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媽夏秋的出現,改變了我的一生。



那年我十七歲,讀初三。在那個偏遠的山村裡,逃學、打架、留級、割草、

放羊……無憂無慮地成長,健碩而樸實。到過的最遠的地方,是五十里外的小鎮

,我從未想過外面的世界。儘管我知道有個長我一輪的舅舅,碩士畢業在城裡的

大醫院上班。儘管鄉親們說起他時,總會流露著無比艷羨的神情,但他和外面的

世界,對少年的我來說都太遙遠、太抽像。



直到他帶回二十一歲的夏秋。







(一)驚鴻一瞥



秋日雨後,山裡的空氣格外清冽,天空一碧如洗。陽光也是清澈的,溫暖而

不張揚。村口的馬路上,早已圍攏了幾乎全村的男女老幼。一輛小汽車緩緩停下

,我那早已印象模糊的舅舅先出來,跑過去拉另一側的門把手。車門打開,一隻

細長的大紅高跟鞋慢慢探出來,露出一段蔥白般細膩、光潔、纖巧的腳踝,格外

耀目,接著一條潔白的玉腿輕輕地伸出來。



當夏秋在舅舅的攙扶下鑽出車門,笑意盈盈站在泥土未干的地上時,原本喧

鬧的人群瞬間安靜下來,我似乎聽到人們屏住呼吸的輕輕喘息。目光彙集處,是

夏秋一張俊俏的瓜子臉,她明眸皓齒,鼻樑秀挺,膚若凝脂,眉如彎月,目似點

漆。一頭飄逸的直髮,胸脯高聳,微微起伏,笑靨如花,羞怯地同大家打招呼。

而一襲合身的紅色旗袍,襯托出她高挑、窈窕的身姿,勾勒出絕細的腰身、柔媚

的曲線、微翹的臀部。旗袍開叉處,是她那白皙、修長、筆直的腿。秋日的陽光

灑在這纖纖的腿上,那淡淡的絨毛、淺藍色的血管似都若隱若現。蓮步輕移處,

更是搖曳生姿,就像是畫中走出的仙子。我看得呆了。晚熟的我,沈睡了十七年

的男性意識,第一次被如此清晰地激發了出來,從此竟不可遏制。



「哲娃子,愣著幹啥,快過來」,媽媽的叫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從村口到外

婆家還有一段小路,因為昨夜的雨,泥濘不堪,夏秋走不了這樣的路。而戴著眼

鏡的舅舅,站在將近一米七高的夏秋身邊,顯得那麼瘦弱而束手無策。好在前一

晚上大人們已料到這情況,商定由我背夏秋回家。鄉村的生活,孕育了我的魁梧

體格。而我又是這個家族裡唯一還未成年的晚輩男丁,這樣的安排算是合情合理

。我脫了鞋子交給鄰居的小孩,挽起褲腳,紅著臉走到夏秋身前,一聲不吭彎下

腰。夏秋爬上我的肩膀,雙手輕輕摟在我胸前。我直起身,看到舅舅投來感激、

鼓勵的目光,雙手向後搭在夏秋的屁股上,輕輕向上拖了拖,定了定微微發抖的

身體,深一腳淺一腳向泥濘裡走去。



夏秋柔軟、飽滿的胸脯自然貼在我的後背上,我的手也觸到她旗袍開叉處那

細膩、柔滑的皮膚。她渾身散發著溫熱、迷人的氣息,那對我,是一種無法形容

的,簡直攝魂奪魄的滋味。這是我第一次觸到陌生女人的肌膚,我的心咚咚地跳

得厲害,渾身大汗淋漓。夏秋可能覺得是我累了,輕輕在我耳邊說:「慢點走,

不急的」。她吐氣如蘭,一股淡淡的清香襲來,我恍若夢中,又口感舌燥,一句

話說不出來。我真盼望這段路永遠沒有盡頭才好。



