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



? ? 黃子耘,一個剛結婚2年的女人,在一家國企單位人資部門工作。就長相來

看,黃子耘算不上漂亮,但是不知道是臉型還是因為氣質的原因,總給人一種想

要征服她的感覺,再加上27歲的年紀,渾身上下散發著讓人難以抗拒的誘惑。



這幾天,自己的老公喬山剛被公司辭退,再加上自己的老公和自己是一個單

位,所以黃子耘的心情出奇的不好。下班後,黃子耘開著自己的車在街上轉了幾

圈以後,就向自己家的社區開區。開著開著,黃子耘覺得自己的車出了點問題,

下了車發現原來車胎爆了。這可怎麼辦呢,黃子耘有點著急了。不過幸好邊上正

好有一個修車行。



「師傅,我的車胎爆了,麻煩修一下。」進了車行,黃子耘對著裡面喊道。



? ? 「好的,來了!」一個50多歲的男人從內屋出來,邊走邊說道。



? ? 「楊叔。」黃子耘叫到。



? ? 原來這個50多歲的男人是自己同事的父親。



? ? 「你不是在政府上班嘛,怎麼在修車行?」黃子耘問道。



? ? 「退居二線了嘛,一天也沒什麼事情。修車是我的愛好,所以就開了

個修車行。」老楊說道。



? ? 原來這家修車行是老楊自己開的,即使老闆也是修理工。



「那就麻煩楊叔了!」黃子耘一邊擦汗一邊說道。



? ? 這時的黃子耘更顯誘惑。由于剛才的著急,黃子耘的額頭和鼻尖出了汗珠,

再加上唇彩在太陽光下一閃一閃的。



看著老楊在修車,黃子耘拿出了手機給自己的老公打了個電話:「喬,我告

訴你,你趕快想辦法,送送禮,求求人讓咱們公司別辭退你。」說完,黃子耘就

生氣的掛了電話。



不一會車就修好了。



? ? 「怎麼了,小黃,遇到麻煩了。」



? ? 老楊關心的問道,確實在女人,尤其是好看的女人面前,男人基本都會主動

關心。



「哎,楊叔,你是不知道,我家那口子前幾天讓公司辭退了。這幾天正想辦

法看能不能回去呢!」黃子耘無奈的說道。



「這樣啊,我給政府的同事打個電話,看看有沒有認識你們公司領導的,說

說。」老楊說道。



? ? 「那就謝謝楊叔了,我把電話留給您。」黃子耘激動地回答道。



? ? 因為她知道這個自己同事的父親老楊在某個句裡當副局長,有他出馬應該沒

問題。說完,黃子耘開著車回家了。



過了幾天,黃子耘的老公又回到公司上班了。黃子耘心裡正高興著,自己的

電話響了。



? ? 「小黃了,事辦成了,別再擔心了!」原來是老楊的電話。



「太感謝了,楊叔,真的不知道怎麼感謝您。今天晚上我和我老公請您吃飯

吧!」



? ? 黃子耘興奮的說道下了班,黃子耘和自己老公喬山約好請楊叔吃飯,因為老

公手頭還有點事情,所以黃子耘就把地方告訴了老公以後,先開車去了老楊的修

車行,接上老楊去了定好的飯店。結果到了飯店,等了好久也不見喬山來。



「喬,你怎麼還不來,楊叔等了好久了!」黃子耘問道。



? ? 「哦哦,老婆,今天要陪領導喝酒,我就不去了。」喬山回答道,說完就掛

了電話。



「氣死我了,他怎麼這樣啊!」黃子耘生氣的說道。



? ? 「小黃,別生氣,男人嘛。事業重要。」老楊安慰道。



? ? 「好吧,咱們兩個吃。」黃子耘拿著菜單說道。



? ? 由於知道老楊是副局長,見過世面,所以黃子耘專門找了一家西餐館。兩個

人邊吃邊聊,不知不覺2個多小時過去了。



「楊叔,沒想到您還懂得挺多的,時間過得太快了!」黃子耘不忘拍拍馬屁。



