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守教形式很特別,有許多僧侶,不但擁有自己的私人廟宇,更加可以娶妻生子,而且還定時得到人們的供奉。這些供奉,不但有金錢上的,更有肉體上。



古代的日本女人,覺得跟和尚造愛,等如親近佛祖,所以古時候有許多性僧傳說。最爲人津津樂道的,無疑就是淺草的性僧一休哥。



一休哥自小便在淺草一帶的寺院剃度,十歲開始到四周收取供奉,由於收取供奉的時候,許多時是單獨一個人去的,所以未到十四歲,他的童貞便被一個三十多歲的農婦所奪去。



當時的一休哥跟農婦到田邊拿地瓜,一時尿急,在稻草堆旁小解。



誰知被農婦見到他那條天生異品的小一休,心生淫念,便一手拉了一休哥進入稻草堆中。



那些稻草堆往往比人還高,中間地方,空間甚闊,加上四野無人,農婦未經一休哥同意,便一手握著他的小一休,不住的玩弄。



當時的一休哥雖然年紀尚小,但本能反應卻令他十分興奮。



那條小一休,未曾興奮時,經已看得出是異品,一經挺直,更加令人難以相信這條是一個只有十四歲的小孩陽具。



農婦見到,更加興奮得難以自製,忍不住張開大口,便將小一休不住吞啜,而且更慢慢解開腰帶伸手入內,一邊吸啜一休哥的小一休,一邊撫摸自己全身上下。



日本古時候的服飾,很少鈕扣,全靠一條腰帶來包緊衣服,衣帶一松,衣服亦開始松脫。



農婦越摸,衣服便不住脫下,終於露出一對比地瓜還大的豐滿乳房。



農婦雖然年過三十,但論姿色及身裁,仍然是十分吸引,特別是晰白幼滑的皮膚,在陽光白雲下,仍舊是充滿誘人的彈性。



一休哥被農婦吞啜著下體,本來是驚惶得不知所措,但那種興奮莫明的感覺,實在有說不出的舒服,竟然不想將它由農婦口內抽出來。



當他看到農婦那一對挺拔的乳房,更加目定口呆,想伸手去摸,但又不敢。



農婦微絲細眼間,面向上端,見到一休哥的表情,便知他想做甚麽。



於是便暫時吐出那條令她愛不釋口的小一休,一手拉著一休哥的手貼到自己的乳房上。



乳房的體溫傳到掌心,一休哥本能地開始撫摸。那種柔軟若綿的感覺,實在比自已的光頭好得多。一休哥越撫摸越是興奮,下邊的小一休不住澎漲。加上農婦一雙玉手,不住磨擦它、套玩它、拉扯它,小一休終於挺直得如同柱子一般。



而且龜頭部份更加突破包皮,好象那條專門用來撞鐘的大錘。龜頭前端又圓又大,農婦握在手中,實在再難以忍受,索性將全身衣服全部脫下。接著更將一休哥的僧袍都剝光,緊緊摟著。



一休哥雖然只有十多歲,但身材高大,農婦摟著他時,面部剛好貼到農婦的乳溝當中。



一休哥自小由師父收養,從來都未見過親生母親,不過天性對女人乳房的感覺,令他開始一口一口地吸啜農婦的乳房,而且十分用力的吸啜,好象要吸出乳汁來。



農婦生育已久,乳汁早幹了,但在一休哥的努力吸啜下,竟然也有微微的分泌,不過另一處地方的分泌物,卻幾乎多到滿溢。



農婦單是手握一休哥的陽具,和被他吸啜乳頭,農婦經已渾身興奮得如飄到天上,但始終未夠充實,她實在需要一休哥那支比成年人更長更粗的小一休。



但一休哥到底年幼,不知道男女之間下一步要做甚麽事,於是農婦便再引導他,將他的手先拉到自己經濕潤無比的桃源洞邊。並用手教一休哥如何撫摸挑源。



一休哥一接觸到這塊生命之源,好象天生就對它十分熟識似的,不單止很快便懂得如何運用五指去遍遊當中的溪水洞,而且每每用力的地方,都是女性桃源洞中最令人震撼的位置。



農婦一方面意外,一方面亦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她開始覺得一休哥不但天賦大本錢,而且更是造愛方面的天才。



