏移方向,所以吳總不時地揮動馬鞭抽打屁股並吆喝著以調整方向。小秦被吳總褲襪的誘人味道陶醉了,閉上眼睛寧可僅憑借主人的吆喝聲前進,這反而也使女主人更加得意和滿足。

“快點,快點,太慢了,拿出全部力量來”,啪,啪……

吳蓓又有了新的想法,她把一個空的盒飯盒子倒進水命令馬臉貼在地上飲水,還擺好姿勢拿數碼相機給自己騎馬的造型拍照,給這次成功的戲谑留下紀念,並把相片發送到小秦的信箱裡。最後女主人下馬將棕色褲襪作成的缰繩系在沙發旁邊的衣架柱子上,然後座進沙發裡並翹起二郎腿開始訓話:

“今天表現還不錯,以後還要努力。從現在起,我已經不僅僅是你的老板了,因為你的身心都已經屬於我了,對不對?”

“是,您還是我尊敬的女主人。”

“光尊敬還不夠,你還要象你的名字一樣對我勤勤懇懇和忠誠,明白嗎”

“是”

“對,以後就這樣回答,作為奴隸只能這樣和你的主人說話。”

“是”

“別光說是,通過儀式你才算正式地成為我的奴隸,你知道應該怎樣做嗎?要做個聰明的奴隸,否則就要挨主任的鞭子”

小秦把臉埋在了女主人的鞋面上,伸出舌頭開始向女主人表示忠誠和崇拜。十分鍾後,兩只高筒皮靴從靴跟、靴尖、靴幫、靴筒到靴子頂端都舔了一邊。

吳蓓十分滿意,並開著寶馬車帶著奴隸去吃飯,隨後又一起回到自己的郊外別墅。路上吳蓓給奴隸起了名字叫阿忠。

進屋後,阿忠跪著給女主人脫掉靴子換上拖鞋,然後按照女主人的命令去認真洗澡。

吳蓓今天也十分興奮,只用一小時的時間就把英俊的小秦淪為自己的忠實奴隸,並體驗到當主人而不同於老板可以對人身心同時虐待戲耍的快感,自己的下身也濕了一片,再看著自己拍攝的淫蕩、變態的圖片,渾身火燒火燎,決定今晚徹底把小秦淪為自己的性奴。她脫下濕了一片的肉色褲襪噴了些刺激性欲的進口香水,準備好玩弄奴隸的道具,按照貴婦人的樣式盤起頭,戴上長袖的黑色尼龍絲織手套,黑色連體開裆網眼褲襪內衣,20公分的黑色高底高跟鞋,又招來幾雙跳了絲但還未遺棄的絲襪。

“阿忠,到我臥室來”聽到阿忠穿內褲的聲音吳蓓命令道。

阿忠穿著女主人穿舊的紅色女式三角內褲羞怯地推開女主人的臥室,女主人突然從背後一手拿著一團東西捂住自己的嘴,一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套弄起來。慌亂中,阿忠不知應該先從那裡開始反抗,又在猶豫反抗是否能夠被女主人允許,他只是看清楚了用來捂嘴的是一雙有強烈騷氣和香氣的肉色褲襪,渾身頓時發熱酸麻,肉棒在女主人手裡以從未有過的速度漲大。

阿忠是在聞著女主人香噴噴的肉色褲襪下被拽住下身倒在床上的,女主人妖艷、淫蕩、性感無比·······隨後,四肢被繩索固定在四個牆角整雙肉色褲襪基本被女主人塞進嘴裡,肉棒被騎跨在自己身上的女主人的肉縫吞沒。女主人開始上下左右地運動,直至十分種後奴隸在憋悶的呻吟聲中射精。吳蓓沒有再次通過對小秦身心的淩虐達到性征服的目的,而是要采取主動的性挑逗來俘虜對方,並通過這一過程深入了解小秦對女性崇拜及戀物的程度。

吳蓓喜歡統治男人,從在學校起就一直擔任班干部中的要職,最終普通男同學都會服從她,特別淘氣的男同學也只能躲開她。在大學開始挑逗,戲弄男孩子,同時玩弄幾個忠誠的追求者,上班後憑借自己的性感,手腕和的確聰明的頭腦不惜各種技巧僅在三年後就發財當了老板。小秦是他很喜歡的類型,外表吸引人,內心又老實,羞怯,為人安分,膽小怕事,這樣很容易被控制。在網上她知道了男人的受虐和戀物心理,發現和調教的技巧,所以才決定實施自己的偉大計劃。

