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人物介紹



女主派



唐碧:她的霸氣,仿若龍胤風;她的傲骨,像極了莫冉;她的狡黠,如雲王;

她的溫潤,似龍胤墨;她的絕塵脫俗,堪比洛羽……她,既是眾生的影子,又是

眾生的鏡子,從她身上可以看到自己的優點,亦能深刻體會到自己的缺點。



男主派



A、明暗組帝王VS雲王



龍胤風:帝王,如風般的男人,冷冽時如狂風來襲,深情時如春風拂面。



【忠告】千萬不要和風一樣的男人鬥狠,就算你武功再高,風沒有傷到你,

你傷風了,也會感冒。



龍胤雲;雲王:如雲般的男人,遠在天邊,隱在心田;時而翻雲覆雨,時而

雲夢閒情。



【忠告】和這樣的男人談戀愛,千萬不要企圖能抓住他,你只要脫光躺在床

上,喚一聲跟鬥雲便是了。



B、冷暖組國師VS魔音師



莫冉:國師,如冰般的男人,通透玲瓏,靈術第一,智商第一,情商無能。



【忠告】靈殺和靈生的絕技下,生死操縱,和你比計謀,活人氣死,若跟他

計較情愛,死人能氣活。



洛羽:魔音師,人情世故世間冷暖皆與他無關,才配做國師的對手、兼朋友,

活著的樂趣是愛琴,寵唐碧。



【忠告】你可以為他沈淪,但千萬別傷他自尊,如羽毛般溫柔的男人,雖溫

潤,但極易破碎。



C、動靜組墨親王VS唐將軍



龍胤墨:墨親王,溫柔小弟,青澀無雙,靜如山,朦朧如月,功法第一,江

湖暗帝,是唐碧最溺愛的男人。



【忠告】女的撿到他,千萬別帶回家,手碰了會斷手,心裡愛了會剜心,碰

到他,最好做個拾金不昧的好孩子。



唐澤:唐碧親大哥,龍淩王朝第一將軍,調教無數美女,卻只為追尋一個一

見鍾情的影子【忠告】這可是亂倫的禁忌,大家千萬千萬別嘗試!



D、水火組吳少南VS蘇含



吳少南:駙馬,又稱吳大官人,張揚如火,內斂深沈,言傳與帝王勾搭,實

則想勾想帝王的唐碧。



【忠告】等你為我兒子護國有功,我便娶你,這會不會是一張空頭支票啊?



蘇含:公公,靈雨,水柔般溫馨,為使命做一輩子公公;為愛人奉獻一切;

