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靜欣,今年快要24歲了,有一個很要好的男朋友。



不用說性交,我們就連肉帛相見從都來沒有試過,最多只有跟他擁抱,接吻

,或者讓他隔著外衣摸摸罷了。



我時常被兩位閨中密友-樂宜和皓雪-取笑我到了24歲還是老處女一名!

說真的,我自問樣張出眾:瓜子口面,一雙大眼楮,鼻子高高,笑容也很甜!雖

然身材不是那些誇張型,倒也一點都不算失禮:34C-23-35!現在的男

朋友是那種老老實實的,只懂埋頭工作,不曉得知情識趣的大男人,不過待我很

好。



我們之間的感情很穩定,他也很守規矩,除了試過有一兩次跟我擁吻的時候

把手伸進衣內撫摸之外,從未有過越軌的行為。



有時我也有想他再進一步的念頭,不過身為女兒家又不好意思主動,暗示過

三數次他也好像沒有反應似的,真是氣死人!





下個星期天是我的24歲生日的大日子,也剛好是我們相戀四周年記念日,

原本打算跟男朋友(諾行)去黃金海岸酒店渡過浪漫難忘的生日,但他已預早約

了幾個好朋友一起跟我去“卡拉OK”慶祝,那只好順從他的意思好了。





到了星期六的晚上,接到男朋友的電話,說公司突然要他到美國總公司出差

,而且明天(星期日)早上十時就要出發,我當場氣得透不過氣來,想不到他連

我們相戀記念日也不跟我一起渡過,心里當然不是味兒。



是夜我們于電話里鬧了一場大交,我便半哭半怒的掛斷了線,走上床睡覺去

了。



可能是因為剛剛跟男朋友鬧了一場大交,心情還未平伏,雙眼只有一宜盯著

天花板,直到差不多清晨6時才可入睡。





一陣電話響聲把我從睡夢中



醒過來,看一看身旁的鬧鐘才發覺已經是下午5時了!電話里傳來樂宜的聲

音:「靜欣,怎麽奶還不起來啊?大家都在卡拉OK等奶啊!」



我答道:「我不想來了,諾行今早去了美國公干!」



樂宜:「怎麽會這樣子呢?奶不用多說了,快點出來吧!就算諾行不在,還

有我們一班好友跟奶慶祝!如果奶出氣想找別人發泄,我們也可以做奶的出氣袋

啊!」



聽了樂宜這番窩心的說話,眼看兒也差一點掉了出來:「好吧,我出來就是

了!不過我今天不想去卡拉OK了,行嗎?」



樂宜:「好!只要大小姐肯賞面出來,什麽也沒有問題!吃了晚飯後去戲院

看電影好不好?我知道剛剛有一套很好看上畫啊!」



我:「好啊!就這樣決定了!待會兒見!」





掛線後,我特意選了一套白色的低胸吊帶小背心和粉紅色長裙,外加一件小

外套和高跟鞋,還細心打扮化妝一番才帶著沈重的心情出門去了。



當我到了戲院附近的西餐廳的時候己是7時左右了,除了樂宜之外,還有皓

雪、敏言、嘉偉、俊杰和一個我不相識的帥哥!大家見到我的時候幾乎都嚇了一

跳,因為平常我很少會著得如此性感的,今天也許是特意向身在遠方的男朋友的

無聲抗議吧!





