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的處女





高考已經結束快兩個月了,海城中學的光榮榜前的人山人海也漸漸的散去了

快一週的時間。隨著高招的結束,錄取結果也基本上都水落石出,該去哪裡的,

就去哪裡,幾家歡喜幾家愁。



不得不說海城中學是一個很不錯的學校,雖然也許升學率並不能在省裡面排

名頂尖,可是環境優美就可以了,對不。比如說紅磚綠瓦的校園,鬱鬱蔥蔥的林

蔭道,當然,點綴在其中的個個學生才是真正的主角,朝氣而又陽光。



薇薇就是其中一個學生,長相不算頂尖,因為她雖然容貌姣好,身材也幾乎

完美,尤其是胸前雙乳,更是足以讓人勇氣倍增的神器。可惜因為身高的關係,

拉下了不少分數。



薇薇是高 三三班的學生,當然,或許應該加一個「原」字:原高 三三班

的學生。只是在沒去上大學之前,她還是更願意覺得自己小一些更好……大學生

,總沒有中 學生來的年輕。她今天過來拿錄取通知書,一般來說,通知書越早

來的,錄取的結果就越好,到8月才到的大多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學校了。



拆開EMS的外殼,看著裡面詹河學院的通知書,薇薇有點失望,雖然早就

通過電話知道這個消息了,可是拿到通知書的這一刻,還是覺得微微的失望了。



嘆了一口氣,算了,畢竟還是本科,湊合吧。薇薇好看的眉毛抖了抖,把通

知書塞在挎包裡面,騎上單車回家去了。



雖然已經七月流火,立秋已至,天氣漸漸轉涼,可是秋老虎的日子還是有幾

分毒辣。騎車到家之後也是身上淋漓,半長的頭髮粘成一綹一綹的,貼在額頭上

,讓她覺得很是氣悶,盤算著是不是要洗個澡。



洗澡不是很方便,因為家裡還有其他人在,今天正好伯伯家也過來串門,他

的兒子錄取通知書比薇薇早了一個月,學校是某個211,比她的三流大學那是

好了很多。今天他們過來,在薇薇看來多少有點炫耀甚至挑釁的意味。



可是坐了一會兒,薇薇只覺得汗水越來越多,不僅僅只是剛剛濕潤了臉龐,

甚至現在覺得背上、小腹,雙腿上都不斷的有汗水流出,衣物越來越濕,偏偏夏

末,又不會穿的太多,所以也就漸漸的透明起來,讓薇薇覺得有些羞人。



正好這時候,伯伯他們一家說要出去一下,正好家裡沒人。那還是洗一洗吧

,薇薇下定決心,就去自己的閨房裡面尋找了一套衣服,到盥洗室裡面試了試水

溫,關上門準備沖個涼。



對著鏡子,薇薇看著自己的身材,覺得還是挺滿意的。姣好的皮膚,微有點

瓜子型的臉上唇紅齒白。一雙眼睛明眸善睞,盈如秋水,眉若新月。「就是不知

道以後大學的時候會有怎樣的男友呢?」薇薇不由得嘆了口氣,「也不知道以後

會有個怎樣的丈夫……」



解開衣服的鈕子,衣領微分,露出裡面白皙而又帶有些些粉色的肌膚。薇薇

對著鏡子看著,覺得很是喜歡。雖然沒有傳說中膚若凝脂的天份,但是在遊泳課

上,她曾經偷偷的比較別的女生的身子,都沒有她自己的誘人。



薇薇雙手拉住衣服兩邊,輕輕一分,那件穿了一個上午的白色繡花上衣就分

開了,把她的整個上身都暴露在鏡子前面。只看見鏡中的一個女子,肩如並刀,

臂若新藕,五指纖纖,細腰堪一握,胸前乳罩尚未除下,但是已經隱隱有無法束

縛的勢頭,將胸罩撐的渾圓鼓起。



「可惜……」薇薇又輕輕的吸了一口氣,「要是再高 一點兒就好了。」只

有一米五零的薇薇,確實在外貌上就這個唯一的缺點了。可是這基本上已經不能

實現了,畢竟高中畢業,十八歲的年紀也許會再發育,但是身高卻大多定型。



對著鏡子端詳了片刻,薇薇除下自己的裙子,只剩下胸罩和褻褲。胸罩是粉

色的,她買的是85D的尺碼,可是依然未能將她的雙峰完全包容,依舊露出了

一半的雪白半球。如果彎下一點點的腰,甚至可以看見球上殷紅半點,好像冰激

淩上的紅色櫻桃,又好像雪上初日。



就在薇薇對著鏡子欣賞自己的半裸體的時候,突然外面門鎖喀嚓一聲,然後

就是有人推門而入的聲音。薇薇心裡一驚,知道有人回來了,卻不知道是伯伯還

是家人。於是趕緊加快洗澡速度,將手伸到背後,摘下乳罩,又彎腰除下白色褻

褲。



乳罩一除下,整個渾圓的乳房就彈了出來,巍巍顫顫,頂端的紅色蓓蕾也隨

之上下起伏,甚是誘人。而彎腰除下褻褲的時候,更是凸顯出薇薇乳房的豪邁,

可是這時候薇薇無心欣賞更無心自戀,只是覺得有些害羞,想要盡快洗完澡。



開啟水蓮蓬,匆匆沖了一會,薇薇趕緊擦乾身子,準備穿上衣服。可是這時

候卻發現,自己忙中出錯,居然忘記把胸罩帶過來了。想把剛剛換下的胸罩穿起

來,卻發現在洗澡的時候已經弄的濕漉漉的,完全不能戴在身上。



「這可如何是好……」薇薇心裡有點慌亂。正在這時候,又聽見門開門關的

一聲「哢嚓」。



「謝天謝地,正好走了。」聽見來人終於出門了,薇薇草草套上內褲,穿上

裙子和衣服,連衣服的鈕子都慌張的沒扣上,就這樣一手拿著換洗的衣物,一手

拉住衣襟遮掩住上半身,迅速打開衛生間的門,露出一個眼睛,確定外邊沒人了

,趕緊光著腳走出來,就衝向自己的房間。



小小的大廳一閃而過,薇薇迅速打開自己的房門躲在裡面,又順手把門關上

反鎖,感覺安定了很多。心跳也穩定下來,覺得好丟臉呃,居然會在沒穿胸罩的

情況下走到大廳裡面,真真羞人。要是被人看見了……想到一半,臉龐不由得紅

起來,比洗澡之前的樣子還要俏上幾分,真是白裡透紅,與眾不同。



喘了兩口氣,薇薇轉身回來,想把衣服丟在一邊,等穿戴好了再放在洗衣機

裡洗掉。可是就在她轉身的時候,悚然發現自己的房間裡面居然不止自己一個人

,嚇得幾乎尖叫起來。



仔細一看,原來是伯伯的兒子,今年和自己同一年高考的那個叫做葉揚的家

夥。看來那傢夥也嚇了一跳,但是沒有自己那麼驚駭。



薇薇又羞又氣,問:「哥,你幹嘛在我的房間裡面!」葉揚回答:「你不是

說我旅行回來要把照片第一個給你看的麼?」薇薇想起來,這傢夥確實高考完就

去旅行了,然後在旅行的時候上網填報的志願,真是逍遙的踏實啊!可是……再

怎麼樣這樣的情況也不對吧?



「你給我先出去啦……」看著葉揚有點發紅的眼睛,薇薇也知道對方猜到發

生了什麼事情,更加地害羞了,低下頭不敢再看著他的眼神。



可是不低頭還好,一低頭,薇薇大為窘迫,發現自己剛剛跑的太急,把披在

外面的衣服拉開了都不知道。身上的衣服本來就是夏衣,又薄又輕,自己一隻手

抓住了衣襟兩邊,本來正好可以扣住雙乳的,雖然不能防止春光乍洩,但至少不

會徹底的暴露自己的身材。



可是現在發現一邊的衣襟已經掉開了,自己手裡抓住的只是衣襟的一角,半

邊身子完全露了出來,連自己引以為豪的乳房也露了一邊,殷紅一點的乳頭毫無

遮擋的落在對方眼中。這春光,洩的可是徹徹底底!



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情況所震驚,薇薇思緒一片紛亂,自己從來沒人看過的身

子居然被一個男性看去了!她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而葉揚不知道是驚呆了,

還是乘機大飽眼福,也一聲不吭的站在那裡。



過了好一會兒,薇薇才想起來遮掩,急忙拉起衣服把身子遮擋住,又對著葉

揚大叫「看夠了沒有,還不出去!」說著眼眶就紅了起來。葉揚一驚,趕緊走向

門口,什麼話都沒說。



葉揚走到門口的時候,剛剛要開門,發現薇薇還站在門邊,只好說「能不能

……讓一下?」



薇薇趕緊往邊上跨了一步。隨著她的步子,乳房一陣震顫。她發現葉揚的目

光也盯著她的胸部一直沒有離開。



薇薇又急又羞又氣,伸手就要把葉揚退出門外。可是沒想到她才一伸手,身

上披著的衣服就完全掉落了下來。這時候她身上除了一件粉白色的小內褲,已經

是一絲不掛了。



薇薇的臉頓時紅的和朝陽一樣,她居然在一個男人面前幾乎完全的暴露了自

己的身子!這可是自自己上學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的事情!她的腦袋頓時矇住了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該做什麼。甚至連掉落的衣服也一時忘記撿起來。



而站在薇薇身邊,正和她面對面的葉揚,呼吸頓時也粗重了起來。他的身高

比薇薇高了不少,至少一米七八的身材,不用彎下腰就能以俯瞰的角度看見薇薇

的胸前雙乳,以及雪白的乳房肌膚上的兩點紅色乳頭。



突然,葉揚雙手一伸,把薇薇抱了起來,把薇薇的胸口緊緊的貼在了自己的

身上。感受著薇薇乳房上傳過來的溫度和壓力,以及那兩點凸起對自己胸肌的挑

逗。



正好薇薇剛剛洗過澡,身上已經沒有了路上的塵土痕跡和汗水的味道,有的

只是少女身上的淡淡香味。據說,這種香味正是男性最好的催情劑。聞著這樣的

味道,又看著眼前裸露的只剩下細薄內褲的豪乳女子,哪個男人能克制的住呢?



更何況,因為剛剛的突發事件,薇薇甚至都忘記了蹲下和用手擋住前胸,只

是雙手保持著剛剛要拿衣服的姿勢,半懸在身前。這個姿勢看起來完全就像是要

擁抱對方一樣。



直到葉揚把她抱起,讓自己的乳房在對方的胸口上肆意擠壓、變形,薇薇才

略微清醒過來,想要把自己從他身上推開。可是葉揚的身高雖然一般,但是也足

足高出她一個頭。只要抱了起來,薇薇的雙腳是沒法著地的,完全不能受力。



因此,薇薇的手臂上推開的力道是如此的微弱,和葉揚此時的慾望比起來完

全是忽略不計,甚至可能還增加了一點點對方征服的慾望。



薇薇手忙腳亂的想要把葉揚從自己身上推開,全然不顧自己毫無章法的扭動

會給對方帶來多大的挑逗。只見葉揚的眼神越來越熾熱,瞳孔張大,手臂上的力

量和溫度都在增加。



突然,葉揚把薇薇再拉高了一些,一低頭,就吻了上去。開始的時候只是吻

在薇薇的臉頰上,但是隨著雙方的距離的縮短,已經難以自持的葉揚在薇薇臉上

尋找著,慢慢地就把自己的嘴唇覆蓋到薇薇的雙唇上去。



薇薇心下慌張,手臂微縮,放在葉揚胸前正要用力推開,卻發現他有力的舌

頭正在試圖分開自己的雙唇,更加慌亂,張口就叫「別……」。



豈料一張嘴,正好被乘虛而入。只覺得一條柔軟但是堅韌的舌頭瞬間就撬開

自己的唇齒,鑽了過來。那舌頭溫暖又帶有一點點的唾液,正在自己的櫻桃小嘴

中四處攪動,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似的。



薇薇哪裡經歷過這種場景,一下子就被葉揚尋找到自己的舌頭,兩人的舌頭

頓時黏在一起,相互攪動。她只覺得自己突然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了一樣,昏昏沈

沈的,任由葉揚把自己的舌頭弄來弄去,一會兒吸,一會兒吮,一會兒攪動。



忽然一股大力從嘴上傳來,薇薇不由自主的把舌頭被吸了出去,伸入葉揚的

嘴裡,被他的牙齒噙住。



「唔……」就算薇薇想說什麼,也來不及了。丁香小舌被對方含在嘴裡,櫻

唇被對方的嘴嚴密的堵住。只能「嗯」「哼」的悶叫,讓人覺得似乎是欲拒還迎





乘著薇薇無法表達自己的意見,更是神志不清的時候,葉揚放開了緊緊摟著

她的一隻手,迅速的用另一隻手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讓自己的胸膛和薇薇的

乳房再也沒有任何隔阻。



薇薇只覺得腦袋頓時「轟」的一聲,感覺到自己清白的乳房就這樣貼在了和

自己有血緣關係的男子身上,一種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感覺衝了上來,迷迷糊糊的

,又覺得有一絲的興奮,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但是總歸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清醒。



