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來真是我的幸運年,由于工作踏實肯幹,平時又跟市?領導和周圍同事

關系處得不錯。



這不,踏著09年的鍾聲敲響之際,我被任命爲明陽市市委書記,由于離家

較遠,又新上任,所以春節就沒打算回家過年,必競新官上任三把火嘛。



叮……鈴鈴,桌上的電話鈴聲把埋頭于資料堆?聚精會神的我喚醒了,拿起

電話:「劉書記,門口有一位小姐找你,她說是你的熟人」,「哦,讓她上來吧

。」



放下門衛的電話,我有些納悶了,剛到這?走馬上任,那?來的熟人呢,一

會兒功夫,傳來一陣敲門聲,「請進」



擡頭一看,不禁眼前一亮,隻見一位漂亮的女人正站在自己面前,她五官明

秀,皮膚白嫩,大約有二十七八歲,穿著花格的短裙,潔白的無袖T恤映襯的面

龐愈加白晰,略施粉黛,看上去既明豔動人又比較含蓄,豐聳的前胸把單薄的上

衣頂了起來。



當她在門口出現的時候我就認出來了,應該說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年前大學同

學的婚禮上,當時的新娘就是我面前的這位美女靜怡,而新朗是我大學時的同班

同學王虎,王虎生得其貌不揚,沒想到娶得如此漂亮的老婆,真是美女嫁醜夫,

當時我還感覺很郁悶。



「你好,劉書記」,靜怡的話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趕緊滿臉堆笑地請她

坐下。



結婚一年,平添了幾分成熟的性感,年輕人妻邁著輕盈的步履搖曳生姿,性

感的嘴唇,潔白的牙齒,隨著笑容臉上漲現出兩個可愛的小灑窩。



我立刻被明亮的她吸引了,突然感覺周身熱起來了,褲擋中有些躍躍欲動。



寒喧一番,靜怡細說自己的情況,原來她跟王虎剛結了婚,就被調到明陽市

來了,所以兩人一直兩地分居,一年也難得幾次相聚,靜怡一直在想辦法能把王

虎也調到明陽市來,可是她必競剛到明陽不久,人地生疏,談何容易,這次聽說

明陽市領導班子變動,一打聽,新來的市委書記居然是她老公的同學,所以春節

都沒來得及回家就找上門來了。



聽了靜怡的一番訴苦,我起身說:「這樣吧,我現在還有個會議,今晚我們

再詳談,你放心,我跟你老公是同學,啊?這個…幫你安排工作,甚至找個相當

不錯的工作應該還是不難的,這樣吧…」



拿起筆刷刷地寫了個地址遞給靜怡,「今晚七點你到這?,我再聽聽你的具

體情況,再做安排,放心,啊,一定讓你滿意」



靜怡千恩萬謝地走了,看著她左右扭動的臀部和細細的柳腰,我得意地笑了

,以我的經驗,孤身在外的女人有求于人的時候是很好對付的,特別是這個人又

是她的熟人的時候。



寒冷的夜風,讓她臉色有些蒼白,看到他走進來,臉上挂著楚楚可憐的笑容





急忙給她沏了杯熱騰騰咖啡,端了盤水果來,便坐下注視著她,「白天工作

太忙,沒有仔細聽你的情況,現在你再詳細介紹一下好嗎,我看看有什麽合適的

安排」



怡腼腆地一笑,伸手挽了挽鬓角的秀發,開始介紹自己的情況。



我一邊裝作注意地聽著,一邊借著遞水果的機會坐得更近了。



手臂挨著手臂,大腿挨著大腿,感受著肌膚的彈性和熱力。



雖然感覺有些過于熱情,可是有求于人的靜怡卻不好把反感表現得太明顯,

以免觸怒他,當她婉婉而談,介紹完自己的情況後,我點點頭說:「按道理說,

像你這樣的情況是可以考慮的……」。



靜怡妩媚地一笑,低聲說:「您是一把手嘛,如果您肯幫忙,那一定能成的

。」



我嘿地一笑,說:「我也不能爲所欲爲嘛」,說著手已經輕輕挽在靜怡的腰

上,她的腰果然盈盈一握,明顯感覺到了她的緊張,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可是

一時卻不敢亂動。



我的嘴貼近了她的耳垂,說:「如果讓人說我過于跋扈,就不好了嘛,你這

件事我呢,是能辦,可是我辦還是不辦,那可要看你的意思了」



靜怡臉紅心跳,低聲下氣地說:「劉書記,我的難處,您是知道的,如果您

幫我這個忙,大恩大德,我一輩子都不會忘」,「不用一輩子,一夜…就可以了

」,靜怡漲紅了臉站起來,因爲到從未有過的屈辱,呼吸急促了些,眼中隱隱有

些淚光,說:「劉書記,您…」



我沈下了臉,淡淡一笑,說:「當然,我不會勉強你,你自已想清楚,你是

個漂亮女人,我相信你們夫妻一定非常恩愛吧?嗯?我並不想破壞你們的婚姻,

各取所需,各有所酬嘛,如果你不願意,那就天各一方,做牛郎織女好了,隻是

現代人是很難在感情上做到什麽天長地久的,到時隻怕真要勞燕分飛了,你想想

