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西幻)



戰場上兩軍對擂,騎士們都按捺不住胸中咆哮的戰意,就等一聲令下殺入敵

人的陣營中。銀白色騎士團的最前方,一個英挺的男子端坐於馬背上,銀白的盔

甲穿在他身上好像發光體一樣,聖潔得讓人不敢直視。而他高貴的身份更是讓人

折服,王國中實力最強的聖殿騎士——蘭迪斯,夢幻的金發海藍的眼瞳,再配上

高挑修長的身材,正直勇敢的性格,無數少女的夢中情人。



這時敵方陣營中的統率示意要派人過來談判,敵軍代表身著寬大鬥篷默默走

向戰場正中的位置,而聖騎士大人早就策馬等在那裏了。隻見那人微微擡頭看向

他,聖騎士瞬間石化,側身優雅的下了馬,俯下身單膝跪地,吻上鬥篷的下擺。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讓他身後的整個騎士團沸騰了,呃,應該說是震驚了…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更是讓他們的心跳幾乎停止。



鬥篷裏伸出一隻白皙小巧的手,他們的騎士大人虔誠的托起那隻手,獻上了

最崇高的敬意,「我的一切都屬於您,我的主人!」說罷起身扶著那人,走向敵

人的陣營。



這恐怕是史上最離譜的戰鬥了,還沒開戰,敵軍就把他們的騎士大人拐跑了

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相信沒人認爲這是真的。



此時他們的聖騎士正在一輛疾馳的豪華馬車上,雙膝跪在車廂地闆上,整個

頭顱埋進對面坐著的女人腿間,舔噬親吻著白嫩赤裸的花穴,不時發出「啧啧」

淫糜的水聲。女人大張著白嫩的雙腿,繁複華麗的黑色裙擺被推到小腹。白嫩的

手指抓住男子的金發,用力按向自己腿間。



濕熱唇舌的每個動作都讓她呼吸急促、全身繃緊,不時還溢出誘人的呻吟,

豐滿的兩團雪乳隨著劇烈喘息像是要彈出胸衣的束縛。長長的黑發蜿蜒著散落一

地,罕見的純黑眼瞳布滿情欲,眼神迷離,感受著唇舌在身體深處帶來的陣陣快

感。



很難相信,這個跪在女人胯下舔噬花穴的人,就是那個聖潔禁欲帶著耀眼光

環的第一騎士、無數少女的夢中情人。在他跪著的雙腿間,一條碩大粗長的肉棒

被衣物緊裹著,撐起高高的帳篷,得不到疏解正漲得難受,男子額頭冒出一層細

密的汗珠。



查覺出他的異樣,女人勾起嘴角,壞心的把手從他領口探入,捏住胸肌上的

一點凸起輕拈揉搓,讓本就漲痛難耐的欲望又膨脹了一個型號。



「唔…主人,求您…」痛苦壓抑的聲音從他嘴中飄出,頭低垂著隻能看到滿

眼的金發,依舊保持著跪地的姿勢,挺拔修長的身軀輕微顫抖著。



似乎很滿意男子的順服,女人眯了眯深邃的黑瞳,伸手探入他的褲子,掏出

那一根碩大,溫熱的掌心緊貼著布滿肉筋的陽具輕輕摩擦,拇指掃過位於頂端的

小孔,巨大快感沖擊著男人,僅有的理智卻讓他咬緊嘴唇,壓抑著羞恥破碎的呻

吟。肉棒雖然型號巨大,卻是漂亮幹淨的皮膚顔色,不愧是聖騎士,連這裏都是

從未被任何女人用過的可愛模樣。



好奇心驅使她湊近肉棒頂端,伸出小舌舔了舔。嗯,沒有想像中的難以接受,

是很清新的男性味道帶著點輕微的腥,和聖騎士給人的感覺一樣超級美味呢!張

開小嘴把整個肉棒頂端含進去,溫熱的口腔讓膨脹到極限的肉棒再也忍受不了,

彈跳兩下就要射出,卻被白嫩小手搶先掐住肉棒根部。



男子俊美的臉上瞬間露出痛苦的神色,呻吟著想要得到釋放,許久未發洩的

肉棒已經脹成深紅色,大手緊握成拳青筋暴起。那張粉嫩小嘴還在肉棒頂端邪惡

的舔弄挑逗著,聖騎士大張著嘴不停粗喘,身體劇烈顫抖,不斷攀升的快感在體

內累積的快要炸開,卻尋不到出口。



