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才女如煙(上)



蘇寒媚這才回過神來,嫵媚的雙眸望了楊小天一眼後說道:「妾身在幽靈門這麼多年,從來就沒有見過門主是誰,妾身只知道幽靈門所有的事情都是由陰後九天魔女夢纖纖管理。」



「原來是這樣,那陰後九天魔女夢纖纖到底是什麼人啊?」楊小天見到蘇寒媚並沒有說謊的樣子,聽蘇寒媚這麼說,不由對陰後九天魔女夢纖纖有點感興趣。



「這個妾身也不是很清楚,妾身也只是見過她一次,平時的事情都是她下屬的靈妃幽靈仙子趙雅麗和淑妃玄悲聖女薛曼芸兩人負責,這次靈妃幽靈仙子趙雅麗和淑妃玄悲聖女薛曼芸來洛陽,妾身估計也是受了陰後九天魔女夢纖纖的指示,之前妾身和東方劍商議兩家合作的事情,沒有想到,東方劍已經——」蘇寒媚說到這裏,不好說後面的話,楊小天當然知道後面就是自己假扮的東方劍上了這個眼前動人的可愛兒媳婦了。



「呵呵,好夫人,我知道了。」楊小天緊緊摟著蘇寒媚說道:「不過你要清楚,我的身份不能暴露,希望你以後配合我,至於幽靈門和東方世家合作的事情,這事就交在我身上吧,你不用擔心,還有,你要記得,從今以後,你是我楊小天一個人的女人就行了。」



「嗯。」蘇寒媚不自覺的乖巧的點了點頭,連她點完頭,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聽楊小天的話,不過楊小天的確給她一種特別的感覺,或許這就是愛,蘇寒媚心中想著,也許是這樣的吧。



接著,兩人閑聊了一陣後,兩人才穿好衣服,楊小天在臨走的時候,又抱著蘇寒媚親吻了一陣,才轉身離開,留下芳心亂跳的蘇寒媚。



楊小天在離開後,直接去西廂的貴賓房看望奶奶鳳姿伶了,鳳姿伶在受到楊小天的滋潤後,比以前顯得更加的年輕,楊小天不得不承認,奶奶鳳姿伶的確是一個天仙般豔麗的女人,一頭烏黑的秀髮,秀髮盤成飛髻形,滿頭珠翠,她臉上輪廓極美,清楚分明得有若刀削,眉目如畫,膚色晶瑩,柔美如玉,誘人之極,戴著精美的鑽石耳墜。一對深邃的勾魂杏眼,更是勾人魂魄。她的腰肢和上身挺得筆直,盡顯美不勝收的線條。一身剪裁合體,質地華貴,紋繡著精美雲彩的淡綠色絲綢長裙,更襯得她氣質華貴,顯示出她身份地位的尊貴。



禁忌的關係一旦被打破,祖孫倆人再也不顧及什麼俗世的倫理,楊小天見到奶奶鳳姿伶後,當然少不了一陣親熱,接著楊小天向奶奶鳳姿伶說了這兩天的發生的一些事情,並叫鳳姿伶通知父親楊遠牧一定要想辦法將東方劍的兩個兒子東方鳴和東方嘯留在京城,而鳳姿伶也接到張怡佳的飛鴿傳書,張怡佳和唐婉兒近日會抵達洛陽,兩人再商議了一陣後,為了避免被人發現,楊小天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晚上,楊小天設宴款待了鳳姿伶,趙雅麗,薛曼芸三人,在用完晚膳後,藍鳳兒將她的計劃告訴了楊小天,楊小天聽得心頭狂喜,知道藍鳳兒的計劃一定會幫自己得到東方劍的大夫人,一代才女西門如煙,所以一早就躲在藍鳳兒安排的地方,等待著時機了。



夜深了,此時,兩個美豔熟婦正在閨房之中聊著天,而楊小天事先由藍鳳兒的安排,躲在暗處,此時他依然是東方劍的身份,因為藍鳳兒認為這樣相對好辦事一點。



藍鳳兒對西門如煙說道:「大姐,這幾天你發現夫君有什麼不同嗎?」



「哎,有什麼不同啊,還不是那個樣子,我是已經失望了。」西門如煙幽幽的說道:「二妹怎麼會這麼問呢?」



「沒什麼,只是聽說夫君想和幽靈門的合作,不知道大姐會怎麼看,要知道幽靈門畢竟是魔門,如果此事被外人知道了,東方家在江湖上就難以立足了。」藍鳳兒說道,其實她這麼說,是為了試探西門如煙是不是對楊小天的身份產生懷疑。



「我說什麼也不會答應的,此事關係重大,被人知道了,光不說我娘家,其他幾大家族也不會放過我們。」西門如煙歎了歎氣:「不過這次楊門老夫人突然拜訪我們,我倒是希望能和楊家結成聯盟。」



「和楊家結成聯盟?」藍鳳兒有點吃驚的問道:「大姐不怕西門世家說什麼嗎?」



「哎,二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經很少跟娘家來往了,自從上次二弟叫我幫的事情我沒有幫忙,他們都已經不把我當西門家的人看待,本以為夫君會對我好一點,誰知道,哎。」西門如煙歎了歎說道:「我都不知道當初自己是怎麼想的,夫君居然會這麼對待我,哎,我倒是不說了,畢竟家族聯姻,沒有辦法逃避,只是可憐了二妹你啊。」



「大姐,別這麼說,這些年來,你照顧我這麼多,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好姐妹,夫君不愛我們,我們在自己愛自己就行了,別去想太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藍鳳兒動情的說道。



「嗯,我只是有點為你不值,對了,二妹,我見你這兩天人像是變得年輕了,難道是武功進步了?」西門如煙問道:「你別怪我多心,昨天我聽下人說二妹在服侍夫君沐浴的時候,有,有」



藍鳳兒聽到西門如煙這麼說,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會心一笑,臉上顯得有點嫵媚,腦中又想到楊小天給她帶來的歡愉,口中說道:「大姐,你多心了,夫君對我是沒有那種意思的,昨天下午只是我在浴室裏面用這個東西而已。」藍鳳兒說完,從旁邊拿起一個類似於男子象征的東西出來,在西門如煙眼前搖晃了幾下。



見到藍鳳兒手上的東西,西門如煙嬌羞的笑了一笑嗔道:「你啊,害得我還以為夫君轉性了呢,二妹去哪裏找的這個啊?」



「我聽人說皇宮裏面有的貴妃就是用這個,所以托人帶的。」藍鳳兒嫵媚的笑了笑說道:「所以叫大姐一起過來試一試呢。」



「我才不試呢。」西門如煙聽完藍鳳兒的話,羞澀的說道,那模樣真是動人,西門如煙不愧為一代才女,言語之間都透露出一種書香之氣,就算現在是聊著如此的羞人話題,依舊一樣。



「害羞什麼啊,大姐。」藍鳳兒道,直接用手開始撫摸起西門如煙的香肩,並開始慢慢的將手伸向了西門如煙那深深的山溝,滑膩如凝脂的觸感令藍鳳兒心跳加速,兩人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是藍鳳兒一想到楊小天還在暗處偷看,心裏難免有一絲的緊張,藍鳳兒的手插入西門如煙肚兜正中以後,慢慢把手往中間移動,玉手直接隔著紅色肚兜翻上了玉女峰了。



「二妹你做什麼呢?」西門如煙羞澀的嬌嗔了一下,感覺到自己那敏感的山峰已經在藍鳳兒的手中,而藍鳳兒的指尖正夾著自己那敏感萬分的峰點,雖然內心有一絲掙紮,不過很快就被乳頭上面傳來的感覺淡淡的失去了抵抗能力,不知道為什麼,西門如煙的內心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在全身蔓延,西門如煙很久都沒有享受過激情了,現在乳頭被藍鳳兒這麼一揉捏,西門如煙感覺自己全身開始發熱,並渴望著藍鳳兒能夠繼續下去,或許昨天在聽到下人的話後,西門如煙的內心就產生了這樣的渴望,所以才會主動去找夫君東方劍,誰知道夫君東方劍居然拒絕了自己,現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讓西門如煙壓制許久的情愫一下就爆發了出來。



看到西門如煙的表情,藍鳳兒知道自己這個計劃將要成功了,於是也不說話,另一隻收抓住西門如煙的手安在自己的嬌軀上面,西門如煙的手來到藍鳳兒的嬌軀後,隨著藍鳳兒撫摸自己的山峰,西門如煙的手也開始情不自禁的在藍鳳兒的身子上面撫摸起來。兩個美豔的熟婦都是穿著肚兜和貼身褻褲,所以對對方的撫摸很是容易,藍鳳兒撫摸著西門如煙的山峰,異樣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雖然她不是第一次撫摸西門如煙的山峰,不過以前都是兩人單獨在一起,而這次還有楊小天在暗處偷偷的看著,藍鳳兒心中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西門如煙的山峰特別的柔軟,從手心傳來傳來的陣陣溫柔讓藍鳳兒想將西門如煙的肚兜揭開,好看個究竟。



第五十七章 才女如煙(中)



西門如煙的玉手,正愛撫著藍鳳兒的柳腰,那纖纖細腰是如此的纖細,沒有一絲的脂肪,讓西門如煙舍不得放手,這時候,藍鳳兒的玉手已經伸到了下面,來到了西門如煙的雙腿之間,藍鳳兒一步一步的裏面探索著,來到被一層單薄的布料遮擋住的地方,藍鳳兒知道玉手已經到了西門如煙的桃源,女人當然清楚女人的敏感部位,從乳房上面傳來的陣陣舒麻感覺,讓藍鳳兒來不及多想,把手卷在一起,以三個手指為中心,對著那布料遮掩的凹其的地方開始小範圍的進攻起來。



從下面傳來的舒服感覺,讓西門如煙輕微的呻吟了一下,微微的擡頭,正好嘴唇對準了藍鳳兒的紅唇,雙唇接觸的那一瞬間,兩個美豔的熟婦停止了手上了的動作,睜大著眼睛望著對方,那唇上傳來的感覺徹底讓兩個熟婦迷失了,在大腦像是要進入了真空境界的幾秒鐘後,兩個美豔熟婦的嘴唇不自覺的動了起來,就這樣嘴唇對著嘴唇開始吮吸了起來。



藍鳳兒試著打開檀口,伸出香舌,而西門如煙也感覺到了藍鳳兒的香舌伸了出來,也把自己的香舌伸了出來,兩條香舌接觸的那一瞬間,又是一陣舒麻之感,藍鳳兒開始毫不客氣的吮吸著西門如煙的香舌,而西門如煙也不甘示弱,藍鳳兒的香舌在伸進西門如煙的檀口中不停的吮吸膠合了一陣後,西門如煙又將藍鳳兒的舌頭頂了回去,把自己的舌頭伸進藍鳳兒的檀口中吮吸,就這樣你來我往,兩個女人的喘氣聲開始大了起來,鼻中傳來嗯嗯的呻吟聲,雙手撫摸著對方的嬌軀,口中不斷的接吻。



兩人親密的接吻起來,感受著彼此的心跳,嫵媚的眼神變得濕潤迷亂,緊貼的胴體在廝磨中逐漸加溫。過了一會兒,藍鳳兒從西門如煙的檀口離開,咬齧住西門如煙白皙柔軟的耳垂,西門如煙立刻渾身酸麻酥軟,過電一樣的嬌軀顫抖,眼睛動情地微微閉上,櫻桃小口微微地張開,嬌喘籲籲,藍鳳兒慢慢從西門如煙的耳垂吻起,吻著吻著,又來到了西門如煙的檀口。



當藍鳳兒嘴唇再次對上西門如煙的嘴唇時,藍鳳兒開始變得瘋狂起來,她狂熱地親吻住西門如煙亮麗的櫻唇,舌頭輕啟貝齒,貪婪地在她柔軟滑嫩的口腔裏面搜索,唇舌交加,近乎狂野的咬吻,近乎熱烈的濕吻,含住她香甜的小舌,猛烈地吮吸著。



西門如煙「嗯唔」的嚶嚀呢喃著,香豔的小舌動情地吐出來,任由藍鳳兒舔弄吮吸品嚐,接著她又把自己那鮮紅的小舌伸進了藍鳳兒的嘴裏,隨著兩女對對方香舌的吸吮,陣陣電流傳遍兩個熟婦的全身,兩個熟婦都甜美忘情地呻吟著。



而藍鳳兒的纖纖玉手開始狂熱地撫摩揉搓著西門如煙豐腴柔軟的美臀,貼身褻褲包裹的豐滿渾圓的大腿,玉腿之間的神秘之處。西門如煙被藍鳳兒如此撫摩揉搓她的溝壑幽穀,開始產生了情不自禁的反應,一種刺激的快感傳遍全身,她壓抑著喘息,壓抑著呻吟,可是卻壓抑不了胴體深處的騷動和渴望,春水潺潺的從桃源洞內流淌出來,受到藍鳳兒的撫摸,西門如煙也將玉手移到藍鳳兒那貼身褻褲遮掩的雙腿之間,用三個手指對著藍鳳兒那凹的高原用畫圓圈的方式來來回回的愛撫。



「大姐……你的手指……好舒服……」被西門如煙有技巧的撫摸愛撫著桃源,藍鳳兒情不自禁的呻吟了出來。



而西門如煙在聽到藍鳳兒的呻吟後,也放蕩的呻吟起來:「二妹……好舒服……好爽……」



漸漸的,兩個美豔熟婦已經不再滿足這樣的愛撫了,藍鳳兒變得更加主動起來,她退去了西門如煙的紅色肚兜和貼身褻褲,瞬間西門如煙美妙的胴體就出現在了藍鳳兒的眼前,兩條大腿白嫩細滑,連接它們的是一雙渾圓修長的小腿,不管是小腿還是大腿,同樣的白嫩,皮膚上沒有一點瑕疵,一雙玉腿增之一分則嫌肥,減之一分則嫌瘦,在大腿的交彙處,有一個鼓鼓的,類似圓角倒三角形的肉包,被白色的短褲遮掩著,在昏暗的燈火照射下,藍鳳兒仿佛看見了中間有一條粉紅的細縫,白色的短褲遮掩不住茂盛的恥毛,從白色的布料裏面掙紮出來,顯得誘惑異常,而繼續往上看去,是平坦的小腹,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西門如煙的嬌軀,藍鳳兒依然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西門如煙那雪白的皮膚猶如少女一般,小腹之間十分平坦,接著繼續上去,一雙渾圓豐滿的雙峰是如此的豐滿,深深的山溝是一片雪白。



西門如煙不甘心藍鳳兒退去自己的肚兜和貼身褻褲,也用雙手退去藍鳳兒的肚兜,藍鳳兒秀麗的臉龐楚楚動人,及肩的秀髮黑亮順滑,兩頰象染了胭脂般緋紅,雙眸裏含情欲滴,鮮豔的朱唇微啟,白皙的脖頸細長優美,隨著呼吸不斷起伏的酥胸飽滿而挺拔,那酥胸是如此的偉大,在中間形成一道深深的乳溝,看得西門如煙也吞了吞水,而下面,和自己一樣是平坦的小腹,下腹下面是迷人的大腿,在雙腿之間,紅色短褲遮掩住神秘的桃源境地,兩女對望了一下對方的身材,都被對方的身材是吸引著,眼神裏面的欲望也越來越濃烈。