放下夏秋時,她見我滿臉大汗,掏出一塊潔白的手帕給我擦拭,半是疼惜半

是嗔怪地對舅舅說:「看把孩子累的」。那手帕同樣散發著一股香氣,好聞極了

。我不好意思地本能躲閃了一下,又怕尷尬想圓個場似的,囁喏著說:「手帕好

香啊。」夏秋溫柔地笑笑說:「你喜歡就送給你吧」。我拿了手帕,害羞地跑開

。那是一塊潔白的方帕,繡著一池淡淡的秋水,兩隻鴛鴦嬉戲。



舅舅的整個婚禮,我都遠遠地躲著。我是如此渴望,又害怕看到夏秋的目光

。那天夜裡,我一直把手帕攤在自己臉上,聞著那淡淡的幽香,那是夏秋的味道

。好幾次醒來,第一反應都是找那手帕。也是那天夜裡,我第一次夢遺了。







(二)少年心事



再次見到夏秋,是在一年以後的秋天。



我從一個頑劣的鄉村野孩子,忽然就變成了發奮刻苦的少年,並且考上了水

市最好的重點高中--這是全鎮唯一的一個。沒有人知道這奇跡背後的秘密--

是夏秋,我的小舅媽。她為我懵懂的心靈打開了一扇窗戶,使我得窺外面世界的

美好,由此產生了強烈的嚮往,生發出超人的動力。



那一年的時光,我日思夜夢的幾乎都是夏秋。每個夜晚,她的美麗嬌嫩的面

孔、妖嬈的曲線、白皙修長的腿,都一遍遍在腦海裡浮現,那幽幽的體香彷彿還

聞得到,那肌膚的溫熱似乎還觸手可及,伴隨著的是小弟弟一次又一次的膨脹欲

裂、噴薄而出。但舅舅很少回家。那一年,外公、外婆相繼去世後,她們就更沒

再回來過。村裡人時常閒話,雖然夏秋只是舅舅醫院的護士,但她的爸爸曾在省

城做過很大的官,怎麼能看上村裡這些泥腿子,所以才不來往。鄉村少年的內心

,常常是自卑的,也是敏感的,何況是面對女神一般存在的舅媽。但我實在是太

想見到她了。我內心裡想,只要見到她,靠近她,我甘願做她的奴隸,甘願忍受

這世間的一切苦厄,包括她的鄙夷、不屑甚至辱罵。



「小哲來了,快進來!」夏秋拉開門,臉上掛著我夢見了千百次的盈盈笑意

,打消了我忐忑的心情。這座江邊的小城,九月初暑熱正酣。夏秋穿一件緊身的

黑色短褲,上身是一件黑色T恤,頭髮梳在後腦勺紮了起來。白皙的臉龐泛著紅

潤,緊身T恤包裹下的胸脯高聳,微微起伏。短褲下面一雙長腿更顯得纖細、筆

直,而黑色衣服的襯托下,她的皮膚白得耀目,美麗之中似乎更多了些風韻。我

紅著臉,不敢直視她的眼睛,靦腆地招呼說:「舅媽好!」她看出了我的拘謹,

輕輕拍一下我的肩膀,笑著說:「一年不見又長高了,成了英俊的大小夥子了呢

,怎麼還那麼害羞,到這裡就是到家了,樓上我還給你收拾了房間呢。」



我感激地跟著夏秋,走進舅舅家的院子,一顆枝幹茂密老香樟樹映入眼簾。

樹下輪椅上,一位滿頭銀髮的老奶奶,帶著花鏡看報紙。這便是夏秋的奶奶,她

衣著乾淨利落,慈眉善目,朝我笑著招呼,言語含混不清,但卻透著溫暖友善。

正對院門,便是舅舅家的兩層小樓。一樓有客廳、奶奶的臥室、廚房,一個樸實

的中年婦女正繫著花裙子在廚房忙碌,這是張媽。一樓還有一間大屋子,靠一面

牆擺了台寬大的跑步機,另一面牆,整面是一塊巨大的鏡子,正對著窗戶則是一

架黑色的鋼琴。夏秋說,這是她的健身房,她剛才跑步的。衛生間也在一樓,門

