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日盛皇朝的人,鮮少有人不知道錦繡城的莫家。莫家殷富了十二代,幾乎與

日盛皇朝的曆史共存。



而舉凡與「布匹」有關的生意,莫家幾乎都有涉獵。



養蠶廠、抽絲廠、染坊、布莊、繡坊,一應俱全。



其布料之上等,繡工之精細,使得莫家出産的布料、衣飾年年被朝廷選爲貢

品外,一般人有錢還不見得買的到。



但身處於錦繡城的百姓們,除了知道這些外,還知道到了這一代,莫家隻出

了一個少爺一個小姐,人丁單薄。



但除了正牌的少爺與小姐外,其實還有另外三位讓人好奇的「小姐」。別誤

會,這三位「小姐」可不是莫老爺的私生女或什麽半路認的乾女兒,而是自小在

其府裏生活的三名「婢女」。



婢女又怎麽會是小姐呢?那就要從她們的身份說起了。第一個首推的,就是

打小跟在大總管身邊學習的「千菡小姐」,現在莫老爺已經將繡坊交由她打理,

聽說等到大總管退休後,千菡小姐便會正式接任總管一職,成爲其府十二代以來

的第一位女總管。第二個要說的,便是從小跟在大少爺莫靖遠身邊的「樂雁小姐」。



莫家大少爺驕縱成性,喜怒無常的脾氣大家是早知道的,聽說放眼當今世上,

隻有這位樂雁小姐治得了莫少爺,也難怪莫家老爺夫人對樂雁小姐另眼相看了。



第三個想到的,即是與莫家正牌千金一塊兒長大的「懷香小姐」。這懷香小

姐大家都見過,總是跟在莫家千金身後,嬌嬌柔柔的。臉上總是帶著讓人舒眼的

甜笑,被莫府大小姐拖著四處生事,焦不離孟的。



也合該如此,畢竟懷香小姐是讓莫小姐撿回府的,聽說就連名字,也是莫小

姐幫她取的。再央求父母讓她跟在自己身邊坐玩伴,情意自是不同。



最俊當然不免提到莫家的正脾千金,莫元倩。



講到這位莫家獨生女,大家卻不免偷偷搖著頭。



莫元倩長相極美。初見她的人總是常常不小心的失了魂。



但長得活似妖精仙女的莫小姐,行爲好比是脫缰野馬,常常在外闖禍,再讓

身後的懷香小姐背黑鍋。



這四位小姐,便是錦繡城居民們閑暇時最愛談論的「風雲人物」。



他們也不免猜想,四位小姐都到了適婚年齡,不知何時會有喜訊傳出錦繡城

百姓們。引領期盼著。



第一章



奠府今兒個熱鬧得很。一大清早,所有的仆人就開始裏裏外外的忙著,大總

管中氣十足的聲音前前後後的回響著,就怕哪個地方有了疏漏。



不僅仆人,就連主子們也都起了個大早,就連向來不愛理會府內事務的大少

爺,也讓樂雁三催四請的梳洗完畢,移到大廳內。這一切,全是因爲今日造訪的

貴客,正是莫府未來的姑爺,也就是莫元倩的未來夫婿。



自從莫元倩滿十五歲,說媒的人就快將莫府大門給擠破。可全讓莫家老爺給

推了。隻是這次的對象,實在讓莫老爺和夫人都滿意極了,是以連莫元倩的意思

也沒問。忙不疊的答應,迅速的訂了下聘的日子,也就是今日,就怕親事生變。



隻因爲這對象不是別人,正是當朝的宰相一一顔慶玉。



顔慶玉從小天資聰穎,年方三歲便開始學字,七歲就能文能詩,是日盛皇朝

出了名的天才。十六歲那年輕取狀元入朝爲官,二十歲便受封爲宰相,成爲皇上

不可欠缺的左右手。



這樣名動天下的人才來求親,莫老爺怎麽能不答應。



不隻莫老爺、莫夫人欣喜,莫府上上下下都覺得顔面有光,開心的做著準備,

定要讓自家小姐風風光光的出嫁。



再甚者,整個錦繡城都與有榮焉,隻要一想到未來的相爺夫人正是山自家鄉,

就覺得講話都能大聲些了呢就這樣,整個莫府、甚至整個錦繡城都熱鬧喧騰的,

等著下聘的隊伍來到,順便一睹當代奇才的風采。



而顔慶玉也沒讓大家失望。一身暗紫長袍的他俊美無俦,一雙有神的鳳眼充

滿睿智,王環柬起的長發在行進間飄揚,頗有仙人風貌。



他噙著淺笑,沿途對周圍圍觀的民衆們點頭緻意。神情輕松惬意,沒有半點

架子。唯有他的貼身護衛知道王子根本一點也不高興,可以說是迫於父母之命來

這一趟,更讓他害怕的是,性情不若外表溫和的主子會在未知的情況下失控。露

出真實的情緒來。



但錦繡城的民衆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危險性,個個目不轉睛的看著下聘隊伍往

莫府而去,很快的迷戀上這少年宰相。甚至有不少人著魔似的,不由自主的跟在

