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個夜裡,當我在睡夢中時,突然發現有人壓在我的身上,



(小傑..讓姊姊再試看看...)姊姊的聲音喚醒了我



她輕輕的拉開我的睡褲來,將我軟趴趴的陰莖掏出來,用她性感的小手慢慢撫弄著



我的陰莖,我靜靜的躺在床上讓她弄,反正我都已經習慣了!



接著,她撥開我的包皮,慢慢用濕熱的舌頭舔著我的龜頭,我覺得有些麻麻的,但



並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她開始將我依然萎縮的陰莖含入她的小嘴裡,她有雙相當誘人的



性感紅唇,在意外發生前,我總是對她的雙唇充滿了幻想



她溫柔的含著我的陰莖,姊姊口交的技巧已經相當熟練,只見她修長的秀髮,在我



跨下不停飄動,該說是有些淫糜的氣氛吧!但我卻無法去體會



突然間,我發現有下身有些微熱,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姊~好像有些反應了耶~)我用手撐起上半身跟姊姊說我這時才看清姊姊的身體,她肌膚白晰細緻,身上僅穿了件薄得不能再透明的絲質



睡衣,一對豐滿尖挺的美乳清楚可見,上邊兩顆粉紅色的乳頭,真的讓人想吸個飽,看



著下邊濃密的陰毛,似乎顯示姊姊旺盛的慾望



(真的耶~我再加把勁試試看吧~)姊姊有些興奮的說道



說真的,雖說是有些反應,但其實我那兒還是半軟的狀態,若是以前......



啊!別在想了~



姊姊依然契而不捨的含弄,但似乎只能到這地步了,她含了將近半小時左右,我瞧



出她已經相當累了,只是不說出來,我心中有些不忍



(姊~好了...今天就到這吧!你也累了...換我來安慰你吧!)



她吐出我的陰莖,紅著臉點點頭,我開始隔著絲質睡衣搓揉她的乳房,絲質的觸感



摩擦著她敏感的乳頭,雙唇吐出愉悅的哼聲,雖然我還是個處男,但跟姊姊練習這麼久



,已經知道取悅女人的方法,我嘴也沒閒著,吻著絲質睡衣下她另一邊的乳房,我輕輕



的用唇含著她已充血尖挺的粉紅色乳頭,有時淘氣的用力含緊,有時含住乳頭往上拉,



這些小小的粗暴動作都令她呻吟連連



(嗯...嗯....啊....喔....)



我手順著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到她濃密的陰毛,再慢慢往下移動,她微熱的花蕊已



經濕漉漉的,我開始隔著睡衣用手指撫弄她濕潤的花蕊,她顫了一下,美目緊閉,口中



不時發出歡愉的讚歎聲



(啊....好....啊....那兒....啊....)



這時我看她已經相當興奮了,我將透明絲質睡衣往上拉,拉到她的乳房處,我像是



好奇的孩子般,仔細欣賞她濃密草叢裡有著玫瑰色的濕潤花蕊



(哎呀~小傑~別盯著那兒看啊~)



(姊~別害羞嘛!我看著你濕濕的那兒,好像又有點反應了)



【好像又有點反應了】這句話,像是 密指令般,姊姊一聽就不再說什麼了!



我開始用舌頭舔著她的大陰唇,慢慢往小陰唇進攻,而手指也慢慢搓揉她花蕊頂端



的小陰蒂,她呼吸越顯急促,口中仍是不斷呻吟



(啊...小傑...啊....好啊.....啊....)



我手指開始往她的蜜穴進攻,雖然姊已經有性經驗了,但她的蜜穴仍是相當窄小,



我兩根指頭伸進去,感覺好像被柔嫩的肉壁夾的好緊,還會一縮一緊的蠕動,想是要將



我的手指往裡邊吸一般,如果我能硬起來的話,我真想嘗嘗她進她濕潤蜜穴的滋味,我



的嘴開始含住她充血的小嫩豆,舌頭則不斷舔著她不停分泌的愛液



(啊....好啊...小傑...好弟弟....啊....嗯...)



她開始淫蕩的扭動纖腰,擺動美臀,我更加緊手指抽插她蜜穴的的速度,只見她扭



動胴體也越來越激烈,我加快舌頭與手指的力道,她已經是半瘋狂狀態了



(啊....好弟弟...啊...不行了....啊....不行了....)



(喔...我...好美...啊....要 了....要 了...啊...)