口便一道樓梯斜斜地通向二樓,燈光昏暗,窄窄的只夠一個人走。夏秋熱情地引

領我參觀,我跟在她身後,看著那纖細的腰肢下,黑色緊身短褲包著的雙臀,飽

滿、翹挺,隨著腳步踏上一級級樓梯,一扭一扭,下身不自覺地硬了。二樓靠近

樓梯口是書房,往裡一間小臥室,一張單人床上鋪著花格子床罩,花格子被子跌

得整整齊齊,一方小小的書桌,靠牆一面櫃子,便是我的房間了。書房對面的大

臥室,自然是舅舅、舅媽的愛巢,緊挨著一間小小的臥室,貼著卡通的壁紙,夏

秋說:「這是將來小寶寶的房間」,臉上泛起一抹緋紅。



舅舅下班後回來,張媽已備好豐盛的飯菜。一家人邊吃邊聊,氣氛熱烈。舅

舅、舅媽為我能考上水市最好的高中而高興,一個勁地誇獎我,鼓勵我。而夏秋

的欣賞的目光,更使我覺得非常陶醉和滿足。







(三)香閨秋色



夜裡安頓夏奶奶睡下後,張媽就回家了,我們也各自回房休息。現在,我的

夢中女神就在一步之遙的地方,與我只隔著兩扇門了。我躺在床上,白天的一切

浮現眼前。舅媽是那麼的美麗、善良、淡雅,像一朵潔白的百合花,又像一塊純

真無暇的水晶,她對我那麼好。我為自己那些不堪的想法而羞愧。我想著一定要

收收心,要用功學習,考上大學,將來報答她。



思緒無邊,不覺已夜闌更深。12點過了,我依然睡意全無,索性就想去書房

看看書。輕輕推門出去,一眼看到大臥室裡的門縫裡透出一絲光亮。他們還沒睡

啊,正想著,隱約傳來響動、嬉笑的聲音。來不及多想,我不自覺地脫了鞋,輕

輕走上前去,貼著門靜聽。「你討厭,弄得人家好癢啊」,夏秋的聲音,軟軟的

,糯糯的,帶著一點點的農村人常說的「浪」、「騷」。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胸

膛,屏住呼吸,繼續聽著,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



「小寶貝,小寶貝,快點站起來」,仍然是夏秋的聲音,帶著些俏皮。



「老公,我親親它吧」,還是夏秋。



接著是小貓舔舐漿糊一般的聲音,舅舅愈來愈粗重的喘息聲。



少頃,是「騰」的一聲,舅舅翻身的聲音,扯衣服,夏秋的嬌嗔聲「輕點,

弄疼人家了」。



「哦」夏秋的叫聲,輕輕的,綿綿的,又好像是長長舒了一口氣。然後是木

床的晃動,兩人的喘息聲。初三這一年,我也在同學的引領下,看過幾本黃色小

說,所以大致已經明白那一門之隔正在發生著什麼。



「哦……哦……」,夏秋的嬌喘已越來越大,越來越頻,壓住了舅舅粗重的

呼吸。



「老公,你好棒……」



「老公,你的棒棒好厲害啊……」



「老公,我下面緊嗎,熱嗎,你舒服嗎?」舅媽的話越來越多,門外的我耳

熱心跳,下面早已支起了帳篷。



「老公,別停啊,快點……快……」舅媽急促的叫著,床鋪加速搖動著,接

著是舅舅一聲粗重的「啊……啊……啊……」,一切嘎然而止。



前後也只兩三分鐘的功夫。



「怎麼停了呀,人家馬上就要到了」,夏秋的嬌嗔。



「唉」,舅舅一聲沈沈的歎息:「對不起,秋兒,這兩天太累了」。



「沒事的,老公今天已經很優秀了。你知道,我也不是那種慾望強烈的女人