隊伍後頭。



親自候在門口的莫府大總管,遠遠的就瞧見了那浩蕩的隊伍,連忙三步並作

兩步的跑回府內。



「相爺到一一」



莫府西側小花園中,懷香雙手捧著件用絲帕蓋住的物品。先是偷偷摸摸的由

廊上的紅柱後探首,確認園裏都沒其他人後。才蹑手蹑腳的走出來。



「呼——」站在花園中,才松了口氣的她,卻立刻聽見了臨外的圍牆那兒傳

來聲響。



「誰?」她微訝的看著站在假山旁的男人,怔住。



真是個好看的人啊!不過他的好看和靖遠少爺不同,靖遠少爺與元倩小姐一

樣,面貌都承襲了夫人的美貌,所以五官漂亮得不像話。氣質也偏陰柔。眼前的

男人則眉目清朗、氣宇軒昂。俊雅的感覺有點像男裝的沈千菡,卻比沈千菡多了

份陽剛以及書卷味。她有些著迷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很有好感的想朝他笑笑。才

慢半拍的想起自己根本沒見過他。



自家府裏出現不認識的人?懷香收起笑容,瞪大眼。



「你是賊嗎?」想來想去,她隻有這個答案。顔慶玉頗感興趣的看著眼前的

小人兒瞬變的表情,在聽見她的問題時忍不住揚了揚眉,不動聲色的打量起她,

猜測著她的身份。



隻消一眼。就可看出她身上那身衣裙不是尋常質料,和他方才見到的婢女們

大不相同,莫非,她就是莫府小姐眉一揚,他忽然覺得這門親事有趣起來了。



「我是嗎?」他不答反問,也不急著表明自己的身份。



「這兒是莫府後園,一般人進不來的。」懷香毫無心機的解釋。「可是你的

樣子看起來不像賊啊……」顔慶玉笑了,他該高興她的信任嗎?



「是嗎?那我像什麽?」他探詢,逗弄的成分居多,想知道她對自己的看法。



懷香晌了偏頭,像是在認真思考著,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



「像千菡。」她下了決定。



「什麽?」顔慶玉完全不懂她的意思。千菡?那是人還是物「像幹菡的。應

該不會是壞人。」懷香沒解釋。隻是自說自的。「可不是賊的話,你在這做什麽?」



「那你又在這做什麽?」顔慶玉再次以問題回答她的問題。



「我……」懷香還沒回答,就見他忽地伸手將她拉進一旁的假山後,大掌還

捂住了她的唇。



懷香瞪大眼,整個人被拖進他懷裏,腰間出現的有力長臂讓她的背緊貼著他

的胸膛,沒有半絲縫隙。



懷香捧著手裏的東西不敢亂動,沒想到自己看走眼了。他果然是壞人。她偏

頭仰首瞪他,無聲的抗議。



顔慶玉抱歉的笑笑,看著外頭出現的年輕男子。這大概就是先前莫靖遠提到

的未來總管吧。



「奇怪,人到底去哪了?少爺說在這的啊。」沈千菡偕同身邊的婢女環視四

周,忍不住歎了口氣低道:「這少爺,真是會給我找麻煩。」



她現在本該忙著清點聘禮登冊入庫,卻氣個不小心讓少爺陷害了。明明是老

爺和顔家老爺談得正起勁,便吩咐少爺帶著未來姑爺在府中參觀,少爺卻把人丟

在這要她過來接手。



未來姑爺、他的未來妹婿耶,居然就這樣把貴客扔著,現下可好,人不見了,

要她上哪找?



。更別提這位貴客還是當今宰相呢!由得人這樣忽視嗎?沈千菡忍不住的再

歎了口氣,真的是拿那任性的少爺沒轍。



「你們在到附近找找,真的找不著人的活,隻能告訴大總管,讓大夥都私下

注意了。」莫府占地不小,真要找個人可不簡單。隻希望事情別傳開,要不然她

實在是難以向老爺他們交代。



「是。」婢女們點頭。沈千菡在看看四周。終是放棄的往別座院落尋去。見

人都走遠了,顔玉慶才松手。



「失禮了。」見她迫不及待的離開自己懷裏,顔慶玉忽地有抹失落,想在將

她捉回來。



「你爲什麽要躲千菡?」懷香退山假山後,旋身面對他,眼裏已經不再有笑

容,而是一份對他的不信任感。



「他就是千菡?」顔慶玉腦子動得快,想起了她方才的回答。「我像他?」

他想起方才那名年輕男子氣質溫潤如玉,面貌清俊秀雅,讓人很有好感,與她年

紀也相仿……「你跟他是什麽關系?」問題就這樣自然的出口了。連顔慶王自己

都感到意外。



「千菡嗎?我們一塊兒長大的啊。」懷香直覺的回答後,才發現不對勁。

「喂,是我先問你的,怎麽你一直拿問題回我話啊。」被她發現了。顔慶玉發現

她倒也不笨,隻是太過天真了。像現在,她該做的是大喊救命或者盡快離開吧?