小秦被女主人先後強奸了兩次。然後被命令穿上女主人穿舊的黑色連褲襪,肉棒上套上一雙肉色短絲襪並包住兩個肉球,嘴裡的褲襪被女主人的腳尖兒夾著拽出來,稍試休息後又被命令跪在女主人跨間為其舔弄陰部,咽下所有分泌物後還要將嘴唇和舌頭移至肛門繼續性服務,自己的肛門也被女主人那毛刷和橡膠棒淩辱了一番。

深夜,吳蓓分別給姚惠和陳琦打了電話,催促快些實施,加大力度,並告知小秦已經搞定,騎馬時的相片已經發到她們的信箱裡。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連續遭暴性事...
小秦在一家只有6個人的小公司工作,女老板吳蓓,商務經理姚惠,前台兼出納陳琦,兩個設計師小崔,小馬,自己是設計部主管。公司外出業務不多,大多時間在女老板的眼皮底下老老實實地干活。公司顯然是女權至上,比自己還小兩歲的吳總統治全軍,陳琦經常給最老實腼腆的小崔指派附加的如漆茶倒水,外出跑腿,搬運東西等工作,姚惠則直接對小馬發號施令,吆喝他干這干那,而小秦一般只有在干些苦活,打掃房間時才有一定的對下屬的管理權,其它時間都要向吳總請示匯報甚至發現吳總已經漸漸讓姚惠來插手自己的工作並享有審批權。

? ???在招聘會上吳蓓一眼就看中了英俊強健但缺乏自信不得志的秦忠。果然比自己大兩歲的秦忠很好使喚,在自己面前連眼睛都不敢擡,甚至只要使個手勢,翹翹腳尖兒他就會老老實實地執行。至於小崔和小馬更是典型軟弱男人,只要姚惠和陳琦就能輕易搞定。現在公司六個人正好三男三女,吳蓓產生了一個美妙大膽的構想,並把它告訴了姚惠和陳琦,沒想到她們喜出望外,並懇求馬上開始。

? ???吳蓓暗中命令姚惠去搞定小馬,陳琦搞定小崔,秦忠當然是她自己的獵物。

一天快下班了,公司只剩下秦忠和吳總,她把秦忠叫進自己的房間。吳蓓翹起腳尖兒,鉤著高跟鞋搖來搖去向秦忠發問:

“小秦,手頭的設計怎麼樣了?”

“快完了,能按時完成。”

“好,以後這方面的事多向姚經理請示匯報,我一個人太忙管不過來。

“哎,我現在的工作都向姚經理匯報,沒有她的同意我是不敢去做的“那看來你對她的命令能夠百分之百的服從了?”

“是”

“好,那看來我讓你完全服從我的命令就更沒問題啦?”

“是,當然”

“哈哈哈,好吧,好好干,我該回去了”吳蓓故意甩了一下腳上鉤著的高跟鞋,鞋飛出了兩尺多遠“哎呀,我的鞋夠不著了,小秦,給我撿一下”

“哎”小秦彎腰拾起了高跟鞋,鞋很高級是黑色的,鞋跟約10公分。

“別起來呀,喏”隨著聲音的指示吳蓓向小秦翹動著肉色的褲襪腳尖兒。

正要直起腰的小秦領會了吳總的指令,給女老板曲身穿鞋的屈辱感頓然而生,而想起剛剛說的話,看來吳總是在考驗我埃小秦還是單腿跪地手捧老板的高跟鞋慢慢地套住老板正在翹動的絲襪腳尖兒。

吳蓓卻又把皮椅往後頂了一下以便能俯視到腳下的小秦,而另一個作用是迫使小秦前移重心不得不雙膝跪下。

小秦費力地為老板穿鞋,盡量手不碰到老板的肉色絲襪腳,他知道這是禁止自己接觸的高貴區域,然而如果這雙貴腳不配合的話是很難做到的。

吳蓓正是這樣做的,腳尖不但不往鞋裡伸反而不時地向後縮,把小秦弄得重心不穩幾次差點兒向前跌倒,而且身體已經不知不覺地鑽進了桌子底下。這樣玩夠了,吳蓓才罷休:

“真苯,沒給你女朋友穿過鞋呀?”