吧」



靜怡紅著臉走到門口,我叫住她說:「這種事,在現代社會很平常嘛,你就

當多做了場春夢,你是結過婚的人了,沒什麽損失嘛,有多少比你有身份、有地

位的女人用這種方法得到好處,不是活得很自在嘛,那些大明星夠風光吧?她們

的醜事被你揭開了都不當一回事,照樣活得風風光光的,笑貧不笑娼嘛,你要走

,我不攔你,記住,這件事我不辦,在本市就永遠辦不成」,我端起一杯荼,悠

然地坐著,打開了電視,看也不看靜怡一眼。



靜怡拉開門,怔忡不已,進退不得,她覺得自己軟弱極了,可是如果走了出

去,那就真的象他說的一樣,一輩子過著兩地分居的日子了嗎。



她心亂如麻,夢遊似的關上了門,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跌坐在沙發上。



我得意的把電視聲音調小,走過去挨著她坐下,摟住了她的肩膀,靜怡嬌軀

一震,猛地驚醒了過來,抓緊了他的手,卻緊咬著唇,一言不發。



我貼在她耳邊說:「放心吧,你不說,我不說,永遠不會有人知道這件事的

,嗯?你的事我會盡快給你辦,就…把你老公調到稅務局,怎麽樣?那可是別人

想要都得不到的好地方呀「邊說邊牽著她嫩滑的小手走向了我的臥室,我一邊輕

輕撫摸靜怡緊張的肩背,另一隻手溫柔地替她脫掉了上衣,隔著胸罩貼在她的雙

峰上面。



靜怡面紅似火,卻沒有反抗,隻是開始細細的喘息起來,潔白的牙齒咬著下

唇,于是我隔著那一層薄薄胸罩,開始搓揉起來,並將嘴唇貼在她的頸上,親吻

著她的肌膚,靜怡渾身一震,閉上了雙目,右手解開襯衣,順利的滑進?面,握

著她結實飽滿的乳房,來回地搓揉著,並不時捏捏她的乳頭,感覺是又軟又滑,

而靜怡雙頰似火,渾身癱軟,乳房原本是軟綿綿的,也漸漸發漲變硬,盡管她從

心底感到屈辱和不堪,但是生理機能上的變化是她無法控制的。



不知不覺間,靜怡的上衣已經被徹底的解開,高聳挺拔的玉峰,少婦甜美的

面龐上滿是掩飾不去的羞意,那柔弱無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殘的性欲。



我的大手不停在雙峰上又搓又捏,有時用力去捏那兩粒鮮紅的葡萄,她那兩

敏感的尖峰,所感受到的觸覺,是一種說不出的舒服,陣陣的快感湧上心頭,也

把永難忘記的屈辱深深印在她的心底。



她的嬌軀癱軟著,一條腿搭在地上,我的右手慢慢放開了她的乳房,往下移

向小腹,在柔軟平坦的小腹上撫弄了一陣子後,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開了她的

腰帶,往下拉她的下衣。」



別…不要…嗯…啊…不要…「,她先是緊張地拉緊褲子,緊張地說,但睜開

的一雙明媚的俏眼看到我威脅的目光,不由心中一震,掙紮的勇氣像見了火的雪

獅子,一下子就化了,她的聲音愈來愈細,可是,我卻已趁此機會吻向了她誘人

的兩腿之間。



她長長睫毛遮蓋下的雙眼嬌羞無限的看著我在她胯下忙碌著,頭左右地搖晃

著,身下傳來的甜美感覺讓她不時張開性感的小嘴,發出一串串誘人的呻吟,也

刺激得我性急的扯下了她的褲子,一雙豐腴白嫩的誘人大腿赫然呈露出來,我喘

著粗氣,脫掉褲子上床後,手掌按在她的私處,手心的熱力讓她全身都輕輕顫抖

起來,當女人的這?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時,她已徹底喪失了反抗的意識,我趁機

用舌頭把她的小嘴頂開,她的雙唇和香舌也告失守,我順勢將舌頭伸進她嘴?。



「嗯…嗯…嗯…滋…滋…嗯…」



她放棄抵抗了,任由我的舌頭在她的口中翻攪,甚至不自主的吸吮他伸過去

的舌頭。



我狂烈的吻著她,一手搓著她的乳房,一手在她散發著熱氣的陰部搔弄著,

逗引得靜怡雙腿絞來絞去,而淫水一直不斷的流出來,濕了陰毛和沙發,也弄濕

了我的手指。



也許是長期分居的原因,徹底挑起了靜怡內心中寂寞已久的欲望,她的手也

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我漲硬的肉棒,並上下套弄著。



在我高超性技巧的挑逗下,原本成熟端莊的靜怡那隱藏于內心深處的淫蕩本

性漸漸散發出來,雙頰暈紅,媚眼微張,性感的紅唇微張,她的肌膚細膩光滑得

如同象牙一般,成熟少婦的胴體果然迷人。



我放開氣喘籲籲的靜怡,起身跪到她身邊,將粗長的肉棒伸向她嘴邊:」



來,寶貝,含我的屌「,她睜開嬌羞的雙眼看著我」



不,不要……「,當我牽著她的手握住我怒漲的肉棒後,她終于經不起肉棒

