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被人陷害



原來,柳茹仙先前正在房間裏面沐浴,發覺被人偷窺,連忙穿好衣服追了出來,不知不覺就追到了天池,她在追的過程中,看見那人手中拿著一把劍,這劍柳茹仙當然認識,因為這把劍是她送給大師兄張俊的,她現在見到楊小天手中拿著「清風劍」,心想,劍怎麼會在他的手中,難道他就是偷窺自己沐浴的人嗎?



但是為什麼「清風劍」會在他的手中呢,這劍明明是自己送給大師兄的啊。



「師姐,你怎麼來了?」楊小天好奇的看著柳茹仙,真是越看越喜歡,臉上不由露出一副色狼樣出來,本來他就打算追柳茹仙了,也沒有去想那麼多。



柳茹仙見到楊小天的樣子不屑的哼了一聲,本來楊小天上了天山後,她覺得楊小天長得帥氣,又會說話,所以一直以來都很照顧他,從而有點忽略大師兄張俊,她想大師兄會明白自己的心意的,所以也沒有去管那麼多,今天晚上,她沒有想到自己沐浴會被人偷窺,而且還是拿著「清風劍」,本來她以為是大師兄做的,現在見到「清風劍」在楊小天手中,自然而然想到這事是由楊小天所為,雖然不知道「清風劍」為什麼會在楊小天的手中,但是她內心已經認定。



「我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太讓我失望了。」柳茹仙哼了一聲,準備轉身離開,既然知道是楊小天做的了,她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以後要提防著他就行了。



「你說什麼呢,我怎麼一點也不明白啊?」楊小天覺得有點莫名其妙,自己什麼事情也沒有做,師姐怎麼會這麼說自己呢。



「你自己清楚就行了。」柳茹仙也不想多說,當下冷冷道,看清楊小天的面目就行了,直接轉身離開,留下莫名其妙的楊小天在原地。



第二天早上,柳茹仙找到張俊,「師兄,我送你的『清風劍』怎麼會在師弟手上啊?」原來,柳茹仙回去想了一晚上,覺得事情總有一絲的奇怪,為什麼「清風劍」會在師弟楊小天手中呢,難道是大師兄送給他的,這「清風劍」可是自己送給大師兄的定情信物,來表達自己對師兄的愛意,怎麼突然間在了小師弟手中,所以這件事情必須問清楚。



「師妹,你知道了啊。」張俊歎了口氣道,「前些日子,師弟看見我手中的劍覺得十分喜歡,就向我索要,做為師兄的,又怎麼能不給他呢,畢竟他是最小的師弟嘛。」



「原來是這樣,我是說劍怎麼會在師弟手中。」柳茹仙知道劍是張俊送給楊小天的後,心裏鬆了一口氣,看來昨天晚上的事情的確是楊小天做的,心裏不免討厭起楊小天來,「但是師兄,你明明知道那劍的含義,為什麼要給他呢?」



張俊俊臉微笑的看著柳茹仙道:「師妹的心意,我是知道的,就算沒有劍,也沒有什麼啊,再說小師弟喜歡,我們做師兄姐的,也要多照顧他,如果師妹不高興的話,我就去把劍要回來吧。」



柳茹仙道:「不用了,只要知道師兄的心意就行了。」她一邊說,心裏一邊在想,自己去要回來就行了。



「師妹不怪我嗎?」張俊問道,接著歎了一聲氣,像是表達自己對那寶劍的不舍。



「我幹嘛怪師兄啊。」柳茹仙聽到師兄的歎氣,知道師兄還是不舍得那把寶劍,畢竟那是自己的心意,於是心裏暗忖:「我會把劍拿回來的,不管付出任何代價。」想起昨天晚上楊小天登徒子的模樣她心中已有了計較。



當天晚上,楊小天的心情無比興奮,本來他還打算打動出擊追求三師姐柳茹仙,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柳茹仙會主動約自己,楊小天早早的就來到了相約的地點,柳茹仙終於出現了,看得出來,柳茹仙是經過精心打扮的,比平時更加靚麗嫵媚,今晚穿的是一身緊身的紫色衣裙,把她玲瓏曼妙的身材展現無餘。



楊小天笑道:「不知道師姐約我出來,有什麼事情呢?」



柳茹仙嫵媚的嗔道:「難道約你非要有什麼事情才行啊。」說完附在楊小天耳邊曖昧道:「師弟難道不知道我的心意。」吐氣如蘭,美人幽香傳入鼻中攪得楊小天心中癢癢的。楊小天想不到平時靈秀清雅的三師姐柳茹仙發起媚態來是如此誘人,差點讓他控制不住自己,不過他馬上控制了一下自己,因為他覺得柳茹仙的態度實在是奇怪,平時大家都是相敬如賓,為什麼會突然變化這麼大呢,這中間肯定有問題,於是淡然問道:「我感覺得到你心裏根本就對我沒有意思,師姐就直接說吧,有什麼事情。」



柳茹仙想不到楊小天會如此直接,依舊做著笑臉道:「怎麼會呢,師弟肯定會意錯了。」



楊小天搖了搖頭道:「師姐就直接說吧,師弟我沒有會意錯。」語氣哀絕,極其失望。



見到楊小天執意如此,柳茹仙也不在做笑臉,當下冷然道:「好,我就直接說了,昨天晚上是不是你偷窺我沐浴,還有把你手上的這把劍還給我。」



「什麼?」楊小天一呆,『偷窺沐浴』?自己昨天晚上一直在天池練習武功,後來遇到一個黑衣人送給自己這把劍,自己什麼時候跑去偷窺了啊,「師姐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師弟我昨晚一直在天池這邊。」



「廢話,沒有誤會,肯定是你,我認得你手中的劍。」柳茹仙斷然道,她沒有想到楊小天居然不承認,不由內心更加討厭起楊小天來,「這劍是我送給大師兄的,師兄說前幾日就送給你了,昨天晚上肯定是你,我一定要告訴爹娘,這件事情。」



聽到這裏,楊小天算是明白了過來,自己被人陷害了,陷害他的就是大師兄張俊,他沒有想到張俊會是如此的卑鄙下流無恥,自己上山以來,都在修身養性,居然敢這麼陷害自己的,楊小天心裏不由抓狂起來,他知道現在自己說什麼也沒有用,三師姐柳茹仙心中肯定認定是自己做的,雙眼看著柳茹仙臉上的痛心疾首,幾聲大笑後朗聲道:「我楊小天敢做敢當,的確我對師姐你有愛慕之心,但我不會卑鄙到偷窺你沐浴,既然你說是我做的,我也不想去解釋那麼多,此事天知地知,劍是昨晚一個黑衣人送給我的,既然師姐你說是大師兄送給你的,我現在就還給你,你要告訴師傅師娘盡管去,我楊小天敢做敢當,問心無愧。」