藍鳳兒將西門如煙推到在床上,撥開西門如煙光滑細膩的雙腿,將她的短褲退去,那神秘桃源就出現在了藍鳳兒的眼前,淺紅色誘人成熟肥美的花瓣嬌嫩欲滴,茂盛叢生的芳草,還有晶瑩剔透的露水強烈襯托她幼嫩光滑的皮膚更加白皙,藍鳳兒仔細的欣賞了好幾秒鐘,猛然地把頭埋下去,伸出舌頭,在紅紅皺皺、美得像雞冠的小花瓣上面輕舔,舌尖觸到的是難以形容的美快,滑得像油、甜得似糖,幽穀甬道裏散出來的一股只屬於西門如煙的肉香,清得像蘭、芳得似梅,肉香撲鼻的小花瓣在藍鳳兒不斷撩舔之下,開始發硬,往外伸張得更開了,藍鳳兒用指頭將小花瓣再撐開一點,露出春水汪汪的幽穀甬道口,洞口淺紅色的嫩皮充滿血液,稍稍挺起,看起來就好像綻開的薔薇,頂上的珍珠從包管皮裏冒出頭端,粉紅色的圓頂閃著反光,像一顆含苞待放的花蕾。



藍鳳兒用舌尖在幽穀甬道口打轉,讓西門如煙香甜美味不斷湧出的春水流在舌頭上,又漿又膩,然後再帶到珍珠,利用舌尖蘸在越挺越出的小紅豆芽上,把整個溝壑幽穀都塗滿黏黏滑滑的春水。



藍鳳兒使勁兒地親吻著西門如煙嬌嫩香噴噴的花瓣,把舌頭伸個硬直像根男人的小肉棒般直頂入那狹窄多汁又肉香四溢的迷人幽穀甬道去,而且隨即盡根頂入,又抽出再頂入。



「啊……二妹……饒了我吧……」西門如煙哪裏堪如此挑逗,全身如觸電般軟綿綿地躺在床上嬌喘連連,神態既性感又銷魂,情不自禁地張開的大腿,任憑藍鳳兒的舌頭更加深入。



「喔……不要……我還要……唔嗯……」西門如煙嬌喘籲籲,嚶嚀聲聲,神智漸漸模糊。



藍鳳兒有時用舌頭當巨龍使用進行舌耕,有時則用舌頭去撩撥摩擦西門如煙突出的小肉芽,有時用手指觸摸那兩片淡紅色柔軟滑膩的肉瓣。藍鳳兒輕輕地來回磨擦或重重的抽插,西門如煙已酥得渾身發抖,一隻手緊緊地抓住藍鳳兒的手,修長玉腿不安地扭動,吐氣芬芳的檀口發出一陣令人銷魂的呻吟。



聽到西門如煙口中銷魂的呻吟,藍鳳兒也忍耐不住,一手開始在自己渾圓堅挺的雙峰上面撫摸起來,隨著這撫摸的加重,一樣的快感讓藍鳳兒越來越瘋狂,藍鳳兒改變了一個姿勢,將自己的頭對準西門如煙的桃源,而渾圓的美臀已經來到了西門如煙的頭部,西門如煙突然感覺眼前一黑,再次睜開眼睛,發覺引入眼前的是一個雪白肥臀,西門如煙用手將藍鳳兒的短褲退去,藍鳳兒神秘美麗的桃源完全暴露在西門如煙的眼前,藍鳳兒的溝壑幽穀當中此刻已是濕滑無比,一波波的黏稠津液,正逐漸逐漸地滑了出去。



西門如煙張嘴含住藍鳳兒花唇頂端的珍珠,那是女性最敏感的珍珠,引來藍鳳兒高聲的歡叫,花房內大量蜜水涓涓而出,被西門如煙全部吸入口中,藍鳳兒壓抑不住不停地嬌喘嚶嚀,豐臀玉股不停的篩動,迎合著西門如煙,受到西門如煙的刺激,藍鳳兒也賣力的吮吸著西門如煙的桃源,兩個美豔熟婦就這樣做著六九姿勢,相互給對方吮吸。



不一會兒,兩女口中就傳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在房間裏面回蕩起來,舔了一會桃源,兩個美豔熟婦都已經覺得這樣不再過癮了,於是藍鳳兒爬起來撅著渾圓的屁股趴在床上,雙手扒著屁股,催促著西門如煙說:「大姐……快……拿那個東西給我捅捅……我裏面實在太癢了……」



西門如煙聽到藍鳳兒的話,笑了笑,拿起之前藍鳳兒拿出來的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先用粗大的尖端在藍鳳兒的肥穴上磨了一會,然後一下子捅了進去抽插起來,然後把嘴貼向藍鳳兒的屁股溝,伸出舌頭舔起藍鳳兒的菊花來。只見藍鳳兒一歪著頭枕在床上,一隻手抓著自己的一隻乳房揉著,一隻手伸到桃源揉自己的陰戶,嘴裏含糊不清的淫叫道:「爽死我了……大姐……使勁捅我啊……啊……」



西門如煙的玉手拿著類似男子陽具的物品,不斷地在藍鳳兒的蜜穴上面進進出出,聽到藍鳳兒口中的呻吟,西門如煙也忘情的騰出一隻手來,來到自己的桃源伸出,將一隻手指頭插進了自己的蜜穴裏面,一邊用手指抽插著自己,一邊用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抽插著藍鳳兒,藍鳳兒被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抽插的舒爽大叫,不過她始終覺得沒有小夫君楊小天插自己來的舒服,雖然也有快感,不過那種感覺始終沒有真實的肉棒帶來的感覺刺激和舒服。



第五十八章 才女如煙(下)



就這樣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後,西門如煙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火焰越來越旺盛,因為她已經把三隻手指都插進了自己的桃源裏面,不過桃源伸出依舊瘙癢不止,西門如煙斷斷續續的呻吟道:「二妹……該你了……你也來插插我……我裏面實在……太癢了……」



藍鳳兒聽到西門如煙的話,翻身起來,讓西門如煙跪在床上,將渾圓美臀對準著自己,藍鳳兒先用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的前端在西門如煙的蜜穴口磨合了一陣後,然後輕輕的插了進去,當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進去的一瞬間,西門如煙舒爽的大叫起來:「啊……好爽啊……二妹……真棒啊……這東西……好爽啊……」



西門如煙的話,像是鼓勵著藍鳳兒,藍鳳兒又將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深入了一點,然後開始在西門如煙的桃源裏面緩慢的抽插起來。



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摩擦著桃源內部傳來的陣陣快感,讓西門如煙舒服的大叫起來:「啊……啊……好棒……好棒……不行了……喔……喔……喔……喔……喔……嗯……唔……唔……唔……唔……啊……啊……唔……唔……嗚……好棒……這種感覺……真的……會……讓……人……嗚……瘋狂……嗚……好棒……喔……喔……喔……對……就是……這樣……天啊……這種感覺……真的……是……美極……棒呆……」



西門如煙的叫聲,讓躲在暗處的楊小天驚呆了,在楊小天的眼中,西門如煙都是一個知書達禮的賢惠女人,想不到在床上會是如此的瘋狂,這讓楊小天更加激起了征服西門如煙的心。



楊小天目不轉睛的看著床上的兩個美豔熟婦,此時西門如煙的肥臀正峭立在床上,而藍鳳兒正用在用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在西門如煙的桃源裏面進進出出,西門如煙口中發生的呻吟聲讓楊小天欲火大冒,不過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只好悄悄的躲在一邊,觀看著床上兩個美豔熟婦的床戲。



或許藍鳳兒知道楊小天在旁邊偷看,心中激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雙手賣力的抽插著西門如煙,藍鳳兒一邊用自慰器抽插著西門如煙,一邊觀察著西門如煙桃源的變化,不過此時西門如煙的菊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藍鳳兒覺得西門如煙的菊花真是可愛,於是情不自禁的低下頭,伸出舌尖舔弄起西門如煙的菊花,菊花和桃源一個被舔弄一個被抽插,雙重的刺激更加讓西門如煙忘情的大叫:「大力點……喔……啊……好爽……舒服死了哦……啊……啊……好……舒服……啊……啊……太美了……啊……要美上天了……」



作為女人的藍鳳兒知道現在已經是時候了,於是停止了抽插,對西門如煙說道:「大姐,你等一下,我下床再去拿一根東西來,只有你一個人舒服,我都沒有這麼舒服。」



聽到藍鳳兒這麼說,西門如煙也知道自己因為太沈浸於欲海而瘋狂,所以藍鳳兒這麼一說,她有點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藍鳳兒下床後,將燈火吹滅,然後假裝的尋找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來到楊小天的身邊,小聲的在楊小天耳邊說道:「好夫君,機會來了。」



藍鳳兒將燈火吹滅,西門如煙並沒有說什麼,心想藍鳳兒肯定是需要一些感覺吧,所以閉著眼睛在回憶先前的舒爽。



此時屋內一片黑暗,不過在楊小天看來卻是一清二楚的,楊小天拉著藍鳳兒的玉手來到床邊,小聲的將衣服退去,藍鳳兒見到楊小天把衣服退去後說道:「大姐,你還是用先前那個姿勢,我先插插你,然後你再插我。」



聽到藍鳳兒這麼說,西門如煙柔順的跪在了床上,露出了肥美的屁股,楊小天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那蜜穴裏面還流淌著絲絲的春水。藍鳳兒伸出雙手將西門如煙的屁股拉到床邊,因為這樣更方便楊小天的插入,西門如煙也沒有多疑,頭也不回的將屁股移到了床邊,此時楊小天的肉棒已經堅硬無比,看到西門如煙的肥美屁股就在眼前,而等一下自己就將進入她美麗的蜜穴裏面,楊小天的肉棒更加的堅硬了,藍鳳兒先用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的前端在西門如煙的穴口磨合著,沒有多久,西門如煙口中又發出了呻吟出來:「二妹……不要磨了……快點進去吧……」



聽到西門如煙這麼說,藍鳳兒知道是時候了,她向楊小天點了點頭,然後把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拿開,玉手拉著楊小天堅硬的肉棒對準西門如煙的蜜穴,楊小天腰部一用力,肉棒就進去了一半,剛一進去,楊小天就感覺到西門如煙蜜洞的狹小,想不到西門如煙的蜜穴是如此的狹小,那種狹窄的感覺摩擦著肉棒的棒身,感覺真是舒服。



「啊……二妹……你溫柔一點……啊……」西門如煙有些不適應的叫了一聲,不過很快她就發現了不對之處,因為之前插自己的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進入蜜穴是一種冰冷的感覺,而現在卻是一種溫暖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男人的肉棒在蜜穴裏面抽插一樣,西門如煙不免有點懷疑的發出一陣陣疑問的呻吟:「這麼……這麼奇怪呢……感覺和先前不一樣呢……」



聽到西門如煙已經有些懷疑了,楊小天挺動著腰部開始抽插起蜜穴來,旁邊的藍鳳兒說道:「大姐,沒有什麼,我只是換了一個東西而已。」



「哦……原來是這樣啊……好爽啊……」楊小天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只是他現在不能用手抓住西門如煙的柳腰進行抽插,難免對抽插有一絲的影響,不過絲毫沒有影響到楊小天抽插的速度,隨著楊小天抽插的速度,西門如煙蜜穴內的快感越來越強烈,西門如煙感覺到被藍鳳兒口中說的東西抽插著,真是舒服極了,也沒有再多想,開始放開聲音的叫了起來:「啊……二妹……這東西幹的我……好爽啊……真舒服啊……」



藍鳳兒在旁邊聽著,向楊小天笑了笑,兩人都知道西門如煙已經開始慢慢的沈浸的欲海裏面,於是楊小天開始更加快速的挺動著腰部來抽插著西門如煙。



「喔……好舒服……嗯……哎唷……我要死了……這東西幹到我高潮了……我……我不行了……好舒服喲……天啊……怎……會……這……樣……呢……喔……」緊接著,楊小天明顯的感覺到西門如煙蜜穴裏面一陣痙攣、哆嗦,西門如煙強烈至極的銷魂高潮中泄了身,到達了情欲的高潮,一股濃白的岩漿隨著楊小天肉棒的抽插從嬌豔的幽穀流淌出來。



楊小天示意了一下旁邊的藍鳳兒,然後快速的抓住西門如煙的柳腰,對著剛剛瀉身的蜜穴更加瘋狂的抽插起來,被楊小天這麼一抓住柳腰,西門如煙明顯得感到到了這雙手不是藍鳳兒的手,有點驚慌的叫道:「二妹……你幹什麼啊……怎麼抓住我不放啊……」



藍鳳兒上床來到西門如煙耳邊,輕輕的說道:「大姐,我要你嚐到做女人應該享受到的滋味,別驚慌啊。」



現在西門如煙已經徹底的知道了在後面抽插著自己的絕對不是藍鳳兒了,難道真的是男人的肉棒,一想到這裏,她內心就有點驚慌起來,連忙扭動著肥美的屁股,想掙紮出去,不過楊小天的雙手已經緊緊的抓住美豔高貴才華橫溢的西門如煙那纖細的柳腰,楊小天又怎麼會那麼容易輕易的讓她逃走呢,楊小天以雙手為力,挺動著腰部,更加大力的抽插著西門如煙,次次頂到花心。



「啊……我……我不行了……快點放開我啊……是誰啊……」西門如煙不知道是舒爽還是在求饒的呻吟道。



這個時候,藍鳳兒已經下床把燭燈重新點燃,西門如煙緊閉的眼睛突然感覺到有些刺眼,連忙把眼睛張開,知道已經開燈了,連忙回頭看看後面到底是誰在抽插著自己,當她一回頭,居然看見的是自己的夫君東方劍(當然是楊小天假扮的東方劍,按照藍鳳兒的策略,楊小天並沒有恢複本來的面容)赤裸著身子,手上抓住自己的柳腰,在幹著自己,心裏又羞又喜,連忙說道:「夫君……你在做什麼……」



楊小天淫笑了一下說道:「夫人,你舒服嗎?你別生氣,是我讓鳳兒這麼做的,希望給你一個驚喜。」說完,繼續用力的抽插起來,這個時候,西門如煙發現其中有點不對,夫君東方劍的陽具就算最大也不過只有五寸左右,而現在抽插自己的人的玉柱則有七八寸,並且要粗狀的多,夫君不是對自己沒有興趣了嗎,怎麼會這樣呢,難道眼前這個人不是夫君東方劍?想到這裏,西門如煙開始掙紮紮起來。



