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瀋陽,火車站



坐在瀋陽的火車站候車大廳裡,想到今天就要回去跟我的親親老婆見面的日

子啦,真的好激動啊!一想到回家以後寶寶說的給我的獎勵,身下不由得撐起了

一個帳篷,嘿嘿,寶寶等我回去吧!已經告訴寶寶我今天要回去的消息了,不知

道她有沒有打扮好在等我呢?



吉林,我們家



「爸,今天我老公要回來了。」程成沖著廚房對著劉寶柱說道。



「啊,知道了。」劉寶柱在廚房認真的做著菜,難得今天劉寶柱和程成兩個

沒有做愛,其實他們倆在等著接下來的日子。



「爸爸,你有沒有很期待啊?等我老公今天回來,咱倆明天就可以……」



「嘿嘿……」



「卡嚓」一聲,家裡的大門被打開了,我拎著左手兩大包吃的打開了大門,

手裡的吃的是給寶寶帶的,右手拎著是給乾爹買的補身體的保健品,老是讓他這

麼照顧寶寶也是於心不忍,加上乾爹對寶寶比對親女兒還要好,也不由得我不孝

順啊!



「哥哥,你回來啦!」只見程成穿著一條胸前印著一隻可愛小熊的睡裙飛身

撲向了我,措手不及之下我打了個趔趄,還是緊緊地抱住了老婆,



「嘿嘿,老婆,我回來啦,有沒有想我啊?乖寶寶。」我扔下手裡的東西,

用大手揉著老婆的頭髮,已經有幾個月沒見面了,真的好想寶寶。



「臭哥哥,人家好想你啊!」寶寶悶悶的聲音從我的後背傳來,我愛憐地摸

著寶寶的後背。可憐的寶寶,這應該是第一次這麼久我沒在她身邊吧?



「乖寶寶,哭什麼啊,我這不是回來了嘛!」我心疼的摟著寶寶不再言語。



「壞哥哥,這麼久不回來,人家被欺負了怎麼辦?你都不在身邊。」說完一

口咬在了我的肩膀上。



感覺肩膀上牙齒深入肉皮的那種疼痛,我不由悶哼一聲,可是也不敢再動,

寶寶確實需要好好發洩發洩。感覺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寶寶的嘴唇才離開了我

的肩膀,我臉埋在寶寶的頭髮裡,吱牙咧嘴了好半天,才帶著開心的語氣對寶寶

說:「發洩完了啊?乖寶寶,哥哥不在,不是還有乾爹呢嘛!」



「乾爹對我再怎麼好也比不上哥哥你啊!」寶寶撒嬌的對我說道,擡頭就用

閃著水潤光澤的粉唇印上了我的嘴唇,沒有舌頭的糾纏,沒有唾液的交換,只有

久別之後深深的眷戀。我低下頭看著寶寶微微顫抖的睫毛,溫暖的陽光從落地窗

照進了客廳,這一刻我只希望時間靜止,永遠停留在這一瞬間,這樣我也不會有

以後的那種崩潰……



「咳咳……」只見乾爹輕咳著端著最後一盤菜走出了廚房,看到我們小兩口

親了這麼長時間也不由得要打斷了。看到乾爹眼含笑意的慈祥目光,我也不禁老

臉一紅,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



老婆察覺到我的動作,睜開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我,我一直望著廚房的方

向,老婆馬上就明白過來了,用小手拍了我一下,看到乾爹帶著笑意的臉,開口

說道:「討厭啦~~不理你倆了,就知道欺負我,我去給寶寶餵奶。」老婆說完

就嬌羞進了臥室。看著哪怕生過孩子以後還是像個長不大的小姑娘一樣的老婆,

一種名叫幸福的滋味充盈在我的心尖。



「程成這孩子,都是當媽的人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來,小楊,今天陪我

喝點酒,你回來了,我就能回去了。」乾爹放下了手中的菜,有些無奈地搖頭說

道,言語中充滿著對程成的寵愛意味。



「好啊,乾爹,要不你喝完酒就別走了,大晚上的……」我一想,現在是中

午,估計喝完酒就得到下午,再睡一覺醒醒酒啥的,怎麼也得到晚上了,還是讓

乾爹留下吧!



