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5W字左右,雖然很想多次發布收費,但是基于版規和方便大家,還是把后面的回複發布吧。









我的M不是人 第六章 橫遭綁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AV驢皮影



? ? 鱞回了隔壁她老公在的房間,我坐在沙發上繼續看起了電視,等待著淩

晨三點鍾時,法國隊與洪都拉斯隊的比賽。在兩場比賽中間的這一個小時,CCAV5

播的與世界杯相關的節目,是由烏賊劉和賤紅劉主持的,對這二劉的胡白話,我

聽了沒一會,便是越聽越覺得犯困。還好用她老公肇鑫的身份證,后幫我開

的這間房間,是配備有電腦的,于是我便暫時把電視關了,走到了電腦桌前按開

了電腦。



? ? 坐到了電腦桌前的電腦椅上,我覺得屁股下面有些硌得慌,連忙又站了起來

一看,原來是剛才回隔壁的房間前,把脫掉了的那件粉色的情趣內衣,匆忙

間順手給扔到了電腦椅上。見專門裝SM類衣服和工具的那個帶拉杆的皮箱,

就放在了電腦桌的旁邊,我便就手打開了皮箱,疊整齊這件粉色的情趣內衣,幫

她放回到了皮箱里。



? ? 把葞這個皮箱給打開了,我忽然想起了之前拿出來的那對“雙穴淫

蛇”,屬于是非常特殊稀奇的SM工具,由此忍不住想看看她的這個皮箱里,還有

沒有別的也很特殊的SM工具。不過在皮箱里翻找了一番,發現除了那對 雙穴淫

蛇 ,以及那個AV按摩棒,里面就是各種各樣的情趣衣服了,並沒有其他的SM類

工具。



? ? 正要把打開的皮箱給關上時,我看到在皮箱蓋的內側,有一個帶拉鎖的夾層,

鼓鼓囊囊得顯然是裝著東西。以這里面裝的應該是SM類工具,拉開拉鎖掏出來

一看,事先怎從鉎想到的是,里邊裝的竟然是幾個驢皮影人。



? ? 皮影戲,堪稱是中國最早的戲曲藝術,早在春秋戰國年間便有了,傳說最早

是一種通靈招魂的戲,因此相當于牽線木偶的皮影人,最早的制作材質是人皮,

后來演變成了一種民間藝術,制作材料才隨應地改了獸皮。從清末至解放前,

皮影戲在京津唐地區盛行至極,因京津唐一帶的皮影人,是用驢皮制做的,所以

在京津唐地區,被俗稱了驢皮影兒。



? ? 關于皮影戲,有著很多的詭異傳說,在很多地方又被稱鬼戲。原因從根上

說,是皮影戲的藝術形式很特殊。與京劇一類的其他傳統戲曲相比,皮影戲出現

在觀抈前的,不是真實的演員,而是皮影人被燈光照射出的影像。所以皮影跟

電影雖原理全然不同,但藝術表現形式卻是很像,都是會動的影像出現在熒幕上,

都是觀坐在熒幕前來觀看欣賞。兩千多年前既出現的電影,而且還是彩色的有

聲電影,由此被賦予了很多詭異傳說,自然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 ? 說到電影的發明者,地球人都知道,偉大的美國發明家愛迪生,但有歐洲曆

史學家稱,電影的最早發明者,應該是達芬奇,而達芬奇最早發明的電影,參照

的就是中國的皮影戲。這一點是否屬實,因達芬奇生活的中世紀,一切新生事物

皆被教廷視異端,寫個書都得專門發明種密碼文字,沒有能夠留下直接的證件,

現在已經是無從可考了。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中國的皮影戲早在千年之前,

便流傳到了歐洲,而且在歐洲有著一個更恐怖的名字,幽靈話劇。據說著名美劇

《達芬奇的惡魔》,明年推出的第三季里,便將會涉及這一情節。



? ? 皮影戲雖在誕生于兩千多年前,但在清末民國初時期,跟相聲、二人轉一樣,

雖然是在民間深受歡迎,但屬于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街頭藝術。原因是在舊社會

時,皮影戲里的很多曲目里,屬于是“春宮戲”。實際這一點沒什可奇怪的,

皮影戲作r種民間的接頭藝術,跟當時的相聲、二人轉是一樣的。相聲如郭德

綱說言,傳統的5000多個段子,有4900多個段子,因有礙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

現在已經不讓說了,二人轉自是更不用說了,至今也沒有摘掉很黃很低俗的帽子。



? ? 前面說到了,皮影戲在藝術形式上,很像是電影。因此皮影戲里的“春宮戲”,

不但是可以將做愛的全套動作,生動逼真地呈現在熒幕上,還可以通過耍皮影戲

者的配音,讓觀看者聽到逼真的叫床聲。從這一層面上來說,咱中國傳統皮影戲

里的 春宮戲 ,堪稱是日本AV片的開山祖師爺。只可惜這種春宮皮影戲,現在

早已經失傳了,沒法讓蒼老師、波多老師們,來找咱們拜祖師爺了。



? ? 我無意間從葞里皮箱,翻出來的這幾個驢皮影人,全屬于是春宮皮影戲

的造型。這幾個驢皮影人,都是一尺多高,全都是女性人物的。每一個都制作得

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四肢和頭是可以活動的,上面都帶著牽線的耍杆。最讓人稱

奇的是,這幾個驢皮影人的身上,都穿著樣式不同的衣服,而且衣服上也帶有牽

線的耍杆,牽動耍杆可以把衣服給脫下來。



? ? 剛同見面的時候,因跟我說了,她的祖籍也是唐山的,她太爺爺是

耍冀東驢皮影的,躲避戰亂流落到了浙江杭州。因此這個近90后的現代

妹,能有這幾個傳統的驢皮影人,我自然是並不覺得奇怪。詞這幾個傳統

的驢皮影人,放到了她裝情趣衣服的皮箱里,剛看到時到是讓我覺得有些奇怪。

不過隨即我又一想,這幾個驢皮影人都是AV版的,雖然屬于是她太爺爺傳下來的

傳家寶,但跟情趣內衣放在了一起,倒也算是物以類聚。



? ? 心里琢磨著上面的這些,我拿起一個女性人物的驢皮影人,就勢坐到了電腦

桌前的電腦椅上,很是稀奇地耍動了起來,雖然剛才把電腦給打開了,但也就顧

不上再去上網了。



? ?







? ???二、裸體畫皮



? ? 我拿起來的這個女性人物的驢皮影人,頭戴一個插著多個紅絨球的鳳冠,身

穿一件青衣款式的戲服,身上戲服的主體犘是白色的,應該是一件素孝服。

傳統皮影戲里的曲目,主要演的都是鬼怪故事,所以驢皮影人里女性的形象,大

部分都是妖狐女鬼的形象。因此從衣著扮相上看,我感覺這個驢皮影人的角色形

象,應該是一個“畫皮”一類的女鬼。而這個“畫皮”形象的驢皮影人,是被制

作成了AV風格,自然是一個色女鬼的形象。



? ? 我越看越覺得稀奇,牽動著連接在白色孝服上的耍杆,把白色的孝服緩緩地

給拉了下來,令這個“畫皮”驢皮影人,在面前慢慢地暴露出了身體。



? ? 連著這個“畫皮”皮影人身上衣服的耍杆,一共有兩根,我先扯動的是連接

著穿在外面的孝服上的耍杆,孝服的下端是粘連在皮影人的身上的,不能整個地

全都拉下來,因此我先拉下來了“她”穿在外面的孝服,是令“她”暴露先出來

上半身。這個“畫皮”皮影人的下身,還穿著一條白色的底褲。古代女子的底褲,

和現在的內褲並不一樣,是用白色軟布料做的長褲。我又牽動了一下連接在白色

底褲上的耍杆,把她下身的底褲給扯到了膝蓋以下,這個“畫皮”皮影人,便以

全然暴露出身體隱私的姿態,裸身呈現在了我的面前。



? ? 驢皮影人都是畫著油彩,制作成了彩色人物形象的。剛才坐在電視機前看球

時,把我房間里燈給關了,覺得電視節目沒意思,隨后又把電視關了打開了電腦

準備上網,此時房間里只剩下了面前的電腦顯示屏,發出來的幽藍色的光亮。我

坐在了電腦顯示屏前,把這個“畫皮”驢皮影人給扒光了,在幽藍色光亮的映襯

下,更加稱奇不已地注意到,這個AV版的“畫皮”皮影人,真是制作得太惟妙惟

肖了。



? ? 這個“畫皮”皮影人的皮膚,看起來跟真人美女的皮膚,一般不二地雪白且

圓潤,令人情不自禁地就想伸手去摸。后背和肩膀的皮膚上,還帶有著彩色的紋

身,但湊近了仔細看上去,實際是畫上去的牡丹花。我感覺這應該是因皮影戲,

是把皮影人的影子投射在了窗戶紙上,對于坐在窗戶紙前的觀來說,如果只看

白色的皮膚並不是太顯眼,所以刻意增添上去這些個牡丹花。俊俏的眉眼畫得宛

如真人一般,烏黑油亮的美人發髻,細細的腰肢,長的雙腿,尤其是胸前一對

又白又大的奶子,如果是放大到了真人的比例,絕對是不次于柳岩姐的那對豪乳。



? ? 不過因這個皮影人的造型,是戲台上青衣旦角的形象,又是穿著一身孝服,

制作成了畫皮女鬼的形象,在幽藍色光亮的映襯下,看起來也顯得有些嚇人。



? ? 牽動著耍杆耍弄了一會這個皮影人,稍微摸到了些耍皮影人的規律,我牽動

著連接著的皮影人的耍杆,將這個被扒光了衣服的“AV畫皮”,在電腦顯示屏的

前面,擺出來了各種的性愛姿勢。向后高撅起屁股的狗爬勢,向左右叉分開雙腿

的仰臥勢,各式各樣的性愛姿勢,在耍杆的牽動下,這個“AV畫皮”全都能逼真

地擺出來。



? ? 把能想到的性愛姿勢,讓這個“畫皮”皮影人都擺了一遍,最后我牽動著耍

杆,讓“她”擺出來了一個坐著的姿勢,因“她”的頭是可以轉動的,我輕輕

地牽動著耍杆,讓“她”把臉側轉過來看向了我。把這個“畫皮”皮影人擺出了

這一個姿勢,我更加稱奇不已地注意到,雖然“她”只有一尺多高,但五官面

目畫得十分清晰,淡淡掃蛾眉,淺淺抹胭紅,活脫就是一個縮小了的古代絕色美

女。



? ? 將這個“畫皮”皮影人,擺出來一個側身坐著的姿勢,我令“她”保持住這

個姿勢,輕輕地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這時我忽然注意到,在“畫皮”皮影人的

雙眼下,好像是帶著兩道輕微的淚痕,側著身坐著了我的面前,在幽藍色光亮的

映襯下,如果是再配上一張縮小了的雕花木床,感覺真就好像是一個丈夫不幸去

世的深閨美婦,在失去依靠之后,更加不幸地遭到了惡人的奸淫,事后衣衫不整

地坐在了雕花木床上,正在淒苦無助地默默流淚。



? ? 二次返回到這家酒店時,了打一個跟上樓的時間差,我先去了開在酒

店一樓的超市,買了一小盤香蕉和幾個蘋果。香蕉已經被我吃的只剩下了一根,

而只剩下的那一根香蕉,隨后還被我用來塞了葞草莓逼。一個也還沒吃的那

幾個蘋果,進門時則被我順手放到了電腦桌上。把這個“畫皮”皮影人放到了桌

子上,我順手從桌上抓起來一個蘋果,放到嘴邊大口地咬了下去。



? ? 不想因該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側身坐在面前的“畫皮”皮影人上,我把

蘋果放到了嘴邊大口咬了下去時,不小心把蘋果給從手里滑落了出去。結果大力

地一口咬了下去,咬了個空沒咬到蘋果不說,反而還把自己的嘴唇給咬破了。



? ? 我疼得一哆嗦,本能地用右手的手背蹭了一下嘴唇,滲出來的血沾到了手背

上。不過只是把嘴唇咬破了個小口,我也就沒當回事,也沒去撿倒掉桌子底下的

蘋果,把咬破的嘴唇含進嘴里裹著,繼續欣賞著面前的“裸體畫皮”。



? ? 感覺將面前的這個“畫皮”皮影人,擺出來了一個像是剛遭受惡人奸淫后的

哀怨造型,看著很是讓人可憐感覺很不得勁。我又抄起來連接著皮影人的耍杆,

首先提上了“她”下身的白色底褲,然后輕輕地牽動著耍杆,想著給“她”換一

個驙魚葎造型。



? ? 牽動著耍杆操作了一會,我果然就給這個“畫皮”皮影人,擺出來了一個看

著很驙葚造型。令“她”擺出了一個蜷著雙腿,筆直著上身坐著的姿勢,一只

手側扶在了胯間,另只手蜷曲著伸到了嘴邊,還把一根手指放到了嘴唇上。



? ? 給這個“畫皮”皮影人,擺出來了一個驙葚造型。我忽然間覺得,剛才看

著很哀怨的“她”,頓時間便真得變得驙了起來,剛才像是挂在在臉上兩道淚

痕,這時忽然間也看不出來了。宛如是頓時又成了一個香豔的美婦,深夜間坐在

了閨房里的秀床上,正在期盼著與情人的縱情歡愉。



? ? 對給這個“畫皮”驢皮影人,從新擺出來的一個驙造型,我覺得很是滿意,

坐在電腦前繼續欣賞了起來。不過繼續欣賞了不一會,我忽然間覺得有些犯困,

應該是剛跟玩過了深喉射精,強烈至極的快感導致的疲乏感,此時還沒有完

全緩過去。困勁一上來便是越來越覺得困,沒一會的功夫,上下眼皮便開始打起

了架,視線里的“裸體美人”變得模糊了起來,緊跟著便靠在電腦椅上睡著了。



? ?





? ? 三、怪夢成真



? ? 我正欣賞著面前的“畫皮”驢皮影人時,忽然間上來了一股強烈的困意,坐

在電腦椅上不由自主地閉上了眼睛,睡著了之后做了一個夢。夢到的情景是不到

一個小時后,法國隊和洪都拉斯隊的那場比賽。



? ? 連著好幾天熬夜看足球,做夢夢到了足球很正常,可是這個夢做得頗奇怪,

因夢到的情景非常真實,感覺就跟是坐到了電視前,看現場直播的感覺完全一

樣。不但是清晰地夢到了進球的過程,連首發球員具體都有誰,比賽開始后誰犯

規吃到了黃牌,這些個細節都清楚地夢到了,並且在夢境里完整連慣地看完了整

場的比賽,最后夢到了的這場比賽的結果,是法國隊3-0 獲得了完勝。



? ? 夢經里這場比賽的終場哨聲,結束了我這場奇怪且清晰的夢。我打了個激靈

睜開了眼睛,發現夢里聽到的終場哨聲,原來是我手機的短信鈴聲。我拿過手機

看了看,是晞我發來的一條短信,內容是說她老公現在已經醒了,準備要看

淩晨3 點鍾開始的法國隊的比賽,告訴我她也就不再從隔壁過來找我了,等天亮

后有了方便的機會再聯系我。



? ? 看完了發過來的短信,我看了手機上的時間,正好是淩晨兩點半,想了

想自己也就睡了十幾分鍾。夢境里的時間,要比現實里的時間過得快,因此只睡

了十幾分鍾,卻是夢到了近兩個小時的整場足球比賽,這到並不讓我覺得奇怪,

可是這個夢卻是如此得真實,這不禁是讓我犯起了琢磨。



? ? 坐回到了電腦前的電腦椅上,把手機放到了面前的電腦桌上,我不由自主地

回想起了剛才的這個夢。不過琢磨了一會后,我不禁搖晃著頭笑了起來,帶有自

我嘲笑意味地自言自語道:“哎,你這個窮屌絲,從來沒遇上過好事,所以好不

容易碰上了好事,反而是忍不住地要瞎合計,夢再真實,它畢竟也就是個夢嘛。”



? ? 自己對自己說了這一句話,我看到面前打開著的電腦,不禁心里頗興奮

地一動,又帶有自己蝤自己的意味,自言自語道:“哎,莫非是那位天使大姐,

看你這個窮屌絲太倒黴了,先給你安排了一次桃花運,又給你安排了一次財運。

既然夢到了這場比賽的結果,哪這回干脆也賭回球吧!”



? ? 我雖然是個看了十年前的鐵杆球迷,但因r直也沒什錢,以前還從來沒

有賭過球。這一天忽然間覺得,自己是既交了桃花運,還很可能撞上了財運,我

控制不住地動了也賭回球的念頭,而且當即間便付諸了行動。



? ? 到了今年的巴西世界杯,咱天朝實際已經將賭球合法化了,想賭球隨便找個

網站就能下注。



? ? 我從電腦前站起來,走到沙發前拿起衣服,掏出錢包抽出銀行卡,坐回到了

電腦前后,打開平時最經常上的網易,登陸了早就注冊了的網易賬號。拿著銀行

卡要往賬號里充錢時,好不容易動了會也賭一把的念頭,但因之前從沒有賭過

球,我不禁又有些舍不得了。拿著銀行卡琢磨了一會,又自我嘲笑了一番自己沒

出息,但往賬號里錢時,還是只充了200 塊錢。想了想既然夢到馬上要開始的這

場比賽,是法國隊3 比0 獲勝,于是選擇了壓比分的模式,把沖進去的200 塊錢,

全壓了法國3 比0 洪都拉斯的比分。



? ? 賭過球的人都知道,賭球中壓比分的模式,相比于壓勝負的模式,壓中的幾

率要低很多,當然賠率相對也高很多。這場法國對洪都拉斯的小組賽,出現3-0

比分的賠率超過了10,也就是說我把沖進去的200 塊錢,全壓了法國隊3-0 獲勝

的比分,如果壓中后便能贏2000多。



? ? 我在電腦下好了注,覺得那幾個AV皮影人,屬于是人家葞太爺爺,給她

留下來的傳家寶,又是要準備開始看足球了,便暫時給她放回到了皮箱里。一切

都收拾利索了,法國對洪都拉斯的比賽,沒一會便開始了。我關了電腦打開了電

視,拎起還沒吃的那一袋蘋果,又撿起來剛才掉到桌子底下的那個蘋果,坐到了

電視前的沙發上,一邊吃著蘋果,一邊看起了球。



? ? 然而隨著開場哨聲的響起,等法國與洪都拉斯的比賽開始了之后,我頓時后

背上發涼地冒起了驚悚的冷汗,因電視上現場直播的比賽畫面,竟然和我剛剛

夢到的完全一樣。



? ? 首先是看到兩支球隊的首發球員,與我剛剛夢到的完全一樣,隨后看到比賽

的過程,與我剛剛夢到的也完全一樣,連進球的時間都一秒鍾也不差,甚至連本

澤馬下半場打進的第三個球,被判定衲門員的烏龍球,也跟我剛剛在夢里面夢

到的絲毫不差。仿佛就是在這場比賽還未開始之前,我已經是坐在了電視機前,

提前看完了這場比賽的現場直播。



? ? 四、現實噩夢



? ? 我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電視劇,越看越覺得葶,慌渾身一個勁地發涼。等

看到這場比賽結束時,雖然是贏了2000多塊錢,而2000多塊錢對我這個窮屌絲來

說,也足能算是一筆不小的外財了,可剛才做的那個夢竟然變成了真的,我已經

全然顧不得去想贏了錢的事了,只還能感覺到的,是自己的手和腳全都涼了。



? ? 法國與洪都拉斯的比賽結束了之后,烏賊劉又出現在了電視畫面上,此前她

是穿哪個隊的球衣哪個隊輸球,這次好像是唯一穿對了一回球衣,烏賊劉在電視

上興奮不已地白話了起來,但是呆坐在了沙發上我的,已全然聽不到她是在白話

什蚞。



? ?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聽到了房門響,好像是有人在外面拿鑰匙開門。思緒

一時間不知道飛到了哪,我緊跟著雖然是聽正切了,確實是突然有人在外面拿鑰

匙開門,但一時間並沒有反應過來。



? ? 正在我還呆坐在沙發上時,房間的門當一聲被推開了,沖進來了兩個穿制

服的警察,不由分說把我按翻了沙發上,先用手侔了我的雙手,隨后也不知

道用什熞罧庉佘了我的嘴,最后還給我套上了黑頭套。



? ? 等手腕上被戴上了冰涼的手,頭上被套上了頭套眼前一片漆黑,心情從驚

悚突然間轉變成了驚恐,我這才從癡楞中反應出來了,顧不得再去琢磨剛才的怪

夢了,連忙琢磨起了警察叔叔什鎞我。



? ? “因賭球?不能啊!我一共才壓了200 塊錢,而且還是在正規網站下的注,

贏了的話還能給國家交稅呢!因嫖娼?也不能啊!我是剛和一個美女玩過SM,

可這是她情我願的事,也算不上是嫖娼啊。是老公報了警?更不能啊!即使

他發現了我SM他老婆的事,可誰也不能因被戴了綠帽子,打110 找警察叔叔來

處理啊。”



? ? 我胡思胡想地琢磨了各種可能,忽然感覺自己先被帶出了房間,又被帶進電

梯帶出了這家酒店,隨后被扔進了一輛車里,緊跟著這輛車便發動了。



? ? “壞了,這不是被警察叔叔抓了,這很能是被人給綁架了?如果是警察叔叔

抓的我,給我戴上手掔常,考慮到不想讓我丟人,給我戴上頭套也能夠理解,

但是我也不是蘇亞雷斯,犯不著把我嘴給堵上啊?可綁架我的人是誰呢?除了往

隔壁老太太家門口扔過垃圾,可這是因鑲壁的老太太當過紅衛兵,我平時沒得

罪過啥人啊,又是個窮得叮當響的窮屌絲,是誰又是什膞膉架我呢?”



