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綽號叫“大頭阿南”,簡稱“大頭”,是個女人給我起的。記不起是誰

了。



我的頭和普通人沒什麽區別,一點也不大,很多人奇怪我爲什麽會起這樣的

綽號。



本來沒有綽號的,外表上看,身高172MM,體重65KG的我實在很平

凡。



無奈我天賦異秉,龜頭特別地大。



曾經有個做雞的女朋友,閱男無數,對我的龜頭愛不釋手,發誓說這是她見

過的最大最粗的龜頭。



作愛時,她總喜歡叫我“大龜頭”,外出的時候不好意思這樣叫,就簡稱我

“大頭”,久而久之,這就成了我的綽號。



我的龜頭是女人的最愛,也是她們的玩物,當然它更是武器。



到底有多大呢?



告訴你吧:小弟弟站起來的時候有15CM長,20CM粗。



20CM是當然是周長,我奇怪爲什麽會有人認爲這是直徑呢?



要不要比一比?你也可以量一下!



不相信了吧?



它可是千真萬確的喲,要不哪里來的佚事?





(一)意淫



到底是天賦異秉,還是后天錘煉的結果,現在也無法考證了。



我13歲就開始手淫了。



開始的時候,我自己不會打手槍,只曉得趴在床上睡很舒服。



頂著的感覺真好,懊惱的是每天都要換內褲。



后來找了幾本書來看,才知道自己發育了。



那時的感覺比現在真槍實彈還過瘾。



上學的日子很單調,我每天都盼望著快點放學。



回到家趕緊把作業做完,很早就上床了。



沒有人知道我在床上干什麽,自己卻很得意,美妙的意淫開始了。



我常常把自己幻想成惡霸地主。



有三、四個老婆,當然都是年輕漂亮的,每天換一個。



家里還有個俏丫鬟,想什麽時候搞,用什麽花樣搞,都沒有人管。



要是想多搞幾次的話,我就去妓院拈花惹草。



看到農民家有漂亮媳婦或者黃花閨女,我還要惡霸一回。



不過,我的良心很好,絕對不會始亂終棄,惡霸之后總是收來做小妾。



有時候,我把自己幻想成皇帝,三宮六院,外帶千萬后宮嫔妃。



當然,我不可能對所有人都寵幸一回,就挑四大美女進來吧。



做暴發戶也很好,突然就有很多美女對你一求百應。



最不爽的是自己做了男妓,要爲40多歲肥胖臃腫的富婆服務。



有一天和同學偷偷地看了回黃色錄象,學會了用手爲自己解決。



慢慢地,我又學會了戴套打手槍,上面的潤滑劑,讓我射的時候不會搞痛自

己。



我也知道可以把精液射在紙巾上了,不要總在三角褲上畫地圖。



那時候我的女人可都是絕世美女呀。



爽……



真正對身邊的女人感興趣,是在看了《少女之心》后。



那時我已經念初三了。





(二)初試(我厲害嗎?)



身邊的女人很多,最好上手的當然是同學啦。



班上的美女本來就不多,自信心也是問題,沒敢選最好的。



心里想的是筱蕾,行動的目標卻是小紅。



小紅在班上可能排女三號吧,現在看還是有幾分姿色的,年輕的時候心高氣

盛,總覺得這個NO.1挺不理想的。



選擇她也是有原因的,她總是向我問這問那的,感覺她對我也有點意思吧。



第一次約會在溜冰場,男女可以手拉手,那是我第一次拉女孩的手,真軟。



有一次我們一起摔倒了,她壓在了我的身上,小弟弟莫名其妙就硬了。



她倒是沒有發覺,只是臉微微有點紅。



我們的膽子因此大了起來,我敢摟著她的腰了。



分手的時候,我吻了她的臉蛋,她很不好意思地跑開,卻又馬上回頭在我的

臉上也來了那麽一下。



晚上,小老婆們一個也沒有出現,只有一個大老婆叫小紅。



短褲上又畫了幅地圖,自己冒出來的,沒有控制住。



第二天,她居然裝著不理我了。



放學的時候,我偷偷地跟蹤她,一直到樓下。



本想跑上去抱住她,給她一個激烈的吻,突然看到她和別人打招呼。



我郁悶地回到家,沒有吃飯就上床了,晚上,我居然破例地沒有打手槍。



從這天起,我也發誓再也不理她了,雖然每次從她面前過的時候總是高高地

昂起頭,心里卻很暗。



情感是在一個星期后爆發的,我們倆誰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那天放學后,我又悄悄跟在她后面,她好像覺察到了,快到家門口的時候,

她故意慢下來。



猶豫了半天,我終于決定沖上去。



此時此刻,她也像下定了決心似的,掉頭向我撲來。



我們迅速地找了個沒人看到的旮旯,抱頭狂吻。



我捕捉到她的唇,吸吮著異性的味道。



她一邊罵我“壞蛋”,一邊遞上香舌,我們陶醉在異性帶來的快感之中。



隔著衣服,我摸到了還沒有長大的初乳,像海綿一樣彈手。



隔著衣服也能帶來巨大的快感,小弟弟在不知不覺中通過褲子把壓力傳遞給

她。



“你好壞!!!”