當農婦的上下都被撫弄至高潮疊起之際,她發覺手中所緊握的小一休越來越熱,而且有更進一步的澎漲,似乎亦有所需要。



農婦再也忍不住了,一個翻身,將一休哥壓在稻草堆上,自己便跨他的身上,將自己的桃源洞對準一休哥沖天而挺的大肉柱上。



農婦屁股向下一坐,一休哥只感到一股熱力直沖上腦。



而農婦亦感到桃源洞內傳來一陣擠迫感,陰壁兩邊,都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感。農婦不住地坐下坐上,一休哥那件東西,也不斷伸入,還未曾完全坐下,農婦已經感到那條小一休,經已頂到花芯。



那種前所未有的刺激,令到一直保持寧靜,強忍住叫聲的農婦,終於呻吟出來。



一種極度興奮無比的呻吟,桃源洞就像從未有如此熱鬧擠擁過。



農婦用手一摸小一休,發覺還有一小截未曾用到。農婦正想適可而止,慢慢自動抽送之際,一休哥不知怎地,竟然挺腰向上。



這一頂直撞至花芯,她忍不住大叫出來,但口中卻向一休哥說:



是…是…這樣…啊…但不要太急…



一休哥除了是照農婦指示,亦隨者自己本能反應,不住挺動腰部。



小一休在農婦的桃花洞內抽抽送送,而且連續不停,好象完全沒有半點的疲累,一直過了好幾百下。



農婦高潮如浪,一浪按一浪,呻吟聲與香汗,不住浸出,幾乎連心肝也被大一休抽了出來。



農婦終於支援不住,翻過身來,躺在草上,張開兩腿,叫一休哥伏到她的身上。



一休哥照說話做,伏到她身上,那條小一休好象巨蛇歸洞,竟然自動找對地方,一伸便直入洞內。



今次由一休哥作主動,農婦不像自己在上面時,可以遷就。一休哥用力一挺,整條小一休完全沒入洞中。



農婦興奮得狂叫狂抓,兩邊手不住拉抽自己乳房,頭髮四邊亂撥。



實在無法想象,一個十三歲的小孩,竟可以將一個虎狼年華的女人弄到這種田地。



農婦自己亦不能想象,她覺得現在,比跟一個成年強壯的男人造愛,更加吃不消。



那條小一休實在太厲害,它不但又粗又長,而且硬得充滿彈性,抽送間,巨大的龜頭,竟然可以微微地向兩邊撥動。



農婦覺得插入自己體內的,並不是一條陽具,而是傳說中蛇一般的龍。



這條龍在她的桃源洞內翻江倒浪,完全不受限制。



而且這條龍又有持久韌力,好象有永遠用不完的精力,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農婦終於再也支撐不住,對一休哥說:



夠…夠…了,抽…出來…吧…唉…



但一休哥似乎不想,而且亦不能。他完全投入了這種抽送活動所帶來的快感當中。



他將小一休不住挺進農婦洞內,兩隻手又不住抓弄那對又大又圓的乳房,而且更不時用口去吸啜那兩粒微微凸出的乳頭。



他的動作越來越快,而且越來越勁,抽得農婦洞口不住啪啪作晌,農婦再也無法忍耐,用手想推開一休哥,但一休哥卻不肯。



農婦終於投降地道: 你這樣…會弄死…我的……快…抽出來…我用口給…你繼續…



聽到會弄死對方,一休哥心頭一怕,便立即抽出來,而農婦亦即時用她的口接力。口中有舌,舌尖不住舐著一休哥的龜頭,這種感覺比抽插挑源洞更興奮。



一休哥用力一挺,小一休沒入農婦口中,幾乎頂到她的喉嚨下。



農婦強忍繼續吸啜,小一休在她口中不斷抽送,終於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



農婦只感到口中一陣鹹味,便知道一休哥的人生第一次,便要降臨,而且要噴射於她的口中。



農婦於是吸啜得更加起勁,童子精液是甚麽味道,實在不易嘗得。



再過片刻,她感到小一休在她嘴內大力抽搐,接著一股清泉般甜美的童子精來了。那股不稀不濃,不腥不臭的味道,就像乳牛的鮮奶。



一休哥一射如注,完全噴入她的口中。



直至一休哥的人生第一注精完全噴射完畢,農婦還是不捨得放開。



農婦除了將口內的全部吞入肚內,還用舌頭不住舐食小一休的周圍,將溢了在外的精液,也都不放過,舐得一乾二淨。



人生大欲,原來如此痛快,一休哥今日終於感受過了。



而農婦亦亨受了一頓豐富而難忘的下午便當,滿足地重新披起衣裳,笑吟吟地對一休哥說:



假如以後你想再幹剛才的事,記緊前來找我,我會在幹完後,多給你一些地爪作爲供奉。



就這樣,因爲幾個地瓜,一休哥便獻上了人生的第一次。雖然若有所失,但卻開始了他一代性憎的傳奇。



由於農婦已嘗過了甜頭,於是每次當一休哥前來拿取供奉,她便會悄悄地將他帶到稻草堆內去胡天胡帝,飽嘗一休哥的每滴甘露。



而一休哥亦從農婦這副有血有肉有反應的活動教材身上,學會了許許多多令女人、令自己興奮的技術。



加上他的天生異稟,對這門功夫與生俱來便有天份,農婦雖然是成年女人,亦被他征服得五體投地,每次都香汗淋漓地躺在稻草堆中。



不過偷食次數多了,開始被人發覺。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奇緣13-15
在日本,守教形式很特別,有許多僧侶,不但擁有自己的私人廟宇,更加可以娶妻生子,而且還定時得到人們的供奉。這些供奉,不但有金錢上的,更有肉體上。



