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序章



2009年12月某日黃昏,在東莞市區地王大廈18樓,騰龍電子通訊有

限公司董事長吳默仰躺在軟軟的大沙發上,一隻手夾著中華,另一隻手放在胯間

的一頭秀髮的孫湘寧頭上。



此時的孫湘寧趴在吳默的兩腿間,頭部在一上一下地運動,嘴中還不時發出

勾魂的呻吟聲。吳默從喉嚨裡發出「歐了」的興奮聲音,他使勁地吸完了最後一

口煙後,將煙頭在煙鐘裡按滅,然後雙手抱緊孫湘寧的頭加快了運動。



此時的孫湘寧很乖,喉嚨裡屢次被吳默的陰莖深入進去,發出嘖嘖的聲響。



吳默叫道:「啊,寶貝,加快速度,我要來了!」



孫湘寧的嘴加快了上下運動的速度,然後隨著吳默發出長長的一聲呻吟,一

股人精急速射入,孫湘寧急忙鬆開吸允的雙唇,由於躲避的方向不對,眼睛及臉

部上被吳默的精液粘上。



……



孫湘寧是某報社記者,一朵盛開的嬌豔之花,是吳默培育了多年的妻妹,但

自從老婆孫雙寧出軌以來,這個剛從名牌大學中文系畢業的妻妹便一夜之間轉變

成了情人兼女朋友。



「姐夫,爽不爽?」孫湘寧仰起頭看著吳默,眼睛裡的浴火燃燒正旺。



吳默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然後點點頭:「嗯,技術不錯,比你姐姐強!」



孫湘寧問:「我姐沒這技術,她居然還會在外面有情人?!」



吳默有點黯然神傷,大凡被老婆戴著一頂綠帽子的男人,似乎都會這樣子。

吳默說:「當初為了追你姐,我花了十年的努力。可如今,她卻背叛了我。唉,

世事無常!」



孫湘寧將吳默的褲扣的拉鏈拉上,然後爬到吳默的身上,嬌聲道:「姐夫,

別傷心,還有我呢!」



吳默凝神地看著她那雙嫵媚的眼睛,然後慢慢地搖著頭說:「小妹,你終歸

還是要嫁人的,咱們這樣只是暫時的。」孫湘寧一聽這話,突然就將一雙潔白飽

滿的雙乳壓在他的嘴巴上,不讓他再說下去。



吳默舉手將這雙大奶子捧在手中,指尖輕輕地揉捏著粉紅色的乳頭,孫湘寧

嘴中發出一聲輕吟,宛如銷魂的音樂在室內漂浮,吳默身體上的慾望又再次被喚

起,他心道:「操,我怎麼像年輕的小夥子一樣硬起的這麼快?!」



……



而此時吳默的老婆孫雙寧,正在一男子身下興奮地扭動著身子,屁股難以抑

制地朝上使勁地頂著,那樣子像是要把這男人吞沒到身體裡去。



……



孫湘寧感覺到了吳默的硬度,輕笑一聲說:「姐夫還想要?」



吳默有點不好意思,說:「都是你這小妖精給鬧的,來,你給我插進去。」



孫湘寧卻迅速如泥鰍似的滑下身子到地上,退後一步笑著說:「不了,你已

經射了一次了,再搞你身體承受不住。等休息好了,我再給你插。」



吳默哈哈一笑,站起身來要去捉她,孫湘寧依舊躲閃著。兩人鬧騰了一陣之

後,吳默一下靜止不動,而是轉身站在落地窗前附身看著外面的輝煌燈火。然後

一股焦慮憤懣的情緒悄然爬上來,他再次點燃一支中華煙。



孫湘寧裸著身子趴在他的後背上,輕聲說:「秦建忠揚言要出資1000萬

收購咱們騰龍,哼,好大的口氣!」



吳默沒說話,許久後才說:「你去採訪他沒?」



孫湘寧點點頭說:「這傢夥是個色鬼,採訪時他老盯著我看。」



吳默忽地哈哈一笑道:「他盯著你哪裡看?」



孫湘寧不說話,放開他的後背到沙發上穿衣服。



吳默沒有轉身,背對著孫湘寧道:「你覺得他能出到一千萬的價格嗎?」



孫湘寧有點詫異,反問道:「姐夫,你不是真要把公司給賣了吧?」



吳默再次發出大笑聲,說道:「老子600家門店的規模,光流動資金就有

1個億,他居然只出1000萬?實在是可笑之極,他媽媽的!」



此時,電話響起,在他的大班台上是一台剛上市不久的蘋果4吳默走過去看

到是主管營銷中心的副總趙天龍,立即回應道:「我在!」語氣乾脆果斷,顯出

老闆的威嚴。



趙天龍道:「老闆,事情辦妥了。」



吳默心裡湧上來一陣激動,但對著自己的部下,他內心的任何變化從不表現

出來,而是壓抑著。吳默說:「好,趙總辛苦了!具體的我們在老地方喝茶再詳

談。」



趙天龍急忙回答道:「好好,聽老闆的安排!」



吳默對孫湘寧說:「你現在是回報社還是…」



孫湘寧答應:「我哪裡也不去,跟著你。」



吳默哈哈笑著說:「那好,跟我去一個地方!」



孫湘寧疑問道:「去哪裡啊,姐夫?」



