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茵床上的對決,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四位床上強者各自捉對厮殺!



首先上床的是戰車代表和桑巴舞代表,兩大代表曾在棒子家進行過一次巅峰對決,結果是當時擁有外星科技挂的桑巴舞代表把破舊失修的戰車打敗了,外星桑巴漢硬上美豔戰車女司機,連續射入兩發濃精,成功授孕,收獲第五個代表了榮耀的兒子。



之後兩大代表一直未能在這種最高等級的綠茵床上碰面,直到如今,就在桑巴舞代表自己家?,兩大代表終于久別重逢,桑巴舞代表自然是不願意在自己家被打敗,而戰車代表也極欲報卻當年之仇,正可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兩強相爭必有一傷!



首先主動進攻的是桑巴舞代表,一如既往地華麗技巧逼近了戰車代表的面前,可惜一拳擊出卻是無功而返,直接就被戰車代表一手鐵鉗般地抓住,竟是想要脫身都辦不到!



[你變弱了很多,不僅是拳頭和腰上的傷影響,還有整個身體的能力都遠遠比不上當年在棒子家了。]戰車代表用冷酷的聲音宣布著這殘酷的事實:[今天,我就要讓你感受一下當年我們家承受的屈辱!]



說罷,戰車代表直接把自己和桑巴代表的外套扯破,露出了雙方的真面目!桑巴舞代表的真身正體,竟然已經不再是那個外星桑巴漢,而是一個性感的桑巴舞娘!而戰車代表則是一身強壯肌肉,胯下挺著一杆超人尺寸日耳曼加農炮的大漢!



[啊……]桑巴舞娘隻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已經被戰車巨漢撲倒在地,日耳曼加農炮直入桑巴舞娘嬌嫩小屄的最深處。要害被破,桑巴舞娘無力反抗,隻能任由戰車巨漢在自己身上肆意發洩,玩弄蹂躏這長年跳桑巴熱舞而練出來的性感嬌軀。戰車巨漢終于得償所願,可以向桑巴舞代表報複當年的屈辱,盡管對方是個柔弱的性感嬌娘,但是戰車家的傳統,就是不管對手是什麽狀態,隻要上了這綠茵床,自己就要拿出最強的實力來打敗對方!所以日耳曼加農炮攻進身下美嬌娘的蜜道,隻是他進攻的開始!



爲了報仇雪恥,多年來戰車家都對候選代表進行最嚴厲的訓練,甚至磨練,爲的就是要把當日所受的屈辱還回去!尤其是爲了這一次來桑巴家的決戰,戰車家的族長凱撒更加是以[宇宙人]的標準來要求家?的候選代表,因爲桑巴家經常出妖孽,誰知道會不會再來一個外星桑巴漢?不過現在看來,這擔憂是杞人憂天了,萬事萬物都逃不過盛極而衰的規律,桑巴家這一次再也派不出有外星挂的代表了!



現在的桑巴舞代表,嬌弱的性感桑巴舞娘在戰車巨漢的日耳曼加農炮兇狠進攻下,除了勉強搖著豐臀象征性地反抗一下,就是發出婉轉的泣叫作爲抗議,抗議戰車巨漢不但用那尺寸驚人的巨炮猛烈地抽插自己的嬌嫩蜜道,還用狼爪在自己的豐臀翹乳上留下施虐的痕迹,最後還強吻自己,把自己的小香舌硬吸過去,可以說全身上下都已經失守了。



狠肏著桑巴舞娘的戰車巨漢卻是感覺越來越好,一來是因爲複仇的快感,二來就是身下美嬌娘的性感玉體著實是難得,蜜道竟然會主動回應自己的抽插,加農炮每一次觸及到最終寶地的花宮入口,蜜道都會一陣的顫動,讓他忍不住繼續用力沖擊。桑巴舞娘在戰車巨漢的侵襲下意志漸漸削弱,抵抗已經徹底無力,最後連花宮都失守,被日耳曼加農炮長驅直入,並且在?面灌了一發滾燙的濃精,宣示了戰車巨漢對她美妙性感嬌軀的實際占領!



[怎麽樣?服了沒有?]其實戰車巨漢雖然想報仇,卻並不是很想浪費太多體力在桑巴舞娘的身上,因爲這還不是巅峰對決,隻要自己贏了不就行了?不必太過暴露自己的底牌啊!可惜傲嬌的桑巴舞娘不願就此投降,畢竟這?是自己家啊!這麽快就投降認輸可不行,而且自己家怎麽說也是有著五個兒子的榮耀,怎能向隻有三個兒子的對手輕易低頭?