“對不起,我沒有女朋友”小秦從余光中感到女老板面帶微笑地俯視著自己,絲襪腳開始配合,高跟鞋終於穿上了。

“以後得好好練練,在你沒有女朋友之前還是由我來訓練訓練你吧?”一邊說著吳蓓一邊扭動著剛被穿上鞋的腳尖兒,從各個角度檢查絲襪是否受到擠壓。小秦只有跪等。

“哎呀,鞋上怎麼有個黑點兒呀”

“是嗎”小秦下了一跳趕緊把臉移進檢查,但除了一點點灰塵什麼也看不到。“沒找到啊,吳總”

在黑色的鞋上找到黑點兒的難度和可能性吳蓓心裡很明白,她就是要戲弄和調教小秦。“你那光線不對,從我這裡能看到,來,桌上有紙巾”

當兩秒鍾後小秦明白了黑點兒和紙巾的關系後,從桌底探出頭仰著上身在女老板的桌子上開始搜尋紙巾。

“喏,就在你右邊”吳蓓雙臂抱著胸只是努了努嘴,眼看著小秦艱難地伸手那紙巾。

小秦用紙巾開始仔細地從鞋尖擦起。

“干脆,你那裡也看不見,把我的鞋整個擦一便”

“哎”……

“注意,別碰到我的襪子,對,還有鞋跟兒”

“哎”……

“擦完了,您看行嗎”

“恩,還不錯,就是不亮,帶手絹了嗎?”吳蓓360度地轉動著腳尖兒,有委婉溫柔地地發出了新的指令。

“帶了”小秦掏出自己得手絹,開始執行新的命令。

看著腳下正在忙碌著的被屈辱感羞紅了臉的小秦吳蓓暗自得意,但還不滿足。

“這麼給我跪著累不累呀,老座著對身體也不好,有機會要多活動活動?”

“哎”

“五禽戲知道吧,多練練爬行動作對身體大有好處,是不是?”

“是”

“反正公司這裡是地毯,以後想爬了隨時都可以,哈哈哈”

“哈哈”小秦不得不復合著苦笑了兩下。

一會小秦擦完了鞋,依然跪等著請求吳蓓檢查。

“恩,不錯,你要不累的話再鍛煉鍛煉,今天算你加班?”話音沒落,吳總已經交換了腿並向小秦翹動著另一支腳尖兒,在翹腿的時候吳總的鞋尖兒在小秦的下颚蹭了一下。

既然有加班費那就接著擦吧,又沒別人看見,小秦盡力給自己找借口。看到小秦捧起自己的腳,吳蓓感到開端的確順利並可繼續加大力度。

“當時招人時真沒看錯,你很能干,而且還有非常大的潛力等待開發”

“您過獎了,服從您的命令是我最基本的職責。”

“包括工作時間以外的嗎,比如現在?”

“當然,一個好員工應該對公司和老板忠誠,公司的發展就是自己的發展,只要老板有命令隨時都應該投入工作”小秦說完後才感到說得太過了,十分後悔。

“哎呀,這正是我想對你們說的話,但能象你這樣主動去做的太難得了,以後要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並給小崔和小馬作出表率。”

“是,吳總,這只鞋也擦完了,請您檢查一下”

“哈哈,我說你有很大的潛力嗎,”吳蓓看了看“挺亮的,那現在再給你加大一點工作量,同時也是再幫你鍛煉一下身體?”說著,吳蓓收起腿站起來“剛才你只是跪,並沒有真正的爬,現在練練爬行,就在公司裡爬一圈”

小秦目瞪口呆地仰視著包括高跟鞋已經接近一米八的女老板,不知所措。

“傻愣著干嗎,鑽出來直接爬,不用站起來,雙手著地”女老板雙手叉腰分腿站立在面前開始催促。……“好,就這樣……哎呀,太慢了,你看,還沒有我走的快呢,對,還得加快,好,不錯”

終於,小秦爬回了吳總的房間回到起點,渾身酸疼,氣喘籲籲。

“怎麼樣,感覺不錯吧”吳蓓竟然用手拍打撫弄下面的小秦以示慰問“臉怎麼都紅了,剛這麼一圈就累了”

“確實有點累”

“累就說明達到訓練效果了,但還要堅持,這樣才有提高呢,這樣吧,先允許你休息一會,然後來一組負重練習”吳蓓翹起腿座在了沙發上:

“爬著到那個櫃子那把靴子給我取過來”

小秦沒等休息有開始了爬行並隨後打開了櫃子,裡面是一雙齊膝高的黑色高跟腳踝處帶有金屬扣的皮靴。

“對,注意剛才我給你的命令,是把靴子給我取過來,你現在是在模仿動物爬行,想想動物是怎樣取東西的”吳蓓稍微停頓後又故意提示道:“比如你現在是我的一條小狗吧,小狗給主人取東西時是用哪個部位?”說話的語氣十分溫柔,就象幼兒園老師給孩子上課一樣。這是吳蓓認為對小秦決定性的一擊,她不用威嚇,皮鞭,甚至發出的命令都十分隱諱,委婉,讓對方自己去理解和感受,這樣才能使對方從身心上徹底屈服。