吳默拿起大班台上的車鑰匙,然後拿起沙發上的西裝,孫湘寧緊隨在後面,

在辦公室的轉角處就是電梯入口。在電梯裡,孫湘寧伏在吳默的耳邊說:「姐夫

,你的雞巴真大。」



吳默詫異地看著孫湘寧嬌媚的臉蛋,問道:「你見過比我的還要小的?」



孫湘寧點點頭說:「那外國的男優,除了黑人的,你的不比白人的小!」



吳默哈哈一笑,又說道:「可你姐還不滿足,每次操她,都大呼小叫的。」



孫湘寧問道:「我還不是一樣?!那是極致的快感,你不懂!」



兩人說著及其淫蕩的話語,電梯門開了,吳默按下了負一樓鍵,電梯緩緩直

落而下時,孫湘寧伸手隔著褲子撫摸著吳默的陰莖,說:「姐夫,在電梯裡來一

回行不?」



吳默驚異地看著她道:「你小丫頭膽子不小,這電梯裡有攝像頭,想姐夫身

敗名裂是吧?」



孫湘寧急忙收回手,不再放肆。不一會到了負一樓停車場,吳默找到自己的

車位,然後啟動向東莞市鎮區方向駛去。



上高速時,孫湘寧問:「姐夫,咱們這是去哪?」



吳默答道:「虎門。」



車子繼續向前駛去,坐在副駕駛上的孫湘寧扭開了電台,一首輕音樂緩緩流

淌而出。從東莞市區到虎門,走高速也要差不多40分鐘,所以聽著這如水般流

淌的輕音樂是一種心靈極致的享受。



但是,孫湘寧的慾望又升騰起來,將左手悄悄地摸向了吳默的褲襠,並拉下

拉鏈,將吳默的陰莖釋放出來。吳默沒有阻止她,任憑她的撫摸。一會後,孫湘

寧對吳默說:「姐夫,你專心開車,我給你口。」



吳默嗯了聲,孫湘寧便趴下身子,一口含住了吳默長達20釐米的陰莖,開

始舔和吸允。快過去了10分鐘了,吳默的陰莖越發堅硬,怒髮衝冠,但是就沒

有東西射出來。



孫湘寧搞累了,不得已吐出吳默的陰莖,然後長舒一口氣道:「姐夫,你的

耐力真強,這樣還搞不定!」



吳默哈哈大笑著:「姐夫不是凡人,射過一次後,再怎麼弄就是不出來,你

又不是沒試過。」



孫湘寧嘆口氣道:「我姐真是有眼無珠啊,放著這麼好的寶貝不用,偏要去

搞什麼紅杏出牆,犯賤。」



吳默許久才說:「你姐的性慾很強,身體像個泉眼,搞得床上都是她流出來

的水水,我也受不了她。」



孫湘寧有點不相信,問道:「我姐真是因為性的緣故背叛你?」



吳默搖搖頭說:「不全是,因為我平時應酬很多,也很少陪她,再加上有一

次她偷看了我手機上的短信,所以就,總之你姐的報復心太強。」



孫湘寧問:「短信內容是什麼?」



吳默說:「是怡紅書院的綠婀,那是好久沒有去光顧她的書院了,給我發了

一個很想我的短信。」



孫湘寧問:「怡紅書院在哪裡?綠婀與你是情人關係?」



吳默搖搖頭道:「那是一個異常隱秘的地方,一般人找不到,是專供身家過

億的老闆和高級別政府官員去的地方!」



孫湘寧依舊不依不饒:「說,你是不是肏過她?」



吳默點點頭,但緊接著又解釋說:「那是在我和你姐長期沒有性生活期間的

空位補缺,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情人關係。」



孫湘寧繼續追問:「那是不是就是說,怡紅書院就是個高級桑拿的地方?」



吳默沈默了一會才回答說:「是高級SPA不是桑拿。但這個綠婀是書院的

主人,據說是碩士研究生,和你一樣。但是,我不知道她為何要做這個行當?」



孫湘寧不再說話,顯然是生氣了。



吳默說:「怎麼了,和你姐一樣生氣了?」



孫湘寧輕蔑地哼了一聲:「老子才不生氣了,就是一個高級婊子而已嘛,有

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吳默微微一笑道:「有機會我帶你去。」



孫湘寧扭扭頭說:「老子才不去那種破地方。」



吳默又問道:「真不想去?還是吃醋了?」



孫湘寧呼哧一笑說:「如果姐夫以後不再肏她我就給你面子,去看看!」



吳默哈哈大笑,然後腳踩油門,慢慢下了高速駛入虎門鎮區。



……



在香格里拉酒店的酒吧間,兩男一女坐在沙發上,輕鬆緩慢的音樂在周圍流

動,如同慢入心扉的情人間的傾訴。



吳默微笑著對趙天龍介紹說:「這是我小姨子孫湘寧,目前在時報做記者。」



趙天龍顯得很謙遜地對孫湘寧打招呼:「孫小姐,你好!」



孫湘寧大大咧咧地說:「趙總打電話時,我就在我姐夫身邊,我知道你。」



吳默打斷孫湘寧的話,直接就問趙天龍:「李教授如何回應的?」