「夫君……你的怎麼……這麼大……快……快點……你真是夫君嗎……二妹……你……」西門如煙一半掙紮,一邊抵抗著從蜜穴裏面因肉棒抽插傳來的陣陣快感,腦中一片混亂,此時的她,已經開始懷疑起東方劍的身份了,不過由於桃源被抽插著,又反抗不了。



「別驚慌,大姐,難道你不舒服嗎?」藍鳳兒輕聲的說道,赤裸著身子坐在旁邊,伸出玉手在西門如煙光滑的玉背上面遊走。



西門如煙也發現了藍鳳兒身子是一片赤裸,腦海中是一片混亂,一邊又繼續的掙紮和抵抗著快感,但是那快感越是抵抗越是更加的強烈。西門如煙知道已經掙紮不出去,腦中快速的轉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什麼,不過口氣依舊求饒道:「你快放了我啊……你究竟是不是夫君啊……二妹……快點告訴我……你們這樣害我……我恨死你們了……」



「大姐,別生氣嘛,我哪裏害你了,你不是說覺得舒服嗎?不要去想那麼多,好好享受吧,他真的是我們的夫君。」藍鳳兒安慰著西門如煙,一邊給楊小天遞了一個眼神,叫楊小天更加快速的抽插。



西門如煙感覺到插入自己蜜穴裏面的那根大肉棒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快感越來越強烈,她努力的控制著這羞人的快感,聽到藍鳳兒這麼一說,心中更加迷惑起來,雙眼看著藍鳳兒說道:「二妹……他真的是夫君嗎……夫君怎麼變的這麼大……啊……啊……」說道最後,已經成了被抽插所發出的愉快呻吟。



「他真的是夫君。」藍鳳兒說道:「不過是我們另外一個夫君,大姐,你要相信我,他會給我們帶來幸福的,以前我一直沒有那種做女人的快感,不過我現在已經深深的體會到了,這些都是夫君帶給我的,難道現在你不覺得幸福快樂嗎?」



藍鳳兒的這段話,讓西門如煙知道此人不是夫君東方劍了,而是假扮成東方劍的一個人,雖然西門如煙心中特別震撼,但同時聽到藍鳳兒的話,西門如煙的心裏又產生了一點漣漪,先前被肉棒抽插的那種快感,的確是從來沒有過的,肉棒在她的蜜穴裏面,她肯定很清楚在自己蜜穴裏面那跟肉棒的尺寸是多麼的巨大,比東方劍的肉棒大了何止兩倍,那種作為女人應該有的快感也是她第一次體會到了,想著想著,西門如煙不自覺的呻吟了兩聲,原來是楊小天的肉棒更加快速的抽插著蜜穴所帶來的快感,讓西門如煙情不自禁的呻吟了出來,當西門如煙意識到自己的呻吟是發出內心那愉快的呻吟,西門如煙羞得紅到脖子了。



楊小天溫柔的說道:「好夫人,不要想那麼多,我會給你快樂的,以後我就是你夫君,好嗎?」說完,就將自己的人皮面具退去,露出了自己本來的面目。



「你……是誰啊……快放開我啊……」見到楊小天露出真面目,那模樣是如此的年輕帥氣,都可以做自己兒子了,西門如煙微怒的掙紮,不過楊小天馬上又快速的抽插了幾下,讓西門如煙又不自覺的發出幾聲呻吟。



「大姐,為什麼要抵抗這種難得的快樂呢,難道你不想快樂的生活下去嗎?」藍鳳兒看到西門如煙的反應,雖然口氣上微微的發怒,不過眼神開始變得迷茫起來,她知道西門如煙內心已經動搖了,只是口上不想承認而已,於是繼續說道,希望更夠快一點讓西門如煙接受。



第五十九章 龍飛鳳舞



藍鳳兒的話,讓西門如煙產生了遲疑,的確這些年來,自己是很不開心,要不是為了東方劍,或許她早就找個地方隱居生活了,之前被男子抽插到了高潮後,她的內心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就是覺得自己好像找到了這個快樂的感覺,現在被藍鳳兒這麼一說,她仿佛覺得自己開始墜落了,已經認同了藍鳳兒的話,但是自己是東方世家的大夫人,東方劍的妻子,雖然說當朝朝鳳開放,但是這類紅杏出牆之事,如果被外人知道了會怎麼看待自己啊,而且眼前這男子,為什麼會帶著東方劍的人皮面具呢,這年輕的男子是誰呢,看樣子應該和二妹藍鳳兒發生了關係,難怪昨天下人會說浴室發出聲音了,肯定是二妹和男子發出的。



這時候,楊小天停止了抽插,將肉棒從蜜穴裏面抽了出來,一種失落的感覺瞬間遍布西門如煙的全身,西門如煙剛有反應,已經被楊小天正面壓在了床上,楊小天色迷迷的看著全身赤裸的西門如煙,高聳的山峰,渾圓雪白,沒有一絲的下垂,平坦的小腹下面是迷人的桃源,黑黑的陰毛因為被肉棒抽插的關係,而混亂的部分在三角地帶,雪白的大腿十分光滑,總之全身上下無一處不是美麗誘人的。



見到楊小天停止了抽插,西門如煙心中有種失落的感覺,因為肉棒在蜜穴裏面的感覺實在是太舒服太充實了,既然眼前男子已經放開了自己,雖然意識上是很失落的,不過反應也是在掙紮著,不過楊小天才沒有那麼笨,雙手快速的分開西門如煙的雙腿,肉棒對準蜜穴,又一次進入到了西門如煙的蜜穴裏面,肉棒一進入,西門如煙滿足的舒爽的發出一聲「啊」的呻吟,當聲音發出後,西門如煙知道自己失態了,而由那蜜穴裏面的瘙癢因為肉棒只是停留在裏面而沒有運動開始變得強烈起來。



這種瘙癢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讓西門如煙情不自禁的扭動著柳腰,想要從這樣的動作裏面去與蜜穴裏面的肉棒產生的摩擦,讓解決蜜穴裏面的瘙癢,從西門如煙的動作,楊小天已經看了出來,西門如煙已經漸漸迷失了,相信很快就會臣服於自己的,於是楊小天故意挺動了幾次肉棒,然後又停止不動,剛剛才覺得蜜穴裏面不癢了,現在自己比先前更加癢了啊,西門如煙可憐兮兮的望著眼前抽插自己的年輕男人,眼神之中是那麼的無助。



藍鳳兒也知道了西門如煙很快就會沈迷在欲海裏面,於是雙手壓住西門如煙的玉手,說道:「大姐,好好的享受吧。」說完,低頭開始愛撫著西門如煙胸前那豐滿挺立的乳房,藍鳳兒一手撫摸搓揉著西門如煙柔嫩無比的雪乳美肉,然後俯身吻住那對豐盈嬌挺的玉女峰,乳峰上的嫣紅乳珠在藍鳳兒的吮吸下更加的硬挺起來。



乳房是西門如煙最敏感的地帶之一,現在被藍鳳兒吮吸還愛撫著,一種舒麻的感覺瞬間遍布全身,而蜜穴裏面的肉棒依舊不動,但是那瘙癢隨著乳房被吮吸而更加的強烈,西門如煙漲紅著美麗的臉上,眼神迷離的望著楊小天,不知道是讓楊小天放開她,還是讓楊小天抽插她。



看到西門如煙的表情,楊小天知道離成功那一步越來越近了,於是又故意的抽插了幾下肉棒,西門如煙的蜜穴因為被肉棒的抽插,快感馬上就讓她的檀口無意的發出了幾聲呻吟,當聲音一出來,西門如煙知道自己失態了,連忙用牙齒咬住下唇,好讓自己不發出那羞人的叫聲,楊小天好笑的看著西門如煙的動作,然後又挺送了幾下肉棒,雖然西門如煙已經用牙齒咬出了嘴唇,讓自己不發出那羞人的呻吟聲出來,不過由於肉棒抽插蜜穴所帶來的快感實在是太強了,這一次的呻吟是在鼻間發出的,現在西門如煙已經意識到了,自己就快要迷失在眼前年輕男子的大肉棒下,因為體內的瘙癢越來越強烈,那無名的欲火像是把要自己燒盡一般,如果大肉棒再不抽插自己,自己肯定會瘋掉的,再加上胸前傳來的快感,一波一波,猶如海水在衝擊著沙灘,不同的是這一波比一波的快感要更加的強烈。



西門如煙迷離的眼神裏面開始充滿了欲火,雙眼無助的看著楊小天,像是在告訴楊小天,需要他的肉棒,只是礙於情面和身份,不好開口求饒,楊小天知道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了,於是淫笑道:「好夫人,需要什麼就跟我說,我一定會滿足你的。」



聽到楊小天的話,西門如煙當然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她想不到眼前男子說出如此羞人的話出來,連忙瞪了一眼楊小天,把臉移到一邊,故意不看楊小天,看到她不經意間露出的小女人表情,楊小天簡直是開心極了,肉棒故意的又頂了幾次,西門如煙口中又發出幾聲呻吟,然後感受到肉棒不動了,轉過頭正面看著楊小天,口中嬌嗔道:「你……你這個魔鬼……」



「好夫人,我怎麼成魔鬼了啊?」楊小天無辜的說道,眼睛看著西門如煙的媚態。西門如煙知道楊小天在看她,羞澀的又把頭轉到一邊,楊小天又頂了幾下肉棒,西門如煙口中又發出幾聲呻吟。



「啊……你……」西門如煙實在是忍無可忍了,因為體內瘙癢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欲望越來越旺盛,她心中安慰著自己,今晚就當是一個噩夢吧。



「我什麼啊?夫人你到底要說什麼啊?」楊小天依舊追問,因為他要徹底地征服眼前這個高貴美豔才華橫溢的西門如煙。



「我……我要……我要你……」西門如煙知道自己不說出來,眼前男子是不會有行動的,但是面子上面哪裏會過的去啊,這正是理性和感性掙紮的瞬間。聽到西門如煙這麼說,楊小天知道就快得到自己想要的話了,於是繼續說道:「夫人想要什麼啊,要說清楚,我才好給你啊。」



西門如煙想不到想不到眼前的男子是如此的無恥,自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還不肯饒了自己,非要自己完全把那心裏的渴望說完出為止,而正在吮吸愛撫西門如煙乳房的藍鳳兒聽到楊小天的話,暗自笑了笑,心想這個小夫君,真是折磨人啊,看來大姐等一下肯定會說的,於是更加賣力的吮吸著西門如煙的乳頭。



「啊……」從乳房上面傳來的快感讓西門如煙呻吟了一聲,她知道是藍鳳兒是在對自己使壞,但是現在自己怎麼也反抗不了啊,那種瘙癢的感覺快要把自己逼瘋了,心裏下了一個狠心,口中說道:「我要你……我要你來幹我啊……」聽到西門如煙這麼一說,楊小天還不想這麼快就開始抽插,而且繼續問道:「夫人要我幹什麼地方啊?」



「你……你這個混蛋……」西門如煙想不到自己已經說的那麼明確了,眼前男子還是不肯抽插自己,還在繼續的追問,反正先前也說了那麼羞人的話了,也不在怕多加一點,於是口中說道:「我要你……要你來……幹我的小穴啊……」



「那要拿什麼東西來幹你的小穴呢?夫人你要說明白一點嘛。」楊小天說這話的時候,自己都笑了,因為他覺得此刻西門如煙的表情實在是太可愛了。



「你這個……這個魔鬼啊……」西門如煙想不到自己已經這樣了,這個男子還不肯放過自己,不由惡狠狠的瞪了楊小天一眼,由於體內的瘙癢,西門如煙羞澀大叫一聲:「我要你的大肉棒……來……來插我的……小穴啊……啊……」西門如煙知道今天晚上是肯定逃不掉了,倒不如就今天晚上當成一個夢,一個讓她不願意想起,又如癡如醉的夢。



「對了嘛,這樣我才知道我的好夫人你想要什麼嘛。」聽到西門如煙口中說出了自己想要的話,楊小天也沒有再在言語上面挑逗西門如煙了,開始慢慢的抽送著泡在蜜穴裏面的大肉棒,這時候,藍鳳兒也放棄了對西門如煙乳房的攻擊,微笑了望了一眼後,坐在旁邊看著楊小天抽插著西門如煙。



楊小天緊緊摟著西門如煙抽搐的玉體,在緊窄的肉穴中抽送,隨著肉棒進出的次數增加,她的嬌呼呻吟開始有節奏地逐漸提高了,又濕熱又緊實的肉穴和大肉棒激烈的推拉與磨擦,帶給正在交歡的兩人無盡的暢快。



楊小天急速地以粗壯的大肉棒撞擊西門如煙早已水濫成災的肉穴,「噗滋,噗滋」的交聲不絕於耳,西門如煙的嬌喘與浪叫也幾近聲嘶力竭。



「好……好棒……嗯……嗯……美死了……小穴好舒服……你幹得我太舒服了……我要……啊……哦……哦……嗯……我要舒服死了……再進去……我……我要死了……嗯……要……要飛了……嗯……哼……哦……」



楊小天抽送的越快,西門如煙的反應也越發放蕩,楊小天看著西門如煙在自己的抽插下變得如此淫蕩,也拿出絕活全力應戰,不停的變換抽送的節奏,抽插得越來越厲害,西門如煙媚眼若開若閉,兩隻纖纖玉手也開始無意識的緊緊地抓著楊小天,嘴裏浪叫著:「啊……我……美……美死了……插得好……好舒服……嗚……哼……唉呦……快……快……我……人家要不行了……啊……我要飛了……飛了啊……啊……」



坐在旁邊觀看的藍鳳兒,目不轉睛的盯著正在交歡的兩人,西門如煙口中淫蕩的呻吟讓她情不自禁的用玉手撫摸著自己的渾圓的乳房和濕潤的蜜穴,她看到西門如煙淫蕩的表情,心想大姐在床上和平時一點也不一樣,真是十足的蕩婦啊,看來小夫君的確把她幹的十分舒爽,居然忘記了一切,一心沈浸在欲海中,雖然藍鳳兒此時也欲火焚身,不過她並沒有加入到兩人的床戰中去。



此時楊小天正壓在西門如煙的性感胴體上,奮力的抽插著大肉棒,這時候,楊小天看見西門如煙那性感的小嘴,於是微微移動了一下身子,將嘴湊近西門如煙的殷桃小嘴。



強烈的男子氣息讓緊緊閉著雙目的西門如煙睜開了眼睛,看見是楊小天,連忙緊緊閉著嘴唇,不過楊小天的動作要快一點,因為在西門如煙喘息籲籲的叫床時候,香豔甜美的小舌是伸出來的,而現在已經是在楊小天大嘴的控制之下了,西門如煙掙紮了一下,不過也是徒勞無功,只好閉著美目,柳眉深鎖,不自覺地從喉嚨深處發出嚶嚀之聲。接著,西門如煙的香舌被楊小天咬齧住狂熱地吮吸咂摸起來,楊小天嫻熟而近乎狂野的動作,立刻使得她口腔中的性感帶被觸動激發,口腔全體也已點燃了情欲之火,好像全身的性感帶都集中到舌頭上似的。而且楊小天的下身也更加瘋狂的抽插著蜜穴,西門如煙雙手不自覺的緊緊抱住楊小天的背部,香舌任由他的吮吸。



