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節開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白雪公主,她肌膚像雪一樣白,暱稱白白,王後是白

雪的生母,可惜死的太早,白白對母後已經沒什麼印象了,她的父王也就是這個

濱海小國的國王,是一個強悍的統治者,國家雖小但是國王的嚴刑峻法絲毫沒有

鬆懈,大臣們對國王無不忠誠,子民都遵守法律,安居在國王的統治之土。



由於是濱海的小國,國家需要時時提防外敵入侵,從幾百年前的貴族祖先開

始,就一直很注重修葺完善沿海的駐防工事,到了白雪公主的父王這一輩,更是

集全國之力,修起了高大森冷的幾十座城堡用來駐紮兵力,抵禦外侵,外面的世

界對白雪公主來說,就像拍打在城堡青色石壁上的巨浪,無限大,無限神秘,無

限危險。



父王對白白當然是寵愛的,他有時喚女兒白雪,有時喚她做白白,15年來,

白白就是他鋼鐵形象的最柔弱一角,他精心如一個敏感的花匠悉心照料灌溉著這

一朵白色花朵。



說到花朵,白白一定是那一朵肥美的玉蘭花,充滿生命力,壓低了粗粗的枝

頭,白白的腿勻稱緊實,從大腿到小腿,由粗變細,線條是如此的古典如此的美,

不用說,白白有一把天生的豐臀,格外顯得那腰肢不盈一握。整體來看她說不上

是纖細的,甚至是豐滿的,但是這卻沒有影響她的輕盈感,因為她的身體是如此

的緊繃,如此透亮,鮮活。搭配玫瑰色暈染的臉蛋,一個可愛的人兒啊。對於1

5歲的白白來說,她的乳房可不算小,不得不說有成為巨乳的潛質,但是現在還

沒有發生,乳房彷彿兩隻小獸蟄伏在胸前,小口地喘息著。



白白漸漸長大了,在皇宮已經呆不住了,總想著出去玩玩,不得不說,皇宮

裡頭沒有什麼年齡相仿的玩伴,白白很寂寞。



這一天父王派人從戍邊給白白送來一幅畫,這個是隨行父王在外的畫師描繪

的駐紮在海邊時候父王住的城堡,畫裡頭的天很低,雲很厚,城堡彷彿佇立於天

地之間,畫師在畫一場即將到來的大雨,白白認真的看了又看,覺得很驚奇,很

嚮往,感覺畫裡的場景觸動著自己。



年年父王都要去戍邊巡視,那是一段很長的旅行,白雪覺得自己長大了,她

呆不住了,她一邊看畫,一邊展開寫給父王的信紙,信中表達要去看望,並且向

往海邊的生活。



很快回信來了,白雪公主的請求得到了國王的應允,並且派來貼身侍衛小隊,

準備了上等馬車護送公主這次的行程。除了幾次必要的貴族社交場合,這是白雪

第一次真正的出遠門,行程大約十天,等白雪到達指定城堡時,父王已經離開那

裡繼續他的巡視了,白雪要和幾個隨侍宮女一起在新環境中慢慢適應。



黃昏時分馬車終於到了,白雪親眼看見大海了,人生第一次。海浪的聲音很

大,很清楚,空氣裡頭瀰漫著鹹腥的味道,這使得白雪很興奮,她望瞭望眼前城

堡望不到頭的石階,輕快的提裙而上。



這一次旅行改變了白雪公主的生活,開啟了她的少女時代。



來到自己的房間洗漱晚飯完畢,宮女們隨侍左右,給公主換了睡裙,吹滅大

部分的燭台,侍衛隊不敢怠慢簡單跟公主交代了幾句,就按國王的親自部署就位,

通宵保衛公主的安全。



雖然旅途勞頓,但是年輕的公主又怎麼睡得著,她拖著睡裙,來到窗口,覺

得海風真是太好了,海面很平靜,她忍不住跑上城堡的露台,雙手撐在石壘上盡

情的任海風睡散長發,吹開白紗睡裙。



宮女們過來給公主送上羊絨披肩,並且勸公主早點歇息,白雪這才戀戀不捨

的回到床榻前,這時候她拿著燭台仔細觀察這個房間,這個房間是父王特地囑託

侍衛們按照白雪從小的習慣佈置的,豪華溫暖,力求讓公主住的舒適,窗幔都是

新換的白雪熟悉的顏色和料子,暗紅色的底色搭配金色流蘇,靠窗口還擺了一個

可以寫信的小桌,小桌側面是靠牆的書櫃,上面稀稀落落放著大概供白雪解悶的

小說,和她喜歡的植物學方面的書籍,房間四壁擺放了幾幅以海為主題的畫作,

大體風格和白雪收到的那幅差不多。



白雪秉燭走到書架前,摩挲著書脊,發現在中間夾著一本湖綠色的小書,封

面並沒有書名,她很喜歡書的顏色,是之前沒有見過的,書看起來薄薄的並且有

些年頭了。



打開第一頁上面寫著致我的愛。



第二頁畫著一個妙齡女郎高挽著髮髻,穿著考究的蓬裙,眉眼之間流露出難

以覺察的羞澀,她微微頷首,雙臂疊在腹部。並沒有文字。



第三頁女郎已經掀起厚厚的蓬裙,白雪才驚訝的發現,畫中人沒有穿任何低

襯,裙子下面她光著兩條大腿,看起來有些突兀,兩腿的盡頭是一叢濃密的女陰

之地,白雪下意識嚥了嚥口水,看了看站在外間的宮女們似乎沒有什麼動靜。



第四頁第五頁……原來這是一本沒有文字的圖畫書,大體內容就是畫中人物

自慰的過程,女郎把中指插進下體,面露嬌羞,最後一頁還順著她的大腿出現了

一股液體直流到地上形成一灘水。



白雪公主反覆翻著書,覺得口乾舌燥,全身由內而外微微顫慄著。



終於回到床上,宮女們把窗幔放下,吹熄燭台,告退。



想著剛才偶然看到的那本小書,白雪的腦子裡全都是書裡的圖畫,尤其是女

郎不知廉恥的把中指插進下體的那幾幅攪擾著白雪,白雪的好奇心達到了極限,

她不自覺把手伸向下體,隔著紗裙碰了碰,她撐起腿,裙襬滑倒腹前,然後慢慢

放下腿,白雪的小手伸向內褲裡頭,摸到了溫熱的三角區,還有密密叢叢的陰毛,

她想到女郎的陰毛,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冰涼的手觸到熱脹脹的下體,這刺激著

白雪,本能讓她不斷的揉搓著陰部並且由尿道逐漸向下,又向上反覆,白雪感覺

下面溢出了滑溜溜的水,心跳和手的動作越來越急促,彷彿在迎接什麼,但是不

知道是什麼,那一定是非常美妙的某種東西。就這樣白雪迎來了她人生第一次高

潮,那一刻從腳心開始到全身白雪出了一場大汗,並且呼吸久久才平靜下來。



昏昏的白雪很快睡過去了,這一睡就到天亮了,大概早上七點左右,白雪起

來解了一下內急,宮女伺候著,問公主是不是再睡,白雪說很累還要再睡,就又

回到了床上,宮女們不敢打擾紛紛退出去。



白雪想到了昨晚神奇的經歷,心跳謔的一下又加速了,她循著昨晚的經驗,

小手又慢慢摸索過去。就這樣白雪又高潮了兩次,然後一直睡到下午兩點鐘,白

雪自然醒了,彷彿新生一般,伸展了一下懶腰。下床就喊餓了。



洗漱吃喝完畢,並沒有什麼事情可幹,已經黃昏時分,白雪和宮女們打鬧了

一陣子也累了,她吃了點心和茶,就打發大家退下,說要看會兒書。



當然現在的白雪怎麼可能看得下去別的書呢,她反覆把玩著翻看著那本小書,

想著怎麼會有這樣一本呢,難道是書太小不小心混在裡頭了嗎,大概吧。



晚飯後白雪又去吹海風了,海又還是那麼平靜,今天天邊出現了火紅色的霞,

好漂亮啊,好像飛到那雲彩上去,大概有翅膀的精靈能做到吧,白雪胡思亂想著。



又玩了一會兒白雪才去睡覺,窗幔一放下,吹滅燭台,靜夜來臨,聽著外面

海浪的聲音,白雪又不由自主做了那種事,她把自己帶到高潮了三次,直到滿身

大汗精疲力竭才睡。



就這樣在自慰和看海中,白雪公主度過了海邊的第一個月。



第一章



第二節父王歸來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白雪嘗到了過去十幾年在宮裡都沒有過的享受和自由。



