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火辣辣的,赤水河鎮的農民正在引水灌田。白朗渾身不自在,昨天他作了一個春夢,夢見自己擺脫了王老五陣線,娶了一個姣滴滴的小娘子,正在床上作愛,夢醒了,白朗一看自己的陽物一柱撐天,只好嘟著嘴巴去廁所解決了。



??天氣很熱,白朗抓了抓帽子,不料帽子沒抓到,抓到了頭皮,見鬼了,帽子明明戴在頭上,怎麼不見了,左右一看,帽子像小鳥一樣飛進了樹林。白朗追了上去,追到樹林旁,猛然想起聽別人說:這林子鬧鬼,經常聽到有女鬼半夜裏哀號,但沒有這頂帽子,以後下地這麼辦,白朗想:「女鬼不會在白天出現吧!」



??想到這,白朗大著膽子走進了樹林。



??找了一陣,白朗找到了帽子,在一副棺材上。棺材裏淩亂不堪,看來這副棺材被人盜了墓,裏面一具年輕女屍正怒怒的瞪天,裏面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了,但從女屍的衣著來看,是個大戶人家的小姐。白朗天性善良,見女屍會被太陽曬乾,就說:「罪過,罪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就動手把棺蓋蓋好,並用土掩埋,幹好之後,繼續下地去了。



??村裏的張三、李四昨天剛盜了錢大戶女兒的墓,看到裏面有這麼多值錢的東西,歡喜的不得了,兩人溜到李四家,李四叫老婆出去買酒買肉,李氏兩手一伸「拿錢來!」李四丟過去一枝金釵,說:「把這個換了,去打幾斤酒,切幾斤肉來。」李氏見他們昨晚得了這麼多金銀,心裏就有了計較,原來,李氏和張三早就搭上了,張三雖然沒有李四俊俏,但性能力很?,弄的李氏好不快活,李氏早就盤算怎麼和張三做長久夫妻。



??李氏去當鋪當了金釵,又去買了幾斤肉,打了幾斤老白乾。順便在藥鋪了一些砒霜,說是藥老鼠,回家把砒霜整在李四喝的酒中,李四和張三一邊喝酒,一邊拳。沒過多久,藥力發作,李四覺得肚中如刀絞,叫道:「沒想到,我早該知道你和他有一腿。」



??李氏陰陰的笑道:「沒想到?等你想到就太遲了!」說完一臉春意的坐在張三腿上,蕩笑道:「這死鬼上了西天,我們又得了這麼多財物,是不是值得好好慶祝了?」張三淫笑道:「是櫻該好好慶祝。」說完一把抄起李氏,進了內房。



??張三把李氏狠狠的扔在床上,三兩下扒光了李氏的衣物,肚兜,褒褲,把李氏壓在床上,俯身用嘴巴去吸李氏的雙乳,兩手也直扣李氏的陰戶,用自己靈活的手指輕輕的捏著李氏的陰蒂。李氏那裏經得起兩面夾擊,玉戶中已刷刷流出淫液。



??李氏也不示弱,嘴巴裏發出「恩……啊……喔……」淫蕩叫春聲,一邊用自己的粗枝大葉去撫弄張三的陽具。不一會,張三的陽物變得又粗又燙,堅硬如鐵了。



??張三玩了一陣,突然把李氏一扔,自己仰身躺在床上,叫道:「蕩婦,快來吸!」說實在的,李氏又黑又粗,姿色平庸,只不過碩長豐滿,兩個奶子又肥又大,原本引不起男人的歡心,只不過張三的老婆張氏雖然嬌小俊俏,但經不起大幹,平日行房只肯行些中庸之道,不肯標新立異,往往一次房事後要張三做幾天和尚。巾巧李氏天生淫蕩,李四滿足不了她,於是就和張三搭上了。這李氏也真夠浪的,不但肯倒澆蠟燭,還肯唱後庭花,彈琴、吹蕭、玩小鳥樣樣都行,張三樂得從她身上得到快樂。



??李氏用手抓住張三的陽物,搓弄了幾下,然後把張三碩大的陽具放入口中,又咬、又吸、又吮,含住龜頭上的眼猛吸,爽的張三直打哆嗦。李氏吹了一陣蕭後,將張三推倒在床上,扶正張三的陽具,對準自己的陰戶,上下套弄起來。



??張三果然有兩手,不一會就弄的李氏高聲浪叫起來,只見李氏像野貓發春一樣浪嚎著:「好哥哥,你果然……厲害……弄得妹妹的騷洞洞……好癢……好…好……就是這樣。快點刺死我吧!」



??張三聽到李氏浪叫,得意極了。不過這種姿勢太吃虧,李氏坐在她身上,壓得他呼吸緊迫,於是他野性大發,翻身起來,把李氏的兩條大腿架在肩上,雙手摟住李氏的屁股,上下抽插起來。



??李四卻一時還沒死,因為李氏用的藥不夠,李四掐住自己的喉嚨,讓毒酒嘔出來,然後去廚房弄了清水漱口,聽到自己房裏有男女燕好的聲音,怒從心起,從廚房拿了一把菜刀,準備砍死這對奸夫淫婦。



??這時李氏正被張三插得高潮叠起,李氏趴在床上,屁股高高聳起,張三抱住她的腰,用陽具從後面插進去。



??李氏這時舒爽萬分,高聲浪叫道:「親哥哥……你的雞巴真好啊……弄得我全身都穌了……啊……真好……太棒了……弄得我流了這麼多的水。」



??張三也唉聲叫道:「騷貨,你的小穴也挺不錯的……喔……喔……還會吸我的卵呢,老子的小便都快被你吸出來了。」



??李氏浪叫道:「你要是想尿就尿吧,喔……喔……好爽……小妹妹的騷洞洞是親漢子的尿壺。」



??張三說道:「我們連夜跑到外地去吧,反正有了這包東西,夠我們一生花用的,我那個老婆雖然長得好看,卻中看不中用,還是你的這個消魂洞迷人。」



??李氏也說道:「我那個漢子也是,別看他斯斯文文,卻是一個銀鐵臘槍頭,每次幹事都要叫老娘費好大的勁才能把它弄起來,不到一兩百下就泄了氣,把老娘吊在半空中,就算他能持久吧,他那四,五寸長的雞巴又有什麼用,放在老娘的陰戶裏也摸不著邊,只能給我搔癢癢。」