趙天龍說:「我把咱們的項目計劃解釋清楚後,李教授當時就很感興趣,說

如果這件事能做成功,符合國家的三農扶持政策,是一個利國利民的大事。他說

他願意做我們惠農寶項目的首席教授。」



吳默面露喜色,但是語氣還是很凝重:「很好,待遇問題有沒有談?」



趙天龍遲疑了下又很快說:「談了,李教授說就是不給他一分錢報酬,他也

願意出面找政府部門協商!」



吳默點點頭:「那就好,我們現在急需要拿到政府的立項許可和經費,恐怕

光李教授還不行,必須得輔以其他手段。」



趙天龍點點頭:「要想拿到立項許可證,光靠李教授還不行,他也表達了這

層意思。說是其他問題要我們自己去解決,想必就是您所說的『其他手段』了!」



吳默說:「這個你不必擔心,我已準備了充足的活動資金,只要能獲得這個

項目,多少錢都值得。另外,就是目前行業形勢有些低迷,這個月的業績指標全

公司只完成了80%你要想辦法將業績穩住。」



趙天龍點點頭,遲疑了會又問道:「只是,咱們的惠農寶現在還沒影兒啊。」



吳默微微一笑:「這個你不用擔心,我現在是許可證和技術研發同時在進行,

你只負責公關這個關口,需要經費就寫報告到財務那裡支取就行。」



吳默最後又囑咐道:「目前,這個項目的背景及相關信息必須嚴守,不可有

任何洩露。趙總,你懂的!」



趙天龍站起身說:「老闆大可放心,我知道它的要害性。」



吳默沒有起身,點點頭:「那好,趙總開車小心,你可掌握著騰龍公司的未

來命運啊!」



趙天龍離開後,孫湘寧疑問地看著吳默。



吳默說:「我知道你想問為什麼,我能帶你到這裡來,就是想讓你知道,騰

龍集團公司未來前景一片光明,秦建忠,哼,走著瞧!」



孫湘寧很聰明,沒有說話,等著吳默繼續說下去。



吳默說道:「我讓你到報社做記者,是預先已經想好的,接下來可能該你上

場了!」



孫湘寧說:「我可以作什麼?」



吳默說:「貼身秘書。」



孫湘寧楞了半晌,還是不明白。



吳默又說:「姐夫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這盤棋關係著姐夫的未來,也就是騰

龍集團的明天。問下你,在象棋中最厲害的棋子是什麼?」



孫湘寧想了想說:「車?」



吳默沒有回答,站起身說:「我們今晚就在這裡過夜,明早再回東莞,如何?」



孫湘寧說:「好啊,一切聽您的,吳董事長!」



吳默笑了笑,然後招手叫來一個男服務生,說:「幫我訂個房間。」



男孩弓腰點頭,回轉身到服務台,不一會快步跑過來,將門卡捧到吳默面前

說:「吳總,您的房號是888這邊請!」



孫湘寧挎著吳默的右手臂走入酒店的電梯,孫湘寧如同一隻綿羊般依偎在吳

默的懷裡。到達房間後,孫湘寧才算是真正開了眼界,金碧輝煌,潔白的大浴缸

一下子吸引了她的視線。



這個浴缸就在房間的角落處,孫湘寧進門在瞬間驚愕之後,便回轉身爬在吳

默身上使勁地親,然後轉身脫衣服,在吳默的視線下跨入飄著粉紅色玫瑰花瓣的

浴缸裡。



吳默微笑著走到酒壁櫃前,拿出一瓶紅酒,在兩個高腳杯倒上半杯,拿著送

到浴缸裡的孫湘寧身邊。



孫湘寧仰躺在浴缸中,飄著熱氣的水面上是一朵朵浮起的玫瑰,存托出孫湘

寧潔白的面頰,是一幅絕美的畫面,吳默有些陶醉。



孫湘寧喝了一口紅酒,然後對吳默說:「姐夫,我們在浴缸裡做愛,在飄著

玫瑰花的水裡做愛,是不是很美很美的事情?」



吳默點點頭,然後脫下衣服也躺進浴缸裡。孫湘寧放下酒杯,然後沈入水裡

遊到吳默的身下,雙手輕輕搓揉著吳默的陰莖,蛋蛋還有肛門,一種麻酥酥的感

覺沖上吳默的腦子。



吳默在水下輕撫著孫湘寧的頭,嘴裡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讓他沒想到的是,

孫湘寧居然就在水中含住了他的陰莖,隨著陰莖在她嘴裡進出,水面上冒起了小

泡泡。



一會,孫湘寧吐出了陰莖,開始用舌尖舔著蛋蛋,鬆軟柔滑的舌尖舔過之後

,孫湘寧將他的兩個蛋蛋含進了嘴裡,一個手指滑向了他的肛門部位,隨後舌尖

也滑過來,吳默想:「這小姨子從哪裡學來的?」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很享受。



孫湘寧玩了一會他的後門,然後浮出水面雙手摟在他的脖子處,說道:「吳

默,肏我!」



