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內有奸細



這個時候,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徐牧也開口說道:「屬下認為,目前我們應該派人混進天鷹會和鹽幫,做實質性的調查,天鷹會和鹽幫同處在江南,我們的實力在江南也算可以,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我們東方世家還有臉在江湖上混嗎,雖然說我們目前是要小心一點,但是已經被敵人踩在臉上了,不還擊的話,是有損我們東方世家的臉面的。」



眾人聽了徐牧的話,臉色均是一變,楊小天仔細的注意著在場人臉色的變化,隱約間捉摸到點什麼東西,不過目前還不是很清楚,只好繼續觀察下去。



張宛君看了一下徐牧,隨後對東方劍(當然是假扮東方劍的楊小天)道:「家主,不知有一點大家想到了沒有?」



楊小天問道:「什麼?」



張宛君道:「前段時間,天鷹會派人與我們在江南分堂的人接觸,希望我們兩家能夠聯合,如果說真的是天鷹會攻擊我們的話,那麼肯定不會派人來給我們談合作的事情,我看目前只有三種情況,一是天鷹會明的給我們配合,暗的在後面攻擊我們,二是天鷹會受到後面神秘勢力的幫助,大舉攻擊我們,三就是其他人想破壞我們和天鷹會鹽幫的關係,假裝是他們來攻擊我們,如果說貿然出手,只會壞了別人的詭計。」



楊小天聽完後,覺得張宛君說的十分有理,剛想說話,徐牧接著說道:「不錯,我們是可以這樣想,但是這次我們在江南的損失,如果不挽回顏面,那麼又怎麼辦呢?」的確,堂堂江湖八大世家之一,被人這麼輕易的在江南分堂攻擊,如果不做出點事情,江湖中人絕對會恥笑的。



張宛君道:「那事後如果不是天鷹會和鹽幫做的,我們先貿然攻擊他們,讓別的人有機可乘又怎麼辦呢?」



徐牧笑道:「我又沒有說直接攻擊,我們可以換個方法,先讓人混進天鷹會和鹽幫,做了調查後再多決定。」



張宛君道:「這?」她亦沒話可說。



此時西門如煙道:「大家不用再爭執了,夫君,你說一下應該辦吧?」看樣子西門如煙說話是給張宛君解困,現在楊小天算是明白在場幾人的關係了,西門如煙和張宛君應該算是站在一起的,而徐牧,應該這些年來仗著幫助東方劍不少忙,所以有點驕傲自滿,就連身為妻子的張宛君也看不下去,而東方劍的妹妹東方湘儀應該也是站在西門如煙一邊,那麼東方劍平時肯定很多事情都應該是和徐牧兩人商議,不然三個女人也不會站在一邊,既然把關係理順了,楊小天也知道一會應該怎麼辦了,不過西門如煙要自己做決定,這倒是有點難為他,楊小天快速的想了一下說道:「那此事就按徐牧說的辦,此事盡快找到人混進天鷹會和鹽幫。」



大家見楊小天這麼說了,也沒有多說什麼,因為目前也只有這樣的辦法了,跟著商定了一些細節後,會議就結束了,結束後,眾人都各自去忙工作了,楊小天打算先去找一找奶奶鳳姿伶,昨天還沒有什麼時間好好的和奶奶鳳姿伶說話,楊小天朝著奶奶鳳姿伶暫住的西廂的貴賓房行去。



就快要到西廂的貴賓房了,楊小天突然心神一震,看看四周匆匆的躲到了兩塊緊密靠在一起巨大的假山石的中間隱藏了起來。剛剛隱藏好,楊小天就看見了一道人影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中,居然是徐牧,只見他小心謹慎似乎生怕被人發現了,徐牧為什麼這麼謹慎呢?楊小天奇怪的想道,還沒有等他想出個頭緒,就看見徐牧身形一動,居然高明的輕功身法,越過了高約五丈的院牆。



楊小天心想:徐牧為什麼要這麼鬼鬼祟祟呢?嘿嘿,偷偷的跟去瞧瞧,看看有什麼好玩的。畢竟他還是一個十多歲的孩子,雖然擁有了高深的武功,但是依然還有好奇心,並且徐牧的樣子太奇怪了,讓楊小天不得不生疑,因此他立即施展了如影隨行的跟蹤手段,遠遠的吊著徐牧身後追了出去。



徐牧出了大院,身形越發快了起來,但是他也隨時小心翼翼的使出偵察手段以防備被人跟蹤,要不是楊小天的內力深厚,並且使出了禦駕飛升的輕功早就讓徐牧發現了,但是由於如此,楊小天也就只有遠遠的跟著徐牧,根本不敢跟近了,生怕讓徐牧發覺了。



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徐牧來到了一個離東方世家所在大約十多裏地的一處小樹林前跪下行禮肅聲道:「屬下天字三號徐牧參見堂主。」



楊小天一看見徐牧停了下來也跟著停住了身形,悄悄的找了一處隱蔽的地形藏了起來,聽到徐牧遠遠傳來的聲音不由得吃了一驚,徐牧居然是潛伏在東方世家的奸細。



就在這時,一個蒙面的黑衣人從樹林中悄沒聲息的來到了徐牧的面前說道:「徐牧,有什麼事這樣緊急,你居然發出了緊急見面的訊息。」看黑衣人玲瓏有致的身形應該是個女的,聲音嬌脆悅耳,想必是個絕色美女,楊小天在心裏嘀咕著。



徐牧恭敬的說道:「屬下——」



「且慢。」黑衣蒙面女人打斷了徐牧的聲音,接著就再也沒有說話的聲音傳了過來,楊小天估計兩人是用的傳音入密的功夫在交談,只得空著急,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只聽到那黑衣蒙面女人說道:「好,徐牧這次你做得不錯,這是你這一次的獎賞。」說完就看見她從自己的懷裏掏出了一個瓶子遞給了徐牧。



「屬下謝謝堂主。」徐牧滿懷喜悅的接過了黑衣蒙面女人手裏的瓶子。



「好了,你回東方世家吧。」黑衣蒙面女人吩咐道。



「是,屬下遵命。」徐牧再次行禮後站起身來就看見黑衣蒙面女人已經退回了小樹林裏,遂恭恭敬敬的說道:「屬下恭送堂主。」然後才施展身形朝東方世家的大院方向行去。



楊小天繼續隱藏著自己的身影不敢亂動想道:「徐牧不知道是哪個組織潛伏在東方世家的奸細,居然隱藏的這麼隱秘,要不是自己要去看奶奶而誤打誤撞發現了這個秘密,要不然可就糟糕透頂了,要知道徐牧的身份在東方世家可以算是前五位的,這樣下去,東方世家可以算是什麼秘密也沒有了,而且自己也是假冒的東方劍,到底這個神秘組織潛伏在東方世家有什麼目的呢?」



想著想著,四周已經空無一人,楊小天見到徐牧和那黑衣女子已經遠走,才又施展輕功回到東方世家,回來後,楊小天打算直接上西廂的貴賓房找奶奶鳳姿伶,到了西廂的貴賓房後,發現奶奶鳳姿伶不在,一問下人,才知道鳳姿伶被西門如煙邀請去廟會了,楊小天只好無聊的回到藍鳳兒的房間,由於早上起來的太早,楊小天就躺在藍鳳兒的房間休息了一陣,小睡一陣後,楊小天伸了個懶腰,睜開了朦朧的眼睛,一眼就看見美婦藍鳳兒坐在自己身邊,托著尖翹的下巴,紅殷殷的麗唇鮮豔奪目,兩隻大眼睛清澈透明,蜂巒叠起的胸部雖然有衣裳遮掩,但是仍然傲然聳立,似乎要脫去束縛求個自由自在。



楊小天看得心火急升,一把將藍鳳兒攬入懷中,嘴唇印上了她的嬌豔的紅唇,丁香舌頭交織在一起,分泌的唾液滋潤著兩人的口腔。



濃情蜜意中的兩人沈浸在情欲的迷戀中,完全舍不得分開,藍鳳兒只感覺到自己的全身酥軟無力。她的臉上泛濫著潮紅,目光朦朦朧朧的,翹挺的鼻梁微微的皺含著羞態,她時而卷翹著香舌與楊小天的舌頭交纏,時而將嫩舌收回香甜的口腔,引得楊小天伸長了舌頭進入她的美嘴吻吸,並且不時的輕輕扭動身軀,慵懶快意的春情呈現在她那媚豔的嬌顏上。



第五十二章 意外發現



楊小天已經處於亢奮狀態了,動作快捷的分開了兩人相擁的身體,三兩下連撕帶脫的將自己和藍鳳兒的衣裙從軀體上剝了下來,只見那青筋畢露,劍拔弩張的小兄弟昂然豎立,氣勢非凡。



藍鳳兒看見楊小天的小兄弟,心中實在是大為擔心,自己的桃源怎麼容得下如此的偉器,雖然和楊小天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內心依然怕怕的。楊小天看著藍鳳兒那又想要又擔心的的模樣,真是相當的誘惑迷人,他再也忍不住,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向著藍鳳兒,如同餓狼一般的撲了過去。



藍鳳兒又羞又怕,想要躲避,卻哪裏躲得過楊小天的身手,整個人頓時被他抱了個溫香滿懷,楊小天伸手握住她那完美無瑕的纖纖玉足,輕輕的溫柔的撫摸了起來。藍鳳兒緊繃著的心情,在他巧妙的撫弄下,竟漸漸的鬆弛了下來,而隨後卻從心底浮起了絲絲縷縷若有似無的浪漫情懷。



楊小天左手握著藍鳳兒的美足,右手順著她那圓滑白嫩的小腿,緩緩地遊移到了她那豐盈柔嫩的大腿,來回的撫摸,緩慢的移動,當探花聖手撫弄到了臀腿交界的那塊隆起的多肉地帶,他就使勁的搓揉了起來,藍鳳兒的肌膚滑膩綿軟,柔中帶軔,楊小天越摸越沈迷其中,他的動作也越來越益細致了,她在這種難言的舒暢之下,身體的自然反應,卻益發的敏銳高亢了,透體泛紅,嬌聲連綿。



楊小天將藍鳳兒的右腿架上了自己的肩膀,手掌向前一伸,握住了她那成熟紅殷的陰阜,溫熱的手掌,有如熱火融冰一般,藍鳳兒那幽密的溪穀,立即泛起了陣陣的春潮,楊小天那靈巧的大拇指,撥草尋蛇般的的按住了她那猶如珍珠一般的陰核,輕輕的撫摸揉弄,間歇性的按壓;藍鳳兒的情欲的需求徹底的被挑動了。



剎時間,藍鳳兒只覺得自己蜜穴極端的空虛,仿佛蟲行蟻爬一般的搔癢,鑽心撕肺的向著自己的體內漫延著,她的臉頰已經被欲火燒得紅霞滿天,緊蹙著眉頭,微張著櫻唇,鼻翼一開一合的,輕哼急喘,濃濃的春意已經在她嬌豔的面龐上顯露出來了。



楊小天知道時候快到了,一把將藍鳳兒抱起來平放在床上,只見她的嬌軀窈窕玲瓏,優美的曲線,柔軟的蛇腰,彈性十足的美乳,光滑潔白的背脊,白嫩渾圓又結實的肥白臀部,都讓他感到著迷。而在臀溝中間所夾著的肉縫,呈現出粉紅色,修長的玉腿稍稍的分開了一絲,隆突的像一座小山丘的陰阜長滿了烏黑細長的陰毛,陰毛濃密的延伸到小腹,如絲如絨地覆蓋著那令人渴望不已的誘人銷魂洞。



楊小天分開藍鳳兒的美麗的雙腿,用手撥弄著她的陰唇,紅腥腥的陰唇向外翻開露出了美穴中間的那淫津浪水充裕的肉縫。面對如此美景,楊小天的肉根躍躍欲試,他也不浪費時間了,對藍鳳兒的蜜穴,用力的向前一挺,在淫液的潤滑作用下,齊根挺進了。



