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最後由 invicta 於 編輯



【麓溝之燦】1-7??


字數:10w



第一章 麓溝寨



經過將近一天的跋涉,終於到達目的地。看著眼前那原始的小村莊,風景美

麗的如畫卷一般,秦臻眼前倒是一亮。



最初接到任務,需要到一個落後的山溝溝裡待上少則一年,多則數年,秦臻

打心裡有些膩歪。可這遍野的綠,竟似有魔力般地,將他心中所有的不快都驅散

開去。



此刻正值夏季,艷陽高照,卻又不似城市中那樣火辣。高大的樹木鬱鬱蔥蔥

地投下大片大片的陰影,遠處成片的農田隨風搖曳出一片令人心儀的綠。綠色中

鑲嵌著一條條斑駁的泥濘小路,四下衍生,小路的盡頭,是一座座充滿田園氣息

的院子。



院子大多獨門獨戶,由木籬笆或者低矮的是圍牆所包圍。圍牆之上都爬滿了

各類植物,就連的院落裡、屋簷上,皆是如此。咋一眼望去,猶如進入了電影裡

矮人王國一樣。



欣賞著這樣美麗的景色,秦臻心情額外地舒暢。他慢悠悠地跺著步伐,去尋

找目的地。



路遇轉角,忽聞前面傳來一陣說話聲,轉悠了半天沒有找到地頭的秦臻不由

得心中一喜,快步趕了過去,想找個人問問路。



轉過那剛好能遮住自己視線的圍牆,躍入眼簾的一幕卻讓他尷尬不已。



眼前,一男一女正摟摟抱抱欲行那苟且之事。心裡有愧的秦臻本打算立馬退

去,卻不想發現事情有些異常。



倆人的身邊倒著兩隻木桶,木桶裡的衣服濕漉漉地全部撒在路上,沾得滿是

灰塵。而那女子的雙手死死地撐在男人胸口上,腦袋左右躲閃,意圖避開男人的

親吻。



強姦?秦臻心裡閃過一個念頭,一句“住手!”怒喝而出。



正處於迷亂中的男子被秦臻的怒喝嚇得全身一顫,鬆開了那女子。那女子也

夠靈活,趁著男子鬆手,飛快地跑到了秦臻的身後。



“你是誰?”那男子見秦臻臉生,不由得出口問道。



身後的那人雖借秦臻身子做掩飾,可卻跟他毫無一點接觸,秦臻心裡有些好

奇,這女子究竟是個什麼德行,讓眼前這人如此克制不住?



“我是縣裡來的,怎麼?強姦還有理?”



聽到秦臻的話語,男子一愣,眼裡明顯撇過一絲不屑,卻又明白今日難成好

事,冷笑了一番後,轉身離去。



看到對方那輕蔑的樣子,秦臻怒極,雖然他也算不上什麼好人,可一向講究

泡妞憑本事,沒想到這傢夥搞強姦被人撞破還一臉沒事樣就不爽。本想追上去狠

揍對方一通,卻又覺得有些不妥,只得悶哼一聲,讓他離去。



待得那男人身影消失,才轉身詢問道:“你沒事吧?”



那女子搖了搖頭,沒有回答,從秦臻身邊繞了一大圈走到剛才的事發地點去

收拾自己的擔子。



趁著這機會,秦臻也在仔細打量這個女人,想看看,究竟她有什麼特別之處,

居然讓一個男人能夠在大庭廣眾之下克制不住。



女子蹲在地上收拾,只能看見一個側面。她臉蛋很飽滿,眉目細長,膚色略

有些黑,腦門上還滲著汗珠。她全身穿著一套老舊得已經不太看得清本身色彩的

衣服,衣服裡包裹的軀體看起來比較圓潤,屬於那種豐盈卻不顯肥胖的體型。



覺得死盯著人家有些失禮,他移開了目光,一邊繼續打量周圍的風景,一邊

開口問道:“你們村長住哪?我找他有事。”



她一邊收拾,一邊輕輕答道:“等下我帶你去。”



