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5日,那是我情路上最黑暗的一日。



相戀5年的女友,竟然在同居期間,瞞著我進出美國和美籍前男友結婚,在

美國坐移民監時讓我獲悉此事後,她立即翻臉不念5年情誼,和我斷絕往來,從

此音訊全無,石沈大海,幾乎讓我對女人和愛情失去信心



傷心之餘,想說不如去花蓮散散心吧!大姐就住花蓮,吃住不成問題。



小君是大姐夫帶我去一家卡拉OK喝酒時認識的酒店服務生,年紀約35歲

,162公分,父親是軍人,母親是原住民,成熟嫵媚,熱情大方,家住台北,

來花蓮上班,放假才回去。



大姐夫是這裡的常客,早已忙著和老相好小真摟摟抱抱,上下其手,小君和

我是初識,彼此還有些生疏,一直到我和她跳了一條慢舞之後,故事才慢慢展開

...



「出差?還是來渡假?」小君的身體渾圓又柔軟,胸部不小,貼著的感覺真

好。



「療傷,失纞了,很受傷!」我懶得編織謊言,再把她摟緊一點



「受傷到動都不能動了嗎!」她將小腹朝前擠壓,。



「幫我檢查看看好嗎?護士姐姐」我稍微回頂她一下,感覺DD有點反應。



「嗯。。。。。。。。」她也續頂我2下。



「初步檢查結果...OK!」感覺DD越來越脹。



音樂停了,回到座位,有點不捨;姐夫大概摸夠了,開始灌酒。



「小君呀!我這個大舅子又高又帥,而且未婚歐!」



「真的嗎?」一聽到我未婚,小君突然移樽就教,面對面跨坐在我的大腿上

,雙手勾著我的脖子,



「親...愛...的...」先是來個深吻。



「老公...」,然後嘴唇在我臉上到處親個不停。



我的雙手只有抱著她的臀部,兩團圓圓QQ的嫩肉,一支手伸到她的裙子裡

,哇賽………丁字褲耶,感覺DD已經堅硬。



「小君妳今天發瘋啦!這麼浪?」,她的同事小真提醒她。



我知道我本身外在條件不差,但是也沒有好到女人會自動獻身吧!

是上帝憐憫我失戀的痛苦,要小君來填補我的嗎?哈利路亞!



那晚我睡在小君的香閨,我倆都稍有醉意,也經歷了最放浪形駭的一夜..



十坪左右的小套房,門打開就看見戰場---雙人床,小君習慣一進門就脫

衣服,只剩下小小的粉藍色丁字褲,然後對著坐在床沿尚在發呆的我說:



「親愛的,幫我脫褲子好嗎?」



通常性愛的進行大都由男人掌控,如何調情…脫衣…前戲…一直到衝刺……

射出……這是我以往的經驗,但是這回我卻好像是個傀儡,完全聽命小君的指揮

……



小君一絲不掛,上身靠著床頭,曲起一條修長的美腿,斜躺在床上,媚眼由

下往上,面帶微笑,好整以暇的看著正在匆忙脫衣服的我,輕聲說:



「Comeonbaby……」我開始懷疑到底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小君時而抬高一隻腿,貼近臉頰;時而張開雙腿,幾乎成一字,好像在作瑜

