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蜂鎖蝶戀襄王明修棧道玉軟花柔神女暗渡陳倉







劇終了,燈光照耀如白晝。



包廂中的燈雖然沒有打開,但外面的燈光依然照射進來。只見慕容潔瓊鬢亂釵橫,小鳥依人般疲軟無力地閉目偎依在阿偉的懷?,似已睡著,是那麼平靜、安逸,臉上掛著滿足與幸福的笑容。阿偉頻頻撫摩著她那光裸的圓臂、酥胸和大腿,還不時在她臉蛋上親吻著。他實在不忍心叫她起來。



最後,場中人已經很少。



阿偉湊在她耳邊說:“媽咪,我們該回家去了!”



她慵倦無力地微微睜開秀目,“嚶嚀”一聲,嗲兮兮地說:“不嘛,我不想走!”



阿偉拍拍她的臉蛋:“媽咪乖,天已經晚了!讓我來扶你起來吧!”



於是,她極不情願地在阿偉的環持下,顫顫巍巍地站起身。她的所有衣服都集中在腰間,而其他部位都是赤裸的。阿偉幫助她把褪到腰中的夜禮服拉上去,蓋著乳房、穿上披肩,再放下她的裙子,裙子下是空洞的,因為三角褲已經扔在了包廂的廢品簍中。她則拿出小鏡子草草理了理雲鬢。然後,阿偉連抱帶扶地拖著她離開包廂,她的身子軟軟地偎依在阿偉的身上。



她仰頭看著他,嬌羞地小聲說:“哎呀!這樣出去,讓別人看見,多不好意思!要不我們再晚一點走,等我恢復一點精神,好嗎?”



阿偉勸道:“不要緊的!媽咪你看,大家不都是這樣的嗎!”



她微微擡起低垂的螓首,只見一對對的男女都象殘兵敗將一般,相攙相抱,東倒西歪地往外走。還看到一個身材窈窕、容貌十分美麗的年輕女子,烏雲散亂、衣衫不整,已經昏迷不醒,竟是被她的男伴橫抱著出來的;



她的頭往後仰,雙乳高聳,玉頸雪白細長,似瀑布般下垂的烏髮在微風中飄擺;兩條秀腿蕩來蕩去,沒有穿鞋,一隻腳上的襪子也不見了,那小腳雪白豐腴、光滑潔淨,也是那麼美妙動人……



司馬偉笑著說:“媽咪,看來今晚是全場大衝動!”



慕容潔瓊羞澀地擡頭看看那人,又看看阿偉,趕快把頭低下,邊走邊自我解潮地小聲說:“唉,今天真是出醜,但願不要遇到熟人!”



“不會的,媽咪!”他摟緊她的蠻腰,小聲道:“不過,你若忱憂,不如乾脆拿衣服包上你的頭,我也像那樣抱你回到車上!”



“壞!”她用粉拳在阿偉的胸前輕擂了一下,小聲道。



阿偉不再說話,連攙帶抱地擁著她往外走,好不容易到了停車場。



阿偉將門打開,扶她先跨上一條腿,但她剛一用力,兩腿軟得差一點倒在地上。阿偉見狀,便兩手握著蠻腰,把嬌軀塞了進去。



她無力地爬在了座位上,兩腿還留在車外,她竟無力縮進去。



阿偉只好上車,將她的身子抱起,拖上車,再把那兩條修長的秀腿彎曲著塞進車?,然後關上門。這樣她的姿勢便十分奇特:上身俯爬在車座上,腿跪著,屁股卻高高地向上翹起。



阿偉見到她這個很性感的姿勢,真想爬在她的身後與她作愛,但怕外邊有人看見不雅。於是,他放下車座的後靠背,這樣就成了一張小床。他又抱起她,把身子翻過來臉朝上放正,自己則蹲在車座邊,俯下身,一手伸在粉頸下,抱著她親吻。



她這時還沒有完全擺脫剛才的激情,也十分投入地摟著阿偉的頸項,櫻口微開,丁香半吐,迎接著伸進來的那男子漢的舌尖,吮吸著……



阿偉的另一隻手在那對仍然十分硬挺的乳房上揉撫著……



呻吟聲又起,嬌喘不止……



良久,阿偉想在她癡迷中故技重演,於是掀開了裙子。那?面什麼也沒有穿,因為三角褲已經扔在劇場了。他款款將兩條玉腿分開,將裙子翻上去。他掏出硬邦邦的玉柱,悄悄爬上那仍在微微顫抖的玉體,準備伺機挺進。



她竟沒有發覺。因為強烈的欲焰燒得她欲生欲死,閉著眼,鶯聲燕語般地細聲呻吟著,嬌首左右扭動著,兩手扯著夜禮服的上沿使勁往下拉,嘴?不停地喃喃呼喚:“熱!阿偉……我身上好燥熱……我受不了……抱緊我!”。



阿偉用手在她的臉龐上輕輕地撫摸,溫柔地湊在她的耳邊小聲說:



“噢!可憐的媽咪,我的小心肝,我知道你很難受!讓我來幫助你!一會兒就會好受的……親愛的,你很快就會舒服的!”說著,俯在她的身上,擁抱著她,一挺腰,長箭離弦!



誰知,由於忙亂,再加上她身子的扭動,箭未中的,竟撞到她的尿道口。這大力而堅硬的衝撞,痛得她嬌呼一聲,猛然驚醒過來,這才發現自己在車上。



“啊!不要!”她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急忙推開他,身子一側,扭過臉去,柔聲說道:“啊……不要這樣……我們還在車上,讓別人看見了很不好……咱們回家去……好嗎?”



她的話,含義模糊。阿偉想:“媽咪沒有完全拒絕我,只是說現在不行,在車上不行,怕的是被別人看見不好。她的意思是回家後再與我交歡。啊!媽咪終於接受我了!因為堅冰已經打破,生米已成熟飯!”想到這?,心中欣然,更為剛才在劇場中自己的果斷決策的成功而自豪!



“媽咪,我聽話,等回去再說吧。”他在順杆子往上爬。



他擁著嬌軀,吻了她一會兒,便離開後座,回到司機位上,啟動了機器。



一路上,她軟軟地癱在車座上,裙子仍翻到胸前,下體裸呈,一條腿平伸座上,另一條腿還拖在座下,陰戶大開。她已沒有力氣去矯正自己的姿勢,她的大腦也完全處於停滯狀態。



車抵家中。



阿偉拉開後門,見媽咪仍軟綿綿地癱倒在後座上,便輕喚:“媽咪,到家了!”她只呻吟了一聲,但身未動,眼未睜。阿偉於是抱著柔嫩的雙肩,把嬌軀拖起來。然後,一手摟腰,一手攬腿,把她從車?抱出來。



如果說剛才從劇場出來時,她還能強打精神硬支撐著走到車前的話,那麼,現在回到了家中,她的身子竟一下子全癱軟了,因為從精神到身體都崩潰了、鬆馳了。當然,若是在過去,即使再累,她的精神也會迫使自己支撐到回房間的,但今天,由於對阿偉的依賴,她徹底放鬆了。



慕容潔瓊被阿偉橫空抱著,全身上下毫無力氣,甚至連睜開眼睛的力量都沒有了,四肢和頭頸都軟軟地向下耷啦著,如若無骨般,樣子很象剛才在劇場門口遇到的那個少女的狼狽相。



是啊,在那種場合,精神高度緊張,受到那麼強烈的刺激,本就容易疲勞;更何況坐在阿偉腿上忘情交歡時,又格外耗費力氣;事後,回顧剛才的情境,心理上更感到十分的羞愧和緊張……這一切,對於一個柔弱的女子來說,如何能承受得了!



阿偉看著懷中心愛的絕色美人,心?想道:剛才離家時,媽咪是何等的端莊凝重、雍容華貴、凜然正氣,大有不可侵犯的威嚴,真可謂“豔如桃花,冷若冰霜”!但是現在,才剛剛過去幾個小時,竟如二人,冷美人竟變成了一個嬌嬌滴滴、憨態可掬、小鳥依人的小尤物!啊!女人哪,真是讓人難以捉摸!



他托著這楚楚可憐、梨花帶雨似的紅粉佳人,心潮澎湃翻騰,一邊走,一邊不時地在那潔白的酥胸上、粉頸上頻頻點吻。



她渾似不覺。其實她還醒著,只是渾身無力。她心?卻在讚歎著:“阿偉!我的可愛的小心肝!你真行!唉!年輕人淘氣起來就不知道疲倦,可謂愛也瘋狂、吻也瘋狂、交也瘋狂!真真是令人愛煞!”。



回到廳中,阿偉把她輕輕放在沙發上,將嬌軀擺平,然後就動手去解脫她的衣服。



她知道阿偉要幹什麼,於是強打精神睜開眼,輕輕推開他的手,秀眉緊蹙,有氣無力地說道:“啊,我的小祖宗!……又要胡鬧了!乖孩子,不要……不要這樣嘛!……我……滿身是汗,太髒了。讓我先去洗個澡好嗎?”



“好的!媽咪,你太累了!讓我抱你過去,由我來為你洗澡,好嗎?”



“那怎麼可以!”她的臉一紅:“不用,我自己能行!”說著,站起來,搖搖晃晃地向衛生間走去。阿偉隨後跟去,攙扶著。



她怕阿偉也進去,所以,一走進衛生間,她便立即回身,關門、插鎖,把緊跟在後面的“可愛的小色狼”拒之門外。



這時,她又軟了,身子無力地依門癱下,坐在地上,閉著眼,心思亂極了。她想:“天哪,這一關終於被他攻破了!雖然自己是無意的,但是……但是,阿偉顯然是還想要繼續的,而且就在今晚……他正等在外面……怎麼辦?噢!真是個難纏的小冤家!”



“唉!”她輕歎了一口氣,動搖了。心想:事已至此,只好滿足他吧!反正,我的身子對他來說早已沒有任何秘密了!……



可是,她又突然驚醒:不!不能!絕對不能!一旦公開與他交歡,勢必將一發不可收拾!……可是,怎麼說服他呢?如果他堅持說:在劇場中我的生殖器已經進到了你的體內,再進去也沒有什麼兩樣……我該怎麼回答他呢?……若堅決拒絕,他會怎樣地傷心喲!……可是,不,不能再心軟!決不能答應他……



最後,她總算下定了決心:不能給他!



然後,她扶著門框,軟軟地站起身。緩緩脫光衣服;慢慢打開花灑;蠻腰款擺,走進了熱氣騰騰的霧水中……



外面,阿偉只聽見水聲嘩嘩,心弦激蕩!他想像著那無比美麗的嬌姿在水濂下、在蒸汽中扭動的動人情景……啊!媽咪洗淨身子出來後,便要與自己共同銷魂!他想像著那情景……他坐臥不安,覺得時間竟過得這麼慢!



這次沖涼,時間延得格外長。倒不是她的行動慢,而是她難下決心出去。她長時間地站在花灑下,閉著雙眼,一動不動,思想也停滯了,任溫暖的水傾頭傾身而下……最後,她實在太累了,才伸手去開門,但大有赴湯蹈火之感,胸口象有無數隻小鹿在狂蹦亂跳!



她握著門把手,一動不動,良久,才擰開了門。



聽到門鎖的響聲,阿偉立即站了起來,緊盯著那慢慢打開的門,奔了過去……



眼前一亮,那美奐絕倫的倩影出現了!



好一朵出水芙蓉!



只見她嬌慵無力、嫋嫋婷婷地從浴室?走了出來。嬌首上戴著一頂米黃色帶紫花的阿拉伯式頭巾,胸前圍著玫瑰紅色的浴巾,浴巾不大,上至乳尖,下到腿跟,剛剛把羞處遮著。酥胸潔白紅潤,乳溝中還帶著水珠;兩條雪白、修長而滾圓的玉腿,緩緩地交替邁動著,花枝顫抖,婀娜多姿。



阿偉看得入迷了,發昏了。他沖上前去。



慕容潔瓊還未細思,便被橫空抱起。那羞紅的臉蛋和酥胸立時被印上了無數狂熱的親吻。她低聲嬌呼:“不……不要……”。



但阿偉十分衝動,如何能休。



一個在熱烈地到處狂吻,一個在輕輕地推拒掙扎……



很快,那裹在身上的浴巾鬆開了!晶瑩的玉體,如睛空明月,暴露無遺;頭上的帽子也掉在地上,長髮如瀑布般下垂著……



阿偉低下頭,在那優美胴體的上上下下狂吻著,從前額到脖頸,從酥胸到肚腹,從陰阜到膝蓋……一遍,又一遍……



她嬌喘著、低呼著:“不要……,不要……,親愛的,不要這樣……好阿偉……”



她實在害怕傷了他的心,不忍斷然回絕他的親熱,只好用似埋怨又帶乞求的口吻,柔聲道:“你何必急在一時呢!我好容易將身上的汙垢洗淨,被你這一鬧,激動起來,又會出一身汗……”



“不!我等不及了!好媽咪!快給我,我要!……”他顯然已經急不及待了。



“你要什麼?”她當然知道他要什麼!



“我要你!你說過回來後給我的!”



她想說:“我沒有說過!”但她沒有勇氣這麼斷然回絕。她一度又曾動搖,真想給他;但轉念一想又決心堅定下去:決不能給他!可是,如何啟口呢?她實在不忍心刺激他。為了安慰他,她便撒嬌地用兩條嫩藕般的玉臂緊緊環繞著阿偉的脖頸,一張俏臉在他的腮上來回磨擦,櫻桃小口湊在他的耳邊,嗲兮兮地小聲說:“乖孩子!



媽咪太累了,我要回房去休息。你抱我回臥室好嗎!你看:我赤條條地一絲不掛,鞋子也被你抖丟了,怎麼走路呢?而且,你這個大英雄,吻起來那麼瘋狂,那麼迷人,你的吻象電流一樣,那麼強烈,一股股地,通遍我全身的每一個地方,搞得人家渾身麻酥酥、軟綿綿的,也走不動啊!我求你送我去臥室嘛!”



她嬌首頻頻左右擺動,以躲閃他那不斷襲來的吻,兩臂輕輕搖晃著他的頭,嬌滴滴地柔聲求道:“啊,啊!我的白馬王子,你的白雪公主累了,你竟一點也不心疼!我要你抱我進房去嘛!你聽到沒有呀!”



阿偉聽後,心想:“原來媽咪的意思是應該到臥室去交歡,不要在廳?!但是她羞於明說,便與我撒嬌,要我抱她回房去。真是可愛!”



他暗笑自己的性子太急,竟不理解女子的嬌羞,怎麼能在廳中交媾呢?於是,他服從地停止了那疾風暴雨般的熱吻,抱著她,快步走到臥室,將那赤裸的嬌軀輕輕放在床上,便立即撲上去,狂熱地親吻著,一邊在那雪白豐滿的酥胸上撫摩。她一動不動,秀目微閉,任其作為,想等他熱情泄去、冷靜下來後再設法勸他離開。



誰知,阿偉離開她了。她奇怪地將緊閉的秀目睜開一條縫,看見阿偉正在解脫自己的衣服……



她見狀明白他的意思,便拉過一張薄被蓋在身上,說:“你也回房間去睡吧!我很累,要休息了。”



阿偉一聽,大失所望,懇求道:“好媽咪,給我吧!在劇場中,我插進你的陰道?面時,感到那麼溫暖、

柔軟,真是舒服極了。剛才在車上我想再進去,你不讓,說是怕人看見。現在回到了自己家中,我們不必再怕別人看見了,讓我再插進去體會體會好嗎?”