柳茹仙沒有想到楊小天會說出如此大義凜然的話出來,當下愣道:「你這是?」



楊小天自嘲道:「既然此劍師姐說是你送給大師兄的,可見師姐對師兄的情誼,如果此劍在我手中,師姐肯定不會開心,師姐不開心,我拿著此劍又有什麼用呢,只要能讓你開心,我願將劍還給你,但是我還是想說一句,我沒有偷窺你沐浴。」



看著楊小天真摯的眼神,他說的每字每句都震動了柳茹仙的心,正準備說話的時候,一條黑影從離他們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上撲了來,道:「把寶劍拿來。」說話的同時伸手抓向楊小天手中的清風劍。



第十七章 掉入懸崖



楊小天沒有想到此處還有人,隨著黑影的逼近,楊小天巧妙的躲避開來,動作有若行雲流水,順暢無比,此時的他可不是上山時候什麼武功也不會的小子了,體內的火龍果和百年魔神邪功的蘇醒,讓他慢慢變得強大起來,不過黑衣人好像早就猜測到楊小天會這麼躲避,在楊小天躲避的時候,身影一閃,又接近了楊小天,同時手中運氣向楊小天揮了一掌,強大的內力排山倒海的向楊小天襲來,楊小天眼見躲避不了,只好固定在原地運氣在一隻手掌上面,抵抗著黑衣人的進攻,砰的一聲巨響,兩股強大的內力碰撞,把楊小天足足震退了幾步,而旁邊的柳茹仙見到有人襲來,一出手就是天山派的絕學《修生心經》裏面的「幻形腿」,那黑衣人好像知道柳茹仙會攻過來,隨手一揮,柳茹仙就會震退了幾步,好強大的內力啊,柳茹仙心叫不妙,連忙施展輕功來到楊小天的身邊,盯著黑衣人道:「你到底是誰?」此人身形看起來好像極為眼熟,可是她一時間又認不出來。



黑衣人見兩人站在一起,心中惱怒道:「我是誰跟你沒有關係,快點滾開。」



話完就運氣內力向兩人襲去,看樣子,黑衣人明顯想殺兩人。



由於柳茹仙站在楊小天的前面,楊小天眼見內力襲來,怕柳茹仙受到傷害,怒不可竭,道:「你敢傷害她。」左手狠狠打出一掌迎了上去。



又是轟的一聲,強大的內力產生碰撞發出巨大的聲音,楊小天明顯沒有黑衣人厲害,後退幾步後,口中吐出一口鮮血。



柳茹仙見到楊小天的模樣,連忙把楊小天扶住,待楊小天腳步平穩後,一個飛身向黑衣人攻去,不過黑衣人的武功實在太高,兩三下之間,柳茹仙就被打倒在地,柳茹仙不服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運了一下內氣,繼續攻向黑衣人。



黑衣人沒有想到柳茹仙還會進攻自己,心中越發憤怒道:「我本來不想殺你的,這是你自找的。」說著掌上真力運起,碰的一聲,柳茹仙口中『啊』了一聲向面懸崖直墜下去。



旁邊的楊小天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見師姐柳茹仙的身影望懸崖墜去,連忙口中說道:「你居然殺了她。」說完朝黑衣人撲了過來。



此刻黑衣人向是更加火大,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運起內氣,向楊小天襲去,跟著,楊小天也「啊」的一聲,落下懸崖。



懸崖好像很深,楊小天在掉入的那一刻,就看見師姐柳茹仙在他的前面,他沒有死亡的慌張,反而給自己加重了一下傾斜的力度,也不知道是內力的作用還是老天開眼,楊小天居然抱住了師姐柳茹仙,而由於下滑的力度加大,柳茹仙緊張的抱住楊小天,這個時候,我們的主角楊小天居然還不怕死的說:「師姐,放心吧,有我在,不會有事情啊。」



在這墜入懸崖,兩人相互擁抱的絕美時刻,柳茹仙聽著楊小天口中的話,不由芳心大動,正準備說什麼,突然眼前一黑,然後什麼知覺也沒有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楊小天微微醒來,本以為自己應該全身疼痛,但是此刻一點事情也沒有,反而感覺到體內一熱一冷兩股氣流從丹田之處流出,在周身運轉,氣流行到處,如沐春風,舒服至極,最後又彙聚到丹田之處,這時候,楊小天感覺自己能動了,於是強用力的站了起來,發現自己身上一點傷也沒有,他心想,肯定是體內的功力救了自己,不由開心起來,這時候,楊小天想起自己是和師姐柳茹仙一起跳入懸崖的,於是連忙四周看了看,只見直接柳茹仙猶如死屍一般的躺在自己的身邊,臉色蒼白,楊小天嚇了一跳,連忙用手對準柳茹仙的鼻子,不幸中的大幸,師姐柳茹仙還有一絲微弱的氣息。



第十八章 幻境之中



楊小天傷心欲絕的看了看只有半絲氣息的師姐柳茹仙,口中喃喃的說道:「師姐,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一定不會。」說完,心想自己可以從那麼高的懸崖掉下來一點事情也沒有,是因為體內的內力保護了自己,如果自己把內力輸送到師姐的體內,或許可以救到師姐,想到這裏,楊小天當下扶起柳茹仙,自已盤膝坐好正對著柳茹仙,然後用雙手對準柳茹仙的玉手,運了一下自己的內力,把自己體內的內力源源不斷的從手間輸送到柳茹仙的體內,楊小天是第一次用內氣給人治療,所以也不是清楚應該怎麼做,當輸送了幾分鐘後,楊小天睜開自己的眼睛,看見師姐頭部緩慢的冒起一絲霧氣,他心想,看來自己的內力還是有用,於是加大了輸送的力度。



又過了一會兒,楊小天耳中聽到師姐柳茹仙嘴裏發出一絲絲難受的聲音,心下狂喜,知道師姐快好了,於是更加源源不斷的將自己的內力輸送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楊小天感覺腦部轟的一聲,接著便是暈了過去,一點知覺也沒有了。柳茹仙被楊小天百年內力輸送到體內治療,很快便恢複了過來,她漸漸睜開雙眼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身上正趴著一個人,這人正是楊小天。