「你也不錯了,我覺得和你挺聊得來了。」老楊說道。



國企單位每天沒什麼太多的事,下了班吃完飯,喬山基本就是回家玩遊戲。



? ? 黃子耘,辦了一張遊泳卡,每天去遊泳鍛煉。來到遊泳館,遊了幾圈,突然

背後有人拍自己。黃子耘回頭一看原來是老楊,「楊叔啊,你怎麼在這裡。」



「哈哈,年紀大了,鍛煉鍛煉。」老楊回答道。



「哪有啊,你還年輕呢,您看看你這身材。」



遊了幾圈,黃子耘累了便坐在池邊椅子上發呆。不知不覺眼睛掃到了老楊的

身上。胳膊上的肌肉和胸毛充滿性感,微微隆起的肚子表現著滄桑,往下看,老

楊的深藍色泳褲被撐起了一個巨大的山包。這一把年紀還能撐起來,正不知道他

的有多大,想到這裡,黃子耘一陣臉紅。



鍛煉完,黃子耘和老楊並排走出了遊泳館。黃子耘開著車把老楊送回了修車

行,一路上老楊的詼諧幽默著實讓黃子耘著迷。



? ? 回到家看著自己抽著煙、玩著遊戲的老公,再想想老楊。黃子耘心裡有了一

種異樣的感覺。



週六,黃子耘一個人開車回了趟父母家,回來的路上,自己的車壞在了路邊。

下車,黃子耘給自己老公打電話,可是沒人接。



? ? 無奈下,黃子耘打通了老楊的電話。掛了電話,老楊不到半個小時就趕到了。

處理了一會,車發動了。



「現在車勉強能走,但是要回到車行好好修一下。」老楊說道。



黃子耘坐在副駕,老楊小心翼翼的開著車回了城裡。一路上,兩個人談笑風

生,不知不覺也就到了。



幾天後,黃子耘估計這自己的車應該修的差不多了,而且自己的泳衣忘在了

車上。吃完晚飯,洗完碗,黃子耘便去了老楊的車行。



? ? 到了車行,門面裡沒有人,黃子耘便向後面走去。來到老楊平常住的屋子,

黃子耘往裡面望瞭望。



? ? 這一望讓黃子耘臉瞬間紅了。原來,老楊在屋裡光著下身,躺在床上,拿著

一件泳衣正在擼自己的雞巴,嘴裡輕輕的念叨著:「哦哦,子耘,子耘,小黃,

黃子耘。」



? ? 想到泳衣,聽到名字,黃子耘不由得由擡頭看了看,確定了老楊用來擼雞巴

的泳衣就是自己的以後,黃子耘看到了老楊的雞巴。



一根勃起大約有17cm黝黑的肉棒暴露著,上面裹著黃子耘的泳衣,肉棒

上鼓著青筋。較白的皮膚更顯現出了肉棒的黝黑,不是很大的睾丸更顯現出了肉

棒的粗大。



看到這一切,黃子耘內心除了氣憤外還有一些別的感覺,這是一種什麼感覺

呢,黃子耘也說不清,但是當晚回到家,她失眠了。



第二天。



? ? 「小黃,車修好了,你下班過來開走吧!」老楊到電話說道。



? ? 下了班,黃子耘來到老楊的修車行。見到老楊,黃子耘不由自主的說出了一

句讓自己都感到震驚的話:「楊叔,昨天晚上泳衣用的還舒服吧,沒想到一把年

紀了那東西還挺大。」



說完,黃子耘恨不得找個地縫躲進去,趕忙開著自己的車離開了。



過了幾天,黃子耘的老公喬山莫名其妙的當上了部門骨幹,工資翻了幾倍。

正在納悶,電話響了。



「小黃啊,小喬應該提拔了吧,我給打過招呼了,別擔心了。那天晚上那個

事……」老楊還沒說完,黃子耘就把電話掛斷了。



下了班,吃完飯洗完碗。自己的老公依舊在抽煙玩遊戲。黃子耘一如既往的

去了遊泳館鍛煉。今天在遊泳館沒有見到老楊,黃子耘心裡反而覺得少了點什麼。



確實,老楊的詼諧幽默,老楊的談笑風生,老楊的身材包括老楊的下體,都

在黃子耘心裡留下了痕跡。



? ? 由於心不在焉,黃子耘遊了幾圈以後,就開著車回去了。



? ? 路過老楊的修車行,黃子耘停下了車,想到修這幾次車一直沒給錢,黃子耘

