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攬雙婦,藥叉修羅同郎樂(上)







我心頭喜極,俯首在秦紅棉的櫻唇上又吻了一下,這時見一股晶瑩的精水慢慢地從她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處滲了出來,不由心頭愛極,身子一縮,腦袋湊在秦紅棉的胯下,伸出舌頭,便舔了起來。



「嗚……」的一聲輕響,秦紅棉從喉嚨中發出一陣不知是舒爽還是驚訝的呻吟,從未試過被男人如此服侍的中年美婦,第一次嘗到這種風流滋味,不由得使得秦紅棉的臉上浮起了一陣醉人的桃花紅。



我一點點地將那略帶腥味的淫水舔入自己口中,然後將它們壓在舌下,嘴巴繼續地探索著秦紅棉身體上最神秘的所在。直到秦紅棉的淫穴讓我清理得乾乾淨淨,穴壁上鮮紅的嫩肉被我的舌尖刺激得不斷抖動,我才停下動作。



我將秦紅棉抱在懷中,久未人道的秦紅棉羞得臉紅耳赤,星眸緊閉,不敢看我的動作。我將嘴巴貼在秦紅棉的櫻唇之上,緩緩地將方纔積聚的精水,慢慢地度入她的口中。



秦紅棉只覺得滿口猩猩的、稠稠的東西進入自己的口中,但是被身上的男子抱在懷中,一時意亂情迷,也不疑有它,一口便將那些精水吞了下去。



這一吞之下,秦紅棉才發現不妙,杏眼一睜,看到我的嘴邊還掛著一絲濃稠的液體,頓時知道了方才自己吞下的是什麼,不覺一陣噁心,喉嚨一陣翻騰,便要嘔將出來,可是那些精水早就已經順著食道進入胃中,卻哪裡還能嘔得出來?



我見狀忙再度將她抱在懷中,溫言安慰,同時兩手在她的身上不斷地摸索,弄得她淫性又起,我肉棒再度一挺,插入她的騷穴,又是抽弄了大半個時辰,兩人再度到達高潮,這才雙雙筋疲力盡地睡去。



第二朝醒來,我只覺得自己的頸部一邊冰涼,我一驚,忙睜開雙眼,只見秦紅棉兩眼垂淚,手中緊握著那把「修羅刀」指著我的喉嚨。



「美人兒,你這是幹什麼?」我問道,我知道此刻不能用絲毫的大意,若是一個不小心,這把鋒利無比的修羅刀便會洞穿我的咽喉。



「我守了十幾年的名節都壞在你的手中了……我對不起淳哥………我要殺了你!」秦紅棉厲聲說道,眼中凶光閉露,一份要將我致諸死地的神情。



我心念電轉,這秦紅棉唸唸不忘的那個段正淳,想必是和她有過一段露水姻緣,但是卻是「事了拂身去」,留下秦紅棉一個人忍受那歲月無窮無盡的煎熬,否則秦紅棉又豈會念茲在茲,說什麼守了十八年的貞潔云云?



一念及此,我決定賭上一把,脫口說道:「段正淳既然對你無情無義,去愛了別的女人,你又何必還對他唸唸不忘!」



秦紅棉一聽此言,臉色慘變,顫身說道:「閉嘴!誰對那個負心人唸唸不忘了?」



我忙乘機身子一轉,避開「修羅刀」的鋒芒,然後閃到秦紅棉的身後,緊緊扣住她的雙手,嘴巴在她耳邊輕語道:「美人兒,忘了那個負心人,今後我會好好待你!」



「匡當」一聲,秦紅棉手中的修羅刀掉在地上,秦紅棉回過頭來,看著我柔情的雙眼,說道:「你……此話當真?」



我心頭一樂,由於有了師娘的經驗,我對這些中年熟婦的心裡可謂是瞭如指掌,不管表面是如何的嚴肅厲害,在我這種年輕英俊的青年人的甜言蜜語下,沒有不心思蕩漾的。何況如今我還懷有「魚之樂功」這樣的神功,秦紅棉嘗過了滋味,又豈能不入我掌握之中?方纔的舉動,想來只不過是她一時衝動,只要我再加溫柔攻勢,不難讓秦紅棉從此對我死心塌地。



於是我俯首輕輕地吻著秦紅棉的玉頸,兩手伸到她的腋下,輕輕地去解她的衣扣。秦紅棉只覺一股慾火再度從小腹下騰升而起。她心頭也是奇怪,十八年來清心寡慾,從來就沒有遭受過這種性慾的侵襲,卻為何在這個青年的挑逗之下,自己的身子會如此地按捺不住?



秦紅棉卻不知道,她那經過「魚之樂功」侵襲的成熟肉體,已經變得異常的敏感,只要有稍許的挑逗,慾火便自然會被勾起,何況是我如今還使用了「魚之樂功」的氣勁?很快地,秦紅棉就感覺到自己的下身處一片涼颼颼的,剛剛穿上的褲子,已經再度被從自己騷穴中流出的淫水所浸濕……



接下來的三天可謂是香艷至極,我和秦紅棉二人,除了肚餓時採點野果充飢之外,其他時間,都是在不分晝夜的交合中度過。秦紅棉今年三十六歲,足足大了我十五年之多,卻在我年輕的肉棒插弄之下,對我言聽計從。



我按照天池子所遺的逍遙派秘笈所載,將「魚之樂功」反覆修練,「魚之樂功」共分六層,起首的兩層入門功夫極為簡單,而修習的法門就是在於女子的交合中吸其精華,為己所用。



秦紅棉武功不弱,我經過和她三日來的陰陽交匯,成功地使自己的「魚之樂功」突破到第三層。



這一日,我和秦紅棉纏綿方休,我輕輕的吻著懷中玉人。經過數日來的雨露佈施,秦紅棉久曠的成熟身軀得到了全面的滋潤,更加的顯得迷人,臉上的神色也少了幾分孤僻凶悍,多了幾分春色盎然,平添了幾分嬌艷。



這幾日來,我已經知道秦紅棉並非雲南大理人氏,而是來自中原。卻不知她為何來此,因此此刻溫存,便問起她來此的原因。



秦紅棉聽我問起,起初神色一黯,但隨之也便釋然,說道:「傑兒,我今生都是你的人了,我什麼都不再瞞你……我來大理,本來是為了那段正淳!」



我咦了一聲,「那是為何?」



「那是十八年前的事,那時我剛剛滿師,出來行走江湖,便遇到了一個人,那人乃是雲南大理人士,當時二十多歲年紀,便是段正淳了……」秦紅棉幽幽說道。



「當時我少不更事,一時被段正淳的甜言蜜語所惑,竟糊裡糊塗地將自己的身子給了他……可是不久之後,我竟然發現,他竟然連我的師妹也有染指!」



「我自然找他理論,本來我和師妹情同姐妹,便是兩女同侍一夫,那也沒有什麼……可是,他竟然說了一堆什麼江山美女不可兩全的話,說什麼要以社稷為重,然後便沒了蹤影!那時我和師妹方才知道,那段正淳乃是大理皇族,也就是方今大理正德帝段正明的嫡親弟弟,官拜鎮南王的便是!」



