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單位裡有一個叫張東的人,是一個主管,因為很會溜須拍屁,所以很得上

司的看重,只要是他求上司幫忙的事,除了那些對公司有害的,別的都基本上幫

他辦了。

他最近準備結婚呢,我因為和公司裡一些美女比較熟悉,同時在很大一部分

基層裡,是很有聲望的人,所以他就找上我,讓我幫忙帶些人去幫他忙,我因為

平時和他並不熟悉,所以也沒一口答應下來,只是敷衍他盡量說一下,到時候人

去不去我不敢保證。他一聽,連連對我道謝。

第三天的時候,他打電話到我手機裡,我給接住了︰「張東,人我給你說過

了,到時候人家去了你別讓人家淨幹那些下苦力活啊﹗好吃好喝的﹗」他在電話

裡說︰「劉哥,我不就是有好事找你了麼?我現下走不開。你先給我送點錢。我

有急用﹗好嗎,劉哥?」

我一聽就納悶了,這小子平時也不知道他怎樣啊,這就向我借錢呢?我就回

答說︰「你有什麼事啊?連人都走不開?借錢也要有些誠意的麼?」他回答說︰

「你幫我說的人啊,我們現下正在準備東西呢。我媳婦去取婚紗照。錢不夠﹗我

這又走不開。所以才找上你了麼。」我聽了也沒多少事,就答應了下來。然後他

說︰「劉哥,謝謝你了﹗回頭我請你吃飯。我媳婦現下在XX路XX號呢。我這

裡實在是走不開,麻煩你了劉哥﹗我這就給她打電話告訴她﹗對了劉哥,我媳婦

叫李慧心。我讓她在門口等你。」然後他就把電話掛掉了。

我起身去銀行裡取了三千塊錢。開著我的小寶馬到了XX路XX號,在那家

店的門口看見一個很漂亮的美女正在等人。我把車停到泊車位裡,下車後把門關

上就走到她跟前。我試探著問︰「李慧心?」她看了看我︰「是劉哥吧?我是李

慧心。」我一聽是我要找的人,就把我裝在兜裡的五千塊錢拿了出來,和她一起

進去結的帳,那裡的從業人員看著我倆好長時間,才把照片給了她。

然後我和她出門的時候聽那個從業人員嘴裡還在嘟囔︰「這女人換老公換的

還真快﹗沒一個星期呢,可換了﹗」很顯然李慧心也聽到了,我看她耳根子都紅

了,也沒跟從業人員解釋。

到了門外面我說︰「你準備去哪?李慧心,我送送你吧。反正我沒什麼事。

」她聽到後回答我︰「我準備去XX商場裡買一些衣服,婚禮當天要用到的,那

就麻煩劉哥了。」

我和她上車後她又對我說︰「劉哥,你就叫我慧心吧,總喊我的姓總是麻煩

了一些。」我直接就說到︰「沒事的,慧心。你準備買什麼衣服?用我陪你上去

不用?」她點了點頭︰「好吧劉哥,到時候你幫我參謀參謀。」我把車啟動起來

之後笑著回答︰「那也是,女人穿衣服就是穿給男人看的。要不還買那麼多衣服

幹嘛?」她呵呵笑了笑。

很快我們就到了商場,她等我把車停好之後就和我一起直接上了商場五樓,

是專門賣女人的衣服的。我們轉了五家店之後又進了一家賣裙子的店,在那裡她

看重了一套白色的連衣裙,我看著面料很好,但是總感覺跟她身材有點不相符,

我目測她是363836的身材,她看了看對服務生說到︰「你們這裡只有這個

號碼的麼?有沒有383935的呢?」服務生回答說有,然後轉身給她拿了件

衣服。

她拿著衣服進了換衣間過了有三分鐘的時間她就出來了,身上穿著那件連衣

裙穿在她的身上感覺就像仙女似的,我點頭稱揚了幾聲。然後走到她身後對她說

︰「你穿上這件連衣裙很合適的呢。張東肯定會喜歡的﹗」她回頭對我笑了笑說

︰「喜歡就好,那就買下來吧。」我忽然看見她的裙子是有點輕微透明的,如果

穿那件連衣裙的話,裡面必須要穿白色的內衣。或者就不穿內衣。而她今天穿的

是黑色的。我剛好能看到她內衣的樣式﹗

她進換衣間把衣服包紮起來。然後就去櫃台結了帳。我問她還需要買什麼不

需要的。她點了點頭,但是有些為難的表情。我猜她是準備去買內衣的,她是知

道那件裙子的面料的,我就說︰「那我在那裡等你?腿有些疼的。」說著手還指

了指商場為顧客設計的休息區,她點了點頭不好意思的對我說︰「對不起了,劉

哥,真不好意思。」我搖了搖頭讓她去買內衣了。

我坐在休息位上等了有半個小時她才過來。我看見她的裙子上那片黑影不見

了,還和別的地方一樣都是輕微微的肉色。我還以為她買了暗白的內衣呢,也沒

去問。看她臉上紅的像猴屁股似的,就像沒穿衣服站在我面前一樣。我對她笑了

笑,然後一起去泊車場開車去,那件裙子是比較短的,坐在車裡連膝蓋都遮不住

,她一個勁的拉裙子。

我笑著說︰「裙子又沒招惹你,幹嘛一個勁的拉它?小心拉壞了,你結婚的

當點就糟糕了﹗」她一聽頭就低下去,然後也不拉群子了,扭頭看外面的人群。

正在啟動車子的時候,又仔細的看了看她的裙子,發現她不是買內衣了,而

是裡面根本就沒有穿內衣﹗我有點傻眼,然後順著倒視鏡看放在後座上的包,比

從店裡出來的時候鼓了一些。心裡就按捺不住了。

我用手點了點她的肩膀,她疑惑的回頭看我。我趁機雙手拉著她,然後就親

了上去﹗她剛開始回應很激烈,還哼哼著︰「劉……哥﹗別這樣﹗張東知道了會

怪你的﹗」我也沒管她哼的話,手往下一伸,就按到了她的胸口。手感之後就發

現她的胸比我目測的還要打兩個號﹗當時我就激動起來。

我稍微起身用另一只手把座椅放了下去。然後稍微起身按著她就趴了下去,

把她壓在我的身下後,我還是嘴不離嘴的親著她。一只手不老實的就摸到她的小

穴口。發現她真沒穿內褲﹗我按著她的小豆豆順時針揉了起來。她的下體一顫一