下了車手裡拿著錢往老楊的車行走去,拿錢的手裡還拿著一個黑色塑膠袋。



? ? 敲開老楊的門,看到老楊正在喝悶酒,黃子耘走到老楊跟前把錢放在了老楊

的桌子上,「楊叔,這些錢是我欠您的修車錢。」



? ? 隨後,黃子耘把手裡的塑膠袋放在了老楊的床上。



「這個是對您幫忙的感謝!」黃子耘指著塑膠袋。說完,便離開了。



老楊坐在床邊打開塑膠袋。一件黑色緊身泳衣出現在了面前,拿起泳衣,還

滴著水。看來是剛遊泳穿的泳衣。看著泳衣,老楊心裡出現了黃子耘的影子,不

由的把泳衣放在鼻子邊問著氣味,同時擼著自己黝黑的雞巴。



日子依舊過著,老楊依舊每天去遊泳館鍛煉,黃子耘倒是一個星期沒有出現

了。



? ? 下午,老楊關了修車行的大門,來到了遊泳池,剛進池子,就發現了黃子耘

在遊泳。看著黃子耘穿著泳衣顯現無遺的身材、乳房還有掛著水珠的臉頰和嘴唇。



? ? 老楊站在池子裡,雞巴不由得硬了起來。他突然有了一種想要佔有、征服黃

子耘的衝動鍛煉完,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出了大門。



? ? 黃子耘發動了汽車,老楊一個健步上了黃子耘汽車的副駕駛。黃子耘也沒有

阻攔,來到了老楊的車行,黃子耘停了車。等了一會,老楊沒有下車。



「怎麼了,楊叔,在等泳衣。」黃子耘笑著說道。



聽到黃子耘說話的語氣,老楊膽子大了起來,「子耘啊,你之前的泳衣……

我還給你吧!」老楊支支吾吾的說道。



? ? 「不用了,你留著吧。」黃子耘說道。



? ? 「好吧,我屋裡有點東西,你拿一下給你老公。讓他送給單位領導。」老楊

說道。



? ? 聽到老楊這麼說,黃子耘便下車向裡面走去。



? ? 走在黃子耘後面,看著黃子耘扭動的屁股,老楊突然精蟲上腦。他決定了,

他要征服黃子耘,征服眼前這個充滿誘惑的女人。



剛進屋,老楊便關上門一把抱住了黃子耘,「子耘啊,我受不了了,我要你,

就一次。」



黃子耘被老楊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壞了,反應過來以後便掙扎著:「楊叔,別

這樣。我是你女兒的同事,我結婚了。」黃子耘說道。



? ? 「求你了,就一次,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老楊哀求道。



? ? 「老楊,我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人,放開我。」



「不是?不是比為什麼還給我送你的泳衣讓我擼雞巴,還是你剛穿過的。」



聽到這些話,黃子耘愣住了,是啊,自己為什麼這麼做。她自己也不知道。



就是黃子耘這一愣,老楊順勢把黃子耘推到了床上。順勢把黃子耘壓在身下。



? ? 黃子耘羞一邊掙扎一邊哀求道:「叔……老楊你……你不能……這樣……求

……求……你,放開我……」



黃子耘用力掙扎,可根部不是老楊的對手,老楊一下便吻上了黃子耘的嘴唇。

黃子耘拼命的掙扎擺脫。



? ? 由於是夏天,再加上剛遊完泳,本來穿的就少。黃子耘在掙扎的時候,自己

的乳房不由的挺得更高了,而且在老楊身上蹭著。這樣一來,更加激起了老楊的

征服欲望。



? ? 老楊兩手就勢隔著一層薄薄的外衣握住了黃子耘的乳房,「嗯……」黃子耘

羞紅了臉,「別……別……這樣……放……放手……你……不能這樣……」



? ? 老楊一隻手隔著黃子耘的外衣玩弄著黃子耘的乳頭,另一隻手伸進了黃子耘