欣賞著男人意亂情迷的銷魂模樣,小手摸到肉棒下鼓脹的囊袋揉搓撫弄起來,

湊到他耳邊輕聲問道,「舒服嗎……?」



「主人……不要,嗯啊……我,快不行了……」



隨著一陣女聲的輕笑,男人感到肉棒根部沒有了束縛,大手握著碩大欲望上

的小手,在女人面前快速的自渎起來,顧不上被人注視的羞恥,快速套弄著很快

達到極限,隨著男子的一聲低吼,漲了許久的肉棒終於得到釋放,劇烈抖動著噴

薄出大量白濁,地闆上盡是大灘的白色液體,連握著肉棒的小手也沾了不少,許

久後肉棒終於射完了所有精華。



被逼至極限的發洩,讓他渾身癱軟,倒在地闆上,半合上眼體味著快感後的

餘韻。一隻沾滿白濁的小手忽然伸到他眼前,男子順從的托起小手仔細舔噬起來,

舌尖依次舔過每根白嫩的手指,再把手指含進嘴裏,吸允幹淨,直到舔幹淨最後

一根手指,吻了下白嫩的手背,這才放手。



女人滿意的拍了拍他的頭,嘴角露出一絲淡笑。



黑公主02



黑公主(前篇)



黑瞳女孩獨自騎馬在樹林裏閑逛,這次好像又迷路了,城堡裏的生活就像籠

中鳥,雖然奢華卻冰冷壓抑,偷遛出來又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害怕被人認出,隻

好在森林裏逛,結果榮幸的再次迷路了QAQ………



唉?前面好像有什麽東西在動,難道是受傷的動物?策馬靠近一看,原來是

個受傷的騎士趴在草叢中,銀白的盔甲沾滿泥土和血汙,幾乎看不出原本的顔色。



推了推他,沒有一點反應,下馬查看他的傷勢,還有心跳,不過好幾處傷口

都在流血。天色漸暗,女孩找到一處樹洞,把他拖了進去包紮傷口,和騎士擠在

狹小的樹洞中,守夜等天亮。



「好冷……」騎士昏迷中呻吟著。啊?怎麽會冷,現在的溫度剛好啊!摸摸

他的額頭,好燙!怎麽辦?這裏什麽也沒有,他還昏迷發燒。算了,救人救到底

吧。



脫下他的盔甲和裏面早已破爛的布料,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除去,肌膚

相貼抱緊他的腰,再把她的衣服蓋在兩人身上,也隻能這樣了,他可千萬別死啊,

不然她的辛苦白費了。



感覺到人體的溫暖,騎士緊扒在她身上抱的死緊,女孩兩團青澀的乳肉擠壓

在健碩的胸膛上。漲紅著小臉感受到懷中騎士漸漸平穩的呼吸,心裏松了口氣,

不知不覺兩人都睡著了。



「唔…」身上的傷口把騎士疼醒了,咧嘴發出一聲低吟。睜眼卻發現他懷中

抱著個赤裸的天使,雪白的皮膚漆黑的長發,粉嫩的嘴唇近在咫尺,稍一低頭就

能吻到。那兩團青澀的小包子正擠在他赤裸的胸口上。兩條白嫩的腿還圈在他腰

身上,像隻可愛的樹袋熊。



更讓他尴尬的是,他的肉棒正頂在女孩雙腿間。眼前天使般的睡臉,讓騎士

忍不住低頭吻了上去。一定是這個天使救的他,好像看她睜開眼的樣子,心裏正

想著,女孩被吻驚醒了。



那是一雙深邃迷人的黑瞳,幽深得像要把人吸進去,很是讓他心動,但是更

大的震驚沖擊著他的理智,黑發黑眼,整個大陸隻有一人——敵國公主,娜塔莎。



傳說她被惡魔附身一生下來就是雙黑,整個大陸的人多是棕發、紅發、金發,

從沒有人見過黑發黑瞳,據說看到的人都會被詛咒……雖然他好想擁有她。撇開

詛咒不談,一國的公主是王權的象征,隻有王子的身份才配得上,對他來說更是

遙不可及的奢望……



「你醒拉!太好了,傷口還疼嗎?」女孩睜大水潤的眼睛看著他。



「……」(能遇到你,受再重的傷也值得,騎士在心裏說道。注:以下括號

內爲騎士的心理活動。)



「你怎麽不說話?難道你也像他們一樣都覺得我是怪物嗎……我不會詛咒你

的,我也不是惡魔QAQ……」



「……」(他的心都快碎了,公主居然被這樣對待嗎?)



