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驚聞



終於到週末了,下了班剛走到停車場電話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廣州的同

學征。



「哥們,我在海市開會,現在已經完事了,正和一個朋友在一起吃飯,你也

過來吧!」征興奮的說道。



「好呀,我們也好幾年沒見面了。不過,不會不方便吧?」我也有些激動的

說道。我們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親如兄弟,雖然我們離得不遠,但是經常幾年

見不上一次面。



「不會,都是朋友,老鄉。來吧,我們在月舫。」



「好,我馬上到!」



一進到包廂就聞到一股刺鼻的酒味,一桌子的海鮮基本上沒怎麼動,幾個顯

然是喝空了的茅台酒瓶子擺在邊上。兩個人喝得已經差不多了,尤其是征的那個

朋友,說話都已經大舌頭了。



一番推搡客氣後,大家重又坐好。對於有點喝高了的人來說,最好的套近乎

手段就是和他繼續喝,所以,三杯酒下去大家就開始稱兄道弟了。經過征的介紹

我知道他的朋友姓曹,市衛生局負責醫療器械的科長。



酒過三巡,大家的話題自然落在了女人身上,征開始給我們講他們局裡的各

種風流韻事,這時曹科長揮揮手打斷了征道:「這……算什麼,你們知……知道

海市第……一醫院吧?」他擡起醉眼看了看我們,確認我們都聽清楚了才繼續說

道:「我……的一個同……同學在那裡做科主……任,聽他說,他……們醫院的

護……護士經常給醫生侍……侍寢。」



「侍寢?陪醫生睡覺呀?」我心裡一驚,老婆不就在第一醫院嗎?



「你還別不……不信,」看到我一臉的不相信,曹科長有點著急:「我……

我那個同學都不……知道玩了多……多少個小護……士了!聽說他……他們科室

有個叫什……麼潔的,絕對是一個極……極品蕩婦。」



我的頭「嗡」一下就蒙了,心臟好像讓大錘敲了一下,呼吸也變得急促了,

因為老婆就叫丁潔!『不會……一定不會的,』我心裡叫著:『要確認一下!』



「曹科長,你那個朋友在哪個科室呀?這麼爽!」我強裝羨慕的笑問道。



「那……我可不……不知道了。那孫子多少年都不……不打個電話給我。」

曹科長兩手一攤,一臉無奈的說道。



「哦……」我非常失望,「那可能只是個別現象,整個醫院都這樣?不可能

吧!」我有點不甘心,繼續問道。



「這都……是公開的秘……秘密了!兄弟……」曹科長拿起酒杯和我的碰了

一下,繼續說道:「這個世……道,只要你有……有錢有權,女人的屄你想……

要多少就……就有多少!」說完,一仰頭將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第一醫院的醫生都很有錢?」我趕忙把酒喝完,然後再給曹科長滿上。



「兩個……」曹科長醉眼朦朧的看著我,伸出兩個手指道:「醫生都……有

背景,護士惹……惹不起。」說著用另一隻手把食指按了下去,只留一個中指,

看起來很怪異。



「再……有醫生掌……握著護士進編……編制的生死大權。」將另一根手指

壓下去後,曹科長有點得意地說道:「那些剛畢……畢業的小護士想不……從都

很難!哼……」



酒局一直到晚上11點才結束,躺在床上我久久無法入睡,曹科長說的是真

的嗎?那個什麼潔會不會就是我老婆呢?各種情緒:懷疑、憤怒、失望、傷心甚

至還有一點點的期待讓我不停地輾轉反側,快到天亮的時候才昏沈沈的睡去。



經過了幾天的糾結後,我終於還是決定把這個事情調查清楚,我不相信我心

愛的老婆會接受侍寢這樣一個屈辱的事情,我知道她愛我,就像我愛她一樣的愛

我,甚至更多;我更願意相信老婆是清白的。



為了調查這件事情,首先要仔細的觀察老婆。這一觀察才讓我大吃一驚,原

來我是如此的忽略老婆身上的細節,也讓我發現了一些問題:



首先,我發現老婆白天下班之後一般都很正常,精神很好,看不出疲憊的樣

子,回家後會做飯、看電視或者玩QQ農場。但是只要是夜班,老婆回家後就會

顯得很累,而且基本上是馬上洗澡和洗內褲。



其次,老婆平時上班都穿戴整齊,但是上夜班的時候就會不穿胸罩,我曾經

問過她,得到的答案是晚上沒人注意,而且這樣比較舒服。再有就是老婆從來不

同意給我口交,說怕髒,而且也不會做。但是在我的軟磨硬纏下終於答應了,我

卻發現她的口交技術非常好,而且可以深喉。



看著我總結的調查結果,我發現實際情況也許真的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









(二)確認



這天老婆又要上夜班,和平時一樣,照樣是不穿胸罩。只是天氣比較熱了,

老婆穿了一件黑色的長袖打底衫,外面再加上一件牛仔短外套。



緊身的打底衫把老婆曼妙的身材凸顯出來,大大的乳房上可以隱約看到乳頭

的形狀。下身是一條百褶短裙,黑色的絲襪讓老婆的長腿顯得很性感,腳下是一

雙簡單的平跟魚嘴鞋。



看著老婆這身打扮,我的雞巴一下子就硬了,從後面摟住她,雙手一下子就

握住了那對大乳房,只揉搓了幾下,老婆的乳頭就硬了。



我用拇指和食指輕輕的揉捏著老婆的乳頭,在她耳邊問道:「寶貝,穿這麼

性感去上班,不怕招狼呀?」



「到時候外面還要穿護士服呢!嗯……」老婆軟軟的靠在我身上,輕輕的扭

動著屁股,隔著衣服摩擦著我勃起的陰莖。



我不等老婆說完就吻上了她性感嘴唇,「嗯……老公別鬧了……老婆上班要

遲到了……」一個長長的濕吻後老婆推開我的手,邊整理衣服邊說道。鏡子中的

老婆因為剛才的挑逗而面紅耳赤,兩個硬硬的乳頭格外醒目。



送走老婆後,我獨自一人在家上網玩遊戲,一夜無語。



第二天是星期六,一早老婆就下班回來了,還是一樣的疲憊不堪,放下東西

後就直接去洗澡了。看著老婆脫下來的絲襪,我突然靈機一動:內褲!對,就是

內褲,如果老婆晚上真的被人幹了,那她的內褲上一定會留下些痕跡。可是怎麼

才能夠拿到老婆的內褲呢?正在我想辦法的時候,洗手間裡傳來拉門的聲音,老

婆要洗完了。有了……



「靠……肚子痛!估計是早上的豆漿不乾凈!」我裝作很急的樣子衝進洗手

間,一屁股坐在了馬桶上。



「怎麼啦?」老婆一邊擦著身上的水珠,一邊關切的問道。



「突然肚子痛,估計是早上的豆漿不乾凈!你先出去等一下吧!哦……」我

裝作痛苦的捂著肚子,偷眼看到老婆將她的內褲塞在一堆衣服裡面,然後走了出

去。



確定老婆走開之後,我馬上將她塞在衣服堆裡的內褲拿出來,當看到內褲上

明顯的精斑的時候,我的大腦一片空白!老婆確實被人幹了,而且還被內射了!



「老公好了沒有?要不要買點藥吃?」我也不知道在那裡站了多久,直到老

婆在外面叫我,我才反應過來。



「馬上……馬上!」我一邊應這老婆,一邊掏出手機迅速的拍了幾張照片,

然後將內褲重新塞回衣服堆裡。



「沒事吧?老公。」看著我從洗手間裡出來,老婆趕忙緊張的問道。



「沒事!我身體很棒的!這你還不知道?」我故作輕鬆的做了個展示肌肉的

動作,同時向老婆眨了眨眼睛。「死壞蛋……」老婆嬌羞的捶了我一下。



將手機放到書房後,轉身回來就看到老婆在洗手間裡洗內褲,我不由得心裡

一沈,看來老婆還是很警覺的,希望沒有看出來我剛才的把戲。



老婆洗完後,看了會電視就去睡覺了,幹了一晚上的活或者被玩弄了一個晚

上,她非常疲憊,所以一會就睡得很熟了。



中午我一個人吃了一碗泡麵就繼續上網,突然,一個想法出現在我腦海中:

既然內褲上留下了精斑,那老婆身上會不會也留下一些被玩弄的痕跡呢?得驗證

一下……



我拿上手機,輕手輕腳的來到臥室,將窗簾拉開一條縫,這樣房間就有了一

點光線。床上,老婆呈大字型仰躺著,因為天氣已經熱起來了,所以老婆沒有蓋

被子,只是在肚子上搭了一條空調被。



將手機設置為拍攝模式,然後輕輕的爬上床,叫了老婆幾聲,發現沒反應,

看來是睡得很熟,我輕輕的將老婆的睡衣解開,慢慢地露出兩個大乳房出來。



我想當一個人連續受到各種打擊後,要麼這個人會徹底崩潰,要麼他就會變

得堅強無比,而且我可以確定我是後一種人。因為當我看到老婆左乳房上那個清

晰的牙印的時候,我竟然出奇的平靜,慢慢地幫老婆穿回睡衣,然後輕輕的拉上

窗簾,走出了臥室。



整個下午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動不動,我想和老婆攤牌,但是最終還是放

棄了,我愛她,我不願意就這樣放手,我一定要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接下來的幾天我更加注意老婆的一舉一動了,但是除了中間上過兩次夜班之

外老婆就再沒有什麼可疑之處了,潛意識裡我自己幫自己想了一個可笑的藉口:

老婆是被迫的!但是連我自己都知道這是個牽強到荒唐的藉口。



這中間我還趁老婆不上班的時候去了她的科室,老婆所在的科室在醫院是個

小科室,只有五個醫生,其中印象比較深的是羅醫生和鄧醫生,前者是那種能夠

讓女人尖叫的類型,而後者則看起來很娘。護士則有七個,大部份都很普通,只

有一個叫李靜的看起來應該比老婆漂亮,另外一個叫趙斐的雖然長得一般,但是

身材卻很火爆。



這天,我還像往常一樣準時起床買早餐,當我回來的時候,發現老婆已經起

床了。前天老婆出夜班,所以今天她休息在家,平時如果是這樣的話,她一般都

會睡懶覺,今天怎麼起來了呢?我頓時警覺起來。



裝作若無其事的吃完早餐,和老婆打聲招呼我就出門了,但是我沒去學校,

而是請了一天假,我打算跟蹤老婆。為了不被老婆發現,我找一個同學換了一輛

車,然後將車停在了小區對面的馬路邊。



9點剛過,就看到老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走出了小區,今天老婆化了妝,恰

到好處的眼線讓她的眼睛看起來清澈中帶著淡淡的嫵媚,身上穿著一條亮綠色的

荷葉邊連衣短裙,顯得很清新,肉色的絲襪加上腳上的水晶中跟鞋又顯得有一點

妖嬈。



老婆顯然心情很好,走起路來一跳一跳的,出了小區後就打了一輛的士,我

馬上開車跟了上去。老婆直接打車到了海利海鮮城,我也驅車悄悄的跟了過去。



老婆下車後在門口等了一會,就看到兩個男人也一起打車到來,其中一個就

是他們科室的羅姓醫生,另一個應該也是他們科室的醫生,但不記得名字了。顯

然三個人是要一起喝早茶,我將車停到了離海利不遠的路邊,靜靜地等他們。



差不多兩個小時後,他們三人才有說有笑的從飯店裡走出來,然後一起上了

一輛的士,我依然悄悄的跟在後面。二十分鐘後他們一起來到了景灣大酒店,看

著他們一起走進酒店,我覺得全身都變得冰涼了。



停好車後我也來到景灣大酒店,他們還在辦理開房手續,我則悄悄的躲在電

梯邊的走火通道裡。



不一會,他們三人便有說有笑的走了過來,「1502,好房間,可以看到

大海,玩起來更爽!」其中一個男的說道。



「對呀!面對大海,抱著丁潔妹妹真是太爽了!呵呵!」另一個接著說道。



「討厭……」這是老婆的聲音,透著撩人的嫵媚:「別在這裡動手動腳的,

當心別……嗯……」話沒說完就被一陣接吻的聲音打斷了,我覺得自己整個人都

顫抖起來了。



他們進了電梯後,我也迅速的進入另一部電梯。當我走出電梯的時候,他們

三人剛好進入走廊最頂頭的一個房間,我馬上跟了過去,房間的把手上掛著「請

勿打擾」的牌子,我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我在走火通道的樓梯間裡一根接著一根的抽著煙,回憶我和老婆的初識,回

