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金輪法王趁楊過等人下到崖底探尋小龍女之機,擄走了郭襄……





金輪法王擒得郭襄這千嬌百媚、清純絕色的小美人後,立即把她帶回自己的 營帳。遣走下人後,他迫不及待地把郭襄嬌軟盈盈、柔若無骨的嬌軀摟在懷裏。 郭襄又急又怕,死命掙紮,可她哪裏是金輪法王的對手?一番掙紮過後,只是把 郭襄一張嬌美如花的俏臉脹得通紅。





金輪法王看著懷裏這有著傾國絕色、千嬌百媚的小佳人,那張秀美麗靨紅通 通的,一副楚楚嬌羞、我見猶憐的可人嬌態,不由得令金輪法王色心大動。他伸 出一只手按住了嬌羞少女飽滿堅挺的美麗椒乳,只覺觸手的處女椒乳柔軟嬌滑、 盈盈一握,輕輕一揉,就能感覺到那粒無比柔軟玉嫩還帶點青澀的處女乳頭。





「嗯……」一聲輕輕的羞澀的嬌哼,郭襄芳心一顫,仿佛一瞬時一根柔軟的 羽毛從處女稚嫩敏感的芳心拂過,有一點癢,還有一點麻。





郭襄又羞又急,長這麼大還從末有過男人撫摸過自己,何況他撫摸的是一個 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最敏感的聖潔椒乳,雖然隔著一層柔軟的白衫。





郭襄掙紮不脫,只好哀求,可他早已色心大動,如何肯放過這樣一個千嬌百 媚、美貌絕色的清純處女?他就這樣耐心而溫柔地揉撫著郭襄那美麗聖潔的渾身 冰肌玉骨。嬌美清純的絕色少女給他揉得芳心連連輕顫,如被電擊,玉體嬌酥無 力,酸軟欲墜,郭襄嬌靨羞紅,俏臉生暈,她又羞又怕,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身 體會這樣的酸、軟。





冰清玉潔的處女芳心只覺他按在自己小巧堅挺的怒聳玉乳上的揉摸是這樣的 令人愉悅、舒服,「如果是楊過就好了……」嬌羞清純的絕色少女郭襄芳心一片 混亂,不知何時開始沈浸在這強烈而從末有過的肉體快感之中。





純潔美麗的處女一雙晶瑩雪白、羊脂白玉般的纖纖玉手漸漸忘記了掙紮,那 修長雪嫩如洋蔥般的的玉指變推為抓,她緊緊抓住那在自己聖潔美麗的玉乳上輕 薄、挑逗的大手,一動不動。





金輪法王高興地感到懷裏這個美豔清純、千嬌百媚、冰清玉潔的溫婉處女漸 漸放鬆了掙紮,處女那美麗聖潔的玉體緊張而僵直,於是他用手輕輕解開郭襄的 衣帶,淫邪的大手從少女裙角的縫隙中插進去……觸手的少女玉肌是那樣細滑柔 軟、溫潤嬌嫩,他輕輕摩挲著郭襄嬌軟纖滑的如織細腰,漸漸往下移去……撫過 一層柔軟的內褲下那平滑、嬌軟的少女小腹,經過那嬌軟盈盈、誘人賁起的處女 陰阜,他四根粗大的手指緊緊地按住了美貌少女郭襄嬌軟火熱、神密誘人的處女 「玉溝」。





當他火熱粗大的手指直接按在郭襄那緊張而敏感的滑嫩雪膚上時,郭襄一顆 冰清玉潔的處女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樣。他在郭襄纖腰上的「愛 撫」已經令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狂熱迷醉,當他的大手一路下撫,插進郭襄的下 身時,「唔……」一聲嬌柔、火熱的香喘,郭襄忍不住嬌啼一聲,柔軟的玉體緊 張得直打顫。當她意識到剛才自己櫻唇小口的那一聲嬌啼是那樣的春意蕩漾時, 少女又不由得嬌靨羞紅,俏臉生暈,芳心嬌羞萬般。





就在這時,那只插進郭襄下體的邪手開始輕輕的,但又很老練的活動起來, 「唔……唔……嗯……唔……唔……」郭襄連連嬌喘輕哼,那強烈的刺激令少女 又愉悅、又緊張,一雙雪白如玉的小手緊張地抓住那只在她聖潔的下身中「羞花 戲蕊」的淫手,一動也不敢動,美貌絕色的少女一顆清純稚嫩的處女芳心一片空 白,根本不知身在何處。





金輪法王這個常偷香竊玉、采花折蕊的老手耐心而溫柔地、不緊不慢地挑逗 著懷中這個含羞楚楚、千嬌百媚、清純可人的絕代佳人,他不但用那只插進郭襄 下身的手撫摸、揉搓,更把頭一低,張嘴含住郭襄飽滿的怒聳玉乳,隔著柔薄的 白衫找到那一粒嬌傲挺立的「花蕾」,伸出舌頭輕輕地舔、擦……





郭襄酥胸上那一團堅挺柔軟的「聖女峰」被他舔得濡濕不堪,給他這樣一輪 輕薄挑逗,直把郭襄「弄」得猶如身在雲端,嬌軀輕飄飄的,秀美挺直的嬌俏瑤 鼻連連輕哼細喘:「唔……唔……唔……你、唔……唔……嗯……唔……唔…… 唔……嗯……唔……啊……」那強烈的酸癢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處玉肌雪膚,直 透進芳心,流過下身,透進下體深處。





在這強烈的肉體刺激下,那下身深處的子宮「花芯」一陣痙攣,修長玉美的 雙腿一陣緊張的僵直,一股溫熱粘稠的滑膩液體不由自主地從郭襄那深遽的「花 宮」內陣陣漫湧出來,直流出處女的陰道,濕濡了少女那溫軟嬌滑的神密下身。





郭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流出了下體,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反正那一定 是很羞人的、很髒的,美豔絕色、清純可人的小佳人嬌羞得一張如花麗靨更豔紅 了,芳心含羞脈脈,不知如何是好。