我吃了一驚,想不到那段正淳竟如此大的來頭,我忙接著問道:「那你來雲南,為的是找那段正淳?」



秦紅棉搖了搖頭:「這十八年來,我和師妹為了段正淳受盡折磨,直到今年年初,我收到了師妹的信,說是兩個女子害苦了我們師姐妹一生,這大仇非報不可。這兩個女人,一個姓王,家住蘇州;另一個名叫刀白風,是擺夷女子,相貌很美,以軟鞭作兵刃,卻便是如今的鎮南王妃……我接信後便和女兒一起遠赴蘇州殺那姓王的女人,但那女人手下奴才真多,住的地方又怪,我們沒見到她面,反給她手下的奴才一直追殺。我與女兒失散,便依照約定,南來大理,到師妹處相會……」



說到這兒,秦紅棉臉上一紅,「也是前世的冤孽,來到雲南,還沒有見到師妹,卻先遇到了你這……你這……」



「是我這有根大雞巴,能讓你爽歪歪的好傑兒對不對?」我抓狎地在秦紅棉耳邊說道。



秦紅棉羞不可遏,粉拳輕輕地鎚在我的胸前,臉上的神情十足是十幾歲少女撒嬌的神色。一會後,秦紅棉談到:「如今遇到傑兒你,我也不再去爭什麼了,只想和你相依相伴,直到永遠……」



「那你女兒呢?你不去找她?」我問道。



「她現在住在『萬劫谷』她師叔那裡,她的武功得我真傳,又有我的師妹照應,王家那些人應該奈何不了她……」



聽到這兒,我神色一變,問道:「什麼?!你說她住在萬劫谷?那你師妹是誰?」



秦紅棉不知我為何如此驚訝,說道:「聽說是住在萬劫谷外的一處房子中,我師妹名喚甘寶寶,江湖人送外號叫做『俏藥叉』的便是!」



我一聽之下,不由大笑起來。



秦紅棉不知所以,愣愣地看著我,不知我為何發笑。



我一邊兩手摸索著秦紅棉赤裸的身軀,一邊將我如何中了鍾靈閃電貂之毒,又如何進入萬劫谷中,從而將甘寶寶美女一網打盡之事,輕聲說與秦紅棉知曉。



秦紅棉神色迷離,本來聽到情郎竟然和師妹還有師妹的女兒有染,心中難免憤怒,但是經過了這幾天我的雨露洗禮,秦紅棉已經完全的身陷我的性慾陷阱之中,難以自拔,所以聽我敘述到和甘寶寶母女的淫慾妙事之事,秦紅棉不僅沒有發怒,下身的淫水反而是洶湧而出,最後拉我再度上馬,狠狠地屌弄了她一番,方才解了她的胸中慾火。



等到秦紅棉從高潮中恢復過來,我心念一動,磨著她和我一起再上萬劫谷。



甘寶寶和鍾靈嬌小玲瓏的身子令我久久不能忘懷,如今我武功已經在她之上,而且有了秦紅棉這熟婦相隨,又怕她何來?因此我要秦紅棉隨我同去,要一舉將這對性感的中年姐妹花一同收服在自己棒下。



秦紅棉本待不依,但是她如今已經沈迷與和我的淫戲,一日都少不得我的大雞巴有力的屌弄,也真怕惹惱了我,使我從此棄她而去,所以最後不得不答應下來。



我欣喜若狂,忙和秦紅棉兩人穿好衣裳,便一同騎上馬來,向萬劫谷方向奔去。



兩人同乘一騎,我讓秦紅棉坐在前面,自己在身後將她摟住,策馬奔騰。一個英俊少年帶著一個中年美婦騎馬奔馳,雖說大理民風開放,一路未免也是驚世駭俗。這樣三日後已到萬劫谷口,如今我自恃武功高強,也不停留,便縱馬直闖萬劫谷。



「哪個兔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闖到我萬劫谷來,給我馬上受死!」這時我聽到一個男子粗聲粗氣地喝道,?頭一看,只見眼前一人好長一張馬臉,眼睛生得甚高,一個圓圓的大鼻子卻和嘴巴擠在一塊,以致眼睛與鼻子之間,留下了一大塊一無所有的空白,相貌竟是醜到了極處。



鍾夫人甘寶寶俏生生地站在那人的旁邊,身後還有幾個婢女,卻不見鍾靈的行蹤。



這時我看見鍾夫人花容失色,卻又帶著幾分疑惑不解。顯然她已經看清了我和秦紅棉兩人的容貌,看到姦淫她和女人的那個男子突然出現在自己和丈夫的眼前,讓鍾夫人如何不心驚膽顫?而多年不見的師姐竟然柔情似水的偎依在那男子懷中,毫無半點羞恥之意,又叫甘寶寶如何能夠置信?



我輕蔑地一笑,「你就是什麼『馬王神』鍾萬仇了吧?醜成這個樣子,還能娶這麼如花似玉的一個老婆,你該改名叫做『鍾萬幸』才對……不過你老婆的確是不錯啊!本少爺屌她那會兒的淫蕩神情,真是令我魂牽夢縈啊!」



被我當著自己丈夫的面前說出自己最大的秘密,饒是甘寶寶如何堅強,也是一時臉色慘變,不知所措。



鍾萬仇暴跳如雷,轉頭看了甘寶寶一眼,見他如此神色,不由疑雲大起。要知道鍾萬仇為人最是善妒,對嬌妻又是視若珍寶,豈能容其他男子損到鍾夫人分毫?



「兔崽子!我馬王神若不將你碎屍萬段,從此鍾萬仇三個字倒過來寫!」鍾萬仇暴跳如雷,呼的一聲從身後取出一把九環大砍刀,飛身一撲,刀鋒橫劈向我的胸前。



我將鍾萬仇來勢凶狠,不敢怠慢,忙縱身一躍,跳下馬來,然後拔劍在手,使出無量劍法,反攻鍾萬仇咽喉要害。



「咦?兔崽子原來是無量劍門下?」鍾萬仇一見我的劍招,頓時脫口而出。



但打了十幾招之後,鍾萬仇連聲說道:「不對,不對……兔崽子的武功比左子穆和辛雙清還厲害,無量劍哪有這樣的內力?快說!你究竟是何人!?」



我輕蔑地一笑,說道:「小爺就讓你見識見識本派的真正武功,讓你在閻王爺面前也好有個交代!記住了,你是死在『鯤鵬劍法』之下!」說完身形一拔,憑空躍起丈餘,使出天池子所遺秘笈中記載的「鯤鵬劍法」,居高臨下地向鍾萬仇攻去。