生與死,對他而言,似乎命中註定。



【忠告】誘惑一個公公是無罪的,愛上一個公公,是遭罪的,他會讓你用一

輩子來償還。





第001章。都是春宮的禍



「嗯……啊……哦……啊……」



唐碧輕輕地扭開了房間,脫下高跟鞋,踩著絲襪躡手躡腳地朝房間走進去。

半掩的臥室門內傳來男歡女愛的喘叫聲,令唐碧面紅耳赤,「難道我走錯房間了?」



當她掏出結婚證,職業道德良好的服務員才敢將她領到38層的5星級總統

套房。這是老公莫凡出差暫居的房間,今天是他們結婚一周年的紀念日。前幾天

老公十分歉意地說他要出差無法陪她過結婚紀念日,她心中便有了這次偷襲的想

法了。她要給老公一個驚喜,把自己當成禮物送給老公。



她紅著臉正準備小心退出去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沙發上的包,那不正是她

幫他買的嗎?莫凡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男人,優秀到令她覺得慚愧,曾經一度她覺

得他娶她可能是因為她父親的提拔而感恩。



但他的溫柔與真摯的感情,卻令她深深地感覺到了──愛。



是的,她深愛著這樣一位優秀得令人嫉恨,俊美得令人迷醉,溫柔得叫人甜

蜜的好男人。



室內的浪叫聲越來越大了,一個清脆如黃鸝鳥的女聲此刻嗚咽沙啞地尖叫,

「老公,好老公,饒了我吧,人家……人家受不了了。」



唐碧「登」地心跳如雷,這……這是她在床上經常呼救的聲音,每當她羞怯

地求饒著,莫凡便會寵溺地吻吻她,身下動作卻更加猛烈……



「難道是莫凡一個人過結婚紀念日太過寂寞,在看A片安慰自己?」唐碧心

中既愧又羞,室內持續不斷的高潮聲令她心神蕩漾。「既然來了,就大膽一點,

給他一個最大的驚喜。」



她小心翼翼地脫下了外套,露出了一僅著黑色鏤空絲帶的情趣內衣。未著其

它內衣內罩的完美嬌軀在幾根黑色絲帶的束縛下若隱若現,連她自己從落地窗前

看到,都覺得激情澎湃。



莫凡雖然嘴上沒說,但心中一直覺得她太過於保守,矜持。她也想讓自己變

得有情趣,可良好的家庭教育使得她難以放開心性。今天此舉已經是她最大的限

度了。



她鼓著勇氣推開了門,瞄準床正準備撲上去,突出其來的場面驚得她如被當

頭一棒。床上兩個一絲不掛的身體扭絞在一起,像肉搏般拼命地搖晃著。「啊…

…啊……老公,我要上去,換我在上面。」



羞愧萬分地唐碧猛然驚醒,準備急急退出來,男女換位之時,卻驚然對上了

那一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



「啊……唐碧……」男人尖叫一聲,被女人壓在了身下,「壞男人,在人家

身上爽快了這麼久,還記得那個蠢女人。」說罷,女人狠狠地揪了下他的胸前的

紅點,腰身如蛇般糾纏著越發浪蕩地搖晃了起來,唐碧幾乎看見那根巨大的男根

抽插入她的紅洞之中。



莫凡……竟然是莫凡……唐碧幾乎喘不過氣來,眼前上演活生生的春宮圖,

那個男主角,竟然是她捧在手心怕摔了,含著嘴裡怕化了的老公?



「嗯,啊,老公,好硬,你好棒。」女人律動得越來越厲害,身下的男人驚

得下身越來硬挺,一次次想起身,都被她的律動撞了下去,他嘴裡的想叫出的話

都斷斷續續地變成了催情藥劑。



「別,快,起來……」



盡情遲騁的女人將他的話讀成了想要的表達,越發浪叫起來,甩起波浪般的

長髮,口中流瀉著淫糜的話語。「哦,好老公,好爽,人家……人家要到了。」



一汪晶瑩的液體從她抽起時從男根流下,沾染在他的毛上,閃閃發亮。唐碧

只覺得那兒如萬太金光射在她的身上,她終於忍不住撲通跪倒在地上。



聽到聲響,身上的女人終於驚醒,回頭瞪著她,如絲的長髮垂在雪白的雙肩,

煽情的裝束叫任何男人都會發狂,特別是那一張梨花帶雨的小臉,叫人憐惜不已。



「唐碧……」男人推開了身上的女人,光著身上跳了下來,伸手去抱她,唐

碧如避蛇般猛然推開他,瞪大了雙眼,「不要碰我。」



好冷,眼前的女人仿佛被抽去靈魂般,雙眸空洞地瞪著他,卻看不到一絲憤

怒。



「唐碧,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莫凡愧疚不已,碰到昔日初戀女友喝了

幾杯,也因好久沒碰女人,按捺不住才擦槍走火,哪知卻被她碰個正著。



「穿得這麼騷,真是你口中的那個死木魚嗎?」女人光著身上抱著莫凡,用

雪白的巨乳摩擦他的後背,小手毫不顧忌地當著唐碧的面捉住了還高高挺著的男

根。



「在你心裡,我是那種女人嗎?」唐碧只覺得羞恥到了極點,這會她才感覺

到心神剛落回原位,便感覺到了椎心的刺疼。她顫抖著雙唇問道。



「不……那個……我……」莫凡答得有點言不由衷。



「你喜歡這種……女人……是不是?」唐碧很想罵出「騷貨」兩個字,但卻

無法說出口。



「不是,我……」莫凡連聲辯解,「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多喝了

幾杯,她,她硬是要爬上我的床,是她……是她勾引我的。」



「我恨你。」唐碧撥開他的手,抓著門努力地站了起來,一字一句說:「莫

凡,我要你為你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不……不要。」莫凡頓時慌了,如果她老爸知道了,他別說沒有前程,恐

