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無慘二: 軒轅台前 (上)



話說郭黃兩人上了岳陽樓,遇見了彭長老一行人。





那財主模樣的長老笑道:“姑娘既有見疑之意,我等自然不便相強。只不過我們一番好意,卻是白費了。我只點破一事,姑娘自然信服。兩位且瞧我眼光之中,有何異樣?”郭靖、黃蓉一齊望他雙目,只見他一對眼睛嵌在圓鼓鼓一臉肥肉之中,只如兩道細縫,但細縫中瑩然有光,眼神甚是清朗。黃蓉心想:“那有甚麼異樣?左右不過似一對亮晶晶的豬眼罷啦。”那丐又道:“兩位望著我的眼睛,千萬不可分神。現在你們感到眼皮沈重,頭腦發暈,全身疲乏無力,這是中毒之象,那就閉上眼睛睡罷。”





他說話極是和悅動聽,竟有一股中人欲醉之意,靖、蓉二人果然覺得神倦眼困,全身無力。黃蓉微覺不妥,要想轉頭避開他的眼光,可是一雙眼睛竟似被他的目光吸住了,不由自主的凝視著他。那丐又道:“此間面臨大湖,甚是涼爽,兩位就在這清風之中酣睡一覺,睡罷,睡罷!舒服得很,乖乖的睡罷!”他越說到后來,聲音越是柔和甜美。靖、蓉二人不知不覺的哈欠連連,竟自伏在桌上沈沈睡去。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二人迷迷糊糊中只感涼風吹拂,身有寒意,耳中隱隱似有波濤之聲,睜開眼來,但見云霧中一輪朗月剛從東邊山後升起。兩人這一驚非小,適才大白日在岳陽樓頭飲酒,怎麼轉瞬之間便已昏黑?昏昏沈沈中待要站起,更驚覺雙手雙腳均已被繩索縛住,張口欲呼,口中卻被塞了麻核,只刺得口舌生疼。黃蓉立知是著了那白胖乞丐的道兒,只是他使的是甚麼邪法,卻難索解﹔一時之間也不去多想,斜眼見郭靖躺在自己身邊,正在用力掙扎,先寬了一大半心。





郭靖此時內力渾厚,再堅韌的繩索也是被他數崩即斷,哪知此刻他手腳運上了勁,身上繩索錚錚有聲,竟然紋絲不損,原來是以牛皮條混以鋼絲絞成。郭靖欲待再加內勁,突然面上一涼,一片冰冷的劍鋒在自己臉頰上輕輕拍了兩拍,轉頭橫眼瞧去,見是四個青年乞丐,各執兵刃守在身邊,只得不再掙扎,轉頭去瞧黃蓉。





黃蓉定了定神,要先摸清周遭情勢,再尋脫身之計,側過身來,更是驚得呆了,原來竟是置身在一個小峰之頂,月光下看得明白,四下都是湖水,輕煙薄霧,籠罩著萬頃碧波,心道:“原來我們已給擒到了洞庭湖中的君山之頂,怎地途中毫無知覺?”再回頭過來,只見十余丈外有座高台,台周密密層層的圍坐著數百名乞丐,各人寂然無聲,月光尚未照到各人身上,是以初時未曾發覺。她暗暗心喜:“啊,是了,今日七月十五,這正是丐幫大會。待會我只須設法開口說話,傳下師父號令,何愁眾丐不服?”





黃蓉心想自己可以尋機說服群丐,也就不太在意,忽然自己被兩個高壯的青年乞丐抓起,要拉出去到外面,黃蓉不願與郭靖分離,不斷搖頭全身掙扎著,郭靖唯恐兩丐對黃蓉不利,更是猛力想要站起,另外兩個青年乞丐連忙按著郭靖。順便拳打腳踢招呼了幾下。郭靖只能一邊挨揍,一邊暗暗著急,希望蓉兒平安。





兩個青年乞丐拉著黃蓉被綁縛在身後的胳臂,拖著她走向通道,往山下走去,把她帶進去一個厚實大門深鎖著的地窖,兩旁只有掛在山壁上的火把照著。兩丐把黃蓉帶進房裡後,壓著她的肩膀讓她跪在地上,便恭恭敬敬的向地窖內的人拱手後,退出了大門深鎖的地窖。





「小妖女,可還記得我嗎?」黃蓉看著眼前站著兩人,一位是那個財主模樣的肥胖長老,看到另一個人後,黃蓉一臉狐疑,眼前不正是郭靖的拜把兄弟,楊康,他怎麼會跟這個迷昏靖哥哥跟他的胖長老有瓜葛?