在無休無止,無盡頭一般的自慰中,白雪快樂著,也發現著自己的身體,她

膽子也變的大了起來,不斷嘗試各種花樣的自慰方式,讓自己更爽,更加沈溺。



在不那麼著急想要的時候,白雪會坐在窗前的小桌那裡看著窗口,假裝寫信

或是看風景,實際卻偷偷拿著湖綠色的小書,隔著低襯褲用書堅硬的書脊刮擦自

己敏感的女陰,過不了幾分鐘,白雪就一臉迷離得趴在桌子上了,而下面的內褲

已經濕了一大片,還有一個下午,她不得不叫退宮女左右,自己換掉了襯褲,因

為她實在太爽以至於失禁,尿了一褲子,然後迅速把失禁的褲子用剪刀剪碎幾塊

扔進壁爐。



在床幔放下,無人的深夜,白雪迫不及待的學著書裡的主角,徹底脫掉低襯,

也在睡裙下面光著兩條豐腴的大腿,然後把小書的書脊沒有任何隔閡的直接壓在

自己的陰部,白雪感到了更直接的刺激,硬硬的書脊透過陰道的皮膚和脂肪壓在

了遍佈著的快樂的神經上,很快,很快,白雪就會繃直全身,拱起下體,然後謔

的癱軟在床。



還有一次,在床上已經高潮五六次的白雪,尋找不出再能刺激自己的方法了,

她滿身大汗,脫光了衣服,赤條條橫在那裡,緩了一陣子之後,她拿起小書,翻

身趴著,把書脊向上立在床上,把陰道壓在書脊上,隨著床墊的彈性,壓下去彈

起來,有節奏的動著,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漸漸的白雪雙腿雙腳繃到不能

再繃,然後她從身體深處發出了一聲滿足的低吼,癱軟在那。



等等等等。



那一本小書浸滿了淫水和尿液,已經顏色變深,書頁變得更厚更硬了。



一天清晨大約五點的時候白雪就醒了,因為前一天晚飯的時候她坐在飯桌前

吃飯,看著搖曳的燭台,突然之間很想念高潮的感覺,很想要,於是匆匆結束了

晚飯,說有點累,就讓宮女們伺候她洗漱,不到八點鐘的樣子,白雪就上床了,

開始了她快樂的遊戲,之後就睡過去了,時候很早。



她起來掀開床幔看到窗簾縫裡透出一點濛濛的天光,知道時候還早,宮女們

都在外間睡下了。她躡手躡腳穿過外間,裹上羊絨披肩,來到露台透風。



這個露台是專門給白雪觀景的,因此侍衛都不會近身站崗,以防打攪公主。



白雪一個人來到石牆邊,遠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早上的大海怒濤翻滾,海

風凜冽,白雪擡頭望著天空,陰雲快速移動著,就要下一場大雨了。



白雪喜歡這樣的海風,這讓她覺得自己能乘風而飛一般。她附身壓在石牆上,

探身望著城堡腳下,海浪正一浪高過一浪的拚命拍打這城堡,讓人頓生恐懼。



這時候天際那頭閃了一下,好亮好快,嚇了白雪一跳,隨後幾秒哢嚓一個炸

雷,聲音更是大的讓白雪趕忙抱住頭。應該是要下雨了吧,白雪想著,準備轉身

回去了。



突然一雙大手抱住了白雪,白雪下意識驚叫了一下,一張粘膩著海鹽的臉龐

貼在白雪的小臉上,鬍渣好硬好短摩擦著白雪。



「白雪!寶貝,父王回來了!」說話的人語氣低緩溫柔。



「父王,太好了,你回來了呢。」白雪知道是父王,興奮起來。



父王並沒有放開白雪依舊從後面抱著她,那懷抱結實有力,讓人無法掙脫,

也不願掙脫。



「白雪……」國王用臉更深的摩擦著白雪的臉。



「父王……」白雪深呼吸了一下。



「寶貝,」國王也深吐了一口氣,接著說:「寶貝,父王很累,可是看到你

就不累了。」國王說著緩緩地把嘴唇湊到白雪那雪白細膩的脖頸上,輕輕碰了一

下。



「父王……」這次的父王給她感覺又親切又陌生,但是那懷抱還是那麼讓她

安穩,放心在其中。



「白雪,好長時間沒有抱你了。」國王輕輕的喘息,又好像是呻吟,喃喃的,

他把自己的雙臂慢慢上移交叉著放在白雪的兩邊乳房上,濕氣越來越重,把兩個

人的發絲都浸濕了。



白雪沒有再說話,也沒有掙脫,當自己的乳房被大手覆蓋的那一剎那,她好

像通電一樣酥麻,心臟就快爆炸,她下意識的調理自己的呼吸以至於胸部起伏不

要那麼大,因為那樣好像在呼應那雙大手,這種快感比千千萬萬的自慰都來的猛

烈啊。



海浪聲,驚雷聲,閃電交加,分不清是海水被激起還是已經開始下雨。



國王垂下一隻手,撥起白雪的睡裙,裡面當然是光光的大腿,白雪已經很少

穿襯褲睡覺了,



這時候的白雪並沒有意識到自己這個本該難為情的細節,她已經徹底暈眩了。



大手順著白雪的腿來到內測,那裡早已經濕膩到不行,再往上更加去到了淫

水的源頭,國王只能大體辨認陰毛陰戶,當手滑倒陰戶的時候,發出了咕嘰咕嘰

的液體和皮膚摩擦的聲音,這聲音這麼小又這麼明顯,讓兩個人都忘情了。



不一會兒,白雪感到一個異常發燙的肉物抵到了自己後邊,那東西那麼燙,

那麼緊實,很容易能感覺到它的形狀,一根長長的粗粗的。



那東西的頭部皮膚和白雪的後臀比起來更加薄更加軟,但又是被如此決然的

堅硬的支撐著,它慢慢被放到了白雪的大腿之間,在那裡它遇到了汩汩的滑膩的

淫水,順利的抵到了白雪的陰戶,雖然白雪已經自慰上百次了,但是她對自己的

身體構造並不瞭解,她不知道尿道和陰戶的區別,只是混沌的認知而已。



龜頭藉著不能再多的淫水在陰戶口來回移動,這讓白雪幾乎窒息,她不自覺

的分開兩腿,讓那熱度更接近自己。



大約這進行了幾分鐘,龜頭再也忍不住了,一用力探進了洞口,白雪感覺到

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彷彿最薄弱的地方被發現了一樣,可是龜頭沒有憐惜她,

無情的一點點撐開了洞口,如果白雪顫抖的厲害,龜頭就停一下,然後接著深入。



直到白雪感覺自己好像一個中空的物體一樣被撐開了,疼痛伴隨著酥麻,讓

她欲罷不能。



國王幾乎把白雪整個壓彎在石牆上,兩個人幾乎已經被雨水和海水濕透,國

王再也忍不住了,他開始有節奏的抽插,白雪發出低低的呻吟好像享受又忍痛,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就這樣進行了十分鐘左右,白雪覺得是之前從外部刺激自慰

的神經現在從裡頭被肉棒有節奏的衝擊摩擦著,而那個節奏是來自父王無聲的交

流,那麼賣力那麼忠誠毫無保留的父王呈現在自己身後,下體更直接更敏感了,

她以十倍於之前的快感高潮了,淫水一股股的順著大腿和國王的陰囊傾瀉著,國

王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停了停,好像安慰一樣在白雪的體內動了動肉棒,停了

一會兒。



沒多久國王開始新的一輪抽插,淫水太多了,每次肉棒進出都發出噗呲噗呲

的水聲,這水聲拉近了這對高貴父女之間的距離,國王好不羞恥的呻吟著,白雪

也毫不羞恥的更大程度的分開兩腿迎接著父王的插入。大約又過了十分鐘,父王

一個挺身,把一股股熱流噴進了白雪的陰道深處,白雪被這滾燙的精液再一次的

帶到了高潮。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小穴內壁收縮放開一下一下的喘息著,包裹

著父王巨大的肉棒。



休息了一下,國王抽離公主的身體,拖著濕嗒嗒的,軟下來的雞吧,先給白

雪整理好睡裙,然後自己把雞吧塞進褲子裡,整理好。



白雪這才轉過身子,暴雨之中兩個人面對面,父王一臉木木的表情,看不出

是喜是怒,擦了擦白雪臉上的雨水,說:「以後父王在的時候,裙子裡頭不需要

再穿底襯了。」



兩人相扶這走進了城堡。



第一章



第三節愛慾癡纏(上)