憶我們的熱戀,我們風光的婚禮……我一直認為老婆是被迫接受侍寢這樣一個屈

辱的事情,因為醫生們嚇人的背景和一個編制內的鐵飯碗,我一直不相信老婆會

背叛我,更不敢相信她竟然還這麼快樂的玩3P,這還是我的小潔嗎?



一陣開門的聲音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看看錶,已經過去四個多小時了。

我將走火通道的門輕輕的推開一條縫,首先看到老婆一臉疲憊的走出了房間,但

是可以看到她的臉很紅,那種女人在高潮後所特有的紅,甚至連裸露出來的胳膊

也有點紅紅的。



老婆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姿態有點怪異的向電梯走去,後面是那兩個男醫

生,連我都感覺他們的腿在顫抖,那種長時間做愛後的顫抖。



我突然想到,他們下去退房的時候,總台會讓這一層的服務員來檢查房間裡

的物品,我只要以忘記拿東西這個藉口就可以進入他們剛才激戰的房間。想好之

後,我也悄悄的離開了走火通道。



兩分鐘後,走廊另一邊的服務員值班室裡傳來一陣電話鈴聲,寂靜的過道裡

能夠清晰的聽到服務員的聲音:「1505房……好的!」



機會!「不好意思,我的手機落在房間裡了。」就在服務員打開房門準備進

入的時候,我裝作著急的樣子走了過來。剛好走廊那邊有人叫她過去開門,服務

員應了一聲,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過去了。



天助我也!我懷著激動的心情進入了1502……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情人舞會
(一)驚聞



終於到週末了,下了班剛走到停車場電話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廣州的同

學征。



「哥們,我在海市開會,現在已經完事了,正和一個朋友在一起吃飯,你也

過來吧!」征興奮的說道。



「好呀,我們也好幾年沒見面了。不過,不會不方便吧?」我也有些激動的

說道。我們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親如兄弟,雖然我們離得不遠,但是經常幾年

見不上一次面。



「不會,都是朋友,老鄉。來吧,我們在月舫。」



「好,我馬上到!」



一進到包廂就聞到一股刺鼻的酒味,一桌子的海鮮基本上沒怎麼動,幾個顯

然是喝空了的茅台酒瓶子擺在邊上。兩個人喝得已經差不多了,尤其是征的那個

朋友,說話都已經大舌頭了。



一番推搡客氣後,大家重又坐好。對於有點喝高了的人來說,最好的套近乎

手段就是和他繼續喝,所以,三杯酒下去大家就開始稱兄道弟了。經過征的介紹

我知道他的朋友姓曹,市衛生局負責醫療器械的科長。



酒過三巡,大家的話題自然落在了女人身上,征開始給我們講他們局裡的各

種風流韻事,這時曹科長揮揮手打斷了征道:「這……算什麼,你們知……知道

海市第……一醫院吧?」他擡起醉眼看了看我們,確認我們都聽清楚了才繼續說

道:「我……的一個同……同學在那裡做科主……任,聽他說,他……們醫院的

護……護士經常給醫生侍……侍寢。」



「侍寢?陪醫生睡覺呀?」我心裡一驚,老婆不就在第一醫院嗎?