「此女正是東邪黃藥師的愛女黃蓉,東邪害死了洪幫主,多虧彭長老立下了大功,擒下這兩人,這下我們可以設下陷阱抓住東邪,以慰洪幫主他老人家在天之靈。」楊康邊看著綁起來跪在地上的黃蓉,邊向彭長老慷慨激昂的說著。





「鬼話,鬼話,這見鬼的楊康騙了這些長老,師父他老人家根本沒事,好好休養著療傷,怎麼會是被爹爹殺害,楊康這小子八成是要謀奪丐幫幫主的位置。」黃蓉心道著,看著楊康奸佞的表情,越想越氣,要不是口裡麻核塞著,自己無法言語,早就當面斥責楊康,拆穿他的詭計。





楊康豈不知洪七公與郭黃兩人的關係,他走向黃蓉,跟彭長老兩人把黃蓉周身又點了幾處大穴,再把無法動彈的黃蓉雙手綁在地窖頂的鐐銬上,雙腳也用腳鐐鎖著黃蓉的腳踝,順勢點了黃蓉的啞穴,再把黃蓉口裡的麻核取出。黃蓉不斷的掙扎著,然而被點穴跟綑綁後四肢痠麻,氣力盡失,又哪裡是這兩人的對手,三兩下就被楊康跟彭長老兩人吊起來。



黃蓉不知道楊康此時對她的處置,饒是機智多謀的她也冷汗直流,黃蓉雙手銬在鍊子上,兩袖滑落,露出柔若凝脂的雙臂,嬌美的臉龐眉頭緊蹙著,眼睛瞪著彭長老與楊康兩人。





「楊公子,現在沒有外人,咱倆就甭繼續說瞎話了,要說洪老幫主跟西毒歐陽鋒不合我還相信,他與東邪素無交惡,加上幫主武藝高強,怎麼可能被東邪給殺了?您就別繼續裝矇騙我了。」彭長老滿臉皮笑肉不笑的橫肉,兩隻精光四射的眼睛盯著楊康跟黃蓉,淡淡的說。



楊康驚愕莫名,想說這貌不驚人的彭長老也太厲害了,一下就看穿自己的詭計。黃蓉更是不明所以,既然彭長老知道楊康扯謊,為什麼也幫他把她跟靖哥哥擄來這裡?楊康是個聰明人,看著嬌美的黃蓉,馬上心意轉了轉,「彭長老,你我都是聰明人,我有了貴幫的法仗,圖的自然是支配丐幫成千上萬個弟兄,而你就是下一任的副幫主,位居九袋弟子之首,這個千嬌百媚的美人,不如長老你在此破了她的身,讓她成為你的人,彭長老,您的意下如何?」此話一說,黃蓉馬上知道他們的陰謀,聽到他們即將在這個地窖裡淫辱自己,全身不斷的扭動掙扎,無奈鐐銬堅固,自己手腕跟腳踝扯痛了也掙脫不開,眼裡說不出的驚慌。





彭長老哈哈大笑,「楊公子不愧是明白人,既然如此,老夫很樂於服膺楊幫主的號令。」彭長老也不笨,丐幫家大業大,又豈是一個連打狗棒都不知道的外人所能號令?楊康一旦掌權當幫主,短期內就可以透過他的號令,肅清以魯有腳為主的汙衣幫眾,之後論武功跟幫內資歷,加上自己的攝心法,要控制楊康或日後取而代之,一點都不難。加上在岳陽樓上看到如出水芙蓉般美麗的黃蓉,當下就想把她變成自己淫玩的奴隸,於是同意配合楊康的計謀。





楊康看著驚慌掙扎的黃蓉,忍不住竊喜,一直以來,這個智際兼備的黃蓉壞了自己多少好事,要不是礙於郭靖是自己名義上的拜把兄弟,早想把她除之而後快,如今黃蓉落在彭長老的手裡,只怕是插翅難逃,自己做個順水人情,又可以得到擁護自己當幫主的一大幫手,便愉快的跟彭長老說「彭長老,那兄弟我就不壞您事了,您好好快活吧,哈哈哈哈哈」說完走出反鎖的地窖,把厚實的門牢牢關上,門外完全聽不到地窖內的聲響。



黃蓉看著彭長老不懷好意的走向自己,心裡驚懼交加,彭長老忍不住撫摸著黃蓉嬌美的胸膛,突然手裡一陣劇痛,原來是摸到了黃蓉貼身穿著護身的軟蝟甲,彭長老陰側側的笑著,突然從旁邊拿出一把匕首,三兩下就把黃蓉穿著的衣裳剝除,此刻黃蓉身上只剩一件淡黃色精細刺繡的肚兜,外衣、褻褲跟軟蝟甲都散亂的掉在地上。





這彭長老本來就性好漁色,武藝中上,但是憑著經營的長才,把丐幫諾大一個幫眾裡面的淨衣派管的井井有條,底下弟子吃香喝辣,自然也對這個長老敬重有加。本來洪七公時而聽聞彭長老的傳聞,想藉機警示或教訓他,無奈先前被西毒歐陽鋒打傷,躲在皇宮裡療傷,完全沒想到此刻他的愛徒黃蓉,將會有比成為丐幫幫主前的唾沫之辱更加悽慘的境地。



