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哥哥,我爹走了。咱們要不要追他?」黃蓉氣籲籲地說。



「不用了。放心吧!你爹不會有事的。唉,總算是熬過了這七天。蓉兒剛用完功

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郭靖說完倒在了密室的地板上。



「你瞧,他們在呢!」黃蓉從小孔中看外面的陸冠英和程瑤迦二人。



「你跑不了,看我怎麼抓你!」這對新婚夫婦還在圍著桌子你追我趕,全然不知

道除了他們,還有郭黃及歐陽克等人的存在。



「哎吆!」不知是故意還是怎麼,跑著跑著程瑤迦腳一扭,眼看就要摔倒,陸冠

英縱身一越,將她抱住。程瑤迦從小嬌生慣養,平時連男人都很少見,今天被陸冠英

這一抱,不禁全身發軟,耳根發熱,不由得伸手抱住了他的肩頭,將頭埋在了他的懷

裡。



陸冠英雖然是個知禮有為少年,可是也是一個血氣方剛的漢子,再說抱的是自己

的老婆,還是赫赫有名的黃島主做的媒,哪兒還想什麼合禮不合禮的。程瑤迦長長的

婕毛,紅紅的臉蛋,嬌小的嘴巧巧的略向上翻著。



陸冠英心動不已,不由得伸嘴向下印去。



程瑤迦「唔」一聲,也張開了那不曾為男人張開過的朱唇。



兩個未經人事的男女,受初次的情慾所支配,急切的想領略令人情不自禁的、想

領略情欲世界。兩人燙熱的唇貼在一起,陸冠英禁不住的吮啜著她的唇。程瑤迦也吐

出香舌,劃著他的嘴角。他將那頑皮的舌兒含入口中,自己的舌迎著她,相互碰觸著

對方口內最私密的地方。



結束長得令人喘不過氣的熱吻,倆人深吸著得來不易的空氣,動情的望著彼此,

相視一笑,程瑤迦杏眼含媚的模樣,令陸冠英下腹興起一陣熱潮,氣息也粗重了起來





他輕輕吻了吻她迷人的眼,頰、下巴,含吮住她細白的耳垂,用舌頭逗著她的耳

背,發現她那兒很是敏感,因為她不自禁的全身輕抖著、不由自主地倒在了草堆上;

讓藏在草堆裡的歐陽克嚇了一大跳,趕忙藏身角落裡爬去。



在陸冠英的嘴進占程瑤迦白皙的頸子時,兩人的手都不安分了起來。



他的手伸入她的外衣,隔著衣服感受著她柔嫩的肌膚,發現自己的撫摸也能讓她

發出愉快的呻吟,他更愉悅的尋覓著她敏感的部位,享受著她的反應。



「不要....不要.....」程瑤迦嬌喘不已,但還是本能地伸出手去阻止

他來回遊動的手。



陸冠英大聲地喘著氣,抓住了程瑤迦的手,動情地說:「瑤迦,今天是我們大喜

的日子,來吧好嗎?來吧!」說完又深深地吻了下去。



「靖哥哥,你看他們干嗎呢?」黃蓉雖然有些不明白,但也好像知道一點兒,臉

蛋發紅,轉身看著郭靖。



「給我看看!」郭靖不由得好奇心大起,湊身過來和黃蓉一起觀看。只是這麼一

看,郭靖馬上心跳不已,轉身一看黃蓉,發現她也在看著自己,而且眼神中發出一種

奇怪的光芒。



「蓉兒,他們在干什麼?你知道嗎?」郭靖紅著臉問。



「我聽人說,要是結成了夫妻就要這樣的。」



「那,那你讓我親親你,好嗎?我,我,我一定會娶你的!」



「靖哥哥,你的心意,我還不知道麼?」黃蓉嫣然一笑,將臉蛋伸了過來。郭靖

機械般親了親她,接下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靖哥哥,咱們也像他們一樣結成夫妻好麼?」黃蓉睜大眼睛問。



