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玲打扮的花枝招展,風情萬種地坐在黃醫生身前,橙黃色的衣裙突出了那

誘人的曲線,尤其是胸前隱約見到微微凸起的菩蕾,使人知道她沒有掛上胸圍,

瞧的黃醫生目瞪口呆,差點流出口水來。



綺玲風姿綽約地攏一下秀 ,高聳的胸脯有意無意地抖了一下,才楚楚可憐

地說︰『醫生,我近日不知為什麼身子常常癢的不可開交,可折騰死我了。』



黃醫生定一定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金太太,你哪兒癢?』



『我……我渾身都癢,晚上尤其是癢的利害。』綺玲蹙著秀眉說。



『你解開衣服,讓我給你檢查一下吧。』



黃醫生取過聽診器,心裡暗歎今日艷福無邊,可以遇上一個這樣漂亮的女病

人。



綺玲羞人答答地拉下衣後的拉煉,香肩優雅地扭了一下,衣服便褪到腰下,

使人目眩的胴體便暴露在空氣之中。



她真的沒有掛上胸圍,胸脯上挺立著驕人的肉球,在燈下輕輕抖動,峰巒上

粉紅色的肉粒,使黃醫生瞧的眼裡噴火。



他顫著手把聽診器放在綺玲那羊脂白玉似的身體上,努力壓制著胸腹中澎湃

的慾火。



『哎唷!』



當聽診器貼在綺玲的乳房上時,她嬌哼一聲,身子顫動一下,便把身子退了

開去,移動時那軟綿綿的肉團,還揩在黃醫生的手背上。



『什麼事?』黃醫生心裡一震,問道。



『你的聽診器好像雪一般冷。』綺玲皺著眉說。



黃醫生尷尬地乾笑幾聲,把聽診器在手掌上擦了幾下,便又再往綺玲的胸脯

上按下去。



黃醫生細心地在綺玲的胸脯上檢驗了幾遍,還用手在肉團上撫弄了一會,才

歎了一口氣說︰『好像沒有什麼事呀,究竟那兒癢的最難受?』



他感到臉上發熱,因為他知道自己後來已不是在檢驗,而是在享受著那溫暖

軟滑的乳房。



『是……是下邊……現在好像又在發癢了。』綺玲紅著臉說。



『你躺在手術椅上,讓我瞧一下吧。』黃醫生喘著氣說。



綺玲靦腆地點一下頭,便站了起來,但她才站直身子,身上的裙子便跌到腳

下,晶瑩雪白的身體便盡現眼前,除了胯下的奶油色三角內褲外,身上便再沒有

其他的衣物,羞的她嚶嚀一聲,一手抱著胸前,一手便要把裙子拉上來,狼狽中

卻是格外誘惑,把醫生瞧的雙目放光,血脈沸騰。



可是接著綺玲卻好像若有所悟似的嫣然一笑,不獨沒有再遮掩那使人目眩的

裸體,還大方地把腹下僅餘的屏障也脫了下來,然後婀娜多姿地走到手術椅前面

,鶯聲嚦嚦地說︰『醫生,是不是躺在這兒?』



她的聲音使發呆的黃醫生驚醒過來,他咬一咬舌尖,使自已回復神智說︰『

是……是,我現在便來給你檢驗了。』



黃醫生起身時,發覺胯下漲的難過,只好悄悄探手在褲襠上整理一下,然後

蹣跚地走到手術椅旁邊。



綺玲雖然合著腿,可是那迷人的禁地卻是全無遮掩,瞧的黃醫生不能自持。



他顫著手把手術椅的腳踏拉了出來,便把綺玲的粉腿張開擱在上面。



粉腿上那滑膩如絲的肌膚,使黃醫生情不自禁地在上面輕輕地捏了一下,才

戀戀不捨地放開手來。



這時綺玲中門大開,平坦的小腹下面,芳草菲菲,中間一抹嫣紅,緊閉的肉

唇中間,還彷彿泛著晶瑩的水光。



『噢……又發癢了……是這兒……是裡邊發癢!』



綺玲呻吟一聲,玉掌便探到腹下,在那迷人的洞穴上撫摸著叫。



『你……你別動,讓我瞧一下!』



黃醫生啞著聲拉開綺玲的玉手,雙手扶著她的腿彎,便在她的身下檢視著。



『……喔……很癢……噢……讓我抓一下……我快要癢死了!』



綺玲在手術椅上蠕動著,纖纖玉指卻伸到腹下,在桃唇上撥弄著。



『你忍一下,這樣我可瞧不清楚。』



黃醫生發急地叫,胸腹裡的熊熊慾火卻是燒的更是熾熱。



『醫生……我實在受不了……你……你救救我吧!』綺玲發狠地在腹下抓了

幾下叫道。



黃醫生咬一咬牙,便用腳踏上的皮帶,把綺玲的粉腿縛緊,接著也用皮帶把

她的玉腕也縛在手術椅的扶手上。



『醫生……你……你干什麼?』



綺玲緊張地叫,她手腳被縛,便好似待宰的羔羊,完全不能動彈。



『你忍著一點,我檢驗過後便放開你。』



黃醫生吸了一氣,手掌覆在微賁的桃丘上撫摸著說︰『是這兒癢嗎?』



『是……是……請你給我抓一下吧!』綺玲夢囈似的叫。