顫的,雙手也顧不得壓著我,一起伸了下去阻撓我揉她的小豆豆。

我忽然不摸她的胸了,兩只手把她的手拉了起來,然後用安全帶綁住之後,

又伸下去繼續按了起來。為了免得夜長夢多。還先把自己的褲子脫到腿彎那裡。

然後就按著小豆豆揉。她搖著頭︰「恩……不要……別……這樣。」的哼哼

,我把她的群裡撩了起來,然後就準備插入呢。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怕有什麼

事,就很懊悔的放了她。然後起身接了電話︰「劉哥,你們在那裡啊?現下能回

來嗎?」我一驚,張東那邊還真有點不好交代呢。我說︰「我和慧心在商場呢。

她想買衣服,我在車裡等她下來呢。等她下來了我就送她回去。」他趕緊回答︰

「不用了劉哥,我直接過去吧。我這邊忙完了,我過去接她。麻煩了你這麼多事

。怎麼還能再麻煩你呢?」我一聽我就故意說到︰「我不和你說了,太見外了嘛

﹗她出來了。我去幫她提一下東西。我先掛了。」

然後就把電話掛掉了,中途慧心一句話都沒說。我掛掉電話之後看她躺那裡

也不知道想什麼。就說到︰「張東準備過來接你。」然後就用手機拍下了她的情

形。她看見我拍照,趕緊想要把裙子拉下來。

我哼了一聲說到︰「你敢拉下來試試?老子五千塊可不是白花的,惹惱我,

我直接把你帶郊外上了你﹗」她聽了身子一顫。然後無奈的又把裙子恢復到我拉

起來的位置。我拍了幾張之後不太滿意。就把我的位置也放了下來,然後稍微往

後躺了一點,讓她往前躺了一點。我的雞巴就剛好在她的頭的位置。我說︰「含

著我的雞巴,我今天不幹你。對著我手機笑。」她聽了很為難。但是在我的脅迫

下只能含著我的龜頭然後對我的手機笑。我拍了幾張之後就放過她了。

我起身把位置恢復原樣。然後把她的手給解開了。啟動車子後就開始往張東

的房子那裡趕路,我也沒把褲子穿上,對著她說︰「趴過來,給我口交。我說到

做到,不幹你。你乖乖的就行﹗」她聽了之後松了一口氣,然後趴在我的胯那裡

給我口交。

生硬的牙齒刮的我雞巴好疼﹗我氣著對她說︰「口交不是你這樣的,要吸

﹗舌頭要圍著龜頭添﹗不是用牙齒刮的﹗」她聽了好像有些好笑。雙肩一顫一顫

的。我伸手往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笑什麼,照我說的做。你不會沒做過吧?」

她放開我的雞巴對我說︰「我還真沒做過呢。」我一聽,原來是處女﹗雞巴又大

了一圈。我壓著她含著我的雞巴。我說︰「你還是處女啊?我今天要真幹了你你

會怎麼辦呢?」她聽了想要回答我的話,但是我壓著她擡不起頭,只能含著我的

雞巴哼︰「別,劉哥我的身子我還想留給張東呢。你可千萬別破了我的處女膜﹗

」我恩了一聲沒接。

到了離他家不遠的時候,我把車子停在路邊。等射精的瞬間把她的頭一下子

狠按了下去。龜頭一下頂開她的喉嚨開始射精了﹗所有的精液直接射進了食道。

然後放開她之後把褲子穿了一半。對著正在咳嗽的慧心說︰「幫我清理一下,然

後送你回去。」她沒辦法就幫我吸了幾口。把我尿道裡的精液吸進嘴,正準備吐

出車子呢,我說︰「咽下去。不準吐﹗」她只能委屈的把精液吞了下去。

我把她放在兜裡的內衣拿了出來說︰「這內衣我儲存了。想要照片了打我手

機。」然後拿起她的手機給我打了個電話,互相儲存了之後我就放她下車了。

我在接下來的幾天一直沒等到她的電話。只是張東來給我發了個請帖,要我

在他們結婚的時候務必到場呢,我一邊跟他打著哈哈一邊心裡冷笑︰「恐怕你還

沒在你媳婦的嘴裡口爆過呢﹗還想請老子去幫你口爆?」打了一下哈哈之後就答

應了下來。

我在第三天按照張東的邀請,和幾個同事一起到張東包的酒店,酒店門口他

們安排的人見了我們,就把我們接進了宴席廳,我坐著不安分,就和同事們聊了

一會後,起身到慧心換衣服的房間。房間裡之後慧心正準備去洗澡,正在化妝台

那裡找洗漱用品呢,我趁著她沒注意到我,我就反身把門從裡面憋了起來。然後

走到慧心的背後,雙手捉住慧心露在外面的乳房揉了起來。」

她啊了一聲,從鏡子裡看到是我之後頓時軟倒在我懷裡。我從後面把她的頭

扭到我這一邊,然後開始親吻她。她哼哼的說︰「壞劉哥,又來欺負我﹗我等會

還要結婚呢﹗」我嘻嘻笑了幾聲說︰「你結婚干我屁事?我今天來是湊熱鬧的。

」然後我就又開始親吻。

同時有一只手伸了下去。發現她穿著內褲呢。所以感覺不舒服。我把她反身

過來,然後抱著她的屁股擡她坐到化妝台上。她啊了一聲︰「啊,劉哥,你幹嘛

啊?」我說︰「你穿著內褲真不舒服。我把它脫了。」然後就伸手過去扒開她的

內褲了。

她因為有照片在我手裡,也沒敢反對,只是說道︰「壞劉哥,連你同事的老

婆你都欺負,你真壞透了﹗」我嘟囔了一句︰「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她頓時無

語。我把內褲脫了之後就把她的小穴掰開,果然看到了一層處女膜,黑黝的陰毛

被她整理的平平整整的,她的小穴是粉嫩的紅色。一看之下我就忍不住添起來。

她啊啊的聲音不是很大,兩條腿搭在我的肩膀上,雙手壓在我頭上看著我舔

弄她的小穴。我舔了幾下,她的小穴就流水了。我就起身準備脫褲子,她一看慌

了︰「劉哥,先別慌的。我等下還要拜堂呢﹗你現下要了我我等下怎麼去拜堂?