「你的傷很重,快去找你的同伴吧!」



「……」(公主你不要這麽善良好嗎,隻會讓他越陷越深)



「不然你把我的馬騎走吧?你有傷比我更需要馬。」



「請你做我的主人……」(我會一輩子保護你的,雖然不能以男人的身份愛

你,騎士在心裏發誓。)



「⊙_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難道你的頭也受了重傷?」



「請你做我的主人,我會用生命保護你!」(公主是比他生命更寶貴的存在,

這樣就可以一輩子陪在她身邊了。)



「呃……爲什麽,選我做主人呢?」女孩疑惑不解,歪著頭問道。



「因爲你很善良,不應該被那樣對待………」(因爲,,,我發現,我可能

愛上了你……)



深邃的黑瞳望向騎士,仿佛看進他的靈魂「……謝謝你,從沒有人這樣對我

說過。如果五年後你還是這樣想,就來找我吧!不過,事先告訴你噢!我不是一

個好主人,你跟著我不會快樂的。」



「好,我們約定,五年……」(五年時間裏,我會努力成爲可以站在你身邊

的人,可以保護好你的人,想要成爲更強的人。)



正直單純的騎士不知道的是,在這五年裏,除了他變得更加強大,他的小公

主也變了,公主黑化了QAQ……



當然,那是五年後他們再次相遇的故事了,不管公主黑化到任何程度,相信

那個同情心泛濫、正直到一根筋的騎士也不會被嚇跑的。O(∩_ ∩)O~



前篇完。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網游天下無雙之風色幻想
01(西幻)



戰場上兩軍對擂,騎士們都按捺不住胸中咆哮的戰意,就等一聲令下殺入敵

人的陣營中。銀白色騎士團的最前方,一個英挺的男子端坐於馬背上,銀白的盔

甲穿在他身上好像發光體一樣,聖潔得讓人不敢直視。而他高貴的身份更是讓人

折服,王國中實力最強的聖殿騎士——蘭迪斯,夢幻的金發海藍的眼瞳,再配上

高挑修長的身材,正直勇敢的性格,無數少女的夢中情人。



這時敵方陣營中的統率示意要派人過來談判,敵軍代表身著寬大鬥篷默默走

向戰場正中的位置,而聖騎士大人早就策馬等在那裏了。隻見那人微微擡頭看向

他,聖騎士瞬間石化,側身優雅的下了馬,俯下身單膝跪地,吻上鬥篷的下擺。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讓他身後的整個騎士團沸騰了,呃,應該說是震驚了…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更是讓他們的心跳幾乎停止。