“想明白了就快一點,天都黑了”

不用提示小秦也明白,他還知道為什麼吳總要拿馬靴,在女老板艷麗,淫威,而又充滿挑逗的溫柔目光中頭腦陷入混亂。最終,他還是張開了屈辱的嘴,他知道以自己的地位,能力與女老板去斗志斗勇是毫無意義的,並且女老板充滿妖艷的體貌,嗓音,身體的氣息特別是腳上的高跟鞋和絲襪早已使自己幾乎喪失理智,在屈辱中下身發硬。

“對,真聰明,咬緊些別掉下來,真是只聽話的小狗,注意,把靴子擺正了,對,真好”吳蓓開始在“小狗”的頭上拍打撫弄。

小秦把靴子擺好在女主人的腳下,松開口的同時也覺得自己已經墮入了淩辱的深淵。

“怎麼樣,這回你也相信你的潛力了吧,看來只有我才能把它開發出來”說著,吳蓓用翹起的腳尖兒挑起了小秦的下颚,見其很順從又繼續說道:“剛才叼著我靴子的時候覺得靴子裡面的味道怎麼樣?”

“味道挺香的,還有一些上等皮革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很好聞”連小秦自己也沒想到會說出這樣沒有臉恥的獻媚的話。

OK了,吳蓓暗自大喜到。

“哈哈哈,以後想聞的話就向我懇求,我會滿足你的,對優秀的雇員當然要嘉獎了,不過可不能未經允許偷著聞……是不是偷著聞過?”

“沒有,我不敢。”

“不敢就好,你是不是還很喜歡我的高跟鞋呀,剛才我看你那裡都鼓起來了”吳蓓要將小秦剝得一絲不掛。

“沒有”小秦被震住了,滿臉通紅,下身反而更加硬起來。

“還不招認,趴著別動”每說完吳蓓已經朝向小秦下身伸出腳尖“怎麼回事,難道要等我把你撥光才招認嗎?”

“對不起,老板,下次不敢了”

“哈哈哈,看來你是真的喜歡,如果是真喜歡就別掖著藏著了,很多男人都喜歡,又不止你一個,說出來也就舒服了。來吧,繼續吧,我想不用再下命你也應該知道該作什麼吧”

“是”小秦擡起了頭“可是……”

“怎麼啦,說”

“吳總我能不能用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吳蓓笑得前仰後合“真實個聰明的小乖乖,光用嘴怎麼行呢,真把自己當狗啦”

小秦開始了動作,脫下吳總的一只高跟鞋後吳總把那條腿壓在了小秦的肩上。誰也沒有說話,雙方都進入了情況。

“穿著馬靴騎著你才有意思,就是還缺一根馬鞭,找一找哪個能替代一下”

“是”小秦也開始環視四周

“咳,真是個蠢奴才,把你腰帶解下來不就行了嗎快把褲子脫了”

“是”只穿著內褲的小秦把自己的腰帶雙手舉起交給了吳總。

“哈哈哈,哈哈哈,你那裡都濕了一大片了。”吳蓓翻身上馬,由於腿長會到地所以只能將雙腿架在馬肩上,這樣一來身體就不穩了。“不行,你的女主人還缺缰繩……啊,有了,來,爬到櫃子那”

櫃子裡有一雙吳蓓棕色的褲襪,沒想到事情進展得這樣順利,道具今天就要用上了。吳蓓將褲襪的裆部嚴嚴實實地套住馬頭從頭後交叉勒住馬脖子又在馬嘴上繞了一圈使勁勒住,隨後在馬頭後打了個死結。

“現在你要開始被你的女主人騎著開始爬行訓練了,準備好,駕”,隨著皮帶抽在屁股上的啪的一聲,小秦開始了新的一圈負重的爬行。由於吳總的褲襪顏色很深和質地較厚,視覺不是很理想,難免偏移方向,所以吳總不時地揮動馬鞭抽打屁股並吆喝著以調整方向。小秦被吳總褲襪的誘人味道陶醉了,閉上眼睛寧可僅憑借主人的吆喝聲前進,這反而也使女主人更加得意和滿足。

“快點,快點,太慢了,拿出全部力量來”,啪,啪……

吳蓓又有了新的想法,她把一個空的盒飯盒子倒進水命令馬臉貼在地上飲水,還擺好姿勢拿數碼相機給自己騎馬的造型拍照,給這次成功的戲谑留下紀念,並把相片發送到小秦的信箱裡。最後女主人下馬將棕色褲襪作成的缰繩系在沙發旁邊的衣架柱子上,然後座進沙發裡並翹起二郎腿開始訓話:

“今天表現還不錯,以後還要努力。從現在起,我已經不僅僅是你的老板了,因為你的身心都已經屬於我了,對不對?”

