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誰呀!”心想,我正在洗澡誰來敲門。

我裹了條毛巾,去開門。

“原來是你啊?!”只見門外站著位穿著體面的男士。他叫張明,今年27歲,不久之后就會成為我的繼父。

事情還要從2個月前說,一天母親跟我說,準備給我找個后爸。想想也是,父親在我18歲時候去世至今已經6年了,媽媽守了6年寡也難為她了。

“我現在自己獨立了,我無所謂的,只要對你好就行了。”我邊玩電腦邊說。

“那后天是週末,我們請他來吃頓飯大家熟悉一下吧!”母親見我這麼通情達理,很是高興。

“隨便!”

很快到了請客那天了,我下班回家,看到門口多了雙男性皮鞋,想必他已經來了吧!

媽媽不在家,我往客廳瞄了一眼,一位大約27歲左右的男的坐在沙發上。

“請問你就是張明嗎?”我疑惑的問。

“是呀!你是峰峰吧!”他站起來走向我準備和我握手。

我真素有點驚訝,沒想到即將成為我繼父的男人如此年輕,做我哥哥還差不多。

我由於發愣,手沒伸出去,他主動握住我的手說:“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啊!!哦哦!!!”我附和著,其實心里已經打翻五味瓶不是滋味了。

我仔細端詳他,短袖西裝襯衫,貼身的那種,能勾出完美的身線,尤其是兩塊胸肌更是明顯;下面穿著黑色西裝褲,看起來腿好粗,好性感!樣子當然沒得說,短短的頭發,眼睛是雙眼皮,鼻子很有輪廓,小麥色的皮膚,嘴唇很薄,嘴角微微上揚,看著有股邪邪的味道,嘴巴很好看,一看就是個吹蕭的好嘴!他那西裝下結實勻稱的身體和檔部那包高高的突起都成了我SY時幻想的片段。

他把我拉到沙發上,寒暄起來。我看到他的包在旁邊,“你在哪里上班?”

“哦!我在你媽媽公司做財務。”

“哦!那你是和我媽一起下班的?!”說著,門開了,母親提著大包小包的進了門。

“峰峰!回來了!快幫媽媽拿菜,重死了。”

“我來吧!”張明強著走到門口。

“隨便買點好勒!還買這麼多。”他帶著怪罪的口吻,和母親有說有笑的進了廚房。

我突然有種犯惡的感覺,一想到這麼年輕的男人就將成為我的父親,我就難以接受。不過我還是很有禮貌和他吃完了這頓飯,飯后他做了很多家務:掃地、擦桌子、洗碗。儼然已經把這里當作自己的家。而我只是不作聲默默看著。

他走了之后,我和母親大吵了一頓,最后一氣之下,離家出走了。那天晚上,我睡在同學家,第二天,我回家收拾一下行李,搬出去和同事合租了。

雖然事后,我也有點悔意,發了條道歉的短信給母親,可是我在短信中說的很清楚,我還是無法接受一個只比我大3歲的男人做我父親,我需要一段時間快取。

就這樣,我開始外面獨自住宿生活。

“你今天不用上班嗎?我還在洗澡呢?!”我冷冷的問。

“你管你洗吧!你媽媽放我半天假,要我帶點東西給你,她知道你口叼,外面吃不慣叫我買點你喜歡吃的菜和零食。”他邊說邊把東西放進冰箱。

嘩嘩~~~~~~~~我又開始洗,蒸汽使我看不見外面的情況。

突然,門一拉開,是張明。他都已經脫個精光了,寬厚的肩,結實的胸肌,兩顆嫩紅的突起,肚臍為起點一路的汗毛延伸到腰帶里,下面穿著一條包的很緊的肉色內褲,由於水濺到上面,變的透明了。

“我在洗澡,儂組撒(上海話)?”我很生氣但有點不知所措。

“別裝正經了,你電腦盤里的東西,我早看見了。還不錯,喜歡大吊男,今天讓爸爸來讓你嘗嘗。”

他的一番話讓我想起,當時走的太急沒把這些東西刪掉。

“什麼爸爸?!別搞笑了,你的歲數做我哥還差不多。”

“哦!那就讓哥來爽死你。”說著,強吻我,整個人也順勢擠進狹小的淋浴房,水順著身體的曲線流下,那結實的后背,緊緊的渾圓上翹的臀,筆直的腿。他的舌頭很靈活,在我牙齒間穿梭。