金輪法王只覺懷中這個千嬌百媚、玉潔冰清的絕色小美人兒的嬌喘越來越急 促,不知什麼時候插在郭襄下身的手所觸的少女內褲已火熱濕濡了一大團,舌尖 所觸的處女那粒最嬌嫩敏感的「蕾尖」也好像大了一點、硬了一點,而他自己看 到懷中這麗色嬌暈、楚楚含羞的絕色清純的少女那嬌羞暈紅的桃腮,那美麗多情 的如星麗眸含羞輕合,一具處女柔若無骨、嬌軟雪滑的美麗玉體如小鳥依人般摟 在懷裏,鼻中吻到美麗清純的可人少女那如蘭似麝的口香以及處女特有的體香, 也不由得欲焰高熾。





他毫不猶豫地抱著這絕色嬌美、清純秀麗的小美人兒走向床邊,郭襄美眸羞 合、麗色嬌暈,花靨羞紅,芳心嬌羞萬般,只有如小鳥依人般依偎在他懷中,由 他像抱一只雪白溫馴的小羊羔一樣千柔百順地被他抱到床上。





沈浸在性欲淫火中的清純處女郭襄,嬌柔溫婉地躺在寬大潔白的「合歡床」 上,羞得美眸緊閉。忽地郭襄感到胸口一涼,「啊……」郭襄嬌羞地驚叫一聲, 慌忙睜開美麗的鳳眸一看,不由得嬌靨羞紅,芳心嬌羞不禁,原來不知何時,金 輪法王已脫光了全身,正挺著一個猙獰猩紅的可怕的「怪家夥」解開了郭襄的上 衣。





「嗯……」一聲嬌羞萬分的嚶嚀,郭襄羞紅了雙頰,趕快閉上美麗多情的大 眼睛,並本能地用一雙雪藕似的玉臂捂住了自己那正嬌傲堅挺、雪白柔美的聖潔 椒乳。





金輪法王看著床上這個麗色嬌羞、清純絕色、冰清玉潔的小美人兒那潔白得 令人頭暈目眩的晶瑩雪膚,是那樣的嬌嫩、細膩、玉滑,那雙優美纖柔的雪白玉 臂下兩團飽滿雪白、豐潤玉美的半截處女椒乳比全部裸露還人誘人犯罪。這一切 都令他「怦」然心動,他伸出一雙手,分別拉住郭襄的雪藕玉臂,輕柔而堅決地 一拉……





由於已被挑逗起狂熱饑渴的如熾欲焰,正像所有情竇初開的懷春處女一樣, 郭襄也同樣又嬌羞又好奇地幻想過那魂消色授的男歡女愛,所以被他用力一拉玉 臂,郭襄就半推半就地羞澀萬分地一點點分開了優美纖柔的雪白玉臂,一雙飽滿 柔軟、美麗雪白、含羞帶怯、嬌挺聖潔的處女椒乳嬌羞地像「蓓蕾」初綻一樣巍 巍怒聳而出。只見郭襄處女椒乳的頂部兩粒流光溢彩、嬌嫩無比、嫣紅玉潤、嬌 小可愛的美麗乳頭像一對嬌傲高貴的美麗「公主」一樣含苞欲放。





一想到自己那嬌美雪白的飽滿玉乳正赤裸裸地袒裎在他眼中,郭襄就不由得 嬌靨暈紅、俏臉含春,芳心嬌羞萬般,美眸羞合,一動不敢動,就像是一朵剛剛 發育成熟的花苞幼蕾正嬌羞地等待狂蜂浪蝶來采蕊摧花、行雲播雨,以便迎春綻 放、開苞吐蕊。





金輪法王望著那晶瑩雪白的滑嫩玉膚上兩朵嬌羞初綻的「花苞幼蕾」,心跳 加快,他低下頭,張嘴含住郭襄一顆飽滿柔軟、嬌嫩堅挺的玉乳,伸出舌頭在那 粒從末有異性碰觸過的稚嫩而嬌傲的少女乳尖上輕輕地舔、擦一個冰清玉潔的神 聖處女最敏感的「花蕾」、乳頭;一只手也握住了郭襄另一只飽滿堅挺、充滿彈 性的嬌軟椒乳,並用大拇指輕撥著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紅嬌嫩、楚楚含羞的少 女乳頭。





郭襄直給他玩弄得本體酸軟,全身胴體嬌酥麻癢,一顆嬌柔清純的處女芳心 嬌羞無限,一張美豔無倫的絕色麗靨羞得通紅。





當那一波又一波從玉乳的乳頭尖上傳來的如電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從上 身傳向下體,直透進下身深處,刺激得那敏感而稚嫩的羞澀「花宮」深處的「花 蕊」,處女陰核一陣陣痙攣,美豔嬌羞、清純秀麗的小佳人郭襄不由自主地嬌吟 聲聲:「唔……唔……啊……唔……唔……唔……啊……唔……嗯……嗯……唔 ……唔……唔……嗯……哎……」





隨著一聲聲嬌柔婉轉、哀婉淒豔,時而短促,時而清晰的嬌呻柔啼,一股溫 熱淫滑的羞人的淫液穢物又從處女聖潔深遽的子宮深處流出郭襄的下身,純潔美 麗的處女的下身內褲又濕濡一片。





金輪法王含住郭襄的玉乳乳頭挑逗不久,就感覺到了身下這嬌美如花、秀麗 清純的絕色處女那柔若無骨的玉體傳來的痙攣般的輕顫,他被這強烈的刺激弄得 欲焰高熾,再加上這千柔百順的絕代佳人那張因欲火和嬌羞而脹得暈紅無倫的麗 靨和如蘭似麝的嬌喘氣息,他再也不能等了,伸出另一只手摸向郭襄的下身……





沈醉在肉欲淫海中的郭襄忽然覺得下體一涼,渾身玉體竟已一絲不掛了,郭 襄羞得一張俏美的粉臉更紅了,芳心嬌羞萬般,不知所措。一具晶瑩雪白、粉雕 玉琢、完美無瑕的處女玉體,赤裸裸的、一絲不掛的猶如一只待人「宰割」的小 羊羔一般橫陣在「合歡床」上,那潔白的小腹下端,一團淡黑而纖柔卷曲的少女 陰毛是那樣嬌柔可愛地掩蓋著處女那條聖潔神密、嫣紅粉嫩的「玉溝」。