“是,您還是我尊敬的女主人。”

“光尊敬還不夠,你還要象你的名字一樣對我勤勤懇懇和忠誠,明白嗎”

“是”

“對,以後就這樣回答,作為奴隸只能這樣和你的主人說話。”

“是”

“別光說是,通過儀式你才算正式地成為我的奴隸,你知道應該怎樣做嗎?要做個聰明的奴隸,否則就要挨主任的鞭子”

小秦把臉埋在了女主人的鞋面上,伸出舌頭開始向女主人表示忠誠和崇拜。十分鍾後,兩只高筒皮靴從靴跟、靴尖、靴幫、靴筒到靴子頂端都舔了一邊。

吳蓓十分滿意,並開著寶馬車帶著奴隸去吃飯,隨後又一起回到自己的郊外別墅。路上吳蓓給奴隸起了名字叫阿忠。

進屋後,阿忠跪著給女主人脫掉靴子換上拖鞋,然後按照女主人的命令去認真洗澡。

吳蓓今天也十分興奮,只用一小時的時間就把英俊的小秦淪為自己的忠實奴隸,並體驗到當主人而不同於老板可以對人身心同時虐待戲耍的快感,自己的下身也濕了一片,再看著自己拍攝的淫蕩、變態的圖片,渾身火燒火燎,決定今晚徹底把小秦淪為自己的性奴。她脫下濕了一片的肉色褲襪噴了些刺激性欲的進口香水,準備好玩弄奴隸的道具,按照貴婦人的樣式盤起頭,戴上長袖的黑色尼龍絲織手套,黑色連體開裆網眼褲襪內衣,20公分的黑色高底高跟鞋,又招來幾雙跳了絲但還未遺棄的絲襪。

“阿忠,到我臥室來”聽到阿忠穿內褲的聲音吳蓓命令道。

阿忠穿著女主人穿舊的紅色女式三角內褲羞怯地推開女主人的臥室,女主人突然從背後一手拿著一團東西捂住自己的嘴,一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套弄起來。慌亂中,阿忠不知應該先從那裡開始反抗,又在猶豫反抗是否能夠被女主人允許,他只是看清楚了用來捂嘴的是一雙有強烈騷氣和香氣的肉色褲襪,渾身頓時發熱酸麻,肉棒在女主人手裡以從未有過的速度漲大。

阿忠是在聞著女主人香噴噴的肉色褲襪下被拽住下身倒在床上的,女主人妖艷、淫蕩、性感無比·······隨後,四肢被繩索固定在四個牆角整雙肉色褲襪基本被女主人塞進嘴裡,肉棒被騎跨在自己身上的女主人的肉縫吞沒。女主人開始上下左右地運動,直至十分種後奴隸在憋悶的呻吟聲中射精。吳蓓沒有再次通過對小秦身心的淩虐達到性征服的目的,而是要采取主動的性挑逗來俘虜對方,並通過這一過程深入了解小秦對女性崇拜及戀物的程度。

吳蓓喜歡統治男人,從在學校起就一直擔任班干部中的要職,最終普通男同學都會服從她,特別淘氣的男同學也只能躲開她。在大學開始挑逗,戲弄男孩子,同時玩弄幾個忠誠的追求者,上班後憑借自己的性感,手腕和的確聰明的頭腦不惜各種技巧僅在三年後就發財當了老板。小秦是他很喜歡的類型,外表吸引人,內心又老實,羞怯,為人安分,膽小怕事,這樣很容易被控制。在網上她知道了男人的受虐和戀物心理,發現和調教的技巧,所以才決定實施自己的偉大計劃。

小秦被女主人先後強奸了兩次。然後被命令穿上女主人穿舊的黑色連褲襪,肉棒上套上一雙肉色短絲襪並包住兩個肉球,嘴裡的褲襪被女主人的腳尖兒夾著拽出來,稍試休息後又被命令跪在女主人跨間為其舔弄陰部,咽下所有分泌物後還要將嘴唇和舌頭移至肛門繼續性服務,自己的肛門也被女主人那毛刷和橡膠棒淩辱了一番。

深夜,吳蓓分別給姚惠和陳琦打了電話,催促快些實施,加大力度,並告知小秦已經搞定,騎馬時的相片已經發到她們的信箱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