薇薇雙手在葉揚的背後無力的拍打,嘴裡含混不清的吐字,似乎是在說「放

開……」



可是這時葉揚的另一隻手並沒有閒著,在脫掉了自己的衣服之後,又順著薇

薇美麗消瘦的肩膀緩緩的撫摸了下來,摸過鎖骨,摸過薇薇的手臂,把她的手從

自己的背後拿了下來,引導著她的手,向自己的下身出發。



葉揚今天正好穿的是短運動褲,因此他很輕易的就帶著薇薇的白嫩的小手穿

過了自己的褲帶,伸向自己的內褲裡面。此時他的下身早已充血,膨大到無以復

加的程度。



薇薇被葉揚捉住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只覺得似乎一路向下,穿

過了一件衣物,又穿過一件更緊一些的衣物。



突然,她摸到了一些細細的毛髮,覺得有些疑惑,不知道這個是什麼,於是

用小手好奇的撓撓,就像平時梳理頭髮那樣的動作。心裡迷迷糊糊的想:「哥哥

好奇怪,為什麼要我摸他的頭髮……」



「可是,頭髮怎麼會長在下面?」



薇薇還沒想明白,就覺得自己的小手又被拉著往下了一點點。這時候她摸到

了一個從來沒有感覺甚至從來沒有想像過的東西。只覺得葉揚的手拉著自己的小

手往那裡一按,手中就多了一個粗大的、滾燙的東西。



「這是什麼呢?」薇薇迷迷糊糊的想,「葉揚是要我摸什麼啊?」開始的時

候,薇薇的掌心在那個粗大、滾燙的東西上磨蹭了一下,不知道是什麼,只覺得

手腕被葉揚的短褲勒的有點兒疼。秀眉一皺,正要說話,葉揚已經很體貼的用一

隻手把自己的運動褲和內褲都拉了下來,於是他的陽具就毫無束縛的跳了出來。



和薇薇的乳房一樣,葉揚的陰經也可以說是他引以為豪的身體的本錢。此時

薇薇的手摸了上去,尚不知自己的手上是怎樣的一個凶器,只是好奇的用掌心先

觸摸、感覺。



然後,薇薇小心的用手抓住剛剛那個物體。剛剛入手,就覺得實在是太大了

,一隻手掌完全張開再併攏,都沒辦法環在一起。帶著一點點的好奇心,她用力

擠壓自己的手心,希望能完成一個環形,完整的握住自己手心裡這個奇怪的東西





可是薇薇卻不明白這個動作對於葉揚來說是怎樣的一個挑逗。只聽見抱著她

的葉揚從喉嚨裡面嗯了一聲,手中的力量大了一些,手裡的動作也粗暴了一些。



剛剛還是一隻手環著腰抱著她,一隻手在她的後背撫摸的葉揚,現在突然停

止了撫摸,直接一隻手向下,拉住她剛剛換好的內褲,用力向下一扯。



只聽見「刺啦」的一聲。內褲沒有脫下來,卻直接被撕裂了開來。葉揚一隻

手用力,連續撕了好幾下,把一條好好的內褲撕的四分五裂,丟在一邊。



而薇薇的手心還在葉揚的陰莖上套著,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內褲被撕開了。



但是下身傳來的一絲涼意卻讓她不由自主的一抖,手指收縮,把陰莖更緊的

抓在自己手裡。



葉揚見狀,雖然覺得下身甚是蘇暢,但是這樣抓著畢竟不是很方便。就放開

薇薇的丁香小舌頭,把唇移到薇薇的耳朵邊上,小聲說:「輕一點,不是這樣抓

,要這樣……」,順便在他的耳中輕輕的吹了一口氣。



只看見薇薇瞬間全身發抖,兩腿不再保持這抗拒的姿態,而直接箍住葉揚的

一隻腿,緊緊的用力。



同時葉揚一說完,就引導著薇薇的小手,讓她稍微的放鬆一些,摸過自己的

陰莖根部,摸過棱溝,摸過龜頭,在返回來向下一點點,摸向自己的兩個睪丸。



薇薇只覺得葉揚的手帶著自己的手,暖洋洋的又有著男性的氣息,經過了一

個粗大的,似乎很堅硬又帶有點兒韌性的東西,慢慢的向上摸去。



大約摸了有十五、六公分,薇薇感覺到有個奇怪的凸起和一個細細的凹陷,

她不知道這個是什麼,就反覆了摸了幾次,可是還是不能明白這是什麼。



她閉著眼睛,又被葉揚緊緊抱著,乳房擠壓成扁扁的形狀被緊緊的貼在葉揚

的胸口上,所以也沒辦法低頭去看究竟自己手裡撫摸的是什麼。於是在反覆了幾

次之後,就繼續往上摸去。



這時候,薇薇發現自己手裡的物體好像快到盡頭了,但是很奇怪的是為什麼

會盡頭反而比前面的更大呢?她很好奇,甚至都忘記了自己正在和葉揚赤身裸體

的抱在一起。



在薇薇的撫摸下——雖然薇薇從來不知道該如何去撫摸、挑逗一個男人,但

是不知道就是最好的挑逗了,葉揚的呼吸越來越粗重。而他的呼吸正好是對著薇

薇的耳朵,薇薇只覺得一陣陣的心猿意馬,小腹莫名的收縮,心跳更加劇烈。



小手繼續撫摸,越過龜頭,向下摸去。突然,薇薇感覺到摸到了一個柔軟的

東西。手裡輕輕的抓了一下,發現裡面還有兩個橢圓的物品,放在手中甚至會感

覺到裡面輕輕的動彈。這已經超出了她的理解範圍了。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被

教育過為什麼男人的身體會和她完全不同。



而此時葉揚再也無法忍受了,喉嚨裡低低的吼了一聲,就勢轉了過來,走上

一步,把薇薇按倒在臥室的床鋪上面。



直到這時候,薇薇和葉揚緊貼著的胸口才算是分開。之間薇薇胸口的乳房已

經因為擠壓變得有些扁平,但是因為她本身的乳房就足夠豪爽,所以即使經過了

長時間的擠壓,甚至還是仰面平躺在床上,她的乳房依舊傲然挺立,盈盈而有彈

性。



乳房上還帶著一些汗水,以及擠壓在一起帶來的痕跡。沿著弧形的半圓乳房

向上巡視,可以看見頂部的一點殷紅。



薇薇的乳暈特別的小,大概只比乳頭稍微的寬一些,小巧玲瓏,和她的身子

一樣都是那樣的嬌小,令人憐惜。但是乳頭卻剛剛好好,大小適中,就好像和食

指的指頭一般大,因為充血而俏立婷婷。



白皙的乳房,配上嬌小的乳暈,還有因為剛剛激揚而矗立充血的殷紅乳頭,

這一幕落在葉揚的眼中,再是誘人不過。他再也無法忍住,彎腰一口噙住薇薇的

乳頭,吮吸起來。一隻手沒有閒著,抓住另一邊的乳房,用力的揉捏。另一隻手

也沒閒著,正從薇薇的鎖骨開始,慢慢的撫摸下來。



葉揚的手好像有魔力一般。握著薇薇乳房的手,正在乳房上肆意揉捏。他的

四個手指抓住雪白的乳肉,一起向裡用力,使得乳房深深的凹陷下去,同時還不

斷的任意扭動,讓乳房變成各種形狀。而剩下的一隻手指始終放在微微的乳頭上

,輕輕的摩挲、點、粘,甚至不時悄悄的彈弄一下。



而每次彈弄,薇薇的身體都要輕輕的顫慄一次,嘴裡發出誰也聽不明白的聲

音。她已經不再保持推開葉揚的姿勢了,而是仰面躺在床上,只留了兩條小腿彎

在床沿。兩隻手反向扣過來,緊緊抓住床單。隨著身體的每次顫慄,手裡的床單

也一次次的被抓緊、放鬆……



葉揚的另一隻手則從薇薇的臉龐開始,緩緩的撫摸過耳垂,沿著白皙光滑的

脖子,慢慢的摸過鎖骨和肩膀,再沿著乳房向下,越過弧形的腰,結實而渾圓的

臀部,慢慢的接近薇薇的腹部。



薇薇只覺得全身無力,發軟,任由葉揚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上遊走擺弄,直到

全身幾乎被他摩挲了一個通透,自己也覺得燥熱起來。如果這時候她能看見自己

的話,一定會覺得非常驚訝:那個仰面躺在床上任人撫摸,粉面飛霞,眉目滴水

,玉體橫陳,時不時還隨著乳房上一隻大手的動作而發出一兩聲無法抑制的呻吟

的人,真的是自己麼?