古代的日本女人,覺得跟和尚造愛,等如親近佛祖,所以古時候有許多性僧傳說。最爲人津津樂道的,無疑就是淺草的性僧一休哥。



一休哥自小便在淺草一帶的寺院剃度,十歲開始到四周收取供奉,由於收取供奉的時候,許多時是單獨一個人去的,所以未到十四歲,他的童貞便被一個三十多歲的農婦所奪去。



當時的一休哥跟農婦到田邊拿地瓜,一時尿急,在稻草堆旁小解。



誰知被農婦見到他那條天生異品的小一休,心生淫念,便一手拉了一休哥進入稻草堆中。



那些稻草堆往往比人還高,中間地方,空間甚闊,加上四野無人,農婦未經一休哥同意,便一手握著他的小一休,不住的玩弄。



當時的一休哥雖然年紀尚小,但本能反應卻令他十分興奮。



那條小一休,未曾興奮時,經已看得出是異品,一經挺直,更加令人難以相信這條是一個只有十四歲的小孩陽具。



農婦見到,更加興奮得難以自製,忍不住張開大口,便將小一休不住吞啜,而且更慢慢解開腰帶伸手入內,一邊吸啜一休哥的小一休,一邊撫摸自己全身上下。



日本古時候的服飾,很少鈕扣,全靠一條腰帶來包緊衣服,衣帶一松,衣服亦開始松脫。



農婦越摸,衣服便不住脫下,終於露出一對比地瓜還大的豐滿乳房。



農婦雖然年過三十,但論姿色及身裁,仍然是十分吸引,特別是晰白幼滑的皮膚,在陽光白雲下,仍舊是充滿誘人的彈性。



一休哥被農婦吞啜著下體,本來是驚惶得不知所措,但那種興奮莫明的感覺,實在有說不出的舒服,竟然不想將它由農婦口內抽出來。



當他看到農婦那一對挺拔的乳房,更加目定口呆,想伸手去摸,但又不敢。



農婦微絲細眼間,面向上端,見到一休哥的表情,便知他想做甚麽。



於是便暫時吐出那條令她愛不釋口的小一休,一手拉著一休哥的手貼到自己的乳房上。



乳房的體溫傳到掌心,一休哥本能地開始撫摸。那種柔軟若綿的感覺,實在比自已的光頭好得多。一休哥越撫摸越是興奮,下邊的小一休不住澎漲。加上農婦一雙玉手,不住磨擦它、套玩它、拉扯它,小一休終於挺直得如同柱子一般。



而且龜頭部份更加突破包皮,好象那條專門用來撞鐘的大錘。龜頭前端又圓又大,農婦握在手中,實在再難以忍受,索性將全身衣服全部脫下。接著更將一休哥的僧袍都剝光,緊緊摟著。



一休哥雖然只有十多歲,但身材高大,農婦摟著他時,面部剛好貼到農婦的乳溝當中。



一休哥自小由師父收養,從來都未見過親生母親,不過天性對女人乳房的感覺,令他開始一口一口地吸啜農婦的乳房,而且十分用力的吸啜,好象要吸出乳汁來。



農婦生育已久,乳汁早幹了,但在一休哥的努力吸啜下,竟然也有微微的分泌,不過另一處地方的分泌物,卻幾乎多到滿溢。



農婦單是手握一休哥的陽具,和被他吸啜乳頭,農婦經已渾身興奮得如飄到天上,但始終未夠充實,她實在需要一休哥那支比成年人更長更粗的小一休。



但一休哥到底年幼,不知道男女之間下一步要做甚麽事,於是農婦便再引導他,將他的手先拉到自己經濕潤無比的桃源洞邊。並用手教一休哥如何撫摸挑源。



一休哥一接觸到這塊生命之源,好象天生就對它十分熟識似的,不單止很快便懂得如何運用五指去遍遊當中的溪水洞,而且每每用力的地方,都是女性桃源洞中最令人震撼的位置。



農婦一方面意外,一方面亦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她開始覺得一休哥不但天賦大本錢,而且更是造愛方面的天才。



當農婦的上下都被撫弄至高潮疊起之際,她發覺手中所緊握的小一休越來越熱,而且有更進一步的澎漲,似乎亦有所需要。



農婦再也忍不住了,一個翻身,將一休哥壓在稻草堆上,自己便跨他的身上,將自己的桃源洞對準一休哥沖天而挺的大肉柱上。



農婦屁股向下一坐,一休哥只感到一股熱力直沖上腦。



而農婦亦感到桃源洞內傳來一陣擠迫感,陰壁兩邊,都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感。農婦不住地坐下坐上,一休哥那件東西,也不斷伸入,還未曾完全坐下,農婦已經感到那條小一休,經已頂到花芯。



那種前所未有的刺激,令到一直保持寧靜,強忍住叫聲的農婦,終於呻吟出來。



一種極度興奮無比的呻吟,桃源洞就像從未有如此熱鬧擠擁過。



農婦用手一摸小一休,發覺還有一小截未曾用到。農婦正想適可而止,慢慢自動抽送之際,一休哥不知怎地,竟然挺腰向上。



這一頂直撞至花芯,她忍不住大叫出來,但口中卻向一休哥說:



是…是…這樣…啊…但不要太急…



一休哥除了是照農婦指示,亦隨者自己本能反應,不住挺動腰部。



小一休在農婦的桃花洞內抽抽送送,而且連續不停,好象完全沒有半點的疲累,一直過了好幾百下。



農婦高潮如浪,一浪按一浪,呻吟聲與香汗,不住浸出,幾乎連心肝也被大一休抽了出來。



農婦終於支援不住,翻過身來,躺在草上,張開兩腿,叫一休哥伏到她的身上。



一休哥照說話做,伏到她身上,那條小一休好象巨蛇歸洞,竟然自動找對地方,一伸便直入洞內。



今次由一休哥作主動,農婦不像自己在上面時,可以遷就。一休哥用力一挺,整條小一休完全沒入洞中。



農婦興奮得狂叫狂抓,兩邊手不住拉抽自己乳房,頭髮四邊亂撥。



實在無法想象,一個十三歲的小孩,竟可以將一個虎狼年華的女人弄到這種田地。



農婦自己亦不能想象,她覺得現在,比跟一個成年強壯的男人造愛,更加吃不消。



那條小一休實在太厲害,它不但又粗又長,而且硬得充滿彈性,抽送間,巨大的龜頭,竟然可以微微地向兩邊撥動。



農婦覺得插入自己體內的,並不是一條陽具,而是傳說中蛇一般的龍。



這條龍在她的桃源洞內翻江倒浪,完全不受限制。



而且這條龍又有持久韌力,好象有永遠用不完的精力,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農婦終於再也支撐不住,對一休哥說:



夠…夠…了,抽…出來…吧…唉…



但一休哥似乎不想,而且亦不能。他完全投入了這種抽送活動所帶來的快感當中。



他將小一休不住挺進農婦洞內,兩隻手又不住抓弄那對又大又圓的乳房,而且更不時用口去吸啜那兩粒微微凸出的乳頭。



他的動作越來越快,而且越來越勁,抽得農婦洞口不住啪啪作晌,農婦再也無法忍耐,用手想推開一休哥,但一休哥卻不肯。



農婦終於投降地道: 你這樣…會弄死…我的……快…抽出來…我用口給…你繼續…



聽到會弄死對方,一休哥心頭一怕,便立即抽出來,而農婦亦即時用她的口接力。口中有舌,舌尖不住舐著一休哥的龜頭,這種感覺比抽插挑源洞更興奮。



一休哥用力一挺,小一休沒入農婦口中,幾乎頂到她的喉嚨下。



農婦強忍繼續吸啜,小一休在她口中不斷抽送,終於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



農婦只感到口中一陣鹹味,便知道一休哥的人生第一次,便要降臨,而且要噴射於她的口中。



農婦於是吸啜得更加起勁,童子精液是甚麽味道,實在不易嘗得。



再過片刻,她感到小一休在她嘴內大力抽搐,接著一股清泉般甜美的童子精來了。那股不稀不濃,不腥不臭的味道,就像乳牛的鮮奶。



一休哥一射如注,完全噴入她的口中。



直至一休哥的人生第一注精完全噴射完畢,農婦還是不捨得放開。



農婦除了將口內的全部吞入肚內,還用舌頭不住舐食小一休的周圍,將溢了在外的精液,也都不放過,舐得一乾二淨。



人生大欲,原來如此痛快,一休哥今日終於感受過了。



而農婦亦亨受了一頓豐富而難忘的下午便當,滿足地重新披起衣裳,笑吟吟地對一休哥說:



假如以後你想再幹剛才的事,記緊前來找我,我會在幹完後,多給你一些地爪作爲供奉。



就這樣,因爲幾個地瓜,一休哥便獻上了人生的第一次。雖然若有所失,但卻開始了他一代性憎的傳奇。



由於農婦已嘗過了甜頭,於是每次當一休哥前來拿取供奉,她便會悄悄地將他帶到稻草堆內去胡天胡帝,飽嘗一休哥的每滴甘露。



而一休哥亦從農婦這副有血有肉有反應的活動教材身上,學會了許許多多令女人、令自己興奮的技術。



加上他的天生異稟,對這門功夫與生俱來便有天份,農婦雖然是成年女人,亦被他征服得五體投地,每次都香汗淋漓地躺在稻草堆中。



不過偷食次數多了,開始被人發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