她的臉一下脹得通紅,燕叱鶯嗔地小聲說:“不行,決不行!劇場?的事,那是在我神志迷茫中造成的,我也不怪你。但是,今後決不許這樣做了……好乖乖,你快去睡吧!我好累!”



他仍然不死心,苦苦哀求著。



她羞眼迷離地看著他,小聲說道:“我的乖兒子,不要胡思亂想了!你是媽咪的心肝寶貝,我對你鍾愛至深,對你的一切要求,都不忍心拒絕,何況這蒲柳賤軀,何惜之有!但是,你我身份已定,怎好亂來呢。”



阿偉說:“可是剛才已經進去了呀!”



“那純粹是誤會,”她頓了一下,雙手捧著阿偉的臉,擡頭在那唇上吻了一下,接著說道:“其實,現在我已把全身都向你開放了,甚至還同意你把手指伸進我的陰道中……



這已經是我滿足你、為你奉獻的最大程度了。現在我必須緊緊守著這最後一關,決不能允許你把生殖器插進去,……因為那是亂倫與否的標誌行為…… 乖,你要理解媽咪的一片苦心?”



他未達目的,心有不甘,便撲在她的身上,到處狂吻一陣,然後,才無可奈何地泱泱離去。



當然,他的好媽咪並沒有讓他完全失望,就在今晚……



在他離開後,她心?十分不平靜,處在一種兩難的境地:希望把一切都給自己的心上人,而表面上卻又不得不拒絕他。看到心愛的人兒為自己痛苦,最痛苦的還是自己。她流出了眼淚,久久地啜泣著……她已經十分疲勞,然而卻遲遲難以入睡。她懇切地希望心上人不要責怪自己,能體諒媽咪的良苦用心!



她心?呼喊著:“我的好阿偉,媽咪的身子早已屬於你了!我的全身上下、??外外,不是都讓你隨意撫摩、隨意舔吻了嗎!我不是每天夜晚都讓你盡情作歡了嗎!



你何必非要在我‘醒著’時與我做愛呢!那將會使媽咪羞愧得無地自容的!你就讓媽咪保存一分這名存實亡的貞節吧!現在,你可以來了!我已經睡著了!媽咪等著你呢,媽咪的一切都等著向你開放呢!我的乖兒子!”



她脫光衣服,平臥床上,焦急地等待著心愛的白馬王子,盼望他快點來!



時間過得如此漫長,她覺得每一分鐘似乎都比幾年還要慢。可是他還沒有來!她真有些沈不住氣了,一次又一次地坐起身,想主動到他房?去,想鑽進他的被中。甚至有一次,她赤裸裸地披著一條床單已經走到了阿偉的門口,又返了回來。她實在沒有這份勇氣!她想:如果阿偉不來,自己非要發瘋不可!



一小時過去了,終於聽到了熟悉的腳步聲!她不禁心中一陣狂跳!她閉目等待著!當阿偉重入閨閣、打開壁燈、捱入綿被的時候,她簡直欣喜若狂了!啊!我的寶貝!我的心肝!我的達令!我的白馬王子!原來你沒有真生我的氣。啊!太好了,小阿偉,你原諒了我,他又跟我親熱來了!我的好親親!



她懷著一種報答知遇之恩、補償內心歉疚的心情,毫無保留地向他呈送了一切──從上到下、從?到外……她極其溫馴地、充滿柔情地置身在心上人那寬闊的懷抱中,伴他共進溫柔之鄉!



她心甘情願地接受她的白馬王子的舞弄,聽憑他的擺佈,渴望在他那近似瘋狂的鞭策撞擊中、在那猛烈的令人銷魂的磨礪衝刺中重新獲得新生。因為,我是他的白雪公主、一個衷情的女子!



阿偉將剛才的失望加倍地在那無比美麗、無限柔嫩的胴體上補償著……



綣繾終夜,天明方休。



猛烈的顛簸、無數的歡媾,帶給她一次次的高潮、一陣陣的快感、一股股的幸福,襲得她欲死欲生、如醉如癡……



慕容潔瓊四肢大張,玉體橫陳,嬌俏美麗的粉臉上,展露著平靜、甜蜜、幸福而滿足的笑容。



阿偉在淩晨才排泄,便輕輕用毛巾拭去“睡美人”佈滿全身的晶瑩汗珠,又將她的下體上的愛液擦淨。



然後,他俯在她的身上小睡一會兒,醒來後,見天已大亮,將嬌軀側轉過來,面對自己,將胳膊伸在粉頸下,將玉體緊緊摟在懷中,並把一條大腿插在她的兩腿中間,頂著那迷人的方寸之地,然後又滿足地睡著了。根據以往的經驗判斷:自己心愛的白雪公主是不會很快醒來的。



兩個玉人,交頸貼股,盤結一起,橫陳塌上,都睡著了!



……

早上八點多鍾,慕容潔瓊醒來了!她發現自己赤裸裸地被阿偉緊緊摟在懷中。她不敢驚動他,便睜著眼久久地欣賞阿偉那英俊的臉龐;後來,見他翻身,估計他快醒了,便悄悄閉上了眼睛。誰知,不知不覺中,她竟真的睡著了,睡得那麼香甜!因為她確實疲倦得無法再醒著!



自鳴鐘響了十下,司馬偉才醒來。他看看懷中的“睡美人”,為她拂去遮在臉上的幾縷秀髮,只見心上人兒俏臉紅潤,蛾眉伸展,略帶幾分嬌羞,發出輕微的呼吸聲,出氣如蘭,泌人肺腑。他心中一蕩,不由輕輕親吻鮮紅濕潤的櫻唇,下面的玉柱頓時又硬挺起來,頂在美人光滑細膩的小腹上。



他真想再次深探桃源,但又怕將她驚醒,弄得大家都很難堪,只好打消了念頭。



他輕輕抽出玉股中夾著的大腿,款款把那嬌軀擺平,又愛不釋手地在那晶瑩白嫩的玉體上下撫摸、親吻了一遍,才下床站起身來,為她蓋上床單,又在櫻唇上吻了一下,留戀難舍地悄悄離去。







(第十四章)禦春風持神女晝臨巫山雲雨急嬌啼烈暗歡轉明







觀劇回來的第二天,慕容潔瓊直至中午十二點多鍾才醒來。因為昨天夜間,司馬偉在她“睡著”以後,來到閨房,又與她狂歡至天明,方才離去。在劇院?她已經由於高度緊張而十分疲憊,緊接著又是一夜的無數次高潮的襲擊。



這一切,對她這樣一個弱女子來說,能夠承受下來,已屬不易。故而,早上不能按時起床,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阿偉已經不在床上,也不在家,她發現阿偉在她床邊的櫃上留了一個紙條,大意是說自己去上班,下午要與一個外國商人談判簽約,並要陪同吃晚飯,可能很晚才能返回家中,所以請媽咪自己吃飯,晚上早一點休息。



她看了紙條,心中很感動:“阿偉這孩子,不但人品出眾、象貌堂堂,而且工作上能力非凡,在生活中十分體貼人!”



這時,她的臉忽然一紅,因為在她的思緒中又出現了另一句話:“……在床上,我的小阿偉也是那麼善解人意,分分可人!”



想到“床上”,她立即聯想到昨晚以來發生的事情,心中不免狂跳不已。夜間的狂歡倒無所謂,反正不是自己主動,而是在“睡夢”中發生的事,可以裝作不知,因為,最近以來,夜夜交媾,已經習以為常了。



她忱心的是:昨天在劇場中,陰差陽錯,似鬼差神使般,阿偉的生殖器竟插進了自己的陰道內,而自己在欲浪難抑、神智迷蒙中,竟一無所知,反而盡情享受。只到清醒後發現,但為時已晚。能與心上人兒交歡,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情,本應慶倖,但令人擔憂的是:這樣一來,只怕阿偉決不會就此甘休!



這小傢夥,本來就急切地想與他的小媽咪“清醒中交歡”,可謂是千方百計、不擇手段!劇場中的事發生後,他必然會托詞“既有一,何畏再”,百般與自己糾纏不休!



想到這?,她的方寸亂了!一會兒想:關隘既破,固守更難,只好任由他“為所欲為”吧!自己長期以來引以為自豪的“守貞毅力”,現在恐怕再難堅持下去了!她真的動搖了!



不知怎麼搞的,當她想到很快就要與阿偉“清醒交歡”時,從內心深處慕然升起一股無名的欣喜巨浪!因為阿偉執意追索的,也正是自己日夜渴望的!她一直希望有這麼一天!但又害怕這一天的到來!



一會兒她又想:一但自己棄操而委身,那麼,恐怕在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期之內,二人將會象新婚夫妻那樣,晝夜難以休閒……



她自問:到那時,我們算什麼關係?是母子,是情人,抑或是夫妻?啊!真是令人發愁!



說實在話,從感情上說,她日思夜想地盼望能有這一天,與心中的白馬王子無拘無束地盡情歡愉,長相廝守,那將是何等令人心曠神逸啊!可是從理智上說,自己卻應該儘量避免發展到這一步!那樣,太令人難堪了!



她實在拿不定主意!

…………

她決定先起床。但渾身軟軟的,便坐起來套上一件睡衣。



她發現身上儘是汗漬,那是昨天夜?狂歡的結果,而且,下體還有剛才回憶纏綿時又從陰道流出的愛液。



於是她又重新脫去睡衣,光著身子到衛生間沖了一個涼;回到臥室,撤去汙漬斑斑的床單,換上一條新的。做完這些事,她哭笑不得地搖搖頭。因為這是她幾乎每天都要做的事,近期以來,阿偉與她夜夜造愛,事後離去,而這“打掃戰場”的工作,便只能由她承擔了。



這天夜?,她十點鐘便入睡,也不知阿偉是何時回來的。不知何故,阿偉這天晚上也沒有過來搔擾,可能他也太累吧。所以,這一夜可謂相安無事。



翌日晨,二人都起得較早,不約而同地到花園散步,並在一個三叉路口不期而遇。



一見到阿偉,慕容潔瓊不禁心中一陣狂跳、臉上發燒,嬌媚的桃腮頓時罩上一層紅暈。她連忙低頭,以避開阿偉那灼灼逼來的眼光,這眼光充滿激情、迷人魂魄,使她不敢正視!



司馬偉看見媽咪低垂螓首、羞態可掬,便走上前去,伸出雙手,拉住那一雙柔嫩的小手,親熱地問:“媽咪,昨天晚上睡得好嗎?”



她仍然低著頭,只是斜睨他一眼,微微點頭,臉上的神情十分複雜。



阿偉說:“媽咪今天怎麼象個小姑娘,羞羞答答的?”



她不好意思地側過臉,嬌嗔道:“明知故問,還有臉說!”



“媽咪,怎麼了?”



“你忘記前天晚上在劇場中的事了?你簡直是胡作非為,使人狼狠不堪!現在想起來,仍然覺得難為情!”



他嘻皮笑臉地說:“那有什麼!只是誤會。大家都是無心的!”



她輕哼一聲,仍然低垂著頭。



這時,阿偉忽然聲調有些神秘地說:“不過……媽咪……”



她又斜眼看著他,假裝生氣地問:“什麼事?”



他神彩飛揚地說道:“前天在劇場中,天作之合,無意中竟能與媽咪交歡。我發現媽咪的陰道?十分柔軟、溫暖,裹在我的陰莖上是那麼緊湊,使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美好感覺!特別是當我們互相抽送磨擦的時候,好似有股股電流通遍全身,啊呀,簡直令人陶醉極了!”



“啊呀!你好壞!你偷嘗禁果,罪莫大焉!”她嬌嗔地白了她一眼,急忙用雙手捂在臉上。



阿偉激動地走上前去,將這嬌滴滴的美嬌娘輕輕擁在懷?,然後,把她的雙手從臉上搬開。



慕容潔瓊芳心狂跳不止,秀目緊閉。



阿偉陶醉地欣賞她的赧顏,並且在她身上不停地撫摩,繼而輕輕吻她。當吻到她的耳邊時,他小聲說:“媽咪!真沒有想到,禁果竟這麼好吃!”



她聽後,趕快把頭埋到他的懷?,伸出兩臂,環著他的腰,粉拳輕擂。她什麼也沒有說,她也不想責備他。因為阿偉說得對!自己又何嘗不是這麼想的呢!



忽然,她聽到阿偉又在她耳邊說:“媽咪!我感到性交時真舒服!你舒服嗎?”



她未回答,因為她實在不知如何回答。 他用手在她臉上輕輕撫摩,調皮地問:“媽咪,你怎麼不回答?”



“我……當然……也舒服!”她從他的懷?露出臉,深情地看著他,含羞點點頭,又急忙藏起來。



阿偉高興極了:“媽咪,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把性交稱作‘交歡’了!真是‘交合生歡’!你說是不是!”



她不擡頭,用兩臂緊摟一下他的腰,小聲說道:“現在,你終於體會到性交時的感覺了!不必再逼我描述了吧!”。



“不,體會得還不夠!”阿偉邊說,邊側身彎腰將她橫空抱將起來。



她毫不掙扎,任他抱著走到花園的大石凳前坐下。阿偉將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她任他作為,不言不動。



阿偉也沒有說話,輕輕吻她的櫻唇和酥胸,並用手撫摸她那裸露著的修長、雪白、嫩滑、滾圓、彈性十足的雙腿,還不時把手伸進她的衣服內,時而揉捏乳房,時而摩娑股腹……



她早已習慣讓他這樣做,所以也不反對,而且最近以來,在家中她是不穿乳罩和三角褲的,因為她渴望阿偉隨時撫摸她。她閉目偎依地他的懷?,好象睡著了一般。她在享受。



靜謐、溫馨、馥鬱……她又陶醉了,嗓子?傳出陣陣呻吟聲……!



迷茫中,慕容潔瓊覺得有一隻手伸進裙子中,在那三角地帶活動。她的心中一片空白,什麼也沒有想,閉眼不動。阿偉的挑逗使她無所措手足!她一點也沒有想到要去抗拒!她準備服從!因為她早已有思想準備,知道這一步遲早難免!與其繼續拖延而使雙方難受,不如儘快成全!她這時反而在一心等待著那時刻的到來!



阿偉掀開她的短裙,抱她坐起,象在劇場中那樣,使她騎坐在自己膝上,掏出了自己的玉柱,向玉門頂去。



慕容潔瓊在阿偉的一再挑逗下,這時候正陶醉在無限溫情的癡迷狀態,腦子?空空的,什麼也沒有想,對周圍的一切都渾似不察,她的身子軟軟地仰依在司馬偉的身上,任他作為,自然也不知道他現在正在進行的陰謀!



那硬挺粗壯的玉柱一箭中的、一貫到底!



“啊!”她輕呼著,混身一陣戰溧,無限美滿,無限舒暢……



她在欣幸地體會著那充實、溫柔、脹滿的感受……



二人都靜止不動,都在感覺著……



終於,司馬偉開始聳動……



她只覺得十分享受,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想。



司馬偉見媽咪沒有反對,膽子益發大了,他兩手握住蠻腰,使她的身子上下顛伏,以配合自己抽送的節奏。之後,他仍感到不足,於是抱起她,使她俯在椅上,從後面進到陰道中,並大力抽送。



隨著身子的顛簸,她的頭撞到了椅子背上,有些疼痛。就在這一瞬間,慕容潔瓊醒了!她睜開眼,一扭腰,使玉門從玉柱上脫開,然後雙手撐拒著阿偉的摟抱,說:



“阿偉,不可再胡來!這次可不是我抓住你放進去的,是你趁我癡迷,主動放進去的呀!”