怕還要被他弄進大牢裡。他馬上就要再升一步了,大好前程就在面前……



「我錯了。」他撲通跪在她面前,淚流滿面聲色俱下,「對不起,唐碧,你

打我,罵我。但求你別離開我。」



「你真讓我覺得噁心。」唐碧看都不看他一眼,抓起外套正準備套在身上。



身後的女人突然上前抓住了她,猛地將她推後幾步,掐著她的脖子將她頂在

落地窗前。



「你要幹什麼?」莫凡驚慌尖叫。



「咳咳。」唐碧驚恐地拼命掙紮,揪著她的手嘶啞尖叫,「放開我……賤…

…人……」



「放開你,可以。」女人漂亮的大眼挑起淫媚的笑,「有幾個條件。」



「你幹嘛。」莫凡驚慌失措地叫道,他雖然是為了前程才娶了她,可她確實

是個好妻子。



「第一,不準跟她離婚。」



唐碧搖了搖頭,朝莫凡遞過無盡的恨意,嚇得莫凡渾身一顫,。



「第二,我要做小三。」對她的言詞,莫凡嚇得一身冷汗。



「不,你們這對無恥的狗男女……」唐碧咬牙切齒地大叫。



「那你就去死吧。」她猛地將她的頭撞在玻璃上,媚眼如絲般看向莫凡,

「老公,去,把玻璃推開。」



莫凡聽聞臉色慘白,「不……可以吧!逃不掉的。」



「有什麼不可以的,難道你想前程盡毀?」女人冷笑道:「她穿得這麼騷,

不是會情人,難道是會你這個老公不成?」



唐碧瞪著莫凡緩緩起身,嚇得直搖頭,「凡……凡……我……是……那……

那麼的……愛……」玻璃被推開的「絲絲」聲像針落地一樣清楚,莫凡俯視著那

張美得叫人心疼的臉,眼中閃過一絲痛楚,別過頭去,猛地將窗戶推開。



「你」字還沒出來,「啊」的一聲淒厲的尖叫從樓下傳來。





? ?? ?? ?? ?? ?? ?? ? 第002章。太監身下承歡



「啊……」



唐碧的尖叫還沒停止,身下便傳來一波波激烈的刺激感,仿佛渾身的骨頭都

在叫著歡愉的聲音。快樂的歡像一串串音符般不由自主地從小嘴上呻吟出來。



「碧漾娘娘,奴才忍不住了。身邊是破碎如娘娘腔般的男人聲。



這是哪兒?唐碧睜開雙眸,金碧輝煌的樓宇,雕花精緻的吊頂,古香古色的

景象令唐碧驚訝不已。難道,難道閻羅寶殿是這樣的?



身上突如其來被硬物刺入的疼痛感令她猛然蜷縮起身子,尖叫不已。她搖晃

著頭的同時,突然看到了一個人的身影,以及奇怪的裝束。



「蘇含,你太溫柔了。碧漾娘娘的欲求你是最清楚不過了,你這樣哪能滿足

得了?」耳邊傳來的是男人諷刺的聲音。「她最喜歡男人的大棒棒,你雖然沒有

棒棒,難道還沒有其它殺手鑭嗎?」



他的聲音聽起來就像鋼珠滾過玻璃,令人感覺到渾身的寒心。唐碧尋聲而去,

迎面對上了一張如鋼刀雕刻的臉,嵌著一雙令人心慌的眼眸。



那眼中滿含著令人難堪的諷刺。



他是誰?這又是在幹嘛?身下陡然被硬物推得更進,一陣疼並快樂的感覺傳

遍了四肢五骸,她忍不住地張嘴尖叫聲,聲音卻充滿了淫迷的味道,她不敢相信

這是自己嘴裡發出的聲音。



「啊……嗯……」身下的律動如男人之物在猛然進攻,她突然明白渾身的情

欲從何而來,只是這是在幹嘛?難道是莫凡那個無恥的賤男人?不,不可以,她

寧死都不會再讓他碰她一下。



她猛地起身,卻驚然發現,四周竟然站滿了人,排得像電視裡演的早朝的臣

子般。一個個面色肅穆地看著她,眼中卻滿含著嫌惡。



一張張陌生的臉,一個個冰冷的眼神,這是什麼鬼地方?