夜深了,外間的宮女們被遣退到樓下的房間休息去了,只留下近身侍衛在走

廊裡頭把守。



公主臥房大門緊閉,內裡大床嚴嚴實實的遮擋著床幔。



床幔裡頭,國王和公主正赤條條的忘情的做愛,兩個人面對著,坐姿合體在

一起,這一個封閉的空間散發淫靡的味道,已經有一會兒了,可是今天兩個人的

高潮都來的沒那麼快,畢竟他們已經連續做愛好幾天了。



公主的兩坨豐臀壓在國王結實的長滿腿毛的大腿上前後摩擦著,雪白的背脊

已經滲出了汗珠。國王也隨著公主的節奏前後抽插著,健康的小麥色搭配著因為

用力而塊塊分明的肌肉,亮津津的也躺著汗水,他低頭吮吸著女兒白到透出青色

血管的乳房,一邊看著白雪的小穴悠悠的吞吐著自己碩大的陰莖。



白雪兩隻手緊摟著父王魁梧的上身,可是兩手之間的距離還是很遠,父王的

肩膀實在太寬闊太結實了,她仰著頭一邊動著一邊兩眼空洞的望著天花板,好像

全部靈魂都已經被父王的大陽具給帶走了。



「寶貝,你要高潮了嗎?」



「沒呢。」



「我也還沒,都硬了這麼久了,很想射啊。」



「父王儘量操我吧,隨時都可以射呢。」



「寶貝,你真是太好了,我怎麼捨得從你的小穴裡頭拔出來呢,但我們還是

休息一會兒吧,你的小肉肉都腫了。」



「嗯好的,那就不拔出來休息一會兒吧。」



就這樣兩個人合體抱著,由於國王天生有一個大肉棒,如果不是故意要拔,

兩人這個緊密的距離,還真是不容易離開白雪的體內,疲憊的兩人就這樣保持著

插入的狀態側躺下來了。



國王一邊躺著一邊揉搓著白雪的乳房,壞笑著說,「奶子又大了,我的小公

主越來讓父王愛不夠呢」,白雪害羞的低著頭看向別處,沒有說話。



國王不肯罷休繼續調戲,「喜歡父王揉你的奶子嗎,寶貝。」他大手輕輕用

力,抓住白雪的小臉扳起來,「喜歡,」白雪笑著來掩飾不好意思的樣子,顯得

更調皮可愛了。



「喜歡什麼呢,說呀。」



「哎呀,不想說那麼下流的詞。」白雪被逗得在父王懷裡撒嬌。



「不,寶貝,我就要你說下流的詞,只說給父王一個人聽,父王會很高興的。」



「奶子。」白雪輕聲說了。



「再多說點,我親愛的,你讓我興奮,你讓我發瘋了。」



「請父王,多揉我的奶子吧。」



「還有嗎,我的小寶貝,能多賜給我幾句嗎,嗯?」



「請父王,多用大雞巴插我吧。」挑逗成功了,白雪的性慾被挑起來了,眼

神迷離的看著國王,嚥了幾下口水。



「請父王,一直插我的騷逼,插到我死為止,不論白天黑夜,都請讓我的小

洞口吸著父王的大雞巴。」



國王忍不住了,一個翻身把白雪壓在身下,大力快速的抽插起來,白雪忍不

住發出大聲的呻吟,「父王,你的大雞巴太硬了,啊……速度太快了,請再深點

吧。」



突然之間,白雪蜷成一團,包在國王的身體外面,抽搐了幾下,就渾身癱軟

了,國王看到女兒已經高潮的昏過去了,自己也不再戀戰,對著小洞拚命的抽插

幾下,也滿滿的射了。



就在國王要拔出已經軟下來的肉棒時,白雪拽住他說:「不要嘛,都說好了,

要一直插在裡頭的,難道父王不喜歡了嗎?」



「好的好的,我的寶貝,你說什麼都行。」



就這樣兩人連在一起睡過去了。



大約睡到淩晨四五點鐘的時候,國王內急醒了,想起身去衛生間。稍微一動,

白雪也迷迷糊糊的醒了,「父王,要走了嗎?」



「寶貝,父王要去尿尿,你接著睡吧。」



「不嘛,父王不要去尿尿,要在這裡。」



「親愛的,你真是我的小心肝,難道你讓我尿在你的床上嗎?」



「不,不是尿在床上,要尿在女兒的騷逼裡。」



白雪被自己的突發奇想給挑起了性慾,國王更是聽著欲罷不能。



「好的,你願意父王尿在你的騷逼裡嗎?」



「快請尿吧,父王,我忍不了了。」



國王把白雪的下身擡起,用自己跪著的腿撐著,停了一會兒,醞釀了一下,

就覺得渾身一激靈,尿液就止不住的衝出了馬眼。



「啊,好熱啊,父王,我好興奮。」



「親愛的,等父王尿完一定要好好幹你一把。」



國王覺得尿了好久,好多的尿,這簡直就是他人生最爽的一次尿尿。



最後尿液從白雪的小穴裡頭溢了出來,頓時散發出濃重的尿騷。



「父王,聞到你的尿騷味了,快來操我把,求你了。」



國王的大雞巴已經被刺激的無以復加的鼓脹,他大力的開始插白雪,一時間

國王的尿液,白雪的淫水四濺翻飛,又是一場愛慾癡纏。



交合了兩次,大概六點鐘左右,國王光著身體,走到門口喊宮女上來,跟宮

女們說伺候公主洗澡,整理床鋪。



宮女們看到一片狼藉的公主大床,什麼都不敢說,加緊收拾。



其實近身的宮女,侍衛又怎麼猜不出個大概,只是都是年輕的孩子們,他們

大概也是懵懵懂懂,更不敢亂說國王的是非。



國王整理過自己之後,小睡了一下,就起來用早餐,處理信件和接見有急務

的風塵僕僕的大臣。



白雪由於體力透支洗漱乾淨後,就一直睡到了下午。



黃昏時分,白雪醒來,宮女們告知國王正在露台看夕陽,讓公主醒了過去。