伽,卻將那桃源密洞完全展示無遺。



「哇……好大喲……」,我還在帶套子的當下,她已靠過來伸手輕輕揉搓卵

蛋。看了我一眼,然後含住龜頭,利用雙唇,將套子往後穿帶。



我還沉迷DD傳達來的快感之中,小君悄然起身,一隻手勾住我的脖子,另

一隻手尚套弄著DD,臉頰貼上臉頰,在我耳際舔親,耳內吹氣。接著重心往後

一躺,我在上,她在下,雙腿夾住我的腰,像蜘蛛一般。



「親愛的…」



「阿哼…」我回答



「我要你好好愛我……」她握住DD,引導到洞口。



「我要怎麼好好愛妳?…」我故作不解,DD稍停洞穴邊緣。



「我要你……好好………用力………愛我……」小君倆手從我腰後使勁下壓

,屁股往上一提。



「OU……U……」,倆個人同時叫出一聲



我已經14天未嘗肉味,以前女友在家時,至少一週2次,只要是正常男人

都瞭解那種」精蟲沖腦,但求一洩」的苦悶。



我的下半身開始上下進出,不停的進出,大力的進出,



「唉呦…好爽…好刺激…好能幹…」小君的腿還是緊緊夾著我的腰,不放過

我。



我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深入,一次比一次狠……



「我操你的屄…幹你的大GY…我…OU……」小君開始講髒話,但是我卻

沒有一絲的反感,反而如同吃了興奮劑,更加瘋狂的幹她。



「啊…啊…我…我要來了…幹死你…」小君突然全身僵硬,雙眼看著我。



久沒有作愛,又碰到這個尤物,老實說我也撐不了多久。



我雙手伸到小君身後,托住她的臀部,抱的緊緊的,兩人小腹間不留絲毫縫

隙,這是我最爽的射擊姿勢,準備最後衝刺。



「啊……死了……死了……操你老爹……我…啊…」小君的叫聲越來越大。



我不停的幹,死命的幹,憋著氣幹,好像沒有明天一樣的幹。



「啊…………」這次換我出聲,



我出來了,洩了但是還捨不得停,趁著DD還有硬度,繼續上下穿刺。



「噗ㄘ…噗ㄘ…」下體傳來肌肉碰撞的水聲,一直到DD完全軟化為止。



小君鬆開雙腳,我翻身躺下,兩個人都氣喘如牛。



不久,疲勞加上酒力,雙雙入眠。



-----------------------------------------



「你還會來花蓮找我嗎?」早上分手時小君問我。



「妳如果回台北找我的話,我就會!」



「一言為定」小君有如男人一樣爽快,豪不拖泥帶水。







一個禮拜過後接到小君的電話。



「阿德葛格,我休息4天,下午5點火車到台北,一起吃飯好嗎?」



Luckyme!!!(待續)





阿德原創







花蓮邂逅豪放女(二)