怎麽還敢和他單獨相處,淨問些不重要的問題。「你到底是誰?爲什麽要躲著千

菡?你做了什麽事?」見他沒開口,懷香不死心的再問一次。



「因爲他要帶我去逛莫府的好山好水,可我累了想休息一下,所以不想讓他

那麽快找到。」顔慶玉眼也不眨的回答,卻還是沒告知自己的身份。「逛府裏?」

懷香靈光一閃。「你是京城來的客人?顔家的人?」



「算是吧。」他答得模棱兩可。



「糟了。」懷香慘叫。她完全忘了這回事了。千菡前幾日就交代她今天。定

要把小姐顧好,別讓她亂跑。顔家的人要來下聘,千萬別讓小姐去搗亂壞了事。

可是她一聽見樂雁親自下廚做點心的消息,就把這任務全抛到腦後了。怪不得。

怪不得小姐會好心的告訴她樂雁做了千層糕,教她快點去廚房,原來是有預謀的。



「糟?」顔慶玉不明白,他是顔府的人有什麽問題嗎「千菡一定會生氣的。」

懷香忍不住慌了。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小姐現在人到哪去了?她得快去找出

來。



又是千菡?顔慶玉忽然發現自己非常不喜歡她老將別的男人挂在嘴邊。如果

她是莫家千金的話,都已經許了婚事了,怎麽還能這樣老記著另一個男人「小姐?」

不遠處傳來叫喚聲,這次換懷香想也不想的,就把頗慶玉「擠」進假山後。



「噓。」手上還捧著從廚房偷出來的寶貝千層糕。騰不出手的懷香隻好以眼

神懇求他。「別出聲。」



「奇怪,也不在這。」婢女四下看了看,沒發現假山梭的人。



「小紅,你怎麽在這?」也在找人的樂雁看到向來服侍夫人的婢女出現在後

院,有絲意外。



「我在找小姐,整個府裏都沒見到她的人。」小紅真想直接放棄了,自家小

姐那滑溜的性子,要是她想躲起來,恐怕將莫府整個翻過來也找不到。「夫人要

見她。」



「香香呢?也不見了?」聽到樂雁問起自己,懷香忍不住更往一旁縮,卻沒

發現自己又僵進了顔慶玉的懷中。她就怕被樂雁發現,一雙大眼惶然的偷瞄著外

面的動靜。



先不說她沒把小姐顧好的事,她手上還拿著偷東西的「物證」呢,要是樂雁

一氣之下把糕收回去,她一定會哭。



「她們好像在找你,而你好像不太想被找到。」看得出她的緊張,顔慶玉俯

下身,在她耳畔輕語。「可如果我現在出聲,你說會怎樣?」



壞人!懷香瞪著他,又氣又急。這個人怎麽這樣,禮尚往來的道理他懂是不

懂啊?剛才幹菡找他的時候,她也乖乖的配合沒出聲,現在立場對調了,他就不

能比照辦理嗎?



「我們試試如何?」顔慶玉露出笑容,假意要高呼一一手裏拿著東西的懷香

沒法捂住他的嘴,情急之下踮高了腳尖,本來是想拿小腦袋瓜於去擋住他的嘴,

卻設想到正低下頭的他反應極快的側避,她一個重心不穩壓向他,柔軟的唇辦就

這樣碰上他的。「唔……」懷香瞪大眼,連忙想退開,顔慶玉的手臂卻已扣住她

的腰,讓她緊緊貼著自己,無處可退。



溫熱的唇貼著她的粉嫩,兩人的呼吸交纏,屬於他的淡淡書卷氣息環繞住她。

懷香的小臉倏地紅透了。



顔慶玉沒有在進一步。隻是以舌尖繪著她的唇形,輕吮她的唇辦,汲取她的

甜蜜。懷中的軟馥身軀不安分的扭動著,像是在抗議,卻又像是在給予他另一型

態的回應。



過了好一會,他才不舍的松開她。



「她們已經走了。」可惜。沒理由繼續吻她了。



「你!」懷香想也不想的伸手將他推離,卻在下一刻逸出驚呼。「我的糕一

一」等她反應過來,手上的千層糕已經給甩開了,她保護了老半天的糕點搶救不

及的掉在地上。



「啊!」她急急忙忙的蹲下,心疼的看著地上的糕點,直覺反應就要撿起來。



「你做什麽?」顔慶玉面色透露古怪。連忙將她拉起。「你不會是想撿起來

吃吧?」



「不要拉我啦。」懷香哭喪著臉,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地上的千層糕,完全忘

了先前被偷吻的事,眼裏隻有那得來不易、卻連一口都還設吃到就掉到地上的千

層糕。她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從廚房裏偷渡出來的……就這樣毀了。



「你真的想撿?」顔慶玉大感意外。莫府是南方首富,堂堂莫氏千金需要這

樣撿地上的食物吃嗎?