[哼!也不怎麽樣嘛!就是憑著自己雞巴大,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桑巴舞娘嘴上很硬,但其實她的身體已經快要承受不住那超尺寸的日耳曼加農炮了,所以實際上她已經準備要用小動作來改變局面,擺脫被壓制的狀況,而戰車巨漢見身下的性感美嬌娘居然還想要反抗,心?是火頭大冒:[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婊子,本想給你留點面子的,竟然還不肯乖乖就範!可別怪我炮下無情!看我苦練多年的癡漢技——堅韌不拔連續中出!!]



這一下桑巴舞娘可就吃到了苦頭,大大的苦頭!戰車癡漢這招堅韌不拔連續中出一經施展,就是一通幾乎讓桑巴舞娘喘不過氣來的狂轟濫炸,日耳曼加農炮不斷地攻陷桑巴舞娘毫無抵抗能力的花宮,並且連續不斷地往?面灌入了四發滾燙的白濁濃精!每一次往桑巴舞娘的花宮中灌精之後,戰車癡漢都不會歇息,也不讓桑巴舞娘歇息,直接就進入下一輪的猛烈抽插。而且戰車癡漢還展示了自己除了雞巴大,還有強悍的技術,在不斷猛烈抽插肏幹桑巴舞娘的同時,還把桑巴舞娘的身體擺出不同的姿勢,什麽觀音坐蓮,老漢推車那都是基本式了,淩空一字馬,風車大旋轉這些奇特的姿勢都出現了,讓桑巴舞娘感覺到應接不暇!目眩神迷,最後甚至不自覺地配合起來,讓戰車癡漢能夠更爽地奸淫自己,當然了,她自己也是高潮一浪接一浪。



兩人在綠茵床上糾纏在一起,翻雲覆雨,一方是強壯的戰車癡漢,主動進攻,盡顯硬漢本色,日耳曼加農炮由始至終沒有任何疲軟的迹象,時刻占據著桑巴舞美嬌娘的蜜道和花宮,每一下的插入和抽出都是無比激烈,讓自己和桑巴舞娘都感受到近乎緻命的快感;另一方是嬌弱性感的桑巴舞娘,反抗已經完全無力,甚至看起來更像是在欲拒還迎地主動奉迎戰車癡漢的侵襲,被戰車癡漢徹底地玩弄遍她的火辣性感玉體,連續不斷的快感刺激得她陰精淫水灑遍床單,留下了她慘遭蹂躏的證據。



由于每一次灌精,戰車癡漢都是用那超人尺寸的日耳曼加農炮直接插進桑巴舞娘花宮中的最深處,頂住幼嫩的子宮肉壁噴射滾燙的濃精,而且每一發濃精的量都很大,桑巴舞娘隻感覺自己的花宮已經被戰車癡漢灌入的濃精漲滿了!甚至在小腹外面都能摸到那因爲被灌滿了濃精而膨脹起來的子宮,就像是肚子?被塞了一個充滿了氣的小足球一樣。



[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誠實嘛!剛才有高潮吧?其實我也不想對你這麽狠的,隻要你能叫我一聲相公,我就放過你,畢竟你是用最寶貴的花宮承接了我五發濃精。]戰車癡漢輕輕地撫摸著因爲剛才對自己抵死奉迎而幾乎體力耗盡的性感桑巴舞娘嬌軀,溫柔地說道。



[誰……誰要叫你相公啊!]到了這個地步,桑巴舞娘已經沒有翻盤的可能了,身體也已經被戰車癡漢征服,但是心?的自尊和驕傲卻讓她無法說出投降的話,依然嘴硬地反駁。



結果,戰車癡漢也不跟她廢話,再次開動馬力,把桑巴舞娘壓在床上又狠狠地開始了征伐,盡管已經在桑巴舞娘的花宮中射了五發巨量的精液,但是他的加農炮還有充足的彈藥,戰鬥力依然強悍,不過他也知道不能再施展堅韌不拔連續中出這樣的癡漢技了,一來是爲了保留體力應付最後的巅峰對決,二來他看得出來桑巴舞娘已經快要崩潰了,再來一次連續四發中出,可能要出傷及人命的事,而且被傷及的人還可能是自己啊!萬一真出了那樣的事,不就影響自己在巅峰對決時的狀態了嗎?