「鯤鵬劍法」與「北冥神功」、「魚之樂功」一般,皆是出典於《莊子》,《莊子。內篇。逍遙遊第一》有云:「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



是以這套「鯤鵬劍法」共有七招,其中「鯤」字三式:「鯤遊北冥」、「巨鯤吞海」、「怒鯤襲日」:「鵬」字三式:「飛鵬展翼」、「鵬擊長空」及「鵬卷萬里」,另有第七招名曰:「鯤鵬變幻」,乃是融合前六招的精華之所在,最是厲害。這套劍法使將出來時氣勢壯美,劍招既有低潛陰擊之術,又有淩空翔擊之猛,變化端的是神奇莫測。



「逍遙派」武功不傳於世,鍾萬仇哪裡見過這門神妙萬方的劍法?頓時驚得面如土色。



我不待他回過神來,一招「巨鯤吞海」,人在半空中將劍旋出一片劍網,一時之間四周劍風猛起。



鍾萬仇猶如身處暴風眼中,身子哪裡還能動得分毫?



我更不留情,看準空當突然一劍猛襲,長劍便從鍾萬仇天靈蓋飛慣而入,直沒入體,僅剩下一個劍柄露在外面。



鍾萬仇兩眼圓睜,縱橫半生,卻死在像我這樣一個無名小輩的手中,想必他也是死不瞑目吧?過了稍許,才聽見「撲通」一聲,鍾萬仇的屍身摔落在地。



我?頭望向鍾夫人,十幾年來休戚與共的丈夫慘死,她本應該是悲痛欲絕才對,可是如今她的臉上只有驚訝之色,卻無悲憤之情。我頓時心頭瞭然,秦紅棉告訴我的話並非虛言,在鍾夫人的心目中,丈夫的地位,遠沒有那個段正淳來得重要。







第十章攬雙婦,藥叉修羅同郎樂(下)







此時萬劫谷中眾婢女男丁見谷主慘死,嚇得花容失色,發一聲喊,便四處奔逃。



秦紅棉見狀,右手一揚,短箭射出,將其中僅有的三個家丁射死,說道:「有敢逃的,這三個臭男人便是榜樣!」



其他眾女婢一看,頓時嚇得四下哭聲一片,卻沒有人再敢動彈一步。



甘寶寶臉色一變,喝道:「師姐,你這是做什麼?!」



秦紅棉縱馬行前幾步,說道:「師妹,算來我們姐妹兩總有十年沒見了,我們借一步講話如何。」



甘寶寶滿腹狐疑,但她最是瞭解自己的這個師姐,性如烈火、疾惡如仇,而且和她自己一樣,心中都是苦戀段正淳。卻不知為何方才和那少年如此親暱?不解之下,甘寶寶還是決定聽一下秦紅棉的說法。



於是甘寶寶臉色一肅,說道:「進來吧。」說完回過頭來,向屋內便行。秦紅棉見狀也飛身下馬,隨著甘寶寶一道進入屋中。



二女進得房中,甘寶寶轉身面對秦紅棉,面無表情地問道:「你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就快點說吧!」



秦紅棉聽到甘寶寶此言,臉上突然一紅,良久之中,心中才下定決心,這才?頭面對甘寶寶:「師妹,不瞞你說,我已經是外面那個男子的人了!」



這一語大出甘寶寶的意料之外,她和秦紅棉自幼一起長大,深知師姐的性格;而且她們兩人都苦戀段正淳,這一點甘寶寶更是心知肚明,為何此刻秦紅棉竟會說出這種話來?



「你!……不要臉!無恥!」甘寶寶怒罵道。



秦紅棉臉色一變,她生性好強,從來不肯在人前吃半點虧,如何能夠忍受甘寶寶如此的辱罵?



「我不要臉?總好過你,不僅自己被傑兒玩了,連女兒也搭了進去!」秦紅棉反唇說道。



一聽此言,甘寶寶頓時氣急攻心。自己最羞恥、最隱秘的事情,竟然讓那男子拿去四處宣揚,若是知道的人多了,叫她如何有臉活在世上?一時悲憤欲絕,舉手一劍便向秦紅棉劈去。



「要動刀子麼?師妹,十年不見就讓師姐看看你武藝進展到什麼地步吧!」



秦紅棉喝道,也隨著拔出修羅刀來,和甘寶寶纏鬥起來。



此時我正藏身屋外,秦紅棉和甘寶寶姐妹二人的談話一句不漏地傳入我的耳中,等到聽到屋內刀劍之聲大作,我暗叫一聲不妙,忙轉身點了旁邊那幾個婢女的穴道,使得她們動彈不得,然後伸手一推,推開門便衝了進去。



這時房中已經亂作一團,秦紅棉和甘寶寶武功系出同門,功力相若,這一斗便鬥得難解難分,房中的桌椅擺設等物在兩人的毆鬥之中難逃一劫,被砸得支離破碎,幾無一物完好。



我一看這樣下去乃是不了之局,心想不能任由她們再這樣鬥下去了,此刻要制住甘寶寶不難,難的是如何才能讓她像秦紅棉那樣從此順從於我?



「魚之樂功」能夠收服秦紅棉,乃是趁著她春情勃發之時,此刻甘寶寶恨我入骨,又如何會對我動情?何況我對自己究竟能將「魚之樂功」運用到什麼程度實在還是沒有把握,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甘寶寶見我進得屋來,一時新仇舊恨同時湧上心來,丈夫的慘死,自己和女兒的失貞,都是拜眼前這個可恨的男子所賜,怒不可遏之下,甘寶寶頓時捨了秦紅棉,奮不顧身地一劍向我刺來。



秦紅棉一看甘寶寶如此拚命,也是吃了一驚,不及細想,喝道:「不要傷我傑兒!」一刀便劈向甘寶寶背門。



我見此情形,急忙身子一轉,避開甘寶寶的長劍,然後伸手一抓,扣住秦紅棉的脈門,笑道:「紅棉兒,不要如此的辣手,今後都是一家人,下手何必這麼狠?」



甘寶寶罵道:「無恥的姦夫淫婦!誰和你們是一家人?拿命來!」說著又是一劍對著我們襲來。



我見此情形,心想只有先將甘寶寶制住,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於是運起「魚之樂功」氣勁,左手一旋,長袖捲成團來裹著甘寶寶的長劍,右手迅猛地出手,一下封住了甘寶寶肩上幾處大學,使她一時動彈不得。