除去黃蓉全身衣裳之後,彭長老解開黃蓉的啞穴,黃蓉故作鎮定的說著「彭長老,楊康這廝不安好心,遲早也會對付你,你放開我,我跟七公講,七公已經傳令我為下一代的丐幫幫主,我一定會重用你的。」大難當前,黃蓉絞盡腦汁想要脫離現在的險境,可是黃蓉不知道自己的美貌是引火焚身的禍患,彭長老看到只穿著肚兜,活色生香半裸著的黃蓉不斷扭動掙扎,早就色膽包天,哪裡還管的著七公。





「哼,當我犯傻嗎?你一個小小丫頭當下一任的幫主,今天看在你狂妄的分上,本長老來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小妖女。」彭長老也知道七公長期以來一直對自己的私德有不滿,要不是看在淨衣派經營的頗有成效,早就開革了自己,想到此處,對七公之徒的黃蓉氣憤更甚。





彭長老拿手的攝心術,原先就是要等對方意志低落,心神大受打擊之時,才有最好的效果,可以控制心神,讓對方予取予求。此刻要降低黃蓉的意志力,除了破身之外,拷打威嚇也可以讓對方的意志降低。於是彭長老走到黃蓉身後,在地窖旁的櫃子裡,取出了一根像青蛇一樣的鞭子,鞭子有韌性,不像馬鞭會讓受刑者傷痕累累,但挨了絕對痛不可當,此時黃蓉身上的肚兜根本遮不住白嫩嬌翹的臀部,褻褲一除,又美又白的兩瓣臀肉隨著緊張而微微發抖著。





彭長老冷笑著,「小妖女,看我怎麼整治你」說完一鞭抽下去,黃蓉白嫩的臀肉傳來一陣清脆的聲響,黃蓉吃痛慘尖叫著,身體不斷的扭動著,彭長老聽到黃蓉的呻吟嬌喘更是來勁,手起鞭落,不斷挑著黃蓉嬌美的臀部、大腿跟白皙的背抽打著。不到一刻鐘,黃蓉身後鞭痕累累,起先不斷慘叫的聲音慢慢變得嘶啞,被人半裸吊起來抽打的羞辱難當,兩眼流著清淚,想到自己從小到大是父親的掌上明珠,連裝乞丐闖蕩江湖都沒被這樣被虐待著,頭低下來慢慢地啜泣著。





彭長老除了一邊鞭打黃蓉之外,另一隻手也不斷撫摸挑逗著黃蓉曼妙的身驅,未經人事的黃蓉對於除了靖哥哥之外的人撫摸她的身體十分抗拒,身體各處隨著彭長老的遊移不斷的顫抖著,殊不知,彭長老撫摸黃蓉身體前已經在手裡抹了讓女子動情的春藥,彭長老邊摸邊品嘗著黃蓉曼妙的身軀,黃蓉在極度的害羞跟恐懼之下,無奈地發現自己身體越來越熱,尤其彭長老撫摸自己下身時,一種難以言喻的羞慚與快感散發到四肢百骸,黃蓉雖然已與郭靖私訂終生,但兩人始終溫文守禮,對床第之事又一知半解,只知道下身有種觸電般的感覺,雙腿忍不住併攏摩擦。





彭長老此時放下鞭子,溫柔的愛撫親吻著被吊起來的黃蓉,兩手若輕若重,似有似無的摸著黃蓉肚兜內的雙乳,同時手指捏著逐漸變硬的乳頭,黃蓉忍不住隨著彭長老的褻玩發出了嬌喘聲,理智上她知道不能屈服眼前這個惡人,但實際上身體又忍不住隨著撫摸慢慢動情,心裡天人交戰之間相當痛苦。





突然黃蓉杏眼圓睜,咬著自己的嘴唇,神智清明了些,同時用大腿頂開站在她身前的彭長老,呸了一聲氣道「狗賊,離我身子遠一點!丐幫自詡天下第一大幫,居然有你這種姦淫女子的敗類擔任九袋弟子跟長老,七公不會放過你的」彭長老此刻大感意外,以往在自己的挑逗下,無論是久經床第的青樓女子,或是擄來的官家千金,與其他門派的女弟子,此時很少不動情求懇,今天碰到看似冰清玉潔,堅不可欺的黃蓉,更增添他嗜虐的本性。





「哼哼,本長老好好待你,你卻敬酒不吃吃罰酒,自找的」說完彭長老從懷裡拿出一堆曬衣的木夾,與一包長短不等針灸用的針,看到這些東西黃蓉只知道彭長老要嚴刑虐待自己,心下雖然害怕,但仍倔強的扭過頭去不看他。彭長老三兩下就把黃蓉身上的肚兜給撕開,然後用木夾夾住黃蓉的兩個乳頭,平坦的小腹,跟尚未開苞的下體,黃蓉不斷掙扎,但身上這些女兒家敏感的私密地方被夾的酸麻疼痛,羞恥更甚,彭長老另外拿出了一個小瓶子,捏著黃蓉的鼻子逼著她氣悶張嘴,喝進去不知是甚麼藥。