聲音很小,柔柔的,很好聽。



跟著她在林蔭裡穿梭而行,再度將視線轉回到她身上的秦臻卻猛地瞪大了眼

睛,然後再也捨不得將目光移開。



她的身高相對於秦臻來說,有些顯矮。大腿圓潤豐滿卻又特顯修長,腰肢纖

細,看起來個子嬌小,挑著擔子,步調優雅,讓人感覺身姿額外嬌柔,不知不覺

就能將人的目光死死吸引上去。最主要的是,那雙腿之上,長著一個極具誘惑的

屁股。



那屁股長在這嬌小卻不乏圓潤的身子上顯得異常顯目,圓潤飽滿,宛若滿月

;豐滿挺翹,肉感十足,卻又一點都不顯下垂。肥厚的臀肉將那老舊的褲子漲得

鼓鼓囊囊如欲崩裂。哪怕她的步伐已經如此輕柔,褲子也箍得額外地緊實,那肉

團卻像那剛做好的布丁般地,猶自顫動不已。



秦臻心裡也終於明白那男子的飢渴。看著那微微顫抖的肉糰,他也覺得有些

忍耐不住了,甚至想要用手上去拍打一下,看著它們翻滾起伏不停,然後再用手

死死抓住,把玩一番。



她在前頭帶路,步伐越來越快。



身後那眼光有若實質一般在她屁股上不停地掃視,讓她心裡異常彆扭。每日

在村里穿行,這樣的注視可謂隨處可見,可今天情況又有些不同的是,其他人的

掃視總是讓她全身雞皮疙瘩直冒,而他的目光,雖然也讓她感覺討厭,卻似乎少

了那一種發自內心的噁心?



“到了,這是村長家。”



女子細聲說道,聲音若有若無地傳進秦臻的耳朵裡。可他卻沈澱在另一個世

界,沒有發覺。



女子發現他仍死死地盯著自己下身看個不停,本想發怒,可想到他剛救我自

己,這樣做終究是不適宜,只好“咳咳!”出聲給他個醒。



秦臻抬頭看到她那慍怒的神情,忙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終於看清她的全貌,年齡不滿30,青春與成熟的氣息皆備,應該已為人婦,

那細長的眉眼,晶亮的眼睛看起來有些妖嬈,只是那略黑的膚色掩蓋了她的風采。

如果能夠白一點,這肯定是一個絕色之人,更何況,她還有那樣迷人的一個大屁

股。



“這裡就是村長家。”秦臻那目光裡那赤裸裸讓她有些難以承受。不過他那

英俊的臉龐看其來很朝氣,很有親和力。再加上他剛救了她,實在讓她板不起臉

來訓斥他,只得匆匆一指,落荒而逃。



望著那果凍一般輕顫的大屁股輕扭著從路上消失,秦臻在心裡感嘆,真是世

上難尋啊。望著那背影消失之處回味了好一會兒,才去敲開了村長家的門。



待門裡應答,秦臻進到屋裡,卻發現剛才那男子坐在堂屋。



“你是村長?”秦臻變色道。



那男子30左右,見到秦臻,也是臉色數變,最終冷哼一聲,進了邊上的屋裡。



片刻之後,一年白髮長者叼著個菸斗出來,笑得很是和藹:“後生,你找我

有甚事?”



秦臻終於明白,這才是村長。他看了看裡屋,想想也沒啥,就按下心中所想,

將自己所行目地說出。



待得秦臻說完,村長回頭召喚:“二狗子,你帶秦老師去學校看看。”



而後,再回頭對秦臻說道:“我讓我兒子帶你去看看。晚上過屋裡來,給你

接風!”



口氣淡然卻讓人難以反駁,秦臻聞言,心中暗道:這個村長不簡單啊。



剛那意圖實施強姦的男子出門而來,滿臉不願地獨自出門而去。



村長見狀,衝著那背影用土話吼了一句,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跟秦臻道:

“打小這個樣子,讓他娘寵壞了,別見怪。”