『這樣好點沒有?』醫生彈琴似的搔弄著說。



『不……噢……還癢……大力一點……裡邊可癢的很!』綺玲喘著氣道。



『讓我瞧一下!』



黃醫生分開綺玲那緊閉著的朱唇,手指卻貪婪地在嬌嫩的肉唇上撥弄。



粉紅色的陰道裡一片濡濕,陰道口的情核更是漲卜卜的,使人垂涎欲滴,這

時他慾火迷心,檢驗也完全變質了。



『這兒癢不癢?』黃醫生在綺玲的陰蒂上輕輕搓捏著說。



『癢呀……喔……給我挖一下……裡邊也癢死了!』綺玲在手術椅上掙扎著

叫。



『是這樣嗎?』黃醫生伸出中指慢慢地扣了進去︰『這樣好點麼?』



溫暖柔嫩的肉壁緊緊包裹著黃醫生的手指,使他舒服的想縱聲大叫。



『挖進去!……噢……用力一點……噢……不要停……!』



綺玲忘形地叫,纖腰不住弓起,迎接著黃醫生的入侵。



黃醫生興奮地扣挖著,另一隻手卻不住在綺玲那修長的粉腿上愛撫著。



『給我……求你……求你用根大一點的搗進去……哎唷……浪死我了!』綺

玲急劇地扭動著身子叫。



黃醫生實在也按捺不住,他探手拉下褲煉,拔出如怒蛙勃起的雞巴,便要騰

身而上,發洩體裡的慾火。



就在黃醫生要長驅直進時,忽地有人破門而入,跟著一陣耀目的閃光,使他

差點睜不開眼睛,到黃醫生定過神來,才發覺身前站著一個男人,手中拿著攝影

機,望著他在冷笑。



『金貴,快點解開我,這衰醫生非禮我!』綺玲急叫著說。



這時黃醫生知道墮入陷阱裡,只好俯首不語。



※ ※ ※ ※ ※



『貴哥,你這麼晚才進來,剛才可讓那鹹濕醫生欺負死我了!』綺玲埋怨著

說。



她這時已和金貴回到家裡,俏臉上還是紅撲撲的,倍覺艷麗。



『我可要待適當的時機才能動手,要不然便功虧一簣了。』金貴解釋著說。



『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人家身體不好,你要再不進來,我可不知如何是

好了。』綺玲嗔道。



原來她天生荏弱,床第上難堪風浪,剛才讓黃醫生那樣逗弄,實在使她吃不

消。



『哦……我明白了,待我好好地給你樂一趟,以作補償吧!』



金貴涎著臉便把綺玲按倒床上,便要去解她的衣服。



『不……貴哥,先讓我們商量一下吧!』



綺玲掙脫他的擁抱,坐起來說︰『我們還是找其他的法子去籌錢吧,淨是這

樣,我可太吃虧了。』



『唉,要是有其他的法子,我可也捨不得要你犧牲色相。』



金貴歎了一口氣道︰『只有用這些旁門左道,才可以盡快還錢給貴利王,要

是拖下去,單是利息我們便吃不消了。而且貴利王心狠手辣,要是還不出錢來,

他一定會打死我的,我可不是怕死,只怕你孤零零一個人,那我死也不瞑目。』



『不,我不許你說這些!』



綺玲掩著金貴的嘴,伏在他的胸膛上流著淚說︰『都是我累了你!』





無碼成人光碟,通通便宜給您







原來綺玲本來在一間餐廳做女侍應,認識了金貴後,便讓他的花言巧語弄的

死心塌地,一心與他雙宿雙棲,怎料寡母忽然洩上惡疾,山窮水盡的時候,金貴

挺身而出,給她籌措醫藥費,後來綺玲母親終告不治,綺玲傷心之餘,才知道那

些錢是高利貸,為了還債,在金貴的聳恿下,綺玲把心一橫,才答應金貴利用桃

色陷阱,去詐騙金錢。



『好了,大家都別說了,現在讓我慰勞你吧!』



金貴狡猾地暗笑一聲,便把綺玲推倒床上。



綺玲想到愛郎情重,再加上剛才也讓黃醫生弄的春心蕩漾,自然不會抗拒,

遂含羞閉上美目,任由愛郎為所欲為。



在金貴純熟的調情手段下,不用多少功夫,綺玲便給弄的媚眼如絲,春情勃

發,身子難耐地在床上蠕動,口裡還哼唧著使人銷魂的聲音。



『好哥哥……別再戲弄我了……噢……給我吧……我要你呀!』綺玲忘形地

叫了起來。



她這時羅襦半解,身上的衣服已經失去蔽體的功用,金貴刁鑽地含著那豐滿

的乳房,在上面或咬或吮。



裙子翻起到腰際,內褲卻褪到滕下,金貴的手掌不獨覆在她的玉阜上撫弄撩

撥,其中的一隻手指更深深埋在她的體內,在裡邊翻騰逗弄。



就在兩人情興正濃,如膠似漆的時候,忽然聽的外邊有人把大門擂的震天價

響,惱的金貴咒罵連聲,不得已舍下綺玲出去開門。



綺玲留在床上,待他打發來人後,再來行雲布雨。



聽見大門打開的聲音,綺玲還是不為已甚,繼續嬌 地臥在床上,回味著金