我感覺她蜜穴裡的我的手指被嫩肉緊緊夾住,她突然身子一僵,昏了過去



我是個大三生,老家在南部,父母很找就去世了,我跟大我三歲的姊姊是由奶奶扶



養大的,現在在台北租房子住,一年前發生了一場交通意外,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下



半身卻也癱瘓了,經過半年的復健,已經回復了全部的行動能力,但我卻無法勃起了,



醫師說這全是心理因數,因為我陰莖的功能並未受損,他說只要找到能刺激我反應的原



因,再慢慢練習應該就能恢復機能



姊姊是個護士,原本住在別的地方,我出事之後搬來跟我住,好就近照顧我,說真



的,我從小就對姊姊產生性幻想,常想著她自慰,現在好不容易我倆同居了,我卻又已



經起不來了....



在她搬來住之後的一個夜裡,她爬上我的床,跟我說她想用她的身體來幫我恢復機



能,她說我是家裡的獨子,如果我不能勃起,那我們家的血脈就從此斷絕了,她身為大



姊不能坐視不管,因此甘願犯上亂倫的禁忌,跟我有肌膚之親



起初她仍是謹慎的刺激我的陰莖,卻不準我碰她,她說她碰我是工作,我碰她就逆



倫了,但之後呢?每次她幫我練習完之後,總自回房裡偷偷自慰,這我全部都知道,在



一次我不斷的要求之下,她嬌羞的答應讓我愛撫她,現在反而每次都需要我用嘴跟手指



來滿足她的慾望



這天,我在客廳裡看著電視,姊姊剛從診所下班回來,她身上仍穿著那件護士服,



只不過外邊加了件灰色大外套,她進到客廳,脫下大外套放在沙發上,我目不轉睛的看



著她粉白色的連身的護士制服,是那種從左胸到裙子上有一長排扣子的制服,在短窄裙



之下是純白色的絲襪,我們之前就曾試過,發現我對她穿護士制服有反應



這時我手中正把玩著一個小玩藝,是大學同學親手做的,陶土材料向彈珠般大小,



有著可愛的造型



(那是什麼?)她指著我手上的東西說道



(朋友送的,你看看....)我隨手向她一扔



哪知道她一個沒接準,竟落地滾到電視機下邊櫃子底下的的縫裡邊,



(哎呀!怎麼這麼不小心啊!)



姊姊立刻趴在地上伸手進縫隙裡邊去拿那小玩意兒,我看著她屁股翹的高高的,有



些輕輕扭動,甚至在她短裙下我還能看見她大腿根處的 紅色蕾絲鏤空內褲,那件我最



有感覺的小內褲,這時我吃了一驚,我感到一種從來沒有的刺激感,至少是我出事之後



從未有的,我下身一陣火熱,原本軟趴趴的陰莖開始起了化學變化,慢慢脹大,雖不是



相當的硬,卻是出事後頭一遭



她好像撿到了,想要站起身來



(姊~你別動~)



(怎麼啦!)



(我【好像有反應了】,相當大的反應喔!)



聽到這句指令,她乖乖的趴在地上不動,屁股依然翹的高高的,她側過頭往我這邊



看,我已經脫下褲子,她發現我的陰莖立了起來,雖然還是軟軟的,但真的立起來了,



我倆似乎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我慢慢走到她身後



(你別動...照我的話作~)我命令著



她點點頭,成熟的美麗臉龐上有著少女的嬌羞



(開始扭屁股,要淫蕩一點....)



她聽了之後,便開始扭著護士制服包不住的豐滿屁股,用一種淫糜的姿勢畫圈扭動



,我開始蹲下來往她絲襪裡的大腿根瞧,我有種偷窺的興奮感,尤其是那件 紅色的蕾



絲內褲,我伸手到她腿前去解裙上的扣子,解開之後我將裙子翻到她的腰際,開始隔著



絲襪摸弄她渾圓的豐滿屁股,我的陰莖好像漸漸硬了



(說些下流的話...要淫蕩一點的聲音....)我又命令著



(這...小傑...我.....)



(姊~我慢慢開始硬了~快說啊~)



姊姊知道這是她的工作後,不再回嘴,開始說著誘人的言語



(啊...姊姊...淫蕩的小穴...小穴....好濕啊....)



(啊...小傑...啊....我要...啊....)



(插進來嘛....姊姊淫蕩的小穴...啊....用力...啊....)