「不了,不了,等吃完飯,老頭子我就回去啦!小楊別等程成了,咱倆先喝

著,嚐嚐乾爹的手藝看看有沒有退步。」乾爹拉著我的手坐到了椅子上,拿過一

瓶白酒,我給乾爹到了滿滿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開口說:「乾爹,麻煩你了,

我不在的這麼長時間照顧程成,辛苦乾爹了,我先乾為敬。」說完,我一昂脖把

滿滿一杯白酒灌進了肚子。



「小楊,你太客氣了,我對程成就當她是親女兒一樣,有什麼照顧不照顧的

啊!不辛苦,真不辛苦。喝那麼急幹嘛?」乾爹看著我一杯白酒下肚以後面紅耳

赤的樣子,趕忙勸道。



「呵呵,乾爹,你別看我喝得臉這麼紅,我就這麼毛病,這些年工作酒量也

是練出來了。」



「好小子,那今天就陪乾爹好好喝喝。」我剛要開口答應,就聽見老婆嬌蠻

的聲音說道:「喝喝喝,就知道喝,你爺倆就喝吧,喝死你倆得了。」



「那你不得傷心死啊?」我和乾爹倆異口同聲的說道。



「看你倆這副死德性,一個是我乾爹,一個是我老公,知道我會傷心還這麼

喝。告訴你倆,今天最多三杯,多一杯你倆就給我等著吧!」老婆站在桌子前面

對著我們倆大聲說道,同時還用眼睛狠狠的白了我一眼,我跟乾爹對視一眼,看

到了彼此眼睛裡的無奈和對程成的疼愛。



乾爹說道:「好,就聽小程成的,今天只喝三杯,不多喝哈。」我連忙跟著

狠狠的點了點頭。



「哼,算你倆識相。吃飯。」老婆坐在了乾爹的對面,捧起飯碗低頭吃飯。

看著寶寶小嘴咀嚼的可愛動作,我不由地低下頭親了寶寶的側臉一下。



「咳咳,我還在呢啊!」乾爹說道。



「嘿嘿,這不是忍不住嘛!」我撓頭說道。



「討厭死啦!吃飯吃飯。」程成嬌羞的拿筷子敲了我一下,我趕忙低頭吃飯

(就是沒有在餐桌下的動作,想像中……)。



午餐之後。



「我走了啊,你跟程成倆好好膩歪膩歪吧,小別勝新婚嘛!」乾爹走到門口

向我眨了下眼睛,對我說道。



「你個為老不尊的臭老爸,還調侃我,趕緊走趕緊走。」老婆聽到乾爹的話

用手推著乾爹就要走。



「哈哈,這就開始嫌棄我啦?好了,好了,乾爹就不打擾你們小兩口了。」

乾爹揮揮手轉身就走了。



「乾爹你路上慢點。」



「知道啦,回去吧!」



「啪!」老婆把門關上,身體貼著門,對我嬌媚一笑,眼睛裡泛起一種奇異

的光芒,我疑惑的說道:「寶寶,你這是怎麼了啊?好奇怪啊!」



「嘻嘻,奇怪嗎?哥哥,我感覺不奇怪啊!來,把這個眼罩蒙上,寶寶給你

驚喜。」寶寶說完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一個黑色不透光的眼罩,不由分說的戴

在了我眼睛上。眼前突然黑了下來,雖然知道是在家裡,可還是心中不安起來。



「寶寶,你要給我什麼驚喜啊?你把眼罩拿掉,哥哥保證不看,這樣多沒有

安全感啊……」



「不要。你還不相信寶寶嗎?跟寶寶走啦!」寶寶拉著我的手,我感覺這是

去臥室的方向,也就安心下來了,這是家裡,不會出大危險,何況寶寶又不會騙

我。



「來,哥哥你先躺下。」寶寶好像是把我領到了床邊,我聽話的往後躺了過

去,果然是臥室的大床。躺在床上不知道寶寶下一步還有什麼動作的時候,感覺

好像有什麼軟軟的東西纏在了我的手腕上,我身體一抖,顫聲說道:「寶……寶

寶,這是什麼啊?」



「笨哥哥,你不要說話,你要是再說話,我就把你的嘴堵上。」老婆惡狠狠

的說道,我趕忙聽話的把嘴閉上。突然感覺手腕一緊,整個胳膊被拉到了床柱的

位置,接著感覺腳也被拉到了床尾,整個身體呈大字型打開,寶寶趴在我耳邊輕

聲說道:「哥哥你等寶寶一下喲~~」被寶寶的輕聲耳語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感覺床上沈了一下,應該是寶寶坐在了床上,耳邊響起了絲襪穿在腳上特有

的「沙沙」聲,就知道寶寶給我的驚喜是什麼了,雞巴也不由得硬了起來。耳邊

這時候就響起來老婆的調笑的聲音:「喲,小弟弟這麼興奮了呢~~不知道有沒

有想姐姐呀?」我突然感覺腰間一涼,應該是我的褲子被老婆脫了下來吧,暴露

在空氣中的雞巴也瞬間挺立了起來。



「嘻嘻,哥哥,小弟弟的戰鬥力還是很足的嘛!你跟寶寶講實話,到那邊的

時候你一天用寶寶的高跟鞋擼幾回啊?」



「額……呃……少的時候兩三回吧!」我有些猶豫。



「那多的時候呢?你要是回答得我滿意,人家就把眼罩給你摘下來。」寶寶

充滿誘惑力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得……得有五、六回吧……不……捨得射裡面,就是……就是……」我有

些說不下去了,因為這可能是我心裡最大的秘密吧!



「就是什麼呀?你倒是說啊!」寶寶有些急迫,同時感覺到龜頭上有一雙小

手輕輕滑動。我心裡一緊,趕緊說道:「沒事呀,就是實在想寶寶的時候還會把

鞋給舔一遍呢,最後都跟新的一樣了。」最終我還是沒有把我心裡的秘密實話告

訴寶寶。



「好吧,真是的,那人家知道啦,想看驚喜嗎?」老婆說,我輕微的點了點

頭表示想,「那人家把你的眼罩摘了哈。」終於見到了久違的光明,剛剛適應陽

光的眼睛有些看不清楚。擡頭看著站在床上的老婆,我驚呆了,逆著光看不清老

婆的表情,可是足夠我看清老婆身上的衣服。



一身黑色的緊身皮衣,懷孕以後變得豐滿起來的胸部鼓囊囊的被黑色皮衣托

起,皮衣到腰部驟然收緊,在腰的兩側幾條黑色的繩子把皮衣連在了一起,下身

是一條黑色包臀皮裙,我最喜歡的寶寶的屁股就那樣的給裙子帶起了不可思議的

弧度。再向下看,黑色的絲襪把細膩修長的大腿緊緊包裹著,而腳上穿著一雙及

膝的黑色長筒靴,手裡拿著一個一個在末端綁著布條的小棍子。



看著老婆這一身黑色女王打扮,雞巴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硬。老婆看到我癡迷

的神色,開口問道:「喜歡嗎?」我感覺聲音從虛無中飄來。



「喜……喜歡……」我激動得已經吐字不清了。



「能保證不亂動嗎?能保證我說什麼都會聽嗎?」老婆接連問道。聽著這兩

個問題,美色當前的我還會猶豫嗎?



「當然……當然能……好老婆……我能……你把我放了。」我有些急切的說

道。老婆聽完的我保證並沒有給我把繩子解開,而是對我說:「真的能保證嗎?

不要怪我不相信你喲,人家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很聽話。」老婆邊說邊靠近我,最

後把右手上的一個圓形東西套在了我的脖子上,直到不久以後我才知道這件圓形

的物體的來歷。



我有些疑惑的問道:「這是什麼呀?」



「這個呀,這個是專門用來對付不聽話的狗狗的電擊項圈哦~~」老婆沖我

邪邪一笑。



「嗯,電擊項圈……什麼!?電擊項圈!?狗狗!?」我詫異的大叫道。



「就知道哥哥你不會乖乖聽我的,還好寶寶有先見之明喲~~特意買了這麼

一個項圈。」寶寶說著,把放在床頭櫃上的一個類似於遙控器一樣的東西在我眼

前晃了晃。



「寶寶,我知道錯了,你把這個東西摘下來吧,我好歹是個男人是不……這

個……」突然有一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不由自己不開口求饒。



「哼哼~~我才不要,每回都是你對人家欺負得那麼狠,人家也要調教調教

你。放心啦,哥哥,很輕的喲~~」老婆說完,用那根小鞭子輕輕摩擦了一下我

的龜頭,癢癢的,我的心也有點癢癢的。



「真的很輕?」我有些疑惑,因為我確實怕痛啊!



