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這應該算不上小說,就當一段小故事看看。



跟老婆結婚幾年,一直相安無事,那一陣子她家?出了一點事,老婆親弟自

小是個電單車迷,剛滿十八歲就急不及待買了一台,兩個月後不夠便出了意外,

當時老婆外家都很擔心,幸好沒生命,不過雙手就要打石膏。



住院的時候我跟老婆去探過他,精神還算可以,傷勢沒想像中嚴重,一向疼

愛弟弟的老婆算是放下心頭大石。



後來老婆告訴我她弟弟已經可以出院,我也沒有在意,隻是一星期後,老婆

突然問我,可否給弟弟來住一陣子。「當然可以,他還未能拆石膏吧?你不用上

班,讓弟弟來陪陪你也好的。」我沒有懷疑,答應下來。



接着一天兩手仍包着石膏的他就來了,我家?有兩間房,又未有孩子,正好

可以給他一間。之後三天都是沒有任何事發生,弟弟算是很健談,人也不錯,晚

飯要老婆喂食,我還笑他倆手足情深。



但晚上我洗澡時忽發奇想,弟弟連吃飯也不能,那洗澡和上廁所怎麽辦?這

時我還是好奇,并沒懷疑什麽,睡覺時直接問老婆,她有點支吾其詞,隻推說并

不是那麽嚴重,一個人也可以做到。但我想想,弟弟每天都是在我放工回家前就

洗好澡了,那到底是誰給他洗澡?



當然老婆是個正常女人,我不會相信她有亂倫傾向,更不會和親弟做什麽出

軌事,但始終是很好奇。



接着一天,我不厭其煩再問老婆,爲了讓我安心,老婆終於說真話了。



「是沒有洗澡,隻是抹抹身。」老婆平靜地說。我模拟包紮了石膏的手,老

婆臉有點紅,着我說:「男人就不要問這種。」



我一聽就知有古怪,男人才要問這種,在嚴刑逼供下,老婆才說了:「家?

就隻得我,當然是我做了。」



「你來?脫光給他抹?連下面也?」我瞪大眼,老婆敲我一下:「不要用這

種聲音,他是我親生弟弟,沒你想的那種!」



我仍是未能釋懷,雖說親生弟弟,但是個十八歲的大男人,而且老婆也隻得

二十七呀!



老婆知我在想什麽,十分尴尬的反生氣說:「人家弟弟出了意外那麽擔心,

你還在胡思亂想。」



不是胡思亂想吧,我戰戰兢兢地問:「那不會看到……吧?」



老婆有點老羞成怒的叫道:「都看到了!還摸過,你滿意啦!男人都是一樣

嘛,有什麽奇怪的?」



我突然心跳起來,想跟老婆說,不一樣的,男人是不一樣的。



可能老婆本身也很不好意思,這晚有點惱我,大家也沒在這話題下去。次日

回到公司,一整天都是想着家?的兩人,我知道他們不會出軌,但抹身或是上廁

時的情境,仍是覺得很不安。弟弟小便的時候,老婆不會給他拿出小弟弟,然後

眼睜睜地看着他撒尿吧?



那真是很刺激的情境,我覺得有必要證實我的想法,於是這天我向公司請了

半天假,決定提早回家來個突擊檢查!



(二)



回家途中,我一路想出各種藉口。我一向習慣在回家前都會打電話給老婆,

好讓她準備晚飯,但這天因爲是突擊,也要想可以怎樣解釋,後來終於決定說最

基本的大話——腹痛,於是特地回家休息。



來到家門,居然有捉奸的心情。我很愛我老婆,知道這樣想很不該,但實在

沒法釋懷,隻能對不起老婆一次。



進屋後,空無一人,下午的時間,也許老婆跟弟弟出去散步了。我有點失望

又有點放心,如果說兩人正在那回事,我今後也不知怎樣面對老婆。



在客廳呆了一會後,聽到門柄聲音,我立刻跳入廁所。可能因爲看到我的鞋

子,老婆敲打廁所的門問我:「你回來了嗎?」我答了聲是:「肚有點不舒服,

在公司上吐下瀉。」老婆立刻關心的說給我開藥,令我感到十分内疚。



從廁所出來後,老婆已經開好了藥,并問我怎麽不先打個電話,我推說打了

但沒人接,老婆沒有在意,還說可能剛出去了。



沒病也要吃藥,這時看到弟弟若無其事的坐在沙發上,還問我有沒好點,我

看兩人十分正常,也說自己想多了。



但到最終,這天老婆并沒跟弟弟抹身,我洗澡後扮作平淡的問:「要不要關

掉熱水爐?」老婆坐在主人房的睡床上,臉色很差,跟我說:「你今天提早回來

就是爲了這個吧?」



從她的語氣,我知道她又生氣了,隻有安慰幾句,老婆一時難忍情緒哭了出

來:「我這陣子壓力很大,你還要這樣想我,我就是偷人也不會偷自己弟弟!」



我知道她很委屈,隻有不斷道歉,兩口子聊了一陣,我發誓以後不再懷疑,

也不會再問。可是到了睡覺時候,老婆反而自己說了,她說不希望我亂想,說的

都是真話。



原來老婆每天下午四點都會給弟弟抹身,是上身下身的抹,當然包括男性器

官部份,老婆在這?故意略過,反倒我問得詳細:「是怎樣抹?」



「就是用毛巾抹呀!你弄斷雙手,我也可以給你抹。」老婆賭氣地說,顯然

她也很不想做這種事。



「那有沒用手提起?」我又心跳了,有一種刺激的感覺。



老婆這時好像有點認命了,知道不說個明白我不心死,隻有直說:「不提起

怎麽抹啊?」原來老婆昨天說的都是真的,她每天都給弟弟抹小弟弟。



我再問:「那他有沒……那個?」



老婆歎了一口氣,責罵我的心理有問題:「沒有你變态。」



我對這個答案很不滿,有就有,沒就沒,跟變态有什麽關系?弟弟今年十八

歲,雙手不能用,又沒女朋友,有生理反應有多奇?