皓雪:「靜欣,奶遲到了,奶要請客啊!」



我還來不及反應,嘉偉已搶著回答:「奶是否有精神病?人家今天生日,那

有請客作東的道理!」



大家聽了後都哈哈大笑起來!我不忘望了那個沒有出聲的帥哥兩眼,敏言似

乎都看在眼里,指著帥哥笑說:「靜欣,奶為什麽一直都在盯著帥哥?這麽快就

想找新男朋友了?諾行不跟奶慶祝是不對,但也不至于判死刑啊!」



我紅著臉回應:「那有!?」



敏言:「讓我介紹,這個師哥是我的哥哥,名叫家輝!他剛剛從澳洲回來,

踫巧失戀,所以今天叫了他跟我一起出來,奶不會介意吧?」



我:「我才沒有那樣小家!我叫靜欣!家輝,你好!」



敏言:「哥哥,靜欣是我們在大學時期的校花啊!很多學長都是她的裙下之

臣呢!」



剎時間我的臉都紅了起來:「那有...」



大家都再一次哈哈大笑起來,繼而互相有講有笑,你一句我一句的,時間也

在歡樂的氣氛下過得很快!晚飯過後,大家走到戲院,先到戲院買票的俊杰臉色

不好地說:「那套電視已經全院滿座,買不到票子!我只有買了另一套電影好了

!」



樂宜笑道:「那還不錯,有電影看總比沒有電影看好!」



嘉偉:「杰,你買了什麽電影的票子?」



俊杰好不尷尬地說:「一套色情片!」



「什麽?」



我們幾個女生幾乎同一時間叫了出來。



嘉偉:「既然你已經買了票子,那就沒有辦法!如果奶們幾個女生沒有膽看

的話就讓男生進去好了!」



一向比較大膽敢言的敏言:「誰說我們女生沒有膽量啊!」



話畢立即步入戲院,其他的女生就只好硬著頭皮一起走進去。



進了戲院的座位,樂宜坐最左,跟著是皓雪和她的男朋友俊杰,接下來是嘉

偉、敏言、家輝,而我則坐了最右面的貼牆位置。



這是我第三次看色情電影,前兩次都是跟樂宜和皓雪幾個女生一起去見識一

下罷了,跟男生一起看這還是第一次!還未看到一半的時候,我已經面紅耳赤,

雙腿也不由自主的夾緊了起來。



當到了一些口交的場面時,我連呼吸也急速了起來似的,連家輝都好像發現

了我有些不對勁,還把左手伸了過來拍一拍我左邊的肩膊,示意我不用緊張。



這一拍沒有惡意,亦使我有了一點安全感,我竟然慢慢的把身體輕輕靠近了

家輝,還把頭部倚在他的左肩上!到了電影的高潮,也就是一幕浪漫的作愛鏡頭

,我靠近家輝的耳朵也聽得到他的呼吸聲都加劇了,左手把我摟得更緊,還有一

次不經意的踫到我左邊的乳房的旁邊,敏言似乎也看到了,卻只是偷笑而不作聲

!我就是在這一片尷尬和充滿情色挑逗的氣氛下看完這套色情片…





看完電視之後,嘉偉建議到屯門的「B仔涼粉」



消夜,大家都同意了,于是一行七人分坐兩輛房車前往。



待消夜過後已是淩晨一時多了,我們亦分批回家:嘉偉駕車載了俊杰、皓雪

、樂宜回家,因為敏言說要到皓雪家里取一些新上市公司的資料,所以都跟了他

們一起。



剩下家輝就會駕車載我回家,可能是因為之前消夜的時候一時高興喝了兩杯

啤酒,本來已經不



酒力的我一上了家輝的車子就合上眼小休了。



睡夢中好像感覺到車子停了下來,而且好像聽到有人正在哭泣似的,于是爭

開雙眼一看,原來是家輝正在偷泣(車子已經停了)。





我問他究竟發生什麽事,他說:「對不起,奶的樣子好像我在澳洲剛剛分手

的女友,所以一時感觸才會掉下眼淚。」



大概是女人的母性驅使我輕拍他的肩膀,回答:「傻孩子,男人是不可以哭

啊!況且世界上可愛的女生多的是呢!」



家輝:「可是我只愛她一個…」



說罷又再低泣起來。



就連我這個一向愛哭的女生也給他弄得不知所措,只要跟他一起哭起來!家

輝:「奶又為什麽哭起來啊?」



他的淚水依然沒有停下來。



我一邊低泣一邊說:「男朋友昨天丟下我去了美國公干,已經很不開心了,

現在又見到你為了分了手的女朋友哭,所以我也一時感觸…」



話未說完,家輝已經將整個身軀靠了過來把我摟得緊緊的:「欣,對不起」



我也不知怎麽自己的雙手好像不由自主的跟他抱起來,眼淚一下子也好像控

制不了似的,只聽到家輝說:「欣,今晚當我的女朋友好嗎?」



「什麽…?」



「我沒有什麽意思,只是想今晚可以牽著奶的手到外面公園走一走,回味一