「啊……好……好舒服……爽……爽……呀……太棒了……啊……啊……用力……用力……呀……啊……」藍鳳兒舒舒服服的淫浪的叫嚷著,楊小天只覺得自己的陰莖在藍鳳兒的陰穴裏,滑膩膩的,黏稠稠的,淫津浪水也很多,非常的讓自己舒服,因此他便用力的抽插著。



藍鳳兒也用力的挺動著自己肥肥白白的屁股,配合著楊小天的抽插,並且呻吟著淫叫著,同時扭動著自己柔美的身子,雙手撐壓在楊小天的胸部上,楊小天的雙手緊緊的握著藍鳳兒那一對豐滿的翹麗的乳房,用力的揉捏著,肉棍也不減速的用力的抽插挺動著。



藍鳳兒在楊小天的猛烈的抽插下,配合著陰莖挺動的頻率迎合著,一股特別的感覺湧上了她的心頭:好過癮呀。這時楊小天的雙手放開了藍鳳兒的乳房,扶著她的纖腰,肉棒來來回回的進出著她那鳳穴的深處,每一次楊小天都將肉棒送入至陰戶的最深處,重重的撞擊著子宮的內壁。



木床劇烈地前後搖晃著,藍鳳兒微微的張著口道:「啊……啊……饒了我吧……爽啊……啊……嗯……」



嬌聲喘喘,藍鳳兒翹著雙緊緊的盤夾著楊小天的腰部,讓他的動作越來越激烈了,進出的周期有了縮短,高張的情欲讓兩人逐漸的忘卻了一切,藍鳳兒夢囈般地嚷叫著,泛著紅潮的雙頰,微張著口唇,情不自禁伸出的雙手緊握著自己如水波蕩漾的雙乳;腰臀更是像急浪波濤一般的不斷的向上迎著楊小天的下身,好一副春色無邊,引人遐思的美景。



突然藍鳳兒緊緊的抱住了楊小天,把自己的下體挺的高高的,在一陣急遽的嬌喘聲中,她的嬌軀不停的顫抖著,一股股的熱流排山倒海似的從花蕊的中心湧了出來,讓她得到一次難忘的高潮。



深入肉穴裏的肉棒隨著陰道內壁一陣陣激烈的收縮,楊小天感覺倒一種酸麻酸癢,不由得大叫了一聲,隨即一股滾燙的陽精被他有意識的噴射了出來,濃濃的射在了藍鳳兒的體內,兩個人相擁著躺在床上,享受著寧靜的甜蜜。



過了一會兒藍鳳兒回過了神來說道:「夫君,你看我居然忘記了,我想跟你說說大姐的事情。」



「什麼事情啊,說吧?」楊小天淡淡的應了一聲,伸手在藍鳳兒那肥白的豐臀上一拍說道:「難道她發現什麼了嗎?」



「這倒是沒有,不過大姐是聰明之人,我想她要不了多久就會發現的,特別是我今天早上起來後,發現自己身上的變化,居然比以前更加年輕了,先前大姐也問了我,我只能說是自己功力有了提高,當時她的眼神就是不相信,其實我跟大姐情同姐妹,夫君,我想要你也把幸福帶給她,好嗎?」藍鳳兒在楊小天的懷中幽幽的說道,「其實大姐這個人很單純的,當初嫁到東方家來,她可是沒有後悔,雖然說她是家族之間聯姻的犧牲品,但是她那個時候是喜歡東方劍的,這幾年來東方劍越來越不像樣子,大姐才對東方劍心灰意冷,夫君,大姐在東方家十分照顧我,不管為了什麼目的也好,我都希望夫君你能讓大姐幸福。」



「原來是這樣,那萬一她發現我的身份不肯歸順我呢?」楊小天想了一下說道。



「呵呵,只要夫君肯,其他的就包在妾身身上了。」藍鳳兒聽見楊小天答應,嬌笑著從楊小天懷中起來,在楊小天臉上親吻了一口,然後靠近楊小天的耳邊,嘀咕了幾句,楊小天聽在耳裏,會心的笑了起來,激動得又吻了吻藍鳳兒,藍鳳兒真是動人的美婦,居然想到這麼一個好辦法,同時楊小天也深深的覺得,藍鳳兒已經深深的愛上自己了。



兩人纏綿了一會兒後,下人通知藍鳳兒用午膳了,兩人才起床整理好衣服,一起前往飯廳用午膳。



用完午膳後,楊小天打算去西廂的貴賓房看望奶奶鳳姿伶,此時楊小天人正在前廳的花園裏面,想好後,就往西廂的的方向,正當走到後院的時候,楊小天聽到一陣女子的哼曲聲,此時楊小天所處的位置是二兒子東方嘯的後院,那房間裏面的聲音,難道是二兒媳婦蘇寒媚發出的嗎?想不到昨天和蘇寒媚的曖昧,楊小天心頭大動,於是打算先去看看,到底是不是蘇寒媚,因為此時吃完午飯後,西門如煙就叫到藍鳳兒,大兒媳婦秦煙雪一起去辦事了,所以楊小天根本就不怕,楊小天來到房間外,更加清晰聽到裏面女子甜美圓潤的聲音小聲的哼著輕鬆的曲調,還有「嘩啦嘩啦」的水聲傳了出來,現在楊小天可以肯定裏面的女子是蘇寒媚了,他心裏暗忖:難道蘇寒媚正在洗浴嗎,怎麼不去浴室,反而在自己的房間裏面呢?



楊小天為了看個究竟,大膽的推了推房門,房門居然是虛掩著的,房間裏彌漫著蒸騰出來的白漫漫霧蒙蒙的的水氣,朦朧中一個女性的美麗的曲線苗條的嫩白嬌美的身體正蹲在一個大木盆中,盡顯女體玲瓏浮凸的動人身材。



長長的青絲沾滿了水珠的蘇寒媚正擡著盆中的熱水往自己倩麗的傲人的身體上淋澆著,有若新剝雞頭肉的一對高聳的美妙山峰劇烈地顫動著,楊小天看得神魂顛倒了,下面的小兄弟瞬間的堅硬了起來,楊小天想到昨天的暖味,心裏快速的在盤算了,馬上腦海裏面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楊小天趁著蘇寒媚還沒有發現的時候,倏地竄到蘇寒媚的身邊,一手摟著她肩頭,另一隻手捂著了她的麗唇。



蘇寒媚駭然的向著公公東方劍(當然是楊小天假扮的)望了過來,突然想起自己身無寸縷一絲不掛,俏臉頓時間紅霞飛舞,用力的掙紮著,楊小天知道不能讓她有思考的機會,匆忙間將自己的嘴唇印上了她的紅豔豔的香唇,順勢將這濕漉漉的赤裸美人擁了個結結實實的。



蘇寒媚起初時還不斷的掙紮著,但瞬即在楊小天的激烈的吻吸中融化了,男性的獨有的氣息彌漫在她的嗅覺裏,讓她壓制許久的欲望一下子就從內心爆發力出來,蘇寒媚的真實身份乃是幽靈門的三嬪之一的寒嬪,之前蘇寒媚拜托東方劍的事情,其實就是希望東方世家和幽靈門合作,而趙雅麗和薛曼芸來洛陽,也是蘇寒媚在叢中穿針引線,不過蘇寒媚沒有想到的是,東方劍已經被掉包了,蘇寒媚嫁進了東方世家後,好色的東方劍就對二兒媳婦蘇寒媚起了色心,而且蘇寒媚本就是魔門中人,雖然沒有真的獻身給東方劍,不過也保持著一絲的曖昧關係,本來以東方劍的手段,其實也可以得到蘇寒媚的,但是一直不是這樣的事情耽誤就是那樣的事情耽誤,所以一直以來,這種公公媳婦的曖昧關係還沒有進一步被打破,蘇寒媚嫁到東方世家,其實是幽靈門一手操辦,就是為了日後雙方的合作,不過蘇寒媚平時十分注意隱藏自己的身份,就連和公公東方劍談雙方合作的事情,也沒有表露出自己的身份出來,夫君東方嘯平時根本就不能滿足蘇寒媚,再說東方嘯平時也很少和蘇寒媚親熱,嫁到東方世家才嚐試到男女歡好的蘇寒媚早就有紅杏出牆的念頭,經常被公公東方劍挑逗出情欲,但是有礙於身份,所以搞得她經常在深夜一人安慰著自己,此時,楊小天的吻逐漸將她帶入了佳境,蘇寒媚開始主動起來,雙手緊緊的摟住了楊小天放肆的回應起來了。



楊小天感覺到蘇寒媚的情緒由反抗變成接受後,才放開了她的柔嫩的美唇,挺起自己的胸膛昂然說道:「媳婦你實在太美了,我本來是有事找你的,想不到你……嘿嘿……看到如此美麗的情景,如果我還不動心,那麼我就不是男人了,你不要怪我了,我看你也是很享受的,做我的女人吧,我知道你想要的。」



第五十三章 魔門媳婦



蘇寒媚聽完公公東方劍(當然是我們主角楊小天假扮的)的話,這才醒悟過來,蘇寒媚本就是魔門中人,男女歡好之事對於她來說其實是很平常的,不過她是以處子之身嫁到東方世家,雖然是幽靈門的三嬪之一的寒嬪,但是對男女之事也知甚少,也只有夫君東方嘯一個男人,隨著處子之身被破,蘇寒媚體內的魔功時常讓蘇寒媚控制不住自己,現在被公公東方劍這麼親吻擁抱,蘇寒媚早就春心蕩漾,但由於少婦的羞澀,因此垂下螓首幽幽的說道:「公公妳欺負媳婦了。」



楊小天看著蘇寒媚那濕濕淋淋的冰肌玉骨般的光滑酥嫩的美麗的軀體,不由得心旌搖蕩欲念翻騰,尤其是蘇寒媚說話時,呼吸的瞬間雙峰動蕩有致,兩手一緊,截斷蘇寒媚的話再一次的吻上了那讓自己感到香甜嬌美的柔嫩美唇品味起來,此時的他,已經控制不住體內燃燒的火焰,在他的眼中,只有眼前白花花的身體,他要征服眼前的女人,不過現在自己的身份是什麼,他一定要征服這女人。



而蘇寒媚呢,隨著楊小天的深吻,(當然,在蘇寒媚的眼中眼前的男子是自己的公公東方劍)體內的火焰一點一點開始燃燒起來,蘇寒媚修煉的是魔門的種魔大法,此武功如果一直保持處子之身修煉,修煉下去當然會清心寡欲,但如果處子之身被破,那麼體內的魔功就會轉變,需要男子歡好的配合,蘇寒媚嫁到東方世家幾年,礙於身份,只有夫君東方嘯一個男人,而且經常被公公東方劍有意無意的挑逗出欲望,她已經到了壓制不住魔功的地步,所以昨天密會公公東方劍,如果不是後面丫鬟通知有人接見,也許就已經突破那層公公和媳婦的關系了。



兩人不斷的親吻著,仿佛要把對方融入到自己的身體裏面,楊小天早就不是當初的無知少年,對付女人自然有他的一套,他見到蘇寒媚已經主動的回應著自己,知道自己已經挑逗出蘇寒媚的春心,兩人不斷的吻著,良久才分開,楊小天望著蘇寒媚說道:「好媳婦,讓公公我好好慰勞慰勞妳吧。」



說完也不管蘇寒媚同意不同意,直接取過浴盆旁邊的毛巾,便要為她拭身。



蘇寒媚羞愧的驚呼了一聲,楊小天的手和毛巾已經揩到了她完美無瑕的嬌美的軀體上,她那已經無力的兩只手抱著楊小天的肩膀,任由著自己從未在男人面前裸露的身軀完全置於公公東方劍的手眼之下。