不過既然要征服桑巴舞娘,戰車癡漢也沒有松懈,反而更加牢固地壓制住桑巴舞娘,把肏幹的節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不再受桑巴舞娘的反應影響,而沖動地控制不住自己對她施展癡漢技。在這種形勢下,桑巴舞娘的身體反應隻能被動地處于戰車癡漢的掌控之下,蝕骨銷魂的快感幾乎沒有任何的停息,天翻地覆的高潮也是一次又一次地沖擊著她的心靈。就這樣戰車癡漢又幹了桑巴舞娘兩炮,依然是把滾燙的濃精深深地灌注進桑巴舞娘的花宮之中,這次桑巴舞娘終于頂不住了,開口求饒:[相公!官人!饒了奴家吧!妾身真的不行了!]



聽到身下的美嬌娘服軟,戰車癡漢也不再爲難她,拔出了一直深插在桑巴舞娘花宮中的加農炮,這一拔,還直接讓桑巴舞娘達到了最高潮,而且潮噴了!近乎失禁一樣噴灑而出的淫水,淋了戰車癡漢一身,也算是稍微挽回了一點面子,戰車癡漢也不在意,畢竟勝負已分。



事後相比意氣風發的戰車癡漢,桑巴舞娘是一臉嬌羞地摸著自己那被花宮內巨量濃精滿脹而鼓起的小腹,心?暗自慶幸,雖然這次被徹底幹翻了,還被灌了這麽多的濃精進花宮?面,但幸好不是在巅峰對決時發生的,現在自己還不是危險期,不會受孕,否則自己就要給戰車家添上第四個兒子了!



緊接著在另外一張綠茵床上,另外兩個爭奪與戰車癡漢進行巅峰對決席位的代表,卻是一場悶戰,原因無他,這兩個都是與戰車有著深厚淵源的代表,一個是戰車家隔壁的郁金香娘,另外一個是桑巴舞娘家隔壁的探戈舞娘,她們都不願意成爲戰車癡漢巅峰對決的對手。



當年郁金香娘在戰車家曾經被戰車癡漢幹翻過,由于那是在巅峰對決時發生的,結果戰車家的第二個兒子就因此而誕生,加上郁金香娘就住在戰車家隔壁,經常有去和癡漢哥哥玩,所以對戰車癡漢的實力其實是很清楚地,知道這一次要是再對上戰車癡漢,就極有可能要親自給戰車家生下第四個兒子啦!被幹翻受孕爲對手生育兒子一次就夠恥辱了,要是再發生第二次,那就太杯具了!



而探戈舞娘卻是和戰車家恩怨糾纏,當年在辣椒家巅峰對決,探戈舞漢曾經幹翻過戰車家的女漢子,爲自己家帶來了第二個兒子,但是緊接著在面條家,兩人再次巅峰對決,結果卻是戰車家的硬漢一炮中的,讓探戈舞娘爲戰車家生下第三個兒子,還有上次在鑽石家,戰車大漢又把探戈舞娘給幹翻了,灌了四發濃精進去!幸好當時不是巅峰對決,否則就是又要虧大了!



兩個美嬌娘都已經知道了桑巴舞娘悲慘的下場和戰車癡漢可怕的實力,所以都不願意取得和戰車癡漢巅峰對決的機會,這一場床上大戰就大演百合,最後隻能決死鬥,互相舔對方讓對方潮噴,誰能潮噴的次數多就贏。



結果,探戈舞娘因爲身體比較敏感,潮噴了四次,而郁金香娘則忍住了,隻潮噴兩次,成功把探戈舞娘送進巅峰對決的大床,去面對可怕的戰車癡漢!



[郁金香娘你個婊子!竟然騙老娘!]表面取得了勝利晉級的探戈舞娘事後暗中和郁金香娘掐了起來,她恨啊!明明之前她跟郁金香娘說過了,要讓對方勝利晉級的,當時郁金香娘都已經答應了,結果最後竟然被陰了一把,她不生氣就怪了!