阿偉卻說:“媽咪,我實在忍受不了你的吸引力!我的靈魂都被你迷昏了!媽咪,我特別渴望著,能象在劇場中那樣,再一次體會體會交歡的滋味!”



“又胡說八道了!”她小聲嬌斥,臉卻變得更紅了,並掙扎著要從他的身上下來。



“媽咪不要生氣!我不了!”他說著,抱起她,讓她坐在自己懷?,重新緊緊地抱著她的蠻腰,似乎怕她逃去。



她也不再掙扎,順勢依在他的懷?,一隻手輕撫他的臉,細聲細氣地附在他的耳邊說:“真乖!就這樣坐著好嗎?”



阿偉沒有說話,回答她的是好長一陣熱烈的親吻……



二人就這樣坐著:阿偉坐在石凳上,潔瓊坐在阿偉的腿上,緊緊偎依在一起!一直到午飯時才手挽手地走回去。



午飯後,阿偉說要出去買一些食品,便開車出去了。



慕容潔瓊和衣躺在廳中的沙發上休息,由於連日疲憊,很快就睡著了。



在睡夢中,她似乎又回到了少女時代,與自己的白馬王子在公園遊戲,玩得那麼開心……



大約二點多鍾,阿偉從外面購物回來。剛進入廳中,便看見了媽咪那優美的睡姿和如花的嬌靨。他輕輕在她額上吻了一下,不覺心中一動,便想試試白日尋歡的意境;而且,昨晚因回來較晚,加之疲憊,沒有與媽咪交歡,睡了一夜,精力旺盛,欲望十足。



於是,他輕輕呼喚“媽咪”。



她十分悃倦,居然沒有醒來。



他又扶著她的身子搖了幾下,還未見醒,便放心地坐在沙發邊,在她臉上和唇上親吻,拉著那柔若無骨的潔白小手撫弄了一陣。然後,又隔著衣服,輕輕揉捏那高聳的乳房,繼續觀察她的動靜。



接著,他慢慢掀開她的裙子,把手伸了進去。上午二人在花園時,阿偉已經除去了她的三角褲,後來,回房做飯、吃飯,她都沒有想到再穿上,所以,現在?面仍是真空的。



阿偉的手在陰阜上撫摩了一番,進而把她的兩腿分開,一個手指緩緩地插進了陰道中,探索著……



慕容潔瓊這時正在夢鄉中陶醉地被情人摟在懷?親吻、撫摩。她感覺到情人手指插進了自己的陰道中,十分舒服。她呻吟著,身子微微扭動……



阿偉見睡美人那如若不禁的樣子,也很衝動,竟大膽地加快了手指的動作。



不料,慕容潔瓊在強烈的刺激下,突然醒了過來,微微睜開朦朧的睡眼。天哪!怎麼是阿偉!她想起自己正在睡午覺,便快明白是怎回事了。



她怕把事情戳穿,趕快閉上眼睛。在這瞬間,她竟不知如何是好;稍加思索,又轉而決定成全他。當然,她這時也十分需要,因為昨天晚上阿偉沒有到她的房?去,今天上午又被他挑逗得心旌蕩漾、難以自已,所以,現在她的需要更迫切了。



於是,她繼續假裝睡著:身子一動不動,並發出了輕微的呼吸聲,以安其心,任其作為,並等待他下一步的舉動。說真的,她從來沒有在白天交歡過,覺得特別刺激,很願意試試。



經過一番“偵察”,阿偉終於放心了。



他輕輕抱起“酣睡”的媽咪,進入自己的臥室,將她放在床上。然後,捉足解履,攬體入懷,為她解開衣扣、抽去裙帶。他這是第一次在自己的房中與媽咪交歡。過去,他都是晚上悄悄去媽咪的房中尋歡的。



他沒有急於一下把她脫光,而是先除去那絲織的上衣,在裸露的酥胸和粉頸上親吻不止;再褪下裙子,先是輕揉平滑的小腹,繼而上下撫摩那修長滾圓的玉腿。



這時,潔瓊身上便只剩下了粉紅色的乳罩。她閉目暗想想:“真是個可愛的小淘氣包!天天晚上撫摩我,竟還沒有摸夠……我猜,下一步該除掉乳罩了!”



誰知阿偉竟沒有撤去她身上僅剩下的布條,反而把她身子放下,平攤在床上,一會兒擺成一個“大”字,一會兒又將她身子側過來,圓臀朝上,大約是要先欣賞一下美人的各種姿態。



過了幾分鐘,阿偉才動手鬆開她的小小乳罩,使她的兩個被緊緊繃著的豪乳一下子彈了出來,向上翹起。



他十分衝動地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著,還用手掌在已經變硬的乳頭上來回搓壓,弄得她非常痕癢;然後又用牙齒輕咬,使她越發難受了,嗓子?不由自主地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她覺得屁股底下粘糊糊的,心想:床單上面一定被自己的愛液淌得一塌糊塗了。



司馬偉撫摩著那美麗的胴體,他覺得,在陽光下欣賞與在燈光下大不一樣,那柔嫩的肌膚更加潔白如玉,細膩如脂,凸浮玲瓏、線條優美,竟是那麼迷人!



他看得竟有些癡了,手指在那玉體上下撫來撫去,愛不釋手。然後逐漸移到下體,很技術地在她陰核上逗弄,畫幾圈、點一下,繼而又動用舌尖撩撥著。



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一點,被他如此挑逗,誰能忍受得了。慕容潔諒渾身戰慄,差一點要大聲叫喚。幸虧阿偉及時停手,把她擁在懷中緊緊地抱著,邊親吻邊撫摸。她感到渾身燥熱,雙腿微微發抖,愛液急湧而出。



這一切,阿偉都看在眼?,他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便決定採用了一種他從來沒試過的方法與她作愛:他將她平攤在在床上,把她的腿分開,自己跪在她的兩腿中間,擡起再擡起,一直放在自己的兩肩上。他低頭一看,只見她的陰道盡收眼底,那墳樣凸起的陰唇,本來是粉紅色的,這時已變得鮮紅,完全張開,而且不停地伸縮,一股股的愛液急湧而出。



那是因為,慕容潔諒這時的性欲已經被充分激發起來,加上兩腿分開,陰道中更加覺得空虛了,急切需要得到充實,於是,便不由自主地抽搐。司馬偉還沒有見過女性在性欲高昂時陰唇的狀態,這時一見,自然很新鮮,他見那陰道口像是出水的魚兒在頻頻張嘴呼吸。這景象簡直迷殺人了!



司馬偉陶醉了,他迫不及待地、猛地把玉柱插了進去。



一貫到底!力度真夠大!絲毫沒有“憐香惜玉”!



“唔……”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聲。這第一下就令慕容潔諒全身肉緊!因為,阿偉的這個姿勢,一下子攻進到了她玉門的最深處,把她全身的神經都調動起來了,當然是很刺激的。



在阿偉來說,這個姿勢的有一個很大好處:他蹲在她的身前,可以邊幹邊觀看他的玉柱在她那小寶貝中頻頻進出的美景,還能欣賞她臉上嬌羞的表情。



司馬偉低頭欣賞著,只見她雖然雙目微閉,蛾眉緊蹙、玉齒咬唇、嬌首輕擺、如不堪負!那儀態,真個迷人!



她閉目享受著,一開始還能忍受,但過了一會,由於他的進攻越來越猛烈,每一次都是那麼深而有力,使她全身有說不出的酥麻和肉緊,她實在不能自持了,忘乎所以,失去了平日的端莊和文靜,大聲地呻吟起來,聳動屁股與他配合,並不由自主地睜開了眼睛。



這時,他也發現媽咪“醒”了,眼光中閃出了一絲驚恐,但動作並沒有停止。對此,她完全理解,他此刻正是“騎美難下”、身不由主的時候,怎麼能夠停得下來?她怕他難為情,也怕他看到她羞澀婉轉的神態,便把頭扭向一邊,但仍聳動身子與他配合。



他見媽咪不但沒有生氣、還主動合作,膽子更大了,動作也更快更猛。

她忍無可忍,香汗淋漓,嬌首左右擺動,兩手緊緊抓住枕頭兩端,語無倫次地大聲嘶叫:“啊……哎喲……噢……咿……我……好難受……,你…要了…我的命了……”



阿偉聽到心上人的叫聲,停了下來,並開始把玉柱抽出。



她立即高聲叫:“不不……不要停下…我…好舒服…你千萬別停下……親愛的!”



阿偉立即又插了進去,開始抽送。



她歡快地叫著:“我的寶貝……你……你…真有本事…你有……啊……使勁些…快一點…求求你……快點……再大力些……啊唷,好…好……呀……上帝……我要死了…噢!…呀!……啊唷……上帝……救命……救救我吧……”。

他受到媽咪的鼓勵,繼續猛力地沖著,越來越快,越來越有力。



她的身子在他大力的衝擊下,象火焰、象波濤,大幅度地上下顛波、起伏有致,與他的動作相配合。她呼吸急促,叫喊聲越來越高,嗓子都有點嘶啞了。



突然,她全身象通電似的一陣抽搐,“啊呀”地尖叫一聲,兩眼一翻,便失去了知覺。

……

慕容潔瓊醒來時,天已黑了。她見自己躺在廳中的沙發上。阿偉坐她的旁邊,握住她的手,滿臉焦急之色。看見她醒來,他高興地喊道:“媽咪,你終於醒了。你已經昏迷四個小時了,把我都急死了。”接著又關切地問:“媽咪,你病了嗎?我使你受傷了嗎?”



她白了他一眼,輕聲道:“胡鬧!你的膽子可真夠大,竟敢強姦媽咪!昨天在劇場中的事尚可原諒,因為都是無意的,可現在你又怎麼辯解?”



他又囁嚅著說:“媽咪,我真對不起你。我見你的容貌那麼美麗……身材那麼動人……氣質嫻淑嬌媚……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我……我真的好愛媽咪!”。



“你愛我就可以不經我的允許而對我非禮了嗎?幸虧是我,如果換了別人,立即去報警,你想到會有什麼後果嗎!”她佯嗔道。



“媽咪,我今後不敢了!”阿偉滿臉慌恐,臉孔憋通紅,急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她本來想責備他幾句的,一見他那失魂落魄的樣子,於心不忍;再說,他這幾天給她的享受是那麼令人陶醉,可不能以怨報德。於是問他:“你以前與別的女孩子幹過這種事嗎?”



他說:“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的,媽咪是我接觸的第一個女子。”



“那你怎麼會知道那麼多?”



“我從書上看的。”



“於是,你就拿媽咪來做試驗,在我身上施暴?”她嬌斥道。



“媽咪,請你原諒!我沒有經驗,一時衝動。把媽咪弄傷了,還昏了過去。”



“唉!小冤家,真拿你沒有辦法!”她小聲說。



見他那麼著急,怪可憐的,潔瓊的慈母之心大受感動,她微笑著柔聲說:“好了,好了!看把你急的!我就告訴你吧:媽咪沒有病,也沒有受傷。可能是因為緊張過度,昏過去了,休息休息就會好的。行了,我的小乖兒子,你不必為媽咪擔心了!”



她心中好笑,實際上,應該說“我好鍾意、好舒服、好輕鬆、好感謝你給了我欲仙欲死的享受”;但是這話卻是絕對不能對他說的。







(第十五回)得機緣盥胴玉徹外徹?承沐浴聽評說亦羞亦歡







司馬偉見媽咪的口氣緩和下來,沒有再重責自己,便握著她的手,輕聲問道:“媽咪,我這樣做是亂倫嗎?”



慕容潔瓊又恢復了慈母的端莊,撫著他的頭髮,柔聲安慰道:“阿偉,你年輕衝動,媽咪不怪你,你也不必自責。至於算不算亂倫,那要看從哪個角度說,說算也算,說不算也可以不算。”



“媽咪,我不明白。”



“道理很簡單:我是你父親的妻子,是你的後母,從名份上說,你這樣做當然是亂倫的行為。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我與你名譽上雖是母子,但你卻不是我的親生。因此說,這件事,說穿了也不算是亂倫。年輕人容易衝動,不能把握自己,應該原諒;另外我平日是那麼喜歡你,更不會責怪你。只是……”她眉頭緊鎖。



“只是什麼?”



“這件事,可千萬不能讓你父親和其他人知道,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就讓它永遠埋在我們的心?好了。”



“啊!媽咪真好!”他高興地摟著媽咪那嬌俏的身體,大聲喊道,並且要去吻她。



她輕輕推拒著,說:“你這個孩子,就知道淘氣。快不要纏著我了。”



但他此時十分激動,仍然抱著她不放,終於與她接上了吻。



她簡直不知道怎麼擺脫他,便隨口嚷道:“你會把我的衣服揉壞的!”一邊低頭看著身上。這時,她才發現身上穿著一件很漂亮的超短連衣裙,這是她最近剛買回來的,還未穿過,便責備他說:“哎呀,你怎麼給我穿上了這件衣服?”



他說:“我中午把你身上的那件衣服弄髒了,就從你的衣櫥中找出一件為你換上。但我覺得不好看,便將它脫了下來,又找出幾件,分別給你穿上試試,發現只有這一件才能與你的美貌相配。”



她想,“女為悅己者容”,既然阿偉喜歡,也不好再責備他了,以免掃他的興。便說:“既然你覺得好看,那我就穿著吧。不過,我身上那麼髒,穿上這件新衣服,怪可惜的。”



他一聽,馬上安慰她:“媽咪放心,在給你穿衣服前,我為你洗了澡的。”



她心?一急:“什麼,你為我洗了澡?你……你怎麼會給我洗澡……”。



阿偉大概誤解了她的意思,以為是媽咪擔心自己不會為她洗,立即解釋:“我會洗的。在你昏迷的時候,我見你的身子被我弄得那麼髒,於是就把你抱進衛生間,放到大浴盆?,先用溫水洗一遍,放掉水打肥皂,再用熱水洗淨。我怕毛巾會搓傷你細嫩的肌膚,所以,從打肥皂到沖洗,我都用手。



我把你全身所有的地方,包括最隱蔽的溝縫,都洗得極乾淨的。不信你摸摸身上,絕對乾淨光滑。”



聽阿偉這麼一說,她的腦海中立即幻出一幅迷人的景象:自己雪白的玉體赤裸裸地被阿偉擁抱著,全身被反復觸摸和玩賞。想到此,立時令她身上一陣酥軟,似乎覺得阿偉現在正為自己抹身子。她羞得滿臉通紅,埋首在胸前。心想,這傻孩子,說話沒有一點遮攔。她假裝生氣地瞪他一眼。



阿偉見媽咪並沒有責怪自己的非禮行為,並且原諒了自己,真是喜從天降,歡欣若狂!他有些得意忘形了,為了討好媽咪,便調皮地爬在她耳朵邊,小聲說:“媽咪,我有一個十分重大的發現!”



慕容潔瓊自然不知他要說什麼,便裝作漠不關心的樣子,斜睨他一眼,隨口問道:“調皮鬼!又有什麼發現?”