上傳來的陳陳雄性氣味的誘惑,用舌輕抵著。



哦……一股舒爽的感覺直沖腦門,」



太爽了,寶貝「。



靜怡也完全沈醉在其中,聽到我的贊美象得到鼓勵一樣,盡情的玩弄起粗大

的肉棒,不時伸出舌頭舔著棒身。



受不了她玩弄肉棒時的表情,于是反身臥到她身側,將靜怡修長的腿扛到肩

上,一手摟著她性感的屁股,去舔她淫水淋淋的肉穴。



當我觸碰到她嬌嫩的陰唇時,能夠感覺到她陰部的收縮,輕顫。



將嘴緊貼在她散發出陳陳熱氣的穴口,緊咬住兩片腫漲的陰唇吸吮著,這樣

的刺激讓她忍不住大聲呻呤著,同時加大了愛撫我肉棒的力度。



我緊摟著她性感的臀部,將舌頭向她穴中深抵,舌尖去挑磨嫩滑的陰壁。



靜怡的呻吟越來越大,穴中淫水已將整個陰部弄得濕滑不堪,我將沾滿她淫

水的手指伸到她面前,靜怡羞得將紅著臉扭向了一邊。



此時的靜怡已完全放棄了任何僞裝,我順利的脫下了她身上僅存的一件胸罩





坐起身扒開她的兩條嫩白滑潤的粉腿,盯視她柔黑陰毛掩映下的私處,鮮豔

得像成熟的水蜜桃。



靜怡微微睜開俏目,看我正盯著她的隱私之處,那?連自己的丈夫也沒有這

樣大膽仔細地看過,一陣躁熱湧上了她的臉,她又緊緊閉上了雙眼,仿佛這樣可

以使自已忘記眼前的窘態。



可是豐滿結實的雙腿卻暴露了她內心的想法,此刻正羞恥地死死夾在一起,

不住地哆嗦著,細嫩的腿肉突突直跳。



此刻的她,頭發披肩,俏臉绯紅,全身赤裸,淫態誘人,我已經再也忍不住

了,握住自己怒挺起來的肉棒,對準仰臥在大床上的人妻狠狠插入。



粗大堅硬的肉棒順著濕熱的肉穴重重地插了進去,順利地一插到底!靜怡感

到自己隱秘濕熱的小穴?忽然被插進一根粗大火熱的家夥,一種難以形容的充實

感和酸漲感令她立刻發出一聲尖銳的悲鳴,身體猛地劇烈扭動起來!她的屁股要

往後縮,我一手支在床上,一手握住她纖細的肩,使她無法逃脫,接著就是一陣

緊似一陣地在她溫暖緊密的肉穴?重重地抽插起來!天啊,人妻那緊密柔嫩的密

處,是那麽的舒服,簡直是男人一生夢寐以求的樂園,我興奮得飄飄欲仙,感到

她緊密的肉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加上她突然地掙紮和反抗,豐滿的屁股

一拱一擡的,更加深了她的快感,我將靜怡的雙腿曲起到胸部,讓她整個臀部擡

高,然後整個身體壓向嬌弱的靜怡,肉棒奮力地抽插奸淫來。



在我狂暴粗魯的奸淫下,端莊妩媚的靜怡幾乎是毫無反抗地任憑我奸淫著,

在她豐滿赤裸的身體上大肆發洩著。



軟軟的大床上她嬌嫩豐滿的肉體被插得陷下去又彈上來,一對豐滿的乳房也

像活潑的玉兔似的跳躍著。



如此美味,我不想草草結束,更要摧殘她的尊嚴和貞操,讓她乖乖地對自己

俯首貼耳,起身坐在床上,拉起靜怡讓她坐在自己的胯上,靜怡見事已至此,隻

想快快結束這場噩夢,臉紅似火地站起來,任由我拉著分開豐滿的大腿,坐在我

的老二上,兩個人重新連成了一體,我一挺一挺地向上攻擊著,白嫩的乳房跳躍

著。



雙手環抱著靜怡豐盈肥厚的屁股,靜怡怕向後跌倒,不得不主動伸出雙臂環

抱住我的脖子,搖擺著纖細的腰肢用她美妙的肉體滿足著我的獸欲,半閉著美麗

的眼睛發出哀婉淫蕩的呻吟。



她一雙雪白的大腿垂在地上,極爲性感。



就這樣,她被操得終于難以抑制地自喉間發出了甜美的呻吟聲。



操弄了一陣,我一邊撫摸靜怡光滑的背部,一邊躺向床上,靜怡雙手支在我

胸膛上,扭動屁股套弄著我的肉棒,大肉棒上傳來的舒爽感覺,讓我欲火進一步

高升,將靜怡摟向自已懷中,一手緊摟住她渾圓的屁股,挺動下身,將漲硬的肉

棒在靜怡緊密的肉穴中快速抽插著,」



啊……啊……啊……啊「,靜怡發出了一陳陳快樂的呻吟。



此時我讓靜怡轉身背對著我躺到我身上,靜怡和丈夫也沒試過這種姿式做愛

,所以紅著臉,怯怯的轉過身,噘起白嫩豐滿,渾圓隆翹的肥臀,握住沾滿淫水

的肉棒,緩緩的將小穴對準套坐了下去,」



哦……「那種肉棒層層剝開穴中嫩肉的感覺真爽。



她肯定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動作生硬而不自然,臀部小心地扭動著,因爲這

樣羞人的舉止,她的臉蛋一下子燒的通紅,就像是黃昏的晚霞般俏麗迷人。



望著騎在自已身上的美麗少婦,我不禁欲火大熾,老二急劇的膨脹,我將她

的整個上身摟住,大肉棒的穴中快速抽插,」



啪……滋……啪……滋……啪……滋……「性器磨擦的淫水聲不斷從身下傳

來。」



啪啪啪啪……撲滋……撲滋……「,我再也按捺不住,肉棒在穴中越插越猛