吳默沒有注意到孫湘寧稱呼的變化,腦子裡被精蟲佔駐,堅挺如鐵棒的陰莖

順著孫湘寧的洞口,朝前一挺就滑了進去。



吳默是仰躺在浴缸邊,屁股藉著水的浮力如同有隻手在托著,但是孫湘寧感

覺力度不大,便舉起雙腳抵著浴缸沿,屁股開始強有力的運動。



吳默叫著:「哦,寶貝,哥哥的雞巴大不?」



孫湘寧呻吟著:「大,不但大,還長,插到我最裡面了,有點痛但痛的舒服

,麻麻的酥酥的,太爽了。」



吳默使勁立起身來,然後抱著孫湘寧說:「閉上眼,咱們到水裡去做。」



孫湘寧閉上眼,吳默依然插在孫湘寧的逼逼裡,然後兩人慢慢沈入水下,一

分鐘之後兩人齊刷刷地浮出水面。孫湘寧將舌頭插進吳默的嘴中,開始了瘋狂的

激吻。兩人的性器官並沒有分離,而是緊緊結合在一起,水中的玫瑰花隨著動盪

的水面四處飄走,遠觀時是一種嬌豔的美麗,但同時又是一種淫蕩的美麗。



在水裡的抽插,令孫湘寧緊閉的陰道口更加潤滑,她感到隨著吳默的插入抽

出有水流進入和流出,溫熱的水被吳默的陰莖帶入陰道,那種熱熱的感覺是如此

的銷魂蝕骨。



孫湘寧不想吳默難以忍受這種強烈的刺激而過早地結束,便從吳默的身體上

滑落下來,含笑說道:「吳默,咱們就地取材,換種方式做。」



吳默問道:「怎麼做?」



孫湘寧將吳默拉起來走出浴缸,然後彎腰從水面上撈起幾朵玫瑰花,離開吳

默一段距離之後,她將雙腿完全打開,在吳默的直視下把玫瑰花塞入陰道里,並

特意留下一朵插在陰道口。



吳默詫異地看著她,不知何故。孫湘寧做完這個動作後,然後緊緊夾著玫瑰

移動到吳默跟前,雙手搭在他的雙肩上。吳默很快會意,挺起陰莖就要插進去。



孫湘寧搖搖頭說:「吳默,你抱我到床上去。」



吳默抱起她,兩人濕漉漉地身子倒在潔白的床單上。孫湘寧仰躺在床面上,

叉開雙腿,吳默看到插在陰道口的玫瑰在隨著孫湘寧的閉合顫動,那種勾魂的豔

麗讓吳默再也忍不住了,右手扶著陰莖就從玫瑰花下插入。



進去後,他感覺到別樣的柔軟,抽出陰莖看時才發現已經沾滿了玫瑰花瓣,

被陰道中的水流濕潤而顯出異麗無比的光澤來。



吳默的神經被刺激的要發狂,陰莖的力度更大,開始了快速地抽插。一會後

,他感覺自己忍不住了,此時卻被孫湘寧一把推開,吳默詫異地看著孫湘寧說:

「你想讓我墜機啊?」



孫湘寧妖豔地笑著,不說話,而是爬到跟前來,將沾滿玫瑰花瓣的陰莖插進

嘴裡,一下一下地開始深喉。在陰道里的急速抽插之後,再被她的這種慢鏡頭式

的深喉按摩,吳默感覺自己頻臨於崩潰的邊緣。



孫湘寧豔麗地笑著說:「我知道你快要射了,不急,我要你慢慢地享受我,

我要讓你有到天堂的高潮感受!」



吳默說:「那你嫁給我吧,我和你姐離婚。」



孫湘寧搖搖頭說:「你們男人不懂,將結婚被視為佔有,而且是絕對佔有。

或者說,是對女人的恩賜。我不要婚姻,就這樣吧陪在你身邊很好,結婚了感覺

就沒有了,也不會達到現在這種境界。」



說完這話,孫湘寧示意吳默不要再說下去,而是將陰莖插入口腔裡的玫瑰花

瓣吞下去,然後又一下將吳默近20釐米的陰莖插進喉嚨裡,瞬間抽出後發出劇

烈的咳嗽,兩眼流下淚水來。



從一個如花女人的嘴裡說出「大雞吧」這個詞,最是令人發狂。吳默同樣如

此,他無法再去顧忌孫湘寧的感受了,只想快點射出來,享受那瞬間的快感,於

是,他趴在孫湘寧的雙腿間,扶起陰莖對著陰道全根沒入。



孫湘寧發出一聲尖叫,那是一種突然來臨的高潮,在這叫聲裡,吳默忽然間

腦子麻木,全身發顫,陰莖在陰道里猛烈地激發,一股熱流射到了孫湘寧身體的

最深處,然後癱軟在孫湘寧的身體上。



孫湘寧大聲地叫著,被強烈的高潮淹沒,雙手使勁地摟著吳默的腰,屁股劇

烈地抖動。許久之後,吳默才想起來沒有戴避孕套,問道:「會不會懷上?」



孫湘寧呻吟著說:「今天是安全期,不會的。」



吳默撫摸著孫湘寧的雙乳說:「你看,這床單全濕了,沒法子睡覺了。」



孫湘寧說道:「我姐是不是這樣子?」



吳默點點頭說:「不過她那是從陰道里流出來的,咱們這是浴缸裡的。」



孫湘寧哈哈一笑,說:「我困了,你使勁地抱著我。」



吳默依言而行,然後不知何時兩人慢慢進入了夢境。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星期六俱樂部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序章



