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老公,我真是幹夠了!每天看著那群人的醜惡嘴臉我就夠了!」婉婷恨恨

的說道。



「又怎麼了?誰又欺負你了呀?」黃敏忠佯作不知的問道。



「還不是老王那群賤人排擠我!今天又給我臉色看!氣死我了!」婉婷臉色

籠罩著一片烏雲說道。



「哦,唉,要不這樣吧,這群壞東西既然咱們鬥不過她們,趁早離開,別惹

的一肚子氣,再壞了身體,咱們多方打聽著點好工作,一有合適的就換!」黃敏

忠把婉婷摟到懷裡安慰道。



「也只有這樣了,唉,明天我就去找找姐妹們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工作推薦。」



婉婷一副無奈的樣子伏在黃敏忠懷裡說道。



男主角黃敏忠是做律師工作的,女主角妻子劉婉婷在一家美容院上班,主要

負責顧客的按摩推拿什麼的,技術含量很高,可是由於公司用人不當,錯用了一

個副總一個姓王的老娘們,看到婉婷技術好,提成高,就眼紅,想要拉攏婉婷和

她一起合夥黑公司的錢,可是婉婷很有骨氣,不肯向這種人低頭,便處處受到這

個王總的迫害,最後被逼的實在無路可走了,便出現了上文的一幕。



「寶貝兒,別生氣了,你看孩子都睡了,咱們是不是也早點洗洗睡呀?嘿嘿

~」黃敏忠一臉淫笑對著妻子說道。



「真討厭,人家哪有心情麼,你也是就當個小破律師,掙那點錢哪裡夠養家

呀!孩子那麼小,眼看就要上幼稚園了,我要實在找不到工作,你讓孩子以後怎

麼辦?想到這些我就窩火!誰讓我找了你這麼個男人呢!快睡吧~別想好事了,

我困了,去洗漱了!」婉婷懶洋洋的起身朝浴室走去。



看著婉婷那一米七左右的標準身高,體型苗條勻稱,絕對的屬於該鼓的地方

鼓該凹的地方凹的體型!由於常年做美容行業,本來就白皙的皮膚更是嫩的如嬰

兒般細膩,一頭長髮柔順光亮,可是因為工作原因總是用發卡盤起來,自然而然

養成了習慣,讓人歎息不已。



不一會妻子洗漱完,從於是走了出來看到黃敏忠呆呆的發愣,問道:「你還

不快去洗?一會別再玩電腦了,早點睡,明天還要上班呢!」



「哦,知道了。」黃敏忠不太情願的站起身來,走到浴室裡。



站在鏡子前面,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僅歎息起來,由於多年的律師生涯,

用腦過度,頭髮逐漸的稀落起來,而且白髮也時不時的從本來就不太多的發從中

一根接一根的鑽了出來。面部雖然還是那麼英俊,不過胸前原有的肌肉也開始松

弛了下來,肚腩也鼓了出來,歲月不饒人呀,三十幾歲的年紀,真不應該這幅德

行呀!想到這裡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這時一雙溫柔纖細的玉手從背後樓主了黃敏忠的腰,黃敏忠回頭一看,是妻

