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名叫蘭亞的異世界大陸中,正到亂世之時,有兩股互相對立的勢力,

一股叫陳國,一股叫魏國。



起初魏國的實力一直壓著陳國一頭,不過就在陳國支撐不住之際,當世陳皇

之子陳立執掌陳國,硬生生地抵抗住魏國的攻勢,並將陳國一步步地發展壯大,

如今陳國與魏國的實力已經與當初截然相反,終於,在紀元103年,陳國吹響

了對魏國總攻的序幕,陳立任命有戰場女武神之稱的施蘭為主帥,率軍30萬,

討伐魏國。「



陳國都城前。



陳立和施蘭兩相對視,目光中含情脈脈。



眾人已經見怪不怪,陳立與施蘭的關係已經是眾所皆知的了。



「此戰你務必要保重你自己的安危,若你成功回來,我便與你大婚。」陳立

撫摸著施蘭的頭溫柔地說道。



「嗯。」施蘭也注視著陳立,千言萬語都化在了這一聲嗯中。



就在兩人秀恩愛之際,軍隊中一道目光森然地注視著這一切。



女武神施蘭轉頭走向了軍隊,並且下令道:「全軍開拔!」



陳立望著已經漸行漸遠的軍隊,心中卻有一股不好的感覺。



二十天後,30萬大軍開拔到了賀蘭縣與魏軍對峙著。



三天後的夜裡,魏國君主營帳中。



魏國君主嵐操赤裸著身子坐在王位上,在他的身下卻有一名女子在吞吐著他

的肉棒,這名女子體態豐滿,尤其是身後的屁股,完美而肥大,而此時她的下體

此時已經泛起了蜜汁,兩條腿纏繞在一起,似乎在忍耐著什麼。



最終她身子一顫,吐出了肉棒,「啊!」地呻吟了一聲,癡迷地望著眼前的

肉棒道:「主人,奴家忍不住了,主人,求你!用大肉棒幹我!」



嵐操見到這一幕哈哈大笑道:「怎麼,秦蘭,你當初不是寧死不屈嗎,現在

怎麼反而求我了呢?」



那名女子擡起了頭,其模樣赫然是施蘭的親衛隊長秦蘭。



秦蘭白了嵐操一眼,道:「當初奴家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其中滋味,如今

是主人讓奴家感受到了其中的快樂,奴婢感激還來不及呢!哦!主人!幹我!」

秦蘭扭動著完美的身軀,那動作充滿了誘惑。



「哈哈,轉過身來!」嵐操大笑著下令道。



秦蘭身子一顫,連忙轉過了身,將肥碩的屁股對向了嵐操。



嵐操站了起來,一沖身,將他那完美的肉棒插入了秦蘭體內。



「啊……好舒服……主人……主人……用力……啊……幹死騷貨吧!」秦蘭

面色潮紅地呻吟道。



「你在那女武神身邊,她沒有起疑吧?」嵐操一邊幹一邊拍著她的屁股問道。



「啊……沒……沒……啊……那賤人……啊……一點也沒有……懷疑奴家…

…啊……啊……好幸福啊!」秦蘭一邊呻吟一邊答道。



「好,剩下的計畫就交給你了。」嵐操抽出了肉棒,重重地拍了一下秦蘭的

屁股說道。



秦蘭身子一顫,一股空虛感傳來,身子一軟,跌坐在了地上,而眼神直勾勾

地望著嵐操的肉棒。



「去吧,等事情完成,我會當著女武神的面操你的。」嵐操吩咐道。



「啊……是,主人!」秦蘭想到那時的場景,身子又是一顫,跌跌撞撞地拿

起了衣服穿上,然後走了出去。



等到秦蘭回營後,她的營帳中。



秦蘭裸著身子,躺在褥子上手癮,一邊手癮一邊喊道:「啊……主人……幹

我……用力……幹我。」



臉上盡是癡淫之色,一點沒有當初莊嚴的樣子。



一天後,夜晚。



施蘭正在營帳下看書,忽然一人拉簾而進。



施蘭擡頭一望,原來是秦蘭,於是道:「秦蘭,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蘭姐,我發現了一件大事!」秦蘭神神秘秘地道。



「什麼事?」施蘭被勾起了興趣,望著秦蘭道。



「我發現有幾個人在山間尋找著什麼。」秦蘭小聲地道。



「這有什麼。」施蘭不以為意。



「可是我發現其中一人居然是魏國君王。」秦蘭忽然說道。



「什麼!」施蘭被這個消息震驚了。



他立刻想到如果抓到他,戰爭不就可以結束了嗎,想到此刻,施蘭眼中充滿

了興奮。



「在哪快帶我去!」施蘭興奮地道。



「蘭姐,如果有埋伏……」秦蘭猶猶豫豫地道。



「你連我的本事都不相信了?」施蘭有些不開心地道。



「那蘭姐,避免軍中細作,打扮一下,隨我悄悄地來。」秦蘭小聲地說道。



「好!你等下!」施蘭講到。



片刻後,一個偏僻的地方。



「在這嗎?」施蘭環顧四方問道。



「嗯,不好有人來了,蘭姐先躲到這。」秦蘭拉著施蘭躲在了一片草叢中。



片刻後,一行人走了過來。



施蘭放眼望去,正是魏國君王嵐操。



施蘭見到此景後哪還耐得住,直接蹦出,向著嵐操殺去。



「嵐操拿命來!」施蘭跳起來喊道。



就在施蘭看到嵐操將要損命在她手上時,忽然腳步一軟,跌坐在了地上。



怎麼會,施蘭不可思議地想到。



「哈哈,施蘭沒想到吧,你已經中了我的獨家秘方歡喜無力散。」嵐操笑著

對施蘭道,隨後在施蘭仇恨的目光下,一敲她的脖頸,施蘭只覺得脖子一麻,然

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許久過後,施蘭幽幽醒來,兩盞幽暗的燈光在她眼前晃著。



隨著施蘭意識的蘇醒,她終於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低下頭一看,自己渾身上

下居然不著片縷,施蘭立刻慌了神,急忙將手伸進私處,待摸見那薄薄的膜後,

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隨著施蘭精神的減緩放鬆,耳邊傳來了一陣奇怪的聲音,施蘭連忙轉頭望去,