2009年12月某日黃昏,在東莞市區地王大廈18樓,騰龍電子通訊有

限公司董事長吳默仰躺在軟軟的大沙發上,一隻手夾著中華,另一隻手放在胯間

的一頭秀髮的孫湘寧頭上。



此時的孫湘寧趴在吳默的兩腿間,頭部在一上一下地運動,嘴中還不時發出

勾魂的呻吟聲。吳默從喉嚨裡發出「歐了」的興奮聲音,他使勁地吸完了最後一

口煙後,將煙頭在煙鐘裡按滅,然後雙手抱緊孫湘寧的頭加快了運動。



此時的孫湘寧很乖,喉嚨裡屢次被吳默的陰莖深入進去,發出嘖嘖的聲響。



吳默叫道:「啊,寶貝,加快速度,我要來了!」



孫湘寧的嘴加快了上下運動的速度,然後隨著吳默發出長長的一聲呻吟,一

股人精急速射入,孫湘寧急忙鬆開吸允的雙唇,由於躲避的方向不對,眼睛及臉

部上被吳默的精液粘上。



……



孫湘寧是某報社記者,一朵盛開的嬌豔之花,是吳默培育了多年的妻妹,但

自從老婆孫雙寧出軌以來,這個剛從名牌大學中文系畢業的妻妹便一夜之間轉變

成了情人兼女朋友。



「姐夫,爽不爽?」孫湘寧仰起頭看著吳默,眼睛裡的浴火燃燒正旺。



吳默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然後點點頭:「嗯,技術不錯,比你姐姐強!」



孫湘寧問:「我姐沒這技術,她居然還會在外面有情人?!」



吳默有點黯然神傷,大凡被老婆戴著一頂綠帽子的男人,似乎都會這樣子。

吳默說:「當初為了追你姐,我花了十年的努力。可如今,她卻背叛了我。唉,

世事無常!」



孫湘寧將吳默的褲扣的拉鏈拉上,然後爬到吳默的身上,嬌聲道:「姐夫,

別傷心,還有我呢!」



吳默凝神地看著她那雙嫵媚的眼睛,然後慢慢地搖著頭說:「小妹,你終歸

還是要嫁人的,咱們這樣只是暫時的。」孫湘寧一聽這話,突然就將一雙潔白飽

滿的雙乳壓在他的嘴巴上,不讓他再說下去。



吳默舉手將這雙大奶子捧在手中,指尖輕輕地揉捏著粉紅色的乳頭,孫湘寧

嘴中發出一聲輕吟,宛如銷魂的音樂在室內漂浮,吳默身體上的慾望又再次被喚

起,他心道:「操,我怎麼像年輕的小夥子一樣硬起的這麼快?!」



……



而此時吳默的老婆孫雙寧,正在一男子身下興奮地扭動著身子,屁股難以抑

制地朝上使勁地頂著,那樣子像是要把這男人吞沒到身體裡去。



……



孫湘寧感覺到了吳默的硬度,輕笑一聲說:「姐夫還想要?」



吳默有點不好意思,說:「都是你這小妖精給鬧的,來,你給我插進去。」



孫湘寧卻迅速如泥鰍似的滑下身子到地上,退後一步笑著說:「不了,你已

經射了一次了,再搞你身體承受不住。等休息好了,我再給你插。」



吳默哈哈一笑,站起身來要去捉她,孫湘寧依舊躲閃著。兩人鬧騰了一陣之

後,吳默一下靜止不動,而是轉身站在落地窗前附身看著外面的輝煌燈火。然後

一股焦慮憤懣的情緒悄然爬上來,他再次點燃一支中華煙。



孫湘寧裸著身子趴在他的後背上,輕聲說:「秦建忠揚言要出資1000萬

收購咱們騰龍,哼,好大的口氣!」



吳默沒說話,許久後才說:「你去採訪他沒?」



孫湘寧點點頭說:「這傢夥是個色鬼,採訪時他老盯著我看。」



吳默忽地哈哈一笑道:「他盯著你哪裡看?」



孫湘寧不說話,放開他的後背到沙發上穿衣服。



吳默沒有轉身,背對著孫湘寧道:「你覺得他能出到一千萬的價格嗎?」



孫湘寧有點詫異,反問道:「姐夫,你不是真要把公司給賣了吧?」



吳默再次發出大笑聲,說道:「老子600家門店的規模,光流動資金就有

1個億,他居然只出1000萬?實在是可笑之極,他媽媽的!」



此時,電話響起,在他的大班台上是一台剛上市不久的蘋果4吳默走過去看

到是主管營銷中心的副總趙天龍,立即回應道:「我在!」語氣乾脆果斷,顯出

老闆的威嚴。



趙天龍道:「老闆,事情辦妥了。」



吳默心裡湧上來一陣激動,但對著自己的部下,他內心的任何變化從不表現

出來,而是壓抑著。吳默說:「好,趙總辛苦了!具體的我們在老地方喝茶再詳

談。」



趙天龍急忙回答道:「好好,聽老闆的安排!」



吳默對孫湘寧說:「你現在是回報社還是…」



孫湘寧答應:「我哪裡也不去,跟著你。」



吳默哈哈笑著說:「那好,跟我去一個地方!」



孫湘寧疑問道:「去哪裡啊,姐夫?」



吳默拿起大班台上的車鑰匙,然後拿起沙發上的西裝,孫湘寧緊隨在後面,