[誰騙你了?明明你當時說的是讓對方勝利,我這不是已經完全做到了嗎?你就是我的對方,我讓你勝利了啊!]郁金香娘成功脫難,得意地巧舌如簧,取笑愚蠢的探戈舞娘。



[你……你混蛋!你不知道我上次已經給那個癡漢家?生了第三個兒子嗎?還有上次老娘還被他灌了四發,都這麽慘了,你還讓我去挨他肏,給他生第四個兒子!有沒有良心?有沒有同情心啊?]探戈舞娘越想越委屈,都快要哭了。



[哼!你就知道自己家給他生過第三個兒子,就不知道他家第二個兒子是我給生的嗎?好歹你們家還讓他家給你們生下第二個兒子,老娘呢?一個兒子都沒有啊!還淨給別人生兒子,都三次了!你還想讓我去第四次?到底誰沒有良心啊?誰沒有同情心啊?]郁金香娘直接就哭了,她的悲慘往事比探戈舞娘更勝一籌啊!



那邊兩個可憐的美嬌娘私下互罵又各自爲自己悲慘的過去和未來痛哭,這邊戰車癡漢則抱著被自己征服了的桑巴舞娘,一手揉著她豐滿堅挺的乳峰,一手拉著她的手在她那因爲子宮被灌滿了濃精而鼓起來的小腹上輕輕地撫摸著,彷如一對恩愛的夫妻。



[聽說你跟那個探戈舞婊子不大對付,要不要相公幫你報仇,把她肚子幹大,給我生個兒子?]戰車癡漢在桑巴舞娘耳邊說道。



[給我報仇?說得好聽,還不是你自己想要兒子?反正這一次我是不能給你生了,你要讓那婊子生就去好了。]桑巴舞娘一聽到探戈舞娘的名字就不高興了。



[對啊!這一次是不能讓你給我生了,那下一次再給我生!約好了!]戰車死皮賴臉地說著,讓桑巴舞娘羞紅了臉:[什麽約好了?誰跟你約這個了!滾!去找你巅峰對決的對手去!讓她給你生好了!]



戰車癡漢也不生氣,徑直就走到探戈舞娘面前,挺了一下那門超人尺寸的日耳曼加農炮說:[大家都算是老夫老妻了,就別廢話,準備好給我生第四個兒子吧!]



探戈舞娘看著自己接下來要對陣的戰車癡漢,一個哆嗦,濕了!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世間最美妙的滋味(1-12)(全文完)
綠茵床上的對決,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四位床上強者各自捉對厮殺!



首先上床的是戰車代表和桑巴舞代表,兩大代表曾在棒子家進行過一次巅峰對決,結果是當時擁有外星科技挂的桑巴舞代表把破舊失修的戰車打敗了,外星桑巴漢硬上美豔戰車女司機,連續射入兩發濃精,成功授孕,收獲第五個代表了榮耀的兒子。



之後兩大代表一直未能在這種最高等級的綠茵床上碰面,直到如今,就在桑巴舞代表自己家?,兩大代表終于久別重逢,桑巴舞代表自然是不願意在自己家被打敗,而戰車代表也極欲報卻當年之仇,正可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兩強相爭必有一傷!



首先主動進攻的是桑巴舞代表,一如既往地華麗技巧逼近了戰車代表的面前,可惜一拳擊出卻是無功而返,直接就被戰車代表一手鐵鉗般地抓住,竟是想要脫身都辦不到!



[你變弱了很多,不僅是拳頭和腰上的傷影響,還有整個身體的能力都遠遠比不上當年在棒子家了。]戰車代表用冷酷的聲音宣布著這殘酷的事實:[今天,我就要讓你感受一下當年我們家承受的屈辱!]



說罷,戰車代表直接把自己和桑巴代表的外套扯破,露出了雙方的真面目!桑巴舞代表的真身正體,竟然已經不再是那個外星桑巴漢,而是一個性感的桑巴舞娘!而戰車代表則是一身強壯肌肉,胯下挺著一杆超人尺寸日耳曼加農炮的大漢!



[啊……]桑巴舞娘隻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已經被戰車巨漢撲倒在地,日耳曼加農炮直入桑巴舞娘嬌嫩小屄的最深處。要害被破,桑巴舞娘無力反抗,隻能任由戰車巨漢在自己身上肆意發洩,玩弄蹂躏這長年跳桑巴熱舞而練出來的性感嬌軀。戰車巨漢終于得償所願,可以向桑巴舞代表報複當年的屈辱,盡管對方是個柔弱的性感嬌娘,但是戰車家的傳統,就是不管對手是什麽狀態,隻要上了這綠茵床,自己就要拿出最強的實力來打敗對方!所以日耳曼加農炮攻進身下美嬌娘的蜜道,隻是他進攻的開始!