「真的很輕啦~~人家會很溫柔的。」老婆繼續誘惑著我說道。



「好吧,好吧,誰讓我這麼久沒有陪寶寶了呢!寶寶你儘管來吧,哥哥全力

配合你。」我像是英勇就義的戰士一樣說道。



「嘻嘻,這才是人家的好哥哥嘛,人家給你鬆綁啦!」老婆見到我同意了,

才給把手腳綁的繩子解開,我剛想活動活動手腕,突然感覺脖間一緊,看到老婆

手裡拽著的一根繩子才知道,今天我是註定逃不過被調教的命運了。



「哥哥你過來我腳下嘛~~」老婆沖我俏皮的眨了一個媚眼,我感覺自己中

了魅惑術,不由自主地走到了老婆的腳邊,慢慢彎下膝蓋,跪了下來。



「哥哥好懂事喲~~人家都沒讓你跪呢,就知道跪下啦!嘻嘻,來,替人家

把鞋子脫了。」



看到老婆翹著二郎腿,左腳的鞋尖頂在我的鼻子上,我突然想到著完全就是

我夢寐以求的畫面嘛,看來我是真很有做M的潛質。聽到老婆的話,我身體向前

傾,在老婆的膝蓋處找到了長筒靴的拉鎖,用牙齒叼著它一點點的拉到了底部。



正當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把鞋脫下來的時候,老婆開口對我說:「哥哥,

用牙咬住寶寶的鞋跟,給寶寶脫鞋。」我聽到寶寶的指引,連忙找到鞋跟部位,

我並沒有用牙咬住,而是先用嘴包裹著鞋跟,舌頭輕輕的舔了起來。寶寶似有察

覺,又用力地把鞋跟向我嘴裡捅,我連忙咬住鞋跟把寶寶的長筒靴脫了下來。



看著黑色絲襪下依舊白皙光滑的腳背還有被塗成大紅色的腳趾甲,我不由自

主地張嘴把寶寶的腳含進了嘴裡。沒等我開始舔,老婆清冷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我讓你舔了嗎?還有一隻鞋不脫了嗎?」我想到脖子上套著的項圈,趕忙把另

一隻鞋給脫了下來。脫完兩隻鞋,擡起頭可憐巴巴的看著寶寶。



「想舔嗎?」老婆問,我趕忙點頭。



「想舔的話叫乾媽。」老婆有些興奮的聲音迴蕩在我耳邊。



「乾媽」?這不可能,我就算叫「女王」也不會叫她「乾媽」的吧!可是老

婆好像知道我的癢處在哪一樣,開口說道:「我知道你不想叫我乾媽的,可是你

想想,我是你乾媽,那劉寶柱……」



我腦海中瞬間閃過三個詞語:「乾媽」、「劉寶柱」、「老婆」,想到這,

我雞巴不由得又是大了一圈。老婆看到我的雞巴又變大了,不由輕哼一聲,處在

亢奮之中的我沒看到老婆眼裡的一絲皎潔。



「乾……乾媽……」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害羞,我有些磕巴。



「哎,乖兒子。來,嚐嚐媽媽的腳香不香。」老婆說著話就把她的黑絲腳伸

向了我的嘴裡,我趕忙張開含住了老婆的黑絲腳,舌頭穿插在老婆的腳趾之間,

雙手也沒有閒著,拼命地擼著自己的雞巴。



「乖兒子,你慢點擼啊,不想肏你乾爹的女人嗎?」



老婆的聲音讓我停止了手中的動作,叼著老婆的腳迷茫地看著老婆。為什麼

我聽到老婆提到乾爹就這麼興奮呢?



「哼,你個小變態,是不是真的打算讓人家給你戴綠帽子啊?還是那麼大年

紀的老頭。」老婆用手嬌蠻的點了一下我的腦門,看到我閃爍著亮光的眼睛,把

腳從我的嘴裡抽了出來,兩手放在自己的襠部,輕而易舉的把絲襪扯出了一個洞

來,輕聲的說道:「好兒子,來享受你乾爹的女人吧~~」說完嫵媚的舔了一下

舌頭。



我聽到「乾爹的女人」這五個字,心中的綠帽之火算是熊熊燃燒了起來,當

然就在我以為一切只是幻想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注意到鏡子上反射的紅色光點。



兩天以後,吉林某酒店



「好兒子,來享受你乾爹的女人吧!」我聽著老婆的說話,雞巴直接狠狠捅

進了程成的小屄裡。



「你說,是你兒子的雞巴大,還是我乾爹的雞巴大?」我快速的挺動著腰,

邊問程成。



「那還用說……」我洋洋得意的想著老婆會說是我的大,沒想到,「當然是

你爹的雞巴大啦!也不知道老娘是怎麼生的你,雞巴根本就沒隨你爹那麼大。」

老婆隨意地說著,那語氣、那聲音,就像小屄裡根本沒有人肏她一樣。



「你再說一遍,誰的雞巴大?」



「當然是你爹的啦!你娘讓你爹肏了這麼多年,誰的大我還不知道?小雞巴

兒子,你根本趕不上你爹一半都。」



我聽到老婆充滿鄙視的聲音,隱隱有一種要射精的衝動。憑藉老婆對我的瞭

解,當然知道我是要射了,就繼續大聲說:「小雞巴兒子,還是你爹肏我舒服,

我還是不跟你做了,以後還是讓你乾爹肏我吧!」



「啊……啊……射了……乾媽,我要射了……射了。」



「你個沒用的東西,射吧!」老婆不帶一點亢奮的聲音繼續響起。其實我還

是感受到這是老婆故意這麼做的,只是為了刺激我,因為我感覺老婆陰道縮緊和

子宮噴湧而出的熱流。



畫面戛然而止。



「哈哈,哥幾個,看得爽不爽,這片子品質不錯吧?」劉寶柱豪邁的笑聲在

酒店的房間響起來。



「老劉,你不是說今天是要請客吃飯的嗎?給哥幾個看著片子幹嘛?饞我們

啊?」只見一位身穿軍綠色大衣的健碩老頭開口說道。要是光看身材,任誰也想

不到這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只是那滿頭的銀髮和臉上的皺紋還是說明了他的

年齡。



「嘿嘿,老趙,我跟你講,這就是今天的主菜啦!各位想不想見見這片子裡

的女主角啊?」劉寶柱有些得意的沖著老哥幾個顯擺,可能程成就是自己最值得

顯擺的地方了。



「老劉,你這吹牛的個性,真能請來這麼可愛的小女生?別吹了。」坐在桌

子最右邊的一位戴著眼鏡的斯文老頭調侃著說。



「哼,你個老楊頭,這些年就知道擡杠,老子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程成,

進來吧!」



隨著劉寶柱的喊聲,只見一位穿著雪白羽絨服的年輕女孩走了進來,雪白的

長款羽絨服遮住了下身,只能看到在同樣雪白的靴子中間的黑色絲襪。這個年輕

的女孩進來以後看到這麼多爺爺輩的老人盯著自己看,臉蛋有些微紅,趕忙走到

劉寶柱身邊站好。



劉寶柱看到在自己身邊乖巧的程成老懷大慰,摸著程成柔順的黑髮開口道:

「程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個穿軍綠大衣的是你趙叔,那邊那個戴著眼鏡的是

你楊叔,最左邊的那個胖子是你錢叔,還有那個禿頂的那個是你李叔,坐最中間

的那個是你王叔。」



程成看著乾爹介紹的這些最低年齡都有六十歲的老人,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

麼開口,便悄悄對劉寶柱說:「乾爹,真的要叫叔叔?這些人當我爺爺都夠年紀

啦!」程成有些害羞。



「隨便,叫爺爺估計更刺激,畢竟這都是你這個小騷貨想出來的點子嘛!」

說完,劉寶柱的大手已經不老實的在揉捏程成的屁股了。



程成面色桃紅的看著這幾位老人,便逐一問好道:「趙爺爺好,楊爺爺好,

錢爺爺好,李爺爺好,王爺爺好。」每叫到一個老人,那個老人都是面露淫光,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程成有些後悔不應該玩得這麼大,可是擡頭看看劉寶柱心

也安定了不少。



只見坐在最左邊的王胖子說道:「小姑娘,你怎麼就認識老劉這麼個老淫棍

了啊,你跟他是什麼關係啊?」



「嘿,你個王胖子,老子告訴你,這是我女兒。」劉寶柱面帶得色的對王胖

子說道。



「你女兒?那不應該叫我們叔叔,咋還叫我們爺爺了。不過這小姑娘只有叫

爺爺才更興奮啊,哥幾個你們說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幾個老頭淫笑著配合。



「我跟你們講,今天這還是我女兒提出來的,要不然你們幾個老癟三哪能享

受到。你們也看到視頻裡我那個女婿多不中用了,所以啊,哥幾個,拿出你們的

本事了,要是把我女兒肏舒服了,到時候不用你們找她,她自己就來了。你說是

不是啊?乖女兒。」劉寶柱淫邪地說著。



「討厭啦~~乾爹,不過也要請各位爺爺多多疼愛我喲!」說著話的工夫,

程成就把潔白的羽絨服給脫了下來,這些老頭不由驚呼一聲,原來程成羽絨服的

下面是一件情趣學生服,這些老頭好久沒見過這麼刺激的畫面了,一個個的老雞

巴也硬了起來。



程成看到他們的表現也不由得意一笑,向著最胖的王胖子走了過去,果然程

成最喜歡有大肚子的老頭了。她走到王胖子身邊跪在他的腳下,撒嬌的對他說:

「爺爺,人家要吃棒棒糖啦~~」說完,擡頭用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王胖子,粉

嫩的小嘴還含著一根手指。



王胖子看到這一幕也是玩心大起:「乖孫女啊,爺爺沒錢給你買啊!」王胖

子一副為難的表情。



「那怎麼辦呀?人家就是想吃嘛~~」程成不依的抱著王胖子的大腿。



「爺爺這裡有一根很大的棒棒糖喲,還會噴出牛奶呢,不過需要孫女你自己

來喲!」



「爺爺,你告訴孫女在哪啦~~」



「就在這啊!」說完,王胖子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一根大雞巴就從褲子

裡彈了出來,打在了程成的臉上,程成輕呼一聲:「好大~~」



「是吧!孫女你不嚐嚐什麼味道啊?」



程成也很好奇,自己只嚐過三個人的雞巴,不知道王胖子這第四根雞巴的味

道是什麼樣的。手握住這根粗大的雞巴,翻開包皮,一股刺鼻的尿騷味就鑽進了

鼻子裡,程成聞著這個味道,小屄裡就流出了淫水,張大嘴巴含了進去。



「嗯~~爺爺……棒棒糖……好大支哦~~味道好好……」程成用小舌頭清

理著王胖子雞巴上的汙垢,其他幾個老頭看著程成為王胖子服務,只好一個個把

雞巴掏出來擼著。



只見滿屋子的老頭一個個都露出了自己的大雞巴,這些老頭中要數劉寶柱的

雞巴最大,其他老頭的雞巴也是各有特點。程成知道這麼多老頭也是很久都沒有

嚐過像自己這麼年輕的肉體,知道他們一個個都心急的很,不由開口說道:「各

位爺爺不要那麼拘謹嘛,人家還有好多地方都是閒著的,來嘛!」



說完,程成清理完王胖子雞巴上的汙垢,好整以暇的坐在酒店的桌子上,先

是脫掉自己白色的靴子,露出了裡面被黑絲襪包裹的白嫩腳掌,接著從腰間緩緩

地把黑色絲襪脫了下來,只見一雙塗著赤紅色指甲油的白嫩腳掌顯露在六個如饑

似渴的老人面前。



看著六個老人硬挺著的大雞巴慢慢滴下水來,赤紅著雙眼緊緊地盯著自己的

胴體,程成整個身體泛起一陣異樣的桃紅,輕笑道:「幾位爺爺是一起來呢?還

是讓人家一個一個的服侍呢?」程成俏皮的看著六位老人。



劉寶柱聽到這話,「嘿嘿」一笑說:「嘿嘿,乖女兒,不要想著逃過去哈,

既然是自己來的嘛,當然是先給我們老哥幾個一個一個服侍舒服了,咱們再一起

上呀!」聽到劉寶柱的提議,其他老頭趕忙樂不可支的點起了頭。



「哼,臭乾爹,也不知道幫人家,哼!人家最後一個幫你,但是人家只幫你

們射一回,然後你們要讓人家很舒服才行哦!」程成吐了一下舌頭,沖著一干老

頭說道。



「那是自然的呀,小程成你就放心吧!」幾個老頭忙不叠的表著忠心,只有

劉寶柱心頭冷笑一聲:『哼,你們這幫老小子等著讓我乖女兒榨乾吧,正好替我

分擔點。』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國中理化課(1-11)(全文完)
(上)



瀋陽,火車站



坐在瀋陽的火車站候車大廳裡,想到今天就要回去跟我的親親老婆見面的日

子啦,真的好激動啊!一想到回家以後寶寶說的給我的獎勵,身下不由得撐起了

一個帳篷,嘿嘿,寶寶等我回去吧!已經告訴寶寶我今天要回去的消息了,不知

道她有沒有打扮好在等我呢?