唐碧瘋了似的爬了起來,卻發現自己渾身一絲不掛,下身還掛著一根木梭般

的硬物。



「你們……你們……」她驚慌地想逃走,卻不知道往哪去,木梭被她驚跑而

掉落。



「碧漾娘娘,您想去哪呢?您已經被我王賜給我了。」面前的青衣青帽的男

子細聲細聲地說,手持的拂塵柄上還沾惹著晶瑩的液體。



那是一張白淨得令人想到鬼的臉蛋,看上去模樣倒十分的俊俏,看上去竟有

幾分莫凡的神態,唐碧驚然抱住了他,「莫凡,莫凡,別殺我,別殺我……」話

音未完,整個人暈倒在地上。



「王……」蘇含彎身不敢看他,整個人仿佛縮成了一團。



「帶回去好好玩吧。」那男人冷笑幾聲,目光掃過大殿前的諸人,「諸位愛

卿,辛苦了,退了吧。」



唐碧再次渾渾噩噩地醒來時,房內點著幾株紅似血的燭燈,看上去不是很明

亮,卻也能辯得出。木雕大床,絲質帷賬,還有那古香古色的擺飾,都讓她清楚

地知道,這兒不是她所在的那個環境。



她不是死了嗎?難道又重生了?她坐起來環顧著這個房間,看上去很簡陋,

但卻十分雅致,看得出主人是個很有格調的人。



門外突然響起輕微的腳步聲,她驚然躺下。



「她不是死了嗎?怎麼又活過來了?」說這話的聲音很好聽,溫溫潤潤的。



「小的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王賜給了我,是不是……發現了什麼?」說話

的人似乎透露著不安,卻似像極了莫凡那種戚戚然的聲音。



「不會。」另一個聲音淡淡道:「你要是覺得為難,就殺了吧。」



「小的倒不覺得為難,只是……事有蹊蹺……」



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不久,腳步聲朝室內走來。唐碧感覺到他已經來了床

前,嚇得大氣都不敢喘。她感覺到微冰的手撫上了她的臉。



「碧漾娘娘……你的眼神……」他像似喃喃自語,「莫……凡……



莫凡……真是莫凡的聲音唐碧猛然睜開了眼晴,對上的是一雙澄清的眼眸。



是他,是那個拿著拂塵的太監,此時他解去了太監的幅子,卻越顯俊秀了。

面對唐碧的目光,他顯然吃了一驚,「你……」



「你是誰,這是哪?」唐碧咳了幾聲,問道。當她問完,她從他的眼中看到

了嫌惡的表情。



他用審視地目光盯著她,緩緩道:「碧漾娘娘,你……不記得了?」



唐碧知道此刻已陷生死之地,死過一次的人,再活過來,便格外珍惜了。她

裝作無辜地揉了揉頭,「我……我這是怎麼了?」



「你都不記得了?」他小心翼翼地看著她,唐碧點點頭,也小心翼翼地盯著

他,眼中絲毫不漏過一絲訊息。



「您將王的愛妃豔戀娘娘推下城牆,害得她腹中胎兒沒了。王大怒,將您賜

死,結果您沒死成,王被把您賜給小的了。」



唐碧聽罷大吃一驚,看來這真是因果迴圈啊。她剛被人推下摔死,重生此地,

卻是因推死他人而賜死。



在蘇含的訴說下,唐碧才知道,自己不知道穿越到什麼地方什麼年代。這裡

大概類似唐朝,名叫祈靈大陸,大大小小的國家有十幾個,這個是目前最大的國

家,名為龍淩王朝。



昨天大殿上的男人便是龍淩帝王,名龍胤風。而她借屍還魂的這個人,竟然

也叫唐碧,是本王朝赫赫有名的唐國公的唯一的小女兒,一年前被送入宮來,被

封為碧漾娘娘。她作風大膽,生性放蕩,公然與各個男人行歡愉之事,絲毫不顧

龍淩王的顏面。



「什麼?」唐碧聽罷不敢相信,怎麼生前自己如此拘謹,竟然會附身到這種

人的身上,莫非是老天故意安排,意在指責她太過保守?



「這事當然是真的,奴才親眼所見,您和眾男子在大殿上公然……」



「放肆。」唐碧冷冷喝道。若要走出條活路,必定要有一個忠誠的人跟在身

邊,跟前這個蘇含神似莫凡,剛猛然醒來那一瞬間,她捕捉到了他的不尋常,但

這會,他的奴才樣卻演得十分精妙。



既然如此,那他就給她好好的演。莫凡,若有機會,一定要讓你見識一下,

本娘娘是演得是不是比你更真切。



蘇含嚇了一跳,這聲放肆,他看到了碧漾娘娘的影子,此次大殿上不得不聽

從王的吩咐羞辱她,不知道是不是死路一條。



「之前你做得很好。」唐碧緩緩道:「王把我賜給你,就不怕惹唐國公不悅

嗎?」



「這正是王的意思啊。」蘇含一說完唐碧冷眸瞪來,仿佛要透視他的靈魂一

樣,嚇得他連忙捂住嘴。



「說。」



事到如今,蘇含細聲細氣地哀怨道:「王故意當著眾臣的面羞辱您,正是想

惹怒唐國公,只要他一犯事,王就有理由剝奪他的軍權。若沒把握,王大可把責

任推在奴才身上,說是奴才幹的,奴才不就死定了。」



「唐國公難道不知道她女兒是這種人嗎?」唐碧問這話又覺得不對,但蘇含

似乎未曾發覺。



「唐國公當然知道,但他根本就不在乎,他要的就是惹怒王殺了他的女兒,

這樣他便有理由握兵造反了。」蘇含說完,嚇得不敢再看唐碧,唐碧倒抽了一口

氣。



沒想到兩頭竟然都是拿她的生命來當棋子,這下該如何是好?惹了任何一頭

都要死路。唯有活著,兩方才能相安無事,但在他們這種捏拿著生死大權的人手

中,她能活命嗎?