柳茹仙美目看著楊小天那蒼白如紙的俊臉,還有自己摔下深淵不死,及剛剛在昏迷期間好像有人為自己療傷的感覺,她大概也明白了是什麼回事。此時的柳茹仙,心中有有一種對楊小天有說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感覺,她清楚的記得,在遇到黑衣人之前,楊小天那真摯的眼神看著自己說沒有偷窺自己沐浴,也清楚的記得在掉落懸崖的時候,楊小天抱著自己叫自己不要害怕,想到這裏,柳茹仙的芳心突然亂跳了幾下,自從師弟上山後,自己經常都和師弟混在一起,沒有時間理會師兄張俊,本來她以為自己只是對師弟剛剛上山,多一絲照顧,現在看來,這照顧還多了一絲的愛,原來,在時間的流逝之中,自己已經對師弟有了男女之情,所以才會忘記師兄,昨天以為是師弟偷看自己沐浴,心裏才會那麼氣憤,那麼傷心,但是師弟那真摯的眼神的告訴自己沒有,或許內心更多的是相信他的,被那黑衣人打入在懸崖,柳茹仙知道了,這是那黑衣人的一個圈套,因為黑衣人使的武功明顯就是天山派的《修生心經》裏面的武功,那黑衣人不是師兄張俊還是誰呢,柳茹仙的內心有種失望的感覺,同時也有一絲的竊喜,幸好自己看穿了張俊的真面貌,現在柳茹仙望著蒼白臉色的楊小天,口中喃喃說道:「師弟啊,你怎麼這麼傻呢,我不但錯怪了你,還欺騙了你,為什麼你要救我呢?」說著說著,雙手輕輕抱著楊小天,讓他更舒服的趴在自己身上。



嚴格的來說,楊小天只是因為內力輸送過於猛烈,暫時性的昏迷,不過這昏迷,反而早就了日後的楊小天,原來,楊小天在昏迷的時候,腦中又出現了幻象,這幻象不是前面出現的武功招式,反而是一幅幅春宮圖,一共有八幅圖片,但是每一幅又圖片又像是可以變化成無數幅圖片,楊小天好奇的看著這些圖片,雖然他還沒有經曆過男女之事,不過在巴蜀家中的時候,調皮搗蛋的他沒有少偷看過男女之事,所以當然清楚,這些圖片雖然是交歡的姿勢,但是仿佛又蘊含著另外一種高深的武功,楊小天目不轉睛的看著,看著看著,突然想到,這些姿勢就是自己前幾次幻境裏面的武功招式演變而來,楊小天當下狂喜,很快,圖片就消失了,楊小天感覺眼前一黑,接著他努力的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已經清醒了。



柳茹仙見到楊小天清醒了過來,口中高興的說道:「師弟,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楊小天這才發現自己躺在師姐柳茹仙的身上,覺得有點不妥,馬上要起身,由於躺了很久,身子又點麻木,人又「啊」了一聲,重重地趴在柳茹仙身上。柳茹仙關心的說道:「師弟你就別動了,趴在我身上吧。」說話那神情端莊聖潔,不容褻瀆。



聽到師姐這麼一說,楊小天在心裏一笑,口中說道:「也好。」說完真的趴在柳茹仙柔嫩酥軟的身體上,腦袋就枕著柳茹仙飽滿豐嫩的山峰上面,鼻中吸著由她身上傳來如蘭似芳的幽香,臉露癡迷的神情,其實楊小天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受了先前昏迷時候那春宮圖的影響,當楊小天鼻中聞著從師姐柳茹仙身上傳來的幽香後,楊小天感覺有些迷醉,下身的小兄弟居然不聽使喚的堅硬了起來,更讓楊小天吃驚的時候,腦海之中又出現那春宮圖片,仿佛要帶領著自己做什麼事情一樣。



第十九章 魔由心生



柳茹仙感覺到楊小天的頭部正在自己的胸前,芳心一顫,身為黃花閨女的她,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接近,不過她自己叫楊小天躺在身上的,所以內心雖然害羞,還雙手還是沒有推開楊小天的意思,只是心裏在想:「這小師弟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楊小天明顯感覺到師姐柳茹仙的變化,當下說道:「師姐你怎麼了?」



聽到楊小天這麼說,柳茹仙心中暗笑,口中道:「沒有什麼。」



楊小天的腦中,那春宮圖依舊不斷停留轉換,又像是在教習楊小天這不懂風情的小男人怎麼去進行男女之情,本來楊小天想以說話來分散這春宮圖對他的影響,反而更加加劇了那莫名的衝動。



許久,兩人都沒有說話,楊小天躺在師姐柳茹仙豐滿的身子上面,怕自己一動,真會忍不住做出什麼事情出來,但是這沈默的氣氛,又有點怪異,突然,柳茹仙開口問道:「你為什麼要損耗自己的真氣來救我啊,這真氣不是天山派的,是你們楊家的嗎?」



楊小天道:「我……我只知道當時我絕不能讓你就那樣死了,師姐,說出來你不要生氣,如果你死了,我一定會很傷心的,因為我喜歡上你了。」本來楊小天不打算說自己喜歡上了柳茹仙的,但是一想到在這深淵下面,還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如果此生只能在懸崖了,自己不說,可是浪費了那麼一個大好機會。



這些話,柳茹仙聽在心裏,十分感動,雙目不由一紅,口中說道:「我先前誤會了你,你不怪我嗎?」



楊小天輕笑道:「有什麼好怪的,都是中了奸人的計,而且為了師姐你,是值得的,誰叫我喜歡師姐你呢。」



楊小天的話,柳茹仙聽在心裏,感覺十分的甜蜜,特別是最後一句『喜歡自己』,更是讓柳茹仙的芳心砰砰亂跳,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時間就又在這無聲的空間裏面流逝著,久良久良,柳茹仙才開口道:「師弟……」但一開口,又不知道說什麼。



楊小天微微的擡頭,用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柳茹仙那嬌嫩的臉頰,柔聲的說道:「師姐,請你相信我,我一定會給你幸福的。」