他神秘地說:“媽咪,今天在給你洗澡時,我第一次仔細地觀察和撫摸了你全身的每一個地方,包括所有隱蔽的角落。啊呀!真可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



“哦?”她有些好奇地擡頭看著他。



“我發現,媽咪不但身材美極,肌膚也美得驚人:你的全身上下,除了嘴唇是鮮紅色的,乳頭和小陰唇是粉紅色的,頭髮烏黑發亮,腋毛和陰毛黑中透紅,其餘全身所有的皮膚,都是潔白無瑕、光滑而渾圓的,而且非常富於彈性!我仔細地觀察和搜尋,發現你身體的上上下下、前後左右,竟沒有一個汙點和贅疣!啊!簡直美極了。”



她一聽,直羞得臉色刷地變得通紅,簡直有些哭笑不得,便緊蹙眉頭,狠狠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嬌嗔地叫道:“小孩子不許瞎說!”實際上,作為一個女人,能聽到心上人誇獎自己的美貌,心頭的興奮是自不待言的。但是以她的身份,卻不能鼓勵他。



“媽咪!我真的沒有瞎說嘛!剛才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他抓住慕容潔瓊的兩臂,搖晃著、辯解著。



慕容潔瓊小聲說:“我知道你說的是真話!可是你這樣肆無忌怛地說話,使媽咪多麼難為情呀!我自小到大,還沒有被哪個男人這麼仔細地觀察過我的身體,包括你的父親,也從來沒有這麼仔細地欣賞過我的身體,他每每總是在黑暗中撫摸我,所以從來沒有那個男人描述和形容過我的身體。



現在,我的全身上下,統統被你看見了,而且還被你到處撫摸,被你洗了澡,又聽你這麼淋漓盡致地描述………啊!你讓人家多難為情呀!”



說著,她把臉埋進了阿偉的懷中,久久不敢擡頭。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各人都在想著自己的心事。室內異常地安靜,似乎連空氣也凝固了!



司馬偉抱著仍然在輕輕顫抖的絕色美人,真有說不出的歡欣。



他渴望已久的宿願已經實現:這一向無比端莊、嫻淑的媽咪,現在終於對自己投懷送抱了,她象一隻溫馴的小貓,千嬌百媚、楚楚動人。



而最重要的是,她竟已能接受自己在她清醒的時候與她造愛了!啊,多麼幸福呀的事情呀!



這時的慕容潔瓊,正為今天的事情思慮萬千,心中卜蔔直跳。因為,雖然她對這一天的到來早有思想準備,但是決沒有料到竟會如此之快。



忽然,她的腦子中產生了一個忱憂:阿偉會不會在為她洗澡時心血來潮,借機在水中與她交歡?因為她曾聽人說過,只有蕩婦才與男人在水中幹那事。想到這?,她臉上頓時燒得更厲害了。



她想把事情澄清,但又不好意思直接問他,便擡起頭,含蓄地問道:“阿偉,你這個小淘氣包,就會拿媽咪開心。我問你,你給我洗澡的時候,還幹過什麼不規矩的事了嗎?要說實話哦!”



他象一個犯錯誤的小孩在母親面前辯解似地對她說道:“我不知道什麼叫‘不規矩的事’。不過,在給你洗澡時,我確實做了一件事,但是我認為也不算不規矩!”



“那你說說看!”她心中無數,便催促他。



“媽咪,中午我趁你午睡時偷偷與你交歡,三次在你的體內射精……”



“什麼!你有三次射精?我記得只有一次呀!”她打斷他的話問。



“是的。第一次射精時,媽咪便昏了過去,所以對後來的事不知道。當時,我實在無法令自己停止,繼續與你交歡。”



“我已經昏迷了,你怎麼還不停止?”她嬌嗔道。



“我見媽咪昏迷中仍然不停呻吟,嘴?還斷斷續續地喊著要我‘大力些’,認為媽咪很舒服,很需要我這樣做。當時我想:過去我一直渴望媽咪能同意與我交歡,但每每遭到反對,看來不是由於不需要,而是由於不好意思;



中午媽咪醒來時,發現我正壓在你的身上,你不但沒有斥責我的侵犯,反而表現出十分享受的樣子,並且還讓我不要停止,叫我‘大力些’,可見,媽咪同意我這樣做了,而且表現得十分需要。當時我很衝動,越發用力地去做,以後便又排泄了兩次。”



她桃臉嫣紅,羞澀地問:“在你高潮時,我是昏迷的,那時我有反應嗎?”她最關心的是自己昏迷時會不會做出不得體的行動。



“是的,”阿偉答道:“你的反應很強烈,呻吟呼叫,宛轉反側,在我射精的那一瞬間,你的身子在顫抖、痙攣,我分析,媽咪這時也一定有了高潮。”



“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那後來呢?”她低著頭小聲問。



阿偉繼續說:“我當時也很累,便抱著你睡了一會兒,我醒來時,發現你還沒有醒,就起來準備為你穿衣服。在為你收拾時,看見媽咪身上被我弄得很髒,便決定為你洗一個澡。在抱你往衛生間走時,我發現從你的陰道口不斷往外流淌我的精液,所以我估計?面一定還有許多。



看到媽咪這冰清玉潔的身體被我弄得這麼髒,心中十分不安!於是在給你洗澡的時候,便想把陰道?邊也洗洗。



可是我用手指試了試,夠不著深處,又沒有合適的工具可用。正在我沒有辦法時,靈機一動,便把我的生殖器沫上肥皂,伸了進去,象洗瓶子那樣,來回抽送。”



“果然如我所料,這個小冤家!”慕容潔瓊心中歎道。



她嬌羞難當,不由用雙手捂住了臉,生氣地問:“啊!你這小壞蛋!你說實話:洗?邊你用了很長時間嗎?”



阿偉說:“我本來想洗一次就夠了。後來,我發現兩個人泡在水中、為你盥洗?面時,水花飛濺;你的身子象一條雪白的美人魚,在水中遊蕩,再襯著你那兩個粉紅色的乳頭,與水波相映成輝。你不知那是多麼美妙壯觀的情景,使人心弦激蕩,漪念叢生,我也感到特別舒服,於是就想再試試。誰知試完還想再試。這樣,先後換了好幾種不同的姿勢和角度,一共給你洗了五次,每次大約半個多小時。”



“天哪,他竟在水中用各種姿勢與我交歡了三個多小時!”她心?暗暗吃驚,羞得無地自容,便低眉順眼,嬌滴滴地嗲聲說:“你這個小冤家,誰讓你對我說這些?”立即又用雙手捂著臉。



“是媽咪問我的嘛,我怎敢不說實話?”他辯解著。



她斥責道:“那你何必說得那麼詳細?而且還把我的身子形容成是一條……哎呀,真是羞死人啦!小冤家,看我不撕了你!”



說著伸出一個手指頭,狠狠地向他額頭上戳去。



他竟不躲,任她的手指點在頭上,並順勢攬住她傾過去的身子。



她欲推卻迎,婉轉入懷,嘴?卻叫著:“不!不要!你……快鬆開我!”



阿偉豈能放鬆!他抱住她,張嘴蓋上那半張開的櫻唇,同時把舌頭伸了進去。一邊親吻,一雙手也已伸進她真空的衣服內,在她光裸的身體上到處撫摩。



她的嘴被封住了,不能再喊叫!她的身子軟了,不能再掙扎!而從她的嗓子?,卻斷斷續續地傳出了陣陣歡快的呻吟聲。



她的思緒翻騰,心?矛盾重重。



理智警告她:你是他的媽咪,為人之母,怎麼能與兒子如此這般?



感情卻鼓勵她:你是真心愛他的,身子早已給了他,何必再遮遮掩掩?



她時而清醒,時而糊塗,又是甜蜜,又是苦澀,酸甜苦辣一齊湧上心頭。雖說過去已與他交歡無數,但那都是在“夢”中被動幹的;現在她卻是清醒著。怎麼辦才好?白馬王子與白雪公主、兒子與母親……我們到底算什麼關係?她好為難、好痛苦。



她呼吸急促,在愛子的懷?扭動著身子,用雙手無力地撐拒著,杏臉左右擺動,以避開他那火熱的嘴唇,同時,嘴?語無倫次地呢喃著:“唔……不…… 不要……不要這樣,噢……阿偉……唔……這不行……唔……多麼……難為情……唔……羞死人了……噢……我要喘不過氣來了……阿偉……快放下我…噢呀…這萬萬不行……”。



阿偉把她抱得更緊,搖晃著她的身子,眼中閃耀著熾熱的火光,大聲喊道:“媽咪,我愛你呀!你難道不愛我嗎?我求你,說真心話好嗎?我知道你是真心愛我的!快說呀……我的好媽咪!說你愛我!”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



阿偉的嘴唇仍在她的臉上、身上狂吻著……



她的心一下子軟了,感情的波滔洶湧而起,衝開了心菲,眼淚奪眶而出。



她不再掙扎,抽泣著小聲呼道:“阿偉……我愛你!愛你!真的愛你!我的心……早已……屬於你了……我也是愛你的呀!……真的,我是真心愛你的……我多願意把什麼都給你……可是……我是你的媽咪……你讓我好為難哪!”



他興奮地、瘋狂地在她臉上吻著,說:“只要我們相愛,什以也不用管它。你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我不是你的親生,不算亂倫的,是不是?你說呀!”



她已經徹底崩潰了,理智失去了控制,心中只剩下愛,只有情,只有阿偉那俊美的形象。她一邊哭泣,一邊用小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我……愛你……真的……愛……”。



她把嬌首埋在他懷中,廝摩著,雙手緊抱著他,好象怕有人把他從她的身邊奪走。她羞得擡不起頭來,閉目偎在他懷中,任其揉抱親吻、上下其手。



他的手伸進她的衣內,摩弄那光裸著的乳房,繼而又滑向陰部,一根手指插進了陰道中,如驕龍戲水般上下左右蠕動著、翻騰著……



慕容潔瓊感到無比的舒服,她嬌聲呻吟著、扭動著,與他配合。



要知道,前些日子,她都是在詐睡中被他親熱的,還得忍耐著,強迫自己不要動、不要出聲。那種壓抑的滋味實在難受。現在,事情已經公開化,不必再假睡。所以,願動就動、想叫就叫,十分舒暢。

她發現,叫出聲來後,是那麼痛快!



她這時非常需要心上人兒立即佔有自己,但卻不好意思明講,於是,便附在他耳邊小聲說:“阿偉……抱緊我……,我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再抱緊些……”。



她被他摟得幾乎窒息,可心?很甜。



軀體接觸的溫暖和壓力,使她那隱藏的性的欲望愈益強烈了,但是,又找不到合適的詞來表達,況且,她確實還沒有勇氣面陳所欲。



欲火燒得她周身難受!



她無法忍受了!



只聽她的聲音顫抖著、如鶯啼燕喃般小聲告訴他:“阿偉……我好累,我想上床,你……抱我……回房……好嗎?……”。



說完,滿面紅霞更紅,兩眼更不敢正視阿偉。



司馬偉情不自禁地在媽咪那潮紅、滾燙的臉蛋上吻了幾下,然後,才輕輕將她抱起來,鍾情地看著她那美麗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那長長的睫毛不時地上下翕動著,說明了她這時激動的心境。只看得她不好意思地將眼光斜睨一旁。



司馬偉為自己今天的大膽行動而驕傲,為獲得的巨大成就而歡欣!



他相信:今天,終於能在媽咪清醒時與她作愛了!



儘管自己仍然是在她睡著時“入港”的,但是媽咪醒來後,她非但不責怪,相反還安慰我。這說明:堅冰已經打破,芳心已經吾屬!



司馬偉深信:媽咪主動投懷送抱、二人更完滿的結合的時刻,為時定不會太遠了!



他抱著這嬌豔無比的絕色美人,邊走邊在她的臉上、粉頸上、酥胸上輕吻著。



慕容潔瓊芳心激蕩,被阿偉弄得她越發情欲難捺,身體微微扭動著,緊閉雙目,咬牙忍耐。



走到臥室,阿偉把那扭動著的玉體輕輕地放在床上,自己坐在床邊,眼睛欣賞著她那迷人的神態,雙手在她全身上下輕輕撫摸。



慕容潔瓊秀目微閉,輕聲呻吟著,細細體會著心上人帶給自己的溫柔和體貼。



不知又過了多長時間,阿偉才拿出一條紅色的床單,蓋住她的胸部和腹部,大概是怕她著涼。 但是,那雪白的酥胸、渾圓的玉臂、修長的雙腿,都還露在外面,與鮮紅的床單相映襯,顯得格外醒目。



玉軀陳柔榻!



那高聳的乳房,隨著湍急的呼吸聲,時上時下,大幅度地起伏著、波動著,帶動起了鮮紅的床單。只見紅浪翻滾、動人心弦;那苗條而豐盈的嬌軀,曲線優美,隨著微微扭動,是那樣的瀟灑迷人!



阿偉張著一雙領婪的眼睛,注目凝視著,心?一熱,輕呼一聲,撲了上去,抱著她狂吻。然後,又掀開床單,從頭到腳不停地舔著,一遍又一遍。



在那近乎粗暴的狂吻亂舔下,她覺得渾身燥熱,一股股的淫欲,恰似陣陣電流,從丹田發出,湧向全身各處,襲得她的嬌體一陣陣地顫慄著。雖然她咬緊牙關,但仍擋不住喉嚨?斷斷續續傳出的呻吟聲。



嬌美的媽咪那異乎尋常的聲音和動作,使阿偉停止了,他不知她究竟是痛苦還是舒服,他無所措手足了。



她見阿偉停止了對自己的撫慰,心?頓時產生一種無名的失落感。她急渴、不解地擡頭看著他。



目光相遇,火一般閃亮了一下。慕容潔瓊嘴唇嗑動著,急促地喘息著。



阿偉側身坐在床邊,一手在上面,撫摸她的雪白的粉頸、酥胸和手臂,另一手在下面,順著大腿來回揉摩,同時繼續觀察她,然後關切地問道:“媽咪,你哪里不舒服了?”



她擡起頭,羞澀地看著他的眼睛,搖搖頭。她不知怎麼回答。她渴望他繼續下去,希望他儘快壓到自己的身上來,佔有自己!但這話怎麼好說?她的心中在抱怨:“傻孩子,已經到種地步了,難道還不明白媽咪的意思,還不快點動作!



難道要我求你不成?這種事,男子漢不主動,女子怎好開口!……唉,真是急死人了!”



就在這時,司馬偉從媽咪那張得極大的、緊緊盯著自己的秀目中,發現了一種從未見過的光芒:那眼神,如閃電般,放射出急切與渴望烈焰、乞求和迫不及待的神彩。那是火焰,燃燒得那麼熾烈,灸人心腑,動人魂魄;那是電流,傳來一陣陣的溫情與嫵媚的媚波……



司馬偉被這眼光擊得心潮澎湃……



但他仍然迷罔著。他從未見過這種眼神,他一時無法判斷這目光傳遞的是一種什麼樣的資訊?他無所措手足!



慕容潔瓊見心上人兒仍不理解,她那水汪汪的大眼中又流露出了抱怨與失望……



司馬偉的心跳得更加厲害!但是他仍不知如何是好!



慕容潔瓊失望地閉上了眼睛,眼角滲出了兩顆晶瑩的淚珠……



司馬偉更加不解,以為媽咪生氣了!他輕輕拉過那鮮豔的床單,蓋在媽咪那雪白細嫩、凸浮玲瓏、線條優美的軀體上。



他說:“媽咪,你還在生我的氣嗎?都是我不好,我下次再也不敢動媽咪了,媽咪不要哭!”



慕容潔瓊搖搖頭!



她又睜開兩個秀麗的大眼,雙手環在他的頸上,衷情地看著他說:“阿偉,我的小親親!媽咪不怪你!媽咪愛你!媽咪離不開你!啊!我的心肝!我的小王子!我的小寶貝!”