“你敢說我壞?那我就更壞一點。”



我掀開她的衣服,想把手伸進去。



那時的胸罩又土又笨,我半天沒有得逞。



“去我家。我爸媽要很晚才回來。”



真是幼稚呀。不是女孩的邀請我還不知道怎樣才能得寸進尺。



她也很想嗎?我問自己,怎麽看上去她比我還急?



一進家門,我們的嘴唇就貼在一起。



混合的唾液好像很好味,我們拼命地吸吮著。



在她的幫助下,我也摸到了她的小奶。



我很不熟練地搓揉著乳房,乳頭很快就硬了,翹了起來。



“真好玩。”我逗笑著。



“壞蛋!啊……好癢啊……”



我學著錄象上的樣子去吻她的耳垂,她陶醉地閉上雙眼。



“不要呀!癢死了……”我的舌頭伸進她的耳朵。



才不管她呢!我的舌頭順著她的扭動鑽進了另外一只耳朵。



“癢啊……”



她聰明地把舌頭遞給我,我不得不接住。



“吱”的一聲,嚇得我們冒出了冷汗。



我趕緊躲到門后面,摒住呼吸。



“小紅,在屋里嗎?”媽媽回來了。



“在,在。”小紅漲紅著臉吱吱唔唔地答道。



一邊說,一邊整理衣服趕緊向客廳走去,順手把自己房間的門關上。



我忐忑不安地在房間里等著,一動也不敢動。



感覺過了一百天之后,才看見小紅悄悄地進來。



“快,我媽洗澡去了,你快走!”



我拿起書包就要跑,剛走到客廳,“啪!”地一聲,她在我的臉上狠狠地吻

了一下。



都什麽時候了!女人真是色膽包天。



有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我很怕再去她家。



不過,這段時間,我們也沒閑著。



每天放學后就去鑽樹林,通過吸吮混合的唾液來滿足渴求。



她的膽子越來越大,終于敢隔著褲子撫摩我的小弟弟了,好多次,我都是穿

著又濕又粘的褲子回家的。



我也摸清了她身上的諸多敏感點,乳頭,耳垂,腋窩,腳底,骶骨。



她特別喜歡我摸她的腳,約會的時候她的小腳幾乎總是在我手里。



遺憾的是,她決不許我碰她的小妹妹,隔著褲子都不可以。



機會終于又來了。



這天放學后,我正要去球隊練球,她喊住了我,讓我去她家。



她的父母都出差了。



“可是,‘市長’杯中學足球賽明天就要開始了,我要去練球。”



雖然很想去,可是不訓練會挨罵的。



“你去不去?”她的聲音很大,眼圈也紅了起來。



“我訓練完就去。”我的語氣軟了下來。



“那我陪你練球。”



“不好。”



“就要!”



在同學的逗笑下,我渾身不自然地練完球,招呼也不和她打就大步離開了。



她遠遠地跟在后面。



我故意繞了個圈,才向她家的方向走去。



我得意地想笑。



一進屋,她的粉拳就向我轟來,“你壞!你壞!你壞!”



我抱著她,向她壓去。



“讓我摸摸吧。”經過一段時間的預熱,我指著小妹妹提出要求。



“不行!”堅決的回答。



她的手在褲子外面摸著我的小弟弟,“我可以摸你,你不可以摸我。”



“爲什麽?”



“爲什麽?不爲什麽!”



“沒有道理!”



“當然有道理,因爲我是女的。”



“女的怎麽樣了?我還是男的呢。”



我把她的屁股扳到我懷里,伸手在褲子外面摸著她的小妹妹。



看到自己的抵抗沒起作用,她反倒閉上眼享受起來。



同時,她按在小弟弟上的手也開始加力。



“不好,我要射了!”



女孩子的手摸著比自己打飛機要刺激很多,我控制不了。



“惡心死了!”她慌忙撤開了手。



“不要停,繼續呀!”我閉著眼大聲喊著,突然的停頓讓我異常難受。



看到我好似痛苦的表情,她只好再次爲我服務。



“喔喔……”我終于射在了褲子里。



看到我的屁股一聳一聳的,好像剛從什麽苦難中解脫出來,她覺得很好玩,

快速地搓揉著我的小弟弟。



“真舒服啊!”我喘著氣,躺到床上。



“好了,你該走了!”她在這個時候莫名其妙地下了逐客令。



“這麽快就要我走呀?不嘛,再玩一會嘛!”