先前的唐碧應該是死了,雙方都將計謀得逞了,可她卻離奇附魂了。



門外傳來了小太監的聲音,「蘇公公,王讓你過去,快點。」



「好,馬上就到。」蘇含連忙戴好帽子,「碧漾娘娘,您且在這休息,若需

要男人……」



「滾。」唐碧臉色一紅,惱羞成怒地叫駡著。



「不是,碧漾娘娘,您每晚都會發情一次,不是,是需要一個男人。這會在

這兒,恐怕只有太監了,您自己小心玩著點。」



這話令唐碧羞得幾盡無地自容。



每晚發情一次……



怎地他一說,身子便有了反應了。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奶妓VS將軍》作者:水杏洋花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人物介紹



女主派



唐碧:她的霸氣,仿若龍胤風;她的傲骨,像極了莫冉;她的狡黠,如雲王;

她的溫潤,似龍胤墨;她的絕塵脫俗,堪比洛羽……她,既是眾生的影子,又是

眾生的鏡子,從她身上可以看到自己的優點,亦能深刻體會到自己的缺點。



男主派



A、明暗組帝王VS雲王



龍胤風:帝王,如風般的男人,冷冽時如狂風來襲,深情時如春風拂面。



【忠告】千萬不要和風一樣的男人鬥狠,就算你武功再高,風沒有傷到你,

你傷風了,也會感冒。



龍胤雲;雲王:如雲般的男人,遠在天邊,隱在心田;時而翻雲覆雨,時而

雲夢閒情。



【忠告】和這樣的男人談戀愛,千萬不要企圖能抓住他,你只要脫光躺在床

上,喚一聲跟鬥雲便是了。



B、冷暖組國師VS魔音師



莫冉:國師,如冰般的男人,通透玲瓏,靈術第一,智商第一,情商無能。



【忠告】靈殺和靈生的絕技下,生死操縱,和你比計謀,活人氣死,若跟他

計較情愛,死人能氣活。



洛羽:魔音師,人情世故世間冷暖皆與他無關,才配做國師的對手、兼朋友,

活著的樂趣是愛琴,寵唐碧。



【忠告】你可以為他沈淪,但千萬別傷他自尊,如羽毛般溫柔的男人,雖溫

潤,但極易破碎。



C、動靜組墨親王VS唐將軍



龍胤墨:墨親王,溫柔小弟,青澀無雙,靜如山,朦朧如月,功法第一,江

湖暗帝,是唐碧最溺愛的男人。



【忠告】女的撿到他,千萬別帶回家,手碰了會斷手,心裡愛了會剜心,碰

到他,最好做個拾金不昧的好孩子。



唐澤:唐碧親大哥,龍淩王朝第一將軍,調教無數美女,卻只為追尋一個一

見鍾情的影子【忠告】這可是亂倫的禁忌,大家千萬千萬別嘗試!



D、水火組吳少南VS蘇含



吳少南:駙馬,又稱吳大官人,張揚如火,內斂深沈,言傳與帝王勾搭,實

則想勾想帝王的唐碧。



【忠告】等你為我兒子護國有功,我便娶你,這會不會是一張空頭支票啊?



蘇含:公公,靈雨,水柔般溫馨,為使命做一輩子公公;為愛人奉獻一切;