吉林,我們家



「爸,今天我老公要回來了。」程成沖著廚房對著劉寶柱說道。



「啊,知道了。」劉寶柱在廚房認真的做著菜,難得今天劉寶柱和程成兩個

沒有做愛,其實他們倆在等著接下來的日子。



「爸爸,你有沒有很期待啊?等我老公今天回來,咱倆明天就可以……」



「嘿嘿……」



「卡嚓」一聲,家裡的大門被打開了,我拎著左手兩大包吃的打開了大門,

手裡的吃的是給寶寶帶的,右手拎著是給乾爹買的補身體的保健品,老是讓他這

麼照顧寶寶也是於心不忍,加上乾爹對寶寶比對親女兒還要好,也不由得我不孝

順啊!



「哥哥,你回來啦!」只見程成穿著一條胸前印著一隻可愛小熊的睡裙飛身

撲向了我,措手不及之下我打了個趔趄,還是緊緊地抱住了老婆,



「嘿嘿,老婆,我回來啦,有沒有想我啊?乖寶寶。」我扔下手裡的東西,

用大手揉著老婆的頭髮,已經有幾個月沒見面了,真的好想寶寶。



「臭哥哥,人家好想你啊!」寶寶悶悶的聲音從我的後背傳來,我愛憐地摸

著寶寶的後背。可憐的寶寶,這應該是第一次這麼久我沒在她身邊吧?



「乖寶寶,哭什麼啊,我這不是回來了嘛!」我心疼的摟著寶寶不再言語。



「壞哥哥,這麼久不回來,人家被欺負了怎麼辦?你都不在身邊。」說完一

口咬在了我的肩膀上。



感覺肩膀上牙齒深入肉皮的那種疼痛,我不由悶哼一聲,可是也不敢再動,

寶寶確實需要好好發洩發洩。感覺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寶寶的嘴唇才離開了我

的肩膀,我臉埋在寶寶的頭髮裡,吱牙咧嘴了好半天,才帶著開心的語氣對寶寶

說:「發洩完了啊?乖寶寶,哥哥不在,不是還有乾爹呢嘛!」



「乾爹對我再怎麼好也比不上哥哥你啊!」寶寶撒嬌的對我說道,擡頭就用

閃著水潤光澤的粉唇印上了我的嘴唇,沒有舌頭的糾纏,沒有唾液的交換,只有

久別之後深深的眷戀。我低下頭看著寶寶微微顫抖的睫毛,溫暖的陽光從落地窗

照進了客廳,這一刻我只希望時間靜止,永遠停留在這一瞬間,這樣我也不會有

以後的那種崩潰……



「咳咳……」只見乾爹輕咳著端著最後一盤菜走出了廚房,看到我們小兩口

親了這麼長時間也不由得要打斷了。看到乾爹眼含笑意的慈祥目光,我也不禁老

臉一紅,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



老婆察覺到我的動作,睜開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我,我一直望著廚房的方

向,老婆馬上就明白過來了,用小手拍了我一下,看到乾爹帶著笑意的臉,開口

說道:「討厭啦~~不理你倆了,就知道欺負我,我去給寶寶餵奶。」老婆說完

就嬌羞進了臥室。看著哪怕生過孩子以後還是像個長不大的小姑娘一樣的老婆,

一種名叫幸福的滋味充盈在我的心尖。



「程成這孩子,都是當媽的人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來,小楊,今天陪我

喝點酒,你回來了,我就能回去了。」乾爹放下了手中的菜,有些無奈地搖頭說

道,言語中充滿著對程成的寵愛意味。



「好啊,乾爹,要不你喝完酒就別走了,大晚上的……」我一想,現在是中

午,估計喝完酒就得到下午,再睡一覺醒醒酒啥的,怎麼也得到晚上了,還是讓

乾爹留下吧!