老婆不敢望向我,眼神閃縮的說了聲:「有時會有。」這個答案令我腦門一

暈,一對姐弟在一間屋,姐姐提起弟弟勃起的陽具,會有什麽事情發生?



老婆的答案是什麽也沒有,兩人幾乎完全沒就這件事開口,老婆默默的抹,

弟弟也一聲不響,抹乾淨就穿上衣服,一句也不會提。



我目瞪口呆,很難聯想當時的情況,我本身是獨生子,不知道姐弟間是否真

有亂倫的想法,隻能說弟弟會勃起,已經是一定對老婆有某些想法了。



老婆後來更說,弟弟出院後在家?住了一星期,突然搬到我家暫住,原來亦

是因爲勃起。



「那天我回娘家探他們,發覺媽媽悶悶不樂的,以爲發生什麽事,追問她也

不肯說,後來弟弟不好意思的告訴我,媽媽替他抹身時不小心有了反應,令她老

人家十分難受。要知道是親生兒子啊,誰可以忍受這種難堪?」老婆幽幽的說。



原來連嶽母大人也不放過嗎?這小弟弟……



(三)



老婆見我一臉沉思,知我又在想肮髒事,生氣地打我大腿:「你亂想什麽?



那個是我媽呀!」



我雪雪呼痛,表情無奈地呼冤說:「哪?關我事?現在對着嶽母大人勃起的

又不是我!」



「你還在說!」老婆面紅的扭我耳朵,從那嬌憨樣子,我猜想氣已經下得差

不多,一個翻手,順勢摟着她的奶子,急色地問:「老婆,你那個完了沒有?」



老婆哼着小嘴不理我,說:「早來完了,自己老婆的經期也不知道。」



我笑嘻嘻的裝瘋賣傻,像個無恥狂徒般要把老婆剝光就地正法,老婆反抗着

說:「不要,家?有人呀!」



我滿肚子不滿:「怕什麽?都是一家人,沒理由在自己家和自己老婆親熱都

要顧忌吧?」



老婆扭着我耳朵說:「你就不會替别人想想,不知道給弟弟聽到很難爲情的

嗎?」



我以男人身份理所當然的說:「也對,萬一他對親姐有遐想就慘了,要知道

雙手不能用,應該快谷爆了吧?」



老婆聽到我又把語題繞到那事上,責罵我說:「就說别人沒有你下流,告訴

你,兄弟姐妹是不會有那種想法的,我在弟弟眼中就隻是姐姐,自小一起長大,

是不可能有那回事。」



我不想再觸怒老婆,隻有順從她說:「好吧,是我最下流賤格,污辱了你倆

的純真姐弟情,就是你弟弟的大雞巴硬了脹了,也隻是正常的生理反應,絕對沒

有半點其它思想。」



老婆滿意地回答:「你知道就好。我們是姐弟,就算他脫光了,那個東西在

我眼?亦隻是一個器官,跟頭手腳是沒分别的。」



可是我卻在字眼上跟老婆斟酌:「我說大雞巴你沒有反對,難道他的雞巴真

的很大?」



老婆家族都是屬於高頭大馬,而且弟弟更是身體健碩,會長得一條大雞巴毫

不稀奇。老婆知道無論解釋了多少遍,我仍舊是思想腐敗,動氣之餘,也不肯再

在這話題上多說半句:「你再說這些,夫妻也沒情講,我立刻搬回娘家住!」



我立刻投降:「好吧,好吧,不說就不說,我尊重老婆,也相信老婆,那給

老公一點點獎勵可以嘛!」



老婆看我嘻皮笑臉,氣也氣不上來,加上兩夫妻自弟弟搬過來後也久未有房

事,說實在老婆也憋慌了,唯唯諾諾的給我脫光,叮囑我定要小力小聲,才準我

一桿進洞。



經過老婆解釋,往後的日子我已沒有多想,正如老婆所說,她就是要偷也不

會偷自己弟弟,亂倫這種事,是沒理由發生在妻子的身上。



可是就在我決定不再亂想,以免傷了夫妻感情的時候,事情又出現了戲劇性

的變化。那天是星期天,我不用上班,想着逗逗妻子,打算特地早起煮個愛心早

餐給她驚喜,沒想到起床時已經不見了枕邊人。



「老婆?」我奇怪的從房間步出,這時候走廊有點聲音,剛巧妻子也是從弟

弟的鄰房出來,隻見她臉色绯紅,看到我在門外亦是一臉愕然,像是有些慌亂的

樣子:「這麽早起床啊?」



妻子一向大方得體,少有此表情,我心?一陣疑惑,同時間鼻頭傳來一陣濃

烈氣味,身爲男人的我對這種獨特氣味熟悉不已,因爲那顯然是精液的氣味。



(四)