此時,葉揚的手已經撫摸過薇薇的全身,停留在薇薇的腹部,輕輕的摩挲。



薇薇只覺得有一個溫暖、柔軟的手,在自己的小腹上輕輕的上下左右擺弄,

時不時似乎是不經意的,輕輕的碰觸一下下身的陰毛。更是覺得含羞難忍,偏偏

卻又無力抗拒,甚至隱隱帶有一點點未知的渴望,嬌啼婉轉,呻吟喘息。



薇薇也說不清她渴望的是什麼,她從未經歷過這種事情,內心深處覺得不該

,不該在一個男人眼前暴露出自己清白的身子,不該讓自己最呵護最隱秘的乳房

和嬌貴的乳頭落在他人手中肆意玩弄、嘴裡任意叼銜。也覺得不該讓人撫摸自己

的身子,將自己身上一切的情景一覽無餘,哪怕這個人是她的親人,有血緣關係





可是又覺得這種接觸讓她有著從未感受過的體會,有著從未有過的歡愉,有

點高亢,有點迷離,有點希望沈醉其中的期待。



就這樣矛盾的心情中,薇薇平躺在床上,任由她的葉揚在她的身子上撫摸、

揉捏。或輕柔,或暴虐,但是無論是怎樣的力度,都能恰好好處的在她的承受范

圍之內,不會覺得難以忍受,只是羞不可抑。



葉揚的手已經在薇薇的小腹上遊走數次,往上就是淺淺的臍,往下就是油亮

的陰毛。在這兩者之間的接觸,讓薇薇更覺得欲得又止,想拒絕又捨不得這種似

乎在云端的享受,想要葉揚一直繼續卻又覺得說不出口。



葉揚的手停頓了一下,薇薇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那隻手不再在小腹遊走,

而是直接向下,覆蓋在她的陰毛上面。頓時薇薇的身軀一抖,不知道該拒絕,還

是該讓他繼續。就在心思不定的時候,葉揚的手只是稍微一作停頓,就繼續向下

,插入她兩腿的縫隙,掩蓋在她最不為人知的地方。



葉揚只覺得薇薇的陰毛相當可愛,手裡的感覺傳來,告訴他這個陰毛濃密但

是不會散亂,就好像是有常常梳理過一樣,長短有序,從手心拂過的柔和感和微

微的癢癢感覺,讓他心跳瞬間紊亂了一下。



但是也只是一瞬,葉揚直接把手移開,向下插入到薇薇的雙腿之間。入手之

時,只覺得濘濕一片,頓時心裡明白薇薇也已經動情了。就放在薇薇乳房上的手

,抓住她的手臂,摸索著找到她的手掌,和剛才一樣,引導著薇薇的手向自己的

陰莖撫摸。同時,俯下身子來,輕輕的對薇薇說:「薇薇,看看我,別閉上眼睛

,我希望你看著我。」,順便在薇薇的耳朵邊呼吸、吹氣。



薇薇只覺得心都快蕩漾出胸膛了。恍惚中她的手不再抓著床單,摸索著握住

了一個粗長的東西。葉揚覺得不夠,就把薇薇的另一隻手也抓了過來握住,並在

她的耳邊說:「好妹妹,你幫我弄一下。」



睜開眼睛,薇薇這才看見葉揚那雄壯的身子。只見眼前的人,身上點點滴滴

的汗水,有些還掛在身上,有些已經沿著肌膚順流而下,而有些,已經滴落在她

的脖子上、胸口、乳房上、小腹上……要是平時,她一定會覺得厭惡,不希望任

何汗水滴在自己身上。可是此時,看著葉揚的胸口和腹肌,她完全無法提起厭惡

的心思,甚至心裡覺得「好像他的汗……挺好聞的?」順著葉揚的胸膛往下看去

,薇薇突然有些好奇:「哥,你的那裡……也有毛啊?」



「嗯……」葉揚的陰莖正在薇薇手裡輕輕的玩弄,他已經快說不出話來了,

只能咬牙慢慢的回答,「是啊,妹妹你也有哦。」「真有意思,我以前從來沒見

過呢……啊……」薇薇終於發現自己剛才、和現在手裡握住的棒狀物是什麼了,

「這個是什麼,你們男人的下面……長得是這樣的嗎?」



「……」葉揚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好妹妹,你們沒上過生理衛生課?」突

然又想起來,是啊,妹妹剛剛高中畢業,現在的一般高中除了考試課,誰去上別

的偏門?於是就對薇薇解釋:「這個叫做陰莖……」「那下面這個球球呢?」



葉揚無語:「這個是睪丸。」



正說著,葉揚的手在薇薇的陰道口卻不會閒著,一直在慢慢的摩擦、揉捏。



隨著覆蓋在陰道口的大手的動作,薇薇也忘記了詢問,忘記了說話,只捏著

手裡的陰莖,不斷的顫抖,不時從嘴裡發出兩聲呻吟。



「好妹妹,把腳張開好麼?」葉揚見薇薇的陰道口已經在他的魔手擺弄之下

,濕如湧泉,急忙趁熱打鐵,說道。薇薇早已神志不清了,聞言就把雙腿分開。

還好她尚有一分清醒,一分害羞,只是把原本併攏的雙腳分開了一絲,不再如之

前那樣緊密。



可是這一絲就夠了。葉揚的手得到這一點空間,順勢乘虛而入。食指和中指

準確的找到薇薇的陰道口,左右摸索著找到了兩片細膩的如同油脂一般的陰唇,

再沿著陰唇慢慢摸索,找到上方一粒小小的凸起,心知這就是陰蒂了。



於是用食指和拇指輕輕鉗住那一粒小小的肉核凸起,再溫柔的揉捏,順著陰

蒂的邊緣慢慢旋轉。



薇薇被此一捏,頓時全身顫抖,蜂腰緊繃。一雙美麗的眼睛大大睜開,原本

輕輕握著著陰莖的手忍不住就用力一緊,不由自主的上下亂顫。卻不知不覺,手

裡的陰莖在她這樣擺弄下,又增大了許多。原本只有4公分左右的粗細,14、

5公分的長短,瞬間虯首怒昂,足足大了一圈長了一截,一隻手已經快要把握不

住,只有兩隻手一起扣住才能勉強包容。



而薇薇感覺到自己的下身正在被葉揚肆意玩弄,雖然心裡覺得很是羞恥,覺

得女孩子的那裡不應該被一個男性隨意觸摸、玩弄,但是卻又提不起力氣來拒絕

,身上一直軟綿綿,一陣高飛的感覺,煞是快活。



擺弄了一會兒,薇薇的下身已經是泥濘不堪,陰道里面流出的淫水大濕了一

片床單,甚至連原本細密有致的陰毛也被弄濕,在葉揚的魔手挑逗、蹂躪下粘成

一團、一綹,雜亂無章。



葉揚見此情景,知道身下的美人不但已經被挑起了春情,還被跳動起了身體

的慾望,情知火候已經八九分了,於是把手抽了出來,用雙手溫柔的分開薇薇的

雙腿,順便把薇薇的雙手從自己昂首舉頭,獨目怒睜的陰莖上拿下,環在自己身

後。然後把雙膝併攏,擠入到薇薇微分的雙腿之中。



薇薇只隨著自己被葉揚任意擺弄,完全忘記了反對的心思。隱隱覺得自己的

雙腿被人打開,手臂被舉了起來,放在了一個結實有力的後背上面,順手就抱住

,還拉向自己的胸口。



葉揚發現薇薇把他拉向她的胸口,也無法忍受薇薇這麼主動,熱血上湧,順

勢就趴在薇薇的乳房上面。弓起後腰,用自己的嘴巴慢慢舔過薇薇的乳溝,再用

舌頭慢慢品嚐她美麗、柔軟的乳房。從最外圍開始,一圈一圈的舔上去,逐步接

近那最美麗的頂端,突然一口叼住。



薇薇全身顫慄,只覺得自己的乳頭被葉揚含著,乳頭在他的舌頭撩撥下左右

晃動,不時被舌頭上凸起的味蕾用力刮過去。每次刮過,都會覺得全身顫抖,舒

爽無比,只想夾緊下身。



慢慢的,葉揚的嘴巴舔過薇薇的乳房,舔過乳頭,再舔過她的脖頸,以迅雷

不及掩耳之勢再次封住薇薇的櫻唇。



此時薇薇已經不再和剛剛那樣青澀了,也同樣以雖然不熟練但是熱烈的回吻

來迎合葉揚。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唾液交接,有些瘋狂的樣子。



葉揚的手,則乘著親吻的時候,偷偷的繞過薇薇的後背,從肩膀後方伸出,

反扣住薇薇的鎖骨,緊緊地固定住兩人的身子,再慢慢的把自己的下身貼近薇薇

的下身。



當兩人的下身接觸在一起的時候,薇薇全身一抖,她雖然已經失去大部分思

考能力,但是也知道自己下身接觸到了什麼,那就是葉揚粗大的陰莖。但是她並

不知道葉揚把陰莖貼近她的下身是要做什麼,因此也沒有反抗,依然任由葉揚動

作,自己還是緊緊的抱著葉揚。



葉揚沒有受到抵抗,就把陰莖慢慢的移動,尋找著最佳的角度和入口。此時

薇薇只覺得那個肉棒在自己的下身好像蠕動一般在點來點去,不由的好奇道:



「哥哥,你在找什麼嗎?」



葉揚笑道:「是啊,我在找你的陰道入口呢。」「你找得到嗎?」



「要不妹妹你幫我一下?」其實葉揚已經找到了薇薇的陰道口,但是他更希

望是薇薇來幫他把自己的陰莖插入妹妹的陰道中。



薇薇不知就裡,於是真的伸手握住那個巨大的陰莖,移動的放在自己的陰道

口,只覺得兩片陰唇似乎隨著呼吸一張一合,好像在舔舐那個陰莖,又好似在盼

望那個陰莖盡快插入一樣,心裡只覺得奇怪,卻也不去深想。只是在對準之後,

說:「哥,對準了」



然後又疑惑的問:「哥,你不是想插到我的陰道里面吧?」葉揚笑笑,說:

「是啊,哥哥已經快忍不住了。」「可是哥哥的陰莖那麼大,能插入麼?我以前

用手指摸過,這裡很細的呢。」葉揚失笑,雖然他也希望能給薇薇多一些解釋,

但是他已經有些無法克制了,就簡單回答:「我們試試不就知道了?」



「好……吧……」薇薇有點猶豫,「那我們這樣是在做什麼呢?」天真的女

孩子呃。



「嗯……因為我愛你,我們做的行為就叫做『做愛』。」葉揚說著,慢慢的

把自己的陰莖沿著剛剛校對好的路徑,緩緩的擠到薇薇的陰道口中。



薇薇聽見這個詞,終於想起來什麼:「把你的陰莖插到我的陰道里面就是做

愛啊?」她終於有點慌亂了,「同學說,做愛會懷孕的!而且我也不想這麼早做

愛啊。」雖然薇薇和很多女子一樣做過為人妻為人母的幻想,但是她卻不知道原

來這樣一個過程就是為人妻為人母的一個必經之路。



可是已經晚了,薇薇只覺得她的下身正在被一個巨大而又滾燙的陰莖分開,

而且那個陰莖還在向裡面頂入。不由得哭叫起來:「我不要做愛啊,我不要懷孕

……」



葉揚哪裡肯停下,他看見薇薇的反抗並不是很激烈,知道她還在天人交戰:



一邊是自己的堅持,一邊是身體的慾望。便望慾望上加了一把火:「做愛也

可以不會懷孕的啊,而且做了之後你就會喜歡上這項運動的哦。」說著,葉揚的

陰莖已經分開薇薇的外陰,把整個乒乓球大的龜頭塞入陰道口了,同時覺得裡面

已經有了很大的阻力,心裡暗暗覺得驚訝:這小妮已經這麼濕了,居然還這麼難

插,莫非是個名器?這可不能便宜了別人!



可憐的薇薇,下身被滿滿的堵住了一個龜頭,只覺得酥麻又有點疼痛,尋思

抗拒又覺得舒爽迎合,莫是矛盾啊。力量又不足以推開身上的人,只能嘴上哽咽





「你是我哥哥啊,我不能嫁給你的,你放開我吧。」「那,妹妹你嫁給我吧

。」葉揚聽了,隨口說道。薇薇聽了頓時愣住,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就在這一愣的功夫裡面,陰莖又插入了一寸來長,整個龜頭已經沒入了薇薇