爲了報仇雪恥,多年來戰車家都對候選代表進行最嚴厲的訓練,甚至磨練,爲的就是要把當日所受的屈辱還回去!尤其是爲了這一次來桑巴家的決戰,戰車家的族長凱撒更加是以[宇宙人]的標準來要求家?的候選代表,因爲桑巴家經常出妖孽,誰知道會不會再來一個外星桑巴漢?不過現在看來,這擔憂是杞人憂天了,萬事萬物都逃不過盛極而衰的規律,桑巴家這一次再也派不出有外星挂的代表了!



現在的桑巴舞代表,嬌弱的性感桑巴舞娘在戰車巨漢的日耳曼加農炮兇狠進攻下,除了勉強搖著豐臀象征性地反抗一下,就是發出婉轉的泣叫作爲抗議,抗議戰車巨漢不但用那尺寸驚人的巨炮猛烈地抽插自己的嬌嫩蜜道,還用狼爪在自己的豐臀翹乳上留下施虐的痕迹,最後還強吻自己,把自己的小香舌硬吸過去,可以說全身上下都已經失守了。



狠肏著桑巴舞娘的戰車巨漢卻是感覺越來越好,一來是因爲複仇的快感,二來就是身下美嬌娘的性感玉體著實是難得,蜜道竟然會主動回應自己的抽插,加農炮每一次觸及到最終寶地的花宮入口,蜜道都會一陣的顫動,讓他忍不住繼續用力沖擊。桑巴舞娘在戰車巨漢的侵襲下意志漸漸削弱,抵抗已經徹底無力,最後連花宮都失守,被日耳曼加農炮長驅直入,並且在?面灌了一發滾燙的濃精,宣示了戰車巨漢對她美妙性感嬌軀的實際占領!



[怎麽樣?服了沒有?]其實戰車巨漢雖然想報仇,卻並不是很想浪費太多體力在桑巴舞娘的身上,因爲這還不是巅峰對決,隻要自己贏了不就行了?不必太過暴露自己的底牌啊!可惜傲嬌的桑巴舞娘不願就此投降,畢竟這?是自己家啊!這麽快就投降認輸可不行,而且自己家怎麽說也是有著五個兒子的榮耀,怎能向隻有三個兒子的對手輕易低頭?



[哼!也不怎麽樣嘛!就是憑著自己雞巴大,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桑巴舞娘嘴上很硬,但其實她的身體已經快要承受不住那超尺寸的日耳曼加農炮了,所以實際上她已經準備要用小動作來改變局面,擺脫被壓制的狀況,而戰車巨漢見身下的性感美嬌娘居然還想要反抗,心?是火頭大冒:[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婊子,本想給你留點面子的,竟然還不肯乖乖就範!可別怪我炮下無情!看我苦練多年的癡漢技——堅韌不拔連續中出!!]



這一下桑巴舞娘可就吃到了苦頭,大大的苦頭!戰車癡漢這招堅韌不拔連續中出一經施展,就是一通幾乎讓桑巴舞娘喘不過氣來的狂轟濫炸,日耳曼加農炮不斷地攻陷桑巴舞娘毫無抵抗能力的花宮,並且連續不斷地往?面灌入了四發滾燙的白濁濃精!每一次往桑巴舞娘的花宮中灌精之後,戰車癡漢都不會歇息,也不讓桑巴舞娘歇息,直接就進入下一輪的猛烈抽插。而且戰車癡漢還展示了自己除了雞巴大,還有強悍的技術,在不斷猛烈抽插肏幹桑巴舞娘的同時,還把桑巴舞娘的身體擺出不同的姿勢,什麽觀音坐蓮,老漢推車那都是基本式了,淩空一字馬,風車大旋轉這些奇特的姿勢都出現了,讓桑巴舞娘感覺到應接不暇!目眩神迷,最後甚至不自覺地配合起來,讓戰車癡漢能夠更爽地奸淫自己,當然了,她自己也是高潮一浪接一浪。