」,夏秋的聲音斷斷續續,語氣卻是恢復了平靜和溫柔:「抱抱我吧」。



「咱們下去洗洗吧」,大約十分鐘的樣子,夏秋說。



「你去吧,我困了,秋兒」,舅舅慵懶地說。



「那好吧」,聽到夏秋起床、穿衣的聲音,我疾忙閃進旁邊的書房。



二樓沒有衛生間,這季節天氣還熱,大家起夜都到一樓的。夏秋的腳步聲消

失在樓梯盡頭,緩緩的,有些無力,我內心就湧上來莫名的疼惜。儘管我對男女

之事還不太懂,但也能感覺到夏秋的失落。另一方面,這個在我心中如此高潔、

幾乎一塵不染的女神,竟能發出發出這般淫蕩的叫聲,使我感到震撼,同時還夾

雜著一絲莫名的憤怒。年輕的身體中,我極力壓抑著的獸慾再次甦醒。



夜靜極了,舅舅的臥室裡傳來陣陣鼾聲。我不禁一絲厭惡,站到了二樓的梯

口,看著樓梯盡頭衛生間透出的光亮,聽著裡面傳來的嘩嘩的流水聲。我想像著

夏秋在裡面的樣子,她正脫光了身體在蓮蓬底下沖洗著,她也許忘記了關門。我

想到看過的黃色小說中的情景,我想衝下去……但我並沒有勇氣,我的女神一樣

的舅媽,我的照顧我如媽媽的舅媽,我的接納我走進這個家庭的舅媽,我不敢。

理智和情慾在激烈地搏鬥,腳步卻不聽大腦使喚,本能地挪下去,每一步都那麼

沈重。大約下到三分之一的地方,衛生間的門「咯吱」一聲開了。



我一下呆了,手足無措,原地站著不動。夏秋關了燈,低頭走上樓梯,我叫

了一聲:「舅媽」,喉嚨都是乾的。夏秋一驚:「小哲,你還沒睡?」



「我上廁所」,我掩飾著慌亂,假裝揉揉眼睛。



「哦」,夏秋低頭走上來。她穿著白色三角褲,似乎包不住飽滿的屁股,白

色背心裡,一對大乳房呼之欲出。我貼牆站著,給她讓道,卻暗裡將身子往前拱

著。夏秋側身走過,隔著薄薄的吊帶背心,那柔軟的碩大的乳房擦過我的胸部,

美妙極了。我的小弟弟頂得老高,堅硬如鐵,她一定感覺到了。她回頭看我一眼

,臉頰似乎紅了,一言不發,急急地往臥室走去。



走進衛生間,淋浴間裡瀰漫的蒸汽還沒有散去。在洗漱台下面,收納髒衣物

的籃子裡,我看到了一件純黑色的絲質內褲。拿起來,似乎還帶著一絲溫熱。細

細地看著,私密處有一些黏黏濕濕,還有一根蜷曲的淡黃色毛髮。那是夏秋的體

液,那是夏秋的陰毛!我激動得幾乎眩暈,貼在鼻子上,使勁地吮吸,一股騷騷

的味道。而不遠處的垃圾桶裡,我還有了新的發現--一隻粉紅色的避孕套,打

著結,裡面是乳白色的精液。天哪!這是剛剛進入過夏秋的身體的避孕套,它的

外壁上還留有夏秋的液體。我雙手發抖,觸摸著,然後解開那個結,倒處裡面的

精液,將避孕套翻轉過來,套在自己鐵忤般的小弟弟上,箍得生生的疼。



我顧不得對另一個男人的精液的厭惡,簡單洗了下外面,吸吮著夏秋的內褲

,便套弄起來了。其實根本不需要套弄,夏秋的影子在腦海裡一幕幕閃現,一股

股粘稠、滾燙的精液便噴薄而出。平靜下來後,我將套套也打了個結,丟進馬桶

裡。而那根陰毛,則小心翼翼地帶回去,夾在隨身帶的日記本裡。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人妻美玉鑽石項鏈
舅媽夏秋的出現,改變了我的一生。