的陰道中。葉揚只覺得前方似乎頂到了什麼,心裡有數,這就是薇薇的處女膜了





葉揚不急著捅破薇薇的處女膜,只是讓陰莖貼著那片阻隔,再緩緩退出、緩

緩插入,讓龜頭不斷的刮擦這薇薇的陰唇和陰道。



未經人事的薇薇如何能承受這樣的挑逗,頓時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斷斷續

續的抗拒,又感覺到自己下身正在被一個巨大肉棒插入,肉棒的溫度似乎都超過

的兩人的體溫,滾燙滾燙。



葉揚微微一頂,對處女膜施加了一點點壓力。只聽見身下的人慘叫一聲「啊

,好……痛啊……」,薇薇不明就裡,帶著哭腔問,「哥……你是……不是插壞

了我的陰道……啊!,好痛。」



葉揚回答:「不是,這是你的處女膜被我的陰莖親到了呢!」雖然薇薇並不

是很瞭解男女之事,但是也略微知道處女膜的意義的,連忙拒絕:「你不要弄破

啊,我怕。」



「怕什麼?」葉揚故意挑逗,依舊強忍這一捅到底的慾望,輕輕抽插了兩下





他是希望把好的東西慢慢品味的性格,所以才能忍到現在。



「怕……啊……」葉揚又抽插了一下,這次比之前所有的抽插都要深入一些

,陰莖已經可以感覺到處女膜被頂的有點變形了。薇薇抽泣的說,「我不要懷孕

,不要被捅破處女膜啊……啊……」



「不會懷孕的哦」,葉揚舔著薇薇的耳垂,悄悄說,「不過,你後面那個要

求呢……,我沒聽清楚啊。」



「不要捅破處女膜啊」薇薇尖叫。



「誰的處女膜?」葉揚又抽插了一下,這次插入的更深,有著薇薇淫水的滋

潤,兩人的下身務必潤滑,要極大的克制才能忍住通道最深處的慾望。



「我的……」薇薇也有些無法克制了,她的身體出賣了她。但是因為處女膜

被壓迫的疼痛,使得她還保留了一絲清明。



「處女膜在哪裡呢?」



「我的……那裡」



「那裡呢?」邪惡的挑逗。



「……」薇薇無法忍受葉揚一次次逐漸深入的陰莖,終於開口,「我的處女

膜。」說完,自己都覺得很羞恥,但是心底的快感卻感覺增加了一分。



葉揚感覺到薇薇的下身似乎更加濕潤了,心裡更加快意,繼續問:「誰捅破

你的處女膜呢?」他繼續挑逗,也不忘記繼續把自己的陰莖在薇薇的陰道里面出

入了好幾個來回,一次比一次深入。



薇薇心裡害怕,終於克制不住,低聲叫了出來:「哥……啊……不要捅破我

的處女膜」



誰知葉揚又問:「我的手在你背後呢,用什麼捅破啊?」「啊……用……那

個什麼」薇薇終於想起來了,「不要用陰莖……啊……捅破我的……啊……處女

膜!」下身的陰道在葉揚的輪番抽插下,她已經話不成句了。



可是葉揚不滿足,問:「那,整句話怎麼說的呢?」薇薇已經感覺到那個巨

大的陰莖已經隨著每次的抽插,越來越深入到她的陰道里面,而每次抽插都會撞

擊到她的處女膜,並且壓迫著她的處女膜往裡面凹陷一段距離,每次凹陷,都帶

來一絲疼痛,這個疼痛越來越劇烈,情知如果再不說出個囫圇話,自己的清白身

子真的就要破在這裡了,終於放下一切言語上的牴觸,低聲叫起來:「不要用你

下身那個粗大的陰莖捅破我陰道里的處女膜!」「……」葉揚有點驚訝,居然她

還有精力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不過他還有後招,就說道:「前半句我聽清楚了,

後面半句沒聽清楚,再說一遍……不要用我下身粗大的陰莖,然後什麼?」隨著

這句話,他又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和力度,並且每次都更加深入了一些。



「啊……」薇薇隨著他的抽插,全身酥麻,手腳都完全用不上力氣。而且更

可惡的是,胸前的龐大的乳房一直被葉揚俯下的胸膛不斷摩擦,自己早已矗立堅

聳的乳頭一直在他的胸口一上一下的刮碰擦擠,實在是越發的無法控制自己的身

體,只覺得下身不由自主一陣陣抽搐,一陣陣緊縮,每次緊縮都會伴隨著一波波

快感,如同浪潮一樣襲來,讓自己神志不清。並且隨著酸麻的感覺,陰道里也不

斷的流出更多的體液,潤滑著兩人的結合部。



並且感覺到葉揚的越發深入,薇薇感覺到自己陰道里的處女膜已經逐漸的被

擠壓到了盡頭,每次衝撞都能儘量的深入在陰道內部,深深的插在裡面,並且龜

頭直頂在處女膜的小口上,然後用無可抵擋的力量向內突入,直到自己感覺到處

女膜即將破裂的疼痛的時候,那個可惡的陰莖才似乎意猶未盡,勉勉強強的慢慢

退出她的陰道。可是雖然疼痛,但是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爽,薇薇不知道這是

為什麼,只能覺得自己好羞恥。



「下半句要說清晰哦」葉揚看著薇薇的已經迷離的眼神,邪惡的追問,「不

要用我粗大的陰莖,然後什麼?」



這時候如果有第三方視角能看見兩人的動作,就可以發現,薇薇的陰道已經

被陰莖深深的插入。但是因為處女膜的韌性,和插入者的力道恰好的控制著,所

以還沒有破損。只是陰道外圍的陰唇已經大大分開,一根沾滿了濕濕的淫液的,

漲的有些發紫的陰莖,正在陰道中一抽一插。每次抽插都深入大約一半,插入的

時候,陰唇霎時向兩邊分開,陰道口肉眼可見的鼓了起來。而抽出的時候,就看

見肉色帶點紫色的陰莖從陰道里濕噠噠的拔出,帶著些許透明的淫液,逐漸的沿

著男根留下。



羞恥歸羞恥,薇薇也知道如果葉揚再不停下他在自己陰道內抽插的動作,自

己的處女膜必定會被捅破,於是勉強集中起精神,抵抗著一波一波的痛感和快感

的糾纏,開口快速的回答葉揚的要求:「捅破我……啊……的……陰道里的……

處女膜!」



「不行,沒有連續,再說一遍。」說著,葉揚的陰莖已經深深的插入了薇薇

的陰道。接近十七釐米長,五釐米粗的陰莖,已經有接近一半插入到薇薇的陰道

裡面,並且深深的撐開了她的處女膜。葉揚感覺,只要再進去一點點,就會得到

身下的美女的處女了。但是他依然引而不發,就這樣僵持在這個程度,繼續要求

薇薇回答:「不要用我的陰莖,然後什麼?」



薇薇終於無法克制住自己了,即將被破身空恐懼讓她失去理智,大聲而快速

的喊了出來:「捅破我陰道里的處女膜!」



葉揚聽了,對薇薇說,「好的,滿足你哦。」



薇薇鬆了一口氣,感覺到自己下身的處女膜上的壓力漸漸的消失,原本填滿

了自己陰道的充實感也逐漸的減弱,知道陰莖正在慢慢的退出自己的陰道,終於

全身放鬆了下來,可是瞬間又覺得有些空閒,有些不捨,下意識的稍稍加緊了自

己的雙腿,似乎想要把那個大陰莖留在自己體內。



可是就在這一刻,薇薇突然覺得有些不對,似乎,剛剛自己說出來的那句話

有點歧義啊?