說著,她把阿偉的頭搬下來,壓在自己的胸前,讓它埋在自己那兩座高高聳起的、柔軟的乳峰之間!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看到爸爸和i裸的姐姐
(第十三回)蜂鎖蝶戀襄王明修棧道玉軟花柔神女暗渡陳倉







劇終了,燈光照耀如白晝。



包廂中的燈雖然沒有打開,但外面的燈光依然照射進來。只見慕容潔瓊鬢亂釵橫,小鳥依人般疲軟無力地閉目偎依在阿偉的懷?,似已睡著,是那麼平靜、安逸,臉上掛著滿足與幸福的笑容。阿偉頻頻撫摩著她那光裸的圓臂、酥胸和大腿,還不時在她臉蛋上親吻著。他實在不忍心叫她起來。



最後,場中人已經很少。



阿偉湊在她耳邊說:“媽咪,我們該回家去了!”



她慵倦無力地微微睜開秀目,“嚶嚀”一聲,嗲兮兮地說:“不嘛,我不想走!”



阿偉拍拍她的臉蛋:“媽咪乖,天已經晚了!讓我來扶你起來吧!”



於是,她極不情願地在阿偉的環持下,顫顫巍巍地站起身。她的所有衣服都集中在腰間,而其他部位都是赤裸的。阿偉幫助她把褪到腰中的夜禮服拉上去,蓋著乳房、穿上披肩,再放下她的裙子,裙子下是空洞的,因為三角褲已經扔在了包廂的廢品簍中。她則拿出小鏡子草草理了理雲鬢。然後,阿偉連抱帶扶地拖著她離開包廂,她的身子軟軟地偎依在阿偉的身上。



她仰頭看著他,嬌羞地小聲說:“哎呀!這樣出去,讓別人看見,多不好意思!要不我們再晚一點走,等我恢復一點精神,好嗎?”



阿偉勸道:“不要緊的!媽咪你看,大家不都是這樣的嗎!”



她微微擡起低垂的螓首,只見一對對的男女都象殘兵敗將一般,相攙相抱,東倒西歪地往外走。還看到一個身材窈窕、容貌十分美麗的年輕女子,烏雲散亂、衣衫不整,已經昏迷不醒,竟是被她的男伴橫抱著出來的;



她的頭往後仰,雙乳高聳,玉頸雪白細長,似瀑布般下垂的烏髮在微風中飄擺;兩條秀腿蕩來蕩去,沒有穿鞋,一隻腳上的襪子也不見了,那小腳雪白豐腴、光滑潔淨,也是那麼美妙動人……



司馬偉笑著說:“媽咪,看來今晚是全場大衝動!”



慕容潔瓊羞澀地擡頭看看那人,又看看阿偉,趕快把頭低下,邊走邊自我解潮地小聲說:“唉,今天真是出醜,但願不要遇到熟人!”



“不會的,媽咪!”他摟緊她的蠻腰,小聲道:“不過,你若忱憂,不如乾脆拿衣服包上你的頭,我也像那樣抱你回到車上!”



“壞!”她用粉拳在阿偉的胸前輕擂了一下,小聲道。



阿偉不再說話,連攙帶抱地擁著她往外走,好不容易到了停車場。



阿偉將門打開,扶她先跨上一條腿,但她剛一用力,兩腿軟得差一點倒在地上。阿偉見狀,便兩手握著蠻腰,把嬌軀塞了進去。



她無力地爬在了座位上,兩腿還留在車外,她竟無力縮進去。



阿偉只好上車,將她的身子抱起,拖上車,再把那兩條修長的秀腿彎曲著塞進車?,然後關上門。這樣她的姿勢便十分奇特:上身俯爬在車座上,腿跪著,屁股卻高高地向上翹起。



阿偉見到她這個很性感的姿勢,真想爬在她的身後與她作愛,但怕外邊有人看見不雅。於是,他放下車座的後靠背,這樣就成了一張小床。他又抱起她,把身子翻過來臉朝上放正,自己則蹲在車座邊,俯下身,一手伸在粉頸下,抱著她親吻。



她這時還沒有完全擺脫剛才的激情,也十分投入地摟著阿偉的頸項,櫻口微開,丁香半吐,迎接著伸進來的那男子漢的舌尖,吮吸著……



阿偉的另一隻手在那對仍然十分硬挺的乳房上揉撫著……



呻吟聲又起,嬌喘不止……



良久,阿偉想在她癡迷中故技重演,於是掀開了裙子。那?面什麼也沒有穿,因為三角褲已經扔在劇場了。他款款將兩條玉腿分開,將裙子翻上去。他掏出硬邦邦的玉柱,悄悄爬上那仍在微微顫抖的玉體,準備伺機挺進。



她竟沒有發覺。因為強烈的欲焰燒得她欲生欲死,閉著眼,鶯聲燕語般地細聲呻吟著,嬌首左右扭動著,兩手扯著夜禮服的上沿使勁往下拉,嘴?不停地喃喃呼喚:“熱!阿偉……我身上好燥熱……我受不了……抱緊我!”。



阿偉用手在她的臉龐上輕輕地撫摸,溫柔地湊在她的耳邊小聲說:



“噢!可憐的媽咪,我的小心肝,我知道你很難受!讓我來幫助你!一會兒就會好受的……親愛的,你很快就會舒服的!”說著,俯在她的身上,擁抱著她,一挺腰,長箭離弦!



誰知,由於忙亂,再加上她身子的扭動,箭未中的,竟撞到她的尿道口。這大力而堅硬的衝撞,痛得她嬌呼一聲,猛然驚醒過來,這才發現自己在車上。



“啊!不要!”她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急忙推開他,身子一側,扭過臉去,柔聲說道:“啊……不要這樣……我們還在車上,讓別人看見了很不好……咱們回家去……好嗎?”



她的話,含義模糊。阿偉想:“媽咪沒有完全拒絕我,只是說現在不行,在車上不行,怕的是被別人看見不好。她的意思是回家後再與我交歡。啊!媽咪終於接受我了!因為堅冰已經打破,生米已成熟飯!”想到這?,心中欣然,更為剛才在劇場中自己的果斷決策的成功而自豪!



“媽咪,我聽話,等回去再說吧。”他在順杆子往上爬。



他擁著嬌軀,吻了她一會兒,便離開後座,回到司機位上,啟動了機器。



一路上,她軟軟地癱在車座上,裙子仍翻到胸前,下體裸呈,一條腿平伸座上,另一條腿還拖在座下,陰戶大開。她已沒有力氣去矯正自己的姿勢,她的大腦也完全處於停滯狀態。



車抵家中。



阿偉拉開後門,見媽咪仍軟綿綿地癱倒在後座上,便輕喚:“媽咪,到家了!”她只呻吟了一聲,但身未動,眼未睜。阿偉於是抱著柔嫩的雙肩,把嬌軀拖起來。然後,一手摟腰,一手攬腿,把她從車?抱出來。



如果說剛才從劇場出來時,她還能強打精神硬支撐著走到車前的話,那麼,現在回到了家中,她的身子竟一下子全癱軟了,因為從精神到身體都崩潰了、鬆馳了。當然,若是在過去,即使再累,她的精神也會迫使自己支撐到回房間的,但今天,由於對阿偉的依賴,她徹底放鬆了。



慕容潔瓊被阿偉橫空抱著,全身上下毫無力氣,甚至連睜開眼睛的力量都沒有了,四肢和頭頸都軟軟地向下耷啦著,如若無骨般,樣子很象剛才在劇場門口遇到的那個少女的狼狽相。



是啊,在那種場合,精神高度緊張,受到那麼強烈的刺激,本就容易疲勞;更何況坐在阿偉腿上忘情交歡時,又格外耗費力氣;事後,回顧剛才的情境,心理上更感到十分的羞愧和緊張……這一切,對於一個柔弱的女子來說,如何能承受得了!



阿偉看著懷中心愛的絕色美人,心?想道:剛才離家時,媽咪是何等的端莊凝重、雍容華貴、凜然正氣,大有不可侵犯的威嚴,真可謂“豔如桃花,冷若冰霜”!但是現在,才剛剛過去幾個小時,竟如二人,冷美人竟變成了一個嬌嬌滴滴、憨態可掬、小鳥依人的小尤物!啊!女人哪,真是讓人難以捉摸!



他托著這楚楚可憐、梨花帶雨似的紅粉佳人,心潮澎湃翻騰,一邊走,一邊不時地在那潔白的酥胸上、粉頸上頻頻點吻。



她渾似不覺。其實她還醒著,只是渾身無力。她心?卻在讚歎著:“阿偉!我的可愛的小心肝!你真行!唉!年輕人淘氣起來就不知道疲倦,可謂愛也瘋狂、吻也瘋狂、交也瘋狂!真真是令人愛煞!”。



回到廳中,阿偉把她輕輕放在沙發上,將嬌軀擺平,然後就動手去解脫她的衣服。



她知道阿偉要幹什麼,於是強打精神睜開眼,輕輕推開他的手,秀眉緊蹙,有氣無力地說道:“啊,我的小祖宗!……又要胡鬧了!乖孩子,不要……不要這樣嘛!……我……滿身是汗,太髒了。讓我先去洗個澡好嗎?”



“好的!媽咪,你太累了!讓我抱你過去,由我來為你洗澡,好嗎?”



“那怎麼可以!”她的臉一紅:“不用,我自己能行!”說著,站起來,搖搖晃晃地向衛生間走去。阿偉隨後跟去,攙扶著。



她怕阿偉也進去,所以,一走進衛生間,她便立即回身,關門、插鎖,把緊跟在後面的“可愛的小色狼”拒之門外。



這時,她又軟了,身子無力地依門癱下,坐在地上,閉著眼,心思亂極了。她想:“天哪,這一關終於被他攻破了!雖然自己是無意的,但是……但是,阿偉顯然是還想要繼續的,而且就在今晚……他正等在外面……怎麼辦?噢!真是個難纏的小冤家!”



“唉!”她輕歎了一口氣,動搖了。心想:事已至此,只好滿足他吧!反正,我的身子對他來說早已沒有任何秘密了!……



可是,她又突然驚醒:不!不能!絕對不能!一旦公開與他交歡,勢必將一發不可收拾!……可是,怎麼說服他呢?如果他堅持說:在劇場中我的生殖器已經進到了你的體內,再進去也沒有什麼兩樣……我該怎麼回答他呢?……若堅決拒絕,他會怎樣地傷心喲!……可是,不,不能再心軟!決不能答應他……



最後,她總算下定了決心:不能給他!



然後,她扶著門框,軟軟地站起身。緩緩脫光衣服;慢慢打開花灑;蠻腰款擺,走進了熱氣騰騰的霧水中……



外面,阿偉只聽見水聲嘩嘩,心弦激蕩!他想像著那無比美麗的嬌姿在水濂下、在蒸汽中扭動的動人情景……啊!媽咪洗淨身子出來後,便要與自己共同銷魂!他想像著那情景……他坐臥不安,覺得時間竟過得這麼慢!



這次沖涼,時間延得格外長。倒不是她的行動慢,而是她難下決心出去。她長時間地站在花灑下,閉著雙眼,一動不動,思想也停滯了,任溫暖的水傾頭傾身而下……最後,她實在太累了,才伸手去開門,但大有赴湯蹈火之感,胸口象有無數隻小鹿在狂蹦亂跳!



她握著門把手,一動不動,良久,才擰開了門。



聽到門鎖的響聲,阿偉立即站了起來,緊盯著那慢慢打開的門,奔了過去……



眼前一亮,那美奐絕倫的倩影出現了!



好一朵出水芙蓉!



只見她嬌慵無力、嫋嫋婷婷地從浴室?走了出來。嬌首上戴著一頂米黃色帶紫花的阿拉伯式頭巾,胸前圍著玫瑰紅色的浴巾,浴巾不大,上至乳尖,下到腿跟,剛剛把羞處遮著。酥胸潔白紅潤,乳溝中還帶著水珠;兩條雪白、修長而滾圓的玉腿,緩緩地交替邁動著,花枝顫抖,婀娜多姿。



阿偉看得入迷了,發昏了。他沖上前去。



慕容潔瓊還未細思,便被橫空抱起。那羞紅的臉蛋和酥胸立時被印上了無數狂熱的親吻。她低聲嬌呼:“不……不要……”。



但阿偉十分衝動,如何能休。



一個在熱烈地到處狂吻,一個在輕輕地推拒掙扎……



很快,那裹在身上的浴巾鬆開了!晶瑩的玉體,如睛空明月,暴露無遺;頭上的帽子也掉在地上,長髮如瀑布般下垂著……



阿偉低下頭,在那優美胴體的上上下下狂吻著,從前額到脖頸,從酥胸到肚腹,從陰阜到膝蓋……一遍,又一遍……



她嬌喘著、低呼著:“不要……,不要……,親愛的,不要這樣……好阿偉……”



她實在害怕傷了他的心,不忍斷然回絕他的親熱,只好用似埋怨又帶乞求的口吻,柔聲道:“你何必急在一時呢!我好容易將身上的汙垢洗淨,被你這一鬧,激動起來,又會出一身汗……”



“不!我等不及了!好媽咪!快給我,我要!……”他顯然已經急不及待了。



“你要什麼?”她當然知道他要什麼!



“我要你!你說過回來後給我的!”



她想說:“我沒有說過!”但她沒有勇氣這麼斷然回絕。她一度又曾動搖,真想給他;但轉念一想又決心堅定下去:決不能給他!可是,如何啟口呢?她實在不忍心刺激他。為了安慰他,她便撒嬌地用兩條嫩藕般的玉臂緊緊環繞著阿偉的脖頸,一張俏臉在他的腮上來回磨擦,櫻桃小口湊在他的耳邊,嗲兮兮地小聲說:“乖孩子!



媽咪太累了,我要回房去休息。你抱我回臥室好嗎!你看:我赤條條地一絲不掛,鞋子也被你抖丟了,怎麼走路呢?而且,你這個大英雄,吻起來那麼瘋狂,那麼迷人,你的吻象電流一樣,那麼強烈,一股股地,通遍我全身的每一個地方,搞得人家渾身麻酥酥、軟綿綿的,也走不動啊!我求你送我去臥室嘛!”



她嬌首頻頻左右擺動,以躲閃他那不斷襲來的吻,兩臂輕輕搖晃著他的頭,嬌滴滴地柔聲求道:“啊,啊!我的白馬王子,你的白雪公主累了,你竟一點也不心疼!我要你抱我進房去嘛!你聽到沒有呀!”



阿偉聽後,心想:“原來媽咪的意思是應該到臥室去交歡,不要在廳?!但是她羞於明說,便與我撒嬌,要我抱她回房去。真是可愛!”



他暗笑自己的性子太急,竟不理解女子的嬌羞,怎麼能在廳中交媾呢?於是,他服從地停止了那疾風暴雨般的熱吻,抱著她,快步走到臥室,將那赤裸的嬌軀輕輕放在床上,便立即撲上去,狂熱地親吻著,一邊在那雪白豐滿的酥胸上撫摩。她一動不動,秀目微閉,任其作為,想等他熱情泄去、冷靜下來後再設法勸他離開。



誰知,阿偉離開她了。她奇怪地將緊閉的秀目睜開一條縫,看見阿偉正在解脫自己的衣服……



她見狀明白他的意思,便拉過一張薄被蓋在身上,說:“你也回房間去睡吧!我很累,要休息了。”



阿偉一聽,大失所望,懇求道:“好媽咪,給我吧!在劇場中,我插進你的陰道?面時,感到那麼溫暖、

柔軟,真是舒服極了。剛才在車上我想再進去,你不讓,說是怕人看見。現在回到了自己家中,我們不必再怕別人看見了,讓我再插進去體會體會好嗎?”