下跟前度女朋友的一些時光,不過如果奶不想的話,我…」



「沒關系的…」



我溫柔的望了他一眼,說了這一句幾乎連自己都不相信是自己說的說話;家

輝只是報了一個叫人溫暖的微笑,之後我們兩個人就手牽手的往車子旁邊的公園

走去。



我們走到一棵大樹下停下來,兩個人肩並肩靠著樹干一路聊天,大家都訴說

一些童年趣事,好像十分投契似的。



就左這時,家輝突然一個反身抱緊我,身子亦靠得很近,就是與我面對面的

,慢慢將咀唇印在我的咀唇上面!我不單止出奇地沒有反抗,而且更把家輝抱得

緊緊的,跟他輕輕接吻。



漸漸地,感到家輝的舌頭伸入了我的口中,手也不安分的隔著小背心溫柔地

愛撫我左邊的乳房。



我全身都好像發軟似的,竟然任由家輝的雙手伸入小背心內肆意地觸摸我的

肌膚!我只懂合上眼楮享受著,突然間感到家輝的右手伸進了左邊的乳罩內,我

還未來得及抗議,他已把我扭得緊一緊,舌頭也把我的口塞住,只聽到我輕輕的

呻吟聲。



可能是第一次讓別人直接撫摸我的乳房,興奮加刺激幾乎使我暈去似的,當

我重拾意志的時候,已發覺自己的小背心已被掀起,就連白色的喱士乳罩也被推

高了,家輝很溫柔地玩弄著我一雙乳房,還不停在我已發硬的乳頭上按摩!我全

身發滾騷軟,雙頰通紅,呼吸聲也越來越沈重了。



就在我半投降之際,家輝雙手按著我的頭顱往下推,原本已雙腳發軟的我也

只好順勢的跪下來,我感到有點不對勁,一睜開眼才赫然見到家輝的陽具不知何

時已經被他從褲鏈掏了出來!家輝一面輕撫我的秀發和臉頰,一面輕聲地哀求:

「欣,我快受不了!奶可以幫我一把嗎?」



我還未懂得如何回答,他已經將陽具輕輕的壓在我的唇上!不知從哪里來的

勇氣,我深呼吸一下,合上眼開始溫柔地輕吻家輝的龜頭。



聽到家輝喜悅的呻吟聲和不停的撫摸我的秀發,我好像得到鼓勵似的,只好

憑藉對剛才哪套色情電影里面的片段的記憶,含羞地張開我的櫻桃小咀,慢慢的

把家輝的陽具吞進口中!家輝按著我的頭顱,引領著我的小咀一上一下的活動,

還挺動他的腰部跟我生疏的口交動作佩合著,家輝還不時鼓勵我可以嘗試用舌頭

去刺激他的陽具一下!不知過了多久,我聽到家輝的呻吟聲加重了,而且還把我

的頭顱按得更緊,他突然叫了一聲「啊!我受不了……」



一股熾熱的精液就如洪水般射入我的口腔來!家輝繼續挺動著腰際,把整條

陽具都壓進我的口腔中,好像不想讓我呼吸似的,把他所有精液宣泄完畢才肯停

下來,我也因為不小心嗆了兩下,吞下了家輝大半的精液,其余的都從咀唇邊流

了出來!一想到自己當時的模樣一定是很淫蕩,本來已經紅了大半的臉頰不禁地

更加紅了起來,家輝也很有紳士風度的把我扶起身,緊緊的抱著我,一邊輕撫我

的秀發我背脊,一邊溫柔地安慰我!





「沒事的,不要怕啊!我剛才只是一時沖動,不是有意侵犯奶!對不起!」



我只懂默不作聲的抱緊家輝,眼淚又再次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家輝細聲地問:「奶是第一次替人家用口嗎?」



我聽了之後更加羞愧起來,只好微微點頭示意。



家輝:「欣,我愛你!」



我還是不懂回答,只是一直把家輝抱得緊緊的,過了大約半刻鐘才猛然記得

自己上半身是幾乎是半裸的,我于是在家輝的協助下害羞地整理著衣服,他還一

面協助我一面輕吻我的額頭,我也不知自己現在究竟在想些什麽,竟然為一個相

識不夠一天的男生獻上我第一次口交!之後,我們兩人就好像一對情侶一樣,沒

作半點聲,手拖手的步回家輝的車子上。





「欣,很夜了,我先送奶回家吧!」



家輝溫柔地笑著問。



「嗯!」



我帶著疲倦的意志,合上眼點頭示好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忘年的性福(跨越隔閡的愛)1-12
我的名字叫靜欣,今年快要24歲了,有一個很要好的男朋友。



不用說性交,我們就連肉帛相見從都來沒有試過,最多只有跟他擁抱,接吻

,或者讓他隔著外衣摸摸罷了。



我時常被兩位閨中密友-樂宜和皓雪-取笑我到了24歲還是老處女一名!