貴那些使她迷醉的詔調情妙手。



但是當外邊傳來一陣嘈吵,還有打碎東西的聲音時,綺玲感覺不妥,慌忙穿

上內褲,隨便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便走出房間看看發出什麼事。



外邊的情景卻駭的綺玲目瞪口呆,只見三個凶神惡煞的大漢,正把金貴按在

地上,拳腳交加,把他打的叫苦連天。



綺玲呆了一呆,尖聲叫道︰『停手,別打呀……你們干什麼?』



這時屋外走進一個人,綺玲擡頭一看,差點便叫了起來,原來進來的便是黃

醫生。



『嘿,你們這對狗男女,也不打聽一下我是誰,便來勒索?』



黃醫生寒著聲說︰『錢在那兒?』



金貴還要說話,那些惡漢卻立即揮拳相向,打的他慘叫連聲,綺玲急的淚花

直冒,慌忙把從黃醫生敲詐得來的金錢取過,雙手捧到他的身前,泣道︰『都在

這兒了,求你叫他們住手吧!』



黃醫生探手奪過,冷笑道︰『哪有這樣便宜?』



他接著便向那幾個惡漢說︰『現在我先走,你們懂怎樣做吧。』



幾個惡漢答應一聲,黃醫生便轉身而去,還隨手關上大門。



原來這黃醫生可不是善男信女,他是一個黑道大哥的私家醫生,綺玲等離去

後,他便著人暗中跟縱,然後召人出頭。



『你們真是不識死活,黃醫生也敢冒犯?』



一個惡漢說︰『來吧,先把這個男的打折雙腿,再慢慢教訓這個女的。』



這時金貴已給他們打的奄奄一息,想逃走也是無能為力,綺玲駭的伏在他的

身上,用身體護著金貴,悲聲求饒。



綺玲伏在地上,裙子翻了起來,露出那雙雪白修長的粉腿,把那幾個惡漢瞧

的雙目發光,綺玲卻也無暇整理,只是淒涼地哀求他們手下留情。



『嗚嗚……求你們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們這一趟吧!』綺玲跪在地上哭道。



幾個惡漢相顧詭笑,然後說︰『把男的縛起來吧。』



於是其中一人便拉開綺玲,另外兩個便找來繩索,把金貴五花大縛,然後扔

入廚房裡。



他們把金貴縛起來時,綺玲以為他們預備橫施毒手,遂急的放聲大哭,幾次

要撲上去以身相護,可是制著她的大漢孔武有力,使她只能眼巴巴看著金貴給縛

的結實,待他們把金貴關在廚房,目灼灼地圍在她的身畔時,綺玲才感到不妙,

顫著聲叫︰『你們……你們干什麼?求你們放過我們吧!』



『怪不得黃醫生會栽在這雌兒手裡,就是我呀,也會給她迷的死死的。』



『是呀,你看她應大的大,應小的小,真是我見猶憐!』



幾個大漢七嘴八舌地評頭品足,使綺玲愈聽愈驚,不顧一切地跳了起來,便

要奪門而出。



『走?你能走到那兒!』



一個大漢怪叫著便從後把她抱緊,蒲扇似的大手還放肆地按在那高聳的胸脯

上。



綺玲駭的尖聲大叫,沒命掙扎。



『閉嘴,你再吵我便把你也縛起來!』抱著綺玲的大漢發狠地在她的胸脯上

捏了一把道。



『黃醫生說你的浪 發癢,傳了我們一條秘方,來給你治病的。』另一個大

漢涎著臉說。



『不要呀……嗚嗚……不要……求你們放過我吧!』



綺玲沒命地掙扎,她已經知道這幾個惡客要如何對付她了。



『你識相的便讓我們和你樂個痛快,要不然,我便先當著你臉前,敲跛那小

白臉的雙腿,然後讓他看著我們怎樣搗爛你的浪 !』



最後一個惡狠狠地叫。



綺玲聽的如墮冰窟,眼淚也如斷線珍珠般汨汨而下,知道必定不能倖免。



抱著她的大漢見她停止了掙扎,便呼嘯一聲,說︰『別嚇壞我們的美人兒吧

,來,讓我們尋樂子去吧!』



他們簇擁著綺玲走進臥室,然後把她拋在床上。



『這陽台可真寬敞,足夠我們大演身手了!』一個大漢歡呼著說。



『你是自己脫衣服,還是讓我們服侍你?』另一個大漢瞪視著綺玲說。



『……不……嗚嗚……不要……!』綺玲心膽俱裂,雙手護著胸前,身子縮

在床上的一角叫。



『人家怕羞嘛,來,讓我先脫為敬。』



一個大漢興奮地便把身上的衣服脫下。



『說的好,那便讓我們先脫衣服吧。』



其他的兩個大漢也忙不叠地把衣服脫去。



轉眼間,三個赤身露體的男人便出現在綺玲眼前,他們目泛淫光,口中桀桀

怪笑,最恐怖的還是胯下的肉棒正在張牙舞爪,躍躍欲試。



『你的浪 不是很癢麼?現在我們來給你煞癢了!』