白雪站在衣櫃前對著鏡子高高挽起了自己的捲髮,頭側不經意間露下幾縷發

絲,風情萬種,然後她掐著腰,挺起腰身和脖頸,在衣櫃裡碼好的一排裙子前來

回踱步,然後艱難選擇了一件金色薄紗的蓬裙,每層紗都很薄透,但是疊加了無

數層之後形成夢幻的大蓬起的效果,那金色也在疊加中顯得迷醉,這讓白雪覺得

非常搭配今天窗外的夕陽,沈靜充滿光輝。



突然她覺得這裙子彷彿似曾相識,對啊,那個女郎,竟然和她的那件很像耶。



白雪被宮女們伺候穿好裙子,讓他們退下,自己踱步到書架那裡,拿上那本

小書,心裡是要跟父王獻寶的心情。剛要走出房間,又突然想到什麼,她倒退回

來,關上房間門,撩起裙子把裡面的底襯脫了個精光,隨意扔在地毯上就迫不及

待的向露台走去。



露台上,國王一個人在喝著茶,老遠望去,夕陽裡,他魁梧的身形被晚霞暈

染的更迷人,更偉岸,國王精緻的軍裝開著懷,幾乎躺臥在椅子上,屁股三分之

一掛住座位,兩條長腿穿著緊腿褲和馬靴,隨意的支在地上,顯得中部那一塊鼓

鼓的,讓白雪不禁想到褲子裡面那一根巨物,早上是怎麼在自己的體內蠻橫的進

出,又是怎麼任性的讓人難以啟齒的在自己的體內噴尿。



這時候國王發現了她,「我的寶貝,睡飽了嗎,過來父王這邊。」



白雪輕快的幾步跑過去,「父王,你好帥。」



「寶貝,父王的全部都是你的,這肌肉,你看看,這有力的腿,最重要的還

有,」國王微微調起嘴角,貼近白雪的耳側小聲低語,「父王的整根大雞巴,都

是為你效勞,我的小蜜洞。哈哈哈哈。」



「父王,好愛你。」白雪趴在國王的大腿根部,仰著頭,崇拜的眼神看著他,

「父王,剛才你在想什麼呢?」



「父王在想,一會兒晚上怎麼幹你,才能讓你舒服。」



「父王,你真好,你看,我有好東西給你。」白雪拿出那本奇妙的小書,藍

綠色的封面微微不規則的膨脹。



「白雪,你不覺得這個畫裡的女孩子像一個人嗎?」



「誰啊?」



「你知道這本書是誰的嗎?」



「父王,你知道?」



「當然啦,這本書是父王想著白雪畫出來的。」



「天啊,畫的我?」



「是啊,難道不像嗎?」



「為什麼?」



「因為父王很愛很愛你,早就深深的愛上你了,我的公主,父王每當想你的

時候,就畫這本書,看這本書啊。」



「父王,你真好,我很喜歡這本書,它讓我那麼快樂,現在你讓我更快樂,

我沒有想到,它也是你,是父王的分身,我愛你,父王!」



兩父女擁抱在夕陽的餘暉中。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無恥魔霸21~25
第一章



第一節開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白雪公主,她肌膚像雪一樣白,暱稱白白,王後是白

雪的生母,可惜死的太早,白白對母後已經沒什麼印象了,她的父王也就是這個

濱海小國的國王,是一個強悍的統治者,國家雖小但是國王的嚴刑峻法絲毫沒有

鬆懈,大臣們對國王無不忠誠,子民都遵守法律,安居在國王的統治之土。



由於是濱海的小國,國家需要時時提防外敵入侵,從幾百年前的貴族祖先開

始,就一直很注重修葺完善沿海的駐防工事,到了白雪公主的父王這一輩,更是

集全國之力,修起了高大森冷的幾十座城堡用來駐紮兵力,抵禦外侵,外面的世

界對白雪公主來說,就像拍打在城堡青色石壁上的巨浪,無限大,無限神秘,無

限危險。



父王對白白當然是寵愛的,他有時喚女兒白雪,有時喚她做白白,15年來,

白白就是他鋼鐵形象的最柔弱一角,他精心如一個敏感的花匠悉心照料灌溉著這

一朵白色花朵。



說到花朵,白白一定是那一朵肥美的玉蘭花,充滿生命力,壓低了粗粗的枝

頭,白白的腿勻稱緊實,從大腿到小腿,由粗變細,線條是如此的古典如此的美,

不用說,白白有一把天生的豐臀,格外顯得那腰肢不盈一握。整體來看她說不上

是纖細的,甚至是豐滿的,但是這卻沒有影響她的輕盈感,因為她的身體是如此

的緊繃,如此透亮,鮮活。搭配玫瑰色暈染的臉蛋,一個可愛的人兒啊。對於1

5歲的白白來說,她的乳房可不算小,不得不說有成為巨乳的潛質,但是現在還

沒有發生,乳房彷彿兩隻小獸蟄伏在胸前,小口地喘息著。



白白漸漸長大了,在皇宮已經呆不住了,總想著出去玩玩,不得不說,皇宮

裡頭沒有什麼年齡相仿的玩伴,白白很寂寞。



這一天父王派人從戍邊給白白送來一幅畫,這個是隨行父王在外的畫師描繪

的駐紮在海邊時候父王住的城堡,畫裡頭的天很低,雲很厚,城堡彷彿佇立於天

地之間,畫師在畫一場即將到來的大雨,白白認真的看了又看,覺得很驚奇,很

嚮往,感覺畫裡的場景觸動著自己。



年年父王都要去戍邊巡視,那是一段很長的旅行,白雪覺得自己長大了,她

呆不住了,她一邊看畫,一邊展開寫給父王的信紙,信中表達要去看望,並且向

往海邊的生活。



很快回信來了,白雪公主的請求得到了國王的應允,並且派來貼身侍衛小隊,