? ? 意識到自己很可能是被人綁架了,同時感覺自己被扔進來了的這輛車,發動

起來后速度開得非常快,顯然是要把我給帶去某個地方,我忽然間心里一咯ざ

想到:“你奶奶個孫子的,我這是被,和她老公肇鑫,合夥給我設了個套吧?

剛才晞我開的這個房間,是用她老公的肇鑫的身份證開的,這肯定是葞

老公肇鑫,得罪了那個黑社會的老大,他們這是玩了一招李代桃僵,讓我給那個

肇鑫當替罪羊了。哎呀,我說我這個窮屌絲,沒有這綞葙呶遇吧,這下可是完

蛋了,沒準明后天在晚報上,登出來的在地溝里發現的無頭屍,哪他娘的就是我

老人家啊!”



? ? 我正在越想越要尿褲子地瞎琢磨著,突然葔v聲汽車停了下來,隨即我感

覺自己先被下了車,緊跟著又被順樓體上了樓。咕咚一聲被扔到了地板上,

有人打開了我手腕上的手,但緊跟著被人強行拖著站起了身,雙手又被用剛解

開了手,給到了高于頭頂的什熞罧上,隨后有人揭掉了罩在我頭上的頭套。



? ? 我晃著腦袋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被帶來的地方,是一棟豪華別墅的客廳。

偌大的客廳裝修得極扲衙橏華,我是被兩腳的腳尖降降能沾到地板的姿勢,雙

手向上高舉著被在什熞罧上,站在了靠近門口位置的牆下。我起頭向上看

了一眼,見雙手是被手暔在一個支出牆壁的鐵架子上,鐵架子的上面供著了

一尊青銅的關二爺塑像。看來把我給綁架到這里的,還真是個黑社會大哥,因

一般人不會在家里供關二爺。



? ? 我又往面前看了一見,沒想到卻是看到一幅,琢磨都沒法琢磨是怎回事的

情景,竟然也被綁架來了這個地方。



? ? 在這間偌大奢華客廳南側靠窗戶的位置,擺了一張豪華的沙發床,身上

只穿了一條黑色的丁字內褲,雙手腕上戴著一副黑色的皮手,眼睛上還戴著一

副黑色的眼罩,在旁邊兩個穿警服的男人的威嚇之下,顯得很驚恐地躺在沙發床

上。



? ? 我又往整個客廳掃了一眼,見除了我和,客廳里還站了四個壯漢,兩個

站在沙發床旁監視著,一個在站在門口位置監視著我,還有一個膘肥體壯的

黑胖子,像是這四個人中陲蒙,坐在客廳中間的沙發上。這四個人身上都穿著

黑色的警服,但一看顯然就不是警察,坐在沙發上的黑胖子因出了一身的汗,

把上身的警服解開了扣子,一只手夾著一根煙,另一只手拿著警帽不停扇著風,

我看到其胸口紋著一條青色的龍。



? ? 緊跟著我又發現到一點,我和都被綁架到了這里,但跟佞在一個房

間的她老公肇鑫,卻是沒有出現我和被綁架來的地方。莫非是葞老公肇

鑫,直接被這夥人給滅口了?不能夠啊!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夥人,也絕沒招惹過

這樣的人,所以也被綁架到了這里,肯定是受了和她老公肇鑫的牽連,因此

如果是要被滅口的話,直接被滅口的最應該是我。排除了老公肇鑫被直接滅

口的可能,我頓時想到了這一起的綁架,很有可能是葞老公肇鑫策劃的,事

情可能比我想的要複雜的多,但具體是怎一回事,也只能等葞蝶殀出現后,

才能夠全然弄明白了。



? ? 想到了這些,我不禁是暗自苦笑道:“先調教了一回皮影人,完事兒做了個

成了真的怪夢,緊跟著又被人給綁架了,他娘的,老子的這一個晚上,真是過得

太奇妙了。”



??





??

? ? 五、淫惡光頭



? ? 我正在莫名其妙地胡琢磨著,門口外的樓梯上響起了腳步聲,我側過臉去一

看,見走進來了人的是一個光頭。四十多歲的年紀,土豪氣十足的穿著打扮,腆

著碩大的啤酒肚長得很胖,但皮膚黝黑看上去身體很壯,溜光亮的光頭不像是

剃出來的,很能是壓根就沒有頭發,因看著比陳佩斯的腦袋還亮。



? ? 見光頭走了進來,坐在沙發上的黑胖子,連忙帶上了扇著風的帽子,從沙發

上站了起來,另外三個人也都恭恭敬敬地站正了身形。光頭先看了一眼被吊在

門一側關公像下的我,又看了一眼客廳南側沙發床上的,隨后徑直走到了黑

胖子的近前,拍了下黑胖子的肩膀笑著說:“行啊,三胖子,活兒干得夠利索的!

放心,不會讓你跟兄弟們白辛苦的,在原來談好的價錢上,再給你們額外加兩萬,

讓你帶著這仨小兄弟,去找幾個麗好好爽爽。”



? ? “謝謝老板,謝謝老板!能您效勞,哪是我們哥兒幾個的榮幸,以后您還

有什讞,盡管言語一聲就行。”黑胖子聽完連忙點頭哈腰地表示起了感覺,他

的另三個手下也都更著哈腰表示起了感謝。



? ? 我聽了他們的對話頓時明白了,綁架我和葞啶后主謀,是這個黑天都用

電燈泡的光頭,而把我和晞綁架來的這四個家夥,並不是這個光頭的手下,

而是被他花錢雇來干這事的。



? ? 光頭說話的口音,屬于是地道的北京味,而黑胖子和其三個手下的口音,卻

是地道的東北口音,這一點不禁讓我覺得有些不解。見幕后的主謀出現了,我自

是很想問問他,什膞雇人綁架我,可罩在頭上的頭套雖然被拿掉了,但嘴里

的布還結結實實地塞著,根本沒辦法說出話來。



? ? 光頭扭過臉來陰笑著看了一眼我,又淫笑著看向了發床上的。剛才還一

副比金三胖派頭還足的黑胖子,在這個光頭的面前卻頓時變成了哈巴狗,媚地

沖光頭笑了笑,顯然是領會到了光頭的意圖,朝其三個手下揮了揮手后,領著三

個手下出離客廳下了樓。



? ? 我當即間也明白了這個光頭的意圖。把我給吊在挨著門口的關公像下面,把

放在正對著我的沙發床上,拿掉了我頭上的套頭,卻還堵著我的嘴,並沒有

堵葞嘴,卻是蒙上了葞眼睛,顯然是雇人把我和腞架來的這個光頭,

是要讓我連喊都喊不出來地眼睜睜地看著,在我的面前奸汙只能喊叫卻什從看

不到的。



? ? 明白了這個光頭的意圖,我緊跟著又生了一個疑問。如果這個光頭雇人綁

架葞目的,是要玩夫前辱妻,哪被吊在牆下看著的最佳人選,應該是葞

老公肇鑫呀。我是住在鑞壁的房間,是跟老公住在了同一個房間,既然

那個黑胖子帶著手下,能把晞輕松綁架到這里來,肯定也能把葞老公肇

鑫給綁架來啊。可是現在被吊在這看著腞被強奸的,卻是跟並沒直接關

系的我,而不是葞老公肇鑫,那現在葞老公肇鑫,是被給弄到了哪里

去了呢?莫非真的是已經被滅口了?



? ? 我正在琢磨著的時候,光頭關掉了客廳里的主吊燈,只剩下了沙發床上面的

一盞側吊燈,邁步走到了沙發床前。三兩把扯掉一身的名牌衣服,跳上了沙發床

騎到了葞身上,一只手扯掉了下身的黑色丁字褲,另一只手很是粗暴地

掐住了葞脖子。



? ? 被一個黑色的眼罩蒙住了眼睛,但並沒有像我似的被堵住嘴,剛才應該

是遭到了威脅恐嚇沒有敢喊叫,現在突然有人粗暴地騎到了她的身上,在本能地

反應中大聲地尖叫了起來。



? ? “你們是什人啊?什膞膉架我?你們要干什啊……”



? ? “嘿嘿嘿……要干什?你個小騷貨還用問嗎?”光頭一只手繼續掐著

的脖子,惡狠狠地掄起另只手,連續抽了四、五個耳光。被打得連聲慘

叫了起來,光頭看著卻是更加興奮了起來,嘿嘿嘿地淫笑著對說:“你個小

騷貨,你不是喜歡這被人收拾嗎?今兒爺就好好滿足你一下!”



? ? 確實有著被輪奸的強烈渴望,可那是意淫性質的想象,真的以被綁架了

的方式遭到了強奸,自然是讓她覺得相當得害怕驚恐。應該是明白了發生了什,

被光頭狠狠抽了幾個耳光后,反而是稍微地鎮定下來了一些,連忙以表示順

從的口氣,哀求起了騎在她身上的光頭。



? ? “爺,您說的對,我這個……我這個小騷貨……確實是很喜歡……很喜歡玩

SM調教。可是您是以這樣的方式,來跟我玩的SM調教,真的是讓我覺得很害怕。

求求您放開我吧,讓我乖乖地……乖乖地陪著您玩吧……”



? ? “哈哈哈……當成遊戲玩就沒意思了,這玩才夠來勁兒嘛!”光頭大聲地

淫笑了起來,掄起來沒掐著脖子的那只手,又狠狠地連抽了絞繙個耳光,

隨后把這只手伸到了葞楶网間,粗暴地揉弄著葞下身說:“聽說你個小

騷貨,是長了個草莓逼,今兒親眼看到了,你還真是長了個草莓逼啊。哈哈哈…

…頭朝前撅著屁股趴著,先讓爺拿大雞巴,試試你的小草莓逼兒!”



? ? 雖然是兩手的手腕上,被上了一副黑色的皮手,但兩條腿並沒有被

捆上,相比腳尖將將能占地被吊著的我,還是有著一定的反抗能力的。不過顯然

是知道在這樣的情景下,一切的反抗掙扎都是徒勞的,而且也意識到了稍不如這

個光頭的意願,就會招致這個光頭的一頓耳光。因此等光頭說完讓她撅著屁股趴

起來被操,在沙發床上站起來放開了她,只好是順從地翻了個身坐起了來,

將垔皮手蒔雙手拄著沙發床的前沿,臉朝向了被吊在對面牆上的我,高高撅

起屁股趴到了沙發床上。



? ? 目的就是要我眼睜睜地看著被操,等蕞坤屁股臉朝我趴好在了床上,

光頭腆著大肚子站在了葞身后,先是陰笑著輕蔑地看了我一眼,又向前挺了

一下其下身,故意向我展示了一下,他碩大的肚子下面,挺立著的大棒槌似的大

雞巴。



? ? 向我充分表示完了他的意圖,光頭附身蹲到了葞屁股后,惡狠狠地抓住

了葞頭發,粗暴至極地狠勁向上一拽,把疼得淒慘地一聲慘叫,拽得

高高地向讓昂起了頭,這媞葐目的,自然是要讓我能夠看清楚葞臉。隨

后才猛地向前一挺下身,把大棒槌似的大雞巴,從后邊操進到了的草莓逼里。來

回移動著大肚子,從后面猛烈地操干起了,光頭是仰著臉望向了被吊在對面

牆前的我,顯然他在這種施暴感覺下的主要快感是來自于,欣賞著我眼睜睜看著

他奸汙葞反應。



? ? 被光頭從后面猛烈地操干了起來,隨應著大聲地浪叫了起來,但顯然她

的浪叫聲是不得不裝出來,我看到她臉上浮現出的表情,實際是相當痛苦和屈辱

的。



? ? 我和相處了只還不到十個小時,雖然我和她實際就是屬于相互滿足的關

系,可在這不到十個小時的時間里,對我真的是非常得好,不管她是出于什

目的,但在我活到了三十多歲的年紀里,似乎還沒有漂亮的女孩對我這綞乙。

看著她在我面前橫遭奸淫,而我卻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我的心簡直是如同刀割

般得難受。



? ? 起頭向看了一眼,感覺雙手被手暔在上面的架子,有可能被我給拽到

了,于是我拼了命地向下拽起了胳膊。可這個上面放著關公像的鐵架子,是用很

粗的三角鐵做的,末端深深地嵌在了牆體里,我把兩只手腕都拽出了血來了,既

沒能能把雙手從手里脫出來,放著關公像的鐵架子更是紋絲沒動。意識到想掙

脫開是不可能的,我又用舌頭向外頂起了堵著嘴的布,可綁架我的那兩個家夥,

使用一塊浸濕了的毛巾,卷得結結實實地塞到了我的嘴里,我把舌頭都頂麻了,

也未能頂住塞在嘴里的毛巾。



? ? 看著被吊在關公像下的我,拼了命的徒勞掙扎,在對面的沙發床上,猛烈操

干著葞光頭,變得更加的亢奮了起來,操干的動作變得更猛烈了,還不停地

大力抽打起了葞屁股。



? ? 正當我瀕臨絕望要放棄掙扎時,結結實實地堵在我嘴里的毛巾,突然從我的

嘴里掉了出去。我感覺並不是被我給用舌頭頂出去的,好像是有人用手幫我掏出

去的,可我的面前卻是並沒有人。不過我已經顧不得想這些了,等嘴里的毛巾突

然掉出去了之后,豁出去地破口大罵起了,正在得意至極地奸淫著葞光頭。













我的M不是人 第七章 戲中有戲?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屌絲很生氣



? ? 我這個人平時總是表現得很懦弱,每當碰上了蠻不講理的惡人時,首先想到

的第一反應,是甯可吃點虧也不要招惹惡人。其實這並不是我的本質性格,作

最悲催一代的80后們,基本上都是這樣的。與悲催時時代成的這一軟弱相對立的,

我可能因是雙手斷掌的緣故,一旦是碰上了更蠻不講理的惡人,怎退讓也不

行被其給逼急了,卻又是會被逼出來出不要命的橫勁,這時膽子大得會讓自己都

覺得奇怪。老話里說,千萬別把雙手斷掌的逼急了,看來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 ? 被手暔吊在擺放著關公像的鐵架子下,眼睜睜地看著浞ゐ虒那個光頭

的蹂,我拼了命地掙扎了起來,但是既沒有掙脫開被垔的雙手,也沒能把塞

在嘴里的毛巾吐出來。然而就當我瀕臨絕望要放棄掙扎時,結結實實地塞在我嘴

里的毛巾,卻突然從我的嘴里掉了出去。感覺不像是被我給用舌頭頂出去的,更

像是有人用手幫我掏出去的,可我的面前明明並沒有人。不過我此時已然顧不得

去想這些了,等嘴里的毛巾突然掉出去了之后,當即豁出了命地破口大罵起了,

正在得意至極地奸淫著葞光頭。



? ? 「哎,我說沒頭發的那孫子,你他娘的剃了個光頭,就當你是釋永信了啊?

你也不打聽打聽老子是誰,就敢跟老子玩這出,壽星佬上吊,你可真是活膩了啊!」



? ? 在客廳南側正對著我的沙發床上,正在猛烈操干著葞光頭,因其以這種

方式奸淫葞目的,就是要在操干葞同時,欣賞著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奸

汙葞反應,因此從后面猛烈操干起了之后,一直是目光平視地看向了我。



? ? 不過因他這時操操得正在興頭上,呼呼喘著粗氣正處于強烈的亢奮中,

並沒有留意到塞著我的嘴的毛巾,突然從我的嘴里掉落了出來。



? ? 毫無察覺間突然聽到了我大聲罵起了他,正在亢奮中的光頭被嚇得一激靈。

本來他這時候還沒有操達到要射精的狀態,但正在操干到了興奮至極的狀態中,

突然被我扯開了嗓子的叫罵聲,給嚇得一激靈,不由自主地悶吼了幾聲,肩膀哆

嗦幾下,雞巴提前在葞逼里瀉了。



? ? 不過這家夥顯然是見過大場面的,突然間被我給嚇得提前射了出來,停下來

了抽插的動作仔細看向了我,發現是塞在我嘴里的毛巾掉了出來,從葞草莓

逼里拔出來了雞巴,腆著碩大的啤酒肚坐到了床上,大口地喘著粗氣休息了一會,

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 ? 從沙發床旁邊的茶幾上摸過了煙和打火機,點上了一根煙直起腰跪到了床上,

伸出一只手抓住葞及腰長發,粗暴地把晞直接給拽得轉過去了身,把他

剛射完精的雞巴塞到葞嘴里。一手拽著葞頭發,一手夾著煙抽了兩口,

多少顯得有些吃驚,但並不是太在意地對我說:「呦呵嘿,真沒想到,你小子還

夠橫得哎。不過我告訴你,爺報出了字號來能嚇死你,別說玩的是這個小騷貨,

就是操了個還沒破瓜的女中學生,也沒誰敢把爺怎垞的。」



? ? 「嘿,孫子,夠狂的啊!天一都法辦了,難道你是天一他爹的親兒子?」骨

子里不要命的橫勁,此時已然完全被激了出來,我毫不示弱地繼續回罵了一句,

隨后繼續跟面前的光頭叫起了板。



? ? 「老子管他媽你是誰呢!聽著,老子也告訴你,痛快兒地把老子給放了,完

事兒先擺一桌魚翅謝罪宴,再把你老婆叫來,要是你還沒老婆就把你媽叫來,要

是你親媽太老了你小媽也湊合,等你老婆或者你媽,撅著屁股也跟老子賠完了罪,

老子再拿酒瓶子,在你那禿腦袋上開倆窟窿,今兒這事沒準兒咱就算完了。要不

然,你脖子上的那顆禿腦袋,也就長不到日頭出來的時候了。」



? ? 顯然是沒想到我這個窮屌絲,不但全然沒被他給威懾住,反而是更強勢地跟

他叫起了板,光頭臉上浮現出了一副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一時間還不知道該如

何來回應我了。



? ? 「趙哥,怎你也在這啊?」



? ? 我剛才是被堵住了嘴但沒被住著眼睛,能夠看到眼前的情景但說不出話來,

是蒙住了眼睛但並沒有被堵住嘴,能夠聽到聲音但看不到眼前的情景。突然

聽到了我的叫罵聲,這才發現到,我也在這間屋子里,同時從我的話語里,

很明顯地聽了出來,我也是被綁架來到了這里的。



? ? 趁光頭暫時有些愣神,伸出手推了下光頭的下身,吐出來被塞在嘴里的

雞巴,先扭過臉驚詫地尖叫了一聲,隨后似乎是突然間想明白了,我和她何雙

雙遭綁架的緣由,連忙向后縮了縮身下賤地跪在了床上,以連連給面前的光頭磕

著頭的方式,哀求起了光頭留下她把我給放了。



? ? 「爺,既然您知道了,是個天生的賤母畜,﹞在也知道了,您喜歡

怎玩,哪肯定會陪著您好好玩的。這位趙哥,是今天才剛剛和認識,

就是想跟他玩一個小遊戲,跟他沒有什直接關系。既然您把這位趙哥和

,都給弄到了這里來了,哪葞老公,肯定也讓您給弄到了這里來了。既然

您喜歡這玩,哪就讓葞老公,來看著被您的大雞巴操吧,這位趙哥和

這件事沒什關系,求求您就讓他離開吧!反正大家都是喜歡玩這個的,以后沒

準還可以一起玩,犯不著因玩這個結仇。」



? ? 我聽完哀求光頭的話,對我和她突然雙雙遭到了的這起綁架,雖然一時

還不能完全弄明白是怎回事,但從葞話里已猜出了個大概。



? ?