久良久良,楊小天才分開西門如煙的小嘴,繼續抽插的著蜜穴,楊小天一邊抽插,一邊欣賞著西門如煙這付淫浪的騷態,又狠又急又快地挺動屁股,揮著自己的大肉棒,次次都硬插到底,每次又都頂到了她的花心,一邊還捏著她的大乳房。



西門如煙舒服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嬌軀顫抖,肥美的大屁股努力地挺動著,迎接大肉棒的插幹,大聲地浪叫著道:「小浪穴……被……被你……插得……美死了……啊……又……頂到……小穴穴心了……小浪穴……小浪穴……要被……你操破了……啊……」



西門如煙滿頭烏黑細長的秀髮都散亂掉了,嬌靨紅咚咚地,小嘴兒裏不時叫著淫聲浪語,媚眼裏噴射著熊熊的欲火,兩隻大腿開得大大的緊夾著楊小天的腰部,大肥屁股不停地起伏搖擺,一雙玉手緊摟著楊小天的脖子,大乳房不時被楊小天摸著、揉著、捏著、按著,有時還被楊小天吸著、咬著、舐著、吮著,一會兒呼痛,一會兒又叫癢,頭也隨著楊小天的插動搖來搖去,浪叫著:「我受不了了……你操死……我來啊……你這個魔鬼啊……幹得好美……不行了……我的……親哥哥……哎唷……」



聽到西門如煙的淫蕩叫聲,楊小天更加的賣力抽插,因為他要徹底的征服西門如煙,讓她像藍鳳兒那樣心甘情願做自己的女人。



「啊……呀……唔……哎呦……好……好舒服……好……好痛快……啊……啊……你……要……幹……幹死我了……哎呦……我……我受不了……喔……喔……喔……好美……啊……好……好大的肉棒……用力……快點……在……在用力……啊……不行了……啊……啊……啊……我要泄了……啊……來了……啊……好美……啊……泄了……啊……啊……好充實……啊……唔……我好……好喜歡……好久沒有這樣爽過了……啊……」西門如煙緊揪雙眉,時而咬唇忍耐,時而張口嬌吟,讓人分不清是舒服還是痛苦,兩彎水眸淒朦渙散益發動人。



楊小天已經不在滿足這樣的姿勢來,於是索性將西門如煙抱起來,吻住著西門如煙柔軟的小嘴,西門如煙忘情地和楊小天熱吻,西門如煙已經被楊小天徹底的征服,哪裏還會拒絕和他接吻呢,現在的西門如煙猶如一個蕩婦一般,是那麼主動風騷。



第六十章 書香之氣



楊小天左手握住西門如煙渾圓的山峰,右手下探到圓隆的臀丘,手指輕輕觸摸粉嫩的菊蕾,敏感的後庭受到愛撫,傳來被冰涼手指擠開火燙括約肌的奇妙感覺,墮落在快感深淵的西門如煙差點熔化在楊小天身上,不知流出多少淫水的蜜穴緊緊夾著肉棒蠕動收縮。



「你……不要……」西門如煙想抵抗楊小天手指在她菊蕾的進攻,豐盈曼妙的嬌軀貼著楊小天亂挺,痛苦又歡愉的嬌啼,飽滿乳房隨著急促呼吸誘人起伏。



楊小天摟著她香滑柔軟的迷人胴體,用舌頭吮舔流滿酥胸的香汗。低頭輕含她嫣紅的乳頭,西門如煙粉紅色的乳頭硬得像櫻桃一樣,楊小天輕輕吸啜著一下,她就呻吟了一聲,雙手抱住楊小天的頭,楊小天的臉緊壓在西門如煙膩滑的乳肉,舔遍每寸香滑的肌膚。



楊小天又開始猛烈的抽插,西門如煙沈浸在仙境中,不由得婉轉嬌啼,發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吟:「啊……好癢呀……好爽呀……插深一點……啊……呀……哎呀……噢……哦……」



楊小天的巨大肉棒深深地插著,頂著西門如煙的花蕊,狠狠地磨著,淫水流了出來,楊小天用力地插,西門如煙拼命地配合,進入了快樂的境界。看到西門如煙迷離的神情和扭動的嬌驅,楊小天的攻勢更猛了,而西門如煙也嚐到了肉棒深入陰道的甜頭,大腿緊緊地夾著楊小天,好讓肉棒更深的刺進去。



西門如煙覺得陰蒂傳來一陣陣爆炸的感覺,她覺得自己快要化掉了,陰道壁一陣痙攣,大量的淫液從裏邊流了出來。楊小天大出大入的抽著,手捏著西門如煙驕人的乳房,享受著光潤的滋味,西門如煙在楊小天傲人的肉棒下很快的就攀上了高潮,口中不斷的亂叫著:「哦……你好棒……啊……我……的小穴快受不了了……快被你幹爆了……你饒了我吧……」如仙樂般的呻吟聲繼續傳入楊小天的耳中,鑽入楊小天的心底深處,掀起更狂、更野、更原始的獸性。



「告訴我,好夫人,舒服嗎?」楊小天喘著氣加快抽送的節奏的問道。



「嗯……舒服……」西門如煙點著頭呻吟回應,也許對於此時的西門如煙來說,她已經忘記了一切,眼前只有這無邊的欲望,自從嫁給東方劍後,她從來就沒有享受過如此舒服的待遇,現在這種待遇居然不是夫君東方劍給予她的,而是一個陌生的男子帶給她的,使得她的心中產生一種異樣的衝動,這種衝動來自內心最深處,告訴她去接受去享受,她不再問著眼前的年輕男子到底是何人,因為這男子給予她快樂就行了,或許,這種類似於偷情的刺激感覺讓西門如煙想忘記一切,而她的身份又時時提醒著她,所以先前她才會這麼矛盾,但是當這道門被徹底的打開後,西門如煙就會如同一個蕩婦一般,去迎合著楊小天。



「要不要再快一點?」楊小天的大肉棒在西門如煙緊小的蜜穴裏猛烈抽插,口中看著眼前這個高貴才華橫溢的才女西門如煙,覺得西門如煙真是美豔動人,那種周身散發出的書香氣息,讓楊小天不由想起自己的三姨娘長孫凝香來,長孫凝香出生書香世家,身上的那種書香氣息可想而知是多麼的濃烈,而現在眼前的西門如煙,身上那種書香之氣,讓楊小天覺得和自己的三姨娘長孫凝香有得一比,不自覺之前,眼前身下的西門如煙仿佛變了一個人,變成了自己的三姨娘長孫凝香,讓楊小天更加的衝動起來。



西門如煙忍不住叫出聲來:「啊……啊……要啊……好大……我受不了了……太舒服了……」



楊小天伸手抱住西門如煙圓翹的肥臀,肉棒在蜜穴內大力的抽插,次次盡根,西門如煙被幹得搖頭晃腦,長長的秀髮甩來甩去,蜜穴不斷痙攣收縮,楊小天的肉棒被收縮的蜜穴陣陣箍緊,抓住西門如煙的細腰加速抽幹。



西門如煙飛瀑般的秀髮披散在香肩和玉背上,修長的大腿死攀住楊小天的腰,嫩白胳臂勾著楊小天的脖子,環在楊小天身上扭著肥白圓臀發出斷斷續續淫蕩呻吟。誘人的身體流遍香汗,髮絲黏在雪白肌膚上,顯得更淒美,楊小天捧住西門如煙滑溜溜的臀肉,抽出肉棒抵在花房口磨擦,任憑她賣力的扭挺肥臀,也無法消解蜜穴深處的淫癢。



在楊小天看來,眼前的西門如煙的確像是變成了自己的三姨娘長孫凝香,自從和奶奶鳳姿伶發生關係後,楊小天就下定決心有天一定要把自己的三個姨娘和親生母親,以及其他親人一起給征服,讓她們全部成為自己的女人,因為在和奶奶鳳姿伶發生關係的時候,那種禁忌的快感讓楊小天覺得特別的刺激,而他也有這樣的能力,現在西門如煙身上那種濃濃的書香氣味,讓楊小天恍惚之間,覺得是自己的三姨娘長孫凝香,所以他才將龐然大物抽出來,想再一次挑逗一下西門如煙。



「別……別走……」西門如煙的蜜穴早已黏滿滴汁,由於肉棒的離開,西門如煙感覺到自己的蜜穴深處的肉壁蠕爬,酸癢饑渴的折磨煎熬著自己,水蛇般的柳腰急急扭動,光溜溜的火熱胴體和楊小天貼在一起在床上翻滾,豐軟滑嫩的豪乳,纖瘦性感的香肩,水蛇般扭動的細腰,以及修長滑白的玉腿,尤其是滑軟溫濕的蜜穴又緊又會夾,刺激的楊小天香豔銷魂,從西門如煙的反應,更加助長了楊小天對於親人的征服,因為西門如煙身上那種書香氣味,使得楊小天感覺自己以後征服三姨娘長孫凝香更加的容易。



西門如煙饑渴的扭著白皙柔軟的肥臀,煽情淫亂的呻吟燃起楊小天的獸性,楊小天的大手在西門如煙曲線誘人的胴體滿是香汗的肌膚上遊移,西門如煙曼妙身軀越發激烈的顫抖,楊小天輕輕撥開蓋住她半邊臉頰的長髮,露出西門如煙正飽受煎熬的妖媚面孔。



「求求你……那裏……好癢……嗚……快……快來……快來啊……我好癢……」西門如煙那讓人癡迷的嬌靨全沒了矜持,肥臀放浪的挺動,濕潤的蜜穴磨擦著大肉棒,發出「滋滋」的清脆水響。楊小天推高西門如煙的肥臀,看著狼藉不堪的潮紅蜜穴,被推離大肉棒磨擦不到蜜穴的西門如煙忍不住的哭泣哀求,白嫩的臀丘在自己手中扭動,於是不忍心的徐徐上挺大肉棒,龜頭重新插入蜜穴,西門如煙水汪汪的眼中才露出滿足的笑意。



西門如煙感受到了肉棒重新進入蜜穴,於是自己的肥臀猛力一沈,把大肉棒全根吞入蜜穴裏面,蜜穴內泛濫的讓大肉棒的抽送異常順暢,楊小天感到龜頭在嬌嫩的蜜穴裏被夾得十分舒服,龜頭被淫水浸得好痛快。於是用力將西門如煙修長雪白的大腿架在肩上,大肉棒對準蜜穴盡沒盡出,次次送到花芯,西門如煙雪白的胴體披散著烏黑秀髮,豐潤誘人的乳房激烈搖晃,還不時被楊小天抓起來揉擠吸舔,西門如煙低頭看著抽插的情形,肉棒抽出時將粉嫩的花唇外翻,插入時又將花唇納入蜜穴口。



西門如煙迎著楊小天的抽插,快感節節高漲地浪叫著:「啊……再快一點……美死了……快一點嘛……用力……喔……啊……你幹的我好爽喔……啊……對……好人……用力的幹死我喔……啊……肉棒哥哥……幹爛我的騷穴了……再用力……啊……啊……幹到人家的子宮了……騷穴又不行了……喔……肉棒哥哥……快……再用力……」



楊小天運用著熟練的技巧上下抽動,把蜜穴插得「滋滋」作響。西門如煙亂伸長腿扭擺肥臀配合著楊小天的抽插,雙手緊緊地摟著楊小天,媚眼如絲,香汗淋淋,嬌喘籲籲,享受大肉棒給予她的全所未有的快感,她拚命擡高肥臀,使蜜穴與大肉棒貼得更緊密,淫蕩的叫聲和表情,刺激得楊小天更用力抽插起來了,龜頭碰觸到蜜穴深處最敏感的花芯,刺激的西門如煙淫水狂流。



楊小天一手摟著西門如煙的脖子,一手握揉著她的乳房,邊親吻邊抽插。西門如煙雪白的胴體由於楊小天的衝擊上下波動,漸漸地她開始輕輕呻吟,繼而喉嚨裏發出鶯啼般的昵喃聲,接著便開始語無倫次的呼叫:「啊……喔……啊……用力……我好爽啊……使勁……」看來,西門如煙已經癡迷了,如醉如癡,完全沈浸在男歡女愛的幸福歡樂中。她繼續叫著:「好……我……真舒服呀……快快……我又要來了……啊……快……快點……嗚呀……我完了……」



楊小天扶著西門如煙圓翹的屁股長程的抽送,大肉棒完全拔出來再整根插進去,撞得西門如煙蜜穴深處不停收縮,高潮連續不斷的到來,小腿亂踢,肥臀猛挺,嬌軀痙攣顫抖:「插死了……你插死我了……我受不了啦……啊……不行了……死了……」



不過西門如煙的求饒,並沒有讓楊小天停止抽插,反而越插越勇,越插越快,西門如煙的浪叫聲也越來越放蕩,這時候,楊小天感覺西門如煙蜜穴裏面一陣縮進,接著一股淫水從裏面冒出,西門如煙又一次高潮了,西門如煙大叫一聲,有點要暈過去的樣子,楊小天知道西門如煙已經到達了極限,急忙從手中度過一絲內氣給西門如煙,西門如煙才好一點。



西門如煙想不到楊小天會是如此的溫柔,從楊小天手上傳過來的熱氣,西門如煙當然知道是楊小天的內氣了,西門如煙平時一直在管理東方世家的生意,並沒有什麼時間練習武功,所以根本就無法長時間承受楊小天的歡好,而在西門如煙達到高潮後,楊小天細心的傳輸內氣給西門如煙,這讓西門如煙十分的感動,一直以來,心門如煙都受慣了夫君東方劍的冷淡,突如其來的關心,這種感覺對於熟婦來說,影響是十分深刻的,而正是楊小天這個細微的關心,徹徹底底的讓西門如煙臣服了。



西門如煙接受了內氣之後,臉上又開始紅潤起來,雙目動情的看著楊小天,口中喃喃的說道:「為什麼你這麼溫柔?」



楊小天一臉溫柔的看著西門如煙說道:「因為你是我楊小天的好夫人,從今天開始,你就我的妻子。」



「楊小天,楊小天。」西門如煙在口中喃喃的念著楊小天的名字,原來這男子叫楊小天,她在念的時候,好像希望自己能夠將這個名字牢牢的記在心中,不知道為什麼,西門如煙在感覺自己瀉身後,好像年輕了很多,而且眼前這個叫楊小天的男子看上去是如此的年輕帥氣,年齡估計比自己的兩個兒子還要小一點,可是那男子之物卻是如此的巨大,讓自己體驗到了從來就沒有感受過的快感,想到這裏,西門如煙不由臉紅起來,難道自己對楊小天已經有了一種不同的感覺?