『阿德葛格,我今天下午的火車5點到台北,見個面好嗎?』



花蓮回來後雖然偶爾有通電話,但到底是遠地戀情,分手8天,感覺熱情逐

漸淡化,需要重新充電,小君果然沒讓我失望。



10月下旬的台北,還是炎熱的30多度,我想帶她去陽明山走走隨便穿一

件寬鬆的運動短褲和T恤,來到松山火車站。



一件低腰的藍色牛仔布迷你短裙,裹住渾圓俏凸的臀部,露出性感小肚臍眼

,彷彿掛不住快要溜下來,遠遠的看到小君從出口慢慢的走過來,隨著她越走越

近,感覺DD也越來越漲。



『親…愛…的…』小君的熱情凡人無法檔,一上車就先來幾個熱吻,雙手在

我身上又揉又捏的,好像我是她的大玩具。



我當然要更熱烈的回報,右手扶著椅背,左手由腰際慢慢往下遊走,滑過臀

部、大腿、膝蓋,再走最柔軟的雙腿內側……



『濕了呦…』



『火車上都在想大牛嘛!』



『大牛?大牛是誰?』



『大牛比較懶…笨喲你!』(倒過來念),『還要我解釋半天‥‥』



小君就是這麼讓人著迷,一點也不忸怩作態;在一起有如哥ㄦ們,自由自在

。愛的時後乾柴烈火,後來發現,恨的時候照樣摔盤子砸電視。



車子穿過自強隧道,沿著仰德大道經過陽明山前山公園,再往金山方向,來

到較為偏僻的馬槽溫泉附近,我喜歡這裡的安靜和水質,雖然設備老舊。



『糟糕!荒郊野外的,你該不會是想……』小君拉一拉快要露出內褲的短裙





『強姦妳!』我接著說。



『我就知道…』小君靠過來,倆手抓住我的右手臂,頭放在我的右肩膀上,

短裙已經遮不住粉紅色的小褲褲。『3次好嗎?』



害我為之語塞,只有搖頭傻笑看著調皮的她。忍不住騰出空閒的右手,一面

開車,一面輕柔地撫摸她的左大腿。



從17:00到隔日中午的11:00,18小時總共做愛3次。第一次算

是我主動挑釁,其他2次是應她要求,嚴格來說,被強姦失身的應該是我。



到了天水園,付300元浴資,再買兩瓶保礦力,來到最裡面的個人浴室。



我還在清潔浴池準備放溫泉水,小君卻已經脫的只剩那件小小半透明的粉紅

色T字褲,從我身後迅速的將我的運動短褲和內褲一道脫下,我迫不及待的脫去

T恤,轉身把她摟在懷裡,熱烈的親吻,幾乎快透不過氣來。



『親愛的,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我知道!』



小君轉身背對著我,我蹲下去,舉起雙手,拉著她腰下小褲褲的細線,慢慢

的脫下。兩團肥臀,忍不住捏它幾把。



小君對內褲這件事蠻堅持的,後來我問她為什麼?



她回答:『我是Lady嘛!』,真拿她沒輒。



我起身從後面抱著小君,雙手扶著沉甸甸的奶奶,DD頂著她的俏臀。



『親愛的,我好想妳!』我在她耳邊說著,



『想我就Call我啊!你叩我的BB,我就回你的GG。』



她的右手繞到後面,握住卵蛋,慢慢揉搓。



『我看是DD比較想我吧!』右手開始上下套弄著槍身。



『都碼很想…』我移一隻手到她的小腹,繼續往下……



『先插一下好嗎?』我已經難以忍受,



『一下那夠,至少也要三下。』三好像是她的最愛。



小君彎腰,雙手扶著浴缸邊緣,肥臀抬的高高的,蚌肉一覽無遺。



甩一下長髮,回過頭來,將洞穴對著DD,好誘人的姿態。



我將龜頭在洞口來回濕潤後,向前一頂,『ㄠ…ㄨ…』應聲進洞。



隔間不是很好,我怕太大聲驚世駭俗,右手捂住小君的嘴巴,小君卻張口含

住我的食指和中指,又吸又舔。



一下確實是不夠的,我一口氣少說也插了三十下,



『啪!啪!啪!』,『嗯…嗯…嗯…』,伴隨著小腹撞擊肥臀的肉聲,小君

含著手指,只能糢糊的哼著。



我抽出手指,一隻手來回揉捏雙乳,一隻手伸到桃源蜜穴,舌頭在後頸和耳

內遊走,腰部不斷使力抽送,尋求視覺、觸覺、聽覺、味覺……所有感官的最大

滿足。



『啊‥‥‥操你老爹…幹…』小君熟悉的粗話又來了。



『啊‥‥不行了,埃呦愄呀…幹你G8…』講粗話的Lady?