他把手伸進郭襄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手指輕捏著郭襄那纖柔卷曲的處 女陰毛一陣揉搓,小郭襄被他玩弄得粉靨羞紅,櫻桃小嘴嬌喘籲籲:「唔……嗯 ……唔……唔……唔……嗯……嗯……唔……唔……」一股亮晶晶、粘稠滑膩的 處女愛液也流出郭襄的下身,濕了他一手。





郭襄芳心如癡如醉,嬌羞無限地想:「要是楊過這樣撫摸我,那該多好!」 絕色少女嬌靨暈紅如火。





驀地,一根又粗又長的梆硬的「大東西」直插進郭襄的下身,「啊!……」 一聲嬌呼,郭襄嬌羞萬般,嬌靨羞紅如火,她本能地想夾緊玉腿,不讓那羞人的 「大東西」闖進「玉門關」,可是,她那雙優美修長的纖滑玉腿已被他抓住,並 被大大的分開,並且由於那「東西」沾滿了郭襄下身流出的處女「花蜜」,以及 這個絕色嬌美、清純秀麗的小佳人下身已是濕潤淫滑一片,所以那根粗大、梆硬 的滾燙肉棒很順利地就頂開了小郭襄的「玉門關」。





金輪法王把他那碩大無朋的龜頭頂開了小郭襄雖然緊閉但已淫滑濕濡的處女 陰唇,並套進了美貌清純的絕色處女郭襄那火熱而緊窄異常的貞潔陰道口,粗壯 猙獰的火熱肉棒緊脹著那滑軟嬌嫩、淫滑狹小的「玉壁肉孔」,他一鼓作氣,連 連推進,粗壯無比、火熱滾燙的男性生殖器刺破郭襄聖潔嬌嫩的「處女膜」,直 插進小美人下身深處。





秀美清純的小郭襄被他這一「刺」,玉腿雪臀間頓時落紅點點,一絲甜美酸 酥的快感夾雜著一陣撕裂般的疼痛從下身傳來:「啊……你……唔……唔……嗯 ……嗯……好……好……痛……唔……」





端的是如花玉人開苞落紅,純情處女嬌啼呼痛,他已深深地進入絕色處女郭 襄那美麗聖潔的身體內,那根「大肉鑽」已硬梆梆而火熱地塞滿郭襄那嬌嫩緊窄 無比的處女陰道。





一陣刺痛過後,一種愉悅而舒心的快感從那緊緊纏夾著硬梆梆的「肉鑽」周 圍的陰道膣壁傳來,流遍全身,直透進芳心腦海,那種滿滿的、緊緊的、充實的 感覺,那種「肉貼肉」的火熱的緊迫感,令郭襄忘記了開苞之痛、落紅之苦,代 之而起的是強烈的肉欲情火,美麗純潔、清純絕色的小郭襄嬌靨羞得火紅,芳心 嬌羞萬般,玉體又酥又麻,秀美豔麗的小尤物癡迷地享受著這種緊脹、充實的快 感。





不一會兒,郭襄嬌羞萬般地覺得那插進她下身深處的「肉鑽」也越來越大、 越來越硬,而且越來越滿地緊脹著自己那嬌小緊窄萬分的處女陰道。清純處女郭 襄又羞又怕,芳心深處不知怎麼的,並不滿足於現狀,仿佛下身深處越來越麻癢 萬分,需要更強烈、更直接、更凶猛的肉體刺激。





「唔……唔……嗯……唔……」她羞澀地嬌吟嚶嚶,雪白柔軟、玉滑嬌美、 一絲不掛的美麗女體火熱不安地輕輕蠕動了一下,兩條修長玉滑的纖美雪腿微微 一擡,仿佛這樣能讓那「肉鑽」更深地進入她陰道深處,以解她下身深處的麻癢 之渴。





金輪法王被這清純嬌羞的可人兒那火熱的蠕動、嬌羞暈紅的麗靨以及郭襄那 越來越勃起硬挺的稚嫩「花蕾」——少女美麗可愛的嬌小乳頭惹得欲火狂熾,那 深深塞進郭襄下身深處的陽具輕輕抽動起來。





「唔……唔……唔……啊……你……啊……唔……你……唔……唔……」郭 襄被這強烈的抽插刺激得淫呻豔吟,不由自主地挺送著美麗雪白、一絲不掛的嬌 軟玉體,含羞嬌啼。美貌清純的絕代佳人那吹彈得破般雪白嬌嫩的絕色麗靨被肉 欲淫火脹得通紅,嬌柔溫婉的處女芳心雖羞澀萬般但還是忍痛配合著他的抽出、 插入而輕擡玉股雪腿、柔挺輕夾。





金輪法王逐漸加快節奏,那硬梆梆的「大肉鑽」在郭襄的下身進進出出,把 美貌絕色的小佳人郭襄「鑽」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一股股粘稠淫滑的處女 「花蜜」流出美貌清純的絕色佳人小郭襄的下身「花穀」。





「唔……嗯……唔……嗯……輕……輕點……唔……嗯……唔……嗯……唔 ……嗯、輕……輕點……唔……嗯……輕……還要輕……一點……唔……嗯…… 唔……嗯……唔……」





他的「肉鑽」在郭襄那嬌嫩緊窄異常無比的處女陰道中「鑽」了三百多下之 後,猛地摟住了清純絕色的小佳人郭襄那纖滑嬌軟的如柳細腰,「鑽頭」深深地 「鑽」進郭襄那緊窄狹小的處女陰道的最深處,頂住美麗處女的陰道中那嬌嫩敏 感的羞澀「花蕊」——處女陰核,將又多又濃的滾燙陽精射進了郭襄的陰道最深 處,直射入處女的子宮內……火燙灼熱的濃稠陽精把郭襄陰道中那稚嫩敏感的處 女陰核燙得一陣痙攣,也從「花芯」深處的子宮內泄出了神密寶貴的處女陰精。