還沒細想,其實葉揚也不會給她時間細想,就聽見身上的男人說:「好的,

滿足你哦。」



瞬間,只見葉揚的下身停止抽出,反而用不是很快,但是卻沒辦法讓薇薇反

應過來的速度,向著陰道中插入,眨眼就抵達薇薇的處女膜上面。薇薇驚恐的睜

大了眼睛,剛要尖叫,卻被葉揚順勢趴在自己胸上,保持著對乳房的壓迫,同時

吻住了自己的嘴巴,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能驚恐的嗚嗚直叫。



薇薇明白,自己剛剛的話被葉揚誤導說錯了,現在失身在即。可是事已至此

,她話說不出來,又完全施展不出力氣來抵抗,只能默默的承受了。



薇薇只感覺那個巨大的陰莖頂在了自己的處女膜上面,稍一停留,就堅定的

向陰道深處插入。處女膜不斷的試圖阻止陰莖的侵犯,卻一直徒勞無功。只能不

斷的被拉伸,拉伸,節節敗退,直到陰道深處。此時,陰莖已經插入了一半多,

比之前都要深入。處女膜也被拉伸到了極限,隨時都可能破裂。



感受下身充實的快樂,也感受著陰道內部即將撕裂的疼痛,薇薇完全不能抵

抗。只感受到那個粗壯的肉棒越插越深,然後,又停了下來,同時也感覺到自己

的處女膜已經到了極限。



深深呼吸一口氣,葉揚把下身往前一頂。薇薇頓時感覺到那個巨大的凶器突

破了自己陰道里那道防線的阻攔,深深的越過防線,直插身體的最深處,不由得

淚落紛紛。相比失身的心理打擊,陰道里的疼痛反而不是那麼明顯了。



而此時葉揚才放開薇薇的雙唇,開始輕柔的吻著她的櫻唇,吻著她掉落的淚

水。悄悄的說:「薇薇,疼不?」



「嗯……」明知已經失身,薇薇也不鬧,只是克制不住眼淚,問,「這就是

做愛了麼?我已經不是處女了麼?」



葉揚回答:「是的,我得到了你的身子,你把你最好的處女給了我,但是,

我們這樣還不算是做愛呢。」



「還不算做愛?你的那個都插到裡面來了,我好痛……」「過一會兒就不痛

了,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做愛。」葉揚說著,慢慢的把陰莖拔到出口處,

起身低頭一看,陰莖上有了一絲絲的血跡,陰道口也有血跡隨著淫液滴落。不禁

又激動起來,說:「好妹妹,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愛吧。」說完,就又開始抽插

起來。葉揚忍了這麼久,已經憋不住了,於是也不顧薇薇剛剛破身的痛楚,一捅

就捅到陰道的最深處。薇薇一下子覺得劇痛無比,還好痛楚中畢竟帶著強烈的快

感,似乎是龜頭的棱溝在刮擦著她的陰道深處,不禁又痛又癢又舒服,忍不住呻

吟了一下,抱緊了葉揚的身子。



葉揚在薇薇剛剛破身的陰道里不斷抽插,只覺得這個陰道緊窄無比,每次抽

插都要用下很大的力氣才能盡沒其中,拔出的時候也是生澀異常,好像有個小嘴

在那裡銜不讓他的陰莖拔出一樣。頓時覺得全身暢快,雖然用力不小。而薇薇在

他的大力抽插和撞擊之下,也漸漸覺得不是那麼的痛了,索性放鬆身子,隨他折

騰去了。



兩人一上一下,葉揚反覆抽插了數百下,直到陰道里裡外外都被開放完整,

甚至有幾次插得太深,幾乎把龜頭給捅到薇薇的子宮口去,弄得薇薇不得不在他

的後背撓了一下,抗議道:「哥哥,輕一點,疼啊……」葉揚不得不放緩慢一些

,使得薇薇更加快樂,甚至偶爾還很含蓄的「嗯」「呃」的叫兩聲。



雖然葉揚覺得薇薇的叫床有點小家碧玉的樣子,有些不是很盡興,但他也知

道薇薇剛剛破身,而且在家裡,何況薇薇本來就是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女,能小小

叫床兩聲也挺不容易了。就順口說:「這才是做愛,妹妹舒服不?」「嗯,舒服

,就是還有點兒痛……」就在這時,薇薇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那我們是在做

愛了,不要讓我懷孕!」



「嗯……」葉揚正在爽頭上,抽插的起勁,就沒有回答。



薇薇看了有點著急,就急著再說:「不要射在裡面!同學說,射在裡面會懷

孕的!」



葉揚正在一抽一插的爽,聽了就想,如果不內射,那豈不是有點遺憾?這麼

漂亮的妹妹,必須要留點兒紀念的。嘴上卻說:「好啊,不過你說的『裡面』,

是哪裡面呢?」



「當然是不要射在我的陰道里面了!」薇薇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答應

我!」



葉揚暗笑:「好的,我一定不射在你的陰道里面。」薇薇有過剛剛的教訓,

把這句話想了好幾遍,覺得沒什麼問題,就真正放鬆下來,任由葉揚在她的身上

胡搞。



只見葉揚的一根陰莖在薇薇的陰道里面不斷的拔出又插入,每次都飛快的帶

起一些淫液,撐開濕漉漉的陰唇。兩人交合的地方,隨著抽插的繼續,不斷的滴

下大量的淫水,期間還有一絲絲的血跡隨著淫水流出。有些粘在陰莖上,有些黏

在陰道口,把原本薇薇粉紅可愛的陰道陰唇,又染上了一層更深的紅色。



薇薇也漸漸的迷糊起來,嘴裡管束不住的開始亂叫「哥哥愛我」、「啊……

」、「好舒服」、「用力」,葉揚也很配合的賣力活動。



就這樣兩人抽插了大約半個小時,薇薇一直緊緊抱著葉揚。突然沒來由的全

身痙攣,發抖起來,更加用力的抱住了葉揚,叫著「啊……」,「啊,好奇怪的

感覺……」



葉揚知道,這是高潮來了。他自己剛剛一直在克制著自己的高潮,現在看見

薇薇這個樣子,頓時腰上用力,大力的對著陰道口抽插撞擊,每次都全根沒入,

直抵薇薇的子宮口。只覺得陰道深處似乎有個小嘴,隨著他每次深入的撞擊,都

要親他的陰莖一下。而自己拔出的時候,那個小嘴又大力的吸著他的龜頭,舍不

得放開。



放開克制大力才抽插不到五分鐘,葉揚也感覺自己的身體緊繃,知道馬上就

要射了。薇薇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陰莖變得更大起來,把陰道撐的更加疼痛,也更

加舒服,心裡也清楚葉揚要射了,忙說:「哥哥,你答應我的不要射在陰道里面

!」葉揚滿口答應:「好的。」下身卻不停的撞擊,讓龜頭不斷的捅到薇薇的子

宮口。而薇薇有了葉揚的答覆,也放心下來,由得葉揚瞎搞。



隨著葉揚最大力的一次衝撞,陰莖前所未有的深入到薇薇的陰道里面,整個

龜頭似乎通過了薇薇的子宮口,正好那道棱溝嵌在那裡。兩人同時身體發抖,緊

緊擁抱。薇薇發覺不妙,剛剛要說話,就感覺到自己的陰道中似乎有一陣陣脹大

的感覺,那是陰莖的震顫——葉揚射精了。



葉揚感覺到自己的精液一陣陣噴湧而出,忍不住抱緊薇薇,把自己的胸膛完

全的貼緊薇薇的乳房,用力壓了下去,甚至把粉紅的乳頭的壓的凹陷下去。而睪

丸一陣陣收縮,把大量的精液一波又一波的通過兩個人下身結合緊密的通道里,

噴射在薇薇的子宮裡面。



薇薇只覺得有好多股滾燙的液體噴撒在自己的身體內部,哪裡還能不明白髮

生了什麼事情,心下大急卻又因為高潮說不出話來,只能紅著臉喘氣。直到葉揚

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在自己的子宮裡,兩人緩了一口氣,這才有力氣,問:「你答

應我不要射在陰道里面的,為什麼說話不算話啊!」葉揚說:「沒有啊,我答應

你不要射在陰道里,我也做到了啊,我剛剛是射在你的子宮裡面啊!」



薇薇一想,好像真的又是自己中了他的計策,無話可說,只能無力的推開葉

揚,坐了起來,開始檢查自己的下身。發現以往自己小心呵護的陰唇已經被抽插

的紅腫無比,陰道口不再和以前那樣是細細的一條線,而是變成一個圓形,一時

還沒辦法閉合。陰道口血跡淋漓,還不斷有一滴滴的清清的液體流出,薇薇知道

那就是自己的淫液。除了淫液,還有一絲絲的血跡隨著呼吸,慢慢的滲出陰道口

,再擡頭一看,身邊的葉揚的下體陰莖上,也有著一絲絲的血跡,不由得又羞又

氣。



正欲說些什麼,卻發現陰道口中淌出了許多白色的液體,還沒明白過來,就

聽見葉揚說:「這就是男性的精液呢,只有射在女孩子的陰道里面,才算成功的

做愛哦。」



聽了這句話,薇薇終於緊張起來,她發現自己的陰道口正不斷的流出大量的

白色精液,而且隨著身體的恢復,陰道口也逐漸閉合起來,眼看就要把剩下的精

液都關在自己體內,連忙說:「你這個大壞蛋哥哥,還愣著做什麼,快想辦法不

要讓我懷孕啊!」



葉揚就問:「你上次的大姨媽什麼時候來的?」「這個有什麼關係?」薇薇

想了想,說,「上個月底吧。」「那就沒關係了」葉揚低頭算了一下,告訴薇薇

,「現在做愛是不會懷孕的,這是安全期。」



於是,薇薇放心下來。兩人前後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現在趕緊把衣服穿了起

來,生怕家長很快就要回來。



之後的大學每個假期,葉揚都會找一些藉口到薇薇家裡,或者約薇薇過來,

兩人一起做愛,而且每次都射在薇薇的體內。葉揚時間控制的很好,一次都沒有

懷孕過。



【完】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人生戲臺(1-4章)(全文完)
薇薇的處女





高考已經結束快兩個月了,海城中學的光榮榜前的人山人海也漸漸的散去了

快一週的時間。隨著高招的結束,錄取結果也基本上都水落石出,該去哪裡的,

就去哪裡,幾家歡喜幾家愁。



不得不說海城中學是一個很不錯的學校,雖然也許升學率並不能在省裡面排

名頂尖,可是環境優美就可以了,對不。比如說紅磚綠瓦的校園,鬱鬱蔥蔥的林

蔭道,當然,點綴在其中的個個學生才是真正的主角,朝氣而又陽光。



薇薇就是其中一個學生,長相不算頂尖,因為她雖然容貌姣好,身材也幾乎

完美,尤其是胸前雙乳,更是足以讓人勇氣倍增的神器。可惜因為身高的關係,

拉下了不少分數。



薇薇是高 三三班的學生,當然,或許應該加一個「原」字:原高 三三班

的學生。只是在沒去上大學之前,她還是更願意覺得自己小一些更好……大學生

,總沒有中 學生來的年輕。她今天過來拿錄取通知書,一般來說,通知書越早

來的,錄取的結果就越好,到8月才到的大多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學校了。



拆開EMS的外殼,看著裡面詹河學院的通知書,薇薇有點失望,雖然早就

通過電話知道這個消息了,可是拿到通知書的這一刻,還是覺得微微的失望了。



嘆了一口氣,算了,畢竟還是本科,湊合吧。薇薇好看的眉毛抖了抖,把通

知書塞在挎包裡面,騎上單車回家去了。



雖然已經七月流火,立秋已至,天氣漸漸轉涼,可是秋老虎的日子還是有幾

分毒辣。騎車到家之後也是身上淋漓,半長的頭髮粘成一綹一綹的,貼在額頭上

,讓她覺得很是氣悶,盤算著是不是要洗個澡。



洗澡不是很方便,因為家裡還有其他人在,今天正好伯伯家也過來串門,他

的兒子錄取通知書比薇薇早了一個月,學校是某個211,比她的三流大學那是

好了很多。今天他們過來,在薇薇看來多少有點炫耀甚至挑釁的意味。



可是坐了一會兒,薇薇只覺得汗水越來越多,不僅僅只是剛剛濕潤了臉龐,

甚至現在覺得背上、小腹,雙腿上都不斷的有汗水流出,衣物越來越濕,偏偏夏

末,又不會穿的太多,所以也就漸漸的透明起來,讓薇薇覺得有些羞人。



正好這時候,伯伯他們一家說要出去一下,正好家裡沒人。那還是洗一洗吧

,薇薇下定決心,就去自己的閨房裡面尋找了一套衣服,到盥洗室裡面試了試水

溫,關上門準備沖個涼。



對著鏡子,薇薇看著自己的身材,覺得還是挺滿意的。姣好的皮膚,微有點

瓜子型的臉上唇紅齒白。一雙眼睛明眸善睞,盈如秋水,眉若新月。「就是不知

道以後大學的時候會有怎樣的男友呢?」薇薇不由得嘆了口氣,「也不知道以後

會有個怎樣的丈夫……」



解開衣服的鈕子,衣領微分,露出裡面白皙而又帶有些些粉色的肌膚。薇薇

對著鏡子看著,覺得很是喜歡。雖然沒有傳說中膚若凝脂的天份,但是在遊泳課

上,她曾經偷偷的比較別的女生的身子,都沒有她自己的誘人。



薇薇雙手拉住衣服兩邊,輕輕一分,那件穿了一個上午的白色繡花上衣就分

開了,把她的整個上身都暴露在鏡子前面。只看見鏡中的一個女子,肩如並刀,

臂若新藕,五指纖纖,細腰堪一握,胸前乳罩尚未除下,但是已經隱隱有無法束

縛的勢頭,將胸罩撐的渾圓鼓起。



「可惜……」薇薇又輕輕的吸了一口氣,「要是再高 一點兒就好了。」只

有一米五零的薇薇,確實在外貌上就這個唯一的缺點了。可是這基本上已經不能

實現了,畢竟高中畢業,十八歲的年紀也許會再發育,但是身高卻大多定型。



對著鏡子端詳了片刻,薇薇除下自己的裙子,只剩下胸罩和褻褲。胸罩是粉

色的,她買的是85D的尺碼,可是依然未能將她的雙峰完全包容,依舊露出了

一半的雪白半球。如果彎下一點點的腰,甚至可以看見球上殷紅半點,好像冰激

淩上的紅色櫻桃,又好像雪上初日。



就在薇薇對著鏡子欣賞自己的半裸體的時候,突然外面門鎖喀嚓一聲,然後

就是有人推門而入的聲音。薇薇心裡一驚,知道有人回來了,卻不知道是伯伯還

是家人。於是趕緊加快洗澡速度,將手伸到背後,摘下乳罩,又彎腰除下白色褻

褲。



乳罩一除下,整個渾圓的乳房就彈了出來,巍巍顫顫,頂端的紅色蓓蕾也隨

之上下起伏,甚是誘人。而彎腰除下褻褲的時候,更是凸顯出薇薇乳房的豪邁,

可是這時候薇薇無心欣賞更無心自戀,只是覺得有些害羞,想要盡快洗完澡。



開啟水蓮蓬,匆匆沖了一會,薇薇趕緊擦乾身子,準備穿上衣服。可是這時

候卻發現,自己忙中出錯,居然忘記把胸罩帶過來了。想把剛剛換下的胸罩穿起

來,卻發現在洗澡的時候已經弄的濕漉漉的,完全不能戴在身上。



「這可如何是好……」薇薇心裡有點慌亂。正在這時候,又聽見門開門關的

一聲「哢嚓」。



「謝天謝地,正好走了。」聽見來人終於出門了,薇薇草草套上內褲,穿上

裙子和衣服,連衣服的鈕子都慌張的沒扣上,就這樣一手拿著換洗的衣物,一手

拉住衣襟遮掩住上半身,迅速打開衛生間的門,露出一個眼睛,確定外邊沒人了

,趕緊光著腳走出來,就衝向自己的房間。



小小的大廳一閃而過,薇薇迅速打開自己的房門躲在裡面,又順手把門關上

反鎖,感覺安定了很多。心跳也穩定下來,覺得好丟臉呃,居然會在沒穿胸罩的

情況下走到大廳裡面,真真羞人。要是被人看見了……想到一半,臉龐不由得紅

起來,比洗澡之前的樣子還要俏上幾分,真是白裡透紅,與眾不同。



喘了兩口氣,薇薇轉身回來,想把衣服丟在一邊,等穿戴好了再放在洗衣機

裡洗掉。可是就在她轉身的時候,悚然發現自己的房間裡面居然不止自己一個人

,嚇得幾乎尖叫起來。



仔細一看,原來是伯伯的兒子,今年和自己同一年高考的那個叫做葉揚的家

夥。看來那傢夥也嚇了一跳,但是沒有自己那麼驚駭。



薇薇又羞又氣,問:「哥,你幹嘛在我的房間裡面!」葉揚回答:「你不是

說我旅行回來要把照片第一個給你看的麼?」薇薇想起來,這傢夥確實高考完就

去旅行了,然後在旅行的時候上網填報的志願,真是逍遙的踏實啊!可是……再

怎麼樣這樣的情況也不對吧?



「你給我先出去啦……」看著葉揚有點發紅的眼睛,薇薇也知道對方猜到發

生了什麼事情,更加地害羞了,低下頭不敢再看著他的眼神。



可是不低頭還好,一低頭,薇薇大為窘迫,發現自己剛剛跑的太急,把披在

外面的衣服拉開了都不知道。身上的衣服本來就是夏衣,又薄又輕,自己一隻手

抓住了衣襟兩邊,本來正好可以扣住雙乳的,雖然不能防止春光乍洩,但至少不

會徹底的暴露自己的身材。



可是現在發現一邊的衣襟已經掉開了,自己手裡抓住的只是衣襟的一角,半

邊身子完全露了出來,連自己引以為豪的乳房也露了一邊,殷紅一點的乳頭毫無

遮擋的落在對方眼中。這春光,洩的可是徹徹底底!



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情況所震驚,薇薇思緒一片紛亂,自己從來沒人看過的身

子居然被一個男性看去了!她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而葉揚不知道是驚呆了,

還是乘機大飽眼福,也一聲不吭的站在那裡。



過了好一會兒,薇薇才想起來遮掩,急忙拉起衣服把身子遮擋住,又對著葉

揚大叫「看夠了沒有,還不出去!」說著眼眶就紅了起來。葉揚一驚,趕緊走向

門口,什麼話都沒說。



葉揚走到門口的時候,剛剛要開門,發現薇薇還站在門邊,只好說「能不能

……讓一下?」



薇薇趕緊往邊上跨了一步。隨著她的步子,乳房一陣震顫。她發現葉揚的目

光也盯著她的胸部一直沒有離開。



薇薇又急又羞又氣,伸手就要把葉揚退出門外。可是沒想到她才一伸手,身

上披著的衣服就完全掉落了下來。這時候她身上除了一件粉白色的小內褲,已經

是一絲不掛了。



薇薇的臉頓時紅的和朝陽一樣,她居然在一個男人面前幾乎完全的暴露了自

己的身子!這可是自自己上學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的事情!她的腦袋頓時矇住了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該做什麼。甚至連掉落的衣服也一時忘記撿起來。



而站在薇薇身邊,正和她面對面的葉揚,呼吸頓時也粗重了起來。他的身高

比薇薇高了不少,至少一米七八的身材,不用彎下腰就能以俯瞰的角度看見薇薇

的胸前雙乳,以及雪白的乳房肌膚上的兩點紅色乳頭。



突然,葉揚雙手一伸,把薇薇抱了起來,把薇薇的胸口緊緊的貼在了自己的

身上。感受著薇薇乳房上傳過來的溫度和壓力,以及那兩點凸起對自己胸肌的挑

逗。



正好薇薇剛剛洗過澡,身上已經沒有了路上的塵土痕跡和汗水的味道,有的

只是少女身上的淡淡香味。據說,這種香味正是男性最好的催情劑。聞著這樣的

味道,又看著眼前裸露的只剩下細薄內褲的豪乳女子,哪個男人能克制的住呢?



更何況,因為剛剛的突發事件,薇薇甚至都忘記了蹲下和用手擋住前胸,只

是雙手保持著剛剛要拿衣服的姿勢,半懸在身前。這個姿勢看起來完全就像是要

擁抱對方一樣。



直到葉揚把她抱起,讓自己的乳房在對方的胸口上肆意擠壓、變形,薇薇才

略微清醒過來,想要把自己從他身上推開。可是葉揚的身高雖然一般,但是也足

足高出她一個頭。只要抱了起來,薇薇的雙腳是沒法著地的,完全不能受力。



因此,薇薇的手臂上推開的力道是如此的微弱,和葉揚此時的慾望比起來完

全是忽略不計,甚至可能還增加了一點點對方征服的慾望。



薇薇手忙腳亂的想要把葉揚從自己身上推開,全然不顧自己毫無章法的扭動

會給對方帶來多大的挑逗。只見葉揚的眼神越來越熾熱,瞳孔張大,手臂上的力

量和溫度都在增加。



突然,葉揚把薇薇再拉高了一些,一低頭,就吻了上去。開始的時候只是吻

在薇薇的臉頰上,但是隨著雙方的距離的縮短,已經難以自持的葉揚在薇薇臉上

尋找著,慢慢地就把自己的嘴唇覆蓋到薇薇的雙唇上去。



薇薇心下慌張,手臂微縮,放在葉揚胸前正要用力推開,卻發現他有力的舌

頭正在試圖分開自己的雙唇,更加慌亂,張口就叫「別……」。



豈料一張嘴,正好被乘虛而入。只覺得一條柔軟但是堅韌的舌頭瞬間就撬開

自己的唇齒,鑽了過來。那舌頭溫暖又帶有一點點的唾液,正在自己的櫻桃小嘴

中四處攪動,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似的。



薇薇哪裡經歷過這種場景,一下子就被葉揚尋找到自己的舌頭,兩人的舌頭

頓時黏在一起,相互攪動。她只覺得自己突然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了一樣,昏昏沈

沈的,任由葉揚把自己的舌頭弄來弄去,一會兒吸,一會兒吮,一會兒攪動。



忽然一股大力從嘴上傳來,薇薇不由自主的把舌頭被吸了出去,伸入葉揚的

嘴裡,被他的牙齒噙住。



「唔……」就算薇薇想說什麼,也來不及了。丁香小舌被對方含在嘴裡,櫻

唇被對方的嘴嚴密的堵住。只能「嗯」「哼」的悶叫,讓人覺得似乎是欲拒還迎





乘著薇薇無法表達自己的意見,更是神志不清的時候,葉揚放開了緊緊摟著

她的一隻手,迅速的用另一隻手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讓自己的胸膛和薇薇的

乳房再也沒有任何隔阻。



薇薇只覺得腦袋頓時「轟」的一聲,感覺到自己清白的乳房就這樣貼在了和

自己有血緣關係的男子身上,一種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感覺衝了上來,迷迷糊糊的

,又覺得有一絲的興奮,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但是總歸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清醒。