卻見到了令她耳面赤紅的景象。



畫面中一個裸身的男的正在大力插著一名也全身赤裸的女的。



男的正是魏國君主嵐操,而女的居然是施蘭的親衛隊長秦蘭。



「啊……主人……啊……好舒服……用力……幹死騷貨吧!」秦蘭不斷地呻

吟著,臉上充滿了淫樂。



「住手!嵐操你在幹什麼,堂堂君主,居然欺負一個弱女子,說出去也不怕

人笑話!」施蘭大聲斥責道,並想要起身,但全身鬆軟,沒堅持多久又倒了下去。



「哈哈,女武神,你這話可不對了,我們幹的可是你情我願的事,可不是欺

負,蘭奴,你說是吧!」嵐操大笑地說道。



「啊……不錯……主人……幹的好舒服……蘭姐……你也一起來嘛……這…

…件事……絕不後悔的……啊。」秦蘭一邊呻吟一邊說道。



施蘭聽到「蘭奴」二字渾身一顫,再聽到秦蘭的話語,私處竟然露出了一絲

蜜汁,這真有那麼舒服嗎?施蘭迷神地想到,但很快她就回過神來,面紅耳赤,

隨機仇恨地望著嵐操道:「嵐操,有本事放我們出去,在戰場上堂堂正正地一決

勝負!」



「哈哈,放你們出去,你問問我身下的人願意走嗎?」嵐操狅笑著道。



「啊……太舒服了……主人……我再也離不開你了……啊……啊!」秦蘭媚

聲呻吟道。



「看到了嗎,她不願走,你又何必強人所難,說不定嘗過我的肉棒,你也離

不開了呢!」嵐操諷刺地說道。



「你,無恥,定是你做了什麼手法!」施蘭面色通紅地辨道。



「不如這樣,我給你一個機會,等我操完她,我肉棒暫時不插你,你若能在

我的手法下堅持一炷香時間不高潮,我就放你們離開,如果你高潮了,就讓我插

你如何?」嵐操許諾道。



「別嘛……主人……啊……我不想離開你!」秦蘭在身下呻吟道。



「好!一言為定!」施蘭思索了一會,覺得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於是答

應了下來,然後扭過頭去不再看這個淫亂的場面。



許久過後。



「啊……啊……主人……我又要……啊……丟了!」秦蘭在嵐操身下呻吟道。



嵐操也加快了衝刺。



片刻後,嵐操道:「蘭奴,主人的聖液你可要接好了!」



「啊……主人……射吧……奴婢期待著……啊……啊……丟了……丟了!」

秦蘭話音剛落,就覺得陰道裡一陣液體沖過,秦蘭也在這作用力下再次高潮了,

之後直接癱軟了下去。



「啊,終於射了!」嵐操感歎了一聲。



隨後嵐操扭頭對施蘭道:「女武神,在此期間,你可是偷偷回頭42次哦!」



然後嵐操棄下秦蘭,走向了施蘭,邪笑道:「準備好了嗎?」



施蘭一扭頭,看也不看道:「你……你動手吧!」



聽到此聲後,嵐操伸出了他的雙手開始在施蘭誘人的身體上撫摸起來。



嵐操的手或是按,或是滑,或是掐,或是敲,不多時,手下的施蘭眼神已經

開始迷離起來,但她還是咬著牙,絕不發出一點聲音。



片刻後,施蘭的意思已經漸漸被情欲所占,她的雙眼越來越迷離,神思飄忽,

好像忘記了什麼。



「啊!」終於施蘭發出了第一聲。



嵐操嘴角露出了神秘的微笑,雙手也開始加快速度了。



施蘭的呻吟聲越來越急促。



「啊……」隨著一聲長久的呻吟,施蘭的下體噴出了久違的液體。



片刻之後,意識回復清醒的施蘭滿面通紅,面露羞惱之意,狠狠地瞪了一眼

嵐操,隨後別過頭去。



「喏!」嵐操指著遠處燃燒的一支香,面露笑意地對著施蘭道:「時間還有

大半,女武神你可別耍賴哦,否則後果很嚴重的,我們幾萬個兄弟還在等著呢。」

說完嵐操俯下身,在施蘭的耳邊輕輕吹一口氣,然後悄聲道:「如果你答應了,

我還會給你機會,讓你走的。」



「違不違約,就看女武神你的英明決策了。」嵐操站起來俯視著施蘭大聲道。



施蘭眼神憂傷,半響後,才微微點頭,同時心道,待我逃出去必雪今日之恥。



「好,不愧是女武神,說話果然算數,」嵐操拍掌贊道,「不過……」嵐操

話鋒一轉道,「女武神是要在下動呢,還是自己動?」



施蘭回過頭,狠狠地挖了她一眼,道:「你動!」



嵐操笑道:「女武神挖人的一眼也格外嫵媚呢,不過讓我動,還請像狗一樣

的趴在地上,否則……」



「你……」施蘭目光變換猶豫不決。



「既然如此……」嵐操意味深長地道。



「好,我趴……」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嵐操估計要被施蘭的眼神殺死萬

次了。



施蘭轉身跪在地上,雙手不自然地撐地,如秋水般的杏眸裡竟然閃爍著淚光。