「喔……」郭襄美麗赤裸的雪白玉體一陣痙攣般地抽搐、哆嗦,少女花靨羞 紅,桃腮嬌暈,芳心嬌羞無限。





當那根慢慢萎縮的「肉鑽」退出處女貞潔的陰道,郭襄趕忙嬌羞萬般地合上 修長雪滑的纖美玉腿。雲收雨歇,一個美貌絕色、清純可人、溫婉柔順的絕代佳 人終於被金輪法王奸淫了。





郭襄這個絕色傾城的清純尤物被迫與金輪法王行雲布雨、交歡淫合,失去了 冰清玉潔的處女童貞,郭襄身下的床單上落紅片片,淫精穢物斑斑,陰精愛液點 點,狼藉一片……





由於被強行奸淫蹂躪,失去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郭襄又羞又怕,哪裏敢就 這樣回到父母身邊,結果,金輪法王貪得無厭地每晚都要強行和郭襄行雲布雨、 交媾合體,在「合歡床」上、在飯桌上、在地毯上、在荒野中……他都把美貌清 純的絕色小佳人郭襄強暴奸淫得高潮連連、泄身不止,下身玉腿之間淫精穢物斑 斑、愛液淫水片片,狼藉汙穢不堪入目。





小郭襄被奸淫蹂躪得死去活來,每一次都被金輪法王挑逗起她熾熱的肉欲淫 火,抽插得嬌啼婉轉、欲仙死,嬌羞無限地婉轉承歡……甚至有一次他倆共騎一 馬時,金輪法王淫心突起,突然緊緊地抱住郭襄嬌軟盈盈的美麗胴體,把一根硬 梆梆的「肉鑽」緊緊頂在小郭襄俏美豐滿的柔軟玉臀上,就要和郭襄雲交雨合、 巫山銷魂。





小佳人一張清麗無倫的俏臉羞得暈紅如火,怕會被路人看見而堅決不從,可 當金輪法王扳正她的玉體、解開她的衣衫、褪下她的裙子,把她脫得一絲不掛, 雙手握住她柔軟嬌挺的玉乳一陣揉搓時,郭襄不由得嬌軀酸軟無力,桃腮嬌暈無 倫,只有嬌羞怯怯地任由他「羞花采蕊」,羞答答地躺倒在馬背上由他「直搗黃 龍」、奮勇叩關了。





這一來,直把郭襄奸淫蹂躪得嬌啼婉吟、死去活來,最終還是由堅拒不從變 為嬌羞萬般地挺送雪股、輕夾玉腿、緩擺細腰,配合他的抽插、沖刺……





雲消雨散、男歡女愛之後,郭襄下體淫精愛液斑斑,狼藉片片,她羞紅著俏 臉用雪白的衣衫清理著那些羞人的愛液淫精,芳心嬌羞脈脈,麗靨暈紅萬千。





當每一次金輪法王強行和她行雲布雨、交媾合體時,由於失去了寶貴的處女 貞操,也由於生理上的正常需要,並且郭襄以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第一次與 男人交媾歡好、雲雨銷魂就嚐到了欲仙欲死的那種男女合體交歡的最高潮時的極 樂快感,再加上金輪法王畢竟是替她處女開苞,第一個令她嚐到男歡女愛的銷魂 滋味的男人,他是那樣的勇猛而不乏溫柔,在帳幕裏、在床上花式既多又耐心, 每一次都經久不泄。





「要獻身,就要獻給第一個占有、征服自己肉體的男人。」不知從什麼時候 起,美貌清純的絕色小佳人郭襄竟然有了這樣的想法,所以,每次金輪法王霸王 硬上弓,強迫郭襄和他交媾合體、淫亂交歡時,雖然郭襄時有不從,但他略一挑 逗輕薄,郭襄往往最終只有半推半就地由他寬衣解帶。





而且,每次他都會挑起郭襄狂熱的欲念,再和這千柔百順、嫵媚絕色的清純 佳人顛鸞倒鳳、被翻紅浪、巫山銷魂,郭襄也就只有被迫和他行雲布雨、交歡淫 合,由他播灑雨露,自已則嬌羞怯怯地含羞承歡、婉轉相就,被他奸淫抽插得嬌 啼婉轉、死去活來……滑嫩雪白的玉胯間每一次都是陰精愛液斑斑,穢物狼藉不 堪入目。





奸淫蹂躪得嬌啼婉吟、死去活來,最終還是由堅拒不從變為嬌羞萬般地挺送 雪股、輕夾玉腿、緩擺細腰,配合他的抽插、沖刺……





雲消雨散、男歡女愛之後,郭襄下體淫精愛液斑斑,狼藉片片,她羞紅著俏 臉用雪白的衣衫清理著那些羞人的愛液淫精,芳心嬌羞脈脈,麗靨暈紅萬千。





當每一次金輪法王強行和她行雲布雨、交媾合體時,由於失去了寶貴的處女 貞操,也由於生理上的正常需要,並且郭襄以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第一次與 男人交媾歡好、雲雨銷魂就嚐到了欲仙欲死的那種男女合體交歡的最高潮時的極 樂快感,再加上金輪法王畢竟是替她處女開苞,第一個令她嚐到男歡女愛的銷魂 滋味的男人,他是那樣的勇猛而不乏溫柔,在帳幕裏、在床上花式既多又耐心, 每一次都經久不泄。





「要獻身,就要獻給第一個占有、征服自己肉體的男人。」不知從什麼時候 起,美貌清純的絕色小佳人郭襄竟然有了這樣的想法,所以,每次金輪法王霸王 硬上弓,強迫郭襄和他交媾合體、淫亂交歡時,雖然郭襄時有不從,但他略一挑 逗輕薄,郭襄往往最終只有半推半就地由他寬衣解帶。





而且,每次他都會挑起郭襄狂熱的欲念,再和這千柔百順、嫵媚絕色的清純 佳人顛鸞倒鳳、被翻紅浪、巫山銷魂,郭襄也就只有被迫和他行雲布雨、交歡淫 合,由他播灑雨露,自已則嬌羞怯怯地含羞承歡、婉轉相就,被他奸淫抽插得嬌 啼婉轉、死去活來……滑嫩雪白的玉胯間每一次都是陰精愛液斑斑,穢物狼藉不 堪入目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鬼不語
話說金輪法王趁楊過等人下到崖底探尋小龍女之機,擄走了郭襄……