「好呀,可是咱們不會,不知道該怎麼辦呀!」



「咱們可以學他們呀?!」黃蓉撲過來,臉貼在郭靖的胸前。



外頭陸冠英已經把該做的預備工作全都做完了,晚霞照著程瑤迦光滑柔嫩的肌膚

,散發出淡淡的光澤。只來回在乳房上撫摸了幾個來回,陸冠英已經忍不住了,三下

五除二地扒光自己的衣服,把她抱到桌子上,分開她的大腿,端起自己的陽具,猛力

向下插去。



「哎呀,痛呀!」程瑤迦一直都很緊張,陰道口才剛剛濕了一點兒,哪能經得起

他-這用力一擊。



「呀」不由大叫一聲,險些暈過去。



躲在角落裡的歐陽克不禁大搖其頭,連呼可惜,心想:「這麼一個花兒一樣的美

人,怎麼就給了這麼一個不解風情的傻小子採了!」



陸冠英連忙停了下來,低身在程瑤迦的臉上親吻。雙手在那豐滿的兩個大奶子上

輕輕揉搓。如此過了片刻,程瑤迦感覺不是太痛了,感到下體內部,好像有什麼東西

鑽來鑽去,麻癢不堪。口中隨之也呻吟了出來。



陸冠英根本沒有性經驗,也不知道「進攻」的時間,仍是傻不楞登地摸來摸去。

程瑤迦饑渴難忍,身體一用力,將陸冠英的陽具向下套去。眼見是暗號來了,他也隨

著抽插,只是他也不敢像剛剛開始時那樣用力了。



「啊...啊...啊!」一向矜持的程大小姐如今也放蕩起來,大聲地叫了起

來。



「啊.....啊!!」隨著兩聲大叫,陸冠英已經忍不住射了出來。



二人穿好衣服,程瑤迦紅著臉伏在陸冠英懷裡。剛剛陸冠英雖然「大舉進攻」,

可是對程瑤迦來說︰只是剛剛開始,也許是因為第一次,陸冠英忍受不住一射盡興,

現在她可苦了,下身比剛才還難受,只是她說什麼也不會厚著臉皮再要一次的。



「英哥,我現在..把什麼都給你了,你可不能負我呀!」程瑤迦無限委屈,不

由地哭了出來。



「不會的,瑤迦,我陸冠英要是負了你,要我天打雷劈!」此時陸冠英也是滿腔

柔情,抱著嬌妻信誓旦旦。



密室裡



郭黃二人驚訝地張大了嘴巴,詫異不已。



「蓉兒,我..我..他,他們...」郭靖雙眼發紅,神態可怖,怔怔地看著

黃蓉,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



郭靖的心思,什麼時候能夠穩瞞得過黃蓉的眼睛,平時如有什麼事,黃蓉倒還可

以遷就他一下,這個可把她給嚇壞了:「不行,這可不行,你沒看程小姐痛成那個樣

子,你會弄傷我的!」



「蓉兒,不會的。蓉兒,我會很輕的,我不使勁;我慢慢地來!」郭靖又羞又急

,雙手搓來搓去。



程瑤迦那聲尖叫一直讓黃蓉心有餘悸,她說什麼也不同意;可郭靖此時卻是情欲

纏身,一個勁兒地哀求,最後差點兒給黃蓉跪下來,她這才委委屈屈地答應了。



要說陸冠英是個雛兒,那郭靖簡直就是個小孩了,他既不知道黃蓉那羊脂般的肌

膚,摸起來是多麼地滑手;也不明白黃蓉那尖挺的玉乳已經到了跳出肚兜的時候了。

那椒乳要是輕輕地握在手裡,或是用力地揉上兩下,再不就溫柔地含在嘴裡,用舌尖

輕輕地挑逗一下峰頭,那滋味豈不爽成了神仙。



可是,郭靖這個傻小子,只注意到了程陸二人的「尖鋒時刻」,顫抖著雙手粗暴

地扒光黃蓉的衣服,放倒在小床上,馬上就脫光自己的衣服,端起自己又粗又大的陽

具就要往裡插。



此時的黃蓉沒有經過任何愛撫,一點兒情欲也沒有,那個小小的陰道又乾又澀,

怎麼看也不像是可以容納郭靖那個特大號陽具的。



郭靖本來頭腦已經很迷糊,剛剛看到此番情景,也不知如何是好。黃蓉一直羞得

閉了雙眼,任由他的「胡作非為」,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見郭靖有所作為,便偷偷地睜

開眼睛。



這一看讓她差點跳起來:「哇,這麼大?!!」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干我的事!」他二人尚不知東西大的好處,黃蓉固然害

怕,郭靖則像是做錯了什麼事的小孩,不由束手無策。



「什麼人!」黃蓉那聲尖叫,聲音驚動了陸程二人,陸冠英很警覺地抓起寶劍。

程瑤迦也從陸冠英的懷中跳了起來!



「陸大哥,是我們,蓉兒和靖哥哥!」



「你們在哪兒?」



「在密室裡,快請進來吧!」



於是程陸二人便依照黃蓉的提示,開啟暗格打開密室。進去後,一般江湖人難免

有一番客套。



黃蓉畢竟是小孩心境,首先問了出來:「程姐姐,剛才你和陸大哥在干什麼?」



程瑤迦本來就不好意思,經她這麼一問,更覺耳根發燒,轉過身去,只作沒有聽

到。誰知黃蓉一定要問個明白,死纏著她不放。



陸冠英見嬌妻難堪,心想反正他們也都看見了,索性就給他們說個明白,看來他

們是真的不懂,或許教教他們,會成為一件美事,也說不定呢!於是說:「郭兄弟,

恐怕你們對閨中之事,還不是多麼明白,現在閒來無事,我就給你說說吧!」接著他

清了清嗓子說,把夫妻之事及生兒育女之道等等...詳細地給他們解說。



郭黃二人說什麼也沒有想到,原來成婚之後會有如此之事,越聽越奇。黃蓉眨著

眼睛想了一會說:「陸大哥,這是不行的!」



「為什麼不行?」陸冠英並不知道她剛才看了郭靖那特大號陽具。



「靖哥哥那個東西那麼大,我哪裡...怎麼能裝得下呢?」



「是麼?」陸冠英沒有見過別人的東西,不禁將信將疑。



「靖哥哥給陸大哥看看!」不懂性事的黃蓉要求越來越無理。



「這這怎麼能行呢?」郭靖紅了臉。程瑤迦羞不可當,走向牆角。



「陸大哥正在教我們,有什麼不行的!」說著就要把郭靖脫褲子給脫了下來。



「哇,果然很大!」陸冠英不禁有些暗自慚愧,仔細地端詳起來。



在另一邊程瑤迦也偷偷地瞄來瞄去,心頭如揣了個小鹿跳個不停︰「要是他.



..那會有多爽呀!」初嘗人事的她此時也不禁有些想入非非了。



「倏倏」忽然間飛來幾粒小石子兒,分別打中了郭陸等四人的軟麻穴。本來就以

這四人的武功,是不可能這麼容易被暗算的,但他們正在全神貫注地研究閨房問題,

而且武功最高的郭靖此時正光著下身,就這麼糊裡糊塗被歐陽克點中了穴道。



原來,陸程二人進來是很倉促,並沒有關閉暗門,歐陽克也就借機爬了進來,並

且看準機會一擊成功。



「嘿嘿,黃姑娘,這閨房之事還是問我吧,我比他們可要懂得多得多了!」歐陽

克以手撐地跳來跳去,此時一臉陰笑,在黃蓉臉上摸了一把。



「歐陽克,你就不怕我爹殺了你!」黃蓉掙紮不得,只好出言威脅。



「哈哈,我要是做了他女婿,他老人家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捨得殺了我!」

說完也就不再理會黃蓉,轉身對程瑤迦上下其手。



「淫賊,你想干什麼?!」程瑤迦急得淚汪汪地,卻也沒有辦法。



「干什麼?這還用問麼,上次姓郭的那傻小子多管閒事,這次我看你能跑到哪兒

去?」說完就在程瑤迦臉上吻來吻去。



「不要,不要,你這個淫賊,你不得好死!」程瑤迦頭搖來搖去,拼命想躲開歐

陽克的嘴唇。



「老實點兒,要不我先殺了那個姓陸的!」這一招可真把程瑤迦給嚇住了,狠狠

地瞪著歐陽克,眼睛裡好像要噴出火來!