,越插越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淫蕩的叫聲回蕩在屋中,像在宣誓著一個人

妻的墜落。



連續的抽插幾十下後,我將靜怡香汗淋淋的肉體入下,側身從後面進入她體

內。



她美麗的螓首高高地向後仰起,嬌美可愛的臉頰頓時充滿了羞澀和無助,撫

摸著靜怡大白屁股上的粉嫩肌膚,享受著女性身體特有的馨香和光滑,靜怡不自

然的扭動著屁股,那堅硬火熱的老二箭一樣在她嬌嫩的穴中穿刺,高貴美麗的人

妻柔若無骨地承受著又一波攻擊。



我的大老二撲哧撲哧地插進拔出,在年輕人妻的肉穴?尋求著至高的快感,

美麗的女人微張著小嘴,滿臉的嬌媚,秀氣的眉毛哀怨中透著一絲興奮,已經呈

現半昏迷狀態了。



靜怡肉體的誠實反應更使她的心底産生了極度的羞恥和罪惡感,她感到對不

起深深愛著自己的丈夫,可是同時,她已不由自主地陷了進去,無法自拔,一種

絕望的念頭迫使她努力使自已忘卻目前的處境。



我轉身將她放成正常位,此時,她渾圓肥美的臀部和豐滿鼓漲的陰戶完完全

全的呈現在了我的眼前。



黝黑濃密的陰毛沿著陰戶一直延伸到了幽門。



我已沒法再欣賞眼前的美景,俯身緊壓在靜怡性感的肉體上,大肉棒無需引

導」



滋……「的一聲,又鑽進這熟悉的肉洞中了。



少婦那鼓脹突起的洞口中老二像打樁機似的頂弄著。



靜怡隻覺得穴口的嫩皮嬌羞的包著肉棒,二者的摩擦連一絲縫隙都沒有了,





啊啊啊,再深一點,我受不了了。



啊…啊…,好爽,啊…啊…要…啦…嗚…嗚…我要死了…「呻吟聲越來越大

了,她的肥臀左右搖擺,」



啊…啊…啊…啪啪啪…啊啊啊…嗚…喔…啊…「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勃發的

激情,粗大的肉棒已經漲到了最大限度。



火辣辣的大老二把小肉洞填得滿滿當當,沒留一絲一毫空隙。」



嗯嗯嗯…,嗯嗯嗯…「靜怡發出了無意識的吟唱。



我清楚的感覺到她的穴中的嫩肉纏繞,吸吮著著肉棒,火熱的肉棒每次抽動

都緊密磨擦著肉壁,讓這位美女發出」



唔唔…唔唔…「的呻吟聲,這是多麽美妙的樂章啊,低頭看著自已烏黑粗壯

的肉棒在她的渾圓白嫩的玉腿間那嬌小細嫩肉縫中進出著,而這位高貴美麗、端

莊優雅的人妻卻沈落其中,真的太爽啦,滋味實在是太美妙了!我一次又一次使

勁抽送著自已的陰莖,讓它在她的緊窒的空?頻繁的出入。



美麗的人妻承受著我的狂風暴雨,並開始大聲地呻吟著:」



…啊啊…唉唉…啊啊…啊…我穴快爽死啦…幹死我…大雞巴老公…呀…啊啊

…啊啊…啊…大肉棒哥哥…啊…太爽了…「,」



哈哈,開口求饒了嗎?求我,求我啊,求我快些射出來,射進你的身體「我

得意地命令道。



同時肉棒也越幹越興奮,猛烈的抽插,飛快的重複著同一個動作。」



啊…唔…「不斷的呻吟。



粗大的肉棒不斷頂進穴中。」



啊…「她終于配合地呻呤」



求…你,…求…你,幹我,幹我吧,幹我的…我的身體,快些給我吧,啊…

我受不了啦…「我用盡全力加緊幹著,」



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饒了我吧…啊…快…給我…射給我…「我一邊親吻

著她嬌叫的小嘴,一邊挺動屁股快速抽插,快意漸漸湧上來。」



快,求我射給你,快,快…!「靜怡憑著自已的性經驗,感覺到穴中的陰莖

更加粗大,間或有跳躍的情形出現,知道這次真的要洩啦,不得不提起精神,擡

起頭,張開紅潤的小嘴,喊起來:」



求你…,劉書記…好…好人…,我的好哥哥…,射給我,射進我的身體吧…

,我…好需要…啊…不行了…好脹…快…給我…啊…太強了…呀…「微閉著媚目

,暫時放任自已的放縱和淫蕩,以刺激她的高潮。



我下意識的緊緊向後拉住她的雙胯,老二深深的插入肉穴中,頂開花心,龜

頭一縮一放,馬眼馬上對著子宮吐出大量的滾燙的精液,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噴射

進美麗人妻久旱的穴心。



被我的激射所刺激,靜怡的肉穴也縮緊了,緊包著肉棒。



當我放開她豐腴的肉體時,她整個人都像被抽去了骨頭似的,軟軟地癱在了

大床上,隻有裸露著並在微微抖動著的肥嫩的大屁股上,紅腫的穴口一時無法閉

合,一股純白的黏液正從那?緩緩流了出來…真是一幅美麗的景色!(完)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癡漢VS舞娘
算起來真是我的幸運年,由于工作踏實肯幹,平時又跟市?領導和周圍同事