西門如煙在心中極其想否定,但是另外一個聲音又告訴她,去接受眼前的男子。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楊門女將(序至二回)
第五十六章 才女如煙(上)



蘇寒媚這才回過神來,嫵媚的雙眸望了楊小天一眼後說道:「妾身在幽靈門這麼多年,從來就沒有見過門主是誰,妾身只知道幽靈門所有的事情都是由陰後九天魔女夢纖纖管理。」



「原來是這樣,那陰後九天魔女夢纖纖到底是什麼人啊?」楊小天見到蘇寒媚並沒有說謊的樣子,聽蘇寒媚這麼說,不由對陰後九天魔女夢纖纖有點感興趣。



「這個妾身也不是很清楚,妾身也只是見過她一次,平時的事情都是她下屬的靈妃幽靈仙子趙雅麗和淑妃玄悲聖女薛曼芸兩人負責,這次靈妃幽靈仙子趙雅麗和淑妃玄悲聖女薛曼芸來洛陽,妾身估計也是受了陰後九天魔女夢纖纖的指示,之前妾身和東方劍商議兩家合作的事情,沒有想到,東方劍已經——」蘇寒媚說到這裏,不好說後面的話,楊小天當然知道後面就是自己假扮的東方劍上了這個眼前動人的可愛兒媳婦了。



「呵呵,好夫人,我知道了。」楊小天緊緊摟著蘇寒媚說道:「不過你要清楚,我的身份不能暴露,希望你以後配合我,至於幽靈門和東方世家合作的事情,這事就交在我身上吧,你不用擔心,還有,你要記得,從今以後,你是我楊小天一個人的女人就行了。」



「嗯。」蘇寒媚不自覺的乖巧的點了點頭,連她點完頭,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聽楊小天的話,不過楊小天的確給她一種特別的感覺,或許這就是愛,蘇寒媚心中想著,也許是這樣的吧。



接著,兩人閑聊了一陣後,兩人才穿好衣服,楊小天在臨走的時候,又抱著蘇寒媚親吻了一陣,才轉身離開,留下芳心亂跳的蘇寒媚。



楊小天在離開後,直接去西廂的貴賓房看望奶奶鳳姿伶了,鳳姿伶在受到楊小天的滋潤後,比以前顯得更加的年輕,楊小天不得不承認,奶奶鳳姿伶的確是一個天仙般豔麗的女人,一頭烏黑的秀髮,秀髮盤成飛髻形,滿頭珠翠,她臉上輪廓極美,清楚分明得有若刀削,眉目如畫,膚色晶瑩,柔美如玉,誘人之極,戴著精美的鑽石耳墜。一對深邃的勾魂杏眼,更是勾人魂魄。她的腰肢和上身挺得筆直,盡顯美不勝收的線條。一身剪裁合體,質地華貴,紋繡著精美雲彩的淡綠色絲綢長裙,更襯得她氣質華貴,顯示出她身份地位的尊貴。



禁忌的關係一旦被打破,祖孫倆人再也不顧及什麼俗世的倫理,楊小天見到奶奶鳳姿伶後,當然少不了一陣親熱,接著楊小天向奶奶鳳姿伶說了這兩天的發生的一些事情,並叫鳳姿伶通知父親楊遠牧一定要想辦法將東方劍的兩個兒子東方鳴和東方嘯留在京城,而鳳姿伶也接到張怡佳的飛鴿傳書,張怡佳和唐婉兒近日會抵達洛陽,兩人再商議了一陣後,為了避免被人發現,楊小天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晚上,楊小天設宴款待了鳳姿伶,趙雅麗,薛曼芸三人,在用完晚膳後,藍鳳兒將她的計劃告訴了楊小天,楊小天聽得心頭狂喜,知道藍鳳兒的計劃一定會幫自己得到東方劍的大夫人,一代才女西門如煙,所以一早就躲在藍鳳兒安排的地方,等待著時機了。



夜深了,此時,兩個美豔熟婦正在閨房之中聊著天,而楊小天事先由藍鳳兒的安排,躲在暗處,此時他依然是東方劍的身份,因為藍鳳兒認為這樣相對好辦事一點。



藍鳳兒對西門如煙說道:「大姐,這幾天你發現夫君有什麼不同嗎?」



「哎,有什麼不同啊,還不是那個樣子,我是已經失望了。」西門如煙幽幽的說道:「二妹怎麼會這麼問呢?」



「沒什麼,只是聽說夫君想和幽靈門的合作,不知道大姐會怎麼看,要知道幽靈門畢竟是魔門,如果此事被外人知道了,東方家在江湖上就難以立足了。」藍鳳兒說道,其實她這麼說,是為了試探西門如煙是不是對楊小天的身份產生懷疑。



「我說什麼也不會答應的,此事關係重大,被人知道了,光不說我娘家,其他幾大家族也不會放過我們。」西門如煙歎了歎氣:「不過這次楊門老夫人突然拜訪我們,我倒是希望能和楊家結成聯盟。」



「和楊家結成聯盟?」藍鳳兒有點吃驚的問道:「大姐不怕西門世家說什麼嗎?」



「哎,二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經很少跟娘家來往了,自從上次二弟叫我幫的事情我沒有幫忙,他們都已經不把我當西門家的人看待,本以為夫君會對我好一點,誰知道,哎。」西門如煙歎了歎說道:「我都不知道當初自己是怎麼想的,夫君居然會這麼對待我,哎,我倒是不說了,畢竟家族聯姻,沒有辦法逃避,只是可憐了二妹你啊。」



「大姐,別這麼說,這些年來,你照顧我這麼多,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好姐妹,夫君不愛我們,我們在自己愛自己就行了,別去想太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藍鳳兒動情的說道。



「嗯,我只是有點為你不值,對了,二妹,我見你這兩天人像是變得年輕了,難道是武功進步了?」西門如煙問道:「你別怪我多心,昨天我聽下人說二妹在服侍夫君沐浴的時候,有,有」



藍鳳兒聽到西門如煙這麼說,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會心一笑,臉上顯得有點嫵媚,腦中又想到楊小天給她帶來的歡愉,口中說道:「大姐,你多心了,夫君對我是沒有那種意思的,昨天下午只是我在浴室裏面用這個東西而已。」藍鳳兒說完,從旁邊拿起一個類似於男子象征的東西出來,在西門如煙眼前搖晃了幾下。



見到藍鳳兒手上的東西,西門如煙嬌羞的笑了一笑嗔道:「你啊,害得我還以為夫君轉性了呢,二妹去哪裏找的這個啊?」



「我聽人說皇宮裏面有的貴妃就是用這個,所以托人帶的。」藍鳳兒嫵媚的笑了笑說道:「所以叫大姐一起過來試一試呢。」



「我才不試呢。」西門如煙聽完藍鳳兒的話,羞澀的說道,那模樣真是動人,西門如煙不愧為一代才女,言語之間都透露出一種書香之氣,就算現在是聊著如此的羞人話題,依舊一樣。



「害羞什麼啊,大姐。」藍鳳兒道,直接用手開始撫摸起西門如煙的香肩,並開始慢慢的將手伸向了西門如煙那深深的山溝,滑膩如凝脂的觸感令藍鳳兒心跳加速,兩人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是藍鳳兒一想到楊小天還在暗處偷看,心裏難免有一絲的緊張,藍鳳兒的手插入西門如煙肚兜正中以後,慢慢把手往中間移動,玉手直接隔著紅色肚兜翻上了玉女峰了。



「二妹你做什麼呢?」西門如煙羞澀的嬌嗔了一下,感覺到自己那敏感的山峰已經在藍鳳兒的手中,而藍鳳兒的指尖正夾著自己那敏感萬分的峰點,雖然內心有一絲掙紮,不過很快就被乳頭上面傳來的感覺淡淡的失去了抵抗能力,不知道為什麼,西門如煙的內心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在全身蔓延,西門如煙很久都沒有享受過激情了,現在乳頭被藍鳳兒這麼一揉捏,西門如煙感覺自己全身開始發熱,並渴望著藍鳳兒能夠繼續下去,或許昨天在聽到下人的話後,西門如煙的內心就產生了這樣的渴望,所以才會主動去找夫君東方劍,誰知道夫君東方劍居然拒絕了自己,現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讓西門如煙壓制許久的情愫一下就爆發了出來。



看到西門如煙的表情,藍鳳兒知道自己這個計劃將要成功了,於是也不說話,另一隻收抓住西門如煙的手安在自己的嬌軀上面,西門如煙的手來到藍鳳兒的嬌軀後,隨著藍鳳兒撫摸自己的山峰,西門如煙的手也開始情不自禁的在藍鳳兒的身子上面撫摸起來。兩個美豔的熟婦都是穿著肚兜和貼身褻褲,所以對對方的撫摸很是容易,藍鳳兒撫摸著西門如煙的山峰,異樣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雖然她不是第一次撫摸西門如煙的山峰,不過以前都是兩人單獨在一起,而這次還有楊小天在暗處偷偷的看著,藍鳳兒心中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西門如煙的山峰特別的柔軟,從手心傳來傳來的陣陣溫柔讓藍鳳兒想將西門如煙的肚兜揭開,好看個究竟。



第五十七章 才女如煙(中)



西門如煙的玉手,正愛撫著藍鳳兒的柳腰,那纖纖細腰是如此的纖細,沒有一絲的脂肪,讓西門如煙舍不得放手,這時候,藍鳳兒的玉手已經伸到了下面,來到了西門如煙的雙腿之間,藍鳳兒一步一步的裏面探索著,來到被一層單薄的布料遮擋住的地方,藍鳳兒知道玉手已經到了西門如煙的桃源,女人當然清楚女人的敏感部位,從乳房上面傳來的陣陣舒麻感覺,讓藍鳳兒來不及多想,把手卷在一起,以三個手指為中心,對著那布料遮掩的凹其的地方開始小範圍的進攻起來。



從下面傳來的舒服感覺,讓西門如煙輕微的呻吟了一下,微微的擡頭,正好嘴唇對準了藍鳳兒的紅唇,雙唇接觸的那一瞬間,兩個美豔的熟婦停止了手上了的動作,睜大著眼睛望著對方,那唇上傳來的感覺徹底讓兩個熟婦迷失了,在大腦像是要進入了真空境界的幾秒鐘後,兩個美豔熟婦的嘴唇不自覺的動了起來,就這樣嘴唇對著嘴唇開始吮吸了起來。



藍鳳兒試著打開檀口,伸出香舌,而西門如煙也感覺到了藍鳳兒的香舌伸了出來,也把自己的香舌伸了出來,兩條香舌接觸的那一瞬間,又是一陣舒麻之感,藍鳳兒開始毫不客氣的吮吸著西門如煙的香舌,而西門如煙也不甘示弱,藍鳳兒的香舌在伸進西門如煙的檀口中不停的吮吸膠合了一陣後,西門如煙又將藍鳳兒的舌頭頂了回去,把自己的舌頭伸進藍鳳兒的檀口中吮吸,就這樣你來我往,兩個女人的喘氣聲開始大了起來,鼻中傳來嗯嗯的呻吟聲,雙手撫摸著對方的嬌軀,口中不斷的接吻。



兩人親密的接吻起來,感受著彼此的心跳,嫵媚的眼神變得濕潤迷亂,緊貼的胴體在廝磨中逐漸加溫。過了一會兒,藍鳳兒從西門如煙的檀口離開,咬齧住西門如煙白皙柔軟的耳垂,西門如煙立刻渾身酸麻酥軟,過電一樣的嬌軀顫抖,眼睛動情地微微閉上,櫻桃小口微微地張開,嬌喘籲籲,藍鳳兒慢慢從西門如煙的耳垂吻起,吻著吻著,又來到了西門如煙的檀口。



當藍鳳兒嘴唇再次對上西門如煙的嘴唇時,藍鳳兒開始變得瘋狂起來,她狂熱地親吻住西門如煙亮麗的櫻唇,舌頭輕啟貝齒,貪婪地在她柔軟滑嫩的口腔裏面搜索,唇舌交加,近乎狂野的咬吻,近乎熱烈的濕吻,含住她香甜的小舌,猛烈地吮吸著。



西門如煙「嗯唔」的嚶嚀呢喃著,香豔的小舌動情地吐出來,任由藍鳳兒舔弄吮吸品嚐,接著她又把自己那鮮紅的小舌伸進了藍鳳兒的嘴裏,隨著兩女對對方香舌的吸吮,陣陣電流傳遍兩個熟婦的全身,兩個熟婦都甜美忘情地呻吟著。



而藍鳳兒的纖纖玉手開始狂熱地撫摩揉搓著西門如煙豐腴柔軟的美臀,貼身褻褲包裹的豐滿渾圓的大腿,玉腿之間的神秘之處。西門如煙被藍鳳兒如此撫摩揉搓她的溝壑幽穀,開始產生了情不自禁的反應,一種刺激的快感傳遍全身,她壓抑著喘息,壓抑著呻吟,可是卻壓抑不了胴體深處的騷動和渴望,春水潺潺的從桃源洞內流淌出來,受到藍鳳兒的撫摸,西門如煙也將玉手移到藍鳳兒那貼身褻褲遮掩的雙腿之間,用三個手指對著藍鳳兒那凹的高原用畫圓圈的方式來來回回的愛撫。



「大姐……你的手指……好舒服……」被西門如煙有技巧的撫摸愛撫著桃源,藍鳳兒情不自禁的呻吟了出來。



而西門如煙在聽到藍鳳兒的呻吟後,也放蕩的呻吟起來:「二妹……好舒服……好爽……」



漸漸的,兩個美豔熟婦已經不再滿足這樣的愛撫了,藍鳳兒變得更加主動起來,她退去了西門如煙的紅色肚兜和貼身褻褲,瞬間西門如煙美妙的胴體就出現在了藍鳳兒的眼前,兩條大腿白嫩細滑,連接它們的是一雙渾圓修長的小腿,不管是小腿還是大腿,同樣的白嫩,皮膚上沒有一點瑕疵,一雙玉腿增之一分則嫌肥,減之一分則嫌瘦,在大腿的交彙處,有一個鼓鼓的,類似圓角倒三角形的肉包,被白色的短褲遮掩著,在昏暗的燈火照射下,藍鳳兒仿佛看見了中間有一條粉紅的細縫,白色的短褲遮掩不住茂盛的恥毛,從白色的布料裏面掙紮出來,顯得誘惑異常,而繼續往上看去,是平坦的小腹,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西門如煙的嬌軀,藍鳳兒依然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西門如煙那雪白的皮膚猶如少女一般,小腹之間十分平坦,接著繼續上去,一雙渾圓豐滿的雙峰是如此的豐滿,深深的山溝是一片雪白。



西門如煙不甘心藍鳳兒退去自己的肚兜和貼身褻褲,也用雙手退去藍鳳兒的肚兜,藍鳳兒秀麗的臉龐楚楚動人,及肩的秀髮黑亮順滑,兩頰象染了胭脂般緋紅,雙眸裏含情欲滴,鮮豔的朱唇微啟,白皙的脖頸細長優美,隨著呼吸不斷起伏的酥胸飽滿而挺拔,那酥胸是如此的偉大,在中間形成一道深深的乳溝,看得西門如煙也吞了吞水,而下面,和自己一樣是平坦的小腹,下腹下面是迷人的大腿,在雙腿之間,紅色短褲遮掩住神秘的桃源境地,兩女對望了一下對方的身材,都被對方的身材是吸引著,眼神裏面的欲望也越來越濃烈。