柳茹仙看著楊小天深情的眼神,道:「師弟你……」



楊小天繼續說道:「師姐什麼也不必說,我會用行動證明給你看,我會給你幸福的。」



柳茹仙點了點頭,此時此刻,她的芳心正式接受了楊小天,從今以後,她的心中,只有楊小天一個男人。



過了一會兒,楊小天說道:「師姐,為什麼昨天晚上你會認為是我偷窺你沐浴呢,還有那黑衣人你知道是誰嗎?」



柳茹仙想了一下道:「當時你手上拿著『清風劍』,而且我追那人的時候,那人手中就是拿著『清風劍』,當我追到天池,看見你手上拿著『清風劍』,自然就認為是你了,哎,我真是錯怪了你,那黑衣人可能是大師兄吧,我真的想不到他會這麼做。」本來她是不願意相信的,但是事實擺在面前,也由不得她,想起以往對大師兄的情誼,那感覺就如過往雲煙,真是來的快去的快,內心雖然有一絲的悲傷,但是更多的是慶幸,幸好師弟上山後,心意一直在師弟的身上,要不然就真看不清楚大師兄的真面目了。



楊小天感覺到柳茹仙對大師兄或多或少還是有一絲情誼在裏面的,現在柳茹仙親口說出那黑衣人是大師兄,他心想,師姐肯定會有一些難過,於是反手把柳茹仙抱在懷中,給以她無聲的安慰。



寬闊的胸膛,溫暖的臂彎,讓柳茹仙此刻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和安全,或許這就是她需要的幸福吧,柳茹仙安靜的在楊小天的懷裏睡著了。



楊小天看著柳茹仙恬靜的臉,欣慰地抱著她,心中有種豪氣萬丈的感覺出來,他在心中發誓,要好好的保護懷中這個女人,楊小天看著柳茹仙,一邊在想,自己上天山都在修心養性,每天修煉武功,居然被大師兄耍得團團轉,還敢把我打下懸崖,我楊小天只要能出去,不把你大卸八塊我就不姓楊。



楊小天本就不是什麼老實人,這一次的經曆,更加讓他堅信了自己年少時候的夢想,隨興所至,隨心所欲,再也不會去管那麼多了。他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楊小天,是不好惹的。



第二十章 機緣巧合



不知不覺間,楊小天的心境慢慢的發生了改變,這種改變主要來自他自小對正道魔道的看法,另外再加上內心受到魔神邪功的影響,魔神邪功本就是上古守護神州大地的奇人——風所創,後來這位奇人以魔道原地飛升,進入天道,留下真正的四大奇書之一的《魔神邪功》,後來被魔王霸風因機緣巧合下得到,成就了其一翻霸業,不過他並沒有參詳到其中真正玄機,就是在武功招式的同時,另外隱含著一種高深的雙修大法,風本就是隨情而欲的風月中人,在自創《魔神邪功》後,更將雙修大法隱藏在武功招式之中,留給後人,希望後人能夠看破玄機,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風之所將雙修大法蘊含在武功招式裏面,是因為修煉雙修大法後,人心會有所改變,會突破倫理,隨情所欲,一般人是不會的,只好等待有緣之人),而楊小天因為各種機緣巧合,無意中發現了這隱含的雙修大法,雙修大法的發現,導致魔神邪功在楊小天體內完全蘇醒,等待著天下的,將是一個獨一無二的魔王,一個有血有肉,只愛女人的魔王,他所帶來的,將是一場全所未有的浩劫,應該說是全天下美女的浩劫。



柳茹仙小睡了一會兒,就已經醒過來了,看著自已躺在師弟楊小天的懷裏睡著了,她「啊」了一聲,道:「你?」



楊小天笑道:「我沒有對你做過什麼?師姐別驚慌。」



柳茹仙知道自己的舉動使得師弟誤會了自己,連忙解釋道:「師弟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到你還受了傷,還這麼抱著我。」想不到柳茹仙是如此的心細,楊小天微笑道:「沒有什麼,本來我就好了的,先前昏迷只是過度用了內力。」



「這麼神奇,對了,師弟,你的內力是你們楊家的武功嗎?」柳茹仙有點好奇的問道。



「不是,是一個高人將他百年內功傳授給了我。」楊小天頓了頓道:「不過我現在還不是很會運用,不然先前就不會那麼笨了。」



「原來是這樣。」柳茹仙恍然大悟,難怪楊小天從那麼高的懸崖掉下來,一點事情也沒有了。



「師姐感覺好一點了嗎,如果還累的話,就再休息一下吧。」楊小天明顯看出柳茹仙臉上還有疲倦之意,也不管柳茹仙同意不,雙手又直接抱住了柳茹仙,柳茹仙本想推開的,但是一來自己渾身沒有什麼力氣,二來也不忍心傷到楊小天的心,因為楊小天先前說了喜歡自己,而直接也有點喜歡楊小天,三來楊小天的擁抱的確充滿了溫暖讓她也有些舍不得。



柳茹仙在楊小天的懷中,慢慢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兒就睡著了,楊小天溫柔的看著柳茹仙的睡姿,腦中又出現了那春宮的圖片,楊小天心中好奇,不過他依舊仔細的看著那些圖片,看著看著,他突然明白了過來,想不到其間居然有如此微妙的聯係,楊小天在內心笑了笑,等著圖片消失,他也感覺有點累了,於是抱著師姐柳茹仙也進入夢鄉。



不知道睡了多久,柳茹仙清醒了過來,她挲著身子,打著顫抖道:「好冷,好冷。」



楊小天被柳茹仙吵醒,因為他有百年內力護體,所以不怎麼有感覺,看到師姐柳茹仙的模樣,有點心疼道:「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鬼地方啊?氣溫也相差太大了。」



「是啊,這地方太奇怪了。」柳茹仙道:「氣溫那麼低又生不著火。」說話的時候身子打著顫抖,嘴唇被凍得發紫。楊小天看著心裏一陣疼惜道:「別怕,有我在。」說完把把柳茹仙緊緊抱在懷裏,並用手度了一些內力過去,來緩解柳茹仙體內的寒冷,接受到楊小天的內力,柳茹仙感覺沒有那麼冷了,口中道:「師弟?」



「別說話,師姐。」楊小天阻止了柳茹仙的說話,此時,柳茹仙感覺躺在楊小天寬大臂彎裏十分溫暖,她的內心再也不懼任何風雨,楊小天的臂彎好像是停泊的港灣,而她便是停泊在碼頭的船隻,在楊小天臂灣裏她有一種回歸感,在這寒冷的深夜,男女兩顆熾熱的心慢慢流淌交流著,到了深夜,楊小天又清醒了過來,他感覺到自己周身又開始發生了變化。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暴奸郭襄
第十六章 被人陷害



原來,柳茹仙先前正在房間裏面沐浴,發覺被人偷窺,連忙穿好衣服追了出來,不知不覺就追到了天池,她在追的過程中,看見那人手中拿著一把劍,這劍柳茹仙當然認識,因為這把劍是她送給大師兄張俊的,她現在見到楊小天手中拿著「清風劍」,心想,劍怎麼會在他的手中,難道他就是偷窺自己沐浴的人嗎?