一個大漢握著胯下肉棒在綺玲眼前搖動著叫。



『不……不要……嗚嗚……求你……求你們放過我吧!』



綺玲恐怖的尖聲狂叫,身子卻緊緊縮成一團。



『啪!臭賤人!你再叫我便用刀給你在臉上寫幾個字!』



一個大漢凶狠地便打了綺玲一記耳光,打的她眼前金星亂冒,也使她知道叫

喊也是沒用。



『剝了她的衣服吧!』另外一個大漢叫。



綺玲掩在胸前的玉手給張開了,跟著『列帛』一聲,那單薄的衣裙便給撕了

下來,使她身上只剩下奶油色的尼龍布片遮著那方寸之地。



『架起她,讓我驗一下她的浪 !』那個領頭的大漢吩咐道。



其他兩人呼嘯一聲,各自單膝跪在床上,硬把綺玲架起,讓她的纖腰擱在他

們的膝蓋上,接著他們還一人執著綺玲的一隻足踝,把粉腿張開,也使她的下身

朝天聳起,任人魚肉。



這時綺玲已經放棄了反抗,只是淒涼地哭叫著,心裡渴望這只是一個噩夢,

更祈求這噩夢能盡快過去。



那片差不多透明的尼龍布繃在綺玲腹下,透過薄薄的布片,她的下身簡直是

纖毫畢現,可是綺玲知道就算密實一點,最後也要給這些惡漢脫下來的,果然她

還未轉過念頭,便下身一涼,身上最後的屏障也給撕下來了。



『她的奶子結實豐滿,而且大小適中,要是婊子,我可不惜千金。』



捉著綺玲左邊足踝的大漢握著她的粉乳搓捏著叫。



『有什麼好?婊子也要花錢,還是現在我喜歡怎樣玩便怎樣玩便宜的多了!





另外一個大漢也不吃虧,在綺玲另一邊的乳房玩弄著叫。



這時蹲在綺玲身下的大漢在她的下體指點著說︰『浪蹄子,是不是這兒發癢

呀?』



『她那兩片肉唇緊緊的夾在一起,可瞧不清楚哩!』



『那還不容易,待我費點勁便成了!』



接著綺玲感到下身刺痛,知道身體已讓人強行張開。



『你裡邊一定發癢了,待我給你搔一下吧。』



那個大漢豎起中指,抵在粉紅色的肉縫中,手上使勁,便扣了進去。



『嗚嗚……不……痛呀!』



這樣的羞辱實在使綺玲痛不欲生,悲鳴不已。



『一插便進去了,裡邊是汪洋大海麼?』



『你真不長眼睛,看她的樣子便知道還是十分嫩口,還沒有殘哩!』



『她還是十分緊湊,只是我們弄的她過癮,春情氾濫,淫水長流吧!』



那大漢肉緊地在綺玲的下體裡掏挖著叫︰『一隻手指是剛剛好,送多一隻,

便使她樂透了。』



他把食中二指捏在一起發狠地探了進去。



綺玲的陰道裡幸好還殘存著剛才與金貴一起時動情的分泌,所以雖然他把兩

只手指插了進去,總算沒有給她帶來更大的痛楚,但是身體上最神秘最嬌嫩的地

方給人如斯狎侮,卻使她比死還要難過。



可是在他們的恐嚇下,綺玲不敢反抗,只能含著淚逆來順受,而且手腳都給

這幾個豺狼似的大漢牢牢按緊,就算想拚死反抗,也是有心無力。



那幾個大漢一個接一個地用手指在綺玲的身體裡扣挖,痛的她泠汗直冒,號

哭不己。



『這個浪蹄子,上邊哭個不亦樂乎,下邊卻是笑口常開,把我的指頭弄的一

塌糊塗。』



最後的大漢玩弄了一會,才拔出手指,在她的裸體上揩抹著說︰『單用手指

是不過癮的,讓我用大雞巴給你插一下吧!』



他把綺玲的雙腿架在肩上,握著勃起的肉棒,便朝著綺玲的禁地送了進去。



另外兩個大漢也繼續手口並用在她的身體上玩弄戲侮。



他們如狼似虎地把綺玲輪番摧殘,盡情侮辱,可憐綺玲天生弱質,隨便一個

也使她應付不了,讓人如此蹂躪,更使她苦不堪言,死去活來,她終於在嚎哭聲

中,便暈迷過去。



※ ※ ※ ※ ※



綺玲醒來的時候,四週一片寂靜,她不過軟弱地移動一下,卻感覺渾身酸痛

,下體更好像火燒一樣,勉強支起身子一看,只見下身紅腫一片,穢漬狼藉,難

過的她放聲大哭。



綺玲哭了一會,才記起金貴不知生死,慌忙掙扎下床,強忍傷痛,找尋愛侶

。在廚房裡,金貴奄奄一息地伏在地上,身體遍體鱗傷,幸好尚有氣息,綺玲把

他解開後,便伏在他的身上嚎啕大哭。



金貴喘了幾口氣,才軟語相勸,心裡卻暗歎倒黴,竟然惹上黃醫生這個燙山

芋。



他們休息了好幾天,身體的創傷才痊癒過來,可是綺玲心裡卻永遠留下慘痛

的一頁,再也不敢設下這樣的桃色陷阱了。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蒙面奸魔事件簿1-3
綺玲打扮的花枝招展,風情萬種地坐在黃醫生身前,橙黃色的衣裙突出了那