那年我十七歲,讀初三。在那個偏遠的山村裡,逃學、打架、留級、割草、

放羊……無憂無慮地成長,健碩而樸實。到過的最遠的地方,是五十里外的小鎮

,我從未想過外面的世界。儘管我知道有個長我一輪的舅舅,碩士畢業在城裡的

大醫院上班。儘管鄉親們說起他時,總會流露著無比艷羨的神情,但他和外面的

世界,對少年的我來說都太遙遠、太抽像。



直到他帶回二十一歲的夏秋。







(一)驚鴻一瞥



秋日雨後,山裡的空氣格外清冽,天空一碧如洗。陽光也是清澈的,溫暖而

不張揚。村口的馬路上,早已圍攏了幾乎全村的男女老幼。一輛小汽車緩緩停下

,我那早已印象模糊的舅舅先出來,跑過去拉另一側的門把手。車門打開,一隻

細長的大紅高跟鞋慢慢探出來,露出一段蔥白般細膩、光潔、纖巧的腳踝,格外

耀目,接著一條潔白的玉腿輕輕地伸出來。



當夏秋在舅舅的攙扶下鑽出車門,笑意盈盈站在泥土未干的地上時,原本喧

鬧的人群瞬間安靜下來,我似乎聽到人們屏住呼吸的輕輕喘息。目光彙集處,是

夏秋一張俊俏的瓜子臉,她明眸皓齒,鼻樑秀挺,膚若凝脂,眉如彎月,目似點

漆。一頭飄逸的直髮,胸脯高聳,微微起伏,笑靨如花,羞怯地同大家打招呼。

而一襲合身的紅色旗袍,襯托出她高挑、窈窕的身姿,勾勒出絕細的腰身、柔媚

的曲線、微翹的臀部。旗袍開叉處,是她那白皙、修長、筆直的腿。秋日的陽光

灑在這纖纖的腿上,那淡淡的絨毛、淺藍色的血管似都若隱若現。蓮步輕移處,

更是搖曳生姿,就像是畫中走出的仙子。我看得呆了。晚熟的我,沈睡了十七年

的男性意識,第一次被如此清晰地激發了出來,從此竟不可遏制。



「哲娃子,愣著幹啥,快過來」,媽媽的叫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從村口到外

婆家還有一段小路,因為昨夜的雨,泥濘不堪,夏秋走不了這樣的路。而戴著眼

鏡的舅舅,站在將近一米七高的夏秋身邊,顯得那麼瘦弱而束手無策。好在前一

晚上大人們已料到這情況,商定由我背夏秋回家。鄉村的生活,孕育了我的魁梧

體格。而我又是這個家族裡唯一還未成年的晚輩男丁,這樣的安排算是合情合理

。我脫了鞋子交給鄰居的小孩,挽起褲腳,紅著臉走到夏秋身前,一聲不吭彎下

腰。夏秋爬上我的肩膀,雙手輕輕摟在我胸前。我直起身,看到舅舅投來感激、

鼓勵的目光,雙手向後搭在夏秋的屁股上,輕輕向上拖了拖,定了定微微發抖的

身體,深一腳淺一腳向泥濘裡走去。



夏秋柔軟、飽滿的胸脯自然貼在我的後背上,我的手也觸到她旗袍開叉處那

細膩、柔滑的皮膚。她渾身散發著溫熱、迷人的氣息,那對我,是一種無法形容

的,簡直攝魂奪魄的滋味。這是我第一次觸到陌生女人的肌膚,我的心咚咚地跳

得厲害,渾身大汗淋漓。夏秋可能覺得是我累了,輕輕在我耳邊說:「慢點走,

不急的」。她吐氣如蘭,一股淡淡的清香襲來,我恍若夢中,又口感舌燥,一句

話說不出來。我真盼望這段路永遠沒有盡頭才好。



放下夏秋時,她見我滿臉大汗,掏出一塊潔白的手帕給我擦拭,半是疼惜半

