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冬天為給公司招工,我出差去了一個偏僻山區的縣城。



經朋友介紹,在臨街位置租了一間當地一家公司的辦公室作為臨時辦公和住

宿場所。



這家公司位於一整排二層樓房的二樓,一樓沿街都是商鋪,在兩家鋪的間隔

處有一樓梯供上下行走。



二樓樓梯間分別有男女廁所,通往樓道處有鐵柵門,樓道兩側全是這家公司

的辦公室,共十幾間吧,我租的是一進樓道靠街面的第一間。



房子不大,是套間,外間靠街窗戶一側相對擺有兩張辦公桌椅,靠側牆有檔

櫃和沙發茶幾,屋正中有帶煙囪的烤火爐;內間較小,只一桌一床,可能是值班

人員休息間。



我只來十天半月,根據朋友意見,說住賓館不如租臨時房實惠,所以看了此

房就定下了。



不方便的是沒電視看,上廁所還在外邊,更別說洗澡,那公司只在女廁所設

了個電熱淋浴器,我只能在晚上下班沒人了才能進去洗浴,很不方便。



但當我住下後就發現有二大好處:一是辦公室有廚具(可能是過去值班人員

用的),自己在烤火爐上可以做吃的;二是對面沿街二層樓是女工宿舍,那窗戶

剛好與我窗戶正對,晚上瞅來比看電視有吸引力。



由於我們這次招的是倉庫整理中藥材的普工,所以只要身強力壯不怕髒累能

吃苦工資要求不高的就行,因此沒那麼多應聘程式,只委託當地同行發信息報名

挑選,最後由我簽合同錄用。



差使簡單我也特輕鬆,白天到處轉轉,看看當地風景商情民風,與朋友喝酒

吃飯打牌。



晚上有時自己做飯,有時在外買點熟食回來湊合。



雖然各地都有娛樂場所,可我在生地方又身有公務,出於安全我一般不去光

臨。



自從我租住後,房東公司晚上也不留人值班了,晚上我洗浴後就把樓道鐵柵

門反鎖,在屋內圍爐喝茶看報或用手機上網玩。



一天晚上我無意間發現突然窗外明亮許多,仔細一看是街上路燈增光加上對

面二層樓都開燈了。



我靠窗看,正對著我窗戶的一間是日光燈,特亮,房間很寬敞(和我這邊房

子大小差不多),好像是原來辦公室改的宿舍,窗戶寬大也無窗簾。



屋?靠牆端兩頭各置有一張架子床,兩床上鋪都堆雜物下鋪住人,屋中央空

間很大,也有一個和我一樣的烤火爐,有一女的正從爐上提下鋁壺就關燈看不見

了。



次日,我下樓看,對面那屋樓下是一家電器商鋪,店內沒有樓梯。



店中包括收銀員就只三個女的,好象都不象我昨晚看到的那個。



我索性在街上買了個望遠鏡,回房一試很清楚,連那屋牆上貼的廣告畫上的

文字還有那架子床上的木梳都能看到(實際上隔街直線距離就二十幾米)。



這下好了,我有工具了,晚上和清早上班前我基本上就象公安偵察蹲點那樣

不斷觀察。



那屋就住兩年輕女性,那高個短髮的面目清秀,矮胖長髮的相貌很普通,可

二人都是大奶肥臀我喜歡的那種類型,就是穿戴太土,大紅大花一幅農村姑娘打

扮(後來證實的確是本縣山村來城打工的)。



就這樣經我一周多辛苦觀察,結果什麼感興趣的事也沒看上。



只是在我快結束任務返回的前兩天,卻真看到遇到奇跡發生,不能不說是上

帝精心安排賜予的幸運吧?!



那是招聘截止日前兩天的一個晚上九十點鐘左右,我覺對面燈突亮,就拿望

遠鏡對窗觀察,看到一長髮女正從爐子上提壺往塑膠盆中倒水。



平時這屋都兩人,洗腳後就分頭上床關燈睡覺了,第二天早上六點多都會對

窗梳頭。



怎麼今天就一人?都好一會兒了還沒見關燈?我就轉移到里間窗繼續觀察(

里間窗斜對她床)。



呀,只穿褲頭和胸罩正用瓢從塑膠桶往盆?加水哩,正看對勁哩突然關燈了

,我趕緊換位置到外間窗(正對那屋中央),借街燈餘光看她在脫去胸罩和內褲

正坐向盆旁小凳,看似準備洗澡呀?有看頭!我把椅子搬上辦公桌,坐好位置仔

細觀賞。



那女正青春,發長寬臉人豐滿,奶很大還緊挺(估計不下F杯),屁股更比

常人大許多還上翹。



果然是擦浴,以毛巾蘸水擦了胸背披上棉襖,取來一椅將盆放上,又一腳踏

盆旁椅面,在低頭伸手專心洗陰哩。



陰阜高肥陰毛黑密,我只見她不斷蘸水以手潤皂摩擦陰部,本想來幾下就該

結束了,可萬沒想到使我看到了奇跡,她在邊洗邊手淫。



順著一手泡沫看去,她在用兩三個手指插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帶勁,直到快

站立不穩了才用毛巾檫幹穿上線褲,到床頭還把那大奶狠勁捏揉一陣才拿另一胸

罩戴上穿好毛衣開燈打掃收拾屋內衛生後才又關燈上床休息。



次日晨我還是照常看到她穿花棉襖對窗梳頭。



我是想不通,這是個打工妹還是誰家親屬?這麼些天沒見洗過澡呀,還有同

屋那個高挑女的怎麼不在?是不是平常屋有人不好意思還是今天幹活太髒?還有

,那麼長頭髮咋沒見洗?更令人費解的是為什麼不在暖和的被窩?自慰而是要在

擦澡時弄?是圖乾淨方便還是忍不住了?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當晚我越想越難眠,我乾脆關燈在外屋圍爐烤火,望對面屋女孩已睡,想她

洗澡那裸體及自慰形象,我不禁心癢,即掏出早已硬勃的JJ手淫,想到那大奶

大屁股和她肥陰景象,不知不覺精液已射在爐身滋滋發響。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次日剛上班,她竟找到我辦公室來了,是和一中年男子

