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冰棺美人



雲雨收後,楊小天看著地上那一絲絲的血跡,他當然知道那是師姐柳茹仙的處子之血,連忙有一絲的歉意說道:「師姐,對不起,你若要怪我的話,你就打我吧,我在那個時侯對你做出那種事。」



柳茹仙搖了搖頭,臉上有一絲羞澀的說道:「你以為若我不願意,當時你可以對我那樣做嗎?」



柳茹仙的這句話,楊小天當然明白是什麼意思了,連忙開心的抱著師姐柳茹仙道:「師姐,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的待你的。」



被楊小天抱在懷中,柳茹仙感覺到一陣溫暖,就像是停靠在岸邊的船,有了一種歸屬的感覺,這就是柳茹仙一直想要尋找的,現在,她終於找到了,她知道,她的一生都會屬於這個男人,這個男人是她的驕傲,她的夫君,她一生的最愛。



時間,仿佛在兩人之間停頓了,整個空間就剩下了兩個相愛的人在那裏緊緊擁抱,如果這個時候不傳來一陣陣寒意,或許兩人還不會分開,現在兩人才想起,旁邊還有一具冰棺,並且冰棺裏面還躺著一個赤裸的美人。



隨著這寒氣的逼來,柳茹仙羞澀的推開了楊小天,口中嗔道:「夫君,你說那冰棺裏面躺的到底是活人還是死人啊?」



聽到柳茹仙叫自己夫君,楊小天突然有一種長大了的感覺,輕輕摟著柳茹仙道:「應該是活人,我先前試探了一下,她還有呼吸。」



「啊?」在楊小天懷中的柳茹仙驚呼道,「那怎麼能夠躺在冰棺裏面啊?我有點怕。」



「別怕,一切都有我在。」楊小天安慰著懷中的娘子,先前在雲雨的時候,楊小天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在柳茹仙的體內吸收了功力,當時他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後來才想明白,是腦中的春宮圖的原因,後來他又把吸收到的內力與自己的內力混合後通過自己的小兄弟傳給柳茹仙,一陰一陽的交合,讓楊小天了解到了春宮圖的秘密,原來這是一種高深的雙修大法,至於究竟修煉後會有什麼神奇的作用,楊小天就不得而知了,不過目前他知道這東西可以增強自己在男女方面的能力,還有提高內力。



聽到楊小天這麼說,柳茹仙覺得自己不是那麼害怕了,這時候,楊小天拉著柳茹仙的手,又慢慢的走進了那冰棺,當看到冰棺裏躺著的那位絕色美女後,楊小天突然有種奇怪的想法,他大膽的用手按住冰棺美人那光潔的額頭,突然,這個時候,楊小天的耳邊響起了一個女子的聲音:「救救妾身,公子,救救妾身。」



楊小天連忙驚慌的把手拿開,那女子的聲音又沒有了,楊小天覺得奇怪,而柳茹仙也發現了楊小天怪異的動作問道:「夫君,發生什麼事情了?」



楊小天怕柳茹仙害怕,所以並沒有告訴柳茹仙發生了什麼,楊小天心想為什麼會聽到女子的聲音,難道是這個女子在說話嗎?於是又大膽的將手按在女子的額頭上面,果然,那聲音又在楊小天的腦海之中回響起來:「公子,救救妾身。」



現在楊小天可以肯定那聲音是這冰棺裏面的女子發出的,但是怎麼給女子說話呢,楊小天想了想,大膽一試,將自己想說的話從內力傳送過去:「我怎麼救你啊?」



「太好了,公子終於能夠聽到妾身說話了,公子是否看見旁邊有一本《無字天書》,只要學會裏面的武功,用內力輸送到我的體內,我就會醒過來了。」那冰棺裏面的美人說道。



「哦。」楊小天應了一聲,通過內氣傳送過去,「那你等一等,我先試一下。」說完想說的話,楊小天收回大手,心想,那《無字天書》都化成光芒彙聚在自己體內了,估計那就是所謂的內力吧,不然自己也不會感覺那麼強,而且看樣子這女人十分美麗,不救她太對不起自己了,於是轉頭對柳茹仙說道:「茹仙,你先站遠一點,我想看能不能救到這位姑娘。」



「啊?」柳茹仙驚呼道:「夫君你要做什麼啊?」



「不做什麼,我就是在想,為什麼這個女子會無緣無故的躺在冰棺裏面,而且還有呼吸,如果能夠把她救醒,或許她會知道出去的路。」楊小天依舊沒有說實話,因為他現在還不敢肯定等一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為了不讓柳茹仙擔心,所以才這麼說。



見到楊小天這麼說,柳茹仙也不好說什麼,於是站遠了一點說道:「那你小心一點。」



「放心吧。」見到柳茹仙走遠了一點,楊小天開始站在冰棺面前,運氣自己的功力,將手掌對準女子的額頭,不斷的對女子輸送著內力,那內力傳送到女子的額頭上,逐漸往全身移去,而女子白皙的皮膚隨著內力的移動,逐漸變得紅潤起來,通過輸送內力,楊小天發現女子的腹部有一團黑色的氣流,雖然他不清楚那黑色的氣流是什麼東西,但是他感覺到那黑色的氣流一遇到自己的內氣,就會威力變弱,他估計女子應該是中了什麼內傷或者是什麼劇毒,所以才會這樣,發現了症狀,楊小天就更加加強內氣的輸送,很快,那團黑色的氣流就在女子的的腹部消失了,而這個時候,那冰棺的女子那雙緊閉的雙眼緩緩的睜開了。



見到女子睜開雙眼,楊小天連忙收回內力,女子緩慢的從冰棺裏面起來,看了楊小天一眼,連忙跪著說道:「妾身花伶蓉感謝公子的救命之恩。」



楊小天連忙扶著自稱花伶蓉的女子,此時花伶蓉還是全身赤裸,蘇醒後的花伶蓉,那美妙的胴體無形的散發出一種致命的誘惑,讓楊小天這初嚐男女之事的色魔來說,更是具有吸引力,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將色眼轉移開來說道:「不用多謝,你怎麼會躺在這冰棺裏呢?」



後面的柳茹仙看到冰棺裏面的女子居然醒過來了,先是一驚,後退了幾步,但是聽到兩人的對話,也放寬了緊張的心情,走上前來,玉手抓住楊小天的衣襟。



第二十七章 花氏後人



花伶蓉從冰棺裏面走了出來,此時她已經完全恢複了過來,美若天仙般的臉蛋透著健康的紅雲,白淨中泛露出赤色,圓額幾絲紋路淺淺的,黑長的睫毛微微的顫抖,霧蒙蒙的眼眶媚豔嬌麗,直挺的鼻骨白玉般的晶瑩,喘著熱氣的丹唇緋嫩一張一合,整個美麗的玉面注視著楊小天和柳茹仙,絲絲縷縷的黑亮柔髮散披在玉肩麗背上,雪脂般的脖頸瘦長細膩,胸脯該圓的圓該平的平,大蟠桃形狀的山峰高聳在胸前,肥臀白滑膩圓,臀肉雪玉般的清亮透澈,在楊小天的眼中,簡直就是驚為天人,此時楊小天那不聽話的小兄弟不自覺的堅硬了起來。



花伶蓉半彎著著身子,坐了一個行禮後說道:「妾身乃是北魏花氏後人,家父為北魏六王子,家母為花氏木蘭,在妾身十八歲那年,中了萬毒邪氣,家母費盡千辛萬苦,尋找到《無字天書》,想以純陽之氣驅散萬毒邪氣的純陰之氣,但是並沒有參透《無字天書》的奧秘,家母只好把我藏身在萬年冰棺裏面,以保存我的身軀,待有緣之人參透《無字天書》方可救我。」



「什麼,你是花木蘭的後人?」這下楊小天更加驚訝了,這花木蘭可是楊小天佩服的女子之一,本來他還以為花木蘭只是民間流傳的女英雄,想不到真有其人。



相傳花木蘭為北魏人,父親是一位軍人,從小就把木蘭當男孩來培養,木蘭十來歲的時候,他就常帶木蘭到村外小河邊練武,騎馬、射箭、舞刀、使棒,空餘時間,木蘭還喜歡看父親的舊兵書。