楊小天的一對大手隔著毛巾享盡艷福,看著蘇寒媚那又想要又有些猶豫的表情,乾脆一把將毛巾扔在了一邊,手掌毫不客氣的揉捏起來,撫摸著蘇寒媚那肥嫩圓渾的美臀,楊小天的手指,仿佛帶著魔力一邊,完完全全將蘇寒媚體內的火焰點燃了,楊小天的手指從臀溝伸了過去,輕觸著那神秘的女人禁地,只覺得肥肥的嫩嫩的熱熱的濕濕的,手指頭直接按住媳婦蘇寒媚的花瓣輕輕的揉動著,他發覺蘇寒媚好像在偷偷的發抖,不一會兒就陣陣的春水冉冉流出。



「啊……啊……啊……」



蘇寒媚忍受不住叫出聲來了,楊小天用手指繼續逗弄著那敏感的花瓣。



蘇寒媚的美臀輕輕的扭動著叫嚷道:「啊……啊……舒服……好舒服啊……」春水陣陣,身體顫抖連連,美妙的滋味一波波的湧向心頭。



「舒服嗎?」



楊小天挑逗的問道,目前這種身份的關系,讓楊小天抓狂,實在是太刺激了,公公戲媳婦,雖然說大唐朝風開放,這樣倫理之事很平常,不過對於楊小天來說,還是生平第一次,所以他決定要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將眼前這個美艷的少婦蘇寒媚征服。



蘇寒媚滿臉通紅的點了點頭,男性的氣息讓她沈浸在這美好的時刻中不再去想其他的任何事情了,脫口而出道:「舒服……很舒服……真的是太舒服了……」



並且她的雙手也沒有閑著,已經將楊小天的衣物脫了下來了。



楊小天雄偉的小兄弟威風鼎鼎的昂立著,蘇寒媚目瞪口呆的看著這粗壯勃起的龐然大物,心裏不由得擔心起來:怎麼這麼大呀,比起自己的夫君起碼大了兩倍有余,自己不知道容不容納得下喲,想不到公公居然擁有猶如大的利器,真是男人之中的男人啊。



楊小天仔細打量著蘇寒媚,蘇寒媚那優美的身體曲線,圓翹的嬌嫩臀部,堅挺高聳的玉峰,當然還有那黑濃濃的芳草地掩飾的桃源密洞,這一切的一起,都讓楊小天的欲望大動,看著看著,情不自禁的伸出雙手將那兩個傲立的玉峰滿滿的握住,揉起來的感覺十分的舒服,用掌心輕磨著峰點,快感瞬間傳遍全身,蘇寒媚再次嬌喘了起來:「公公……妳的手指……好舒服……弄的媳婦……好爽啊……」



聽到蘇寒媚的嬌喘,楊小天加速了手上的運動,口中問道:「告訴我,妳想要了嗎?」



此時蘇寒媚已經被楊小天挑逗的忘記了一切,眼中一團熊熊的火焰在燃燒著,那是欲望的火焰,蘇寒媚再也顧不了自己的身份是眼前男子的媳婦,她急需要男人的雄壯之物來滿足自己那壓制許久的情愫,口中浪叫不已的說道:「公公……媳婦……要妳……」



「妳要我什麼啊?」



楊小天誓要讓蘇寒媚說出最徹底的那句話,他才會心滿意足,這種言語上的征服,最能直接徹底的攻破女人的心,楊小天從自己的師娘,奶奶身上早就已經驗證了,所以他要徹徹底底的讓蘇寒媚說出來。



「媳婦要……要……公公……來安慰我……」



蘇寒媚嬌羞不已的說道,她已經不在乎那麼多了,只要公公東方劍能安慰自己。



見到蘇寒媚說出這樣的話,楊小天知道是時候了,於是雙手微微的分開蘇寒媚圓潤修長的大腿,龐然大物來到紅腥腥的桃源洞口,也不稍做停留,便長驅直入,一下子深抵花心,蘇寒媚的桃源十分的狹窄,幸好先前有足夠的春水潤滑,所以楊小天才進入的這麼順利,蘇寒媚從來沒有被插得這麼深過,一口大氣差一點喘不過來了,等到楊小天的龐然大物緩緩退後時,口中才「啊……嗯……」一聲浪叫起來了。



「好……好爽哦……公公……好好……」



龐然大物開始輕抽深插起來,兩人的姿勢又使得楊小天的龐然大物十分容易頂到蘇寒媚的花心,這樣子一次次抽插到底的滋味,真讓蘇寒媚美到了心田的深處,一陣陣的浪水直流狂瀉,淫聲連綿不斷。



「好舒……服……好美……又……又到底了……啊……怎麼……這樣……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瀉了……啊……啊……瀉了……瀉了……啊……啊……好人……啊……太爽了……啊……」



蘇寒媚越叫聲音越高,這種舒服的感覺是她成為少婦以來第一次體驗到了。



楊小天雙目看見蘇寒媚是那樣的嬌媚可人,忍不住低頭親吻住蘇寒媚的甜嘴,蘇寒媚早就被楊小天抽插的忘記了一切,也伸出自己灼熱的香舌迎接著楊小天,兩人嘴唇對著嘴唇,吻得幾乎透不過氣來了,親過蘇寒媚的香唇後,楊小天又改變了方向,去親吻蘇寒媚的耳朵,用牙齒輕咬耳珠,舌頭來回輕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裏,蘇寒媚哪裏還忍受得了這樣的攻擊,渾身發麻酥癢,陣陣顫抖,雙手緊緊的抱住楊小天的虎背,雙腳則緊緊勾纏住他的腰臀,肥臀猛挺,桃源洞中的春水不停的流出,龐然大物進出時發出「漬漬」聲響。



「啊……媳婦……又要……瀉了……瀉了……啊……啊……」



蘇寒媚愉悅的哼叫著,果然一股熱燙的蜜汁從桃源深處又噴灑而出。



蘇寒媚懶洋洋的放松開手腳,口中嬌喘著,美目半閉著看著楊小天,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表情媚惑艷麗,讓楊小天又憐又愛,低下頭溫柔的問道:「好媳婦,妳怎麼了?」



第五十四章 三嬪之一



蘇寒媚媚眼如絲的輕笑著對楊小天說道:「呵呵……媳婦美死了……公公你可真棒呀……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美妙的滋味……這是第一次……好難忘啊……」



楊小天看著蘇寒媚那騷浪淫媚的的模樣,忍不住又將昂首挺胸的寶貝雄莖插入她那花汁密布的桃源洞中使勁抽動了起來,龐然大物在桃源洞內進進出出,每一次拔出來時便跟著狂瀉出一股股的淫津浪水。蘇寒媚從來沒有這麼爽過,翹高了自己的圓渾肥白柔嫩的香臀,好讓楊小天能夠抽插得更舒服更暢快,嬌喘著,狂叫著,雙手在楊小天的身體上猛抓著,兩人的汗水淋漓的從體內揮發而出。



「滋滋……噗噗噗……啾啾……啾啾……滋滋……」楊小天的龐然大物在蘇寒媚的桃源深處進進出出,她的那對豪美的山峰便不停的搖動晃蕩,楊小天的雙手也不停的去抓弄過來玩耍,豐腴的美峰經過楊小天的抓玩,使得蘇寒媚更加的興奮了,桃源深處被龐然大物猛烈的戮抽著引起的快感刺激著春水更加不停的泛濫著。



這個時候,蘇寒媚終於發現了楊小天身上的不同之處,雖然以前沒有和公公東方劍發生實質性的關係,但是多次的親密接觸,她或多或少還是了解一點東方劍,而且還親眼目睹的東方劍光著上身修煉武功,東方劍的肌肉有一點鬆弛,哪裏像現在壓著自己的人,肌肉結實,而且那龐然大物實在大的嚇人,這一點也不像是東方劍,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呢,蘇寒媚一邊在承受著龐然大物的進攻,一邊想控制自己的心神好好的想一下,她美目看了看楊小天,發現這是自己的公公東方劍啊,但是內心又總感覺有點問題。



楊小天看到蘇寒媚雙目的閃爍,知道身下的佳人已經有所發現,當然這個時候他不會讓蘇寒媚細想,於是調整了一下身子,更加加大的力氣對蘇寒媚桃源的抽送,肉與肉的撞擊聲,龐然大物與蘇寒媚桃源洞內春水的摩擦聲,蘇寒媚已經來不及細想,又被楊小天帶往了人間的天堂,蘇寒媚的喘息聲和呻吟聲響作一團,楚楚可憐的她不斷的搖擺著自己美麗的頭顱,雙手用力的摟住楊小天的腰部,胸前一對白嫩翹挺的山峰也在不斷地前後上下的擺動著。



粗勃挺立的龐然大物從蘇寒媚那緊緊收縮的桃源洞中一次次的抽插,每一次都讓蘇寒媚快樂得死去活來,突然她的嬌軀有了一陣微微的顫抖,緊接著兩眼翻著眼白,全身緊緊地僵硬了起來,剎那間,蘇寒媚竟然昏厥了過去了,楊小天知道蘇寒媚達到了她所能承受的極致了,因此他靜靜地讓龐然大物在蘇寒媚的身體中保持不動,右手移到她的丹田處,緩緩地送入了一股熾熱的真氣,而就在輸送內氣的同時,楊小天感覺到自己的龐然大物像是有無限的吸力,在蘇寒媚的桃源深處不斷吸收著蘇寒媚的內力,楊小天想不到蘇寒媚的內力是如此的深厚,而且蘇寒媚的內力隱隱約約帶著一絲熟悉的感覺,這樣的現象,楊小天已經經曆過了,他知道是自己體內的那神秘的春宮圖的雙修大法起的作用,待到楊小天感覺自己已經將蘇寒媚的內力完全吸收過來後,楊小天才將蘇寒媚的內力和自己的內力混合在一起,又緩緩的從龐然大物,通過蘇寒媚的桃源深處,度給蘇寒媚內力,內力很快就傳輸到蘇寒媚的體內,蘇寒媚順著內氣在自己體內的流轉悠悠的醒轉了過來,一醒過來便感覺到在自己的體內有一道熾熱的真氣在移動著。



蘇寒媚知道,這是公公東方劍在幫助她恢複精力,不過公公東方劍輸送過來的內氣讓她有一絲熟悉的感覺,出自魔門的她來不及細想,便快速的運功,順著楊小天的真氣的運起了功來,引導著楊小天的真氣緩緩地向自己膻中穴移動著。



楊小天那雄壯挺拔的龐然大物仍然被緊緊地夾在蘇寒媚淫津遍布的桃源洞中,兩邊的花瓣也在不斷的一張一合的挑逗著裏面的龐然大物,楊小天體內那神秘的雙修大法,就是楊小天在同女子歡好的過程之中,可以自動獲取女子體內的功力,並卻將那功力占據,同時女子在接受了楊小天的內力輸送之後,內力會比以前更加的強大,而且容貌和氣質會發生強烈的變化,這種變化對於上了年齡的人來說,在容貌方面更加的突出,單是看楊小天和奶奶鳳姿伶合體之後,鳳姿伶的外表就變得更加年輕,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就可以知道,楊小天的雙修大法的厲害之處了。現在蘇寒媚和楊小天合體之後,體內的功力受到楊小天的改變,變得更加強大,蘇寒媚一運功,就知道了自己的變化,現在,她的內心比以前更加有點懷疑,眼前的男子不是自己的公公東方劍了。



見到蘇寒媚已經恢複了過來,楊小天看見蘇寒媚依然雙腿分開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那黑黑的濕濕的桃源洞還套弄著自己的龐然大物,在看著蘇寒媚臉上的變化,這種近距離的接觸,楊小天越發覺得蘇寒媚美豔動人,特別是蘇寒媚那一雙高聳翹立的山峰,白中透紅好像兩顆欲滴出水來的水蜜桃,楊小天看著看著,忍不住一口吞下,對著山峰上面的峰點又吮又舔,並卻不時的用手從背後扶起蘇寒媚的背部,以方便自己吸吮。