? ? 二、后果很嚴重



? ? 從哀求光頭留下她放了我的話里,我先是很明顯地感覺了出來,雇人綁

架了我和葞這個光頭,四十多歲的年紀,腦滿腸肥的長相,還在家中的客廳

里擺了尊關公像,很顯然應該是一個暴富型的土豪。隨后我也很明了地想到,這

家夥應該也是喜歡玩SM的,而且是一個經常玩SM的正牌S ,他跟之前應該沒

有見過,但很可能之前跟在網上聊過,或者是聽別人跟他說起過這個極

品M.有錢有勢能調教到M 的機會很多,玩得多了對通常的方式覺得不夠刺激了,

所以精心安排了這一次綁架事件,給自己創造了一個真正的夫前辱妻的機會。



? ? 顯然我的猜測是正確的。精心策劃了這一起綁架,圖謀得逞后玩得正在興

頭上,萬沒想到突然被我向起叫起了板,先是把他給嚇得提前射了精,緊跟著又

被猜到了其實際意圖,還把其實際意圖給說了出來,光頭的臉上流露出了掃

興之極的表情,很顯然是繼續往下玩的興致,被預想不到的意外全然給攪沒了。



? ? 這時光頭見葞想要繼續哀求他,顯然是不想詞他的意圖全給說破了,

把抽了幾口的煙掐滅到了煙灰缸里,抓起剛才扒掉了的葞杶褲,團了團后塞

住了葞嘴。隨后抓著葞頭發下了床,拖著灞ろ虒我的面前。



? ? 雖然是很粗暴地拽著葞頭發,拖著下了床走到了我的面前,但應該

是因我剛才豁出命去的強勢叫板,令其此時不得不琢磨起了,我是不是有著比

他更大的來頭,光頭剛才表現出的囂張勁,這時不由而然地少了三分。



? ? 光頭拖著灞ろ虒我的面前,在我面對面地打量起來了他的同時,也面對

面地打量了我一會,隨后語氣雖然還是很強硬,但言詞里已有了退讓意思地對我

說:「小子,既然你也是玩這個的,今兒爺唱的這出是個咋回事,我想你應該心

里也明白了。既然咱都是好這口兒的,哪今兒這事也就算是場誤會,我看今兒這

事,咱也就你明白我清楚地拉倒吧。」



? ? 「什?大半夜的把老子給這來了,你說完了就完啦,有這便宜的事兒

嗎?我告訴你,就是你真是天一他爹的親兒子,今兒事也完不了!」



? ? 光頭已經很明顯地表露出了和解的意思,我聽了如果是順坡下驢的話,不能

帶著^塊離開,至少自己還是可以安然離開的。然而因骨子里的那股不要命

的橫勁,此時全然被激了出來,我這時膽子大得讓自己都覺得奇怪,聽完光頭說

的表示退讓和解的話,在根本控制不住的沖動的趨勢下,卻是更加強硬地繼續跟

其叫起了板。



? ? 我沒有順坡下驢繼續跟其叫起了板,反到是讓光頭更琢磨起了,我是不是有

著比他更大的來頭。下意識地松開了抓著睞頭發的手,眼神有些癡愣且驚慌

地望向了我,透露出來的意思好像是心里正在想著,「這混蛋敢把我罵成李雙槍

的兒子,莫非他有個雙槍李向陽的爺爺?」



? ? 沖動間全然忘了自己是誰了,我沒有沒有順坡下驢地繼續叫起了板,其實話

剛一出口當即就后悔了,因我並沒有一個雙槍李向陽的爺爺。心里當即間后了

悔,那股子不要命的橫勁雖然還在,但眼神里還是不由自主地閃露出了,實際心

里並沒有底的一絲怯意。



? ? 光頭的年紀比我大了十多歲,而且應該是一個黑白兩套皆通的土豪,見過的

世面自是比我多得多,我的眼神里稍微閃露出來了一絲怯意,當即間便被其看了

出來。看出來了我根本沒什蚞頭,屬于是不橫裝橫地在嚇唬他,結果剛才把他

給嚇得提前泄了不說,還把他精心安排的圖謀給攪黃了,光頭頓時氣了個腦筋蹦

起來多高,瞪圓了眼睛惡狠狠地怒視向了我。



? ? 怒視了我好一會也沒說話,但此時光頭已然不是在琢磨,我是不是有著比他

更大的來頭,而是被我給氣得,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蚞。瞪圓了眼睛惡狠狠盯

了我好一會,動作誇張地沖我連連點著頭,這才咬牙切齒地對我說:「小子,

了個才認識一天的小騷貨,就敢不要命了跟爺叫板,你真有種!本來爺就是想當

著你的面,自己個玩玩這個小騷貨,完事兒就放你小子走。可既然你小子這有

種,好,哪爺再就多找點人來,當著你小子的面,一塊來玩玩這個小騷貨,而

且等完事兒了,你小子也就別想走了。」



? ? 光頭陰笑著狠狠地蹬了我一眼,又低下頭淫笑著看了一眼,轉身走回到

了客廳南側的沙發床前,撿起他剛才扯掉后扔到床下的衣服,穿好了一身的高檔

名牌衣褲后,對著客廳外面大聲地喊了一嗓子,「三胖子,領著你的兄弟們上來,

爺要給你們找點活兒干。」



? ? 帶著三個手下假扮成了警察,把我和晞綁架來的那個黑胖子,可能因

還沒有從光頭那領到酬勞,這時還呆在了樓下並沒有離開,聽到光頭大聲了嚷了

一嗓子,當即順著樓體又都跑回到了客廳。



? ? 剛才被我不管不顧的一通叫嚷,給氣了個頭昏腦漲,等黑胖子領著三個手下

跑上了樓,光頭首先讓黑胖子,撿起來掉在我腳前的毛巾,又結結實實地塞上了

我的嘴,隨后指了下對黑胖子說:「我說三胖子,今兒爺也便宜你一回,讓

你跟你的這仨兄弟,在爺這里,也玩玩這個小騷貨。」又指下了我對黑胖子說:

「當著這小子的面,想怎玩就怎玩,把這小騷貨玩死了都沒事。」



? ? 很顯然光頭又想到一個更邪惡的點子,是想要讓黑胖子和其三個手下,在我

的面前輪奸。激起的那股子不要命的橫勁雖然還在,可嘴再一次被更結實地

塞上了,連再想破口大罵也都罵不出來了,我想到了光頭的意圖,卻也只能是無

可奈何。



? ? 剛才一通亂罵把光頭給唬住了,卻沒有抓住那個可以順坡下驢的機會,以至

不但是令腞涉ゐ更慘的蹂,而且很可能還給自己招來了殺身之禍,我不禁

是后悔不こ默聲慨歎道:「屌絲很生氣,后果很嚴重了,這回可是進入到作死

的節奏了。」



? ? 三、無奈的“男友”



? ? 本來交給我替她暫時保管的那個皮箱,也都被給帶來了光頭的這棟別墅

里,暫時被放在了客廳正中沙發的旁邊。光頭交代完讓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要

在我的面前一起輪奸,掏出來塞在嘴里的黑色丁字褲,指了下放在沙發

旁邊兩個的皮箱,對一絲不挂的說:「你個小騷貨兒,先去找件騷點的衣服

穿上。」



? ? 跟我一樣意識到后果很嚴重了,絞貀也只能是乖乖地順從,走過去打開

帶長拉杆的皮箱,找出一身情趣內衣。



? ? 罞上的這套情趣內衣很是特別,上身是一件白色狐狸皮的小馬甲,穿上

后倒是能罩住上半身,但下身卻是連內褲都沒有,與之搭配成一套的,是一雙齊

腿的黑色網眼絲襪。穿好了狐狸皮馬甲和網眼絲襪后,又拿出了一雙白色高

跟鞋,蹲下身穿到了兩只腳上。因及腰的濃密長發,剛才被光頭給扯得很淩亂,

又從皮箱里找出一個扎頭發皮條,稍微捋順一下淩亂不堪的長發后,用皮條從頭

頂上方把長頭發扎了起來。



? ? 穿好了這套衣服很特殊的情趣內衣,潞然是盡著最大可能讓自己鎮定下

來,就勢蹲在了沙發前擺了個驙葚造型,表情下賤地望向了站在他面前的光頭,

隨后偷偷地瞄了我一眼,眼神的意思很明顯地是在埋怨我,「你作死不要命了,

給你招來了更大的麻煩不說,看看把我也給連累了吧!」



? ? 光頭扭過頭來陰笑著看了我一眼,轉過臉去喝令,手和膝蓋著地,高撅

起屁股,趴到了沙發前的地板上,隨后坐到了沙發上點上了一根煙,沖黑胖子及

其三個手下揮了下手。



? ? 「謝謝老板……謝謝老板……」黑胖子媚地沖光頭連鞠了好幾個躬,迫不

及待地脫下去下身穿的警服褲子,弓著腰跪在葞屁股后面,手伸進上身

穿的狐狸皮坎肩里,大力地搓揉起了葞奶子,興奮地淫笑著對三個手下說:

「哈哈哈……今天咱沾了老板的光,我先涮涮老板的鍋水,完事你們仨再涮我的

鍋水。」



? ? 黑胖子說完猛地向前一挺肚子,吭哧一聲把雞巴操進了葞逼里,隨后兩

只手緊緊抱著葞ぶ災,呼哧呼哧地猛烈操干了起來。



? ? 顯然是明白光頭叫他們上樓下,在我的面前輪奸葞用意,黑胖子呼哧呼

哧地猛烈操干起了,先是媚十足地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光頭,隨后又得

意地淫笑著看了一眼我,在葞屁股上狠拍了一巴掌,用濃重的東北話問道:

「老妹兒,喜歡被很多人整不?對面看著你被整的,是你的什人啊?」



? ? 雖然有著被輪奸的渴望,但那屬于是意淫性質的想象,真的以被綁架了

的方式遭到了輪奸,臉上流露出來了屈辱之極的表情。可是在這樣的情景之下,

也只能是按照光頭想聽到的方式,下賤地回答起了黑胖子的問話。



? ? 「喜歡……喜歡……我是一個天生的賤母畜,生下來就是要被男人操的,最

喜歡的就是被很多男人輪奸……對面看著我被您操的人,是我的……是我的男朋

友……因我是一個天生的賤母畜,所以被輪奸的時候,就應該讓自己的男朋友

……在面前……在面前看著我被輪……」



? ? 黑胖子先側過臉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光頭,見光頭聽了臉上露了興奮之極

的表情,于是更加得意地對說道:「哈哈哈……原來老妹兒你,這騷這

不要臉啊!哪就跟我們好好說說吧,你到底有多騷多不要臉啊?」



? ? 承受著黑胖子的猛烈操干,轉過臉看向了光頭,也只能是繼續回答道:

「我是一個最不要臉的騷婊子,是爺最下賤的騷母畜,我的騷逼、浪嘴、賤屁眼,

都是給爺操的,不但爺可以任意操我身上的三個洞,爺的所有朋友們,也可以免

費操我身上的三個洞。我的騷逼、浪嘴、賤屁眼,都是給爺和爺的朋友們,來做

盛精液的馬桶的……」



? ? 黑胖子聽了操干得更猛烈了,拍打著葞屁股繼續問道:「操你媽個逼的,

真是個不要臉的婊子。既然你是個千人騎的騷婊子,干嘛還找男朋友呢?喜歡給

男朋友戴綠帽子?找了個男朋友,就是了給他戴綠帽子?」



? ? 浞轉回來頭,瞪大了她那雙大得出奇的大眼睛,眼神里既帶有歉意又帶

有埋怨意思,看了我一眼后接著說道:「是的……是的……我喜歡給男朋友……

給男朋友戴綠帽子……」



? ? 見光頭很喜歡他讓說這樣的話,黑胖子在光頭的面前也有更放肆了起來,

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葞及腰長發,拽得將頭又轉向了光頭,另一只手在

ぞ屁股上大力抽了一巴掌說:「你個千人騎的騷婊子,連到一塊再說一遍,你

喜歡在你男朋友面前,怎媞═人的婊子、母狗?」



? ? 只要是連連呻吟著說:「我雖然平時……平時裝得很正經,其實我是一

個最不要臉的騷婊子,是爺的賤母畜,是爺的朋友們的發泄工具,我的騷逼、浪

嘴、賤屁眼,都是給爺和爺的朋友們,來當盛精液馬桶的……只要是爺找來的男

人,都可以免費的操我這個賤母畜,而且是在我男朋友的面前,狠狠地操我這個

賤母畜……我天生就是一個騷逼、賤貨,天生就是要免費給男人玩弄的,天生就

給男朋友戴綠帽子的……」



? ? 「操你個媽的,操死你這個騷婊子,干死你這個騷婊子。」黑胖子一邊叫喊

著,一邊更加用力地抽插起了葞草莓逼,拍打著葞屁股繼續叫喊著,

「你這個騷婊子,你的騷逼操起來可真過啊,等老子先操翻了你的小騷逼兒,

完事兒再操操你的浪屁眼兒……」



? ? 黑胖子嘴里喊著還要操葞屁眼,可是以輪奸的姿態猛烈操干著,而

且所操干還是一個極品的美女,自是令其覺得格外得興奮,呼哧呼哧喘著粗氣叫

喊了幾聲后,便直接在葞草莓逼里射了。不過這家夥並沒有射在葞逼里,

即將射出精液的一瞬間,從葞逼里拔出了雞巴,用手從龜頭后端捏住雞巴,

站起身走到了葞扶前,抓著頭發拽得揚起來臉,放開了捏著雞巴的手,

把一大灘的白花花的精液,全都噴射在了葞臉上。



? ? 黑胖子的那三個手下,此時早已是迫不及待了,見把他們叫上樓來輪奸

的光頭,看著被輪奸時表現的很興奮,這三個家夥在光頭的面前也放肆了起

來,早都已脫掉了身上的警服掏出了雞巴。



? ? 黑胖子的這三個手下,其中一個三十五歲左右的年紀,后背上紋了一條金鯉

魚圖案的紋身,另外的兩個家夥,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紀,另一個看著也就十

八九歲。后背上紋了一條金鯉魚的家夥,應該是在黑胖子的三個手下里地位最高

的,見第一個操葞黑胖子射了,緊跟著便跪到了葞屁股后面,急不可待

地把他的雞巴,狠狠插進了葞草莓逼里,繼續起了對葞輪奸。黑胖子把

精液噴射到葞臉上,又把射完精的雞巴塞進了葞嘴里,另外的兩個地位

較低的家夥,只好是蹲到了葞身體兩側,一人一只大力地揉弄起了葞奶

子。



? ? 此時我激起的那股子不要命的橫勁雖然還在,可被手暔吊在擺放著關公像

的鐵架子下,嘴又一次被更結實地塞上了,再想拼了命的掙扎連力氣都沒有了,

再想破口大罵也根本喊不出來了,也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浞受著黑胖子及

其三個手下的輪奸。



? ?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客廳門口外的樓體上,響起了葖急促腳步

聲,緊跟著跑上來了一個人。這個人跑進了二樓的客廳后,當即便大聲地叫喊道

:「老板,您之前不是說,就是讓我配合您玩個遊戲,當著姓趙的這個家夥的面,

只由您一個人來調教我老婆嗎?您怎叫他們一起……一起來輪奸我老婆了?」



? ? 我聽到叫喊聲連忙扭過了臉去,結果驚詫不已地看到,突然跑上來的這個人,

竟然是葞老公肇鑫。



? ?