再說你不是說了不要我的身子的麼?」我邊脫褲子邊說︰「你拜堂和我拜吧?我

現下不要你也行,我站在這裡你要是能在十分鐘內吹的我射了。我就不要你﹗」

她一聽趕緊蹲了下來,兩只手拉著我的雞巴就湊上嘴開始舔。我爽的扶著她

的頭前後抽動。就像在幹小穴一樣,這一抽動就是十幾分鐘。她看我射不了,就

起身準備往外面跑呢。

我不慌不忙的說道︰「照片﹗」她一下就定在那裡。回身看了看我,然後雙

眼就紅了起來。這時門又被人給拍響了︰「慧心,趕緊開門,我把婚紗給你。」

我走向門,慧心看到我向門那裡走去。怕我把門打開趕緊喊道︰「不要﹗」我沒

理她,我到門後面的時候。就站在門軸那邊不動了,她一看我站的位置就知道了

我的想法,趕緊過去開門。她開門之後外面那個人正準備進來。慧心趕緊說︰「

別進來了,你幫忙去看看東那邊準備的怎樣了?」然後罔顧外面那人的反對就把

門關了。

我見她把門關上了之後,就從她手裡拿過婚紗。然後幫她換了衣服,她穿上

婚紗後正準備出去呢,我攔住她︰「你到化妝台那裡去趴下,我來拍個照。」然

後她就按照我說的做了,我把衣服脫了。趴在她的小穴那裡又舔弄了幾下,見她

流水了我就把龜頭頂了進去。她慌著說︰「劉哥,別插進來。我的身子還要給我

老公的呀﹗」我說︰「不破了你,就拍個照你急什麼?」

說著我用龜頭頂住她的處女膜之後就沒再動。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然後就問

她︰「這婚紗是你們買的?還是租的?」她說︰「買的,怎麼了?」我一聽買的

,我就把她放在化妝台上的小剪子拿到手裡,鉲嚓鉲嚓幾下就把婚紗的內褲那一

層被剪了下來。然後對她說︰「好了,就這樣吧﹗」她紅著臉說︰「這我怎麼拜

堂啊?一彎腰不誰都看見了?」我說︰「你不會彎腰的角度大點?別整個90度

的,就沒事了。」然後轉身就出了她換衣服的房間。

我坐到張東給公司同事們安排的位置上,等待拜堂的開始,等了沒一會。司

儀就上來了,接著張東拉著李慧心出來拜堂。

當天晚上,我們幾個同事和張東坐在他家喝酒。張東也20大幾了,好不容

易找了個老婆,單結婚這一項就花費好幾萬元。差點就堅持不下來了,他一見完

了。就拉我們幾個在場的喝酒,偏偏他酒量就不行。還喝的很厲害﹗「老婆,來

給劉哥,給劉哥滿上,感謝他對咱們的照顧﹗」慧心臉紅紅的來給我倒酒。我也

按照規矩喝了下去。

我們喝到晚上10點多,張東堅持不住就趴在酒桌上睡覺。李慧心感覺今天

晚上情況不妙,早都躲進臥室了,還把裡面的鎖給板上了。

我代替張東把公司的同事送走,然後轉身回張東家。發現他還趴在酒桌上睡

覺呢。我就去他身上摸鑰匙,還真讓我給摸到了。我對張東豎起大拇指,沒見過

他這麼傻的,一串鑰匙上哪把鑰匙是哪個門的都用標籤標著。

我找出臥室的鑰匙,然後打開了門,進去的時候發現李慧心正看著我。一見

我眼就紅了,然後趴在床上蓋著被子哭了起來︰「劉……劉哥,嗚嗚……你還是

非要我的身子嗎?嗚嗚……」我見外面張東正在睡覺呢。我就又把臥室的門關上

了,說︰「你早都知道,何必非要這樣呢?」

她好像忽然想明白了,突然站起身來。當著我的面把她身上的衣服脫了,然

後又把內衣脫了。換上我掏錢買的那件連衣裙,說︰「劉哥,你來吧。你想要,

我就給你,只求你別再來找我。讓我好歹還能對得住東子﹗」我知道她只是嘴硬

,我如果以後還來找她,她照樣會給我幹。因為她的身子是我的﹗

我還是非常高興的沖了上去,抱著她把她丟在床上就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了。

沒幾下我就扒拉完了,然後趴到她的身上親吻她的嘴唇,她也回應我的動作。我

撅著屁股把她的裙子拉到腰那裡,然後又讓她坐在我的大腿上和我親嘴,手伸到

她背後從背後把裙子的拉鏈拉開,讓一套裙子就像一圈繩子那樣縮在她的腰上,

接著一只手摸她的胸,另一只手從她的屁股後插了下去。找到她小穴前面的小豆

豆就揉動了。

她還是很快就濕了,我沒急著插進去,長夜漫漫,這麼急性子可不行。又過

了一會,她的乳頭也興奮的硬了起來。她的屁股一動一動的,在我的雞巴上摩擦

著。我離開她的嘴說︰「寶貝,別磨了,給我口交一會,我就插進去幫你止癢﹗

」她一聽,就起身趴到我的雞巴那裡幫我口交了起來。稍微有點濕度她就準備讓

插進去。我攔著讓她繼續再給我口交會兒。那是因為她沒發現就在臥室門口的地

上,還有一個攝像頭在忠實的記錄我們所做的事情﹗

我享受了半個小時,就讓她起身躺在床上。我把張東準備給他媳婦接處女血

的毛巾放到慧心的屁股下面,然後就把龜頭插了一點進去。「恩……有點痛……