一起來的。



起先我還一陣緊張(怕昨晚偷窺敗露了),坐靜才知是找我有事商量,並說

那男子是她爸今天是來接她回家的,我這才鬆口氣問事。



原來她說她是這次招聘被錄人員之一(經我查對名單叫陳芳,22歲),她

順手把合同書遞我手?說她不去了,家?不讓出去。



她爸也接著敘說了情況緣由。



原來她閨女前年和男朋友一起去南方打工兩人鬧矛盾,國慶日剛回來的。



節後男的走了,她死活不想再去,剛好同村鄰居家大姐要來縣城做事,女兒

就與她一起來了。



前幾天那大姐辭工到外地幹活了,作父親的不願女兒一個人在城?混,所以

就來接她回家呀,可沒想到如今年輕人老想在外跑,咋又被招工要去省城,就堅

決不同意。



說著我也順便問起她來縣城幹活情況以及男朋友的事。



她說她城?沒門路,是和鄰居大姐一起在大姐親戚熟人的店?幫賣貨,就是

對面那個竈具店買爐竈兼灌液化氣罐(啊原來就是電器店隔壁,我以前看到與她

同屋那個較漂亮的就是那大姐呀,怪不得後幾天不在了)。



她男朋友的事提起來她難過想哭的樣子,還是她爸給我說的,他說閨女上初

中那時大概十五六歲就和同村自小一起長大的小夥訂了婚(農村都這樣,何況山

區),兩家交往一直很好,那男的一直在南方打工,過年過節回來兩人都和和美

美,前年閨女二十了要籌出嫁,可男的一定要領女友去見見世面多攢點錢回來再

辦事。



這剛出去一年多不知咋就鬧矛盾了,閨女哭死哭活不想再去了,大姑娘家老

往外跑,真不聽話。



我沒興趣聽這些,只說不去就不去,行啊,招工都得雙方願意嘛!見我發話

事情有了定音,他們就起身道謝離開了。



我這才突然想起今天是招工最後截止日,趕緊去當地同事那?瞭解最後結果





在那?我才知道,他們在報名填表時每人收了人家50元報名費,然後發給

合同書,說到交合同時給退錢(這些人真黑,我們招工根本不收任何費,還按每

招一人給他們50元報酬),我問了是否有個叫陳芳的,他們說她被錄可又打電

話又找來說不去了。



啊,我明白了為啥今天找我,是錢沒給人家退!我真混咋沒問(沒想到委託

的同事會收人家費)。



晚飯是他們請的,委託招工任務完成,他們領導也在,喝了酒,談了收合同

接人的安排,我就回來了,路過時還專門看了對街的竈具店已關門了。



我回屋一看表已是傍晚七點多了,正泡茶準備繼續我的望遠新聞采察呀,突

然聽到有人在敲柵門,我就趕忙出迎,隔門望去原來就是上午來找我的那個陳芳





這麼巧正想找她(退錢致歉)她倒自己來了,我急忙開門把她迎進屋,取椅

放爐旁招呼她坐,一邊取杯給倒水被她欄住,她直挺挺站那?不動只急問我有沒

有女廁所鑰匙,我正詫意這怎麼來這?上廁所?才聽她說她知道女廁所有電熱浴

器(她怎麼知道的?是過去來過,還是上午來上廁所發現的?)



,還說頭髮太髒,明天回家呀想洗洗,並說她住那地方要從遠處提水下班就

關水了,她說她剛才下班已曾來過這?看門鎖著沒人又回去了,現在看到我屋燈

亮就又來看看(原來她也在觀察我啊,我心?暗想,怪不得我剛回來她就跟著上

來了,莫不是看到我去她店鋪,還是臨窗看我回屋?)



,明白來意我就去取鑰匙(公司為避街面雜人來樓上如廁,平常廁所都上鎖

,鑰匙就放在鐵柵門後那牆孔?,我當然知道),看她進我里間關門,一會兒出

來給我說把東西放我那?一下,看她穿了拖鞋(可能是在我床下找的,是原來房

子就有的),只穿一條線褲,一件花襯衫披著花棉襖,一手拿毛巾肥皂從我手?

接過鑰匙就進廁所了。



我進?屋看,她那棉褲、毛衣,還有胸罩、內褲正亂堆我床頭,我拿起看還

覺有體溫並散發著女性特有體味,心想原來是洗澡啊?(只洗頭脫這樣有必要嗎

?)



想起剛才她出來進廁時那身穿戴,走動起來大屁股高擺碩胸蠕動,不由得雞

動。



突然我似鬼使神差,拿了洗發水瓶到女廁所敲門說那肥皂洗頭頭髮會發粘給

用我洗發水洗吧,沒想門並未插上(是不知道插銷還是沒來及?)



,正想著突然聽她說謝謝就放門邊吧,我放瓶同時就聽門拉了一下又呯一聲

關上了,我趕緊起身離開並大聲告訴她那門後底角和上方都有插銷哩,結果回頭

看門關上了而洗發水還在原地。



回屋越想心越慌,我動情了?不會吧,只能說是外觀刺激本能吧。



我坐不住,忽然想起什麼,就搬張椅子進了男廁所。



我知道男廁所與女廁所是用木板相隔(一般裝修用的那種膠合板),在距樓

頂天花板有高約一米的空間無任何遮檔(平時兩邊撒尿都能互相清楚聽見),我

插好門把椅子放牆跟那水泥臺子上蹲便器旁,站上去那隔板上端剛到脖頸,女廁

所一攬無餘。



可燈暗加霧汽看不太清楚,但由於距離近(只一兩公尺吧),又是居高臨下

,調整角度還是可以觀賞美景。



看那女人體態豐滿結實,皮膚稍黑雖不細膩也還平常,算是標準的農村青春

健壯女性,只是那堅挺大奶和那肥翹屁股著實迷人。



看著看著我那不聽話的雞巴已頂到木板上發痛,我還在想我從來不會這麼敏

感吧?正這時我發現她拿臉盆(廁所放的打掃衛生用的)接水進了水泥臺蹲便器

那?,啊莫不是要洗陰?離我太近(就只隔一板),我趕緊把身體下蹲些只留雙

眼在板端向下觀望。



果然是,叉腿撩水搽皂手揉,見那陰阜肥肉高高隆起佈滿黑密陰毛,那奶、

屁股、陰毛看的清楚過癮,最精彩的是洗搓的同時還照樣用指插陰,裹著皂沫摪

摪有聲,臉飛紅氣急喘,直刺激的我心跳氣急實在受不了了,我真想立馬跳下去

用我這大雞巴給她好好解解饞!可轉念一想,你野獸強姦啊?(這可從來不敢想

也不敢幹。)



沒想到這一激動反而清醒許多,趕緊終止觀景,把椅輕輕搬回,不由得又想

手淫,可怕她洗完回來看到不雅,所以只好忍過。



不久,就聽走廊有動靜,出來一看她果然洗完出來了,想到人家洗完會換衣

服我就離屋去上廁所,順便把女廁的門也敞開放汽並用拖把清理了地面積水。



當我幹完這一切回屋後,看到她已穿好衣服正站火爐旁低頭在爐上烤頭髮哩

,我進里間擦手(毛巾掛在床頭臉盆架上),順便看床頭那些衣物,除棉衣棉褲

和毛衣鞋襪不見之外(當然是被她穿了),胸罩內褲不僅一件不少,還多了洗前

穿的那線褲和花襯衫。



啊,空心呀?是髒內衣難上身?線褲襯衫弄濕了?我在納悶,既準備洗又不

帶換洗衣物(是忘記了還是離的近打算回去再換?或者是原本就想只洗發不洗澡

?)