藍鳳兒將西門如煙推到在床上,撥開西門如煙光滑細膩的雙腿,將她的短褲退去,那神秘桃源就出現在了藍鳳兒的眼前,淺紅色誘人成熟肥美的花瓣嬌嫩欲滴,茂盛叢生的芳草,還有晶瑩剔透的露水強烈襯托她幼嫩光滑的皮膚更加白皙,藍鳳兒仔細的欣賞了好幾秒鐘,猛然地把頭埋下去,伸出舌頭,在紅紅皺皺、美得像雞冠的小花瓣上面輕舔,舌尖觸到的是難以形容的美快,滑得像油、甜得似糖,幽穀甬道裏散出來的一股只屬於西門如煙的肉香,清得像蘭、芳得似梅,肉香撲鼻的小花瓣在藍鳳兒不斷撩舔之下,開始發硬,往外伸張得更開了,藍鳳兒用指頭將小花瓣再撐開一點,露出春水汪汪的幽穀甬道口,洞口淺紅色的嫩皮充滿血液,稍稍挺起,看起來就好像綻開的薔薇,頂上的珍珠從包管皮裏冒出頭端,粉紅色的圓頂閃著反光,像一顆含苞待放的花蕾。



藍鳳兒用舌尖在幽穀甬道口打轉,讓西門如煙香甜美味不斷湧出的春水流在舌頭上,又漿又膩,然後再帶到珍珠,利用舌尖蘸在越挺越出的小紅豆芽上,把整個溝壑幽穀都塗滿黏黏滑滑的春水。



藍鳳兒使勁兒地親吻著西門如煙嬌嫩香噴噴的花瓣,把舌頭伸個硬直像根男人的小肉棒般直頂入那狹窄多汁又肉香四溢的迷人幽穀甬道去,而且隨即盡根頂入,又抽出再頂入。



「啊……二妹……饒了我吧……」西門如煙哪裏堪如此挑逗,全身如觸電般軟綿綿地躺在床上嬌喘連連,神態既性感又銷魂,情不自禁地張開的大腿,任憑藍鳳兒的舌頭更加深入。



「喔……不要……我還要……唔嗯……」西門如煙嬌喘籲籲,嚶嚀聲聲,神智漸漸模糊。



藍鳳兒有時用舌頭當巨龍使用進行舌耕,有時則用舌頭去撩撥摩擦西門如煙突出的小肉芽,有時用手指觸摸那兩片淡紅色柔軟滑膩的肉瓣。藍鳳兒輕輕地來回磨擦或重重的抽插,西門如煙已酥得渾身發抖,一隻手緊緊地抓住藍鳳兒的手,修長玉腿不安地扭動,吐氣芬芳的檀口發出一陣令人銷魂的呻吟。



聽到西門如煙口中銷魂的呻吟,藍鳳兒也忍耐不住,一手開始在自己渾圓堅挺的雙峰上面撫摸起來,隨著這撫摸的加重,一樣的快感讓藍鳳兒越來越瘋狂,藍鳳兒改變了一個姿勢,將自己的頭對準西門如煙的桃源,而渾圓的美臀已經來到了西門如煙的頭部,西門如煙突然感覺眼前一黑,再次睜開眼睛,發覺引入眼前的是一個雪白肥臀,西門如煙用手將藍鳳兒的短褲退去,藍鳳兒神秘美麗的桃源完全暴露在西門如煙的眼前,藍鳳兒的溝壑幽穀當中此刻已是濕滑無比,一波波的黏稠津液,正逐漸逐漸地滑了出去。



西門如煙張嘴含住藍鳳兒花唇頂端的珍珠,那是女性最敏感的珍珠,引來藍鳳兒高聲的歡叫,花房內大量蜜水涓涓而出,被西門如煙全部吸入口中,藍鳳兒壓抑不住不停地嬌喘嚶嚀,豐臀玉股不停的篩動,迎合著西門如煙,受到西門如煙的刺激,藍鳳兒也賣力的吮吸著西門如煙的桃源,兩個美豔熟婦就這樣做著六九姿勢,相互給對方吮吸。



不一會兒,兩女口中就傳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在房間裏面回蕩起來,舔了一會桃源,兩個美豔熟婦都已經覺得這樣不再過癮了,於是藍鳳兒爬起來撅著渾圓的屁股趴在床上,雙手扒著屁股,催促著西門如煙說:「大姐……快……拿那個東西給我捅捅……我裏面實在太癢了……」



西門如煙聽到藍鳳兒的話,笑了笑,拿起之前藍鳳兒拿出來的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先用粗大的尖端在藍鳳兒的肥穴上磨了一會,然後一下子捅了進去抽插起來,然後把嘴貼向藍鳳兒的屁股溝,伸出舌頭舔起藍鳳兒的菊花來。只見藍鳳兒一歪著頭枕在床上,一隻手抓著自己的一隻乳房揉著,一隻手伸到桃源揉自己的陰戶,嘴裏含糊不清的淫叫道:「爽死我了……大姐……使勁捅我啊……啊……」



西門如煙的玉手拿著類似男子陽具的物品,不斷地在藍鳳兒的蜜穴上面進進出出,聽到藍鳳兒口中的呻吟,西門如煙也忘情的騰出一隻手來,來到自己的桃源伸出,將一隻手指頭插進了自己的蜜穴裏面,一邊用手指抽插著自己,一邊用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抽插著藍鳳兒,藍鳳兒被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抽插的舒爽大叫,不過她始終覺得沒有小夫君楊小天插自己來的舒服,雖然也有快感,不過那種感覺始終沒有真實的肉棒帶來的感覺刺激和舒服。



第五十八章 才女如煙(下)



就這樣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後,西門如煙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火焰越來越旺盛,因為她已經把三隻手指都插進了自己的桃源裏面,不過桃源伸出依舊瘙癢不止,西門如煙斷斷續續的呻吟道:「二妹……該你了……你也來插插我……我裏面實在……太癢了……」



藍鳳兒聽到西門如煙的話,翻身起來,讓西門如煙跪在床上,將渾圓美臀對準著自己,藍鳳兒先用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的前端在西門如煙的蜜穴口磨合了一陣後,然後輕輕的插了進去,當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進去的一瞬間,西門如煙舒爽的大叫起來:「啊……好爽啊……二妹……真棒啊……這東西……好爽啊……」



西門如煙的話,像是鼓勵著藍鳳兒,藍鳳兒又將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深入了一點,然後開始在西門如煙的桃源裏面緩慢的抽插起來。



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摩擦著桃源內部傳來的陣陣快感,讓西門如煙舒服的大叫起來:「啊……啊……好棒……好棒……不行了……喔……喔……喔……喔……喔……嗯……唔……唔……唔……唔……啊……啊……唔……唔……嗚……好棒……這種感覺……真的……會……讓……人……嗚……瘋狂……嗚……好棒……喔……喔……喔……對……就是……這樣……天啊……這種感覺……真的……是……美極……棒呆……」



西門如煙的叫聲,讓躲在暗處的楊小天驚呆了,在楊小天的眼中,西門如煙都是一個知書達禮的賢惠女人,想不到在床上會是如此的瘋狂,這讓楊小天更加激起了征服西門如煙的心。



楊小天目不轉睛的看著床上的兩個美豔熟婦,此時西門如煙的肥臀正峭立在床上,而藍鳳兒正用在用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在西門如煙的桃源裏面進進出出,西門如煙口中發生的呻吟聲讓楊小天欲火大冒,不過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只好悄悄的躲在一邊,觀看著床上兩個美豔熟婦的床戲。



或許藍鳳兒知道楊小天在旁邊偷看,心中激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雙手賣力的抽插著西門如煙,藍鳳兒一邊用自慰器抽插著西門如煙,一邊觀察著西門如煙桃源的變化,不過此時西門如煙的菊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藍鳳兒覺得西門如煙的菊花真是可愛,於是情不自禁的低下頭,伸出舌尖舔弄起西門如煙的菊花,菊花和桃源一個被舔弄一個被抽插,雙重的刺激更加讓西門如煙忘情的大叫:「大力點……喔……啊……好爽……舒服死了哦……啊……啊……好……舒服……啊……啊……太美了……啊……要美上天了……」



作為女人的藍鳳兒知道現在已經是時候了,於是停止了抽插,對西門如煙說道:「大姐,你等一下,我下床再去拿一根東西來,只有你一個人舒服,我都沒有這麼舒服。」



聽到藍鳳兒這麼說,西門如煙也知道自己因為太沈浸於欲海而瘋狂,所以藍鳳兒這麼一說,她有點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藍鳳兒下床後,將燈火吹滅,然後假裝的尋找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來到楊小天的身邊,小聲的在楊小天耳邊說道:「好夫君,機會來了。」



藍鳳兒將燈火吹滅,西門如煙並沒有說什麼,心想藍鳳兒肯定是需要一些感覺吧,所以閉著眼睛在回憶先前的舒爽。



此時屋內一片黑暗,不過在楊小天看來卻是一清二楚的,楊小天拉著藍鳳兒的玉手來到床邊,小聲的將衣服退去,藍鳳兒見到楊小天把衣服退去後說道:「大姐,你還是用先前那個姿勢,我先插插你,然後你再插我。」



聽到藍鳳兒這麼說,西門如煙柔順的跪在了床上,露出了肥美的屁股,楊小天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那蜜穴裏面還流淌著絲絲的春水。藍鳳兒伸出雙手將西門如煙的屁股拉到床邊,因為這樣更方便楊小天的插入,西門如煙也沒有多疑,頭也不回的將屁股移到了床邊,此時楊小天的肉棒已經堅硬無比,看到西門如煙的肥美屁股就在眼前,而等一下自己就將進入她美麗的蜜穴裏面,楊小天的肉棒更加的堅硬了,藍鳳兒先用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的前端在西門如煙的穴口磨合著,沒有多久,西門如煙口中又發出了呻吟出來:「二妹……不要磨了……快點進去吧……」



聽到西門如煙這麼說,藍鳳兒知道是時候了,她向楊小天點了點頭,然後把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拿開,玉手拉著楊小天堅硬的肉棒對準西門如煙的蜜穴,楊小天腰部一用力,肉棒就進去了一半,剛一進去,楊小天就感覺到西門如煙蜜洞的狹小,想不到西門如煙的蜜穴是如此的狹小,那種狹窄的感覺摩擦著肉棒的棒身,感覺真是舒服。



「啊……二妹……你溫柔一點……啊……」西門如煙有些不適應的叫了一聲,不過很快她就發現了不對之處,因為之前插自己的類似男子陽具的東西進入蜜穴是一種冰冷的感覺,而現在卻是一種溫暖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男人的肉棒在蜜穴裏面抽插一樣,西門如煙不免有點懷疑的發出一陣陣疑問的呻吟:「這麼……這麼奇怪呢……感覺和先前不一樣呢……」



聽到西門如煙已經有些懷疑了,楊小天挺動著腰部開始抽插起蜜穴來,旁邊的藍鳳兒說道:「大姐,沒有什麼,我只是換了一個東西而已。」



「哦……原來是這樣啊……好爽啊……」楊小天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只是他現在不能用手抓住西門如煙的柳腰進行抽插,難免對抽插有一絲的影響,不過絲毫沒有影響到楊小天抽插的速度,隨著楊小天抽插的速度,西門如煙蜜穴內的快感越來越強烈,西門如煙感覺到被藍鳳兒口中說的東西抽插著,真是舒服極了,也沒有再多想,開始放開聲音的叫了起來:「啊……二妹……這東西幹的我……好爽啊……真舒服啊……」



藍鳳兒在旁邊聽著,向楊小天笑了笑,兩人都知道西門如煙已經開始慢慢的沈浸的欲海裏面,於是楊小天開始更加快速的挺動著腰部來抽插著西門如煙。



「喔……好舒服……嗯……哎唷……我要死了……這東西幹到我高潮了……我……我不行了……好舒服喲……天啊……怎……會……這……樣……呢……喔……」緊接著,楊小天明顯的感覺到西門如煙蜜穴裏面一陣痙攣、哆嗦,西門如煙強烈至極的銷魂高潮中泄了身,到達了情欲的高潮,一股濃白的岩漿隨著楊小天肉棒的抽插從嬌豔的幽穀流淌出來。



楊小天示意了一下旁邊的藍鳳兒,然後快速的抓住西門如煙的柳腰,對著剛剛瀉身的蜜穴更加瘋狂的抽插起來,被楊小天這麼一抓住柳腰,西門如煙明顯得感到到了這雙手不是藍鳳兒的手,有點驚慌的叫道:「二妹……你幹什麼啊……怎麼抓住我不放啊……」



藍鳳兒上床來到西門如煙耳邊,輕輕的說道:「大姐,我要你嚐到做女人應該享受到的滋味,別驚慌啊。」



現在西門如煙已經徹底的知道了在後面抽插著自己的絕對不是藍鳳兒了,難道真的是男人的肉棒,一想到這裏,她內心就有點驚慌起來,連忙扭動著肥美的屁股,想掙紮出去,不過楊小天的雙手已經緊緊的抓住美豔高貴才華橫溢的西門如煙那纖細的柳腰,楊小天又怎麼會那麼容易輕易的讓她逃走呢,楊小天以雙手為力,挺動著腰部,更加大力的抽插著西門如煙,次次頂到花心。



「啊……我……我不行了……快點放開我啊……是誰啊……」西門如煙不知道是舒爽還是在求饒的呻吟道。



這個時候,藍鳳兒已經下床把燭燈重新點燃,西門如煙緊閉的眼睛突然感覺到有些刺眼,連忙把眼睛張開,知道已經開燈了,連忙回頭看看後面到底是誰在抽插著自己,當她一回頭,居然看見的是自己的夫君東方劍(當然是楊小天假扮的東方劍,按照藍鳳兒的策略,楊小天並沒有恢複本來的面容)赤裸著身子,手上抓住自己的柳腰,在幹著自己,心裏又羞又喜,連忙說道:「夫君……你在做什麼……」



楊小天淫笑了一下說道:「夫人,你舒服嗎?你別生氣,是我讓鳳兒這麼做的,希望給你一個驚喜。」說完,繼續用力的抽插起來,這個時候,西門如煙發現其中有點不對,夫君東方劍的陽具就算最大也不過只有五寸左右,而現在抽插自己的人的玉柱則有七八寸,並且要粗狀的多,夫君不是對自己沒有興趣了嗎,怎麼會這樣呢,難道眼前這個人不是夫君東方劍?想到這裏,西門如煙開始掙紮紮起來。