關系處得不錯。



這不,踏著09年的鍾聲敲響之際,我被任命爲明陽市市委書記,由于離家

較遠,又新上任,所以春節就沒打算回家過年,必競新官上任三把火嘛。



叮……鈴鈴,桌上的電話鈴聲把埋頭于資料堆?聚精會神的我喚醒了,拿起

電話:「劉書記,門口有一位小姐找你,她說是你的熟人」,「哦,讓她上來吧

。」



放下門衛的電話,我有些納悶了,剛到這?走馬上任,那?來的熟人呢,一

會兒功夫,傳來一陣敲門聲,「請進」



擡頭一看,不禁眼前一亮,隻見一位漂亮的女人正站在自己面前,她五官明

秀,皮膚白嫩,大約有二十七八歲,穿著花格的短裙,潔白的無袖T恤映襯的面

龐愈加白晰,略施粉黛,看上去既明豔動人又比較含蓄,豐聳的前胸把單薄的上

衣頂了起來。



當她在門口出現的時候我就認出來了,應該說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年前大學同

學的婚禮上,當時的新娘就是我面前的這位美女靜怡,而新朗是我大學時的同班

同學王虎,王虎生得其貌不揚,沒想到娶得如此漂亮的老婆,真是美女嫁醜夫,

當時我還感覺很郁悶。



「你好,劉書記」,靜怡的話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趕緊滿臉堆笑地請她

坐下。



結婚一年,平添了幾分成熟的性感,年輕人妻邁著輕盈的步履搖曳生姿,性

感的嘴唇,潔白的牙齒,隨著笑容臉上漲現出兩個可愛的小灑窩。



我立刻被明亮的她吸引了,突然感覺周身熱起來了,褲擋中有些躍躍欲動。



寒喧一番,靜怡細說自己的情況,原來她跟王虎剛結了婚,就被調到明陽市

來了,所以兩人一直兩地分居,一年也難得幾次相聚,靜怡一直在想辦法能把王

虎也調到明陽市來,可是她必競剛到明陽不久,人地生疏,談何容易,這次聽說

明陽市領導班子變動,一打聽,新來的市委書記居然是她老公的同學,所以春節

都沒來得及回家就找上門來了。



聽了靜怡的一番訴苦,我起身說:「這樣吧,我現在還有個會議,今晚我們

再詳談,你放心,我跟你老公是同學,啊?這個…幫你安排工作,甚至找個相當

不錯的工作應該還是不難的,這樣吧…」



拿起筆刷刷地寫了個地址遞給靜怡,「今晚七點你到這?,我再聽聽你的具

體情況,再做安排,放心,啊,一定讓你滿意」



靜怡千恩萬謝地走了,看著她左右扭動的臀部和細細的柳腰,我得意地笑了

,以我的經驗,孤身在外的女人有求于人的時候是很好對付的,特別是這個人又

是她的熟人的時候。



寒冷的夜風,讓她臉色有些蒼白,看到他走進來,臉上挂著楚楚可憐的笑容





急忙給她沏了杯熱騰騰咖啡,端了盤水果來,便坐下注視著她,「白天工作

太忙,沒有仔細聽你的情況,現在你再詳細介紹一下好嗎,我看看有什麽合適的

安排」



怡腼腆地一笑,伸手挽了挽鬓角的秀發,開始介紹自己的情況。



我一邊裝作注意地聽著,一邊借著遞水果的機會坐得更近了。



手臂挨著手臂,大腿挨著大腿,感受著肌膚的彈性和熱力。



雖然感覺有些過于熱情,可是有求于人的靜怡卻不好把反感表現得太明顯,

以免觸怒他,當她婉婉而談,介紹完自己的情況後,我點點頭說:「按道理說,

像你這樣的情況是可以考慮的……」。



靜怡妩媚地一笑,低聲說:「您是一把手嘛,如果您肯幫忙,那一定能成的

。」



我嘿地一笑,說:「我也不能爲所欲爲嘛」,說著手已經輕輕挽在靜怡的腰

上,她的腰果然盈盈一握,明顯感覺到了她的緊張,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可是

一時卻不敢亂動。



我的嘴貼近了她的耳垂,說:「如果讓人說我過于跋扈,就不好了嘛,你這

件事我呢,是能辦,可是我辦還是不辦,那可要看你的意思了」



靜怡臉紅心跳,低聲下氣地說:「劉書記,我的難處,您是知道的,如果您

幫我這個忙,大恩大德,我一輩子都不會忘」,「不用一輩子,一夜…就可以了

」,靜怡漲紅了臉站起來,因爲到從未有過的屈辱,呼吸急促了些,眼中隱隱有

些淚光,說:「劉書記,您…」



我沈下了臉,淡淡一笑,說:「當然,我不會勉強你,你自已想清楚,你是

個漂亮女人,我相信你們夫妻一定非常恩愛吧?嗯?我並不想破壞你們的婚姻,

各取所需,各有所酬嘛,如果你不願意,那就天各一方,做牛郎織女好了,隻是

現代人是很難在感情上做到什麽天長地久的,到時隻怕真要勞燕分飛了,你想想

吧」



靜怡紅著臉走到門口,我叫住她說:「這種事,在現代社會很平常嘛,你就