誘人的曲線,尤其是胸前隱約見到微微凸起的菩蕾,使人知道她沒有掛上胸圍,

瞧的黃醫生目瞪口呆,差點流出口水來。



綺玲風姿綽約地攏一下秀 ,高聳的胸脯有意無意地抖了一下,才楚楚可憐

地說︰『醫生,我近日不知為什麼身子常常癢的不可開交,可折騰死我了。』



黃醫生定一定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金太太,你哪兒癢?』



『我……我渾身都癢,晚上尤其是癢的利害。』綺玲蹙著秀眉說。



『你解開衣服,讓我給你檢查一下吧。』



黃醫生取過聽診器,心裡暗歎今日艷福無邊,可以遇上一個這樣漂亮的女病

人。



綺玲羞人答答地拉下衣後的拉煉,香肩優雅地扭了一下,衣服便褪到腰下,

使人目眩的胴體便暴露在空氣之中。



她真的沒有掛上胸圍,胸脯上挺立著驕人的肉球,在燈下輕輕抖動,峰巒上

粉紅色的肉粒,使黃醫生瞧的眼裡噴火。



他顫著手把聽診器放在綺玲那羊脂白玉似的身體上,努力壓制著胸腹中澎湃

的慾火。



『哎唷!』



當聽診器貼在綺玲的乳房上時,她嬌哼一聲,身子顫動一下,便把身子退了

開去,移動時那軟綿綿的肉團,還揩在黃醫生的手背上。



『什麼事?』黃醫生心裡一震,問道。



『你的聽診器好像雪一般冷。』綺玲皺著眉說。



黃醫生尷尬地乾笑幾聲,把聽診器在手掌上擦了幾下,便又再往綺玲的胸脯

上按下去。



黃醫生細心地在綺玲的胸脯上檢驗了幾遍,還用手在肉團上撫弄了一會,才

歎了一口氣說︰『好像沒有什麼事呀,究竟那兒癢的最難受?』



他感到臉上發熱,因為他知道自己後來已不是在檢驗,而是在享受著那溫暖

軟滑的乳房。



『是……是下邊……現在好像又在發癢了。』綺玲紅著臉說。



『你躺在手術椅上,讓我瞧一下吧。』黃醫生喘著氣說。



綺玲靦腆地點一下頭,便站了起來,但她才站直身子,身上的裙子便跌到腳

下,晶瑩雪白的身體便盡現眼前,除了胯下的奶油色三角內褲外,身上便再沒有

其他的衣物,羞的她嚶嚀一聲,一手抱著胸前,一手便要把裙子拉上來,狼狽中

卻是格外誘惑,把醫生瞧的雙目放光,血脈沸騰。



可是接著綺玲卻好像若有所悟似的嫣然一笑,不獨沒有再遮掩那使人目眩的

裸體,還大方地把腹下僅餘的屏障也脫了下來,然後婀娜多姿地走到手術椅前面

,鶯聲嚦嚦地說︰『醫生,是不是躺在這兒?』



她的聲音使發呆的黃醫生驚醒過來,他咬一咬舌尖,使自已回復神智說︰『

是……是,我現在便來給你檢驗了。』



黃醫生起身時,發覺胯下漲的難過,只好悄悄探手在褲襠上整理一下,然後

蹣跚地走到手術椅旁邊。



綺玲雖然合著腿,可是那迷人的禁地卻是全無遮掩,瞧的黃醫生不能自持。



他顫著手把手術椅的腳踏拉了出來,便把綺玲的粉腿張開擱在上面。



粉腿上那滑膩如絲的肌膚,使黃醫生情不自禁地在上面輕輕地捏了一下,才

戀戀不捨地放開手來。



這時綺玲中門大開,平坦的小腹下面,芳草菲菲,中間一抹嫣紅,緊閉的肉

唇中間,還彷彿泛著晶瑩的水光。



『噢……又發癢了……是這兒……是裡邊發癢!』



綺玲呻吟一聲,玉掌便探到腹下,在那迷人的洞穴上撫摸著叫。



『你……你別動,讓我瞧一下!』



黃醫生啞著聲拉開綺玲的玉手,雙手扶著她的腿彎,便在她的身下檢視著。



『……喔……很癢……噢……讓我抓一下……我快要癢死了!』



綺玲在手術椅上蠕動著,纖纖玉指卻伸到腹下,在桃唇上撥弄著。



『你忍一下,這樣我可瞧不清楚。』



黃醫生發急地叫,胸腹裡的熊熊慾火卻是燒的更是熾熱。



『醫生……我實在受不了……你……你救救我吧!』綺玲發狠地在腹下抓了

幾下叫道。



黃醫生咬一咬牙,便用腳踏上的皮帶,把綺玲的粉腿縛緊,接著也用皮帶把

她的玉腕也縛在手術椅的扶手上。



『醫生……你……你干什麼?』



綺玲緊張地叫,她手腳被縛,便好似待宰的羔羊,完全不能動彈。



『你忍著一點,我檢驗過後便放開你。』



黃醫生吸了一氣,手掌覆在微賁的桃丘上撫摸著說︰『是這兒癢嗎?』



『是……是……請你給我抓一下吧!』綺玲夢囈似的叫。



『這樣好點沒有?』醫生彈琴似的搔弄著說。



『不……噢……還癢……大力一點……裡邊可癢的很!』綺玲喘著氣道。