真怪,我不得其解。



看她那專心烤發的樣子,洗完澡已紅騰騰的臉龐經火光烤照更顯妖嬈,毛衣

裹身更襯托出美妙胸姿,我邊詢問水怎樣,洗的冷嗎,邊靠近把她肩上快下落的

棉襖重新給她披好,邊順手緊捏其肩,還誇她農村人就是健壯,並伺機手觸了她

胸臀,她只笑答也無反感表現,當我感覺到她真是空心(裸體只穿棉褲和毛衣)

時,不免心神惶忽,意動雞更勃。



怕丟人我急忙推說爐要換煤了就順手關燈出門,我去樓梯口鎖好兩廁所門,

取了煤進樓道順便也把鐵柵門插上,我邊揭爐蓋換煤邊讓她躲躲免得爐灰弄髒頭

髮,她聞言就到?屋去了。



我那爐煤還沒換好就只聽她喊叫要走呀,我進里間屋看,她正坐床上整理衣

物,我趕緊給她找了個塑膠袋幫裝好(把我洗發水也在她百般客氣推辭下裝給她

了,反正我明後天就回呀),正準備退錢的事呀,她突然站起去提塑膠袋要走,

我把手拉住說頭髮還沒幹出去容易感冒,等幾分鐘我給你吹幹再走,她邊放手邊

靠近我身體以手抓我大臂說著大哥你真是好人,隨即又坐床上了,我趕忙去取出

吹風機,拉她朝窗口那邊移坐(插座在窗頭桌子底下),開始給她吹發。



那頭長髮黑亮而濃密,還散發著我那洗發水的陣陣香氣,利用吹長髮,一會

兒我手伸後擼發摸她肩背,一會兒在胸前撩發壓蹭那無罩大奶,間或還揉揉頭皮

摸摸脖頸捏捏耳廓,直撫摸得她面紅耳赤、氣喘噓噓,我也早就雞硬搭篷了,怪

不得吹發時她總是低頭傻笑(怕是早就看見我下麵景相了)。



發已吹幹了,我就放下吹風機,以雙手撩開她兩側鬢髮,誇她漂亮好看,沒

想到她突然站起抱住我脖吻了我,並說聲謝謝你真好又要去提袋準備要走,我拉

住順勢抵懷,還沒等我伸頭她就把我嘴吸入她口中,頓時我站立不穩就順勢把她

壓倒在床上了,她激動萬分,直吻的我嘴舌發麻還不甘休。



這時我被徹底激暈了,趁她強吻不放之機我就伸手進毛衣揉乳,那奶特大不

滑膩可乳頭小肉肥緊,還特敏感,她不斷左右躲避激烈喘著氣還用手硬把我手往

外拉。



我手剛拿出就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我的雞巴已被她掏出抓在手?,她那棉褲也

已退至臀下(那麼候急呀,是吻我起性了?動作咋如此大膽麻利!)



,我只見濃毛一片又長又黑又亮(咋看就如頭髮品相),她正把我雞向她那

?拉哩,還伸臂抱我背,我不知不覺發現已緊壓她身了。



只是龜頭頂著叢毛著實難受(由於棉褲只退到臀下壓著,雖露全了那肥隆的

陰阜可根本就露不出陰戶),看她激動無比,張口喘氣手腳亂動已滿頭大汗,我

就拉她翻身趴在床邊,把我褲直退落地,我發現她好象看到了,也把自己棉褲向

下拉些並儘量躬身擡臀,上身緊貼床面,雙手抓緊床單,好象還微薇發抖。



看到這,我不由得性興大發,我邊摸揉她那肥臀,邊順臀縫摸去,汪水一片

啊,連陰毛都濕透了,我滿手都粘滿了那淫水,就以這濕手套弄我那硬莖,時不

時握莖以龜頭在她臀縫來回蹭磨,直磨的我那陰莖膨脹發顫,她在床上亂動,我

覺時機已到,就以指摳陰道口攪動插拔幾下迅速拔出,隨著她陰口一股熱流湧出

的同時,說時遲那時快一個前傾躬腰,我那陽物已連跟攻入她那陰底。



只覺那陰肉被這突如其來的硬物闖擊刺激後突然收緊裹壓的我那陽具在內暴

漲蹦跳,還沒來及動作就突覺龜頭被緊吸的同時,一股熱流閃電般擊湧其上,直

打的我如入雲霄幾乎暈倒,立馬身體抽筋下麵爆泄,隨著陰莖的跳動射精,我爽

到極,不由得猛烈抽插,不十來下就射盡子孫軟不能攻,隨即就被那緊陰擠出體

外。



我趕緊提褲,發現她已雙手抓床(把我床單連同床褥都抓成一堆了)趴那?

喘氣發抖起不來了,我上前去扶拉,她才暈暈乎乎坐起整理衣褲,馬上就站起摟

脖把我狂吻(這女咋特好這口?)



我還是趁機隔衣捏玩乳房還有那肥臀,這會兒她已完全配合並以身緊頂我體

,那渾身都是汗,身體還不斷顫抖站立不穩。



我就扶她坐床,開始說退錢事還不斷道歉說今天對不起她我太激動了也是她

太美太吸引人了等,也佯罵了我那招工同事亂收錢瞎整等,並隨即掏出200元

錢和我的名片,說是除退的錢還剩的是路費,如果過段時間她想來公司打工就自

己來給我打電話去接她。



她是只接了名片,錢扔來扔去死活不要,只說今天事不怪我,還說男人女人

都這樣,遇上可心人都會很親近的(這樣親近?也太炫乎了吧!啊高興,我算她

可心人?)



,還不斷誇我真好,並說現在社會象我這樣好人不多(是我待人好,還是那

事好?)