薇薇雙手在葉揚的背後無力的拍打,嘴裡含混不清的吐字,似乎是在說「放

開……」



可是這時葉揚的另一隻手並沒有閒著,在脫掉了自己的衣服之後,又順著薇

薇美麗消瘦的肩膀緩緩的撫摸了下來,摸過鎖骨,摸過薇薇的手臂,把她的手從

自己的背後拿了下來,引導著她的手,向自己的下身出發。



葉揚今天正好穿的是短運動褲,因此他很輕易的就帶著薇薇的白嫩的小手穿

過了自己的褲帶,伸向自己的內褲裡面。此時他的下身早已充血,膨大到無以復

加的程度。



薇薇被葉揚捉住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只覺得似乎一路向下,穿

過了一件衣物,又穿過一件更緊一些的衣物。



突然,她摸到了一些細細的毛髮,覺得有些疑惑,不知道這個是什麼,於是

用小手好奇的撓撓,就像平時梳理頭髮那樣的動作。心裡迷迷糊糊的想:「哥哥

好奇怪,為什麼要我摸他的頭髮……」



「可是,頭髮怎麼會長在下面?」



薇薇還沒想明白,就覺得自己的小手又被拉著往下了一點點。這時候她摸到

了一個從來沒有感覺甚至從來沒有想像過的東西。只覺得葉揚的手拉著自己的小

手往那裡一按,手中就多了一個粗大的、滾燙的東西。



「這是什麼呢?」薇薇迷迷糊糊的想,「葉揚是要我摸什麼啊?」開始的時

候,薇薇的掌心在那個粗大、滾燙的東西上磨蹭了一下,不知道是什麼,只覺得

手腕被葉揚的短褲勒的有點兒疼。秀眉一皺,正要說話,葉揚已經很體貼的用一

隻手把自己的運動褲和內褲都拉了下來,於是他的陽具就毫無束縛的跳了出來。



和薇薇的乳房一樣,葉揚的陰經也可以說是他引以為豪的身體的本錢。此時

薇薇的手摸了上去,尚不知自己的手上是怎樣的一個凶器,只是好奇的用掌心先

觸摸、感覺。



然後,薇薇小心的用手抓住剛剛那個物體。剛剛入手,就覺得實在是太大了

,一隻手掌完全張開再併攏,都沒辦法環在一起。帶著一點點的好奇心,她用力

擠壓自己的手心,希望能完成一個環形,完整的握住自己手心裡這個奇怪的東西





可是薇薇卻不明白這個動作對於葉揚來說是怎樣的一個挑逗。只聽見抱著她

的葉揚從喉嚨裡面嗯了一聲,手中的力量大了一些,手裡的動作也粗暴了一些。



剛剛還是一隻手環著腰抱著她,一隻手在她的後背撫摸的葉揚,現在突然停

止了撫摸,直接一隻手向下,拉住她剛剛換好的內褲,用力向下一扯。



只聽見「刺啦」的一聲。內褲沒有脫下來,卻直接被撕裂了開來。葉揚一隻

手用力,連續撕了好幾下,把一條好好的內褲撕的四分五裂,丟在一邊。



而薇薇的手心還在葉揚的陰莖上套著,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內褲被撕開了。



但是下身傳來的一絲涼意卻讓她不由自主的一抖,手指收縮,把陰莖更緊的

抓在自己手裡。



葉揚見狀,雖然覺得下身甚是蘇暢,但是這樣抓著畢竟不是很方便。就放開

薇薇的丁香小舌頭,把唇移到薇薇的耳朵邊上,小聲說:「輕一點,不是這樣抓

,要這樣……」,順便在他的耳中輕輕的吹了一口氣。



只看見薇薇瞬間全身發抖,兩腿不再保持這抗拒的姿態,而直接箍住葉揚的

一隻腿,緊緊的用力。



同時葉揚一說完,就引導著薇薇的小手,讓她稍微的放鬆一些,摸過自己的

陰莖根部,摸過棱溝,摸過龜頭,在返回來向下一點點,摸向自己的兩個睪丸。



薇薇只覺得葉揚的手帶著自己的手,暖洋洋的又有著男性的氣息,經過了一

個粗大的,似乎很堅硬又帶有點兒韌性的東西,慢慢的向上摸去。



大約摸了有十五、六公分,薇薇感覺到有個奇怪的凸起和一個細細的凹陷,

她不知道這個是什麼,就反覆了摸了幾次,可是還是不能明白這是什麼。



她閉著眼睛,又被葉揚緊緊抱著,乳房擠壓成扁扁的形狀被緊緊的貼在葉揚

的胸口上,所以也沒辦法低頭去看究竟自己手裡撫摸的是什麼。於是在反覆了幾

次之後,就繼續往上摸去。



這時候,薇薇發現自己手裡的物體好像快到盡頭了,但是很奇怪的是為什麼

會盡頭反而比前面的更大呢?她很好奇,甚至都忘記了自己正在和葉揚赤身裸體

的抱在一起。



在薇薇的撫摸下——雖然薇薇從來不知道該如何去撫摸、挑逗一個男人,但

是不知道就是最好的挑逗了,葉揚的呼吸越來越粗重。而他的呼吸正好是對著薇

薇的耳朵,薇薇只覺得一陣陣的心猿意馬,小腹莫名的收縮,心跳更加劇烈。



小手繼續撫摸,越過龜頭,向下摸去。突然,薇薇感覺到摸到了一個柔軟的

東西。手裡輕輕的抓了一下,發現裡面還有兩個橢圓的物品,放在手中甚至會感

覺到裡面輕輕的動彈。這已經超出了她的理解範圍了。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被

教育過為什麼男人的身體會和她完全不同。



而此時葉揚再也無法忍受了,喉嚨裡低低的吼了一聲,就勢轉了過來,走上

一步,把薇薇按倒在臥室的床鋪上面。



直到這時候,薇薇和葉揚緊貼著的胸口才算是分開。之間薇薇胸口的乳房已

經因為擠壓變得有些扁平,但是因為她本身的乳房就足夠豪爽,所以即使經過了

長時間的擠壓,甚至還是仰面平躺在床上,她的乳房依舊傲然挺立,盈盈而有彈

性。



乳房上還帶著一些汗水,以及擠壓在一起帶來的痕跡。沿著弧形的半圓乳房

向上巡視,可以看見頂部的一點殷紅。



薇薇的乳暈特別的小,大概只比乳頭稍微的寬一些,小巧玲瓏,和她的身子

一樣都是那樣的嬌小,令人憐惜。但是乳頭卻剛剛好好,大小適中,就好像和食

指的指頭一般大,因為充血而俏立婷婷。



白皙的乳房,配上嬌小的乳暈,還有因為剛剛激揚而矗立充血的殷紅乳頭,

這一幕落在葉揚的眼中,再是誘人不過。他再也無法忍住,彎腰一口噙住薇薇的

乳頭,吮吸起來。一隻手沒有閒著,抓住另一邊的乳房,用力的揉捏。另一隻手

也沒閒著,正從薇薇的鎖骨開始,慢慢的撫摸下來。



葉揚的手好像有魔力一般。握著薇薇乳房的手,正在乳房上肆意揉捏。他的

四個手指抓住雪白的乳肉,一起向裡用力,使得乳房深深的凹陷下去,同時還不

斷的任意扭動,讓乳房變成各種形狀。而剩下的一隻手指始終放在微微的乳頭上

,輕輕的摩挲、點、粘,甚至不時悄悄的彈弄一下。



而每次彈弄,薇薇的身體都要輕輕的顫慄一次,嘴裡發出誰也聽不明白的聲

音。她已經不再保持推開葉揚的姿勢了,而是仰面躺在床上,只留了兩條小腿彎

在床沿。兩隻手反向扣過來,緊緊抓住床單。隨著身體的每次顫慄,手裡的床單

也一次次的被抓緊、放鬆……



葉揚的另一隻手則從薇薇的臉龐開始,緩緩的撫摸過耳垂,沿著白皙光滑的

脖子,慢慢的摸過鎖骨和肩膀,再沿著乳房向下,越過弧形的腰,結實而渾圓的

臀部,慢慢的接近薇薇的腹部。



薇薇只覺得全身無力,發軟,任由葉揚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上遊走擺弄,直到

全身幾乎被他摩挲了一個通透,自己也覺得燥熱起來。如果這時候她能看見自己

的話,一定會覺得非常驚訝:那個仰面躺在床上任人撫摸,粉面飛霞,眉目滴水

,玉體橫陳,時不時還隨著乳房上一隻大手的動作而發出一兩聲無法抑制的呻吟

的人,真的是自己麼?