哇!這些話的作用真大,我已經快要回復出事前勃起的硬度了,我輕輕脫下她純白



的絲襪,將她大腿分開,她似乎被自己淫蕩的話語刺激,那件小蕾絲內褲的褲底竟然已



經濕濕的,我開始吻著她濕漉漉的內褲底部,嗅著她濕潤花蕊的特殊香味,哇!我的陰



莖漲的好大,甚至比出事前還要粗大,我等不及了,一把拉下她的內褲



(姊~我好硬了~我要插你啊~)



(啊...不行啊...我們是姊弟..不行啊....)她叫道



(【但我好不容易這麼硬了】)我有些悲傷的說著



(好吧!姊姊都給你了~)



我立刻握著火熱的陰莖,從背後對著姊姊她濕潤的蜜洞插到底,



(啊~好大啊...啊....小傑...)



這就是插入女性蜜洞的感覺嗎?好緊,好濕,好熱,好舒服啊!我開始使勁的抽插



,不知是真的還是要刺激我,姊姊發出更淫蕩的呻吟聲



(啊...插死我了....啊...用力....啊...)



(啊...我要...啊...嗯....啊...)



(姊姊..姊姊的小穴....爽啊...啊....)



我用力的抽送,而手開始到前邊去解她胸前的扣子,解開之後,我往她酥胸一摸,



姊姊竟沒戴胸罩,我粗暴的捏著,抓著,柔著她豐滿尖挺的乳房,後邊更加用力狂抽猛



送,姊姊開始發狂似的浪叫著



(啊...我...插死我了....啊....)



(我...好浪....啊....美...美...啊...)



(啊....我要 了....啊.....)



我感覺背脊一陣 麻,這真是好熟悉的感覺,我知道我要射了,我大叫著:



(啊...姊~我...我要射了....)



(啊...拔出來...別...啊...別射在裡面....啊....)



我真的忍不住了,趕緊從她濕淋淋的淫穴裡抽出來,這一瞬間,我射了出來,全射



在姊姊的背上,那件粉白護士制服上



姊姊回過神來,仍氣喘籲籲的望著我這邊,她驚呼道:



(你怎麼還這麼硬啊~!)



是啊!才剛射完,我又硬了



之後去醫院復檢,醫師說我已經完全恢復機能了



我想今後姊姊又有新的問題要擔心了,就是-----



要怎樣才能讓插在她蜜穴裡的大陰莖軟下來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公爹干得兒媳昏過去
某一個夜裡,當我在睡夢中時,突然發現有人壓在我的身上,



(小傑..讓姊姊再試看看...)姊姊的聲音喚醒了我



她輕輕的拉開我的睡褲來,將我軟趴趴的陰莖掏出來,用她性感的小手慢慢撫弄著



我的陰莖,我靜靜的躺在床上讓她弄,反正我都已經習慣了!



接著,她撥開我的包皮,慢慢用濕熱的舌頭舔著我的龜頭,我覺得有些麻麻的,但



並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她開始將我依然萎縮的陰莖含入她的小嘴裡,她有雙相當誘人的



性感紅唇,在意外發生前,我總是對她的雙唇充滿了幻想



她溫柔的含著我的陰莖,姊姊口交的技巧已經相當熟練,只見她修長的秀髮,在我



跨下不停飄動,該說是有些淫糜的氣氛吧!但我卻無法去體會



突然間,我發現有下身有些微熱,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姊~好像有些反應了耶~)我用手撐起上半身跟姊姊說我這時才看清姊姊的身體,她肌膚白晰細緻,身上僅穿了件薄得不能再透明的絲質



睡衣,一對豐滿尖挺的美乳清楚可見,上邊兩顆粉紅色的乳頭,真的讓人想吸個飽,看



著下邊濃密的陰毛,似乎顯示姊姊旺盛的慾望



(真的耶~我再加把勁試試看吧~)姊姊有些興奮的說道



說真的,雖說是有些反應,但其實我那兒還是半軟的狀態,若是以前......



啊!別在想了~



姊姊依然契而不捨的含弄,但似乎只能到這地步了,她含了將近半小時左右,我瞧



出她已經相當累了,只是不說出來,我心中有些不忍



(姊~好了...今天就到這吧!你也累了...換我來安慰你吧!)



她吐出我的陰莖,紅著臉點點頭,我開始隔著絲質睡衣搓揉她的乳房,絲質的觸感



摩擦著她敏感的乳頭,雙唇吐出愉悅的哼聲,雖然我還是個處男,但跟姊姊練習這麼久



,已經知道取悅女人的方法,我嘴也沒閒著,吻著絲質睡衣下她另一邊的乳房,我輕輕



的用唇含著她已充血尖挺的粉紅色乳頭,有時淘氣的用力含緊,有時含住乳頭往上拉,



這些小小的粗暴動作都令她呻吟連連



(嗯...嗯....啊....喔....)