“你還KISS過吧!讓哥哥教你。”一把我的嘴張大,舌頭伸進嘴里開始和我的纏繞在一起,有時候出來的時候,舌尖都會帶著我的唾液。邊KISS,手不停地摸我下體,不停地抓我屁股,有時還拍打。

“沒想到,看你蠻瘦的,屁股還是蠻緊的。”把我的手撫摩他的內褲,最后他把內褲拉下,硬梆梆的大老二彈了出來,在空中甩了甩,掛在下面的陰囊也跟他一樣,鬆到兩個卵蛋都看的非常清楚。我急忙跪在這個即將成為我繼父的男人面前,雙手掌著他的臀,用我的嘴用我最虔誠的心開始了我最誠摯的服務.張明的龜頭真的很大,大的我的嘴有點包不住,我小心的從他的陰囊沿著他緊貼著小腹的陰莖再到他那碩大的深紫色的龜頭來回的舔弄,他茂盛的陰毛劃過我的臉,癢癢的,鼻腔里充斥著男人特有的體味.他的JJ硬的不行,尿道口的淫水順著JJ滑下,全被我舔了去,真是世上最好的美味!

日,你個騷貨真會舔!張明的聲音興奮的帶著顫抖,身體慢慢的退后,靠在了蓬頭下的?面。

聽到了張明的表揚,我更加的賣力,把嘴張到最大一口含上了他的龜頭,他的JJ好燙,仿佛要把我嘴融化了一樣,我的唇感受著龜頭的平滑,冠狀溝凹陷的粗糙,我的舌頭在他的龜頭快速的環繞,擡起眼只見張明的腹肌規律的抽動中,乳頭硬挺著隨著胸腔的起伏浮動.他的頭向上仰起,眼微張,小麥色的雙黠泛著潮紅,嘴張開大口的呼著氣,蓬頭的水順著頭頂流下,流過他刀削般的臉,流過他嫩紅的乳頭,順著他八塊腹肌中間的縫隙,延著他的JJ流到我嘴里,最后滴落在瓷磚上。

嗚!好爽,你個騷貨,吹的我好爽...張明舒服的全身都顫抖起來。

突然,他的兩只手緊緊把住了我的頭,在我嘴里抽插起來,他插的很用力,每一下都探到了喉嚨深處,有時插到最深處還要停留十幾秒哇....突然的深插讓我錯不及防,伴隨他的插入有種想吐的感覺,他停留的時間讓我感覺自己快窒息了!下意識的想推開他,但實在敵不過他的力氣。。。於是我趕緊調整自己的喉嚨更加賣力的吸允著他的JJ。

啊,好爽,操你的嘴真的好爽!

不知是他的鼓勵還是習慣了的關係,幾分鐘后,惡心的感覺沒有了,取而代之全是為他服務光榮,幸福的感覺.感受著他的JJ在口中在喉嚨停留時那微微的顫動,品嘗著他JJ不斷湧出的淫水...我感覺欲望那麼的強烈,一如張明JJ的炙熱,一如張明JJ淫水的湧動...我一只手握著他的臀,一只手擼動著自己的早已濕的不行的JJ,興奮的無以言表。

“已經等不及啦?你老二敲的老高!”

“恩!!”

因為他想不帶套做,所以要先把我的肛門洗干凈。他把蓮蓬頭拆掉,把水管口對著我的肛門,不停沖水,他還用他的手指把我的括約肌輕輕張開。最后把整個水管插進我的P眼,進行灌腸,我覺得好漲,滿了就不停的往外排水。幾次之后,我排出的水變的無色透明了,於是他叫我把屁股翹起來對著他,接著就感覺有東西緩緩地進入我的肛門。低頭向后面一看發現他的老二已經插進去了,或許是剛剛用水灌進去吧,把肛門撐的比較開,里面也有一點點水,根本沒有潤滑就已經可以順利的插入了。不久后,他的腹部已經能夠貼到了我的屁股,我才發覺他已經完全插入了,能夠感覺得出來他的屌很長,插的非常的深,但是卻一點也不痛,很舒服。之后他把屌慢慢的拔出我身體,等到完全拔出來了,他又一次完全插到底,這樣的動作重復了兩三次,然后把我轉過去叫我看他的屌,上面非常的干凈,而且真的很大,但是比我還長,大約有18左右、粗的很。一邊看著他的屌我的手一邊摸摸我的括約肌,被撐的松松的,里面還有液體緩緩流出,簡直就像女人的陰道。