兩人在綠茵床上糾纏在一起,翻雲覆雨,一方是強壯的戰車癡漢,主動進攻,盡顯硬漢本色,日耳曼加農炮由始至終沒有任何疲軟的迹象,時刻占據著桑巴舞美嬌娘的蜜道和花宮,每一下的插入和抽出都是無比激烈,讓自己和桑巴舞娘都感受到近乎緻命的快感;另一方是嬌弱性感的桑巴舞娘,反抗已經完全無力,甚至看起來更像是在欲拒還迎地主動奉迎戰車癡漢的侵襲,被戰車癡漢徹底地玩弄遍她的火辣性感玉體,連續不斷的快感刺激得她陰精淫水灑遍床單,留下了她慘遭蹂躏的證據。



由于每一次灌精,戰車癡漢都是用那超人尺寸的日耳曼加農炮直接插進桑巴舞娘花宮中的最深處,頂住幼嫩的子宮肉壁噴射滾燙的濃精,而且每一發濃精的量都很大,桑巴舞娘隻感覺自己的花宮已經被戰車癡漢灌入的濃精漲滿了!甚至在小腹外面都能摸到那因爲被灌滿了濃精而膨脹起來的子宮,就像是肚子?被塞了一個充滿了氣的小足球一樣。



[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誠實嘛!剛才有高潮吧?其實我也不想對你這麽狠的,隻要你能叫我一聲相公,我就放過你,畢竟你是用最寶貴的花宮承接了我五發濃精。]戰車癡漢輕輕地撫摸著因爲剛才對自己抵死奉迎而幾乎體力耗盡的性感桑巴舞娘嬌軀,溫柔地說道。



[誰……誰要叫你相公啊!]到了這個地步,桑巴舞娘已經沒有翻盤的可能了,身體也已經被戰車癡漢征服,但是心?的自尊和驕傲卻讓她無法說出投降的話,依然嘴硬地反駁。



結果,戰車癡漢也不跟她廢話,再次開動馬力,把桑巴舞娘壓在床上又狠狠地開始了征伐,盡管已經在桑巴舞娘的花宮中射了五發巨量的精液,但是他的加農炮還有充足的彈藥,戰鬥力依然強悍,不過他也知道不能再施展堅韌不拔連續中出這樣的癡漢技了,一來是爲了保留體力應付最後的巅峰對決,二來他看得出來桑巴舞娘已經快要崩潰了,再來一次連續四發中出,可能要出傷及人命的事,而且被傷及的人還可能是自己啊!萬一真出了那樣的事,不就影響自己在巅峰對決時的狀態了嗎?



不過既然要征服桑巴舞娘,戰車癡漢也沒有松懈,反而更加牢固地壓制住桑巴舞娘,把肏幹的節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不再受桑巴舞娘的反應影響,而沖動地控制不住自己對她施展癡漢技。在這種形勢下,桑巴舞娘的身體反應隻能被動地處于戰車癡漢的掌控之下,蝕骨銷魂的快感幾乎沒有任何的停息,天翻地覆的高潮也是一次又一次地沖擊著她的心靈。就這樣戰車癡漢又幹了桑巴舞娘兩炮,依然是把滾燙的濃精深深地灌注進桑巴舞娘的花宮之中,這次桑巴舞娘終于頂不住了,開口求饒:[相公!官人!饒了奴家吧!妾身真的不行了!]



聽到身下的美嬌娘服軟,戰車癡漢也不再爲難她,拔出了一直深插在桑巴舞娘花宮中的加農炮,這一拔,還直接讓桑巴舞娘達到了最高潮,而且潮噴了!近乎失禁一樣噴灑而出的淫水,淋了戰車癡漢一身,也算是稍微挽回了一點面子,戰車癡漢也不在意,畢竟勝負已分。



事後相比意氣風發的戰車癡漢,桑巴舞娘是一臉嬌羞地摸著自己那被花宮內巨量濃精滿脹而鼓起的小腹,心?暗自慶幸,雖然這次被徹底幹翻了,還被灌了這麽多的濃精進花宮?面,但幸好不是在巅峰對決時發生的,現在自己還不是危險期,不會受孕,否則自己就要給戰車家添上第四個兒子了!