北魏經過孝文帝的改革,社會經濟得到了發展,人民生活較為安定。但是,當時北方遊牧民族柔然族不斷南下騷擾,北魏政權規定每家出一名男子上前線。木蘭的父親年紀大了,哪能上戰場呢,家裏的弟弟年紀又小,於是木蘭決定替父從軍,從此開始了她長達十二年的軍隊生活。去邊關打仗,對於很多男人來說都是艱苦的事情,更不要說木蘭又要隱瞞身份,又要與夥伴們一起殺敵。但是花木蘭最後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十二年後勝利還家。皇帝因為她的功勞,想請她做大官,不過被花木蘭拒絕了。想不到花木蘭居然嫁給了北魏六王子,並且生了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兒。



「恩公很奇怪嗎?妾身可是句句屬實。」花伶蓉看到楊小天一臉的驚訝,微微的說道,她以為楊小天不相信她的話,此時她剛從冰棺蘇醒,完全忘記自己還是全身赤裸,那嬌豔的模樣,讓楊小天看得更是心頭一蕩。



「不是,我只是有點奇怪。」楊小天連忙說道:「北魏離現在已經有一百多年了,我沒有想到姑娘居然是一百多年前的人。」



「什麼,現在已經一百多年後了?」這次輪到花伶蓉驚訝了,這一驚訝,這時候她才發覺自己居然是全身赤裸,連忙用手捂住身上關鍵的部位,旁邊的柳茹仙在經過談話後,已經不像先前那麼害怕了,退去自己身上的外衣走過去給花伶蓉披上,「姑娘,你先披上吧。」



「謝謝你了。」花伶蓉對柳茹仙友善的一笑。



「那姑娘有什麼打算呢?」楊小天問道,對於他來說,怪事年年有,今年對於他來說是特別的多,現在站在面前的,居然是一百多年前的人。



「恩公的救命之恩,妾身無以為報,望恩公能讓妾身呆在恩公身邊服侍恩公,以報答救命之恩。」聽到楊小天這麼說,花伶蓉微微的說道,美目望著楊小天,仿佛在等待著楊小天的回答。



花伶蓉這麼說,可讓楊小天心頭狂喜一下,這個絕色大美人居然願意留在自己身邊,不過他並沒有急於的表現出來,而是看了看柳茹仙,柳茹仙聽完花伶蓉的身世後,心想她現在在世上一個親人也沒有了,出去肯定會被人欺負,現在她要留在夫君身邊,那固然是最好的,於是向楊小天點了點頭。



見到柳茹仙點頭,楊小天知道她答應了,心頭狂喜了一下說道:「那好吧。」



「真的,太好了,謝謝恩公了。」見到楊小天答應,花伶蓉開心的嬌笑了一下,那模樣真是動人,讓人想犯罪。



「對了,這冰棺有什麼作用了呢,為什麼你躺在裏面一百多年,容顏一點也沒有變呢?」楊小天好奇的問道。



「這冰棺叫萬年冰棺,當初我中了萬毒邪氣之後,萬毒邪氣乃是純陰之氣,必須要《無字天書》的純陽之氣才能化解,但是家母和家父並沒有參詳出《無字天書》的奧秘,家母只好尋找到萬年冰棺,來保存我的身體,因為這萬年冰棺可以暫時壓制我的萬毒邪氣,將我的身體冰封,家母說等參詳出《無字天書》的奧秘之後,就會救我,想不到我一躺就是一百多年,家母和家父怕早就不在世間了。」



花伶蓉說著說著,臉上流露出一絲的傷心的表情,畢竟一沈睡就是一百多年,這種恍如隔世的滋味,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承受的。



見到花伶蓉的傷心,柳茹仙輕輕抱著她,給予她溫暖和勇氣,女人是關心女人的,從現在柳茹仙的動作就可以看出來,柳茹仙想到花伶蓉現在舉目無親,心中難免跟著花伶蓉難過,突然她想到花伶蓉說了要留在夫君身邊,自己不如成全一好事,而且看夫君的眼色,也知道他對花伶蓉有點意思,於是柳茹仙嬌笑著對楊小天道:「夫君,我看讓花伶蓉也成為你的妻子吧,她在這世界上什麼親人也沒有了。」



楊小天聽到這話,含笑著看了看柳茹仙,然後將目光轉向花伶蓉。花伶蓉在已經聽到了柳茹仙的話,本來她先前說的服侍楊小天,實際上也就是那個意思,現在柳茹仙這麼說了,花伶蓉有些動情地道:「如果恩公不嫌棄我,我一定會留在恩公身邊服侍恩公的。」花伶蓉有些哽咽,說不下去了,是啊,這恍如隔世後的打擊讓花伶蓉一時間難以接受,而楊小天的出現,讓她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楊小天聽了這話,伸出雙手,攬住花伶蓉和柳茹仙的腰,讓她們靠著自己,口中溫柔的說道:「你們都是我的女人,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們幸福的。」



花伶蓉紅著眼睛小聲道:「我相信你。」



柳茹仙也點了點頭。



一股難以言語的幸福感覺從楊小天心底漾起,楊小天手上一緊,就將兩女更加用力的攬入了懷中。花伶蓉和柳茹仙也完全忘記了一切,用盡力氣緊緊地反摟著楊小天,這一刻,楊小天的眼中只有花伶蓉和柳茹仙。



第二十八章 別有洞天



懷中的兩個美女,讓楊小天又蠢蠢欲動起來,鼻間聞著兩女身上的幽香,楊小天的魔手開始在兩女那美妙的曲線上面遊走,楊小天讓兩女緊靠在自己的懷中,雙手有力的圈住兩女的柔嫩細腰,輕輕說道:「你們真美。」



楊小天的手粗壯有力,如一把鋒厲的寶刀層層割開柳茹仙和花伶蓉女性所有的矜持,柳茹仙和花伶蓉柔順地偎在楊小天的懷裏,口中隨著楊小天魔手在自己身上的遊走,口中情不自禁的發出喃喃之聲,聽到柳茹仙和花伶蓉口中的聲音,楊小天一雙不安份的手悄悄向上,滑入花伶蓉的衣內,完全掌握住她胸前豪碩的雙峰,隨著楊小天的手在雙峰的運動,花伶蓉一顆心越來越緊張,自己那對從未有男人摸過雙峰此時在楊小天的手中不斷的變化著形狀,緊繃的身體瞬時一軟,灘軟如水倒在楊小天懷裏了,那種感覺她從未有過,陌生中透露出一絲美妙的感覺。



楊小天的另一隻色手也開始進攻柳茹仙了,先前和柳茹仙的雲雨,楊小天已經完全掌握了男女之事的奧秘,在加上春宮圖的指點,此時的楊小天像是一個久經戰場的人,所有的動作,都是那麼的熟練,一步一步的,將兩女帶往那人間的天堂。



一切的語言,在這個時候都已經顯得蒼白無力了,有的只是雙目和體內不斷燃燒的火焰,三人像是化成了一團火焰,不斷的融合在了一起,一時間,山洞充滿了女子的呻吟和男子的喘氣,給這山洞增添了無限的春意。