她的臉一下脹得通紅,燕叱鶯嗔地小聲說:“不行,決不行!劇場?的事,那是在我神志迷茫中造成的,我也不怪你。但是,今後決不許這樣做了……好乖乖,你快去睡吧!我好累!”



他仍然不死心,苦苦哀求著。



她羞眼迷離地看著他,小聲說道:“我的乖兒子,不要胡思亂想了!你是媽咪的心肝寶貝,我對你鍾愛至深,對你的一切要求,都不忍心拒絕,何況這蒲柳賤軀,何惜之有!但是,你我身份已定,怎好亂來呢。”



阿偉說:“可是剛才已經進去了呀!”



“那純粹是誤會,”她頓了一下,雙手捧著阿偉的臉,擡頭在那唇上吻了一下,接著說道:“其實,現在我已把全身都向你開放了,甚至還同意你把手指伸進我的陰道中……



這已經是我滿足你、為你奉獻的最大程度了。現在我必須緊緊守著這最後一關,決不能允許你把生殖器插進去,……因為那是亂倫與否的標誌行為…… 乖,你要理解媽咪的一片苦心?”



他未達目的,心有不甘,便撲在她的身上,到處狂吻一陣,然後,才無可奈何地泱泱離去。



當然,他的好媽咪並沒有讓他完全失望,就在今晚……



在他離開後,她心?十分不平靜,處在一種兩難的境地:希望把一切都給自己的心上人,而表面上卻又不得不拒絕他。看到心愛的人兒為自己痛苦,最痛苦的還是自己。她流出了眼淚,久久地啜泣著……她已經十分疲勞,然而卻遲遲難以入睡。她懇切地希望心上人不要責怪自己,能體諒媽咪的良苦用心!



她心?呼喊著:“我的好阿偉,媽咪的身子早已屬於你了!我的全身上下、??外外,不是都讓你隨意撫摩、隨意舔吻了嗎!我不是每天夜晚都讓你盡情作歡了嗎!



你何必非要在我‘醒著’時與我做愛呢!那將會使媽咪羞愧得無地自容的!你就讓媽咪保存一分這名存實亡的貞節吧!現在,你可以來了!我已經睡著了!媽咪等著你呢,媽咪的一切都等著向你開放呢!我的乖兒子!”



她脫光衣服,平臥床上,焦急地等待著心愛的白馬王子,盼望他快點來!



時間過得如此漫長,她覺得每一分鐘似乎都比幾年還要慢。可是他還沒有來!她真有些沈不住氣了,一次又一次地坐起身,想主動到他房?去,想鑽進他的被中。甚至有一次,她赤裸裸地披著一條床單已經走到了阿偉的門口,又返了回來。她實在沒有這份勇氣!她想:如果阿偉不來,自己非要發瘋不可!



一小時過去了,終於聽到了熟悉的腳步聲!她不禁心中一陣狂跳!她閉目等待著!當阿偉重入閨閣、打開壁燈、捱入綿被的時候,她簡直欣喜若狂了!啊!我的寶貝!我的心肝!我的達令!我的白馬王子!原來你沒有真生我的氣。啊!太好了,小阿偉,你原諒了我,他又跟我親熱來了!我的好親親!



她懷著一種報答知遇之恩、補償內心歉疚的心情,毫無保留地向他呈送了一切──從上到下、從?到外……她極其溫馴地、充滿柔情地置身在心上人那寬闊的懷抱中,伴他共進溫柔之鄉!



她心甘情願地接受她的白馬王子的舞弄,聽憑他的擺佈,渴望在他那近似瘋狂的鞭策撞擊中、在那猛烈的令人銷魂的磨礪衝刺中重新獲得新生。因為,我是他的白雪公主、一個衷情的女子!



阿偉將剛才的失望加倍地在那無比美麗、無限柔嫩的胴體上補償著……



綣繾終夜,天明方休。



猛烈的顛簸、無數的歡媾,帶給她一次次的高潮、一陣陣的快感、一股股的幸福,襲得她欲死欲生、如醉如癡……



慕容潔瓊四肢大張,玉體橫陳,嬌俏美麗的粉臉上,展露著平靜、甜蜜、幸福而滿足的笑容。



阿偉在淩晨才排泄,便輕輕用毛巾拭去“睡美人”佈滿全身的晶瑩汗珠,又將她的下體上的愛液擦淨。



然後,他俯在她的身上小睡一會兒,醒來後,見天已大亮,將嬌軀側轉過來,面對自己,將胳膊伸在粉頸下,將玉體緊緊摟在懷中,並把一條大腿插在她的兩腿中間,頂著那迷人的方寸之地,然後又滿足地睡著了。根據以往的經驗判斷:自己心愛的白雪公主是不會很快醒來的。



兩個玉人,交頸貼股,盤結一起,橫陳塌上,都睡著了!



……

早上八點多鍾,慕容潔瓊醒來了!她發現自己赤裸裸地被阿偉緊緊摟在懷中。她不敢驚動他,便睜著眼久久地欣賞阿偉那英俊的臉龐;後來,見他翻身,估計他快醒了,便悄悄閉上了眼睛。誰知,不知不覺中,她竟真的睡著了,睡得那麼香甜!因為她確實疲倦得無法再醒著!



自鳴鐘響了十下,司馬偉才醒來。他看看懷中的“睡美人”,為她拂去遮在臉上的幾縷秀髮,只見心上人兒俏臉紅潤,蛾眉伸展,略帶幾分嬌羞,發出輕微的呼吸聲,出氣如蘭,泌人肺腑。他心中一蕩,不由輕輕親吻鮮紅濕潤的櫻唇,下面的玉柱頓時又硬挺起來,頂在美人光滑細膩的小腹上。



他真想再次深探桃源,但又怕將她驚醒,弄得大家都很難堪,只好打消了念頭。



他輕輕抽出玉股中夾著的大腿,款款把那嬌軀擺平,又愛不釋手地在那晶瑩白嫩的玉體上下撫摸、親吻了一遍,才下床站起身來,為她蓋上床單,又在櫻唇上吻了一下,留戀難舍地悄悄離去。







(第十四章)禦春風持神女晝臨巫山雲雨急嬌啼烈暗歡轉明







觀劇回來的第二天,慕容潔瓊直至中午十二點多鍾才醒來。因為昨天夜間,司馬偉在她“睡著”以後,來到閨房,又與她狂歡至天明,方才離去。在劇院?她已經由於高度緊張而十分疲憊,緊接著又是一夜的無數次高潮的襲擊。



這一切,對她這樣一個弱女子來說,能夠承受下來,已屬不易。故而,早上不能按時起床,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阿偉已經不在床上,也不在家,她發現阿偉在她床邊的櫃上留了一個紙條,大意是說自己去上班,下午要與一個外國商人談判簽約,並要陪同吃晚飯,可能很晚才能返回家中,所以請媽咪自己吃飯,晚上早一點休息。



她看了紙條,心中很感動:“阿偉這孩子,不但人品出眾、象貌堂堂,而且工作上能力非凡,在生活中十分體貼人!”



這時,她的臉忽然一紅,因為在她的思緒中又出現了另一句話:“……在床上,我的小阿偉也是那麼善解人意,分分可人!”



想到“床上”,她立即聯想到昨晚以來發生的事情,心中不免狂跳不已。夜間的狂歡倒無所謂,反正不是自己主動,而是在“睡夢”中發生的事,可以裝作不知,因為,最近以來,夜夜交媾,已經習以為常了。



她忱心的是:昨天在劇場中,陰差陽錯,似鬼差神使般,阿偉的生殖器竟插進了自己的陰道內,而自己在欲浪難抑、神智迷蒙中,竟一無所知,反而盡情享受。只到清醒後發現,但為時已晚。能與心上人兒交歡,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情,本應慶倖,但令人擔憂的是:這樣一來,只怕阿偉決不會就此甘休!



這小傢夥,本來就急切地想與他的小媽咪“清醒中交歡”,可謂是千方百計、不擇手段!劇場中的事發生後,他必然會托詞“既有一,何畏再”,百般與自己糾纏不休!



想到這?,她的方寸亂了!一會兒想:關隘既破,固守更難,只好任由他“為所欲為”吧!自己長期以來引以為自豪的“守貞毅力”,現在恐怕再難堅持下去了!她真的動搖了!



不知怎麼搞的,當她想到很快就要與阿偉“清醒交歡”時,從內心深處慕然升起一股無名的欣喜巨浪!因為阿偉執意追索的,也正是自己日夜渴望的!她一直希望有這麼一天!但又害怕這一天的到來!



一會兒她又想:一但自己棄操而委身,那麼,恐怕在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期之內,二人將會象新婚夫妻那樣,晝夜難以休閒……



她自問:到那時,我們算什麼關係?是母子,是情人,抑或是夫妻?啊!真是令人發愁!



說實在話,從感情上說,她日思夜想地盼望能有這一天,與心中的白馬王子無拘無束地盡情歡愉,長相廝守,那將是何等令人心曠神逸啊!可是從理智上說,自己卻應該儘量避免發展到這一步!那樣,太令人難堪了!



她實在拿不定主意!

…………

她決定先起床。但渾身軟軟的,便坐起來套上一件睡衣。



她發現身上儘是汗漬,那是昨天夜?狂歡的結果,而且,下體還有剛才回憶纏綿時又從陰道流出的愛液。



於是她又重新脫去睡衣,光著身子到衛生間沖了一個涼;回到臥室,撤去汙漬斑斑的床單,換上一條新的。做完這些事,她哭笑不得地搖搖頭。因為這是她幾乎每天都要做的事,近期以來,阿偉與她夜夜造愛,事後離去,而這“打掃戰場”的工作,便只能由她承擔了。



這天夜?,她十點鐘便入睡,也不知阿偉是何時回來的。不知何故,阿偉這天晚上也沒有過來搔擾,可能他也太累吧。所以,這一夜可謂相安無事。



翌日晨,二人都起得較早,不約而同地到花園散步,並在一個三叉路口不期而遇。



一見到阿偉,慕容潔瓊不禁心中一陣狂跳、臉上發燒,嬌媚的桃腮頓時罩上一層紅暈。她連忙低頭,以避開阿偉那灼灼逼來的眼光,這眼光充滿激情、迷人魂魄,使她不敢正視!



司馬偉看見媽咪低垂螓首、羞態可掬,便走上前去,伸出雙手,拉住那一雙柔嫩的小手,親熱地問:“媽咪,昨天晚上睡得好嗎?”



她仍然低著頭,只是斜睨他一眼,微微點頭,臉上的神情十分複雜。



阿偉說:“媽咪今天怎麼象個小姑娘,羞羞答答的?”



她不好意思地側過臉,嬌嗔道:“明知故問,還有臉說!”



“媽咪,怎麼了?”



“你忘記前天晚上在劇場中的事了?你簡直是胡作非為,使人狼狠不堪!現在想起來,仍然覺得難為情!”



他嘻皮笑臉地說:“那有什麼!只是誤會。大家都是無心的!”



她輕哼一聲,仍然低垂著頭。



這時,阿偉忽然聲調有些神秘地說:“不過……媽咪……”



她又斜眼看著他,假裝生氣地問:“什麼事?”



他神彩飛揚地說道:“前天在劇場中,天作之合,無意中竟能與媽咪交歡。我發現媽咪的陰道?十分柔軟、溫暖,裹在我的陰莖上是那麼緊湊,使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美好感覺!特別是當我們互相抽送磨擦的時候,好似有股股電流通遍全身,啊呀,簡直令人陶醉極了!”



“啊呀!你好壞!你偷嘗禁果,罪莫大焉!”她嬌嗔地白了她一眼,急忙用雙手捂在臉上。



阿偉激動地走上前去,將這嬌滴滴的美嬌娘輕輕擁在懷?,然後,把她的雙手從臉上搬開。



慕容潔瓊芳心狂跳不止,秀目緊閉。



阿偉陶醉地欣賞她的赧顏,並且在她身上不停地撫摩,繼而輕輕吻她。當吻到她的耳邊時,他小聲說:“媽咪!真沒有想到,禁果竟這麼好吃!”



她聽後,趕快把頭埋到他的懷?,伸出兩臂,環著他的腰,粉拳輕擂。她什麼也沒有說,她也不想責備他。因為阿偉說得對!自己又何嘗不是這麼想的呢!



忽然,她聽到阿偉又在她耳邊說:“媽咪!我感到性交時真舒服!你舒服嗎?”



她未回答,因為她實在不知如何回答。 他用手在她臉上輕輕撫摩,調皮地問:“媽咪,你怎麼不回答?”



“我……當然……也舒服!”她從他的懷?露出臉,深情地看著他,含羞點點頭,又急忙藏起來。



阿偉高興極了:“媽咪,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把性交稱作‘交歡’了!真是‘交合生歡’!你說是不是!”



她不擡頭,用兩臂緊摟一下他的腰,小聲說道:“現在,你終於體會到性交時的感覺了!不必再逼我描述了吧!”。



“不,體會得還不夠!”阿偉邊說,邊側身彎腰將她橫空抱將起來。



她毫不掙扎,任他抱著走到花園的大石凳前坐下。阿偉將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她任他作為,不言不動。



阿偉也沒有說話,輕輕吻她的櫻唇和酥胸,並用手撫摸她那裸露著的修長、雪白、嫩滑、滾圓、彈性十足的雙腿,還不時把手伸進她的衣服內,時而揉捏乳房,時而摩娑股腹……



她早已習慣讓他這樣做,所以也不反對,而且最近以來,在家中她是不穿乳罩和三角褲的,因為她渴望阿偉隨時撫摸她。她閉目偎依地他的懷?,好象睡著了一般。她在享受。



靜謐、溫馨、馥鬱……她又陶醉了,嗓子?傳出陣陣呻吟聲……!



迷茫中,慕容潔瓊覺得有一隻手伸進裙子中,在那三角地帶活動。她的心中一片空白,什麼也沒有想,閉眼不動。阿偉的挑逗使她無所措手足!她一點也沒有想到要去抗拒!她準備服從!因為她早已有思想準備,知道這一步遲早難免!與其繼續拖延而使雙方難受,不如儘快成全!她這時反而在一心等待著那時刻的到來!



阿偉掀開她的短裙,抱她坐起,象在劇場中那樣,使她騎坐在自己膝上,掏出了自己的玉柱,向玉門頂去。



慕容潔瓊在阿偉的一再挑逗下,這時候正陶醉在無限溫情的癡迷狀態,腦子?空空的,什麼也沒有想,對周圍的一切都渾似不察,她的身子軟軟地仰依在司馬偉的身上,任他作為,自然也不知道他現在正在進行的陰謀!



那硬挺粗壯的玉柱一箭中的、一貫到底!



“啊!”她輕呼著,混身一陣戰溧,無限美滿,無限舒暢……



她在欣幸地體會著那充實、溫柔、脹滿的感受……



二人都靜止不動,都在感覺著……



終於,司馬偉開始聳動……



她只覺得十分享受,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想。



司馬偉見媽咪沒有反對,膽子益發大了,他兩手握住蠻腰,使她的身子上下顛伏,以配合自己抽送的節奏。之後,他仍感到不足,於是抱起她,使她俯在椅上,從後面進到陰道中,並大力抽送。



隨著身子的顛簸,她的頭撞到了椅子背上,有些疼痛。就在這一瞬間,慕容潔瓊醒了!她睜開眼,一扭腰,使玉門從玉柱上脫開,然後雙手撐拒著阿偉的摟抱,說:



“阿偉,不可再胡來!這次可不是我抓住你放進去的,是你趁我癡迷,主動放進去的呀!”