『讓我瞧一下!』



黃醫生分開綺玲那緊閉著的朱唇,手指卻貪婪地在嬌嫩的肉唇上撥弄。



粉紅色的陰道裡一片濡濕,陰道口的情核更是漲卜卜的,使人垂涎欲滴,這

時他慾火迷心,檢驗也完全變質了。



『這兒癢不癢?』黃醫生在綺玲的陰蒂上輕輕搓捏著說。



『癢呀……喔……給我挖一下……裡邊也癢死了!』綺玲在手術椅上掙扎著

叫。



『是這樣嗎?』黃醫生伸出中指慢慢地扣了進去︰『這樣好點麼?』



溫暖柔嫩的肉壁緊緊包裹著黃醫生的手指,使他舒服的想縱聲大叫。



『挖進去!……噢……用力一點……噢……不要停……!』



綺玲忘形地叫,纖腰不住弓起,迎接著黃醫生的入侵。



黃醫生興奮地扣挖著,另一隻手卻不住在綺玲那修長的粉腿上愛撫著。



『給我……求你……求你用根大一點的搗進去……哎唷……浪死我了!』綺

玲急劇地扭動著身子叫。



黃醫生實在也按捺不住,他探手拉下褲煉,拔出如怒蛙勃起的雞巴,便要騰

身而上,發洩體裡的慾火。



就在黃醫生要長驅直進時,忽地有人破門而入,跟著一陣耀目的閃光,使他

差點睜不開眼睛,到黃醫生定過神來,才發覺身前站著一個男人,手中拿著攝影

機,望著他在冷笑。



『金貴,快點解開我,這衰醫生非禮我!』綺玲急叫著說。



這時黃醫生知道墮入陷阱裡,只好俯首不語。



※ ※ ※ ※ ※



『貴哥,你這麼晚才進來,剛才可讓那鹹濕醫生欺負死我了!』綺玲埋怨著

說。



她這時已和金貴回到家裡,俏臉上還是紅撲撲的,倍覺艷麗。



『我可要待適當的時機才能動手,要不然便功虧一簣了。』金貴解釋著說。



『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人家身體不好,你要再不進來,我可不知如何是

好了。』綺玲嗔道。



原來她天生荏弱,床第上難堪風浪,剛才讓黃醫生那樣逗弄,實在使她吃不

消。



『哦……我明白了,待我好好地給你樂一趟,以作補償吧!』



金貴涎著臉便把綺玲按倒床上,便要去解她的衣服。



『不……貴哥,先讓我們商量一下吧!』



綺玲掙脫他的擁抱,坐起來說︰『我們還是找其他的法子去籌錢吧,淨是這

樣,我可太吃虧了。』



『唉,要是有其他的法子,我可也捨不得要你犧牲色相。』



金貴歎了一口氣道︰『只有用這些旁門左道,才可以盡快還錢給貴利王,要

是拖下去,單是利息我們便吃不消了。而且貴利王心狠手辣,要是還不出錢來,

他一定會打死我的,我可不是怕死,只怕你孤零零一個人,那我死也不瞑目。』



『不,我不許你說這些!』



綺玲掩著金貴的嘴,伏在他的胸膛上流著淚說︰『都是我累了你!』





無碼成人光碟,通通便宜給您







原來綺玲本來在一間餐廳做女侍應,認識了金貴後,便讓他的花言巧語弄的

死心塌地,一心與他雙宿雙棲,怎料寡母忽然洩上惡疾,山窮水盡的時候,金貴

挺身而出,給她籌措醫藥費,後來綺玲母親終告不治,綺玲傷心之餘,才知道那

些錢是高利貸,為了還債,在金貴的聳恿下,綺玲把心一橫,才答應金貴利用桃

色陷阱,去詐騙金錢。



『好了,大家都別說了,現在讓我慰勞你吧!』



金貴狡猾地暗笑一聲,便把綺玲推倒床上。



綺玲想到愛郎情重,再加上剛才也讓黃醫生弄的春心蕩漾,自然不會抗拒,

遂含羞閉上美目,任由愛郎為所欲為。



在金貴純熟的調情手段下,不用多少功夫,綺玲便給弄的媚眼如絲,春情勃

發,身子難耐地在床上蠕動,口裡還哼唧著使人銷魂的聲音。



『好哥哥……別再戲弄我了……噢……給我吧……我要你呀!』綺玲忘形地

叫了起來。



她這時羅襦半解,身上的衣服已經失去蔽體的功用,金貴刁鑽地含著那豐滿

的乳房,在上面或咬或吮。



裙子翻起到腰際,內褲卻褪到滕下,金貴的手掌不獨覆在她的玉阜上撫弄撩

撥,其中的一隻手指更深深埋在她的體內,在裡邊翻騰逗弄。



就在兩人情興正濃,如膠似漆的時候,忽然聽的外邊有人把大門擂的震天價

響,惱的金貴咒罵連聲,不得已舍下綺玲出去開門。



綺玲留在床上,待他打發來人後,再來行雲布雨。



聽見大門打開的聲音,綺玲還是不為已甚,繼續嬌 地臥在床上,回味著金

貴那些使她迷醉的詔調情妙手。