過了半炷香,黃蓉全身火熱更甚,敏感的地方不但被木頭夾子夾住,更有蟲蟻叮咬的痠麻感,下體敏感的陰核不斷脹大,跟兩旁被夾子夾住的下體粉嫩的陰唇瓣,有如火紅的花朵一般綻放,下體酥麻的流出不知道是甚麼的水,慢慢沿著夾緊的雙腿流下,此時身體有如發燒的黃蓉,兩眼水汪汪的看著彭長老,聰明的她此時居然不知如何反應。





原來彭長老給黃蓉喝的是烈性的春藥,喝了之後神智全失,貞女有如蕩婦般渴求,原不想用在尚未開苞的黃蓉身上,但烈性的她逼得自己不得不使用更強烈的手段征服,彭長老看著全身火燙,不斷扭動的黃蓉,突然揮著青蛇鞭往黃蓉的雙乳打下去。





在內外交煎的狀況下,這一鞭恍如雷擊,黃蓉口中發出充滿春情的呻吟,乳房是女人身上神經最敏感的地方,一鞭下去蓉兒的雙乳彷彿是酥酪般不斷地晃動,白嫩的胸脯馬上浮現一條鞭痕。彭長老此時圍著黃蓉被吊起來的身體,不斷遊走揮鞭抽打,原先背後傷痕累累的屁股又新增了不少鞭痕,每一鞭黃蓉都發出淒厲夾雜痛苦與歡愉的慘叫,臻首仰起不斷搖晃,娟秀的五官涕淚交雜,看了令人我見猶憐。





彭長老此時又揮鞭打著黃蓉身上的木頭夾子,夾子吃力快速甩開讓黃蓉彷彿有乳頭斷裂的疼痛錯覺,忍不住求饒「彭…彭長老,饒了我吧,不要再虐待我了」彭長老聽她求懇,怪笑著說「喲…你不是很硬氣嗎?我還有很多花招沒使出來呢」黃蓉心下悽苦,但只能婉言求饒希望自己不要再被打了。說完彭長老鞭稍一甩,從黃蓉身後雙臀間往上一揚,打掉了夾在自己幼嫩陰唇上的木夾子,同時沿著自己花苞跟後庭有如撕裂般的疼痛,黃蓉哪經歷這種撕心裂肺的痛楚,慘叫一聲,眼前一黑,就昏死了過去。





醒來之後,黃蓉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張奇怪的凳子上,手腳被四邊拉開的鐵鍊綁著,肩膀跟纖腰則靠在一張皮凳上,頭部後仰著,彭長老用水把自己噴醒,黃蓉全身疼痛,尤其雙乳跟下體更是火辣辣的痛著,黃蓉想張嘴說話,卻發現自己嘴巴裡含著一個把嘴巴撐開的嚼子,無法闔上嘴,口水不斷往下流,痛苦極了,卻只能嗚嗚的呻吟。彭長老把自己衣服寬了,露出粗大烏黑的下體,黃蓉上下顛倒的頭只能看著這跟醜陋的東西慢慢地往自己嘴巴接近。





「不要啊~~~~不要過來~~~~~走開~~~~」從未見過男根的黃蓉看到彭長老獰笑著走近自己,手腳身體不斷掙扎,心裡吶喊著,可全身大字被鎖鍊綁住,四肢根本無法動彈,鍊條只有微微晃動著,彭長老醜陋的男根慢慢地塞入自己的嘴巴,一股腥臭的味道讓黃蓉作嘔,只能靠著舌頭不斷往外頂,腥鹹的味道湧入自己的嘴巴。黃蓉絕望的閉著雙眼,做最後的頑抗。想全力咬下去,但木嚼子又硬又堅固,撐大的嘴巴差點連下巴都脫臼了。





彭長老此時享受下體被溫熱的口舌包覆著,丁香小舌不斷往外頂住自己陽根的頂點,兩手不斷抓捏著黃蓉豐滿幼嫩的雙乳,黃蓉此時恨不得自我了斷,但只能嗚嗚的從喉嚨發出掙扎的呻吟聲。彭長老將粗大的陽具不斷進出抽插黃蓉的小嘴,兩手還不停摳挖著黃蓉的下體與雙乳,黃蓉被春藥挑起的慾望又在全身燃燒著,嘴巴下意識的配合著抽插用舌頭舔弄,本來覺得腥臭的陽根反而挑起來更多慾望,下半身還沒開苞的玉貝又不爭氣地緩緩流出水來。彭長老還不滿足,整根陽根深入黃蓉的喉嚨,頂開一直掙扎的舌頭,黃蓉氣悶,彷彿自己快要窒息了,喉頭不斷抽動著,此時彭長老哪忍的住,一股又腥又臭的陽精射進去黃蓉的喉嚨裡,黃蓉又暈死了過去。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蕩漾女皇(01~80)