子婉婷。「別歎氣了,剛才是我說的太重了,這些年辛苦你了,你為這個家也沒

少操了心,看把你都累成設麼樣了。咱們以後多努力掙錢,爭取住上大房子,讓

孩子上一流的大學,讓那些曾經瞧不起我們的人看看!」婉婷的雙手溫柔的在黃

敏忠身上遊走著。



黃敏忠回頭一把抱住了妻子,看著妻子的眼睛說道:「婉婷,你放心,咱們

都努力,明天一定會很美好的!相信我!」說完,黃敏忠的雙唇深深的吻在了妻

子那柔嫩的櫻唇上。



「嗯,老公~人家想要那個嘛~」妻子婉婷貼在黃敏忠身上扭扭捏捏的做小

女兒狀。



「什麼呀?要什麼呀?」黃敏忠裝作不懂的說道。



「討厭啦~不管你了~我去睡覺了,你有本事別來煩我!」婉婷撒嬌似地推

了黃敏忠一把,轉身回了屋裡。



「好啦,知道啦,我這不正在洗白白麼?你也趕緊準備一下喲,嘿嘿。」黃

敏忠心裡樂開了花。



時間就是金錢,於是黃敏忠抓緊時間,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洗漱完了,

扭頭就進了屋。



屋內只開了一盞暖色的檯燈,妻子婉婷早就鑽進了被窩裡裹得嚴嚴實實的,

還假裝打起了鼾聲~黃敏忠躡手躡腳的爬上了床,剛伸手要掀被子,就被妻子婉

婷打了一下手。「討厭,這麼久,罰你不準進被窩,不準碰我喲!」婉婷做了個

鬼臉調皮的說道。



「嘿嘿,好老婆,饒了我這回吧,下回不敢啦,嘿嘿,嘿嘿。黃敏忠一臉諂

媚的笑著,輕輕掀起了被子。



映入黃敏忠眼簾裡的先是一對被蕾絲雕花黑色惹火內衣包裹著的人間胸器!