蘇寒媚本還想到底怎麼識破一下眼前的男子是不是自己的真公公東方劍,但是被楊小天這麼上下一挑逗,又被弄得無力招架了,雙手下垂著,身體仰迎著,全憑楊小天用手支撐著,這樣的姿勢使蘇寒媚的玉白嬌嫩的山峰更加的突出,桃源洞內與龐然大物摩擦得暴漲洪水,讓楊小天吸吻得更加得痛快了。



楊小天一手扶起蘇寒媚,一手輕擦著她的桃源,來回的穿梳著,愛液情水奔流不息,使得蘇寒媚浪叫著呻吟著。



蘇寒媚的身體越擺越激烈了,她只好扶住楊小天的肩膊,搖曳的雙峰正好讓楊小天吸吮著,龐然大物不停的抽送著,蘇寒媚抓住楊小天的雙手,讓楊小天的雙手慢慢的在自己的美軀上愛撫著,很快就蘇寒媚進入了亢奮的快感中,口中不斷的呻吟著,頭往後仰,雙手向後勾緊楊小天的虎腰,雙峰更加的挺拔耀眼。



楊小天輕吻著蘇寒媚的香頸,雙手攀登上高高聳立的山峰,滑過白雪般山峰,到達頂點,摘下熟透的紅果。好一幅鴛鴦戲水圖,好一幅春情濃鬱的男女嬉戲的快樂景象,好一幅假公公調戲真兒媳婦的歡好景色。



蘇寒媚一邊搖擺著身體,一邊淫言浪語不絕:「啊……啊……啊……啊……好棒啊……公公……弄得媳婦……好舒服啊……」沒過多久,被快感緊緊纏繞著的蘇寒媚又一次被楊小天送往人間的天堂。



楊小天見狀,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更加使勁瘋狂地強抽猛攻,幹得倆人的下體發出不停的「滋滋」摩擦聲,他知道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了,必須盡快的征服眼前這個美豔的少婦蘇寒媚。



「公公……真的已經……不行了……啊啊……媳婦要死了……」蘇寒媚話還未說完,楊小天的龐然大物的頂端上便感到一股溫熱的春水朝它衝擊,蘇寒媚那一波隨著一波的春水,就在這時噴灑而出。楊小天的體內在此時也突然湧起了一股飄飄然的感覺,並且漸漸地擴散到部四周,全身熱得似乎要爆開了一樣。



「寒媚,以後做我的女人還不好?」楊小天在蘇寒媚耳邊哼道,只覺得蘇寒媚桃源洞內一陣陣縮搐,把自己的龐然大物給夾得好緊好緊。蘇寒媚那桃源洞內似乎像要把楊小天的龐然大物全根地都吸進去似的。



「媳婦……以後都是公公的……女人……啊……好爽啊……」蘇寒媚舒服的忘記了一切,已經不在乎那麼多了。



楊小天再也沒有辦法再忍耐下去了,突然間全身一輕,抖了數抖,下體一緊,一陣陣粘稠的乳白色液體激射而出,往蘇寒媚那那柔軟溫暖暖的地方注入……



第五十五章 又得一嬌



激情消退了,楊小天擁抱著蘇寒媚那成熟豐韻的美體溫柔的說道:「好媳婦,舒服了嗎?」



蘇寒媚柔順的點了點頭說道:「公公,這是媳婦最舒服的一天。」突然蘇寒媚腦海一閃,心想眼前的男子真的是自己的公公東方劍嗎?於是口中不由問道:「你真的是公公嗎?」



楊小天皺著眉頭問道:「我不是你公公,那我是什麼人啊?」楊小天見到蘇寒媚半信半疑的表情,心中起了逗弄之心,看蘇寒媚的表情,楊小天已經知道自己把蘇寒媚征服了,現在差的就是表露出自己的身份,本來楊小天先前就在想,到底是不是需要把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給蘇寒媚,先前在吸收蘇寒媚內力的時候,楊小天發現蘇寒媚體內的功力讓自己有一絲熟悉的地方,所以對蘇寒媚的身份保持了一絲的懷疑,如果不表露出真實身份,蘇寒媚遲早也會發現。



蘇寒媚思考了一會兒說道:「媳婦不知道,但是我認識的公公肌肉沒有這麼健壯,你就說吧,你到底是何人,妾身真的不在乎。」說到這裏她的羞態立即充斥嬌顏,蘇寒媚不愧是魔門中人,雖然已經被楊小天徹底的征服了,但是楊小天身上的現象,還是讓她產生一絲的懷疑,此人真的是公公東方劍嗎?媳婦和公公的苟合之事,在魔門中人的眼中,其實也不太算什麼,但是蘇寒媚心中總是有一絲的懷疑,所以才會這麼大膽的直接說出來,其實也是想真的了解眼前男子的身份。



「哦,那媳婦你先告訴我,你的武功帶著魔性,你是魔門中人嗎?」楊小天想了一下問道,不是他不想馬上說出自己的身份,而是他覺得逗弄著美豔的少婦實在是太好玩了,而且蘇寒媚的內力讓楊小天有種熟悉的感覺,楊小天知道自己修煉的《魔神邪功》是魔道武功,既然蘇寒媚的內力讓自己有一絲的熟悉,那麼蘇寒媚的武功路子應該是屬於魔門,所以他才這麼一問,而且昨天蘇寒媚說有事拜托自己,再加上幽靈門靈妃幽靈仙子趙雅麗和淑妃玄悲聖女薛曼芸的拜訪,前後聯係起來,這當中好像有一絲的聯係,所以故此一問。



「媳婦已經是公公的人了,媳婦也不瞞著公公,媳婦的確是魔門中人。」蘇寒媚想了很久,自己已經被公公東方劍得到貞潔了,公公再怎麼說也不會虧待自己,再加上之前靈妃幽靈仙子趙雅麗和淑妃玄悲聖女薛曼芸已經告訴自己東方劍同意合作的事情,那麼自己的任務也完成的差不多了,當下自己最關心的就是眼前這個男子的真實身份,如果真的是公公東方劍那還好辦,但是如果不是,蘇寒媚在心中產生了一絲的猶豫,自己的身份是暴露了,是要親手殺害他嘛,想到這裏,蘇寒媚產生了一陣漣漪,先前的激情是蘇寒媚作為女人來,享受到的最舒服的一天了,而且從先前男子輸送的內力來看,男子的武功比自己高出不知多少倍,但是如果不是公公東方劍,這人又是誰呢,為什麼要混進東方世家呢?按照蘇寒媚目前的想法,的確是幼稚了一點,雖然她貴為幽靈門三嬪之一的寒嬪,但是很少闖蕩江湖,一直以來都在幽靈門中,嫁到東方世家後,才算是真正的出江湖,所以以她這樣想,也不為過,不過幸好她遇到的是楊小天,而不是真正的東方劍。



楊小天聽完蘇寒媚的話,會心的一笑,雙手撫摸著蘇寒媚白皙光滑的美背說道:「既然媳婦已經說了自己的身份了,那麼公公我也不隱瞞著媳婦,不過媳婦知道我的身份可不要大驚小怪喲。」



楊小天說話,聰明的蘇寒媚已經知道眼前的男子不是自己的公公東方劍了,心中莫名其妙的產生一種高興的感覺,同時又有一絲的失望和驚慌,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了,眼前的男子不是公公東方劍,那麼對自己的威脅就加大了,當下不由運功起來。



楊小天見狀,笑著說道:「不用運功,我對你沒有威脅的,放心吧,我的好夫人。」



聽到楊小天這麼一說,蘇寒媚知道自己運功被楊小天看出來,有點尷尬,美目不由望著楊小天,只見楊小天緩緩的將人皮面具摘了下來,出現在蘇寒媚眼前的,是一張年輕帥氣的臉孔,當然,這就是楊小天的真實身份了,蘇寒媚不可思議的望著楊小天,眼前的男子是如此的年輕帥氣,並且周身散發出一股強烈的霸氣,讓蘇寒媚感覺的傾心,而且心跳加速,看樣子,這男子比自己還要年輕幾歲,這年輕男子的男人象征是如此之大,讓自己欲仙欲死不說,武功又如此之大,自己應該怎麼辦呢?



見到蘇寒媚沒有說話,只是雙目發呆的望著自己,楊小天大笑一下,將蘇寒媚緊緊摟在懷中說道:「好美人,現在知道我的身份了,是不是很失望啊?」



楊小天的話,讓蘇寒媚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正被楊小天摟在懷中,不由的一陣驚慌和掙紮,不過力氣哪裏有楊小天的大,掙紮一陣見掙脫不出楊小天的懷中,只好放棄,同時蘇寒媚感覺楊小天在摟抱著自己的同時,自己的全身又像是被一種奇妙的魔力控制住,讓蘇寒媚覺得自己像是進入了一個溫柔的所在地,那種溫柔是她從來就沒有體驗過的,一直生活在魔門之中的她,從出生到懂事,都是為了生存,兒女私情在魔門裏面根本就不存在,嫁到東方世家,也是為了任務,蘇寒媚一心完成任務後回到魔門中去,可是現在,楊小天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切。



現在楊小天這麼問自己,蘇寒媚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是失望嗎?或許有一點,但是在這失望的同時,也有一股喜悅的感覺,這對於她來說是不可思議的,蘇寒媚美目望著楊小天,發現楊小天正望著自己,眼前男子的模樣越看越讓人心動,蘇寒媚不由幽幽的說道:「妾身是有一絲失望,不過幸好你不是公公東方劍,你到底是何人啊,為何進入東方世家啊?」



楊小天笑了笑說道:「你可要記好我的名字了喲,我叫楊小天,從今天開始,就是你的夫君,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應該是幽靈門的人吧?」



驟然而來的問題讓蘇寒媚措不及防,隨口回答道:「你是怎麼知道的啊?」



「這點想一下就知道了,不過我不管你在幽靈門是什麼職位,你可要記得,你是我楊小天的女人,以後不準背叛我,知道嗎?」楊小天一邊霸道的說著,一邊摟抱著蘇寒媚,給蘇寒媚的感覺餓充滿了溫柔多情。



蘇寒媚在楊小天的溫柔多情和霸道中有點迷失了,而且還有一種奇妙的驅動讓她不由自主的說道:「妾身知道了,從今以後妾身都是你的人,夫君姓楊,難道是巴蜀楊家的人?」



「不錯,我就是楊家家主楊遠牧的兒子。」楊小天伸手拍了拍蘇寒媚那肥肥柔嫩的白皙的美臀說道:「你還是蠻乖的嘛,夫人,你們幽靈門和東方世家合作,雙方無非就為了增強實力對付江湖其他門派和世家,對嗎?」



「嗯。」蘇寒媚乖巧的點了點頭,「你不在乎嗎?」蘇寒媚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的,好像特別想聽楊小天的話,而且同時在知道楊小天是楊家之人後,又對他多了一份關心。



「這有什麼好在乎的,兵來將擋,我楊小天還沒有怕過,對了,你們幽靈門的門主到底是什麼人啊,居然你們幽靈門特別的神秘。」楊小天問了一下,想了解一下幽靈門的來頭。



楊小天說話時,他無形之中流露出來的豪氣,讓蘇寒媚有種說不出的感受,同時又一邊心潮澎湃的思索著:「這楊小天讓人摸不著看不透,為什麼自己又那麼的怦然心動呢?」



楊小天發現了蘇寒媚的神思雜亂,一張大手「啪啪啪」的在她的肥嫩的臀肉上連著拍打了數下說道:「你在想什麼,還不快回答我的問題。」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淫動江湖
第五十一章 內有奸細