是嗔怪地對舅舅說:「看把孩子累的」。那手帕同樣散發著一股香氣,好聞極了

。我不好意思地本能躲閃了一下,又怕尷尬想圓個場似的,囁喏著說:「手帕好

香啊。」夏秋溫柔地笑笑說:「你喜歡就送給你吧」。我拿了手帕,害羞地跑開

。那是一塊潔白的方帕,繡著一池淡淡的秋水,兩隻鴛鴦嬉戲。



舅舅的整個婚禮,我都遠遠地躲著。我是如此渴望,又害怕看到夏秋的目光

。那天夜裡,我一直把手帕攤在自己臉上,聞著那淡淡的幽香,那是夏秋的味道

。好幾次醒來,第一反應都是找那手帕。也是那天夜裡,我第一次夢遺了。







(二)少年心事



再次見到夏秋,是在一年以後的秋天。



我從一個頑劣的鄉村野孩子,忽然就變成了發奮刻苦的少年,並且考上了水

市最好的重點高中--這是全鎮唯一的一個。沒有人知道這奇跡背後的秘密--

是夏秋,我的小舅媽。她為我懵懂的心靈打開了一扇窗戶,使我得窺外面世界的

美好,由此產生了強烈的嚮往,生發出超人的動力。



那一年的時光,我日思夜夢的幾乎都是夏秋。每個夜晚,她的美麗嬌嫩的面

孔、妖嬈的曲線、白皙修長的腿,都一遍遍在腦海裡浮現,那幽幽的體香彷彿還

聞得到,那肌膚的溫熱似乎還觸手可及,伴隨著的是小弟弟一次又一次的膨脹欲

裂、噴薄而出。但舅舅很少回家。那一年,外公、外婆相繼去世後,她們就更沒

再回來過。村裡人時常閒話,雖然夏秋只是舅舅醫院的護士,但她的爸爸曾在省

城做過很大的官,怎麼能看上村裡這些泥腿子,所以才不來往。鄉村少年的內心

,常常是自卑的,也是敏感的,何況是面對女神一般存在的舅媽。但我實在是太

想見到她了。我內心裡想,只要見到她,靠近她,我甘願做她的奴隸,甘願忍受

這世間的一切苦厄,包括她的鄙夷、不屑甚至辱罵。



「小哲來了,快進來!」夏秋拉開門,臉上掛著我夢見了千百次的盈盈笑意

,打消了我忐忑的心情。這座江邊的小城,九月初暑熱正酣。夏秋穿一件緊身的

黑色短褲,上身是一件黑色T恤,頭髮梳在後腦勺紮了起來。白皙的臉龐泛著紅

潤,緊身T恤包裹下的胸脯高聳,微微起伏。短褲下面一雙長腿更顯得纖細、筆

直,而黑色衣服的襯托下,她的皮膚白得耀目,美麗之中似乎更多了些風韻。我

紅著臉,不敢直視她的眼睛,靦腆地招呼說:「舅媽好!」她看出了我的拘謹,

輕輕拍一下我的肩膀,笑著說:「一年不見又長高了,成了英俊的大小夥子了呢

,怎麼還那麼害羞,到這裡就是到家了,樓上我還給你收拾了房間呢。」



我感激地跟著夏秋,走進舅舅家的院子,一顆枝幹茂密老香樟樹映入眼簾。

樹下輪椅上,一位滿頭銀髮的老奶奶,帶著花鏡看報紙。這便是夏秋的奶奶,她

衣著乾淨利落,慈眉善目,朝我笑著招呼,言語含混不清,但卻透著溫暖友善。

正對院門,便是舅舅家的兩層小樓。一樓有客廳、奶奶的臥室、廚房,一個樸實

的中年婦女正繫著花裙子在廚房忙碌,這是張媽。一樓還有一間大屋子,靠一面

牆擺了台寬大的跑步機,另一面牆,整面是一塊巨大的鏡子,正對著窗戶則是一

架黑色的鋼琴。夏秋說,這是她的健身房,她剛才跑步的。衛生間也在一樓,門

口便一道樓梯斜斜地通向二樓,燈光昏暗,窄窄的只夠一個人走。夏秋熱情地引