說真的,我自問樣張出眾:瓜子口面,一雙大眼楮,鼻子高高,笑容也很甜!雖

然身材不是那些誇張型,倒也一點都不算失禮:34C-23-35!現在的男

朋友是那種老老實實的,只懂埋頭工作,不曉得知情識趣的大男人,不過待我很

好。



我們之間的感情很穩定,他也很守規矩,除了試過有一兩次跟我擁吻的時候

把手伸進衣內撫摸之外,從未有過越軌的行為。



有時我也有想他再進一步的念頭,不過身為女兒家又不好意思主動,暗示過

三數次他也好像沒有反應似的,真是氣死人!





下個星期天是我的24歲生日的大日子,也剛好是我們相戀四周年記念日,

原本打算跟男朋友(諾行)去黃金海岸酒店渡過浪漫難忘的生日,但他已預早約

了幾個好朋友一起跟我去“卡拉OK”慶祝,那只好順從他的意思好了。





到了星期六的晚上,接到男朋友的電話,說公司突然要他到美國總公司出差

,而且明天(星期日)早上十時就要出發,我當場氣得透不過氣來,想不到他連

我們相戀記念日也不跟我一起渡過,心里當然不是味兒。



是夜我們于電話里鬧了一場大交,我便半哭半怒的掛斷了線,走上床睡覺去

了。



可能是因為剛剛跟男朋友鬧了一場大交,心情還未平伏,雙眼只有一宜盯著

天花板,直到差不多清晨6時才可入睡。





一陣電話響聲把我從睡夢中



醒過來,看一看身旁的鬧鐘才發覺已經是下午5時了!電話里傳來樂宜的聲

音:「靜欣,怎麽奶還不起來啊?大家都在卡拉OK等奶啊!」



我答道:「我不想來了,諾行今早去了美國公干!」



樂宜:「怎麽會這樣子呢?奶不用多說了,快點出來吧!就算諾行不在,還

有我們一班好友跟奶慶祝!如果奶出氣想找別人發泄,我們也可以做奶的出氣袋

啊!」



聽了樂宜這番窩心的說話,眼看兒也差一點掉了出來:「好吧,我出來就是

了!不過我今天不想去卡拉OK了,行嗎?」



樂宜:「好!只要大小姐肯賞面出來,什麽也沒有問題!吃了晚飯後去戲院

看電影好不好?我知道剛剛有一套很好看上畫啊!」



我:「好啊!就這樣決定了!待會兒見!」





掛線後,我特意選了一套白色的低胸吊帶小背心和粉紅色長裙,外加一件小

外套和高跟鞋,還細心打扮化妝一番才帶著沈重的心情出門去了。



當我到了戲院附近的西餐廳的時候己是7時左右了,除了樂宜之外,還有皓

雪、敏言、嘉偉、俊杰和一個我不相識的帥哥!大家見到我的時候幾乎都嚇了一

跳,因為平常我很少會著得如此性感的,今天也許是特意向身在遠方的男朋友的

無聲抗議吧!