「你不要管,放開我啦!有些地方沒有沾到上,還可以吃。」懷香掙紮著,

對千層糕的執念相當深。



「莫府餐食有這麽節儉嗎?」顔慶玉當然不放手,直接將她抱出假山後,安

置到一旁的小亭中,走前還不忘踢起塵土覆住糕點,讓她徹底斷念。「那種糕點,

莫府要多少有多少吧。」



「你不懂啦。」眼見千層糕被上完全蓋住,懷香哀怨的轉向他。「樂雁最拿

手的就是千層糕,可是她平常根本不進廚房。今天是因爲有貴客來才騰出時間做

了一籠,我好不容易去偷到兩塊……現在全沒了啦。」想到自己等了大半年才又

等到的糕點居然就這樣沒了。懷香眼眶登時紅了。



「你好過分,還故意踢土蓋上去……」說著,眼淚真的掉下來了。



顔慶玉難得的失措。不知道這樣居然就能引發她的眼淚。



「我是……算了。」這真是有理說不清。他不覺得自己有錯,可是卻也無法

忽視她的眼淚。「別哭了。」他將她擁進懷中安慰,「你真這麽喜歡吃糕點的話,

等你到了京城,我一定讓人準備最特別最道地的京式點心給你,算是賠罪好嗎?」



「真的?」她擡起哭泣的小臉,不相信的看著他。「你怎麽知道我要搬去京

城?你到底是誰?」



一連三個問題,讓顔慶玉失笑。 .「這麽多問題,你要我先回答哪個?」憐

惜的拭去她未止住的淚水。顔慶玉發現自己並不喜歡看到她不開心的模樣。她適

合無憂無慮的笑容。



「都要。」懷香紅著臉,不自覺的撒起嬌了。



顔慶玉笑了。



「我說的自然是真的,而你要搬去京城,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嫁給他這相

爺後,她不住京城要住哪?「至於我是誰,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想來新婚之夜掀起她頭巾的刹那。她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你說了這麽多,根本就什麽也沒回答啊。」懷香搖搖頭。覺得自己自頭到