秦臻笑了笑,表示理解,然後禮貌地告辭而去。



村長兒子二狗子滿臉不爽地在前面匆匆而行,秦臻一臉無謂地跟在身後。兩

人在小路上急行,誰也沒有說話。



行了一段,二狗子的步伐突然慢了下來。秦臻抬頭打量,發現二狗子死死地

盯著一處院落,順著他的眼光望去,發現了在院裡晾衣服的那道身影正是剛才那

女子。



此刻她正背朝兩人,頂起腳伸直雙手在往眼前的竹竿上晾衣服。那臀腿的優

美,此番更加明顯地顯現出來。



“咳!”秦臻咳嗽一聲,心裡道:這女子確是姿色不錯,尤其是那肉肉的屁

股,在床上肏起來肯定別有一番滋味。看二狗子那一副饞樣,應該還沒得手,自

己得加緊一步,這呆在這裡的日子,那就好過了。



二狗子回頭,一臉怒容地望著秦臻,秦臻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良久,二狗

子終是敗下陣來,冷哼一聲調頭又走。



再度上路,竟是再沒了院落,只走了一小會,就到了目的地。二狗子將秦臻

帶到地方,卻沒有離去,他站在秦臻身後,不陰不陽地說道:“小子,到了咱麓

溝寨,有個道理你可得記好咯!”



“哦?”秦臻正在眺望整個院子,有些心不在焉。



二狗子聞言,見秦臻沒有反駁,一下神氣起來,口裡道:“在麓溝寨,我爹

是村長,我就是法!不管你以前是幹什麼的,到了這頭,是龍你得給我盤著,是

虎你也——”



“哦,說完了嗎?那你可以走了。”秦臻雖不為意,卻也覺得他有些鼓譟,

毫不客氣地出聲將昂著個腦袋的二狗子打斷。



“你!別他媽的給臉不要臉,記住了,以後遇到老子辦事,立馬滾得遠遠地,

再敢打攪老子的好事,有你好看!”



正在打量景色的秦臻聞言,心裡也是一股無名火氣升起,不陰不陽地回應到

:“我也警告你,別再被我撞見!”



“我艹!給你三分顏色,你他媽的還開起染坊來了!”



聽到秦臻的回應,二狗子立馬暴走,他瘋狗一般地撲向秦臻,揮拳朝秦臻面

門打去。



見到對方的反應,秦臻笑了笑,偏頭避開了二狗子的拳頭,抬手對著他的臉

就是一耳光!



啪地一聲,那響亮的耳光將二狗子打得有些發懵,轉瞬間,反應過來的二狗

子目露凶光,再度惡狠狠口裡罵著,沖了上來:“操你大爺!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我就不姓——”



啪,秦臻回手,又是一響亮的耳光狠狠地抽在他的臉上,將他的狠話給抽了

回去。這次,秦臻沒有停手,順手一把扯住他的頭髮,狠狠地往下拉,膝蓋也向

上猛地一挺,狠狠地頂在他的肚子上。



“啊~~~”秦臻鬆開手,被擊中要害的二狗子,痛得整個身子蜷縮成了一

團。



“這一次,給你老爹個面子,下次再放肆,抽死你!”秦臻踏出一隻腳,牢

牢地踩住二狗子,盯著他的眼睛說道。



二狗子死命掙紮,卻不能掙脫。心裡明白,這也是個狠人。良久,感覺到對

方的有所鬆動,忙趁機爬了起來,怨毒地瞪著秦臻,卻也不敢多說什麼,快速地

朝著來路離去。



看著那有些慌忙的身影,秦臻笑了笑,推開院門,進到內裡。



村裡的學校位於山村邊緣一個山坡之上,站在坡上可以眺望整個村落。



學校也單獨成了一個院落,院落周圍,茂盛的大樹和荊棘形成了一道密實的

圍牆,院落佔地十數畝,同樣綠意盎然;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顆大樹,大樹茂

密非凡,竟是嚴嚴實實地將整個院落遮蓋;居中,一條鋪有石板的小路直接延伸

至學校裡那唯一的建築前。



唯一木屋遠遠地鑲嵌在一片深綠之中,極為難得的,這座木屋居然是雙層結

構。雖有些破敗,但每層竟有2 個教室之多,而且,面積較標準教室也並不見窄。



秦臻繞道了教室後面。教室後面居然還有一個低矮的木屋,木屋裡一應廚具

皆備,屋前鋪滿了大塊青石板,石板中間架著木軲轆。湊到跟前一看,井裡的水

清晰地倒映著樹影和天空,讓人無比地愜意。



慢悠悠圍著教室轉了一圈,秦臻剛被破壞的心情有些轉好。能在這樣風景優

美的當一下老師,倒也不是壞事。



“有人在嗎?”



正想上二樓轉悠一番的秦臻,突然聽到院門外傳來一聲稚嫩的少女呼喊,就

停下了腳步,朝院門走去。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女友舊情人
本篇最後由 invicta 於 編輯



【麓溝之燦】1-7??