我心房抖了一震,我想沒有一個男人能對此情況從容而對,老婆的表情很尴

尬,像是面對着一種十分難堪的事情。我倆目光一碰,她立刻閃過,低下頭說:

「我去做早飯。」說完老婆就向廚房走去。



這時候我發覺她手上拿着什麽布料物體,似乎是一條男人的……内褲。我沒

有追上去,反而推門看看?面情況,隻見弟弟已經起床,大半個身子蓋上被鋪,

他的表情跟老婆同樣尴尬,隻懂慌張的向我說了聲「姐夫早晨」。



我心一沉,這陣子天氣不冷,幹麽要蓋成這樣?再想想老婆剛才手上拿的内

褲,這小子現在分明是光着下體。孤男寡女在一房間?又要脫褲又有精液氣味,

事情已經十分明顯,我是很愛我的老婆,但到了證據确鑿的時候,實在沒法說什

麽可以令自己釋懷的說話。



我不響一聲用力關上房門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睡房,心?很亂,捉奸在床最

難面對的原來不是奸夫淫婦,而是愛她的丈夫。我不知可以跟老婆再說什麽,你

說要信的我信了,要支持的我也支持了,卻換來如此收人心痛的結果。



接下來應該怎樣做,大吼質問他們怎麽這樣不知羞恥嗎?還是直接跟老婆攤

牌離婚?對一個男人來說這是羞辱的時間,我緊握着拳頭,心情糾結得很,我不

知是否每個男人在看到妻子跟别人有染時都是如此反應,更無法在這種情況裝起

冷靜。



我在床上坐了一段時間,咬牙切齒之餘亦覺得無比傷心,最心愛的妻子出軌

了,對手還要是親弟,就正如她日前所說,就是偷人也不應偷自己人,更不應在

自己的家?。



大約過了半小時吧,期間老婆沒有進來,弟弟也沒有主動過來解釋事情,兩

個被撞破奸情的男女都彷彿沒有面目再見我。然後到了按捺不住的時候,我奮然

站起,想着聽聽他們有什麽話說,打開房門,卻見到老婆已經站在門外。



她的臉色同樣很差,好像十分生氣,率先開口質問我說:「你這個表情算是

什麽?」我很難想像一個人在做錯事後竟能這樣惡人先告狀,我算是什麽?應該

是你算是什麽吧?



老婆哼了一聲,動怒地把手上的男裝内褲抛向我,是一條濕漉漉的内褲,?

面都是半乾的精液。我不知道妻子怎可以這樣無恥,居然把奸夫留下的證物抛到

老公的面前,我剛想發難,老婆已經反問說:「你一定以爲我們做了對不起你的

事情吧?如果做了,那些東西就不會都在?面!」



我呆了一呆,沒料到老婆的回答會是如此。她忍着快要滴下的淚水咽嗚說:

「你根本就一點都不信任我,結婚幾年了,我什麽時候有跟别人亂搞?怎麽我的

老公卻會認爲我亂倫!」



老婆的說話令我無從反駁,從拍拖到結婚,她的确是個賢慧的妻子,如果不

是今日人贓俱獲,我也是不會相信她會做出這種敗德的事。



「那是他睡覺時射出來的。」老婆解釋道:「弟弟的睡姿很不好,我今天早

起,習慣地過去看看,看到他把被子都踢到地上,想着替他拾起,卻嗅到一陣很

奇怪的氣味,再看到他褲子濕了一片,才知道……」



「你說弟弟夢遺?」我對這答案大呼意外,老婆點點頭:「剛好這時候他也

醒了,很不好意思的。我雖然也十分尴尬,但總不能這樣不理,隻有替他更換褲

子,沒想到就被你撞見了。」



說着,老婆的态度倔強起來:「我知道現在說什麽也沒用,是跳進黃河洗不

清,反正你要信就信,不信就不信,要離婚怎樣都可以。」



「老婆……」



(五)



*********************************

這樣的一篇平淡短文,居然得到不少院友的關注,令小弟受寵若驚,抱歉因

爲時間問題,我每篇都隻能寫很短,大家就當是報章上的連載文章看吧!



至於肉戲方面,我可以保證有某種春色情節,但因爲題目是疑似出軌,所以

不一定會有明刀明槍的床戲,我希望有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至於日後會否

發展成《老婆出軌的經驗》,那就是後話了。

*********************************



妻子的解釋合情合理,叫我再沒反駁餘地。說到底我也不相信老婆會幹出這

樣的事來,現在知道是一場誤會,也總算是最理想的結果。老婆盯着我眼睛,賭

氣地問道:「怎樣?還有沒什麽要我給你解釋的?」



出軌對一個貞潔女人來說是種侮辱,亂倫更是道德之不容,我把這兩條罪名

冤枉妻子,實在是貶低了她的人格,我知道自己過於沖動,慚愧地向妻子道歉:

「對不起,是我一時沖動。」



老婆倒也深明大義,沒有跟我這莽夫計較,看我肯主動認錯,也沒把責任都

怪到我的頭上:「算了吧,避嫌是夫妻之間基本的道理,我明知你多想也沒有避

諱,我也有不對。這種情況會誤會是人之常情,換了是我也一定會懷疑你。」



「謝謝你,老婆,我發誓不會再亂想。」我牢牢地抱着妻子,她知道事過境

遷,心情也松下了,臉上一紅說:「沒事就出來吃早餐吧,煮好了你又不來,都

冷掉了。」



我親一親妻子的上額,随着她來到飯廳,本打算跟弟弟說聲抱歉,老婆卻告

訴我他剛剛已經回家去了。



「弟弟回家了?」我有點吃驚,老婆點頭說:「今天發生這樣的事,小光也

不好意思再打擾我們,說不希望因爲自己而令我倆有什麽誤會。他本來想跟你說

一聲,但又怕你心情煩躁,隻好先不辭而别。」



小光是弟弟的名字,小男孩長得高大魁梧,比身材高挑的老婆還要高上一個

頭,隻是在妻子眼中,弟弟就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總愛在名字前加個小字。



我聽了十分愧疚,自己的魯莽把受傷的小舅趕走了,心?一陣難過,問道:

「他一個人可以回去嗎?手還是不能動吧?你怎麽不送他?」



老婆白了我一眼,再次諷刺老公的小器:「如果連我也走了,留在這?的那

個人豈不是更抓狂,以爲奸夫淫婦一起私奔了!」



我自知錯怪好人,隻有低頭不語。妻子氣下了一點,默默說:「他到下面乘

計程車,我也打了電話給媽媽到家?樓下接他,十八歲的大男孩了,總不會就這

樣死在街頭。」



我仍是感到懊悔,同時也感動於老婆爲了怕我誤會而放棄照顧受傷親人的決

定,我知道她真的很在乎我倆的婚姻,也很在乎我的心情。思前想後,我向妻子

提議說:「老婆,今天星期天,不如今晚去你家吃晚飯?」



老婆表情愕然,我繼續說:「我知道剛才令大家很尴尬,也不希望就這樣跟

你弟弟有什麽誤會,想親自向他道歉,反正我也有很久沒探望嶽父嶽母,就當是

陪你回娘家吃頓飯吧!」



妻子聽我是誠心認錯,眼?有點感動,反過來着我說:「你也不用太怪責自

己,其實剛才小光也很不好意思,雖然說是親姐,但被看到……射出那些,始終

是很難爲情的,他在這?待不下去也不是完全因爲你。」



我拍拍心口說:「無論如何,男人做錯事就要承擔,我不親自跟他道個歉,

心始終放不下來。」



老婆露出歡喜表情點點頭,女人的念親心較男人重,即使出嫁了,也會想定

時探望家人,現在由作爲丈夫的我主動提出,自是喜出望外。



早飯後老婆立刻緻電娘家,嶽母聽了當然是大表歡迎,并說要親自下廚煮兩

味拿手小菜來招呼我倆。



於是到了傍晚,兩口子便恩愛地回去老婆娘家,兩個家庭距離不遠,不消一

小時來到家前,出來迎門的是老婆妹妹。小妮子名爲翠華,年方十六,是家中年

紀最小,有着一般麽女的特徵:活躍可愛,性格樂觀,總喜歡親暱的叫我姐夫,

是家?的寶貝兒。



「姐姐!姐夫!」小姨帶着親切笑容替我倆開門,前陣子因爲考試忙碌,每

次看到她總是愁苦着臉的,今天笑靥爛漫,想來在早前的小考中一定取得了上佳

成績。



進門後我倆也立刻看到弟弟,隻見坐在沙發上的他笑容仍是有點生澀,特别

是看到妻子時立刻滿面通紅,也許正如老婆所說,即使是親生姐姐,被看到一褲

都是精液,還是會感到羞愧吧!



我以姐夫的長輩身份拍拍小夥子的肩,笑了一笑,在衆人面前也不好說明發

生了什麽,總之男人之間,有什麽事心照便可。



晚飯時大家圍在餐桌旁,吃着嶽母娘的拿手小菜,一家人樂也融融。這時候

小姨突然問道:「二哥你搬回來住嗎?」弟弟靦腆地說:「打擾了大姐那麽久,

我也不好意思,而且電腦功課都在家?,還是回來方便一點。」



小姨像個大人似的點頭說:「也對,打擾人家始終是不好的,那就讓你的好

妹妹來照顧你吧,前陣子我考試沒時間,現在沒問題了。」



嶽母教訓般道:「你這小女孩可以嗎?照顧病人可不是那麽簡單,連大小二

便的厭惡性工作也要做的。」



小姨胸有成竹的說:「沒問題,媽你也知我的志願是看護,不就當作是實習

機會,而且二哥是我親人,看看他的尿和屎也沒關系啦!」



大家對麽女的口不擇言都感到尴尬,嶽父搖頭說:「吃飯時不要說噁心的東

西。」倒是小姨全沒在意,還挾起菜喂給弟弟吃:「反正在二哥康複前,我就是

他姐姐了,有什麽都要聽我的。張口吧,好弟弟。」



我對小姨的過份開朗沒有話說,而坐在旁邊的老婆亦是滿臉通紅,大概想提

醒麽妹:你看到的将不隻屎和尿,還會有男人腥臭的精液和一根粗壯的雞巴。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爽幹嗲聲美女馮媛甄
(一)