尾似乎都被他要著玩。「你這個人真怪。」



「怪?或許吧。」顔慶玉也不否認。輕輕點點她的俏鼻。「不哭了?」懷香

狐疑的看著他。總覺得這男人充滿了神秘感。他似乎知道她是誰。可是她卻一點

也不清楚他的身份,問了他好幾次,他就是不回答。「爲什麽不說你是誰?」這

樣真的很可疑。



「而且我們又不認識,你爲什麽要對我那麽好?」而且。還這樣袍著她…懷

香慢八拍的想起,連忙掙開。



「你快放開我,讓人看見可不好。」懷香使勁推開他,不忘在心裏數落自己,

明明才初次見面,怎麽就任人這樣摟摟抱抱的,更不用說他先前居然還親了她的

嘴要讓千菡她們知道了,肯定會訓她一頓!唉,大概是他跟千菡很相似吧。總覺

都有種親切感,再加上她平日老膩著男裝的千菡,久而久之就忘了男女之防。真

是,下次一定要跟千菡說,別在府內穿男裝了,會害她搞不清楚的。



「被人看見也無妨。」顔慶玉寓意深遠的笑了。親事已經說定。她早就是他

的人了,成親前先培養感情親近一下,他相信不會有人說話的。



「你亂講。」懷香皺眉,不以爲然的看著他。「怎麽可能沒關系。」他以爲

他真的是穿男裝的千菡嗎「過些日子你就知道我沒亂講了。」顔慶玉賣了個關子,

愛看她困惑的嬌憨模樣。「好了,我休息夠了,得回去了。」



雖然還想跟她多相處一會,可是照剛才的情況看來,如果他再不出現的話。

整個莫府可能會開始暴動。



「回去?回去哪?」聽見他要離開,懷香的心沈了一下,不太明白那代表什

麽。可是她下意識的拉住了他的衣袍,不想放開。她這不舍的表現。讓顔慶玉心

情大好。



「回前廳去。你不說了這後院普通人不能來嗎?」他笑了笑,拍拍她的臉頰。

「別不開心了,我們很快就能再見面的。」



「我沒有不開心啊。」懷香不好意思的反駁。



「沒有?沒有的話,嘴怎麽會嘟得半天高?」看著她孩子氣的舉止,顔慶玉

忍不住俯首,輕啄了她一口。



「啊!」懷香驚呼一聲,飛快的捂住自己的唇。「你不能親我啦!」



「我可以的。」顔慶五肯定的回答,不待她反應過來,又吻了她一次。「好

了,我得走了,你也該回去了吧,剛才不是有人在找你?」經他一提醒,懷香才

想起自己那重要的任務。



「我又忘了。」她跳起來,急忙的往莫元倩房裏跑,可跑沒幾步又停下回頭。

正好對上他的注視。「我……你知道怎麽回去嗎?」府裏那麽大。他自己一個人

沒問題嗎?該不會迷路吧「你放心,有人會幫我帶路的。」他露出個笑容,要她

放心。



「嗯……那我走喽。」依依不舍的多看了他一服,她才轉身離開。,看著她

像隻粉蝶似的飛出園外,顔慶玉才調回視線。



他開始期待這樁婚事了。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神雕正傳9--18
楔子



日盛皇朝的人,鮮少有人不知道錦繡城的莫家。莫家殷富了十二代,幾乎與

日盛皇朝的曆史共存。



而舉凡與「布匹」有關的生意,莫家幾乎都有涉獵。



養蠶廠、抽絲廠、染坊、布莊、繡坊,一應俱全。



其布料之上等,繡工之精細,使得莫家出産的布料、衣飾年年被朝廷選爲貢

品外,一般人有錢還不見得買的到。



但身處於錦繡城的百姓們,除了知道這些外,還知道到了這一代,莫家隻出

了一個少爺一個小姐,人丁單薄。



但除了正牌的少爺與小姐外,其實還有另外三位讓人好奇的「小姐」。別誤

會,這三位「小姐」可不是莫老爺的私生女或什麽半路認的乾女兒,而是自小在

其府裏生活的三名「婢女」。



婢女又怎麽會是小姐呢?那就要從她們的身份說起了。第一個首推的,就是

打小跟在大總管身邊學習的「千菡小姐」,現在莫老爺已經將繡坊交由她打理,

聽說等到大總管退休後,千菡小姐便會正式接任總管一職,成爲其府十二代以來

的第一位女總管。第二個要說的,便是從小跟在大少爺莫靖遠身邊的「樂雁小姐」。



莫家大少爺驕縱成性,喜怒無常的脾氣大家是早知道的,聽說放眼當今世上,

隻有這位樂雁小姐治得了莫少爺,也難怪莫家老爺夫人對樂雁小姐另眼相看了。



第三個想到的,即是與莫家正牌千金一塊兒長大的「懷香小姐」。這懷香小

姐大家都見過,總是跟在莫家千金身後,嬌嬌柔柔的。臉上總是帶著讓人舒眼的

甜笑,被莫府大小姐拖著四處生事,焦不離孟的。



也合該如此,畢竟懷香小姐是讓莫小姐撿回府的,聽說就連名字,也是莫小

姐幫她取的。再央求父母讓她跟在自己身邊坐玩伴,情意自是不同。



最俊當然不免提到莫家的正脾千金,莫元倩。



講到這位莫家獨生女,大家卻不免偷偷搖著頭。



莫元倩長相極美。初見她的人總是常常不小心的失了魂。



但長得活似妖精仙女的莫小姐,行爲好比是脫缰野馬,常常在外闖禍,再讓

身後的懷香小姐背黑鍋。



這四位小姐,便是錦繡城居民們閑暇時最愛談論的「風雲人物」。



他們也不免猜想,四位小姐都到了適婚年齡,不知何時會有喜訊傳出錦繡城

百姓們。引領期盼著。



第一章



奠府今兒個熱鬧得很。一大清早,所有的仆人就開始裏裏外外的忙著,大總

管中氣十足的聲音前前後後的回響著,就怕哪個地方有了疏漏。



不僅仆人,就連主子們也都起了個大早,就連向來不愛理會府內事務的大少

爺,也讓樂雁三催四請的梳洗完畢,移到大廳內。這一切,全是因爲今日造訪的

貴客,正是莫府未來的姑爺,也就是莫元倩的未來夫婿。



自從莫元倩滿十五歲,說媒的人就快將莫府大門給擠破。可全讓莫家老爺給

推了。隻是這次的對象,實在讓莫老爺和夫人都滿意極了,是以連莫元倩的意思

也沒問。忙不疊的答應,迅速的訂了下聘的日子,也就是今日,就怕親事生變。



隻因爲這對象不是別人,正是當朝的宰相一一顔慶玉。