阿偉卻說:“媽咪,我實在忍受不了你的吸引力!我的靈魂都被你迷昏了!媽咪,我特別渴望著,能象在劇場中那樣,再一次體會體會交歡的滋味!”



“又胡說八道了!”她小聲嬌斥,臉卻變得更紅了,並掙扎著要從他的身上下來。



“媽咪不要生氣!我不了!”他說著,抱起她,讓她坐在自己懷?,重新緊緊地抱著她的蠻腰,似乎怕她逃去。



她也不再掙扎,順勢依在他的懷?,一隻手輕撫他的臉,細聲細氣地附在他的耳邊說:“真乖!就這樣坐著好嗎?”



阿偉沒有說話,回答她的是好長一陣熱烈的親吻……



二人就這樣坐著:阿偉坐在石凳上,潔瓊坐在阿偉的腿上,緊緊偎依在一起!一直到午飯時才手挽手地走回去。



午飯後,阿偉說要出去買一些食品,便開車出去了。



慕容潔瓊和衣躺在廳中的沙發上休息,由於連日疲憊,很快就睡著了。



在睡夢中,她似乎又回到了少女時代,與自己的白馬王子在公園遊戲,玩得那麼開心……



大約二點多鍾,阿偉從外面購物回來。剛進入廳中,便看見了媽咪那優美的睡姿和如花的嬌靨。他輕輕在她額上吻了一下,不覺心中一動,便想試試白日尋歡的意境;而且,昨晚因回來較晚,加之疲憊,沒有與媽咪交歡,睡了一夜,精力旺盛,欲望十足。



於是,他輕輕呼喚“媽咪”。



她十分悃倦,居然沒有醒來。



他又扶著她的身子搖了幾下,還未見醒,便放心地坐在沙發邊,在她臉上和唇上親吻,拉著那柔若無骨的潔白小手撫弄了一陣。然後,又隔著衣服,輕輕揉捏那高聳的乳房,繼續觀察她的動靜。



接著,他慢慢掀開她的裙子,把手伸了進去。上午二人在花園時,阿偉已經除去了她的三角褲,後來,回房做飯、吃飯,她都沒有想到再穿上,所以,現在?面仍是真空的。



阿偉的手在陰阜上撫摩了一番,進而把她的兩腿分開,一個手指緩緩地插進了陰道中,探索著……



慕容潔瓊這時正在夢鄉中陶醉地被情人摟在懷?親吻、撫摩。她感覺到情人手指插進了自己的陰道中,十分舒服。她呻吟著,身子微微扭動……



阿偉見睡美人那如若不禁的樣子,也很衝動,竟大膽地加快了手指的動作。



不料,慕容潔瓊在強烈的刺激下,突然醒了過來,微微睜開朦朧的睡眼。天哪!怎麼是阿偉!她想起自己正在睡午覺,便快明白是怎回事了。



她怕把事情戳穿,趕快閉上眼睛。在這瞬間,她竟不知如何是好;稍加思索,又轉而決定成全他。當然,她這時也十分需要,因為昨天晚上阿偉沒有到她的房?去,今天上午又被他挑逗得心旌蕩漾、難以自已,所以,現在她的需要更迫切了。



於是,她繼續假裝睡著:身子一動不動,並發出了輕微的呼吸聲,以安其心,任其作為,並等待他下一步的舉動。說真的,她從來沒有在白天交歡過,覺得特別刺激,很願意試試。



經過一番“偵察”,阿偉終於放心了。



他輕輕抱起“酣睡”的媽咪,進入自己的臥室,將她放在床上。然後,捉足解履,攬體入懷,為她解開衣扣、抽去裙帶。他這是第一次在自己的房中與媽咪交歡。過去,他都是晚上悄悄去媽咪的房中尋歡的。



他沒有急於一下把她脫光,而是先除去那絲織的上衣,在裸露的酥胸和粉頸上親吻不止;再褪下裙子,先是輕揉平滑的小腹,繼而上下撫摩那修長滾圓的玉腿。



這時,潔瓊身上便只剩下了粉紅色的乳罩。她閉目暗想想:“真是個可愛的小淘氣包!天天晚上撫摩我,竟還沒有摸夠……我猜,下一步該除掉乳罩了!”



誰知阿偉竟沒有撤去她身上僅剩下的布條,反而把她身子放下,平攤在床上,一會兒擺成一個“大”字,一會兒又將她身子側過來,圓臀朝上,大約是要先欣賞一下美人的各種姿態。



過了幾分鐘,阿偉才動手鬆開她的小小乳罩,使她的兩個被緊緊繃著的豪乳一下子彈了出來,向上翹起。



他十分衝動地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著,還用手掌在已經變硬的乳頭上來回搓壓,弄得她非常痕癢;然後又用牙齒輕咬,使她越發難受了,嗓子?不由自主地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她覺得屁股底下粘糊糊的,心想:床單上面一定被自己的愛液淌得一塌糊塗了。



司馬偉撫摩著那美麗的胴體,他覺得,在陽光下欣賞與在燈光下大不一樣,那柔嫩的肌膚更加潔白如玉,細膩如脂,凸浮玲瓏、線條優美,竟是那麼迷人!



他看得竟有些癡了,手指在那玉體上下撫來撫去,愛不釋手。然後逐漸移到下體,很技術地在她陰核上逗弄,畫幾圈、點一下,繼而又動用舌尖撩撥著。



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一點,被他如此挑逗,誰能忍受得了。慕容潔諒渾身戰慄,差一點要大聲叫喚。幸虧阿偉及時停手,把她擁在懷中緊緊地抱著,邊親吻邊撫摸。她感到渾身燥熱,雙腿微微發抖,愛液急湧而出。



這一切,阿偉都看在眼?,他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便決定採用了一種他從來沒試過的方法與她作愛:他將她平攤在在床上,把她的腿分開,自己跪在她的兩腿中間,擡起再擡起,一直放在自己的兩肩上。他低頭一看,只見她的陰道盡收眼底,那墳樣凸起的陰唇,本來是粉紅色的,這時已變得鮮紅,完全張開,而且不停地伸縮,一股股的愛液急湧而出。



那是因為,慕容潔諒這時的性欲已經被充分激發起來,加上兩腿分開,陰道中更加覺得空虛了,急切需要得到充實,於是,便不由自主地抽搐。司馬偉還沒有見過女性在性欲高昂時陰唇的狀態,這時一見,自然很新鮮,他見那陰道口像是出水的魚兒在頻頻張嘴呼吸。這景象簡直迷殺人了!



司馬偉陶醉了,他迫不及待地、猛地把玉柱插了進去。



一貫到底!力度真夠大!絲毫沒有“憐香惜玉”!



“唔……”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聲。這第一下就令慕容潔諒全身肉緊!因為,阿偉的這個姿勢,一下子攻進到了她玉門的最深處,把她全身的神經都調動起來了,當然是很刺激的。



在阿偉來說,這個姿勢的有一個很大好處:他蹲在她的身前,可以邊幹邊觀看他的玉柱在她那小寶貝中頻頻進出的美景,還能欣賞她臉上嬌羞的表情。



司馬偉低頭欣賞著,只見她雖然雙目微閉,蛾眉緊蹙、玉齒咬唇、嬌首輕擺、如不堪負!那儀態,真個迷人!



她閉目享受著,一開始還能忍受,但過了一會,由於他的進攻越來越猛烈,每一次都是那麼深而有力,使她全身有說不出的酥麻和肉緊,她實在不能自持了,忘乎所以,失去了平日的端莊和文靜,大聲地呻吟起來,聳動屁股與他配合,並不由自主地睜開了眼睛。



這時,他也發現媽咪“醒”了,眼光中閃出了一絲驚恐,但動作並沒有停止。對此,她完全理解,他此刻正是“騎美難下”、身不由主的時候,怎麼能夠停得下來?她怕他難為情,也怕他看到她羞澀婉轉的神態,便把頭扭向一邊,但仍聳動身子與他配合。



他見媽咪不但沒有生氣、還主動合作,膽子更大了,動作也更快更猛。

她忍無可忍,香汗淋漓,嬌首左右擺動,兩手緊緊抓住枕頭兩端,語無倫次地大聲嘶叫:“啊……哎喲……噢……咿……我……好難受……,你…要了…我的命了……”



阿偉聽到心上人的叫聲,停了下來,並開始把玉柱抽出。



她立即高聲叫:“不不……不要停下…我…好舒服…你千萬別停下……親愛的!”



阿偉立即又插了進去,開始抽送。



她歡快地叫著:“我的寶貝……你……你…真有本事…你有……啊……使勁些…快一點…求求你……快點……再大力些……啊唷,好…好……呀……上帝……我要死了…噢!…呀!……啊唷……上帝……救命……救救我吧……”。

他受到媽咪的鼓勵,繼續猛力地沖著,越來越快,越來越有力。



她的身子在他大力的衝擊下,象火焰、象波濤,大幅度地上下顛波、起伏有致,與他的動作相配合。她呼吸急促,叫喊聲越來越高,嗓子都有點嘶啞了。



突然,她全身象通電似的一陣抽搐,“啊呀”地尖叫一聲,兩眼一翻,便失去了知覺。

……

慕容潔瓊醒來時,天已黑了。她見自己躺在廳中的沙發上。阿偉坐她的旁邊,握住她的手,滿臉焦急之色。看見她醒來,他高興地喊道:“媽咪,你終於醒了。你已經昏迷四個小時了,把我都急死了。”接著又關切地問:“媽咪,你病了嗎?我使你受傷了嗎?”



她白了他一眼,輕聲道:“胡鬧!你的膽子可真夠大,竟敢強姦媽咪!昨天在劇場中的事尚可原諒,因為都是無意的,可現在你又怎麼辯解?”



他又囁嚅著說:“媽咪,我真對不起你。我見你的容貌那麼美麗……身材那麼動人……氣質嫻淑嬌媚……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我……我真的好愛媽咪!”。



“你愛我就可以不經我的允許而對我非禮了嗎?幸虧是我,如果換了別人,立即去報警,你想到會有什麼後果嗎!”她佯嗔道。



“媽咪,我今後不敢了!”阿偉滿臉慌恐,臉孔憋通紅,急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她本來想責備他幾句的,一見他那失魂落魄的樣子,於心不忍;再說,他這幾天給她的享受是那麼令人陶醉,可不能以怨報德。於是問他:“你以前與別的女孩子幹過這種事嗎?”



他說:“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的,媽咪是我接觸的第一個女子。”



“那你怎麼會知道那麼多?”



“我從書上看的。”



“於是,你就拿媽咪來做試驗,在我身上施暴?”她嬌斥道。



“媽咪,請你原諒!我沒有經驗,一時衝動。把媽咪弄傷了,還昏了過去。”



“唉!小冤家,真拿你沒有辦法!”她小聲說。



見他那麼著急,怪可憐的,潔瓊的慈母之心大受感動,她微笑著柔聲說:“好了,好了!看把你急的!我就告訴你吧:媽咪沒有病,也沒有受傷。可能是因為緊張過度,昏過去了,休息休息就會好的。行了,我的小乖兒子,你不必為媽咪擔心了!”



她心中好笑,實際上,應該說“我好鍾意、好舒服、好輕鬆、好感謝你給了我欲仙欲死的享受”;但是這話卻是絕對不能對他說的。







(第十五回)得機緣盥胴玉徹外徹?承沐浴聽評說亦羞亦歡







司馬偉見媽咪的口氣緩和下來,沒有再重責自己,便握著她的手,輕聲問道:“媽咪,我這樣做是亂倫嗎?”



慕容潔瓊又恢復了慈母的端莊,撫著他的頭髮,柔聲安慰道:“阿偉,你年輕衝動,媽咪不怪你,你也不必自責。至於算不算亂倫,那要看從哪個角度說,說算也算,說不算也可以不算。”



“媽咪,我不明白。”



“道理很簡單:我是你父親的妻子,是你的後母,從名份上說,你這樣做當然是亂倫的行為。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我與你名譽上雖是母子,但你卻不是我的親生。因此說,這件事,說穿了也不算是亂倫。年輕人容易衝動,不能把握自己,應該原諒;另外我平日是那麼喜歡你,更不會責怪你。只是……”她眉頭緊鎖。



“只是什麼?”



“這件事,可千萬不能讓你父親和其他人知道,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就讓它永遠埋在我們的心?好了。”



“啊!媽咪真好!”他高興地摟著媽咪那嬌俏的身體,大聲喊道,並且要去吻她。



她輕輕推拒著,說:“你這個孩子,就知道淘氣。快不要纏著我了。”



但他此時十分激動,仍然抱著她不放,終於與她接上了吻。



她簡直不知道怎麼擺脫他,便隨口嚷道:“你會把我的衣服揉壞的!”一邊低頭看著身上。這時,她才發現身上穿著一件很漂亮的超短連衣裙,這是她最近剛買回來的,還未穿過,便責備他說:“哎呀,你怎麼給我穿上了這件衣服?”



他說:“我中午把你身上的那件衣服弄髒了,就從你的衣櫥中找出一件為你換上。但我覺得不好看,便將它脫了下來,又找出幾件,分別給你穿上試試,發現只有這一件才能與你的美貌相配。”



她想,“女為悅己者容”,既然阿偉喜歡,也不好再責備他了,以免掃他的興。便說:“既然你覺得好看,那我就穿著吧。不過,我身上那麼髒,穿上這件新衣服,怪可惜的。”



他一聽,馬上安慰她:“媽咪放心,在給你穿衣服前,我為你洗了澡的。”



她心?一急:“什麼,你為我洗了澡?你……你怎麼會給我洗澡……”。



阿偉大概誤解了她的意思,以為是媽咪擔心自己不會為她洗,立即解釋:“我會洗的。在你昏迷的時候,我見你的身子被我弄得那麼髒,於是就把你抱進衛生間,放到大浴盆?,先用溫水洗一遍,放掉水打肥皂,再用熱水洗淨。我怕毛巾會搓傷你細嫩的肌膚,所以,從打肥皂到沖洗,我都用手。



我把你全身所有的地方,包括最隱蔽的溝縫,都洗得極乾淨的。不信你摸摸身上,絕對乾淨光滑。”



聽阿偉這麼一說,她的腦海中立即幻出一幅迷人的景象:自己雪白的玉體赤裸裸地被阿偉擁抱著,全身被反復觸摸和玩賞。想到此,立時令她身上一陣酥軟,似乎覺得阿偉現在正為自己抹身子。她羞得滿臉通紅,埋首在胸前。心想,這傻孩子,說話沒有一點遮攔。她假裝生氣地瞪他一眼。



阿偉見媽咪並沒有責怪自己的非禮行為,並且原諒了自己,真是喜從天降,歡欣若狂!他有些得意忘形了,為了討好媽咪,便調皮地爬在她耳朵邊,小聲說:“媽咪,我有一個十分重大的發現!”



慕容潔瓊自然不知他要說什麼,便裝作漠不關心的樣子,斜睨他一眼,隨口問道:“調皮鬼!又有什麼發現?”