小君本來直立的雙腿已開始彎曲,顯的有些站不住;DD傳來的夾緊力道越

來越大,我雙手改扶住她的肥臀,繼續大力來回使勁……



『死…了…,ㄡ…』小君不支,整個人趴在浴缸邊緣,不停喘氣。



我抱起小君,雙雙浸入溫泉中。



-----------------------------------------------------------



溫泉的水越來越熱,十分鐘左右就全身冒汗,頭昏眼花,這時熱水放掉一半

,改加冷水,一直到溫度降低,如此冷熱交替,如同洗三溫暖一般,甚是享受,

這是前女友教我的。



隨著水溫降低,神清氣爽,DD也再度挺立,小光頭浮出水面。



『你好利害,還沒出來耶!』小君一隻手拎住DD。



『它在告訴妳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向上頂了幾下,DD在她

手中進出,甚是受用。



『怎麼樣?怕不怕?』我將腰挺高,整隻高聳在水面上,一柱擎天,雄壯威

武。



『我好怕呦!』小君側坐,雙腿墊到我臀部下面,一隻手包住卵蛋,一隻手

握住桿身,對我看了一眼,



『好怕你不要喔…』然後張口含住龜頭……



『啊…啊……』,這下換我叫了。



左手稍微固定肉棒,龜頭用雙唇緊吸,桿身用舌頭上下舔吻,右手有時搓揉

、有時搔癢蛋蛋,中間夾雜著左手套弄,來回交替,我有如置身天堂。



第一回合我是刻意控製,因為沒帶套子,怕萬一中出,小君會不悅。



這一回可要換我盡情享受‥‥‥。



『爽不爽啊?』小君偏過頭來問我。



『爽…好爽…不要停…』,感覺DD尺寸好像又大了一號,小光頭紅通通的

,應該是沾上小君的口紅吧!又油又亮,精神十足。



小君繼續工作,而且更賣力的作,吸的更緊,捏的更緊,套弄的速度也越來

越快,伴隨濺出的溫泉水珠,火山爆發的欲求越來越強烈……



『啊…來了…』忍不住了,也不想忍了…



小君離嘴抬起頭來,嘴角還流著白色液體,眼睛透著得逞的光芒,雙手還不

停的將精華塗抹在我的小腹、鼠蹊、並按摩DD周圍穴道。老實說,我從未被伺

候的如此舒服,就算花錢也不一定能得到這樣的服務。



『這樣你下次才會更強壯…』



雖然只是第2次的會面,這樣的女人似乎是男人夢寐以求,打著燈籠無處找







我想我會愛上小君的,至少忘不了和她在一起的日子。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慧穎的國三初體驗
2009年6月5日,那是我情路上最黑暗的一日。



相戀5年的女友,竟然在同居期間,瞞著我進出美國和美籍前男友結婚,在

美國坐移民監時讓我獲悉此事後,她立即翻臉不念5年情誼,和我斷絕往來,從

此音訊全無,石沈大海,幾乎讓我對女人和愛情失去信心



傷心之餘,想說不如去花蓮散散心吧!大姐就住花蓮,吃住不成問題。



小君是大姐夫帶我去一家卡拉OK喝酒時認識的酒店服務生,年紀約35歲

,162公分,父親是軍人,母親是原住民,成熟嫵媚,熱情大方,家住台北,

來花蓮上班,放假才回去。



大姐夫是這裡的常客,早已忙著和老相好小真摟摟抱抱,上下其手,小君和

我是初識,彼此還有些生疏,一直到我和她跳了一條慢舞之後,故事才慢慢展開

...



「出差?還是來渡假?」小君的身體渾圓又柔軟,胸部不小,貼著的感覺真

好。



「療傷,失纞了,很受傷!」我懶得編織謊言,再把她摟緊一點



「受傷到動都不能動了嗎!」她將小腹朝前擠壓,。



「幫我檢查看看好嗎?護士姐姐」我稍微回頂她一下,感覺DD有點反應。



「嗯。。。。。。。。」她也續頂我2下。



「初步檢查結果...OK!」感覺DD越來越脹。



音樂停了,回到座位,有點不捨;姐夫大概摸夠了,開始灌酒。



「小君呀!我這個大舅子又高又帥,而且未婚歐!」



「真的嗎?」一聽到我未婚,小君突然移樽就教,面對面跨坐在我的大腿上

,雙手勾著我的脖子,



「親...愛...的...」先是來個深吻。



「老公...」,然後嘴唇在我臉上到處親個不停。



我的雙手只有抱著她的臀部,兩團圓圓QQ的嫩肉,一支手伸到她的裙子裡

,哇賽………丁字褲耶,感覺DD已經堅硬。



「小君妳今天發瘋啦!這麼浪?」,她的同事小真提醒她。



我知道我本身外在條件不差,但是也沒有好到女人會自動獻身吧!