當多做了場春夢,你是結過婚的人了,沒什麽損失嘛,有多少比你有身份、有地

位的女人用這種方法得到好處,不是活得很自在嘛,那些大明星夠風光吧?她們

的醜事被你揭開了都不當一回事,照樣活得風風光光的,笑貧不笑娼嘛,你要走

,我不攔你,記住,這件事我不辦,在本市就永遠辦不成」,我端起一杯荼,悠

然地坐著,打開了電視,看也不看靜怡一眼。



靜怡拉開門,怔忡不已,進退不得,她覺得自己軟弱極了,可是如果走了出

去,那就真的象他說的一樣,一輩子過著兩地分居的日子了嗎。



她心亂如麻,夢遊似的關上了門,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跌坐在沙發上。



我得意的把電視聲音調小,走過去挨著她坐下,摟住了她的肩膀,靜怡嬌軀

一震,猛地驚醒了過來,抓緊了他的手,卻緊咬著唇,一言不發。



我貼在她耳邊說:「放心吧,你不說,我不說,永遠不會有人知道這件事的

,嗯?你的事我會盡快給你辦,就…把你老公調到稅務局,怎麽樣?那可是別人

想要都得不到的好地方呀「邊說邊牽著她嫩滑的小手走向了我的臥室,我一邊輕

輕撫摸靜怡緊張的肩背,另一隻手溫柔地替她脫掉了上衣,隔著胸罩貼在她的雙

峰上面。



靜怡面紅似火,卻沒有反抗,隻是開始細細的喘息起來,潔白的牙齒咬著下

唇,于是我隔著那一層薄薄胸罩,開始搓揉起來,並將嘴唇貼在她的頸上,親吻

著她的肌膚,靜怡渾身一震,閉上了雙目,右手解開襯衣,順利的滑進?面,握

著她結實飽滿的乳房,來回地搓揉著,並不時捏捏她的乳頭,感覺是又軟又滑,

而靜怡雙頰似火,渾身癱軟,乳房原本是軟綿綿的,也漸漸發漲變硬,盡管她從

心底感到屈辱和不堪,但是生理機能上的變化是她無法控制的。



不知不覺間,靜怡的上衣已經被徹底的解開,高聳挺拔的玉峰,少婦甜美的

面龐上滿是掩飾不去的羞意,那柔弱無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殘的性欲。



我的大手不停在雙峰上又搓又捏,有時用力去捏那兩粒鮮紅的葡萄,她那兩

敏感的尖峰,所感受到的觸覺,是一種說不出的舒服,陣陣的快感湧上心頭,也

把永難忘記的屈辱深深印在她的心底。



她的嬌軀癱軟著,一條腿搭在地上,我的右手慢慢放開了她的乳房,往下移

向小腹,在柔軟平坦的小腹上撫弄了一陣子後,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開了她的

腰帶,往下拉她的下衣。」



別…不要…嗯…啊…不要…「,她先是緊張地拉緊褲子,緊張地說,但睜開

的一雙明媚的俏眼看到我威脅的目光,不由心中一震,掙紮的勇氣像見了火的雪

獅子,一下子就化了,她的聲音愈來愈細,可是,我卻已趁此機會吻向了她誘人

的兩腿之間。



她長長睫毛遮蓋下的雙眼嬌羞無限的看著我在她胯下忙碌著,頭左右地搖晃

著,身下傳來的甜美感覺讓她不時張開性感的小嘴,發出一串串誘人的呻吟,也

刺激得我性急的扯下了她的褲子,一雙豐腴白嫩的誘人大腿赫然呈露出來,我喘

著粗氣,脫掉褲子上床後,手掌按在她的私處,手心的熱力讓她全身都輕輕顫抖

起來,當女人的這?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時,她已徹底喪失了反抗的意識,我趁機

用舌頭把她的小嘴頂開,她的雙唇和香舌也告失守,我順勢將舌頭伸進她嘴?。



「嗯…嗯…嗯…滋…滋…嗯…」



她放棄抵抗了,任由我的舌頭在她的口中翻攪,甚至不自主的吸吮他伸過去

的舌頭。



我狂烈的吻著她,一手搓著她的乳房,一手在她散發著熱氣的陰部搔弄著,

逗引得靜怡雙腿絞來絞去,而淫水一直不斷的流出來,濕了陰毛和沙發,也弄濕

了我的手指。



也許是長期分居的原因,徹底挑起了靜怡內心中寂寞已久的欲望,她的手也

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我漲硬的肉棒,並上下套弄著。



在我高超性技巧的挑逗下,原本成熟端莊的靜怡那隱藏于內心深處的淫蕩本

性漸漸散發出來,雙頰暈紅,媚眼微張,性感的紅唇微張,她的肌膚細膩光滑得

如同象牙一般,成熟少婦的胴體果然迷人。



我放開氣喘籲籲的靜怡,起身跪到她身邊,將粗長的肉棒伸向她嘴邊:」



來,寶貝,含我的屌「,她睜開嬌羞的雙眼看著我」



不,不要……「,當我牽著她的手握住我怒漲的肉棒後,她終于經不起肉棒

上傳來的陳陳雄性氣味的誘惑,用舌輕抵著。