甘寶寶受制,我這才放下心來,笑道:「寶貝兒,自從上次償了你的美妙滋味之後,我可是日思夜想,都是想你啊!對了,你女兒鍾靈呢?為何不見她在谷中啊?」



甘寶寶全身無法動得分毫,卻還有一張嘴沒有被封,此時聽我提到鍾靈,便罵道:「淫賊,靈兒早已不在谷中,你休想再動她一根毫毛!」



我心念一轉,看甘寶寶的樣子,已經是將自己豁出去了,唯一可以用來威脅她的,看來只有利用她對女兒的關心一途。



我細一思量,笑道:「鍾靈不在谷中,卻還有哪裡可去?我看她對那姓段的公子哥倒像是情意綿綿,自然是尋他去了……寶貝兒,我說的可對?」



我偷眼看那甘寶寶的表情,只見我說道段譽之時,她的臉上頓時露出惶急的神色,顯然我所料不差。



「呵呵,這就好辦了,大理雖大,但想段公子這種人物,還是不難找的。可惜那段公子是個書生,不知憑什麼來保護鍾靈?等我找到他們,一劍將那姓段的殺了,鍾靈嘛……哈哈,還不是任我魚肉?」



甘寶寶聽到此言,終於忍不住流下淚來。她罵道:「淫賊,你若再碰我女兒一下,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我微微一笑,走到甘寶寶的眼前,兩手將她梨花帶雨的玉臉捧起,先在唇上香了一下,道:「鍾靈那丫頭雖然漂亮,但哪裡及得上寶貝兒你這麼風情萬種?



只要你從了我,我保證今後不動鍾靈分毫!」



甘寶寶閉目沈思了一陣,方才?起頭來,說道:「當真是我若從你,你便不在染指靈兒?」



我笑道:「那是當然。」



「好!你先解開我的穴道。」甘寶寶說道。



我聞言也不遲疑,右手?起,解開甘寶寶被封的幾處穴道。



甘寶寶看了秦紅棉一眼,我馬上會意,道:「紅棉兒,你先到外面等著。」



秦紅棉依言走了出去。



等到秦紅棉將房門掩上,我急不可耐地一把抱起甘寶寶來,便向內間走去。



進得房中,我將甘寶寶放在地上,見她呆住了不動,便從身前溫柔地將她抱住,然後低頭向她的額頭吻去。甘寶寶渾身一震,似乎是猶豫了一下,但很快就輕嘆了一聲,然後便閉上雙眼,嬌軀柔順地靠在我的身上,粉臉輕?,兩片半閉的火紅香唇迎向了我的嘴來。



我見玉人主動投懷送抱,心中樂極,也就不再遲疑,舌頭飛快地伸入甘寶寶的檀口之中,貪婪地探索著她口中的香津。



兩人吻了一會兒,甘寶寶欲拒還迎的小女子神態勾起了我滿腔難以抑止的慾火,於是一面用力地吸吮著她的香舌,一面雙手卻已悄悄地解開甘寶寶腋下的鈕扣,一把將它們全部扯開,頓時甘寶寶嬌嫩賽雪的肌膚,就從衣服的開口處露出了一大片來。



這時我覺得慾火已經將我燒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我雙手拉住甘寶寶裙頭,便想要已經將之除下,就在這時,甘寶寶突然間臉色一變,右腿一猛地?,便是一個飛膝向我襠下撞來。



可惜甘寶寶卻不知道,我修練的這門「魚之樂功」,最是講究男女歡好時的心意相通,方才在和她熱吻之時,我便已將「魚之樂功」運起,甘寶寶心中所起的波瀾,如何能瞞得過我?



此時我見她突然發難,身子急忙一側,避開她的膝襲,同時右手飛快地向下一撈,已經抓住她飛起的右腳小腿,然後猛地向後一拉。



只聽見「哧哧」幾聲布帛撕裂之聲,甘寶寶所著褻褲,已經在我一拉之下,被蹦得撕裂開來,露出了那迷人的桃源洞外一片濃密的芳草。



甘寶寶發出了一聲絕望的低吼,我對著她得意的一笑,便解開褲子,露出自己那條碩大的肉棒,一下便頂入甘寶寶的秘穴之中。



我的肉棒這次已經是舊地重遊,但是前後兩次,卻是有著天壤之別。上一次我武功低微,靠著淫藥戰戰兢兢地玩了她一回;這次卻是身懷絕技,用武功讓她不得不臣服於我,此中差別,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甘寶寶的淫穴中尚是一片乾燥,我肉棒這一強行插入,弄得她苦痛不堪,忍不住地發出了一陣苦楚的尖叫。我早有準備,忙運起「魚之樂功」,將「魚之樂功」功力,借由我的肉棒不斷地輸入甘寶寶的淫穴中,然後再流入她的全身。



由於有了秦紅棉的經驗,我對如何以「魚之樂功」去激起女人的性慾已經是有了不少心得,在我的全力施為之下,很快地,儘管心中是如何的不願意,甘寶寶的騷穴還是無奈地濕潤起來,淫穴從陰道深處滲出,很快地便滋潤了她整個秘穴。



我繼續抽插了一陣,覺得已經不像剛才那麼困難重重,便猛力捅了幾下,每一下都直達花芯。甘寶寶性慾方起,一時哪裡能夠忍受如此猛烈的衝擊?忍不住便從喉嚨中發出了一陣呻吟。



我微微一笑,在甘寶寶的耳畔輕聲說道:「寶貝兒……這是懲罰你剛才飛腿踢我!怎麼樣,我的大肉棒是不是比上次更加銷魂了?今後只要你好好地聽我的話,我每天都可以用肉棒讓你爽到極點!」



甘寶寶在我的屌弄之下,一時也說不出話來,上次被我姦淫之後,儘管對我切齒痛恨,但有時想到那羞人所在,難免還要想起我那條天賦過人的大肉棒來,不要說她的丈夫鍾萬仇無法可比,就連當年讓她迷戀至今的段正淳,也沒如此雄厚的本錢!



想不到這一次再糟姦淫,感受竟然比上一次還要深厚、還要美好!她卻不知我練了「魚之樂功」後,床笫之術天下無雙,又豈是幾天前的毛頭小子可比?