“草!比操你媽媽還爽,你還是個處男,今天爽死你。”說著一把把我抱起,抱到房間。他要我跟狗一樣跪在床上,他從后面握著他的肉棒湊到我的肛門前面,用龜頭在我的括約肌掃了幾下,然后緩緩的插進去,當插到一半的時候他就開始往外拔,當我感覺到他的龜頭已經快要脫離我的時候我的肛門一用力夾住了他的龜頭,然后他拍拍我要我放放松,我放開了他的龜頭,結果他像發瘋一樣把整根18公分的大肉棒插到最底,突如其來的這麼一頂我哪受的了,不能控制的放聲叫了出來,然后他又拔出來,又一插到底,如此這樣重復兩三次,他把整根屌完全拔出來,這時我沒力氣再去夾住他的老二不讓他離開,然后他的手指在我的洞口遊移,接著試著要把我的洞口再稍微撐大一點。接著他又開始把他的J8插入我的肛門,插到底之后他在我的耳邊說:“要開始了喔”接著就挺直上身風狂的抽干我的肛門。每一次抽出后都用非常快的速度再沖回我身體的最深處,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松松的陰囊隨著抽插的節奏拍打著我的我的屁股。

大約被他干了5分鐘后,他開始調整進入的角度,然后龜頭朝著我的下腹部直線沖刺過去,這下我真的受不了了,開始沒完沒了的放聲淫叫。”恩...阿...不要阿...你插太深了,這樣我受不了阿~恩..恩...18公分真的太長了,每一下都頂到我的前列腺我沒辦法忍受這樣的刺激,已經開始求饒了。“這樣就不行啦?那后面怎麼?”於是他開始加大幅度,加快速度繼續撞擊我的前列腺。每一下的撞擊都太過強烈我已經快要崩潰了,於是身體就開始本能的想要離開這樣過於強烈的刺激,我的身體開始往前爬,一點一點,直到他地大肉棒已經沒辦法再撞擊到我的前列腺時他發現了我一直在逃避他的撞擊。“不要跑”他拖著我的腰部把我拉回去,配合自己一口氣用力把肉棒插到最深,這一下把我徹底崩潰了。我把屁眼往他的身體送過去,上半身跟下半身幾乎縮在一起,我的卵蛋猛烈的晃著,我已經沒有力氣去管其他的事了,此刻我只想被干。

他就像一頭發情的公狗趴在我身上,18公分的大屌只抽出5公分左右就又插回去,快速的插著。20多分鐘過去了,他開始加大幅度跟速度,我的屁眼已經被插到發紅,最后他用力往里面一頂,一聲低吼,好幾道滾燙的精液射入我的體內,之后他又開始抽插,大約一分鐘后才拔出我的肛門。她的肉棒抽出我的肛門后,我還清楚的看到上面沾滿了精液。“休息一下吧~”他說。我就這樣趴在床上,不停的喘氣,一段時間后他說要看看精液流出來了沒,要我把屁股擡高,“流出來了...”他說”“剛好拿來潤滑”於是就用已經勃起的龜頭把流出來的精液刮回肛門,然后順勢又插了進去,又開始抽插我的屁眼,不過他這次不是一直撞及我的前列腺,有點往我腰部頂的感覺。他每干一下我都因為腸壁跟他肉棒的摩擦跟腰部的酸麻感覺發出淫蕩的叫聲:“啊啊...好爽...插進去一點...”。第一砲被他干了將近半小時,現在又來一次,我真的被干瘋了,就讓他干吧。又是一次二十多分鐘的瘋狂抽插,我的屁眼已經暢通無阻,暫時失去收縮能力。