「畜牲有種,你先殺了我!」陸冠英嘴唇咬出了血。



「哈哈哈哈!我才不會呢,我要讓你看場好戲。」說著把手伸進了程瑤迦的內衣

裡,輕輕地揉捏著她的乳頭。程瑤迦閉著雙目,緊緊地咬住嘴唇,兩滴清淚卻早已不

知不覺地流了下來。



歐陽克把程瑤迦的外衣脫下來鋪在地上當成床鋪,然後從她的額頭吻起,一邊吻



,一邊撫摸,同時也把肚兜的的帶子解開了。他一點一點地吻過耳垂,又吻過乳頭,

再吻到小腹。此時他早已把程瑤迦脫了個精光。



程瑤迦不由地急促的呼吸,令歐陽克感到腿間又熱又濕。歐陽克忍受不了那種奇

妙的刺激和快感,坐了起來。



程瑤迦也好像如釋重負,她滿臉通紅,呼哈呼哈地喘著粗氣。



「好,小蕩婦,就讓我送你去天堂吧!」歐陽克細聲地對程瑤迦說。



程瑤迦那雪白的美臀,像剛去殼的雞鶴蛋一樣的嫩滑。歐陽克托住她的臀部,勃

起的陰莖向她插去。



剛才和陸冠英一戰未能盡興,現在不知是期待,還是懼意,就在將要插入的瞬間

,程瑤迦的臀部不停地震動著。



歐陽克並末立即插入,他像要慢慢體味其中的滋味,慢慢地蹲下自己的腰身。



「噢!」當被插入的一剎那,程瑤迦叫出了聲,全身肌肉一陣緊張,腰肢也彎曲

了起來。 歐陽克的下腹部,完全壓在程瑤迦的美臀上,他感到又圓又有彈性的美臀,

便更加用力地壓在程瑤迦身上。



淚流滿面的陸冠英,眼睛一瞪暈死過去。



隨即歐陽克開始一前一後地挺動著腰身。



「啊....噢......」程瑤迦咬緊牙關,緊閉著嘴唇,終於她也忍受不



住,配合著歐陽克有節奏的動作,她也開始有規律地呻吟。



粘膜的摩擦,發出辟嗒辟嗒的聲浪,溢出的愛液將歐陽克的陰囊都弄至濕濕滑滑

了。



「舒服吧?要扭就扭吧!」歐陽克喘著氣地說。不久,他整個身體都壓在程瑤迦

光滑誘人脊背上了。



接著歐陽克又伸出他的粗壯雙手,抓住程瑤迦的一雙乳房,像要將她壓成肉餅似

的,繼續活動著腰身,繼續向她壓了下去。



「啊....啊......啊......」程瑤迦被搞到已經喘不過氣來,



她縮起兩只腳,拚命地掙紮著身子。



歐陽克大力抽插,程瑤迦受到了最大的刺激,不由也大聲呻吟出來,這令歐陽克

倍感特別銷魂。



不知不覺間,程瑤迦自己也主動地一前一後地搖動著腰肢,開始配合歐陽克的沖

刺。大概她是無意識的配合吧,她已不再有痛感,反而自然而然地萌生了快感,因而

她才會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唔....我不行啦......」歐陽克的臉頰埋進程瑤迦的長髮之中,一



面嗅著秀髮甘香,同時也加快了沖刺動作。



歐陽克突然全身充滿激烈的快感,接著精液就像熱漿糊似地噴射進程瑤迦的體內





「啊啊....」程瑤迦抖動著全身,她在不停地喘息。大概她覺得精液噴到了



子宮口了吧!她的高潮似乎還沒有完,陰道在陣陣的收縮,她的情緒一時非常高漲。



歐陽克體味著陰莖搏動的快感。待到精液都被搾干時,他便停止了動作,整個肉

軀壓在程瑤迦小的背上。



程瑤迦仍在呼嚇呼嚇地喘氣,她已精疲力竭。她稍微扭動一下身體,全身的肌肉

就會敏感地痙攣。



也許程瑤迦自己也覺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吧!自己內心是很想繼續抗拒歐陽克,但

是如今竟糊裡糊塗地被歐陽克誘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



過了好久,歐陽克才慢吞吞地起身,慢慢地將插入的陰莖抽出。



從歐陽克奸淫程瑤迦開始,郭黃二人都認認真真地看著;看到精彩的時候,郭靖

的特大號早就脹得生疼,而黃蓉也早就流濕了一褲子。



歐陽克躺在程瑤迦的身邊的黃蓉看著說:「黃姑娘,你也想要吧,可我現在實在

不行了,過一會兒,我一定讓你飛上天去。」說著又喘息不已。



黃蓉說:「誰要你了,臭美麼!我想要,靖哥哥一定會給我的!」



歐陽克搖搖頭說:「那傻小子知道什麼,拜我為師,讓我好好教教他,或許還能

滿足你一下!」



「啊呀!」只聽郭靖大叫一聲,從地上跳了起來!歐陽克受傷後武功大大折扣,

再加上郭靖學了<九陰真經>上的武功,所以很快地沖開了穴道。



對歐陽克的所作所為郭靖再也不能忍受,一掌過去,這個淫人無數的歐陽公子也

隨之一命嗚呼了!