我手順著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到她濃密的陰毛,再慢慢往下移動,她微熱的花蕊已



經濕漉漉的,我開始隔著睡衣用手指撫弄她濕潤的花蕊,她顫了一下,美目緊閉,口中



不時發出歡愉的讚歎聲



(啊....好....啊....那兒....啊....)



這時我看她已經相當興奮了,我將透明絲質睡衣往上拉,拉到她的乳房處,我像是



好奇的孩子般,仔細欣賞她濃密草叢裡有著玫瑰色的濕潤花蕊



(哎呀~小傑~別盯著那兒看啊~)



(姊~別害羞嘛!我看著你濕濕的那兒,好像又有點反應了)



【好像又有點反應了】這句話,像是 密指令般,姊姊一聽就不再說什麼了!



我開始用舌頭舔著她的大陰唇,慢慢往小陰唇進攻,而手指也慢慢搓揉她花蕊頂端



的小陰蒂,她呼吸越顯急促,口中仍是不斷呻吟



(啊...小傑...啊....好啊.....啊....)



我手指開始往她的蜜穴進攻,雖然姊已經有性經驗了,但她的蜜穴仍是相當窄小,



我兩根指頭伸進去,感覺好像被柔嫩的肉壁夾的好緊,還會一縮一緊的蠕動,想是要將



我的手指往裡邊吸一般,如果我能硬起來的話,我真想嘗嘗她進她濕潤蜜穴的滋味,我



的嘴開始含住她充血的小嫩豆,舌頭則不斷舔著她不停分泌的愛液



(啊....好啊...小傑...好弟弟....啊....嗯...)



她開始淫蕩的扭動纖腰,擺動美臀,我更加緊手指抽插她蜜穴的的速度,只見她扭



動胴體也越來越激烈,我加快舌頭與手指的力道,她已經是半瘋狂狀態了



(啊....好弟弟...啊...不行了....啊....不行了....)



(喔...我...好美...啊....要 了....要 了...啊...)



我感覺她蜜穴裡的我的手指被嫩肉緊緊夾住,她突然身子一僵,昏了過去



我是個大三生,老家在南部,父母很找就去世了,我跟大我三歲的姊姊是由奶奶扶



養大的,現在在台北租房子住,一年前發生了一場交通意外,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下



半身卻也癱瘓了,經過半年的復健,已經回復了全部的行動能力,但我卻無法勃起了,



醫師說這全是心理因數,因為我陰莖的功能並未受損,他說只要找到能刺激我反應的原



因,再慢慢練習應該就能恢復機能



姊姊是個護士,原本住在別的地方,我出事之後搬來跟我住,好就近照顧我,說真



的,我從小就對姊姊產生性幻想,常想著她自慰,現在好不容易我倆同居了,我卻又已



經起不來了....



在她搬來住之後的一個夜裡,她爬上我的床,跟我說她想用她的身體來幫我恢復機



能,她說我是家裡的獨子,如果我不能勃起,那我們家的血脈就從此斷絕了,她身為大



姊不能坐視不管,因此甘願犯上亂倫的禁忌,跟我有肌膚之親



起初她仍是謹慎的刺激我的陰莖,卻不準我碰她,她說她碰我是工作,我碰她就逆



倫了,但之後呢?每次她幫我練習完之後,總自回房裡偷偷自慰,這我全部都知道,在



一次我不斷的要求之下,她嬌羞的答應讓我愛撫她,現在反而每次都需要我用嘴跟手指



來滿足她的慾望



這天,我在客廳裡看著電視,姊姊剛從診所下班回來,她身上仍穿著那件護士服,



只不過外邊加了件灰色大外套,她進到客廳,脫下大外套放在沙發上,我目不轉睛的看



著她粉白色的連身的護士制服,是那種從左胸到裙子上有一長排扣子的制服,在短窄裙



之下是純白色的絲襪,我們之前就曾試過,發現我對她穿護士制服有反應



這時我手中正把玩著一個小玩藝,是大學同學親手做的,陶土材料向彈珠般大小,



有著可愛的造型



(那是什麼?)她指著我手上的東西說道



(朋友送的,你看看....)我隨手向她一扔



哪知道她一個沒接準,竟落地滾到電視機下邊櫃子底下的的縫裡邊,



(哎呀!怎麼這麼不小心啊!)