金輪法王擒得郭襄這千嬌百媚、清純絕色的小美人後,立即把她帶回自己的 營帳。遣走下人後,他迫不及待地把郭襄嬌軟盈盈、柔若無骨的嬌軀摟在懷裏。 郭襄又急又怕,死命掙紮,可她哪裏是金輪法王的對手?一番掙紮過後,只是把 郭襄一張嬌美如花的俏臉脹得通紅。





金輪法王看著懷裏這有著傾國絕色、千嬌百媚的小佳人,那張秀美麗靨紅通 通的,一副楚楚嬌羞、我見猶憐的可人嬌態,不由得令金輪法王色心大動。他伸 出一只手按住了嬌羞少女飽滿堅挺的美麗椒乳,只覺觸手的處女椒乳柔軟嬌滑、 盈盈一握,輕輕一揉,就能感覺到那粒無比柔軟玉嫩還帶點青澀的處女乳頭。





「嗯……」一聲輕輕的羞澀的嬌哼,郭襄芳心一顫,仿佛一瞬時一根柔軟的 羽毛從處女稚嫩敏感的芳心拂過,有一點癢,還有一點麻。





郭襄又羞又急,長這麼大還從末有過男人撫摸過自己,何況他撫摸的是一個 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最敏感的聖潔椒乳,雖然隔著一層柔軟的白衫。





郭襄掙紮不脫,只好哀求,可他早已色心大動,如何肯放過這樣一個千嬌百 媚、美貌絕色的清純處女?他就這樣耐心而溫柔地揉撫著郭襄那美麗聖潔的渾身 冰肌玉骨。嬌美清純的絕色少女給他揉得芳心連連輕顫,如被電擊,玉體嬌酥無 力,酸軟欲墜,郭襄嬌靨羞紅,俏臉生暈,她又羞又怕,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身 體會這樣的酸、軟。





冰清玉潔的處女芳心只覺他按在自己小巧堅挺的怒聳玉乳上的揉摸是這樣的 令人愉悅、舒服,「如果是楊過就好了……」嬌羞清純的絕色少女郭襄芳心一片 混亂,不知何時開始沈浸在這強烈而從末有過的肉體快感之中。





純潔美麗的處女一雙晶瑩雪白、羊脂白玉般的纖纖玉手漸漸忘記了掙紮,那 修長雪嫩如洋蔥般的的玉指變推為抓,她緊緊抓住那在自己聖潔美麗的玉乳上輕 薄、挑逗的大手,一動不動。





金輪法王高興地感到懷裏這個美豔清純、千嬌百媚、冰清玉潔的溫婉處女漸 漸放鬆了掙紮,處女那美麗聖潔的玉體緊張而僵直,於是他用手輕輕解開郭襄的 衣帶,淫邪的大手從少女裙角的縫隙中插進去……觸手的少女玉肌是那樣細滑柔 軟、溫潤嬌嫩,他輕輕摩挲著郭襄嬌軟纖滑的如織細腰,漸漸往下移去……撫過 一層柔軟的內褲下那平滑、嬌軟的少女小腹,經過那嬌軟盈盈、誘人賁起的處女 陰阜,他四根粗大的手指緊緊地按住了美貌少女郭襄嬌軟火熱、神密誘人的處女 「玉溝」。





當他火熱粗大的手指直接按在郭襄那緊張而敏感的滑嫩雪膚上時,郭襄一顆 冰清玉潔的處女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樣。他在郭襄纖腰上的「愛 撫」已經令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狂熱迷醉,當他的大手一路下撫,插進郭襄的下 身時,「唔……」一聲嬌柔、火熱的香喘,郭襄忍不住嬌啼一聲,柔軟的玉體緊 張得直打顫。當她意識到剛才自己櫻唇小口的那一聲嬌啼是那樣的春意蕩漾時, 少女又不由得嬌靨羞紅,俏臉生暈,芳心嬌羞萬般。





就在這時,那只插進郭襄下體的邪手開始輕輕的,但又很老練的活動起來, 「唔……唔……嗯……唔……唔……」郭襄連連嬌喘輕哼,那強烈的刺激令少女 又愉悅、又緊張,一雙雪白如玉的小手緊張地抓住那只在她聖潔的下身中「羞花 戲蕊」的淫手,一動也不敢動,美貌絕色的少女一顆清純稚嫩的處女芳心一片空 白,根本不知身在何處。





金輪法王這個常偷香竊玉、采花折蕊的老手耐心而溫柔地、不緊不慢地挑逗 著懷中這個含羞楚楚、千嬌百媚、清純可人的絕代佳人,他不但用那只插進郭襄 下身的手撫摸、揉搓,更把頭一低,張嘴含住郭襄飽滿的怒聳玉乳,隔著柔薄的 白衫找到那一粒嬌傲挺立的「花蕾」,伸出舌頭輕輕地舔、擦……





郭襄酥胸上那一團堅挺柔軟的「聖女峰」被他舔得濡濕不堪,給他這樣一輪 輕薄挑逗,直把郭襄「弄」得猶如身在雲端,嬌軀輕飄飄的,秀美挺直的嬌俏瑤 鼻連連輕哼細喘:「唔……唔……唔……你、唔……唔……嗯……唔……唔…… 唔……嗯……唔……啊……」那強烈的酸癢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處玉肌雪膚,直 透進芳心,流過下身,透進下體深處。





在這強烈的肉體刺激下,那下身深處的子宮「花芯」一陣痙攣,修長玉美的 雙腿一陣緊張的僵直,一股溫熱粘稠的滑膩液體不由自主地從郭襄那深遽的「花 宮」內陣陣漫湧出來,直流出處女的陰道,濕濡了少女那溫軟嬌滑的神密下身。





郭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流出了下體,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反正那一定 是很羞人的、很髒的,美豔絕色、清純可人的小佳人嬌羞得一張如花麗靨更豔紅 了,芳心含羞脈脈,不知如何是好。