鬥篷裏伸出一隻白皙小巧的手,他們的騎士大人虔誠的托起那隻手,獻上了

最崇高的敬意,「我的一切都屬於您,我的主人!」說罷起身扶著那人,走向敵

人的陣營。



這恐怕是史上最離譜的戰鬥了,還沒開戰,敵軍就把他們的騎士大人拐跑了

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相信沒人認爲這是真的。



此時他們的聖騎士正在一輛疾馳的豪華馬車上,雙膝跪在車廂地闆上,整個

頭顱埋進對面坐著的女人腿間,舔噬親吻著白嫩赤裸的花穴,不時發出「啧啧」

淫糜的水聲。女人大張著白嫩的雙腿,繁複華麗的黑色裙擺被推到小腹。白嫩的

手指抓住男子的金發,用力按向自己腿間。



濕熱唇舌的每個動作都讓她呼吸急促、全身繃緊,不時還溢出誘人的呻吟,

豐滿的兩團雪乳隨著劇烈喘息像是要彈出胸衣的束縛。長長的黑發蜿蜒著散落一

地,罕見的純黑眼瞳布滿情欲,眼神迷離,感受著唇舌在身體深處帶來的陣陣快

感。



很難相信,這個跪在女人胯下舔噬花穴的人,就是那個聖潔禁欲帶著耀眼光

環的第一騎士、無數少女的夢中情人。在他跪著的雙腿間,一條碩大粗長的肉棒

被衣物緊裹著,撐起高高的帳篷,得不到疏解正漲得難受,男子額頭冒出一層細

密的汗珠。



查覺出他的異樣,女人勾起嘴角,壞心的把手從他領口探入,捏住胸肌上的

一點凸起輕拈揉搓,讓本就漲痛難耐的欲望又膨脹了一個型號。



「唔…主人,求您…」痛苦壓抑的聲音從他嘴中飄出,頭低垂著隻能看到滿

眼的金發,依舊保持著跪地的姿勢,挺拔修長的身軀輕微顫抖著。



似乎很滿意男子的順服,女人眯了眯深邃的黑瞳,伸手探入他的褲子,掏出

那一根碩大,溫熱的掌心緊貼著布滿肉筋的陽具輕輕摩擦,拇指掃過位於頂端的

小孔,巨大快感沖擊著男人,僅有的理智卻讓他咬緊嘴唇,壓抑著羞恥破碎的呻

吟。肉棒雖然型號巨大,卻是漂亮幹淨的皮膚顔色,不愧是聖騎士,連這裏都是

從未被任何女人用過的可愛模樣。



好奇心驅使她湊近肉棒頂端,伸出小舌舔了舔。嗯,沒有想像中的難以接受,

是很清新的男性味道帶著點輕微的腥,和聖騎士給人的感覺一樣超級美味呢!張

開小嘴把整個肉棒頂端含進去,溫熱的口腔讓膨脹到極限的肉棒再也忍受不了,

彈跳兩下就要射出,卻被白嫩小手搶先掐住肉棒根部。



男子俊美的臉上瞬間露出痛苦的神色,呻吟著想要得到釋放,許久未發洩的

肉棒已經脹成深紅色,大手緊握成拳青筋暴起。那張粉嫩小嘴還在肉棒頂端邪惡

的舔弄挑逗著,聖騎士大張著嘴不停粗喘,身體劇烈顫抖,不斷攀升的快感在體

內累積的快要炸開,卻尋不到出口。



欣賞著男人意亂情迷的銷魂模樣,小手摸到肉棒下鼓脹的囊袋揉搓撫弄起來,

湊到他耳邊輕聲問道,「舒服嗎……?」



「主人……不要,嗯啊……我,快不行了……」



隨著一陣女聲的輕笑,男人感到肉棒根部沒有了束縛,大手握著碩大欲望上

的小手,在女人面前快速的自渎起來,顧不上被人注視的羞恥,快速套弄著很快

達到極限,隨著男子的一聲低吼,漲了許久的肉棒終於得到釋放,劇烈抖動著噴

薄出大量白濁,地闆上盡是大灘的白色液體,連握著肉棒的小手也沾了不少,許

久後肉棒終於射完了所有精華。



被逼至極限的發洩,讓他渾身癱軟,倒在地闆上,半合上眼體味著快感後的

餘韻。一隻沾滿白濁的小手忽然伸到他眼前,男子順從的托起小手仔細舔噬起來,

舌尖依次舔過每根白嫩的手指,再把手指含進嘴裏,吸允幹淨,直到舔幹淨最後

一根手指,吻了下白嫩的手背,這才放手。



女人滿意的拍了拍他的頭,嘴角露出一絲淡笑。



黑公主02



黑公主(前篇)