是上帝憐憫我失戀的痛苦,要小君來填補我的嗎?哈利路亞!



那晚我睡在小君的香閨,我倆都稍有醉意,也經歷了最放浪形駭的一夜..



十坪左右的小套房,門打開就看見戰場---雙人床,小君習慣一進門就脫

衣服,只剩下小小的粉藍色丁字褲,然後對著坐在床沿尚在發呆的我說:



「親愛的,幫我脫褲子好嗎?」



通常性愛的進行大都由男人掌控,如何調情…脫衣…前戲…一直到衝刺……

射出……這是我以往的經驗,但是這回我卻好像是個傀儡,完全聽命小君的指揮

……



小君一絲不掛,上身靠著床頭,曲起一條修長的美腿,斜躺在床上,媚眼由

下往上,面帶微笑,好整以暇的看著正在匆忙脫衣服的我,輕聲說:



「Comeonbaby……」我開始懷疑到底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小君時而抬高一隻腿,貼近臉頰;時而張開雙腿,幾乎成一字,好像在作瑜

伽,卻將那桃源密洞完全展示無遺。



「哇……好大喲……」,我還在帶套子的當下,她已靠過來伸手輕輕揉搓卵

蛋。看了我一眼,然後含住龜頭,利用雙唇,將套子往後穿帶。



我還沉迷DD傳達來的快感之中,小君悄然起身,一隻手勾住我的脖子,另

一隻手尚套弄著DD,臉頰貼上臉頰,在我耳際舔親,耳內吹氣。接著重心往後

一躺,我在上,她在下,雙腿夾住我的腰,像蜘蛛一般。



「親愛的…」



「阿哼…」我回答



「我要你好好愛我……」她握住DD,引導到洞口。



「我要怎麼好好愛妳?…」我故作不解,DD稍停洞穴邊緣。



「我要你……好好………用力………愛我……」小君倆手從我腰後使勁下壓

,屁股往上一提。



「OU……U……」,倆個人同時叫出一聲



我已經14天未嘗肉味,以前女友在家時,至少一週2次,只要是正常男人

都瞭解那種」精蟲沖腦,但求一洩」的苦悶。



我的下半身開始上下進出,不停的進出,大力的進出,



「唉呦…好爽…好刺激…好能幹…」小君的腿還是緊緊夾著我的腰,不放過

我。



我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深入,一次比一次狠……



「我操你的屄…幹你的大GY…我…OU……」小君開始講髒話,但是我卻

沒有一絲的反感,反而如同吃了興奮劑,更加瘋狂的幹她。



「啊…啊…我…我要來了…幹死你…」小君突然全身僵硬,雙眼看著我。



久沒有作愛,又碰到這個尤物,老實說我也撐不了多久。



我雙手伸到小君身後,托住她的臀部,抱的緊緊的,兩人小腹間不留絲毫縫

隙,這是我最爽的射擊姿勢,準備最後衝刺。



「啊……死了……死了……操你老爹……我…啊…」小君的叫聲越來越大。



我不停的幹,死命的幹,憋著氣幹,好像沒有明天一樣的幹。



「啊…………」這次換我出聲,



我出來了,洩了但是還捨不得停,趁著DD還有硬度,繼續上下穿刺。



「噗ㄘ…噗ㄘ…」下體傳來肌肉碰撞的水聲,一直到DD完全軟化為止。



小君鬆開雙腳,我翻身躺下,兩個人都氣喘如牛。



不久,疲勞加上酒力,雙雙入眠。



-----------------------------------------



「你還會來花蓮找我嗎?」早上分手時小君問我。



「妳如果回台北找我的話,我就會!」



「一言為定」小君有如男人一樣爽快,豪不拖泥帶水。







一個禮拜過後接到小君的電話。



「阿德葛格,我休息4天,下午5點火車到台北,一起吃飯好嗎?」



Luckyme!!!(待續)