對於楊小天來說,在男女之事上面,好像他有著無限的精力,他一次又一次的將兩女送上高峰,直到兩女已經無力再戰,他才心疼的停止下來,懷中抱著因為高潮暈睡過去的柳茹仙和花伶蓉,楊小天胡亂的想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算下來,被困在懸崖已經有兩天了,奇遇是不少,但是還是找不到出去的路,他可不想就這麼一生呆在懸崖,因為在接受了《魔神邪功》和《無字天書》之後,楊小天感覺自己的內心逐漸改變了,他有了一種爭霸的心,他想擁有天下的美女,包括上次昏迷時候出現在夢中的她,他已經下定決心,只要能出去,一定要走一條成魔之道,決不回頭,不論前途怎麼樣都要面對它,他一定要成為至尊,武林的至尊,江湖的至尊,天下的至尊,更是天下女人的至尊,成王敗寇,成功了,他就是名傳千古的霸主,失敗了,他就是遺臭萬年的惡魔,但是他無所畏懼,因為他已經選擇了這條路,他知道,今後走出懸崖的,將是一個不一樣的楊小天,迷糊之間,楊小天也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而當楊小天睡的正開心的時候,忽然覺得鼻子癢癢的,忍不住打了個噴嚏,然後張開了眼睛,就看見柳茹仙和花伶蓉正拿著頭髮笑著看著自己,楊小天一手一個摟住了她們的纖腰,輕輕的揉了兩下說道:「竟然敢作弄我,難道不怕我再來一次?」說著魔手開始向兩女的腰下滑去,嚇的柳茹仙和花伶蓉忙按住楊小天的手,怕楊小天真的要來這麼一下。



「看你們的表情,用得著那麼緊張嗎?」看著柳茹仙和花伶蓉兩人的樣子,楊小天不由得笑了出來,雙手伸了一個懶腰,將手放在後腦。



「夫君,你在想什麼啊?」柳茹仙問道,自從失身給楊小天後,柳茹仙就被楊小天當成自己的男人了,江湖兒女從來就不拘小節,所以她就改口稱呼楊小天為夫君,柳茹仙在說話的同時把她美妙的胴體貼了上來,讓楊小天很自然的有了反應。



「我在想我們還要在這裏呆多久,如果還呆的久,得找點東西修築一個屋子才行,不然每次都這樣雲雨,我怕你們受不了這寒冷之氣。」楊小天笑著在柳茹仙的粉臀上拍了一下繼續說道:「不過要是你們這樣的話,我可就不保證會做出什麼事情來的哦。」



看著兩女想動又不敢動的樣子,楊小天真是覺得好笑。在她們的臉上各捏了一下說道:「放心啦,我只是想快一點出去,大師兄人心不古的,我怕他對師傅和師娘不利。」



「夫君是想出去嗎?」花伶蓉把頭擱在楊小天的胸口說道:「或許我知道出去的辦法。」花伶蓉被楊小天奪走處子之身後,心中就視楊小天唯一的男人了,而且本來花伶蓉在世界上,也只有楊小天是唯一的親人,所以楊小天的話,對於花伶蓉來說,就是真理,而且花伶蓉出生在宮廷之家,想當初她可是堂堂的北魏的公主,所以特別知書達禮。



「真的?」楊小天聽到花伶蓉說有辦法出去,開心的問道,雙手並因著這份開心不安分的描繪著兩女的曲線。



「我記得娘親當時送我來到這邊的時候說過,此處為絕地懸崖,如果是想找出路,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修煉了《無字天書》,那麼又另當別論了。」



花伶蓉頓了頓,因為她感覺到楊小天的魔手在自己周身遊走,又不斷的勾起了她體內莫名的興奮,所以扭動了一下身子想擺脫楊小天,口中才說道:「娘親說《無字天書》是上古守護神州大地的奇人火所創,功力至剛至陽,修煉成功後,可以禦駕飛升,先前夫君在救我的時候,我已經感覺到夫君的功力已經到達了那水平,所以夫君想要出去,絕非難事。」



「原來是這樣,難怪我覺得自己一下變強了很多。」這下楊小天算是明白了一點了,想不到《無字天書》居然有這樣的來頭,不過他奇怪的是,當初花伶蓉的母親送她來這邊,沒有修煉《無字天書》,又怎麼出去的呢?於是問道:「那當初你母親送你來這邊,又是怎麼出去的呢?」



「娘親修煉過《萬聖劍典》,這《萬聖劍典》也是由上古守護神州大地的奇人水所創,修煉者一樣可以禦駕飛升。」花伶蓉躺在楊小天懷中幸福的說道,因為在楊小天的懷中,花伶蓉感覺到特別的溫暖。



楊小天現在算是明白了,雖然有很多細節還不是很清楚,不過也不急於一時,以後可以慢慢的問花伶蓉,目前重要的是先出去再說,於是溫存了一會兒後,三人起身穿衣服,由於花伶蓉躺在冰棺裏面,一直是赤裸的,所以楊小天把他的外衣拿給花伶蓉披上,他可不想出去後,花伶蓉美妙的胴體被人看見。



第二十九章 花氏兵法



三人走出山洞後,楊小天又看見山洞變那個石碑,上面的字,一度讓他產生迷惑,於是對花伶蓉問道:「伶蓉,這上面的字是你娘親刻的嗎?」



「嗯,娘親說她把我們花家兵法的精髓全部寫在這幾句話裏面了,所謂一山一重天,一石一境界,一灘一世界;一悟一淨土,一念一塵緣,一笑一晴空,如果有緣人能夠理解《無字天書》的奧秘,肯定也會參透這幾句話的意思,同時她也說這兵法就送給救我的有緣人。」披著楊小天外衣的花伶蓉雖然已經被衣服遮住了她絕美的胴體,但是那一舉一動,都給人充滿著誘惑的感覺,而旁邊的柳茹仙,本來就美豔的臉蛋,在經曆過楊小天的滋潤和雙修大法的改變後,更加的嬌豔動人。



楊小天聽完花伶蓉話,放開兩女的手,向石碑跪下叩了三個響頭,心中說道:「雖然我沒有見到嶽母大人,但是嶽母大人的事跡女婿是如雷貫耳,今有幸救到伶蓉,實乃我的福分,請嶽母大人放心,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的對待伶蓉。」心中說完以後,才起身,再次牽著兩女的手。



兩女見到楊小天的動作,知道他此時在感謝花木蘭,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柔情,楊小天的一舉一動,都充滿了承諾,讓兩女感動不已。



走出山洞後,三人又回到了懸崖的空地之處,楊小天還無法掌握禦駕飛升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感覺,於是對花伶蓉問道:「伶蓉,這禦駕飛升到底應該怎麼做啊?」



「這,我不是清楚,我記得娘親說過,禦駕飛升,只好掌握好體內的內力,將它運用自如就可以了。」花伶蓉美目一皺,想了一下說道。



「那好,我先試一下。」楊小天聽完後,先運起自己體內的內氣,讓內氣在周身運轉一遍後,然後運用天山派的輕功,果然,楊小天的身體開始緩慢的往上空升起,但是上升不到十米,楊小天又掉落了下來。



兩女慌張的跑上去扶著楊小天,生怕楊小天跌倒,楊小天輕笑了一下,歉意的說道:「看來還是不行。」



「沒有關係,夫君多試幾次吧,或許能掌握到其中的奧秘。」柳茹仙安慰著楊小天。



「嗯。」楊小天點了點頭,鬆開兩女的手,又開始運起內氣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終於,在第八次,楊小天掌握的其中的奧秘,所謂禦駕飛升,實際就是心隨所動,只好控制住自己的心,一切就好辦了。在第八次,楊小天終於成功了,他運用體內的內氣,飛升出來懸崖,當他站在後山,前面就是跌落的懸崖,楊小天感慨萬千,想不到短短的幾日,自己的變化是如此之大,幸好自己大難不死,還得到兩個嬌妻,並且身懷絕世武功,他已經打算了等一下把花伶蓉和柳茹仙救上來後,要好好的找大師兄算帳。



想了一會兒,楊小天又跳回懸崖,這次他已經掌握了飛升的奧秘,所以很平穩的落地,兩女見到楊小天平穩的落地後,高興地抱著楊小天。



楊小天也抱著兩個嬌妻,口中說道:「夫人們,我們要出去了。」



「嗯。」柳茹仙在楊小天的懷中,點了點頭,說道:「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幾天的。」