,說著去提袋就走,我問她行嗎?並幫她拉衣襟裹好胸(當然留戀地最後壓

碰了她那大胸雙乳),叮囑她出去小心別感冒了啊,就送她下樓走了。



我心情難以平靜,昏昏沈沈就想早些休息,整理好爐子我就去女廁洗浴,邊

洗還在邊回憶剛才發生的一幕,是我運氣?還是她發情了?那麼敏感,那麼動情

,是她男友早就開發調教的結果?還是天生的騷貨?我就那麼一下(邊射也插不

到十來下呀!)



,算起來從入到出最多一分鐘左右吧,就能讓她高潮發顫?太難讓人理解了





越想剛才那感覺越覺幸運、興奮,不覺雞已雄起跳動難忍,乾脆塗滿肥皂,

站在她剛才洗陰那便器旁,一邊手裹皂泡手淫,一邊擡頭觀察剛才我偷窺那位置

,又低頭看看剛才她洗陰指插之處,想著那豐滿結實的身體和器物(遺憾沒及看

她陰戶型態),又想到剛才那大乳緊陰(怪不得人們常說奶大屁股翹者性欲強陰

道緊)的感覺,不由得隨著我的快速套動立馬爆精射牆,裹著皂泡手淫好爽啊(

看來那女是有經驗),只見那一抽一發勁噴的濃精炮彈,直射的那木板牆啪啪作

響,心特舒暢自豪,也進一步證明了剛才那麼幾下就可使那壯女高潮,當然除了

我工具比常人優秀射力強刺激大外(是自小練就的),那女也可能青春欲旺久未

性事,加之洗浴自淫和我面帥溫和挑逗,確是饑渴難耐,我也是經偷窺裸浴的感

官刺激進一步激起了性欲,乾柴烈火相遇,自然演繹了這曲美好樂章。



想來別人常有同城一夜情纏綿,我是異地三分鐘邂逅無情可言;人家掏錢“

打炮”,我那是免費“打針」。



更嚴格地說,其實就是一戳而已!自己雖也激動高潮但並未享受到滿足的性

樂(這不,洗澡手淫才徹底解決);可對那村姑來說,這一戳雖未得飽餐,卻大

大解了饑饞,也算我學雷鋒做好事,幫性饑餓之女搞得一口充饑點心而已。



洗完澡回屋才突然想起,她回去肯定要換衣我咋忘看了?想著就馬上持鏡抵

窗觀去,她正低坐小凳在地上盆中洗衣哩,洗著還把胸罩拿來聞聞再洗,還有一

男子正坐她床抽煙,細看正是今天上午和她一起到我這?來的她爸。



再看她一會而起身撈衣倒水到塑膠桶,又惦起另一塑膠桶往盆中倒水,還是

那身打扮,那樣迷人身姿,尤其是落坐叉腿低頭洗衣那動作那麼利索優美(幹活

麻利,怪不得自淫也自如瀟灑),看她滿胸飽挺,隨手搓衣和向後甩發時更是抖

動如兔,兩腿隨著叉伸,雖然穿著棉褲,那腿間肥丘照樣輪廓清晰可見,甚至還

能隱隱乎乎瞅到陰縫,一旦站起就看那肥臀高翹曲線是那麼完美,我深刻感到,

女人啊真是穿衣比裸體漂亮多了。



我決心明日上班去她店給她父女倆好好拍張照片(我想他們一定不會拒絕)





看表快十點了,我暫歇喝水稍息,準備等她睡覺脫衣時再看。



由於晚飯時酒喝多了沒吃主食,剛才又幹了那些事,肚子的確有點餓,剛好

爐子上水開了,正好泡面吃。



吃完速食麵已11點多了,再看對面都已關燈。



我移里間望她床上是睡著她爸,再移外間只能看到另張床的一角,被子包裹

看不清內容估計就是阿芳了。



次日醒來再看不僅沒有對窗梳頭的美女,屋內連一個人影都沒了(真後悔咋

沒掌握好時點)。



上午上班前我就去了同事那?安排好一切並到車站買好了下午的返回車票,

回來路過那竈具店進去看了看,沒看到小芳,只見那店後牆有門通往後院。



看那院確實不小,右側院牆靠巷道有大鐵門(自沿街巷道進去就可出入),

院沿街這邊是一整排二層樓,樓下是商鋪,包括這竈具鋪在內,只有三個店鋪有

後門與院相通。



院內靠樓頭有一簡易的鐵制外上樓梯,二樓有鋼筋護欄圍著的一條長長的通

道式外走廊,有大約十幾間門朝走廊的房間(這就是我在街對面看到的那些宿舍

),院對頭是一排石棉瓦平房,相隔分別放有各種器材雜物,好像是庫房;院側

有一座“幹打壘”式小土牆房好像是廁所,院中心有一個1米高水管上有加鎖的

水龍頭,下麵有排水小池,水管周圍是寬闊場地可停拉貨大車。



我參觀完地方,在店?問了陳芳,有個說住她隔壁的女同志告訴我她天不亮

就和父親回家了不來了(難怪早晨沒看見梳頭)。



看了場地,問明情況,解了我心中諸多疑惑,也覺輕鬆多了,即刻回房與房

東經理結賬退房,收拾東西去車站吃飯準備下午回返。



想來想去,我既幸運又慚愧。



幸運的是我無意間竟交了這純天然綠色桃花運,慚愧的是我大男人花花世界

混出來的咋就這麼不經饞?還敢無套內射良家姑娘?但話說回來,那種情況我不

信誰能忍了!又在哪找套?最沒想到的是象我這樣久經沙場之勇將,難道要升為

“快槍手”了?怎麼就象童男第一炮那樣一分鐘繳械投降?真丟死人了!我回來

後一直放心不下,除了難忘幸遇和盼望小芳能自己找來做工外(這樣就有希望作

炮友常交往了),更擔心的是她那天那麼動情,經我那一針下去,藥猛打的又深

,別種上子孫就麻煩了。



所以天天盼她電話,後來忍不住還主動打電話問也再無消息(原來她報名時

留的電話是她打工那店的座機電話)。



我只意想,說不上春節他男朋友回來已結婚了,也說不上年後又去南方他男

朋友那?了,反正我看那女正值青春氣盛離了男人確是難熬。



只是覺得太可惜了,好不容易遇上個我喜歡的類型,可只這“一針之交”就

已給劃上了句號。



這不正應了那句俗語說的“好事難遇歡時短”麼?讓狼友們見笑了,我認了





〔完〕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露淫趣(1-4)(全文完)
去年冬天為給公司招工,我出差去了一個偏僻山區的縣城。