你的還是太大了……」她皺著眉頭對我說呢﹗我興奮的說︰「大了不是好麼?你

可以更享受﹗「然後趁著她走神的一剎那,我的雞巴一下子頂到底﹗龜頭都直接

破開她的子宮口,一下子插進了子宮﹗不愧是處女﹗剛插進去我就想要射精了﹗

緊窄的肉洞不停的擠壓著我的雞巴,像是要把我的雞巴擠出著嬌嫩的肉洞呢﹗

她疼得︰「啊﹗」了一聲﹗兩眼流著淚捶打我的肩膀。「你走開啊﹗嗚嗚﹗

好疼的。你好狠的心啊﹗不知道我第一次嗎?嗚嗚……」她流著淚說著,我一邊

吸吮她的淚水一邊趁著空隙說︰「那不是正好麼,我的龜頭現下在你的子宮裡呢

。今天晚上我射進你的子宮,讓你懷上我的種﹗」

她驚慌失措的說︰「別﹗今天是危險期﹗別射進去。我的身子都已經是你的

了,我不能再懷上你的孩子。」我恩了一聲。然後動了動︰「還疼麼?」她皺著

眉頭說︰「你動吧,稍微好了一點。」我就開始輕輕的抽插著。她躺在床上皺著

眉頭哼哼著︰「嗯﹗有點怪怪的,又疼又舒服的。」我嘿嘿笑著說︰「嘿嘿,那

就是你開始享受了,我要開始幹你的小嫩穴了﹗」然後我就開始啪啪地抽插起來

,每次都是只插進去三分之二,因為我只插進去這些就已經頂著子宮口了。

「呼呼,好爽的穴﹗真緊﹗」我一邊抽插一邊說。她羞的用手蓋著臉說︰「

啊﹗你頂的我疼﹗輕點,哎呦﹗插死我了﹗」我抽插著這緊嫩的小穴心裡卻在鄙

視外面睡覺的張東,這傻鳥東西新婚夜也睡著,活該她老婆被人家幹﹗我對慧心

說︰「喊我老公,我給你更舒服﹗」她動情的哼哼︰「啊﹗好老公,你插的……

插的小心……好舒服再……用力點插……死小心算……了小心……以後離不開你

了﹗「我聽著這話雞巴又大了一圈,開始用力抽插。

全深入的抽插﹗結果沒十分鐘我就射了。我感覺到自己快要射的時候就又把

龜頭插進了她的子宮口︰「小心,老公射進去了﹗你給老公生孩子﹗老公要你做

老公的性奴﹗」她恩恩的哼著也不做反對。我又插了二三十下,然後就頂著她的

子宮射了進去﹗她啊的一聲也跟著來了高潮﹗

我射了之後也沒拔出來,就壓著她休息了一會。恢復了一下精力,然後又抱

著她在臥室裡走動著抽插。時不時的還蹦哒兩下,她︰「啊﹗好老公﹗老爸﹗你

插的小心的心肝都碎了,小心怎麼辦啊?」我聽著她說的話插著她的穴︰「好女

兒,老爸插死你﹗你給你老爸生個小胖孫子﹗」她恩了一聲。

我感覺在臥室裡走來走去的挺不爽的,索性抱著她開了臥室門走到客廳裡。

看張東還趴在那裡睡覺,我就把她放在張東旁邊。然後更用力的插她,可能

是她老公就在旁邊的緣故,我只插了二十多下她就來了高潮。可是我壓根就沒管

她的高潮。又是一輪緊密的插動。直接上她上演高潮叠起﹗爽的她胳膊狠狠的壓

著我,然後親吻我﹗過了二十多分鐘我就又射了進去。可我還是沒拔出來,堵著

她的子宮口不讓精液出來。就這樣堵了半個小時。我估計精液應該流不出來了,

才把雞巴抽了出來。

我看見旁邊的張東還在那裡睡著。就起身把他抱到沙發上,讓他躺在沙發上

睡覺。然後我又抱起渾身無力的慧心,把她的屁股壓在張東的頭上,她的臉趴在

張東的雞巴上﹗屁股卻在張東的臉上撅著﹗這種姿勢我看著就有一種征服感﹗

我把攝像頭放在桌子上對準我們,然後我站在張東的頭那裡就又插了進去。

她恩了一聲,就隨我插了,她也沒力氣哼哼了,我感覺太輕鬆了。就去廚房

拿了一個紙杯,掰開張東的嘴放了上去,下面的底都讓我給整掉了。然後我拉著

她跪在張東的頭那裡,淫水順著我的睪丸流向張東的嘴﹗

慧心在前面看的差點哭,被欺負的是她的老公。雖然說身體沒給他﹗我又插

動起來。慧心哼了幾聲勉強說著︰「劉哥,咱們回臥室吧﹗在這裡太不舒服了﹗

」我興奮的插著都沒理她。把張東的嘴裡灌的幾乎都是慧心的淫水﹗

而張東呢?張東因為在睡覺,嘴裡有了液體也是自動的一咽一咽的喝著﹗我

第三次沒射在慧心的子宮,我把雞巴放在張東的嘴上射了出來,所有的精液全部

被張東吃了。那天夜裡我把慧心給幹的肚子都鼓起了一個小包,裡面全是我的精

液。而張東卻在外面睡了一覺不說。還喝了我的精液﹗這種感覺真爽﹗

後來,張東也不知道這件事。我把視頻儲存了起來,沒事就找慧心性交。在

我的勸說下她和張東離了婚,張東同時因為在職期間貪汙公司的錢,所以被抓了

起來。我直接娶了慧心,同事們都在笑我接手了一件二手貨。可是誰又知道張東

進監獄也是我安排的呢?呵呵﹗

? ?? ?? ?? ?? ?? ?(全文完)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媽媽】(長篇紀實性重口味虐戀小說)(1-8)
我單位裡有一個叫張東的人,是一個主管,因為很會溜須拍屁,所以很得上