? ?四、無良的老公



? ? 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正在坐在沙發上的光頭面前,以把我當成了男朋

友的姿態,在沙發前的地板上輪奸著,不成想葞老公肇鑫,突然跑上了

樓大聲質問起了光頭。我詫異不已地扭臉看了過去,這時緊緊塞住了我的嘴的毛

巾,突然又從我的嘴里掉了出去。



? ? 雖然明明面前沒有人,但這一次我明顯地感覺到了,塞在我嘴里的毛巾,絕

對是被從嘴里給掏出去的。因孲才黑胖子返回客廳時,把毛巾二次塞回到我嘴

里時,比上一次塞得更加得結實,意識到了根本不可能用舌頭頂出去,我剛才根

本就沒有用舌頭往外頂。



? ? 不過我此時全然顧不得去想這些,等嘴里的毛巾突然又掉出去了后,直接對

坐在沙發上的光頭大聲喊道:「我說禿腦袋那孫子,你他娘的就是想弄死老子,

也得讓老子死個明白吧。要是你也算是個爺們兒,痛快兒點先跟老子說說,這他

娘的到底是咋回事兒!」



? ? 葞老公肇鑫突然跑了進來,令坐在沙發上的光頭也大吃了一驚,正在輪

奸著葞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則都顯得更加得吃驚。黑胖子連忙從葞嘴

里抽出了雞巴,后背上紋了一條鯉魚的那個家夥,也連忙從葞逼里抽出了雞

巴,黑胖子另外的兩個手下,也都停止了對奶子的擺弄。



? ? 看到自己的老公突然跑了進來,先是跟我一樣也露出了詫異不已的表情,

但緊跟著應該是由此全然想明白了,她和我突然遭到綁架的緣由,憤恨不已地瞪

了一眼自己的老公,趁暫時被放開了的機會向前爬了幾步,搶在光頭開口說話之

前,顯得愧疚不已地向我解釋了起來。



? ? 「趙哥,我之前跟您說的,我來您在的這個城市,是來做攝影模特的,我太

爺爺以前是唱冀東驢皮影戲的,我和您算是唐山老鄉,等等的這些個事情,我並

沒有對您撒謊。不過最關鍵的一點,我卻沒有跟您說實話。我因天生有著M 傾

向,所以我找的老公,是我在SM圈子里認識的,他也有著M 傾向,具體地說,是

他有著那種淫妻傾向。趙哥您也是玩SM的,什是淫妻傾向,不用我具體解釋,

您肯定是明白的,至于我什找了一個有淫妻傾向的老公,這個想來也不用我

細解釋,您也是能理解的。」



? ? 這時黑胖子反應了過來,走過來想要阻止聞下說,但坐在沙發上的光頭

沖其擺了擺手,示意其可以讓向我說明解釋,腞機繼續向我解釋了起來。



? ? 「趙哥,我其實是和我老公,一同來的您在的這個城市,而且他也在您認識

我的那個QQ群里。我喜歡被別的男人調教,他喜歡讓別的男人調教我,剛來到這

邊暫時沒什讞情,所以我們就在藤兒的引薦下,找到了您玩了一個遊戲。沒有

告訴您我們是一起來的,故意讓您感覺他是后從北京追過來的,這媞葐目的是

想玩得更逼真刺激,這樣讓您覺得真的是在和我偷情,他感覺起來更像是我真的

和別人偷情,也就把這個淫妻遊戲,玩得更逼真更有戲劇性了。我說把裝著SM類

東西的那個皮箱,交給您來暫時替我保管,實際也是我們故意這媞葐,目的是

了讓您在毫不懷疑懷的前提下,能夠把那些調教工具放在您的手邊。」



? ? 表情顯得更加愧疚地看向了我,接著對我說道:「趙哥,您和我突然遭

到綁架的事,這個我事先真的是不知道。法國隊的那場球開始之前,我老公說怕

他看球影響我休息,說之前我們一起吃飯的餐廳,晚上也會放世界杯,而且是大

屏幕高清直播的,所以他起來后就出了房間,下樓去了餐廳里去看足球。之后我

就直接睡覺了,沒想到正睡著的時候,突然闖進來了兩個警察,再之后就發現和

您一起,都被綁架來了這里。現在我老公出現了,我已經全都想明白了,之前他

和我跟您玩的那個遊戲,實際是他故意安排的一場前戲,您和我突然遭到綁架的

事,才是他背著我安排的一場正戲。」



? ? 扭臉恨恨地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又轉回臉看向了我繼續說道:「趙哥,

您在跟我見面之前,跟加您進群的藤兒聊天時,藤兒應該跟您說了,她是被一個

很有錢的S 給長期圈養的,現在我已經想到了,把您和我綁架來這里的這個光頭,

應該就是藤兒的主人。我想肯定是這個光頭,許諾給了我老公什綞處,他、藤

兒、我老公,他們三個實際早就在背后商量好了,先讓您和我認識,再把您和我

綁架來這里,然后再在您的面前調教我。我想他們這媞葐目的,是因知道我

老公本來就喜歡這個,如果是在我老公的面前調教我,讓這個光頭覺得不夠刺激,

所以設計先讓您和我認識,然后弄出來一起逼真的綁架,安排由您來看著我被調

教。」



? ? 聽分析完了,我和她何突遭綁架的緣由,我一時間的感覺真可謂是哭

笑不得,扭臉看向了葞老公肇鑫說:「嘿,小子,你這一處連環戲,唱得可

真夠絕的啊!本來我還覺得,我跟你老婆把你忽悠得跟傻逼似的,我倆像是余則

成和穆婉秋的感覺,你小子成了謝若林。沒想到被忽悠得傻逼似的原來是我,他

娘的我才是謝若林,你們兩口子是余則成和姚翠萍。」



? ? 這時光頭從沙發上了站了起來,走到了老公肇鑫的面前,拍了下他的肩

膀說:「小肇,我讓三胖子跟他的仨兄弟,一塊干你老婆的這事兒,實際是讓這

小子把我給氣的。本來按咱們之前的計劃,這出戲唱得挺好的,可沒想到這小子

嘴里的布,不知道咋搞得掉出來了,突然劈頭蓋臉地罵起了我,我也是讓他給罵

得一時生氣,才額外想出來的這一處。事出有因你也被生氣,再說你跟你老婆,

本來也就是喜歡玩這個嘛。不過事情既然出了岔子,也算是我沒安排好,這蒞

吧,在原來答應幫你辦的那件事上,我再給你老婆點錢,讓她買幾件衣服,算是

給她壓壓驚了。」



? ? 「原來是個誤會啊,剛才是我沖動了,請您別生氣!」剛才還對光頭憤怒之

極的肇鑫,頓時又換成了一副討好的表情,陪著笑臉反而向光頭道起了歉。隨后

卻是恨恨不已地瞪了我一眼,琢磨了一下后對光頭說:「您看這件事既然出了岔

子,萬一是要傳出去的話,對我們夫妻不是太好,對您更是不好,所以您最好想

個辦法,封住姓趙的這家夥的嘴。」



? ? 光頭也恨恨地瞪了一眼我說:「這個你放心就是了。沒想到這出戲唱成了這

樣,你也來了也就這垞吧,你就先帶著你老婆走吧,回去好好安撫安撫。這小

子你就交給我處理吧,保證讓他沒機會對外說去。」



? ? 「肇鑫,你太過分了!我們確實都喜歡玩這個,可之前我們不都說好了嘛,

只是你情我願地把這個當遊戲玩,你怎背著我不知道,拿我跟別人做交易呢?」



? ? 在旁邊聽到了老公和光頭的對話,首先是大聲責問起了自己的老公,隨

后又連忙替我向光頭求起了情。「求求您,讓這位趙哥離開吧!他和這件事本來

沒關系,而且他是個老實人,知道您是位了不起的人物了,事后肯定不會對外去

說這件事的。」



? ? 替我向光頭求完了情,這才注意到她此時還是一絲不挂,連忙小跑到了

放在沙發旁的皮箱前,打開皮箱從里面翻找起了衣服。她的這個帶長拉杆的皮箱

里,裝的全是情趣風格的衣服和鞋子,雖找出來一件黑色的長裙,但這條裙

子其實也是情趣風格的,下面的裙擺是透明的黑絲,急急忙忙地穿到了身上之后,

兩條長腿和屁股全都能看到,可好歹這也算是暫時能找到最不暴露的衣服。急急

忙忙地套上了這條裙子,因剛才被黑胖子及其手下輪奸時,之前穿到腳上的那雙

白色的高跟鞋,有一只不知道被甩到了哪去了,只好又從皮箱里,找出來了

一雙黃色厚底的高跟鞋。拎著鞋小跑到了門口,蹲下身急急忙忙地提著鞋,準備

繼續替我向光頭求情。



? ? 因剛才把光頭給氣了個不輕,我知道光頭是絕不會輕易放我走的,不過同時

我已經意識到了,在這個怪事不斷的晚上,所要發生的怪事還遠沒結束。感覺到

了背后有著看不到的詭異依仗,激起的那股子不要命的橫勁,此時不但還在,而

且變得更強了。因此沒等繼續替我向光頭求情,毫不在意對蹲在門口提鞋的

她大聲嚷嚷道:「,用不著求這禿孫子。請神容易送神難,今兒他就是拿八

大轎,想把你趙哥給送走了,也都已經晚了。」



? ? 果然我那種奇怪的感覺是對的,我大聲嚷嚷的話音剛過,兩只手便突然從手

里脫了出來。緊跟著剛把褲子提上的那個黑胖子,突然驚恐不已地叫喊了起來,

「老……老板……您家里……您家的供的關老爺像……腦袋……腦袋怎覞……

掉了……」

















我的M不是人 (第八章 越獄的感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關二爺顯靈



? ? 關二爺因既是講義氣的先進典型,同時還有著財神爺的身份,現在很多人在

所開的店鋪里,甚至還有不少在家里面,都供著關二爺的塑像。實際這屬于是跟

沒文化的香港人,學的一個沒文化且不吉利的事情。舊時的中國人,確實是好多

人家都供著關二爺,但舊時普通人在家里供關二爺的,供的是關二爺的畫像,而

不是關二爺的塑像,舊時供關二爺塑像的地方,只有關帝廟和各種跟玩命沾邊的

堂口。



? ? 畫像形象的關二爺,與塑像形象的關二爺,代表的寓意是截然不同的。關帝

畫像並不是只有關二爺一個人物,還有著關平、周倉和赤兔馬,即使沒有貂蟬姐

姐,也算是合家歡樂的感覺,代表的是家門興旺平安招財。關帝塑像則只有關二

爺一個人,確實是代表著講義氣的先進典型,但同時也包涵著另一層意思,既關

二爺了講義氣,不惜落了個身首異處的結局,而且還是身體和腦袋隔開了一千

多里。直白一些地說,關帝畫像里的關二爺,是活著時候的關二爺,被塑成塑像

的關二爺,則是死了之后的關二爺,等同于是一個無頭將軍,所以您要是不想學

宋公明、杜月笙,最好別在店里、家里供關二爺的塑像。



? ? 光頭花錢雇了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把我和腞架到他的這棟別墅的目的,

是要讓我看著他調教玩弄。這棟豪華別墅位于二樓的寬大客廳,南面靠窗戶

的位置擺了一張沙發床,北面牆的正中間供著了一尊關公像,而客廳北面的關公

像,恰好是正對著南面的沙發床。于是了充分地突出這一主題,將我和雙

雙被綁架來客廳后,被放在了客廳南面的沙發床上,我則是被手暔吊在

放著關公像的鐵架子下。



? ? 光頭在自己的豪宅里供了尊關二爺的塑像,本來就是跟香港人學的一個沒文

化的舉動,偏偏還在跟小日本學的變態行徑里,干出了一個對關二爺大不敬的舉

動,自然是比沒文化的香港人更沒文化。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如果真是混黑道

的話,應該是更要敬重關二爺,可收了錢后了協助光頭玩這一勾當,直接干出

了一個對關二爺大不敬的舉動,自然是比沒文化的光頭還沒文化。



? ? 某位聖人云,沒文化真可怕。在這一天的清晨時分,因光頭、黑胖子及其三

個手下,所干出來的沒文化的舉動,引發令這幾個家夥,一輩子都落下了心理陰

影的可怕事件。



? ? 在我的雙手突然從手里脫出來的同時,黑胖子突然驚恐不已地大叫了一聲,

“關公像的腦袋掉了”。實際並不是放在架子上的銅制關公像,銅鑄的腦袋從塑

像上掉了下來,而是在客廳東面的牆上,突然出現了關帝像的影子,而且是只有

身體沒有頭,但手里卻是拿著青龍偃月刀,也就是說在客廳東面的牆上,突然出

現了一個無頭將軍的影子。



? ? 這時已經是早上六點多了,夏季里東北的天亮得很早,這時外面的天已經大

亮了,但因厚重的窗簾嚴實得拉著,外面的光亮一點也透不進來,把偌大的客廳

照亮的依然是燈光。放在剛才我被吊著的鐵架子上的關帝像,是貼著牆擺在了客

廳北面牆的正中,而照亮客廳的吊燈是吊在了天花板上,因此正常情況下根本不

可能,把貼著北面牆的關帝像,在東面的牆上照出影子。然而在客廳的東面牆壁

上,卻是清晰地出現了關帝像的影子,而且出現的影子還沒有頭,這顯然是發生

了相當不正常的事情。



? ? 光頭和黑胖子的三個手下,以及和她老公肇鑫,因我的雙手突然從手

里脫了出來,一時間全都是像是見了鬼似的看向了我。還沒等他們幾個人反應過

來,黑胖子又驚恐地大叫了一聲,緊跟著起手指向了客廳東面的牆。這幾個人

連忙扭臉看向了東面的牆,突然間又看到了更詭異恐怖的一幕,頓時全都被嚇傻

了。黑胖子的三個手下里,年紀最小只有十八九歲的那個家夥,更是嚇得媽呀一

聲尖叫,咕咚一聲癱坐到了地板上,緊跟著我聞到了一股尿騷味,顯然是這家夥

直接被嚇尿了褲子。



? ? 我雖預感到了這天很可能還會發生怪事,心理上提前有了準備,可突然間看

到了如此恐怖詭異的一幕,還是當場也被嚇了個頭皮發麻。沒想到果然發生了的

怪事竟是這樣的,我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緊跟著在客廳東面的牆壁上,又出

現了更加恐怖的情景。



? ? 光頭、黑胖子,及其黑胖子的三個手下,外加葞老公肇鑫,這六個人的

影子,突然間也出在現了客廳東面的牆上。此時這六個人中的三個,已然被嚇得

癱坐在了地板上,但他們出現了在東面牆上的影子,卻全都是成站立姿態的,而

且每意個人的影子,都是輪廓分明十分得清晰。和我就在這六個人中間,但

她和我的卻沒有在牆上出現影子。因此這六個人出現在牆上的影子,顯然並不是

被燈光照出來的影子,給人的感覺更像是這六個人的魂魄,被勾出肉身攝取到了

牆壁上。



? ? 尿騷味變得更濃了,顯然是又有人被嚇尿了褲子,而客廳東面的牆上的恐怖

情景,卻是在恐怖程度更加升級地繼續發生著。



? ? 以無頭將軍的形象,出現在牆上的關帝像的影子,忽然間揮著青龍偃月刀動

了起來,掄起刀砍向了光頭等六個人,出現在牆上影子的腦袋。清楚分明地眼睜

睜看著,這六個人各自影子上的腦袋,挨個從各自影子的肩膀上滾落了下去,而

頓時全都嚇得癱坐在地板上這六個人,腦袋雖然還全都長在了脖子上,但他們出

現在客廳東面的牆上的影子,卻都全成了站立著的無頭屍。



? ? 無頭關帝像的影子揮起青龍偃月刀,砍掉了光頭等六個人影子的腦袋,隨后

便消失在了客廳東面的牆上,光頭等六個人全成了無頭鬼的影子,又立了一會

后也從牆上消失了。



? ? 光頭、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葞老公肇鑫,再加上,此時已然全被

嚇傻了,都是癱坐在地板上話都說不出來了。我也被嚇了個膽戰心驚兩腿發軟,

可心理上算是事先有了準備,抹了一把頭上冒滿了的冷汗,最先從驚悚中脫了出

來。



? ? 默聲地做了幾次深呼吸,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了一些,我先琢磨了一下剛才

發生的恐怖情景。首先我想到的是,雖然長得像蛇精,但肯定並不是妖精,

否則也不會被她那個腹黑老公給算計了。緊跟著我又想到,剛才發生的這一系列

恐怖情景,也不是關二爺顯靈,人家關二爺身兼著忠義化身和武財神兩個要職,

即使光頭和黑胖子確實冒犯了他的金身,也犯不著親自現身來給我這個窮屌絲出

頭。最后我基本可以肯定地想到,搞出來這一系列恐怖情景的,應該是我在賓館

里等著看足球時,坐在賓館房間的電腦前,耍玩的太爺爺留給她的那個皮影

人,也就是那個被制作成了畫皮女鬼形象的皮影人。



? ? 想到了是那位皮影人姐姐替我出了回頭,我進一步地冷靜了下來,在心里面

以自己教訓自己的口氣地說:“剛才你玩了命地罵那個光頭,把這家夥給嚇唬住

了,本來他服軟了想放你走,可你不識時務地還繼續裝橫,結果反而裝漏了差點

把命弄丟了。行啦,既然那位皮影人姐姐,親自出馬又幫了你一回,你這回也就

別逮住蛤蟆非攥出尿了,趁這個機會趕緊溜之大吉吧。”



? ? 想到這我伸手拽起了,對依然癱坐著的光頭等五人,以訓斥的口氣大聲

說道:“我說你們幾個,這回應該都知道了,惹了老子是個啥后果吧。不過看我

妹子的面子,而且今兒這事也真是夠亂的,老子還等著回家看世界杯呢,懶

得搭理你們這幫雜碎,今兒就先這垞了吧。以后你們幾個呢,多看點毛主席語

錄這樣的書,提高提高你們的思想覺悟,要是再敢干這樣的事,哪下回可就沒這

便宜了。”



? ? 說完我下意識地摸了摸了褲兜,見錢包還揣在了褲兜里,便拽著陞備趕

快離開。可此時跟光頭等幾個人一樣,也是真的把我給當成了鬼,連哭帶下

跪地死活也不肯跟我走。感覺這會要非強行拽著她離開,沒準會把她給嚇成神經

病,想了想光頭也不敢再把她怎垞了,而且她老公肇鑫也在,我只好是決定先

獨自離開。



? ? 走出了這棟豪華別墅的二樓客廳,順著樓梯快步走下到了一樓,我心里想著

趕緊離開這棟別墅,走到附近的一條街上,攔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回家。



? ? 不想光頭的這一棟豪華別墅,實際上是有著三層的。最下面的一層,應該屬

于是半地下、半地上的結構,因此二樓相當于是一樓,三樓則相當于是二樓,在

相當于是一樓的樓梯口,還有一段樓梯通向了最下面的一層。我還是第一次進到

這種豪華別墅的里面,一時弄不清是能直接從這一層走出去,還是要走到最下面

的一層才能出去,只好暫時站在了樓梯口向觀察向了四周。



? ? 突然正在這個時候,從我的身體左側,伸出來的一只細嫩白皙的手,拽住了

我的左肩膀。突然間我嚇得渾身一哆嗦,差點從樓梯口順樓梯滾下去,伸手扶住

了樓梯的扶手,連忙扭過頭去來一看,發現拽住我的是一個女人。



? ? 驚悚不已地盯著這女人看了一會,我猛然間認了出來,突然拽住了我的這個

女人,竟然是那個 黑絲藤兒.



? ?







? ???二、越獄的藤兒



? ? 昨天下午我和 黑絲藤兒 視頻聊天時,她在視頻里雖然沒有露臉,但差不

多是完全暴露出了身體,而她乳大膚白的身體誘惑至極,僅僅是間隔了12個小時

的時間,自是還十分清晰得印在了我的腦子里。我走出了客廳正要往樓下走時,

黑絲藤兒 突然從樓體左側拽住了我的肩膀,我被嚇得渾身一哆嗦扭臉看了過

去,見突然出現的 黑絲藤兒 ,衣服穿著很是怪異,身上穿的是泳衣款式的芭

蕾舞練習服,腳上還穿了一雙芭蕾舞鞋。不過如此的怪異穿著,也正好暴露出了

她的身體,因此我雖然之前沒有見過她的長相,但扭臉看了過去之后,還是很快

就認出了她。



? ? 剛才告訴我了, 黑絲藤兒 是那個光頭的圈養奴,我正要離開光頭的

這棟別墅時,突然被這個 黑絲藤兒 把我給拽住了,弄不清她突然把我給拽住

的意圖,一時間我被驚得不知該如何應對。



? ? 這時 黑絲藤兒 松開了拽著我肩膀的手,用帶有祈求感覺的目光望向了我,

聲音很小聲語速甚快地對我說:“求求你,趁今天的機會,帶著我離開這里吧。

你在客廳罵那個光頭的話,我剛才全都偷聽到了,知道了你是個有膽色的好人。

昨天我確實是騙了你,但目的是了能讓你帶我離開,這次我保證沒有騙你,不

過現在來不及跟你細說了,等離開了這之后,我再跟你細解釋吧。”



? ? 此時我的最佳選擇,是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因色鱙那個光頭從嚇傻了

中反應了出來,惱羞成怒讓黑胖子帶著其三個手下,拿出刀追上來砍我的話,那

位皮影人姐姐還能不能再顯靈出來幫我,是根本沒法確定的事情。此外我突然遭

到的這起綁架,幕后的主謀是那個光頭,但最開始是把我給騙進圈套里的,正是

這個 黑絲藤兒 ,因此如果帶她一塊走的話,很可能隨后還會招來更多的麻煩。



? ? 英雄救美,對一個男人來說,是最容易引發熱血沖動的事情。我心里雖然想

得很明白。可是看到身材、長相都誘惑至極的 黑絲藤兒 ,帶著哀傷祈求的目

光望向了我,卻是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拉住她的胳膊。



? ? 黑絲藤兒 一見露出了激動的眼神,掙開被我抓住的胳膊,跑到旁邊一個

一人來高的大花瓶后,先從花瓶里拿出一條長裙快速套在身上,隨后又拿出一雙

高跟鞋換到了腳上,最后又從花瓶里拿出來了一個黑色的旅行包。很明顯這些個

東西,是她事先藏到了這個大花瓶里的。



? ? 把換下了的那雙芭蕾舞鞋,順手扔進了這個大花瓶里, 黑絲藤兒 反過來

抓住了我的手,拉起我迅速跑出了這棟豪華別墅。出了別墅又跑出了院門, 黑

絲藤兒 繼續拉著我的手,徑直跑向了這套別墅所在園區的大門。



? ? 我是在兩個來小時之前,被蒙著眼睛塞進了汽車里,給綁架到的光頭的這棟

別墅。等與 黑絲藤兒 跑出了這棟別墅,我才發現那個光頭的這棟別墅,是位

于了一座高檔的別墅園區里。不過這個別墅園區並不大, 黑絲藤兒 拉著我的

手跑出來沒多遠,便到了園區的大門前。從剛穿上的長裙里摸出一張磁卡,劃開

了園區大門旁的小門,拉著我走出了這座高檔別墅園區,隨后繼續拉著我的手,

沿著路邊快步向西走了下去。



? ? 快步向西走了三四百米遠,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前,恰好從路口北面的路上,

駛過來的一輛出租車。 黑絲藤兒 見了連忙揚起手晃了幾下,出租車開過來停

在了路口旁, 黑絲藤兒 松開了我的手,拎著那個黑色的旅行包,走過去打開

了出租車的后車門,拖著旅行包坐進到了出租車的后排座。



? ? 我一時間猶豫起來該不該也上車,這時出租車的司機,應該是因看到先上

了車的 黑絲藤兒 ,是帶著一個挺大的黑色旅行包坐到后排座,主動我把副

駕駛位車門打開了,于是我完全是在下意識的反應中,走過去坐進到了前排的副

駕駛座位上。



? ? 因是把車停到了十字路口的旁邊,等我和 黑絲藤兒 都上了車之后,出

租車司機並沒有馬上開起車,首先問起了我要去什ゞ方。我本來的打算是要打

輛出租車直接回家,可沒想到是跟 黑絲藤兒 一起坐到了出租車上,在這種情

景下也不知道該去哪了。這時坐在后面的 黑絲藤兒 ,開口對出租車司機說,

是要去位于市中心的一個商場。



? ? 出租車司機聽完把車調了頭,拐到了十字路口西面的路,隨后沿著這條路徑

直向西開了下去。此時也就是早上七點鍾,路上的車輛很少,出租車的速度開得

很快。等行駛出了一段距離,我往窗外看了看發現到,那個光頭的豪華別墅,是

在城市東端的市區邊緣,距離市中心還有著挺遠的距離。我之前還一次也沒有來

過這一帶,只是大概地知道是在市區的東部邊緣,具體是什垞什路則全然不

知,但特殊情況下了不節外生枝,也沒有向出租車司機打聽詢問。



? ? 出租車行駛了足足半個多小時,到了位于市中心的那個商場, 黑絲藤兒

推開后車門先下了車,我付了車錢后也下了車。此時才早上七點半鍾,這家大型

商場還沒有開門營業。不過 黑絲藤兒 要來的地方,並不是這家還緊閉著大門

的商場,而是商場旁邊的一家快捷商務酒店。下車后她便拎著包直接走向了旁邊

酒店,我也只好是跟著她走了過去。



? ? 我走進了這家快捷商務酒店的前台大廳,已經走了進來的 黑絲藤兒 ,沖

我比劃了個去開房的手勢,她隨后則直接走向了電梯。我只好是摸出來錢包去吧

台開房,出示了身份證交了錢開好了一個房間,拿著房卡走進到了電梯里,見

黑絲藤兒 站在電梯里正在等著我。顯得更輕松地沖我莞爾一笑,把手里的旅行

包交到了我的手里,然跟我像是一對出來旅行剛下火車的情侶似的,挎起了我

的胳膊依偎到了我的肩膀上。看了一眼我手里房卡的樓層,伸手按了一下房間所

在的樓層按鈕。



? ? 到了房間所在的樓層走到房間前,我用房卡打開了門先走進到了房間里,把

那個黑色旅行包放到了床前的電視桌上,如墜云里霧里地琢磨起了又遇到的離奇

事。 黑絲藤兒 則直接走到了床前,脫了她剛才穿上的那條長裙和高跟鞋,又

脫了里面的那件芭蕾舞練習服,走過來打開了我放到電視桌上的旅行包,從里邊

取出一件全透明的白色薄紗睡裙。往身上穿著這件透明的睡裙,露出一副完全輕

松了下來的表情,以開玩笑的口氣對我說:“我可不是故意要勾引你哦,從那個

地方逃出來的,我帶出來的睡衣,也只有這樣的了。”



? ? 此時的我自然是毫無開什玩笑的心情,把剛才來到這家快捷商務酒店的過

程,在腦子里過電影似的回想了一遍,感覺 黑絲藤兒 逃離光頭那棟別墅的事

情,很可能並不是她裝出來的。把出門時要換的衣服和要帶的物品,事先藏到

了一樓的那個大花瓶里,還把劃開小區門的磁卡,事先藏到了出門時換上的長裙

里,並且在上了出租車之后,當即便明確說出了要去的地方。很顯然她對這一次

的出逃,之前是做了精心的準備的,連細節方面的事情都考慮到了,真就是玩出

了點越獄的感覺。



? ? 在心里面做出了這些分析,我不禁在心里暗自感歎道:“先是被楞口子

給玩了出潛伏,又經曆了一次鬼吹燈似的鬧鬼事件,完事兒還體驗了一把越獄的

感覺。這個早上過得真是太絕了,余則成、胡八一、越獄邁克,三位大神的經曆,

一早上的功夫全讓我體驗到了啊。”



? ? 黑絲藤兒 換好了那件透明睡裙,這時已經走到了衛生間的門口,進衛生

間之前扭過臉笑著對我說:“對了,既然咱們現在面對面見到了,而且還呆在一

起一段時間,我先跟你簡單介紹下我吧。我的真名叫葛梅,年齡正好是40歲。如

果你還想更多了解我的話,哪就進來跟我一塊洗澡吧。”



??