這應該算不上小說,就當一段小故事看看。



跟老婆結婚幾年,一直相安無事,那一陣子她家?出了一點事,老婆親弟自

小是個電單車迷,剛滿十八歲就急不及待買了一台,兩個月後不夠便出了意外,

當時老婆外家都很擔心,幸好沒生命,不過雙手就要打石膏。



住院的時候我跟老婆去探過他,精神還算可以,傷勢沒想像中嚴重,一向疼

愛弟弟的老婆算是放下心頭大石。



後來老婆告訴我她弟弟已經可以出院,我也沒有在意,隻是一星期後,老婆

突然問我,可否給弟弟來住一陣子。「當然可以,他還未能拆石膏吧?你不用上

班,讓弟弟來陪陪你也好的。」我沒有懷疑,答應下來。



接着一天兩手仍包着石膏的他就來了,我家?有兩間房,又未有孩子,正好

可以給他一間。之後三天都是沒有任何事發生,弟弟算是很健談,人也不錯,晚

飯要老婆喂食,我還笑他倆手足情深。



但晚上我洗澡時忽發奇想,弟弟連吃飯也不能,那洗澡和上廁所怎麽辦?這

時我還是好奇,并沒懷疑什麽,睡覺時直接問老婆,她有點支吾其詞,隻推說并

不是那麽嚴重,一個人也可以做到。但我想想,弟弟每天都是在我放工回家前就

洗好澡了,那到底是誰給他洗澡?



當然老婆是個正常女人,我不會相信她有亂倫傾向,更不會和親弟做什麽出

軌事,但始終是很好奇。



接着一天,我不厭其煩再問老婆,爲了讓我安心,老婆終於說真話了。



「是沒有洗澡,隻是抹抹身。」老婆平靜地說。我模拟包紮了石膏的手,老

婆臉有點紅,着我說:「男人就不要問這種。」



我一聽就知有古怪,男人才要問這種,在嚴刑逼供下,老婆才說了:「家?

就隻得我,當然是我做了。」



「你來?脫光給他抹?連下面也?」我瞪大眼,老婆敲我一下:「不要用這

種聲音,他是我親生弟弟,沒你想的那種!」



我仍是未能釋懷,雖說親生弟弟,但是個十八歲的大男人,而且老婆也隻得

二十七呀!



老婆知我在想什麽,十分尴尬的反生氣說:「人家弟弟出了意外那麽擔心,

你還在胡思亂想。」



不是胡思亂想吧,我戰戰兢兢地問:「那不會看到……吧?」



老婆有點老羞成怒的叫道:「都看到了!還摸過,你滿意啦!男人都是一樣

嘛,有什麽奇怪的?」



我突然心跳起來,想跟老婆說,不一樣的,男人是不一樣的。



可能老婆本身也很不好意思,這晚有點惱我,大家也沒在這話題下去。次日

回到公司,一整天都是想着家?的兩人,我知道他們不會出軌,但抹身或是上廁

時的情境,仍是覺得很不安。弟弟小便的時候,老婆不會給他拿出小弟弟,然後

眼睜睜地看着他撒尿吧?



那真是很刺激的情境,我覺得有必要證實我的想法,於是這天我向公司請了

半天假,決定提早回家來個突擊檢查!



(二)