「我也不會。」楊小天用手將柳茹仙的頭擡了起來,親吻了一口柳茹仙紅豔的嘴唇,然後再一次給柳茹仙肯定的答案。



「夫君,出去後你可要好好的對待妾身。」見到楊小天親吻柳茹仙,花伶蓉可不依了,她也需要楊小天的疼愛。



「放心吧,伶蓉,我一定會好好待你們的。」楊小天當然不會忘記在花伶蓉的紅唇親吻一口了。



三人又溫存了一會兒,楊小天才施展禦駕飛升,將花伶蓉和柳茹仙帶出懸崖。正當三人平穩的著地後,楊小天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天兒,你怎麼在這裏啊,我們找了你好幾天了。」



第三十章 楊家主母



楊小天連忙回過頭,看見一名美豔的中年婦人,這名風姿卓約的中年美婦正是楊家家主楊遠牧的母親,楊小天的奶奶鳳姿伶,雖然已經刻意打扮的樸素一些,但緊身的衣衫包著曼妙的身材,舉手投足間依然掩飾不住成熟豐滿的風韻。鳳姿伶的容貌極其美麗,真可以說是有著沈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她明目善睞,皓齒如貝,黛眉櫻口,冰肌玉骨,意態妍麗,豐韻娉婷,雖已年過四十,但身體豐滿勻稱,養顏有術,那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身子,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真是嫵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那肥大渾圓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聳豐滿的山峰,更隨時都要將衣裙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



「奶奶,你怎麼在這裏?」楊小天看到美豔的奶奶,驚訝的問道,此時奶奶鳳姿伶不是應該在巴蜀楊家嗎,怎麼會出現在天山呢?



原來,楊小天被父親楊遠牧送往天山不久後,民間舉辦了一個選舉大賽,後來傳到高宗皇帝李治耳中,唐高宗李治為了順應民意,此次大賽由民間選舉,官方主辦,此時選舉大賽,一是選舉江湖中各大家族對朝廷所做的貢獻,同時選舉天下十大美人,和十大高手,選舉確定後,一些能夠出席的由唐高宗李治邀請到皇宮頒獎,而楊家名聲在外,當然在榜中,既然楊遠牧還沒有做好退隱的準備,就接到黃榜,帶著嬌妻胡靜儀、唐婉兒、長孫凝香上京了。



而鳳姿伶和張怡佳不太喜歡這樣的熱鬧,所以沒有去京城長安,楊小天走後,楊家難免少了一些往日的歡笑,這要到年關了,鳳姿伶更加想念自己的愛孫,於是打算上天山看看楊小天,所以陪同四媳婦張怡佳一同前往天山,誰知道剛到天山,就聽到楊小天失蹤的消息,這對於她來說,是無法承受的,連續尋找了幾日後,也不見楊小天的蹤跡,打算通知兒子前往天山,今天她又不放心孫子的安全,想來後山看看,剛開到後山,就看見孫子楊小天出現在眼前,而且旁邊還有兩個美豔的女子,這叫她怎麼不高興呢。



鳳姿伶今年已經四十七歲,看上去任然像是三十來歲的樣子,她年輕的時候乃是幻境仙門中人,幻境仙門是一個神秘的門派,比慈航靜齋更為神秘,門中全是女子,從來不過問江湖中事,一心只為修道成仙,在鳳姿伶十四歲那年,得到師門的出世修煉,遇到楊道明,兩人愛得死去活來,鳳姿伶不顧師門反對,嫁給楊道明,幻境仙門見鳳姿伶心意已決,只好將鳳姿伶逐出師門,鳳姿伶嫁給楊道明後,沒有多久就生下了楊遠牧,可是楊道明在二十八歲那年得病去世,留下鳳姿伶守寡,獨自帶大楊遠牧,鳳姿伶年輕的時候,特別的叛逆,不然也不會不顧師門的反對嫁給楊道明了,後來楊道明去世後,鳳姿伶獨自帶大兒子,平時她也在修煉師門的武功,所以看上去特別的年輕,跟自己的幾個媳婦站在一起,人家只會認為她們是姐妹。鳳姿伶喜歡楊小天,是因為楊小天不但乖巧,而且更有丈夫楊道明的影子,剛到天山的時候,鳳姿伶得知孫子楊小天失蹤了,那種打擊對於她來說,是可想而而知的,現在見到孫子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鳳姿伶一

掃幾天的愁眉,開心的跑上去擁抱著楊小天在懷中,生怕失去了這個唯一的孫子。



鳳姿伶豐滿的身體差點讓楊小天喘不氣來,好不容易,楊小天才在奶奶鳳姿伶的懷中問道:「奶奶,你還沒有告訴孫兒,你怎麼會在這裏呢?」



鳳姿伶實在是太開心了,所以才忘情的抱著自己的孫子,現在聽到楊小天的問話,才放開楊小天,一臉慈祥的說道:「你跑到哪裏去了,害得奶奶擔心了幾天。」



楊小天微微的掙紮出奶奶的懷抱,因為再不掙紮出去,楊小天要顯洋相了,原來先前鳳姿伶抱著楊小天的時候,那豐滿的身體不斷和楊小天產生著摩擦,讓楊小天情不自禁的有點入迷,鼻中聞著奶奶身上熟婦的香味,下面的小弟弟又不自覺的站立起來,楊小天掙紮出去後,把這幾天的事情簡短的告訴了鳳姿伶,鳳姿伶聽到楊小天掉落到懸崖,連忙美目看著楊小天的身體,發現他完整無缺,才放心下來。



而當楊小天說起花伶蓉和柳茹仙的時候,鳳姿伶也帶著慈祥的目光看著這未來的兩個孫媳婦,當知道花伶蓉的身世後,鳳姿伶驚訝的說道:「想不到還能遇到花氏後人。」原來,這幻境仙門就是上古奇人水所創,水是四大奇人之中唯一的女子,在修煉《萬聖劍典》達到虛空境界後,留下《萬聖劍典》給門人,好讓門人勘破其中玄機,幻境仙門一直以破碎虛空為目標,追求成仙之道,不過後人資質有限,直到千年前,出現了一名奇女子——也就是後來慈航靜齋的創立人水子怡,雖然水子怡修煉到了《萬聖劍典》的第七層天,但是依舊無法達到第八層的原地飛升,後來她灰心的離開幻境仙門,打算過著隱居的生活,看能否參詳出第八層的境界出來,不過參詳了二十年,依然毫無進展,幻境仙門在知道水子怡的現狀後,開導水子怡另立門派,水子怡在這二十年來也想明白很多,既然不能達到破碎虛空,至少可以為天下做一些貢獻,於是創立慈航靜齋,並把《萬聖劍典》武功結合起來,另外創造了《慈航劍典》出來,並以輔助天下明君為己任,

雖然《萬聖劍典》高深莫測,在水子怡後,無人能夠達到第七層的境界,不過在千年後,又出來一名奇女子,這為就是民間廣為流傳的女英雄——花木蘭,花木蘭不但完整的參詳出《萬聖劍典》的奧秘,更達到了破碎虛空的境界,但是她放棄了成仙的機會,因為她有一個愛她的夫君,也就是跟著她一起打仗的魏國六王子,後來花木蘭嫁給魏國六王子,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而花木蘭的事情,在幻境仙門中廣為傳至,因為花木蘭證明了《萬聖劍典》可以達到破碎虛空的境界,這些作為幻境仙門門人,當然清楚這些事情了,鳳姿伶想不到在這裏會遇到花氏後人,不由拉著花伶蓉仔細的看了起來。



當然,鳳姿伶在看完花伶蓉後,也沒有忘記柳茹仙,畢竟兩女都是孫子口中的妻子,自己的孫媳婦,在看完兩女後,花伶蓉是越看越喜歡,好一會兒才說道:「天兒,你們掉下去幾天了,肯定沒有吃好吧,我們先回去,你四姨娘和你師娘她們還在四處尋找你呢。」



「四姨娘也來了啊?」楊小天道:「那父親和母親呢,還有二姨娘,三姨娘呢?」



「他們接到皇命,去京城去了,而我和怡佳不太喜歡這樣的熱鬧,就來天山看你了。」鳳姿伶美目看著孫兒楊小天,現在確定了楊小天完整無事,她擔心了幾天的心也平靜了下來。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無恥魔霸56~60
第二十六章 冰棺美人