但是為什麼「清風劍」會在他的手中呢,這劍明明是自己送給大師兄的啊。



「師姐,你怎麼來了?」楊小天好奇的看著柳茹仙,真是越看越喜歡,臉上不由露出一副色狼樣出來,本來他就打算追柳茹仙了,也沒有去想那麼多。



柳茹仙見到楊小天的樣子不屑的哼了一聲,本來楊小天上了天山後,她覺得楊小天長得帥氣,又會說話,所以一直以來都很照顧他,從而有點忽略大師兄張俊,她想大師兄會明白自己的心意的,所以也沒有去管那麼多,今天晚上,她沒有想到自己沐浴會被人偷窺,而且還是拿著「清風劍」,本來她以為是大師兄做的,現在見到「清風劍」在楊小天手中,自然而然想到這事是由楊小天所為,雖然不知道「清風劍」為什麼會在楊小天的手中,但是她內心已經認定。



「我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太讓我失望了。」柳茹仙哼了一聲,準備轉身離開,既然知道是楊小天做的了,她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以後要提防著他就行了。



「你說什麼呢,我怎麼一點也不明白啊?」楊小天覺得有點莫名其妙,自己什麼事情也沒有做,師姐怎麼會這麼說自己呢。



「你自己清楚就行了。」柳茹仙也不想多說,當下冷冷道,看清楊小天的面目就行了,直接轉身離開,留下莫名其妙的楊小天在原地。



第二天早上,柳茹仙找到張俊,「師兄,我送你的『清風劍』怎麼會在師弟手上啊?」原來,柳茹仙回去想了一晚上,覺得事情總有一絲的奇怪,為什麼「清風劍」會在師弟楊小天手中呢,難道是大師兄送給他的,這「清風劍」可是自己送給大師兄的定情信物,來表達自己對師兄的愛意,怎麼突然間在了小師弟手中,所以這件事情必須問清楚。



「師妹,你知道了啊。」張俊歎了口氣道,「前些日子,師弟看見我手中的劍覺得十分喜歡,就向我索要,做為師兄的,又怎麼能不給他呢,畢竟他是最小的師弟嘛。」



「原來是這樣,我是說劍怎麼會在師弟手中。」柳茹仙知道劍是張俊送給楊小天的後,心裏鬆了一口氣,看來昨天晚上的事情的確是楊小天做的,心裏不免討厭起楊小天來,「但是師兄,你明明知道那劍的含義,為什麼要給他呢?」



張俊俊臉微笑的看著柳茹仙道:「師妹的心意,我是知道的,就算沒有劍,也沒有什麼啊,再說小師弟喜歡,我們做師兄姐的,也要多照顧他,如果師妹不高興的話,我就去把劍要回來吧。」



柳茹仙道:「不用了,只要知道師兄的心意就行了。」她一邊說,心裏一邊在想,自己去要回來就行了。



「師妹不怪我嗎?」張俊問道,接著歎了一聲氣,像是表達自己對那寶劍的不舍。



「我幹嘛怪師兄啊。」柳茹仙聽到師兄的歎氣,知道師兄還是不舍得那把寶劍,畢竟那是自己的心意,於是心裏暗忖:「我會把劍拿回來的,不管付出任何代價。」想起昨天晚上楊小天登徒子的模樣她心中已有了計較。



當天晚上,楊小天的心情無比興奮,本來他還打算打動出擊追求三師姐柳茹仙,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柳茹仙會主動約自己,楊小天早早的就來到了相約的地點,柳茹仙終於出現了,看得出來,柳茹仙是經過精心打扮的,比平時更加靚麗嫵媚,今晚穿的是一身緊身的紫色衣裙,把她玲瓏曼妙的身材展現無餘。



楊小天笑道:「不知道師姐約我出來,有什麼事情呢?」



柳茹仙嫵媚的嗔道:「難道約你非要有什麼事情才行啊。」說完附在楊小天耳邊曖昧道:「師弟難道不知道我的心意。」吐氣如蘭,美人幽香傳入鼻中攪得楊小天心中癢癢的。楊小天想不到平時靈秀清雅的三師姐柳茹仙發起媚態來是如此誘人,差點讓他控制不住自己,不過他馬上控制了一下自己,因為他覺得柳茹仙的態度實在是奇怪,平時大家都是相敬如賓,為什麼會突然變化這麼大呢,這中間肯定有問題,於是淡然問道:「我感覺得到你心裏根本就對我沒有意思,師姐就直接說吧,有什麼事情。」



柳茹仙想不到楊小天會如此直接,依舊做著笑臉道:「怎麼會呢,師弟肯定會意錯了。」



楊小天搖了搖頭道:「師姐就直接說吧,師弟我沒有會意錯。」語氣哀絕,極其失望。



見到楊小天執意如此,柳茹仙也不在做笑臉,當下冷然道:「好,我就直接說了,昨天晚上是不是你偷窺我沐浴,還有把你手上的這把劍還給我。」



「什麼?」楊小天一呆,『偷窺沐浴』?自己昨天晚上一直在天池練習武功,後來遇到一個黑衣人送給自己這把劍,自己什麼時候跑去偷窺了啊,「師姐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師弟我昨晚一直在天池這邊。」



「廢話,沒有誤會,肯定是你,我認得你手中的劍。」柳茹仙斷然道,她沒有想到楊小天居然不承認,不由內心更加討厭起楊小天來,「這劍是我送給大師兄的,師兄說前幾日就送給你了,昨天晚上肯定是你,我一定要告訴爹娘,這件事情。」



聽到這裏,楊小天算是明白了過來,自己被人陷害了,陷害他的就是大師兄張俊,他沒有想到張俊會是如此的卑鄙下流無恥,自己上山以來,都在修身養性,居然敢這麼陷害自己的,楊小天心裏不由抓狂起來,他知道現在自己說什麼也沒有用,三師姐柳茹仙心中肯定認定是自己做的,雙眼看著柳茹仙臉上的痛心疾首,幾聲大笑後朗聲道:「我楊小天敢做敢當,的確我對師姐你有愛慕之心,但我不會卑鄙到偷窺你沐浴,既然你說是我做的,我也不想去解釋那麼多,此事天知地知,劍是昨晚一個黑衣人送給我的,既然師姐你說是大師兄送給你的,我現在就還給你,你要告訴師傅師娘盡管去,我楊小天敢做敢當,問心無愧。」