顔慶玉從小天資聰穎,年方三歲便開始學字,七歲就能文能詩,是日盛皇朝

出了名的天才。十六歲那年輕取狀元入朝爲官,二十歲便受封爲宰相,成爲皇上

不可欠缺的左右手。



這樣名動天下的人才來求親,莫老爺怎麽能不答應。



不隻莫老爺、莫夫人欣喜,莫府上上下下都覺得顔面有光,開心的做著準備,

定要讓自家小姐風風光光的出嫁。



再甚者,整個錦繡城都與有榮焉,隻要一想到未來的相爺夫人正是山自家鄉,

就覺得講話都能大聲些了呢就這樣,整個莫府、甚至整個錦繡城都熱鬧喧騰的,

等著下聘的隊伍來到,順便一睹當代奇才的風采。



而顔慶玉也沒讓大家失望。一身暗紫長袍的他俊美無俦,一雙有神的鳳眼充

滿睿智,王環柬起的長發在行進間飄揚,頗有仙人風貌。



他噙著淺笑,沿途對周圍圍觀的民衆們點頭緻意。神情輕松惬意,沒有半點

架子。唯有他的貼身護衛知道王子根本一點也不高興,可以說是迫於父母之命來

這一趟,更讓他害怕的是,性情不若外表溫和的主子會在未知的情況下失控。露

出真實的情緒來。



但錦繡城的民衆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危險性,個個目不轉睛的看著下聘隊伍往

莫府而去,很快的迷戀上這少年宰相。甚至有不少人著魔似的,不由自主的跟在

隊伍後頭。



親自候在門口的莫府大總管,遠遠的就瞧見了那浩蕩的隊伍,連忙三步並作

兩步的跑回府內。



「相爺到一一」



莫府西側小花園中,懷香雙手捧著件用絲帕蓋住的物品。先是偷偷摸摸的由

廊上的紅柱後探首,確認園裏都沒其他人後。才蹑手蹑腳的走出來。



「呼——」站在花園中,才松了口氣的她,卻立刻聽見了臨外的圍牆那兒傳

來聲響。



「誰?」她微訝的看著站在假山旁的男人,怔住。



真是個好看的人啊!不過他的好看和靖遠少爺不同,靖遠少爺與元倩小姐一

樣,面貌都承襲了夫人的美貌,所以五官漂亮得不像話。氣質也偏陰柔。眼前的

男人則眉目清朗、氣宇軒昂。俊雅的感覺有點像男裝的沈千菡,卻比沈千菡多了

份陽剛以及書卷味。她有些著迷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很有好感的想朝他笑笑。才

慢半拍的想起自己根本沒見過他。



自家府裏出現不認識的人?懷香收起笑容,瞪大眼。



「你是賊嗎?」想來想去,她隻有這個答案。顔慶玉頗感興趣的看著眼前的

小人兒瞬變的表情,在聽見她的問題時忍不住揚了揚眉,不動聲色的打量起她,

猜測著她的身份。



隻消一眼。就可看出她身上那身衣裙不是尋常質料,和他方才見到的婢女們

大不相同,莫非,她就是莫府小姐眉一揚,他忽然覺得這門親事有趣起來了。



「我是嗎?」他不答反問,也不急著表明自己的身份。



「這兒是莫府後園,一般人進不來的。」懷香毫無心機的解釋。「可是你的

樣子看起來不像賊啊……」顔慶玉笑了,他該高興她的信任嗎?



「是嗎?那我像什麽?」他探詢,逗弄的成分居多,想知道她對自己的看法。



懷香晌了偏頭,像是在認真思考著,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



「像千菡。」她下了決定。



「什麽?」顔慶玉完全不懂她的意思。千菡?那是人還是物「像幹菡的。應

該不會是壞人。」懷香沒解釋。隻是自說自的。「可不是賊的話,你在這做什麽?」



「那你又在這做什麽?」顔慶玉再次以問題回答她的問題。



「我……」懷香還沒回答,就見他忽地伸手將她拉進一旁的假山後,大掌還

捂住了她的唇。



懷香瞪大眼,整個人被拖進他懷裏,腰間出現的有力長臂讓她的背緊貼著他

的胸膛,沒有半絲縫隙。



懷香捧著手裏的東西不敢亂動,沒想到自己看走眼了。他果然是壞人。她偏

頭仰首瞪他,無聲的抗議。



顔慶玉抱歉的笑笑,看著外頭出現的年輕男子。這大概就是先前莫靖遠提到

的未來總管吧。



「奇怪,人到底去哪了?少爺說在這的啊。」沈千菡偕同身邊的婢女環視四

周,忍不住歎了口氣低道:「這少爺,真是會給我找麻煩。」



她現在本該忙著清點聘禮登冊入庫,卻氣個不小心讓少爺陷害了。明明是老

爺和顔家老爺談得正起勁,便吩咐少爺帶著未來姑爺在府中參觀,少爺卻把人丟

在這要她過來接手。



未來姑爺、他的未來妹婿耶,居然就這樣把貴客扔著,現下可好,人不見了,

要她上哪找?



。更別提這位貴客還是當今宰相呢!由得人這樣忽視嗎?沈千菡忍不住的再

歎了口氣,真的是拿那任性的少爺沒轍。



「你們在到附近找找,真的找不著人的活,隻能告訴大總管,讓大夥都私下

注意了。」莫府占地不小,真要找個人可不簡單。隻希望事情別傳開,要不然她

實在是難以向老爺他們交代。



「是。」婢女們點頭。沈千菡在看看四周。終是放棄的往別座院落尋去。見

人都走遠了,顔玉慶才松手。



「失禮了。」見她迫不及待的離開自己懷裏,顔慶玉忽地有抹失落,想在將

她捉回來。



「你爲什麽要躲千菡?」懷香退山假山後,旋身面對他,眼裏已經不再有笑

容,而是一份對他的不信任感。



「他就是千菡?」顔慶玉腦子動得快,想起了她方才的回答。「我像他?」

他想起方才那名年輕男子氣質溫潤如玉,面貌清俊秀雅,讓人很有好感,與她年

紀也相仿……「你跟他是什麽關系?」問題就這樣自然的出口了。連顔慶王自己

都感到意外。



「千菡嗎?我們一塊兒長大的啊。」懷香直覺的回答後,才發現不對勁。

「喂,是我先問你的,怎麽你一直拿問題回我話啊。」被她發現了。顔慶玉發現

她倒也不笨,隻是太過天真了。像現在,她該做的是大喊救命或者盡快離開吧?