雲雨收後,楊小天看著地上那一絲絲的血跡,他當然知道那是師姐柳茹仙的處子之血,連忙有一絲的歉意說道:「師姐,對不起,你若要怪我的話,你就打我吧,我在那個時侯對你做出那種事。」



柳茹仙搖了搖頭,臉上有一絲羞澀的說道:「你以為若我不願意,當時你可以對我那樣做嗎?」



柳茹仙的這句話,楊小天當然明白是什麼意思了,連忙開心的抱著師姐柳茹仙道:「師姐,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的待你的。」



被楊小天抱在懷中,柳茹仙感覺到一陣溫暖,就像是停靠在岸邊的船,有了一種歸屬的感覺,這就是柳茹仙一直想要尋找的,現在,她終於找到了,她知道,她的一生都會屬於這個男人,這個男人是她的驕傲,她的夫君,她一生的最愛。



時間,仿佛在兩人之間停頓了,整個空間就剩下了兩個相愛的人在那裏緊緊擁抱,如果這個時候不傳來一陣陣寒意,或許兩人還不會分開,現在兩人才想起,旁邊還有一具冰棺,並且冰棺裏面還躺著一個赤裸的美人。



隨著這寒氣的逼來,柳茹仙羞澀的推開了楊小天,口中嗔道:「夫君,你說那冰棺裏面躺的到底是活人還是死人啊?」



聽到柳茹仙叫自己夫君,楊小天突然有一種長大了的感覺,輕輕摟著柳茹仙道:「應該是活人,我先前試探了一下,她還有呼吸。」



「啊?」在楊小天懷中的柳茹仙驚呼道,「那怎麼能夠躺在冰棺裏面啊?我有點怕。」



「別怕,一切都有我在。」楊小天安慰著懷中的娘子,先前在雲雨的時候,楊小天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在柳茹仙的體內吸收了功力,當時他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後來才想明白,是腦中的春宮圖的原因,後來他又把吸收到的內力與自己的內力混合後通過自己的小兄弟傳給柳茹仙,一陰一陽的交合,讓楊小天了解到了春宮圖的秘密,原來這是一種高深的雙修大法,至於究竟修煉後會有什麼神奇的作用,楊小天就不得而知了,不過目前他知道這東西可以增強自己在男女方面的能力,還有提高內力。



聽到楊小天這麼說,柳茹仙覺得自己不是那麼害怕了,這時候,楊小天拉著柳茹仙的手,又慢慢的走進了那冰棺,當看到冰棺裏躺著的那位絕色美女後,楊小天突然有種奇怪的想法,他大膽的用手按住冰棺美人那光潔的額頭,突然,這個時候,楊小天的耳邊響起了一個女子的聲音:「救救妾身,公子,救救妾身。」



楊小天連忙驚慌的把手拿開,那女子的聲音又沒有了,楊小天覺得奇怪,而柳茹仙也發現了楊小天怪異的動作問道:「夫君,發生什麼事情了?」



楊小天怕柳茹仙害怕,所以並沒有告訴柳茹仙發生了什麼,楊小天心想為什麼會聽到女子的聲音,難道是這個女子在說話嗎?於是又大膽的將手按在女子的額頭上面,果然,那聲音又在楊小天的腦海之中回響起來:「公子,救救妾身。」



現在楊小天可以肯定那聲音是這冰棺裏面的女子發出的,但是怎麼給女子說話呢,楊小天想了想,大膽一試,將自己想說的話從內力傳送過去:「我怎麼救你啊?」



「太好了,公子終於能夠聽到妾身說話了,公子是否看見旁邊有一本《無字天書》,只要學會裏面的武功,用內力輸送到我的體內,我就會醒過來了。」那冰棺裏面的美人說道。



「哦。」楊小天應了一聲,通過內氣傳送過去,「那你等一等,我先試一下。」說完想說的話,楊小天收回大手,心想,那《無字天書》都化成光芒彙聚在自己體內了,估計那就是所謂的內力吧,不然自己也不會感覺那麼強,而且看樣子這女人十分美麗,不救她太對不起自己了,於是轉頭對柳茹仙說道:「茹仙,你先站遠一點,我想看能不能救到這位姑娘。」



「啊?」柳茹仙驚呼道:「夫君你要做什麼啊?」



「不做什麼,我就是在想,為什麼這個女子會無緣無故的躺在冰棺裏面,而且還有呼吸,如果能夠把她救醒,或許她會知道出去的路。」楊小天依舊沒有說實話,因為他現在還不敢肯定等一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為了不讓柳茹仙擔心,所以才這麼說。



見到楊小天這麼說,柳茹仙也不好說什麼,於是站遠了一點說道:「那你小心一點。」



「放心吧。」見到柳茹仙走遠了一點,楊小天開始站在冰棺面前,運氣自己的功力,將手掌對準女子的額頭,不斷的對女子輸送著內力,那內力傳送到女子的額頭上,逐漸往全身移去,而女子白皙的皮膚隨著內力的移動,逐漸變得紅潤起來,通過輸送內力,楊小天發現女子的腹部有一團黑色的氣流,雖然他不清楚那黑色的氣流是什麼東西,但是他感覺到那黑色的氣流一遇到自己的內氣,就會威力變弱,他估計女子應該是中了什麼內傷或者是什麼劇毒,所以才會這樣,發現了症狀,楊小天就更加加強內氣的輸送,很快,那團黑色的氣流就在女子的的腹部消失了,而這個時候,那冰棺的女子那雙緊閉的雙眼緩緩的睜開了。



見到女子睜開雙眼,楊小天連忙收回內力,女子緩慢的從冰棺裏面起來,看了楊小天一眼,連忙跪著說道:「妾身花伶蓉感謝公子的救命之恩。」



楊小天連忙扶著自稱花伶蓉的女子,此時花伶蓉還是全身赤裸,蘇醒後的花伶蓉,那美妙的胴體無形的散發出一種致命的誘惑,讓楊小天這初嚐男女之事的色魔來說,更是具有吸引力,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將色眼轉移開來說道:「不用多謝,你怎麼會躺在這冰棺裏呢?」



後面的柳茹仙看到冰棺裏面的女子居然醒過來了,先是一驚,後退了幾步,但是聽到兩人的對話,也放寬了緊張的心情,走上前來,玉手抓住楊小天的衣襟。



第二十七章 花氏後人



花伶蓉從冰棺裏面走了出來,此時她已經完全恢複了過來,美若天仙般的臉蛋透著健康的紅雲,白淨中泛露出赤色,圓額幾絲紋路淺淺的,黑長的睫毛微微的顫抖,霧蒙蒙的眼眶媚豔嬌麗,直挺的鼻骨白玉般的晶瑩,喘著熱氣的丹唇緋嫩一張一合,整個美麗的玉面注視著楊小天和柳茹仙,絲絲縷縷的黑亮柔髮散披在玉肩麗背上,雪脂般的脖頸瘦長細膩,胸脯該圓的圓該平的平,大蟠桃形狀的山峰高聳在胸前,肥臀白滑膩圓,臀肉雪玉般的清亮透澈,在楊小天的眼中,簡直就是驚為天人,此時楊小天那不聽話的小兄弟不自覺的堅硬了起來。



花伶蓉半彎著著身子,坐了一個行禮後說道:「妾身乃是北魏花氏後人,家父為北魏六王子,家母為花氏木蘭,在妾身十八歲那年,中了萬毒邪氣,家母費盡千辛萬苦,尋找到《無字天書》,想以純陽之氣驅散萬毒邪氣的純陰之氣,但是並沒有參透《無字天書》的奧秘,家母只好把我藏身在萬年冰棺裏面,以保存我的身軀,待有緣之人參透《無字天書》方可救我。」



「什麼,你是花木蘭的後人?」這下楊小天更加驚訝了,這花木蘭可是楊小天佩服的女子之一,本來他還以為花木蘭只是民間流傳的女英雄,想不到真有其人。



相傳花木蘭為北魏人,父親是一位軍人,從小就把木蘭當男孩來培養,木蘭十來歲的時候,他就常帶木蘭到村外小河邊練武,騎馬、射箭、舞刀、使棒,空餘時間,木蘭還喜歡看父親的舊兵書。