的腰間,指頭在黃子耘的內褲上搓揉。



? ? 「別……別這樣……求……求你……老楊,你停手。」黃子耘苦苦哀求著。



在老楊上下搓揉下,黃子耘身體已經沒什麼力氣了。但是她依舊在掙扎、哀

求,「老楊、你個死老頭。我是結過婚的人,你都有孩子了。放過我吧!」



「結過婚?結過婚還給我送你的泳衣,還看我擼雞巴。我今天要好好教訓教

訓你。」



? ? 說完,老楊一把脫下了黃子耘的外套,嘴巴咬住了黃子耘的乳房,同時用手

伸進

了黃子耘的內褲,撫摸著陰唇。



? ? 「子耘啊,多長時間沒做愛了。都濕成這樣了!」



? ? 老楊放開了黃子耘的乳頭,轉而吻到了黃子耘的嘴唇。



黃子耘掙脫開老楊的嘴後,說道:「你混蛋、我要告你。啊……啊……別,

別,癢!」



? ? 老楊用手指玩了一會,感到黃子耘的掙扎弱了以後,一把脫下了黃子耘的褲

子,沾著黃子耘的淫水,順勢將自己的雞巴插進了黃子耘的陰道。老楊心裡默默

念叨,「我一定要征服你。」



感到下體的異樣,黃子耘又一次開始激烈掙扎。但是隨著老楊大雞巴的一出

一進,黃子耘身子慢慢的軟了。老楊對自己的技術還是挺自信的,當副局長掌權

的時候,自己沒少玩女人。這幾年因為退居二線,也就沒怎麼玩。



老楊感到黃子耘陰道的變化,再次吻上了黃子耘的乳房,自己的雞巴依然猛

烈的在黃子耘的體內抽插著。



? ? 慢慢的,黃子耘嘴裡了喘息,喘息逐漸變為呻吟。



? ? 「哦哦哦哦哦……老頭!啊啊啊啊,要死了,輕點,啊……」



? ? 聽到黃子耘的喘息,老楊一陣興奮,隨即把舌頭放在黃子耘的嘴裡攪動。老

楊變著花樣的抽插,讓黃子耘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慢慢的黃子耘舌頭與老楊

的攪在了一起。



? ? 一個讓人看著就有一種想征服感覺的人妻,此時在床上被一個老漢征服者,

這樣的場景,就是一個旁觀者看著也滿是刺激。



「楊……啊……太……大……啊……啊……」



? ? 黃子耘捂著自己的嘴巴,但是還是發出低低的呻吟聲。



? ? 感到黃子耘陰道劇烈的收縮,老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嘴上吮吸黃子耘乳

房的力量。



? ? 一陣急速的抽動中,黃子耘的高潮來臨了,全身不停的收縮蠕動著。



? ? 隨即老楊拔出了陰莖放在了黃子耘的面前,看著這個任何一個人都想征服的

人妻的臉,老楊擼動著雞巴,一陣低吼,老楊的精液射在了黃子耘的臉上。讓這

個少婦無法控制。



高潮過後,黃子耘恢復了清醒。她拿著老楊的床單把自己臉上的精液擦掉,

穿好衣服。對著老楊說:「你害了我,老楊!」扭頭離開了房子。



看著黃子耘離去的背影,老楊心裡想著黃子耘的話什麼意思,「哎,不管了,

反正事已經做了,明天再說。」



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場景和滋味,摸著自己再次挺起的陰莖,「真舒服

啊,臉好、奶好、下面也好。」老楊自言自語到,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揚。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嫂子的奶水不流外人口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