黃蓉無慘二: 軒轅台前 (上)



話說郭黃兩人上了岳陽樓,遇見了彭長老一行人。





那財主模樣的長老笑道:“姑娘既有見疑之意,我等自然不便相強。只不過我們一番好意,卻是白費了。我只點破一事,姑娘自然信服。兩位且瞧我眼光之中,有何異樣?”郭靖、黃蓉一齊望他雙目,只見他一對眼睛嵌在圓鼓鼓一臉肥肉之中,只如兩道細縫,但細縫中瑩然有光,眼神甚是清朗。黃蓉心想:“那有甚麼異樣?左右不過似一對亮晶晶的豬眼罷啦。”那丐又道:“兩位望著我的眼睛,千萬不可分神。現在你們感到眼皮沈重,頭腦發暈,全身疲乏無力,這是中毒之象,那就閉上眼睛睡罷。”





他說話極是和悅動聽,竟有一股中人欲醉之意,靖、蓉二人果然覺得神倦眼困,全身無力。黃蓉微覺不妥,要想轉頭避開他的眼光,可是一雙眼睛竟似被他的目光吸住了,不由自主的凝視著他。那丐又道:“此間面臨大湖,甚是涼爽,兩位就在這清風之中酣睡一覺,睡罷,睡罷!舒服得很,乖乖的睡罷!”他越說到后來,聲音越是柔和甜美。靖、蓉二人不知不覺的哈欠連連,竟自伏在桌上沈沈睡去。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二人迷迷糊糊中只感涼風吹拂,身有寒意,耳中隱隱似有波濤之聲,睜開眼來,但見云霧中一輪朗月剛從東邊山後升起。兩人這一驚非小,適才大白日在岳陽樓頭飲酒,怎麼轉瞬之間便已昏黑?昏昏沈沈中待要站起,更驚覺雙手雙腳均已被繩索縛住,張口欲呼,口中卻被塞了麻核,只刺得口舌生疼。黃蓉立知是著了那白胖乞丐的道兒,只是他使的是甚麼邪法,卻難索解﹔一時之間也不去多想,斜眼見郭靖躺在自己身邊,正在用力掙扎,先寬了一大半心。





郭靖此時內力渾厚,再堅韌的繩索也是被他數崩即斷,哪知此刻他手腳運上了勁,身上繩索錚錚有聲,竟然紋絲不損,原來是以牛皮條混以鋼絲絞成。郭靖欲待再加內勁,突然面上一涼,一片冰冷的劍鋒在自己臉頰上輕輕拍了兩拍,轉頭橫眼瞧去,見是四個青年乞丐,各執兵刃守在身邊,只得不再掙扎,轉頭去瞧黃蓉。





黃蓉定了定神,要先摸清周遭情勢,再尋脫身之計,側過身來,更是驚得呆了,原來竟是置身在一個小峰之頂,月光下看得明白,四下都是湖水,輕煙薄霧,籠罩著萬頃碧波,心道:“原來我們已給擒到了洞庭湖中的君山之頂,怎地途中毫無知覺?”再回頭過來,只見十余丈外有座高台,台周密密層層的圍坐著數百名乞丐,各人寂然無聲,月光尚未照到各人身上,是以初時未曾發覺。她暗暗心喜:“啊,是了,今日七月十五,這正是丐幫大會。待會我只須設法開口說話,傳下師父號令,何愁眾丐不服?”





黃蓉心想自己可以尋機說服群丐,也就不太在意,忽然自己被兩個高壯的青年乞丐抓起,要拉出去到外面,黃蓉不願與郭靖分離,不斷搖頭全身掙扎著,郭靖唯恐兩丐對黃蓉不利,更是猛力想要站起,另外兩個青年乞丐連忙按著郭靖。順便拳打腳踢招呼了幾下。郭靖只能一邊挨揍,一邊暗暗著急,希望蓉兒平安。





兩個青年乞丐拉著黃蓉被綁縛在身後的胳臂,拖著她走向通道,往山下走去,把她帶進去一個厚實大門深鎖著的地窖,兩旁只有掛在山壁上的火把照著。兩丐把黃蓉帶進房裡後,壓著她的肩膀讓她跪在地上,便恭恭敬敬的向地窖內的人拱手後,退出了大門深鎖的地窖。





「小妖女,可還記得我嗎?」黃蓉看著眼前站著兩人,一位是那個財主模樣的肥胖長老,看到另一個人後,黃蓉一臉狐疑,眼前不正是郭靖的拜把兄弟,楊康,他怎麼會跟這個迷昏靖哥哥跟他的胖長老有瓜葛?