柳茹仙沒有想到楊小天會說出如此大義凜然的話出來,當下愣道:「你這是?」



楊小天自嘲道:「既然此劍師姐說是你送給大師兄的,可見師姐對師兄的情誼,如果此劍在我手中,師姐肯定不會開心,師姐不開心,我拿著此劍又有什麼用呢,只要能讓你開心,我願將劍還給你,但是我還是想說一句,我沒有偷窺你沐浴。」



看著楊小天真摯的眼神,他說的每字每句都震動了柳茹仙的心,正準備說話的時候,一條黑影從離他們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上撲了來,道:「把寶劍拿來。」說話的同時伸手抓向楊小天手中的清風劍。



第十七章 掉入懸崖



楊小天沒有想到此處還有人,隨著黑影的逼近,楊小天巧妙的躲避開來,動作有若行雲流水,順暢無比,此時的他可不是上山時候什麼武功也不會的小子了,體內的火龍果和百年魔神邪功的蘇醒,讓他慢慢變得強大起來,不過黑衣人好像早就猜測到楊小天會這麼躲避,在楊小天躲避的時候,身影一閃,又接近了楊小天,同時手中運氣向楊小天揮了一掌,強大的內力排山倒海的向楊小天襲來,楊小天眼見躲避不了,只好固定在原地運氣在一隻手掌上面,抵抗著黑衣人的進攻,砰的一聲巨響,兩股強大的內力碰撞,把楊小天足足震退了幾步,而旁邊的柳茹仙見到有人襲來,一出手就是天山派的絕學《修生心經》裏面的「幻形腿」,那黑衣人好像知道柳茹仙會攻過來,隨手一揮,柳茹仙就會震退了幾步,好強大的內力啊,柳茹仙心叫不妙,連忙施展輕功來到楊小天的身邊,盯著黑衣人道:「你到底是誰?」此人身形看起來好像極為眼熟,可是她一時間又認不出來。



黑衣人見兩人站在一起,心中惱怒道:「我是誰跟你沒有關係,快點滾開。」



話完就運氣內力向兩人襲去,看樣子,黑衣人明顯想殺兩人。



由於柳茹仙站在楊小天的前面,楊小天眼見內力襲來,怕柳茹仙受到傷害,怒不可竭,道:「你敢傷害她。」左手狠狠打出一掌迎了上去。



又是轟的一聲,強大的內力產生碰撞發出巨大的聲音,楊小天明顯沒有黑衣人厲害,後退幾步後,口中吐出一口鮮血。



柳茹仙見到楊小天的模樣,連忙把楊小天扶住,待楊小天腳步平穩後,一個飛身向黑衣人攻去,不過黑衣人的武功實在太高,兩三下之間,柳茹仙就被打倒在地,柳茹仙不服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運了一下內氣,繼續攻向黑衣人。



黑衣人沒有想到柳茹仙還會進攻自己,心中越發憤怒道:「我本來不想殺你的,這是你自找的。」說著掌上真力運起,碰的一聲,柳茹仙口中『啊』了一聲向面懸崖直墜下去。



旁邊的楊小天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見師姐柳茹仙的身影望懸崖墜去,連忙口中說道:「你居然殺了她。」說完朝黑衣人撲了過來。



此刻黑衣人向是更加火大,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運起內氣,向楊小天襲去,跟著,楊小天也「啊」的一聲,落下懸崖。



懸崖好像很深,楊小天在掉入的那一刻,就看見師姐柳茹仙在他的前面,他沒有死亡的慌張,反而給自己加重了一下傾斜的力度,也不知道是內力的作用還是老天開眼,楊小天居然抱住了師姐柳茹仙,而由於下滑的力度加大,柳茹仙緊張的抱住楊小天,這個時候,我們的主角楊小天居然還不怕死的說:「師姐,放心吧,有我在,不會有事情啊。」



在這墜入懸崖,兩人相互擁抱的絕美時刻,柳茹仙聽著楊小天口中的話,不由芳心大動,正準備說什麼,突然眼前一黑,然後什麼知覺也沒有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楊小天微微醒來,本以為自己應該全身疼痛,但是此刻一點事情也沒有,反而感覺到體內一熱一冷兩股氣流從丹田之處流出,在周身運轉,氣流行到處,如沐春風,舒服至極,最後又彙聚到丹田之處,這時候,楊小天感覺自己能動了,於是強用力的站了起來,發現自己身上一點傷也沒有,他心想,肯定是體內的功力救了自己,不由開心起來,這時候,楊小天想起自己是和師姐柳茹仙一起跳入懸崖的,於是連忙四周看了看,只見直接柳茹仙猶如死屍一般的躺在自己的身邊,臉色蒼白,楊小天嚇了一跳,連忙用手對準柳茹仙的鼻子,不幸中的大幸,師姐柳茹仙還有一絲微弱的氣息。



第十八章 幻境之中



楊小天傷心欲絕的看了看只有半絲氣息的師姐柳茹仙,口中喃喃的說道:「師姐,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一定不會。」說完,心想自己可以從那麼高的懸崖掉下來一點事情也沒有,是因為體內的內力保護了自己,如果自己把內力輸送到師姐的體內,或許可以救到師姐,想到這裏,楊小天當下扶起柳茹仙,自已盤膝坐好正對著柳茹仙,然後用雙手對準柳茹仙的玉手,運了一下自己的內力,把自己體內的內力源源不斷的從手間輸送到柳茹仙的體內,楊小天是第一次用內氣給人治療,所以也不是清楚應該怎麼做,當輸送了幾分鐘後,楊小天睜開自己的眼睛,看見師姐頭部緩慢的冒起一絲霧氣,他心想,看來自己的內力還是有用,於是加大了輸送的力度。



又過了一會兒,楊小天耳中聽到師姐柳茹仙嘴裏發出一絲絲難受的聲音,心下狂喜,知道師姐快好了,於是更加源源不斷的將自己的內力輸送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楊小天感覺腦部轟的一聲,接著便是暈了過去,一點知覺也沒有了。柳茹仙被楊小天百年內力輸送到體內治療,很快便恢複了過來,她漸漸睜開雙眼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身上正趴著一個人,這人正是楊小天。