此時,葉揚的手已經撫摸過薇薇的全身,停留在薇薇的腹部,輕輕的摩挲。



薇薇只覺得有一個溫暖、柔軟的手,在自己的小腹上輕輕的上下左右擺弄,

時不時似乎是不經意的,輕輕的碰觸一下下身的陰毛。更是覺得含羞難忍,偏偏

卻又無力抗拒,甚至隱隱帶有一點點未知的渴望,嬌啼婉轉,呻吟喘息。



薇薇也說不清她渴望的是什麼,她從未經歷過這種事情,內心深處覺得不該

,不該在一個男人眼前暴露出自己清白的身子,不該讓自己最呵護最隱秘的乳房

和嬌貴的乳頭落在他人手中肆意玩弄、嘴裡任意叼銜。也覺得不該讓人撫摸自己

的身子,將自己身上一切的情景一覽無餘,哪怕這個人是她的親人,有血緣關係





可是又覺得這種接觸讓她有著從未感受過的體會,有著從未有過的歡愉,有

點高亢,有點迷離,有點希望沈醉其中的期待。



就這樣矛盾的心情中,薇薇平躺在床上,任由她的葉揚在她的身子上撫摸、

揉捏。或輕柔,或暴虐,但是無論是怎樣的力度,都能恰好好處的在她的承受范

圍之內,不會覺得難以忍受,只是羞不可抑。



葉揚的手已經在薇薇的小腹上遊走數次,往上就是淺淺的臍,往下就是油亮

的陰毛。在這兩者之間的接觸,讓薇薇更覺得欲得又止,想拒絕又捨不得這種似

乎在云端的享受,想要葉揚一直繼續卻又覺得說不出口。



葉揚的手停頓了一下,薇薇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那隻手不再在小腹遊走,

而是直接向下,覆蓋在她的陰毛上面。頓時薇薇的身軀一抖,不知道該拒絕,還

是該讓他繼續。就在心思不定的時候,葉揚的手只是稍微一作停頓,就繼續向下

,插入她兩腿的縫隙,掩蓋在她最不為人知的地方。



葉揚只覺得薇薇的陰毛相當可愛,手裡的感覺傳來,告訴他這個陰毛濃密但

是不會散亂,就好像是有常常梳理過一樣,長短有序,從手心拂過的柔和感和微

微的癢癢感覺,讓他心跳瞬間紊亂了一下。



但是也只是一瞬,葉揚直接把手移開,向下插入到薇薇的雙腿之間。入手之

時,只覺得濘濕一片,頓時心裡明白薇薇也已經動情了。就放在薇薇乳房上的手

,抓住她的手臂,摸索著找到她的手掌,和剛才一樣,引導著薇薇的手向自己的

陰莖撫摸。同時,俯下身子來,輕輕的對薇薇說:「薇薇,看看我,別閉上眼睛

,我希望你看著我。」,順便在薇薇的耳朵邊呼吸、吹氣。



薇薇只覺得心都快蕩漾出胸膛了。恍惚中她的手不再抓著床單,摸索著握住

了一個粗長的東西。葉揚覺得不夠,就把薇薇的另一隻手也抓了過來握住,並在

她的耳邊說:「好妹妹,你幫我弄一下。」



睜開眼睛,薇薇這才看見葉揚那雄壯的身子。只見眼前的人,身上點點滴滴

的汗水,有些還掛在身上,有些已經沿著肌膚順流而下,而有些,已經滴落在她

的脖子上、胸口、乳房上、小腹上……要是平時,她一定會覺得厭惡,不希望任

何汗水滴在自己身上。可是此時,看著葉揚的胸口和腹肌,她完全無法提起厭惡

的心思,甚至心裡覺得「好像他的汗……挺好聞的?」順著葉揚的胸膛往下看去

,薇薇突然有些好奇:「哥,你的那裡……也有毛啊?」



「嗯……」葉揚的陰莖正在薇薇手裡輕輕的玩弄,他已經快說不出話來了,

只能咬牙慢慢的回答,「是啊,妹妹你也有哦。」「真有意思,我以前從來沒見

過呢……啊……」薇薇終於發現自己剛才、和現在手裡握住的棒狀物是什麼了,

「這個是什麼,你們男人的下面……長得是這樣的嗎?」



「……」葉揚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好妹妹,你們沒上過生理衛生課?」突

然又想起來,是啊,妹妹剛剛高中畢業,現在的一般高中除了考試課,誰去上別

的偏門?於是就對薇薇解釋:「這個叫做陰莖……」「那下面這個球球呢?」



葉揚無語:「這個是睪丸。」



正說著,葉揚的手在薇薇的陰道口卻不會閒著,一直在慢慢的摩擦、揉捏。



隨著覆蓋在陰道口的大手的動作,薇薇也忘記了詢問,忘記了說話,只捏著

手裡的陰莖,不斷的顫抖,不時從嘴裡發出兩聲呻吟。



「好妹妹,把腳張開好麼?」葉揚見薇薇的陰道口已經在他的魔手擺弄之下

,濕如湧泉,急忙趁熱打鐵,說道。薇薇早已神志不清了,聞言就把雙腿分開。

還好她尚有一分清醒,一分害羞,只是把原本併攏的雙腳分開了一絲,不再如之

前那樣緊密。



可是這一絲就夠了。葉揚的手得到這一點空間,順勢乘虛而入。食指和中指

準確的找到薇薇的陰道口,左右摸索著找到了兩片細膩的如同油脂一般的陰唇,

再沿著陰唇慢慢摸索,找到上方一粒小小的凸起,心知這就是陰蒂了。



於是用食指和拇指輕輕鉗住那一粒小小的肉核凸起,再溫柔的揉捏,順著陰

蒂的邊緣慢慢旋轉。



薇薇被此一捏,頓時全身顫抖,蜂腰緊繃。一雙美麗的眼睛大大睜開,原本

輕輕握著著陰莖的手忍不住就用力一緊,不由自主的上下亂顫。卻不知不覺,手

裡的陰莖在她這樣擺弄下,又增大了許多。原本只有4公分左右的粗細,14、

5公分的長短,瞬間虯首怒昂,足足大了一圈長了一截,一隻手已經快要把握不

住,只有兩隻手一起扣住才能勉強包容。



而薇薇感覺到自己的下身正在被葉揚肆意玩弄,雖然心裡覺得很是羞恥,覺

得女孩子的那裡不應該被一個男性隨意觸摸、玩弄,但是卻又提不起力氣來拒絕

,身上一直軟綿綿,一陣高飛的感覺,煞是快活。



擺弄了一會兒,薇薇的下身已經是泥濘不堪,陰道里面流出的淫水大濕了一

片床單,甚至連原本細密有致的陰毛也被弄濕,在葉揚的魔手挑逗、蹂躪下粘成

一團、一綹,雜亂無章。



葉揚見此情景,知道身下的美人不但已經被挑起了春情,還被跳動起了身體

的慾望,情知火候已經八九分了,於是把手抽了出來,用雙手溫柔的分開薇薇的

雙腿,順便把薇薇的雙手從自己昂首舉頭,獨目怒睜的陰莖上拿下,環在自己身

後。然後把雙膝併攏,擠入到薇薇微分的雙腿之中。



薇薇只隨著自己被葉揚任意擺弄,完全忘記了反對的心思。隱隱覺得自己的

雙腿被人打開,手臂被舉了起來,放在了一個結實有力的後背上面,順手就抱住

,還拉向自己的胸口。



葉揚發現薇薇把他拉向她的胸口,也無法忍受薇薇這麼主動,熱血上湧,順

勢就趴在薇薇的乳房上面。弓起後腰,用自己的嘴巴慢慢舔過薇薇的乳溝,再用

舌頭慢慢品嚐她美麗、柔軟的乳房。從最外圍開始,一圈一圈的舔上去,逐步接

近那最美麗的頂端,突然一口叼住。



薇薇全身顫慄,只覺得自己的乳頭被葉揚含著,乳頭在他的舌頭撩撥下左右

晃動,不時被舌頭上凸起的味蕾用力刮過去。每次刮過,都會覺得全身顫抖,舒

爽無比,只想夾緊下身。



慢慢的,葉揚的嘴巴舔過薇薇的乳房,舔過乳頭,再舔過她的脖頸,以迅雷

不及掩耳之勢再次封住薇薇的櫻唇。



此時薇薇已經不再和剛剛那樣青澀了,也同樣以雖然不熟練但是熱烈的回吻

來迎合葉揚。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唾液交接,有些瘋狂的樣子。



葉揚的手,則乘著親吻的時候,偷偷的繞過薇薇的後背,從肩膀後方伸出,

反扣住薇薇的鎖骨,緊緊地固定住兩人的身子,再慢慢的把自己的下身貼近薇薇

的下身。



當兩人的下身接觸在一起的時候,薇薇全身一抖,她雖然已經失去大部分思

考能力,但是也知道自己下身接觸到了什麼,那就是葉揚粗大的陰莖。但是她並

不知道葉揚把陰莖貼近她的下身是要做什麼,因此也沒有反抗,依然任由葉揚動

作,自己還是緊緊的抱著葉揚。



葉揚沒有受到抵抗,就把陰莖慢慢的移動,尋找著最佳的角度和入口。此時

薇薇只覺得那個肉棒在自己的下身好像蠕動一般在點來點去,不由的好奇道:



「哥哥,你在找什麼嗎?」



葉揚笑道:「是啊,我在找你的陰道入口呢。」「你找得到嗎?」



「要不妹妹你幫我一下?」其實葉揚已經找到了薇薇的陰道口,但是他更希

望是薇薇來幫他把自己的陰莖插入妹妹的陰道中。



薇薇不知就裡,於是真的伸手握住那個巨大的陰莖,移動的放在自己的陰道

口,只覺得兩片陰唇似乎隨著呼吸一張一合,好像在舔舐那個陰莖,又好似在盼

望那個陰莖盡快插入一樣,心裡只覺得奇怪,卻也不去深想。只是在對準之後,

說:「哥,對準了」



然後又疑惑的問:「哥,你不是想插到我的陰道里面吧?」葉揚笑笑,說:

「是啊,哥哥已經快忍不住了。」「可是哥哥的陰莖那麼大,能插入麼?我以前

用手指摸過,這裡很細的呢。」葉揚失笑,雖然他也希望能給薇薇多一些解釋,

但是他已經有些無法克制了,就簡單回答:「我們試試不就知道了?」



「好……吧……」薇薇有點猶豫,「那我們這樣是在做什麼呢?」天真的女

孩子呃。



「嗯……因為我愛你,我們做的行為就叫做『做愛』。」葉揚說著,慢慢的

把自己的陰莖沿著剛剛校對好的路徑,緩緩的擠到薇薇的陰道口中。



薇薇聽見這個詞,終於想起來什麼:「把你的陰莖插到我的陰道里面就是做

愛啊?」她終於有點慌亂了,「同學說,做愛會懷孕的!而且我也不想這麼早做

愛啊。」雖然薇薇和很多女子一樣做過為人妻為人母的幻想,但是她卻不知道原

來這樣一個過程就是為人妻為人母的一個必經之路。



可是已經晚了,薇薇只覺得她的下身正在被一個巨大而又滾燙的陰莖分開,

而且那個陰莖還在向裡面頂入。不由得哭叫起來:「我不要做愛啊,我不要懷孕

……」



葉揚哪裡肯停下,他看見薇薇的反抗並不是很激烈,知道她還在天人交戰:



一邊是自己的堅持,一邊是身體的慾望。便望慾望上加了一把火:「做愛也

可以不會懷孕的啊,而且做了之後你就會喜歡上這項運動的哦。」說著,葉揚的

陰莖已經分開薇薇的外陰,把整個乒乓球大的龜頭塞入陰道口了,同時覺得裡面

已經有了很大的阻力,心裡暗暗覺得驚訝:這小妮已經這麼濕了,居然還這麼難

插,莫非是個名器?這可不能便宜了別人!



可憐的薇薇,下身被滿滿的堵住了一個龜頭,只覺得酥麻又有點疼痛,尋思

抗拒又覺得舒爽迎合,莫是矛盾啊。力量又不足以推開身上的人,只能嘴上哽咽





「你是我哥哥啊,我不能嫁給你的,你放開我吧。」「那,妹妹你嫁給我吧

。」葉揚聽了,隨口說道。薇薇聽了頓時愣住,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就在這一愣的功夫裡面,陰莖又插入了一寸來長,整個龜頭已經沒入了薇薇