攻擊完腰部之后,他的老二再度攻擊我的前列腺,盡管已經沒力了,我還是因為受不了這樣的抽干而發出淫叫。看到我的馬眼一直不停的滲出淫水,床單都濕了。我甚至不知道我有沒有射精,只覺得下腹部好漲,好像有東西要從我老二里跑出來一樣,然后又是一大坨透明的前列腺液從我的馬眼流出來。突然,他把手伸到我老二上,摸摸我的龜頭“哈哈,你很high喔!水都流這麼多出來了”他淫蕩的說著,手在我馬眼附近遊移,前后兩道刺激讓我瘋狂了“啊...好舒服阿...還不都是你害的我流這麼多出來!”我說著。聽到這句話,他停止了抽插動作,然后把老二深深的塞進我的肛門,靠在我耳邊說:“我害你?怎個害法?是不是這樣?”說完就把老二完全拔出來然后瞬間用力全插回去。“啊~~~“我被插的只能哀求。他看到我只有哀號就又再問了一次”說~是不是這樣?“然后又再深深的頂了一次,我根本說不出話來,他又再深深的頂了一次,我才發覺我很喜歡被他干的感覺,我把P眼直往他老二塞過去想要再插深一點。他見我一直想要再插深一點,便問道:“喜歡被我干嗎?”我爽的沒辦法講話,只能猛搖頭。

過沒多久,他說要射了,又加快速度插了數十下后拔了出來,看到他搓著發紅的老二,馬眼對著我的洞口,把一道道粘稠滾燙的精液射到我肛門里,全部射完后他又把老二插了進去繼續抽插了一分多鐘才又拔出來。拔出來之后,我累癱了,就這樣直接趴在床上,動也動不了,他就直接坐在我旁邊,靠著?壁,半硬的老二上面沾著他自己的精液,粘稠的精液緩慢的從他的大肉棒上往下流,蔓延到兩顆碩大的卵蛋上。可能是精液在卵蛋上流動讓他覺得有些癢吧,他用手把自己的卵蛋捧起來把上面的精液擦干。我不知道哪來的沖動,爬到他身邊,像是一個小孩子肚子餓了要找媽媽喝奶一樣,跟他說:“全部給我吧!”我看著他笑了一下,就把他的半硬不軟的老二捧來,把上面的精液全都舔干凈,也把他的卵蛋放進嘴里好好的品一下。說真的,比起硬梆梆的大肉棒,我更喜歡吃不會太硬的J8。

他摸著我我的頭,笑著說:“真有你的,床上工夫比你媽強多了。這個后爸我當定了,以后操完你媽,再操你。”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遷愛
叮咚”

“誰呀!”心想,我正在洗澡誰來敲門。

我裹了條毛巾,去開門。

“原來是你啊?!”只見門外站著位穿著體面的男士。他叫張明,今年27歲,不久之后就會成為我的繼父。

事情還要從2個月前說,一天母親跟我說,準備給我找個后爸。想想也是,父親在我18歲時候去世至今已經6年了,媽媽守了6年寡也難為她了。

“我現在自己獨立了,我無所謂的,只要對你好就行了。”我邊玩電腦邊說。

“那后天是週末,我們請他來吃頓飯大家熟悉一下吧!”母親見我這麼通情達理,很是高興。

“隨便!”

很快到了請客那天了,我下班回家,看到門口多了雙男性皮鞋,想必他已經來了吧!

媽媽不在家,我往客廳瞄了一眼,一位大約27歲左右的男的坐在沙發上。

“請問你就是張明嗎?”我疑惑的問。

“是呀!你是峰峰吧!”他站起來走向我準備和我握手。

我真素有點驚訝,沒想到即將成為我繼父的男人如此年輕,做我哥哥還差不多。

我由於發愣,手沒伸出去,他主動握住我的手說:“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啊!!哦哦!!!”我附和著,其實心里已經打翻五味瓶不是滋味了。

我仔細端詳他,短袖西裝襯衫,貼身的那種,能勾出完美的身線,尤其是兩塊胸肌更是明顯;下面穿著黑色西裝褲,看起來腿好粗,好性感!樣子當然沒得說,短短的頭發,眼睛是雙眼皮,鼻子很有輪廓,小麥色的皮膚,嘴唇很薄,嘴角微微上揚,看著有股邪邪的味道,嘴巴很好看,一看就是個吹蕭的好嘴!他那西裝下結實勻稱的身體和檔部那包高高的突起都成了我SY時幻想的片段。

他把我拉到沙發上,寒暄起來。我看到他的包在旁邊,“你在哪里上班?”