在燈火的照耀下,明暗交錯,竟成現出完美的體態。



「好!」嵐操撫掌大贊,然後慢慢地走向施蘭,將大雞巴靠近施蘭的小穴來

回地磨動,同時雙手也不閑著,在施蘭的潔白如玉的身上來回撫摸。



漸漸地,施蘭的眼眸又變得迷離,仿佛嵐操的手有別樣的魔力,連膚色都變

紅了,嬌喘聲發出,身子也開始不安地扭動,完美無缺的屁股也向著後方靠近。



嵐操見到時機成熟,微微一笑,將大雞巴直接一挺,瞬間撕破了女武神的處

女膜,進入了她的體內。



施蘭頓時被一陣疼痛恢復了清醒,眼眸中閃爍著淚光,完美性感的小嘴喃喃

道:「啊……陳,對不起,我不能……了。」



嵐操聽見施蘭的低聲訴說,嘴角微微一翹,身子開始挺動,手也抓向了施蘭

潔白如玉,上面還有青色血管的乳頭,用他的手法開始巧妙地揉著。



漸漸地,施蘭感覺到下身的疼痛感居然緩緩地消失了,嵐操的肉棒一股灼人

的熱度在她的小穴裡抽插著,小穴隨著肉棒熱度的灼燒,居然有種癢癢的感覺,

之後就是舒服,幸福和依靠。



施蘭的眼神開始了迷亂,她漸漸發出了一聲聲微弱的呻吟。



嵐操見時機成熟了,就將施蘭翻了過來,讓她看著自己,抓著她的那完美而

充滿彈性的大腿,開始加大力度衝刺。



「啊……」施蘭終於大聲叫出了第一聲。



嵐操見施蘭開始墮落在淫欲裡,就開始變著姿勢大力肉著施蘭。



「啊……不行了……要到了!」在嵐操的抽插下,施蘭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

次高潮。



但嵐操感覺到施蘭陰道的收縮並沒有停下,繼續大力抽插著施蘭的美穴。



就這樣施蘭連續高潮了三次。



最後嵐操將施蘭扶了起來,施蘭也配合地將大腿緊緊地夾著嵐操的腰,雙手

也環抱著嵐操。



「饒了我吧……好舒服……人家要飛了……啊……不行了…



…又要到了!」



嵐操也喘著粗氣。



終於兩人同時迎來了高潮。



施蘭的雙腿緊緊地夾著嵐操的腰,仿佛要將其夾斷似的,手指也掐入了嵐操

的後背。



施蘭的身體不停地顫抖,良久才停了下來。



嵐操也放下了施蘭的大腿,眼光俯視著施蘭。



施蘭望著面前的嵐操,彆扭的痛恨中還雜著一絲微不可查的愛意,只不過一

會就消失了。



「施蘭,不錯,你表現不錯,很配合,接下來三天我還會來,三天後我會考

慮放你的。」嵐操說完摟著秦蘭的腰,在施蘭的痛恨中大笑地走了。



施蘭望著嵐操終於累得閉上了雙眼。



夜裡。



牢房的外面兩盞幽暗的燈光仍然亮著。



施蘭絕美的臉上仍然含著紅暈,忽然,施蘭開口喊道:「陳立!」



之後就一直重複著,但漸漸地,口中的陳立竟然變成了嵐操,身體也漸漸地

白中帶紅起來。



忽然施蘭長吟了一聲,身子猛烈顫抖,下體忽然噴出了一陣淫水。



隨後施蘭睜開了眼睛,好一會才坐起了聲,望著身下的濕潤,才意思到自己

剛才居然夢中高潮了,再回想起夢中的內容,施蘭一陣面紅耳赤。



「我難道這麼淫蕩,才剛剛體會,就夢到……」施蘭喃喃道。



隨後施蘭感覺到小穴中一陣瘙癢,親不自禁地摸了一下陰核。



「哦……」嵐操呻吟了一聲,隨後將手伸了進去,開始了抽插,另一隻手也

在玩弄著她的乳頭。



「哦……不行……」施蘭插了半天,卻沒有絲毫減緩的感覺,反而愈加厲害

了。



「嵐操……嵐操!」施蘭喃喃道。



天漸漸亮了,一陣腳步聲響起,施蘭連忙期待地望去,一個人影出現在了施

蘭的眼中。



「咦,女武神,你在幹嘛?」嵐操假裝吃驚地道。



此時的施蘭正在用小穴劃著牢柱。



聽見嵐操的叫聲,施蘭才略微清醒,發現了自己正做著何等淫蕩之事。



沒等施蘭反應過來,嵐操就率先一步踏了過來,解開鎖,推開了門。



嵐操一過來,施蘭覺得小穴中的瘙癢愈加嚴重,情不自禁地扭著身子,呻吟

了一聲。



嵐操笑著走了進來,抱起了施蘭,一手抓著她的奶子,一隻手劃過她的小穴,

輕聲在她耳邊道:「沒想到堂堂女武神居然這麼淫蕩,難道被我開發出了本性,

對嗎?」嵐操在施蘭耳邊吹了一口氣,隨後又用獨特的手法在施蘭身上撫摸。



「轉過身來!」嵐操命令道。



施蘭聽聲音身子一顫,隨後聽話地轉過了身子,心裡面說服自己,我只有聽

他的話,才能逃出去報仇。



嵐操笑著將大雞巴插入了施蘭的小穴中,之後又弄了施蘭幾次高潮才在施蘭

羞憤的目光中端著施蘭的尿盆離開。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嵐操都如約而至來操著施蘭,之後,施蘭覺得她