? ? 黃子耘,一個剛結婚2年的女人,在一家國企單位人資部門工作。就長相來

看,黃子耘算不上漂亮,但是不知道是臉型還是因為氣質的原因,總給人一種想

要征服她的感覺,再加上27歲的年紀,渾身上下散發著讓人難以抗拒的誘惑。



這幾天,自己的老公喬山剛被公司辭退,再加上自己的老公和自己是一個單

位,所以黃子耘的心情出奇的不好。下班後,黃子耘開著自己的車在街上轉了幾

圈以後,就向自己家的社區開區。開著開著,黃子耘覺得自己的車出了點問題,

下了車發現原來車胎爆了。這可怎麼辦呢,黃子耘有點著急了。不過幸好邊上正

好有一個修車行。



「師傅,我的車胎爆了,麻煩修一下。」進了車行,黃子耘對著裡面喊道。



? ? 「好的,來了!」一個50多歲的男人從內屋出來,邊走邊說道。



? ? 「楊叔。」黃子耘叫到。



? ? 原來這個50多歲的男人是自己同事的父親。



? ? 「你不是在政府上班嘛,怎麼在修車行?」黃子耘問道。



? ? 「退居二線了嘛,一天也沒什麼事情。修車是我的愛好,所以就開了

個修車行。」老楊說道。



? ? 原來這家修車行是老楊自己開的,即使老闆也是修理工。



「那就麻煩楊叔了!」黃子耘一邊擦汗一邊說道。



? ? 這時的黃子耘更顯誘惑。由于剛才的著急,黃子耘的額頭和鼻尖出了汗珠,

再加上唇彩在太陽光下一閃一閃的。



看著老楊在修車,黃子耘拿出了手機給自己的老公打了個電話:「喬,我告

訴你,你趕快想辦法,送送禮,求求人讓咱們公司別辭退你。」說完,黃子耘就

生氣的掛了電話。



不一會車就修好了。



? ? 「怎麼了,小黃,遇到麻煩了。」



? ? 老楊關心的問道,確實在女人,尤其是好看的女人面前,男人基本都會主動

關心。



「哎,楊叔,你是不知道,我家那口子前幾天讓公司辭退了。這幾天正想辦

法看能不能回去呢!」黃子耘無奈的說道。



「這樣啊,我給政府的同事打個電話,看看有沒有認識你們公司領導的,說

說。」老楊說道。



? ? 「那就謝謝楊叔了,我把電話留給您。」黃子耘激動地回答道。



? ? 因為她知道這個自己同事的父親老楊在某個句裡當副局長,有他出馬應該沒

問題。說完,黃子耘開著車回家了。



過了幾天,黃子耘的老公又回到公司上班了。黃子耘心裡正高興著,自己的

電話響了。



? ? 「小黃了,事辦成了,別再擔心了!」原來是老楊的電話。



「太感謝了,楊叔,真的不知道怎麼感謝您。今天晚上我和我老公請您吃飯

吧!」



? ? 黃子耘興奮的說道下了班,黃子耘和自己老公喬山約好請楊叔吃飯,因為老

公手頭還有點事情,所以黃子耘就把地方告訴了老公以後,先開車去了老楊的修

車行,接上老楊去了定好的飯店。結果到了飯店,等了好久也不見喬山來。



「喬,你怎麼還不來,楊叔等了好久了!」黃子耘問道。



? ? 「哦哦,老婆,今天要陪領導喝酒,我就不去了。」喬山回答道,說完就掛

了電話。



「氣死我了,他怎麼這樣啊!」黃子耘生氣的說道。



? ? 「小黃,別生氣,男人嘛。事業重要。」老楊安慰道。



? ? 「好吧,咱們兩個吃。」黃子耘拿著菜單說道。



? ? 由於知道老楊是副局長,見過世面,所以黃子耘專門找了一家西餐館。兩個

人邊吃邊聊,不知不覺2個多小時過去了。



「楊叔,沒想到您還懂得挺多的,時間過得太快了!」黃子耘不忘拍拍馬屁。



「你也不錯了,我覺得和你挺聊得來了。」老楊說道。