? ? 三、美熟婦葛梅



? ? 黑絲藤兒 ,當然我現在知道了,她的名字叫葛梅。告訴我了她的名字和

年齡,又說讓我跟她一起進衛生間去洗澡,隨后便邁步走進了衛生間。我一時間

還沒回過神來,並沒有馬上跟著她進衛生間。



? ? 站在電視桌前又琢磨了會,我不禁搖著頭苦笑了起來,默聲地自言自語道:

“一早上的功夫,余則成、胡八一、越獄邁克,三位大神的感覺全體驗到了,行

了,愛他娘的咋地咋地吧,多快活一回是一回吧!”我自言自語著的同時已動手

脫起了衣服,脫光了之手順手把衣服扔到了床上,全身赤裸地朝衛生間走了過去。



? ? 我推開門走進了衛生間,葛梅已站在淋浴噴頭下洗起了澡,但卻是故意沒有

脫掉那件白色的透明薄紗睡衣,被水淋濕后的這件薄紗睡裙,緊緊地貼在了她豐

滿婀娜的身體上。見我光著身子走進了衛生間,葛梅給我讓出了淋浴噴頭下的位

置,抱著胳膊歪著頭站到我的面前,眼神顯得有些憂傷,但又帶著一絲挑逗意味

地看向了我。



? ? 昨天下午跟她視頻聊天時,我已經看到過葛梅的身體了,但自然是遠不如現

在面對面地看得真切。葛梅的身材和葞身材相比,都是惹火誘人至極,同時

又屬于全然不同的類型,是高挑纖細的純骨感型身材,葛梅則是標準的婀娜

豐滿型身材。身體上最吸引人的部位,是胸前一對豐滿挺拔的豪乳,又白又大不

說,看上去還顯得很柔軟,但卻是一點也沒有下垂。剛才葛梅告訴我了,她的年

紀是40歲,身材上倒是與年齡相稱,但如果只看臉的話,也就是30歲剛出頭的樣

子。



? ? 一個如此香豔誘惑的美熟婦,以濕身的姿態站在了面前,我站到了淋浴噴頭

下也就顧不得洗澡了,被灑落下來的溫水沖著的雞巴,情不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變裝女孩的墮落(ㄧ)
共25W字左右,雖然很想多次發布收費,但是基于版規和方便大家,還是把后面的回複發布吧。









我的M不是人 第六章 橫遭綁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AV驢皮影



? ? 鱞回了隔壁她老公在的房間,我坐在沙發上繼續看起了電視,等待著淩

晨三點鍾時,法國隊與洪都拉斯隊的比賽。在兩場比賽中間的這一個小時,CCAV5

播的與世界杯相關的節目,是由烏賊劉和賤紅劉主持的,對這二劉的胡白話,我

聽了沒一會,便是越聽越覺得犯困。還好用她老公肇鑫的身份證,后幫我開

的這間房間,是配備有電腦的,于是我便暫時把電視關了,走到了電腦桌前按開

了電腦。



? ? 坐到了電腦桌前的電腦椅上,我覺得屁股下面有些硌得慌,連忙又站了起來

一看,原來是剛才回隔壁的房間前,把脫掉了的那件粉色的情趣內衣,匆忙

間順手給扔到了電腦椅上。見專門裝SM類衣服和工具的那個帶拉杆的皮箱,

就放在了電腦桌的旁邊,我便就手打開了皮箱,疊整齊這件粉色的情趣內衣,幫

她放回到了皮箱里。



? ? 把葞這個皮箱給打開了,我忽然想起了之前拿出來的那對“雙穴淫

蛇”,屬于是非常特殊稀奇的SM工具,由此忍不住想看看她的這個皮箱里,還有

沒有別的也很特殊的SM工具。不過在皮箱里翻找了一番,發現除了那對 雙穴淫

蛇 ,以及那個AV按摩棒,里面就是各種各樣的情趣衣服了,並沒有其他的SM類

工具。



? ? 正要把打開的皮箱給關上時,我看到在皮箱蓋的內側,有一個帶拉鎖的夾層,

鼓鼓囊囊得顯然是裝著東西。以這里面裝的應該是SM類工具,拉開拉鎖掏出來

一看,事先怎從鉎想到的是,里邊裝的竟然是幾個驢皮影人。



? ? 皮影戲,堪稱是中國最早的戲曲藝術,早在春秋戰國年間便有了,傳說最早

是一種通靈招魂的戲,因此相當于牽線木偶的皮影人,最早的制作材質是人皮,

后來演變成了一種民間藝術,制作材料才隨應地改了獸皮。從清末至解放前,

皮影戲在京津唐地區盛行至極,因京津唐一帶的皮影人,是用驢皮制做的,所以

在京津唐地區,被俗稱了驢皮影兒。



? ? 關于皮影戲,有著很多的詭異傳說,在很多地方又被稱鬼戲。原因從根上

說,是皮影戲的藝術形式很特殊。與京劇一類的其他傳統戲曲相比,皮影戲出現

在觀抈前的,不是真實的演員,而是皮影人被燈光照射出的影像。所以皮影跟

電影雖原理全然不同,但藝術表現形式卻是很像,都是會動的影像出現在熒幕上,

都是觀坐在熒幕前來觀看欣賞。兩千多年前既出現的電影,而且還是彩色的有

聲電影,由此被賦予了很多詭異傳說,自然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 ? 說到電影的發明者,地球人都知道,偉大的美國發明家愛迪生,但有歐洲曆

史學家稱,電影的最早發明者,應該是達芬奇,而達芬奇最早發明的電影,參照

的就是中國的皮影戲。這一點是否屬實,因達芬奇生活的中世紀,一切新生事物

皆被教廷視異端,寫個書都得專門發明種密碼文字,沒有能夠留下直接的證件,

現在已經是無從可考了。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中國的皮影戲早在千年之前,

便流傳到了歐洲,而且在歐洲有著一個更恐怖的名字,幽靈話劇。據說著名美劇

《達芬奇的惡魔》,明年推出的第三季里,便將會涉及這一情節。



? ? 皮影戲雖在誕生于兩千多年前,但在清末民國初時期,跟相聲、二人轉一樣,

雖然是在民間深受歡迎,但屬于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街頭藝術。原因是在舊社會

時,皮影戲里的很多曲目里,屬于是“春宮戲”。實際這一點沒什可奇怪的,

皮影戲作r種民間的接頭藝術,跟當時的相聲、二人轉是一樣的。相聲如郭德

綱說言,傳統的5000多個段子,有4900多個段子,因有礙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

現在已經不讓說了,二人轉自是更不用說了,至今也沒有摘掉很黃很低俗的帽子。



? ? 前面說到了,皮影戲在藝術形式上,很像是電影。因此皮影戲里的“春宮戲”,

不但是可以將做愛的全套動作,生動逼真地呈現在熒幕上,還可以通過耍皮影戲

者的配音,讓觀看者聽到逼真的叫床聲。從這一層面上來說,咱中國傳統皮影戲

里的 春宮戲 ,堪稱是日本AV片的開山祖師爺。只可惜這種春宮皮影戲,現在

早已經失傳了,沒法讓蒼老師、波多老師們,來找咱們拜祖師爺了。



? ? 我無意間從葞里皮箱,翻出來的這幾個驢皮影人,全屬于是春宮皮影戲

的造型。這幾個驢皮影人,都是一尺多高,全都是女性人物的。每一個都制作得

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四肢和頭是可以活動的,上面都帶著牽線的耍杆。最讓人稱

奇的是,這幾個驢皮影人的身上,都穿著樣式不同的衣服,而且衣服上也帶有牽

線的耍杆,牽動耍杆可以把衣服給脫下來。



? ? 剛同見面的時候,因跟我說了,她的祖籍也是唐山的,她太爺爺是

耍冀東驢皮影的,躲避戰亂流落到了浙江杭州。因此這個近90后的現代

妹,能有這幾個傳統的驢皮影人,我自然是並不覺得奇怪。詞這幾個傳統

的驢皮影人,放到了她裝情趣衣服的皮箱里,剛看到時到是讓我覺得有些奇怪。

不過隨即我又一想,這幾個驢皮影人都是AV版的,雖然屬于是她太爺爺傳下來的

傳家寶,但跟情趣內衣放在了一起,倒也算是物以類聚。



? ? 心里琢磨著上面的這些,我拿起一個女性人物的驢皮影人,就勢坐到了電腦

桌前的電腦椅上,很是稀奇地耍動了起來,雖然剛才把電腦給打開了,但也就顧

不上再去上網了。



? ?







? ???二、裸體畫皮



? ? 我拿起來的這個女性人物的驢皮影人,頭戴一個插著多個紅絨球的鳳冠,身

穿一件青衣款式的戲服,身上戲服的主體犘是白色的,應該是一件素孝服。

傳統皮影戲里的曲目,主要演的都是鬼怪故事,所以驢皮影人里女性的形象,大

部分都是妖狐女鬼的形象。因此從衣著扮相上看,我感覺這個驢皮影人的角色形

象,應該是一個“畫皮”一類的女鬼。而這個“畫皮”形象的驢皮影人,是被制

作成了AV風格,自然是一個色女鬼的形象。



? ? 我越看越覺得稀奇,牽動著連接在白色孝服上的耍杆,把白色的孝服緩緩地

給拉了下來,令這個“畫皮”驢皮影人,在面前慢慢地暴露出了身體。



? ? 連著這個“畫皮”皮影人身上衣服的耍杆,一共有兩根,我先扯動的是連接

著穿在外面的孝服上的耍杆,孝服的下端是粘連在皮影人的身上的,不能整個地

全都拉下來,因此我先拉下來了“她”穿在外面的孝服,是令“她”暴露先出來

上半身。這個“畫皮”皮影人的下身,還穿著一條白色的底褲。古代女子的底褲,

和現在的內褲並不一樣,是用白色軟布料做的長褲。我又牽動了一下連接在白色

底褲上的耍杆,把她下身的底褲給扯到了膝蓋以下,這個“畫皮”皮影人,便以

全然暴露出身體隱私的姿態,裸身呈現在了我的面前。



? ? 驢皮影人都是畫著油彩,制作成了彩色人物形象的。剛才坐在電視機前看球

時,把我房間里燈給關了,覺得電視節目沒意思,隨后又把電視關了打開了電腦

準備上網,此時房間里只剩下了面前的電腦顯示屏,發出來的幽藍色的光亮。我

坐在了電腦顯示屏前,把這個“畫皮”驢皮影人給扒光了,在幽藍色光亮的映襯

下,更加稱奇不已地注意到,這個AV版的“畫皮”皮影人,真是制作得太惟妙惟

肖了。



? ? 這個“畫皮”皮影人的皮膚,看起來跟真人美女的皮膚,一般不二地雪白且

圓潤,令人情不自禁地就想伸手去摸。后背和肩膀的皮膚上,還帶有著彩色的紋

身,但湊近了仔細看上去,實際是畫上去的牡丹花。我感覺這應該是因皮影戲,

是把皮影人的影子投射在了窗戶紙上,對于坐在窗戶紙前的觀來說,如果只看

白色的皮膚並不是太顯眼,所以刻意增添上去這些個牡丹花。俊俏的眉眼畫得宛

如真人一般,烏黑油亮的美人發髻,細細的腰肢,長的雙腿,尤其是胸前一對

又白又大的奶子,如果是放大到了真人的比例,絕對是不次于柳岩姐的那對豪乳。



? ? 不過因這個皮影人的造型,是戲台上青衣旦角的形象,又是穿著一身孝服,

制作成了畫皮女鬼的形象,在幽藍色光亮的映襯下,看起來也顯得有些嚇人。



? ? 牽動著耍杆耍弄了一會這個皮影人,稍微摸到了些耍皮影人的規律,我牽動

著連接著的皮影人的耍杆,將這個被扒光了衣服的“AV畫皮”,在電腦顯示屏的

前面,擺出來了各種的性愛姿勢。向后高撅起屁股的狗爬勢,向左右叉分開雙腿

的仰臥勢,各式各樣的性愛姿勢,在耍杆的牽動下,這個“AV畫皮”全都能逼真

地擺出來。



? ? 把能想到的性愛姿勢,讓這個“畫皮”皮影人都擺了一遍,最后我牽動著耍

杆,讓“她”擺出來了一個坐著的姿勢,因“她”的頭是可以轉動的,我輕輕

地牽動著耍杆,讓“她”把臉側轉過來看向了我。把這個“畫皮”皮影人擺出了

這一個姿勢,我更加稱奇不已地注意到,雖然“她”只有一尺多高,但五官面

目畫得十分清晰,淡淡掃蛾眉,淺淺抹胭紅,活脫就是一個縮小了的古代絕色美

女。



? ? 將這個“畫皮”皮影人,擺出來一個側身坐著的姿勢,我令“她”保持住這

個姿勢,輕輕地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這時我忽然注意到,在“畫皮”皮影人的

雙眼下,好像是帶著兩道輕微的淚痕,側著身坐著了我的面前,在幽藍色光亮的

映襯下,如果是再配上一張縮小了的雕花木床,感覺真就好像是一個丈夫不幸去

世的深閨美婦,在失去依靠之后,更加不幸地遭到了惡人的奸淫,事后衣衫不整

地坐在了雕花木床上,正在淒苦無助地默默流淚。



? ? 二次返回到這家酒店時,了打一個跟上樓的時間差,我先去了開在酒

店一樓的超市,買了一小盤香蕉和幾個蘋果。香蕉已經被我吃的只剩下了一根,

而只剩下的那一根香蕉,隨后還被我用來塞了葞草莓逼。一個也還沒吃的那

幾個蘋果,進門時則被我順手放到了電腦桌上。把這個“畫皮”皮影人放到了桌

子上,我順手從桌上抓起來一個蘋果,放到嘴邊大口地咬了下去。



? ? 不想因該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側身坐在面前的“畫皮”皮影人上,我把

蘋果放到了嘴邊大口咬了下去時,不小心把蘋果給從手里滑落了出去。結果大力

地一口咬了下去,咬了個空沒咬到蘋果不說,反而還把自己的嘴唇給咬破了。



? ? 我疼得一哆嗦,本能地用右手的手背蹭了一下嘴唇,滲出來的血沾到了手背

上。不過只是把嘴唇咬破了個小口,我也就沒當回事,也沒去撿倒掉桌子底下的

蘋果,把咬破的嘴唇含進嘴里裹著,繼續欣賞著面前的“裸體畫皮”。



? ? 感覺將面前的這個“畫皮”皮影人,擺出來了一個像是剛遭受惡人奸淫后的

哀怨造型,看著很是讓人可憐感覺很不得勁。我又抄起來連接著皮影人的耍杆,

首先提上了“她”下身的白色底褲,然后輕輕地牽動著耍杆,想著給“她”換一

個驙魚葎造型。



? ? 牽動著耍杆操作了一會,我果然就給這個“畫皮”皮影人,擺出來了一個看

著很驙葚造型。令“她”擺出了一個蜷著雙腿,筆直著上身坐著的姿勢,一只

手側扶在了胯間,另只手蜷曲著伸到了嘴邊,還把一根手指放到了嘴唇上。



? ? 給這個“畫皮”皮影人,擺出來了一個驙葚造型。我忽然間覺得,剛才看

著很哀怨的“她”,頓時間便真得變得驙了起來,剛才像是挂在在臉上兩道淚

痕,這時忽然間也看不出來了。宛如是頓時又成了一個香豔的美婦,深夜間坐在

了閨房里的秀床上,正在期盼著與情人的縱情歡愉。



? ? 對給這個“畫皮”驢皮影人,從新擺出來的一個驙造型,我覺得很是滿意,

坐在電腦前繼續欣賞了起來。不過繼續欣賞了不一會,我忽然間覺得有些犯困,

應該是剛跟玩過了深喉射精,強烈至極的快感導致的疲乏感,此時還沒有完

全緩過去。困勁一上來便是越來越覺得困,沒一會的功夫,上下眼皮便開始打起

了架,視線里的“裸體美人”變得模糊了起來,緊跟著便靠在電腦椅上睡著了。



? ?





? ? 三、怪夢成真



? ? 我正欣賞著面前的“畫皮”驢皮影人時,忽然間上來了一股強烈的困意,坐

在電腦椅上不由自主地閉上了眼睛,睡著了之后做了一個夢。夢到的情景是不到

一個小時后,法國隊和洪都拉斯隊的那場比賽。



? ? 連著好幾天熬夜看足球,做夢夢到了足球很正常,可是這個夢做得頗奇怪,

因夢到的情景非常真實,感覺就跟是坐到了電視前,看現場直播的感覺完全一

樣。不但是清晰地夢到了進球的過程,連首發球員具體都有誰,比賽開始后誰犯

規吃到了黃牌,這些個細節都清楚地夢到了,並且在夢境里完整連慣地看完了整

場的比賽,最后夢到了的這場比賽的結果,是法國隊3-0 獲得了完勝。



? ? 夢經里這場比賽的終場哨聲,結束了我這場奇怪且清晰的夢。我打了個激靈

睜開了眼睛,發現夢里聽到的終場哨聲,原來是我手機的短信鈴聲。我拿過手機

看了看,是晞我發來的一條短信,內容是說她老公現在已經醒了,準備要看

淩晨3 點鍾開始的法國隊的比賽,告訴我她也就不再從隔壁過來找我了,等天亮

后有了方便的機會再聯系我。



? ? 看完了發過來的短信,我看了手機上的時間,正好是淩晨兩點半,想了

想自己也就睡了十幾分鍾。夢境里的時間,要比現實里的時間過得快,因此只睡

了十幾分鍾,卻是夢到了近兩個小時的整場足球比賽,這到並不讓我覺得奇怪,

可是這個夢卻是如此得真實,這不禁是讓我犯起了琢磨。



? ? 坐回到了電腦前的電腦椅上,把手機放到了面前的電腦桌上,我不由自主地

回想起了剛才的這個夢。不過琢磨了一會后,我不禁搖晃著頭笑了起來,帶有自

我嘲笑意味地自言自語道:“哎,你這個窮屌絲,從來沒遇上過好事,所以好不

容易碰上了好事,反而是忍不住地要瞎合計,夢再真實,它畢竟也就是個夢嘛。”



? ? 自己對自己說了這一句話,我看到面前打開著的電腦,不禁心里頗興奮

地一動,又帶有自己蝤自己的意味,自言自語道:“哎,莫非是那位天使大姐,

看你這個窮屌絲太倒黴了,先給你安排了一次桃花運,又給你安排了一次財運。

既然夢到了這場比賽的結果,哪這回干脆也賭回球吧!”



? ? 我雖然是個看了十年前的鐵杆球迷,但因r直也沒什錢,以前還從來沒

有賭過球。這一天忽然間覺得,自己是既交了桃花運,還很可能撞上了財運,我

控制不住地動了也賭回球的念頭,而且當即間便付諸了行動。



? ? 到了今年的巴西世界杯,咱天朝實際已經將賭球合法化了,想賭球隨便找個

網站就能下注。



? ? 我從電腦前站起來,走到沙發前拿起衣服,掏出錢包抽出銀行卡,坐回到了

電腦前后,打開平時最經常上的網易,登陸了早就注冊了的網易賬號。拿著銀行

卡要往賬號里充錢時,好不容易動了會也賭一把的念頭,但因之前從沒有賭過

球,我不禁又有些舍不得了。拿著銀行卡琢磨了一會,又自我嘲笑了一番自己沒

出息,但往賬號里錢時,還是只充了200 塊錢。想了想既然夢到馬上要開始的這

場比賽,是法國隊3 比0 獲勝,于是選擇了壓比分的模式,把沖進去的200 塊錢,

全壓了法國3 比0 洪都拉斯的比分。



? ? 賭過球的人都知道,賭球中壓比分的模式,相比于壓勝負的模式,壓中的幾

率要低很多,當然賠率相對也高很多。這場法國對洪都拉斯的小組賽,出現3-0

比分的賠率超過了10,也就是說我把沖進去的200 塊錢,全壓了法國隊3-0 獲勝

的比分,如果壓中后便能贏2000多。



? ? 我在電腦下好了注,覺得那幾個AV皮影人,屬于是人家葞太爺爺,給她

留下來的傳家寶,又是要準備開始看足球了,便暫時給她放回到了皮箱里。一切

都收拾利索了,法國對洪都拉斯的比賽,沒一會便開始了。我關了電腦打開了電

視,拎起還沒吃的那一袋蘋果,又撿起來剛才掉到桌子底下的那個蘋果,坐到了

電視前的沙發上,一邊吃著蘋果,一邊看起了球。



? ? 然而隨著開場哨聲的響起,等法國與洪都拉斯的比賽開始了之后,我頓時后

背上發涼地冒起了驚悚的冷汗,因電視上現場直播的比賽畫面,竟然和我剛剛

夢到的完全一樣。



? ? 首先是看到兩支球隊的首發球員,與我剛剛夢到的完全一樣,隨后看到比賽

的過程,與我剛剛夢到的也完全一樣,連進球的時間都一秒鍾也不差,甚至連本

澤馬下半場打進的第三個球,被判定衲門員的烏龍球,也跟我剛剛在夢里面夢

到的絲毫不差。仿佛就是在這場比賽還未開始之前,我已經是坐在了電視機前,

提前看完了這場比賽的現場直播。



? ? 四、現實噩夢



? ? 我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電視劇,越看越覺得葶,慌渾身一個勁地發涼。等

看到這場比賽結束時,雖然是贏了2000多塊錢,而2000多塊錢對我這個窮屌絲來

說,也足能算是一筆不小的外財了,可剛才做的那個夢竟然變成了真的,我已經

全然顧不得去想贏了錢的事了,只還能感覺到的,是自己的手和腳全都涼了。



? ? 法國與洪都拉斯的比賽結束了之后,烏賊劉又出現在了電視畫面上,此前她

是穿哪個隊的球衣哪個隊輸球,這次好像是唯一穿對了一回球衣,烏賊劉在電視

上興奮不已地白話了起來,但是呆坐在了沙發上我的,已全然聽不到她是在白話

什蚞。



? ?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聽到了房門響,好像是有人在外面拿鑰匙開門。思緒

一時間不知道飛到了哪,我緊跟著雖然是聽正切了,確實是突然有人在外面拿鑰

匙開門,但一時間並沒有反應過來。



? ? 正在我還呆坐在沙發上時,房間的門當一聲被推開了,沖進來了兩個穿制

服的警察,不由分說把我按翻了沙發上,先用手侔了我的雙手,隨后也不知

道用什熞罧庉佘了我的嘴,最后還給我套上了黑頭套。



? ? 等手腕上被戴上了冰涼的手,頭上被套上了頭套眼前一片漆黑,心情從驚

悚突然間轉變成了驚恐,我這才從癡楞中反應出來了,顧不得再去琢磨剛才的怪

夢了,連忙琢磨起了警察叔叔什鎞我。



? ? “因賭球?不能啊!我一共才壓了200 塊錢,而且還是在正規網站下的注,

贏了的話還能給國家交稅呢!因嫖娼?也不能啊!我是剛和一個美女玩過SM,

可這是她情我願的事,也算不上是嫖娼啊。是老公報了警?更不能啊!即使

他發現了我SM他老婆的事,可誰也不能因被戴了綠帽子,打110 找警察叔叔來

處理啊。”



? ? 我胡思胡想地琢磨了各種可能,忽然感覺自己先被帶出了房間,又被帶進電

梯帶出了這家酒店,隨后被扔進了一輛車里,緊跟著這輛車便發動了。



? ? “壞了,這不是被警察叔叔抓了,這很能是被人給綁架了?如果是警察叔叔

抓的我,給我戴上手掔常,考慮到不想讓我丟人,給我戴上頭套也能夠理解,

但是我也不是蘇亞雷斯,犯不著把我嘴給堵上啊?可綁架我的人是誰呢?除了往

隔壁老太太家門口扔過垃圾,可這是因鑲壁的老太太當過紅衛兵,我平時沒得

罪過啥人啊,又是個窮得叮當響的窮屌絲,是誰又是什膞膉架我呢?”