領我參觀,我跟在她身後,看著那纖細的腰肢下,黑色緊身短褲包著的雙臀,飽

滿、翹挺,隨著腳步踏上一級級樓梯,一扭一扭,下身不自覺地硬了。二樓靠近

樓梯口是書房,往裡一間小臥室,一張單人床上鋪著花格子床罩,花格子被子跌

得整整齊齊,一方小小的書桌,靠牆一面櫃子,便是我的房間了。書房對面的大

臥室,自然是舅舅、舅媽的愛巢,緊挨著一間小小的臥室,貼著卡通的壁紙,夏

秋說:「這是將來小寶寶的房間」,臉上泛起一抹緋紅。



舅舅下班後回來,張媽已備好豐盛的飯菜。一家人邊吃邊聊,氣氛熱烈。舅

舅、舅媽為我能考上水市最好的高中而高興,一個勁地誇獎我,鼓勵我。而夏秋

的欣賞的目光,更使我覺得非常陶醉和滿足。







(三)香閨秋色



夜裡安頓夏奶奶睡下後,張媽就回家了,我們也各自回房休息。現在,我的

夢中女神就在一步之遙的地方,與我只隔著兩扇門了。我躺在床上,白天的一切

浮現眼前。舅媽是那麼的美麗、善良、淡雅,像一朵潔白的百合花,又像一塊純

真無暇的水晶,她對我那麼好。我為自己那些不堪的想法而羞愧。我想著一定要

收收心,要用功學習,考上大學,將來報答她。



思緒無邊,不覺已夜闌更深。12點過了,我依然睡意全無,索性就想去書房

看看書。輕輕推門出去,一眼看到大臥室裡的門縫裡透出一絲光亮。他們還沒睡

啊,正想著,隱約傳來響動、嬉笑的聲音。來不及多想,我不自覺地脫了鞋,輕

輕走上前去,貼著門靜聽。「你討厭,弄得人家好癢啊」,夏秋的聲音,軟軟的

,糯糯的,帶著一點點的農村人常說的「浪」、「騷」。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胸

膛,屏住呼吸,繼續聽著,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



「小寶貝,小寶貝,快點站起來」,仍然是夏秋的聲音,帶著些俏皮。



「老公,我親親它吧」,還是夏秋。



接著是小貓舔舐漿糊一般的聲音,舅舅愈來愈粗重的喘息聲。



少頃,是「騰」的一聲,舅舅翻身的聲音,扯衣服,夏秋的嬌嗔聲「輕點,

弄疼人家了」。



「哦」夏秋的叫聲,輕輕的,綿綿的,又好像是長長舒了一口氣。然後是木

床的晃動,兩人的喘息聲。初三這一年,我也在同學的引領下,看過幾本黃色小

說,所以大致已經明白那一門之隔正在發生著什麼。



「哦……哦……」,夏秋的嬌喘已越來越大,越來越頻,壓住了舅舅粗重的

呼吸。



「老公,你好棒……」



「老公,你的棒棒好厲害啊……」



「老公,我下面緊嗎,熱嗎,你舒服嗎?」舅媽的話越來越多,門外的我耳

熱心跳,下面早已支起了帳篷。



「老公,別停啊,快點……快……」舅媽急促的叫著,床鋪加速搖動著,接

著是舅舅一聲粗重的「啊……啊……啊……」,一切嘎然而止。



前後也只兩三分鐘的功夫。



「怎麼停了呀,人家馬上就要到了」,夏秋的嬌嗔。



「唉」,舅舅一聲沈沈的歎息:「對不起,秋兒,這兩天太累了」。



「沒事的,老公今天已經很優秀了。你知道,我也不是那種慾望強烈的女人