金輪法王只覺懷中這個千嬌百媚、玉潔冰清的絕色小美人兒的嬌喘越來越急 促,不知什麼時候插在郭襄下身的手所觸的少女內褲已火熱濕濡了一大團,舌尖 所觸的處女那粒最嬌嫩敏感的「蕾尖」也好像大了一點、硬了一點,而他自己看 到懷中這麗色嬌暈、楚楚含羞的絕色清純的少女那嬌羞暈紅的桃腮,那美麗多情 的如星麗眸含羞輕合,一具處女柔若無骨、嬌軟雪滑的美麗玉體如小鳥依人般摟 在懷裏,鼻中吻到美麗清純的可人少女那如蘭似麝的口香以及處女特有的體香, 也不由得欲焰高熾。





他毫不猶豫地抱著這絕色嬌美、清純秀麗的小美人兒走向床邊,郭襄美眸羞 合、麗色嬌暈,花靨羞紅,芳心嬌羞萬般,只有如小鳥依人般依偎在他懷中,由 他像抱一只雪白溫馴的小羊羔一樣千柔百順地被他抱到床上。





沈浸在性欲淫火中的清純處女郭襄,嬌柔溫婉地躺在寬大潔白的「合歡床」 上,羞得美眸緊閉。忽地郭襄感到胸口一涼,「啊……」郭襄嬌羞地驚叫一聲, 慌忙睜開美麗的鳳眸一看,不由得嬌靨羞紅,芳心嬌羞不禁,原來不知何時,金 輪法王已脫光了全身,正挺著一個猙獰猩紅的可怕的「怪家夥」解開了郭襄的上 衣。





「嗯……」一聲嬌羞萬分的嚶嚀,郭襄羞紅了雙頰,趕快閉上美麗多情的大 眼睛,並本能地用一雙雪藕似的玉臂捂住了自己那正嬌傲堅挺、雪白柔美的聖潔 椒乳。





金輪法王看著床上這個麗色嬌羞、清純絕色、冰清玉潔的小美人兒那潔白得 令人頭暈目眩的晶瑩雪膚,是那樣的嬌嫩、細膩、玉滑,那雙優美纖柔的雪白玉 臂下兩團飽滿雪白、豐潤玉美的半截處女椒乳比全部裸露還人誘人犯罪。這一切 都令他「怦」然心動,他伸出一雙手,分別拉住郭襄的雪藕玉臂,輕柔而堅決地 一拉……





由於已被挑逗起狂熱饑渴的如熾欲焰,正像所有情竇初開的懷春處女一樣, 郭襄也同樣又嬌羞又好奇地幻想過那魂消色授的男歡女愛,所以被他用力一拉玉 臂,郭襄就半推半就地羞澀萬分地一點點分開了優美纖柔的雪白玉臂,一雙飽滿 柔軟、美麗雪白、含羞帶怯、嬌挺聖潔的處女椒乳嬌羞地像「蓓蕾」初綻一樣巍 巍怒聳而出。只見郭襄處女椒乳的頂部兩粒流光溢彩、嬌嫩無比、嫣紅玉潤、嬌 小可愛的美麗乳頭像一對嬌傲高貴的美麗「公主」一樣含苞欲放。





一想到自己那嬌美雪白的飽滿玉乳正赤裸裸地袒裎在他眼中,郭襄就不由得 嬌靨暈紅、俏臉含春,芳心嬌羞萬般,美眸羞合,一動不敢動,就像是一朵剛剛 發育成熟的花苞幼蕾正嬌羞地等待狂蜂浪蝶來采蕊摧花、行雲播雨,以便迎春綻 放、開苞吐蕊。





金輪法王望著那晶瑩雪白的滑嫩玉膚上兩朵嬌羞初綻的「花苞幼蕾」,心跳 加快,他低下頭,張嘴含住郭襄一顆飽滿柔軟、嬌嫩堅挺的玉乳,伸出舌頭在那 粒從末有異性碰觸過的稚嫩而嬌傲的少女乳尖上輕輕地舔、擦一個冰清玉潔的神 聖處女最敏感的「花蕾」、乳頭;一只手也握住了郭襄另一只飽滿堅挺、充滿彈 性的嬌軟椒乳,並用大拇指輕撥著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紅嬌嫩、楚楚含羞的少 女乳頭。





郭襄直給他玩弄得本體酸軟,全身胴體嬌酥麻癢,一顆嬌柔清純的處女芳心 嬌羞無限,一張美豔無倫的絕色麗靨羞得通紅。





當那一波又一波從玉乳的乳頭尖上傳來的如電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從上 身傳向下體,直透進下身深處,刺激得那敏感而稚嫩的羞澀「花宮」深處的「花 蕊」,處女陰核一陣陣痙攣,美豔嬌羞、清純秀麗的小佳人郭襄不由自主地嬌吟 聲聲:「唔……唔……啊……唔……唔……唔……啊……唔……嗯……嗯……唔 ……唔……唔……嗯……哎……」





隨著一聲聲嬌柔婉轉、哀婉淒豔,時而短促,時而清晰的嬌呻柔啼,一股溫 熱淫滑的羞人的淫液穢物又從處女聖潔深遽的子宮深處流出郭襄的下身,純潔美 麗的處女的下身內褲又濕濡一片。





金輪法王含住郭襄的玉乳乳頭挑逗不久,就感覺到了身下這嬌美如花、秀麗 清純的絕色處女那柔若無骨的玉體傳來的痙攣般的輕顫,他被這強烈的刺激弄得 欲焰高熾,再加上這千柔百順的絕代佳人那張因欲火和嬌羞而脹得暈紅無倫的麗 靨和如蘭似麝的嬌喘氣息,他再也不能等了,伸出另一只手摸向郭襄的下身……





沈醉在肉欲淫海中的郭襄忽然覺得下體一涼,渾身玉體竟已一絲不掛了,郭 襄羞得一張俏美的粉臉更紅了,芳心嬌羞萬般,不知所措。一具晶瑩雪白、粉雕 玉琢、完美無瑕的處女玉體,赤裸裸的、一絲不掛的猶如一只待人「宰割」的小 羊羔一般橫陣在「合歡床」上,那潔白的小腹下端,一團淡黑而纖柔卷曲的少女 陰毛是那樣嬌柔可愛地掩蓋著處女那條聖潔神密、嫣紅粉嫩的「玉溝」。