的身子越來越癢,越來越空虛。



第四天,在施蘭期盼的眼神中,嵐操帶著衣裳暴露的秦蘭來了。



施蘭期待地看著嵐操,扭著美妙的身子。



「施蘭,放你出去,我還要和部下協商一下,不過有一點我向你保證,肯定

會放你出去的,恩,今後我就不會操你了,這地方隱蔽,所以我帶別人來操。」



在施蘭失落的目光中,嵐操將大雞巴插入了秦蘭的小穴中。



「啊……主人……好舒服……啊……真棒!」



施蘭的專門牢房裡回蕩著秦蘭的浪聲蕩語。



施蘭目光盯著他們,只覺得腦子根本轉不起來,而下身的小穴越來越癢,漸

漸地施蘭將手放進了小穴中開始抽插,而眼睛緊盯著嵐操。



嵐操插完秦蘭後就摟著秦蘭離開了。



第二天,嵐操也是如此。



第三天,嵐操照樣摟著秦蘭,就當他準備將大雞巴插入秦蘭體內時,身後一

道身子抱住了他。



嵐操回頭道:「施蘭,你要幹什麼?」



「要……我要……」施蘭已經完全被欲火吞沒了理智,今天連飯都沒吃。



「沒想到女武神這麼淫蕩,那麼話也說得淫蕩點吧,要什麼?」嵐操戲弄道。



「要你的大雞巴!」施蘭低著頭道。



「不對,沒有後面,而且對我不尊敬,擡頭看著我說!」嵐操命令道。



「要嵐操大人的大雞巴插我的賤穴!」施蘭紅著臉剛說完,就覺得身子湧動

著一種愉悅感。



「轉過身去,像狗一樣趴在地上,蘭奴!」嵐操道。



「是!」聽見這話,施蘭身子又一陣顫抖,乖乖地轉過了身子。



終於……終於施蘭等到了嵐操將大雞巴插入了她的體內。



長長地呻吟聲帶著施蘭的眼淚。



「啊……幹死我……啊……好舒服……好棒……」施蘭大聲浪叫道。



「叫主人,你是蘭奴!」嵐操在她耳邊輕聲道。



「啊……是……主人……啊……蘭奴……啊……好舒服!」施蘭歇斯底裏地

浪叫道。



終於施蘭又幾度高潮,嵐操將精液射入了施蘭的體內。



施蘭用迷離的眼神望著嵐操,目光中絲毫不掩蓋她的癡迷和愛意。



第二天,嵐操又來了,施蘭又用她的身體迎奉著嵐操,有點破罐破摔的意思。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第六天,嵐操來了,並且告訴施蘭他同意放她走,不過有個條件。