「夫君……你的怎麼……這麼大……快……快點……你真是夫君嗎……二妹……你……」西門如煙一半掙紮,一邊抵抗著從蜜穴裏面因肉棒抽插傳來的陣陣快感,腦中一片混亂,此時的她,已經開始懷疑起東方劍的身份了,不過由於桃源被抽插著,又反抗不了。



「別驚慌,大姐,難道你不舒服嗎?」藍鳳兒輕聲的說道,赤裸著身子坐在旁邊,伸出玉手在西門如煙光滑的玉背上面遊走。



西門如煙也發現了藍鳳兒身子是一片赤裸,腦海中是一片混亂,一邊又繼續的掙紮和抵抗著快感,但是那快感越是抵抗越是更加的強烈。西門如煙知道已經掙紮不出去,腦中快速的轉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什麼,不過口氣依舊求饒道:「你快放了我啊……你究竟是不是夫君啊……二妹……快點告訴我……你們這樣害我……我恨死你們了……」



「大姐,別生氣嘛,我哪裏害你了,你不是說覺得舒服嗎?不要去想那麼多,好好享受吧,他真的是我們的夫君。」藍鳳兒安慰著西門如煙,一邊給楊小天遞了一個眼神,叫楊小天更加快速的抽插。



西門如煙感覺到插入自己蜜穴裏面的那根大肉棒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快感越來越強烈,她努力的控制著這羞人的快感,聽到藍鳳兒這麼一說,心中更加迷惑起來,雙眼看著藍鳳兒說道:「二妹……他真的是夫君嗎……夫君怎麼變的這麼大……啊……啊……」說道最後,已經成了被抽插所發出的愉快呻吟。



「他真的是夫君。」藍鳳兒說道:「不過是我們另外一個夫君,大姐,你要相信我,他會給我們帶來幸福的,以前我一直沒有那種做女人的快感,不過我現在已經深深的體會到了,這些都是夫君帶給我的,難道現在你不覺得幸福快樂嗎?」



藍鳳兒的這段話,讓西門如煙知道此人不是夫君東方劍了,而是假扮成東方劍的一個人,雖然西門如煙心中特別震撼,但同時聽到藍鳳兒的話,西門如煙的心裏又產生了一點漣漪,先前被肉棒抽插的那種快感,的確是從來沒有過的,肉棒在她的蜜穴裏面,她肯定很清楚在自己蜜穴裏面那跟肉棒的尺寸是多麼的巨大,比東方劍的肉棒大了何止兩倍,那種作為女人應該有的快感也是她第一次體會到了,想著想著,西門如煙不自覺的呻吟了兩聲,原來是楊小天的肉棒更加快速的抽插著蜜穴所帶來的快感,讓西門如煙情不自禁的呻吟了出來,當西門如煙意識到自己的呻吟是發出內心那愉快的呻吟,西門如煙羞得紅到脖子了。



楊小天溫柔的說道:「好夫人,不要想那麼多,我會給你快樂的,以後我就是你夫君,好嗎?」說完,就將自己的人皮面具退去,露出了自己本來的面目。



「你……是誰啊……快放開我啊……」見到楊小天露出真面目,那模樣是如此的年輕帥氣,都可以做自己兒子了,西門如煙微怒的掙紮,不過楊小天馬上又快速的抽插了幾下,讓西門如煙又不自覺的發出幾聲呻吟。



「大姐,為什麼要抵抗這種難得的快樂呢,難道你不想快樂的生活下去嗎?」藍鳳兒看到西門如煙的反應,雖然口氣上微微的發怒,不過眼神開始變得迷茫起來,她知道西門如煙內心已經動搖了,只是口上不想承認而已,於是繼續說道,希望更夠快一點讓西門如煙接受。



第五十九章 龍飛鳳舞



藍鳳兒的話,讓西門如煙產生了遲疑,的確這些年來,自己是很不開心,要不是為了東方劍,或許她早就找個地方隱居生活了,之前被男子抽插到了高潮後,她的內心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就是覺得自己好像找到了這個快樂的感覺,現在被藍鳳兒這麼一說,她仿佛覺得自己開始墜落了,已經認同了藍鳳兒的話,但是自己是東方世家的大夫人,東方劍的妻子,雖然說當朝朝鳳開放,但是這類紅杏出牆之事,如果被外人知道了會怎麼看待自己啊,而且眼前這男子,為什麼會帶著東方劍的人皮面具呢,這年輕的男子是誰呢,看樣子應該和二妹藍鳳兒發生了關係,難怪昨天下人會說浴室發出聲音了,肯定是二妹和男子發出的。



這時候,楊小天停止了抽插,將肉棒從蜜穴裏面抽了出來,一種失落的感覺瞬間遍布西門如煙的全身,西門如煙剛有反應,已經被楊小天正面壓在了床上,楊小天色迷迷的看著全身赤裸的西門如煙,高聳的山峰,渾圓雪白,沒有一絲的下垂,平坦的小腹下面是迷人的桃源,黑黑的陰毛因為被肉棒抽插的關係,而混亂的部分在三角地帶,雪白的大腿十分光滑,總之全身上下無一處不是美麗誘人的。



見到楊小天停止了抽插,西門如煙心中有種失落的感覺,因為肉棒在蜜穴裏面的感覺實在是太舒服太充實了,既然眼前男子已經放開了自己,雖然意識上是很失落的,不過反應也是在掙紮著,不過楊小天才沒有那麼笨,雙手快速的分開西門如煙的雙腿,肉棒對準蜜穴,又一次進入到了西門如煙的蜜穴裏面,肉棒一進入,西門如煙滿足的舒爽的發出一聲「啊」的呻吟,當聲音發出後,西門如煙知道自己失態了,而由那蜜穴裏面的瘙癢因為肉棒只是停留在裏面而沒有運動開始變得強烈起來。



這種瘙癢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讓西門如煙情不自禁的扭動著柳腰,想要從這樣的動作裏面去與蜜穴裏面的肉棒產生的摩擦,讓解決蜜穴裏面的瘙癢,從西門如煙的動作,楊小天已經看了出來,西門如煙已經漸漸迷失了,相信很快就會臣服於自己的,於是楊小天故意挺動了幾次肉棒,然後又停止不動,剛剛才覺得蜜穴裏面不癢了,現在自己比先前更加癢了啊,西門如煙可憐兮兮的望著眼前抽插自己的年輕男人,眼神之中是那麼的無助。



藍鳳兒也知道了西門如煙很快就會沈迷在欲海裏面,於是雙手壓住西門如煙的玉手,說道:「大姐,好好的享受吧。」說完,低頭開始愛撫著西門如煙胸前那豐滿挺立的乳房,藍鳳兒一手撫摸搓揉著西門如煙柔嫩無比的雪乳美肉,然後俯身吻住那對豐盈嬌挺的玉女峰,乳峰上的嫣紅乳珠在藍鳳兒的吮吸下更加的硬挺起來。



乳房是西門如煙最敏感的地帶之一,現在被藍鳳兒吮吸還愛撫著,一種舒麻的感覺瞬間遍布全身,而蜜穴裏面的肉棒依舊不動,但是那瘙癢隨著乳房被吮吸而更加的強烈,西門如煙漲紅著美麗的臉上,眼神迷離的望著楊小天,不知道是讓楊小天放開她,還是讓楊小天抽插她。



看到西門如煙的表情,楊小天知道離成功那一步越來越近了,於是又故意的抽插了幾下肉棒,西門如煙的蜜穴因為被肉棒的抽插,快感馬上就讓她的檀口無意的發出了幾聲呻吟,當聲音一出來,西門如煙知道自己失態了,連忙用牙齒咬住下唇,好讓自己不發出那羞人的叫聲,楊小天好笑的看著西門如煙的動作,然後又挺送了幾下肉棒,雖然西門如煙已經用牙齒咬出了嘴唇,讓自己不發出那羞人的呻吟聲出來,不過由於肉棒抽插蜜穴所帶來的快感實在是太強了,這一次的呻吟是在鼻間發出的,現在西門如煙已經意識到了,自己就快要迷失在眼前年輕男子的大肉棒下,因為體內的瘙癢越來越強烈,那無名的欲火像是把要自己燒盡一般,如果大肉棒再不抽插自己,自己肯定會瘋掉的,再加上胸前傳來的快感,一波一波,猶如海水在衝擊著沙灘,不同的是這一波比一波的快感要更加的強烈。



西門如煙迷離的眼神裏面開始充滿了欲火,雙眼無助的看著楊小天,像是在告訴楊小天,需要他的肉棒,只是礙於情面和身份,不好開口求饒,楊小天知道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了,於是淫笑道:「好夫人,需要什麼就跟我說,我一定會滿足你的。」



聽到楊小天的話,西門如煙當然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她想不到眼前男子說出如此羞人的話出來,連忙瞪了一眼楊小天,把臉移到一邊,故意不看楊小天,看到她不經意間露出的小女人表情,楊小天簡直是開心極了,肉棒故意的又頂了幾次,西門如煙口中又發出幾聲呻吟,然後感受到肉棒不動了,轉過頭正面看著楊小天,口中嬌嗔道:「你……你這個魔鬼……」



「好夫人,我怎麼成魔鬼了啊?」楊小天無辜的說道,眼睛看著西門如煙的媚態。西門如煙知道楊小天在看她,羞澀的又把頭轉到一邊,楊小天又頂了幾下肉棒,西門如煙口中又發出幾聲呻吟。



「啊……你……」西門如煙實在是忍無可忍了,因為體內瘙癢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欲望越來越旺盛,她心中安慰著自己,今晚就當是一個噩夢吧。



「我什麼啊?夫人你到底要說什麼啊?」楊小天依舊追問,因為他要徹底地征服眼前這個高貴美豔才華橫溢的西門如煙。



「我……我要……我要你……」西門如煙知道自己不說出來,眼前男子是不會有行動的,但是面子上面哪裏會過的去啊,這正是理性和感性掙紮的瞬間。聽到西門如煙這麼說,楊小天知道就快得到自己想要的話了,於是繼續說道:「夫人想要什麼啊,要說清楚,我才好給你啊。」



西門如煙想不到想不到眼前的男子是如此的無恥,自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還不肯饒了自己,非要自己完全把那心裏的渴望說完出為止,而正在吮吸愛撫西門如煙乳房的藍鳳兒聽到楊小天的話,暗自笑了笑,心想這個小夫君,真是折磨人啊,看來大姐等一下肯定會說的,於是更加賣力的吮吸著西門如煙的乳頭。



「啊……」從乳房上面傳來的快感讓西門如煙呻吟了一聲,她知道是藍鳳兒是在對自己使壞,但是現在自己怎麼也反抗不了啊,那種瘙癢的感覺快要把自己逼瘋了,心裏下了一個狠心,口中說道:「我要你……我要你來幹我啊……」聽到西門如煙這麼一說,楊小天還不想這麼快就開始抽插,而且繼續問道:「夫人要我幹什麼地方啊?」



「你……你這個混蛋……」西門如煙想不到自己已經說的那麼明確了,眼前男子還是不肯抽插自己,還在繼續的追問,反正先前也說了那麼羞人的話了,也不在怕多加一點,於是口中說道:「我要你……要你來……幹我的小穴啊……」



「那要拿什麼東西來幹你的小穴呢?夫人你要說明白一點嘛。」楊小天說這話的時候,自己都笑了,因為他覺得此刻西門如煙的表情實在是太可愛了。



「你這個……這個魔鬼啊……」西門如煙想不到自己已經這樣了,這個男子還不肯放過自己,不由惡狠狠的瞪了楊小天一眼,由於體內的瘙癢,西門如煙羞澀大叫一聲:「我要你的大肉棒……來……來插我的……小穴啊……啊……」西門如煙知道今天晚上是肯定逃不掉了,倒不如就今天晚上當成一個夢,一個讓她不願意想起,又如癡如醉的夢。



「對了嘛,這樣我才知道我的好夫人你想要什麼嘛。」聽到西門如煙口中說出了自己想要的話,楊小天也沒有再在言語上面挑逗西門如煙了,開始慢慢的抽送著泡在蜜穴裏面的大肉棒,這時候,藍鳳兒也放棄了對西門如煙乳房的攻擊,微笑了望了一眼後,坐在旁邊看著楊小天抽插著西門如煙。



楊小天緊緊摟著西門如煙抽搐的玉體,在緊窄的肉穴中抽送,隨著肉棒進出的次數增加,她的嬌呼呻吟開始有節奏地逐漸提高了,又濕熱又緊實的肉穴和大肉棒激烈的推拉與磨擦,帶給正在交歡的兩人無盡的暢快。



楊小天急速地以粗壯的大肉棒撞擊西門如煙早已水濫成災的肉穴,「噗滋,噗滋」的交聲不絕於耳,西門如煙的嬌喘與浪叫也幾近聲嘶力竭。



「好……好棒……嗯……嗯……美死了……小穴好舒服……你幹得我太舒服了……我要……啊……哦……哦……嗯……我要舒服死了……再進去……我……我要死了……嗯……要……要飛了……嗯……哼……哦……」



楊小天抽送的越快,西門如煙的反應也越發放蕩,楊小天看著西門如煙在自己的抽插下變得如此淫蕩,也拿出絕活全力應戰,不停的變換抽送的節奏,抽插得越來越厲害,西門如煙媚眼若開若閉,兩隻纖纖玉手也開始無意識的緊緊地抓著楊小天,嘴裏浪叫著:「啊……我……美……美死了……插得好……好舒服……嗚……哼……唉呦……快……快……我……人家要不行了……啊……我要飛了……飛了啊……啊……」



坐在旁邊觀看的藍鳳兒,目不轉睛的盯著正在交歡的兩人,西門如煙口中淫蕩的呻吟讓她情不自禁的用玉手撫摸著自己的渾圓的乳房和濕潤的蜜穴,她看到西門如煙淫蕩的表情,心想大姐在床上和平時一點也不一樣,真是十足的蕩婦啊,看來小夫君的確把她幹的十分舒爽,居然忘記了一切,一心沈浸在欲海中,雖然藍鳳兒此時也欲火焚身,不過她並沒有加入到兩人的床戰中去。



此時楊小天正壓在西門如煙的性感胴體上,奮力的抽插著大肉棒,這時候,楊小天看見西門如煙那性感的小嘴,於是微微移動了一下身子,將嘴湊近西門如煙的殷桃小嘴。



強烈的男子氣息讓緊緊閉著雙目的西門如煙睜開了眼睛,看見是楊小天,連忙緊緊閉著嘴唇,不過楊小天的動作要快一點,因為在西門如煙喘息籲籲的叫床時候,香豔甜美的小舌是伸出來的,而現在已經是在楊小天大嘴的控制之下了,西門如煙掙紮了一下,不過也是徒勞無功,只好閉著美目,柳眉深鎖,不自覺地從喉嚨深處發出嚶嚀之聲。接著,西門如煙的香舌被楊小天咬齧住狂熱地吮吸咂摸起來,楊小天嫻熟而近乎狂野的動作,立刻使得她口腔中的性感帶被觸動激發,口腔全體也已點燃了情欲之火,好像全身的性感帶都集中到舌頭上似的。而且楊小天的下身也更加瘋狂的抽插著蜜穴,西門如煙雙手不自覺的緊緊抱住楊小天的背部,香舌任由他的吮吸。