準備了上等馬車護送公主這次的行程。除了幾次必要的貴族社交場合,這是白雪

第一次真正的出遠門,行程大約十天,等白雪到達指定城堡時,父王已經離開那

裡繼續他的巡視了,白雪要和幾個隨侍宮女一起在新環境中慢慢適應。



黃昏時分馬車終於到了,白雪親眼看見大海了,人生第一次。海浪的聲音很

大,很清楚,空氣裡頭瀰漫著鹹腥的味道,這使得白雪很興奮,她望瞭望眼前城

堡望不到頭的石階,輕快的提裙而上。



這一次旅行改變了白雪公主的生活,開啟了她的少女時代。



來到自己的房間洗漱晚飯完畢,宮女們隨侍左右,給公主換了睡裙,吹滅大

部分的燭台,侍衛隊不敢怠慢簡單跟公主交代了幾句,就按國王的親自部署就位,

通宵保衛公主的安全。



雖然旅途勞頓,但是年輕的公主又怎麼睡得著,她拖著睡裙,來到窗口,覺

得海風真是太好了,海面很平靜,她忍不住跑上城堡的露台,雙手撐在石壘上盡

情的任海風睡散長發,吹開白紗睡裙。



宮女們過來給公主送上羊絨披肩,並且勸公主早點歇息,白雪這才戀戀不捨

的回到床榻前,這時候她拿著燭台仔細觀察這個房間,這個房間是父王特地囑託

侍衛們按照白雪從小的習慣佈置的,豪華溫暖,力求讓公主住的舒適,窗幔都是

新換的白雪熟悉的顏色和料子,暗紅色的底色搭配金色流蘇,靠窗口還擺了一個

可以寫信的小桌,小桌側面是靠牆的書櫃,上面稀稀落落放著大概供白雪解悶的

小說,和她喜歡的植物學方面的書籍,房間四壁擺放了幾幅以海為主題的畫作,

大體風格和白雪收到的那幅差不多。



白雪秉燭走到書架前,摩挲著書脊,發現在中間夾著一本湖綠色的小書,封

面並沒有書名,她很喜歡書的顏色,是之前沒有見過的,書看起來薄薄的並且有

些年頭了。



打開第一頁上面寫著致我的愛。



第二頁畫著一個妙齡女郎高挽著髮髻,穿著考究的蓬裙,眉眼之間流露出難

以覺察的羞澀,她微微頷首,雙臂疊在腹部。並沒有文字。



第三頁女郎已經掀起厚厚的蓬裙,白雪才驚訝的發現,畫中人沒有穿任何低

襯,裙子下面她光著兩條大腿,看起來有些突兀,兩腿的盡頭是一叢濃密的女陰

之地,白雪下意識嚥了嚥口水,看了看站在外間的宮女們似乎沒有什麼動靜。



第四頁第五頁……原來這是一本沒有文字的圖畫書,大體內容就是畫中人物

自慰的過程,女郎把中指插進下體,面露嬌羞,最後一頁還順著她的大腿出現了

一股液體直流到地上形成一灘水。



白雪公主反覆翻著書,覺得口乾舌燥,全身由內而外微微顫慄著。



終於回到床上,宮女們把窗幔放下,吹熄燭台,告退。



想著剛才偶然看到的那本小書,白雪的腦子裡全都是書裡的圖畫,尤其是女

郎不知廉恥的把中指插進下體的那幾幅攪擾著白雪,白雪的好奇心達到了極限,

她不自覺把手伸向下體,隔著紗裙碰了碰,她撐起腿,裙襬滑倒腹前,然後慢慢

放下腿,白雪的小手伸向內褲裡頭,摸到了溫熱的三角區,還有密密叢叢的陰毛,

她想到女郎的陰毛,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冰涼的手觸到熱脹脹的下體,這刺激著

白雪,本能讓她不斷的揉搓著陰部並且由尿道逐漸向下,又向上反覆,白雪感覺

下面溢出了滑溜溜的水,心跳和手的動作越來越急促,彷彿在迎接什麼,但是不

知道是什麼,那一定是非常美妙的某種東西。就這樣白雪迎來了她人生第一次高

潮,那一刻從腳心開始到全身白雪出了一場大汗,並且呼吸久久才平靜下來。



昏昏的白雪很快睡過去了,這一睡就到天亮了,大概早上七點左右,白雪起

來解了一下內急,宮女伺候著,問公主是不是再睡,白雪說很累還要再睡,就又

回到了床上,宮女們不敢打擾紛紛退出去。



白雪想到了昨晚神奇的經歷,心跳謔的一下又加速了,她循著昨晚的經驗,

小手又慢慢摸索過去。就這樣白雪又高潮了兩次,然後一直睡到下午兩點鐘,白

雪自然醒了,彷彿新生一般,伸展了一下懶腰。下床就喊餓了。



洗漱吃喝完畢,並沒有什麼事情可幹,已經黃昏時分,白雪和宮女們打鬧了

一陣子也累了,她吃了點心和茶,就打發大家退下,說要看會兒書。



當然現在的白雪怎麼可能看得下去別的書呢,她反覆把玩著翻看著那本小書,

想著怎麼會有這樣一本呢,難道是書太小不小心混在裡頭了嗎,大概吧。



晚飯後白雪又去吹海風了,海又還是那麼平靜,今天天邊出現了火紅色的霞,

好漂亮啊,好像飛到那雲彩上去,大概有翅膀的精靈能做到吧,白雪胡思亂想著。



又玩了一會兒白雪才去睡覺,窗幔一放下,吹滅燭台,靜夜來臨,聽著外面

海浪的聲音,白雪又不由自主做了那種事,她把自己帶到高潮了三次,直到滿身

大汗精疲力竭才睡。



就這樣在自慰和看海中,白雪公主度過了海邊的第一個月。



第一章



第二節父王歸來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白雪嘗到了過去十幾年在宮裡都沒有過的享受和自由。