「只要你在半炷香內給我舔大雞巴還能忍得住,我就放你走如何,否則就成

我我的性愛奴隸如何?」



「好!」施蘭一口答應了下來,心中道,陳立,如果我忍不住不要怪我,隨

後想到要成為嵐操的奴隸,施蘭身子又升起一陣愉悅。



施蘭癡迷地望著嵐操的大雞巴,然後珍重地將它含入口中。



嵐操的大雞巴隨著施蘭的服侍漸漸地變得越來越大,施蘭體內的躁動也越來

越猛烈。



施蘭緊夾著雙腿並扭動著。



嵐操低頭在施蘭耳邊輕語道:「蘭奴,成為我的奴隸吧!」



聽見這話,施蘭終於忍不住了,吐出了雞巴,對著嵐操哀求道:「主人,我

要你的大雞巴……啊啊……插我的搔穴。」



嵐操聞言大喜,將雞巴終於插入了施蘭的體內。



「啊……插死蘭奴吧……啊……主人……好舒服!」



「啊……啊……啊……啊!」



三天後。



陳軍軍營。



「怪了,秦蘭護衛,主帥怎麼不出面呢?」有人問到。



「我不是說了嗎,這是機密,等到主帥回來一定會打贏的。」秦蘭回答道。



魏軍軍營。



魏國君主嵐操高坐椅上,而在他身下卻有一名女子低頭吮吸著他的肉棒。



近處一觀,這名女子滿面癡情,一雙杏眼滿含春色,正是女武神施蘭。



她此時一隻手拿著嵐操的肉棒,另一隻手卻撫摸著小穴,身體時而顫抖,好

像在竭力忍著什麼。



「好了!」嵐操拍了拍施蘭的背,施蘭頓時會意,轉過了身去,將肥美的臀

部對著嵐操。



「噗嗤」一聲,嵐操將肉棒插進了施蘭的體內。



「啊!」施蘭一聲長吟。



「啊……好棒……主人……好舒服……蘭奴舒服死了……啊……啊!」



片刻後。



「啊……不行了……要到了……啊!」



就在施蘭即將到達頂點的時候,嵐操卻把肉棒抽了回去。



突然失去的失落感讓施蘭渾身無力地跌落在地上,滿面渴望地望著嵐操。



「回去吧,將我的事辦完,本大爺再賞你。」嵐操俯視著施蘭說道。



「是。」施蘭顫抖著身體將衣服穿上,然後一步一顫地走了出去。



是夜。



陳軍軍營。



施蘭邀請眾位將領入主帳飲酒。



酒過三巡,眾位將領紛紛倒了下去。



第二天,眾位將領被冷水澆頭才依次醒來,望向主帳,卻看到主帥施蘭全身

裸體地坐在了一位男子的身上。



「嵐操!」有位將領認了出來。



眾人聽後大驚。



「你們很夠膽嗎,竟然敢強姦主帥施蘭!怎麼?不投降嗎?」嵐操笑著說道。



眾位將領都是聰明人,紛紛明白了什麼意思。



於是大部分投降,少數沖向嵐操卻被弩箭殺死。



西元103年,陳魏決戰,陳軍大部紛紛反叛,陳軍大敗。



西元104年,女武神施蘭率軍攻入陳都,陳國亡。



魏國君主嵐操於這年完成統一大業。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黃蓉無慘二:軒轅台前

在一個名叫蘭亞的異世界大陸中,正到亂世之時,有兩股互相對立的勢力,

一股叫陳國,一股叫魏國。



起初魏國的實力一直壓著陳國一頭,不過就在陳國支撐不住之際,當世陳皇

之子陳立執掌陳國,硬生生地抵抗住魏國的攻勢,並將陳國一步步地發展壯大,

如今陳國與魏國的實力已經與當初截然相反,終於,在紀元103年,陳國吹響

了對魏國總攻的序幕,陳立任命有戰場女武神之稱的施蘭為主帥,率軍30萬,

討伐魏國。「



陳國都城前。



陳立和施蘭兩相對視,目光中含情脈脈。



眾人已經見怪不怪,陳立與施蘭的關係已經是眾所皆知的了。



「此戰你務必要保重你自己的安危,若你成功回來,我便與你大婚。」陳立

撫摸著施蘭的頭溫柔地說道。



「嗯。」施蘭也注視著陳立,千言萬語都化在了這一聲嗯中。



就在兩人秀恩愛之際,軍隊中一道目光森然地注視著這一切。



女武神施蘭轉頭走向了軍隊,並且下令道:「全軍開拔!」



陳立望著已經漸行漸遠的軍隊,心中卻有一股不好的感覺。



二十天後,30萬大軍開拔到了賀蘭縣與魏軍對峙著。



三天後的夜裡,魏國君主營帳中。



魏國君主嵐操赤裸著身子坐在王位上,在他的身下卻有一名女子在吞吐著他

的肉棒,這名女子體態豐滿,尤其是身後的屁股,完美而肥大,而此時她的下體

此時已經泛起了蜜汁,兩條腿纏繞在一起,似乎在忍耐著什麼。



最終她身子一顫,吐出了肉棒,「啊!」地呻吟了一聲,癡迷地望著眼前的

肉棒道:「主人,奴家忍不住了,主人,求你!用大肉棒幹我!」



嵐操見到這一幕哈哈大笑道:「怎麼,秦蘭,你當初不是寧死不屈嗎,現在

怎麼反而求我了呢?」



那名女子擡起了頭,其模樣赫然是施蘭的親衛隊長秦蘭。



秦蘭白了嵐操一眼,道:「當初奴家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其中滋味,如今

是主人讓奴家感受到了其中的快樂,奴婢感激還來不及呢!哦!主人!幹我!」

秦蘭扭動著完美的身軀,那動作充滿了誘惑。



「哈哈,轉過身來!」嵐操大笑著下令道。



秦蘭身子一顫,連忙轉過了身,將肥碩的屁股對向了嵐操。



嵐操站了起來,一沖身,將他那完美的肉棒插入了秦蘭體內。



「啊……好舒服……主人……主人……用力……啊……幹死騷貨吧!」秦蘭

面色潮紅地呻吟道。



「你在那女武神身邊,她沒有起疑吧?」嵐操一邊幹一邊拍著她的屁股問道。



「啊……沒……沒……啊……那賤人……啊……一點也沒有……懷疑奴家…

…啊……啊……好幸福啊!」秦蘭一邊呻吟一邊答道。



「好,剩下的計畫就交給你了。」嵐操抽出了肉棒,重重地拍了一下秦蘭的

屁股說道。



秦蘭身子一顫,一股空虛感傳來,身子一軟,跌坐在了地上,而眼神直勾勾

地望著嵐操的肉棒。



「去吧,等事情完成,我會當著女武神的面操你的。」嵐操吩咐道。



「啊……是,主人!」秦蘭想到那時的場景,身子又是一顫,跌跌撞撞地拿

起了衣服穿上,然後走了出去。



等到秦蘭回營後,她的營帳中。



秦蘭裸著身子,躺在褥子上手癮,一邊手癮一邊喊道:「啊……主人……幹

我……用力……幹我。」



臉上盡是癡淫之色,一點沒有當初莊嚴的樣子。



一天後,夜晚。



施蘭正在營帳下看書,忽然一人拉簾而進。



施蘭擡頭一望,原來是秦蘭,於是道:「秦蘭,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蘭姐,我發現了一件大事!」秦蘭神神秘秘地道。



「什麼事?」施蘭被勾起了興趣,望著秦蘭道。



「我發現有幾個人在山間尋找著什麼。」秦蘭小聲地道。



「這有什麼。」施蘭不以為意。



「可是我發現其中一人居然是魏國君王。」秦蘭忽然說道。



「什麼!」施蘭被這個消息震驚了。



他立刻想到如果抓到他,戰爭不就可以結束了嗎,想到此刻,施蘭眼中充滿

了興奮。



「在哪快帶我去!」施蘭興奮地道。



「蘭姐,如果有埋伏……」秦蘭猶猶豫豫地道。



「你連我的本事都不相信了?」施蘭有些不開心地道。



「那蘭姐,避免軍中細作,打扮一下,隨我悄悄地來。」秦蘭小聲地說道。



「好!你等下!」施蘭講到。



片刻後,一個偏僻的地方。



「在這嗎?」施蘭環顧四方問道。



「嗯,不好有人來了,蘭姐先躲到這。」秦蘭拉著施蘭躲在了一片草叢中。



片刻後,一行人走了過來。



施蘭放眼望去,正是魏國君王嵐操。



施蘭見到此景後哪還耐得住,直接蹦出,向著嵐操殺去。



「嵐操拿命來!」施蘭跳起來喊道。



就在施蘭看到嵐操將要損命在她手上時,忽然腳步一軟,跌坐在了地上。



怎麼會,施蘭不可思議地想到。



「哈哈,施蘭沒想到吧,你已經中了我的獨家秘方歡喜無力散。」嵐操笑著

對施蘭道,隨後在施蘭仇恨的目光下,一敲她的脖頸,施蘭只覺得脖子一麻,然

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許久過後,施蘭幽幽醒來,兩盞幽暗的燈光在她眼前晃著。



隨著施蘭意識的蘇醒,她終於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低下頭一看,自己渾身上

下居然不著片縷,施蘭立刻慌了神,急忙將手伸進私處,待摸見那薄薄的膜後,

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隨著施蘭精神的減緩放鬆,耳邊傳來了一陣奇怪的聲音,施蘭連忙轉頭望去,