緊接著在另外一張綠茵床上,另外兩個爭奪與戰車癡漢進行巅峰對決席位的代表,卻是一場悶戰,原因無他,這兩個都是與戰車有著深厚淵源的代表,一個是戰車家隔壁的郁金香娘,另外一個是桑巴舞娘家隔壁的探戈舞娘,她們都不願意成爲戰車癡漢巅峰對決的對手。



當年郁金香娘在戰車家曾經被戰車癡漢幹翻過,由于那是在巅峰對決時發生的,結果戰車家的第二個兒子就因此而誕生,加上郁金香娘就住在戰車家隔壁,經常有去和癡漢哥哥玩,所以對戰車癡漢的實力其實是很清楚地,知道這一次要是再對上戰車癡漢,就極有可能要親自給戰車家生下第四個兒子啦!被幹翻受孕爲對手生育兒子一次就夠恥辱了,要是再發生第二次,那就太杯具了!



而探戈舞娘卻是和戰車家恩怨糾纏,當年在辣椒家巅峰對決,探戈舞漢曾經幹翻過戰車家的女漢子,爲自己家帶來了第二個兒子,但是緊接著在面條家,兩人再次巅峰對決,結果卻是戰車家的硬漢一炮中的,讓探戈舞娘爲戰車家生下第三個兒子,還有上次在鑽石家,戰車大漢又把探戈舞娘給幹翻了,灌了四發濃精進去!幸好當時不是巅峰對決,否則就是又要虧大了!



兩個美嬌娘都已經知道了桑巴舞娘悲慘的下場和戰車癡漢可怕的實力,所以都不願意取得和戰車癡漢巅峰對決的機會,這一場床上大戰就大演百合,最後隻能決死鬥,互相舔對方讓對方潮噴,誰能潮噴的次數多就贏。



結果,探戈舞娘因爲身體比較敏感,潮噴了四次,而郁金香娘則忍住了,隻潮噴兩次,成功把探戈舞娘送進巅峰對決的大床,去面對可怕的戰車癡漢!



[郁金香娘你個婊子!竟然騙老娘!]表面取得了勝利晉級的探戈舞娘事後暗中和郁金香娘掐了起來,她恨啊!明明之前她跟郁金香娘說過了,要讓對方勝利晉級的,當時郁金香娘都已經答應了,結果最後竟然被陰了一把,她不生氣就怪了!



[誰騙你了?明明你當時說的是讓對方勝利,我這不是已經完全做到了嗎?你就是我的對方,我讓你勝利了啊!]郁金香娘成功脫難,得意地巧舌如簧,取笑愚蠢的探戈舞娘。



[你……你混蛋!你不知道我上次已經給那個癡漢家?生了第三個兒子嗎?還有上次老娘還被他灌了四發,都這麽慘了,你還讓我去挨他肏,給他生第四個兒子!有沒有良心?有沒有同情心啊?]探戈舞娘越想越委屈,都快要哭了。



[哼!你就知道自己家給他生過第三個兒子,就不知道他家第二個兒子是我給生的嗎?好歹你們家還讓他家給你們生下第二個兒子,老娘呢?一個兒子都沒有啊!還淨給別人生兒子,都三次了!你還想讓我去第四次?到底誰沒有良心啊?誰沒有同情心啊?]郁金香娘直接就哭了,她的悲慘往事比探戈舞娘更勝一籌啊!



那邊兩個可憐的美嬌娘私下互罵又各自爲自己悲慘的過去和未來痛哭,這邊戰車癡漢則抱著被自己征服了的桑巴舞娘,一手揉著她豐滿堅挺的乳峰,一手拉著她的手在她那因爲子宮被灌滿了濃精而鼓起來的小腹上輕輕地撫摸著,彷如一對恩愛的夫妻。



[聽說你跟那個探戈舞婊子不大對付,要不要相公幫你報仇,把她肚子幹大,給我生個兒子?]戰車癡漢在桑巴舞娘耳邊說道。



[給我報仇?說得好聽,還不是你自己想要兒子?反正這一次我是不能給你生了,你要讓那婊子生就去好了。]桑巴舞娘一聽到探戈舞娘的名字就不高興了。



[對啊!這一次是不能讓你給我生了,那下一次再給我生!約好了!]戰車死皮賴臉地說著,讓桑巴舞娘羞紅了臉:[什麽約好了?誰跟你約這個了!滾!去找你巅峰對決的對手去!讓她給你生好了!]



戰車癡漢也不生氣,徑直就走到探戈舞娘面前,挺了一下那門超人尺寸的日耳曼加農炮說:[大家都算是老夫老妻了,就別廢話,準備好給我生第四個兒子吧!]



探戈舞娘看著自己接下來要對陣的戰車癡漢,一個哆嗦,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