黑瞳女孩獨自騎馬在樹林裏閑逛,這次好像又迷路了,城堡裏的生活就像籠

中鳥,雖然奢華卻冰冷壓抑,偷遛出來又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害怕被人認出,隻

好在森林裏逛,結果榮幸的再次迷路了QAQ………



唉?前面好像有什麽東西在動,難道是受傷的動物?策馬靠近一看,原來是

個受傷的騎士趴在草叢中,銀白的盔甲沾滿泥土和血汙,幾乎看不出原本的顔色。



推了推他,沒有一點反應,下馬查看他的傷勢,還有心跳,不過好幾處傷口

都在流血。天色漸暗,女孩找到一處樹洞,把他拖了進去包紮傷口,和騎士擠在

狹小的樹洞中,守夜等天亮。



「好冷……」騎士昏迷中呻吟著。啊?怎麽會冷,現在的溫度剛好啊!摸摸

他的額頭,好燙!怎麽辦?這裏什麽也沒有,他還昏迷發燒。算了,救人救到底

吧。



脫下他的盔甲和裏面早已破爛的布料,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除去,肌膚

相貼抱緊他的腰,再把她的衣服蓋在兩人身上,也隻能這樣了,他可千萬別死啊,

不然她的辛苦白費了。



感覺到人體的溫暖,騎士緊扒在她身上抱的死緊,女孩兩團青澀的乳肉擠壓

在健碩的胸膛上。漲紅著小臉感受到懷中騎士漸漸平穩的呼吸,心裏松了口氣,

不知不覺兩人都睡著了。



「唔…」身上的傷口把騎士疼醒了,咧嘴發出一聲低吟。睜眼卻發現他懷中

抱著個赤裸的天使,雪白的皮膚漆黑的長發,粉嫩的嘴唇近在咫尺,稍一低頭就

能吻到。那兩團青澀的小包子正擠在他赤裸的胸口上。兩條白嫩的腿還圈在他腰

身上,像隻可愛的樹袋熊。



更讓他尴尬的是,他的肉棒正頂在女孩雙腿間。眼前天使般的睡臉,讓騎士

忍不住低頭吻了上去。一定是這個天使救的他,好像看她睜開眼的樣子,心裏正

想著,女孩被吻驚醒了。



那是一雙深邃迷人的黑瞳,幽深得像要把人吸進去,很是讓他心動,但是更

大的震驚沖擊著他的理智,黑發黑眼,整個大陸隻有一人——敵國公主,娜塔莎。



傳說她被惡魔附身一生下來就是雙黑,整個大陸的人多是棕發、紅發、金發,

從沒有人見過黑發黑瞳,據說看到的人都會被詛咒……雖然他好想擁有她。撇開

詛咒不談,一國的公主是王權的象征,隻有王子的身份才配得上,對他來說更是

遙不可及的奢望……



「你醒拉!太好了,傷口還疼嗎?」女孩睜大水潤的眼睛看著他。



「……」(能遇到你,受再重的傷也值得,騎士在心裏說道。注:以下括號

內爲騎士的心理活動。)



「你怎麽不說話?難道你也像他們一樣都覺得我是怪物嗎……我不會詛咒你

的,我也不是惡魔QAQ……」



「……」(他的心都快碎了,公主居然被這樣對待嗎?)



「你的傷很重,快去找你的同伴吧!」



「……」(公主你不要這麽善良好嗎,隻會讓他越陷越深)



「不然你把我的馬騎走吧?你有傷比我更需要馬。」



「請你做我的主人……」(我會一輩子保護你的,雖然不能以男人的身份愛

你,騎士在心裏發誓。)



「⊙_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難道你的頭也受了重傷?」



「請你做我的主人,我會用生命保護你!」(公主是比他生命更寶貴的存在,

這樣就可以一輩子陪在她身邊了。)



「呃……爲什麽,選我做主人呢?」女孩疑惑不解,歪著頭問道。



「因爲你很善良,不應該被那樣對待………」(因爲,,,我發現,我可能

愛上了你……)



深邃的黑瞳望向騎士,仿佛看進他的靈魂「……謝謝你,從沒有人這樣對我

說過。如果五年後你還是這樣想,就來找我吧!不過,事先告訴你噢!我不是一

個好主人,你跟著我不會快樂的。」



「好,我們約定,五年……」(五年時間裏,我會努力成爲可以站在你身邊

的人,可以保護好你的人,想要成爲更強的人。)



正直單純的騎士不知道的是,在這五年裏,除了他變得更加強大,他的小公

主也變了,公主黑化了QAQ……



當然,那是五年後他們再次相遇的故事了,不管公主黑化到任何程度,相信

那個同情心泛濫、正直到一根筋的騎士也不會被嚇跑的。O(∩_ ∩)O~



前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