在無休無止,無盡頭一般的自慰中,白雪快樂著,也發現著自己的身體,她

膽子也變的大了起來,不斷嘗試各種花樣的自慰方式,讓自己更爽,更加沈溺。



在不那麼著急想要的時候,白雪會坐在窗前的小桌那裡看著窗口,假裝寫信

或是看風景,實際卻偷偷拿著湖綠色的小書,隔著低襯褲用書堅硬的書脊刮擦自

己敏感的女陰,過不了幾分鐘,白雪就一臉迷離得趴在桌子上了,而下面的內褲

已經濕了一大片,還有一個下午,她不得不叫退宮女左右,自己換掉了襯褲,因

為她實在太爽以至於失禁,尿了一褲子,然後迅速把失禁的褲子用剪刀剪碎幾塊

扔進壁爐。



在床幔放下,無人的深夜,白雪迫不及待的學著書裡的主角,徹底脫掉低襯,

也在睡裙下面光著兩條豐腴的大腿,然後把小書的書脊沒有任何隔閡的直接壓在

自己的陰部,白雪感到了更直接的刺激,硬硬的書脊透過陰道的皮膚和脂肪壓在

了遍佈著的快樂的神經上,很快,很快,白雪就會繃直全身,拱起下體,然後謔

的癱軟在床。



還有一次,在床上已經高潮五六次的白雪,尋找不出再能刺激自己的方法了,

她滿身大汗,脫光了衣服,赤條條橫在那裡,緩了一陣子之後,她拿起小書,翻

身趴著,把書脊向上立在床上,把陰道壓在書脊上,隨著床墊的彈性,壓下去彈

起來,有節奏的動著,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漸漸的白雪雙腿雙腳繃到不能

再繃,然後她從身體深處發出了一聲滿足的低吼,癱軟在那。



等等等等。



那一本小書浸滿了淫水和尿液,已經顏色變深,書頁變得更厚更硬了。



一天清晨大約五點的時候白雪就醒了,因為前一天晚飯的時候她坐在飯桌前

吃飯,看著搖曳的燭台,突然之間很想念高潮的感覺,很想要,於是匆匆結束了

晚飯,說有點累,就讓宮女們伺候她洗漱,不到八點鐘的樣子,白雪就上床了,

開始了她快樂的遊戲,之後就睡過去了,時候很早。



她起來掀開床幔看到窗簾縫裡透出一點濛濛的天光,知道時候還早,宮女們

都在外間睡下了。她躡手躡腳穿過外間,裹上羊絨披肩,來到露台透風。



這個露台是專門給白雪觀景的,因此侍衛都不會近身站崗,以防打攪公主。



白雪一個人來到石牆邊,遠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早上的大海怒濤翻滾,海

風凜冽,白雪擡頭望著天空,陰雲快速移動著,就要下一場大雨了。



白雪喜歡這樣的海風,這讓她覺得自己能乘風而飛一般。她附身壓在石牆上,

探身望著城堡腳下,海浪正一浪高過一浪的拚命拍打這城堡,讓人頓生恐懼。



這時候天際那頭閃了一下,好亮好快,嚇了白雪一跳,隨後幾秒哢嚓一個炸

雷,聲音更是大的讓白雪趕忙抱住頭。應該是要下雨了吧,白雪想著,準備轉身

回去了。



突然一雙大手抱住了白雪,白雪下意識驚叫了一下,一張粘膩著海鹽的臉龐

貼在白雪的小臉上,鬍渣好硬好短摩擦著白雪。



「白雪!寶貝,父王回來了!」說話的人語氣低緩溫柔。



「父王,太好了,你回來了呢。」白雪知道是父王,興奮起來。



父王並沒有放開白雪依舊從後面抱著她,那懷抱結實有力,讓人無法掙脫,

也不願掙脫。



「白雪……」國王用臉更深的摩擦著白雪的臉。



「父王……」白雪深呼吸了一下。



「寶貝,」國王也深吐了一口氣,接著說:「寶貝,父王很累,可是看到你

就不累了。」國王說著緩緩地把嘴唇湊到白雪那雪白細膩的脖頸上,輕輕碰了一

下。



「父王……」這次的父王給她感覺又親切又陌生,但是那懷抱還是那麼讓她

安穩,放心在其中。



「白雪,好長時間沒有抱你了。」國王輕輕的喘息,又好像是呻吟,喃喃的,

他把自己的雙臂慢慢上移交叉著放在白雪的兩邊乳房上,濕氣越來越重,把兩個

人的發絲都浸濕了。



白雪沒有再說話,也沒有掙脫,當自己的乳房被大手覆蓋的那一剎那,她好

像通電一樣酥麻,心臟就快爆炸,她下意識的調理自己的呼吸以至於胸部起伏不

要那麼大,因為那樣好像在呼應那雙大手,這種快感比千千萬萬的自慰都來的猛

烈啊。



海浪聲,驚雷聲,閃電交加,分不清是海水被激起還是已經開始下雨。



國王垂下一隻手,撥起白雪的睡裙,裡面當然是光光的大腿,白雪已經很少

穿襯褲睡覺了,



這時候的白雪並沒有意識到自己這個本該難為情的細節,她已經徹底暈眩了。



大手順著白雪的腿來到內測,那裡早已經濕膩到不行,再往上更加去到了淫

水的源頭,國王只能大體辨認陰毛陰戶,當手滑倒陰戶的時候,發出了咕嘰咕嘰

的液體和皮膚摩擦的聲音,這聲音這麼小又這麼明顯,讓兩個人都忘情了。



不一會兒,白雪感到一個異常發燙的肉物抵到了自己後邊,那東西那麼燙,

那麼緊實,很容易能感覺到它的形狀,一根長長的粗粗的。



那東西的頭部皮膚和白雪的後臀比起來更加薄更加軟,但又是被如此決然的

堅硬的支撐著,它慢慢被放到了白雪的大腿之間,在那裡它遇到了汩汩的滑膩的

淫水,順利的抵到了白雪的陰戶,雖然白雪已經自慰上百次了,但是她對自己的

身體構造並不瞭解,她不知道尿道和陰戶的區別,只是混沌的認知而已。



龜頭藉著不能再多的淫水在陰戶口來回移動,這讓白雪幾乎窒息,她不自覺

的分開兩腿,讓那熱度更接近自己。



大約這進行了幾分鐘,龜頭再也忍不住了,一用力探進了洞口,白雪感覺到

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彷彿最薄弱的地方被發現了一樣,可是龜頭沒有憐惜她,

無情的一點點撐開了洞口,如果白雪顫抖的厲害,龜頭就停一下,然後接著深入。



直到白雪感覺自己好像一個中空的物體一樣被撐開了,疼痛伴隨著酥麻,讓

她欲罷不能。



國王幾乎把白雪整個壓彎在石牆上,兩個人幾乎已經被雨水和海水濕透,國

王再也忍不住了,他開始有節奏的抽插,白雪發出低低的呻吟好像享受又忍痛,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就這樣進行了十分鐘左右,白雪覺得是之前從外部刺激自慰

的神經現在從裡頭被肉棒有節奏的衝擊摩擦著,而那個節奏是來自父王無聲的交

流,那麼賣力那麼忠誠毫無保留的父王呈現在自己身後,下體更直接更敏感了,

她以十倍於之前的快感高潮了,淫水一股股的順著大腿和國王的陰囊傾瀉著,國

王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停了停,好像安慰一樣在白雪的體內動了動肉棒,停了

一會兒。



沒多久國王開始新的一輪抽插,淫水太多了,每次肉棒進出都發出噗呲噗呲

的水聲,這水聲拉近了這對高貴父女之間的距離,國王好不羞恥的呻吟著,白雪

也毫不羞恥的更大程度的分開兩腿迎接著父王的插入。大約又過了十分鐘,父王

一個挺身,把一股股熱流噴進了白雪的陰道深處,白雪被這滾燙的精液再一次的

帶到了高潮。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小穴內壁收縮放開一下一下的喘息著,包裹

著父王巨大的肉棒。



休息了一下,國王抽離公主的身體,拖著濕嗒嗒的,軟下來的雞吧,先給白

雪整理好睡裙,然後自己把雞吧塞進褲子裡,整理好。



白雪這才轉過身子,暴雨之中兩個人面對面,父王一臉木木的表情,看不出

是喜是怒,擦了擦白雪臉上的雨水,說:「以後父王在的時候,裙子裡頭不需要

再穿底襯了。」



兩人相扶這走進了城堡。



第一章



第三節愛慾癡纏(上)