經朋友介紹,在臨街位置租了一間當地一家公司的辦公室作為臨時辦公和住

宿場所。



這家公司位於一整排二層樓房的二樓,一樓沿街都是商鋪,在兩家鋪的間隔

處有一樓梯供上下行走。



二樓樓梯間分別有男女廁所,通往樓道處有鐵柵門,樓道兩側全是這家公司

的辦公室,共十幾間吧,我租的是一進樓道靠街面的第一間。



房子不大,是套間,外間靠街窗戶一側相對擺有兩張辦公桌椅,靠側牆有檔

櫃和沙發茶幾,屋正中有帶煙囪的烤火爐;內間較小,只一桌一床,可能是值班

人員休息間。



我只來十天半月,根據朋友意見,說住賓館不如租臨時房實惠,所以看了此

房就定下了。



不方便的是沒電視看,上廁所還在外邊,更別說洗澡,那公司只在女廁所設

了個電熱淋浴器,我只能在晚上下班沒人了才能進去洗浴,很不方便。



但當我住下後就發現有二大好處:一是辦公室有廚具(可能是過去值班人員

用的),自己在烤火爐上可以做吃的;二是對面沿街二層樓是女工宿舍,那窗戶

剛好與我窗戶正對,晚上瞅來比看電視有吸引力。



由於我們這次招的是倉庫整理中藥材的普工,所以只要身強力壯不怕髒累能

吃苦工資要求不高的就行,因此沒那麼多應聘程式,只委託當地同行發信息報名

挑選,最後由我簽合同錄用。



差使簡單我也特輕鬆,白天到處轉轉,看看當地風景商情民風,與朋友喝酒

吃飯打牌。



晚上有時自己做飯,有時在外買點熟食回來湊合。



雖然各地都有娛樂場所,可我在生地方又身有公務,出於安全我一般不去光

臨。



自從我租住後,房東公司晚上也不留人值班了,晚上我洗浴後就把樓道鐵柵

門反鎖,在屋內圍爐喝茶看報或用手機上網玩。



一天晚上我無意間發現突然窗外明亮許多,仔細一看是街上路燈增光加上對

面二層樓都開燈了。



我靠窗看,正對著我窗戶的一間是日光燈,特亮,房間很寬敞(和我這邊房

子大小差不多),好像是原來辦公室改的宿舍,窗戶寬大也無窗簾。



屋?靠牆端兩頭各置有一張架子床,兩床上鋪都堆雜物下鋪住人,屋中央空

間很大,也有一個和我一樣的烤火爐,有一女的正從爐上提下鋁壺就關燈看不見

了。



次日,我下樓看,對面那屋樓下是一家電器商鋪,店內沒有樓梯。



店中包括收銀員就只三個女的,好象都不象我昨晚看到的那個。



我索性在街上買了個望遠鏡,回房一試很清楚,連那屋牆上貼的廣告畫上的

文字還有那架子床上的木梳都能看到(實際上隔街直線距離就二十幾米)。



這下好了,我有工具了,晚上和清早上班前我基本上就象公安偵察蹲點那樣

不斷觀察。



那屋就住兩年輕女性,那高個短髮的面目清秀,矮胖長髮的相貌很普通,可

二人都是大奶肥臀我喜歡的那種類型,就是穿戴太土,大紅大花一幅農村姑娘打

扮(後來證實的確是本縣山村來城打工的)。



就這樣經我一周多辛苦觀察,結果什麼感興趣的事也沒看上。



只是在我快結束任務返回的前兩天,卻真看到遇到奇跡發生,不能不說是上

帝精心安排賜予的幸運吧?!



那是招聘截止日前兩天的一個晚上九十點鐘左右,我覺對面燈突亮,就拿望

遠鏡對窗觀察,看到一長髮女正從爐子上提壺往塑膠盆中倒水。



平時這屋都兩人,洗腳後就分頭上床關燈睡覺了,第二天早上六點多都會對

窗梳頭。



怎麼今天就一人?都好一會兒了還沒見關燈?我就轉移到里間窗繼續觀察(

里間窗斜對她床)。



呀,只穿褲頭和胸罩正用瓢從塑膠桶往盆?加水哩,正看對勁哩突然關燈了

,我趕緊換位置到外間窗(正對那屋中央),借街燈餘光看她在脫去胸罩和內褲

正坐向盆旁小凳,看似準備洗澡呀?有看頭!我把椅子搬上辦公桌,坐好位置仔

細觀賞。



那女正青春,發長寬臉人豐滿,奶很大還緊挺(估計不下F杯),屁股更比

常人大許多還上翹。



果然是擦浴,以毛巾蘸水擦了胸背披上棉襖,取來一椅將盆放上,又一腳踏

盆旁椅面,在低頭伸手專心洗陰哩。



陰阜高肥陰毛黑密,我只見她不斷蘸水以手潤皂摩擦陰部,本想來幾下就該

結束了,可萬沒想到使我看到了奇跡,她在邊洗邊手淫。



順著一手泡沫看去,她在用兩三個手指插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帶勁,直到快

站立不穩了才用毛巾檫幹穿上線褲,到床頭還把那大奶狠勁捏揉一陣才拿另一胸

罩戴上穿好毛衣開燈打掃收拾屋內衛生後才又關燈上床休息。



次日晨我還是照常看到她穿花棉襖對窗梳頭。



我是想不通,這是個打工妹還是誰家親屬?這麼些天沒見洗過澡呀,還有同

屋那個高挑女的怎麼不在?是不是平常屋有人不好意思還是今天幹活太髒?還有

,那麼長頭髮咋沒見洗?更令人費解的是為什麼不在暖和的被窩?自慰而是要在

擦澡時弄?是圖乾淨方便還是忍不住了?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當晚我越想越難眠,我乾脆關燈在外屋圍爐烤火,望對面屋女孩已睡,想她

洗澡那裸體及自慰形象,我不禁心癢,即掏出早已硬勃的JJ手淫,想到那大奶

大屁股和她肥陰景象,不知不覺精液已射在爐身滋滋發響。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次日剛上班,她竟找到我辦公室來了,是和一中年男子