柳茹仙美目看著楊小天那蒼白如紙的俊臉,還有自己摔下深淵不死,及剛剛在昏迷期間好像有人為自己療傷的感覺,她大概也明白了是什麼回事。此時的柳茹仙,心中有有一種對楊小天有說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感覺,她清楚的記得,在遇到黑衣人之前,楊小天那真摯的眼神看著自己說沒有偷窺自己沐浴,也清楚的記得在掉落懸崖的時候,楊小天抱著自己叫自己不要害怕,想到這裏,柳茹仙的芳心突然亂跳了幾下,自從師弟上山後,自己經常都和師弟混在一起,沒有時間理會師兄張俊,本來她以為自己只是對師弟剛剛上山,多一絲照顧,現在看來,這照顧還多了一絲的愛,原來,在時間的流逝之中,自己已經對師弟有了男女之情,所以才會忘記師兄,昨天以為是師弟偷看自己沐浴,心裏才會那麼氣憤,那麼傷心,但是師弟那真摯的眼神的告訴自己沒有,或許內心更多的是相信他的,被那黑衣人打入在懸崖,柳茹仙知道了,這是那黑衣人的一個圈套,因為黑衣人使的武功明顯就是天山派的《修生心經》裏面的武功,那黑衣人不是師兄張俊還是誰呢,柳茹仙的內心有種失望的感覺,同時也有一絲的竊喜,幸好自己看穿了張俊的真面貌,現在柳茹仙望著蒼白臉色的楊小天,口中喃喃說道:「師弟啊,你怎麼這麼傻呢,我不但錯怪了你,還欺騙了你,為什麼你要救我呢?」說著說著,雙手輕輕抱著楊小天,讓他更舒服的趴在自己身上。



嚴格的來說,楊小天只是因為內力輸送過於猛烈,暫時性的昏迷,不過這昏迷,反而早就了日後的楊小天,原來,楊小天在昏迷的時候,腦中又出現了幻象,這幻象不是前面出現的武功招式,反而是一幅幅春宮圖,一共有八幅圖片,但是每一幅又圖片又像是可以變化成無數幅圖片,楊小天好奇的看著這些圖片,雖然他還沒有經曆過男女之事,不過在巴蜀家中的時候,調皮搗蛋的他沒有少偷看過男女之事,所以當然清楚,這些圖片雖然是交歡的姿勢,但是仿佛又蘊含著另外一種高深的武功,楊小天目不轉睛的看著,看著看著,突然想到,這些姿勢就是自己前幾次幻境裏面的武功招式演變而來,楊小天當下狂喜,很快,圖片就消失了,楊小天感覺眼前一黑,接著他努力的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已經清醒了。



柳茹仙見到楊小天清醒了過來,口中高興的說道:「師弟,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楊小天這才發現自己躺在師姐柳茹仙的身上,覺得有點不妥,馬上要起身,由於躺了很久,身子又點麻木,人又「啊」了一聲,重重地趴在柳茹仙身上。柳茹仙關心的說道:「師弟你就別動了,趴在我身上吧。」說話那神情端莊聖潔,不容褻瀆。



聽到師姐這麼一說,楊小天在心裏一笑,口中說道:「也好。」說完真的趴在柳茹仙柔嫩酥軟的身體上,腦袋就枕著柳茹仙飽滿豐嫩的山峰上面,鼻中吸著由她身上傳來如蘭似芳的幽香,臉露癡迷的神情,其實楊小天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受了先前昏迷時候那春宮圖的影響,當楊小天鼻中聞著從師姐柳茹仙身上傳來的幽香後,楊小天感覺有些迷醉,下身的小兄弟居然不聽使喚的堅硬了起來,更讓楊小天吃驚的時候,腦海之中又出現那春宮圖片,仿佛要帶領著自己做什麼事情一樣。



第十九章 魔由心生



柳茹仙感覺到楊小天的頭部正在自己的胸前,芳心一顫,身為黃花閨女的她,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接近,不過她自己叫楊小天躺在身上的,所以內心雖然害羞,還雙手還是沒有推開楊小天的意思,只是心裏在想:「這小師弟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楊小天明顯感覺到師姐柳茹仙的變化,當下說道:「師姐你怎麼了?」



聽到楊小天這麼說,柳茹仙心中暗笑,口中道:「沒有什麼。」



楊小天的腦中,那春宮圖依舊不斷停留轉換,又像是在教習楊小天這不懂風情的小男人怎麼去進行男女之情,本來楊小天想以說話來分散這春宮圖對他的影響,反而更加加劇了那莫名的衝動。



許久,兩人都沒有說話,楊小天躺在師姐柳茹仙豐滿的身子上面,怕自己一動,真會忍不住做出什麼事情出來,但是這沈默的氣氛,又有點怪異,突然,柳茹仙開口問道:「你為什麼要損耗自己的真氣來救我啊,這真氣不是天山派的,是你們楊家的嗎?」



楊小天道:「我……我只知道當時我絕不能讓你就那樣死了,師姐,說出來你不要生氣,如果你死了,我一定會很傷心的,因為我喜歡上你了。」本來楊小天不打算說自己喜歡上了柳茹仙的,但是一想到在這深淵下面,還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如果此生只能在懸崖了,自己不說,可是浪費了那麼一個大好機會。



這些話,柳茹仙聽在心裏,十分感動,雙目不由一紅,口中說道:「我先前誤會了你,你不怪我嗎?」



楊小天輕笑道:「有什麼好怪的,都是中了奸人的計,而且為了師姐你,是值得的,誰叫我喜歡師姐你呢。」



楊小天的話,柳茹仙聽在心裏,感覺十分的甜蜜,特別是最後一句『喜歡自己』,更是讓柳茹仙的芳心砰砰亂跳,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時間就又在這無聲的空間裏面流逝著,久良久良,柳茹仙才開口道:「師弟……」但一開口,又不知道說什麼。



楊小天微微的擡頭,用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柳茹仙那嬌嫩的臉頰,柔聲的說道:「師姐,請你相信我,我一定會給你幸福的。」