這個時候,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徐牧也開口說道:「屬下認為,目前我們應該派人混進天鷹會和鹽幫,做實質性的調查,天鷹會和鹽幫同處在江南,我們的實力在江南也算可以,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我們東方世家還有臉在江湖上混嗎,雖然說我們目前是要小心一點,但是已經被敵人踩在臉上了,不還擊的話,是有損我們東方世家的臉面的。」



眾人聽了徐牧的話,臉色均是一變,楊小天仔細的注意著在場人臉色的變化,隱約間捉摸到點什麼東西,不過目前還不是很清楚,只好繼續觀察下去。



張宛君看了一下徐牧,隨後對東方劍(當然是假扮東方劍的楊小天)道:「家主,不知有一點大家想到了沒有?」



楊小天問道:「什麼?」



張宛君道:「前段時間,天鷹會派人與我們在江南分堂的人接觸,希望我們兩家能夠聯合,如果說真的是天鷹會攻擊我們的話,那麼肯定不會派人來給我們談合作的事情,我看目前只有三種情況,一是天鷹會明的給我們配合,暗的在後面攻擊我們,二是天鷹會受到後面神秘勢力的幫助,大舉攻擊我們,三就是其他人想破壞我們和天鷹會鹽幫的關係,假裝是他們來攻擊我們,如果說貿然出手,只會壞了別人的詭計。」



楊小天聽完後,覺得張宛君說的十分有理,剛想說話,徐牧接著說道:「不錯,我們是可以這樣想,但是這次我們在江南的損失,如果不挽回顏面,那麼又怎麼辦呢?」的確,堂堂江湖八大世家之一,被人這麼輕易的在江南分堂攻擊,如果不做出點事情,江湖中人絕對會恥笑的。



張宛君道:「那事後如果不是天鷹會和鹽幫做的,我們先貿然攻擊他們,讓別的人有機可乘又怎麼辦呢?」



徐牧笑道:「我又沒有說直接攻擊,我們可以換個方法,先讓人混進天鷹會和鹽幫,做了調查後再多決定。」



張宛君道:「這?」她亦沒話可說。



此時西門如煙道:「大家不用再爭執了,夫君,你說一下應該辦吧?」看樣子西門如煙說話是給張宛君解困,現在楊小天算是明白在場幾人的關係了,西門如煙和張宛君應該算是站在一起的,而徐牧,應該這些年來仗著幫助東方劍不少忙,所以有點驕傲自滿,就連身為妻子的張宛君也看不下去,而東方劍的妹妹東方湘儀應該也是站在西門如煙一邊,那麼東方劍平時肯定很多事情都應該是和徐牧兩人商議,不然三個女人也不會站在一邊,既然把關係理順了,楊小天也知道一會應該怎麼辦了,不過西門如煙要自己做決定,這倒是有點難為他,楊小天快速的想了一下說道:「那此事就按徐牧說的辦,此事盡快找到人混進天鷹會和鹽幫。」



大家見楊小天這麼說了,也沒有多說什麼,因為目前也只有這樣的辦法了,跟著商定了一些細節後,會議就結束了,結束後,眾人都各自去忙工作了,楊小天打算先去找一找奶奶鳳姿伶,昨天還沒有什麼時間好好的和奶奶鳳姿伶說話,楊小天朝著奶奶鳳姿伶暫住的西廂的貴賓房行去。



就快要到西廂的貴賓房了,楊小天突然心神一震,看看四周匆匆的躲到了兩塊緊密靠在一起巨大的假山石的中間隱藏了起來。剛剛隱藏好,楊小天就看見了一道人影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中,居然是徐牧,只見他小心謹慎似乎生怕被人發現了,徐牧為什麼這麼謹慎呢?楊小天奇怪的想道,還沒有等他想出個頭緒,就看見徐牧身形一動,居然高明的輕功身法,越過了高約五丈的院牆。



楊小天心想:徐牧為什麼要這麼鬼鬼祟祟呢?嘿嘿,偷偷的跟去瞧瞧,看看有什麼好玩的。畢竟他還是一個十多歲的孩子,雖然擁有了高深的武功,但是依然還有好奇心,並且徐牧的樣子太奇怪了,讓楊小天不得不生疑,因此他立即施展了如影隨行的跟蹤手段,遠遠的吊著徐牧身後追了出去。



徐牧出了大院,身形越發快了起來,但是他也隨時小心翼翼的使出偵察手段以防備被人跟蹤,要不是楊小天的內力深厚,並且使出了禦駕飛升的輕功早就讓徐牧發現了,但是由於如此,楊小天也就只有遠遠的跟著徐牧,根本不敢跟近了,生怕讓徐牧發覺了。



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徐牧來到了一個離東方世家所在大約十多裏地的一處小樹林前跪下行禮肅聲道:「屬下天字三號徐牧參見堂主。」



楊小天一看見徐牧停了下來也跟著停住了身形,悄悄的找了一處隱蔽的地形藏了起來,聽到徐牧遠遠傳來的聲音不由得吃了一驚,徐牧居然是潛伏在東方世家的奸細。



就在這時,一個蒙面的黑衣人從樹林中悄沒聲息的來到了徐牧的面前說道:「徐牧,有什麼事這樣緊急,你居然發出了緊急見面的訊息。」看黑衣人玲瓏有致的身形應該是個女的,聲音嬌脆悅耳,想必是個絕色美女,楊小天在心裏嘀咕著。



徐牧恭敬的說道:「屬下——」



「且慢。」黑衣蒙面女人打斷了徐牧的聲音,接著就再也沒有說話的聲音傳了過來,楊小天估計兩人是用的傳音入密的功夫在交談,只得空著急,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只聽到那黑衣蒙面女人說道:「好,徐牧這次你做得不錯,這是你這一次的獎賞。」說完就看見她從自己的懷裏掏出了一個瓶子遞給了徐牧。



「屬下謝謝堂主。」徐牧滿懷喜悅的接過了黑衣蒙面女人手裏的瓶子。



「好了,你回東方世家吧。」黑衣蒙面女人吩咐道。



「是,屬下遵命。」徐牧再次行禮後站起身來就看見黑衣蒙面女人已經退回了小樹林裏,遂恭恭敬敬的說道:「屬下恭送堂主。」然後才施展身形朝東方世家的大院方向行去。



楊小天繼續隱藏著自己的身影不敢亂動想道:「徐牧不知道是哪個組織潛伏在東方世家的奸細,居然隱藏的這麼隱秘,要不是自己要去看奶奶而誤打誤撞發現了這個秘密,要不然可就糟糕透頂了,要知道徐牧的身份在東方世家可以算是前五位的,這樣下去,東方世家可以算是什麼秘密也沒有了,而且自己也是假冒的東方劍,到底這個神秘組織潛伏在東方世家有什麼目的呢?」



想著想著,四周已經空無一人,楊小天見到徐牧和那黑衣女子已經遠走,才又施展輕功回到東方世家,回來後,楊小天打算直接上西廂的貴賓房找奶奶鳳姿伶,到了西廂的貴賓房後,發現奶奶鳳姿伶不在,一問下人,才知道鳳姿伶被西門如煙邀請去廟會了,楊小天只好無聊的回到藍鳳兒的房間,由於早上起來的太早,楊小天就躺在藍鳳兒的房間休息了一陣,小睡一陣後,楊小天伸了個懶腰,睜開了朦朧的眼睛,一眼就看見美婦藍鳳兒坐在自己身邊,托著尖翹的下巴,紅殷殷的麗唇鮮豔奪目,兩隻大眼睛清澈透明,蜂巒叠起的胸部雖然有衣裳遮掩,但是仍然傲然聳立,似乎要脫去束縛求個自由自在。



楊小天看得心火急升,一把將藍鳳兒攬入懷中,嘴唇印上了她的嬌豔的紅唇,丁香舌頭交織在一起,分泌的唾液滋潤著兩人的口腔。



濃情蜜意中的兩人沈浸在情欲的迷戀中,完全舍不得分開,藍鳳兒只感覺到自己的全身酥軟無力。她的臉上泛濫著潮紅,目光朦朦朧朧的,翹挺的鼻梁微微的皺含著羞態,她時而卷翹著香舌與楊小天的舌頭交纏,時而將嫩舌收回香甜的口腔,引得楊小天伸長了舌頭進入她的美嘴吻吸,並且不時的輕輕扭動身軀,慵懶快意的春情呈現在她那媚豔的嬌顏上。



第五十二章 意外發現



楊小天已經處於亢奮狀態了,動作快捷的分開了兩人相擁的身體,三兩下連撕帶脫的將自己和藍鳳兒的衣裙從軀體上剝了下來,只見那青筋畢露,劍拔弩張的小兄弟昂然豎立,氣勢非凡。



藍鳳兒看見楊小天的小兄弟,心中實在是大為擔心,自己的桃源怎麼容得下如此的偉器,雖然和楊小天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內心依然怕怕的。楊小天看著藍鳳兒那又想要又擔心的的模樣,真是相當的誘惑迷人,他再也忍不住,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向著藍鳳兒,如同餓狼一般的撲了過去。



藍鳳兒又羞又怕,想要躲避,卻哪裏躲得過楊小天的身手,整個人頓時被他抱了個溫香滿懷,楊小天伸手握住她那完美無瑕的纖纖玉足,輕輕的溫柔的撫摸了起來。藍鳳兒緊繃著的心情,在他巧妙的撫弄下,竟漸漸的鬆弛了下來,而隨後卻從心底浮起了絲絲縷縷若有似無的浪漫情懷。



楊小天左手握著藍鳳兒的美足,右手順著她那圓滑白嫩的小腿,緩緩地遊移到了她那豐盈柔嫩的大腿,來回的撫摸,緩慢的移動,當探花聖手撫弄到了臀腿交界的那塊隆起的多肉地帶,他就使勁的搓揉了起來,藍鳳兒的肌膚滑膩綿軟,柔中帶軔,楊小天越摸越沈迷其中,他的動作也越來越益細致了,她在這種難言的舒暢之下,身體的自然反應,卻益發的敏銳高亢了,透體泛紅,嬌聲連綿。



楊小天將藍鳳兒的右腿架上了自己的肩膀,手掌向前一伸,握住了她那成熟紅殷的陰阜,溫熱的手掌,有如熱火融冰一般,藍鳳兒那幽密的溪穀,立即泛起了陣陣的春潮,楊小天那靈巧的大拇指,撥草尋蛇般的的按住了她那猶如珍珠一般的陰核,輕輕的撫摸揉弄,間歇性的按壓;藍鳳兒的情欲的需求徹底的被挑動了。



剎時間,藍鳳兒只覺得自己蜜穴極端的空虛,仿佛蟲行蟻爬一般的搔癢,鑽心撕肺的向著自己的體內漫延著,她的臉頰已經被欲火燒得紅霞滿天,緊蹙著眉頭,微張著櫻唇,鼻翼一開一合的,輕哼急喘,濃濃的春意已經在她嬌豔的面龐上顯露出來了。



楊小天知道時候快到了,一把將藍鳳兒抱起來平放在床上,只見她的嬌軀窈窕玲瓏,優美的曲線,柔軟的蛇腰,彈性十足的美乳,光滑潔白的背脊,白嫩渾圓又結實的肥白臀部,都讓他感到著迷。而在臀溝中間所夾著的肉縫,呈現出粉紅色,修長的玉腿稍稍的分開了一絲,隆突的像一座小山丘的陰阜長滿了烏黑細長的陰毛,陰毛濃密的延伸到小腹,如絲如絨地覆蓋著那令人渴望不已的誘人銷魂洞。



楊小天分開藍鳳兒的美麗的雙腿,用手撥弄著她的陰唇,紅腥腥的陰唇向外翻開露出了美穴中間的那淫津浪水充裕的肉縫。面對如此美景,楊小天的肉根躍躍欲試,他也不浪費時間了,對藍鳳兒的蜜穴,用力的向前一挺,在淫液的潤滑作用下,齊根挺進了。