哦……一股舒爽的感覺直沖腦門,」



太爽了,寶貝「。



靜怡也完全沈醉在其中,聽到我的贊美象得到鼓勵一樣,盡情的玩弄起粗大

的肉棒,不時伸出舌頭舔著棒身。



受不了她玩弄肉棒時的表情,于是反身臥到她身側,將靜怡修長的腿扛到肩

上,一手摟著她性感的屁股,去舔她淫水淋淋的肉穴。



當我觸碰到她嬌嫩的陰唇時,能夠感覺到她陰部的收縮,輕顫。



將嘴緊貼在她散發出陳陳熱氣的穴口,緊咬住兩片腫漲的陰唇吸吮著,這樣

的刺激讓她忍不住大聲呻呤著,同時加大了愛撫我肉棒的力度。



我緊摟著她性感的臀部,將舌頭向她穴中深抵,舌尖去挑磨嫩滑的陰壁。



靜怡的呻吟越來越大,穴中淫水已將整個陰部弄得濕滑不堪,我將沾滿她淫

水的手指伸到她面前,靜怡羞得將紅著臉扭向了一邊。



此時的靜怡已完全放棄了任何僞裝,我順利的脫下了她身上僅存的一件胸罩





坐起身扒開她的兩條嫩白滑潤的粉腿,盯視她柔黑陰毛掩映下的私處,鮮豔

得像成熟的水蜜桃。



靜怡微微睜開俏目,看我正盯著她的隱私之處,那?連自己的丈夫也沒有這

樣大膽仔細地看過,一陣躁熱湧上了她的臉,她又緊緊閉上了雙眼,仿佛這樣可

以使自已忘記眼前的窘態。



可是豐滿結實的雙腿卻暴露了她內心的想法,此刻正羞恥地死死夾在一起,

不住地哆嗦著,細嫩的腿肉突突直跳。



此刻的她,頭發披肩,俏臉绯紅,全身赤裸,淫態誘人,我已經再也忍不住

了,握住自己怒挺起來的肉棒,對準仰臥在大床上的人妻狠狠插入。



粗大堅硬的肉棒順著濕熱的肉穴重重地插了進去,順利地一插到底!靜怡感

到自己隱秘濕熱的小穴?忽然被插進一根粗大火熱的家夥,一種難以形容的充實

感和酸漲感令她立刻發出一聲尖銳的悲鳴,身體猛地劇烈扭動起來!她的屁股要

往後縮,我一手支在床上,一手握住她纖細的肩,使她無法逃脫,接著就是一陣

緊似一陣地在她溫暖緊密的肉穴?重重地抽插起來!天啊,人妻那緊密柔嫩的密

處,是那麽的舒服,簡直是男人一生夢寐以求的樂園,我興奮得飄飄欲仙,感到

她緊密的肉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加上她突然地掙紮和反抗,豐滿的屁股

一拱一擡的,更加深了她的快感,我將靜怡的雙腿曲起到胸部,讓她整個臀部擡

高,然後整個身體壓向嬌弱的靜怡,肉棒奮力地抽插奸淫來。



在我狂暴粗魯的奸淫下,端莊妩媚的靜怡幾乎是毫無反抗地任憑我奸淫著,

在她豐滿赤裸的身體上大肆發洩著。



軟軟的大床上她嬌嫩豐滿的肉體被插得陷下去又彈上來,一對豐滿的乳房也

像活潑的玉兔似的跳躍著。



如此美味,我不想草草結束,更要摧殘她的尊嚴和貞操,讓她乖乖地對自己

俯首貼耳,起身坐在床上,拉起靜怡讓她坐在自己的胯上,靜怡見事已至此,隻

想快快結束這場噩夢,臉紅似火地站起來,任由我拉著分開豐滿的大腿,坐在我

的老二上,兩個人重新連成了一體,我一挺一挺地向上攻擊著,白嫩的乳房跳躍

著。



雙手環抱著靜怡豐盈肥厚的屁股,靜怡怕向後跌倒,不得不主動伸出雙臂環

抱住我的脖子,搖擺著纖細的腰肢用她美妙的肉體滿足著我的獸欲,半閉著美麗

的眼睛發出哀婉淫蕩的呻吟。



她一雙雪白的大腿垂在地上,極爲性感。



就這樣,她被操得終于難以抑制地自喉間發出了甜美的呻吟聲。



操弄了一陣,我一邊撫摸靜怡光滑的背部,一邊躺向床上,靜怡雙手支在我

胸膛上,扭動屁股套弄著我的肉棒,大肉棒上傳來的舒爽感覺,讓我欲火進一步

高升,將靜怡摟向自已懷中,一手緊摟住她渾圓的屁股,挺動下身,將漲硬的肉

棒在靜怡緊密的肉穴中快速抽插著,」



啊……啊……啊……啊「,靜怡發出了一陳陳快樂的呻吟。



此時我讓靜怡轉身背對著我躺到我身上,靜怡和丈夫也沒試過這種姿式做愛

,所以紅著臉,怯怯的轉過身,噘起白嫩豐滿,渾圓隆翹的肥臀,握住沾滿淫水

的肉棒,緩緩的將小穴對準套坐了下去,」



哦……「那種肉棒層層剝開穴中嫩肉的感覺真爽。



她肯定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動作生硬而不自然,臀部小心地扭動著,因爲這

樣羞人的舉止,她的臉蛋一下子燒的通紅,就像是黃昏的晚霞般俏麗迷人。



望著騎在自已身上的美麗少婦,我不禁欲火大熾,老二急劇的膨脹,我將她

的整個上身摟住,大肉棒的穴中快速抽插,」



啪……滋……啪……滋……啪……滋……「性器磨擦的淫水聲不斷從身下傳

來。」



啪啪啪啪……撲滋……撲滋……「,我再也按捺不住,肉棒在穴中越插越猛