我一邊繼續著下身的屌弄,兩手紛飛,將甘寶寶身上的碎衣物全部除去。甘寶寶此刻已經被我「魚之樂功」勾起淫慾,臉頰通紅,香汗淋漓,星目緊閉,一時哪裡能夠理會我在作些什麼?我將她脫得全身赤裸之後,便兩手探出,一手抓住她的一個乳房,不停地用力揉捏,這更加地增添了甘寶寶的淫勁。



此時我見到甘寶寶媚眼如絲,兩片猩紅的香唇像出水魚兒般一張一合著,那神情,十足是一副久旱逢甘霖的淫婦模樣,頓時大喜過望,知道自己的「魚之樂功」已經起了功效,此刻甘寶寶已經慾火攻心,再不是什麼貞潔婦人,而是著急等我來採摘她淫穴的飢渴蕩婦人。



於是,我雙手將甘寶寶的柳腰撐起,讓自己的大肉棒稍微退出一點,再用向前,盡根頂到盡頭……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難忘的神仙之旅


第九章攬雙婦,藥叉修羅同郎樂(上)







我心頭喜極,俯首在秦紅棉的櫻唇上又吻了一下,這時見一股晶瑩的精水慢慢地從她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處滲了出來,不由心頭愛極,身子一縮,腦袋湊在秦紅棉的胯下,伸出舌頭,便舔了起來。



「嗚……」的一聲輕響,秦紅棉從喉嚨中發出一陣不知是舒爽還是驚訝的呻吟,從未試過被男人如此服侍的中年美婦,第一次嘗到這種風流滋味,不由得使得秦紅棉的臉上浮起了一陣醉人的桃花紅。



我一點點地將那略帶腥味的淫水舔入自己口中,然後將它們壓在舌下,嘴巴繼續地探索著秦紅棉身體上最神秘的所在。直到秦紅棉的淫穴讓我清理得乾乾淨淨,穴壁上鮮紅的嫩肉被我的舌尖刺激得不斷抖動,我才停下動作。



我將秦紅棉抱在懷中,久未人道的秦紅棉羞得臉紅耳赤,星眸緊閉,不敢看我的動作。我將嘴巴貼在秦紅棉的櫻唇之上,緩緩地將方纔積聚的精水,慢慢地度入她的口中。



秦紅棉只覺得滿口猩猩的、稠稠的東西進入自己的口中,但是被身上的男子抱在懷中,一時意亂情迷,也不疑有它,一口便將那些精水吞了下去。



這一吞之下,秦紅棉才發現不妙,杏眼一睜,看到我的嘴邊還掛著一絲濃稠的液體,頓時知道了方才自己吞下的是什麼,不覺一陣噁心,喉嚨一陣翻騰,便要嘔將出來,可是那些精水早就已經順著食道進入胃中,卻哪裡還能嘔得出來?



我見狀忙再度將她抱在懷中,溫言安慰,同時兩手在她的身上不斷地摸索,弄得她淫性又起,我肉棒再度一挺,插入她的騷穴,又是抽弄了大半個時辰,兩人再度到達高潮,這才雙雙筋疲力盡地睡去。



第二朝醒來,我只覺得自己的頸部一邊冰涼,我一驚,忙睜開雙眼,只見秦紅棉兩眼垂淚,手中緊握著那把「修羅刀」指著我的喉嚨。



「美人兒,你這是幹什麼?」我問道,我知道此刻不能用絲毫的大意,若是一個不小心,這把鋒利無比的修羅刀便會洞穿我的咽喉。



「我守了十幾年的名節都壞在你的手中了……我對不起淳哥………我要殺了你!」秦紅棉厲聲說道,眼中凶光閉露,一份要將我致諸死地的神情。



我心念電轉,這秦紅棉唸唸不忘的那個段正淳,想必是和她有過一段露水姻緣,但是卻是「事了拂身去」,留下秦紅棉一個人忍受那歲月無窮無盡的煎熬,否則秦紅棉又豈會念茲在茲,說什麼守了十八年的貞潔云云?



一念及此,我決定賭上一把,脫口說道:「段正淳既然對你無情無義,去愛了別的女人,你又何必還對他唸唸不忘!」



秦紅棉一聽此言,臉色慘變,顫身說道:「閉嘴!誰對那個負心人唸唸不忘了?」



我忙乘機身子一轉,避開「修羅刀」的鋒芒,然後閃到秦紅棉的身後,緊緊扣住她的雙手,嘴巴在她耳邊輕語道:「美人兒,忘了那個負心人,今後我會好好待你!」



「匡當」一聲,秦紅棉手中的修羅刀掉在地上,秦紅棉回過頭來,看著我柔情的雙眼,說道:「你……此話當真?」



我心頭一樂,由於有了師娘的經驗,我對這些中年熟婦的心裡可謂是瞭如指掌,不管表面是如何的嚴肅厲害,在我這種年輕英俊的青年人的甜言蜜語下,沒有不心思蕩漾的。何況如今我還懷有「魚之樂功」這樣的神功,秦紅棉嘗過了滋味,又豈能不入我掌握之中?方纔的舉動,想來只不過是她一時衝動,只要我再加溫柔攻勢,不難讓秦紅棉從此對我死心塌地。



於是我俯首輕輕地吻著秦紅棉的玉頸,兩手伸到她的腋下,輕輕地去解她的衣扣。秦紅棉只覺一股慾火再度從小腹下騰升而起。她心頭也是奇怪,十八年來清心寡慾,從來就沒有遭受過這種性慾的侵襲,卻為何在這個青年的挑逗之下,自己的身子會如此地按捺不住?



秦紅棉卻不知道,她那經過「魚之樂功」侵襲的成熟肉體,已經變得異常的敏感,只要有稍許的挑逗,慾火便自然會被勾起,何況是我如今還使用了「魚之樂功」的氣勁?很快地,秦紅棉就感覺到自己的下身處一片涼颼颼的,剛剛穿上的褲子,已經再度被從自己騷穴中流出的淫水所浸濕……



接下來的三天可謂是香艷至極,我和秦紅棉二人,除了肚餓時採點野果充飢之外,其他時間,都是在不分晝夜的交合中度過。秦紅棉今年三十六歲,足足大了我十五年之多,卻在我年輕的肉棒插弄之下,對我言聽計從。



我按照天池子所遺的逍遙派秘笈所載,將「魚之樂功」反覆修練,「魚之樂功」共分六層,起首的兩層入門功夫極為簡單,而修習的法門就是在於女子的交合中吸其精華,為己所用。



秦紅棉武功不弱,我經過和她三日來的陰陽交匯,成功地使自己的「魚之樂功」突破到第三層。



這一日,我和秦紅棉纏綿方休,我輕輕的吻著懷中玉人。經過數日來的雨露佈施,秦紅棉久曠的成熟身軀得到了全面的滋潤,更加的顯得迷人,臉上的神色也少了幾分孤僻凶悍,多了幾分春色盎然,平添了幾分嬌艷。



這幾日來,我已經知道秦紅棉並非雲南大理人氏,而是來自中原。卻不知她為何來此,因此此刻溫存,便問起她來此的原因。



秦紅棉聽我問起,起初神色一黯,但隨之也便釋然,說道:「傑兒,我今生都是你的人了,我什麼都不再瞞你……我來大理,本來是為了那段正淳!」



我咦了一聲,「那是為何?」



「那是十八年前的事,那時我剛剛滿師,出來行走江湖,便遇到了一個人,那人乃是雲南大理人士,當時二十多歲年紀,便是段正淳了……」秦紅棉幽幽說道。



「當時我少不更事,一時被段正淳的甜言蜜語所惑,竟糊裡糊塗地將自己的身子給了他……可是不久之後,我竟然發現,他竟然連我的師妹也有染指!」



「我自然找他理論,本來我和師妹情同姐妹,便是兩女同侍一夫,那也沒有什麼……可是,他竟然說了一堆什麼江山美女不可兩全的話,說什麼要以社稷為重,然後便沒了蹤影!那時我和師妹方才知道,那段正淳乃是大理皇族,也就是方今大理正德帝段正明的嫡親弟弟,官拜鎮南王的便是!」