「啊……好……好舒服……爽……爽……呀……太棒了……啊……啊……用力……用力……呀……啊……」藍鳳兒舒舒服服的淫浪的叫嚷著,楊小天只覺得自己的陰莖在藍鳳兒的陰穴裏,滑膩膩的,黏稠稠的,淫津浪水也很多,非常的讓自己舒服,因此他便用力的抽插著。



藍鳳兒也用力的挺動著自己肥肥白白的屁股,配合著楊小天的抽插,並且呻吟著淫叫著,同時扭動著自己柔美的身子,雙手撐壓在楊小天的胸部上,楊小天的雙手緊緊的握著藍鳳兒那一對豐滿的翹麗的乳房,用力的揉捏著,肉棍也不減速的用力的抽插挺動著。



藍鳳兒在楊小天的猛烈的抽插下,配合著陰莖挺動的頻率迎合著,一股特別的感覺湧上了她的心頭:好過癮呀。這時楊小天的雙手放開了藍鳳兒的乳房,扶著她的纖腰,肉棒來來回回的進出著她那鳳穴的深處,每一次楊小天都將肉棒送入至陰戶的最深處,重重的撞擊著子宮的內壁。



木床劇烈地前後搖晃著,藍鳳兒微微的張著口道:「啊……啊……饒了我吧……爽啊……啊……嗯……」



嬌聲喘喘,藍鳳兒翹著雙緊緊的盤夾著楊小天的腰部,讓他的動作越來越激烈了,進出的周期有了縮短,高張的情欲讓兩人逐漸的忘卻了一切,藍鳳兒夢囈般地嚷叫著,泛著紅潮的雙頰,微張著口唇,情不自禁伸出的雙手緊握著自己如水波蕩漾的雙乳;腰臀更是像急浪波濤一般的不斷的向上迎著楊小天的下身,好一副春色無邊,引人遐思的美景。



突然藍鳳兒緊緊的抱住了楊小天,把自己的下體挺的高高的,在一陣急遽的嬌喘聲中,她的嬌軀不停的顫抖著,一股股的熱流排山倒海似的從花蕊的中心湧了出來,讓她得到一次難忘的高潮。



深入肉穴裏的肉棒隨著陰道內壁一陣陣激烈的收縮,楊小天感覺倒一種酸麻酸癢,不由得大叫了一聲,隨即一股滾燙的陽精被他有意識的噴射了出來,濃濃的射在了藍鳳兒的體內,兩個人相擁著躺在床上,享受著寧靜的甜蜜。



過了一會兒藍鳳兒回過了神來說道:「夫君,你看我居然忘記了,我想跟你說說大姐的事情。」



「什麼事情啊,說吧?」楊小天淡淡的應了一聲,伸手在藍鳳兒那肥白的豐臀上一拍說道:「難道她發現什麼了嗎?」



「這倒是沒有,不過大姐是聰明之人,我想她要不了多久就會發現的,特別是我今天早上起來後,發現自己身上的變化,居然比以前更加年輕了,先前大姐也問了我,我只能說是自己功力有了提高,當時她的眼神就是不相信,其實我跟大姐情同姐妹,夫君,我想要你也把幸福帶給她,好嗎?」藍鳳兒在楊小天的懷中幽幽的說道,「其實大姐這個人很單純的,當初嫁到東方家來,她可是沒有後悔,雖然說她是家族之間聯姻的犧牲品,但是她那個時候是喜歡東方劍的,這幾年來東方劍越來越不像樣子,大姐才對東方劍心灰意冷,夫君,大姐在東方家十分照顧我,不管為了什麼目的也好,我都希望夫君你能讓大姐幸福。」



「原來是這樣,那萬一她發現我的身份不肯歸順我呢?」楊小天想了一下說道。



「呵呵,只要夫君肯,其他的就包在妾身身上了。」藍鳳兒聽見楊小天答應,嬌笑著從楊小天懷中起來,在楊小天臉上親吻了一口,然後靠近楊小天的耳邊,嘀咕了幾句,楊小天聽在耳裏,會心的笑了起來,激動得又吻了吻藍鳳兒,藍鳳兒真是動人的美婦,居然想到這麼一個好辦法,同時楊小天也深深的覺得,藍鳳兒已經深深的愛上自己了。



兩人纏綿了一會兒後,下人通知藍鳳兒用午膳了,兩人才起床整理好衣服,一起前往飯廳用午膳。



用完午膳後,楊小天打算去西廂的貴賓房看望奶奶鳳姿伶,此時楊小天人正在前廳的花園裏面,想好後,就往西廂的的方向,正當走到後院的時候,楊小天聽到一陣女子的哼曲聲,此時楊小天所處的位置是二兒子東方嘯的後院,那房間裏面的聲音,難道是二兒媳婦蘇寒媚發出的嗎?想不到昨天和蘇寒媚的曖昧,楊小天心頭大動,於是打算先去看看,到底是不是蘇寒媚,因為此時吃完午飯後,西門如煙就叫到藍鳳兒,大兒媳婦秦煙雪一起去辦事了,所以楊小天根本就不怕,楊小天來到房間外,更加清晰聽到裏面女子甜美圓潤的聲音小聲的哼著輕鬆的曲調,還有「嘩啦嘩啦」的水聲傳了出來,現在楊小天可以肯定裏面的女子是蘇寒媚了,他心裏暗忖:難道蘇寒媚正在洗浴嗎,怎麼不去浴室,反而在自己的房間裏面呢?



楊小天為了看個究竟,大膽的推了推房門,房門居然是虛掩著的,房間裏彌漫著蒸騰出來的白漫漫霧蒙蒙的的水氣,朦朧中一個女性的美麗的曲線苗條的嫩白嬌美的身體正蹲在一個大木盆中,盡顯女體玲瓏浮凸的動人身材。



長長的青絲沾滿了水珠的蘇寒媚正擡著盆中的熱水往自己倩麗的傲人的身體上淋澆著,有若新剝雞頭肉的一對高聳的美妙山峰劇烈地顫動著,楊小天看得神魂顛倒了,下面的小兄弟瞬間的堅硬了起來,楊小天想到昨天的暖味,心裏快速的在盤算了,馬上腦海裏面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楊小天趁著蘇寒媚還沒有發現的時候,倏地竄到蘇寒媚的身邊,一手摟著她肩頭,另一隻手捂著了她的麗唇。



蘇寒媚駭然的向著公公東方劍(當然是楊小天假扮的)望了過來,突然想起自己身無寸縷一絲不掛,俏臉頓時間紅霞飛舞,用力的掙紮著,楊小天知道不能讓她有思考的機會,匆忙間將自己的嘴唇印上了她的紅豔豔的香唇,順勢將這濕漉漉的赤裸美人擁了個結結實實的。



蘇寒媚起初時還不斷的掙紮著,但瞬即在楊小天的激烈的吻吸中融化了,男性的獨有的氣息彌漫在她的嗅覺裏,讓她壓制許久的欲望一下子就從內心爆發力出來,蘇寒媚的真實身份乃是幽靈門的三嬪之一的寒嬪,之前蘇寒媚拜托東方劍的事情,其實就是希望東方世家和幽靈門合作,而趙雅麗和薛曼芸來洛陽,也是蘇寒媚在叢中穿針引線,不過蘇寒媚沒有想到的是,東方劍已經被掉包了,蘇寒媚嫁進了東方世家後,好色的東方劍就對二兒媳婦蘇寒媚起了色心,而且蘇寒媚本就是魔門中人,雖然沒有真的獻身給東方劍,不過也保持著一絲的曖昧關係,本來以東方劍的手段,其實也可以得到蘇寒媚的,但是一直不是這樣的事情耽誤就是那樣的事情耽誤,所以一直以來,這種公公媳婦的曖昧關係還沒有進一步被打破,蘇寒媚嫁到東方世家,其實是幽靈門一手操辦,就是為了日後雙方的合作,不過蘇寒媚平時十分注意隱藏自己的身份,就連和公公東方劍談雙方合作的事情,也沒有表露出自己的身份出來,夫君東方嘯平時根本就不能滿足蘇寒媚,再說東方嘯平時也很少和蘇寒媚親熱,嫁到東方世家才嚐試到男女歡好的蘇寒媚早就有紅杏出牆的念頭,經常被公公東方劍挑逗出情欲,但是有礙於身份,所以搞得她經常在深夜一人安慰著自己,此時,楊小天的吻逐漸將她帶入了佳境,蘇寒媚開始主動起來,雙手緊緊的摟住了楊小天放肆的回應起來了。



楊小天感覺到蘇寒媚的情緒由反抗變成接受後,才放開了她的柔嫩的美唇,挺起自己的胸膛昂然說道:「媳婦你實在太美了,我本來是有事找你的,想不到你……嘿嘿……看到如此美麗的情景,如果我還不動心,那麼我就不是男人了,你不要怪我了,我看你也是很享受的,做我的女人吧,我知道你想要的。」



第五十三章 魔門媳婦



蘇寒媚聽完公公東方劍(當然是我們主角楊小天假扮的)的話,這才醒悟過來,蘇寒媚本就是魔門中人,男女歡好之事對於她來說其實是很平常的,不過她是以處子之身嫁到東方世家,雖然是幽靈門的三嬪之一的寒嬪,但是對男女之事也知甚少,也只有夫君東方嘯一個男人,隨著處子之身被破,蘇寒媚體內的魔功時常讓蘇寒媚控制不住自己,現在被公公東方劍這麼親吻擁抱,蘇寒媚早就春心蕩漾,但由於少婦的羞澀,因此垂下螓首幽幽的說道:「公公妳欺負媳婦了。」



楊小天看著蘇寒媚那濕濕淋淋的冰肌玉骨般的光滑酥嫩的美麗的軀體,不由得心旌搖蕩欲念翻騰,尤其是蘇寒媚說話時,呼吸的瞬間雙峰動蕩有致,兩手一緊,截斷蘇寒媚的話再一次的吻上了那讓自己感到香甜嬌美的柔嫩美唇品味起來,此時的他,已經控制不住體內燃燒的火焰,在他的眼中,只有眼前白花花的身體,他要征服眼前的女人,不過現在自己的身份是什麼,他一定要征服這女人。



而蘇寒媚呢,隨著楊小天的深吻,(當然,在蘇寒媚的眼中眼前的男子是自己的公公東方劍)體內的火焰一點一點開始燃燒起來,蘇寒媚修煉的是魔門的種魔大法,此武功如果一直保持處子之身修煉,修煉下去當然會清心寡欲,但如果處子之身被破,那麼體內的魔功就會轉變,需要男子歡好的配合,蘇寒媚嫁到東方世家幾年,礙於身份,只有夫君東方嘯一個男人,而且經常被公公東方劍有意無意的挑逗出欲望,她已經到了壓制不住魔功的地步,所以昨天密會公公東方劍,如果不是後面丫鬟通知有人接見,也許就已經突破那層公公和媳婦的關系了。



兩人不斷的親吻著,仿佛要把對方融入到自己的身體裏面,楊小天早就不是當初的無知少年,對付女人自然有他的一套,他見到蘇寒媚已經主動的回應著自己,知道自己已經挑逗出蘇寒媚的春心,兩人不斷的吻著,良久才分開,楊小天望著蘇寒媚說道:「好媳婦,讓公公我好好慰勞慰勞妳吧。」



說完也不管蘇寒媚同意不同意,直接取過浴盆旁邊的毛巾,便要為她拭身。



蘇寒媚羞愧的驚呼了一聲,楊小天的手和毛巾已經揩到了她完美無瑕的嬌美的軀體上,她那已經無力的兩只手抱著楊小天的肩膀,任由著自己從未在男人面前裸露的身軀完全置於公公東方劍的手眼之下。