司的看重,只要是他求上司幫忙的事,除了那些對公司有害的,別的都基本上幫

他辦了。

他最近準備結婚呢,我因為和公司裡一些美女比較熟悉,同時在很大一部分

基層裡,是很有聲望的人,所以他就找上我,讓我幫忙帶些人去幫他忙,我因為

平時和他並不熟悉,所以也沒一口答應下來,只是敷衍他盡量說一下,到時候人

去不去我不敢保證。他一聽,連連對我道謝。

第三天的時候,他打電話到我手機裡,我給接住了︰「張東,人我給你說過

了,到時候人家去了你別讓人家淨幹那些下苦力活啊﹗好吃好喝的﹗」他在電話

裡說︰「劉哥,我不就是有好事找你了麼?我現下走不開。你先給我送點錢。我

有急用﹗好嗎,劉哥?」

我一聽就納悶了,這小子平時也不知道他怎樣啊,這就向我借錢呢?我就回

答說︰「你有什麼事啊?連人都走不開?借錢也要有些誠意的麼?」他回答說︰

「你幫我說的人啊,我們現下正在準備東西呢。我媳婦去取婚紗照。錢不夠﹗我

這又走不開。所以才找上你了麼。」我聽了也沒多少事,就答應了下來。然後他

說︰「劉哥,謝謝你了﹗回頭我請你吃飯。我媳婦現下在XX路XX號呢。我這

裡實在是走不開,麻煩你了劉哥﹗我這就給她打電話告訴她﹗對了劉哥,我媳婦

叫李慧心。我讓她在門口等你。」然後他就把電話掛掉了。

我起身去銀行裡取了三千塊錢。開著我的小寶馬到了XX路XX號,在那家

店的門口看見一個很漂亮的美女正在等人。我把車停到泊車位裡,下車後把門關

上就走到她跟前。我試探著問︰「李慧心?」她看了看我︰「是劉哥吧?我是李

慧心。」我一聽是我要找的人,就把我裝在兜裡的五千塊錢拿了出來,和她一起

進去結的帳,那裡的從業人員看著我倆好長時間,才把照片給了她。

然後我和她出門的時候聽那個從業人員嘴裡還在嘟囔︰「這女人換老公換的

還真快﹗沒一個星期呢,可換了﹗」很顯然李慧心也聽到了,我看她耳根子都紅

了,也沒跟從業人員解釋。

到了門外面我說︰「你準備去哪?李慧心,我送送你吧。反正我沒什麼事。

」她聽到後回答我︰「我準備去XX商場裡買一些衣服,婚禮當天要用到的,那

就麻煩劉哥了。」

我和她上車後她又對我說︰「劉哥,你就叫我慧心吧,總喊我的姓總是麻煩

了一些。」我直接就說到︰「沒事的,慧心。你準備買什麼衣服?用我陪你上去

不用?」她點了點頭︰「好吧劉哥,到時候你幫我參謀參謀。」我把車啟動起來

之後笑著回答︰「那也是,女人穿衣服就是穿給男人看的。要不還買那麼多衣服

幹嘛?」她呵呵笑了笑。

很快我們就到了商場,她等我把車停好之後就和我一起直接上了商場五樓,

是專門賣女人的衣服的。我們轉了五家店之後又進了一家賣裙子的店,在那裡她

看重了一套白色的連衣裙,我看著面料很好,但是總感覺跟她身材有點不相符,

我目測她是363836的身材,她看了看對服務生說到︰「你們這裡只有這個

號碼的麼?有沒有383935的呢?」服務生回答說有,然後轉身給她拿了件

衣服。

她拿著衣服進了換衣間過了有三分鐘的時間她就出來了,身上穿著那件連衣

裙穿在她的身上感覺就像仙女似的,我點頭稱揚了幾聲。然後走到她身後對她說

︰「你穿上這件連衣裙很合適的呢。張東肯定會喜歡的﹗」她回頭對我笑了笑說

︰「喜歡就好,那就買下來吧。」我忽然看見她的裙子是有點輕微透明的,如果

穿那件連衣裙的話,裡面必須要穿白色的內衣。或者就不穿內衣。而她今天穿的

是黑色的。我剛好能看到她內衣的樣式﹗

她進換衣間把衣服包紮起來。然後就去櫃台結了帳。我問她還需要買什麼不

需要的。她點了點頭,但是有些為難的表情。我猜她是準備去買內衣的,她是知

道那件裙子的面料的,我就說︰「那我在那裡等你?腿有些疼的。」說著手還指

了指商場為顧客設計的休息區,她點了點頭不好意思的對我說︰「對不起了,劉

哥,真不好意思。」我搖了搖頭讓她去買內衣了。

我坐在休息位上等了有半個小時她才過來。我看見她的裙子上那片黑影不見

了,還和別的地方一樣都是輕微微的肉色。我還以為她買了暗白的內衣呢,也沒

去問。看她臉上紅的像猴屁股似的,就像沒穿衣服站在我面前一樣。我對她笑了

笑,然後一起去泊車場開車去,那件裙子是比較短的,坐在車裡連膝蓋都遮不住

,她一個勁的拉裙子。

我笑著說︰「裙子又沒招惹你,幹嘛一個勁的拉它?小心拉壞了,你結婚的

當點就糟糕了﹗」她一聽頭就低下去,然後也不拉群子了,扭頭看外面的人群。

正在啟動車子的時候,又仔細的看了看她的裙子,發現她不是買內衣了,而

是裡面根本就沒有穿內衣﹗我有點傻眼,然後順著倒視鏡看放在後座上的包,比

從店裡出來的時候鼓了一些。心裡就按捺不住了。

我用手點了點她的肩膀,她疑惑的回頭看我。我趁機雙手拉著她,然後就親

了上去﹗她剛開始回應很激烈,還哼哼著︰「劉……哥﹗別這樣﹗張東知道了會

怪你的﹗」我也沒管她哼的話,手往下一伸,就按到了她的胸口。手感之後就發

現她的胸比我目測的還要打兩個號﹗當時我就激動起來。

我稍微起身用另一只手把座椅放了下去。然後稍微起身按著她就趴了下去,

把她壓在我的身下後,我還是嘴不離嘴的親著她。一只手不老實的就摸到她的小

穴口。發現她真沒穿內褲﹗我按著她的小豆豆順時針揉了起來。她的下體一顫一

顫的,雙手也顧不得壓著我,一起伸了下去阻撓我揉她的小豆豆。