回家途中,我一路想出各種藉口。我一向習慣在回家前都會打電話給老婆,

好讓她準備晚飯,但這天因爲是突擊,也要想可以怎樣解釋,後來終於決定說最

基本的大話——腹痛,於是特地回家休息。



來到家門,居然有捉奸的心情。我很愛我老婆,知道這樣想很不該,但實在

沒法釋懷,隻能對不起老婆一次。



進屋後,空無一人,下午的時間,也許老婆跟弟弟出去散步了。我有點失望

又有點放心,如果說兩人正在那回事,我今後也不知怎樣面對老婆。



在客廳呆了一會後,聽到門柄聲音,我立刻跳入廁所。可能因爲看到我的鞋

子,老婆敲打廁所的門問我:「你回來了嗎?」我答了聲是:「肚有點不舒服,

在公司上吐下瀉。」老婆立刻關心的說給我開藥,令我感到十分内疚。



從廁所出來後,老婆已經開好了藥,并問我怎麽不先打個電話,我推說打了

但沒人接,老婆沒有在意,還說可能剛出去了。



沒病也要吃藥,這時看到弟弟若無其事的坐在沙發上,還問我有沒好點,我

看兩人十分正常,也說自己想多了。



但到最終,這天老婆并沒跟弟弟抹身,我洗澡後扮作平淡的問:「要不要關

掉熱水爐?」老婆坐在主人房的睡床上,臉色很差,跟我說:「你今天提早回來

就是爲了這個吧?」



從她的語氣,我知道她又生氣了,隻有安慰幾句,老婆一時難忍情緒哭了出

來:「我這陣子壓力很大,你還要這樣想我,我就是偷人也不會偷自己弟弟!」



我知道她很委屈,隻有不斷道歉,兩口子聊了一陣,我發誓以後不再懷疑,

也不會再問。可是到了睡覺時候,老婆反而自己說了,她說不希望我亂想,說的

都是真話。



原來老婆每天下午四點都會給弟弟抹身,是上身下身的抹,當然包括男性器

官部份,老婆在這?故意略過,反倒我問得詳細:「是怎樣抹?」



「就是用毛巾抹呀!你弄斷雙手,我也可以給你抹。」老婆賭氣地說,顯然

她也很不想做這種事。



「那有沒用手提起?」我又心跳了,有一種刺激的感覺。



老婆這時好像有點認命了,知道不說個明白我不心死,隻有直說:「不提起

怎麽抹啊?」原來老婆昨天說的都是真的,她每天都給弟弟抹小弟弟。



我再問:「那他有沒……那個?」



老婆歎了一口氣,責罵我的心理有問題:「沒有你變态。」



我對這個答案很不滿,有就有,沒就沒,跟變态有什麽關系?弟弟今年十八

歲,雙手不能用,又沒女朋友,有生理反應有多奇?



老婆不敢望向我,眼神閃縮的說了聲:「有時會有。」這個答案令我腦門一

暈,一對姐弟在一間屋,姐姐提起弟弟勃起的陽具,會有什麽事情發生?



老婆的答案是什麽也沒有,兩人幾乎完全沒就這件事開口,老婆默默的抹,

弟弟也一聲不響,抹乾淨就穿上衣服,一句也不會提。



我目瞪口呆,很難聯想當時的情況,我本身是獨生子,不知道姐弟間是否真

有亂倫的想法,隻能說弟弟會勃起,已經是一定對老婆有某些想法了。



老婆後來更說,弟弟出院後在家?住了一星期,突然搬到我家暫住,原來亦

是因爲勃起。



「那天我回娘家探他們,發覺媽媽悶悶不樂的,以爲發生什麽事,追問她也

不肯說,後來弟弟不好意思的告訴我,媽媽替他抹身時不小心有了反應,令她老

人家十分難受。要知道是親生兒子啊,誰可以忍受這種難堪?」老婆幽幽的說。



原來連嶽母大人也不放過嗎?這小弟弟……



(三)



老婆見我一臉沉思,知我又在想肮髒事,生氣地打我大腿:「你亂想什麽?



那個是我媽呀!」



我雪雪呼痛,表情無奈地呼冤說:「哪?關我事?現在對着嶽母大人勃起的

又不是我!」



「你還在說!」老婆面紅的扭我耳朵,從那嬌憨樣子,我猜想氣已經下得差

不多,一個翻手,順勢摟着她的奶子,急色地問:「老婆,你那個完了沒有?」



老婆哼着小嘴不理我,說:「早來完了,自己老婆的經期也不知道。」



我笑嘻嘻的裝瘋賣傻,像個無恥狂徒般要把老婆剝光就地正法,老婆反抗着

說:「不要,家?有人呀!」



我滿肚子不滿:「怕什麽?都是一家人,沒理由在自己家和自己老婆親熱都

要顧忌吧?」



老婆扭着我耳朵說:「你就不會替别人想想,不知道給弟弟聽到很難爲情的

嗎?」



我以男人身份理所當然的說:「也對,萬一他對親姐有遐想就慘了,要知道

雙手不能用,應該快谷爆了吧?」



老婆聽到我又把語題繞到那事上,責罵我說:「就說别人沒有你下流,告訴

你,兄弟姐妹是不會有那種想法的,我在弟弟眼中就隻是姐姐,自小一起長大,

是不可能有那回事。」



我不想再觸怒老婆,隻有順從她說:「好吧,是我最下流賤格,污辱了你倆

的純真姐弟情,就是你弟弟的大雞巴硬了脹了,也隻是正常的生理反應,絕對沒

有半點其它思想。」



老婆滿意地回答:「你知道就好。我們是姐弟,就算他脫光了,那個東西在

我眼?亦隻是一個器官,跟頭手腳是沒分别的。」



可是我卻在字眼上跟老婆斟酌:「我說大雞巴你沒有反對,難道他的雞巴真

的很大?」



老婆家族都是屬於高頭大馬,而且弟弟更是身體健碩,會長得一條大雞巴毫

不稀奇。老婆知道無論解釋了多少遍,我仍舊是思想腐敗,動氣之餘,也不肯再

在這話題上多說半句:「你再說這些,夫妻也沒情講,我立刻搬回娘家住!」



我立刻投降:「好吧,好吧,不說就不說,我尊重老婆,也相信老婆,那給

老公一點點獎勵可以嘛!」



老婆看我嘻皮笑臉,氣也氣不上來,加上兩夫妻自弟弟搬過來後也久未有房

事,說實在老婆也憋慌了,唯唯諾諾的給我脫光,叮囑我定要小力小聲,才準我

一桿進洞。



經過老婆解釋,往後的日子我已沒有多想,正如老婆所說,她就是要偷也不

會偷自己弟弟,亂倫這種事,是沒理由發生在妻子的身上。



可是就在我決定不再亂想,以免傷了夫妻感情的時候,事情又出現了戲劇性

的變化。那天是星期天,我不用上班,想着逗逗妻子,打算特地早起煮個愛心早

餐給她驚喜,沒想到起床時已經不見了枕邊人。



「老婆?」我奇怪的從房間步出,這時候走廊有點聲音,剛巧妻子也是從弟

弟的鄰房出來,隻見她臉色绯紅,看到我在門外亦是一臉愕然,像是有些慌亂的

樣子:「這麽早起床啊?」



妻子一向大方得體,少有此表情,我心?一陣疑惑,同時間鼻頭傳來一陣濃

烈氣味,身爲男人的我對這種獨特氣味熟悉不已,因爲那顯然是精液的氣味。



(四)