我吃了一驚,想不到那段正淳竟如此大的來頭,我忙接著問道:「那你來雲南,為的是找那段正淳?」



秦紅棉搖了搖頭:「這十八年來,我和師妹為了段正淳受盡折磨,直到今年年初,我收到了師妹的信,說是兩個女子害苦了我們師姐妹一生,這大仇非報不可。這兩個女人,一個姓王,家住蘇州;另一個名叫刀白風,是擺夷女子,相貌很美,以軟鞭作兵刃,卻便是如今的鎮南王妃……我接信後便和女兒一起遠赴蘇州殺那姓王的女人,但那女人手下奴才真多,住的地方又怪,我們沒見到她面,反給她手下的奴才一直追殺。我與女兒失散,便依照約定,南來大理,到師妹處相會……」



說到這兒,秦紅棉臉上一紅,「也是前世的冤孽,來到雲南,還沒有見到師妹,卻先遇到了你這……你這……」



「是我這有根大雞巴,能讓你爽歪歪的好傑兒對不對?」我抓狎地在秦紅棉耳邊說道。



秦紅棉羞不可遏,粉拳輕輕地鎚在我的胸前,臉上的神情十足是十幾歲少女撒嬌的神色。一會後,秦紅棉談到:「如今遇到傑兒你,我也不再去爭什麼了,只想和你相依相伴,直到永遠……」



「那你女兒呢?你不去找她?」我問道。



「她現在住在『萬劫谷』她師叔那裡,她的武功得我真傳,又有我的師妹照應,王家那些人應該奈何不了她……」



聽到這兒,我神色一變,問道:「什麼?!你說她住在萬劫谷?那你師妹是誰?」



秦紅棉不知我為何如此驚訝,說道:「聽說是住在萬劫谷外的一處房子中,我師妹名喚甘寶寶,江湖人送外號叫做『俏藥叉』的便是!」



我一聽之下,不由大笑起來。



秦紅棉不知所以,愣愣地看著我,不知我為何發笑。



我一邊兩手摸索著秦紅棉赤裸的身軀,一邊將我如何中了鍾靈閃電貂之毒,又如何進入萬劫谷中,從而將甘寶寶美女一網打盡之事,輕聲說與秦紅棉知曉。



秦紅棉神色迷離,本來聽到情郎竟然和師妹還有師妹的女兒有染,心中難免憤怒,但是經過了這幾天我的雨露洗禮,秦紅棉已經完全的身陷我的性慾陷阱之中,難以自拔,所以聽我敘述到和甘寶寶母女的淫慾妙事之事,秦紅棉不僅沒有發怒,下身的淫水反而是洶湧而出,最後拉我再度上馬,狠狠地屌弄了她一番,方才解了她的胸中慾火。



等到秦紅棉從高潮中恢復過來,我心念一動,磨著她和我一起再上萬劫谷。



甘寶寶和鍾靈嬌小玲瓏的身子令我久久不能忘懷,如今我武功已經在她之上,而且有了秦紅棉這熟婦相隨,又怕她何來?因此我要秦紅棉隨我同去,要一舉將這對性感的中年姐妹花一同收服在自己棒下。



秦紅棉本待不依,但是她如今已經沈迷與和我的淫戲,一日都少不得我的大雞巴有力的屌弄,也真怕惹惱了我,使我從此棄她而去,所以最後不得不答應下來。



我欣喜若狂,忙和秦紅棉兩人穿好衣裳,便一同騎上馬來,向萬劫谷方向奔去。



兩人同乘一騎,我讓秦紅棉坐在前面,自己在身後將她摟住,策馬奔騰。一個英俊少年帶著一個中年美婦騎馬奔馳,雖說大理民風開放,一路未免也是驚世駭俗。這樣三日後已到萬劫谷口,如今我自恃武功高強,也不停留,便縱馬直闖萬劫谷。



「哪個兔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闖到我萬劫谷來,給我馬上受死!」這時我聽到一個男子粗聲粗氣地喝道,?頭一看,只見眼前一人好長一張馬臉,眼睛生得甚高,一個圓圓的大鼻子卻和嘴巴擠在一塊,以致眼睛與鼻子之間,留下了一大塊一無所有的空白,相貌竟是醜到了極處。



鍾夫人甘寶寶俏生生地站在那人的旁邊,身後還有幾個婢女,卻不見鍾靈的行蹤。



這時我看見鍾夫人花容失色,卻又帶著幾分疑惑不解。顯然她已經看清了我和秦紅棉兩人的容貌,看到姦淫她和女人的那個男子突然出現在自己和丈夫的眼前,讓鍾夫人如何不心驚膽顫?而多年不見的師姐竟然柔情似水的偎依在那男子懷中,毫無半點羞恥之意,又叫甘寶寶如何能夠置信?



我輕蔑地一笑,「你就是什麼『馬王神』鍾萬仇了吧?醜成這個樣子,還能娶這麼如花似玉的一個老婆,你該改名叫做『鍾萬幸』才對……不過你老婆的確是不錯啊!本少爺屌她那會兒的淫蕩神情,真是令我魂牽夢縈啊!」



被我當著自己丈夫的面前說出自己最大的秘密,饒是甘寶寶如何堅強,也是一時臉色慘變,不知所措。



鍾萬仇暴跳如雷,轉頭看了甘寶寶一眼,見他如此神色,不由疑雲大起。要知道鍾萬仇為人最是善妒,對嬌妻又是視若珍寶,豈能容其他男子損到鍾夫人分毫?



「兔崽子!我馬王神若不將你碎屍萬段,從此鍾萬仇三個字倒過來寫!」鍾萬仇暴跳如雷,呼的一聲從身後取出一把九環大砍刀,飛身一撲,刀鋒橫劈向我的胸前。



我將鍾萬仇來勢凶狠,不敢怠慢,忙縱身一躍,跳下馬來,然後拔劍在手,使出無量劍法,反攻鍾萬仇咽喉要害。



「咦?兔崽子原來是無量劍門下?」鍾萬仇一見我的劍招,頓時脫口而出。



但打了十幾招之後,鍾萬仇連聲說道:「不對,不對……兔崽子的武功比左子穆和辛雙清還厲害,無量劍哪有這樣的內力?快說!你究竟是何人!?」



我輕蔑地一笑,說道:「小爺就讓你見識見識本派的真正武功,讓你在閻王爺面前也好有個交代!記住了,你是死在『鯤鵬劍法』之下!」說完身形一拔,憑空躍起丈餘,使出天池子所遺秘笈中記載的「鯤鵬劍法」,居高臨下地向鍾萬仇攻去。