怎麽還敢和他單獨相處,淨問些不重要的問題。「你到底是誰?爲什麽要躲著千

菡?你做了什麽事?」見他沒開口,懷香不死心的再問一次。



「因爲他要帶我去逛莫府的好山好水,可我累了想休息一下,所以不想讓他

那麽快找到。」顔慶玉眼也不眨的回答,卻還是沒告知自己的身份。「逛府裏?」

懷香靈光一閃。「你是京城來的客人?顔家的人?」



「算是吧。」他答得模棱兩可。



「糟了。」懷香慘叫。她完全忘了這回事了。千菡前幾日就交代她今天。定

要把小姐顧好,別讓她亂跑。顔家的人要來下聘,千萬別讓小姐去搗亂壞了事。

可是她一聽見樂雁親自下廚做點心的消息,就把這任務全抛到腦後了。怪不得。

怪不得小姐會好心的告訴她樂雁做了千層糕,教她快點去廚房,原來是有預謀的。



「糟?」顔慶玉不明白,他是顔府的人有什麽問題嗎「千菡一定會生氣的。」

懷香忍不住慌了。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小姐現在人到哪去了?她得快去找出

來。



又是千菡?顔慶玉忽然發現自己非常不喜歡她老將別的男人挂在嘴邊。如果

她是莫家千金的話,都已經許了婚事了,怎麽還能這樣老記著另一個男人「小姐?」

不遠處傳來叫喚聲,這次換懷香想也不想的,就把頗慶玉「擠」進假山後。



「噓。」手上還捧著從廚房偷出來的寶貝千層糕。騰不出手的懷香隻好以眼

神懇求他。「別出聲。」



「奇怪,也不在這。」婢女四下看了看,沒發現假山梭的人。



「小紅,你怎麽在這?」也在找人的樂雁看到向來服侍夫人的婢女出現在後

院,有絲意外。



「我在找小姐,整個府裏都沒見到她的人。」小紅真想直接放棄了,自家小

姐那滑溜的性子,要是她想躲起來,恐怕將莫府整個翻過來也找不到。「夫人要

見她。」



「香香呢?也不見了?」聽到樂雁問起自己,懷香忍不住更往一旁縮,卻沒

發現自己又僵進了顔慶玉的懷中。她就怕被樂雁發現,一雙大眼惶然的偷瞄著外

面的動靜。



先不說她沒把小姐顧好的事,她手上還拿著偷東西的「物證」呢,要是樂雁

一氣之下把糕收回去,她一定會哭。



「她們好像在找你,而你好像不太想被找到。」看得出她的緊張,顔慶玉俯

下身,在她耳畔輕語。「可如果我現在出聲,你說會怎樣?」



壞人!懷香瞪著他,又氣又急。這個人怎麽這樣,禮尚往來的道理他懂是不

懂啊?剛才幹菡找他的時候,她也乖乖的配合沒出聲,現在立場對調了,他就不

能比照辦理嗎?



「我們試試如何?」顔慶玉露出笑容,假意要高呼一一手裏拿著東西的懷香

沒法捂住他的嘴,情急之下踮高了腳尖,本來是想拿小腦袋瓜於去擋住他的嘴,

卻設想到正低下頭的他反應極快的側避,她一個重心不穩壓向他,柔軟的唇辦就

這樣碰上他的。「唔……」懷香瞪大眼,連忙想退開,顔慶玉的手臂卻已扣住她

的腰,讓她緊緊貼著自己,無處可退。



溫熱的唇貼著她的粉嫩,兩人的呼吸交纏,屬於他的淡淡書卷氣息環繞住她。

懷香的小臉倏地紅透了。



顔慶玉沒有在進一步。隻是以舌尖繪著她的唇形,輕吮她的唇辦,汲取她的

甜蜜。懷中的軟馥身軀不安分的扭動著,像是在抗議,卻又像是在給予他另一型

態的回應。



過了好一會,他才不舍的松開她。



「她們已經走了。」可惜。沒理由繼續吻她了。



「你!」懷香想也不想的伸手將他推離,卻在下一刻逸出驚呼。「我的糕一

一」等她反應過來,手上的千層糕已經給甩開了,她保護了老半天的糕點搶救不

及的掉在地上。



「啊!」她急急忙忙的蹲下,心疼的看著地上的糕點,直覺反應就要撿起來。



「你做什麽?」顔慶玉面色透露古怪。連忙將她拉起。「你不會是想撿起來

吃吧?」



「不要拉我啦。」懷香哭喪著臉,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地上的千層糕,完全忘

了先前被偷吻的事,眼裏隻有那得來不易、卻連一口都還設吃到就掉到地上的千

層糕。她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從廚房裏偷渡出來的……就這樣毀了。



「你真的想撿?」顔慶玉大感意外。莫府是南方首富,堂堂莫氏千金需要這

樣撿地上的食物吃嗎?