楊小天的一對大手隔著毛巾享盡艷福,看著蘇寒媚那又想要又有些猶豫的表情,乾脆一把將毛巾扔在了一邊,手掌毫不客氣的揉捏起來,撫摸著蘇寒媚那肥嫩圓渾的美臀,楊小天的手指,仿佛帶著魔力一邊,完完全全將蘇寒媚體內的火焰點燃了,楊小天的手指從臀溝伸了過去,輕觸著那神秘的女人禁地,只覺得肥肥的嫩嫩的熱熱的濕濕的,手指頭直接按住媳婦蘇寒媚的花瓣輕輕的揉動著,他發覺蘇寒媚好像在偷偷的發抖,不一會兒就陣陣的春水冉冉流出。



「啊……啊……啊……」



蘇寒媚忍受不住叫出聲來了,楊小天用手指繼續逗弄著那敏感的花瓣。



蘇寒媚的美臀輕輕的扭動著叫嚷道:「啊……啊……舒服……好舒服啊……」春水陣陣,身體顫抖連連,美妙的滋味一波波的湧向心頭。



「舒服嗎?」



楊小天挑逗的問道,目前這種身份的關系,讓楊小天抓狂,實在是太刺激了,公公戲媳婦,雖然說大唐朝風開放,這樣倫理之事很平常,不過對於楊小天來說,還是生平第一次,所以他決定要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將眼前這個美艷的少婦蘇寒媚征服。



蘇寒媚滿臉通紅的點了點頭,男性的氣息讓她沈浸在這美好的時刻中不再去想其他的任何事情了,脫口而出道:「舒服……很舒服……真的是太舒服了……」



並且她的雙手也沒有閑著,已經將楊小天的衣物脫了下來了。



楊小天雄偉的小兄弟威風鼎鼎的昂立著,蘇寒媚目瞪口呆的看著這粗壯勃起的龐然大物,心裏不由得擔心起來:怎麼這麼大呀,比起自己的夫君起碼大了兩倍有余,自己不知道容不容納得下喲,想不到公公居然擁有猶如大的利器,真是男人之中的男人啊。



楊小天仔細打量著蘇寒媚,蘇寒媚那優美的身體曲線,圓翹的嬌嫩臀部,堅挺高聳的玉峰,當然還有那黑濃濃的芳草地掩飾的桃源密洞,這一切的一起,都讓楊小天的欲望大動,看著看著,情不自禁的伸出雙手將那兩個傲立的玉峰滿滿的握住,揉起來的感覺十分的舒服,用掌心輕磨著峰點,快感瞬間傳遍全身,蘇寒媚再次嬌喘了起來:「公公……妳的手指……好舒服……弄的媳婦……好爽啊……」



聽到蘇寒媚的嬌喘,楊小天加速了手上的運動,口中問道:「告訴我,妳想要了嗎?」



此時蘇寒媚已經被楊小天挑逗的忘記了一切,眼中一團熊熊的火焰在燃燒著,那是欲望的火焰,蘇寒媚再也顧不了自己的身份是眼前男子的媳婦,她急需要男人的雄壯之物來滿足自己那壓制許久的情愫,口中浪叫不已的說道:「公公……媳婦……要妳……」



「妳要我什麼啊?」



楊小天誓要讓蘇寒媚說出最徹底的那句話,他才會心滿意足,這種言語上的征服,最能直接徹底的攻破女人的心,楊小天從自己的師娘,奶奶身上早就已經驗證了,所以他要徹徹底底的讓蘇寒媚說出來。



「媳婦要……要……公公……來安慰我……」



蘇寒媚嬌羞不已的說道,她已經不在乎那麼多了,只要公公東方劍能安慰自己。



見到蘇寒媚說出這樣的話,楊小天知道是時候了,於是雙手微微的分開蘇寒媚圓潤修長的大腿,龐然大物來到紅腥腥的桃源洞口,也不稍做停留,便長驅直入,一下子深抵花心,蘇寒媚的桃源十分的狹窄,幸好先前有足夠的春水潤滑,所以楊小天才進入的這麼順利,蘇寒媚從來沒有被插得這麼深過,一口大氣差一點喘不過來了,等到楊小天的龐然大物緩緩退後時,口中才「啊……嗯……」一聲浪叫起來了。



「好……好爽哦……公公……好好……」



龐然大物開始輕抽深插起來,兩人的姿勢又使得楊小天的龐然大物十分容易頂到蘇寒媚的花心,這樣子一次次抽插到底的滋味,真讓蘇寒媚美到了心田的深處,一陣陣的浪水直流狂瀉,淫聲連綿不斷。



「好舒……服……好美……又……又到底了……啊……怎麼……這樣……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瀉了……啊……啊……瀉了……瀉了……啊……啊……好人……啊……太爽了……啊……」



蘇寒媚越叫聲音越高,這種舒服的感覺是她成為少婦以來第一次體驗到了。



楊小天雙目看見蘇寒媚是那樣的嬌媚可人,忍不住低頭親吻住蘇寒媚的甜嘴,蘇寒媚早就被楊小天抽插的忘記了一切,也伸出自己灼熱的香舌迎接著楊小天,兩人嘴唇對著嘴唇,吻得幾乎透不過氣來了,親過蘇寒媚的香唇後,楊小天又改變了方向,去親吻蘇寒媚的耳朵,用牙齒輕咬耳珠,舌頭來回輕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裏,蘇寒媚哪裏還忍受得了這樣的攻擊,渾身發麻酥癢,陣陣顫抖,雙手緊緊的抱住楊小天的虎背,雙腳則緊緊勾纏住他的腰臀,肥臀猛挺,桃源洞中的春水不停的流出,龐然大物進出時發出「漬漬」聲響。



「啊……媳婦……又要……瀉了……瀉了……啊……啊……」



蘇寒媚愉悅的哼叫著,果然一股熱燙的蜜汁從桃源深處又噴灑而出。



蘇寒媚懶洋洋的放松開手腳,口中嬌喘著,美目半閉著看著楊小天,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表情媚惑艷麗,讓楊小天又憐又愛,低下頭溫柔的問道:「好媳婦,妳怎麼了?」



第五十四章 三嬪之一



蘇寒媚媚眼如絲的輕笑著對楊小天說道:「呵呵……媳婦美死了……公公你可真棒呀……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美妙的滋味……這是第一次……好難忘啊……」



楊小天看著蘇寒媚那騷浪淫媚的的模樣,忍不住又將昂首挺胸的寶貝雄莖插入她那花汁密布的桃源洞中使勁抽動了起來,龐然大物在桃源洞內進進出出,每一次拔出來時便跟著狂瀉出一股股的淫津浪水。蘇寒媚從來沒有這麼爽過,翹高了自己的圓渾肥白柔嫩的香臀,好讓楊小天能夠抽插得更舒服更暢快,嬌喘著,狂叫著,雙手在楊小天的身體上猛抓著,兩人的汗水淋漓的從體內揮發而出。



「滋滋……噗噗噗……啾啾……啾啾……滋滋……」楊小天的龐然大物在蘇寒媚的桃源深處進進出出,她的那對豪美的山峰便不停的搖動晃蕩,楊小天的雙手也不停的去抓弄過來玩耍,豐腴的美峰經過楊小天的抓玩,使得蘇寒媚更加的興奮了,桃源深處被龐然大物猛烈的戮抽著引起的快感刺激著春水更加不停的泛濫著。



這個時候,蘇寒媚終於發現了楊小天身上的不同之處,雖然以前沒有和公公東方劍發生實質性的關係,但是多次的親密接觸,她或多或少還是了解一點東方劍,而且還親眼目睹的東方劍光著上身修煉武功,東方劍的肌肉有一點鬆弛,哪裏像現在壓著自己的人,肌肉結實,而且那龐然大物實在大的嚇人,這一點也不像是東方劍,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呢,蘇寒媚一邊在承受著龐然大物的進攻,一邊想控制自己的心神好好的想一下,她美目看了看楊小天,發現這是自己的公公東方劍啊,但是內心又總感覺有點問題。



楊小天看到蘇寒媚雙目的閃爍,知道身下的佳人已經有所發現,當然這個時候他不會讓蘇寒媚細想,於是調整了一下身子,更加加大的力氣對蘇寒媚桃源的抽送,肉與肉的撞擊聲,龐然大物與蘇寒媚桃源洞內春水的摩擦聲,蘇寒媚已經來不及細想,又被楊小天帶往了人間的天堂,蘇寒媚的喘息聲和呻吟聲響作一團,楚楚可憐的她不斷的搖擺著自己美麗的頭顱,雙手用力的摟住楊小天的腰部,胸前一對白嫩翹挺的山峰也在不斷地前後上下的擺動著。



粗勃挺立的龐然大物從蘇寒媚那緊緊收縮的桃源洞中一次次的抽插,每一次都讓蘇寒媚快樂得死去活來,突然她的嬌軀有了一陣微微的顫抖,緊接著兩眼翻著眼白,全身緊緊地僵硬了起來,剎那間,蘇寒媚竟然昏厥了過去了,楊小天知道蘇寒媚達到了她所能承受的極致了,因此他靜靜地讓龐然大物在蘇寒媚的身體中保持不動,右手移到她的丹田處,緩緩地送入了一股熾熱的真氣,而就在輸送內氣的同時,楊小天感覺到自己的龐然大物像是有無限的吸力,在蘇寒媚的桃源深處不斷吸收著蘇寒媚的內力,楊小天想不到蘇寒媚的內力是如此的深厚,而且蘇寒媚的內力隱隱約約帶著一絲熟悉的感覺,這樣的現象,楊小天已經經曆過了,他知道是自己體內的那神秘的春宮圖的雙修大法起的作用,待到楊小天感覺自己已經將蘇寒媚的內力完全吸收過來後,楊小天才將蘇寒媚的內力和自己的內力混合在一起,又緩緩的從龐然大物,通過蘇寒媚的桃源深處,度給蘇寒媚內力,內力很快就傳輸到蘇寒媚的體內,蘇寒媚順著內氣在自己體內的流轉悠悠的醒轉了過來,一醒過來便感覺到在自己的體內有一道熾熱的真氣在移動著。



蘇寒媚知道,這是公公東方劍在幫助她恢複精力,不過公公東方劍輸送過來的內氣讓她有一絲熟悉的感覺,出自魔門的她來不及細想,便快速的運功,順著楊小天的真氣的運起了功來,引導著楊小天的真氣緩緩地向自己膻中穴移動著。



楊小天那雄壯挺拔的龐然大物仍然被緊緊地夾在蘇寒媚淫津遍布的桃源洞中,兩邊的花瓣也在不斷的一張一合的挑逗著裏面的龐然大物,楊小天體內那神秘的雙修大法,就是楊小天在同女子歡好的過程之中,可以自動獲取女子體內的功力,並卻將那功力占據,同時女子在接受了楊小天的內力輸送之後,內力會比以前更加的強大,而且容貌和氣質會發生強烈的變化,這種變化對於上了年齡的人來說,在容貌方面更加的突出,單是看楊小天和奶奶鳳姿伶合體之後,鳳姿伶的外表就變得更加年輕,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就可以知道,楊小天的雙修大法的厲害之處了。現在蘇寒媚和楊小天合體之後,體內的功力受到楊小天的改變,變得更加強大,蘇寒媚一運功,就知道了自己的變化,現在,她的內心比以前更加有點懷疑,眼前的男子不是自己的公公東方劍了。



見到蘇寒媚已經恢複了過來,楊小天看見蘇寒媚依然雙腿分開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那黑黑的濕濕的桃源洞還套弄著自己的龐然大物,在看著蘇寒媚臉上的變化,這種近距離的接觸,楊小天越發覺得蘇寒媚美豔動人,特別是蘇寒媚那一雙高聳翹立的山峰,白中透紅好像兩顆欲滴出水來的水蜜桃,楊小天看著看著,忍不住一口吞下,對著山峰上面的峰點又吮又舔,並卻不時的用手從背後扶起蘇寒媚的背部,以方便自己吸吮。