「鯤鵬劍法」與「北冥神功」、「魚之樂功」一般,皆是出典於《莊子》,《莊子。內篇。逍遙遊第一》有云:「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



是以這套「鯤鵬劍法」共有七招,其中「鯤」字三式:「鯤遊北冥」、「巨鯤吞海」、「怒鯤襲日」:「鵬」字三式:「飛鵬展翼」、「鵬擊長空」及「鵬卷萬里」,另有第七招名曰:「鯤鵬變幻」,乃是融合前六招的精華之所在,最是厲害。這套劍法使將出來時氣勢壯美,劍招既有低潛陰擊之術,又有淩空翔擊之猛,變化端的是神奇莫測。



「逍遙派」武功不傳於世,鍾萬仇哪裡見過這門神妙萬方的劍法?頓時驚得面如土色。



我不待他回過神來,一招「巨鯤吞海」,人在半空中將劍旋出一片劍網,一時之間四周劍風猛起。



鍾萬仇猶如身處暴風眼中,身子哪裡還能動得分毫?



我更不留情,看準空當突然一劍猛襲,長劍便從鍾萬仇天靈蓋飛慣而入,直沒入體,僅剩下一個劍柄露在外面。



鍾萬仇兩眼圓睜,縱橫半生,卻死在像我這樣一個無名小輩的手中,想必他也是死不瞑目吧?過了稍許,才聽見「撲通」一聲,鍾萬仇的屍身摔落在地。



我?頭望向鍾夫人,十幾年來休戚與共的丈夫慘死,她本應該是悲痛欲絕才對,可是如今她的臉上只有驚訝之色,卻無悲憤之情。我頓時心頭瞭然,秦紅棉告訴我的話並非虛言,在鍾夫人的心目中,丈夫的地位,遠沒有那個段正淳來得重要。







第十章攬雙婦,藥叉修羅同郎樂(下)







此時萬劫谷中眾婢女男丁見谷主慘死,嚇得花容失色,發一聲喊,便四處奔逃。



秦紅棉見狀,右手一揚,短箭射出,將其中僅有的三個家丁射死,說道:「有敢逃的,這三個臭男人便是榜樣!」



其他眾女婢一看,頓時嚇得四下哭聲一片,卻沒有人再敢動彈一步。



甘寶寶臉色一變,喝道:「師姐,你這是做什麼?!」



秦紅棉縱馬行前幾步,說道:「師妹,算來我們姐妹兩總有十年沒見了,我們借一步講話如何。」



甘寶寶滿腹狐疑,但她最是瞭解自己的這個師姐,性如烈火、疾惡如仇,而且和她自己一樣,心中都是苦戀段正淳。卻不知為何方才和那少年如此親暱?不解之下,甘寶寶還是決定聽一下秦紅棉的說法。



於是甘寶寶臉色一肅,說道:「進來吧。」說完回過頭來,向屋內便行。秦紅棉見狀也飛身下馬,隨著甘寶寶一道進入屋中。



二女進得房中,甘寶寶轉身面對秦紅棉,面無表情地問道:「你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就快點說吧!」



秦紅棉聽到甘寶寶此言,臉上突然一紅,良久之中,心中才下定決心,這才?頭面對甘寶寶:「師妹,不瞞你說,我已經是外面那個男子的人了!」



這一語大出甘寶寶的意料之外,她和秦紅棉自幼一起長大,深知師姐的性格;而且她們兩人都苦戀段正淳,這一點甘寶寶更是心知肚明,為何此刻秦紅棉竟會說出這種話來?



「你!……不要臉!無恥!」甘寶寶怒罵道。



秦紅棉臉色一變,她生性好強,從來不肯在人前吃半點虧,如何能夠忍受甘寶寶如此的辱罵?



「我不要臉?總好過你,不僅自己被傑兒玩了,連女兒也搭了進去!」秦紅棉反唇說道。



一聽此言,甘寶寶頓時氣急攻心。自己最羞恥、最隱秘的事情,竟然讓那男子拿去四處宣揚,若是知道的人多了,叫她如何有臉活在世上?一時悲憤欲絕,舉手一劍便向秦紅棉劈去。



「要動刀子麼?師妹,十年不見就讓師姐看看你武藝進展到什麼地步吧!」



秦紅棉喝道,也隨著拔出修羅刀來,和甘寶寶纏鬥起來。



此時我正藏身屋外,秦紅棉和甘寶寶姐妹二人的談話一句不漏地傳入我的耳中,等到聽到屋內刀劍之聲大作,我暗叫一聲不妙,忙轉身點了旁邊那幾個婢女的穴道,使得她們動彈不得,然後伸手一推,推開門便衝了進去。



這時房中已經亂作一團,秦紅棉和甘寶寶武功系出同門,功力相若,這一斗便鬥得難解難分,房中的桌椅擺設等物在兩人的毆鬥之中難逃一劫,被砸得支離破碎,幾無一物完好。



我一看這樣下去乃是不了之局,心想不能任由她們再這樣鬥下去了,此刻要制住甘寶寶不難,難的是如何才能讓她像秦紅棉那樣從此順從於我?



「魚之樂功」能夠收服秦紅棉,乃是趁著她春情勃發之時,此刻甘寶寶恨我入骨,又如何會對我動情?何況我對自己究竟能將「魚之樂功」運用到什麼程度實在還是沒有把握,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甘寶寶見我進得屋來,一時新仇舊恨同時湧上心來,丈夫的慘死,自己和女兒的失貞,都是拜眼前這個可恨的男子所賜,怒不可遏之下,甘寶寶頓時捨了秦紅棉,奮不顧身地一劍向我刺來。



秦紅棉一看甘寶寶如此拚命,也是吃了一驚,不及細想,喝道:「不要傷我傑兒!」一刀便劈向甘寶寶背門。



我見此情形,急忙身子一轉,避開甘寶寶的長劍,然後伸手一抓,扣住秦紅棉的脈門,笑道:「紅棉兒,不要如此的辣手,今後都是一家人,下手何必這麼狠?」



甘寶寶罵道:「無恥的姦夫淫婦!誰和你們是一家人?拿命來!」說著又是一劍對著我們襲來。



我見此情形,心想只有先將甘寶寶制住,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於是運起「魚之樂功」氣勁,左手一旋,長袖捲成團來裹著甘寶寶的長劍,右手迅猛地出手,一下封住了甘寶寶肩上幾處大學,使她一時動彈不得。