“哦!我在你媽媽公司做財務。”

“哦!那你是和我媽一起下班的?!”說著,門開了,母親提著大包小包的進了門。

“峰峰!回來了!快幫媽媽拿菜,重死了。”

“我來吧!”張明強著走到門口。

“隨便買點好勒!還買這麼多。”他帶著怪罪的口吻,和母親有說有笑的進了廚房。

我突然有種犯惡的感覺,一想到這麼年輕的男人就將成為我的父親,我就難以接受。不過我還是很有禮貌和他吃完了這頓飯,飯后他做了很多家務:掃地、擦桌子、洗碗。儼然已經把這里當作自己的家。而我只是不作聲默默看著。

他走了之后,我和母親大吵了一頓,最后一氣之下,離家出走了。那天晚上,我睡在同學家,第二天,我回家收拾一下行李,搬出去和同事合租了。

雖然事后,我也有點悔意,發了條道歉的短信給母親,可是我在短信中說的很清楚,我還是無法接受一個只比我大3歲的男人做我父親,我需要一段時間快取。

就這樣,我開始外面獨自住宿生活。

“你今天不用上班嗎?我還在洗澡呢?!”我冷冷的問。

“你管你洗吧!你媽媽放我半天假,要我帶點東西給你,她知道你口叼,外面吃不慣叫我買點你喜歡吃的菜和零食。”他邊說邊把東西放進冰箱。

嘩嘩~~~~~~~~我又開始洗,蒸汽使我看不見外面的情況。

突然,門一拉開,是張明。他都已經脫個精光了,寬厚的肩,結實的胸肌,兩顆嫩紅的突起,肚臍為起點一路的汗毛延伸到腰帶里,下面穿著一條包的很緊的肉色內褲,由於水濺到上面,變的透明了。

“我在洗澡,儂組撒(上海話)?”我很生氣但有點不知所措。

“別裝正經了,你電腦盤里的東西,我早看見了。還不錯,喜歡大吊男,今天讓爸爸來讓你嘗嘗。”

他的一番話讓我想起,當時走的太急沒把這些東西刪掉。

“什麼爸爸?!別搞笑了,你的歲數做我哥還差不多。”

“哦!那就讓哥來爽死你。”說著,強吻我,整個人也順勢擠進狹小的淋浴房,水順著身體的曲線流下,那結實的后背,緊緊的渾圓上翹的臀,筆直的腿。他的舌頭很靈活,在我牙齒間穿梭。

“你還KISS過吧!讓哥哥教你。”一把我的嘴張大,舌頭伸進嘴里開始和我的纏繞在一起,有時候出來的時候,舌尖都會帶著我的唾液。邊KISS,手不停地摸我下體,不停地抓我屁股,有時還拍打。

“沒想到,看你蠻瘦的,屁股還是蠻緊的。”把我的手撫摩他的內褲,最后他把內褲拉下,硬梆梆的大老二彈了出來,在空中甩了甩,掛在下面的陰囊也跟他一樣,鬆到兩個卵蛋都看的非常清楚。我急忙跪在這個即將成為我繼父的男人面前,雙手掌著他的臀,用我的嘴用我最虔誠的心開始了我最誠摯的服務.張明的龜頭真的很大,大的我的嘴有點包不住,我小心的從他的陰囊沿著他緊貼著小腹的陰莖再到他那碩大的深紫色的龜頭來回的舔弄,他茂盛的陰毛劃過我的臉,癢癢的,鼻腔里充斥著男人特有的體味.他的JJ硬的不行,尿道口的淫水順著JJ滑下,全被我舔了去,真是世上最好的美味!

日,你個騷貨真會舔!張明的聲音興奮的帶著顫抖,身體慢慢的退后,靠在了蓬頭下的?面。

聽到了張明的表揚,我更加的賣力,把嘴張到最大一口含上了他的龜頭,他的JJ好燙,仿佛要把我嘴融化了一樣,我的唇感受著龜頭的平滑,冠狀溝凹陷的粗糙,我的舌頭在他的龜頭快速的環繞,擡起眼只見張明的腹肌規律的抽動中,乳頭硬挺著隨著胸腔的起伏浮動.他的頭向上仰起,眼微張,小麥色的雙黠泛著潮紅,嘴張開大口的呼著氣,蓬頭的水順著頭頂流下,流過他刀削般的臉,流過他嫩紅的乳頭,順著他八塊腹肌中間的縫隙,延著他的JJ流到我嘴里,最后滴落在瓷磚上。

嗚!好爽,你個騷貨,吹的我好爽...張明舒服的全身都顫抖起來。

突然,他的兩只手緊緊把住了我的頭,在我嘴里抽插起來,他插的很用力,每一下都探到了喉嚨深處,有時插到最深處還要停留十幾秒哇....突然的深插讓我錯不及防,伴隨他的插入有種想吐的感覺,他停留的時間讓我感覺自己快窒息了!下意識的想推開他,但實在敵不過他的力氣。。。於是我趕緊調整自己的喉嚨更加賣力的吸允著他的JJ。

啊,好爽,操你的嘴真的好爽!