阿德原創







花蓮邂逅豪放女(二)





『阿德葛格,我今天下午的火車5點到台北,見個面好嗎?』



花蓮回來後雖然偶爾有通電話,但到底是遠地戀情,分手8天,感覺熱情逐

漸淡化,需要重新充電,小君果然沒讓我失望。



10月下旬的台北,還是炎熱的30多度,我想帶她去陽明山走走隨便穿一

件寬鬆的運動短褲和T恤,來到松山火車站。



一件低腰的藍色牛仔布迷你短裙,裹住渾圓俏凸的臀部,露出性感小肚臍眼

,彷彿掛不住快要溜下來,遠遠的看到小君從出口慢慢的走過來,隨著她越走越

近,感覺DD也越來越漲。



『親…愛…的…』小君的熱情凡人無法檔,一上車就先來幾個熱吻,雙手在

我身上又揉又捏的,好像我是她的大玩具。



我當然要更熱烈的回報,右手扶著椅背,左手由腰際慢慢往下遊走,滑過臀

部、大腿、膝蓋,再走最柔軟的雙腿內側……



『濕了呦…』



『火車上都在想大牛嘛!』



『大牛?大牛是誰?』



『大牛比較懶…笨喲你!』(倒過來念),『還要我解釋半天‥‥』



小君就是這麼讓人著迷,一點也不忸怩作態;在一起有如哥ㄦ們,自由自在

。愛的時後乾柴烈火,後來發現,恨的時候照樣摔盤子砸電視。



車子穿過自強隧道,沿著仰德大道經過陽明山前山公園,再往金山方向,來

到較為偏僻的馬槽溫泉附近,我喜歡這裡的安靜和水質,雖然設備老舊。



『糟糕!荒郊野外的,你該不會是想……』小君拉一拉快要露出內褲的短裙





『強姦妳!』我接著說。



『我就知道…』小君靠過來,倆手抓住我的右手臂,頭放在我的右肩膀上,

短裙已經遮不住粉紅色的小褲褲。『3次好嗎?』



害我為之語塞,只有搖頭傻笑看著調皮的她。忍不住騰出空閒的右手,一面

開車,一面輕柔地撫摸她的左大腿。



從17:00到隔日中午的11:00,18小時總共做愛3次。第一次算

是我主動挑釁,其他2次是應她要求,嚴格來說,被強姦失身的應該是我。



到了天水園,付300元浴資,再買兩瓶保礦力,來到最裡面的個人浴室。



我還在清潔浴池準備放溫泉水,小君卻已經脫的只剩那件小小半透明的粉紅

色T字褲,從我身後迅速的將我的運動短褲和內褲一道脫下,我迫不及待的脫去

T恤,轉身把她摟在懷裡,熱烈的親吻,幾乎快透不過氣來。



『親愛的,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我知道!』



小君轉身背對著我,我蹲下去,舉起雙手,拉著她腰下小褲褲的細線,慢慢

的脫下。兩團肥臀,忍不住捏它幾把。



小君對內褲這件事蠻堅持的,後來我問她為什麼?