甘寶寶受制,我這才放下心來,笑道:「寶貝兒,自從上次償了你的美妙滋味之後,我可是日思夜想,都是想你啊!對了,你女兒鍾靈呢?為何不見她在谷中啊?」



甘寶寶全身無法動得分毫,卻還有一張嘴沒有被封,此時聽我提到鍾靈,便罵道:「淫賊,靈兒早已不在谷中,你休想再動她一根毫毛!」



我心念一轉,看甘寶寶的樣子,已經是將自己豁出去了,唯一可以用來威脅她的,看來只有利用她對女兒的關心一途。



我細一思量,笑道:「鍾靈不在谷中,卻還有哪裡可去?我看她對那姓段的公子哥倒像是情意綿綿,自然是尋他去了……寶貝兒,我說的可對?」



我偷眼看那甘寶寶的表情,只見我說道段譽之時,她的臉上頓時露出惶急的神色,顯然我所料不差。



「呵呵,這就好辦了,大理雖大,但想段公子這種人物,還是不難找的。可惜那段公子是個書生,不知憑什麼來保護鍾靈?等我找到他們,一劍將那姓段的殺了,鍾靈嘛……哈哈,還不是任我魚肉?」



甘寶寶聽到此言,終於忍不住流下淚來。她罵道:「淫賊,你若再碰我女兒一下,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我微微一笑,走到甘寶寶的眼前,兩手將她梨花帶雨的玉臉捧起,先在唇上香了一下,道:「鍾靈那丫頭雖然漂亮,但哪裡及得上寶貝兒你這麼風情萬種?



只要你從了我,我保證今後不動鍾靈分毫!」



甘寶寶閉目沈思了一陣,方才?起頭來,說道:「當真是我若從你,你便不在染指靈兒?」



我笑道:「那是當然。」



「好!你先解開我的穴道。」甘寶寶說道。



我聞言也不遲疑,右手?起,解開甘寶寶被封的幾處穴道。



甘寶寶看了秦紅棉一眼,我馬上會意,道:「紅棉兒,你先到外面等著。」



秦紅棉依言走了出去。



等到秦紅棉將房門掩上,我急不可耐地一把抱起甘寶寶來,便向內間走去。



進得房中,我將甘寶寶放在地上,見她呆住了不動,便從身前溫柔地將她抱住,然後低頭向她的額頭吻去。甘寶寶渾身一震,似乎是猶豫了一下,但很快就輕嘆了一聲,然後便閉上雙眼,嬌軀柔順地靠在我的身上,粉臉輕?,兩片半閉的火紅香唇迎向了我的嘴來。



我見玉人主動投懷送抱,心中樂極,也就不再遲疑,舌頭飛快地伸入甘寶寶的檀口之中,貪婪地探索著她口中的香津。



兩人吻了一會兒,甘寶寶欲拒還迎的小女子神態勾起了我滿腔難以抑止的慾火,於是一面用力地吸吮著她的香舌,一面雙手卻已悄悄地解開甘寶寶腋下的鈕扣,一把將它們全部扯開,頓時甘寶寶嬌嫩賽雪的肌膚,就從衣服的開口處露出了一大片來。



這時我覺得慾火已經將我燒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我雙手拉住甘寶寶裙頭,便想要已經將之除下,就在這時,甘寶寶突然間臉色一變,右腿一猛地?,便是一個飛膝向我襠下撞來。



可惜甘寶寶卻不知道,我修練的這門「魚之樂功」,最是講究男女歡好時的心意相通,方才在和她熱吻之時,我便已將「魚之樂功」運起,甘寶寶心中所起的波瀾,如何能瞞得過我?



此時我見她突然發難,身子急忙一側,避開她的膝襲,同時右手飛快地向下一撈,已經抓住她飛起的右腳小腿,然後猛地向後一拉。



只聽見「哧哧」幾聲布帛撕裂之聲,甘寶寶所著褻褲,已經在我一拉之下,被蹦得撕裂開來,露出了那迷人的桃源洞外一片濃密的芳草。



甘寶寶發出了一聲絕望的低吼,我對著她得意的一笑,便解開褲子,露出自己那條碩大的肉棒,一下便頂入甘寶寶的秘穴之中。



我的肉棒這次已經是舊地重遊,但是前後兩次,卻是有著天壤之別。上一次我武功低微,靠著淫藥戰戰兢兢地玩了她一回;這次卻是身懷絕技,用武功讓她不得不臣服於我,此中差別,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甘寶寶的淫穴中尚是一片乾燥,我肉棒這一強行插入,弄得她苦痛不堪,忍不住地發出了一陣苦楚的尖叫。我早有準備,忙運起「魚之樂功」,將「魚之樂功」功力,借由我的肉棒不斷地輸入甘寶寶的淫穴中,然後再流入她的全身。



由於有了秦紅棉的經驗,我對如何以「魚之樂功」去激起女人的性慾已經是有了不少心得,在我的全力施為之下,很快地,儘管心中是如何的不願意,甘寶寶的騷穴還是無奈地濕潤起來,淫穴從陰道深處滲出,很快地便滋潤了她整個秘穴。



我繼續抽插了一陣,覺得已經不像剛才那麼困難重重,便猛力捅了幾下,每一下都直達花芯。甘寶寶性慾方起,一時哪裡能夠忍受如此猛烈的衝擊?忍不住便從喉嚨中發出了一陣呻吟。



我微微一笑,在甘寶寶的耳畔輕聲說道:「寶貝兒……這是懲罰你剛才飛腿踢我!怎麼樣,我的大肉棒是不是比上次更加銷魂了?今後只要你好好地聽我的話,我每天都可以用肉棒讓你爽到極點!」



甘寶寶在我的屌弄之下,一時也說不出話來,上次被我姦淫之後,儘管對我切齒痛恨,但有時想到那羞人所在,難免還要想起我那條天賦過人的大肉棒來,不要說她的丈夫鍾萬仇無法可比,就連當年讓她迷戀至今的段正淳,也沒如此雄厚的本錢!



想不到這一次再糟姦淫,感受竟然比上一次還要深厚、還要美好!她卻不知我練了「魚之樂功」後,床笫之術天下無雙,又豈是幾天前的毛頭小子可比?



我一邊繼續著下身的屌弄,兩手紛飛,將甘寶寶身上的碎衣物全部除去。甘寶寶此刻已經被我「魚之樂功」勾起淫慾,臉頰通紅,香汗淋漓,星目緊閉,一時哪裡能夠理會我在作些什麼?我將她脫得全身赤裸之後,便兩手探出,一手抓住她的一個乳房,不停地用力揉捏,這更加地增添了甘寶寶的淫勁。



此時我見到甘寶寶媚眼如絲,兩片猩紅的香唇像出水魚兒般一張一合著,那神情,十足是一副久旱逢甘霖的淫婦模樣,頓時大喜過望,知道自己的「魚之樂功」已經起了功效,此刻甘寶寶已經慾火攻心,再不是什麼貞潔婦人,而是著急等我來採摘她淫穴的飢渴蕩婦人。



於是,我雙手將甘寶寶的柳腰撐起,讓自己的大肉棒稍微退出一點,再用向前,盡根頂到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