卻見到了令她耳面赤紅的景象。



畫面中一個裸身的男的正在大力插著一名也全身赤裸的女的。



男的正是魏國君主嵐操,而女的居然是施蘭的親衛隊長秦蘭。



「啊……主人……啊……好舒服……用力……幹死騷貨吧!」秦蘭不斷地呻

吟著,臉上充滿了淫樂。



「住手!嵐操你在幹什麼,堂堂君主,居然欺負一個弱女子,說出去也不怕

人笑話!」施蘭大聲斥責道,並想要起身,但全身鬆軟,沒堅持多久又倒了下去。



「哈哈,女武神,你這話可不對了,我們幹的可是你情我願的事,可不是欺

負,蘭奴,你說是吧!」嵐操大笑地說道。



「啊……不錯……主人……幹的好舒服……蘭姐……你也一起來嘛……這…

…件事……絕不後悔的……啊。」秦蘭一邊呻吟一邊說道。



施蘭聽到「蘭奴」二字渾身一顫,再聽到秦蘭的話語,私處竟然露出了一絲

蜜汁,這真有那麼舒服嗎?施蘭迷神地想到,但很快她就回過神來,面紅耳赤,

隨機仇恨地望著嵐操道:「嵐操,有本事放我們出去,在戰場上堂堂正正地一決

勝負!」



「哈哈,放你們出去,你問問我身下的人願意走嗎?」嵐操狅笑著道。



「啊……太舒服了……主人……我再也離不開你了……啊……啊!」秦蘭媚

聲呻吟道。



「看到了嗎,她不願走,你又何必強人所難,說不定嘗過我的肉棒,你也離

不開了呢!」嵐操諷刺地說道。



「你,無恥,定是你做了什麼手法!」施蘭面色通紅地辨道。



「不如這樣,我給你一個機會,等我操完她,我肉棒暫時不插你,你若能在

我的手法下堅持一炷香時間不高潮,我就放你們離開,如果你高潮了,就讓我插

你如何?」嵐操許諾道。



「別嘛……主人……啊……我不想離開你!」秦蘭在身下呻吟道。



「好!一言為定!」施蘭思索了一會,覺得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於是答

應了下來,然後扭過頭去不再看這個淫亂的場面。



許久過後。



「啊……啊……主人……我又要……啊……丟了!」秦蘭在嵐操身下呻吟道。



嵐操也加快了衝刺。



片刻後,嵐操道:「蘭奴,主人的聖液你可要接好了!」



「啊……主人……射吧……奴婢期待著……啊……啊……丟了……丟了!」

秦蘭話音剛落,就覺得陰道裡一陣液體沖過,秦蘭也在這作用力下再次高潮了,

之後直接癱軟了下去。



「啊,終於射了!」嵐操感歎了一聲。



隨後嵐操扭頭對施蘭道:「女武神,在此期間,你可是偷偷回頭42次哦!」



然後嵐操棄下秦蘭,走向了施蘭,邪笑道:「準備好了嗎?」



施蘭一扭頭,看也不看道:「你……你動手吧!」



聽到此聲後,嵐操伸出了他的雙手開始在施蘭誘人的身體上撫摸起來。



嵐操的手或是按,或是滑,或是掐,或是敲,不多時,手下的施蘭眼神已經

開始迷離起來,但她還是咬著牙,絕不發出一點聲音。



片刻後,施蘭的意思已經漸漸被情欲所占,她的雙眼越來越迷離,神思飄忽,

好像忘記了什麼。



「啊!」終於施蘭發出了第一聲。



嵐操嘴角露出了神秘的微笑,雙手也開始加快速度了。



施蘭的呻吟聲越來越急促。



「啊……」隨著一聲長久的呻吟,施蘭的下體噴出了久違的液體。



片刻之後,意識回復清醒的施蘭滿面通紅,面露羞惱之意,狠狠地瞪了一眼

嵐操,隨後別過頭去。



「喏!」嵐操指著遠處燃燒的一支香,面露笑意地對著施蘭道:「時間還有

大半,女武神你可別耍賴哦,否則後果很嚴重的,我們幾萬個兄弟還在等著呢。」

說完嵐操俯下身,在施蘭的耳邊輕輕吹一口氣,然後悄聲道:「如果你答應了,

我還會給你機會,讓你走的。」



「違不違約,就看女武神你的英明決策了。」嵐操站起來俯視著施蘭大聲道。



施蘭眼神憂傷,半響後,才微微點頭,同時心道,待我逃出去必雪今日之恥。



「好,不愧是女武神,說話果然算數,」嵐操拍掌贊道,「不過……」嵐操

話鋒一轉道,「女武神是要在下動呢,還是自己動?」



施蘭回過頭,狠狠地挖了她一眼,道:「你動!」



嵐操笑道:「女武神挖人的一眼也格外嫵媚呢,不過讓我動,還請像狗一樣

的趴在地上,否則……」



「你……」施蘭目光變換猶豫不決。



「既然如此……」嵐操意味深長地道。



「好,我趴……」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嵐操估計要被施蘭的眼神殺死萬

次了。



施蘭轉身跪在地上,雙手不自然地撐地,如秋水般的杏眸裡竟然閃爍著淚光。