??張三淫笑道:「你放心,你以後跟著我,我一定把你喂的飽飽的。」



??說完,張三狠狠地摟住李氏,將陽物對準李氏的陰門狠狠的插了幾下。李氏嬌笑道:「死沒良心的,也不怕弄殺了我。」說完扭過頭一看,嚇得魂飛魄散,李四順手一刀,砍在李氏額頭上,李氏慘叫一聲,昏死了過去。



??張三見狀,慌忙從李氏身上爬下來,跪在地上求饒道:「李哥,不關我事,都是……」話音未落,腦袋上也挨了一刀,倒了下去。



??李四尋思:「反正事也做出來了,這兩個奸夫淫婦也留他們不得。」想道這裏,李四惡從心起,操起菜刀在張三、李氏頭頸上剁了數十下,眼見他們活不成了。殺了兩個奸夫淫婦,李四恨一稍減,想了想:「我不如把他們的屍首都掩埋了,官府就沒有這麼快找到,趁這段時間,馬上逃到異鄉他方,隱姓埋名,反正有這麼一包東西可供享用。」想到自己獨吞了這一包財物,李四不禁冷笑一聲。



??李四將兩具屍首和那把菜刀裝在一麻袋中,然後用煤灰弄乾地上的血跡,鎖上門,身影消失在暗夜之中。



??走到路上,猛然想起:張三的老婆見到丈夫沒回去,一定會報官,這樣麻煩就大了。想到這又想起:張氏年輕貌美,平日就對她有意思,不如把她帶走,她如果不答應,連她一起幹掉。



??埋掉屍首,天已灰蒙蒙了,李四知道張氏有清早去洗衣服的習慣,就徑自來到溪邊,果然看見張氏提著一盆衣物在河邊洗。李四走上前,叫聲:「張嫂。」



??張氏一看是李四,嫣然一笑道:「李家兄弟,是你呀。」



??李四走上前,將那包財物向張氏面前一晃,說道:「張嫂,你看。」



??張氏揍上前一看,失聲叫道:「這麼多東西,你們昨天幹了幾票呀?」



??李四把手指一伸:「一票。」



??張氏道:「一票?這麼多東西,你們巾上財神爺了。」



??李四道:「是前村錢大戶家的小姐,聽說是被鬼嚇死的,陪葬的東西可著實不少,光這顆貓眼石就值三、四百兩銀子。」



??張氏又問:「我家那死鬼呢?」



??李四嘆口氣說:「昨天我們幹完了這一票,我老婆和張三圖謀害死我,幸虧我命大,還把……」



??張氏接口說:「還把他們給殺了?」



??李四叫道:「我不殺他們,遲早也會被他們殺死的,我只不過先下手為?罷了。」



??李四又婉聲說道:「張嫂,我們有了這包東西,不愁吃,不愁穿,你跟我遠走高飛好嗎?」



??張氏幽幽的說:「如果我說不,你會不會把我也殺了?」



??李四搖搖頭,說:「不會,自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想占有你,現在機會了,你跟我走吧?」



??張氏沈吟了一陣,輕輕的點了點頭。



??冷冷的溪邊,一對偷情的男女正在享受淫歡。



??李四將張氏放在一塊平坦的大石上,雙手扒掉張氏的布裙、褒褲,同時也脫掉自己身上的長衫。張氏伸出纖纖玉手,一上一下的撫弄李四的陽具,李四頭仰著天空,嘴裏發出舒爽的聲音。



??張氏的動作很笨拙,但就是這拙劣的刺激,讓李四的陽具一柱擎天,李四因為房事不濟,已很久沒擡起頭過。



??李四緩下身去,摟住一絲不掛的張氏,用舌頭探入張氏的櫻唇,張氏知趣的張開嘴巴,吐出香舌,李四馬上含住吸狁起來。李四「啊」的一聲,吐出張氏的香舌,舌頭轉而攻擊張氏的雙峰。



??張氏的雙乳並不大,但又白又軟,加上張氏未曾哺乳,兩只乳房又挺又尖,乳頭程櫻紅色,很是誘人,李四含住張氏的紫葡萄,啜得:「咋……咋……」有聲。李四的雙手也沒停息,摸住張氏白嫩的屁股,揉搓了起來。



??李四覺得自己的陽物已硬得難受,就緩緩的將張氏放在大石上,將陽物徐徐插入。張氏覺得自己小穴裏面滾熱非常,弄得自己穌癢難當,情不自禁的扭動自己的雪臀。



??張氏平日與丈夫房事不偕,張三陽具粗大,動作又粗魯,夫妻行房如?奸無異,如今李四動作溫柔,幹法得當,引出了張氏埋藏已久的欲望。



??李四不急不徐的繼續抽插著,淺四下、深一下,弄得張氏飄飄欲仙,舒爽無比,口中放浪的叫道:「親哥哥……你的……雞……巴……太好了,弄得小妹妹太痛快了……太痛快了……親哥哥……你的雞巴像泥鰍一樣……它還會鑽洞呢,啊……又進來了!」



??李四也爽快得不得了,張氏的陰戶十分緊縮,夾的他的陽物快感連連。他不自禁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只見張氏打了個哆嗦,浪聲叫道:「親哥哥,妹妹……妹妹快不行了,要……泄了……」話音未落,一股久藏的陰精急速泄了出來。