生與死,對他而言,似乎命中註定。



【忠告】誘惑一個公公是無罪的,愛上一個公公,是遭罪的,他會讓你用一

輩子來償還。





第001章。都是春宮的禍



「嗯……啊……哦……啊……」



唐碧輕輕地扭開了房間,脫下高跟鞋,踩著絲襪躡手躡腳地朝房間走進去。

半掩的臥室門內傳來男歡女愛的喘叫聲,令唐碧面紅耳赤,「難道我走錯房間了?」



當她掏出結婚證,職業道德良好的服務員才敢將她領到38層的5星級總統

套房。這是老公莫凡出差暫居的房間,今天是他們結婚一周年的紀念日。前幾天

老公十分歉意地說他要出差無法陪她過結婚紀念日,她心中便有了這次偷襲的想

法了。她要給老公一個驚喜,把自己當成禮物送給老公。



她紅著臉正準備小心退出去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沙發上的包,那不正是她

幫他買的嗎?莫凡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男人,優秀到令她覺得慚愧,曾經一度她覺

得他娶她可能是因為她父親的提拔而感恩。



但他的溫柔與真摯的感情,卻令她深深地感覺到了──愛。



是的,她深愛著這樣一位優秀得令人嫉恨,俊美得令人迷醉,溫柔得叫人甜

蜜的好男人。



室內的浪叫聲越來越大了,一個清脆如黃鸝鳥的女聲此刻嗚咽沙啞地尖叫,

「老公,好老公,饒了我吧,人家……人家受不了了。」



唐碧「登」地心跳如雷,這……這是她在床上經常呼救的聲音,每當她羞怯

地求饒著,莫凡便會寵溺地吻吻她,身下動作卻更加猛烈……



「難道是莫凡一個人過結婚紀念日太過寂寞,在看A片安慰自己?」唐碧心

中既愧又羞,室內持續不斷的高潮聲令她心神蕩漾。「既然來了,就大膽一點,

給他一個最大的驚喜。」



她小心翼翼地脫下了外套,露出了一僅著黑色鏤空絲帶的情趣內衣。未著其

它內衣內罩的完美嬌軀在幾根黑色絲帶的束縛下若隱若現,連她自己從落地窗前

看到,都覺得激情澎湃。



莫凡雖然嘴上沒說,但心中一直覺得她太過於保守,矜持。她也想讓自己變

得有情趣,可良好的家庭教育使得她難以放開心性。今天此舉已經是她最大的限

度了。



她鼓著勇氣推開了門,瞄準床正準備撲上去,突出其來的場面驚得她如被當

頭一棒。床上兩個一絲不掛的身體扭絞在一起,像肉搏般拼命地搖晃著。「啊…

…啊……老公,我要上去,換我在上面。」



羞愧萬分地唐碧猛然驚醒,準備急急退出來,男女換位之時,卻驚然對上了

那一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



「啊……唐碧……」男人尖叫一聲,被女人壓在了身下,「壞男人,在人家

身上爽快了這麼久,還記得那個蠢女人。」說罷,女人狠狠地揪了下他的胸前的

紅點,腰身如蛇般糾纏著越發浪蕩地搖晃了起來,唐碧幾乎看見那根巨大的男根

抽插入她的紅洞之中。



莫凡……竟然是莫凡……唐碧幾乎喘不過氣來,眼前上演活生生的春宮圖,

那個男主角,竟然是她捧在手心怕摔了,含著嘴裡怕化了的老公?



「嗯,啊,老公,好硬,你好棒。」女人律動得越來越厲害,身下的男人驚

得下身越來硬挺,一次次想起身,都被她的律動撞了下去,他嘴裡的想叫出的話

都斷斷續續地變成了催情藥劑。



「別,快,起來……」



盡情遲騁的女人將他的話讀成了想要的表達,越發浪叫起來,甩起波浪般的

長髮,口中流瀉著淫糜的話語。「哦,好老公,好爽,人家……人家要到了。」



一汪晶瑩的液體從她抽起時從男根流下,沾染在他的毛上,閃閃發亮。唐碧

只覺得那兒如萬太金光射在她的身上,她終於忍不住撲通跪倒在地上。



聽到聲響,身上的女人終於驚醒,回頭瞪著她,如絲的長髮垂在雪白的雙肩,

煽情的裝束叫任何男人都會發狂,特別是那一張梨花帶雨的小臉,叫人憐惜不已。



「唐碧……」男人推開了身上的女人,光著身上跳了下來,伸手去抱她,唐

碧如避蛇般猛然推開他,瞪大了雙眼,「不要碰我。」



好冷,眼前的女人仿佛被抽去靈魂般,雙眸空洞地瞪著他,卻看不到一絲憤

怒。



「唐碧,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莫凡愧疚不已,碰到昔日初戀女友喝了

幾杯,也因好久沒碰女人,按捺不住才擦槍走火,哪知卻被她碰個正著。



「穿得這麼騷,真是你口中的那個死木魚嗎?」女人光著身上抱著莫凡,用

雪白的巨乳摩擦他的後背,小手毫不顧忌地當著唐碧的面捉住了還高高挺著的男

根。



「在你心裡,我是那種女人嗎?」唐碧只覺得羞恥到了極點,這會她才感覺

到心神剛落回原位,便感覺到了椎心的刺疼。她顫抖著雙唇問道。



「不……那個……我……」莫凡答得有點言不由衷。



「你喜歡這種……女人……是不是?」唐碧很想罵出「騷貨」兩個字,但卻

無法說出口。



「不是,我……」莫凡連聲辯解,「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多喝了

幾杯,她,她硬是要爬上我的床,是她……是她勾引我的。」



「我恨你。」唐碧撥開他的手,抓著門努力地站了起來,一字一句說:「莫

凡,我要你為你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不……不要。」莫凡頓時慌了,如果她老爸知道了,他別說沒有前程,恐