「此女正是東邪黃藥師的愛女黃蓉,東邪害死了洪幫主,多虧彭長老立下了大功,擒下這兩人,這下我們可以設下陷阱抓住東邪,以慰洪幫主他老人家在天之靈。」楊康邊看著綁起來跪在地上的黃蓉,邊向彭長老慷慨激昂的說著。





「鬼話,鬼話,這見鬼的楊康騙了這些長老,師父他老人家根本沒事,好好休養著療傷,怎麼會是被爹爹殺害,楊康這小子八成是要謀奪丐幫幫主的位置。」黃蓉心道著,看著楊康奸佞的表情,越想越氣,要不是口裡麻核塞著,自己無法言語,早就當面斥責楊康,拆穿他的詭計。





楊康豈不知洪七公與郭黃兩人的關係,他走向黃蓉,跟彭長老兩人把黃蓉周身又點了幾處大穴,再把無法動彈的黃蓉雙手綁在地窖頂的鐐銬上,雙腳也用腳鐐鎖著黃蓉的腳踝,順勢點了黃蓉的啞穴,再把黃蓉口裡的麻核取出。黃蓉不斷的掙扎著,然而被點穴跟綑綁後四肢痠麻,氣力盡失,又哪裡是這兩人的對手,三兩下就被楊康跟彭長老兩人吊起來。



黃蓉不知道楊康此時對她的處置,饒是機智多謀的她也冷汗直流,黃蓉雙手銬在鍊子上,兩袖滑落,露出柔若凝脂的雙臂,嬌美的臉龐眉頭緊蹙著,眼睛瞪著彭長老與楊康兩人。





「楊公子,現在沒有外人,咱倆就甭繼續說瞎話了,要說洪老幫主跟西毒歐陽鋒不合我還相信,他與東邪素無交惡,加上幫主武藝高強,怎麼可能被東邪給殺了?您就別繼續裝矇騙我了。」彭長老滿臉皮笑肉不笑的橫肉,兩隻精光四射的眼睛盯著楊康跟黃蓉,淡淡的說。



楊康驚愕莫名,想說這貌不驚人的彭長老也太厲害了,一下就看穿自己的詭計。黃蓉更是不明所以,既然彭長老知道楊康扯謊,為什麼也幫他把她跟靖哥哥擄來這裡?楊康是個聰明人,看著嬌美的黃蓉,馬上心意轉了轉,「彭長老,你我都是聰明人,我有了貴幫的法仗,圖的自然是支配丐幫成千上萬個弟兄,而你就是下一任的副幫主,位居九袋弟子之首,這個千嬌百媚的美人,不如長老你在此破了她的身,讓她成為你的人,彭長老,您的意下如何?」此話一說,黃蓉馬上知道他們的陰謀,聽到他們即將在這個地窖裡淫辱自己,全身不斷的扭動掙扎,無奈鐐銬堅固,自己手腕跟腳踝扯痛了也掙脫不開,眼裡說不出的驚慌。





彭長老哈哈大笑,「楊公子不愧是明白人,既然如此,老夫很樂於服膺楊幫主的號令。」彭長老也不笨,丐幫家大業大,又豈是一個連打狗棒都不知道的外人所能號令?楊康一旦掌權當幫主,短期內就可以透過他的號令,肅清以魯有腳為主的汙衣幫眾,之後論武功跟幫內資歷,加上自己的攝心法,要控制楊康或日後取而代之,一點都不難。加上在岳陽樓上看到如出水芙蓉般美麗的黃蓉,當下就想把她變成自己淫玩的奴隸,於是同意配合楊康的計謀。





楊康看著驚慌掙扎的黃蓉,忍不住竊喜,一直以來,這個智際兼備的黃蓉壞了自己多少好事,要不是礙於郭靖是自己名義上的拜把兄弟,早想把她除之而後快,如今黃蓉落在彭長老的手裡,只怕是插翅難逃,自己做個順水人情,又可以得到擁護自己當幫主的一大幫手,便愉快的跟彭長老說「彭長老,那兄弟我就不壞您事了,您好好快活吧,哈哈哈哈哈」說完走出反鎖的地窖,把厚實的門牢牢關上,門外完全聽不到地窖內的聲響。



黃蓉看著彭長老不懷好意的走向自己,心裡驚懼交加,彭長老忍不住撫摸著黃蓉嬌美的胸膛,突然手裡一陣劇痛,原來是摸到了黃蓉貼身穿著護身的軟蝟甲,彭長老陰側側的笑著,突然從旁邊拿出一把匕首,三兩下就把黃蓉穿著的衣裳剝除,此刻黃蓉身上只剩一件淡黃色精細刺繡的肚兜,外衣、褻褲跟軟蝟甲都散亂的掉在地上。





這彭長老本來就性好漁色,武藝中上,但是憑著經營的長才,把丐幫諾大一個幫眾裡面的淨衣派管的井井有條,底下弟子吃香喝辣,自然也對這個長老敬重有加。本來洪七公時而聽聞彭長老的傳聞,想藉機警示或教訓他,無奈先前被西毒歐陽鋒打傷,躲在皇宮裡療傷,完全沒想到此刻他的愛徒黃蓉,將會有比成為丐幫幫主前的唾沫之辱更加悽慘的境地。