我心房抖了一震,我想沒有一個男人能對此情況從容而對,老婆的表情很尴

尬,像是面對着一種十分難堪的事情。我倆目光一碰,她立刻閃過,低下頭說:

「我去做早飯。」說完老婆就向廚房走去。



這時候我發覺她手上拿着什麽布料物體,似乎是一條男人的……内褲。我沒

有追上去,反而推門看看?面情況,隻見弟弟已經起床,大半個身子蓋上被鋪,

他的表情跟老婆同樣尴尬,隻懂慌張的向我說了聲「姐夫早晨」。



我心一沉,這陣子天氣不冷,幹麽要蓋成這樣?再想想老婆剛才手上拿的内

褲,這小子現在分明是光着下體。孤男寡女在一房間?又要脫褲又有精液氣味,

事情已經十分明顯,我是很愛我的老婆,但到了證據确鑿的時候,實在沒法說什

麽可以令自己釋懷的說話。



我不響一聲用力關上房門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睡房,心?很亂,捉奸在床最

難面對的原來不是奸夫淫婦,而是愛她的丈夫。我不知可以跟老婆再說什麽,你

說要信的我信了,要支持的我也支持了,卻換來如此收人心痛的結果。



接下來應該怎樣做,大吼質問他們怎麽這樣不知羞恥嗎?還是直接跟老婆攤

牌離婚?對一個男人來說這是羞辱的時間,我緊握着拳頭,心情糾結得很,我不

知是否每個男人在看到妻子跟别人有染時都是如此反應,更無法在這種情況裝起

冷靜。



我在床上坐了一段時間,咬牙切齒之餘亦覺得無比傷心,最心愛的妻子出軌

了,對手還要是親弟,就正如她日前所說,就是偷人也不應偷自己人,更不應在

自己的家?。



大約過了半小時吧,期間老婆沒有進來,弟弟也沒有主動過來解釋事情,兩

個被撞破奸情的男女都彷彿沒有面目再見我。然後到了按捺不住的時候,我奮然

站起,想着聽聽他們有什麽話說,打開房門,卻見到老婆已經站在門外。



她的臉色同樣很差,好像十分生氣,率先開口質問我說:「你這個表情算是

什麽?」我很難想像一個人在做錯事後竟能這樣惡人先告狀,我算是什麽?應該

是你算是什麽吧?



老婆哼了一聲,動怒地把手上的男裝内褲抛向我,是一條濕漉漉的内褲,?

面都是半乾的精液。我不知道妻子怎可以這樣無恥,居然把奸夫留下的證物抛到

老公的面前,我剛想發難,老婆已經反問說:「你一定以爲我們做了對不起你的

事情吧?如果做了,那些東西就不會都在?面!」



我呆了一呆,沒料到老婆的回答會是如此。她忍着快要滴下的淚水咽嗚說:

「你根本就一點都不信任我,結婚幾年了,我什麽時候有跟别人亂搞?怎麽我的

老公卻會認爲我亂倫!」



老婆的說話令我無從反駁,從拍拖到結婚,她的确是個賢慧的妻子,如果不

是今日人贓俱獲,我也是不會相信她會做出這種敗德的事。



「那是他睡覺時射出來的。」老婆解釋道:「弟弟的睡姿很不好,我今天早

起,習慣地過去看看,看到他把被子都踢到地上,想着替他拾起,卻嗅到一陣很

奇怪的氣味,再看到他褲子濕了一片,才知道……」



「你說弟弟夢遺?」我對這答案大呼意外,老婆點點頭:「剛好這時候他也

醒了,很不好意思的。我雖然也十分尴尬,但總不能這樣不理,隻有替他更換褲

子,沒想到就被你撞見了。」



說着,老婆的态度倔強起來:「我知道現在說什麽也沒用,是跳進黃河洗不

清,反正你要信就信,不信就不信,要離婚怎樣都可以。」



「老婆……」



(五)



*********************************

這樣的一篇平淡短文,居然得到不少院友的關注,令小弟受寵若驚,抱歉因

爲時間問題,我每篇都隻能寫很短,大家就當是報章上的連載文章看吧!



至於肉戲方面,我可以保證有某種春色情節,但因爲題目是疑似出軌,所以

不一定會有明刀明槍的床戲,我希望有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至於日後會否

發展成《老婆出軌的經驗》,那就是後話了。

*********************************



妻子的解釋合情合理,叫我再沒反駁餘地。說到底我也不相信老婆會幹出這

樣的事來,現在知道是一場誤會,也總算是最理想的結果。老婆盯着我眼睛,賭

氣地問道:「怎樣?還有沒什麽要我給你解釋的?」



出軌對一個貞潔女人來說是種侮辱,亂倫更是道德之不容,我把這兩條罪名

冤枉妻子,實在是貶低了她的人格,我知道自己過於沖動,慚愧地向妻子道歉:

「對不起,是我一時沖動。」



老婆倒也深明大義,沒有跟我這莽夫計較,看我肯主動認錯,也沒把責任都

怪到我的頭上:「算了吧,避嫌是夫妻之間基本的道理,我明知你多想也沒有避

諱,我也有不對。這種情況會誤會是人之常情,換了是我也一定會懷疑你。」



「謝謝你,老婆,我發誓不會再亂想。」我牢牢地抱着妻子,她知道事過境

遷,心情也松下了,臉上一紅說:「沒事就出來吃早餐吧,煮好了你又不來,都

冷掉了。」



我親一親妻子的上額,随着她來到飯廳,本打算跟弟弟說聲抱歉,老婆卻告

訴我他剛剛已經回家去了。



「弟弟回家了?」我有點吃驚,老婆點頭說:「今天發生這樣的事,小光也

不好意思再打擾我們,說不希望因爲自己而令我倆有什麽誤會。他本來想跟你說

一聲,但又怕你心情煩躁,隻好先不辭而别。」



小光是弟弟的名字,小男孩長得高大魁梧,比身材高挑的老婆還要高上一個

頭,隻是在妻子眼中,弟弟就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總愛在名字前加個小字。



我聽了十分愧疚,自己的魯莽把受傷的小舅趕走了,心?一陣難過,問道:

「他一個人可以回去嗎?手還是不能動吧?你怎麽不送他?」



老婆白了我一眼,再次諷刺老公的小器:「如果連我也走了,留在這?的那

個人豈不是更抓狂,以爲奸夫淫婦一起私奔了!」



我自知錯怪好人,隻有低頭不語。妻子氣下了一點,默默說:「他到下面乘

計程車,我也打了電話給媽媽到家?樓下接他,十八歲的大男孩了,總不會就這

樣死在街頭。」



我仍是感到懊悔,同時也感動於老婆爲了怕我誤會而放棄照顧受傷親人的決

定,我知道她真的很在乎我倆的婚姻,也很在乎我的心情。思前想後,我向妻子

提議說:「老婆,今天星期天,不如今晚去你家吃晚飯?」



老婆表情愕然,我繼續說:「我知道剛才令大家很尴尬,也不希望就這樣跟

你弟弟有什麽誤會,想親自向他道歉,反正我也有很久沒探望嶽父嶽母,就當是

陪你回娘家吃頓飯吧!」



妻子聽我是誠心認錯,眼?有點感動,反過來着我說:「你也不用太怪責自

己,其實剛才小光也很不好意思,雖然說是親姐,但被看到……射出那些,始終

是很難爲情的,他在這?待不下去也不是完全因爲你。」



我拍拍心口說:「無論如何,男人做錯事就要承擔,我不親自跟他道個歉,

心始終放不下來。」



老婆露出歡喜表情點點頭,女人的念親心較男人重,即使出嫁了,也會想定

時探望家人,現在由作爲丈夫的我主動提出,自是喜出望外。



早飯後老婆立刻緻電娘家,嶽母聽了當然是大表歡迎,并說要親自下廚煮兩

味拿手小菜來招呼我倆。



於是到了傍晚,兩口子便恩愛地回去老婆娘家,兩個家庭距離不遠,不消一

小時來到家前,出來迎門的是老婆妹妹。小妮子名爲翠華,年方十六,是家中年

紀最小,有着一般麽女的特徵:活躍可愛,性格樂觀,總喜歡親暱的叫我姐夫,

是家?的寶貝兒。



「姐姐!姐夫!」小姨帶着親切笑容替我倆開門,前陣子因爲考試忙碌,每

次看到她總是愁苦着臉的,今天笑靥爛漫,想來在早前的小考中一定取得了上佳

成績。



進門後我倆也立刻看到弟弟,隻見坐在沙發上的他笑容仍是有點生澀,特别

是看到妻子時立刻滿面通紅,也許正如老婆所說,即使是親生姐姐,被看到一褲

都是精液,還是會感到羞愧吧!



我以姐夫的長輩身份拍拍小夥子的肩,笑了一笑,在衆人面前也不好說明發

生了什麽,總之男人之間,有什麽事心照便可。



晚飯時大家圍在餐桌旁,吃着嶽母娘的拿手小菜,一家人樂也融融。這時候

小姨突然問道:「二哥你搬回來住嗎?」弟弟靦腆地說:「打擾了大姐那麽久,

我也不好意思,而且電腦功課都在家?,還是回來方便一點。」



小姨像個大人似的點頭說:「也對,打擾人家始終是不好的,那就讓你的好

妹妹來照顧你吧,前陣子我考試沒時間,現在沒問題了。」



嶽母教訓般道:「你這小女孩可以嗎?照顧病人可不是那麽簡單,連大小二

便的厭惡性工作也要做的。」



小姨胸有成竹的說:「沒問題,媽你也知我的志願是看護,不就當作是實習

機會,而且二哥是我親人,看看他的尿和屎也沒關系啦!」



大家對麽女的口不擇言都感到尴尬,嶽父搖頭說:「吃飯時不要說噁心的東

西。」倒是小姨全沒在意,還挾起菜喂給弟弟吃:「反正在二哥康複前,我就是

他姐姐了,有什麽都要聽我的。張口吧,好弟弟。」



我對小姨的過份開朗沒有話說,而坐在旁邊的老婆亦是滿臉通紅,大概想提

醒麽妹:你看到的将不隻屎和尿,還會有男人腥臭的精液和一根粗壯的雞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