柳茹仙看著楊小天深情的眼神,道:「師弟你……」



楊小天繼續說道:「師姐什麼也不必說,我會用行動證明給你看,我會給你幸福的。」



柳茹仙點了點頭,此時此刻,她的芳心正式接受了楊小天,從今以後,她的心中,只有楊小天一個男人。



過了一會兒,楊小天說道:「師姐,為什麼昨天晚上你會認為是我偷窺你沐浴呢,還有那黑衣人你知道是誰嗎?」



柳茹仙想了一下道:「當時你手上拿著『清風劍』,而且我追那人的時候,那人手中就是拿著『清風劍』,當我追到天池,看見你手上拿著『清風劍』,自然就認為是你了,哎,我真是錯怪了你,那黑衣人可能是大師兄吧,我真的想不到他會這麼做。」本來她是不願意相信的,但是事實擺在面前,也由不得她,想起以往對大師兄的情誼,那感覺就如過往雲煙,真是來的快去的快,內心雖然有一絲的悲傷,但是更多的是慶幸,幸好師弟上山後,心意一直在師弟的身上,要不然就真看不清楚大師兄的真面目了。



楊小天感覺到柳茹仙對大師兄或多或少還是有一絲情誼在裏面的,現在柳茹仙親口說出那黑衣人是大師兄,他心想,師姐肯定會有一些難過,於是反手把柳茹仙抱在懷中,給以她無聲的安慰。



寬闊的胸膛,溫暖的臂彎,讓柳茹仙此刻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和安全,或許這就是她需要的幸福吧,柳茹仙安靜的在楊小天的懷裏睡著了。



楊小天看著柳茹仙恬靜的臉,欣慰地抱著她,心中有種豪氣萬丈的感覺出來,他在心中發誓,要好好的保護懷中這個女人,楊小天看著柳茹仙,一邊在想,自己上天山都在修心養性,每天修煉武功,居然被大師兄耍得團團轉,還敢把我打下懸崖,我楊小天只要能出去,不把你大卸八塊我就不姓楊。



楊小天本就不是什麼老實人,這一次的經曆,更加讓他堅信了自己年少時候的夢想,隨興所至,隨心所欲,再也不會去管那麼多了。他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楊小天,是不好惹的。



第二十章 機緣巧合



不知不覺間,楊小天的心境慢慢的發生了改變,這種改變主要來自他自小對正道魔道的看法,另外再加上內心受到魔神邪功的影響,魔神邪功本就是上古守護神州大地的奇人——風所創,後來這位奇人以魔道原地飛升,進入天道,留下真正的四大奇書之一的《魔神邪功》,後來被魔王霸風因機緣巧合下得到,成就了其一翻霸業,不過他並沒有參詳到其中真正玄機,就是在武功招式的同時,另外隱含著一種高深的雙修大法,風本就是隨情而欲的風月中人,在自創《魔神邪功》後,更將雙修大法隱藏在武功招式之中,留給後人,希望後人能夠看破玄機,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風之所將雙修大法蘊含在武功招式裏面,是因為修煉雙修大法後,人心會有所改變,會突破倫理,隨情所欲,一般人是不會的,只好等待有緣之人),而楊小天因為各種機緣巧合,無意中發現了這隱含的雙修大法,雙修大法的發現,導致魔神邪功在楊小天體內完全蘇醒,等待著天下的,將是一個獨一無二的魔王,一個有血有肉,只愛女人的魔王,他所帶來的,將是一場全所未有的浩劫,應該說是全天下美女的浩劫。



柳茹仙小睡了一會兒,就已經醒過來了,看著自已躺在師弟楊小天的懷裏睡著了,她「啊」了一聲,道:「你?」



楊小天笑道:「我沒有對你做過什麼?師姐別驚慌。」



柳茹仙知道自己的舉動使得師弟誤會了自己,連忙解釋道:「師弟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到你還受了傷,還這麼抱著我。」想不到柳茹仙是如此的心細,楊小天微笑道:「沒有什麼,本來我就好了的,先前昏迷只是過度用了內力。」



「這麼神奇,對了,師弟,你的內力是你們楊家的武功嗎?」柳茹仙有點好奇的問道。



「不是,是一個高人將他百年內功傳授給了我。」楊小天頓了頓道:「不過我現在還不是很會運用,不然先前就不會那麼笨了。」



「原來是這樣。」柳茹仙恍然大悟,難怪楊小天從那麼高的懸崖掉下來,一點事情也沒有了。



「師姐感覺好一點了嗎,如果還累的話,就再休息一下吧。」楊小天明顯看出柳茹仙臉上還有疲倦之意,也不管柳茹仙同意不,雙手又直接抱住了柳茹仙,柳茹仙本想推開的,但是一來自己渾身沒有什麼力氣,二來也不忍心傷到楊小天的心,因為楊小天先前說了喜歡自己,而直接也有點喜歡楊小天,三來楊小天的擁抱的確充滿了溫暖讓她也有些舍不得。



柳茹仙在楊小天的懷中,慢慢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兒就睡著了,楊小天溫柔的看著柳茹仙的睡姿,腦中又出現了那春宮的圖片,楊小天心中好奇,不過他依舊仔細的看著那些圖片,看著看著,他突然明白了過來,想不到其間居然有如此微妙的聯係,楊小天在內心笑了笑,等著圖片消失,他也感覺有點累了,於是抱著師姐柳茹仙也進入夢鄉。



不知道睡了多久,柳茹仙清醒了過來,她挲著身子,打著顫抖道:「好冷,好冷。」



楊小天被柳茹仙吵醒,因為他有百年內力護體,所以不怎麼有感覺,看到師姐柳茹仙的模樣,有點心疼道:「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鬼地方啊?氣溫也相差太大了。」



「是啊,這地方太奇怪了。」柳茹仙道:「氣溫那麼低又生不著火。」說話的時候身子打著顫抖,嘴唇被凍得發紫。楊小天看著心裏一陣疼惜道:「別怕,有我在。」說完把把柳茹仙緊緊抱在懷裏,並用手度了一些內力過去,來緩解柳茹仙體內的寒冷,接受到楊小天的內力,柳茹仙感覺沒有那麼冷了,口中道:「師弟?」



「別說話,師姐。」楊小天阻止了柳茹仙的說話,此時,柳茹仙感覺躺在楊小天寬大臂彎裏十分溫暖,她的內心再也不懼任何風雨,楊小天的臂彎好像是停泊的港灣,而她便是停泊在碼頭的船隻,在楊小天臂灣裏她有一種回歸感,在這寒冷的深夜,男女兩顆熾熱的心慢慢流淌交流著,到了深夜,楊小天又清醒了過來,他感覺到自己周身又開始發生了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