皓雪:「靜欣,奶遲到了,奶要請客啊!」



我還來不及反應,嘉偉已搶著回答:「奶是否有精神病?人家今天生日,那

有請客作東的道理!」



大家聽了後都哈哈大笑起來!我不忘望了那個沒有出聲的帥哥兩眼,敏言似

乎都看在眼里,指著帥哥笑說:「靜欣,奶為什麽一直都在盯著帥哥?這麽快就

想找新男朋友了?諾行不跟奶慶祝是不對,但也不至于判死刑啊!」



我紅著臉回應:「那有!?」



敏言:「讓我介紹,這個師哥是我的哥哥,名叫家輝!他剛剛從澳洲回來,

踫巧失戀,所以今天叫了他跟我一起出來,奶不會介意吧?」



我:「我才沒有那樣小家!我叫靜欣!家輝,你好!」



敏言:「哥哥,靜欣是我們在大學時期的校花啊!很多學長都是她的裙下之

臣呢!」



剎時間我的臉都紅了起來:「那有...」



大家都再一次哈哈大笑起來,繼而互相有講有笑,你一句我一句的,時間也

在歡樂的氣氛下過得很快!晚飯過後,大家走到戲院,先到戲院買票的俊杰臉色

不好地說:「那套電視已經全院滿座,買不到票子!我只有買了另一套電影好了

!」



樂宜笑道:「那還不錯,有電影看總比沒有電影看好!」



嘉偉:「杰,你買了什麽電影的票子?」



俊杰好不尷尬地說:「一套色情片!」



「什麽?」



我們幾個女生幾乎同一時間叫了出來。



嘉偉:「既然你已經買了票子,那就沒有辦法!如果奶們幾個女生沒有膽看

的話就讓男生進去好了!」



一向比較大膽敢言的敏言:「誰說我們女生沒有膽量啊!」



話畢立即步入戲院,其他的女生就只好硬著頭皮一起走進去。



進了戲院的座位,樂宜坐最左,跟著是皓雪和她的男朋友俊杰,接下來是嘉

偉、敏言、家輝,而我則坐了最右面的貼牆位置。



這是我第三次看色情電影,前兩次都是跟樂宜和皓雪幾個女生一起去見識一

下罷了,跟男生一起看這還是第一次!還未看到一半的時候,我已經面紅耳赤,

雙腿也不由自主的夾緊了起來。



當到了一些口交的場面時,我連呼吸也急速了起來似的,連家輝都好像發現

了我有些不對勁,還把左手伸了過來拍一拍我左邊的肩膊,示意我不用緊張。



這一拍沒有惡意,亦使我有了一點安全感,我竟然慢慢的把身體輕輕靠近了

家輝,還把頭部倚在他的左肩上!到了電影的高潮,也就是一幕浪漫的作愛鏡頭

,我靠近家輝的耳朵也聽得到他的呼吸聲都加劇了,左手把我摟得更緊,還有一

次不經意的踫到我左邊的乳房的旁邊,敏言似乎也看到了,卻只是偷笑而不作聲

!我就是在這一片尷尬和充滿情色挑逗的氣氛下看完這套色情片…





看完電視之後,嘉偉建議到屯門的「B仔涼粉」



消夜,大家都同意了,于是一行七人分坐兩輛房車前往。



待消夜過後已是淩晨一時多了,我們亦分批回家:嘉偉駕車載了俊杰、皓雪

、樂宜回家,因為敏言說要到皓雪家里取一些新上市公司的資料,所以都跟了他

們一起。



剩下家輝就會駕車載我回家,可能是因為之前消夜的時候一時高興喝了兩杯

啤酒,本來已經不



酒力的我一上了家輝的車子就合上眼小休了。



睡夢中好像感覺到車子停了下來,而且好像聽到有人正在哭泣似的,于是爭

開雙眼一看,原來是家輝正在偷泣(車子已經停了)。





我問他究竟發生什麽事,他說:「對不起,奶的樣子好像我在澳洲剛剛分手

的女友,所以一時感觸才會掉下眼淚。」



大概是女人的母性驅使我輕拍他的肩膀,回答:「傻孩子,男人是不可以哭

啊!況且世界上可愛的女生多的是呢!」



家輝:「可是我只愛她一個…」



說罷又再低泣起來。



就連我這個一向愛哭的女生也給他弄得不知所措,只要跟他一起哭起來!家

輝:「奶又為什麽哭起來啊?」



他的淚水依然沒有停下來。



我一邊低泣一邊說:「男朋友昨天丟下我去了美國公干,已經很不開心了,

現在又見到你為了分了手的女朋友哭,所以我也一時感觸…」



話未說完,家輝已經將整個身軀靠了過來把我摟得緊緊的:「欣,對不起」



我也不知怎麽自己的雙手好像不由自主的跟他抱起來,眼淚一下子也好像控