「程姑娘,你還好吧!」郭靖過去給程瑤迦解開穴道,手一接觸程瑤迦的肌膚,

郭靖也不由心中一動。



「讓我去死!」程瑤迦發瘋一樣向前沖去。郭靖無奈之下點了她的穴道,拾起衣

服給程瑤迦蓋在了身上。



「靖哥哥等一下。先給我解開穴道。」郭靖本來要先救醒陸冠英,黃蓉出言阻止





「為什麼?」郭靖有些奇怪。



「有些事他醒了,就不好辦了。」黃蓉媚眼如絲,看著郭靖。



郭靖如言先給黃蓉解開穴道。黃蓉像缺了骨頭一樣伏在郭靖的懷裡說:「靖哥哥

,讓我們先做夫妻的事,好嗎?」



「可是我那個太大,會弄傷你的!」這本來是黃蓉的話,些時卻被郭靖說了出來





「我不怕。我已經知道怎麼辦了,你來撫摸我,我那兒一濕就好辦了!你看剛才

歐陽克的東西也不見得就比你的小,也不一樣能進去麼?」黃蓉好像看出了門道,信

心十足地說。



「那,咱們就學歐陽克!」郭靖好像現在一點也不笨了。



郭靖帶著無比的興奮,吻著黃蓉的臉,並輕輕的吸吮著黃蓉的耳朵,哦!這些動

作真的讓黃蓉振奮得全身痙攣起來。



「靖哥哥,咱們先脫了衣服,好麼?」黃蓉無限深情地看著郭靖問。



郭靖也不說話,七手八腳地脫光了兩人的衣服。不等喘口氣,馬上又開始吻了起

來。



郭靖現在卻是從從乳頭開始到乳房,然後腹部及腋下,就這樣一遍又一遍的舔遍

了黃蓉的上半身,當然這時快感又流遍了黃蓉的全身。在吻的同時,郭靖的手也沒有

閒著一點一點向下滑去。



當手指滑向稍為濕潤的私處時,不經意的他碰到了那如豆大小般的陰核,被這撫

摸的感覺傳進子宮時,不時的從裡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此時黃蓉的快感也愈來愈強

烈:「對...靖哥哥就摸那裡,再來,哦,再來!」



當這些淫水汨汨的溢滿了郭靖的手指時,郭靖相當溫柔的蠕動著他的手。然後他

又用二根手指頭挾起黃蓉的陰蒂,輕輕的往上拉著,這樣刺激的結果更讓人欲火難耐





「哦...好爽...靖哥哥....再用點力啊!!」



那快感湧上了喉頭,黃蓉的聲音也顫抖了起來,身體好像被火燃燒著一樣,這小

小的密室,倒像一個煉礦場。



黃蓉真的興奮到極點了,早就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了。



郭靖的手指就像蜘蛛一樣的動作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在黃蓉私處上遊走。而她早

已爽的亂了氣息,全身的快感使黃蓉不斷地震動著身體:「原來這麼爽呀,這該不是

在做夢吧!」



「蓉兒...我受不了了,讓我插進去好嗎?」郭靖喘著粗氣說。



「你一定要輕一點兒呀!蓉兒害怕痛」畢竟黃蓉還是有點不放心。



「我知道。蓉兒,我來了。」



黃蓉早就想!來吧!快來吧!拼命的點頭。



郭靖說著,他將那硬梆梆的陽物「嘟」的一聲插入了黃蓉柔軟的陰戶中。



「啊,慢點,啊」雖然她的陰戶早就濕得一沓糊塗,可是破身之痛還總是有的。



於是郭靖不得不放慢速度輕輕地挑逗她的陰核。



「啊,靖哥哥...蓉兒需要再深一點...插入了。」還不等郭靖有所行動,

黃蓉又嚷了起來︰「哦...快一點,靖哥哥,蓉兒早就受不了了!快...用力.



...」



郭靖他全身壓在黃蓉身上,一邊插入律動著,他一邊吻著黃蓉的臉。慢慢的利用

腰力一進一退的干著黃蓉。



郭靖那粗大的龜頭正一次一次的沖撞著黃蓉的子宮壁,它也不停的摩擦著黃蓉的

陰壁,這種感覺好像墜入了五裡雲霧中飄飄欲仙。



隨著陰莖的插入運作,陰道中也不停的湧出了熱且粘的淫水,而且很快的就弄濕

了大片的陰毛。



郭靖每挺進一次,黃蓉的身體就放電一次,身體就好像飄到了雲裡。



「啊...啊..好..真好!!」黃蓉不禁淫蕩的呻吟著,並且兩手耐不住

而狂亂的抓著。



「哦...靖哥哥...用力...啊,用力!對....用力...」



郭靖他把陽具抽出一些,只將龜頭放在裡面,接著又再度挺進,就這樣重覆著。

想不到這小子,由剛剛初經人事就能領悟到這麼多,看來他一點也不笨呀!



當龜頭碰觸到黃蓉的子宮壁時,有一種奇妙的感覺襲擊而來,令人心神蕩樣,接

著私處口就更緊縮著,把龜頭緊緊的含著,配合著它的律動。



黃蓉的身體像被觸電一樣的顫抖著,配合著那正要登上最高峰的龜頭的律動。



郭靖繼續使著腰力,激昂的在操作著一抽一送之間。



黃蓉彷佛忍耐不住,這樣等待的時間太長,黃蓉再也忍不住了:「啊...不行..靖哥哥,我耐不住了!」黃蓉呻吟的叫著,自己也不知道在叫些什麼。



郭靖不停的一邊扭著腰挺進,一邊用手搓揉著黃蓉的乳頭。一會兒輕,一會兒又

重,正因為他這樣刺激黃蓉的乳房,黃蓉又禁不住的情欲高漲,呻吟聲也就愈來愈大

了。



「...啊...快用力!快...哦..啊!!」黃蓉自己也被這淫蕩的呻吟

嚇了一跳。但是這一波波淫蕩的聲浪,卻刺激著郭靖的肉棒更賣力的干自己呢!



黃蓉也覺得自己的聲音太大了,所以只好將手指伸入自己的口中含著以減低音量





郭靖果真像黃蓉想的那樣的賣力地在挺進。



「啊....啊...」不只是淫叫聲,就連黃蓉急促的喘息聲,都能讓郭靖燃



燒。被淫水吞食的大肉棒正凶猛的朝著最頂端沖陷著。



為了配合郭靖的律動,黃蓉也挺腰迎合著,一起為陰莖能插入最裡面而努力。



「啊!!不..不行!..不行了....」說完一股濃濃的處男精液射到了黃

蓉的子宮裡面。



「嗯...嗯...」郭靖也呻吟著。



終於兩個人都順利的達到了高潮。



過了好一會兒,黃蓉的身體才停止痙攣,而且慢慢的恢復平靜。郭靖的急促喘息

聲也慢慢變得的平緩了。



郭靖過去幫黃蓉清理了殘跡,手又不知道不覺的放到了她的椒乳上。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女武神的劫難(完)
「靖哥哥,我爹走了。咱們要不要追他?」黃蓉氣籲籲地說。