一起來的。



起先我還一陣緊張(怕昨晚偷窺敗露了),坐靜才知是找我有事商量,並說

那男子是她爸今天是來接她回家的,我這才鬆口氣問事。



原來她說她是這次招聘被錄人員之一(經我查對名單叫陳芳,22歲),她

順手把合同書遞我手?說她不去了,家?不讓出去。



她爸也接著敘說了情況緣由。



原來她閨女前年和男朋友一起去南方打工兩人鬧矛盾,國慶日剛回來的。



節後男的走了,她死活不想再去,剛好同村鄰居家大姐要來縣城做事,女兒

就與她一起來了。



前幾天那大姐辭工到外地幹活了,作父親的不願女兒一個人在城?混,所以

就來接她回家呀,可沒想到如今年輕人老想在外跑,咋又被招工要去省城,就堅

決不同意。



說著我也順便問起她來縣城幹活情況以及男朋友的事。



她說她城?沒門路,是和鄰居大姐一起在大姐親戚熟人的店?幫賣貨,就是

對面那個竈具店買爐竈兼灌液化氣罐(啊原來就是電器店隔壁,我以前看到與她

同屋那個較漂亮的就是那大姐呀,怪不得後幾天不在了)。



她男朋友的事提起來她難過想哭的樣子,還是她爸給我說的,他說閨女上初

中那時大概十五六歲就和同村自小一起長大的小夥訂了婚(農村都這樣,何況山

區),兩家交往一直很好,那男的一直在南方打工,過年過節回來兩人都和和美

美,前年閨女二十了要籌出嫁,可男的一定要領女友去見見世面多攢點錢回來再

辦事。



這剛出去一年多不知咋就鬧矛盾了,閨女哭死哭活不想再去了,大姑娘家老

往外跑,真不聽話。



我沒興趣聽這些,只說不去就不去,行啊,招工都得雙方願意嘛!見我發話

事情有了定音,他們就起身道謝離開了。



我這才突然想起今天是招工最後截止日,趕緊去當地同事那?瞭解最後結果





在那?我才知道,他們在報名填表時每人收了人家50元報名費,然後發給

合同書,說到交合同時給退錢(這些人真黑,我們招工根本不收任何費,還按每

招一人給他們50元報酬),我問了是否有個叫陳芳的,他們說她被錄可又打電

話又找來說不去了。



啊,我明白了為啥今天找我,是錢沒給人家退!我真混咋沒問(沒想到委託

的同事會收人家費)。



晚飯是他們請的,委託招工任務完成,他們領導也在,喝了酒,談了收合同

接人的安排,我就回來了,路過時還專門看了對街的竈具店已關門了。



我回屋一看表已是傍晚七點多了,正泡茶準備繼續我的望遠新聞采察呀,突

然聽到有人在敲柵門,我就趕忙出迎,隔門望去原來就是上午來找我的那個陳芳





這麼巧正想找她(退錢致歉)她倒自己來了,我急忙開門把她迎進屋,取椅

放爐旁招呼她坐,一邊取杯給倒水被她欄住,她直挺挺站那?不動只急問我有沒

有女廁所鑰匙,我正詫意這怎麼來這?上廁所?才聽她說她知道女廁所有電熱浴

器(她怎麼知道的?是過去來過,還是上午來上廁所發現的?)



,還說頭髮太髒,明天回家呀想洗洗,並說她住那地方要從遠處提水下班就

關水了,她說她剛才下班已曾來過這?看門鎖著沒人又回去了,現在看到我屋燈

亮就又來看看(原來她也在觀察我啊,我心?暗想,怪不得我剛回來她就跟著上

來了,莫不是看到我去她店鋪,還是臨窗看我回屋?)



,明白來意我就去取鑰匙(公司為避街面雜人來樓上如廁,平常廁所都上鎖

,鑰匙就放在鐵柵門後那牆孔?,我當然知道),看她進我里間關門,一會兒出

來給我說把東西放我那?一下,看她穿了拖鞋(可能是在我床下找的,是原來房

子就有的),只穿一條線褲,一件花襯衫披著花棉襖,一手拿毛巾肥皂從我手?

接過鑰匙就進廁所了。



我進?屋看,她那棉褲、毛衣,還有胸罩、內褲正亂堆我床頭,我拿起看還

覺有體溫並散發著女性特有體味,心想原來是洗澡啊?(只洗頭脫這樣有必要嗎

?)



想起剛才她出來進廁時那身穿戴,走動起來大屁股高擺碩胸蠕動,不由得雞

動。



突然我似鬼使神差,拿了洗發水瓶到女廁所敲門說那肥皂洗頭頭髮會發粘給

用我洗發水洗吧,沒想門並未插上(是不知道插銷還是沒來及?)



,正想著突然聽她說謝謝就放門邊吧,我放瓶同時就聽門拉了一下又呯一聲

關上了,我趕緊起身離開並大聲告訴她那門後底角和上方都有插銷哩,結果回頭

看門關上了而洗發水還在原地。



回屋越想心越慌,我動情了?不會吧,只能說是外觀刺激本能吧。



我坐不住,忽然想起什麼,就搬張椅子進了男廁所。



我知道男廁所與女廁所是用木板相隔(一般裝修用的那種膠合板),在距樓

頂天花板有高約一米的空間無任何遮檔(平時兩邊撒尿都能互相清楚聽見),我

插好門把椅子放牆跟那水泥臺子上蹲便器旁,站上去那隔板上端剛到脖頸,女廁

所一攬無餘。



可燈暗加霧汽看不太清楚,但由於距離近(只一兩公尺吧),又是居高臨下

,調整角度還是可以觀賞美景。



看那女人體態豐滿結實,皮膚稍黑雖不細膩也還平常,算是標準的農村青春

健壯女性,只是那堅挺大奶和那肥翹屁股著實迷人。



看著看著我那不聽話的雞巴已頂到木板上發痛,我還在想我從來不會這麼敏

感吧?正這時我發現她拿臉盆(廁所放的打掃衛生用的)接水進了水泥臺蹲便器

那?,啊莫不是要洗陰?離我太近(就只隔一板),我趕緊把身體下蹲些只留雙

眼在板端向下觀望。



果然是,叉腿撩水搽皂手揉,見那陰阜肥肉高高隆起佈滿黑密陰毛,那奶、

屁股、陰毛看的清楚過癮,最精彩的是洗搓的同時還照樣用指插陰,裹著皂沫摪

摪有聲,臉飛紅氣急喘,直刺激的我心跳氣急實在受不了了,我真想立馬跳下去

用我這大雞巴給她好好解解饞!可轉念一想,你野獸強姦啊?(這可從來不敢想

也不敢幹。)



沒想到這一激動反而清醒許多,趕緊終止觀景,把椅輕輕搬回,不由得又想

手淫,可怕她洗完回來看到不雅,所以只好忍過。



不久,就聽走廊有動靜,出來一看她果然洗完出來了,想到人家洗完會換衣

服我就離屋去上廁所,順便把女廁的門也敞開放汽並用拖把清理了地面積水。



當我幹完這一切回屋後,看到她已穿好衣服正站火爐旁低頭在爐上烤頭髮哩

,我進里間擦手(毛巾掛在床頭臉盆架上),順便看床頭那些衣物,除棉衣棉褲

和毛衣鞋襪不見之外(當然是被她穿了),胸罩內褲不僅一件不少,還多了洗前

穿的那線褲和花襯衫。



啊,空心呀?是髒內衣難上身?線褲襯衫弄濕了?我在納悶,既準備洗又不

帶換洗衣物(是忘記了還是離的近打算回去再換?或者是原本就想只洗發不洗澡

?)