在辦公室的轉角處就是電梯入口。在電梯裡,孫湘寧伏在吳默的耳邊說:「姐夫

,你的雞巴真大。」



吳默詫異地看著孫湘寧嬌媚的臉蛋,問道:「你見過比我的還要小的?」



孫湘寧點點頭說:「那外國的男優,除了黑人的,你的不比白人的小!」



吳默哈哈一笑,又說道:「可你姐還不滿足,每次操她,都大呼小叫的。」



孫湘寧問道:「我還不是一樣?!那是極致的快感,你不懂!」



兩人說著及其淫蕩的話語,電梯門開了,吳默按下了負一樓鍵,電梯緩緩直

落而下時,孫湘寧伸手隔著褲子撫摸著吳默的陰莖,說:「姐夫,在電梯裡來一

回行不?」



吳默驚異地看著她道:「你小丫頭膽子不小,這電梯裡有攝像頭,想姐夫身

敗名裂是吧?」



孫湘寧急忙收回手,不再放肆。不一會到了負一樓停車場,吳默找到自己的

車位,然後啟動向東莞市鎮區方向駛去。



上高速時,孫湘寧問:「姐夫,咱們這是去哪?」



吳默答道:「虎門。」



車子繼續向前駛去,坐在副駕駛上的孫湘寧扭開了電台,一首輕音樂緩緩流

淌而出。從東莞市區到虎門,走高速也要差不多40分鐘,所以聽著這如水般流

淌的輕音樂是一種心靈極致的享受。



但是,孫湘寧的慾望又升騰起來,將左手悄悄地摸向了吳默的褲襠,並拉下

拉鏈,將吳默的陰莖釋放出來。吳默沒有阻止她,任憑她的撫摸。一會後,孫湘

寧對吳默說:「姐夫,你專心開車,我給你口。」



吳默嗯了聲,孫湘寧便趴下身子,一口含住了吳默長達20釐米的陰莖,開

始舔和吸允。快過去了10分鐘了,吳默的陰莖越發堅硬,怒髮衝冠,但是就沒

有東西射出來。



孫湘寧搞累了,不得已吐出吳默的陰莖,然後長舒一口氣道:「姐夫,你的

耐力真強,這樣還搞不定!」



吳默哈哈大笑著:「姐夫不是凡人,射過一次後,再怎麼弄就是不出來,你

又不是沒試過。」



孫湘寧嘆口氣道:「我姐真是有眼無珠啊,放著這麼好的寶貝不用,偏要去

搞什麼紅杏出牆,犯賤。」



吳默許久才說:「你姐的性慾很強,身體像個泉眼,搞得床上都是她流出來

的水水,我也受不了她。」



孫湘寧有點不相信,問道:「我姐真是因為性的緣故背叛你?」



吳默搖搖頭說:「不全是,因為我平時應酬很多,也很少陪她,再加上有一

次她偷看了我手機上的短信,所以就,總之你姐的報復心太強。」



孫湘寧問:「短信內容是什麼?」



吳默說:「是怡紅書院的綠婀,那是好久沒有去光顧她的書院了,給我發了

一個很想我的短信。」



孫湘寧問:「怡紅書院在哪裡?綠婀與你是情人關係?」



吳默搖搖頭道:「那是一個異常隱秘的地方,一般人找不到,是專供身家過

億的老闆和高級別政府官員去的地方!」



孫湘寧依舊不依不饒:「說,你是不是肏過她?」



吳默點點頭,但緊接著又解釋說:「那是在我和你姐長期沒有性生活期間的

空位補缺,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情人關係。」



孫湘寧繼續追問:「那是不是就是說,怡紅書院就是個高級桑拿的地方?」



吳默沈默了一會才回答說:「是高級SPA不是桑拿。但這個綠婀是書院的

主人,據說是碩士研究生,和你一樣。但是,我不知道她為何要做這個行當?」



孫湘寧不再說話,顯然是生氣了。



吳默說:「怎麼了,和你姐一樣生氣了?」



孫湘寧輕蔑地哼了一聲:「老子才不生氣了,就是一個高級婊子而已嘛,有

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吳默微微一笑道:「有機會我帶你去。」



孫湘寧扭扭頭說:「老子才不去那種破地方。」



吳默又問道:「真不想去?還是吃醋了?」



孫湘寧呼哧一笑說:「如果姐夫以後不再肏她我就給你面子,去看看!」



吳默哈哈大笑,然後腳踩油門,慢慢下了高速駛入虎門鎮區。



……



在香格里拉酒店的酒吧間,兩男一女坐在沙發上,輕鬆緩慢的音樂在周圍流

動,如同慢入心扉的情人間的傾訴。



吳默微笑著對趙天龍介紹說:「這是我小姨子孫湘寧,目前在時報做記者。」



趙天龍顯得很謙遜地對孫湘寧打招呼:「孫小姐,你好!」



孫湘寧大大咧咧地說:「趙總打電話時,我就在我姐夫身邊,我知道你。」



吳默打斷孫湘寧的話,直接就問趙天龍:「李教授如何回應的?」