「不了,不了,等吃完飯,老頭子我就回去啦!小楊別等程成了,咱倆先喝

著,嚐嚐乾爹的手藝看看有沒有退步。」乾爹拉著我的手坐到了椅子上,拿過一

瓶白酒,我給乾爹到了滿滿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開口說:「乾爹,麻煩你了,

我不在的這麼長時間照顧程成,辛苦乾爹了,我先乾為敬。」說完,我一昂脖把

滿滿一杯白酒灌進了肚子。



「小楊,你太客氣了,我對程成就當她是親女兒一樣,有什麼照顧不照顧的

啊!不辛苦,真不辛苦。喝那麼急幹嘛?」乾爹看著我一杯白酒下肚以後面紅耳

赤的樣子,趕忙勸道。



「呵呵,乾爹,你別看我喝得臉這麼紅,我就這麼毛病,這些年工作酒量也

是練出來了。」



「好小子,那今天就陪乾爹好好喝喝。」我剛要開口答應,就聽見老婆嬌蠻

的聲音說道:「喝喝喝,就知道喝,你爺倆就喝吧,喝死你倆得了。」



「那你不得傷心死啊?」我和乾爹倆異口同聲的說道。



「看你倆這副死德性,一個是我乾爹,一個是我老公,知道我會傷心還這麼

喝。告訴你倆,今天最多三杯,多一杯你倆就給我等著吧!」老婆站在桌子前面

對著我們倆大聲說道,同時還用眼睛狠狠的白了我一眼,我跟乾爹對視一眼,看

到了彼此眼睛裡的無奈和對程成的疼愛。



乾爹說道:「好,就聽小程成的,今天只喝三杯,不多喝哈。」我連忙跟著

狠狠的點了點頭。



「哼,算你倆識相。吃飯。」老婆坐在了乾爹的對面,捧起飯碗低頭吃飯。

看著寶寶小嘴咀嚼的可愛動作,我不由地低下頭親了寶寶的側臉一下。



「咳咳,我還在呢啊!」乾爹說道。



「嘿嘿,這不是忍不住嘛!」我撓頭說道。



「討厭死啦!吃飯吃飯。」程成嬌羞的拿筷子敲了我一下,我趕忙低頭吃飯

(就是沒有在餐桌下的動作,想像中……)。



午餐之後。



「我走了啊,你跟程成倆好好膩歪膩歪吧,小別勝新婚嘛!」乾爹走到門口

向我眨了下眼睛,對我說道。



「你個為老不尊的臭老爸,還調侃我,趕緊走趕緊走。」老婆聽到乾爹的話

用手推著乾爹就要走。



「哈哈,這就開始嫌棄我啦?好了,好了,乾爹就不打擾你們小兩口了。」

乾爹揮揮手轉身就走了。



「乾爹你路上慢點。」



「知道啦,回去吧!」



「啪!」老婆把門關上,身體貼著門,對我嬌媚一笑,眼睛裡泛起一種奇異

的光芒,我疑惑的說道:「寶寶,你這是怎麼了啊?好奇怪啊!」



「嘻嘻,奇怪嗎?哥哥,我感覺不奇怪啊!來,把這個眼罩蒙上,寶寶給你

驚喜。」寶寶說完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一個黑色不透光的眼罩,不由分說的戴

在了我眼睛上。眼前突然黑了下來,雖然知道是在家裡,可還是心中不安起來。



「寶寶,你要給我什麼驚喜啊?你把眼罩拿掉,哥哥保證不看,這樣多沒有

安全感啊……」



「不要。你還不相信寶寶嗎?跟寶寶走啦!」寶寶拉著我的手,我感覺這是

去臥室的方向,也就安心下來了,這是家裡,不會出大危險,何況寶寶又不會騙

我。



「來,哥哥你先躺下。」寶寶好像是把我領到了床邊,我聽話的往後躺了過

去,果然是臥室的大床。躺在床上不知道寶寶下一步還有什麼動作的時候,感覺

好像有什麼軟軟的東西纏在了我的手腕上,我身體一抖,顫聲說道:「寶……寶

寶,這是什麼啊?」



「笨哥哥,你不要說話,你要是再說話,我就把你的嘴堵上。」老婆惡狠狠

的說道,我趕忙聽話的把嘴閉上。突然感覺手腕一緊,整個胳膊被拉到了床柱的

位置,接著感覺腳也被拉到了床尾,整個身體呈大字型打開,寶寶趴在我耳邊輕

聲說道:「哥哥你等寶寶一下喲~~」被寶寶的輕聲耳語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感覺床上沈了一下,應該是寶寶坐在了床上,耳邊響起了絲襪穿在腳上特有

的「沙沙」聲,就知道寶寶給我的驚喜是什麼了,雞巴也不由得硬了起來。耳邊

這時候就響起來老婆的調笑的聲音:「喲,小弟弟這麼興奮了呢~~不知道有沒

有想姐姐呀?」我突然感覺腰間一涼,應該是我的褲子被老婆脫了下來吧,暴露

在空氣中的雞巴也瞬間挺立了起來。



「嘻嘻,哥哥,小弟弟的戰鬥力還是很足的嘛!你跟寶寶講實話,到那邊的

時候你一天用寶寶的高跟鞋擼幾回啊?」



「額……呃……少的時候兩三回吧!」我有些猶豫。



「那多的時候呢?你要是回答得我滿意,人家就把眼罩給你摘下來。」寶寶

充滿誘惑力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得……得有五、六回吧……不……捨得射裡面,就是……就是……」我有

些說不下去了,因為這可能是我心裡最大的秘密吧!



「就是什麼呀?你倒是說啊!」寶寶有些急迫,同時感覺到龜頭上有一雙小

手輕輕滑動。我心裡一緊,趕緊說道:「沒事呀,就是實在想寶寶的時候還會把

鞋給舔一遍呢,最後都跟新的一樣了。」最終我還是沒有把我心裡的秘密實話告

訴寶寶。



「好吧,真是的,那人家知道啦,想看驚喜嗎?」老婆說,我輕微的點了點

頭表示想,「那人家把你的眼罩摘了哈。」終於見到了久違的光明,剛剛適應陽

光的眼睛有些看不清楚。擡頭看著站在床上的老婆,我驚呆了,逆著光看不清老

婆的表情,可是足夠我看清老婆身上的衣服。



一身黑色的緊身皮衣,懷孕以後變得豐滿起來的胸部鼓囊囊的被黑色皮衣托

起,皮衣到腰部驟然收緊,在腰的兩側幾條黑色的繩子把皮衣連在了一起,下身

是一條黑色包臀皮裙,我最喜歡的寶寶的屁股就那樣的給裙子帶起了不可思議的

弧度。再向下看,黑色的絲襪把細膩修長的大腿緊緊包裹著,而腳上穿著一雙及

膝的黑色長筒靴,手裡拿著一個一個在末端綁著布條的小棍子。



看著老婆這一身黑色女王打扮,雞巴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硬。老婆看到我癡迷

的神色,開口問道:「喜歡嗎?」我感覺聲音從虛無中飄來。



「喜……喜歡……」我激動得已經吐字不清了。



「能保證不亂動嗎?能保證我說什麼都會聽嗎?」老婆接連問道。聽著這兩

個問題,美色當前的我還會猶豫嗎?



「當然……當然能……好老婆……我能……你把我放了。」我有些急切的說

道。老婆聽完的我保證並沒有給我把繩子解開,而是對我說:「真的能保證嗎?

不要怪我不相信你喲,人家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很聽話。」老婆邊說邊靠近我,最

後把右手上的一個圓形東西套在了我的脖子上,直到不久以後我才知道這件圓形

的物體的來歷。



我有些疑惑的問道:「這是什麼呀?」



「這個呀,這個是專門用來對付不聽話的狗狗的電擊項圈哦~~」老婆沖我

邪邪一笑。



「嗯,電擊項圈……什麼!?電擊項圈!?狗狗!?」我詫異的大叫道。



「就知道哥哥你不會乖乖聽我的,還好寶寶有先見之明喲~~特意買了這麼

一個項圈。」寶寶說著,把放在床頭櫃上的一個類似於遙控器一樣的東西在我眼

前晃了晃。



「寶寶,我知道錯了,你把這個東西摘下來吧,我好歹是個男人是不……這

個……」突然有一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不由自己不開口求饒。



「哼哼~~我才不要,每回都是你對人家欺負得那麼狠,人家也要調教調教

你。放心啦,哥哥,很輕的喲~~」老婆說完,用那根小鞭子輕輕摩擦了一下我

的龜頭,癢癢的,我的心也有點癢癢的。



「真的很輕?」我有些疑惑,因為我確實怕痛啊!