他把手伸進郭襄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手指輕捏著郭襄那纖柔卷曲的處 女陰毛一陣揉搓,小郭襄被他玩弄得粉靨羞紅,櫻桃小嘴嬌喘籲籲:「唔……嗯 ……唔……唔……唔……嗯……嗯……唔……唔……」一股亮晶晶、粘稠滑膩的 處女愛液也流出郭襄的下身,濕了他一手。





郭襄芳心如癡如醉,嬌羞無限地想:「要是楊過這樣撫摸我,那該多好!」 絕色少女嬌靨暈紅如火。





驀地,一根又粗又長的梆硬的「大東西」直插進郭襄的下身,「啊!……」 一聲嬌呼,郭襄嬌羞萬般,嬌靨羞紅如火,她本能地想夾緊玉腿,不讓那羞人的 「大東西」闖進「玉門關」,可是,她那雙優美修長的纖滑玉腿已被他抓住,並 被大大的分開,並且由於那「東西」沾滿了郭襄下身流出的處女「花蜜」,以及 這個絕色嬌美、清純秀麗的小佳人下身已是濕潤淫滑一片,所以那根粗大、梆硬 的滾燙肉棒很順利地就頂開了小郭襄的「玉門關」。





金輪法王把他那碩大無朋的龜頭頂開了小郭襄雖然緊閉但已淫滑濕濡的處女 陰唇,並套進了美貌清純的絕色處女郭襄那火熱而緊窄異常的貞潔陰道口,粗壯 猙獰的火熱肉棒緊脹著那滑軟嬌嫩、淫滑狹小的「玉壁肉孔」,他一鼓作氣,連 連推進,粗壯無比、火熱滾燙的男性生殖器刺破郭襄聖潔嬌嫩的「處女膜」,直 插進小美人下身深處。





秀美清純的小郭襄被他這一「刺」,玉腿雪臀間頓時落紅點點,一絲甜美酸 酥的快感夾雜著一陣撕裂般的疼痛從下身傳來:「啊……你……唔……唔……嗯 ……嗯……好……好……痛……唔……」





端的是如花玉人開苞落紅,純情處女嬌啼呼痛,他已深深地進入絕色處女郭 襄那美麗聖潔的身體內,那根「大肉鑽」已硬梆梆而火熱地塞滿郭襄那嬌嫩緊窄 無比的處女陰道。





一陣刺痛過後,一種愉悅而舒心的快感從那緊緊纏夾著硬梆梆的「肉鑽」周 圍的陰道膣壁傳來,流遍全身,直透進芳心腦海,那種滿滿的、緊緊的、充實的 感覺,那種「肉貼肉」的火熱的緊迫感,令郭襄忘記了開苞之痛、落紅之苦,代 之而起的是強烈的肉欲情火,美麗純潔、清純絕色的小郭襄嬌靨羞得火紅,芳心 嬌羞萬般,玉體又酥又麻,秀美豔麗的小尤物癡迷地享受著這種緊脹、充實的快 感。





不一會兒,郭襄嬌羞萬般地覺得那插進她下身深處的「肉鑽」也越來越大、 越來越硬,而且越來越滿地緊脹著自己那嬌小緊窄萬分的處女陰道。清純處女郭 襄又羞又怕,芳心深處不知怎麼的,並不滿足於現狀,仿佛下身深處越來越麻癢 萬分,需要更強烈、更直接、更凶猛的肉體刺激。





「唔……唔……嗯……唔……」她羞澀地嬌吟嚶嚶,雪白柔軟、玉滑嬌美、 一絲不掛的美麗女體火熱不安地輕輕蠕動了一下,兩條修長玉滑的纖美雪腿微微 一擡,仿佛這樣能讓那「肉鑽」更深地進入她陰道深處,以解她下身深處的麻癢 之渴。





金輪法王被這清純嬌羞的可人兒那火熱的蠕動、嬌羞暈紅的麗靨以及郭襄那 越來越勃起硬挺的稚嫩「花蕾」——少女美麗可愛的嬌小乳頭惹得欲火狂熾,那 深深塞進郭襄下身深處的陽具輕輕抽動起來。





「唔……唔……唔……啊……你……啊……唔……你……唔……唔……」郭 襄被這強烈的抽插刺激得淫呻豔吟,不由自主地挺送著美麗雪白、一絲不掛的嬌 軟玉體,含羞嬌啼。美貌清純的絕代佳人那吹彈得破般雪白嬌嫩的絕色麗靨被肉 欲淫火脹得通紅,嬌柔溫婉的處女芳心雖羞澀萬般但還是忍痛配合著他的抽出、 插入而輕擡玉股雪腿、柔挺輕夾。





金輪法王逐漸加快節奏,那硬梆梆的「大肉鑽」在郭襄的下身進進出出,把 美貌絕色的小佳人郭襄「鑽」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一股股粘稠淫滑的處女 「花蜜」流出美貌清純的絕色佳人小郭襄的下身「花穀」。





「唔……嗯……唔……嗯……輕……輕點……唔……嗯……唔……嗯……唔 ……嗯、輕……輕點……唔……嗯……輕……還要輕……一點……唔……嗯…… 唔……嗯……唔……」





他的「肉鑽」在郭襄那嬌嫩緊窄異常無比的處女陰道中「鑽」了三百多下之 後,猛地摟住了清純絕色的小佳人郭襄那纖滑嬌軟的如柳細腰,「鑽頭」深深地 「鑽」進郭襄那緊窄狹小的處女陰道的最深處,頂住美麗處女的陰道中那嬌嫩敏 感的羞澀「花蕊」——處女陰核,將又多又濃的滾燙陽精射進了郭襄的陰道最深 處,直射入處女的子宮內……火燙灼熱的濃稠陽精把郭襄陰道中那稚嫩敏感的處 女陰核燙得一陣痙攣,也從「花芯」深處的子宮內泄出了神密寶貴的處女陰精。