??李四也差不多了,他急忙狠狠插了幾下,快感湧上心頭,一股精液從尿眼噴出,散落在張氏的臉上、胸上。



??兩人抹乾身子,整了整衣服,攜手想遠方走去。



??這時,夜幕已將臨,黑黑的樹林裏飄來一團白影……



??(二)



??第二天,白朗提著鋤頭下地,天很熱,白朗很快受不了了,就想到附近的溪裏去涼快一下。白朗來到溪邊,環顧一下四周無人,心想:「我不如脫個精光下去,省得弄濕了褲子。」想到這,白郎脫光了衣物,赤條條的下了水。



??洗了一陣,白朗聽到不遠處有水聲,就躡手躡腳地走過去,一瞧,這一看不得了,一個天仙般女子在沐浴。白朗看得欲火中燒,唇乾若渴,心裏「撲通」亂跳,叫道:「我死了!」但突然楞住了,覺得這個女子有點面熟,可就是想不起來。想著想著,一走神,竟摔倒在溪裏。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那女子看見白朗,一愣笑笑:「喂,你只不知道非禮莫視呀?」白郎羞得擡不起頭來,連聲:「對不起,對不起!」狼狽得跑了。



??白朗穿好衣服,猛然想起,剛才那位女子就是昨天棺材裏的死屍,嚇了一大跳,又想:鬼是不會在白天出現的,聽人說鬼沒有影子,不如去看一看,免得把人當鬼。想到這,白朗壯著膽子走過去,一看那個女子已經不見了,想:真奇怪呀,這麼一會就穿了衣服走了。一扭頭,一看那個女子正赤裸裸地站在他身後,笑道:「喂,小賊,你偷看我幹什麼?」



??白朗忙連連擺手道:「不,不,姑娘,你別誤會,我不是故意的。」女郎嬌笑道:「你為什麼不大大方方的看,非要偷偷的看呢?你叫我以後如何出去見人呢?」



??白朗一聽:「都怪我不好,汙了姑娘名節,真實該死。」一邊伸眼偷看那女郎,見地上拖著那女郎修長的身影,心裏稍稍放心。



??只聽那女郎道:「全身赤裸裸的都被你看夠了,以後我怎麼嫁得出去,只能跟著你了。」白朗一聽,驚愕地叫道:「姑娘,你是說,跟著我?」



??「嗯,反正我這一生一世都跟定你了。」那女子堅定的說。



??白朗又驚又喜,一時說不出話來,那女子推了推他說:「郎君,我既然已經是你的人了,你帶我回家吧。」



??白朗傻呼呼地說:「好,好。」



??白朗的家只不過是兩間土房加一個小廚房,白朗把那個女子帶回家,帶著歉意說:「姑娘,你以後跟著我,可要受委屈了。」



??那女子道:「我們夫妻一心,說什麼委屈不委屈的。對了,郎君,你家裏還有什麼人沒有?」



??白朗說道:「我父母雙亡,一個人度日,對了,姑娘,這麼久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哪方人氏?」



??女郎笑道:「郎君,我們既是夫妻,以後你就不要姑娘,姑娘的叫我了,我是前村人,家姓錢,上有雙親,下有兄嫂,有一個姐姐已經過世,她叫錢玉英,我叫錢玉秀,你以後就叫我玉秀好了。」



??白朗驚喜的說道:「玉秀啊,我們從今天起就是夫妻了吧?」



??玉秀蒙著嘴笑道:「當然啦,不過我們還沒做夫妻之間的事,還不算夫婦一體。」



??白朗迫不及待的說:「那我們還等什麼,我們馬上夫妻合體吧?」



??玉秀推了他一下,說:「看你急的,那種事晚上再說。」



??吃過晚飯,白朗興衝衝地說:「玉秀啊,我們現在可以合體了吧?」



??玉秀抿著嘴笑道:「當然可以啦,你先把衣服脫了吧。」



??白朗傻呼呼地問:「玉秀呀,為什麼要脫衣服?」



??玉秀笑道:「你真傻,難道穿著衣服可以辦事呀?」



??白朗傻笑著說:「我什麼都不懂嘛,你既然叫我脫,我就脫。」



??白朗說完快速地脫下儒巾、長衫,一條紅撲撲的陽具跳了出來,吹了風,陽具迅速勃起,白朗看見玉秀盯著自己的陽具看,羞得不知所措,忙用手去捂住陽具。玉秀微微一笑,說道:「郎君,你先到床上躺著。」說完,玉秀轉過身去解衣。



??玉秀斯斯文文地解下長裙、肚兜、褒褲,轉過身去,只見一具玲瓏剔透的美妙身軀展現在白朗面前,只見玉秀紅唇緊閉,嬌艷欲滴,雙乳秀美挺拔,一束芳草棲息在迷人的玉洞旁,白朗看的垂咽三吃尺,傻呼呼地一直不知所措。



??玉秀輕輕地走過去,抓住白朗的手輕聲說道:「你還在這兒發傻。」說完,把白朗的手搭在自己的胸脯上,白朗一時意亂情迷,摸著玉秀的嫩乳撫摩起來。



??玉秀被他摸得趐癢難擋,推開他的手,起身仰躺在床上,摟住白朗的脖子,輕輕地把紅唇湊過去,白朗只覺一股清香飄來,含住玉秀的香舌吸吮起來。白朗吸了一陣香舌,又將陣線轉移向下,含住了玉秀的乳頭,一口一口地啜了起來,乳頭神經接連陰戶,只聽見玉秀嬌喘道:「啊……啊……郎君……我下面流了好多水……喔……真癢呀!」



??白朗添著玉秀秀美的乳房,聞著乳尖上的清香,早已陶醉在玉乳芬香之中,聽道玉秀浪叫道:「郎君,快摸一摸妹妹的小貝殼……它流了好多水……啊……受不了了。」



??白朗一邊親吻玉秀的美乳,一邊將粗大的手掌移到玉秀的迷人銷魂洞,輕輕地揉搓玉秀那幾根細細的陰毛,然後又摸弄玉秀那渾圓的陰蒂,陰蒂是女子身上最敏感的器官,弄的玉秀欲焰高升,浪叫聲更高昂了:



??「郎呀,你弄死我啦,小洞洞都快被你摸爛了……啊……啊……好……用力點……不行了……全身都癢癢的,對了……就是那裏……快……快……再深一點……喔……喔……郎君,你真行,弄得我好舒服……實在太爽了……呃……好趐爽呀!」



??又弄了一陣,玉秀嬌喘著說:「郎君呀,不要再弄了,換我來吧。」



??說完玉秀爬起身來,伸出纖纖玉手,握住白朗的陽具,一上一下地替他套弄著,白朗只覺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湧上心頭,也叫道:「玉秀,你真行,我好舒服喔!」



??白朗的陽具在玉秀的搓弄下變得又粗又長,滾滾發燙,玉秀一看差不多了,把白朗推倒在床上,然後自己跨上白朗的身體,扶正白朗的陽具,對準自己的玉戶,一咬牙,坐了下去。



??白朗只覺一陣快感湧上心頭,感覺陽具進了一個溫暖的小巢,還有一團嫩肉包著,咬著自己的龜頭,白朗一陣舒爽,情不自禁地挺了挺陽具。玉秀也覺自己陰內緊湊難當,但由於先前的前奏是玉秀戶內淫水亂溢,所以抽弄之間還不覺苦澀,漸漸的,玉秀覺得快感漸來,不自禁地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同時伸出雙手搓弄自己的雙乳。



??白朗翻身起來,摟住玉秀的雙肩,兩腿夾住玉秀的下身,將陽具狠狠地斜插入玉秀的陰戶。玉秀爽得冒著白眼,叫聲浪叫道:



??「啊……啊……真舒服呀,郎君呀,你這條蛇真棒,它鑽地我的小洞洞裏面好爽呀!喔……喔……不行了,小妹妹都被它插爛了。」



??白朗也喘著粗氣道:「我也是……玉……玉秀……你夾得我也很舒服呀,我好像要……要尿尿了。」



??玉秀心裏暗笑:這個呆郎真是,把出精叫做尿尿。嘴頭上叫道:「郎君,你千萬忍一下,我快要出來了,我先出來,你再尿吧!」



??說完玉秀狠命的扭了幾下,達到高潮,一股清涼的陰精泄了出來。



??這時白朗也快將達到極限了,他高叫道:「玉秀,我忍不住了,我要尿出來了,我……」玉秀接口道:「尿吧,就尿在我的洞洞裏吧。」白朗還沒來得及回答,陽精衝關而出,深深地射進了玉秀的子宮。



??第二天起來,白朗提著鋤頭準備去地裏鋤草,玉秀在家裏做飯,只見玉秀什麼也沒做,對著衣櫃一指,就出現一快上好的綢緞,對著桌上一吹,就出現幾碟小菜,玉秀提著飯菜,高高興興地去給白朗送飯。



??來到地裏,白朗正在興衝衝地鋤草,玉秀走過去,微笑問道:「郎君,累不累?你先去吃飯,我來替你做一會。」



??白朗興衝衝地說:「不累,我幹活很買力的,這活,你幹不了。」



??玉秀笑道:「誰說我幹不了?你先去吃飯吧,要不飯菜都涼了,吃完飯你再做吧。」



??這時,鄰村的獵戶劉矮子走了過來,看見白朗一個人在嘀嘀咕咕不知和誰說話,旁邊一根鋤頭象有生命一樣一上一下地往地下鋤草,白朗一邊吃飯還一邊不知和誰嘮叨:



??「玉秀呀,小心別鋤到腳呀。」



??「玉秀呀,鋤草要兩邊松、中間緊,你看你別把苗鋤死了。」



??「玉秀呀,還是讓我來幹吧!」



??劉矮子揉了揉眼睛,確定不是在做夢,嚇得魂不附體,高聲尖叫道:「有鬼呀,有鬼呀。」跑得還真快。



??白朗和玉秀回道家裏,白朗急衝衝的對玉秀說:「娘子啊,昨天我們做的哪個很好玩呀,不如我們現在就再做一做,好不好?」



??玉秀薄怒道:「現在先洗澡,洗完澡好吃飯,哪個呀,天黑了再說。」



??白朗撒嬌道:「不管了,弄玩了再洗也一樣嘛!洗完了再弄又要洗,不浪費水呀?」



??玉秀可不理他,把他推到一邊,就進廚房去了。



??白朗咕嚕著說:「不管了,我先脫光衣服,等下來個霸王硬上弓。」



??玉秀端著飯菜走進來,見到白朗赤身裸體地站在那裏,責怪道:「天還沒黑你怎麼把衣服都脫了?小心著涼。」



??白朗傻呼呼的說:「玉秀啊,我很想玩呀,我們就玩一下好了。」



??玉秀勸導說:「郎呀,不是我不肯,只是經常做那種事,會傷身體的,我答應你,明天陪你玩,好不好?」



??白朗道:「好,好,玉秀,你是不是生氣了?」



??玉秀微笑道:「傻瓜,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



??吃飯的時候,白朗問道:「玉秀啊,這麼久了,你怎麼不帶我去見你的爹娘呢?」



??玉秀道:「我也想過,不如你明天到我家去,說我們的事情?」



??白朗馬上傻了眼:「不行呀,我這個人一向都是心直口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我不行,我不行,還是你陪我去吧?」