字數:10w



第一章 麓溝寨



經過將近一天的跋涉,終於到達目的地。看著眼前那原始的小村莊,風景美

麗的如畫卷一般,秦臻眼前倒是一亮。



最初接到任務,需要到一個落後的山溝溝裡待上少則一年,多則數年,秦臻

打心裡有些膩歪。可這遍野的綠,竟似有魔力般地,將他心中所有的不快都驅散

開去。



此刻正值夏季,艷陽高照,卻又不似城市中那樣火辣。高大的樹木鬱鬱蔥蔥

地投下大片大片的陰影,遠處成片的農田隨風搖曳出一片令人心儀的綠。綠色中

鑲嵌著一條條斑駁的泥濘小路,四下衍生,小路的盡頭,是一座座充滿田園氣息

的院子。



院子大多獨門獨戶,由木籬笆或者低矮的是圍牆所包圍。圍牆之上都爬滿了

各類植物,就連的院落裡、屋簷上,皆是如此。咋一眼望去,猶如進入了電影裡

矮人王國一樣。



欣賞著這樣美麗的景色,秦臻心情額外地舒暢。他慢悠悠地跺著步伐,去尋

找目的地。



路遇轉角,忽聞前面傳來一陣說話聲,轉悠了半天沒有找到地頭的秦臻不由

得心中一喜,快步趕了過去,想找個人問問路。



轉過那剛好能遮住自己視線的圍牆,躍入眼簾的一幕卻讓他尷尬不已。



眼前,一男一女正摟摟抱抱欲行那苟且之事。心裡有愧的秦臻本打算立馬退

去,卻不想發現事情有些異常。



倆人的身邊倒著兩隻木桶,木桶裡的衣服濕漉漉地全部撒在路上,沾得滿是

灰塵。而那女子的雙手死死地撐在男人胸口上,腦袋左右躲閃,意圖避開男人的

親吻。



強姦?秦臻心裡閃過一個念頭,一句“住手!”怒喝而出。



正處於迷亂中的男子被秦臻的怒喝嚇得全身一顫,鬆開了那女子。那女子也

夠靈活,趁著男子鬆手,飛快地跑到了秦臻的身後。



“你是誰?”那男子見秦臻臉生,不由得出口問道。



身後的那人雖借秦臻身子做掩飾,可卻跟他毫無一點接觸,秦臻心裡有些好

奇,這女子究竟是個什麼德行,讓眼前這人如此克制不住?



“我是縣裡來的,怎麼?強姦還有理?”



聽到秦臻的話語,男子一愣,眼裡明顯撇過一絲不屑,卻又明白今日難成好

事,冷笑了一番後,轉身離去。



看到對方那輕蔑的樣子,秦臻怒極,雖然他也算不上什麼好人,可一向講究

泡妞憑本事,沒想到這傢夥搞強姦被人撞破還一臉沒事樣就不爽。本想追上去狠

揍對方一通,卻又覺得有些不妥,只得悶哼一聲,讓他離去。



待得那男人身影消失,才轉身詢問道:“你沒事吧?”



那女子搖了搖頭,沒有回答,從秦臻身邊繞了一大圈走到剛才的事發地點去

收拾自己的擔子。



趁著這機會,秦臻也在仔細打量這個女人,想看看,究竟她有什麼特別之處,

居然讓一個男人能夠在大庭廣眾之下克制不住。



女子蹲在地上收拾,只能看見一個側面。她臉蛋很飽滿,眉目細長,膚色略

有些黑,腦門上還滲著汗珠。她全身穿著一套老舊得已經不太看得清本身色彩的

衣服,衣服裡包裹的軀體看起來比較圓潤,屬於那種豐盈卻不顯肥胖的體型。



覺得死盯著人家有些失禮,他移開了目光,一邊繼續打量周圍的風景,一邊

開口問道:“你們村長住哪?我找他有事。”



她一邊收拾,一邊輕輕答道:“等下我帶你去。”