國企單位每天沒什麼太多的事,下了班吃完飯,喬山基本就是回家玩遊戲。



? ? 黃子耘,辦了一張遊泳卡,每天去遊泳鍛煉。來到遊泳館,遊了幾圈,突然

背後有人拍自己。黃子耘回頭一看原來是老楊,「楊叔啊,你怎麼在這裡。」



「哈哈,年紀大了,鍛煉鍛煉。」老楊回答道。



「哪有啊,你還年輕呢,您看看你這身材。」



遊了幾圈,黃子耘累了便坐在池邊椅子上發呆。不知不覺眼睛掃到了老楊的

身上。胳膊上的肌肉和胸毛充滿性感,微微隆起的肚子表現著滄桑,往下看,老

楊的深藍色泳褲被撐起了一個巨大的山包。這一把年紀還能撐起來,正不知道他

的有多大,想到這裡,黃子耘一陣臉紅。



鍛煉完,黃子耘和老楊並排走出了遊泳館。黃子耘開著車把老楊送回了修車

行,一路上老楊的詼諧幽默著實讓黃子耘著迷。



? ? 回到家看著自己抽著煙、玩著遊戲的老公,再想想老楊。黃子耘心裡有了一

種異樣的感覺。



週六,黃子耘一個人開車回了趟父母家,回來的路上,自己的車壞在了路邊。

下車,黃子耘給自己老公打電話,可是沒人接。



? ? 無奈下,黃子耘打通了老楊的電話。掛了電話,老楊不到半個小時就趕到了。

處理了一會,車發動了。



「現在車勉強能走,但是要回到車行好好修一下。」老楊說道。



黃子耘坐在副駕,老楊小心翼翼的開著車回了城裡。一路上,兩個人談笑風

生,不知不覺也就到了。



幾天後,黃子耘估計這自己的車應該修的差不多了,而且自己的泳衣忘在了

車上。吃完晚飯,洗完碗,黃子耘便去了老楊的車行。



? ? 到了車行,門面裡沒有人,黃子耘便向後面走去。來到老楊平常住的屋子,

黃子耘往裡面望瞭望。



? ? 這一望讓黃子耘臉瞬間紅了。原來,老楊在屋裡光著下身,躺在床上,拿著

一件泳衣正在擼自己的雞巴,嘴裡輕輕的念叨著:「哦哦,子耘,子耘,小黃,

黃子耘。」



? ? 想到泳衣,聽到名字,黃子耘不由得由擡頭看了看,確定了老楊用來擼雞巴

的泳衣就是自己的以後,黃子耘看到了老楊的雞巴。



一根勃起大約有17cm黝黑的肉棒暴露著,上面裹著黃子耘的泳衣,肉棒

上鼓著青筋。較白的皮膚更顯現出了肉棒的黝黑,不是很大的睾丸更顯現出了肉

棒的粗大。



看到這一切,黃子耘內心除了氣憤外還有一些別的感覺,這是一種什麼感覺

呢,黃子耘也說不清,但是當晚回到家,她失眠了。



第二天。



? ? 「小黃,車修好了,你下班過來開走吧!」老楊到電話說道。



? ? 下了班,黃子耘來到老楊的修車行。見到老楊,黃子耘不由自主的說出了一

句讓自己都感到震驚的話:「楊叔,昨天晚上泳衣用的還舒服吧,沒想到一把年

紀了那東西還挺大。」



說完,黃子耘恨不得找個地縫躲進去,趕忙開著自己的車離開了。



過了幾天,黃子耘的老公喬山莫名其妙的當上了部門骨幹,工資翻了幾倍。

正在納悶,電話響了。



「小黃啊,小喬應該提拔了吧,我給打過招呼了,別擔心了。那天晚上那個

事……」老楊還沒說完,黃子耘就把電話掛斷了。



下了班,吃完飯洗完碗。自己的老公依舊在抽煙玩遊戲。黃子耘一如既往的

去了遊泳館鍛煉。今天在遊泳館沒有見到老楊,黃子耘心裡反而覺得少了點什麼。



確實,老楊的詼諧幽默,老楊的談笑風生,老楊的身材包括老楊的下體,都

在黃子耘心裡留下了痕跡。



? ? 由於心不在焉,黃子耘遊了幾圈以後,就開著車回去了。



? ? 路過老楊的修車行,黃子耘停下了車,想到修這幾次車一直沒給錢,黃子耘