接下令黃敏忠眼前一亮的是,妻子竟然穿了一雙黑色蕾絲寬邊吊帶絲襪,腰

間還系著吊襪帶,沒有穿內褲。黃敏忠癡癡的看了好一會,實在忍不住伸手摸了

過去,在那絲一般滑膩的美腿不斷遊走著。



「嗯~壞人!不許摸我!」妻子被黃敏忠摸得忍不住嬌吟了一聲,卻並不阻

擋黃敏忠的雙手在她的身上輕撫著。



黃敏忠低下頭,輕輕地剝掉妻子身上的內衣,一雙雪白的嫩乳展露在眼前,

妻子天生乳暈較大,乳頭也沒有像生過孩子似的那麼黑,反而略有一點淡粉色。



黃敏忠親吻著妻子的乳房,右手順勢摸到了妻子的私密之處,那裡淫水似乎

還沒有氾濫,黃敏忠輕輕地觸摸著陰蒂。隨著這番前奏,婉婷的面部開始潮紅起

來,喘氣也急促了起來。



「老公,給我親親下麵,快~」婉婷竟然按著黃敏忠的頭一個勁地往她的下

身推去。黃敏忠一把掀開了被子,將婉婷的一雙黑絲美腿徹底分了開來,一頭鑽

進婉婷的襠部。婉婷的陰毛不是很多,但是也有一點礙事,黃敏忠在親他的陰蒂

的時候,總有幾根不聽話的毛毛進入黃敏忠的嘴裡。黃敏忠一邊親著婉婷的陰蒂

一邊含糊的說道:「老婆,咱下次能不能把陰毛剃光了呀,你看人家日本和歐美

片子裡的女的,那個不都是剃得乾乾淨淨的呀!親起來也舒服!」



「嗯,好舒服~用力點~嗯,你就知道看那些片子,陰毛存在就有存在的道

理麼~嗯~嗯」婉婷享受著黃敏忠的服務,渾身隨著淫水的不斷增多,而抖動了

起來。



「快,快~老公,我想要,快上來,給我~嗯~」婉婷開始忍受不了黃敏忠

的這番舌戰攻擊,想讓黃敏忠立馬提槍上陣。



「老婆,可是,你還沒有給我親親呢?」黃敏忠一臉鬱悶的看著妻子。



「來不及了嘛,下次吧?好麼?快~快~嗯~快上來呀?」婉婷不斷催促道。



「哦,好吧,可是我的小弟弟才剛擡頭呢?你有前奏了,他還需要點呢!」



黃敏忠低頭看著略略擡起一點頭的小弟弟說道。



「要不咱們69式的吧,你也在幫我親親,我也幫你親親?」婉婷翻身坐了

起來說道。



「哈哈,這樣最好了,快點,老婆,也讓我試試你的口技進步了沒有?」黃

敏忠興奮地說道。



「看我不咬掉你的小弟弟,呵呵。」婉婷做了個鬼臉,順勢一口將黃敏忠的

小弟弟含進了嘴裡,右手套弄著陰莖,龜頭在嘴裡不斷地進進出出。



「啊,好爽呀,哦~舒服!哎喲喲,不要咬我哦,你的牙齒刮到我的龜頭了,

輕點~」黃敏忠眉頭一皺說道。



「再吆喝就不給你親了哈,嘿嘿,不小心碰到的,以後不給你親了你就不疼

了,嘿嘿。」婉婷調皮的笑笑說道。



「別呀,好啦好啦,以後你一定要多看點A片,你看人家女友的口技多好呀,

男主角都那麼享受,你也要有進步喲,嘿嘿,今天先不親了,來咱們把這個衝動

的魔鬼關進你的監獄裡吧!」黃敏忠一臉笑嘻嘻的翻過身來,將婉婷壓在身下。



「喲,水都這麼多了,小騷貨!魔鬼就要進來咯!」黃敏忠挺起身下那雄赳

赳的小弟弟在婉婷的陰唇上蹭了兩下後,全根沒入,只聽婉婷嬌呼一聲:「啊,

進來了?好舒服,啊~啊~輕點輕點,慢慢的動~啊……啊~」婉婷扭動著身軀

配合著黃敏忠的動作。



「老婆,你的監獄裡的溫度好高呀空間好狹小呀,空氣也快不夠用了,我的

魔鬼都快憋死了,我要抽出來,讓他喘口氣!」我開玩笑的把小弟弟往後一撤。



這猛地一刹車不要緊,婉婷立即大呼:「啊~可憐的小東西,不要出去呀,

快進來呀,乖,讓媽媽疼疼你,快呀~嗯,別逗我了,敏忠,快點啊我要它麼!」



婉婷回過頭來,一臉潮紅,楚楚可憐的說道。



「哈哈,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哦,你可要好好待它哦。我又來咯!」黃敏

忠再次提槍上馬,把婉婷翻過身來,將穿著黑色絲襪的雙腳擔在了肩上,下身猛

地一挺再次進入了淫水氾濫的小穴裡。



「啊~又進來了,好舒服呀,這次可不能讓你再跑了!~啊~看我夾住你~

讓你跑~!」婉婷故意的用那溫暖緊湊的小穴用力地夾了夾黃敏忠的陰莖,笑嘻

嘻的說道。



婉婷是剖腹產生育,陰道還不算鬆弛,也算緊湊有力,加上婉婷體質一直比

較好,在學校的時候也是運動健將,所以無論皮膚彈性還是肌肉都非常健康有彈

力,所以這一夾,讓黃敏忠暫態有將陰莖置身於一種又暖又濕又緊又有吸力的小

洞之中,婉婷陰道裡的褶皺摩擦著陰莖帶來的快感,令黃敏忠興奮不已。



「嗯~老婆~好舒服,夾住它,不要要它跑掉~哦~太爽了,你的小穴彷佛

還和處女的那麼緊~好爽!~」黃敏忠嘴裡含著婉婷的黑絲襪的腳尖,下身加快

速度的壓在婉婷身上抽動著。



「嗯~好的~,別讓他跑了,快,老公,啊……我要飛了,嗯嗯~我要呀~

哦~插到我子宮了,哦~嗯好爽呀~不要停老公!~啊~啊~」婉婷進入了高潮

狀態,一臉陶醉在性福裡的模樣。



「啊~爽吧,老婆!我愛你,我以後想每天都和你做愛!~你要不要?」黃

敏忠也有些癡狂的說道。



「好啊好啊,用力的幹我吧,啊~對,就這樣用力的幹我吧!嗯~嗯~我答

應你每天都讓你這樣幹我,用力點,讓你的魔鬼塞滿我的小穴吧!嗯~快點,我

要我要你~啊~」婉婷滿面興奮的嘴對著嘴與黃敏忠舌吻著。



半小時後,一場靈與肉的糾纏大戰伴隨著黃敏忠地一聲吼叫和婉婷渾身的一

陣冷顫而落下帷幕。婉婷深情地望著黃敏忠說道:「老公,你好棒喲,堅持了那

麼久,我都快被你弄散架子了,最近是不是冷落你了?」低頭看了看那剛從自己

身子裡抽出的陰莖,用手邊撫摸邊說道。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告別處女:第一次口交給了朋友的哥哥
[1]