北魏經過孝文帝的改革,社會經濟得到了發展,人民生活較為安定。但是,當時北方遊牧民族柔然族不斷南下騷擾,北魏政權規定每家出一名男子上前線。木蘭的父親年紀大了,哪能上戰場呢,家裏的弟弟年紀又小,於是木蘭決定替父從軍,從此開始了她長達十二年的軍隊生活。去邊關打仗,對於很多男人來說都是艱苦的事情,更不要說木蘭又要隱瞞身份,又要與夥伴們一起殺敵。但是花木蘭最後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十二年後勝利還家。皇帝因為她的功勞,想請她做大官,不過被花木蘭拒絕了。想不到花木蘭居然嫁給了北魏六王子,並且生了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兒。



「恩公很奇怪嗎?妾身可是句句屬實。」花伶蓉看到楊小天一臉的驚訝,微微的說道,她以為楊小天不相信她的話,此時她剛從冰棺蘇醒,完全忘記自己還是全身赤裸,那嬌豔的模樣,讓楊小天看得更是心頭一蕩。



「不是,我只是有點奇怪。」楊小天連忙說道:「北魏離現在已經有一百多年了,我沒有想到姑娘居然是一百多年前的人。」



「什麼,現在已經一百多年後了?」這次輪到花伶蓉驚訝了,這一驚訝,這時候她才發覺自己居然是全身赤裸,連忙用手捂住身上關鍵的部位,旁邊的柳茹仙在經過談話後,已經不像先前那麼害怕了,退去自己身上的外衣走過去給花伶蓉披上,「姑娘,你先披上吧。」



「謝謝你了。」花伶蓉對柳茹仙友善的一笑。



「那姑娘有什麼打算呢?」楊小天問道,對於他來說,怪事年年有,今年對於他來說是特別的多,現在站在面前的,居然是一百多年前的人。



「恩公的救命之恩,妾身無以為報,望恩公能讓妾身呆在恩公身邊服侍恩公,以報答救命之恩。」聽到楊小天這麼說,花伶蓉微微的說道,美目望著楊小天,仿佛在等待著楊小天的回答。



花伶蓉這麼說,可讓楊小天心頭狂喜一下,這個絕色大美人居然願意留在自己身邊,不過他並沒有急於的表現出來,而是看了看柳茹仙,柳茹仙聽完花伶蓉的身世後,心想她現在在世上一個親人也沒有了,出去肯定會被人欺負,現在她要留在夫君身邊,那固然是最好的,於是向楊小天點了點頭。



見到柳茹仙點頭,楊小天知道她答應了,心頭狂喜了一下說道:「那好吧。」



「真的,太好了,謝謝恩公了。」見到楊小天答應,花伶蓉開心的嬌笑了一下,那模樣真是動人,讓人想犯罪。



「對了,這冰棺有什麼作用了呢,為什麼你躺在裏面一百多年,容顏一點也沒有變呢?」楊小天好奇的問道。



「這冰棺叫萬年冰棺,當初我中了萬毒邪氣之後,萬毒邪氣乃是純陰之氣,必須要《無字天書》的純陽之氣才能化解,但是家母和家父並沒有參詳出《無字天書》的奧秘,家母只好尋找到萬年冰棺,來保存我的身體,因為這萬年冰棺可以暫時壓制我的萬毒邪氣,將我的身體冰封,家母說等參詳出《無字天書》的奧秘之後,就會救我,想不到我一躺就是一百多年,家母和家父怕早就不在世間了。」



花伶蓉說著說著,臉上流露出一絲的傷心的表情,畢竟一沈睡就是一百多年,這種恍如隔世的滋味,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承受的。



見到花伶蓉的傷心,柳茹仙輕輕抱著她,給予她溫暖和勇氣,女人是關心女人的,從現在柳茹仙的動作就可以看出來,柳茹仙想到花伶蓉現在舉目無親,心中難免跟著花伶蓉難過,突然她想到花伶蓉說了要留在夫君身邊,自己不如成全一好事,而且看夫君的眼色,也知道他對花伶蓉有點意思,於是柳茹仙嬌笑著對楊小天道:「夫君,我看讓花伶蓉也成為你的妻子吧,她在這世界上什麼親人也沒有了。」



楊小天聽到這話,含笑著看了看柳茹仙,然後將目光轉向花伶蓉。花伶蓉在已經聽到了柳茹仙的話,本來她先前說的服侍楊小天,實際上也就是那個意思,現在柳茹仙這麼說了,花伶蓉有些動情地道:「如果恩公不嫌棄我,我一定會留在恩公身邊服侍恩公的。」花伶蓉有些哽咽,說不下去了,是啊,這恍如隔世後的打擊讓花伶蓉一時間難以接受,而楊小天的出現,讓她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楊小天聽了這話,伸出雙手,攬住花伶蓉和柳茹仙的腰,讓她們靠著自己,口中溫柔的說道:「你們都是我的女人,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們幸福的。」



花伶蓉紅著眼睛小聲道:「我相信你。」



柳茹仙也點了點頭。



一股難以言語的幸福感覺從楊小天心底漾起,楊小天手上一緊,就將兩女更加用力的攬入了懷中。花伶蓉和柳茹仙也完全忘記了一切,用盡力氣緊緊地反摟著楊小天,這一刻,楊小天的眼中只有花伶蓉和柳茹仙。



第二十八章 別有洞天



懷中的兩個美女,讓楊小天又蠢蠢欲動起來,鼻間聞著兩女身上的幽香,楊小天的魔手開始在兩女那美妙的曲線上面遊走,楊小天讓兩女緊靠在自己的懷中,雙手有力的圈住兩女的柔嫩細腰,輕輕說道:「你們真美。」



楊小天的手粗壯有力,如一把鋒厲的寶刀層層割開柳茹仙和花伶蓉女性所有的矜持,柳茹仙和花伶蓉柔順地偎在楊小天的懷裏,口中隨著楊小天魔手在自己身上的遊走,口中情不自禁的發出喃喃之聲,聽到柳茹仙和花伶蓉口中的聲音,楊小天一雙不安份的手悄悄向上,滑入花伶蓉的衣內,完全掌握住她胸前豪碩的雙峰,隨著楊小天的手在雙峰的運動,花伶蓉一顆心越來越緊張,自己那對從未有男人摸過雙峰此時在楊小天的手中不斷的變化著形狀,緊繃的身體瞬時一軟,灘軟如水倒在楊小天懷裏了,那種感覺她從未有過,陌生中透露出一絲美妙的感覺。



楊小天的另一隻色手也開始進攻柳茹仙了,先前和柳茹仙的雲雨,楊小天已經完全掌握了男女之事的奧秘,在加上春宮圖的指點,此時的楊小天像是一個久經戰場的人,所有的動作,都是那麼的熟練,一步一步的,將兩女帶往那人間的天堂。



一切的語言,在這個時候都已經顯得蒼白無力了,有的只是雙目和體內不斷燃燒的火焰,三人像是化成了一團火焰,不斷的融合在了一起,一時間,山洞充滿了女子的呻吟和男子的喘氣,給這山洞增添了無限的春意。