下了車手裡拿著錢往老楊的車行走去,拿錢的手裡還拿著一個黑色塑膠袋。



? ? 敲開老楊的門,看到老楊正在喝悶酒,黃子耘走到老楊跟前把錢放在了老楊

的桌子上,「楊叔,這些錢是我欠您的修車錢。」



? ? 隨後,黃子耘把手裡的塑膠袋放在了老楊的床上。



「這個是對您幫忙的感謝!」黃子耘指著塑膠袋。說完,便離開了。



老楊坐在床邊打開塑膠袋。一件黑色緊身泳衣出現在了面前,拿起泳衣,還

滴著水。看來是剛遊泳穿的泳衣。看著泳衣,老楊心裡出現了黃子耘的影子,不

由的把泳衣放在鼻子邊問著氣味,同時擼著自己黝黑的雞巴。



日子依舊過著,老楊依舊每天去遊泳館鍛煉,黃子耘倒是一個星期沒有出現

了。



? ? 下午,老楊關了修車行的大門,來到了遊泳池,剛進池子,就發現了黃子耘

在遊泳。看著黃子耘穿著泳衣顯現無遺的身材、乳房還有掛著水珠的臉頰和嘴唇。



? ? 老楊站在池子裡,雞巴不由得硬了起來。他突然有了一種想要佔有、征服黃

子耘的衝動鍛煉完,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出了大門。



? ? 黃子耘發動了汽車,老楊一個健步上了黃子耘汽車的副駕駛。黃子耘也沒有

阻攔,來到了老楊的車行,黃子耘停了車。等了一會,老楊沒有下車。



「怎麼了,楊叔,在等泳衣。」黃子耘笑著說道。



聽到黃子耘說話的語氣,老楊膽子大了起來,「子耘啊,你之前的泳衣……

我還給你吧!」老楊支支吾吾的說道。



? ? 「不用了,你留著吧。」黃子耘說道。



? ? 「好吧,我屋裡有點東西,你拿一下給你老公。讓他送給單位領導。」老楊

說道。



? ? 聽到老楊這麼說,黃子耘便下車向裡面走去。



? ? 走在黃子耘後面,看著黃子耘扭動的屁股,老楊突然精蟲上腦。他決定了,

他要征服黃子耘,征服眼前這個充滿誘惑的女人。



剛進屋,老楊便關上門一把抱住了黃子耘,「子耘啊,我受不了了,我要你,

就一次。」



黃子耘被老楊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壞了,反應過來以後便掙扎著:「楊叔,別

這樣。我是你女兒的同事,我結婚了。」黃子耘說道。



? ? 「求你了,就一次,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老楊哀求道。



? ? 「老楊,我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人,放開我。」



「不是?不是比為什麼還給我送你的泳衣讓我擼雞巴,還是你剛穿過的。」



聽到這些話,黃子耘愣住了,是啊,自己為什麼這麼做。她自己也不知道。



就是黃子耘這一愣,老楊順勢把黃子耘推到了床上。順勢把黃子耘壓在身下。



? ? 黃子耘羞一邊掙扎一邊哀求道:「叔……老楊你……你不能……這樣……求

……求……你,放開我……」



黃子耘用力掙扎,可根部不是老楊的對手,老楊一下便吻上了黃子耘的嘴唇。

黃子耘拼命的掙扎擺脫。



? ? 由於是夏天,再加上剛遊完泳,本來穿的就少。黃子耘在掙扎的時候,自己

的乳房不由的挺得更高了,而且在老楊身上蹭著。這樣一來,更加激起了老楊的

征服欲望。



? ? 老楊兩手就勢隔著一層薄薄的外衣握住了黃子耘的乳房,「嗯……」黃子耘