「老公,我真是幹夠了!每天看著那群人的醜惡嘴臉我就夠了!」婉婷恨恨

的說道。



「又怎麼了?誰又欺負你了呀?」黃敏忠佯作不知的問道。



「還不是老王那群賤人排擠我!今天又給我臉色看!氣死我了!」婉婷臉色

籠罩著一片烏雲說道。



「哦,唉,要不這樣吧,這群壞東西既然咱們鬥不過她們,趁早離開,別惹

的一肚子氣,再壞了身體,咱們多方打聽著點好工作,一有合適的就換!」黃敏

忠把婉婷摟到懷裡安慰道。



「也只有這樣了,唉,明天我就去找找姐妹們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工作推薦。」



婉婷一副無奈的樣子伏在黃敏忠懷裡說道。



男主角黃敏忠是做律師工作的,女主角妻子劉婉婷在一家美容院上班,主要

負責顧客的按摩推拿什麼的,技術含量很高,可是由於公司用人不當,錯用了一

個副總一個姓王的老娘們,看到婉婷技術好,提成高,就眼紅,想要拉攏婉婷和

她一起合夥黑公司的錢,可是婉婷很有骨氣,不肯向這種人低頭,便處處受到這

個王總的迫害,最後被逼的實在無路可走了,便出現了上文的一幕。



「寶貝兒,別生氣了,你看孩子都睡了,咱們是不是也早點洗洗睡呀?嘿嘿

~」黃敏忠一臉淫笑對著妻子說道。



「真討厭,人家哪有心情麼,你也是就當個小破律師,掙那點錢哪裡夠養家

呀!孩子那麼小,眼看就要上幼稚園了,我要實在找不到工作,你讓孩子以後怎

麼辦?想到這些我就窩火!誰讓我找了你這麼個男人呢!快睡吧~別想好事了,

我困了,去洗漱了!」婉婷懶洋洋的起身朝浴室走去。



看著婉婷那一米七左右的標準身高,體型苗條勻稱,絕對的屬於該鼓的地方

鼓該凹的地方凹的體型!由於常年做美容行業,本來就白皙的皮膚更是嫩的如嬰

兒般細膩,一頭長髮柔順光亮,可是因為工作原因總是用發卡盤起來,自然而然

養成了習慣,讓人歎息不已。



不一會妻子洗漱完,從於是走了出來看到黃敏忠呆呆的發愣,問道:「你還

不快去洗?一會別再玩電腦了,早點睡,明天還要上班呢!」



「哦,知道了。」黃敏忠不太情願的站起身來,走到浴室裡。



站在鏡子前面,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僅歎息起來,由於多年的律師生涯,

用腦過度,頭髮逐漸的稀落起來,而且白髮也時不時的從本來就不太多的發從中

一根接一根的鑽了出來。面部雖然還是那麼英俊,不過胸前原有的肌肉也開始松

弛了下來,肚腩也鼓了出來,歲月不饒人呀,三十幾歲的年紀,真不應該這幅德

行呀!想到這裡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這時一雙溫柔纖細的玉手從背後樓主了黃敏忠的腰,黃敏忠回頭一看,是妻