趙天龍說:「我把咱們的項目計劃解釋清楚後,李教授當時就很感興趣,說

如果這件事能做成功,符合國家的三農扶持政策,是一個利國利民的大事。他說

他願意做我們惠農寶項目的首席教授。」



吳默面露喜色,但是語氣還是很凝重:「很好,待遇問題有沒有談?」



趙天龍遲疑了下又很快說:「談了,李教授說就是不給他一分錢報酬,他也

願意出面找政府部門協商!」



吳默點點頭:「那就好,我們現在急需要拿到政府的立項許可和經費,恐怕

光李教授還不行,必須得輔以其他手段。」



趙天龍點點頭:「要想拿到立項許可證,光靠李教授還不行,他也表達了這

層意思。說是其他問題要我們自己去解決,想必就是您所說的『其他手段』了!」



吳默說:「這個你不必擔心,我已準備了充足的活動資金,只要能獲得這個

項目,多少錢都值得。另外,就是目前行業形勢有些低迷,這個月的業績指標全

公司只完成了80%你要想辦法將業績穩住。」



趙天龍點點頭,遲疑了會又問道:「只是,咱們的惠農寶現在還沒影兒啊。」



吳默微微一笑:「這個你不用擔心,我現在是許可證和技術研發同時在進行,

你只負責公關這個關口,需要經費就寫報告到財務那裡支取就行。」



吳默最後又囑咐道:「目前,這個項目的背景及相關信息必須嚴守,不可有

任何洩露。趙總,你懂的!」



趙天龍站起身說:「老闆大可放心,我知道它的要害性。」



吳默沒有起身,點點頭:「那好,趙總開車小心,你可掌握著騰龍公司的未

來命運啊!」



趙天龍離開後,孫湘寧疑問地看著吳默。



吳默說:「我知道你想問為什麼,我能帶你到這裡來,就是想讓你知道,騰

龍集團公司未來前景一片光明,秦建忠,哼,走著瞧!」



孫湘寧很聰明,沒有說話,等著吳默繼續說下去。



吳默說道:「我讓你到報社做記者,是預先已經想好的,接下來可能該你上

場了!」



孫湘寧說:「我可以作什麼?」



吳默說:「貼身秘書。」



孫湘寧楞了半晌,還是不明白。



吳默又說:「姐夫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這盤棋關係著姐夫的未來,也就是騰

龍集團的明天。問下你,在象棋中最厲害的棋子是什麼?」



孫湘寧想了想說:「車?」



吳默沒有回答,站起身說:「我們今晚就在這裡過夜,明早再回東莞,如何?」



孫湘寧說:「好啊,一切聽您的,吳董事長!」



吳默笑了笑,然後招手叫來一個男服務生,說:「幫我訂個房間。」



男孩弓腰點頭,回轉身到服務台,不一會快步跑過來,將門卡捧到吳默面前

說:「吳總,您的房號是888這邊請!」



孫湘寧挎著吳默的右手臂走入酒店的電梯,孫湘寧如同一隻綿羊般依偎在吳

默的懷裡。到達房間後,孫湘寧才算是真正開了眼界,金碧輝煌,潔白的大浴缸

一下子吸引了她的視線。



這個浴缸就在房間的角落處,孫湘寧進門在瞬間驚愕之後,便回轉身爬在吳

默身上使勁地親,然後轉身脫衣服,在吳默的視線下跨入飄著粉紅色玫瑰花瓣的

浴缸裡。



吳默微笑著走到酒壁櫃前,拿出一瓶紅酒,在兩個高腳杯倒上半杯,拿著送

到浴缸裡的孫湘寧身邊。



孫湘寧仰躺在浴缸中,飄著熱氣的水面上是一朵朵浮起的玫瑰,存托出孫湘

寧潔白的面頰,是一幅絕美的畫面,吳默有些陶醉。



孫湘寧喝了一口紅酒,然後對吳默說:「姐夫,我們在浴缸裡做愛,在飄著

玫瑰花的水裡做愛,是不是很美很美的事情?」



吳默點點頭,然後脫下衣服也躺進浴缸裡。孫湘寧放下酒杯,然後沈入水裡

遊到吳默的身下,雙手輕輕搓揉著吳默的陰莖,蛋蛋還有肛門,一種麻酥酥的感

覺沖上吳默的腦子。



吳默在水下輕撫著孫湘寧的頭,嘴裡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讓他沒想到的是,

孫湘寧居然就在水中含住了他的陰莖,隨著陰莖在她嘴裡進出,水面上冒起了小

泡泡。



一會,孫湘寧吐出了陰莖,開始用舌尖舔著蛋蛋,鬆軟柔滑的舌尖舔過之後

,孫湘寧將他的兩個蛋蛋含進了嘴裡,一個手指滑向了他的肛門部位,隨後舌尖

也滑過來,吳默想:「這小姨子從哪裡學來的?」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很享受。