除去黃蓉全身衣裳之後,彭長老解開黃蓉的啞穴,黃蓉故作鎮定的說著「彭長老,楊康這廝不安好心,遲早也會對付你,你放開我,我跟七公講,七公已經傳令我為下一代的丐幫幫主,我一定會重用你的。」大難當前,黃蓉絞盡腦汁想要脫離現在的險境,可是黃蓉不知道自己的美貌是引火焚身的禍患,彭長老看到只穿著肚兜,活色生香半裸著的黃蓉不斷扭動掙扎,早就色膽包天,哪裡還管的著七公。





「哼,當我犯傻嗎?你一個小小丫頭當下一任的幫主,今天看在你狂妄的分上,本長老來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小妖女。」彭長老也知道七公長期以來一直對自己的私德有不滿,要不是看在淨衣派經營的頗有成效,早就開革了自己,想到此處,對七公之徒的黃蓉氣憤更甚。





彭長老拿手的攝心術,原先就是要等對方意志低落,心神大受打擊之時,才有最好的效果,可以控制心神,讓對方予取予求。此刻要降低黃蓉的意志力,除了破身之外,拷打威嚇也可以讓對方的意志降低。於是彭長老走到黃蓉身後,在地窖旁的櫃子裡,取出了一根像青蛇一樣的鞭子,鞭子有韌性,不像馬鞭會讓受刑者傷痕累累,但挨了絕對痛不可當,此時黃蓉身上的肚兜根本遮不住白嫩嬌翹的臀部,褻褲一除,又美又白的兩瓣臀肉隨著緊張而微微發抖著。





彭長老冷笑著,「小妖女,看我怎麼整治你」說完一鞭抽下去,黃蓉白嫩的臀肉傳來一陣清脆的聲響,黃蓉吃痛慘尖叫著,身體不斷的扭動著,彭長老聽到黃蓉的呻吟嬌喘更是來勁,手起鞭落,不斷挑著黃蓉嬌美的臀部、大腿跟白皙的背抽打著。不到一刻鐘,黃蓉身後鞭痕累累,起先不斷慘叫的聲音慢慢變得嘶啞,被人半裸吊起來抽打的羞辱難當,兩眼流著清淚,想到自己從小到大是父親的掌上明珠,連裝乞丐闖蕩江湖都沒被這樣被虐待著,頭低下來慢慢地啜泣著。





彭長老除了一邊鞭打黃蓉之外,另一隻手也不斷撫摸挑逗著黃蓉曼妙的身驅,未經人事的黃蓉對於除了靖哥哥之外的人撫摸她的身體十分抗拒,身體各處隨著彭長老的遊移不斷的顫抖著,殊不知,彭長老撫摸黃蓉身體前已經在手裡抹了讓女子動情的春藥,彭長老邊摸邊品嘗著黃蓉曼妙的身軀,黃蓉在極度的害羞跟恐懼之下,無奈地發現自己身體越來越熱,尤其彭長老撫摸自己下身時,一種難以言喻的羞慚與快感散發到四肢百骸,黃蓉雖然已與郭靖私訂終生,但兩人始終溫文守禮,對床第之事又一知半解,只知道下身有種觸電般的感覺,雙腿忍不住併攏摩擦。





彭長老此時放下鞭子,溫柔的愛撫親吻著被吊起來的黃蓉,兩手若輕若重,似有似無的摸著黃蓉肚兜內的雙乳,同時手指捏著逐漸變硬的乳頭,黃蓉忍不住隨著彭長老的褻玩發出了嬌喘聲,理智上她知道不能屈服眼前這個惡人,但實際上身體又忍不住隨著撫摸慢慢動情,心裡天人交戰之間相當痛苦。





突然黃蓉杏眼圓睜,咬著自己的嘴唇,神智清明了些,同時用大腿頂開站在她身前的彭長老,呸了一聲氣道「狗賊,離我身子遠一點!丐幫自詡天下第一大幫,居然有你這種姦淫女子的敗類擔任九袋弟子跟長老,七公不會放過你的」彭長老此刻大感意外,以往在自己的挑逗下,無論是久經床第的青樓女子,或是擄來的官家千金,與其他門派的女弟子,此時很少不動情求懇,今天碰到看似冰清玉潔,堅不可欺的黃蓉,更增添他嗜虐的本性。





「哼哼,本長老好好待你,你卻敬酒不吃吃罰酒,自找的」說完彭長老從懷裡拿出一堆曬衣的木夾,與一包長短不等針灸用的針,看到這些東西黃蓉只知道彭長老要嚴刑虐待自己,心下雖然害怕,但仍倔強的扭過頭去不看他。彭長老三兩下就把黃蓉身上的肚兜給撕開,然後用木夾夾住黃蓉的兩個乳頭,平坦的小腹,跟尚未開苞的下體,黃蓉不斷掙扎,但身上這些女兒家敏感的私密地方被夾的酸麻疼痛,羞恥更甚,彭長老另外拿出了一個小瓶子,捏著黃蓉的鼻子逼著她氣悶張嘴,喝進去不知是甚麼藥。