「不用了。放心吧!你爹不會有事的。唉,總算是熬過了這七天。蓉兒剛用完功

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郭靖說完倒在了密室的地板上。



「你瞧,他們在呢!」黃蓉從小孔中看外面的陸冠英和程瑤迦二人。



「你跑不了,看我怎麼抓你!」這對新婚夫婦還在圍著桌子你追我趕,全然不知

道除了他們,還有郭黃及歐陽克等人的存在。



「哎吆!」不知是故意還是怎麼,跑著跑著程瑤迦腳一扭,眼看就要摔倒,陸冠

英縱身一越,將她抱住。程瑤迦從小嬌生慣養,平時連男人都很少見,今天被陸冠英

這一抱,不禁全身發軟,耳根發熱,不由得伸手抱住了他的肩頭,將頭埋在了他的懷

裡。



陸冠英雖然是個知禮有為少年,可是也是一個血氣方剛的漢子,再說抱的是自己

的老婆,還是赫赫有名的黃島主做的媒,哪兒還想什麼合禮不合禮的。程瑤迦長長的

婕毛,紅紅的臉蛋,嬌小的嘴巧巧的略向上翻著。



陸冠英心動不已,不由得伸嘴向下印去。



程瑤迦「唔」一聲,也張開了那不曾為男人張開過的朱唇。



兩個未經人事的男女,受初次的情慾所支配,急切的想領略令人情不自禁的、想

領略情欲世界。兩人燙熱的唇貼在一起,陸冠英禁不住的吮啜著她的唇。程瑤迦也吐

出香舌,劃著他的嘴角。他將那頑皮的舌兒含入口中,自己的舌迎著她,相互碰觸著

對方口內最私密的地方。



結束長得令人喘不過氣的熱吻,倆人深吸著得來不易的空氣,動情的望著彼此,

相視一笑,程瑤迦杏眼含媚的模樣,令陸冠英下腹興起一陣熱潮,氣息也粗重了起來





他輕輕吻了吻她迷人的眼,頰、下巴,含吮住她細白的耳垂,用舌頭逗著她的耳

背,發現她那兒很是敏感,因為她不自禁的全身輕抖著、不由自主地倒在了草堆上;

讓藏在草堆裡的歐陽克嚇了一大跳,趕忙藏身角落裡爬去。



在陸冠英的嘴進占程瑤迦白皙的頸子時,兩人的手都不安分了起來。



他的手伸入她的外衣,隔著衣服感受著她柔嫩的肌膚,發現自己的撫摸也能讓她

發出愉快的呻吟,他更愉悅的尋覓著她敏感的部位,享受著她的反應。



「不要....不要.....」程瑤迦嬌喘不已,但還是本能地伸出手去阻止

他來回遊動的手。



陸冠英大聲地喘著氣,抓住了程瑤迦的手,動情地說:「瑤迦,今天是我們大喜

的日子,來吧好嗎?來吧!」說完又深深地吻了下去。



「靖哥哥,你看他們干嗎呢?」黃蓉雖然有些不明白,但也好像知道一點兒,臉

蛋發紅,轉身看著郭靖。



「給我看看!」郭靖不由得好奇心大起,湊身過來和黃蓉一起觀看。只是這麼一

看,郭靖馬上心跳不已,轉身一看黃蓉,發現她也在看著自己,而且眼神中發出一種

奇怪的光芒。



「蓉兒,他們在干什麼?你知道嗎?」郭靖紅著臉問。



「我聽人說,要是結成了夫妻就要這樣的。」



「那,那你讓我親親你,好嗎?我,我,我一定會娶你的!」



「靖哥哥,你的心意,我還不知道麼?」黃蓉嫣然一笑,將臉蛋伸了過來。郭靖

機械般親了親她,接下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靖哥哥,咱們也像他們一樣結成夫妻好麼?」黃蓉睜大眼睛問。