「你不要管,放開我啦!有些地方沒有沾到上,還可以吃。」懷香掙紮著,

對千層糕的執念相當深。



「莫府餐食有這麽節儉嗎?」顔慶玉當然不放手,直接將她抱出假山後,安

置到一旁的小亭中,走前還不忘踢起塵土覆住糕點,讓她徹底斷念。「那種糕點,

莫府要多少有多少吧。」



「你不懂啦。」眼見千層糕被上完全蓋住,懷香哀怨的轉向他。「樂雁最拿

手的就是千層糕,可是她平常根本不進廚房。今天是因爲有貴客來才騰出時間做

了一籠,我好不容易去偷到兩塊……現在全沒了啦。」想到自己等了大半年才又

等到的糕點居然就這樣沒了。懷香眼眶登時紅了。



「你好過分,還故意踢土蓋上去……」說著,眼淚真的掉下來了。



顔慶玉難得的失措。不知道這樣居然就能引發她的眼淚。



「我是……算了。」這真是有理說不清。他不覺得自己有錯,可是卻也無法

忽視她的眼淚。「別哭了。」他將她擁進懷中安慰,「你真這麽喜歡吃糕點的話,

等你到了京城,我一定讓人準備最特別最道地的京式點心給你,算是賠罪好嗎?」



「真的?」她擡起哭泣的小臉,不相信的看著他。「你怎麽知道我要搬去京

城?你到底是誰?」



一連三個問題,讓顔慶玉失笑。 .「這麽多問題,你要我先回答哪個?」憐

惜的拭去她未止住的淚水。顔慶玉發現自己並不喜歡看到她不開心的模樣。她適

合無憂無慮的笑容。



「都要。」懷香紅著臉,不自覺的撒起嬌了。



顔慶玉笑了。



「我說的自然是真的,而你要搬去京城,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嫁給他這相

爺後,她不住京城要住哪?「至於我是誰,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想來新婚之夜掀起她頭巾的刹那。她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你說了這麽多,根本就什麽也沒回答啊。」懷香搖搖頭。覺得自己自頭到

尾似乎都被他要著玩。「你這個人真怪。」



「怪?或許吧。」顔慶玉也不否認。輕輕點點她的俏鼻。「不哭了?」懷香

狐疑的看著他。總覺得這男人充滿了神秘感。他似乎知道她是誰。可是她卻一點

也不清楚他的身份,問了他好幾次,他就是不回答。「爲什麽不說你是誰?」這

樣真的很可疑。



「而且我們又不認識,你爲什麽要對我那麽好?」而且。還這樣袍著她…懷

香慢八拍的想起,連忙掙開。



「你快放開我,讓人看見可不好。」懷香使勁推開他,不忘在心裏數落自己,

明明才初次見面,怎麽就任人這樣摟摟抱抱的,更不用說他先前居然還親了她的

嘴要讓千菡她們知道了,肯定會訓她一頓!唉,大概是他跟千菡很相似吧。總覺

都有種親切感,再加上她平日老膩著男裝的千菡,久而久之就忘了男女之防。真

是,下次一定要跟千菡說,別在府內穿男裝了,會害她搞不清楚的。



「被人看見也無妨。」顔慶玉寓意深遠的笑了。親事已經說定。她早就是他

的人了,成親前先培養感情親近一下,他相信不會有人說話的。



「你亂講。」懷香皺眉,不以爲然的看著他。「怎麽可能沒關系。」他以爲

他真的是穿男裝的千菡嗎「過些日子你就知道我沒亂講了。」顔慶玉賣了個關子,

愛看她困惑的嬌憨模樣。「好了,我休息夠了,得回去了。」



雖然還想跟她多相處一會,可是照剛才的情況看來,如果他再不出現的話。

整個莫府可能會開始暴動。



「回去?回去哪?」聽見他要離開,懷香的心沈了一下,不太明白那代表什

麽。可是她下意識的拉住了他的衣袍,不想放開。她這不舍的表現。讓顔慶玉心

情大好。



「回前廳去。你不說了這後院普通人不能來嗎?」他笑了笑,拍拍她的臉頰。

「別不開心了,我們很快就能再見面的。」



「我沒有不開心啊。」懷香不好意思的反駁。



「沒有?沒有的話,嘴怎麽會嘟得半天高?」看著她孩子氣的舉止,顔慶玉

忍不住俯首,輕啄了她一口。



「啊!」懷香驚呼一聲,飛快的捂住自己的唇。「你不能親我啦!」



「我可以的。」顔慶五肯定的回答,不待她反應過來,又吻了她一次。「好

了,我得走了,你也該回去了吧,剛才不是有人在找你?」經他一提醒,懷香才

想起自己那重要的任務。



「我又忘了。」她跳起來,急忙的往莫元倩房裏跑,可跑沒幾步又停下回頭。

正好對上他的注視。「我……你知道怎麽回去嗎?」府裏那麽大。他自己一個人

沒問題嗎?該不會迷路吧「你放心,有人會幫我帶路的。」他露出個笑容,要她

放心。



「嗯……那我走喽。」依依不舍的多看了他一服,她才轉身離開。,看著她

像隻粉蝶似的飛出園外,顔慶玉才調回視線。



他開始期待這樁婚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