對於楊小天來說,在男女之事上面,好像他有著無限的精力,他一次又一次的將兩女送上高峰,直到兩女已經無力再戰,他才心疼的停止下來,懷中抱著因為高潮暈睡過去的柳茹仙和花伶蓉,楊小天胡亂的想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算下來,被困在懸崖已經有兩天了,奇遇是不少,但是還是找不到出去的路,他可不想就這麼一生呆在懸崖,因為在接受了《魔神邪功》和《無字天書》之後,楊小天感覺自己的內心逐漸改變了,他有了一種爭霸的心,他想擁有天下的美女,包括上次昏迷時候出現在夢中的她,他已經下定決心,只要能出去,一定要走一條成魔之道,決不回頭,不論前途怎麼樣都要面對它,他一定要成為至尊,武林的至尊,江湖的至尊,天下的至尊,更是天下女人的至尊,成王敗寇,成功了,他就是名傳千古的霸主,失敗了,他就是遺臭萬年的惡魔,但是他無所畏懼,因為他已經選擇了這條路,他知道,今後走出懸崖的,將是一個不一樣的楊小天,迷糊之間,楊小天也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而當楊小天睡的正開心的時候,忽然覺得鼻子癢癢的,忍不住打了個噴嚏,然後張開了眼睛,就看見柳茹仙和花伶蓉正拿著頭髮笑著看著自己,楊小天一手一個摟住了她們的纖腰,輕輕的揉了兩下說道:「竟然敢作弄我,難道不怕我再來一次?」說著魔手開始向兩女的腰下滑去,嚇的柳茹仙和花伶蓉忙按住楊小天的手,怕楊小天真的要來這麼一下。



「看你們的表情,用得著那麼緊張嗎?」看著柳茹仙和花伶蓉兩人的樣子,楊小天不由得笑了出來,雙手伸了一個懶腰,將手放在後腦。



「夫君,你在想什麼啊?」柳茹仙問道,自從失身給楊小天後,柳茹仙就被楊小天當成自己的男人了,江湖兒女從來就不拘小節,所以她就改口稱呼楊小天為夫君,柳茹仙在說話的同時把她美妙的胴體貼了上來,讓楊小天很自然的有了反應。



「我在想我們還要在這裏呆多久,如果還呆的久,得找點東西修築一個屋子才行,不然每次都這樣雲雨,我怕你們受不了這寒冷之氣。」楊小天笑著在柳茹仙的粉臀上拍了一下繼續說道:「不過要是你們這樣的話,我可就不保證會做出什麼事情來的哦。」



看著兩女想動又不敢動的樣子,楊小天真是覺得好笑。在她們的臉上各捏了一下說道:「放心啦,我只是想快一點出去,大師兄人心不古的,我怕他對師傅和師娘不利。」



「夫君是想出去嗎?」花伶蓉把頭擱在楊小天的胸口說道:「或許我知道出去的辦法。」花伶蓉被楊小天奪走處子之身後,心中就視楊小天唯一的男人了,而且本來花伶蓉在世界上,也只有楊小天是唯一的親人,所以楊小天的話,對於花伶蓉來說,就是真理,而且花伶蓉出生在宮廷之家,想當初她可是堂堂的北魏的公主,所以特別知書達禮。



「真的?」楊小天聽到花伶蓉說有辦法出去,開心的問道,雙手並因著這份開心不安分的描繪著兩女的曲線。



「我記得娘親當時送我來到這邊的時候說過,此處為絕地懸崖,如果是想找出路,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修煉了《無字天書》,那麼又另當別論了。」



花伶蓉頓了頓,因為她感覺到楊小天的魔手在自己周身遊走,又不斷的勾起了她體內莫名的興奮,所以扭動了一下身子想擺脫楊小天,口中才說道:「娘親說《無字天書》是上古守護神州大地的奇人火所創,功力至剛至陽,修煉成功後,可以禦駕飛升,先前夫君在救我的時候,我已經感覺到夫君的功力已經到達了那水平,所以夫君想要出去,絕非難事。」



「原來是這樣,難怪我覺得自己一下變強了很多。」這下楊小天算是明白了一點了,想不到《無字天書》居然有這樣的來頭,不過他奇怪的是,當初花伶蓉的母親送她來這邊,沒有修煉《無字天書》,又怎麼出去的呢?於是問道:「那當初你母親送你來這邊,又是怎麼出去的呢?」



「娘親修煉過《萬聖劍典》,這《萬聖劍典》也是由上古守護神州大地的奇人水所創,修煉者一樣可以禦駕飛升。」花伶蓉躺在楊小天懷中幸福的說道,因為在楊小天的懷中,花伶蓉感覺到特別的溫暖。



楊小天現在算是明白了,雖然有很多細節還不是很清楚,不過也不急於一時,以後可以慢慢的問花伶蓉,目前重要的是先出去再說,於是溫存了一會兒後,三人起身穿衣服,由於花伶蓉躺在冰棺裏面,一直是赤裸的,所以楊小天把他的外衣拿給花伶蓉披上,他可不想出去後,花伶蓉美妙的胴體被人看見。



第二十九章 花氏兵法



三人走出山洞後,楊小天又看見山洞變那個石碑,上面的字,一度讓他產生迷惑,於是對花伶蓉問道:「伶蓉,這上面的字是你娘親刻的嗎?」



「嗯,娘親說她把我們花家兵法的精髓全部寫在這幾句話裏面了,所謂一山一重天,一石一境界,一灘一世界;一悟一淨土,一念一塵緣,一笑一晴空,如果有緣人能夠理解《無字天書》的奧秘,肯定也會參透這幾句話的意思,同時她也說這兵法就送給救我的有緣人。」披著楊小天外衣的花伶蓉雖然已經被衣服遮住了她絕美的胴體,但是那一舉一動,都給人充滿著誘惑的感覺,而旁邊的柳茹仙,本來就美豔的臉蛋,在經曆過楊小天的滋潤和雙修大法的改變後,更加的嬌豔動人。



楊小天聽完花伶蓉話,放開兩女的手,向石碑跪下叩了三個響頭,心中說道:「雖然我沒有見到嶽母大人,但是嶽母大人的事跡女婿是如雷貫耳,今有幸救到伶蓉,實乃我的福分,請嶽母大人放心,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的對待伶蓉。」心中說完以後,才起身,再次牽著兩女的手。



兩女見到楊小天的動作,知道他此時在感謝花木蘭,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柔情,楊小天的一舉一動,都充滿了承諾,讓兩女感動不已。



走出山洞後,三人又回到了懸崖的空地之處,楊小天還無法掌握禦駕飛升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感覺,於是對花伶蓉問道:「伶蓉,這禦駕飛升到底應該怎麼做啊?」



「這,我不是清楚,我記得娘親說過,禦駕飛升,只好掌握好體內的內力,將它運用自如就可以了。」花伶蓉美目一皺,想了一下說道。



「那好,我先試一下。」楊小天聽完後,先運起自己體內的內氣,讓內氣在周身運轉一遍後,然後運用天山派的輕功,果然,楊小天的身體開始緩慢的往上空升起,但是上升不到十米,楊小天又掉落了下來。



兩女慌張的跑上去扶著楊小天,生怕楊小天跌倒,楊小天輕笑了一下,歉意的說道:「看來還是不行。」



「沒有關係,夫君多試幾次吧,或許能掌握到其中的奧秘。」柳茹仙安慰著楊小天。



「嗯。」楊小天點了點頭,鬆開兩女的手,又開始運起內氣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終於,在第八次,楊小天掌握的其中的奧秘,所謂禦駕飛升,實際就是心隨所動,只好控制住自己的心,一切就好辦了。在第八次,楊小天終於成功了,他運用體內的內氣,飛升出來懸崖,當他站在後山,前面就是跌落的懸崖,楊小天感慨萬千,想不到短短的幾日,自己的變化是如此之大,幸好自己大難不死,還得到兩個嬌妻,並且身懷絕世武功,他已經打算了等一下把花伶蓉和柳茹仙救上來後,要好好的找大師兄算帳。



想了一會兒,楊小天又跳回懸崖,這次他已經掌握了飛升的奧秘,所以很平穩的落地,兩女見到楊小天平穩的落地後,高興地抱著楊小天。



楊小天也抱著兩個嬌妻,口中說道:「夫人們,我們要出去了。」



「嗯。」柳茹仙在楊小天的懷中,點了點頭,說道:「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幾天的。」