我忽然不摸她的胸了,兩只手把她的手拉了起來,然後用安全帶綁住之後,

又伸下去繼續按了起來。為了免得夜長夢多。還先把自己的褲子脫到腿彎那裡。

然後就按著小豆豆揉。她搖著頭︰「恩……不要……別……這樣。」的哼哼

,我把她的群裡撩了起來,然後就準備插入呢。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怕有什麼

事,就很懊悔的放了她。然後起身接了電話︰「劉哥,你們在那裡啊?現下能回

來嗎?」我一驚,張東那邊還真有點不好交代呢。我說︰「我和慧心在商場呢。

她想買衣服,我在車裡等她下來呢。等她下來了我就送她回去。」他趕緊回答︰

「不用了劉哥,我直接過去吧。我這邊忙完了,我過去接她。麻煩了你這麼多事

。怎麼還能再麻煩你呢?」我一聽我就故意說到︰「我不和你說了,太見外了嘛

﹗她出來了。我去幫她提一下東西。我先掛了。」

然後就把電話掛掉了,中途慧心一句話都沒說。我掛掉電話之後看她躺那裡

也不知道想什麼。就說到︰「張東準備過來接你。」然後就用手機拍下了她的情

形。她看見我拍照,趕緊想要把裙子拉下來。

我哼了一聲說到︰「你敢拉下來試試?老子五千塊可不是白花的,惹惱我,

我直接把你帶郊外上了你﹗」她聽了身子一顫。然後無奈的又把裙子恢復到我拉

起來的位置。我拍了幾張之後不太滿意。就把我的位置也放了下來,然後稍微往

後躺了一點,讓她往前躺了一點。我的雞巴就剛好在她的頭的位置。我說︰「含

著我的雞巴,我今天不幹你。對著我手機笑。」她聽了很為難。但是在我的脅迫

下只能含著我的龜頭然後對我的手機笑。我拍了幾張之後就放過她了。

我起身把位置恢復原樣。然後把她的手給解開了。啟動車子後就開始往張東

的房子那裡趕路,我也沒把褲子穿上,對著她說︰「趴過來,給我口交。我說到

做到,不幹你。你乖乖的就行﹗」她聽了之後松了一口氣,然後趴在我的胯那裡

給我口交。

生硬的牙齒刮的我雞巴好疼﹗我氣著對她說︰「口交不是你這樣的,要吸

﹗舌頭要圍著龜頭添﹗不是用牙齒刮的﹗」她聽了好像有些好笑。雙肩一顫一顫

的。我伸手往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笑什麼,照我說的做。你不會沒做過吧?」

她放開我的雞巴對我說︰「我還真沒做過呢。」我一聽,原來是處女﹗雞巴又大

了一圈。我壓著她含著我的雞巴。我說︰「你還是處女啊?我今天要真幹了你你

會怎麼辦呢?」她聽了想要回答我的話,但是我壓著她擡不起頭,只能含著我的

雞巴哼︰「別,劉哥我的身子我還想留給張東呢。你可千萬別破了我的處女膜﹗

」我恩了一聲沒接。

到了離他家不遠的時候,我把車子停在路邊。等射精的瞬間把她的頭一下子

狠按了下去。龜頭一下頂開她的喉嚨開始射精了﹗所有的精液直接射進了食道。

然後放開她之後把褲子穿了一半。對著正在咳嗽的慧心說︰「幫我清理一下,然

後送你回去。」她沒辦法就幫我吸了幾口。把我尿道裡的精液吸進嘴,正準備吐

出車子呢,我說︰「咽下去。不準吐﹗」她只能委屈的把精液吞了下去。

我把她放在兜裡的內衣拿了出來說︰「這內衣我儲存了。想要照片了打我手

機。」然後拿起她的手機給我打了個電話,互相儲存了之後我就放她下車了。

我在接下來的幾天一直沒等到她的電話。只是張東來給我發了個請帖,要我

在他們結婚的時候務必到場呢,我一邊跟他打著哈哈一邊心裡冷笑︰「恐怕你還

沒在你媳婦的嘴裡口爆過呢﹗還想請老子去幫你口爆?」打了一下哈哈之後就答

應了下來。

我在第三天按照張東的邀請,和幾個同事一起到張東包的酒店,酒店門口他

們安排的人見了我們,就把我們接進了宴席廳,我坐著不安分,就和同事們聊了

一會後,起身到慧心換衣服的房間。房間裡之後慧心正準備去洗澡,正在化妝台

那裡找洗漱用品呢,我趁著她沒注意到我,我就反身把門從裡面憋了起來。然後

走到慧心的背後,雙手捉住慧心露在外面的乳房揉了起來。」

她啊了一聲,從鏡子裡看到是我之後頓時軟倒在我懷裡。我從後面把她的頭

扭到我這一邊,然後開始親吻她。她哼哼的說︰「壞劉哥,又來欺負我﹗我等會

還要結婚呢﹗」我嘻嘻笑了幾聲說︰「你結婚干我屁事?我今天來是湊熱鬧的。

」然後我就又開始親吻。

同時有一只手伸了下去。發現她穿著內褲呢。所以感覺不舒服。我把她反身

過來,然後抱著她的屁股擡她坐到化妝台上。她啊了一聲︰「啊,劉哥,你幹嘛

啊?」我說︰「你穿著內褲真不舒服。我把它脫了。」然後就伸手過去扒開她的

內褲了。

她因為有照片在我手裡,也沒敢反對,只是說道︰「壞劉哥,連你同事的老

婆你都欺負,你真壞透了﹗」我嘟囔了一句︰「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她頓時無

語。我把內褲脫了之後就把她的小穴掰開,果然看到了一層處女膜,黑黝的陰毛

被她整理的平平整整的,她的小穴是粉嫩的紅色。一看之下我就忍不住添起來。

她啊啊的聲音不是很大,兩條腿搭在我的肩膀上,雙手壓在我頭上看著我舔

弄她的小穴。我舔了幾下,她的小穴就流水了。我就起身準備脫褲子,她一看慌

了︰「劉哥,先別慌的。我等下還要拜堂呢﹗你現下要了我我等下怎麼去拜堂?