夜深了,外間的宮女們被遣退到樓下的房間休息去了,只留下近身侍衛在走

廊裡頭把守。



公主臥房大門緊閉,內裡大床嚴嚴實實的遮擋著床幔。



床幔裡頭,國王和公主正赤條條的忘情的做愛,兩個人面對著,坐姿合體在

一起,這一個封閉的空間散發淫靡的味道,已經有一會兒了,可是今天兩個人的

高潮都來的沒那麼快,畢竟他們已經連續做愛好幾天了。



公主的兩坨豐臀壓在國王結實的長滿腿毛的大腿上前後摩擦著,雪白的背脊

已經滲出了汗珠。國王也隨著公主的節奏前後抽插著,健康的小麥色搭配著因為

用力而塊塊分明的肌肉,亮津津的也躺著汗水,他低頭吮吸著女兒白到透出青色

血管的乳房,一邊看著白雪的小穴悠悠的吞吐著自己碩大的陰莖。



白雪兩隻手緊摟著父王魁梧的上身,可是兩手之間的距離還是很遠,父王的

肩膀實在太寬闊太結實了,她仰著頭一邊動著一邊兩眼空洞的望著天花板,好像

全部靈魂都已經被父王的大陽具給帶走了。



「寶貝,你要高潮了嗎?」



「沒呢。」



「我也還沒,都硬了這麼久了,很想射啊。」



「父王儘量操我吧,隨時都可以射呢。」



「寶貝,你真是太好了,我怎麼捨得從你的小穴裡頭拔出來呢,但我們還是

休息一會兒吧,你的小肉肉都腫了。」



「嗯好的,那就不拔出來休息一會兒吧。」



就這樣兩個人合體抱著,由於國王天生有一個大肉棒,如果不是故意要拔,

兩人這個緊密的距離,還真是不容易離開白雪的體內,疲憊的兩人就這樣保持著

插入的狀態側躺下來了。



國王一邊躺著一邊揉搓著白雪的乳房,壞笑著說,「奶子又大了,我的小公

主越來讓父王愛不夠呢」,白雪害羞的低著頭看向別處,沒有說話。



國王不肯罷休繼續調戲,「喜歡父王揉你的奶子嗎,寶貝。」他大手輕輕用

力,抓住白雪的小臉扳起來,「喜歡,」白雪笑著來掩飾不好意思的樣子,顯得

更調皮可愛了。



「喜歡什麼呢,說呀。」



「哎呀,不想說那麼下流的詞。」白雪被逗得在父王懷裡撒嬌。



「不,寶貝,我就要你說下流的詞,只說給父王一個人聽,父王會很高興的。」



「奶子。」白雪輕聲說了。



「再多說點,我親愛的,你讓我興奮,你讓我發瘋了。」



「請父王,多揉我的奶子吧。」



「還有嗎,我的小寶貝,能多賜給我幾句嗎,嗯?」



「請父王,多用大雞巴插我吧。」挑逗成功了,白雪的性慾被挑起來了,眼

神迷離的看著國王,嚥了幾下口水。



「請父王,一直插我的騷逼,插到我死為止,不論白天黑夜,都請讓我的小

洞口吸著父王的大雞巴。」



國王忍不住了,一個翻身把白雪壓在身下,大力快速的抽插起來,白雪忍不

住發出大聲的呻吟,「父王,你的大雞巴太硬了,啊……速度太快了,請再深點

吧。」



突然之間,白雪蜷成一團,包在國王的身體外面,抽搐了幾下,就渾身癱軟

了,國王看到女兒已經高潮的昏過去了,自己也不再戀戰,對著小洞拚命的抽插

幾下,也滿滿的射了。



就在國王要拔出已經軟下來的肉棒時,白雪拽住他說:「不要嘛,都說好了,

要一直插在裡頭的,難道父王不喜歡了嗎?」



「好的好的,我的寶貝,你說什麼都行。」



就這樣兩人連在一起睡過去了。



大約睡到淩晨四五點鐘的時候,國王內急醒了,想起身去衛生間。稍微一動,

白雪也迷迷糊糊的醒了,「父王,要走了嗎?」



「寶貝,父王要去尿尿,你接著睡吧。」



「不嘛,父王不要去尿尿,要在這裡。」



「親愛的,你真是我的小心肝,難道你讓我尿在你的床上嗎?」



「不,不是尿在床上,要尿在女兒的騷逼裡。」



白雪被自己的突發奇想給挑起了性慾,國王更是聽著欲罷不能。



「好的,你願意父王尿在你的騷逼裡嗎?」



「快請尿吧,父王,我忍不了了。」



國王把白雪的下身擡起,用自己跪著的腿撐著,停了一會兒,醞釀了一下,