? ? 意識到自己很可能是被人綁架了,同時感覺自己被扔進來了的這輛車,發動

起來后速度開得非常快,顯然是要把我給帶去某個地方,我忽然間心里一咯ざ

想到:“你奶奶個孫子的,我這是被,和她老公肇鑫,合夥給我設了個套吧?

剛才晞我開的這個房間,是用她老公的肇鑫的身份證開的,這肯定是葞

老公肇鑫,得罪了那個黑社會的老大,他們這是玩了一招李代桃僵,讓我給那個

肇鑫當替罪羊了。哎呀,我說我這個窮屌絲,沒有這綞葙呶遇吧,這下可是完

蛋了,沒準明后天在晚報上,登出來的在地溝里發現的無頭屍,哪他娘的就是我

老人家啊!”



? ? 我正在越想越要尿褲子地瞎琢磨著,突然葔v聲汽車停了下來,隨即我感

覺自己先被下了車,緊跟著又被順樓體上了樓。咕咚一聲被扔到了地板上,

有人打開了我手腕上的手,但緊跟著被人強行拖著站起了身,雙手又被用剛解

開了手,給到了高于頭頂的什熞罧上,隨后有人揭掉了罩在我頭上的頭套。



? ? 我晃著腦袋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被帶來的地方,是一棟豪華別墅的客廳。

偌大的客廳裝修得極扲衙橏華,我是被兩腳的腳尖降降能沾到地板的姿勢,雙

手向上高舉著被在什熞罧上,站在了靠近門口位置的牆下。我起頭向上看

了一眼,見雙手是被手暔在一個支出牆壁的鐵架子上,鐵架子的上面供著了

一尊青銅的關二爺塑像。看來把我給綁架到這里的,還真是個黑社會大哥,因

一般人不會在家里供關二爺。



? ? 我又往面前看了一見,沒想到卻是看到一幅,琢磨都沒法琢磨是怎回事的

情景,竟然也被綁架來了這個地方。



? ? 在這間偌大奢華客廳南側靠窗戶的位置,擺了一張豪華的沙發床,身上

只穿了一條黑色的丁字內褲,雙手腕上戴著一副黑色的皮手,眼睛上還戴著一

副黑色的眼罩,在旁邊兩個穿警服的男人的威嚇之下,顯得很驚恐地躺在沙發床

上。



? ? 我又往整個客廳掃了一眼,見除了我和,客廳里還站了四個壯漢,兩個

站在沙發床旁監視著,一個在站在門口位置監視著我,還有一個膘肥體壯的

黑胖子,像是這四個人中陲蒙,坐在客廳中間的沙發上。這四個人身上都穿著

黑色的警服,但一看顯然就不是警察,坐在沙發上的黑胖子因出了一身的汗,

把上身的警服解開了扣子,一只手夾著一根煙,另一只手拿著警帽不停扇著風,

我看到其胸口紋著一條青色的龍。



? ? 緊跟著我又發現到一點,我和都被綁架到了這里,但跟佞在一個房

間的她老公肇鑫,卻是沒有出現我和被綁架來的地方。莫非是葞老公肇

鑫,直接被這夥人給滅口了?不能夠啊!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夥人,也絕沒招惹過

這樣的人,所以也被綁架到了這里,肯定是受了和她老公肇鑫的牽連,因此

如果是要被滅口的話,直接被滅口的最應該是我。排除了老公肇鑫被直接滅

口的可能,我頓時想到了這一起的綁架,很有可能是葞老公肇鑫策劃的,事

情可能比我想的要複雜的多,但具體是怎一回事,也只能等葞蝶殀出現后,

才能夠全然弄明白了。



? ? 想到了這些,我不禁是暗自苦笑道:“先調教了一回皮影人,完事兒做了個

成了真的怪夢,緊跟著又被人給綁架了,他娘的,老子的這一個晚上,真是過得

太奇妙了。”



??





??

? ? 五、淫惡光頭



? ? 我正在莫名其妙地胡琢磨著,門口外的樓梯上響起了腳步聲,我側過臉去一

看,見走進來了人的是一個光頭。四十多歲的年紀,土豪氣十足的穿著打扮,腆

著碩大的啤酒肚長得很胖,但皮膚黝黑看上去身體很壯,溜光亮的光頭不像是

剃出來的,很能是壓根就沒有頭發,因看著比陳佩斯的腦袋還亮。



? ? 見光頭走了進來,坐在沙發上的黑胖子,連忙帶上了扇著風的帽子,從沙發

上站了起來,另外三個人也都恭恭敬敬地站正了身形。光頭先看了一眼被吊在

門一側關公像下的我,又看了一眼客廳南側沙發床上的,隨后徑直走到了黑

胖子的近前,拍了下黑胖子的肩膀笑著說:“行啊,三胖子,活兒干得夠利索的!

放心,不會讓你跟兄弟們白辛苦的,在原來談好的價錢上,再給你們額外加兩萬,

讓你帶著這仨小兄弟,去找幾個麗好好爽爽。”



? ? “謝謝老板,謝謝老板!能您效勞,哪是我們哥兒幾個的榮幸,以后您還

有什讞,盡管言語一聲就行。”黑胖子聽完連忙點頭哈腰地表示起了感覺,他

的另三個手下也都更著哈腰表示起了感謝。



? ? 我聽了他們的對話頓時明白了,綁架我和葞啶后主謀,是這個黑天都用

電燈泡的光頭,而把我和晞綁架來的這四個家夥,並不是這個光頭的手下,

而是被他花錢雇來干這事的。



? ? 光頭說話的口音,屬于是地道的北京味,而黑胖子和其三個手下的口音,卻

是地道的東北口音,這一點不禁讓我覺得有些不解。見幕后的主謀出現了,我自

是很想問問他,什膞雇人綁架我,可罩在頭上的頭套雖然被拿掉了,但嘴里

的布還結結實實地塞著,根本沒辦法說出話來。



? ? 光頭扭過臉來陰笑著看了一眼我,又淫笑著看向了發床上的。剛才還一

副比金三胖派頭還足的黑胖子,在這個光頭的面前卻頓時變成了哈巴狗,媚地

沖光頭笑了笑,顯然是領會到了光頭的意圖,朝其三個手下揮了揮手后,領著三

個手下出離客廳下了樓。



? ? 我當即間也明白了這個光頭的意圖。把我給吊在挨著門口的關公像下面,把

放在正對著我的沙發床上,拿掉了我頭上的套頭,卻還堵著我的嘴,並沒有

堵葞嘴,卻是蒙上了葞眼睛,顯然是雇人把我和腞架來的這個光頭,

是要讓我連喊都喊不出來地眼睜睜地看著,在我的面前奸汙只能喊叫卻什從看

不到的。



? ? 明白了這個光頭的意圖,我緊跟著又生了一個疑問。如果這個光頭雇人綁

架葞目的,是要玩夫前辱妻,哪被吊在牆下看著的最佳人選,應該是葞

老公肇鑫呀。我是住在鑞壁的房間,是跟老公住在了同一個房間,既然

那個黑胖子帶著手下,能把晞輕松綁架到這里來,肯定也能把葞老公肇

鑫給綁架來啊。可是現在被吊在這看著腞被強奸的,卻是跟並沒直接關

系的我,而不是葞老公肇鑫,那現在葞老公肇鑫,是被給弄到了哪里

去了呢?莫非真的是已經被滅口了?



? ? 我正在琢磨著的時候,光頭關掉了客廳里的主吊燈,只剩下了沙發床上面的

一盞側吊燈,邁步走到了沙發床前。三兩把扯掉一身的名牌衣服,跳上了沙發床

騎到了葞身上,一只手扯掉了下身的黑色丁字褲,另一只手很是粗暴地

掐住了葞脖子。



? ? 被一個黑色的眼罩蒙住了眼睛,但並沒有像我似的被堵住嘴,剛才應該

是遭到了威脅恐嚇沒有敢喊叫,現在突然有人粗暴地騎到了她的身上,在本能地

反應中大聲地尖叫了起來。



? ? “你們是什人啊?什膞膉架我?你們要干什啊……”



? ? “嘿嘿嘿……要干什?你個小騷貨還用問嗎?”光頭一只手繼續掐著

的脖子,惡狠狠地掄起另只手,連續抽了四、五個耳光。被打得連聲慘

叫了起來,光頭看著卻是更加興奮了起來,嘿嘿嘿地淫笑著對說:“你個小

騷貨,你不是喜歡這被人收拾嗎?今兒爺就好好滿足你一下!”



? ? 確實有著被輪奸的強烈渴望,可那是意淫性質的想象,真的以被綁架了

的方式遭到了強奸,自然是讓她覺得相當得害怕驚恐。應該是明白了發生了什,

被光頭狠狠抽了幾個耳光后,反而是稍微地鎮定下來了一些,連忙以表示順

從的口氣,哀求起了騎在她身上的光頭。



? ? “爺,您說的對,我這個……我這個小騷貨……確實是很喜歡……很喜歡玩

SM調教。可是您是以這樣的方式,來跟我玩的SM調教,真的是讓我覺得很害怕。

求求您放開我吧,讓我乖乖地……乖乖地陪著您玩吧……”



? ? “哈哈哈……當成遊戲玩就沒意思了,這玩才夠來勁兒嘛!”光頭大聲地

淫笑了起來,掄起來沒掐著脖子的那只手,又狠狠地連抽了絞繙個耳光,

隨后把這只手伸到了葞楶网間,粗暴地揉弄著葞下身說:“聽說你個小

騷貨,是長了個草莓逼,今兒親眼看到了,你還真是長了個草莓逼啊。哈哈哈…

…頭朝前撅著屁股趴著,先讓爺拿大雞巴,試試你的小草莓逼兒!”



? ? 雖然是兩手的手腕上,被上了一副黑色的皮手,但兩條腿並沒有被

捆上,相比腳尖將將能占地被吊著的我,還是有著一定的反抗能力的。不過顯然

是知道在這樣的情景下,一切的反抗掙扎都是徒勞的,而且也意識到了稍不如這

個光頭的意願,就會招致這個光頭的一頓耳光。因此等光頭說完讓她撅著屁股趴

起來被操,在沙發床上站起來放開了她,只好是順從地翻了個身坐起了來,

將垔皮手蒔雙手拄著沙發床的前沿,臉朝向了被吊在對面牆上的我,高高撅

起屁股趴到了沙發床上。



? ? 目的就是要我眼睜睜地看著被操,等蕞坤屁股臉朝我趴好在了床上,

光頭腆著大肚子站在了葞身后,先是陰笑著輕蔑地看了我一眼,又向前挺了

一下其下身,故意向我展示了一下,他碩大的肚子下面,挺立著的大棒槌似的大

雞巴。



? ? 向我充分表示完了他的意圖,光頭附身蹲到了葞屁股后,惡狠狠地抓住

了葞頭發,粗暴至極地狠勁向上一拽,把疼得淒慘地一聲慘叫,拽得

高高地向讓昂起了頭,這媞葐目的,自然是要讓我能夠看清楚葞臉。隨

后才猛地向前一挺下身,把大棒槌似的大雞巴,從后邊操進到了的草莓逼里。來

回移動著大肚子,從后面猛烈地操干起了,光頭是仰著臉望向了被吊在對面

牆前的我,顯然他在這種施暴感覺下的主要快感是來自于,欣賞著我眼睜睜看著

他奸汙葞反應。



? ? 被光頭從后面猛烈地操干了起來,隨應著大聲地浪叫了起來,但顯然她

的浪叫聲是不得不裝出來,我看到她臉上浮現出的表情,實際是相當痛苦和屈辱

的。



? ? 我和相處了只還不到十個小時,雖然我和她實際就是屬于相互滿足的關

系,可在這不到十個小時的時間里,對我真的是非常得好,不管她是出于什

目的,但在我活到了三十多歲的年紀里,似乎還沒有漂亮的女孩對我這綞乙。

看著她在我面前橫遭奸淫,而我卻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我的心簡直是如同刀割

般得難受。



? ? 起頭向看了一眼,感覺雙手被手暔在上面的架子,有可能被我給拽到

了,于是我拼了命地向下拽起了胳膊。可這個上面放著關公像的鐵架子,是用很

粗的三角鐵做的,末端深深地嵌在了牆體里,我把兩只手腕都拽出了血來了,既

沒能能把雙手從手里脫出來,放著關公像的鐵架子更是紋絲沒動。意識到想掙

脫開是不可能的,我又用舌頭向外頂起了堵著嘴的布,可綁架我的那兩個家夥,

使用一塊浸濕了的毛巾,卷得結結實實地塞到了我的嘴里,我把舌頭都頂麻了,

也未能頂住塞在嘴里的毛巾。



? ? 看著被吊在關公像下的我,拼了命的徒勞掙扎,在對面的沙發床上,猛烈操

干著葞光頭,變得更加的亢奮了起來,操干的動作變得更猛烈了,還不停地

大力抽打起了葞屁股。



? ? 正當我瀕臨絕望要放棄掙扎時,結結實實地堵在我嘴里的毛巾,突然從我的

嘴里掉了出去。我感覺並不是被我給用舌頭頂出去的,好像是有人用手幫我掏出

去的,可我的面前卻是並沒有人。不過我已經顧不得想這些了,等嘴里的毛巾突

然掉出去了之后,豁出去地破口大罵起了,正在得意至極地奸淫著葞光頭。













我的M不是人 第七章 戲中有戲?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屌絲很生氣



? ? 我這個人平時總是表現得很懦弱,每當碰上了蠻不講理的惡人時,首先想到

的第一反應,是甯可吃點虧也不要招惹惡人。其實這並不是我的本質性格,作

最悲催一代的80后們,基本上都是這樣的。與悲催時時代成的這一軟弱相對立的,

我可能因是雙手斷掌的緣故,一旦是碰上了更蠻不講理的惡人,怎退讓也不

行被其給逼急了,卻又是會被逼出來出不要命的橫勁,這時膽子大得會讓自己都

覺得奇怪。老話里說,千萬別把雙手斷掌的逼急了,看來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 ? 被手暔吊在擺放著關公像的鐵架子下,眼睜睜地看著浞ゐ虒那個光頭

的蹂,我拼了命地掙扎了起來,但是既沒有掙脫開被垔的雙手,也沒能把塞

在嘴里的毛巾吐出來。然而就當我瀕臨絕望要放棄掙扎時,結結實實地塞在我嘴

里的毛巾,卻突然從我的嘴里掉了出去。感覺不像是被我給用舌頭頂出去的,更

像是有人用手幫我掏出去的,可我的面前明明並沒有人。不過我此時已然顧不得

去想這些了,等嘴里的毛巾突然掉出去了之后,當即豁出了命地破口大罵起了,

正在得意至極地奸淫著葞光頭。



? ? 「哎,我說沒頭發的那孫子,你他娘的剃了個光頭,就當你是釋永信了啊?

你也不打聽打聽老子是誰,就敢跟老子玩這出,壽星佬上吊,你可真是活膩了啊!」



? ? 在客廳南側正對著我的沙發床上,正在猛烈操干著葞光頭,因其以這種

方式奸淫葞目的,就是要在操干葞同時,欣賞著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奸

汙葞反應,因此從后面猛烈操干起了之后,一直是目光平視地看向了我。



? ? 不過因他這時操操得正在興頭上,呼呼喘著粗氣正處于強烈的亢奮中,

並沒有留意到塞著我的嘴的毛巾,突然從我的嘴里掉落了出來。



? ? 毫無察覺間突然聽到了我大聲罵起了他,正在亢奮中的光頭被嚇得一激靈。

本來他這時候還沒有操達到要射精的狀態,但正在操干到了興奮至極的狀態中,

突然被我扯開了嗓子的叫罵聲,給嚇得一激靈,不由自主地悶吼了幾聲,肩膀哆

嗦幾下,雞巴提前在葞逼里瀉了。



? ? 不過這家夥顯然是見過大場面的,突然間被我給嚇得提前射了出來,停下來

了抽插的動作仔細看向了我,發現是塞在我嘴里的毛巾掉了出來,從葞草莓

逼里拔出來了雞巴,腆著碩大的啤酒肚坐到了床上,大口地喘著粗氣休息了一會,

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 ? 從沙發床旁邊的茶幾上摸過了煙和打火機,點上了一根煙直起腰跪到了床上,

伸出一只手抓住葞及腰長發,粗暴地把晞直接給拽得轉過去了身,把他

剛射完精的雞巴塞到葞嘴里。一手拽著葞頭發,一手夾著煙抽了兩口,

多少顯得有些吃驚,但並不是太在意地對我說:「呦呵嘿,真沒想到,你小子還

夠橫得哎。不過我告訴你,爺報出了字號來能嚇死你,別說玩的是這個小騷貨,

就是操了個還沒破瓜的女中學生,也沒誰敢把爺怎垞的。」



? ? 「嘿,孫子,夠狂的啊!天一都法辦了,難道你是天一他爹的親兒子?」骨

子里不要命的橫勁,此時已然完全被激了出來,我毫不示弱地繼續回罵了一句,

隨后繼續跟面前的光頭叫起了板。



? ? 「老子管他媽你是誰呢!聽著,老子也告訴你,痛快兒地把老子給放了,完

事兒先擺一桌魚翅謝罪宴,再把你老婆叫來,要是你還沒老婆就把你媽叫來,要

是你親媽太老了你小媽也湊合,等你老婆或者你媽,撅著屁股也跟老子賠完了罪,

老子再拿酒瓶子,在你那禿腦袋上開倆窟窿,今兒這事沒準兒咱就算完了。要不

然,你脖子上的那顆禿腦袋,也就長不到日頭出來的時候了。」



? ? 顯然是沒想到我這個窮屌絲,不但全然沒被他給威懾住,反而是更強勢地跟

他叫起了板,光頭臉上浮現出了一副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一時間還不知道該如

何來回應我了。



? ? 「趙哥,怎你也在這啊?」



? ? 我剛才是被堵住了嘴但沒被住著眼睛,能夠看到眼前的情景但說不出話來,

是蒙住了眼睛但並沒有被堵住嘴,能夠聽到聲音但看不到眼前的情景。突然

聽到了我的叫罵聲,這才發現到,我也在這間屋子里,同時從我的話語里,

很明顯地聽了出來,我也是被綁架來到了這里的。



? ? 趁光頭暫時有些愣神,伸出手推了下光頭的下身,吐出來被塞在嘴里的

雞巴,先扭過臉驚詫地尖叫了一聲,隨后似乎是突然間想明白了,我和她何雙

雙遭綁架的緣由,連忙向后縮了縮身下賤地跪在了床上,以連連給面前的光頭磕

著頭的方式,哀求起了光頭留下她把我給放了。



? ? 「爺,既然您知道了,是個天生的賤母畜,﹞在也知道了,您喜歡

怎玩,哪肯定會陪著您好好玩的。這位趙哥,是今天才剛剛和認識,

就是想跟他玩一個小遊戲,跟他沒有什直接關系。既然您把這位趙哥和

,都給弄到了這里來了,哪葞老公,肯定也讓您給弄到了這里來了。既然

您喜歡這玩,哪就讓葞老公,來看著被您的大雞巴操吧,這位趙哥和

這件事沒什關系,求求您就讓他離開吧!反正大家都是喜歡玩這個的,以后沒

準還可以一起玩,犯不著因玩這個結仇。」



? ? 我聽完哀求光頭的話,對我和她突然雙雙遭到了的這起綁架,雖然一時

還不能完全弄明白是怎回事,但從葞話里已猜出了個大概。



? ?