「好呀,可是咱們不會,不知道該怎麼辦呀!」



「咱們可以學他們呀?!」黃蓉撲過來,臉貼在郭靖的胸前。



外頭陸冠英已經把該做的預備工作全都做完了,晚霞照著程瑤迦光滑柔嫩的肌膚

,散發出淡淡的光澤。只來回在乳房上撫摸了幾個來回,陸冠英已經忍不住了,三下

五除二地扒光自己的衣服,把她抱到桌子上,分開她的大腿,端起自己的陽具,猛力

向下插去。



「哎呀,痛呀!」程瑤迦一直都很緊張,陰道口才剛剛濕了一點兒,哪能經得起

他-這用力一擊。



「呀」不由大叫一聲,險些暈過去。



躲在角落裡的歐陽克不禁大搖其頭,連呼可惜,心想:「這麼一個花兒一樣的美

人,怎麼就給了這麼一個不解風情的傻小子採了!」



陸冠英連忙停了下來,低身在程瑤迦的臉上親吻。雙手在那豐滿的兩個大奶子上

輕輕揉搓。如此過了片刻,程瑤迦感覺不是太痛了,感到下體內部,好像有什麼東西

鑽來鑽去,麻癢不堪。口中隨之也呻吟了出來。



陸冠英根本沒有性經驗,也不知道「進攻」的時間,仍是傻不楞登地摸來摸去。

程瑤迦饑渴難忍,身體一用力,將陸冠英的陽具向下套去。眼見是暗號來了,他也隨

著抽插,只是他也不敢像剛剛開始時那樣用力了。



「啊...啊...啊!」一向矜持的程大小姐如今也放蕩起來,大聲地叫了起

來。



「啊.....啊!!」隨著兩聲大叫,陸冠英已經忍不住射了出來。



二人穿好衣服,程瑤迦紅著臉伏在陸冠英懷裡。剛剛陸冠英雖然「大舉進攻」,

可是對程瑤迦來說︰只是剛剛開始,也許是因為第一次,陸冠英忍受不住一射盡興,

現在她可苦了,下身比剛才還難受,只是她說什麼也不會厚著臉皮再要一次的。



「英哥,我現在..把什麼都給你了,你可不能負我呀!」程瑤迦無限委屈,不

由地哭了出來。



「不會的,瑤迦,我陸冠英要是負了你,要我天打雷劈!」此時陸冠英也是滿腔

柔情,抱著嬌妻信誓旦旦。



密室裡



郭黃二人驚訝地張大了嘴巴,詫異不已。



「蓉兒,我..我..他,他們...」郭靖雙眼發紅,神態可怖,怔怔地看著

黃蓉,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



郭靖的心思,什麼時候能夠穩瞞得過黃蓉的眼睛,平時如有什麼事,黃蓉倒還可

以遷就他一下,這個可把她給嚇壞了:「不行,這可不行,你沒看程小姐痛成那個樣

子,你會弄傷我的!」



「蓉兒,不會的。蓉兒,我會很輕的,我不使勁;我慢慢地來!」郭靖又羞又急

,雙手搓來搓去。



程瑤迦那聲尖叫一直讓黃蓉心有餘悸,她說什麼也不同意;可郭靖此時卻是情欲

纏身,一個勁兒地哀求,最後差點兒給黃蓉跪下來,她這才委委屈屈地答應了。



要說陸冠英是個雛兒,那郭靖簡直就是個小孩了,他既不知道黃蓉那羊脂般的肌

膚,摸起來是多麼地滑手;也不明白黃蓉那尖挺的玉乳已經到了跳出肚兜的時候了。

那椒乳要是輕輕地握在手裡,或是用力地揉上兩下,再不就溫柔地含在嘴裡,用舌尖

輕輕地挑逗一下峰頭,那滋味豈不爽成了神仙。



可是,郭靖這個傻小子,只注意到了程陸二人的「尖鋒時刻」,顫抖著雙手粗暴

地扒光黃蓉的衣服,放倒在小床上,馬上就脫光自己的衣服,端起自己又粗又大的陽

具就要往裡插。



此時的黃蓉沒有經過任何愛撫,一點兒情欲也沒有,那個小小的陰道又乾又澀,

怎麼看也不像是可以容納郭靖那個特大號陽具的。



郭靖本來頭腦已經很迷糊,剛剛看到此番情景,也不知如何是好。黃蓉一直羞得

閉了雙眼,任由他的「胡作非為」,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見郭靖有所作為,便偷偷地睜

開眼睛。



這一看讓她差點跳起來:「哇,這麼大?!!」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干我的事!」他二人尚不知東西大的好處,黃蓉固然害

怕,郭靖則像是做錯了什麼事的小孩,不由束手無策。



「什麼人!」黃蓉那聲尖叫,聲音驚動了陸程二人,陸冠英很警覺地抓起寶劍。

程瑤迦也從陸冠英的懷中跳了起來!



「陸大哥,是我們,蓉兒和靖哥哥!」



「你們在哪兒?」



「在密室裡,快請進來吧!」



於是程陸二人便依照黃蓉的提示,開啟暗格打開密室。進去後,一般江湖人難免

有一番客套。



黃蓉畢竟是小孩心境,首先問了出來:「程姐姐,剛才你和陸大哥在干什麼?」



程瑤迦本來就不好意思,經她這麼一問,更覺耳根發燒,轉過身去,只作沒有聽

到。誰知黃蓉一定要問個明白,死纏著她不放。



陸冠英見嬌妻難堪,心想反正他們也都看見了,索性就給他們說個明白,看來他

們是真的不懂,或許教教他們,會成為一件美事,也說不定呢!於是說:「郭兄弟,

恐怕你們對閨中之事,還不是多麼明白,現在閒來無事,我就給你說說吧!」接著他

清了清嗓子說,把夫妻之事及生兒育女之道等等...詳細地給他們解說。



郭黃二人說什麼也沒有想到,原來成婚之後會有如此之事,越聽越奇。黃蓉眨著

眼睛想了一會說:「陸大哥,這是不行的!」



「為什麼不行?」陸冠英並不知道她剛才看了郭靖那特大號陽具。



「靖哥哥那個東西那麼大,我哪裡...怎麼能裝得下呢?」



「是麼?」陸冠英沒有見過別人的東西,不禁將信將疑。



「靖哥哥給陸大哥看看!」不懂性事的黃蓉要求越來越無理。



「這這怎麼能行呢?」郭靖紅了臉。程瑤迦羞不可當,走向牆角。



「陸大哥正在教我們,有什麼不行的!」說著就要把郭靖脫褲子給脫了下來。



「哇,果然很大!」陸冠英不禁有些暗自慚愧,仔細地端詳起來。



在另一邊程瑤迦也偷偷地瞄來瞄去,心頭如揣了個小鹿跳個不停︰「要是他.



..那會有多爽呀!」初嘗人事的她此時也不禁有些想入非非了。



「倏倏」忽然間飛來幾粒小石子兒,分別打中了郭陸等四人的軟麻穴。本來就以

這四人的武功,是不可能這麼容易被暗算的,但他們正在全神貫注地研究閨房問題,

而且武功最高的郭靖此時正光著下身,就這麼糊裡糊塗被歐陽克點中了穴道。



原來,陸程二人進來是很倉促,並沒有關閉暗門,歐陽克也就借機爬了進來,並

且看準機會一擊成功。



「嘿嘿,黃姑娘,這閨房之事還是問我吧,我比他們可要懂得多得多了!」歐陽

克以手撐地跳來跳去,此時一臉陰笑,在黃蓉臉上摸了一把。



「歐陽克,你就不怕我爹殺了你!」黃蓉掙紮不得,只好出言威脅。



「哈哈,我要是做了他女婿,他老人家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捨得殺了我!」

說完也就不再理會黃蓉,轉身對程瑤迦上下其手。



「淫賊,你想干什麼?!」程瑤迦急得淚汪汪地,卻也沒有辦法。



「干什麼?這還用問麼,上次姓郭的那傻小子多管閒事,這次我看你能跑到哪兒

去?」說完就在程瑤迦臉上吻來吻去。



「不要,不要,你這個淫賊,你不得好死!」程瑤迦頭搖來搖去,拼命想躲開歐

陽克的嘴唇。



「老實點兒,要不我先殺了那個姓陸的!」這一招可真把程瑤迦給嚇住了,狠狠

地瞪著歐陽克,眼睛裡好像要噴出火來!