制不了似的,只聽到家輝說:「欣,今晚當我的女朋友好嗎?」



「什麽…?」



「我沒有什麽意思,只是想今晚可以牽著奶的手到外面公園走一走,回味一

下跟前度女朋友的一些時光,不過如果奶不想的話,我…」



「沒關系的…」



我溫柔的望了他一眼,說了這一句幾乎連自己都不相信是自己說的說話;家

輝只是報了一個叫人溫暖的微笑,之後我們兩個人就手牽手的往車子旁邊的公園

走去。



我們走到一棵大樹下停下來,兩個人肩並肩靠著樹干一路聊天,大家都訴說

一些童年趣事,好像十分投契似的。



就左這時,家輝突然一個反身抱緊我,身子亦靠得很近,就是與我面對面的

,慢慢將咀唇印在我的咀唇上面!我不單止出奇地沒有反抗,而且更把家輝抱得

緊緊的,跟他輕輕接吻。



漸漸地,感到家輝的舌頭伸入了我的口中,手也不安分的隔著小背心溫柔地

愛撫我左邊的乳房。



我全身都好像發軟似的,竟然任由家輝的雙手伸入小背心內肆意地觸摸我的

肌膚!我只懂合上眼楮享受著,突然間感到家輝的右手伸進了左邊的乳罩內,我

還未來得及抗議,他已把我扭得緊一緊,舌頭也把我的口塞住,只聽到我輕輕的

呻吟聲。



可能是第一次讓別人直接撫摸我的乳房,興奮加刺激幾乎使我暈去似的,當

我重拾意志的時候,已發覺自己的小背心已被掀起,就連白色的喱士乳罩也被推

高了,家輝很溫柔地玩弄著我一雙乳房,還不停在我已發硬的乳頭上按摩!我全

身發滾騷軟,雙頰通紅,呼吸聲也越來越沈重了。



就在我半投降之際,家輝雙手按著我的頭顱往下推,原本已雙腳發軟的我也

只好順勢的跪下來,我感到有點不對勁,一睜開眼才赫然見到家輝的陽具不知何

時已經被他從褲鏈掏了出來!家輝一面輕撫我的秀發和臉頰,一面輕聲地哀求:

「欣,我快受不了!奶可以幫我一把嗎?」



我還未懂得如何回答,他已經將陽具輕輕的壓在我的唇上!不知從哪里來的

勇氣,我深呼吸一下,合上眼開始溫柔地輕吻家輝的龜頭。



聽到家輝喜悅的呻吟聲和不停的撫摸我的秀發,我好像得到鼓勵似的,只好

憑藉對剛才哪套色情電影里面的片段的記憶,含羞地張開我的櫻桃小咀,慢慢的

把家輝的陽具吞進口中!家輝按著我的頭顱,引領著我的小咀一上一下的活動,

還挺動他的腰部跟我生疏的口交動作佩合著,家輝還不時鼓勵我可以嘗試用舌頭

去刺激他的陽具一下!不知過了多久,我聽到家輝的呻吟聲加重了,而且還把我

的頭顱按得更緊,他突然叫了一聲「啊!我受不了……」



一股熾熱的精液就如洪水般射入我的口腔來!家輝繼續挺動著腰際,把整條

陽具都壓進我的口腔中,好像不想讓我呼吸似的,把他所有精液宣泄完畢才肯停

下來,我也因為不小心嗆了兩下,吞下了家輝大半的精液,其余的都從咀唇邊流

了出來!一想到自己當時的模樣一定是很淫蕩,本來已經紅了大半的臉頰不禁地

更加紅了起來,家輝也很有紳士風度的把我扶起身,緊緊的抱著我,一邊輕撫我

的秀發我背脊,一邊溫柔地安慰我!





「沒事的,不要怕啊!我剛才只是一時沖動,不是有意侵犯奶!對不起!」



我只懂默不作聲的抱緊家輝,眼淚又再次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家輝細聲地問:「奶是第一次替人家用口嗎?」



我聽了之後更加羞愧起來,只好微微點頭示意。



家輝:「欣,我愛你!」



我還是不懂回答,只是一直把家輝抱得緊緊的,過了大約半刻鐘才猛然記得

自己上半身是幾乎是半裸的,我于是在家輝的協助下害羞地整理著衣服,他還一

面協助我一面輕吻我的額頭,我也不知自己現在究竟在想些什麽,竟然為一個相

識不夠一天的男生獻上我第一次口交!之後,我們兩人就好像一對情侶一樣,沒

作半點聲,手拖手的步回家輝的車子上。





「欣,很夜了,我先送奶回家吧!」



家輝溫柔地笑著問。



「嗯!」



我帶著疲倦的意志,合上眼點頭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