孫湘寧玩了一會他的後門,然後浮出水面雙手摟在他的脖子處,說道:「吳

默,肏我!」



吳默沒有注意到孫湘寧稱呼的變化,腦子裡被精蟲佔駐,堅挺如鐵棒的陰莖

順著孫湘寧的洞口,朝前一挺就滑了進去。



吳默是仰躺在浴缸邊,屁股藉著水的浮力如同有隻手在托著,但是孫湘寧感

覺力度不大,便舉起雙腳抵著浴缸沿,屁股開始強有力的運動。



吳默叫著:「哦,寶貝,哥哥的雞巴大不?」



孫湘寧呻吟著:「大,不但大,還長,插到我最裡面了,有點痛但痛的舒服

,麻麻的酥酥的,太爽了。」



吳默使勁立起身來,然後抱著孫湘寧說:「閉上眼,咱們到水裡去做。」



孫湘寧閉上眼,吳默依然插在孫湘寧的逼逼裡,然後兩人慢慢沈入水下,一

分鐘之後兩人齊刷刷地浮出水面。孫湘寧將舌頭插進吳默的嘴中,開始了瘋狂的

激吻。兩人的性器官並沒有分離,而是緊緊結合在一起,水中的玫瑰花隨著動盪

的水面四處飄走,遠觀時是一種嬌豔的美麗,但同時又是一種淫蕩的美麗。



在水裡的抽插,令孫湘寧緊閉的陰道口更加潤滑,她感到隨著吳默的插入抽

出有水流進入和流出,溫熱的水被吳默的陰莖帶入陰道,那種熱熱的感覺是如此

的銷魂蝕骨。



孫湘寧不想吳默難以忍受這種強烈的刺激而過早地結束,便從吳默的身體上

滑落下來,含笑說道:「吳默,咱們就地取材,換種方式做。」



吳默問道:「怎麼做?」



孫湘寧將吳默拉起來走出浴缸,然後彎腰從水面上撈起幾朵玫瑰花,離開吳

默一段距離之後,她將雙腿完全打開,在吳默的直視下把玫瑰花塞入陰道里,並

特意留下一朵插在陰道口。



吳默詫異地看著她,不知何故。孫湘寧做完這個動作後,然後緊緊夾著玫瑰

移動到吳默跟前,雙手搭在他的雙肩上。吳默很快會意,挺起陰莖就要插進去。



孫湘寧搖搖頭說:「吳默,你抱我到床上去。」



吳默抱起她,兩人濕漉漉地身子倒在潔白的床單上。孫湘寧仰躺在床面上,

叉開雙腿,吳默看到插在陰道口的玫瑰在隨著孫湘寧的閉合顫動,那種勾魂的豔

麗讓吳默再也忍不住了,右手扶著陰莖就從玫瑰花下插入。



進去後,他感覺到別樣的柔軟,抽出陰莖看時才發現已經沾滿了玫瑰花瓣,

被陰道中的水流濕潤而顯出異麗無比的光澤來。



吳默的神經被刺激的要發狂,陰莖的力度更大,開始了快速地抽插。一會後

,他感覺自己忍不住了,此時卻被孫湘寧一把推開,吳默詫異地看著孫湘寧說:

「你想讓我墜機啊?」



孫湘寧妖豔地笑著,不說話,而是爬到跟前來,將沾滿玫瑰花瓣的陰莖插進

嘴裡,一下一下地開始深喉。在陰道里的急速抽插之後,再被她的這種慢鏡頭式

的深喉按摩,吳默感覺自己頻臨於崩潰的邊緣。



孫湘寧豔麗地笑著說:「我知道你快要射了,不急,我要你慢慢地享受我,

我要讓你有到天堂的高潮感受!」



吳默說:「那你嫁給我吧,我和你姐離婚。」



孫湘寧搖搖頭說:「你們男人不懂,將結婚被視為佔有,而且是絕對佔有。

或者說,是對女人的恩賜。我不要婚姻,就這樣吧陪在你身邊很好,結婚了感覺

就沒有了,也不會達到現在這種境界。」



說完這話,孫湘寧示意吳默不要再說下去,而是將陰莖插入口腔裡的玫瑰花

瓣吞下去,然後又一下將吳默近20釐米的陰莖插進喉嚨裡,瞬間抽出後發出劇

烈的咳嗽,兩眼流下淚水來。



從一個如花女人的嘴裡說出「大雞吧」這個詞,最是令人發狂。吳默同樣如

此,他無法再去顧忌孫湘寧的感受了,只想快點射出來,享受那瞬間的快感,於

是,他趴在孫湘寧的雙腿間,扶起陰莖對著陰道全根沒入。



孫湘寧發出一聲尖叫,那是一種突然來臨的高潮,在這叫聲裡,吳默忽然間

腦子麻木,全身發顫,陰莖在陰道里猛烈地激發,一股熱流射到了孫湘寧身體的

最深處,然後癱軟在孫湘寧的身體上。



孫湘寧大聲地叫著,被強烈的高潮淹沒,雙手使勁地摟著吳默的腰,屁股劇

烈地抖動。許久之後,吳默才想起來沒有戴避孕套,問道:「會不會懷上?」



孫湘寧呻吟著說:「今天是安全期,不會的。」



吳默撫摸著孫湘寧的雙乳說:「你看,這床單全濕了,沒法子睡覺了。」



孫湘寧說道:「我姐是不是這樣子?」



吳默點點頭說:「不過她那是從陰道里流出來的,咱們這是浴缸裡的。」



孫湘寧哈哈一笑,說:「我困了,你使勁地抱著我。」



吳默依言而行,然後不知何時兩人慢慢進入了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