「畜牲有種,你先殺了我!」陸冠英嘴唇咬出了血。



「哈哈哈哈!我才不會呢,我要讓你看場好戲。」說著把手伸進了程瑤迦的內衣

裡,輕輕地揉捏著她的乳頭。程瑤迦閉著雙目,緊緊地咬住嘴唇,兩滴清淚卻早已不

知不覺地流了下來。



歐陽克把程瑤迦的外衣脫下來鋪在地上當成床鋪,然後從她的額頭吻起,一邊吻



,一邊撫摸,同時也把肚兜的的帶子解開了。他一點一點地吻過耳垂,又吻過乳頭,

再吻到小腹。此時他早已把程瑤迦脫了個精光。



程瑤迦不由地急促的呼吸,令歐陽克感到腿間又熱又濕。歐陽克忍受不了那種奇

妙的刺激和快感,坐了起來。



程瑤迦也好像如釋重負,她滿臉通紅,呼哈呼哈地喘著粗氣。



「好,小蕩婦,就讓我送你去天堂吧!」歐陽克細聲地對程瑤迦說。



程瑤迦那雪白的美臀,像剛去殼的雞鶴蛋一樣的嫩滑。歐陽克托住她的臀部,勃

起的陰莖向她插去。



剛才和陸冠英一戰未能盡興,現在不知是期待,還是懼意,就在將要插入的瞬間

,程瑤迦的臀部不停地震動著。



歐陽克並末立即插入,他像要慢慢體味其中的滋味,慢慢地蹲下自己的腰身。



「噢!」當被插入的一剎那,程瑤迦叫出了聲,全身肌肉一陣緊張,腰肢也彎曲

了起來。 歐陽克的下腹部,完全壓在程瑤迦的美臀上,他感到又圓又有彈性的美臀,

便更加用力地壓在程瑤迦身上。



淚流滿面的陸冠英,眼睛一瞪暈死過去。



隨即歐陽克開始一前一後地挺動著腰身。



「啊....噢......」程瑤迦咬緊牙關,緊閉著嘴唇,終於她也忍受不



住,配合著歐陽克有節奏的動作,她也開始有規律地呻吟。



粘膜的摩擦,發出辟嗒辟嗒的聲浪,溢出的愛液將歐陽克的陰囊都弄至濕濕滑滑

了。



「舒服吧?要扭就扭吧!」歐陽克喘著氣地說。不久,他整個身體都壓在程瑤迦

光滑誘人脊背上了。



接著歐陽克又伸出他的粗壯雙手,抓住程瑤迦的一雙乳房,像要將她壓成肉餅似

的,繼續活動著腰身,繼續向她壓了下去。



「啊....啊......啊......」程瑤迦被搞到已經喘不過氣來,



她縮起兩只腳,拚命地掙紮著身子。



歐陽克大力抽插,程瑤迦受到了最大的刺激,不由也大聲呻吟出來,這令歐陽克

倍感特別銷魂。



不知不覺間,程瑤迦自己也主動地一前一後地搖動著腰肢,開始配合歐陽克的沖

刺。大概她是無意識的配合吧,她已不再有痛感,反而自然而然地萌生了快感,因而

她才會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唔....我不行啦......」歐陽克的臉頰埋進程瑤迦的長髮之中,一



面嗅著秀髮甘香,同時也加快了沖刺動作。



歐陽克突然全身充滿激烈的快感,接著精液就像熱漿糊似地噴射進程瑤迦的體內





「啊啊....」程瑤迦抖動著全身,她在不停地喘息。大概她覺得精液噴到了



子宮口了吧!她的高潮似乎還沒有完,陰道在陣陣的收縮,她的情緒一時非常高漲。



歐陽克體味著陰莖搏動的快感。待到精液都被搾干時,他便停止了動作,整個肉

軀壓在程瑤迦小的背上。



程瑤迦仍在呼嚇呼嚇地喘氣,她已精疲力竭。她稍微扭動一下身體,全身的肌肉

就會敏感地痙攣。



也許程瑤迦自己也覺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吧!自己內心是很想繼續抗拒歐陽克,但

是如今竟糊裡糊塗地被歐陽克誘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



過了好久,歐陽克才慢吞吞地起身,慢慢地將插入的陰莖抽出。



從歐陽克奸淫程瑤迦開始,郭黃二人都認認真真地看著;看到精彩的時候,郭靖

的特大號早就脹得生疼,而黃蓉也早就流濕了一褲子。



歐陽克躺在程瑤迦的身邊的黃蓉看著說:「黃姑娘,你也想要吧,可我現在實在

不行了,過一會兒,我一定讓你飛上天去。」說著又喘息不已。



黃蓉說:「誰要你了,臭美麼!我想要,靖哥哥一定會給我的!」



歐陽克搖搖頭說:「那傻小子知道什麼,拜我為師,讓我好好教教他,或許還能

滿足你一下!」



「啊呀!」只聽郭靖大叫一聲,從地上跳了起來!歐陽克受傷後武功大大折扣,

再加上郭靖學了<九陰真經>上的武功,所以很快地沖開了穴道。



對歐陽克的所作所為郭靖再也不能忍受,一掌過去,這個淫人無數的歐陽公子也

隨之一命嗚呼了!