「喔……」郭襄美麗赤裸的雪白玉體一陣痙攣般地抽搐、哆嗦,少女花靨羞 紅,桃腮嬌暈,芳心嬌羞無限。





當那根慢慢萎縮的「肉鑽」退出處女貞潔的陰道,郭襄趕忙嬌羞萬般地合上 修長雪滑的纖美玉腿。雲收雨歇,一個美貌絕色、清純可人、溫婉柔順的絕代佳 人終於被金輪法王奸淫了。





郭襄這個絕色傾城的清純尤物被迫與金輪法王行雲布雨、交歡淫合,失去了 冰清玉潔的處女童貞,郭襄身下的床單上落紅片片,淫精穢物斑斑,陰精愛液點 點,狼藉一片……





由於被強行奸淫蹂躪,失去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郭襄又羞又怕,哪裏敢就 這樣回到父母身邊,結果,金輪法王貪得無厭地每晚都要強行和郭襄行雲布雨、 交媾合體,在「合歡床」上、在飯桌上、在地毯上、在荒野中……他都把美貌清 純的絕色小佳人郭襄強暴奸淫得高潮連連、泄身不止,下身玉腿之間淫精穢物斑 斑、愛液淫水片片,狼藉汙穢不堪入目。





小郭襄被奸淫蹂躪得死去活來,每一次都被金輪法王挑逗起她熾熱的肉欲淫 火,抽插得嬌啼婉轉、欲仙死,嬌羞無限地婉轉承歡……甚至有一次他倆共騎一 馬時,金輪法王淫心突起,突然緊緊地抱住郭襄嬌軟盈盈的美麗胴體,把一根硬 梆梆的「肉鑽」緊緊頂在小郭襄俏美豐滿的柔軟玉臀上,就要和郭襄雲交雨合、 巫山銷魂。





小佳人一張清麗無倫的俏臉羞得暈紅如火,怕會被路人看見而堅決不從,可 當金輪法王扳正她的玉體、解開她的衣衫、褪下她的裙子,把她脫得一絲不掛, 雙手握住她柔軟嬌挺的玉乳一陣揉搓時,郭襄不由得嬌軀酸軟無力,桃腮嬌暈無 倫,只有嬌羞怯怯地任由他「羞花采蕊」,羞答答地躺倒在馬背上由他「直搗黃 龍」、奮勇叩關了。





這一來,直把郭襄奸淫蹂躪得嬌啼婉吟、死去活來,最終還是由堅拒不從變 為嬌羞萬般地挺送雪股、輕夾玉腿、緩擺細腰,配合他的抽插、沖刺……





雲消雨散、男歡女愛之後,郭襄下體淫精愛液斑斑,狼藉片片,她羞紅著俏 臉用雪白的衣衫清理著那些羞人的愛液淫精,芳心嬌羞脈脈,麗靨暈紅萬千。





當每一次金輪法王強行和她行雲布雨、交媾合體時,由於失去了寶貴的處女 貞操,也由於生理上的正常需要,並且郭襄以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第一次與 男人交媾歡好、雲雨銷魂就嚐到了欲仙欲死的那種男女合體交歡的最高潮時的極 樂快感,再加上金輪法王畢竟是替她處女開苞,第一個令她嚐到男歡女愛的銷魂 滋味的男人,他是那樣的勇猛而不乏溫柔,在帳幕裏、在床上花式既多又耐心, 每一次都經久不泄。





「要獻身,就要獻給第一個占有、征服自己肉體的男人。」不知從什麼時候 起,美貌清純的絕色小佳人郭襄竟然有了這樣的想法,所以,每次金輪法王霸王 硬上弓,強迫郭襄和他交媾合體、淫亂交歡時,雖然郭襄時有不從,但他略一挑 逗輕薄,郭襄往往最終只有半推半就地由他寬衣解帶。





而且,每次他都會挑起郭襄狂熱的欲念,再和這千柔百順、嫵媚絕色的清純 佳人顛鸞倒鳳、被翻紅浪、巫山銷魂,郭襄也就只有被迫和他行雲布雨、交歡淫 合,由他播灑雨露,自已則嬌羞怯怯地含羞承歡、婉轉相就,被他奸淫抽插得嬌 啼婉轉、死去活來……滑嫩雪白的玉胯間每一次都是陰精愛液斑斑,穢物狼藉不 堪入目。





奸淫蹂躪得嬌啼婉吟、死去活來,最終還是由堅拒不從變為嬌羞萬般地挺送 雪股、輕夾玉腿、緩擺細腰,配合他的抽插、沖刺……





雲消雨散、男歡女愛之後,郭襄下體淫精愛液斑斑,狼藉片片,她羞紅著俏 臉用雪白的衣衫清理著那些羞人的愛液淫精,芳心嬌羞脈脈,麗靨暈紅萬千。





當每一次金輪法王強行和她行雲布雨、交媾合體時,由於失去了寶貴的處女 貞操,也由於生理上的正常需要,並且郭襄以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第一次與 男人交媾歡好、雲雨銷魂就嚐到了欲仙欲死的那種男女合體交歡的最高潮時的極 樂快感,再加上金輪法王畢竟是替她處女開苞,第一個令她嚐到男歡女愛的銷魂 滋味的男人,他是那樣的勇猛而不乏溫柔,在帳幕裏、在床上花式既多又耐心, 每一次都經久不泄。





「要獻身,就要獻給第一個占有、征服自己肉體的男人。」不知從什麼時候 起,美貌清純的絕色小佳人郭襄竟然有了這樣的想法,所以,每次金輪法王霸王 硬上弓,強迫郭襄和他交媾合體、淫亂交歡時,雖然郭襄時有不從,但他略一挑 逗輕薄,郭襄往往最終只有半推半就地由他寬衣解帶。





而且,每次他都會挑起郭襄狂熱的欲念,再和這千柔百順、嫵媚絕色的清純 佳人顛鸞倒鳳、被翻紅浪、巫山銷魂,郭襄也就只有被迫和他行雲布雨、交歡淫 合,由他播灑雨露,自已則嬌羞怯怯地含羞承歡、婉轉相就,被他奸淫抽插得嬌 啼婉轉、死去活來……滑嫩雪白的玉胯間每一次都是陰精愛液斑斑,穢物狼藉不 堪入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