但是當外邊傳來一陣嘈吵,還有打碎東西的聲音時,綺玲感覺不妥,慌忙穿

上內褲,隨便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便走出房間看看發出什麼事。



外邊的情景卻駭的綺玲目瞪口呆,只見三個凶神惡煞的大漢,正把金貴按在

地上,拳腳交加,把他打的叫苦連天。



綺玲呆了一呆,尖聲叫道︰『停手,別打呀……你們干什麼?』



這時屋外走進一個人,綺玲擡頭一看,差點便叫了起來,原來進來的便是黃

醫生。



『嘿,你們這對狗男女,也不打聽一下我是誰,便來勒索?』



黃醫生寒著聲說︰『錢在那兒?』



金貴還要說話,那些惡漢卻立即揮拳相向,打的他慘叫連聲,綺玲急的淚花

直冒,慌忙把從黃醫生敲詐得來的金錢取過,雙手捧到他的身前,泣道︰『都在

這兒了,求你叫他們住手吧!』



黃醫生探手奪過,冷笑道︰『哪有這樣便宜?』



他接著便向那幾個惡漢說︰『現在我先走,你們懂怎樣做吧。』



幾個惡漢答應一聲,黃醫生便轉身而去,還隨手關上大門。



原來這黃醫生可不是善男信女,他是一個黑道大哥的私家醫生,綺玲等離去

後,他便著人暗中跟縱,然後召人出頭。



『你們真是不識死活,黃醫生也敢冒犯?』



一個惡漢說︰『來吧,先把這個男的打折雙腿,再慢慢教訓這個女的。』



這時金貴已給他們打的奄奄一息,想逃走也是無能為力,綺玲駭的伏在他的

身上,用身體護著金貴,悲聲求饒。



綺玲伏在地上,裙子翻了起來,露出那雙雪白修長的粉腿,把那幾個惡漢瞧

的雙目發光,綺玲卻也無暇整理,只是淒涼地哀求他們手下留情。



『嗚嗚……求你們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們這一趟吧!』綺玲跪在地上哭道。



幾個惡漢相顧詭笑,然後說︰『把男的縛起來吧。』



於是其中一人便拉開綺玲,另外兩個便找來繩索,把金貴五花大縛,然後扔

入廚房裡。



他們把金貴縛起來時,綺玲以為他們預備橫施毒手,遂急的放聲大哭,幾次

要撲上去以身相護,可是制著她的大漢孔武有力,使她只能眼巴巴看著金貴給縛

的結實,待他們把金貴關在廚房,目灼灼地圍在她的身畔時,綺玲才感到不妙,

顫著聲叫︰『你們……你們干什麼?求你們放過我們吧!』



『怪不得黃醫生會栽在這雌兒手裡,就是我呀,也會給她迷的死死的。』



『是呀,你看她應大的大,應小的小,真是我見猶憐!』



幾個大漢七嘴八舌地評頭品足,使綺玲愈聽愈驚,不顧一切地跳了起來,便

要奪門而出。



『走?你能走到那兒!』



一個大漢怪叫著便從後把她抱緊,蒲扇似的大手還放肆地按在那高聳的胸脯

上。



綺玲駭的尖聲大叫,沒命掙扎。



『閉嘴,你再吵我便把你也縛起來!』抱著綺玲的大漢發狠地在她的胸脯上

捏了一把道。



『黃醫生說你的浪 發癢,傳了我們一條秘方,來給你治病的。』另一個大

漢涎著臉說。



『不要呀……嗚嗚……不要……求你們放過我吧!』



綺玲沒命地掙扎,她已經知道這幾個惡客要如何對付她了。



『你識相的便讓我們和你樂個痛快,要不然,我便先當著你臉前,敲跛那小

白臉的雙腿,然後讓他看著我們怎樣搗爛你的浪 !』



最後一個惡狠狠地叫。



綺玲聽的如墮冰窟,眼淚也如斷線珍珠般汨汨而下,知道必定不能倖免。



抱著她的大漢見她停止了掙扎,便呼嘯一聲,說︰『別嚇壞我們的美人兒吧

,來,讓我們尋樂子去吧!』



他們簇擁著綺玲走進臥室,然後把她拋在床上。



『這陽台可真寬敞,足夠我們大演身手了!』一個大漢歡呼著說。



『你是自己脫衣服,還是讓我們服侍你?』另一個大漢瞪視著綺玲說。



『……不……嗚嗚……不要……!』綺玲心膽俱裂,雙手護著胸前,身子縮

在床上的一角叫。



『人家怕羞嘛,來,讓我先脫為敬。』



一個大漢興奮地便把身上的衣服脫下。



『說的好,那便讓我們先脫衣服吧。』



其他的兩個大漢也忙不叠地把衣服脫去。



轉眼間,三個赤身露體的男人便出現在綺玲眼前,他們目泛淫光,口中桀桀

怪笑,最恐怖的還是胯下的肉棒正在張牙舞爪,躍躍欲試。



『你的浪 不是很癢麼?現在我們來給你煞癢了!』