久良久良,楊小天才分開西門如煙的小嘴,繼續抽插的著蜜穴,楊小天一邊抽插,一邊欣賞著西門如煙這付淫浪的騷態,又狠又急又快地挺動屁股,揮著自己的大肉棒,次次都硬插到底,每次又都頂到了她的花心,一邊還捏著她的大乳房。



西門如煙舒服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嬌軀顫抖,肥美的大屁股努力地挺動著,迎接大肉棒的插幹,大聲地浪叫著道:「小浪穴……被……被你……插得……美死了……啊……又……頂到……小穴穴心了……小浪穴……小浪穴……要被……你操破了……啊……」



西門如煙滿頭烏黑細長的秀髮都散亂掉了,嬌靨紅咚咚地,小嘴兒裏不時叫著淫聲浪語,媚眼裏噴射著熊熊的欲火,兩隻大腿開得大大的緊夾著楊小天的腰部,大肥屁股不停地起伏搖擺,一雙玉手緊摟著楊小天的脖子,大乳房不時被楊小天摸著、揉著、捏著、按著,有時還被楊小天吸著、咬著、舐著、吮著,一會兒呼痛,一會兒又叫癢,頭也隨著楊小天的插動搖來搖去,浪叫著:「我受不了了……你操死……我來啊……你這個魔鬼啊……幹得好美……不行了……我的……親哥哥……哎唷……」



聽到西門如煙的淫蕩叫聲,楊小天更加的賣力抽插,因為他要徹底的征服西門如煙,讓她像藍鳳兒那樣心甘情願做自己的女人。



「啊……呀……唔……哎呦……好……好舒服……好……好痛快……啊……啊……你……要……幹……幹死我了……哎呦……我……我受不了……喔……喔……喔……好美……啊……好……好大的肉棒……用力……快點……在……在用力……啊……不行了……啊……啊……啊……我要泄了……啊……來了……啊……好美……啊……泄了……啊……啊……好充實……啊……唔……我好……好喜歡……好久沒有這樣爽過了……啊……」西門如煙緊揪雙眉,時而咬唇忍耐,時而張口嬌吟,讓人分不清是舒服還是痛苦,兩彎水眸淒朦渙散益發動人。



楊小天已經不在滿足這樣的姿勢來,於是索性將西門如煙抱起來,吻住著西門如煙柔軟的小嘴,西門如煙忘情地和楊小天熱吻,西門如煙已經被楊小天徹底的征服,哪裏還會拒絕和他接吻呢,現在的西門如煙猶如一個蕩婦一般,是那麼主動風騷。



第六十章 書香之氣



楊小天左手握住西門如煙渾圓的山峰,右手下探到圓隆的臀丘,手指輕輕觸摸粉嫩的菊蕾,敏感的後庭受到愛撫,傳來被冰涼手指擠開火燙括約肌的奇妙感覺,墮落在快感深淵的西門如煙差點熔化在楊小天身上,不知流出多少淫水的蜜穴緊緊夾著肉棒蠕動收縮。



「你……不要……」西門如煙想抵抗楊小天手指在她菊蕾的進攻,豐盈曼妙的嬌軀貼著楊小天亂挺,痛苦又歡愉的嬌啼,飽滿乳房隨著急促呼吸誘人起伏。



楊小天摟著她香滑柔軟的迷人胴體,用舌頭吮舔流滿酥胸的香汗。低頭輕含她嫣紅的乳頭,西門如煙粉紅色的乳頭硬得像櫻桃一樣,楊小天輕輕吸啜著一下,她就呻吟了一聲,雙手抱住楊小天的頭,楊小天的臉緊壓在西門如煙膩滑的乳肉,舔遍每寸香滑的肌膚。



楊小天又開始猛烈的抽插,西門如煙沈浸在仙境中,不由得婉轉嬌啼,發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吟:「啊……好癢呀……好爽呀……插深一點……啊……呀……哎呀……噢……哦……」



楊小天的巨大肉棒深深地插著,頂著西門如煙的花蕊,狠狠地磨著,淫水流了出來,楊小天用力地插,西門如煙拼命地配合,進入了快樂的境界。看到西門如煙迷離的神情和扭動的嬌驅,楊小天的攻勢更猛了,而西門如煙也嚐到了肉棒深入陰道的甜頭,大腿緊緊地夾著楊小天,好讓肉棒更深的刺進去。



西門如煙覺得陰蒂傳來一陣陣爆炸的感覺,她覺得自己快要化掉了,陰道壁一陣痙攣,大量的淫液從裏邊流了出來。楊小天大出大入的抽著,手捏著西門如煙驕人的乳房,享受著光潤的滋味,西門如煙在楊小天傲人的肉棒下很快的就攀上了高潮,口中不斷的亂叫著:「哦……你好棒……啊……我……的小穴快受不了了……快被你幹爆了……你饒了我吧……」如仙樂般的呻吟聲繼續傳入楊小天的耳中,鑽入楊小天的心底深處,掀起更狂、更野、更原始的獸性。



「告訴我,好夫人,舒服嗎?」楊小天喘著氣加快抽送的節奏的問道。



「嗯……舒服……」西門如煙點著頭呻吟回應,也許對於此時的西門如煙來說,她已經忘記了一切,眼前只有這無邊的欲望,自從嫁給東方劍後,她從來就沒有享受過如此舒服的待遇,現在這種待遇居然不是夫君東方劍給予她的,而是一個陌生的男子帶給她的,使得她的心中產生一種異樣的衝動,這種衝動來自內心最深處,告訴她去接受去享受,她不再問著眼前的年輕男子到底是何人,因為這男子給予她快樂就行了,或許,這種類似於偷情的刺激感覺讓西門如煙想忘記一切,而她的身份又時時提醒著她,所以先前她才會這麼矛盾,但是當這道門被徹底的打開後,西門如煙就會如同一個蕩婦一般,去迎合著楊小天。



「要不要再快一點?」楊小天的大肉棒在西門如煙緊小的蜜穴裏猛烈抽插,口中看著眼前這個高貴才華橫溢的才女西門如煙,覺得西門如煙真是美豔動人,那種周身散發出的書香氣息,讓楊小天不由想起自己的三姨娘長孫凝香來,長孫凝香出生書香世家,身上的那種書香氣息可想而知是多麼的濃烈,而現在眼前的西門如煙,身上那種書香之氣,讓楊小天覺得和自己的三姨娘長孫凝香有得一比,不自覺之前,眼前身下的西門如煙仿佛變了一個人,變成了自己的三姨娘長孫凝香,讓楊小天更加的衝動起來。



西門如煙忍不住叫出聲來:「啊……啊……要啊……好大……我受不了了……太舒服了……」



楊小天伸手抱住西門如煙圓翹的肥臀,肉棒在蜜穴內大力的抽插,次次盡根,西門如煙被幹得搖頭晃腦,長長的秀髮甩來甩去,蜜穴不斷痙攣收縮,楊小天的肉棒被收縮的蜜穴陣陣箍緊,抓住西門如煙的細腰加速抽幹。



西門如煙飛瀑般的秀髮披散在香肩和玉背上,修長的大腿死攀住楊小天的腰,嫩白胳臂勾著楊小天的脖子,環在楊小天身上扭著肥白圓臀發出斷斷續續淫蕩呻吟。誘人的身體流遍香汗,髮絲黏在雪白肌膚上,顯得更淒美,楊小天捧住西門如煙滑溜溜的臀肉,抽出肉棒抵在花房口磨擦,任憑她賣力的扭挺肥臀,也無法消解蜜穴深處的淫癢。



在楊小天看來,眼前的西門如煙的確像是變成了自己的三姨娘長孫凝香,自從和奶奶鳳姿伶發生關係後,楊小天就下定決心有天一定要把自己的三個姨娘和親生母親,以及其他親人一起給征服,讓她們全部成為自己的女人,因為在和奶奶鳳姿伶發生關係的時候,那種禁忌的快感讓楊小天覺得特別的刺激,而他也有這樣的能力,現在西門如煙身上那種濃濃的書香氣味,讓楊小天恍惚之間,覺得是自己的三姨娘長孫凝香,所以他才將龐然大物抽出來,想再一次挑逗一下西門如煙。



「別……別走……」西門如煙的蜜穴早已黏滿滴汁,由於肉棒的離開,西門如煙感覺到自己的蜜穴深處的肉壁蠕爬,酸癢饑渴的折磨煎熬著自己,水蛇般的柳腰急急扭動,光溜溜的火熱胴體和楊小天貼在一起在床上翻滾,豐軟滑嫩的豪乳,纖瘦性感的香肩,水蛇般扭動的細腰,以及修長滑白的玉腿,尤其是滑軟溫濕的蜜穴又緊又會夾,刺激的楊小天香豔銷魂,從西門如煙的反應,更加助長了楊小天對於親人的征服,因為西門如煙身上那種書香氣味,使得楊小天感覺自己以後征服三姨娘長孫凝香更加的容易。



西門如煙饑渴的扭著白皙柔軟的肥臀,煽情淫亂的呻吟燃起楊小天的獸性,楊小天的大手在西門如煙曲線誘人的胴體滿是香汗的肌膚上遊移,西門如煙曼妙身軀越發激烈的顫抖,楊小天輕輕撥開蓋住她半邊臉頰的長髮,露出西門如煙正飽受煎熬的妖媚面孔。



「求求你……那裏……好癢……嗚……快……快來……快來啊……我好癢……」西門如煙那讓人癡迷的嬌靨全沒了矜持,肥臀放浪的挺動,濕潤的蜜穴磨擦著大肉棒,發出「滋滋」的清脆水響。楊小天推高西門如煙的肥臀,看著狼藉不堪的潮紅蜜穴,被推離大肉棒磨擦不到蜜穴的西門如煙忍不住的哭泣哀求,白嫩的臀丘在自己手中扭動,於是不忍心的徐徐上挺大肉棒,龜頭重新插入蜜穴,西門如煙水汪汪的眼中才露出滿足的笑意。



西門如煙感受到了肉棒重新進入蜜穴,於是自己的肥臀猛力一沈,把大肉棒全根吞入蜜穴裏面,蜜穴內泛濫的讓大肉棒的抽送異常順暢,楊小天感到龜頭在嬌嫩的蜜穴裏被夾得十分舒服,龜頭被淫水浸得好痛快。於是用力將西門如煙修長雪白的大腿架在肩上,大肉棒對準蜜穴盡沒盡出,次次送到花芯,西門如煙雪白的胴體披散著烏黑秀髮,豐潤誘人的乳房激烈搖晃,還不時被楊小天抓起來揉擠吸舔,西門如煙低頭看著抽插的情形,肉棒抽出時將粉嫩的花唇外翻,插入時又將花唇納入蜜穴口。



西門如煙迎著楊小天的抽插,快感節節高漲地浪叫著:「啊……再快一點……美死了……快一點嘛……用力……喔……啊……你幹的我好爽喔……啊……對……好人……用力的幹死我喔……啊……肉棒哥哥……幹爛我的騷穴了……再用力……啊……啊……幹到人家的子宮了……騷穴又不行了……喔……肉棒哥哥……快……再用力……」



楊小天運用著熟練的技巧上下抽動,把蜜穴插得「滋滋」作響。西門如煙亂伸長腿扭擺肥臀配合著楊小天的抽插,雙手緊緊地摟著楊小天,媚眼如絲,香汗淋淋,嬌喘籲籲,享受大肉棒給予她的全所未有的快感,她拚命擡高肥臀,使蜜穴與大肉棒貼得更緊密,淫蕩的叫聲和表情,刺激得楊小天更用力抽插起來了,龜頭碰觸到蜜穴深處最敏感的花芯,刺激的西門如煙淫水狂流。



楊小天一手摟著西門如煙的脖子,一手握揉著她的乳房,邊親吻邊抽插。西門如煙雪白的胴體由於楊小天的衝擊上下波動,漸漸地她開始輕輕呻吟,繼而喉嚨裏發出鶯啼般的昵喃聲,接著便開始語無倫次的呼叫:「啊……喔……啊……用力……我好爽啊……使勁……」看來,西門如煙已經癡迷了,如醉如癡,完全沈浸在男歡女愛的幸福歡樂中。她繼續叫著:「好……我……真舒服呀……快快……我又要來了……啊……快……快點……嗚呀……我完了……」



楊小天扶著西門如煙圓翹的屁股長程的抽送,大肉棒完全拔出來再整根插進去,撞得西門如煙蜜穴深處不停收縮,高潮連續不斷的到來,小腿亂踢,肥臀猛挺,嬌軀痙攣顫抖:「插死了……你插死我了……我受不了啦……啊……不行了……死了……」



不過西門如煙的求饒,並沒有讓楊小天停止抽插,反而越插越勇,越插越快,西門如煙的浪叫聲也越來越放蕩,這時候,楊小天感覺西門如煙蜜穴裏面一陣縮進,接著一股淫水從裏面冒出,西門如煙又一次高潮了,西門如煙大叫一聲,有點要暈過去的樣子,楊小天知道西門如煙已經到達了極限,急忙從手中度過一絲內氣給西門如煙,西門如煙才好一點。



西門如煙想不到楊小天會是如此的溫柔,從楊小天手上傳過來的熱氣,西門如煙當然知道是楊小天的內氣了,西門如煙平時一直在管理東方世家的生意,並沒有什麼時間練習武功,所以根本就無法長時間承受楊小天的歡好,而在西門如煙達到高潮後,楊小天細心的傳輸內氣給西門如煙,這讓西門如煙十分的感動,一直以來,心門如煙都受慣了夫君東方劍的冷淡,突如其來的關心,這種感覺對於熟婦來說,影響是十分深刻的,而正是楊小天這個細微的關心,徹徹底底的讓西門如煙臣服了。



西門如煙接受了內氣之後,臉上又開始紅潤起來,雙目動情的看著楊小天,口中喃喃的說道:「為什麼你這麼溫柔?」



楊小天一臉溫柔的看著西門如煙說道:「因為你是我楊小天的好夫人,從今天開始,你就我的妻子。」



「楊小天,楊小天。」西門如煙在口中喃喃的念著楊小天的名字,原來這男子叫楊小天,她在念的時候,好像希望自己能夠將這個名字牢牢的記在心中,不知道為什麼,西門如煙在感覺自己瀉身後,好像年輕了很多,而且眼前這個叫楊小天的男子看上去是如此的年輕帥氣,年齡估計比自己的兩個兒子還要小一點,可是那男子之物卻是如此的巨大,讓自己體驗到了從來就沒有感受過的快感,想到這裏,西門如煙不由臉紅起來,難道自己對楊小天已經有了一種不同的感覺?



西門如煙在心中極其想否定,但是另外一個聲音又告訴她,去接受眼前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