? ? 二、后果很嚴重



? ? 從哀求光頭留下她放了我的話里,我先是很明顯地感覺了出來,雇人綁

架了我和葞這個光頭,四十多歲的年紀,腦滿腸肥的長相,還在家中的客廳

里擺了尊關公像,很顯然應該是一個暴富型的土豪。隨后我也很明了地想到,這

家夥應該也是喜歡玩SM的,而且是一個經常玩SM的正牌S ,他跟之前應該沒

有見過,但很可能之前跟在網上聊過,或者是聽別人跟他說起過這個極

品M.有錢有勢能調教到M 的機會很多,玩得多了對通常的方式覺得不夠刺激了,

所以精心安排了這一次綁架事件,給自己創造了一個真正的夫前辱妻的機會。



? ? 顯然我的猜測是正確的。精心策劃了這一起綁架,圖謀得逞后玩得正在興

頭上,萬沒想到突然被我向起叫起了板,先是把他給嚇得提前射了精,緊跟著又

被猜到了其實際意圖,還把其實際意圖給說了出來,光頭的臉上流露出了掃

興之極的表情,很顯然是繼續往下玩的興致,被預想不到的意外全然給攪沒了。



? ? 這時光頭見葞想要繼續哀求他,顯然是不想詞他的意圖全給說破了,

把抽了幾口的煙掐滅到了煙灰缸里,抓起剛才扒掉了的葞杶褲,團了團后塞

住了葞嘴。隨后抓著葞頭發下了床,拖著灞ろ虒我的面前。



? ? 雖然是很粗暴地拽著葞頭發,拖著下了床走到了我的面前,但應該

是因我剛才豁出命去的強勢叫板,令其此時不得不琢磨起了,我是不是有著比

他更大的來頭,光頭剛才表現出的囂張勁,這時不由而然地少了三分。



? ? 光頭拖著灞ろ虒我的面前,在我面對面地打量起來了他的同時,也面對

面地打量了我一會,隨后語氣雖然還是很強硬,但言詞里已有了退讓意思地對我

說:「小子,既然你也是玩這個的,今兒爺唱的這出是個咋回事,我想你應該心

里也明白了。既然咱都是好這口兒的,哪今兒這事也就算是場誤會,我看今兒這

事,咱也就你明白我清楚地拉倒吧。」



? ? 「什?大半夜的把老子給這來了,你說完了就完啦,有這便宜的事兒

嗎?我告訴你,就是你真是天一他爹的親兒子,今兒事也完不了!」



? ? 光頭已經很明顯地表露出了和解的意思,我聽了如果是順坡下驢的話,不能

帶著^塊離開,至少自己還是可以安然離開的。然而因骨子里的那股不要命

的橫勁,此時全然被激了出來,我這時膽子大得讓自己都覺得奇怪,聽完光頭說

的表示退讓和解的話,在根本控制不住的沖動的趨勢下,卻是更加強硬地繼續跟

其叫起了板。



? ? 我沒有順坡下驢繼續跟其叫起了板,反到是讓光頭更琢磨起了,我是不是有

著比他更大的來頭。下意識地松開了抓著睞頭發的手,眼神有些癡愣且驚慌

地望向了我,透露出來的意思好像是心里正在想著,「這混蛋敢把我罵成李雙槍

的兒子,莫非他有個雙槍李向陽的爺爺?」



? ? 沖動間全然忘了自己是誰了,我沒有沒有順坡下驢地繼續叫起了板,其實話

剛一出口當即就后悔了,因我並沒有一個雙槍李向陽的爺爺。心里當即間后了

悔,那股子不要命的橫勁雖然還在,但眼神里還是不由自主地閃露出了,實際心

里並沒有底的一絲怯意。



? ? 光頭的年紀比我大了十多歲,而且應該是一個黑白兩套皆通的土豪,見過的

世面自是比我多得多,我的眼神里稍微閃露出來了一絲怯意,當即間便被其看了

出來。看出來了我根本沒什蚞頭,屬于是不橫裝橫地在嚇唬他,結果剛才把他

給嚇得提前泄了不說,還把他精心安排的圖謀給攪黃了,光頭頓時氣了個腦筋蹦

起來多高,瞪圓了眼睛惡狠狠地怒視向了我。



? ? 怒視了我好一會也沒說話,但此時光頭已然不是在琢磨,我是不是有著比他

更大的來頭,而是被我給氣得,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蚞。瞪圓了眼睛惡狠狠盯

了我好一會,動作誇張地沖我連連點著頭,這才咬牙切齒地對我說:「小子,

了個才認識一天的小騷貨,就敢不要命了跟爺叫板,你真有種!本來爺就是想當

著你的面,自己個玩玩這個小騷貨,完事兒就放你小子走。可既然你小子這有

種,好,哪爺再就多找點人來,當著你小子的面,一塊來玩玩這個小騷貨,而

且等完事兒了,你小子也就別想走了。」



? ? 光頭陰笑著狠狠地蹬了我一眼,又低下頭淫笑著看了一眼,轉身走回到

了客廳南側的沙發床前,撿起他剛才扯掉后扔到床下的衣服,穿好了一身的高檔

名牌衣褲后,對著客廳外面大聲地喊了一嗓子,「三胖子,領著你的兄弟們上來,

爺要給你們找點活兒干。」



? ? 帶著三個手下假扮成了警察,把我和晞綁架來的那個黑胖子,可能因

還沒有從光頭那領到酬勞,這時還呆在了樓下並沒有離開,聽到光頭大聲了嚷了

一嗓子,當即順著樓體又都跑回到了客廳。



? ? 剛才被我不管不顧的一通叫嚷,給氣了個頭昏腦漲,等黑胖子領著三個手下

跑上了樓,光頭首先讓黑胖子,撿起來掉在我腳前的毛巾,又結結實實地塞上了

我的嘴,隨后指了下對黑胖子說:「我說三胖子,今兒爺也便宜你一回,讓

你跟你的這仨兄弟,在爺這里,也玩玩這個小騷貨。」又指下了我對黑胖子說:

「當著這小子的面,想怎玩就怎玩,把這小騷貨玩死了都沒事。」



? ? 很顯然光頭又想到一個更邪惡的點子,是想要讓黑胖子和其三個手下,在我

的面前輪奸。激起的那股子不要命的橫勁雖然還在,可嘴再一次被更結實地

塞上了,連再想破口大罵也都罵不出來了,我想到了光頭的意圖,卻也只能是無

可奈何。



? ? 剛才一通亂罵把光頭給唬住了,卻沒有抓住那個可以順坡下驢的機會,以至

不但是令腞涉ゐ更慘的蹂,而且很可能還給自己招來了殺身之禍,我不禁

是后悔不こ默聲慨歎道:「屌絲很生氣,后果很嚴重了,這回可是進入到作死

的節奏了。」



? ? 三、無奈的“男友”



? ? 本來交給我替她暫時保管的那個皮箱,也都被給帶來了光頭的這棟別墅

里,暫時被放在了客廳正中沙發的旁邊。光頭交代完讓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要

在我的面前一起輪奸,掏出來塞在嘴里的黑色丁字褲,指了下放在沙發

旁邊兩個的皮箱,對一絲不挂的說:「你個小騷貨兒,先去找件騷點的衣服

穿上。」



? ? 跟我一樣意識到后果很嚴重了,絞貀也只能是乖乖地順從,走過去打開

帶長拉杆的皮箱,找出一身情趣內衣。



? ? 罞上的這套情趣內衣很是特別,上身是一件白色狐狸皮的小馬甲,穿上

后倒是能罩住上半身,但下身卻是連內褲都沒有,與之搭配成一套的,是一雙齊

腿的黑色網眼絲襪。穿好了狐狸皮馬甲和網眼絲襪后,又拿出了一雙白色高

跟鞋,蹲下身穿到了兩只腳上。因及腰的濃密長發,剛才被光頭給扯得很淩亂,

又從皮箱里找出一個扎頭發皮條,稍微捋順一下淩亂不堪的長發后,用皮條從頭

頂上方把長頭發扎了起來。



? ? 穿好了這套衣服很特殊的情趣內衣,潞然是盡著最大可能讓自己鎮定下

來,就勢蹲在了沙發前擺了個驙葚造型,表情下賤地望向了站在他面前的光頭,

隨后偷偷地瞄了我一眼,眼神的意思很明顯地是在埋怨我,「你作死不要命了,

給你招來了更大的麻煩不說,看看把我也給連累了吧!」



? ? 光頭扭過頭來陰笑著看了我一眼,轉過臉去喝令,手和膝蓋著地,高撅

起屁股,趴到了沙發前的地板上,隨后坐到了沙發上點上了一根煙,沖黑胖子及

其三個手下揮了下手。



? ? 「謝謝老板……謝謝老板……」黑胖子媚地沖光頭連鞠了好幾個躬,迫不

及待地脫下去下身穿的警服褲子,弓著腰跪在葞屁股后面,手伸進上身

穿的狐狸皮坎肩里,大力地搓揉起了葞奶子,興奮地淫笑著對三個手下說:

「哈哈哈……今天咱沾了老板的光,我先涮涮老板的鍋水,完事你們仨再涮我的

鍋水。」



? ? 黑胖子說完猛地向前一挺肚子,吭哧一聲把雞巴操進了葞逼里,隨后兩

只手緊緊抱著葞ぶ災,呼哧呼哧地猛烈操干了起來。



? ? 顯然是明白光頭叫他們上樓下,在我的面前輪奸葞用意,黑胖子呼哧呼

哧地猛烈操干起了,先是媚十足地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光頭,隨后又得

意地淫笑著看了一眼我,在葞屁股上狠拍了一巴掌,用濃重的東北話問道:

「老妹兒,喜歡被很多人整不?對面看著你被整的,是你的什人啊?」



? ? 雖然有著被輪奸的渴望,但那屬于是意淫性質的想象,真的以被綁架了

的方式遭到了輪奸,臉上流露出來了屈辱之極的表情。可是在這樣的情景之下,

也只能是按照光頭想聽到的方式,下賤地回答起了黑胖子的問話。



? ? 「喜歡……喜歡……我是一個天生的賤母畜,生下來就是要被男人操的,最

喜歡的就是被很多男人輪奸……對面看著我被您操的人,是我的……是我的男朋

友……因我是一個天生的賤母畜,所以被輪奸的時候,就應該讓自己的男朋友

……在面前……在面前看著我被輪……」



? ? 黑胖子先側過臉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光頭,見光頭聽了臉上露了興奮之極

的表情,于是更加得意地對說道:「哈哈哈……原來老妹兒你,這騷這

不要臉啊!哪就跟我們好好說說吧,你到底有多騷多不要臉啊?」



? ? 承受著黑胖子的猛烈操干,轉過臉看向了光頭,也只能是繼續回答道:

「我是一個最不要臉的騷婊子,是爺最下賤的騷母畜,我的騷逼、浪嘴、賤屁眼,

都是給爺操的,不但爺可以任意操我身上的三個洞,爺的所有朋友們,也可以免

費操我身上的三個洞。我的騷逼、浪嘴、賤屁眼,都是給爺和爺的朋友們,來做

盛精液的馬桶的……」



? ? 黑胖子聽了操干得更猛烈了,拍打著葞屁股繼續問道:「操你媽個逼的,

真是個不要臉的婊子。既然你是個千人騎的騷婊子,干嘛還找男朋友呢?喜歡給

男朋友戴綠帽子?找了個男朋友,就是了給他戴綠帽子?」



? ? 浞轉回來頭,瞪大了她那雙大得出奇的大眼睛,眼神里既帶有歉意又帶

有埋怨意思,看了我一眼后接著說道:「是的……是的……我喜歡給男朋友……

給男朋友戴綠帽子……」



? ? 見光頭很喜歡他讓說這樣的話,黑胖子在光頭的面前也有更放肆了起來,

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葞及腰長發,拽得將頭又轉向了光頭,另一只手在

ぞ屁股上大力抽了一巴掌說:「你個千人騎的騷婊子,連到一塊再說一遍,你

喜歡在你男朋友面前,怎媞═人的婊子、母狗?」



? ? 只要是連連呻吟著說:「我雖然平時……平時裝得很正經,其實我是一

個最不要臉的騷婊子,是爺的賤母畜,是爺的朋友們的發泄工具,我的騷逼、浪

嘴、賤屁眼,都是給爺和爺的朋友們,來當盛精液馬桶的……只要是爺找來的男

人,都可以免費的操我這個賤母畜,而且是在我男朋友的面前,狠狠地操我這個

賤母畜……我天生就是一個騷逼、賤貨,天生就是要免費給男人玩弄的,天生就

給男朋友戴綠帽子的……」



? ? 「操你個媽的,操死你這個騷婊子,干死你這個騷婊子。」黑胖子一邊叫喊

著,一邊更加用力地抽插起了葞草莓逼,拍打著葞屁股繼續叫喊著,

「你這個騷婊子,你的騷逼操起來可真過啊,等老子先操翻了你的小騷逼兒,

完事兒再操操你的浪屁眼兒……」



? ? 黑胖子嘴里喊著還要操葞屁眼,可是以輪奸的姿態猛烈操干著,而

且所操干還是一個極品的美女,自是令其覺得格外得興奮,呼哧呼哧喘著粗氣叫

喊了幾聲后,便直接在葞草莓逼里射了。不過這家夥並沒有射在葞逼里,

即將射出精液的一瞬間,從葞逼里拔出了雞巴,用手從龜頭后端捏住雞巴,

站起身走到了葞扶前,抓著頭發拽得揚起來臉,放開了捏著雞巴的手,

把一大灘的白花花的精液,全都噴射在了葞臉上。



? ? 黑胖子的那三個手下,此時早已是迫不及待了,見把他們叫上樓來輪奸

的光頭,看著被輪奸時表現的很興奮,這三個家夥在光頭的面前也放肆了起

來,早都已脫掉了身上的警服掏出了雞巴。



? ? 黑胖子的這三個手下,其中一個三十五歲左右的年紀,后背上紋了一條金鯉

魚圖案的紋身,另外的兩個家夥,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紀,另一個看著也就十

八九歲。后背上紋了一條金鯉魚的家夥,應該是在黑胖子的三個手下里地位最高

的,見第一個操葞黑胖子射了,緊跟著便跪到了葞屁股后面,急不可待

地把他的雞巴,狠狠插進了葞草莓逼里,繼續起了對葞輪奸。黑胖子把

精液噴射到葞臉上,又把射完精的雞巴塞進了葞嘴里,另外的兩個地位

較低的家夥,只好是蹲到了葞身體兩側,一人一只大力地揉弄起了葞奶

子。



? ? 此時我激起的那股子不要命的橫勁雖然還在,可被手暔吊在擺放著關公像

的鐵架子下,嘴又一次被更結實地塞上了,再想拼了命的掙扎連力氣都沒有了,

再想破口大罵也根本喊不出來了,也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浞受著黑胖子及

其三個手下的輪奸。



? ?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客廳門口外的樓體上,響起了葖急促腳步

聲,緊跟著跑上來了一個人。這個人跑進了二樓的客廳后,當即便大聲地叫喊道

:「老板,您之前不是說,就是讓我配合您玩個遊戲,當著姓趙的這個家夥的面,

只由您一個人來調教我老婆嗎?您怎叫他們一起……一起來輪奸我老婆了?」



? ? 我聽到叫喊聲連忙扭過了臉去,結果驚詫不已地看到,突然跑上來的這個人,

竟然是葞老公肇鑫。



? ?