怕還要被他弄進大牢裡。他馬上就要再升一步了,大好前程就在面前……



「我錯了。」他撲通跪在她面前,淚流滿面聲色俱下,「對不起,唐碧,你

打我,罵我。但求你別離開我。」



「你真讓我覺得噁心。」唐碧看都不看他一眼,抓起外套正準備套在身上。



身後的女人突然上前抓住了她,猛地將她推後幾步,掐著她的脖子將她頂在

落地窗前。



「你要幹什麼?」莫凡驚慌尖叫。



「咳咳。」唐碧驚恐地拼命掙紮,揪著她的手嘶啞尖叫,「放開我……賤…

…人……」



「放開你,可以。」女人漂亮的大眼挑起淫媚的笑,「有幾個條件。」



「你幹嘛。」莫凡驚慌失措地叫道,他雖然是為了前程才娶了她,可她確實

是個好妻子。



「第一,不準跟她離婚。」



唐碧搖了搖頭,朝莫凡遞過無盡的恨意,嚇得莫凡渾身一顫,。



「第二,我要做小三。」對她的言詞,莫凡嚇得一身冷汗。



「不,你們這對無恥的狗男女……」唐碧咬牙切齒地大叫。



「那你就去死吧。」她猛地將她的頭撞在玻璃上,媚眼如絲般看向莫凡,

「老公,去,把玻璃推開。」



莫凡聽聞臉色慘白,「不……可以吧!逃不掉的。」



「有什麼不可以的,難道你想前程盡毀?」女人冷笑道:「她穿得這麼騷,

不是會情人,難道是會你這個老公不成?」



唐碧瞪著莫凡緩緩起身,嚇得直搖頭,「凡……凡……我……是……那……

那麼的……愛……」玻璃被推開的「絲絲」聲像針落地一樣清楚,莫凡俯視著那

張美得叫人心疼的臉,眼中閃過一絲痛楚,別過頭去,猛地將窗戶推開。



「你」字還沒出來,「啊」的一聲淒厲的尖叫從樓下傳來。





? ?? ?? ?? ?? ?? ?? ? 第002章。太監身下承歡



「啊……」



唐碧的尖叫還沒停止,身下便傳來一波波激烈的刺激感,仿佛渾身的骨頭都

在叫著歡愉的聲音。快樂的歡像一串串音符般不由自主地從小嘴上呻吟出來。



「碧漾娘娘,奴才忍不住了。身邊是破碎如娘娘腔般的男人聲。



這是哪兒?唐碧睜開雙眸,金碧輝煌的樓宇,雕花精緻的吊頂,古香古色的

景象令唐碧驚訝不已。難道,難道閻羅寶殿是這樣的?



身上突如其來被硬物刺入的疼痛感令她猛然蜷縮起身子,尖叫不已。她搖晃

著頭的同時,突然看到了一個人的身影,以及奇怪的裝束。



「蘇含,你太溫柔了。碧漾娘娘的欲求你是最清楚不過了,你這樣哪能滿足

得了?」耳邊傳來的是男人諷刺的聲音。「她最喜歡男人的大棒棒,你雖然沒有

棒棒,難道還沒有其它殺手鑭嗎?」



他的聲音聽起來就像鋼珠滾過玻璃,令人感覺到渾身的寒心。唐碧尋聲而去,

迎面對上了一張如鋼刀雕刻的臉,嵌著一雙令人心慌的眼眸。



那眼中滿含著令人難堪的諷刺。



他是誰?這又是在幹嘛?身下陡然被硬物推得更進,一陣疼並快樂的感覺傳

遍了四肢五骸,她忍不住地張嘴尖叫聲,聲音卻充滿了淫迷的味道,她不敢相信

這是自己嘴裡發出的聲音。



「啊……嗯……」身下的律動如男人之物在猛然進攻,她突然明白渾身的情

欲從何而來,只是這是在幹嘛?難道是莫凡那個無恥的賤男人?不,不可以,她

寧死都不會再讓他碰她一下。



她猛地起身,卻驚然發現,四周竟然站滿了人,排得像電視裡演的早朝的臣

子般。一個個面色肅穆地看著她,眼中卻滿含著嫌惡。



一張張陌生的臉,一個個冰冷的眼神,這是什麼鬼地方?