就覺得渾身一激靈,尿液就止不住的衝出了馬眼。



「啊,好熱啊,父王,我好興奮。」



「親愛的,等父王尿完一定要好好幹你一把。」



國王覺得尿了好久,好多的尿,這簡直就是他人生最爽的一次尿尿。



最後尿液從白雪的小穴裡頭溢了出來,頓時散發出濃重的尿騷。



「父王,聞到你的尿騷味了,快來操我把,求你了。」



國王的大雞巴已經被刺激的無以復加的鼓脹,他大力的開始插白雪,一時間

國王的尿液,白雪的淫水四濺翻飛,又是一場愛慾癡纏。



交合了兩次,大概六點鐘左右,國王光著身體,走到門口喊宮女上來,跟宮

女們說伺候公主洗澡,整理床鋪。



宮女們看到一片狼藉的公主大床,什麼都不敢說,加緊收拾。



其實近身的宮女,侍衛又怎麼猜不出個大概,只是都是年輕的孩子們,他們

大概也是懵懵懂懂,更不敢亂說國王的是非。



國王整理過自己之後,小睡了一下,就起來用早餐,處理信件和接見有急務

的風塵僕僕的大臣。



白雪由於體力透支洗漱乾淨後,就一直睡到了下午。



黃昏時分,白雪醒來,宮女們告知國王正在露台看夕陽,讓公主醒了過去。



白雪站在衣櫃前對著鏡子高高挽起了自己的捲髮,頭側不經意間露下幾縷發

絲,風情萬種,然後她掐著腰,挺起腰身和脖頸,在衣櫃裡碼好的一排裙子前來

回踱步,然後艱難選擇了一件金色薄紗的蓬裙,每層紗都很薄透,但是疊加了無

數層之後形成夢幻的大蓬起的效果,那金色也在疊加中顯得迷醉,這讓白雪覺得

非常搭配今天窗外的夕陽,沈靜充滿光輝。



突然她覺得這裙子彷彿似曾相識,對啊,那個女郎,竟然和她的那件很像耶。



白雪被宮女們伺候穿好裙子,讓他們退下,自己踱步到書架那裡,拿上那本

小書,心裡是要跟父王獻寶的心情。剛要走出房間,又突然想到什麼,她倒退回

來,關上房間門,撩起裙子把裡面的底襯脫了個精光,隨意扔在地毯上就迫不及

待的向露台走去。



露台上,國王一個人在喝著茶,老遠望去,夕陽裡,他魁梧的身形被晚霞暈

染的更迷人,更偉岸,國王精緻的軍裝開著懷,幾乎躺臥在椅子上,屁股三分之

一掛住座位,兩條長腿穿著緊腿褲和馬靴,隨意的支在地上,顯得中部那一塊鼓

鼓的,讓白雪不禁想到褲子裡面那一根巨物,早上是怎麼在自己的體內蠻橫的進

出,又是怎麼任性的讓人難以啟齒的在自己的體內噴尿。



這時候國王發現了她,「我的寶貝,睡飽了嗎,過來父王這邊。」



白雪輕快的幾步跑過去,「父王,你好帥。」



「寶貝,父王的全部都是你的,這肌肉,你看看,這有力的腿,最重要的還

有,」國王微微調起嘴角,貼近白雪的耳側小聲低語,「父王的整根大雞巴,都

是為你效勞,我的小蜜洞。哈哈哈哈。」



「父王,好愛你。」白雪趴在國王的大腿根部,仰著頭,崇拜的眼神看著他,

「父王,剛才你在想什麼呢?」



「父王在想,一會兒晚上怎麼幹你,才能讓你舒服。」



「父王,你真好,你看,我有好東西給你。」白雪拿出那本奇妙的小書,藍

綠色的封面微微不規則的膨脹。



「白雪,你不覺得這個畫裡的女孩子像一個人嗎?」



「誰啊?」



「你知道這本書是誰的嗎?」



「父王,你知道?」



「當然啦,這本書是父王想著白雪畫出來的。」



「天啊,畫的我?」



「是啊,難道不像嗎?」



「為什麼?」



「因為父王很愛很愛你,早就深深的愛上你了,我的公主,父王每當想你的

時候,就畫這本書,看這本書啊。」



「父王,你真好,我很喜歡這本書,它讓我那麼快樂,現在你讓我更快樂,

我沒有想到,它也是你,是父王的分身,我愛你,父王!」



兩父女擁抱在夕陽的餘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