??玉秀發怒道:「你真是的,哪有女孩子家自己為自己提親的呢?」



??白朗道:「也是呀,那好,就我去吧?」



??玉秀笑道:「我給你做了一套衣服,你明天去見我爹,記住,要好好地說,知道嗎?」



??(待續)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穿越之鹿鼎風流1-6
??太陽火辣辣的,赤水河鎮的農民正在引水灌田。白朗渾身不自在,昨天他作了一個春夢,夢見自己擺脫了王老五陣線,娶了一個姣滴滴的小娘子,正在床上作愛,夢醒了,白朗一看自己的陽物一柱撐天,只好嘟著嘴巴去廁所解決了。



??天氣很熱,白朗抓了抓帽子,不料帽子沒抓到,抓到了頭皮,見鬼了,帽子明明戴在頭上,怎麼不見了,左右一看,帽子像小鳥一樣飛進了樹林。白朗追了上去,追到樹林旁,猛然想起聽別人說:這林子鬧鬼,經常聽到有女鬼半夜裏哀號,但沒有這頂帽子,以後下地這麼辦,白朗想:「女鬼不會在白天出現吧!」



??想到這,白朗大著膽子走進了樹林。



??找了一陣,白朗找到了帽子,在一副棺材上。棺材裏淩亂不堪,看來這副棺材被人盜了墓,裏面一具年輕女屍正怒怒的瞪天,裏面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了,但從女屍的衣著來看,是個大戶人家的小姐。白朗天性善良,見女屍會被太陽曬乾,就說:「罪過,罪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就動手把棺蓋蓋好,並用土掩埋,幹好之後,繼續下地去了。



??村裏的張三、李四昨天剛盜了錢大戶女兒的墓,看到裏面有這麼多值錢的東西,歡喜的不得了,兩人溜到李四家,李四叫老婆出去買酒買肉,李氏兩手一伸「拿錢來!」李四丟過去一枝金釵,說:「把這個換了,去打幾斤酒,切幾斤肉來。」李氏見他們昨晚得了這麼多金銀,心裏就有了計較,原來,李氏和張三早就搭上了,張三雖然沒有李四俊俏,但性能力很?,弄的李氏好不快活,李氏早就盤算怎麼和張三做長久夫妻。



??李氏去當鋪當了金釵,又去買了幾斤肉,打了幾斤老白乾。順便在藥鋪了一些砒霜,說是藥老鼠,回家把砒霜整在李四喝的酒中,李四和張三一邊喝酒,一邊拳。沒過多久,藥力發作,李四覺得肚中如刀絞,叫道:「沒想到,我早該知道你和他有一腿。」



??李氏陰陰的笑道:「沒想到?等你想到就太遲了!」說完一臉春意的坐在張三腿上,蕩笑道:「這死鬼上了西天,我們又得了這麼多財物,是不是值得好好慶祝了?」張三淫笑道:「是櫻該好好慶祝。」說完一把抄起李氏,進了內房。



??張三把李氏狠狠的扔在床上,三兩下扒光了李氏的衣物,肚兜,褒褲,把李氏壓在床上,俯身用嘴巴去吸李氏的雙乳,兩手也直扣李氏的陰戶,用自己靈活的手指輕輕的捏著李氏的陰蒂。李氏那裏經得起兩面夾擊,玉戶中已刷刷流出淫液。



??李氏也不示弱,嘴巴裏發出「恩……啊……喔……」淫蕩叫春聲,一邊用自己的粗枝大葉去撫弄張三的陽具。不一會,張三的陽物變得又粗又燙,堅硬如鐵了。



??張三玩了一陣,突然把李氏一扔,自己仰身躺在床上,叫道:「蕩婦,快來吸!」說實在的,李氏又黑又粗,姿色平庸,只不過碩長豐滿,兩個奶子又肥又大,原本引不起男人的歡心,只不過張三的老婆張氏雖然嬌小俊俏,但經不起大幹,平日行房只肯行些中庸之道,不肯標新立異,往往一次房事後要張三做幾天和尚。巾巧李氏天生淫蕩,李四滿足不了她,於是就和張三搭上了。這李氏也真夠浪的,不但肯倒澆蠟燭,還肯唱後庭花,彈琴、吹蕭、玩小鳥樣樣都行,張三樂得從她身上得到快樂。



??李氏用手抓住張三的陽物,搓弄了幾下,然後把張三碩大的陽具放入口中,又咬、又吸、又吮,含住龜頭上的眼猛吸,爽的張三直打哆嗦。李氏吹了一陣蕭後,將張三推倒在床上,扶正張三的陽具,對準自己的陰戶,上下套弄起來。



??張三果然有兩手,不一會就弄的李氏高聲浪叫起來,只見李氏像野貓發春一樣浪嚎著:「好哥哥,你果然……厲害……弄得妹妹的騷洞洞……好癢……好…好……就是這樣。快點刺死我吧!」



??張三聽到李氏浪叫,得意極了。不過這種姿勢太吃虧,李氏坐在她身上,壓得他呼吸緊迫,於是他野性大發,翻身起來,把李氏的兩條大腿架在肩上,雙手摟住李氏的屁股,上下抽插起來。



??李四卻一時還沒死,因為李氏用的藥不夠,李四掐住自己的喉嚨,讓毒酒嘔出來,然後去廚房弄了清水漱口,聽到自己房裏有男女燕好的聲音,怒從心起,從廚房拿了一把菜刀,準備砍死這對奸夫淫婦。



??這時李氏正被張三插得高潮叠起,李氏趴在床上,屁股高高聳起,張三抱住她的腰,用陽具從後面插進去。



??李氏這時舒爽萬分,高聲浪叫道:「親哥哥……你的雞巴真好啊……弄得我全身都穌了……啊……真好……太棒了……弄得我流了這麼多的水。」



??張三也唉聲叫道:「騷貨,你的小穴也挺不錯的……喔……喔……還會吸我的卵呢,老子的小便都快被你吸出來了。」



??李氏浪叫道:「你要是想尿就尿吧,喔……喔……好爽……小妹妹的騷洞洞是親漢子的尿壺。」



??張三說道:「我們連夜跑到外地去吧,反正有了這包東西,夠我們一生花用的,我那個老婆雖然長得好看,卻中看不中用,還是你的這個消魂洞迷人。」



??李氏也說道:「我那個漢子也是,別看他斯斯文文,卻是一個銀鐵臘槍頭,每次幹事都要叫老娘費好大的勁才能把它弄起來,不到一兩百下就泄了氣,把老娘吊在半空中,就算他能持久吧,他那四,五寸長的雞巴又有什麼用,放在老娘的陰戶裏也摸不著邊,只能給我搔癢癢。」