唐碧瘋了似的爬了起來,卻發現自己渾身一絲不掛,下身還掛著一根木梭般

的硬物。



「你們……你們……」她驚慌地想逃走,卻不知道往哪去,木梭被她驚跑而

掉落。



「碧漾娘娘,您想去哪呢?您已經被我王賜給我了。」面前的青衣青帽的男

子細聲細聲地說,手持的拂塵柄上還沾惹著晶瑩的液體。



那是一張白淨得令人想到鬼的臉蛋,看上去模樣倒十分的俊俏,看上去竟有

幾分莫凡的神態,唐碧驚然抱住了他,「莫凡,莫凡,別殺我,別殺我……」話

音未完,整個人暈倒在地上。



「王……」蘇含彎身不敢看他,整個人仿佛縮成了一團。



「帶回去好好玩吧。」那男人冷笑幾聲,目光掃過大殿前的諸人,「諸位愛

卿,辛苦了,退了吧。」



唐碧再次渾渾噩噩地醒來時,房內點著幾株紅似血的燭燈,看上去不是很明

亮,卻也能辯得出。木雕大床,絲質帷賬,還有那古香古色的擺飾,都讓她清楚

地知道,這兒不是她所在的那個環境。



她不是死了嗎?難道又重生了?她坐起來環顧著這個房間,看上去很簡陋,

但卻十分雅致,看得出主人是個很有格調的人。



門外突然響起輕微的腳步聲,她驚然躺下。



「她不是死了嗎?怎麼又活過來了?」說這話的聲音很好聽,溫溫潤潤的。



「小的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王賜給了我,是不是……發現了什麼?」說話

的人似乎透露著不安,卻似像極了莫凡那種戚戚然的聲音。



「不會。」另一個聲音淡淡道:「你要是覺得為難,就殺了吧。」



「小的倒不覺得為難,只是……事有蹊蹺……」



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不久,腳步聲朝室內走來。唐碧感覺到他已經來了床

前,嚇得大氣都不敢喘。她感覺到微冰的手撫上了她的臉。



「碧漾娘娘……你的眼神……」他像似喃喃自語,「莫……凡……



莫凡……真是莫凡的聲音唐碧猛然睜開了眼晴,對上的是一雙澄清的眼眸。



是他,是那個拿著拂塵的太監,此時他解去了太監的幅子,卻越顯俊秀了。

面對唐碧的目光,他顯然吃了一驚,「你……」



「你是誰,這是哪?」唐碧咳了幾聲,問道。當她問完,她從他的眼中看到

了嫌惡的表情。



他用審視地目光盯著她,緩緩道:「碧漾娘娘,你……不記得了?」



唐碧知道此刻已陷生死之地,死過一次的人,再活過來,便格外珍惜了。她

裝作無辜地揉了揉頭,「我……我這是怎麼了?」



「你都不記得了?」他小心翼翼地看著她,唐碧點點頭,也小心翼翼地盯著

他,眼中絲毫不漏過一絲訊息。



「您將王的愛妃豔戀娘娘推下城牆,害得她腹中胎兒沒了。王大怒,將您賜

死,結果您沒死成,王被把您賜給小的了。」



唐碧聽罷大吃一驚,看來這真是因果迴圈啊。她剛被人推下摔死,重生此地,

卻是因推死他人而賜死。



在蘇含的訴說下,唐碧才知道,自己不知道穿越到什麼地方什麼年代。這裡

大概類似唐朝,名叫祈靈大陸,大大小小的國家有十幾個,這個是目前最大的國

家,名為龍淩王朝。



昨天大殿上的男人便是龍淩帝王,名龍胤風。而她借屍還魂的這個人,竟然

也叫唐碧,是本王朝赫赫有名的唐國公的唯一的小女兒,一年前被送入宮來,被

封為碧漾娘娘。她作風大膽,生性放蕩,公然與各個男人行歡愉之事,絲毫不顧

龍淩王的顏面。



「什麼?」唐碧聽罷不敢相信,怎麼生前自己如此拘謹,竟然會附身到這種

人的身上,莫非是老天故意安排,意在指責她太過保守?



「這事當然是真的,奴才親眼所見,您和眾男子在大殿上公然……」



「放肆。」唐碧冷冷喝道。若要走出條活路,必定要有一個忠誠的人跟在身

邊,跟前這個蘇含神似莫凡,剛猛然醒來那一瞬間,她捕捉到了他的不尋常,但

這會,他的奴才樣卻演得十分精妙。



既然如此,那他就給她好好的演。莫凡,若有機會,一定要讓你見識一下,

本娘娘是演得是不是比你更真切。



蘇含嚇了一跳,這聲放肆,他看到了碧漾娘娘的影子,此次大殿上不得不聽

從王的吩咐羞辱她,不知道是不是死路一條。



「之前你做得很好。」唐碧緩緩道:「王把我賜給你,就不怕惹唐國公不悅

嗎?」



「這正是王的意思啊。」蘇含一說完唐碧冷眸瞪來,仿佛要透視他的靈魂一

樣,嚇得他連忙捂住嘴。



「說。」



事到如今,蘇含細聲細氣地哀怨道:「王故意當著眾臣的面羞辱您,正是想

惹怒唐國公,只要他一犯事,王就有理由剝奪他的軍權。若沒把握,王大可把責

任推在奴才身上,說是奴才幹的,奴才不就死定了。」



「唐國公難道不知道她女兒是這種人嗎?」唐碧問這話又覺得不對,但蘇含

似乎未曾發覺。



「唐國公當然知道,但他根本就不在乎,他要的就是惹怒王殺了他的女兒,

這樣他便有理由握兵造反了。」蘇含說完,嚇得不敢再看唐碧,唐碧倒抽了一口

氣。



沒想到兩頭竟然都是拿她的生命來當棋子,這下該如何是好?惹了任何一頭

都要死路。唯有活著,兩方才能相安無事,但在他們這種捏拿著生死大權的人手

中,她能活命嗎?



先前的唐碧應該是死了,雙方都將計謀得逞了,可她卻離奇附魂了。



門外傳來了小太監的聲音,「蘇公公,王讓你過去,快點。」



「好,馬上就到。」蘇含連忙戴好帽子,「碧漾娘娘,您且在這休息,若需

要男人……」



「滾。」唐碧臉色一紅,惱羞成怒地叫駡著。



「不是,碧漾娘娘,您每晚都會發情一次,不是,是需要一個男人。這會在

這兒,恐怕只有太監了,您自己小心玩著點。」



這話令唐碧羞得幾盡無地自容。



每晚發情一次……



怎地他一說,身子便有了反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