聲音很小,柔柔的,很好聽。



跟著她在林蔭裡穿梭而行,再度將視線轉回到她身上的秦臻卻猛地瞪大了眼

睛,然後再也捨不得將目光移開。



她的身高相對於秦臻來說,有些顯矮。大腿圓潤豐滿卻又特顯修長,腰肢纖

細,看起來個子嬌小,挑著擔子,步調優雅,讓人感覺身姿額外嬌柔,不知不覺

就能將人的目光死死吸引上去。最主要的是,那雙腿之上,長著一個極具誘惑的

屁股。



那屁股長在這嬌小卻不乏圓潤的身子上顯得異常顯目,圓潤飽滿,宛若滿月

;豐滿挺翹,肉感十足,卻又一點都不顯下垂。肥厚的臀肉將那老舊的褲子漲得

鼓鼓囊囊如欲崩裂。哪怕她的步伐已經如此輕柔,褲子也箍得額外地緊實,那肉

團卻像那剛做好的布丁般地,猶自顫動不已。



秦臻心裡也終於明白那男子的飢渴。看著那微微顫抖的肉糰,他也覺得有些

忍耐不住了,甚至想要用手上去拍打一下,看著它們翻滾起伏不停,然後再用手

死死抓住,把玩一番。



她在前頭帶路,步伐越來越快。



身後那眼光有若實質一般在她屁股上不停地掃視,讓她心裡異常彆扭。每日

在村里穿行,這樣的注視可謂隨處可見,可今天情況又有些不同的是,其他人的

掃視總是讓她全身雞皮疙瘩直冒,而他的目光,雖然也讓她感覺討厭,卻似乎少

了那一種發自內心的噁心?



“到了,這是村長家。”



女子細聲說道,聲音若有若無地傳進秦臻的耳朵裡。可他卻沈澱在另一個世

界,沒有發覺。



女子發現他仍死死地盯著自己下身看個不停,本想發怒,可想到他剛救我自

己,這樣做終究是不適宜,只好“咳咳!”出聲給他個醒。



秦臻抬頭看到她那慍怒的神情,忙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終於看清她的全貌,年齡不滿30,青春與成熟的氣息皆備,應該已為人婦,

那細長的眉眼,晶亮的眼睛看起來有些妖嬈,只是那略黑的膚色掩蓋了她的風采。

如果能夠白一點,這肯定是一個絕色之人,更何況,她還有那樣迷人的一個大屁

股。



“這裡就是村長家。”秦臻那目光裡那赤裸裸讓她有些難以承受。不過他那

英俊的臉龐看其來很朝氣,很有親和力。再加上他剛救了她,實在讓她板不起臉

來訓斥他,只得匆匆一指,落荒而逃。



望著那果凍一般輕顫的大屁股輕扭著從路上消失,秦臻在心裡感嘆,真是世

上難尋啊。望著那背影消失之處回味了好一會兒,才去敲開了村長家的門。



待門裡應答,秦臻進到屋裡,卻發現剛才那男子坐在堂屋。



“你是村長?”秦臻變色道。



那男子30左右,見到秦臻,也是臉色數變,最終冷哼一聲,進了邊上的屋裡。



片刻之後,一年白髮長者叼著個菸斗出來,笑得很是和藹:“後生,你找我

有甚事?”



秦臻終於明白,這才是村長。他看了看裡屋,想想也沒啥,就按下心中所想,

將自己所行目地說出。



待得秦臻說完,村長回頭召喚:“二狗子,你帶秦老師去學校看看。”



而後,再回頭對秦臻說道:“我讓我兒子帶你去看看。晚上過屋裡來,給你

接風!”



口氣淡然卻讓人難以反駁,秦臻聞言,心中暗道:這個村長不簡單啊。



剛那意圖實施強姦的男子出門而來,滿臉不願地獨自出門而去。



村長見狀,衝著那背影用土話吼了一句,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跟秦臻道:

“打小這個樣子,讓他娘寵壞了,別見怪。”