蘇寒媚本還想到底怎麼識破一下眼前的男子是不是自己的真公公東方劍,但是被楊小天這麼上下一挑逗,又被弄得無力招架了,雙手下垂著,身體仰迎著,全憑楊小天用手支撐著,這樣的姿勢使蘇寒媚的玉白嬌嫩的山峰更加的突出,桃源洞內與龐然大物摩擦得暴漲洪水,讓楊小天吸吻得更加得痛快了。



楊小天一手扶起蘇寒媚,一手輕擦著她的桃源,來回的穿梳著,愛液情水奔流不息,使得蘇寒媚浪叫著呻吟著。



蘇寒媚的身體越擺越激烈了,她只好扶住楊小天的肩膊,搖曳的雙峰正好讓楊小天吸吮著,龐然大物不停的抽送著,蘇寒媚抓住楊小天的雙手,讓楊小天的雙手慢慢的在自己的美軀上愛撫著,很快就蘇寒媚進入了亢奮的快感中,口中不斷的呻吟著,頭往後仰,雙手向後勾緊楊小天的虎腰,雙峰更加的挺拔耀眼。



楊小天輕吻著蘇寒媚的香頸,雙手攀登上高高聳立的山峰,滑過白雪般山峰,到達頂點,摘下熟透的紅果。好一幅鴛鴦戲水圖,好一幅春情濃鬱的男女嬉戲的快樂景象,好一幅假公公調戲真兒媳婦的歡好景色。



蘇寒媚一邊搖擺著身體,一邊淫言浪語不絕:「啊……啊……啊……啊……好棒啊……公公……弄得媳婦……好舒服啊……」沒過多久,被快感緊緊纏繞著的蘇寒媚又一次被楊小天送往人間的天堂。



楊小天見狀,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更加使勁瘋狂地強抽猛攻,幹得倆人的下體發出不停的「滋滋」摩擦聲,他知道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了,必須盡快的征服眼前這個美豔的少婦蘇寒媚。



「公公……真的已經……不行了……啊啊……媳婦要死了……」蘇寒媚話還未說完,楊小天的龐然大物的頂端上便感到一股溫熱的春水朝它衝擊,蘇寒媚那一波隨著一波的春水,就在這時噴灑而出。楊小天的體內在此時也突然湧起了一股飄飄然的感覺,並且漸漸地擴散到部四周,全身熱得似乎要爆開了一樣。



「寒媚,以後做我的女人還不好?」楊小天在蘇寒媚耳邊哼道,只覺得蘇寒媚桃源洞內一陣陣縮搐,把自己的龐然大物給夾得好緊好緊。蘇寒媚那桃源洞內似乎像要把楊小天的龐然大物全根地都吸進去似的。



「媳婦……以後都是公公的……女人……啊……好爽啊……」蘇寒媚舒服的忘記了一切,已經不在乎那麼多了。



楊小天再也沒有辦法再忍耐下去了,突然間全身一輕,抖了數抖,下體一緊,一陣陣粘稠的乳白色液體激射而出,往蘇寒媚那那柔軟溫暖暖的地方注入……



第五十五章 又得一嬌



激情消退了,楊小天擁抱著蘇寒媚那成熟豐韻的美體溫柔的說道:「好媳婦,舒服了嗎?」



蘇寒媚柔順的點了點頭說道:「公公,這是媳婦最舒服的一天。」突然蘇寒媚腦海一閃,心想眼前的男子真的是自己的公公東方劍嗎?於是口中不由問道:「你真的是公公嗎?」



楊小天皺著眉頭問道:「我不是你公公,那我是什麼人啊?」楊小天見到蘇寒媚半信半疑的表情,心中起了逗弄之心,看蘇寒媚的表情,楊小天已經知道自己把蘇寒媚征服了,現在差的就是表露出自己的身份,本來楊小天先前就在想,到底是不是需要把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給蘇寒媚,先前在吸收蘇寒媚內力的時候,楊小天發現蘇寒媚體內的功力讓自己有一絲熟悉的地方,所以對蘇寒媚的身份保持了一絲的懷疑,如果不表露出真實身份,蘇寒媚遲早也會發現。



蘇寒媚思考了一會兒說道:「媳婦不知道,但是我認識的公公肌肉沒有這麼健壯,你就說吧,你到底是何人,妾身真的不在乎。」說到這裏她的羞態立即充斥嬌顏,蘇寒媚不愧是魔門中人,雖然已經被楊小天徹底的征服了,但是楊小天身上的現象,還是讓她產生一絲的懷疑,此人真的是公公東方劍嗎?媳婦和公公的苟合之事,在魔門中人的眼中,其實也不太算什麼,但是蘇寒媚心中總是有一絲的懷疑,所以才會這麼大膽的直接說出來,其實也是想真的了解眼前男子的身份。



「哦,那媳婦你先告訴我,你的武功帶著魔性,你是魔門中人嗎?」楊小天想了一下問道,不是他不想馬上說出自己的身份,而是他覺得逗弄著美豔的少婦實在是太好玩了,而且蘇寒媚的內力讓楊小天有種熟悉的感覺,楊小天知道自己修煉的《魔神邪功》是魔道武功,既然蘇寒媚的內力讓自己有一絲的熟悉,那麼蘇寒媚的武功路子應該是屬於魔門,所以他才這麼一問,而且昨天蘇寒媚說有事拜托自己,再加上幽靈門靈妃幽靈仙子趙雅麗和淑妃玄悲聖女薛曼芸的拜訪,前後聯係起來,這當中好像有一絲的聯係,所以故此一問。



「媳婦已經是公公的人了,媳婦也不瞞著公公,媳婦的確是魔門中人。」蘇寒媚想了很久,自己已經被公公東方劍得到貞潔了,公公再怎麼說也不會虧待自己,再加上之前靈妃幽靈仙子趙雅麗和淑妃玄悲聖女薛曼芸已經告訴自己東方劍同意合作的事情,那麼自己的任務也完成的差不多了,當下自己最關心的就是眼前這個男子的真實身份,如果真的是公公東方劍那還好辦,但是如果不是,蘇寒媚在心中產生了一絲的猶豫,自己的身份是暴露了,是要親手殺害他嘛,想到這裏,蘇寒媚產生了一陣漣漪,先前的激情是蘇寒媚作為女人來,享受到的最舒服的一天了,而且從先前男子輸送的內力來看,男子的武功比自己高出不知多少倍,但是如果不是公公東方劍,這人又是誰呢,為什麼要混進東方世家呢?按照蘇寒媚目前的想法,的確是幼稚了一點,雖然她貴為幽靈門三嬪之一的寒嬪,但是很少闖蕩江湖,一直以來都在幽靈門中,嫁到東方世家後,才算是真正的出江湖,所以以她這樣想,也不為過,不過幸好她遇到的是楊小天,而不是真正的東方劍。



楊小天聽完蘇寒媚的話,會心的一笑,雙手撫摸著蘇寒媚白皙光滑的美背說道:「既然媳婦已經說了自己的身份了,那麼公公我也不隱瞞著媳婦,不過媳婦知道我的身份可不要大驚小怪喲。」



楊小天說話,聰明的蘇寒媚已經知道眼前的男子不是自己的公公東方劍了,心中莫名其妙的產生一種高興的感覺,同時又有一絲的失望和驚慌,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了,眼前的男子不是公公東方劍,那麼對自己的威脅就加大了,當下不由運功起來。



楊小天見狀,笑著說道:「不用運功,我對你沒有威脅的,放心吧,我的好夫人。」



聽到楊小天這麼一說,蘇寒媚知道自己運功被楊小天看出來,有點尷尬,美目不由望著楊小天,只見楊小天緩緩的將人皮面具摘了下來,出現在蘇寒媚眼前的,是一張年輕帥氣的臉孔,當然,這就是楊小天的真實身份了,蘇寒媚不可思議的望著楊小天,眼前的男子是如此的年輕帥氣,並且周身散發出一股強烈的霸氣,讓蘇寒媚感覺的傾心,而且心跳加速,看樣子,這男子比自己還要年輕幾歲,這年輕男子的男人象征是如此之大,讓自己欲仙欲死不說,武功又如此之大,自己應該怎麼辦呢?



見到蘇寒媚沒有說話,只是雙目發呆的望著自己,楊小天大笑一下,將蘇寒媚緊緊摟在懷中說道:「好美人,現在知道我的身份了,是不是很失望啊?」



楊小天的話,讓蘇寒媚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正被楊小天摟在懷中,不由的一陣驚慌和掙紮,不過力氣哪裏有楊小天的大,掙紮一陣見掙脫不出楊小天的懷中,只好放棄,同時蘇寒媚感覺楊小天在摟抱著自己的同時,自己的全身又像是被一種奇妙的魔力控制住,讓蘇寒媚覺得自己像是進入了一個溫柔的所在地,那種溫柔是她從來就沒有體驗過的,一直生活在魔門之中的她,從出生到懂事,都是為了生存,兒女私情在魔門裏面根本就不存在,嫁到東方世家,也是為了任務,蘇寒媚一心完成任務後回到魔門中去,可是現在,楊小天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切。



現在楊小天這麼問自己,蘇寒媚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是失望嗎?或許有一點,但是在這失望的同時,也有一股喜悅的感覺,這對於她來說是不可思議的,蘇寒媚美目望著楊小天,發現楊小天正望著自己,眼前男子的模樣越看越讓人心動,蘇寒媚不由幽幽的說道:「妾身是有一絲失望,不過幸好你不是公公東方劍,你到底是何人啊,為何進入東方世家啊?」



楊小天笑了笑說道:「你可要記好我的名字了喲,我叫楊小天,從今天開始,就是你的夫君,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應該是幽靈門的人吧?」



驟然而來的問題讓蘇寒媚措不及防,隨口回答道:「你是怎麼知道的啊?」



「這點想一下就知道了,不過我不管你在幽靈門是什麼職位,你可要記得,你是我楊小天的女人,以後不準背叛我,知道嗎?」楊小天一邊霸道的說著,一邊摟抱著蘇寒媚,給蘇寒媚的感覺餓充滿了溫柔多情。



蘇寒媚在楊小天的溫柔多情和霸道中有點迷失了,而且還有一種奇妙的驅動讓她不由自主的說道:「妾身知道了,從今以後妾身都是你的人,夫君姓楊,難道是巴蜀楊家的人?」



「不錯,我就是楊家家主楊遠牧的兒子。」楊小天伸手拍了拍蘇寒媚那肥肥柔嫩的白皙的美臀說道:「你還是蠻乖的嘛,夫人,你們幽靈門和東方世家合作,雙方無非就為了增強實力對付江湖其他門派和世家,對嗎?」



「嗯。」蘇寒媚乖巧的點了點頭,「你不在乎嗎?」蘇寒媚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的,好像特別想聽楊小天的話,而且同時在知道楊小天是楊家之人後,又對他多了一份關心。



「這有什麼好在乎的,兵來將擋,我楊小天還沒有怕過,對了,你們幽靈門的門主到底是什麼人啊,居然你們幽靈門特別的神秘。」楊小天問了一下,想了解一下幽靈門的來頭。



楊小天說話時,他無形之中流露出來的豪氣,讓蘇寒媚有種說不出的感受,同時又一邊心潮澎湃的思索著:「這楊小天讓人摸不著看不透,為什麼自己又那麼的怦然心動呢?」



楊小天發現了蘇寒媚的神思雜亂,一張大手「啪啪啪」的在她的肥嫩的臀肉上連著拍打了數下說道:「你在想什麼,還不快回答我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