再說你不是說了不要我的身子的麼?」我邊脫褲子邊說︰「你拜堂和我拜吧?我

現下不要你也行,我站在這裡你要是能在十分鐘內吹的我射了。我就不要你﹗」

她一聽趕緊蹲了下來,兩只手拉著我的雞巴就湊上嘴開始舔。我爽的扶著她

的頭前後抽動。就像在幹小穴一樣,這一抽動就是十幾分鐘。她看我射不了,就

起身準備往外面跑呢。

我不慌不忙的說道︰「照片﹗」她一下就定在那裡。回身看了看我,然後雙

眼就紅了起來。這時門又被人給拍響了︰「慧心,趕緊開門,我把婚紗給你。」

我走向門,慧心看到我向門那裡走去。怕我把門打開趕緊喊道︰「不要﹗」我沒

理她,我到門後面的時候。就站在門軸那邊不動了,她一看我站的位置就知道了

我的想法,趕緊過去開門。她開門之後外面那個人正準備進來。慧心趕緊說︰「

別進來了,你幫忙去看看東那邊準備的怎樣了?」然後罔顧外面那人的反對就把

門關了。

我見她把門關上了之後,就從她手裡拿過婚紗。然後幫她換了衣服,她穿上

婚紗後正準備出去呢,我攔住她︰「你到化妝台那裡去趴下,我來拍個照。」然

後她就按照我說的做了,我把衣服脫了。趴在她的小穴那裡又舔弄了幾下,見她

流水了我就把龜頭頂了進去。她慌著說︰「劉哥,別插進來。我的身子還要給我

老公的呀﹗」我說︰「不破了你,就拍個照你急什麼?」

說著我用龜頭頂住她的處女膜之後就沒再動。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然後就問

她︰「這婚紗是你們買的?還是租的?」她說︰「買的,怎麼了?」我一聽買的

,我就把她放在化妝台上的小剪子拿到手裡,鉲嚓鉲嚓幾下就把婚紗的內褲那一

層被剪了下來。然後對她說︰「好了,就這樣吧﹗」她紅著臉說︰「這我怎麼拜

堂啊?一彎腰不誰都看見了?」我說︰「你不會彎腰的角度大點?別整個90度

的,就沒事了。」然後轉身就出了她換衣服的房間。

我坐到張東給公司同事們安排的位置上,等待拜堂的開始,等了沒一會。司

儀就上來了,接著張東拉著李慧心出來拜堂。

當天晚上,我們幾個同事和張東坐在他家喝酒。張東也20大幾了,好不容

易找了個老婆,單結婚這一項就花費好幾萬元。差點就堅持不下來了,他一見完

了。就拉我們幾個在場的喝酒,偏偏他酒量就不行。還喝的很厲害﹗「老婆,來

給劉哥,給劉哥滿上,感謝他對咱們的照顧﹗」慧心臉紅紅的來給我倒酒。我也

按照規矩喝了下去。

我們喝到晚上10點多,張東堅持不住就趴在酒桌上睡覺。李慧心感覺今天

晚上情況不妙,早都躲進臥室了,還把裡面的鎖給板上了。

我代替張東把公司的同事送走,然後轉身回張東家。發現他還趴在酒桌上睡

覺呢。我就去他身上摸鑰匙,還真讓我給摸到了。我對張東豎起大拇指,沒見過

他這麼傻的,一串鑰匙上哪把鑰匙是哪個門的都用標籤標著。

我找出臥室的鑰匙,然後打開了門,進去的時候發現李慧心正看著我。一見

我眼就紅了,然後趴在床上蓋著被子哭了起來︰「劉……劉哥,嗚嗚……你還是

非要我的身子嗎?嗚嗚……」我見外面張東正在睡覺呢。我就又把臥室的門關上

了,說︰「你早都知道,何必非要這樣呢?」

她好像忽然想明白了,突然站起身來。當著我的面把她身上的衣服脫了,然

後又把內衣脫了。換上我掏錢買的那件連衣裙,說︰「劉哥,你來吧。你想要,

我就給你,只求你別再來找我。讓我好歹還能對得住東子﹗」我知道她只是嘴硬

,我如果以後還來找她,她照樣會給我幹。因為她的身子是我的﹗

我還是非常高興的沖了上去,抱著她把她丟在床上就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了。

沒幾下我就扒拉完了,然後趴到她的身上親吻她的嘴唇,她也回應我的動作。我

撅著屁股把她的裙子拉到腰那裡,然後又讓她坐在我的大腿上和我親嘴,手伸到

她背後從背後把裙子的拉鏈拉開,讓一套裙子就像一圈繩子那樣縮在她的腰上,

接著一只手摸她的胸,另一只手從她的屁股後插了下去。找到她小穴前面的小豆

豆就揉動了。

她還是很快就濕了,我沒急著插進去,長夜漫漫,這麼急性子可不行。又過

了一會,她的乳頭也興奮的硬了起來。她的屁股一動一動的,在我的雞巴上摩擦

著。我離開她的嘴說︰「寶貝,別磨了,給我口交一會,我就插進去幫你止癢﹗

」她一聽,就起身趴到我的雞巴那裡幫我口交了起來。稍微有點濕度她就準備讓

插進去。我攔著讓她繼續再給我口交會兒。那是因為她沒發現就在臥室門口的地

上,還有一個攝像頭在忠實的記錄我們所做的事情﹗

我享受了半個小時,就讓她起身躺在床上。我把張東準備給他媳婦接處女血