子婉婷。「別歎氣了,剛才是我說的太重了,這些年辛苦你了,你為這個家也沒

少操了心,看把你都累成設麼樣了。咱們以後多努力掙錢,爭取住上大房子,讓

孩子上一流的大學,讓那些曾經瞧不起我們的人看看!」婉婷的雙手溫柔的在黃

敏忠身上遊走著。



黃敏忠回頭一把抱住了妻子,看著妻子的眼睛說道:「婉婷,你放心,咱們

都努力,明天一定會很美好的!相信我!」說完,黃敏忠的雙唇深深的吻在了妻

子那柔嫩的櫻唇上。



「嗯,老公~人家想要那個嘛~」妻子婉婷貼在黃敏忠身上扭扭捏捏的做小

女兒狀。



「什麼呀?要什麼呀?」黃敏忠裝作不懂的說道。



「討厭啦~不管你了~我去睡覺了,你有本事別來煩我!」婉婷撒嬌似地推

了黃敏忠一把,轉身回了屋裡。



「好啦,知道啦,我這不正在洗白白麼?你也趕緊準備一下喲,嘿嘿。」黃

敏忠心裡樂開了花。



時間就是金錢,於是黃敏忠抓緊時間,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洗漱完了,

扭頭就進了屋。



屋內只開了一盞暖色的檯燈,妻子婉婷早就鑽進了被窩裡裹得嚴嚴實實的,

還假裝打起了鼾聲~黃敏忠躡手躡腳的爬上了床,剛伸手要掀被子,就被妻子婉

婷打了一下手。「討厭,這麼久,罰你不準進被窩,不準碰我喲!」婉婷做了個

鬼臉調皮的說道。



「嘿嘿,好老婆,饒了我這回吧,下回不敢啦,嘿嘿,嘿嘿。黃敏忠一臉諂

媚的笑著,輕輕掀起了被子。



映入黃敏忠眼簾裡的先是一對被蕾絲雕花黑色惹火內衣包裹著的人間胸器!