??張三淫笑道:「你放心,你以後跟著我,我一定把你喂的飽飽的。」



??說完,張三狠狠地摟住李氏,將陽物對準李氏的陰門狠狠的插了幾下。李氏嬌笑道:「死沒良心的,也不怕弄殺了我。」說完扭過頭一看,嚇得魂飛魄散,李四順手一刀,砍在李氏額頭上,李氏慘叫一聲,昏死了過去。



??張三見狀,慌忙從李氏身上爬下來,跪在地上求饒道:「李哥,不關我事,都是……」話音未落,腦袋上也挨了一刀,倒了下去。



??李四尋思:「反正事也做出來了,這兩個奸夫淫婦也留他們不得。」想道這裏,李四惡從心起,操起菜刀在張三、李氏頭頸上剁了數十下,眼見他們活不成了。殺了兩個奸夫淫婦,李四恨一稍減,想了想:「我不如把他們的屍首都掩埋了,官府就沒有這麼快找到,趁這段時間,馬上逃到異鄉他方,隱姓埋名,反正有這麼一包東西可供享用。」想到自己獨吞了這一包財物,李四不禁冷笑一聲。



??李四將兩具屍首和那把菜刀裝在一麻袋中,然後用煤灰弄乾地上的血跡,鎖上門,身影消失在暗夜之中。



??走到路上,猛然想起:張三的老婆見到丈夫沒回去,一定會報官,這樣麻煩就大了。想到這又想起:張氏年輕貌美,平日就對她有意思,不如把她帶走,她如果不答應,連她一起幹掉。



??埋掉屍首,天已灰蒙蒙了,李四知道張氏有清早去洗衣服的習慣,就徑自來到溪邊,果然看見張氏提著一盆衣物在河邊洗。李四走上前,叫聲:「張嫂。」



??張氏一看是李四,嫣然一笑道:「李家兄弟,是你呀。」



??李四走上前,將那包財物向張氏面前一晃,說道:「張嫂,你看。」



??張氏揍上前一看,失聲叫道:「這麼多東西,你們昨天幹了幾票呀?」



??李四把手指一伸:「一票。」



??張氏道:「一票?這麼多東西,你們巾上財神爺了。」



??李四道:「是前村錢大戶家的小姐,聽說是被鬼嚇死的,陪葬的東西可著實不少,光這顆貓眼石就值三、四百兩銀子。」



??張氏又問:「我家那死鬼呢?」



??李四嘆口氣說:「昨天我們幹完了這一票,我老婆和張三圖謀害死我,幸虧我命大,還把……」



??張氏接口說:「還把他們給殺了?」



??李四叫道:「我不殺他們,遲早也會被他們殺死的,我只不過先下手為?罷了。」



??李四又婉聲說道:「張嫂,我們有了這包東西,不愁吃,不愁穿,你跟我遠走高飛好嗎?」



??張氏幽幽的說:「如果我說不,你會不會把我也殺了?」



??李四搖搖頭,說:「不會,自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想占有你,現在機會了,你跟我走吧?」



??張氏沈吟了一陣,輕輕的點了點頭。



??冷冷的溪邊,一對偷情的男女正在享受淫歡。



??李四將張氏放在一塊平坦的大石上,雙手扒掉張氏的布裙、褒褲,同時也脫掉自己身上的長衫。張氏伸出纖纖玉手,一上一下的撫弄李四的陽具,李四頭仰著天空,嘴裏發出舒爽的聲音。



??張氏的動作很笨拙,但就是這拙劣的刺激,讓李四的陽具一柱擎天,李四因為房事不濟,已很久沒擡起頭過。



??李四緩下身去,摟住一絲不掛的張氏,用舌頭探入張氏的櫻唇,張氏知趣的張開嘴巴,吐出香舌,李四馬上含住吸狁起來。李四「啊」的一聲,吐出張氏的香舌,舌頭轉而攻擊張氏的雙峰。



??張氏的雙乳並不大,但又白又軟,加上張氏未曾哺乳,兩只乳房又挺又尖,乳頭程櫻紅色,很是誘人,李四含住張氏的紫葡萄,啜得:「咋……咋……」有聲。李四的雙手也沒停息,摸住張氏白嫩的屁股,揉搓了起來。



??李四覺得自己的陽物已硬得難受,就緩緩的將張氏放在大石上,將陽物徐徐插入。張氏覺得自己小穴裏面滾熱非常,弄得自己穌癢難當,情不自禁的扭動自己的雪臀。



??張氏平日與丈夫房事不偕,張三陽具粗大,動作又粗魯,夫妻行房如?奸無異,如今李四動作溫柔,幹法得當,引出了張氏埋藏已久的欲望。



??李四不急不徐的繼續抽插著,淺四下、深一下,弄得張氏飄飄欲仙,舒爽無比,口中放浪的叫道:「親哥哥……你的……雞……巴……太好了,弄得小妹妹太痛快了……太痛快了……親哥哥……你的雞巴像泥鰍一樣……它還會鑽洞呢,啊……又進來了!」



??李四也爽快得不得了,張氏的陰戶十分緊縮,夾的他的陽物快感連連。他不自禁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只見張氏打了個哆嗦,浪聲叫道:「親哥哥,妹妹……妹妹快不行了,要……泄了……」話音未落,一股久藏的陰精急速泄了出來。