過了半炷香,黃蓉全身火熱更甚,敏感的地方不但被木頭夾子夾住,更有蟲蟻叮咬的痠麻感,下體敏感的陰核不斷脹大,跟兩旁被夾子夾住的下體粉嫩的陰唇瓣,有如火紅的花朵一般綻放,下體酥麻的流出不知道是甚麼的水,慢慢沿著夾緊的雙腿流下,此時身體有如發燒的黃蓉,兩眼水汪汪的看著彭長老,聰明的她此時居然不知如何反應。





原來彭長老給黃蓉喝的是烈性的春藥,喝了之後神智全失,貞女有如蕩婦般渴求,原不想用在尚未開苞的黃蓉身上,但烈性的她逼得自己不得不使用更強烈的手段征服,彭長老看著全身火燙,不斷扭動的黃蓉,突然揮著青蛇鞭往黃蓉的雙乳打下去。





在內外交煎的狀況下,這一鞭恍如雷擊,黃蓉口中發出充滿春情的呻吟,乳房是女人身上神經最敏感的地方,一鞭下去蓉兒的雙乳彷彿是酥酪般不斷地晃動,白嫩的胸脯馬上浮現一條鞭痕。彭長老此時圍著黃蓉被吊起來的身體,不斷遊走揮鞭抽打,原先背後傷痕累累的屁股又新增了不少鞭痕,每一鞭黃蓉都發出淒厲夾雜痛苦與歡愉的慘叫,臻首仰起不斷搖晃,娟秀的五官涕淚交雜,看了令人我見猶憐。





彭長老此時又揮鞭打著黃蓉身上的木頭夾子,夾子吃力快速甩開讓黃蓉彷彿有乳頭斷裂的疼痛錯覺,忍不住求饒「彭…彭長老,饒了我吧,不要再虐待我了」彭長老聽她求懇,怪笑著說「喲…你不是很硬氣嗎?我還有很多花招沒使出來呢」黃蓉心下悽苦,但只能婉言求饒希望自己不要再被打了。說完彭長老鞭稍一甩,從黃蓉身後雙臀間往上一揚,打掉了夾在自己幼嫩陰唇上的木夾子,同時沿著自己花苞跟後庭有如撕裂般的疼痛,黃蓉哪經歷這種撕心裂肺的痛楚,慘叫一聲,眼前一黑,就昏死了過去。





醒來之後,黃蓉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張奇怪的凳子上,手腳被四邊拉開的鐵鍊綁著,肩膀跟纖腰則靠在一張皮凳上,頭部後仰著,彭長老用水把自己噴醒,黃蓉全身疼痛,尤其雙乳跟下體更是火辣辣的痛著,黃蓉想張嘴說話,卻發現自己嘴巴裡含著一個把嘴巴撐開的嚼子,無法闔上嘴,口水不斷往下流,痛苦極了,卻只能嗚嗚的呻吟。彭長老把自己衣服寬了,露出粗大烏黑的下體,黃蓉上下顛倒的頭只能看著這跟醜陋的東西慢慢地往自己嘴巴接近。





「不要啊~~~~不要過來~~~~~走開~~~~」從未見過男根的黃蓉看到彭長老獰笑著走近自己,手腳身體不斷掙扎,心裡吶喊著,可全身大字被鎖鍊綁住,四肢根本無法動彈,鍊條只有微微晃動著,彭長老醜陋的男根慢慢地塞入自己的嘴巴,一股腥臭的味道讓黃蓉作嘔,只能靠著舌頭不斷往外頂,腥鹹的味道湧入自己的嘴巴。黃蓉絕望的閉著雙眼,做最後的頑抗。想全力咬下去,但木嚼子又硬又堅固,撐大的嘴巴差點連下巴都脫臼了。





彭長老此時享受下體被溫熱的口舌包覆著,丁香小舌不斷往外頂住自己陽根的頂點,兩手不斷抓捏著黃蓉豐滿幼嫩的雙乳,黃蓉此時恨不得自我了斷,但只能嗚嗚的從喉嚨發出掙扎的呻吟聲。彭長老將粗大的陽具不斷進出抽插黃蓉的小嘴,兩手還不停摳挖著黃蓉的下體與雙乳,黃蓉被春藥挑起的慾望又在全身燃燒著,嘴巴下意識的配合著抽插用舌頭舔弄,本來覺得腥臭的陽根反而挑起來更多慾望,下半身還沒開苞的玉貝又不爭氣地緩緩流出水來。彭長老還不滿足,整根陽根深入黃蓉的喉嚨,頂開一直掙扎的舌頭,黃蓉氣悶,彷彿自己快要窒息了,喉頭不斷抽動著,此時彭長老哪忍的住,一股又腥又臭的陽精射進去黃蓉的喉嚨裡,黃蓉又暈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