羞紅了臉,「別……別……這樣……放……放手……你……不能這樣……」



? ? 老楊一隻手隔著黃子耘的外衣玩弄著黃子耘的乳頭,另一隻手伸進了黃子耘

的腰間,指頭在黃子耘的內褲上搓揉。



? ? 「別……別這樣……求……求你……老楊,你停手。」黃子耘苦苦哀求著。



在老楊上下搓揉下,黃子耘身體已經沒什麼力氣了。但是她依舊在掙扎、哀

求,「老楊、你個死老頭。我是結過婚的人,你都有孩子了。放過我吧!」



「結過婚?結過婚還給我送你的泳衣,還看我擼雞巴。我今天要好好教訓教

訓你。」



? ? 說完,老楊一把脫下了黃子耘的外套,嘴巴咬住了黃子耘的乳房,同時用手

伸進

了黃子耘的內褲,撫摸著陰唇。



? ? 「子耘啊,多長時間沒做愛了。都濕成這樣了!」



? ? 老楊放開了黃子耘的乳頭,轉而吻到了黃子耘的嘴唇。



黃子耘掙脫開老楊的嘴後,說道:「你混蛋、我要告你。啊……啊……別,

別,癢!」



? ? 老楊用手指玩了一會,感到黃子耘的掙扎弱了以後,一把脫下了黃子耘的褲

子,沾著黃子耘的淫水,順勢將自己的雞巴插進了黃子耘的陰道。老楊心裡默默

念叨,「我一定要征服你。」



感到下體的異樣,黃子耘又一次開始激烈掙扎。但是隨著老楊大雞巴的一出

一進,黃子耘身子慢慢的軟了。老楊對自己的技術還是挺自信的,當副局長掌權

的時候,自己沒少玩女人。這幾年因為退居二線,也就沒怎麼玩。



老楊感到黃子耘陰道的變化,再次吻上了黃子耘的乳房,自己的雞巴依然猛

烈的在黃子耘的體內抽插著。



? ? 慢慢的,黃子耘嘴裡了喘息,喘息逐漸變為呻吟。



? ? 「哦哦哦哦哦……老頭!啊啊啊啊,要死了,輕點,啊……」



? ? 聽到黃子耘的喘息,老楊一陣興奮,隨即把舌頭放在黃子耘的嘴裡攪動。老

楊變著花樣的抽插,讓黃子耘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慢慢的黃子耘舌頭與老楊

的攪在了一起。



? ? 一個讓人看著就有一種想征服感覺的人妻,此時在床上被一個老漢征服者,

這樣的場景,就是一個旁觀者看著也滿是刺激。



「楊……啊……太……大……啊……啊……」



? ? 黃子耘捂著自己的嘴巴,但是還是發出低低的呻吟聲。



? ? 感到黃子耘陰道劇烈的收縮,老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嘴上吮吸黃子耘乳

房的力量。



? ? 一陣急速的抽動中,黃子耘的高潮來臨了,全身不停的收縮蠕動著。



? ? 隨即老楊拔出了陰莖放在了黃子耘的面前,看著這個任何一個人都想征服的

人妻的臉,老楊擼動著雞巴,一陣低吼,老楊的精液射在了黃子耘的臉上。讓這

個少婦無法控制。



高潮過後,黃子耘恢復了清醒。她拿著老楊的床單把自己臉上的精液擦掉,

穿好衣服。對著老楊說:「你害了我,老楊!」扭頭離開了房子。



看著黃子耘離去的背影,老楊心裡想著黃子耘的話什麼意思,「哎,不管了,

反正事已經做了,明天再說。」



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場景和滋味,摸著自己再次挺起的陰莖,「真舒服

啊,臉好、奶好、下面也好。」老楊自言自語到,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