她回答:『我是Lady嘛!』,真拿她沒輒。



我起身從後面抱著小君,雙手扶著沉甸甸的奶奶,DD頂著她的俏臀。



『親愛的,我好想妳!』我在她耳邊說著,



『想我就Call我啊!你叩我的BB,我就回你的GG。』



她的右手繞到後面,握住卵蛋,慢慢揉搓。



『我看是DD比較想我吧!』右手開始上下套弄著槍身。



『都碼很想…』我移一隻手到她的小腹,繼續往下……



『先插一下好嗎?』我已經難以忍受,



『一下那夠,至少也要三下。』三好像是她的最愛。



小君彎腰,雙手扶著浴缸邊緣,肥臀抬的高高的,蚌肉一覽無遺。



甩一下長髮,回過頭來,將洞穴對著DD,好誘人的姿態。



我將龜頭在洞口來回濕潤後,向前一頂,『ㄠ…ㄨ…』應聲進洞。



隔間不是很好,我怕太大聲驚世駭俗,右手捂住小君的嘴巴,小君卻張口含

住我的食指和中指,又吸又舔。



一下確實是不夠的,我一口氣少說也插了三十下,



『啪!啪!啪!』,『嗯…嗯…嗯…』,伴隨著小腹撞擊肥臀的肉聲,小君

含著手指,只能糢糊的哼著。



我抽出手指,一隻手來回揉捏雙乳,一隻手伸到桃源蜜穴,舌頭在後頸和耳

內遊走,腰部不斷使力抽送,尋求視覺、觸覺、聽覺、味覺……所有感官的最大

滿足。



『啊‥‥‥操你老爹…幹…』小君熟悉的粗話又來了。



『啊‥‥不行了,埃呦愄呀…幹你G8…』講粗話的Lady?



小君本來直立的雙腿已開始彎曲,顯的有些站不住;DD傳來的夾緊力道越

來越大,我雙手改扶住她的肥臀,繼續大力來回使勁……



『死…了…,ㄡ…』小君不支,整個人趴在浴缸邊緣,不停喘氣。



我抱起小君,雙雙浸入溫泉中。



-----------------------------------------------------------



溫泉的水越來越熱,十分鐘左右就全身冒汗,頭昏眼花,這時熱水放掉一半

,改加冷水,一直到溫度降低,如此冷熱交替,如同洗三溫暖一般,甚是享受,

這是前女友教我的。



隨著水溫降低,神清氣爽,DD也再度挺立,小光頭浮出水面。



『你好利害,還沒出來耶!』小君一隻手拎住DD。



『它在告訴妳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向上頂了幾下,DD在她

手中進出,甚是受用。



『怎麼樣?怕不怕?』我將腰挺高,整隻高聳在水面上,一柱擎天,雄壯威

武。



『我好怕呦!』小君側坐,雙腿墊到我臀部下面,一隻手包住卵蛋,一隻手

握住桿身,對我看了一眼,



『好怕你不要喔…』然後張口含住龜頭……



『啊…啊……』,這下換我叫了。



左手稍微固定肉棒,龜頭用雙唇緊吸,桿身用舌頭上下舔吻,右手有時搓揉

、有時搔癢蛋蛋,中間夾雜著左手套弄,來回交替,我有如置身天堂。



第一回合我是刻意控製,因為沒帶套子,怕萬一中出,小君會不悅。



這一回可要換我盡情享受‥‥‥。



『爽不爽啊?』小君偏過頭來問我。



『爽…好爽…不要停…』,感覺DD尺寸好像又大了一號,小光頭紅通通的

,應該是沾上小君的口紅吧!又油又亮,精神十足。



小君繼續工作,而且更賣力的作,吸的更緊,捏的更緊,套弄的速度也越來

越快,伴隨濺出的溫泉水珠,火山爆發的欲求越來越強烈……



『啊…來了…』忍不住了,也不想忍了…



小君離嘴抬起頭來,嘴角還流著白色液體,眼睛透著得逞的光芒,雙手還不

停的將精華塗抹在我的小腹、鼠蹊、並按摩DD周圍穴道。老實說,我從未被伺

候的如此舒服,就算花錢也不一定能得到這樣的服務。



『這樣你下次才會更強壯…』



雖然只是第2次的會面,這樣的女人似乎是男人夢寐以求,打著燈籠無處找







我想我會愛上小君的,至少忘不了和她在一起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