接下令黃敏忠眼前一亮的是,妻子竟然穿了一雙黑色蕾絲寬邊吊帶絲襪,腰

間還系著吊襪帶,沒有穿內褲。黃敏忠癡癡的看了好一會,實在忍不住伸手摸了

過去,在那絲一般滑膩的美腿不斷遊走著。



「嗯~壞人!不許摸我!」妻子被黃敏忠摸得忍不住嬌吟了一聲,卻並不阻

擋黃敏忠的雙手在她的身上輕撫著。



黃敏忠低下頭,輕輕地剝掉妻子身上的內衣,一雙雪白的嫩乳展露在眼前,

妻子天生乳暈較大,乳頭也沒有像生過孩子似的那麼黑,反而略有一點淡粉色。



黃敏忠親吻著妻子的乳房,右手順勢摸到了妻子的私密之處,那裡淫水似乎

還沒有氾濫,黃敏忠輕輕地觸摸著陰蒂。隨著這番前奏,婉婷的面部開始潮紅起

來,喘氣也急促了起來。



「老公,給我親親下麵,快~」婉婷竟然按著黃敏忠的頭一個勁地往她的下

身推去。黃敏忠一把掀開了被子,將婉婷的一雙黑絲美腿徹底分了開來,一頭鑽

進婉婷的襠部。婉婷的陰毛不是很多,但是也有一點礙事,黃敏忠在親他的陰蒂

的時候,總有幾根不聽話的毛毛進入黃敏忠的嘴裡。黃敏忠一邊親著婉婷的陰蒂

一邊含糊的說道:「老婆,咱下次能不能把陰毛剃光了呀,你看人家日本和歐美

片子裡的女的,那個不都是剃得乾乾淨淨的呀!親起來也舒服!」



「嗯,好舒服~用力點~嗯,你就知道看那些片子,陰毛存在就有存在的道

理麼~嗯~嗯」婉婷享受著黃敏忠的服務,渾身隨著淫水的不斷增多,而抖動了

起來。



「快,快~老公,我想要,快上來,給我~嗯~」婉婷開始忍受不了黃敏忠

的這番舌戰攻擊,想讓黃敏忠立馬提槍上陣。



「老婆,可是,你還沒有給我親親呢?」黃敏忠一臉鬱悶的看著妻子。



「來不及了嘛,下次吧?好麼?快~快~嗯~快上來呀?」婉婷不斷催促道。



「哦,好吧,可是我的小弟弟才剛擡頭呢?你有前奏了,他還需要點呢!」



黃敏忠低頭看著略略擡起一點頭的小弟弟說道。



「要不咱們69式的吧,你也在幫我親親,我也幫你親親?」婉婷翻身坐了

起來說道。



「哈哈,這樣最好了,快點,老婆,也讓我試試你的口技進步了沒有?」黃

敏忠興奮地說道。



「看我不咬掉你的小弟弟,呵呵。」婉婷做了個鬼臉,順勢一口將黃敏忠的

小弟弟含進了嘴裡,右手套弄著陰莖,龜頭在嘴裡不斷地進進出出。



「啊,好爽呀,哦~舒服!哎喲喲,不要咬我哦,你的牙齒刮到我的龜頭了,

輕點~」黃敏忠眉頭一皺說道。



「再吆喝就不給你親了哈,嘿嘿,不小心碰到的,以後不給你親了你就不疼

了,嘿嘿。」婉婷調皮的笑笑說道。



「別呀,好啦好啦,以後你一定要多看點A片,你看人家女友的口技多好呀,

男主角都那麼享受,你也要有進步喲,嘿嘿,今天先不親了,來咱們把這個衝動

的魔鬼關進你的監獄裡吧!」黃敏忠一臉笑嘻嘻的翻過身來,將婉婷壓在身下。



「喲,水都這麼多了,小騷貨!魔鬼就要進來咯!」黃敏忠挺起身下那雄赳

赳的小弟弟在婉婷的陰唇上蹭了兩下後,全根沒入,只聽婉婷嬌呼一聲:「啊,

進來了?好舒服,啊~啊~輕點輕點,慢慢的動~啊……啊~」婉婷扭動著身軀

配合著黃敏忠的動作。



「老婆,你的監獄裡的溫度好高呀空間好狹小呀,空氣也快不夠用了,我的

魔鬼都快憋死了,我要抽出來,讓他喘口氣!」我開玩笑的把小弟弟往後一撤。



這猛地一刹車不要緊,婉婷立即大呼:「啊~可憐的小東西,不要出去呀,

快進來呀,乖,讓媽媽疼疼你,快呀~嗯,別逗我了,敏忠,快點啊我要它麼!」



婉婷回過頭來,一臉潮紅,楚楚可憐的說道。



「哈哈,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哦,你可要好好待它哦。我又來咯!」黃敏

忠再次提槍上馬,把婉婷翻過身來,將穿著黑色絲襪的雙腳擔在了肩上,下身猛

地一挺再次進入了淫水氾濫的小穴裡。



「啊~又進來了,好舒服呀,這次可不能讓你再跑了!~啊~看我夾住你~

讓你跑~!」婉婷故意的用那溫暖緊湊的小穴用力地夾了夾黃敏忠的陰莖,笑嘻

嘻的說道。



婉婷是剖腹產生育,陰道還不算鬆弛,也算緊湊有力,加上婉婷體質一直比

較好,在學校的時候也是運動健將,所以無論皮膚彈性還是肌肉都非常健康有彈

力,所以這一夾,讓黃敏忠暫態有將陰莖置身於一種又暖又濕又緊又有吸力的小

洞之中,婉婷陰道裡的褶皺摩擦著陰莖帶來的快感,令黃敏忠興奮不已。



「嗯~老婆~好舒服,夾住它,不要要它跑掉~哦~太爽了,你的小穴彷佛

還和處女的那麼緊~好爽!~」黃敏忠嘴裡含著婉婷的黑絲襪的腳尖,下身加快

速度的壓在婉婷身上抽動著。



「嗯~好的~,別讓他跑了,快,老公,啊……我要飛了,嗯嗯~我要呀~

哦~插到我子宮了,哦~嗯好爽呀~不要停老公!~啊~啊~」婉婷進入了高潮

狀態,一臉陶醉在性福裡的模樣。



「啊~爽吧,老婆!我愛你,我以後想每天都和你做愛!~你要不要?」黃

敏忠也有些癡狂的說道。



「好啊好啊,用力的幹我吧,啊~對,就這樣用力的幹我吧!嗯~嗯~我答

應你每天都讓你這樣幹我,用力點,讓你的魔鬼塞滿我的小穴吧!嗯~快點,我

要我要你~啊~」婉婷滿面興奮的嘴對著嘴與黃敏忠舌吻著。



半小時後,一場靈與肉的糾纏大戰伴隨著黃敏忠地一聲吼叫和婉婷渾身的一

陣冷顫而落下帷幕。婉婷深情地望著黃敏忠說道:「老公,你好棒喲,堅持了那

麼久,我都快被你弄散架子了,最近是不是冷落你了?」低頭看了看那剛從自己

身子裡抽出的陰莖,用手邊撫摸邊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