真怪,我不得其解。



看她那專心烤發的樣子,洗完澡已紅騰騰的臉龐經火光烤照更顯妖嬈,毛衣

裹身更襯托出美妙胸姿,我邊詢問水怎樣,洗的冷嗎,邊靠近把她肩上快下落的

棉襖重新給她披好,邊順手緊捏其肩,還誇她農村人就是健壯,並伺機手觸了她

胸臀,她只笑答也無反感表現,當我感覺到她真是空心(裸體只穿棉褲和毛衣)

時,不免心神惶忽,意動雞更勃。



怕丟人我急忙推說爐要換煤了就順手關燈出門,我去樓梯口鎖好兩廁所門,

取了煤進樓道順便也把鐵柵門插上,我邊揭爐蓋換煤邊讓她躲躲免得爐灰弄髒頭

髮,她聞言就到?屋去了。



我那爐煤還沒換好就只聽她喊叫要走呀,我進里間屋看,她正坐床上整理衣

物,我趕緊給她找了個塑膠袋幫裝好(把我洗發水也在她百般客氣推辭下裝給她

了,反正我明後天就回呀),正準備退錢的事呀,她突然站起去提塑膠袋要走,

我把手拉住說頭髮還沒幹出去容易感冒,等幾分鐘我給你吹幹再走,她邊放手邊

靠近我身體以手抓我大臂說著大哥你真是好人,隨即又坐床上了,我趕忙去取出

吹風機,拉她朝窗口那邊移坐(插座在窗頭桌子底下),開始給她吹發。



那頭長髮黑亮而濃密,還散發著我那洗發水的陣陣香氣,利用吹長髮,一會

兒我手伸後擼發摸她肩背,一會兒在胸前撩發壓蹭那無罩大奶,間或還揉揉頭皮

摸摸脖頸捏捏耳廓,直撫摸得她面紅耳赤、氣喘噓噓,我也早就雞硬搭篷了,怪

不得吹發時她總是低頭傻笑(怕是早就看見我下麵景相了)。



發已吹幹了,我就放下吹風機,以雙手撩開她兩側鬢髮,誇她漂亮好看,沒

想到她突然站起抱住我脖吻了我,並說聲謝謝你真好又要去提袋準備要走,我拉

住順勢抵懷,還沒等我伸頭她就把我嘴吸入她口中,頓時我站立不穩就順勢把她

壓倒在床上了,她激動萬分,直吻的我嘴舌發麻還不甘休。



這時我被徹底激暈了,趁她強吻不放之機我就伸手進毛衣揉乳,那奶特大不

滑膩可乳頭小肉肥緊,還特敏感,她不斷左右躲避激烈喘著氣還用手硬把我手往

外拉。



我手剛拿出就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我的雞巴已被她掏出抓在手?,她那棉褲也

已退至臀下(那麼候急呀,是吻我起性了?動作咋如此大膽麻利!)



,我只見濃毛一片又長又黑又亮(咋看就如頭髮品相),她正把我雞向她那

?拉哩,還伸臂抱我背,我不知不覺發現已緊壓她身了。



只是龜頭頂著叢毛著實難受(由於棉褲只退到臀下壓著,雖露全了那肥隆的

陰阜可根本就露不出陰戶),看她激動無比,張口喘氣手腳亂動已滿頭大汗,我

就拉她翻身趴在床邊,把我褲直退落地,我發現她好象看到了,也把自己棉褲向

下拉些並儘量躬身擡臀,上身緊貼床面,雙手抓緊床單,好象還微薇發抖。



看到這,我不由得性興大發,我邊摸揉她那肥臀,邊順臀縫摸去,汪水一片

啊,連陰毛都濕透了,我滿手都粘滿了那淫水,就以這濕手套弄我那硬莖,時不

時握莖以龜頭在她臀縫來回蹭磨,直磨的我那陰莖膨脹發顫,她在床上亂動,我

覺時機已到,就以指摳陰道口攪動插拔幾下迅速拔出,隨著她陰口一股熱流湧出

的同時,說時遲那時快一個前傾躬腰,我那陽物已連跟攻入她那陰底。



只覺那陰肉被這突如其來的硬物闖擊刺激後突然收緊裹壓的我那陽具在內暴

漲蹦跳,還沒來及動作就突覺龜頭被緊吸的同時,一股熱流閃電般擊湧其上,直

打的我如入雲霄幾乎暈倒,立馬身體抽筋下麵爆泄,隨著陰莖的跳動射精,我爽

到極,不由得猛烈抽插,不十來下就射盡子孫軟不能攻,隨即就被那緊陰擠出體

外。



我趕緊提褲,發現她已雙手抓床(把我床單連同床褥都抓成一堆了)趴那?

喘氣發抖起不來了,我上前去扶拉,她才暈暈乎乎坐起整理衣褲,馬上就站起摟

脖把我狂吻(這女咋特好這口?)



我還是趁機隔衣捏玩乳房還有那肥臀,這會兒她已完全配合並以身緊頂我體

,那渾身都是汗,身體還不斷顫抖站立不穩。



我就扶她坐床,開始說退錢事還不斷道歉說今天對不起她我太激動了也是她

太美太吸引人了等,也佯罵了我那招工同事亂收錢瞎整等,並隨即掏出200元

錢和我的名片,說是除退的錢還剩的是路費,如果過段時間她想來公司打工就自

己來給我打電話去接她。



她是只接了名片,錢扔來扔去死活不要,只說今天事不怪我,還說男人女人

都這樣,遇上可心人都會很親近的(這樣親近?也太炫乎了吧!啊高興,我算她

可心人?)



,還不斷誇我真好,並說現在社會象我這樣好人不多(是我待人好,還是那

事好?)