??李四也差不多了,他急忙狠狠插了幾下,快感湧上心頭,一股精液從尿眼噴出,散落在張氏的臉上、胸上。



??兩人抹乾身子,整了整衣服,攜手想遠方走去。



??這時,夜幕已將臨,黑黑的樹林裏飄來一團白影……



??(二)



??第二天,白朗提著鋤頭下地,天很熱,白朗很快受不了了,就想到附近的溪裏去涼快一下。白朗來到溪邊,環顧一下四周無人,心想:「我不如脫個精光下去,省得弄濕了褲子。」想到這,白郎脫光了衣物,赤條條的下了水。



??洗了一陣,白朗聽到不遠處有水聲,就躡手躡腳地走過去,一瞧,這一看不得了,一個天仙般女子在沐浴。白朗看得欲火中燒,唇乾若渴,心裏「撲通」亂跳,叫道:「我死了!」但突然楞住了,覺得這個女子有點面熟,可就是想不起來。想著想著,一走神,竟摔倒在溪裏。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那女子看見白朗,一愣笑笑:「喂,你只不知道非禮莫視呀?」白郎羞得擡不起頭來,連聲:「對不起,對不起!」狼狽得跑了。



??白朗穿好衣服,猛然想起,剛才那位女子就是昨天棺材裏的死屍,嚇了一大跳,又想:鬼是不會在白天出現的,聽人說鬼沒有影子,不如去看一看,免得把人當鬼。想到這,白朗壯著膽子走過去,一看那個女子已經不見了,想:真奇怪呀,這麼一會就穿了衣服走了。一扭頭,一看那個女子正赤裸裸地站在他身後,笑道:「喂,小賊,你偷看我幹什麼?」



??白朗忙連連擺手道:「不,不,姑娘,你別誤會,我不是故意的。」女郎嬌笑道:「你為什麼不大大方方的看,非要偷偷的看呢?你叫我以後如何出去見人呢?」



??白朗一聽:「都怪我不好,汙了姑娘名節,真實該死。」一邊伸眼偷看那女郎,見地上拖著那女郎修長的身影,心裏稍稍放心。



??只聽那女郎道:「全身赤裸裸的都被你看夠了,以後我怎麼嫁得出去,只能跟著你了。」白朗一聽,驚愕地叫道:「姑娘,你是說,跟著我?」



??「嗯,反正我這一生一世都跟定你了。」那女子堅定的說。



??白朗又驚又喜,一時說不出話來,那女子推了推他說:「郎君,我既然已經是你的人了,你帶我回家吧。」



??白朗傻呼呼地說:「好,好。」



??白朗的家只不過是兩間土房加一個小廚房,白朗把那個女子帶回家,帶著歉意說:「姑娘,你以後跟著我,可要受委屈了。」



??那女子道:「我們夫妻一心,說什麼委屈不委屈的。對了,郎君,你家裏還有什麼人沒有?」



??白朗說道:「我父母雙亡,一個人度日,對了,姑娘,這麼久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哪方人氏?」



??女郎笑道:「郎君,我們既是夫妻,以後你就不要姑娘,姑娘的叫我了,我是前村人,家姓錢,上有雙親,下有兄嫂,有一個姐姐已經過世,她叫錢玉英,我叫錢玉秀,你以後就叫我玉秀好了。」



??白朗驚喜的說道:「玉秀啊,我們從今天起就是夫妻了吧?」



??玉秀蒙著嘴笑道:「當然啦,不過我們還沒做夫妻之間的事,還不算夫婦一體。」



??白朗迫不及待的說:「那我們還等什麼,我們馬上夫妻合體吧?」



??玉秀推了他一下,說:「看你急的,那種事晚上再說。」



??吃過晚飯,白朗興衝衝地說:「玉秀啊,我們現在可以合體了吧?」



??玉秀抿著嘴笑道:「當然可以啦,你先把衣服脫了吧。」



??白朗傻呼呼地問:「玉秀呀,為什麼要脫衣服?」



??玉秀笑道:「你真傻,難道穿著衣服可以辦事呀?」



??白朗傻笑著說:「我什麼都不懂嘛,你既然叫我脫,我就脫。」



??白朗說完快速地脫下儒巾、長衫,一條紅撲撲的陽具跳了出來,吹了風,陽具迅速勃起,白朗看見玉秀盯著自己的陽具看,羞得不知所措,忙用手去捂住陽具。玉秀微微一笑,說道:「郎君,你先到床上躺著。」說完,玉秀轉過身去解衣。



??玉秀斯斯文文地解下長裙、肚兜、褒褲,轉過身去,只見一具玲瓏剔透的美妙身軀展現在白朗面前,只見玉秀紅唇緊閉,嬌艷欲滴,雙乳秀美挺拔,一束芳草棲息在迷人的玉洞旁,白朗看的垂咽三吃尺,傻呼呼地一直不知所措。



??玉秀輕輕地走過去,抓住白朗的手輕聲說道:「你還在這兒發傻。」說完,把白朗的手搭在自己的胸脯上,白朗一時意亂情迷,摸著玉秀的嫩乳撫摩起來。



??玉秀被他摸得趐癢難擋,推開他的手,起身仰躺在床上,摟住白朗的脖子,輕輕地把紅唇湊過去,白朗只覺一股清香飄來,含住玉秀的香舌吸吮起來。白朗吸了一陣香舌,又將陣線轉移向下,含住了玉秀的乳頭,一口一口地啜了起來,乳頭神經接連陰戶,只聽見玉秀嬌喘道:「啊……啊……郎君……我下面流了好多水……喔……真癢呀!」