「程姑娘,你還好吧!」郭靖過去給程瑤迦解開穴道,手一接觸程瑤迦的肌膚,

郭靖也不由心中一動。



「讓我去死!」程瑤迦發瘋一樣向前沖去。郭靖無奈之下點了她的穴道,拾起衣

服給程瑤迦蓋在了身上。



「靖哥哥等一下。先給我解開穴道。」郭靖本來要先救醒陸冠英,黃蓉出言阻止





「為什麼?」郭靖有些奇怪。



「有些事他醒了,就不好辦了。」黃蓉媚眼如絲,看著郭靖。



郭靖如言先給黃蓉解開穴道。黃蓉像缺了骨頭一樣伏在郭靖的懷裡說:「靖哥哥

,讓我們先做夫妻的事,好嗎?」



「可是我那個太大,會弄傷你的!」這本來是黃蓉的話,些時卻被郭靖說了出來





「我不怕。我已經知道怎麼辦了,你來撫摸我,我那兒一濕就好辦了!你看剛才

歐陽克的東西也不見得就比你的小,也不一樣能進去麼?」黃蓉好像看出了門道,信

心十足地說。



「那,咱們就學歐陽克!」郭靖好像現在一點也不笨了。



郭靖帶著無比的興奮,吻著黃蓉的臉,並輕輕的吸吮著黃蓉的耳朵,哦!這些動

作真的讓黃蓉振奮得全身痙攣起來。



「靖哥哥,咱們先脫了衣服,好麼?」黃蓉無限深情地看著郭靖問。



郭靖也不說話,七手八腳地脫光了兩人的衣服。不等喘口氣,馬上又開始吻了起

來。



郭靖現在卻是從從乳頭開始到乳房,然後腹部及腋下,就這樣一遍又一遍的舔遍

了黃蓉的上半身,當然這時快感又流遍了黃蓉的全身。在吻的同時,郭靖的手也沒有

閒著一點一點向下滑去。



當手指滑向稍為濕潤的私處時,不經意的他碰到了那如豆大小般的陰核,被這撫

摸的感覺傳進子宮時,不時的從裡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此時黃蓉的快感也愈來愈強

烈:「對...靖哥哥就摸那裡,再來,哦,再來!」



當這些淫水汨汨的溢滿了郭靖的手指時,郭靖相當溫柔的蠕動著他的手。然後他

又用二根手指頭挾起黃蓉的陰蒂,輕輕的往上拉著,這樣刺激的結果更讓人欲火難耐





「哦...好爽...靖哥哥....再用點力啊!!」



那快感湧上了喉頭,黃蓉的聲音也顫抖了起來,身體好像被火燃燒著一樣,這小

小的密室,倒像一個煉礦場。



黃蓉真的興奮到極點了,早就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了。



郭靖的手指就像蜘蛛一樣的動作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在黃蓉私處上遊走。而她早

已爽的亂了氣息,全身的快感使黃蓉不斷地震動著身體:「原來這麼爽呀,這該不是

在做夢吧!」



「蓉兒...我受不了了,讓我插進去好嗎?」郭靖喘著粗氣說。



「你一定要輕一點兒呀!蓉兒害怕痛」畢竟黃蓉還是有點不放心。



「我知道。蓉兒,我來了。」



黃蓉早就想!來吧!快來吧!拼命的點頭。



郭靖說著,他將那硬梆梆的陽物「嘟」的一聲插入了黃蓉柔軟的陰戶中。



「啊,慢點,啊」雖然她的陰戶早就濕得一沓糊塗,可是破身之痛還總是有的。



於是郭靖不得不放慢速度輕輕地挑逗她的陰核。



「啊,靖哥哥...蓉兒需要再深一點...插入了。」還不等郭靖有所行動,

黃蓉又嚷了起來︰「哦...快一點,靖哥哥,蓉兒早就受不了了!快...用力.



...」



郭靖他全身壓在黃蓉身上,一邊插入律動著,他一邊吻著黃蓉的臉。慢慢的利用

腰力一進一退的干著黃蓉。



郭靖那粗大的龜頭正一次一次的沖撞著黃蓉的子宮壁,它也不停的摩擦著黃蓉的

陰壁,這種感覺好像墜入了五裡雲霧中飄飄欲仙。



隨著陰莖的插入運作,陰道中也不停的湧出了熱且粘的淫水,而且很快的就弄濕

了大片的陰毛。



郭靖每挺進一次,黃蓉的身體就放電一次,身體就好像飄到了雲裡。



「啊...啊..好..真好!!」黃蓉不禁淫蕩的呻吟著,並且兩手耐不住

而狂亂的抓著。



「哦...靖哥哥...用力...啊,用力!對....用力...」



郭靖他把陽具抽出一些,只將龜頭放在裡面,接著又再度挺進,就這樣重覆著。

想不到這小子,由剛剛初經人事就能領悟到這麼多,看來他一點也不笨呀!



當龜頭碰觸到黃蓉的子宮壁時,有一種奇妙的感覺襲擊而來,令人心神蕩樣,接

著私處口就更緊縮著,把龜頭緊緊的含著,配合著它的律動。



黃蓉的身體像被觸電一樣的顫抖著,配合著那正要登上最高峰的龜頭的律動。



郭靖繼續使著腰力,激昂的在操作著一抽一送之間。



黃蓉彷佛忍耐不住,這樣等待的時間太長,黃蓉再也忍不住了:「啊...不行..靖哥哥,我耐不住了!」黃蓉呻吟的叫著,自己也不知道在叫些什麼。



郭靖不停的一邊扭著腰挺進,一邊用手搓揉著黃蓉的乳頭。一會兒輕,一會兒又

重,正因為他這樣刺激黃蓉的乳房,黃蓉又禁不住的情欲高漲,呻吟聲也就愈來愈大

了。



「...啊...快用力!快...哦..啊!!」黃蓉自己也被這淫蕩的呻吟

嚇了一跳。但是這一波波淫蕩的聲浪,卻刺激著郭靖的肉棒更賣力的干自己呢!



黃蓉也覺得自己的聲音太大了,所以只好將手指伸入自己的口中含著以減低音量





郭靖果真像黃蓉想的那樣的賣力地在挺進。



「啊....啊...」不只是淫叫聲,就連黃蓉急促的喘息聲,都能讓郭靖燃



燒。被淫水吞食的大肉棒正凶猛的朝著最頂端沖陷著。



為了配合郭靖的律動,黃蓉也挺腰迎合著,一起為陰莖能插入最裡面而努力。



「啊!!不..不行!..不行了....」說完一股濃濃的處男精液射到了黃

蓉的子宮裡面。



「嗯...嗯...」郭靖也呻吟著。



終於兩個人都順利的達到了高潮。



過了好一會兒,黃蓉的身體才停止痙攣,而且慢慢的恢復平靜。郭靖的急促喘息

聲也慢慢變得的平緩了。



郭靖過去幫黃蓉清理了殘跡,手又不知道不覺的放到了她的椒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