? ?四、無良的老公



? ? 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正在坐在沙發上的光頭面前,以把我當成了男朋

友的姿態,在沙發前的地板上輪奸著,不成想葞老公肇鑫,突然跑上了

樓大聲質問起了光頭。我詫異不已地扭臉看了過去,這時緊緊塞住了我的嘴的毛

巾,突然又從我的嘴里掉了出去。



? ? 雖然明明面前沒有人,但這一次我明顯地感覺到了,塞在我嘴里的毛巾,絕

對是被從嘴里給掏出去的。因孲才黑胖子返回客廳時,把毛巾二次塞回到我嘴

里時,比上一次塞得更加得結實,意識到了根本不可能用舌頭頂出去,我剛才根

本就沒有用舌頭往外頂。



? ? 不過我此時全然顧不得去想這些,等嘴里的毛巾突然又掉出去了后,直接對

坐在沙發上的光頭大聲喊道:「我說禿腦袋那孫子,你他娘的就是想弄死老子,

也得讓老子死個明白吧。要是你也算是個爺們兒,痛快兒點先跟老子說說,這他

娘的到底是咋回事兒!」



? ? 葞老公肇鑫突然跑了進來,令坐在沙發上的光頭也大吃了一驚,正在輪

奸著葞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則都顯得更加得吃驚。黑胖子連忙從葞嘴

里抽出了雞巴,后背上紋了一條鯉魚的那個家夥,也連忙從葞逼里抽出了雞

巴,黑胖子另外的兩個手下,也都停止了對奶子的擺弄。



? ? 看到自己的老公突然跑了進來,先是跟我一樣也露出了詫異不已的表情,

但緊跟著應該是由此全然想明白了,她和我突然遭到綁架的緣由,憤恨不已地瞪

了一眼自己的老公,趁暫時被放開了的機會向前爬了幾步,搶在光頭開口說話之

前,顯得愧疚不已地向我解釋了起來。



? ? 「趙哥,我之前跟您說的,我來您在的這個城市,是來做攝影模特的,我太

爺爺以前是唱冀東驢皮影戲的,我和您算是唐山老鄉,等等的這些個事情,我並

沒有對您撒謊。不過最關鍵的一點,我卻沒有跟您說實話。我因天生有著M 傾

向,所以我找的老公,是我在SM圈子里認識的,他也有著M 傾向,具體地說,是

他有著那種淫妻傾向。趙哥您也是玩SM的,什是淫妻傾向,不用我具體解釋,

您肯定是明白的,至于我什找了一個有淫妻傾向的老公,這個想來也不用我

細解釋,您也是能理解的。」



? ? 這時黑胖子反應了過來,走過來想要阻止聞下說,但坐在沙發上的光頭

沖其擺了擺手,示意其可以讓向我說明解釋,腞機繼續向我解釋了起來。



? ? 「趙哥,我其實是和我老公,一同來的您在的這個城市,而且他也在您認識

我的那個QQ群里。我喜歡被別的男人調教,他喜歡讓別的男人調教我,剛來到這

邊暫時沒什讞情,所以我們就在藤兒的引薦下,找到了您玩了一個遊戲。沒有

告訴您我們是一起來的,故意讓您感覺他是后從北京追過來的,這媞葐目的是

想玩得更逼真刺激,這樣讓您覺得真的是在和我偷情,他感覺起來更像是我真的

和別人偷情,也就把這個淫妻遊戲,玩得更逼真更有戲劇性了。我說把裝著SM類

東西的那個皮箱,交給您來暫時替我保管,實際也是我們故意這媞葐,目的是

了讓您在毫不懷疑懷的前提下,能夠把那些調教工具放在您的手邊。」



? ? 表情顯得更加愧疚地看向了我,接著對我說道:「趙哥,您和我突然遭

到綁架的事,這個我事先真的是不知道。法國隊的那場球開始之前,我老公說怕

他看球影響我休息,說之前我們一起吃飯的餐廳,晚上也會放世界杯,而且是大

屏幕高清直播的,所以他起來后就出了房間,下樓去了餐廳里去看足球。之后我

就直接睡覺了,沒想到正睡著的時候,突然闖進來了兩個警察,再之后就發現和

您一起,都被綁架來了這里。現在我老公出現了,我已經全都想明白了,之前他

和我跟您玩的那個遊戲,實際是他故意安排的一場前戲,您和我突然遭到綁架的

事,才是他背著我安排的一場正戲。」



? ? 扭臉恨恨地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又轉回臉看向了我繼續說道:「趙哥,

您在跟我見面之前,跟加您進群的藤兒聊天時,藤兒應該跟您說了,她是被一個

很有錢的S 給長期圈養的,現在我已經想到了,把您和我綁架來這里的這個光頭,

應該就是藤兒的主人。我想肯定是這個光頭,許諾給了我老公什綞處,他、藤

兒、我老公,他們三個實際早就在背后商量好了,先讓您和我認識,再把您和我

綁架來這里,然后再在您的面前調教我。我想他們這媞葐目的,是因知道我

老公本來就喜歡這個,如果是在我老公的面前調教我,讓這個光頭覺得不夠刺激,

所以設計先讓您和我認識,然后弄出來一起逼真的綁架,安排由您來看著我被調

教。」



? ? 聽分析完了,我和她何突遭綁架的緣由,我一時間的感覺真可謂是哭

笑不得,扭臉看向了葞老公肇鑫說:「嘿,小子,你這一處連環戲,唱得可

真夠絕的啊!本來我還覺得,我跟你老婆把你忽悠得跟傻逼似的,我倆像是余則

成和穆婉秋的感覺,你小子成了謝若林。沒想到被忽悠得傻逼似的原來是我,他

娘的我才是謝若林,你們兩口子是余則成和姚翠萍。」



? ? 這時光頭從沙發上了站了起來,走到了老公肇鑫的面前,拍了下他的肩

膀說:「小肇,我讓三胖子跟他的仨兄弟,一塊干你老婆的這事兒,實際是讓這

小子把我給氣的。本來按咱們之前的計劃,這出戲唱得挺好的,可沒想到這小子

嘴里的布,不知道咋搞得掉出來了,突然劈頭蓋臉地罵起了我,我也是讓他給罵

得一時生氣,才額外想出來的這一處。事出有因你也被生氣,再說你跟你老婆,

本來也就是喜歡玩這個嘛。不過事情既然出了岔子,也算是我沒安排好,這蒞

吧,在原來答應幫你辦的那件事上,我再給你老婆點錢,讓她買幾件衣服,算是

給她壓壓驚了。」



? ? 「原來是個誤會啊,剛才是我沖動了,請您別生氣!」剛才還對光頭憤怒之

極的肇鑫,頓時又換成了一副討好的表情,陪著笑臉反而向光頭道起了歉。隨后

卻是恨恨不已地瞪了我一眼,琢磨了一下后對光頭說:「您看這件事既然出了岔

子,萬一是要傳出去的話,對我們夫妻不是太好,對您更是不好,所以您最好想

個辦法,封住姓趙的這家夥的嘴。」



? ? 光頭也恨恨地瞪了一眼我說:「這個你放心就是了。沒想到這出戲唱成了這

樣,你也來了也就這垞吧,你就先帶著你老婆走吧,回去好好安撫安撫。這小

子你就交給我處理吧,保證讓他沒機會對外說去。」



? ? 「肇鑫,你太過分了!我們確實都喜歡玩這個,可之前我們不都說好了嘛,

只是你情我願地把這個當遊戲玩,你怎背著我不知道,拿我跟別人做交易呢?」



? ? 在旁邊聽到了老公和光頭的對話,首先是大聲責問起了自己的老公,隨

后又連忙替我向光頭求起了情。「求求您,讓這位趙哥離開吧!他和這件事本來

沒關系,而且他是個老實人,知道您是位了不起的人物了,事后肯定不會對外去

說這件事的。」



? ? 替我向光頭求完了情,這才注意到她此時還是一絲不挂,連忙小跑到了

放在沙發旁的皮箱前,打開皮箱從里面翻找起了衣服。她的這個帶長拉杆的皮箱

里,裝的全是情趣風格的衣服和鞋子,雖找出來一件黑色的長裙,但這條裙

子其實也是情趣風格的,下面的裙擺是透明的黑絲,急急忙忙地穿到了身上之后,

兩條長腿和屁股全都能看到,可好歹這也算是暫時能找到最不暴露的衣服。急急

忙忙地套上了這條裙子,因剛才被黑胖子及其手下輪奸時,之前穿到腳上的那雙

白色的高跟鞋,有一只不知道被甩到了哪去了,只好又從皮箱里,找出來了

一雙黃色厚底的高跟鞋。拎著鞋小跑到了門口,蹲下身急急忙忙地提著鞋,準備

繼續替我向光頭求情。



? ? 因剛才把光頭給氣了個不輕,我知道光頭是絕不會輕易放我走的,不過同時

我已經意識到了,在這個怪事不斷的晚上,所要發生的怪事還遠沒結束。感覺到

了背后有著看不到的詭異依仗,激起的那股子不要命的橫勁,此時不但還在,而

且變得更強了。因此沒等繼續替我向光頭求情,毫不在意對蹲在門口提鞋的

她大聲嚷嚷道:「,用不著求這禿孫子。請神容易送神難,今兒他就是拿八

大轎,想把你趙哥給送走了,也都已經晚了。」



? ? 果然我那種奇怪的感覺是對的,我大聲嚷嚷的話音剛過,兩只手便突然從手

里脫了出來。緊跟著剛把褲子提上的那個黑胖子,突然驚恐不已地叫喊了起來,

「老……老板……您家里……您家的供的關老爺像……腦袋……腦袋怎覞……

掉了……」

















我的M不是人 (第八章 越獄的感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關二爺顯靈



? ? 關二爺因既是講義氣的先進典型,同時還有著財神爺的身份,現在很多人在

所開的店鋪里,甚至還有不少在家里面,都供著關二爺的塑像。實際這屬于是跟

沒文化的香港人,學的一個沒文化且不吉利的事情。舊時的中國人,確實是好多

人家都供著關二爺,但舊時普通人在家里供關二爺的,供的是關二爺的畫像,而

不是關二爺的塑像,舊時供關二爺塑像的地方,只有關帝廟和各種跟玩命沾邊的

堂口。



? ? 畫像形象的關二爺,與塑像形象的關二爺,代表的寓意是截然不同的。關帝

畫像並不是只有關二爺一個人物,還有著關平、周倉和赤兔馬,即使沒有貂蟬姐

姐,也算是合家歡樂的感覺,代表的是家門興旺平安招財。關帝塑像則只有關二

爺一個人,確實是代表著講義氣的先進典型,但同時也包涵著另一層意思,既關

二爺了講義氣,不惜落了個身首異處的結局,而且還是身體和腦袋隔開了一千

多里。直白一些地說,關帝畫像里的關二爺,是活著時候的關二爺,被塑成塑像

的關二爺,則是死了之后的關二爺,等同于是一個無頭將軍,所以您要是不想學

宋公明、杜月笙,最好別在店里、家里供關二爺的塑像。



? ? 光頭花錢雇了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把我和腞架到他的這棟別墅的目的,

是要讓我看著他調教玩弄。這棟豪華別墅位于二樓的寬大客廳,南面靠窗戶

的位置擺了一張沙發床,北面牆的正中間供著了一尊關公像,而客廳北面的關公

像,恰好是正對著南面的沙發床。于是了充分地突出這一主題,將我和雙

雙被綁架來客廳后,被放在了客廳南面的沙發床上,我則是被手暔吊在

放著關公像的鐵架子下。



? ? 光頭在自己的豪宅里供了尊關二爺的塑像,本來就是跟香港人學的一個沒文

化的舉動,偏偏還在跟小日本學的變態行徑里,干出了一個對關二爺大不敬的舉

動,自然是比沒文化的香港人更沒文化。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如果真是混黑道

的話,應該是更要敬重關二爺,可收了錢后了協助光頭玩這一勾當,直接干出

了一個對關二爺大不敬的舉動,自然是比沒文化的光頭還沒文化。



? ? 某位聖人云,沒文化真可怕。在這一天的清晨時分,因光頭、黑胖子及其三

個手下,所干出來的沒文化的舉動,引發令這幾個家夥,一輩子都落下了心理陰

影的可怕事件。



? ? 在我的雙手突然從手里脫出來的同時,黑胖子突然驚恐不已地大叫了一聲,

“關公像的腦袋掉了”。實際並不是放在架子上的銅制關公像,銅鑄的腦袋從塑

像上掉了下來,而是在客廳東面的牆上,突然出現了關帝像的影子,而且是只有

身體沒有頭,但手里卻是拿著青龍偃月刀,也就是說在客廳東面的牆上,突然出

現了一個無頭將軍的影子。



? ? 這時已經是早上六點多了,夏季里東北的天亮得很早,這時外面的天已經大

亮了,但因厚重的窗簾嚴實得拉著,外面的光亮一點也透不進來,把偌大的客廳

照亮的依然是燈光。放在剛才我被吊著的鐵架子上的關帝像,是貼著牆擺在了客

廳北面牆的正中,而照亮客廳的吊燈是吊在了天花板上,因此正常情況下根本不

可能,把貼著北面牆的關帝像,在東面的牆上照出影子。然而在客廳的東面牆壁

上,卻是清晰地出現了關帝像的影子,而且出現的影子還沒有頭,這顯然是發生

了相當不正常的事情。



? ? 光頭和黑胖子的三個手下,以及和她老公肇鑫,因我的雙手突然從手

里脫了出來,一時間全都是像是見了鬼似的看向了我。還沒等他們幾個人反應過

來,黑胖子又驚恐地大叫了一聲,緊跟著起手指向了客廳東面的牆。這幾個人

連忙扭臉看向了東面的牆,突然間又看到了更詭異恐怖的一幕,頓時全都被嚇傻

了。黑胖子的三個手下里,年紀最小只有十八九歲的那個家夥,更是嚇得媽呀一

聲尖叫,咕咚一聲癱坐到了地板上,緊跟著我聞到了一股尿騷味,顯然是這家夥

直接被嚇尿了褲子。



? ? 我雖預感到了這天很可能還會發生怪事,心理上提前有了準備,可突然間看

到了如此恐怖詭異的一幕,還是當場也被嚇了個頭皮發麻。沒想到果然發生了的

怪事竟是這樣的,我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緊跟著在客廳東面的牆壁上,又出

現了更加恐怖的情景。



? ? 光頭、黑胖子,及其黑胖子的三個手下,外加葞老公肇鑫,這六個人的

影子,突然間也出在現了客廳東面的牆上。此時這六個人中的三個,已然被嚇得

癱坐在了地板上,但他們出現了在東面牆上的影子,卻全都是成站立姿態的,而

且每意個人的影子,都是輪廓分明十分得清晰。和我就在這六個人中間,但

她和我的卻沒有在牆上出現影子。因此這六個人出現在牆上的影子,顯然並不是

被燈光照出來的影子,給人的感覺更像是這六個人的魂魄,被勾出肉身攝取到了

牆壁上。



? ? 尿騷味變得更濃了,顯然是又有人被嚇尿了褲子,而客廳東面的牆上的恐怖

情景,卻是在恐怖程度更加升級地繼續發生著。



? ? 以無頭將軍的形象,出現在牆上的關帝像的影子,忽然間揮著青龍偃月刀動

了起來,掄起刀砍向了光頭等六個人,出現在牆上影子的腦袋。清楚分明地眼睜

睜看著,這六個人各自影子上的腦袋,挨個從各自影子的肩膀上滾落了下去,而

頓時全都嚇得癱坐在地板上這六個人,腦袋雖然還全都長在了脖子上,但他們出

現在客廳東面的牆上的影子,卻都全成了站立著的無頭屍。



? ? 無頭關帝像的影子揮起青龍偃月刀,砍掉了光頭等六個人影子的腦袋,隨后

便消失在了客廳東面的牆上,光頭等六個人全成了無頭鬼的影子,又立了一會

后也從牆上消失了。



? ? 光頭、黑胖子及其三個手下,葞老公肇鑫,再加上,此時已然全被

嚇傻了,都是癱坐在地板上話都說不出來了。我也被嚇了個膽戰心驚兩腿發軟,

可心理上算是事先有了準備,抹了一把頭上冒滿了的冷汗,最先從驚悚中脫了出

來。



? ? 默聲地做了幾次深呼吸,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了一些,我先琢磨了一下剛才

發生的恐怖情景。首先我想到的是,雖然長得像蛇精,但肯定並不是妖精,

否則也不會被她那個腹黑老公給算計了。緊跟著我又想到,剛才發生的這一系列

恐怖情景,也不是關二爺顯靈,人家關二爺身兼著忠義化身和武財神兩個要職,

即使光頭和黑胖子確實冒犯了他的金身,也犯不著親自現身來給我這個窮屌絲出

頭。最后我基本可以肯定地想到,搞出來這一系列恐怖情景的,應該是我在賓館

里等著看足球時,坐在賓館房間的電腦前,耍玩的太爺爺留給她的那個皮影

人,也就是那個被制作成了畫皮女鬼形象的皮影人。



? ? 想到了是那位皮影人姐姐替我出了回頭,我進一步地冷靜了下來,在心里面

以自己教訓自己的口氣地說:“剛才你玩了命地罵那個光頭,把這家夥給嚇唬住

了,本來他服軟了想放你走,可你不識時務地還繼續裝橫,結果反而裝漏了差點

把命弄丟了。行啦,既然那位皮影人姐姐,親自出馬又幫了你一回,你這回也就

別逮住蛤蟆非攥出尿了,趁這個機會趕緊溜之大吉吧。”



? ? 想到這我伸手拽起了,對依然癱坐著的光頭等五人,以訓斥的口氣大聲

說道:“我說你們幾個,這回應該都知道了,惹了老子是個啥后果吧。不過看我

妹子的面子,而且今兒這事也真是夠亂的,老子還等著回家看世界杯呢,懶

得搭理你們這幫雜碎,今兒就先這垞了吧。以后你們幾個呢,多看點毛主席語

錄這樣的書,提高提高你們的思想覺悟,要是再敢干這樣的事,哪下回可就沒這

便宜了。”



? ? 說完我下意識地摸了摸了褲兜,見錢包還揣在了褲兜里,便拽著陞備趕

快離開。可此時跟光頭等幾個人一樣,也是真的把我給當成了鬼,連哭帶下

跪地死活也不肯跟我走。感覺這會要非強行拽著她離開,沒準會把她給嚇成神經

病,想了想光頭也不敢再把她怎垞了,而且她老公肇鑫也在,我只好是決定先

獨自離開。



? ? 走出了這棟豪華別墅的二樓客廳,順著樓梯快步走下到了一樓,我心里想著

趕緊離開這棟別墅,走到附近的一條街上,攔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回家。



? ? 不想光頭的這一棟豪華別墅,實際上是有著三層的。最下面的一層,應該屬

于是半地下、半地上的結構,因此二樓相當于是一樓,三樓則相當于是二樓,在

相當于是一樓的樓梯口,還有一段樓梯通向了最下面的一層。我還是第一次進到

這種豪華別墅的里面,一時弄不清是能直接從這一層走出去,還是要走到最下面

的一層才能出去,只好暫時站在了樓梯口向觀察向了四周。



? ? 突然正在這個時候,從我的身體左側,伸出來的一只細嫩白皙的手,拽住了

我的左肩膀。突然間我嚇得渾身一哆嗦,差點從樓梯口順樓梯滾下去,伸手扶住

了樓梯的扶手,連忙扭過頭去來一看,發現拽住我的是一個女人。



? ? 驚悚不已地盯著這女人看了一會,我猛然間認了出來,突然拽住了我的這個

女人,竟然是那個 黑絲藤兒.



? ?







? ???二、越獄的藤兒



? ? 昨天下午我和 黑絲藤兒 視頻聊天時,她在視頻里雖然沒有露臉,但差不

多是完全暴露出了身體,而她乳大膚白的身體誘惑至極,僅僅是間隔了12個小時

的時間,自是還十分清晰得印在了我的腦子里。我走出了客廳正要往樓下走時,

黑絲藤兒 突然從樓體左側拽住了我的肩膀,我被嚇得渾身一哆嗦扭臉看了過

去,見突然出現的 黑絲藤兒 ,衣服穿著很是怪異,身上穿的是泳衣款式的芭

蕾舞練習服,腳上還穿了一雙芭蕾舞鞋。不過如此的怪異穿著,也正好暴露出了

她的身體,因此我雖然之前沒有見過她的長相,但扭臉看了過去之后,還是很快

就認出了她。



? ? 剛才告訴我了, 黑絲藤兒 是那個光頭的圈養奴,我正要離開光頭的

這棟別墅時,突然被這個 黑絲藤兒 把我給拽住了,弄不清她突然把我給拽住

的意圖,一時間我被驚得不知該如何應對。



? ? 這時 黑絲藤兒 松開了拽著我肩膀的手,用帶有祈求感覺的目光望向了我,

聲音很小聲語速甚快地對我說:“求求你,趁今天的機會,帶著我離開這里吧。

你在客廳罵那個光頭的話,我剛才全都偷聽到了,知道了你是個有膽色的好人。

昨天我確實是騙了你,但目的是了能讓你帶我離開,這次我保證沒有騙你,不

過現在來不及跟你細說了,等離開了這之后,我再跟你細解釋吧。”



? ? 此時我的最佳選擇,是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因色鱙那個光頭從嚇傻了

中反應了出來,惱羞成怒讓黑胖子帶著其三個手下,拿出刀追上來砍我的話,那

位皮影人姐姐還能不能再顯靈出來幫我,是根本沒法確定的事情。此外我突然遭

到的這起綁架,幕后的主謀是那個光頭,但最開始是把我給騙進圈套里的,正是

這個 黑絲藤兒 ,因此如果帶她一塊走的話,很可能隨后還會招來更多的麻煩。



? ? 英雄救美,對一個男人來說,是最容易引發熱血沖動的事情。我心里雖然想

得很明白。可是看到身材、長相都誘惑至極的 黑絲藤兒 ,帶著哀傷祈求的目

光望向了我,卻是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拉住她的胳膊。



? ? 黑絲藤兒 一見露出了激動的眼神,掙開被我抓住的胳膊,跑到旁邊一個

一人來高的大花瓶后,先從花瓶里拿出一條長裙快速套在身上,隨后又拿出一雙

高跟鞋換到了腳上,最后又從花瓶里拿出來了一個黑色的旅行包。很明顯這些個

東西,是她事先藏到了這個大花瓶里的。



? ? 把換下了的那雙芭蕾舞鞋,順手扔進了這個大花瓶里, 黑絲藤兒 反過來

抓住了我的手,拉起我迅速跑出了這棟豪華別墅。出了別墅又跑出了院門, 黑

絲藤兒 繼續拉著我的手,徑直跑向了這套別墅所在園區的大門。



? ? 我是在兩個來小時之前,被蒙著眼睛塞進了汽車里,給綁架到的光頭的這棟

別墅。等與 黑絲藤兒 跑出了這棟別墅,我才發現那個光頭的這棟別墅,是位

于了一座高檔的別墅園區里。不過這個別墅園區並不大, 黑絲藤兒 拉著我的

手跑出來沒多遠,便到了園區的大門前。從剛穿上的長裙里摸出一張磁卡,劃開

了園區大門旁的小門,拉著我走出了這座高檔別墅園區,隨后繼續拉著我的手,

沿著路邊快步向西走了下去。



? ? 快步向西走了三四百米遠,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前,恰好從路口北面的路上,

駛過來的一輛出租車。 黑絲藤兒 見了連忙揚起手晃了幾下,出租車開過來停

在了路口旁, 黑絲藤兒 松開了我的手,拎著那個黑色的旅行包,走過去打開

了出租車的后車門,拖著旅行包坐進到了出租車的后排座。



? ? 我一時間猶豫起來該不該也上車,這時出租車的司機,應該是因看到先上

了車的 黑絲藤兒 ,是帶著一個挺大的黑色旅行包坐到后排座,主動我把副

駕駛位車門打開了,于是我完全是在下意識的反應中,走過去坐進到了前排的副

駕駛座位上。



? ? 因是把車停到了十字路口的旁邊,等我和 黑絲藤兒 都上了車之后,出

租車司機並沒有馬上開起車,首先問起了我要去什ゞ方。我本來的打算是要打

輛出租車直接回家,可沒想到是跟 黑絲藤兒 一起坐到了出租車上,在這種情

景下也不知道該去哪了。這時坐在后面的 黑絲藤兒 ,開口對出租車司機說,

是要去位于市中心的一個商場。



? ? 出租車司機聽完把車調了頭,拐到了十字路口西面的路,隨后沿著這條路徑

直向西開了下去。此時也就是早上七點鍾,路上的車輛很少,出租車的速度開得

很快。等行駛出了一段距離,我往窗外看了看發現到,那個光頭的豪華別墅,是

在城市東端的市區邊緣,距離市中心還有著挺遠的距離。我之前還一次也沒有來

過這一帶,只是大概地知道是在市區的東部邊緣,具體是什垞什路則全然不

知,但特殊情況下了不節外生枝,也沒有向出租車司機打聽詢問。



? ? 出租車行駛了足足半個多小時,到了位于市中心的那個商場, 黑絲藤兒

推開后車門先下了車,我付了車錢后也下了車。此時才早上七點半鍾,這家大型

商場還沒有開門營業。不過 黑絲藤兒 要來的地方,並不是這家還緊閉著大門

的商場,而是商場旁邊的一家快捷商務酒店。下車后她便拎著包直接走向了旁邊

酒店,我也只好是跟著她走了過去。



? ? 我走進了這家快捷商務酒店的前台大廳,已經走了進來的 黑絲藤兒 ,沖

我比劃了個去開房的手勢,她隨后則直接走向了電梯。我只好是摸出來錢包去吧

台開房,出示了身份證交了錢開好了一個房間,拿著房卡走進到了電梯里,見

黑絲藤兒 站在電梯里正在等著我。顯得更輕松地沖我莞爾一笑,把手里的旅行

包交到了我的手里,然跟我像是一對出來旅行剛下火車的情侶似的,挎起了我

的胳膊依偎到了我的肩膀上。看了一眼我手里房卡的樓層,伸手按了一下房間所

在的樓層按鈕。



? ? 到了房間所在的樓層走到房間前,我用房卡打開了門先走進到了房間里,把

那個黑色旅行包放到了床前的電視桌上,如墜云里霧里地琢磨起了又遇到的離奇

事。 黑絲藤兒 則直接走到了床前,脫了她剛才穿上的那條長裙和高跟鞋,又

脫了里面的那件芭蕾舞練習服,走過來打開了我放到電視桌上的旅行包,從里邊

取出一件全透明的白色薄紗睡裙。往身上穿著這件透明的睡裙,露出一副完全輕

松了下來的表情,以開玩笑的口氣對我說:“我可不是故意要勾引你哦,從那個

地方逃出來的,我帶出來的睡衣,也只有這樣的了。”



? ? 此時的我自然是毫無開什玩笑的心情,把剛才來到這家快捷商務酒店的過

程,在腦子里過電影似的回想了一遍,感覺 黑絲藤兒 逃離光頭那棟別墅的事

情,很可能並不是她裝出來的。把出門時要換的衣服和要帶的物品,事先藏到

了一樓的那個大花瓶里,還把劃開小區門的磁卡,事先藏到了出門時換上的長裙

里,並且在上了出租車之后,當即便明確說出了要去的地方。很顯然她對這一次

的出逃,之前是做了精心的準備的,連細節方面的事情都考慮到了,真就是玩出

了點越獄的感覺。



? ? 在心里面做出了這些分析,我不禁在心里暗自感歎道:“先是被楞口子

給玩了出潛伏,又經曆了一次鬼吹燈似的鬧鬼事件,完事兒還體驗了一把越獄的

感覺。這個早上過得真是太絕了,余則成、胡八一、越獄邁克,三位大神的經曆,

一早上的功夫全讓我體驗到了啊。”



? ? 黑絲藤兒 換好了那件透明睡裙,這時已經走到了衛生間的門口,進衛生

間之前扭過臉笑著對我說:“對了,既然咱們現在面對面見到了,而且還呆在一

起一段時間,我先跟你簡單介紹下我吧。我的真名叫葛梅,年齡正好是40歲。如

果你還想更多了解我的話,哪就進來跟我一塊洗澡吧。”



??







? ? 三、美熟婦葛梅



? ? 黑絲藤兒 ,當然我現在知道了,她的名字叫葛梅。告訴我了她的名字和

年齡,又說讓我跟她一起進衛生間去洗澡,隨后便邁步走進了衛生間。我一時間

還沒回過神來,並沒有馬上跟著她進衛生間。



? ? 站在電視桌前又琢磨了會,我不禁搖著頭苦笑了起來,默聲地自言自語道:

“一早上的功夫,余則成、胡八一、越獄邁克,三位大神的感覺全體驗到了,行

了,愛他娘的咋地咋地吧,多快活一回是一回吧!”我自言自語著的同時已動手

脫起了衣服,脫光了之手順手把衣服扔到了床上,全身赤裸地朝衛生間走了過去。



? ? 我推開門走進了衛生間,葛梅已站在淋浴噴頭下洗起了澡,但卻是故意沒有

脫掉那件白色的透明薄紗睡衣,被水淋濕后的這件薄紗睡裙,緊緊地貼在了她豐

滿婀娜的身體上。見我光著身子走進了衛生間,葛梅給我讓出了淋浴噴頭下的位

置,抱著胳膊歪著頭站到我的面前,眼神顯得有些憂傷,但又帶著一絲挑逗意味

地看向了我。



? ? 昨天下午跟她視頻聊天時,我已經看到過葛梅的身體了,但自然是遠不如現

在面對面地看得真切。葛梅的身材和葞身材相比,都是惹火誘人至極,同時

又屬于全然不同的類型,是高挑纖細的純骨感型身材,葛梅則是標準的婀娜

豐滿型身材。身體上最吸引人的部位,是胸前一對豐滿挺拔的豪乳,又白又大不

說,看上去還顯得很柔軟,但卻是一點也沒有下垂。剛才葛梅告訴我了,她的年

紀是40歲,身材上倒是與年齡相稱,但如果只看臉的話,也就是30歲剛出頭的樣

子。



? ? 一個如此香豔誘惑的美熟婦,以濕身的姿態站在了面前,我站到了淋浴噴頭

下也就顧不得洗澡了,被灑落下來的溫水沖著的雞巴,情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