秦臻笑了笑,表示理解,然後禮貌地告辭而去。



村長兒子二狗子滿臉不爽地在前面匆匆而行,秦臻一臉無謂地跟在身後。兩

人在小路上急行,誰也沒有說話。



行了一段,二狗子的步伐突然慢了下來。秦臻抬頭打量,發現二狗子死死地

盯著一處院落,順著他的眼光望去,發現了在院裡晾衣服的那道身影正是剛才那

女子。



此刻她正背朝兩人,頂起腳伸直雙手在往眼前的竹竿上晾衣服。那臀腿的優

美,此番更加明顯地顯現出來。



“咳!”秦臻咳嗽一聲,心裡道:這女子確是姿色不錯,尤其是那肉肉的屁

股,在床上肏起來肯定別有一番滋味。看二狗子那一副饞樣,應該還沒得手,自

己得加緊一步,這呆在這裡的日子,那就好過了。



二狗子回頭,一臉怒容地望著秦臻,秦臻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良久,二狗

子終是敗下陣來,冷哼一聲調頭又走。



再度上路,竟是再沒了院落,只走了一小會,就到了目的地。二狗子將秦臻

帶到地方,卻沒有離去,他站在秦臻身後,不陰不陽地說道:“小子,到了咱麓

溝寨,有個道理你可得記好咯!”



“哦?”秦臻正在眺望整個院子,有些心不在焉。



二狗子聞言,見秦臻沒有反駁,一下神氣起來,口裡道:“在麓溝寨,我爹

是村長,我就是法!不管你以前是幹什麼的,到了這頭,是龍你得給我盤著,是

虎你也——”



“哦,說完了嗎?那你可以走了。”秦臻雖不為意,卻也覺得他有些鼓譟,

毫不客氣地出聲將昂著個腦袋的二狗子打斷。



“你!別他媽的給臉不要臉,記住了,以後遇到老子辦事,立馬滾得遠遠地,

再敢打攪老子的好事,有你好看!”



正在打量景色的秦臻聞言,心裡也是一股無名火氣升起,不陰不陽地回應到

:“我也警告你,別再被我撞見!”



“我艹!給你三分顏色,你他媽的還開起染坊來了!”



聽到秦臻的回應,二狗子立馬暴走,他瘋狗一般地撲向秦臻,揮拳朝秦臻面

門打去。



見到對方的反應,秦臻笑了笑,偏頭避開了二狗子的拳頭,抬手對著他的臉

就是一耳光!



啪地一聲,那響亮的耳光將二狗子打得有些發懵,轉瞬間,反應過來的二狗

子目露凶光,再度惡狠狠口裡罵著,沖了上來:“操你大爺!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我就不姓——”



啪,秦臻回手,又是一響亮的耳光狠狠地抽在他的臉上,將他的狠話給抽了

回去。這次,秦臻沒有停手,順手一把扯住他的頭髮,狠狠地往下拉,膝蓋也向

上猛地一挺,狠狠地頂在他的肚子上。



“啊~~~”秦臻鬆開手,被擊中要害的二狗子,痛得整個身子蜷縮成了一

團。



“這一次,給你老爹個面子,下次再放肆,抽死你!”秦臻踏出一隻腳,牢

牢地踩住二狗子,盯著他的眼睛說道。



二狗子死命掙紮,卻不能掙脫。心裡明白,這也是個狠人。良久,感覺到對

方的有所鬆動,忙趁機爬了起來,怨毒地瞪著秦臻,卻也不敢多說什麼,快速地

朝著來路離去。



看著那有些慌忙的身影,秦臻笑了笑,推開院門,進到內裡。



村裡的學校位於山村邊緣一個山坡之上,站在坡上可以眺望整個村落。



學校也單獨成了一個院落,院落周圍,茂盛的大樹和荊棘形成了一道密實的

圍牆,院落佔地十數畝,同樣綠意盎然;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顆大樹,大樹茂

密非凡,竟是嚴嚴實實地將整個院落遮蓋;居中,一條鋪有石板的小路直接延伸

至學校裡那唯一的建築前。



唯一木屋遠遠地鑲嵌在一片深綠之中,極為難得的,這座木屋居然是雙層結

構。雖有些破敗,但每層竟有2 個教室之多,而且,面積較標準教室也並不見窄。



秦臻繞道了教室後面。教室後面居然還有一個低矮的木屋,木屋裡一應廚具

皆備,屋前鋪滿了大塊青石板,石板中間架著木軲轆。湊到跟前一看,井裡的水

清晰地倒映著樹影和天空,讓人無比地愜意。



慢悠悠圍著教室轉了一圈,秦臻剛被破壞的心情有些轉好。能在這樣風景優

美的當一下老師,倒也不是壞事。



“有人在嗎?”



正想上二樓轉悠一番的秦臻,突然聽到院門外傳來一聲稚嫩的少女呼喊,就

停下了腳步,朝院門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