不知是他的鼓勵還是習慣了的關係,幾分鐘后,惡心的感覺沒有了,取而代之全是為他服務光榮,幸福的感覺.感受著他的JJ在口中在喉嚨停留時那微微的顫動,品嘗著他JJ不斷湧出的淫水...我感覺欲望那麼的強烈,一如張明JJ的炙熱,一如張明JJ淫水的湧動...我一只手握著他的臀,一只手擼動著自己的早已濕的不行的JJ,興奮的無以言表。

“已經等不及啦?你老二敲的老高!”

“恩!!”

因為他想不帶套做,所以要先把我的肛門洗干凈。他把蓮蓬頭拆掉,把水管口對著我的肛門,不停沖水,他還用他的手指把我的括約肌輕輕張開。最后把整個水管插進我的P眼,進行灌腸,我覺得好漲,滿了就不停的往外排水。幾次之后,我排出的水變的無色透明了,於是他叫我把屁股翹起來對著他,接著就感覺有東西緩緩地進入我的肛門。低頭向后面一看發現他的老二已經插進去了,或許是剛剛用水灌進去吧,把肛門撐的比較開,里面也有一點點水,根本沒有潤滑就已經可以順利的插入了。不久后,他的腹部已經能夠貼到了我的屁股,我才發覺他已經完全插入了,能夠感覺得出來他的屌很長,插的非常的深,但是卻一點也不痛,很舒服。之后他把屌慢慢的拔出我身體,等到完全拔出來了,他又一次完全插到底,這樣的動作重復了兩三次,然后把我轉過去叫我看他的屌,上面非常的干凈,而且真的很大,但是比我還長,大約有18左右、粗的很。一邊看著他的屌我的手一邊摸摸我的括約肌,被撐的松松的,里面還有液體緩緩流出,簡直就像女人的陰道。

“草!比操你媽媽還爽,你還是個處男,今天爽死你。”說著一把把我抱起,抱到房間。他要我跟狗一樣跪在床上,他從后面握著他的肉棒湊到我的肛門前面,用龜頭在我的括約肌掃了幾下,然后緩緩的插進去,當插到一半的時候他就開始往外拔,當我感覺到他的龜頭已經快要脫離我的時候我的肛門一用力夾住了他的龜頭,然后他拍拍我要我放放松,我放開了他的龜頭,結果他像發瘋一樣把整根18公分的大肉棒插到最底,突如其來的這麼一頂我哪受的了,不能控制的放聲叫了出來,然后他又拔出來,又一插到底,如此這樣重復兩三次,他把整根屌完全拔出來,這時我沒力氣再去夾住他的老二不讓他離開,然后他的手指在我的洞口遊移,接著試著要把我的洞口再稍微撐大一點。接著他又開始把他的J8插入我的肛門,插到底之后他在我的耳邊說:“要開始了喔”接著就挺直上身風狂的抽干我的肛門。每一次抽出后都用非常快的速度再沖回我身體的最深處,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松松的陰囊隨著抽插的節奏拍打著我的我的屁股。

大約被他干了5分鐘后,他開始調整進入的角度,然后龜頭朝著我的下腹部直線沖刺過去,這下我真的受不了了,開始沒完沒了的放聲淫叫。”恩...阿...不要阿...你插太深了,這樣我受不了阿~恩..恩...18公分真的太長了,每一下都頂到我的前列腺我沒辦法忍受這樣的刺激,已經開始求饒了。“這樣就不行啦?那后面怎麼?”於是他開始加大幅度,加快速度繼續撞擊我的前列腺。每一下的撞擊都太過強烈我已經快要崩潰了,於是身體就開始本能的想要離開這樣過於強烈的刺激,我的身體開始往前爬,一點一點,直到他地大肉棒已經沒辦法再撞擊到我的前列腺時他發現了我一直在逃避他的撞擊。“不要跑”他拖著我的腰部把我拉回去,配合自己一口氣用力把肉棒插到最深,這一下把我徹底崩潰了。我把屁眼往他的身體送過去,上半身跟下半身幾乎縮在一起,我的卵蛋猛烈的晃著,我已經沒有力氣去管其他的事了,此刻我只想被干。