,說著去提袋就走,我問她行嗎?並幫她拉衣襟裹好胸(當然留戀地最後壓

碰了她那大胸雙乳),叮囑她出去小心別感冒了啊,就送她下樓走了。



我心情難以平靜,昏昏沈沈就想早些休息,整理好爐子我就去女廁洗浴,邊

洗還在邊回憶剛才發生的一幕,是我運氣?還是她發情了?那麼敏感,那麼動情

,是她男友早就開發調教的結果?還是天生的騷貨?我就那麼一下(邊射也插不

到十來下呀!)



,算起來從入到出最多一分鐘左右吧,就能讓她高潮發顫?太難讓人理解了





越想剛才那感覺越覺幸運、興奮,不覺雞已雄起跳動難忍,乾脆塗滿肥皂,

站在她剛才洗陰那便器旁,一邊手裹皂泡手淫,一邊擡頭觀察剛才我偷窺那位置

,又低頭看看剛才她洗陰指插之處,想著那豐滿結實的身體和器物(遺憾沒及看

她陰戶型態),又想到剛才那大乳緊陰(怪不得人們常說奶大屁股翹者性欲強陰

道緊)的感覺,不由得隨著我的快速套動立馬爆精射牆,裹著皂泡手淫好爽啊(

看來那女是有經驗),只見那一抽一發勁噴的濃精炮彈,直射的那木板牆啪啪作

響,心特舒暢自豪,也進一步證明了剛才那麼幾下就可使那壯女高潮,當然除了

我工具比常人優秀射力強刺激大外(是自小練就的),那女也可能青春欲旺久未

性事,加之洗浴自淫和我面帥溫和挑逗,確是饑渴難耐,我也是經偷窺裸浴的感

官刺激進一步激起了性欲,乾柴烈火相遇,自然演繹了這曲美好樂章。



想來別人常有同城一夜情纏綿,我是異地三分鐘邂逅無情可言;人家掏錢“

打炮”,我那是免費“打針」。



更嚴格地說,其實就是一戳而已!自己雖也激動高潮但並未享受到滿足的性

樂(這不,洗澡手淫才徹底解決);可對那村姑來說,這一戳雖未得飽餐,卻大

大解了饑饞,也算我學雷鋒做好事,幫性饑餓之女搞得一口充饑點心而已。



洗完澡回屋才突然想起,她回去肯定要換衣我咋忘看了?想著就馬上持鏡抵

窗觀去,她正低坐小凳在地上盆中洗衣哩,洗著還把胸罩拿來聞聞再洗,還有一

男子正坐她床抽煙,細看正是今天上午和她一起到我這?來的她爸。



再看她一會而起身撈衣倒水到塑膠桶,又惦起另一塑膠桶往盆中倒水,還是

那身打扮,那樣迷人身姿,尤其是落坐叉腿低頭洗衣那動作那麼利索優美(幹活

麻利,怪不得自淫也自如瀟灑),看她滿胸飽挺,隨手搓衣和向後甩發時更是抖

動如兔,兩腿隨著叉伸,雖然穿著棉褲,那腿間肥丘照樣輪廓清晰可見,甚至還

能隱隱乎乎瞅到陰縫,一旦站起就看那肥臀高翹曲線是那麼完美,我深刻感到,

女人啊真是穿衣比裸體漂亮多了。



我決心明日上班去她店給她父女倆好好拍張照片(我想他們一定不會拒絕)





看表快十點了,我暫歇喝水稍息,準備等她睡覺脫衣時再看。



由於晚飯時酒喝多了沒吃主食,剛才又幹了那些事,肚子的確有點餓,剛好

爐子上水開了,正好泡面吃。



吃完速食麵已11點多了,再看對面都已關燈。



我移里間望她床上是睡著她爸,再移外間只能看到另張床的一角,被子包裹

看不清內容估計就是阿芳了。



次日醒來再看不僅沒有對窗梳頭的美女,屋內連一個人影都沒了(真後悔咋

沒掌握好時點)。



上午上班前我就去了同事那?安排好一切並到車站買好了下午的返回車票,

回來路過那竈具店進去看了看,沒看到小芳,只見那店後牆有門通往後院。



看那院確實不小,右側院牆靠巷道有大鐵門(自沿街巷道進去就可出入),

院沿街這邊是一整排二層樓,樓下是商鋪,包括這竈具鋪在內,只有三個店鋪有

後門與院相通。



院內靠樓頭有一簡易的鐵制外上樓梯,二樓有鋼筋護欄圍著的一條長長的通

道式外走廊,有大約十幾間門朝走廊的房間(這就是我在街對面看到的那些宿舍

),院對頭是一排石棉瓦平房,相隔分別放有各種器材雜物,好像是庫房;院側

有一座“幹打壘”式小土牆房好像是廁所,院中心有一個1米高水管上有加鎖的

水龍頭,下麵有排水小池,水管周圍是寬闊場地可停拉貨大車。



我參觀完地方,在店?問了陳芳,有個說住她隔壁的女同志告訴我她天不亮

就和父親回家了不來了(難怪早晨沒看見梳頭)。



看了場地,問明情況,解了我心中諸多疑惑,也覺輕鬆多了,即刻回房與房

東經理結賬退房,收拾東西去車站吃飯準備下午回返。



想來想去,我既幸運又慚愧。



幸運的是我無意間竟交了這純天然綠色桃花運,慚愧的是我大男人花花世界

混出來的咋就這麼不經饞?還敢無套內射良家姑娘?但話說回來,那種情況我不

信誰能忍了!又在哪找套?最沒想到的是象我這樣久經沙場之勇將,難道要升為

“快槍手”了?怎麼就象童男第一炮那樣一分鐘繳械投降?真丟死人了!我回來

後一直放心不下,除了難忘幸遇和盼望小芳能自己找來做工外(這樣就有希望作

炮友常交往了),更擔心的是她那天那麼動情,經我那一針下去,藥猛打的又深

,別種上子孫就麻煩了。



所以天天盼她電話,後來忍不住還主動打電話問也再無消息(原來她報名時

留的電話是她打工那店的座機電話)。



我只意想,說不上春節他男朋友回來已結婚了,也說不上年後又去南方他男

朋友那?了,反正我看那女正值青春氣盛離了男人確是難熬。



只是覺得太可惜了,好不容易遇上個我喜歡的類型,可只這“一針之交”就

已給劃上了句號。



這不正應了那句俗語說的“好事難遇歡時短”麼?讓狼友們見笑了,我認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