的陰道中。葉揚只覺得前方似乎頂到了什麼,心裡有數,這就是薇薇的處女膜了





葉揚不急著捅破薇薇的處女膜,只是讓陰莖貼著那片阻隔,再緩緩退出、緩

緩插入,讓龜頭不斷的刮擦這薇薇的陰唇和陰道。



未經人事的薇薇如何能承受這樣的挑逗,頓時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斷斷續

續的抗拒,又感覺到自己下身正在被一個巨大肉棒插入,肉棒的溫度似乎都超過

的兩人的體溫,滾燙滾燙。



葉揚微微一頂,對處女膜施加了一點點壓力。只聽見身下的人慘叫一聲「啊

,好……痛啊……」,薇薇不明就裡,帶著哭腔問,「哥……你是……不是插壞

了我的陰道……啊!,好痛。」



葉揚回答:「不是,這是你的處女膜被我的陰莖親到了呢!」雖然薇薇並不

是很瞭解男女之事,但是也略微知道處女膜的意義的,連忙拒絕:「你不要弄破

啊,我怕。」



「怕什麼?」葉揚故意挑逗,依舊強忍這一捅到底的慾望,輕輕抽插了兩下





他是希望把好的東西慢慢品味的性格,所以才能忍到現在。



「怕……啊……」葉揚又抽插了一下,這次比之前所有的抽插都要深入一些

,陰莖已經可以感覺到處女膜被頂的有點變形了。薇薇抽泣的說,「我不要懷孕

,不要被捅破處女膜啊……啊……」



「不會懷孕的哦」,葉揚舔著薇薇的耳垂,悄悄說,「不過,你後面那個要

求呢……,我沒聽清楚啊。」



「不要捅破處女膜啊」薇薇尖叫。



「誰的處女膜?」葉揚又抽插了一下,這次插入的更深,有著薇薇淫水的滋

潤,兩人的下身務必潤滑,要極大的克制才能忍住通道最深處的慾望。



「我的……」薇薇也有些無法克制了,她的身體出賣了她。但是因為處女膜

被壓迫的疼痛,使得她還保留了一絲清明。



「處女膜在哪裡呢?」



「我的……那裡」



「那裡呢?」邪惡的挑逗。



「……」薇薇無法忍受葉揚一次次逐漸深入的陰莖,終於開口,「我的處女

膜。」說完,自己都覺得很羞恥,但是心底的快感卻感覺增加了一分。



葉揚感覺到薇薇的下身似乎更加濕潤了,心裡更加快意,繼續問:「誰捅破

你的處女膜呢?」他繼續挑逗,也不忘記繼續把自己的陰莖在薇薇的陰道里面出

入了好幾個來回,一次比一次深入。



薇薇心裡害怕,終於克制不住,低聲叫了出來:「哥……啊……不要捅破我

的處女膜」



誰知葉揚又問:「我的手在你背後呢,用什麼捅破啊?」「啊……用……那

個什麼」薇薇終於想起來了,「不要用陰莖……啊……捅破我的……啊……處女

膜!」下身的陰道在葉揚的輪番抽插下,她已經話不成句了。



可是葉揚不滿足,問:「那,整句話怎麼說的呢?」薇薇已經感覺到那個巨

大的陰莖已經隨著每次的抽插,越來越深入到她的陰道里面,而每次抽插都會撞

擊到她的處女膜,並且壓迫著她的處女膜往裡面凹陷一段距離,每次凹陷,都帶

來一絲疼痛,這個疼痛越來越劇烈,情知如果再不說出個囫圇話,自己的清白身

子真的就要破在這裡了,終於放下一切言語上的牴觸,低聲叫起來:「不要用你

下身那個粗大的陰莖捅破我陰道里的處女膜!」「……」葉揚有點驚訝,居然她

還有精力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不過他還有後招,就說道:「前半句我聽清楚了,

後面半句沒聽清楚,再說一遍……不要用我下身粗大的陰莖,然後什麼?」隨著

這句話,他又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和力度,並且每次都更加深入了一些。



「啊……」薇薇隨著他的抽插,全身酥麻,手腳都完全用不上力氣。而且更

可惡的是,胸前的龐大的乳房一直被葉揚俯下的胸膛不斷摩擦,自己早已矗立堅

聳的乳頭一直在他的胸口一上一下的刮碰擦擠,實在是越發的無法控制自己的身

體,只覺得下身不由自主一陣陣抽搐,一陣陣緊縮,每次緊縮都會伴隨著一波波

快感,如同浪潮一樣襲來,讓自己神志不清。並且隨著酸麻的感覺,陰道里也不

斷的流出更多的體液,潤滑著兩人的結合部。



並且感覺到葉揚的越發深入,薇薇感覺到自己陰道里的處女膜已經逐漸的被

擠壓到了盡頭,每次衝撞都能儘量的深入在陰道內部,深深的插在裡面,並且龜

頭直頂在處女膜的小口上,然後用無可抵擋的力量向內突入,直到自己感覺到處

女膜即將破裂的疼痛的時候,那個可惡的陰莖才似乎意猶未盡,勉勉強強的慢慢

退出她的陰道。可是雖然疼痛,但是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爽,薇薇不知道這是

為什麼,只能覺得自己好羞恥。



「下半句要說清晰哦」葉揚看著薇薇的已經迷離的眼神,邪惡的追問,「不

要用我粗大的陰莖,然後什麼?」



這時候如果有第三方視角能看見兩人的動作,就可以發現,薇薇的陰道已經

被陰莖深深的插入。但是因為處女膜的韌性,和插入者的力道恰好的控制著,所

以還沒有破損。只是陰道外圍的陰唇已經大大分開,一根沾滿了濕濕的淫液的,

漲的有些發紫的陰莖,正在陰道中一抽一插。每次抽插都深入大約一半,插入的

時候,陰唇霎時向兩邊分開,陰道口肉眼可見的鼓了起來。而抽出的時候,就看

見肉色帶點紫色的陰莖從陰道里濕噠噠的拔出,帶著些許透明的淫液,逐漸的沿

著男根留下。



羞恥歸羞恥,薇薇也知道如果葉揚再不停下他在自己陰道內抽插的動作,自

己的處女膜必定會被捅破,於是勉強集中起精神,抵抗著一波一波的痛感和快感

的糾纏,開口快速的回答葉揚的要求:「捅破我……啊……的……陰道里的……

處女膜!」



「不行,沒有連續,再說一遍。」說著,葉揚的陰莖已經深深的插入了薇薇

的陰道。接近十七釐米長,五釐米粗的陰莖,已經有接近一半插入到薇薇的陰道

裡面,並且深深的撐開了她的處女膜。葉揚感覺,只要再進去一點點,就會得到

身下的美女的處女了。但是他依然引而不發,就這樣僵持在這個程度,繼續要求

薇薇回答:「不要用我的陰莖,然後什麼?」



薇薇終於無法克制住自己了,即將被破身空恐懼讓她失去理智,大聲而快速

的喊了出來:「捅破我陰道里的處女膜!」



葉揚聽了,對薇薇說,「好的,滿足你哦。」



薇薇鬆了一口氣,感覺到自己下身的處女膜上的壓力漸漸的消失,原本填滿

了自己陰道的充實感也逐漸的減弱,知道陰莖正在慢慢的退出自己的陰道,終於

全身放鬆了下來,可是瞬間又覺得有些空閒,有些不捨,下意識的稍稍加緊了自

己的雙腿,似乎想要把那個大陰莖留在自己體內。



可是就在這一刻,薇薇突然覺得有些不對,似乎,剛剛自己說出來的那句話

有點歧義啊?



還沒細想,其實葉揚也不會給她時間細想,就聽見身上的男人說:「好的,

滿足你哦。」



瞬間,只見葉揚的下身停止抽出,反而用不是很快,但是卻沒辦法讓薇薇反

應過來的速度,向著陰道中插入,眨眼就抵達薇薇的處女膜上面。薇薇驚恐的睜

大了眼睛,剛要尖叫,卻被葉揚順勢趴在自己胸上,保持著對乳房的壓迫,同時

吻住了自己的嘴巴,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能驚恐的嗚嗚直叫。



薇薇明白,自己剛剛的話被葉揚誤導說錯了,現在失身在即。可是事已至此

,她話說不出來,又完全施展不出力氣來抵抗,只能默默的承受了。



薇薇只感覺那個巨大的陰莖頂在了自己的處女膜上面,稍一停留,就堅定的

向陰道深處插入。處女膜不斷的試圖阻止陰莖的侵犯,卻一直徒勞無功。只能不

斷的被拉伸,拉伸,節節敗退,直到陰道深處。此時,陰莖已經插入了一半多,

比之前都要深入。處女膜也被拉伸到了極限,隨時都可能破裂。



感受下身充實的快樂,也感受著陰道內部即將撕裂的疼痛,薇薇完全不能抵

抗。只感受到那個粗壯的肉棒越插越深,然後,又停了下來,同時也感覺到自己

的處女膜已經到了極限。



深深呼吸一口氣,葉揚把下身往前一頂。薇薇頓時感覺到那個巨大的凶器突

破了自己陰道里那道防線的阻攔,深深的越過防線,直插身體的最深處,不由得

淚落紛紛。相比失身的心理打擊,陰道里的疼痛反而不是那麼明顯了。



而此時葉揚才放開薇薇的雙唇,開始輕柔的吻著她的櫻唇,吻著她掉落的淚

水。悄悄的說:「薇薇,疼不?」



「嗯……」明知已經失身,薇薇也不鬧,只是克制不住眼淚,問,「這就是

做愛了麼?我已經不是處女了麼?」



葉揚回答:「是的,我得到了你的身子,你把你最好的處女給了我,但是,

我們這樣還不算是做愛呢。」



「還不算做愛?你的那個都插到裡面來了,我好痛……」「過一會兒就不痛

了,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做愛。」葉揚說著,慢慢的把陰莖拔到出口處,

起身低頭一看,陰莖上有了一絲絲的血跡,陰道口也有血跡隨著淫液滴落。不禁

又激動起來,說:「好妹妹,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愛吧。」說完,就又開始抽插

起來。葉揚忍了這麼久,已經憋不住了,於是也不顧薇薇剛剛破身的痛楚,一捅

就捅到陰道的最深處。薇薇一下子覺得劇痛無比,還好痛楚中畢竟帶著強烈的快

感,似乎是龜頭的棱溝在刮擦著她的陰道深處,不禁又痛又癢又舒服,忍不住呻

吟了一下,抱緊了葉揚的身子。



葉揚在薇薇剛剛破身的陰道里不斷抽插,只覺得這個陰道緊窄無比,每次抽

插都要用下很大的力氣才能盡沒其中,拔出的時候也是生澀異常,好像有個小嘴

在那裡銜不讓他的陰莖拔出一樣。頓時覺得全身暢快,雖然用力不小。而薇薇在

他的大力抽插和撞擊之下,也漸漸覺得不是那麼的痛了,索性放鬆身子,隨他折

騰去了。



兩人一上一下,葉揚反覆抽插了數百下,直到陰道里裡外外都被開放完整,

甚至有幾次插得太深,幾乎把龜頭給捅到薇薇的子宮口去,弄得薇薇不得不在他

的後背撓了一下,抗議道:「哥哥,輕一點,疼啊……」葉揚不得不放緩慢一些

,使得薇薇更加快樂,甚至偶爾還很含蓄的「嗯」「呃」的叫兩聲。



雖然葉揚覺得薇薇的叫床有點小家碧玉的樣子,有些不是很盡興,但他也知

道薇薇剛剛破身,而且在家裡,何況薇薇本來就是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女,能小小

叫床兩聲也挺不容易了。就順口說:「這才是做愛,妹妹舒服不?」「嗯,舒服

,就是還有點兒痛……」就在這時,薇薇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那我們是在做

愛了,不要讓我懷孕!」



「嗯……」葉揚正在爽頭上,抽插的起勁,就沒有回答。



薇薇看了有點著急,就急著再說:「不要射在裡面!同學說,射在裡面會懷

孕的!」



葉揚正在一抽一插的爽,聽了就想,如果不內射,那豈不是有點遺憾?這麼

漂亮的妹妹,必須要留點兒紀念的。嘴上卻說:「好啊,不過你說的『裡面』,

是哪裡面呢?」



「當然是不要射在我的陰道里面了!」薇薇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答應

我!」



葉揚暗笑:「好的,我一定不射在你的陰道里面。」薇薇有過剛剛的教訓,

把這句話想了好幾遍,覺得沒什麼問題,就真正放鬆下來,任由葉揚在她的身上

胡搞。



只見葉揚的一根陰莖在薇薇的陰道里面不斷的拔出又插入,每次都飛快的帶

起一些淫液,撐開濕漉漉的陰唇。兩人交合的地方,隨著抽插的繼續,不斷的滴

下大量的淫水,期間還有一絲絲的血跡隨著淫水流出。有些粘在陰莖上,有些黏

在陰道口,把原本薇薇粉紅可愛的陰道陰唇,又染上了一層更深的紅色。



薇薇也漸漸的迷糊起來,嘴裡管束不住的開始亂叫「哥哥愛我」、「啊……

」、「好舒服」、「用力」,葉揚也很配合的賣力活動。



就這樣兩人抽插了大約半個小時,薇薇一直緊緊抱著葉揚。突然沒來由的全

身痙攣,發抖起來,更加用力的抱住了葉揚,叫著「啊……」,「啊,好奇怪的

感覺……」



葉揚知道,這是高潮來了。他自己剛剛一直在克制著自己的高潮,現在看見

薇薇這個樣子,頓時腰上用力,大力的對著陰道口抽插撞擊,每次都全根沒入,

直抵薇薇的子宮口。只覺得陰道深處似乎有個小嘴,隨著他每次深入的撞擊,都

要親他的陰莖一下。而自己拔出的時候,那個小嘴又大力的吸著他的龜頭,舍不

得放開。



放開克制大力才抽插不到五分鐘,葉揚也感覺自己的身體緊繃,知道馬上就

要射了。薇薇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陰莖變得更大起來,把陰道撐的更加疼痛,也更

加舒服,心裡也清楚葉揚要射了,忙說:「哥哥,你答應我的不要射在陰道里面

!」葉揚滿口答應:「好的。」下身卻不停的撞擊,讓龜頭不斷的捅到薇薇的子

宮口。而薇薇有了葉揚的答覆,也放心下來,由得葉揚瞎搞。



隨著葉揚最大力的一次衝撞,陰莖前所未有的深入到薇薇的陰道里面,整個

龜頭似乎通過了薇薇的子宮口,正好那道棱溝嵌在那裡。兩人同時身體發抖,緊

緊擁抱。薇薇發覺不妙,剛剛要說話,就感覺到自己的陰道中似乎有一陣陣脹大

的感覺,那是陰莖的震顫——葉揚射精了。



葉揚感覺到自己的精液一陣陣噴湧而出,忍不住抱緊薇薇,把自己的胸膛完

全的貼緊薇薇的乳房,用力壓了下去,甚至把粉紅的乳頭的壓的凹陷下去。而睪

丸一陣陣收縮,把大量的精液一波又一波的通過兩個人下身結合緊密的通道里,

噴射在薇薇的子宮裡面。



薇薇只覺得有好多股滾燙的液體噴撒在自己的身體內部,哪裡還能不明白髮

生了什麼事情,心下大急卻又因為高潮說不出話來,只能紅著臉喘氣。直到葉揚

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在自己的子宮裡,兩人緩了一口氣,這才有力氣,問:「你答

應我不要射在陰道里面的,為什麼說話不算話啊!」葉揚說:「沒有啊,我答應

你不要射在陰道里,我也做到了啊,我剛剛是射在你的子宮裡面啊!」



薇薇一想,好像真的又是自己中了他的計策,無話可說,只能無力的推開葉

揚,坐了起來,開始檢查自己的下身。發現以往自己小心呵護的陰唇已經被抽插

的紅腫無比,陰道口不再和以前那樣是細細的一條線,而是變成一個圓形,一時

還沒辦法閉合。陰道口血跡淋漓,還不斷有一滴滴的清清的液體流出,薇薇知道

那就是自己的淫液。除了淫液,還有一絲絲的血跡隨著呼吸,慢慢的滲出陰道口

,再擡頭一看,身邊的葉揚的下體陰莖上,也有著一絲絲的血跡,不由得又羞又

氣。



正欲說些什麼,卻發現陰道口中淌出了許多白色的液體,還沒明白過來,就

聽見葉揚說:「這就是男性的精液呢,只有射在女孩子的陰道里面,才算成功的

做愛哦。」



聽了這句話,薇薇終於緊張起來,她發現自己的陰道口正不斷的流出大量的

白色精液,而且隨著身體的恢復,陰道口也逐漸閉合起來,眼看就要把剩下的精

液都關在自己體內,連忙說:「你這個大壞蛋哥哥,還愣著做什麼,快想辦法不

要讓我懷孕啊!」



葉揚就問:「你上次的大姨媽什麼時候來的?」「這個有什麼關係?」薇薇

想了想,說,「上個月底吧。」「那就沒關係了」葉揚低頭算了一下,告訴薇薇

,「現在做愛是不會懷孕的,這是安全期。」



於是,薇薇放心下來。兩人前後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現在趕緊把衣服穿了起

來,生怕家長很快就要回來。



之後的大學每個假期,葉揚都會找一些藉口到薇薇家裡,或者約薇薇過來,

兩人一起做愛,而且每次都射在薇薇的體內。葉揚時間控制的很好,一次都沒有

懷孕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