一個大漢握著胯下肉棒在綺玲眼前搖動著叫。



『不……不要……嗚嗚……求你……求你們放過我吧!』



綺玲恐怖的尖聲狂叫,身子卻緊緊縮成一團。



『啪!臭賤人!你再叫我便用刀給你在臉上寫幾個字!』



一個大漢凶狠地便打了綺玲一記耳光,打的她眼前金星亂冒,也使她知道叫

喊也是沒用。



『剝了她的衣服吧!』另外一個大漢叫。



綺玲掩在胸前的玉手給張開了,跟著『列帛』一聲,那單薄的衣裙便給撕了

下來,使她身上只剩下奶油色的尼龍布片遮著那方寸之地。



『架起她,讓我驗一下她的浪 !』那個領頭的大漢吩咐道。



其他兩人呼嘯一聲,各自單膝跪在床上,硬把綺玲架起,讓她的纖腰擱在他

們的膝蓋上,接著他們還一人執著綺玲的一隻足踝,把粉腿張開,也使她的下身

朝天聳起,任人魚肉。



這時綺玲已經放棄了反抗,只是淒涼地哭叫著,心裡渴望這只是一個噩夢,

更祈求這噩夢能盡快過去。



那片差不多透明的尼龍布繃在綺玲腹下,透過薄薄的布片,她的下身簡直是

纖毫畢現,可是綺玲知道就算密實一點,最後也要給這些惡漢脫下來的,果然她

還未轉過念頭,便下身一涼,身上最後的屏障也給撕下來了。



『她的奶子結實豐滿,而且大小適中,要是婊子,我可不惜千金。』



捉著綺玲左邊足踝的大漢握著她的粉乳搓捏著叫。



『有什麼好?婊子也要花錢,還是現在我喜歡怎樣玩便怎樣玩便宜的多了!





另外一個大漢也不吃虧,在綺玲另一邊的乳房玩弄著叫。



這時蹲在綺玲身下的大漢在她的下體指點著說︰『浪蹄子,是不是這兒發癢

呀?』



『她那兩片肉唇緊緊的夾在一起,可瞧不清楚哩!』



『那還不容易,待我費點勁便成了!』



接著綺玲感到下身刺痛,知道身體已讓人強行張開。



『你裡邊一定發癢了,待我給你搔一下吧。』



那個大漢豎起中指,抵在粉紅色的肉縫中,手上使勁,便扣了進去。



『嗚嗚……不……痛呀!』



這樣的羞辱實在使綺玲痛不欲生,悲鳴不已。



『一插便進去了,裡邊是汪洋大海麼?』



『你真不長眼睛,看她的樣子便知道還是十分嫩口,還沒有殘哩!』



『她還是十分緊湊,只是我們弄的她過癮,春情氾濫,淫水長流吧!』



那大漢肉緊地在綺玲的下體裡掏挖著叫︰『一隻手指是剛剛好,送多一隻,

便使她樂透了。』



他把食中二指捏在一起發狠地探了進去。



綺玲的陰道裡幸好還殘存著剛才與金貴一起時動情的分泌,所以雖然他把兩

只手指插了進去,總算沒有給她帶來更大的痛楚,但是身體上最神秘最嬌嫩的地

方給人如斯狎侮,卻使她比死還要難過。



可是在他們的恐嚇下,綺玲不敢反抗,只能含著淚逆來順受,而且手腳都給

這幾個豺狼似的大漢牢牢按緊,就算想拚死反抗,也是有心無力。



那幾個大漢一個接一個地用手指在綺玲的身體裡扣挖,痛的她泠汗直冒,號

哭不己。



『這個浪蹄子,上邊哭個不亦樂乎,下邊卻是笑口常開,把我的指頭弄的一

塌糊塗。』



最後的大漢玩弄了一會,才拔出手指,在她的裸體上揩抹著說︰『單用手指

是不過癮的,讓我用大雞巴給你插一下吧!』



他把綺玲的雙腿架在肩上,握著勃起的肉棒,便朝著綺玲的禁地送了進去。



另外兩個大漢也繼續手口並用在她的身體上玩弄戲侮。



他們如狼似虎地把綺玲輪番摧殘,盡情侮辱,可憐綺玲天生弱質,隨便一個

也使她應付不了,讓人如此蹂躪,更使她苦不堪言,死去活來,她終於在嚎哭聲

中,便暈迷過去。



※ ※ ※ ※ ※



綺玲醒來的時候,四週一片寂靜,她不過軟弱地移動一下,卻感覺渾身酸痛

,下體更好像火燒一樣,勉強支起身子一看,只見下身紅腫一片,穢漬狼藉,難

過的她放聲大哭。



綺玲哭了一會,才記起金貴不知生死,慌忙掙扎下床,強忍傷痛,找尋愛侶

。在廚房裡,金貴奄奄一息地伏在地上,身體遍體鱗傷,幸好尚有氣息,綺玲把

他解開後,便伏在他的身上嚎啕大哭。



金貴喘了幾口氣,才軟語相勸,心裡卻暗歎倒黴,竟然惹上黃醫生這個燙山

芋。



他們休息了好幾天,身體的創傷才痊癒過來,可是綺玲心裡卻永遠留下慘痛

的一頁,再也不敢設下這樣的桃色陷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