「我也不會。」楊小天用手將柳茹仙的頭擡了起來,親吻了一口柳茹仙紅豔的嘴唇,然後再一次給柳茹仙肯定的答案。



「夫君,出去後你可要好好的對待妾身。」見到楊小天親吻柳茹仙,花伶蓉可不依了,她也需要楊小天的疼愛。



「放心吧,伶蓉,我一定會好好待你們的。」楊小天當然不會忘記在花伶蓉的紅唇親吻一口了。



三人又溫存了一會兒,楊小天才施展禦駕飛升,將花伶蓉和柳茹仙帶出懸崖。正當三人平穩的著地後,楊小天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天兒,你怎麼在這裏啊,我們找了你好幾天了。」



第三十章 楊家主母



楊小天連忙回過頭,看見一名美豔的中年婦人,這名風姿卓約的中年美婦正是楊家家主楊遠牧的母親,楊小天的奶奶鳳姿伶,雖然已經刻意打扮的樸素一些,但緊身的衣衫包著曼妙的身材,舉手投足間依然掩飾不住成熟豐滿的風韻。鳳姿伶的容貌極其美麗,真可以說是有著沈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她明目善睞,皓齒如貝,黛眉櫻口,冰肌玉骨,意態妍麗,豐韻娉婷,雖已年過四十,但身體豐滿勻稱,養顏有術,那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身子,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真是嫵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那肥大渾圓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聳豐滿的山峰,更隨時都要將衣裙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



「奶奶,你怎麼在這裏?」楊小天看到美豔的奶奶,驚訝的問道,此時奶奶鳳姿伶不是應該在巴蜀楊家嗎,怎麼會出現在天山呢?



原來,楊小天被父親楊遠牧送往天山不久後,民間舉辦了一個選舉大賽,後來傳到高宗皇帝李治耳中,唐高宗李治為了順應民意,此次大賽由民間選舉,官方主辦,此時選舉大賽,一是選舉江湖中各大家族對朝廷所做的貢獻,同時選舉天下十大美人,和十大高手,選舉確定後,一些能夠出席的由唐高宗李治邀請到皇宮頒獎,而楊家名聲在外,當然在榜中,既然楊遠牧還沒有做好退隱的準備,就接到黃榜,帶著嬌妻胡靜儀、唐婉兒、長孫凝香上京了。



而鳳姿伶和張怡佳不太喜歡這樣的熱鬧,所以沒有去京城長安,楊小天走後,楊家難免少了一些往日的歡笑,這要到年關了,鳳姿伶更加想念自己的愛孫,於是打算上天山看看楊小天,所以陪同四媳婦張怡佳一同前往天山,誰知道剛到天山,就聽到楊小天失蹤的消息,這對於她來說,是無法承受的,連續尋找了幾日後,也不見楊小天的蹤跡,打算通知兒子前往天山,今天她又不放心孫子的安全,想來後山看看,剛開到後山,就看見孫子楊小天出現在眼前,而且旁邊還有兩個美豔的女子,這叫她怎麼不高興呢。



鳳姿伶今年已經四十七歲,看上去任然像是三十來歲的樣子,她年輕的時候乃是幻境仙門中人,幻境仙門是一個神秘的門派,比慈航靜齋更為神秘,門中全是女子,從來不過問江湖中事,一心只為修道成仙,在鳳姿伶十四歲那年,得到師門的出世修煉,遇到楊道明,兩人愛得死去活來,鳳姿伶不顧師門反對,嫁給楊道明,幻境仙門見鳳姿伶心意已決,只好將鳳姿伶逐出師門,鳳姿伶嫁給楊道明後,沒有多久就生下了楊遠牧,可是楊道明在二十八歲那年得病去世,留下鳳姿伶守寡,獨自帶大楊遠牧,鳳姿伶年輕的時候,特別的叛逆,不然也不會不顧師門的反對嫁給楊道明了,後來楊道明去世後,鳳姿伶獨自帶大兒子,平時她也在修煉師門的武功,所以看上去特別的年輕,跟自己的幾個媳婦站在一起,人家只會認為她們是姐妹。鳳姿伶喜歡楊小天,是因為楊小天不但乖巧,而且更有丈夫楊道明的影子,剛到天山的時候,鳳姿伶得知孫子楊小天失蹤了,那種打擊對於她來說,是可想而而知的,現在見到孫子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鳳姿伶一

掃幾天的愁眉,開心的跑上去擁抱著楊小天在懷中,生怕失去了這個唯一的孫子。



鳳姿伶豐滿的身體差點讓楊小天喘不氣來,好不容易,楊小天才在奶奶鳳姿伶的懷中問道:「奶奶,你還沒有告訴孫兒,你怎麼會在這裏呢?」



鳳姿伶實在是太開心了,所以才忘情的抱著自己的孫子,現在聽到楊小天的問話,才放開楊小天,一臉慈祥的說道:「你跑到哪裏去了,害得奶奶擔心了幾天。」



楊小天微微的掙紮出奶奶的懷抱,因為再不掙紮出去,楊小天要顯洋相了,原來先前鳳姿伶抱著楊小天的時候,那豐滿的身體不斷和楊小天產生著摩擦,讓楊小天情不自禁的有點入迷,鼻中聞著奶奶身上熟婦的香味,下面的小弟弟又不自覺的站立起來,楊小天掙紮出去後,把這幾天的事情簡短的告訴了鳳姿伶,鳳姿伶聽到楊小天掉落到懸崖,連忙美目看著楊小天的身體,發現他完整無缺,才放心下來。



而當楊小天說起花伶蓉和柳茹仙的時候,鳳姿伶也帶著慈祥的目光看著這未來的兩個孫媳婦,當知道花伶蓉的身世後,鳳姿伶驚訝的說道:「想不到還能遇到花氏後人。」原來,這幻境仙門就是上古奇人水所創,水是四大奇人之中唯一的女子,在修煉《萬聖劍典》達到虛空境界後,留下《萬聖劍典》給門人,好讓門人勘破其中玄機,幻境仙門一直以破碎虛空為目標,追求成仙之道,不過後人資質有限,直到千年前,出現了一名奇女子——也就是後來慈航靜齋的創立人水子怡,雖然水子怡修煉到了《萬聖劍典》的第七層天,但是依舊無法達到第八層的原地飛升,後來她灰心的離開幻境仙門,打算過著隱居的生活,看能否參詳出第八層的境界出來,不過參詳了二十年,依然毫無進展,幻境仙門在知道水子怡的現狀後,開導水子怡另立門派,水子怡在這二十年來也想明白很多,既然不能達到破碎虛空,至少可以為天下做一些貢獻,於是創立慈航靜齋,並把《萬聖劍典》武功結合起來,另外創造了《慈航劍典》出來,並以輔助天下明君為己任,

雖然《萬聖劍典》高深莫測,在水子怡後,無人能夠達到第七層的境界,不過在千年後,又出來一名奇女子,這為就是民間廣為流傳的女英雄——花木蘭,花木蘭不但完整的參詳出《萬聖劍典》的奧秘,更達到了破碎虛空的境界,但是她放棄了成仙的機會,因為她有一個愛她的夫君,也就是跟著她一起打仗的魏國六王子,後來花木蘭嫁給魏國六王子,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而花木蘭的事情,在幻境仙門中廣為傳至,因為花木蘭證明了《萬聖劍典》可以達到破碎虛空的境界,這些作為幻境仙門門人,當然清楚這些事情了,鳳姿伶想不到在這裏會遇到花氏後人,不由拉著花伶蓉仔細的看了起來。



當然,鳳姿伶在看完花伶蓉後,也沒有忘記柳茹仙,畢竟兩女都是孫子口中的妻子,自己的孫媳婦,在看完兩女後,花伶蓉是越看越喜歡,好一會兒才說道:「天兒,你們掉下去幾天了,肯定沒有吃好吧,我們先回去,你四姨娘和你師娘她們還在四處尋找你呢。」



「四姨娘也來了啊?」楊小天道:「那父親和母親呢,還有二姨娘,三姨娘呢?」



「他們接到皇命,去京城去了,而我和怡佳不太喜歡這樣的熱鬧,就來天山看你了。」鳳姿伶美目看著孫兒楊小天,現在確定了楊小天完整無事,她擔心了幾天的心也平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