在燈火的照耀下,明暗交錯,竟成現出完美的體態。



「好!」嵐操撫掌大贊,然後慢慢地走向施蘭,將大雞巴靠近施蘭的小穴來

回地磨動,同時雙手也不閑著,在施蘭的潔白如玉的身上來回撫摸。



漸漸地,施蘭的眼眸又變得迷離,仿佛嵐操的手有別樣的魔力,連膚色都變

紅了,嬌喘聲發出,身子也開始不安地扭動,完美無缺的屁股也向著後方靠近。



嵐操見到時機成熟,微微一笑,將大雞巴直接一挺,瞬間撕破了女武神的處

女膜,進入了她的體內。



施蘭頓時被一陣疼痛恢復了清醒,眼眸中閃爍著淚光,完美性感的小嘴喃喃

道:「啊……陳,對不起,我不能……了。」



嵐操聽見施蘭的低聲訴說,嘴角微微一翹,身子開始挺動,手也抓向了施蘭

潔白如玉,上面還有青色血管的乳頭,用他的手法開始巧妙地揉著。



漸漸地,施蘭感覺到下身的疼痛感居然緩緩地消失了,嵐操的肉棒一股灼人

的熱度在她的小穴裡抽插著,小穴隨著肉棒熱度的灼燒,居然有種癢癢的感覺,

之後就是舒服,幸福和依靠。



施蘭的眼神開始了迷亂,她漸漸發出了一聲聲微弱的呻吟。



嵐操見時機成熟了,就將施蘭翻了過來,讓她看著自己,抓著她的那完美而

充滿彈性的大腿,開始加大力度衝刺。



「啊……」施蘭終於大聲叫出了第一聲。



嵐操見施蘭開始墮落在淫欲裡,就開始變著姿勢大力肉著施蘭。



「啊……不行了……要到了!」在嵐操的抽插下,施蘭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

次高潮。



但嵐操感覺到施蘭陰道的收縮並沒有停下,繼續大力抽插著施蘭的美穴。



就這樣施蘭連續高潮了三次。



最後嵐操將施蘭扶了起來,施蘭也配合地將大腿緊緊地夾著嵐操的腰,雙手

也環抱著嵐操。



「饒了我吧……好舒服……人家要飛了……啊……不行了…



…又要到了!」



嵐操也喘著粗氣。



終於兩人同時迎來了高潮。



施蘭的雙腿緊緊地夾著嵐操的腰,仿佛要將其夾斷似的,手指也掐入了嵐操

的後背。



施蘭的身體不停地顫抖,良久才停了下來。



嵐操也放下了施蘭的大腿,眼光俯視著施蘭。



施蘭望著面前的嵐操,彆扭的痛恨中還雜著一絲微不可查的愛意,只不過一

會就消失了。



「施蘭,不錯,你表現不錯,很配合,接下來三天我還會來,三天後我會考

慮放你的。」嵐操說完摟著秦蘭的腰,在施蘭的痛恨中大笑地走了。



施蘭望著嵐操終於累得閉上了雙眼。



夜裡。



牢房的外面兩盞幽暗的燈光仍然亮著。



施蘭絕美的臉上仍然含著紅暈,忽然,施蘭開口喊道:「陳立!」



之後就一直重複著,但漸漸地,口中的陳立竟然變成了嵐操,身體也漸漸地

白中帶紅起來。



忽然施蘭長吟了一聲,身子猛烈顫抖,下體忽然噴出了一陣淫水。



隨後施蘭睜開了眼睛,好一會才坐起了聲,望著身下的濕潤,才意思到自己

剛才居然夢中高潮了,再回想起夢中的內容,施蘭一陣面紅耳赤。



「我難道這麼淫蕩,才剛剛體會,就夢到……」施蘭喃喃道。



隨後施蘭感覺到小穴中一陣瘙癢,親不自禁地摸了一下陰核。



「哦……」嵐操呻吟了一聲,隨後將手伸了進去,開始了抽插,另一隻手也

在玩弄著她的乳頭。



「哦……不行……」施蘭插了半天,卻沒有絲毫減緩的感覺,反而愈加厲害

了。



「嵐操……嵐操!」施蘭喃喃道。



天漸漸亮了,一陣腳步聲響起,施蘭連忙期待地望去,一個人影出現在了施

蘭的眼中。



「咦,女武神,你在幹嘛?」嵐操假裝吃驚地道。



此時的施蘭正在用小穴劃著牢柱。



聽見嵐操的叫聲,施蘭才略微清醒,發現了自己正做著何等淫蕩之事。



沒等施蘭反應過來,嵐操就率先一步踏了過來,解開鎖,推開了門。



嵐操一過來,施蘭覺得小穴中的瘙癢愈加嚴重,情不自禁地扭著身子,呻吟

了一聲。



嵐操笑著走了進來,抱起了施蘭,一手抓著她的奶子,一隻手劃過她的小穴,

輕聲在她耳邊道:「沒想到堂堂女武神居然這麼淫蕩,難道被我開發出了本性,

對嗎?」嵐操在施蘭耳邊吹了一口氣,隨後又用獨特的手法在施蘭身上撫摸。



「轉過身來!」嵐操命令道。



施蘭聽聲音身子一顫,隨後聽話地轉過了身子,心裡面說服自己,我只有聽

他的話,才能逃出去報仇。



嵐操笑著將大雞巴插入了施蘭的小穴中,之後又弄了施蘭幾次高潮才在施蘭

羞憤的目光中端著施蘭的尿盆離開。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嵐操都如約而至來操著施蘭,之後,施蘭覺得她