的毛巾放到慧心的屁股下面,然後就把龜頭插了一點進去。「恩……有點痛……

你的還是太大了……」她皺著眉頭對我說呢﹗我興奮的說︰「大了不是好麼?你

可以更享受﹗「然後趁著她走神的一剎那,我的雞巴一下子頂到底﹗龜頭都直接

破開她的子宮口,一下子插進了子宮﹗不愧是處女﹗剛插進去我就想要射精了﹗

緊窄的肉洞不停的擠壓著我的雞巴,像是要把我的雞巴擠出著嬌嫩的肉洞呢﹗

她疼得︰「啊﹗」了一聲﹗兩眼流著淚捶打我的肩膀。「你走開啊﹗嗚嗚﹗

好疼的。你好狠的心啊﹗不知道我第一次嗎?嗚嗚……」她流著淚說著,我一邊

吸吮她的淚水一邊趁著空隙說︰「那不是正好麼,我的龜頭現下在你的子宮裡呢

。今天晚上我射進你的子宮,讓你懷上我的種﹗」

她驚慌失措的說︰「別﹗今天是危險期﹗別射進去。我的身子都已經是你的

了,我不能再懷上你的孩子。」我恩了一聲。然後動了動︰「還疼麼?」她皺著

眉頭說︰「你動吧,稍微好了一點。」我就開始輕輕的抽插著。她躺在床上皺著

眉頭哼哼著︰「嗯﹗有點怪怪的,又疼又舒服的。」我嘿嘿笑著說︰「嘿嘿,那

就是你開始享受了,我要開始幹你的小嫩穴了﹗」然後我就開始啪啪地抽插起來

,每次都是只插進去三分之二,因為我只插進去這些就已經頂著子宮口了。

「呼呼,好爽的穴﹗真緊﹗」我一邊抽插一邊說。她羞的用手蓋著臉說︰「

啊﹗你頂的我疼﹗輕點,哎呦﹗插死我了﹗」我抽插著這緊嫩的小穴心裡卻在鄙

視外面睡覺的張東,這傻鳥東西新婚夜也睡著,活該她老婆被人家幹﹗我對慧心

說︰「喊我老公,我給你更舒服﹗」她動情的哼哼︰「啊﹗好老公,你插的……

插的小心……好舒服再……用力點插……死小心算……了小心……以後離不開你

了﹗「我聽著這話雞巴又大了一圈,開始用力抽插。

全深入的抽插﹗結果沒十分鐘我就射了。我感覺到自己快要射的時候就又把

龜頭插進了她的子宮口︰「小心,老公射進去了﹗你給老公生孩子﹗老公要你做

老公的性奴﹗」她恩恩的哼著也不做反對。我又插了二三十下,然後就頂著她的

子宮射了進去﹗她啊的一聲也跟著來了高潮﹗

我射了之後也沒拔出來,就壓著她休息了一會。恢復了一下精力,然後又抱

著她在臥室裡走動著抽插。時不時的還蹦哒兩下,她︰「啊﹗好老公﹗老爸﹗你

插的小心的心肝都碎了,小心怎麼辦啊?」我聽著她說的話插著她的穴︰「好女

兒,老爸插死你﹗你給你老爸生個小胖孫子﹗」她恩了一聲。

我感覺在臥室裡走來走去的挺不爽的,索性抱著她開了臥室門走到客廳裡。

看張東還趴在那裡睡覺,我就把她放在張東旁邊。然後更用力的插她,可能

是她老公就在旁邊的緣故,我只插了二十多下她就來了高潮。可是我壓根就沒管

她的高潮。又是一輪緊密的插動。直接上她上演高潮叠起﹗爽的她胳膊狠狠的壓

著我,然後親吻我﹗過了二十多分鐘我就又射了進去。可我還是沒拔出來,堵著

她的子宮口不讓精液出來。就這樣堵了半個小時。我估計精液應該流不出來了,

才把雞巴抽了出來。

我看見旁邊的張東還在那裡睡著。就起身把他抱到沙發上,讓他躺在沙發上

睡覺。然後我又抱起渾身無力的慧心,把她的屁股壓在張東的頭上,她的臉趴在

張東的雞巴上﹗屁股卻在張東的臉上撅著﹗這種姿勢我看著就有一種征服感﹗

我把攝像頭放在桌子上對準我們,然後我站在張東的頭那裡就又插了進去。

她恩了一聲,就隨我插了,她也沒力氣哼哼了,我感覺太輕鬆了。就去廚房

拿了一個紙杯,掰開張東的嘴放了上去,下面的底都讓我給整掉了。然後我拉著

她跪在張東的頭那裡,淫水順著我的睪丸流向張東的嘴﹗

慧心在前面看的差點哭,被欺負的是她的老公。雖然說身體沒給他﹗我又插

動起來。慧心哼了幾聲勉強說著︰「劉哥,咱們回臥室吧﹗在這裡太不舒服了﹗

」我興奮的插著都沒理她。把張東的嘴裡灌的幾乎都是慧心的淫水﹗

而張東呢?張東因為在睡覺,嘴裡有了液體也是自動的一咽一咽的喝著﹗我

第三次沒射在慧心的子宮,我把雞巴放在張東的嘴上射了出來,所有的精液全部

被張東吃了。那天夜裡我把慧心給幹的肚子都鼓起了一個小包,裡面全是我的精

液。而張東卻在外面睡了一覺不說。還喝了我的精液﹗這種感覺真爽﹗

後來,張東也不知道這件事。我把視頻儲存了起來,沒事就找慧心性交。在

我的勸說下她和張東離了婚,張東同時因為在職期間貪汙公司的錢,所以被抓了

起來。我直接娶了慧心,同事們都在笑我接手了一件二手貨。可是誰又知道張東

進監獄也是我安排的呢?呵呵﹗

? ?? ?? ?? ??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