「真的很輕啦~~人家會很溫柔的。」老婆繼續誘惑著我說道。



「好吧,好吧,誰讓我這麼久沒有陪寶寶了呢!寶寶你儘管來吧,哥哥全力

配合你。」我像是英勇就義的戰士一樣說道。



「嘻嘻,這才是人家的好哥哥嘛,人家給你鬆綁啦!」老婆見到我同意了,

才給把手腳綁的繩子解開,我剛想活動活動手腕,突然感覺脖間一緊,看到老婆

手裡拽著的一根繩子才知道,今天我是註定逃不過被調教的命運了。



「哥哥你過來我腳下嘛~~」老婆沖我俏皮的眨了一個媚眼,我感覺自己中

了魅惑術,不由自主地走到了老婆的腳邊,慢慢彎下膝蓋,跪了下來。



「哥哥好懂事喲~~人家都沒讓你跪呢,就知道跪下啦!嘻嘻,來,替人家

把鞋子脫了。」



看到老婆翹著二郎腿,左腳的鞋尖頂在我的鼻子上,我突然想到著完全就是

我夢寐以求的畫面嘛,看來我是真很有做M的潛質。聽到老婆的話,我身體向前

傾,在老婆的膝蓋處找到了長筒靴的拉鎖,用牙齒叼著它一點點的拉到了底部。



正當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把鞋脫下來的時候,老婆開口對我說:「哥哥,

用牙咬住寶寶的鞋跟,給寶寶脫鞋。」我聽到寶寶的指引,連忙找到鞋跟部位,

我並沒有用牙咬住,而是先用嘴包裹著鞋跟,舌頭輕輕的舔了起來。寶寶似有察

覺,又用力地把鞋跟向我嘴裡捅,我連忙咬住鞋跟把寶寶的長筒靴脫了下來。



看著黑色絲襪下依舊白皙光滑的腳背還有被塗成大紅色的腳趾甲,我不由自

主地張嘴把寶寶的腳含進了嘴裡。沒等我開始舔,老婆清冷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我讓你舔了嗎?還有一隻鞋不脫了嗎?」我想到脖子上套著的項圈,趕忙把另

一隻鞋給脫了下來。脫完兩隻鞋,擡起頭可憐巴巴的看著寶寶。



「想舔嗎?」老婆問,我趕忙點頭。



「想舔的話叫乾媽。」老婆有些興奮的聲音迴蕩在我耳邊。



「乾媽」?這不可能,我就算叫「女王」也不會叫她「乾媽」的吧!可是老

婆好像知道我的癢處在哪一樣,開口說道:「我知道你不想叫我乾媽的,可是你

想想,我是你乾媽,那劉寶柱……」



我腦海中瞬間閃過三個詞語:「乾媽」、「劉寶柱」、「老婆」,想到這,

我雞巴不由得又是大了一圈。老婆看到我的雞巴又變大了,不由輕哼一聲,處在

亢奮之中的我沒看到老婆眼裡的一絲皎潔。



「乾……乾媽……」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害羞,我有些磕巴。



「哎,乖兒子。來,嚐嚐媽媽的腳香不香。」老婆說著話就把她的黑絲腳伸

向了我的嘴裡,我趕忙張開含住了老婆的黑絲腳,舌頭穿插在老婆的腳趾之間,

雙手也沒有閒著,拼命地擼著自己的雞巴。



「乖兒子,你慢點擼啊,不想肏你乾爹的女人嗎?」



老婆的聲音讓我停止了手中的動作,叼著老婆的腳迷茫地看著老婆。為什麼

我聽到老婆提到乾爹就這麼興奮呢?



「哼,你個小變態,是不是真的打算讓人家給你戴綠帽子啊?還是那麼大年

紀的老頭。」老婆用手嬌蠻的點了一下我的腦門,看到我閃爍著亮光的眼睛,把

腳從我的嘴裡抽了出來,兩手放在自己的襠部,輕而易舉的把絲襪扯出了一個洞

來,輕聲的說道:「好兒子,來享受你乾爹的女人吧~~」說完嫵媚的舔了一下

舌頭。



我聽到「乾爹的女人」這五個字,心中的綠帽之火算是熊熊燃燒了起來,當

然就在我以為一切只是幻想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注意到鏡子上反射的紅色光點。



兩天以後,吉林某酒店



「好兒子,來享受你乾爹的女人吧!」我聽著老婆的說話,雞巴直接狠狠捅

進了程成的小屄裡。



「你說,是你兒子的雞巴大,還是我乾爹的雞巴大?」我快速的挺動著腰,

邊問程成。



「那還用說……」我洋洋得意的想著老婆會說是我的大,沒想到,「當然是

你爹的雞巴大啦!也不知道老娘是怎麼生的你,雞巴根本就沒隨你爹那麼大。」

老婆隨意地說著,那語氣、那聲音,就像小屄裡根本沒有人肏她一樣。



「你再說一遍,誰的雞巴大?」



「當然是你爹的啦!你娘讓你爹肏了這麼多年,誰的大我還不知道?小雞巴

兒子,你根本趕不上你爹一半都。」



我聽到老婆充滿鄙視的聲音,隱隱有一種要射精的衝動。憑藉老婆對我的瞭

解,當然知道我是要射了,就繼續大聲說:「小雞巴兒子,還是你爹肏我舒服,

我還是不跟你做了,以後還是讓你乾爹肏我吧!」



「啊……啊……射了……乾媽,我要射了……射了。」



「你個沒用的東西,射吧!」老婆不帶一點亢奮的聲音繼續響起。其實我還

是感受到這是老婆故意這麼做的,只是為了刺激我,因為我感覺老婆陰道縮緊和

子宮噴湧而出的熱流。



畫面戛然而止。



「哈哈,哥幾個,看得爽不爽,這片子品質不錯吧?」劉寶柱豪邁的笑聲在

酒店的房間響起來。



「老劉,你不是說今天是要請客吃飯的嗎?給哥幾個看著片子幹嘛?饞我們

啊?」只見一位身穿軍綠色大衣的健碩老頭開口說道。要是光看身材,任誰也想

不到這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只是那滿頭的銀髮和臉上的皺紋還是說明了他的

年齡。



「嘿嘿,老趙,我跟你講,這就是今天的主菜啦!各位想不想見見這片子裡

的女主角啊?」劉寶柱有些得意的沖著老哥幾個顯擺,可能程成就是自己最值得

顯擺的地方了。



「老劉,你這吹牛的個性,真能請來這麼可愛的小女生?別吹了。」坐在桌

子最右邊的一位戴著眼鏡的斯文老頭調侃著說。



「哼,你個老楊頭,這些年就知道擡杠,老子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程成,

進來吧!」



隨著劉寶柱的喊聲,只見一位穿著雪白羽絨服的年輕女孩走了進來,雪白的

長款羽絨服遮住了下身,只能看到在同樣雪白的靴子中間的黑色絲襪。這個年輕

的女孩進來以後看到這麼多爺爺輩的老人盯著自己看,臉蛋有些微紅,趕忙走到

劉寶柱身邊站好。



劉寶柱看到在自己身邊乖巧的程成老懷大慰,摸著程成柔順的黑髮開口道:

「程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個穿軍綠大衣的是你趙叔,那邊那個戴著眼鏡的是

你楊叔,最左邊的那個胖子是你錢叔,還有那個禿頂的那個是你李叔,坐最中間

的那個是你王叔。」



程成看著乾爹介紹的這些最低年齡都有六十歲的老人,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

麼開口,便悄悄對劉寶柱說:「乾爹,真的要叫叔叔?這些人當我爺爺都夠年紀

啦!」程成有些害羞。



「隨便,叫爺爺估計更刺激,畢竟這都是你這個小騷貨想出來的點子嘛!」

說完,劉寶柱的大手已經不老實的在揉捏程成的屁股了。



程成面色桃紅的看著這幾位老人,便逐一問好道:「趙爺爺好,楊爺爺好,

錢爺爺好,李爺爺好,王爺爺好。」每叫到一個老人,那個老人都是面露淫光,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程成有些後悔不應該玩得這麼大,可是擡頭看看劉寶柱心

也安定了不少。



只見坐在最左邊的王胖子說道:「小姑娘,你怎麼就認識老劉這麼個老淫棍

了啊,你跟他是什麼關係啊?」



「嘿,你個王胖子,老子告訴你,這是我女兒。」劉寶柱面帶得色的對王胖

子說道。



「你女兒?那不應該叫我們叔叔,咋還叫我們爺爺了。不過這小姑娘只有叫

爺爺才更興奮啊,哥幾個你們說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幾個老頭淫笑著配合。



「我跟你們講,今天這還是我女兒提出來的,要不然你們幾個老癟三哪能享

受到。你們也看到視頻裡我那個女婿多不中用了,所以啊,哥幾個,拿出你們的

本事了,要是把我女兒肏舒服了,到時候不用你們找她,她自己就來了。你說是

不是啊?乖女兒。」劉寶柱淫邪地說著。



「討厭啦~~乾爹,不過也要請各位爺爺多多疼愛我喲!」說著話的工夫,

程成就把潔白的羽絨服給脫了下來,這些老頭不由驚呼一聲,原來程成羽絨服的

下面是一件情趣學生服,這些老頭好久沒見過這麼刺激的畫面了,一個個的老雞

巴也硬了起來。



程成看到他們的表現也不由得意一笑,向著最胖的王胖子走了過去,果然程

成最喜歡有大肚子的老頭了。她走到王胖子身邊跪在他的腳下,撒嬌的對他說:

「爺爺,人家要吃棒棒糖啦~~」說完,擡頭用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王胖子,粉

嫩的小嘴還含著一根手指。



王胖子看到這一幕也是玩心大起:「乖孫女啊,爺爺沒錢給你買啊!」王胖

子一副為難的表情。



「那怎麼辦呀?人家就是想吃嘛~~」程成不依的抱著王胖子的大腿。



「爺爺這裡有一根很大的棒棒糖喲,還會噴出牛奶呢,不過需要孫女你自己

來喲!」



「爺爺,你告訴孫女在哪啦~~」



「就在這啊!」說完,王胖子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一根大雞巴就從褲子

裡彈了出來,打在了程成的臉上,程成輕呼一聲:「好大~~」



「是吧!孫女你不嚐嚐什麼味道啊?」



程成也很好奇,自己只嚐過三個人的雞巴,不知道王胖子這第四根雞巴的味

道是什麼樣的。手握住這根粗大的雞巴,翻開包皮,一股刺鼻的尿騷味就鑽進了

鼻子裡,程成聞著這個味道,小屄裡就流出了淫水,張大嘴巴含了進去。



「嗯~~爺爺……棒棒糖……好大支哦~~味道好好……」程成用小舌頭清

理著王胖子雞巴上的汙垢,其他幾個老頭看著程成為王胖子服務,只好一個個把

雞巴掏出來擼著。



只見滿屋子的老頭一個個都露出了自己的大雞巴,這些老頭中要數劉寶柱的

雞巴最大,其他老頭的雞巴也是各有特點。程成知道這麼多老頭也是很久都沒有

嚐過像自己這麼年輕的肉體,知道他們一個個都心急的很,不由開口說道:「各

位爺爺不要那麼拘謹嘛,人家還有好多地方都是閒著的,來嘛!」



說完,程成清理完王胖子雞巴上的汙垢,好整以暇的坐在酒店的桌子上,先

是脫掉自己白色的靴子,露出了裡面被黑絲襪包裹的白嫩腳掌,接著從腰間緩緩

地把黑色絲襪脫了下來,只見一雙塗著赤紅色指甲油的白嫩腳掌顯露在六個如饑

似渴的老人面前。



看著六個老人硬挺著的大雞巴慢慢滴下水來,赤紅著雙眼緊緊地盯著自己的

胴體,程成整個身體泛起一陣異樣的桃紅,輕笑道:「幾位爺爺是一起來呢?還

是讓人家一個一個的服侍呢?」程成俏皮的看著六位老人。



劉寶柱聽到這話,「嘿嘿」一笑說:「嘿嘿,乖女兒,不要想著逃過去哈,

既然是自己來的嘛,當然是先給我們老哥幾個一個一個服侍舒服了,咱們再一起

上呀!」聽到劉寶柱的提議,其他老頭趕忙樂不可支的點起了頭。



「哼,臭乾爹,也不知道幫人家,哼!人家最後一個幫你,但是人家只幫你

們射一回,然後你們要讓人家很舒服才行哦!」程成吐了一下舌頭,沖著一干老

頭說道。



「那是自然的呀,小程成你就放心吧!」幾個老頭忙不叠的表著忠心,只有

劉寶柱心頭冷笑一聲:『哼,你們這幫老小子等著讓我乖女兒榨乾吧,正好替我

分擔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