??白朗添著玉秀秀美的乳房,聞著乳尖上的清香,早已陶醉在玉乳芬香之中,聽道玉秀浪叫道:「郎君,快摸一摸妹妹的小貝殼……它流了好多水……啊……受不了了。」



??白朗一邊親吻玉秀的美乳,一邊將粗大的手掌移到玉秀的迷人銷魂洞,輕輕地揉搓玉秀那幾根細細的陰毛,然後又摸弄玉秀那渾圓的陰蒂,陰蒂是女子身上最敏感的器官,弄的玉秀欲焰高升,浪叫聲更高昂了:



??「郎呀,你弄死我啦,小洞洞都快被你摸爛了……啊……啊……好……用力點……不行了……全身都癢癢的,對了……就是那裏……快……快……再深一點……喔……喔……郎君,你真行,弄得我好舒服……實在太爽了……呃……好趐爽呀!」



??又弄了一陣,玉秀嬌喘著說:「郎君呀,不要再弄了,換我來吧。」



??說完玉秀爬起身來,伸出纖纖玉手,握住白朗的陽具,一上一下地替他套弄著,白朗只覺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湧上心頭,也叫道:「玉秀,你真行,我好舒服喔!」



??白朗的陽具在玉秀的搓弄下變得又粗又長,滾滾發燙,玉秀一看差不多了,把白朗推倒在床上,然後自己跨上白朗的身體,扶正白朗的陽具,對準自己的玉戶,一咬牙,坐了下去。



??白朗只覺一陣快感湧上心頭,感覺陽具進了一個溫暖的小巢,還有一團嫩肉包著,咬著自己的龜頭,白朗一陣舒爽,情不自禁地挺了挺陽具。玉秀也覺自己陰內緊湊難當,但由於先前的前奏是玉秀戶內淫水亂溢,所以抽弄之間還不覺苦澀,漸漸的,玉秀覺得快感漸來,不自禁地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同時伸出雙手搓弄自己的雙乳。



??白朗翻身起來,摟住玉秀的雙肩,兩腿夾住玉秀的下身,將陽具狠狠地斜插入玉秀的陰戶。玉秀爽得冒著白眼,叫聲浪叫道:



??「啊……啊……真舒服呀,郎君呀,你這條蛇真棒,它鑽地我的小洞洞裏面好爽呀!喔……喔……不行了,小妹妹都被它插爛了。」



??白朗也喘著粗氣道:「我也是……玉……玉秀……你夾得我也很舒服呀,我好像要……要尿尿了。」



??玉秀心裏暗笑:這個呆郎真是,把出精叫做尿尿。嘴頭上叫道:「郎君,你千萬忍一下,我快要出來了,我先出來,你再尿吧!」



??說完玉秀狠命的扭了幾下,達到高潮,一股清涼的陰精泄了出來。



??這時白朗也快將達到極限了,他高叫道:「玉秀,我忍不住了,我要尿出來了,我……」玉秀接口道:「尿吧,就尿在我的洞洞裏吧。」白朗還沒來得及回答,陽精衝關而出,深深地射進了玉秀的子宮。



??第二天起來,白朗提著鋤頭準備去地裏鋤草,玉秀在家裏做飯,只見玉秀什麼也沒做,對著衣櫃一指,就出現一快上好的綢緞,對著桌上一吹,就出現幾碟小菜,玉秀提著飯菜,高高興興地去給白朗送飯。



??來到地裏,白朗正在興衝衝地鋤草,玉秀走過去,微笑問道:「郎君,累不累?你先去吃飯,我來替你做一會。」



??白朗興衝衝地說:「不累,我幹活很買力的,這活,你幹不了。」



??玉秀笑道:「誰說我幹不了?你先去吃飯吧,要不飯菜都涼了,吃完飯你再做吧。」



??這時,鄰村的獵戶劉矮子走了過來,看見白朗一個人在嘀嘀咕咕不知和誰說話,旁邊一根鋤頭象有生命一樣一上一下地往地下鋤草,白朗一邊吃飯還一邊不知和誰嘮叨:



??「玉秀呀,小心別鋤到腳呀。」



??「玉秀呀,鋤草要兩邊松、中間緊,你看你別把苗鋤死了。」



??「玉秀呀,還是讓我來幹吧!」



??劉矮子揉了揉眼睛,確定不是在做夢,嚇得魂不附體,高聲尖叫道:「有鬼呀,有鬼呀。」跑得還真快。



??白朗和玉秀回道家裏,白朗急衝衝的對玉秀說:「娘子啊,昨天我們做的哪個很好玩呀,不如我們現在就再做一做,好不好?」



??玉秀薄怒道:「現在先洗澡,洗完澡好吃飯,哪個呀,天黑了再說。」



??白朗撒嬌道:「不管了,弄玩了再洗也一樣嘛!洗完了再弄又要洗,不浪費水呀?」



??玉秀可不理他,把他推到一邊,就進廚房去了。



??白朗咕嚕著說:「不管了,我先脫光衣服,等下來個霸王硬上弓。」



??玉秀端著飯菜走進來,見到白朗赤身裸體地站在那裏,責怪道:「天還沒黑你怎麼把衣服都脫了?小心著涼。」



??白朗傻呼呼的說:「玉秀啊,我很想玩呀,我們就玩一下好了。」



??玉秀勸導說:「郎呀,不是我不肯,只是經常做那種事,會傷身體的,我答應你,明天陪你玩,好不好?」



??白朗道:「好,好,玉秀,你是不是生氣了?」



??玉秀微笑道:「傻瓜,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



??吃飯的時候,白朗問道:「玉秀啊,這麼久了,你怎麼不帶我去見你的爹娘呢?」



??玉秀道:「我也想過,不如你明天到我家去,說我們的事情?」



??白朗馬上傻了眼:「不行呀,我這個人一向都是心直口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我不行,我不行,還是你陪我去吧?」



??玉秀發怒道:「你真是的,哪有女孩子家自己為自己提親的呢?」



??白朗道:「也是呀,那好,就我去吧?」



??玉秀笑道:「我給你做了一套衣服,你明天去見我爹,記住,要好好地說,知道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