,越插越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淫蕩的叫聲回蕩在屋中,像在宣誓著一個人

妻的墜落。



連續的抽插幾十下後,我將靜怡香汗淋淋的肉體入下,側身從後面進入她體

內。



她美麗的螓首高高地向後仰起,嬌美可愛的臉頰頓時充滿了羞澀和無助,撫

摸著靜怡大白屁股上的粉嫩肌膚,享受著女性身體特有的馨香和光滑,靜怡不自

然的扭動著屁股,那堅硬火熱的老二箭一樣在她嬌嫩的穴中穿刺,高貴美麗的人

妻柔若無骨地承受著又一波攻擊。



我的大老二撲哧撲哧地插進拔出,在年輕人妻的肉穴?尋求著至高的快感,

美麗的女人微張著小嘴,滿臉的嬌媚,秀氣的眉毛哀怨中透著一絲興奮,已經呈

現半昏迷狀態了。



靜怡肉體的誠實反應更使她的心底産生了極度的羞恥和罪惡感,她感到對不

起深深愛著自己的丈夫,可是同時,她已不由自主地陷了進去,無法自拔,一種

絕望的念頭迫使她努力使自已忘卻目前的處境。



我轉身將她放成正常位,此時,她渾圓肥美的臀部和豐滿鼓漲的陰戶完完全

全的呈現在了我的眼前。



黝黑濃密的陰毛沿著陰戶一直延伸到了幽門。



我已沒法再欣賞眼前的美景,俯身緊壓在靜怡性感的肉體上,大肉棒無需引

導」



滋……「的一聲,又鑽進這熟悉的肉洞中了。



少婦那鼓脹突起的洞口中老二像打樁機似的頂弄著。



靜怡隻覺得穴口的嫩皮嬌羞的包著肉棒,二者的摩擦連一絲縫隙都沒有了,





啊啊啊,再深一點,我受不了了。



啊…啊…,好爽,啊…啊…要…啦…嗚…嗚…我要死了…「呻吟聲越來越大

了,她的肥臀左右搖擺,」



啊…啊…啊…啪啪啪…啊啊啊…嗚…喔…啊…「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勃發的

激情,粗大的肉棒已經漲到了最大限度。



火辣辣的大老二把小肉洞填得滿滿當當,沒留一絲一毫空隙。」



嗯嗯嗯…,嗯嗯嗯…「靜怡發出了無意識的吟唱。



我清楚的感覺到她的穴中的嫩肉纏繞,吸吮著著肉棒,火熱的肉棒每次抽動

都緊密磨擦著肉壁,讓這位美女發出」



唔唔…唔唔…「的呻吟聲,這是多麽美妙的樂章啊,低頭看著自已烏黑粗壯

的肉棒在她的渾圓白嫩的玉腿間那嬌小細嫩肉縫中進出著,而這位高貴美麗、端

莊優雅的人妻卻沈落其中,真的太爽啦,滋味實在是太美妙了!我一次又一次使

勁抽送著自已的陰莖,讓它在她的緊窒的空?頻繁的出入。



美麗的人妻承受著我的狂風暴雨,並開始大聲地呻吟著:」



…啊啊…唉唉…啊啊…啊…我穴快爽死啦…幹死我…大雞巴老公…呀…啊啊

…啊啊…啊…大肉棒哥哥…啊…太爽了…「,」



哈哈,開口求饒了嗎?求我,求我啊,求我快些射出來,射進你的身體「我

得意地命令道。



同時肉棒也越幹越興奮,猛烈的抽插,飛快的重複著同一個動作。」



啊…唔…「不斷的呻吟。



粗大的肉棒不斷頂進穴中。」



啊…「她終于配合地呻呤」



求…你,…求…你,幹我,幹我吧,幹我的…我的身體,快些給我吧,啊…

我受不了啦…「我用盡全力加緊幹著,」



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饒了我吧…啊…快…給我…射給我…「我一邊親吻

著她嬌叫的小嘴,一邊挺動屁股快速抽插,快意漸漸湧上來。」



快,求我射給你,快,快…!「靜怡憑著自已的性經驗,感覺到穴中的陰莖

更加粗大,間或有跳躍的情形出現,知道這次真的要洩啦,不得不提起精神,擡

起頭,張開紅潤的小嘴,喊起來:」



求你…,劉書記…好…好人…,我的好哥哥…,射給我,射進我的身體吧…

,我…好需要…啊…不行了…好脹…快…給我…啊…太強了…呀…「微閉著媚目

,暫時放任自已的放縱和淫蕩,以刺激她的高潮。



我下意識的緊緊向後拉住她的雙胯,老二深深的插入肉穴中,頂開花心,龜

頭一縮一放,馬眼馬上對著子宮吐出大量的滾燙的精液,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噴射

進美麗人妻久旱的穴心。



被我的激射所刺激,靜怡的肉穴也縮緊了,緊包著肉棒。



當我放開她豐腴的肉體時,她整個人都像被抽去了骨頭似的,軟軟地癱在了

大床上,隻有裸露著並在微微抖動著的肥嫩的大屁股上,紅腫的穴口一時無法閉

合,一股純白的黏液正從那?緩緩流了出來…真是一幅美麗的景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