「你還別不……不信,」看到我一臉的不相信,曹科長有點著急:「我……

我那個同學都不……知道玩了多……多少個小護……士了!聽說他……他們科室

有個叫什……麼潔的,絕對是一個極……極品蕩婦。」



我的頭「嗡」一下就蒙了,心臟好像讓大錘敲了一下,呼吸也變得急促了,

因為老婆就叫丁潔!『不會……一定不會的,』我心裡叫著:『要確認一下!』



「曹科長,你那個朋友在哪個科室呀?這麼爽!」我強裝羨慕的笑問道。



「那……我可不……不知道了。那孫子多少年都不……不打個電話給我。」

曹科長兩手一攤,一臉無奈的說道。



「哦……」我非常失望,「那可能只是個別現象,整個醫院都這樣?不可能

吧!」我有點不甘心,繼續問道。



「這都……是公開的秘……秘密了!兄弟……」曹科長拿起酒杯和我的碰了

一下,繼續說道:「這個世……道,只要你有……有錢有權,女人的屄你想……

要多少就……就有多少!」說完,一仰頭將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第一醫院的醫生都很有錢?」我趕忙把酒喝完,然後再給曹科長滿上。



「兩個……」曹科長醉眼朦朧的看著我,伸出兩個手指道:「醫生都……有

背景,護士惹……惹不起。」說著用另一隻手把食指按了下去,只留一個中指,

看起來很怪異。



「再……有醫生掌……握著護士進編……編制的生死大權。」將另一根手指

壓下去後,曹科長有點得意地說道:「那些剛畢……畢業的小護士想不……從都

很難!哼……」



酒局一直到晚上11點才結束,躺在床上我久久無法入睡,曹科長說的是真

的嗎?那個什麼潔會不會就是我老婆呢?各種情緒:懷疑、憤怒、失望、傷心甚

至還有一點點的期待讓我不停地輾轉反側,快到天亮的時候才昏沈沈的睡去。



經過了幾天的糾結後,我終於還是決定把這個事情調查清楚,我不相信我心

愛的老婆會接受侍寢這樣一個屈辱的事情,我知道她愛我,就像我愛她一樣的愛

我,甚至更多;我更願意相信老婆是清白的。



為了調查這件事情,首先要仔細的觀察老婆。這一觀察才讓我大吃一驚,原

來我是如此的忽略老婆身上的細節,也讓我發現了一些問題:



首先,我發現老婆白天下班之後一般都很正常,精神很好,看不出疲憊的樣

子,回家後會做飯、看電視或者玩QQ農場。但是只要是夜班,老婆回家後就會

顯得很累,而且基本上是馬上洗澡和洗內褲。



其次,老婆平時上班都穿戴整齊,但是上夜班的時候就會不穿胸罩,我曾經

問過她,得到的答案是晚上沒人注意,而且這樣比較舒服。再有就是老婆從來不

同意給我口交,說怕髒,而且也不會做。但是在我的軟磨硬纏下終於答應了,我

卻發現她的口交技術非常好,而且可以深喉。



看著我總結的調查結果,我發現實際情況也許真的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









(二)確認



這天老婆又要上夜班,和平時一樣,照樣是不穿胸罩。只是天氣比較熱了,

老婆穿了一件黑色的長袖打底衫,外面再加上一件牛仔短外套。



緊身的打底衫把老婆曼妙的身材凸顯出來,大大的乳房上可以隱約看到乳頭

的形狀。下身是一條百褶短裙,黑色的絲襪讓老婆的長腿顯得很性感,腳下是一

雙簡單的平跟魚嘴鞋。



看著老婆這身打扮,我的雞巴一下子就硬了,從後面摟住她,雙手一下子就

握住了那對大乳房,只揉搓了幾下,老婆的乳頭就硬了。



我用拇指和食指輕輕的揉捏著老婆的乳頭,在她耳邊問道:「寶貝,穿這麼

性感去上班,不怕招狼呀?」



「到時候外面還要穿護士服呢!嗯……」老婆軟軟的靠在我身上,輕輕的扭

動著屁股,隔著衣服摩擦著我勃起的陰莖。



我不等老婆說完就吻上了她性感嘴唇,「嗯……老公別鬧了……老婆上班要

遲到了……」一個長長的濕吻後老婆推開我的手,邊整理衣服邊說道。鏡子中的

老婆因為剛才的挑逗而面紅耳赤,兩個硬硬的乳頭格外醒目。



送走老婆後,我獨自一人在家上網玩遊戲,一夜無語。



第二天是星期六,一早老婆就下班回來了,還是一樣的疲憊不堪,放下東西

後就直接去洗澡了。看著老婆脫下來的絲襪,我突然靈機一動:內褲!對,就是

內褲,如果老婆晚上真的被人幹了,那她的內褲上一定會留下些痕跡。可是怎麼

才能夠拿到老婆的內褲呢?正在我想辦法的時候,洗手間裡傳來拉門的聲音,老

婆要洗完了。有了……



「靠……肚子痛!估計是早上的豆漿不乾凈!」我裝作很急的樣子衝進洗手

間,一屁股坐在了馬桶上。



「怎麼啦?」老婆一邊擦著身上的水珠,一邊關切的問道。



「突然肚子痛,估計是早上的豆漿不乾凈!你先出去等一下吧!哦……」我

裝作痛苦的捂著肚子,偷眼看到老婆將她的內褲塞在一堆衣服裡面,然後走了出

去。



確定老婆走開之後,我馬上將她塞在衣服堆裡的內褲拿出來,當看到內褲上

明顯的精斑的時候,我的大腦一片空白!老婆確實被人幹了,而且還被內射了!



「老公好了沒有?要不要買點藥吃?」我也不知道在那裡站了多久,直到老

婆在外面叫我,我才反應過來。



「馬上……馬上!」我一邊應這老婆,一邊掏出手機迅速的拍了幾張照片,

然後將內褲重新塞回衣服堆裡。



「沒事吧?老公。」看著我從洗手間裡出來,老婆趕忙緊張的問道。



「沒事!我身體很棒的!這你還不知道?」我故作輕鬆的做了個展示肌肉的

動作,同時向老婆眨了眨眼睛。「死壞蛋……」老婆嬌羞的捶了我一下。



將手機放到書房後,轉身回來就看到老婆在洗手間裡洗內褲,我不由得心裡

一沈,看來老婆還是很警覺的,希望沒有看出來我剛才的把戲。



老婆洗完後,看了會電視就去睡覺了,幹了一晚上的活或者被玩弄了一個晚

上,她非常疲憊,所以一會就睡得很熟了。



中午我一個人吃了一碗泡麵就繼續上網,突然,一個想法出現在我腦海中:

既然內褲上留下了精斑,那老婆身上會不會也留下一些被玩弄的痕跡呢?得驗證

一下……



我拿上手機,輕手輕腳的來到臥室,將窗簾拉開一條縫,這樣房間就有了一

點光線。床上,老婆呈大字型仰躺著,因為天氣已經熱起來了,所以老婆沒有蓋

被子,只是在肚子上搭了一條空調被。



將手機設置為拍攝模式,然後輕輕的爬上床,叫了老婆幾聲,發現沒反應,

看來是睡得很熟,我輕輕的將老婆的睡衣解開,慢慢地露出兩個大乳房出來。



我想當一個人連續受到各種打擊後,要麼這個人會徹底崩潰,要麼他就會變

得堅強無比,而且我可以確定我是後一種人。因為當我看到老婆左乳房上那個清

晰的牙印的時候,我竟然出奇的平靜,慢慢地幫老婆穿回睡衣,然後輕輕的拉上

窗簾,走出了臥室。



整個下午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動不動,我想和老婆攤牌,但是最終還是放

棄了,我愛她,我不願意就這樣放手,我一定要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接下來的幾天我更加注意老婆的一舉一動了,但是除了中間上過兩次夜班之

外老婆就再沒有什麼可疑之處了,潛意識裡我自己幫自己想了一個可笑的藉口:

老婆是被迫的!但是連我自己都知道這是個牽強到荒唐的藉口。



這中間我還趁老婆不上班的時候去了她的科室,老婆所在的科室在醫院是個

小科室,只有五個醫生,其中印象比較深的是羅醫生和鄧醫生,前者是那種能夠

讓女人尖叫的類型,而後者則看起來很娘。護士則有七個,大部份都很普通,只

有一個叫李靜的看起來應該比老婆漂亮,另外一個叫趙斐的雖然長得一般,但是

身材卻很火爆。



這天,我還像往常一樣準時起床買早餐,當我回來的時候,發現老婆已經起

床了。前天老婆出夜班,所以今天她休息在家,平時如果是這樣的話,她一般都

會睡懶覺,今天怎麼起來了呢?我頓時警覺起來。



裝作若無其事的吃完早餐,和老婆打聲招呼我就出門了,但是我沒去學校,

而是請了一天假,我打算跟蹤老婆。為了不被老婆發現,我找一個同學換了一輛

車,然後將車停在了小區對面的馬路邊。



9點剛過,就看到老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走出了小區,今天老婆化了妝,恰

到好處的眼線讓她的眼睛看起來清澈中帶著淡淡的嫵媚,身上穿著一條亮綠色的

荷葉邊連衣短裙,顯得很清新,肉色的絲襪加上腳上的水晶中跟鞋又顯得有一點

妖嬈。



老婆顯然心情很好,走起路來一跳一跳的,出了小區後就打了一輛的士,我

馬上開車跟了上去。老婆直接打車到了海利海鮮城,我也驅車悄悄的跟了過去。



老婆下車後在門口等了一會,就看到兩個男人也一起打車到來,其中一個就

是他們科室的羅姓醫生,另一個應該也是他們科室的醫生,但不記得名字了。顯

然三個人是要一起喝早茶,我將車停到了離海利不遠的路邊,靜靜地等他們。



差不多兩個小時後,他們三人才有說有笑的從飯店裡走出來,然後一起上了

一輛的士,我依然悄悄的跟在後面。二十分鐘後他們一起來到了景灣大酒店,看

著他們一起走進酒店,我覺得全身都變得冰涼了。



停好車後我也來到景灣大酒店,他們還在辦理開房手續,我則悄悄的躲在電

梯邊的走火通道裡。



不一會,他們三人便有說有笑的走了過來,「1502,好房間,可以看到

大海,玩起來更爽!」其中一個男的說道。



「對呀!面對大海,抱著丁潔妹妹真是太爽了!呵呵!」另一個接著說道。



「討厭……」這是老婆的聲音,透著撩人的嫵媚:「別在這裡動手動腳的,

當心別……嗯……」話沒說完就被一陣接吻的聲音打斷了,我覺得自己整個人都

顫抖起來了。



他們進了電梯後,我也迅速的進入另一部電梯。當我走出電梯的時候,他們

三人剛好進入走廊最頂頭的一個房間,我馬上跟了過去,房間的把手上掛著「請

勿打擾」的牌子,我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我在走火通道的樓梯間裡一根接著一根的抽著煙,回憶我和老婆的初識,回

憶我們的熱戀,我們風光的婚禮……我一直認為老婆是被迫接受侍寢這樣一個屈

辱的事情,因為醫生們嚇人的背景和一個編制內的鐵飯碗,我一直不相信老婆會

背叛我,更不敢相信她竟然還這麼快樂的玩3P,這還是我的小潔嗎?



一陣開門的聲音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看看錶,已經過去四個多小時了。

我將走火通道的門輕輕的推開一條縫,首先看到老婆一臉疲憊的走出了房間,但

是可以看到她的臉很紅,那種女人在高潮後所特有的紅,甚至連裸露出來的胳膊

也有點紅紅的。



老婆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姿態有點怪異的向電梯走去,後面是那兩個男醫

生,連我都感覺他們的腿在顫抖,那種長時間做愛後的顫抖。



我突然想到,他們下去退房的時候,總台會讓這一層的服務員來檢查房間裡

的物品,我只要以忘記拿東西這個藉口就可以進入他們剛才激戰的房間。想好之

後,我也悄悄的離開了走火通道。



兩分鐘後,走廊另一邊的服務員值班室裡傳來一陣電話鈴聲,寂靜的過道裡

能夠清晰的聽到服務員的聲音:「1505房……好的!」



機會!「不好意思,我的手機落在房間裡了。」就在服務員打開房門準備進

入的時候,我裝作著急的樣子走了過來。剛好走廊那邊有人叫她過去開門,服務

員應了一聲,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過去了。



天助我也!我懷著激動的心情進入了1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