的身子越來越癢,越來越空虛。



第四天,在施蘭期盼的眼神中,嵐操帶著衣裳暴露的秦蘭來了。



施蘭期待地看著嵐操,扭著美妙的身子。



「施蘭,放你出去,我還要和部下協商一下,不過有一點我向你保證,肯定

會放你出去的,恩,今後我就不會操你了,這地方隱蔽,所以我帶別人來操。」



在施蘭失落的目光中,嵐操將大雞巴插入了秦蘭的小穴中。



「啊……主人……好舒服……啊……真棒!」



施蘭的專門牢房裡回蕩著秦蘭的浪聲蕩語。



施蘭目光盯著他們,只覺得腦子根本轉不起來,而下身的小穴越來越癢,漸

漸地施蘭將手放進了小穴中開始抽插,而眼睛緊盯著嵐操。



嵐操插完秦蘭後就摟著秦蘭離開了。



第二天,嵐操也是如此。



第三天,嵐操照樣摟著秦蘭,就當他準備將大雞巴插入秦蘭體內時,身後一

道身子抱住了他。



嵐操回頭道:「施蘭,你要幹什麼?」



「要……我要……」施蘭已經完全被欲火吞沒了理智,今天連飯都沒吃。



「沒想到女武神這麼淫蕩,那麼話也說得淫蕩點吧,要什麼?」嵐操戲弄道。



「要你的大雞巴!」施蘭低著頭道。



「不對,沒有後面,而且對我不尊敬,擡頭看著我說!」嵐操命令道。



「要嵐操大人的大雞巴插我的賤穴!」施蘭紅著臉剛說完,就覺得身子湧動

著一種愉悅感。



「轉過身去,像狗一樣趴在地上,蘭奴!」嵐操道。



「是!」聽見這話,施蘭身子又一陣顫抖,乖乖地轉過了身子。



終於……終於施蘭等到了嵐操將大雞巴插入了她的體內。



長長地呻吟聲帶著施蘭的眼淚。



「啊……幹死我……啊……好舒服……好棒……」施蘭大聲浪叫道。



「叫主人,你是蘭奴!」嵐操在她耳邊輕聲道。



「啊……是……主人……啊……蘭奴……啊……好舒服!」施蘭歇斯底裏地

浪叫道。



終於施蘭又幾度高潮,嵐操將精液射入了施蘭的體內。



施蘭用迷離的眼神望著嵐操,目光中絲毫不掩蓋她的癡迷和愛意。



第二天,嵐操又來了,施蘭又用她的身體迎奉著嵐操,有點破罐破摔的意思。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第六天,嵐操來了,並且告訴施蘭他同意放她走,不過有個條件。



「只要你在半炷香內給我舔大雞巴還能忍得住,我就放你走如何,否則就成

我我的性愛奴隸如何?」



「好!」施蘭一口答應了下來,心中道,陳立,如果我忍不住不要怪我,隨

後想到要成為嵐操的奴隸,施蘭身子又升起一陣愉悅。



施蘭癡迷地望著嵐操的大雞巴,然後珍重地將它含入口中。



嵐操的大雞巴隨著施蘭的服侍漸漸地變得越來越大,施蘭體內的躁動也越來

越猛烈。



施蘭緊夾著雙腿並扭動著。



嵐操低頭在施蘭耳邊輕語道:「蘭奴,成為我的奴隸吧!」



聽見這話,施蘭終於忍不住了,吐出了雞巴,對著嵐操哀求道:「主人,我

要你的大雞巴……啊啊……插我的搔穴。」



嵐操聞言大喜,將雞巴終於插入了施蘭的體內。



「啊……插死蘭奴吧……啊……主人……好舒服!」



「啊……啊……啊……啊!」



三天後。



陳軍軍營。



「怪了,秦蘭護衛,主帥怎麼不出面呢?」有人問到。



「我不是說了嗎,這是機密,等到主帥回來一定會打贏的。」秦蘭回答道。



魏軍軍營。



魏國君主嵐操高坐椅上,而在他身下卻有一名女子低頭吮吸著他的肉棒。



近處一觀,這名女子滿面癡情,一雙杏眼滿含春色,正是女武神施蘭。



她此時一隻手拿著嵐操的肉棒,另一隻手卻撫摸著小穴,身體時而顫抖,好

像在竭力忍著什麼。



「好了!」嵐操拍了拍施蘭的背,施蘭頓時會意,轉過了身去,將肥美的臀

部對著嵐操。



「噗嗤」一聲,嵐操將肉棒插進了施蘭的體內。



「啊!」施蘭一聲長吟。



「啊……好棒……主人……好舒服……蘭奴舒服死了……啊……啊!」



片刻後。



「啊……不行了……要到了……啊!」



就在施蘭即將到達頂點的時候,嵐操卻把肉棒抽了回去。



突然失去的失落感讓施蘭渾身無力地跌落在地上,滿面渴望地望著嵐操。



「回去吧,將我的事辦完,本大爺再賞你。」嵐操俯視著施蘭說道。



「是。」施蘭顫抖著身體將衣服穿上,然後一步一顫地走了出去。



是夜。



陳軍軍營。



施蘭邀請眾位將領入主帳飲酒。



酒過三巡,眾位將領紛紛倒了下去。



第二天,眾位將領被冷水澆頭才依次醒來,望向主帳,卻看到主帥施蘭全身

裸體地坐在了一位男子的身上。



「嵐操!」有位將領認了出來。



眾人聽後大驚。



「你們很夠膽嗎,竟然敢強姦主帥施蘭!怎麼?不投降嗎?」嵐操笑著說道。



眾位將領都是聰明人,紛紛明白了什麼意思。



於是大部分投降,少數沖向嵐操卻被弩箭殺死。



西元103年,陳魏決戰,陳軍大部紛紛反叛,陳軍大敗。



西元104年,女武神施蘭率軍攻入陳都,陳國亡。



魏國君主嵐操於這年完成統一大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