他神秘地說:“媽咪,今天在給你洗澡時,我第一次仔細地觀察和撫摸了你全身的每一個地方,包括所有隱蔽的角落。啊呀!真可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



“哦?”她有些好奇地擡頭看著他。



“我發現,媽咪不但身材美極,肌膚也美得驚人:你的全身上下,除了嘴唇是鮮紅色的,乳頭和小陰唇是粉紅色的,頭髮烏黑發亮,腋毛和陰毛黑中透紅,其餘全身所有的皮膚,都是潔白無瑕、光滑而渾圓的,而且非常富於彈性!我仔細地觀察和搜尋,發現你身體的上上下下、前後左右,竟沒有一個汙點和贅疣!啊!簡直美極了。”



她一聽,直羞得臉色刷地變得通紅,簡直有些哭笑不得,便緊蹙眉頭,狠狠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嬌嗔地叫道:“小孩子不許瞎說!”實際上,作為一個女人,能聽到心上人誇獎自己的美貌,心頭的興奮是自不待言的。但是以她的身份,卻不能鼓勵他。



“媽咪!我真的沒有瞎說嘛!剛才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他抓住慕容潔瓊的兩臂,搖晃著、辯解著。



慕容潔瓊小聲說:“我知道你說的是真話!可是你這樣肆無忌怛地說話,使媽咪多麼難為情呀!我自小到大,還沒有被哪個男人這麼仔細地觀察過我的身體,包括你的父親,也從來沒有這麼仔細地欣賞過我的身體,他每每總是在黑暗中撫摸我,所以從來沒有那個男人描述和形容過我的身體。



現在,我的全身上下,統統被你看見了,而且還被你到處撫摸,被你洗了澡,又聽你這麼淋漓盡致地描述………啊!你讓人家多難為情呀!”



說著,她把臉埋進了阿偉的懷中,久久不敢擡頭。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各人都在想著自己的心事。室內異常地安靜,似乎連空氣也凝固了!



司馬偉抱著仍然在輕輕顫抖的絕色美人,真有說不出的歡欣。



他渴望已久的宿願已經實現:這一向無比端莊、嫻淑的媽咪,現在終於對自己投懷送抱了,她象一隻溫馴的小貓,千嬌百媚、楚楚動人。



而最重要的是,她竟已能接受自己在她清醒的時候與她造愛了!啊,多麼幸福呀的事情呀!



這時的慕容潔瓊,正為今天的事情思慮萬千,心中卜蔔直跳。因為,雖然她對這一天的到來早有思想準備,但是決沒有料到竟會如此之快。



忽然,她的腦子中產生了一個忱憂:阿偉會不會在為她洗澡時心血來潮,借機在水中與她交歡?因為她曾聽人說過,只有蕩婦才與男人在水中幹那事。想到這?,她臉上頓時燒得更厲害了。



她想把事情澄清,但又不好意思直接問他,便擡起頭,含蓄地問道:“阿偉,你這個小淘氣包,就會拿媽咪開心。我問你,你給我洗澡的時候,還幹過什麼不規矩的事了嗎?要說實話哦!”



他象一個犯錯誤的小孩在母親面前辯解似地對她說道:“我不知道什麼叫‘不規矩的事’。不過,在給你洗澡時,我確實做了一件事,但是我認為也不算不規矩!”



“那你說說看!”她心中無數,便催促他。



“媽咪,中午我趁你午睡時偷偷與你交歡,三次在你的體內射精……”



“什麼!你有三次射精?我記得只有一次呀!”她打斷他的話問。



“是的。第一次射精時,媽咪便昏了過去,所以對後來的事不知道。當時,我實在無法令自己停止,繼續與你交歡。”



“我已經昏迷了,你怎麼還不停止?”她嬌嗔道。



“我見媽咪昏迷中仍然不停呻吟,嘴?還斷斷續續地喊著要我‘大力些’,認為媽咪很舒服,很需要我這樣做。當時我想:過去我一直渴望媽咪能同意與我交歡,但每每遭到反對,看來不是由於不需要,而是由於不好意思;



中午媽咪醒來時,發現我正壓在你的身上,你不但沒有斥責我的侵犯,反而表現出十分享受的樣子,並且還讓我不要停止,叫我‘大力些’,可見,媽咪同意我這樣做了,而且表現得十分需要。當時我很衝動,越發用力地去做,以後便又排泄了兩次。”



她桃臉嫣紅,羞澀地問:“在你高潮時,我是昏迷的,那時我有反應嗎?”她最關心的是自己昏迷時會不會做出不得體的行動。



“是的,”阿偉答道:“你的反應很強烈,呻吟呼叫,宛轉反側,在我射精的那一瞬間,你的身子在顫抖、痙攣,我分析,媽咪這時也一定有了高潮。”



“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那後來呢?”她低著頭小聲問。



阿偉繼續說:“我當時也很累,便抱著你睡了一會兒,我醒來時,發現你還沒有醒,就起來準備為你穿衣服。在為你收拾時,看見媽咪身上被我弄得很髒,便決定為你洗一個澡。在抱你往衛生間走時,我發現從你的陰道口不斷往外流淌我的精液,所以我估計?面一定還有許多。



看到媽咪這冰清玉潔的身體被我弄得這麼髒,心中十分不安!於是在給你洗澡的時候,便想把陰道?邊也洗洗。



可是我用手指試了試,夠不著深處,又沒有合適的工具可用。正在我沒有辦法時,靈機一動,便把我的生殖器沫上肥皂,伸了進去,象洗瓶子那樣,來回抽送。”



“果然如我所料,這個小冤家!”慕容潔瓊心中歎道。



她嬌羞難當,不由用雙手捂住了臉,生氣地問:“啊!你這小壞蛋!你說實話:洗?邊你用了很長時間嗎?”



阿偉說:“我本來想洗一次就夠了。後來,我發現兩個人泡在水中、為你盥洗?面時,水花飛濺;你的身子象一條雪白的美人魚,在水中遊蕩,再襯著你那兩個粉紅色的乳頭,與水波相映成輝。你不知那是多麼美妙壯觀的情景,使人心弦激蕩,漪念叢生,我也感到特別舒服,於是就想再試試。誰知試完還想再試。這樣,先後換了好幾種不同的姿勢和角度,一共給你洗了五次,每次大約半個多小時。”



“天哪,他竟在水中用各種姿勢與我交歡了三個多小時!”她心?暗暗吃驚,羞得無地自容,便低眉順眼,嬌滴滴地嗲聲說:“你這個小冤家,誰讓你對我說這些?”立即又用雙手捂著臉。



“是媽咪問我的嘛,我怎敢不說實話?”他辯解著。



她斥責道:“那你何必說得那麼詳細?而且還把我的身子形容成是一條……哎呀,真是羞死人啦!小冤家,看我不撕了你!”



說著伸出一個手指頭,狠狠地向他額頭上戳去。



他竟不躲,任她的手指點在頭上,並順勢攬住她傾過去的身子。



她欲推卻迎,婉轉入懷,嘴?卻叫著:“不!不要!你……快鬆開我!”



阿偉豈能放鬆!他抱住她,張嘴蓋上那半張開的櫻唇,同時把舌頭伸了進去。一邊親吻,一雙手也已伸進她真空的衣服內,在她光裸的身體上到處撫摩。



她的嘴被封住了,不能再喊叫!她的身子軟了,不能再掙扎!而從她的嗓子?,卻斷斷續續地傳出了陣陣歡快的呻吟聲。



她的思緒翻騰,心?矛盾重重。



理智警告她:你是他的媽咪,為人之母,怎麼能與兒子如此這般?



感情卻鼓勵她:你是真心愛他的,身子早已給了他,何必再遮遮掩掩?



她時而清醒,時而糊塗,又是甜蜜,又是苦澀,酸甜苦辣一齊湧上心頭。雖說過去已與他交歡無數,但那都是在“夢”中被動幹的;現在她卻是清醒著。怎麼辦才好?白馬王子與白雪公主、兒子與母親……我們到底算什麼關係?她好為難、好痛苦。



她呼吸急促,在愛子的懷?扭動著身子,用雙手無力地撐拒著,杏臉左右擺動,以避開他那火熱的嘴唇,同時,嘴?語無倫次地呢喃著:“唔……不…… 不要……不要這樣,噢……阿偉……唔……這不行……唔……多麼……難為情……唔……羞死人了……噢……我要喘不過氣來了……阿偉……快放下我…噢呀…這萬萬不行……”。



阿偉把她抱得更緊,搖晃著她的身子,眼中閃耀著熾熱的火光,大聲喊道:“媽咪,我愛你呀!你難道不愛我嗎?我求你,說真心話好嗎?我知道你是真心愛我的!快說呀……我的好媽咪!說你愛我!”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



阿偉的嘴唇仍在她的臉上、身上狂吻著……



她的心一下子軟了,感情的波滔洶湧而起,衝開了心菲,眼淚奪眶而出。



她不再掙扎,抽泣著小聲呼道:“阿偉……我愛你!愛你!真的愛你!我的心……早已……屬於你了……我也是愛你的呀!……真的,我是真心愛你的……我多願意把什麼都給你……可是……我是你的媽咪……你讓我好為難哪!”



他興奮地、瘋狂地在她臉上吻著,說:“只要我們相愛,什以也不用管它。你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我不是你的親生,不算亂倫的,是不是?你說呀!”



她已經徹底崩潰了,理智失去了控制,心中只剩下愛,只有情,只有阿偉那俊美的形象。她一邊哭泣,一邊用小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我……愛你……真的……愛……”。



她把嬌首埋在他懷中,廝摩著,雙手緊抱著他,好象怕有人把他從她的身邊奪走。她羞得擡不起頭來,閉目偎在他懷中,任其揉抱親吻、上下其手。



他的手伸進她的衣內,摩弄那光裸著的乳房,繼而又滑向陰部,一根手指插進了陰道中,如驕龍戲水般上下左右蠕動著、翻騰著……



慕容潔瓊感到無比的舒服,她嬌聲呻吟著、扭動著,與他配合。



要知道,前些日子,她都是在詐睡中被他親熱的,還得忍耐著,強迫自己不要動、不要出聲。那種壓抑的滋味實在難受。現在,事情已經公開化,不必再假睡。所以,願動就動、想叫就叫,十分舒暢。

她發現,叫出聲來後,是那麼痛快!



她這時非常需要心上人兒立即佔有自己,但卻不好意思明講,於是,便附在他耳邊小聲說:“阿偉……抱緊我……,我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再抱緊些……”。



她被他摟得幾乎窒息,可心?很甜。



軀體接觸的溫暖和壓力,使她那隱藏的性的欲望愈益強烈了,但是,又找不到合適的詞來表達,況且,她確實還沒有勇氣面陳所欲。



欲火燒得她周身難受!



她無法忍受了!



只聽她的聲音顫抖著、如鶯啼燕喃般小聲告訴他:“阿偉……我好累,我想上床,你……抱我……回房……好嗎?……”。



說完,滿面紅霞更紅,兩眼更不敢正視阿偉。



司馬偉情不自禁地在媽咪那潮紅、滾燙的臉蛋上吻了幾下,然後,才輕輕將她抱起來,鍾情地看著她那美麗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那長長的睫毛不時地上下翕動著,說明了她這時激動的心境。只看得她不好意思地將眼光斜睨一旁。



司馬偉為自己今天的大膽行動而驕傲,為獲得的巨大成就而歡欣!



他相信:今天,終於能在媽咪清醒時與她作愛了!



儘管自己仍然是在她睡著時“入港”的,但是媽咪醒來後,她非但不責怪,相反還安慰我。這說明:堅冰已經打破,芳心已經吾屬!



司馬偉深信:媽咪主動投懷送抱、二人更完滿的結合的時刻,為時定不會太遠了!



他抱著這嬌豔無比的絕色美人,邊走邊在她的臉上、粉頸上、酥胸上輕吻著。



慕容潔瓊芳心激蕩,被阿偉弄得她越發情欲難捺,身體微微扭動著,緊閉雙目,咬牙忍耐。



走到臥室,阿偉把那扭動著的玉體輕輕地放在床上,自己坐在床邊,眼睛欣賞著她那迷人的神態,雙手在她全身上下輕輕撫摸。



慕容潔瓊秀目微閉,輕聲呻吟著,細細體會著心上人帶給自己的溫柔和體貼。



不知又過了多長時間,阿偉才拿出一條紅色的床單,蓋住她的胸部和腹部,大概是怕她著涼。 但是,那雪白的酥胸、渾圓的玉臂、修長的雙腿,都還露在外面,與鮮紅的床單相映襯,顯得格外醒目。



玉軀陳柔榻!



那高聳的乳房,隨著湍急的呼吸聲,時上時下,大幅度地起伏著、波動著,帶動起了鮮紅的床單。只見紅浪翻滾、動人心弦;那苗條而豐盈的嬌軀,曲線優美,隨著微微扭動,是那樣的瀟灑迷人!



阿偉張著一雙領婪的眼睛,注目凝視著,心?一熱,輕呼一聲,撲了上去,抱著她狂吻。然後,又掀開床單,從頭到腳不停地舔著,一遍又一遍。



在那近乎粗暴的狂吻亂舔下,她覺得渾身燥熱,一股股的淫欲,恰似陣陣電流,從丹田發出,湧向全身各處,襲得她的嬌體一陣陣地顫慄著。雖然她咬緊牙關,但仍擋不住喉嚨?斷斷續續傳出的呻吟聲。



嬌美的媽咪那異乎尋常的聲音和動作,使阿偉停止了,他不知她究竟是痛苦還是舒服,他無所措手足了。



她見阿偉停止了對自己的撫慰,心?頓時產生一種無名的失落感。她急渴、不解地擡頭看著他。



目光相遇,火一般閃亮了一下。慕容潔瓊嘴唇嗑動著,急促地喘息著。



阿偉側身坐在床邊,一手在上面,撫摸她的雪白的粉頸、酥胸和手臂,另一手在下面,順著大腿來回揉摩,同時繼續觀察她,然後關切地問道:“媽咪,你哪里不舒服了?”



她擡起頭,羞澀地看著他的眼睛,搖搖頭。她不知怎麼回答。她渴望他繼續下去,希望他儘快壓到自己的身上來,佔有自己!但這話怎麼好說?她的心中在抱怨:“傻孩子,已經到種地步了,難道還不明白媽咪的意思,還不快點動作!



難道要我求你不成?這種事,男子漢不主動,女子怎好開口!……唉,真是急死人了!”



就在這時,司馬偉從媽咪那張得極大的、緊緊盯著自己的秀目中,發現了一種從未見過的光芒:那眼神,如閃電般,放射出急切與渴望烈焰、乞求和迫不及待的神彩。那是火焰,燃燒得那麼熾烈,灸人心腑,動人魂魄;那是電流,傳來一陣陣的溫情與嫵媚的媚波……



司馬偉被這眼光擊得心潮澎湃……



但他仍然迷罔著。他從未見過這種眼神,他一時無法判斷這目光傳遞的是一種什麼樣的資訊?他無所措手足!



慕容潔瓊見心上人兒仍不理解,她那水汪汪的大眼中又流露出了抱怨與失望……



司馬偉的心跳得更加厲害!但是他仍不知如何是好!



慕容潔瓊失望地閉上了眼睛,眼角滲出了兩顆晶瑩的淚珠……



司馬偉更加不解,以為媽咪生氣了!他輕輕拉過那鮮豔的床單,蓋在媽咪那雪白細嫩、凸浮玲瓏、線條優美的軀體上。



他說:“媽咪,你還在生我的氣嗎?都是我不好,我下次再也不敢動媽咪了,媽咪不要哭!”



慕容潔瓊搖搖頭!



她又睜開兩個秀麗的大眼,雙手環在他的頸上,衷情地看著他說:“阿偉,我的小親親!媽咪不怪你!媽咪愛你!媽咪離不開你!啊!我的心肝!我的小王子!我的小寶貝!”



說著,她把阿偉的頭搬下來,壓在自己的胸前,讓它埋在自己那兩座高高聳起的、柔軟的乳峰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