姊姊立刻趴在地上伸手進縫隙裡邊去拿那小玩意兒,我看著她屁股翹的高高的,有



些輕輕扭動,甚至在她短裙下我還能看見她大腿根處的 紅色蕾絲鏤空內褲,那件我最



有感覺的小內褲,這時我吃了一驚,我感到一種從來沒有的刺激感,至少是我出事之後



從未有的,我下身一陣火熱,原本軟趴趴的陰莖開始起了化學變化,慢慢脹大,雖不是



相當的硬,卻是出事後頭一遭



她好像撿到了,想要站起身來



(姊~你別動~)



(怎麼啦!)



(我【好像有反應了】,相當大的反應喔!)



聽到這句指令,她乖乖的趴在地上不動,屁股依然翹的高高的,她側過頭往我這邊



看,我已經脫下褲子,她發現我的陰莖立了起來,雖然還是軟軟的,但真的立起來了,



我倆似乎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我慢慢走到她身後



(你別動...照我的話作~)我命令著



她點點頭,成熟的美麗臉龐上有著少女的嬌羞



(開始扭屁股,要淫蕩一點....)



她聽了之後,便開始扭著護士制服包不住的豐滿屁股,用一種淫糜的姿勢畫圈扭動



,我開始蹲下來往她絲襪裡的大腿根瞧,我有種偷窺的興奮感,尤其是那件 紅色的蕾



絲內褲,我伸手到她腿前去解裙上的扣子,解開之後我將裙子翻到她的腰際,開始隔著



絲襪摸弄她渾圓的豐滿屁股,我的陰莖好像漸漸硬了



(說些下流的話...要淫蕩一點的聲音....)我又命令著



(這...小傑...我.....)



(姊~我慢慢開始硬了~快說啊~)



姊姊知道這是她的工作後,不再回嘴,開始說著誘人的言語



(啊...姊姊...淫蕩的小穴...小穴....好濕啊....)



(啊...小傑...啊....我要...啊....)



(插進來嘛....姊姊淫蕩的小穴...啊....用力...啊....)



哇!這些話的作用真大,我已經快要回復出事前勃起的硬度了,我輕輕脫下她純白



的絲襪,將她大腿分開,她似乎被自己淫蕩的話語刺激,那件小蕾絲內褲的褲底竟然已



經濕濕的,我開始吻著她濕漉漉的內褲底部,嗅著她濕潤花蕊的特殊香味,哇!我的陰



莖漲的好大,甚至比出事前還要粗大,我等不及了,一把拉下她的內褲



(姊~我好硬了~我要插你啊~)



(啊...不行啊...我們是姊弟..不行啊....)她叫道



(【但我好不容易這麼硬了】)我有些悲傷的說著



(好吧!姊姊都給你了~)



我立刻握著火熱的陰莖,從背後對著姊姊她濕潤的蜜洞插到底,



(啊~好大啊...啊....小傑...)



這就是插入女性蜜洞的感覺嗎?好緊,好濕,好熱,好舒服啊!我開始使勁的抽插



,不知是真的還是要刺激我,姊姊發出更淫蕩的呻吟聲



(啊...插死我了....啊...用力....啊...)



(啊...我要...啊...嗯....啊...)



(姊姊..姊姊的小穴....爽啊...啊....)



我用力的抽送,而手開始到前邊去解她胸前的扣子,解開之後,我往她酥胸一摸,



姊姊竟沒戴胸罩,我粗暴的捏著,抓著,柔著她豐滿尖挺的乳房,後邊更加用力狂抽猛



送,姊姊開始發狂似的浪叫著



(啊...我...插死我了....啊....)



(我...好浪....啊....美...美...啊...)



(啊....我要 了....啊.....)



我感覺背脊一陣 麻,這真是好熟悉的感覺,我知道我要射了,我大叫著:



(啊...姊~我...我要射了....)



(啊...拔出來...別...啊...別射在裡面....啊....)



我真的忍不住了,趕緊從她濕淋淋的淫穴裡抽出來,這一瞬間,我射了出來,全射



在姊姊的背上,那件粉白護士制服上



姊姊回過神來,仍氣喘籲籲的望著我這邊,她驚呼道:



(你怎麼還這麼硬啊~!)



是啊!才剛射完,我又硬了



之後去醫院復檢,醫師說我已經完全恢復機能了



我想今後姊姊又有新的問題要擔心了,就是-----



要怎樣才能讓插在她蜜穴裡的大陰莖軟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