他就像一頭發情的公狗趴在我身上,18公分的大屌只抽出5公分左右就又插回去,快速的插著。20多分鐘過去了,他開始加大幅度跟速度,我的屁眼已經被插到發紅,最后他用力往里面一頂,一聲低吼,好幾道滾燙的精液射入我的體內,之后他又開始抽插,大約一分鐘后才拔出我的肛門。她的肉棒抽出我的肛門后,我還清楚的看到上面沾滿了精液。“休息一下吧~”他說。我就這樣趴在床上,不停的喘氣,一段時間后他說要看看精液流出來了沒,要我把屁股擡高,“流出來了...”他說”“剛好拿來潤滑”於是就用已經勃起的龜頭把流出來的精液刮回肛門,然后順勢又插了進去,又開始抽插我的屁眼,不過他這次不是一直撞及我的前列腺,有點往我腰部頂的感覺。他每干一下我都因為腸壁跟他肉棒的摩擦跟腰部的酸麻感覺發出淫蕩的叫聲:“啊啊...好爽...插進去一點...”。第一砲被他干了將近半小時,現在又來一次,我真的被干瘋了,就讓他干吧。又是一次二十多分鐘的瘋狂抽插,我的屁眼已經暢通無阻,暫時失去收縮能力。

攻擊完腰部之后,他的老二再度攻擊我的前列腺,盡管已經沒力了,我還是因為受不了這樣的抽干而發出淫叫。看到我的馬眼一直不停的滲出淫水,床單都濕了。我甚至不知道我有沒有射精,只覺得下腹部好漲,好像有東西要從我老二里跑出來一樣,然后又是一大坨透明的前列腺液從我的馬眼流出來。突然,他把手伸到我老二上,摸摸我的龜頭“哈哈,你很high喔!水都流這麼多出來了”他淫蕩的說著,手在我馬眼附近遊移,前后兩道刺激讓我瘋狂了“啊...好舒服阿...還不都是你害的我流這麼多出來!”我說著。聽到這句話,他停止了抽插動作,然后把老二深深的塞進我的肛門,靠在我耳邊說:“我害你?怎個害法?是不是這樣?”說完就把老二完全拔出來然后瞬間用力全插回去。“啊~~~“我被插的只能哀求。他看到我只有哀號就又再問了一次”說~是不是這樣?“然后又再深深的頂了一次,我根本說不出話來,他又再深深的頂了一次,我才發覺我很喜歡被他干的感覺,我把P眼直往他老二塞過去想要再插深一點。他見我一直想要再插深一點,便問道:“喜歡被我干嗎?”我爽的沒辦法講話,只能猛搖頭。

過沒多久,他說要射了,又加快速度插了數十下后拔了出來,看到他搓著發紅的老二,馬眼對著我的洞口,把一道道粘稠滾燙的精液射到我肛門里,全部射完后他又把老二插了進去繼續抽插了一分多鐘才又拔出來。拔出來之后,我累癱了,就這樣直接趴在床上,動也動不了,他就直接坐在我旁邊,靠著?壁,半硬的老二上面沾著他自己的精液,粘稠的精液緩慢的從他的大肉棒上往下流,蔓延到兩顆碩大的卵蛋上。可能是精液在卵蛋上流動讓他覺得有些癢吧,他用手把自己的卵蛋捧起來把上面的精液擦干。我不知道哪來的沖動,爬到他身邊,像是一個小孩子肚子餓了要找媽媽喝奶一樣,跟他說:“全部給我吧!”我看著他笑了一下,就把他的半硬不軟的老二捧來,把上面的精液全都舔干凈,也把他的卵蛋放進嘴里好好的品一下。說真的,比起硬梆梆的大肉棒,我更喜歡吃不會太硬的J8。

他摸著我我的頭,笑著說:“真有你的,床上工夫比你媽強多了。這個后爸我當定了,以后操完你媽,再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