」,夏秋的聲音斷斷續續,語氣卻是恢復了平靜和溫柔:「抱抱我吧」。



「咱們下去洗洗吧」,大約十分鐘的樣子,夏秋說。



「你去吧,我困了,秋兒」,舅舅慵懶地說。



「那好吧」,聽到夏秋起床、穿衣的聲音,我疾忙閃進旁邊的書房。



二樓沒有衛生間,這季節天氣還熱,大家起夜都到一樓的。夏秋的腳步聲消

失在樓梯盡頭,緩緩的,有些無力,我內心就湧上來莫名的疼惜。儘管我對男女

之事還不太懂,但也能感覺到夏秋的失落。另一方面,這個在我心中如此高潔、

幾乎一塵不染的女神,竟能發出發出這般淫蕩的叫聲,使我感到震撼,同時還夾

雜著一絲莫名的憤怒。年輕的身體中,我極力壓抑著的獸慾再次甦醒。



夜靜極了,舅舅的臥室裡傳來陣陣鼾聲。我不禁一絲厭惡,站到了二樓的梯

口,看著樓梯盡頭衛生間透出的光亮,聽著裡面傳來的嘩嘩的流水聲。我想像著

夏秋在裡面的樣子,她正脫光了身體在蓮蓬底下沖洗著,她也許忘記了關門。我

想到看過的黃色小說中的情景,我想衝下去……但我並沒有勇氣,我的女神一樣

的舅媽,我的照顧我如媽媽的舅媽,我的接納我走進這個家庭的舅媽,我不敢。

理智和情慾在激烈地搏鬥,腳步卻不聽大腦使喚,本能地挪下去,每一步都那麼

沈重。大約下到三分之一的地方,衛生間的門「咯吱」一聲開了。



我一下呆了,手足無措,原地站著不動。夏秋關了燈,低頭走上樓梯,我叫

了一聲:「舅媽」,喉嚨都是乾的。夏秋一驚:「小哲,你還沒睡?」



「我上廁所」,我掩飾著慌亂,假裝揉揉眼睛。



「哦」,夏秋低頭走上來。她穿著白色三角褲,似乎包不住飽滿的屁股,白

色背心裡,一對大乳房呼之欲出。我貼牆站著,給她讓道,卻暗裡將身子往前拱

著。夏秋側身走過,隔著薄薄的吊帶背心,那柔軟的碩大的乳房擦過我的胸部,

美妙極了。我的小弟弟頂得老高,堅硬如鐵,她一定感覺到了。她回頭看我一眼

,臉頰似乎紅了,一言不發,急急地往臥室走去。



走進衛生間,淋浴間裡瀰漫的蒸汽還沒有散去。在洗漱台下面,收納髒衣物

的籃子裡,我看到了一件純黑色的絲質內褲。拿起來,似乎還帶著一絲溫熱。細

細地看著,私密處有一些黏黏濕濕,還有一根蜷曲的淡黃色毛髮。那是夏秋的體

液,那是夏秋的陰毛!我激動得幾乎眩暈,貼在鼻子上,使勁地吮吸,一股騷騷

的味道。而不遠處的垃圾桶裡,我還有了新的發現--一隻粉紅色的避孕套,打

著結,裡面是乳白色的精液。天哪!這是剛剛進入過夏秋的身體的避孕套,它的

外壁上還留有夏秋的液體。我雙手發抖,觸摸著,然後解開那個結,倒處裡面的

精液,將避孕套翻轉過來,套在自己鐵忤般的小弟弟上,箍得生生的疼。



我顧不得對另一個男人的精液的厭惡,簡單洗了下外面,吸吮著夏秋的內褲

,便套弄起來了。其實根本不需要套弄,夏秋的影子在腦海裡一幕幕閃現,一股

股粘稠、滾燙的精液便噴薄而出。平靜下來後,我將套套也打了個結,丟進馬桶

裡。而那根陰毛,則小心翼翼地帶回去,夾在隨身帶的日記本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