女人也喜歡男人在她面前撒嬌。



“你不難受呀。”



她這樣一說,我才感覺褲子里粘不拉叽的,很不好受。



“我在你家沖個涼吧。”



“不行,沒有衣服給你換!”



“好難受哦……”我故作痛苦地看著她。



“那……”她猶豫了好半天才說:“那你快點。”



“好的。”我樂不可支,“可我沒有衣服換。”



“壞蛋!”這是她最喜歡罵我的一句話,“趕緊把你身上的短褲脫下來,我

幫你洗好烤干,走的時候再穿。”



“那我現在穿什麽?”



“穿我爸的。”



還沒發育完全的我穿著肥大的短褲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我們都轟然大笑。



我把她抱在懷里,熱情的接吻讓我的小弟弟跑了出來。



“看看,這是什麽?”我那時的樣子簡直是流氓。



“這麽大?”她嚇得倒吸一口涼氣。



我又在她的身上遊走,情欲再次讓她勇敢,暖暖的小手撫摩著我。



爲什麽龜頭上還有包皮?



她使勁地套了一下,好象要把它扒下來。



好痛!



性欲被激了起來,我的手伸進了她的三角褲。



“好濕喲!”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來。



“壞蛋!”她掙開我的懷抱,沖進洗手間,“我先洗個澡。”



“嘩嘩”的水聲擊打著我的性腺,小弟弟呆呆地昂著頭等著。



“忘了拿短褲了。”她披著浴巾出現在我的面前。



怎能讓她穿上衣服!我迅速把她推到床上。



我們的嘴又結合了,情欲讓我們忘乎所以。



我在上面研磨著她的身體,浴巾慢慢松開,小弟弟碰到一堆毛。



我裝作無意地向下望,那個神秘的地方長著一小撮黑黑的胡子。



好奇讓我往下移,這個時候她就像一頭任人宰割的羊。



我的雞巴開始在她的兩腿之間亂撞,最后總算找到一扇小門。



感覺並不太受歡迎,門開得很小。



什麽也不管了,往里擠吧。



“痛!”紅紅的臉似叫非叫。



“我也有點痛!忍忍吧。”



好在我們誰都知道開始有點痛,爲了明天更美好,忍著吧。



好象在門外被關了很久,小弟弟才一沖而入。



“痛死我了!”這一次她是真的叫了出來。



我也有筋疲力盡的感覺,伏在她身上喘著粗氣。



很快就恢複了元氣,我開始慢慢地聳動著屁股。



“啊啊……喔喔……”



隨著聲音的變化,痛苦的表情慢慢退去,她的臉色開始紅潤。



她抱著我屁股的雙手開始加力,我卻感到龜頭一麻,頂著小妹妹射出我的子

彈。



當我像個失敗者拔出我的槍時,發現白色的床單上有她流的血。



“怎麽辦?”她看著我,樣子想哭,“媽媽會發現的。”



“快點拿去洗吧。”



我們倆一起拿肥皂搓了半天,床單上好象還有一些痕迹。



我們就這樣從童年長成大人,花了不到五分鍾。



第二天的足球賽,作爲后衛的我當然沒有去過對方的半場,對方是不是也有

人在昨天過成年儀式,我就不清楚了,我們打平了。



后來也沒做過幾次,我們就畢業了。



那年的暑假,我被她的父親踢著屁股攆了出來,后來聽說她被父母送到了另

外一個城市,還做過手術。



這樣的經曆讓我的臉皮厚了很多,高中的時候,很快又有了一個貌若天仙的

女朋友。



那時我家的條件比較好,家里兩套房,父母住一套,爲了讓我有一個清淨的

環境,他們允許我自己住一套。



我在重點高中念書,成熟的也比較早,這個時候已經知道用功讀書準備考大

學了。



女朋友不常去我那,偶爾去也是坐一會就走,她的美麗與高雅讓我絲毫不敢

造次。



我曾經試過,她的堅定讓我百般不能得手,只好重新拾起打手槍的老本行。



到了高三,才有了我今生的第二個女人。



我已經長到1米72,雖然很苗條,看上去卻越來越潇灑。



那個女人並不是我貌若天仙的女朋友,而是一個女痞子。



女痞子是同學的女朋友,甚至比我還小一屆,說是女痞子,那麽小也壞不到

哪里去,只是非常頑皮,成天和一幫大男人一起玩。



大家都這樣叫她,我也只能這樣叫了,況且現在我也想不起她的全名了。



我是重點高中的高才生,從來沒有想過會和她上床。



事情就是這麽怪!



五月的一個夜晚,天比較熱了。我正在家背英語單詞。



突然聽到屋外有女人喊我的名字,很奇怪,聽聲音肯定不是我熟悉的人。



走到院子一看,怎麽會是她?小麗——張樹的女朋友?



張樹和我同年級,是學校足球隊的隊友,有一次球隊在我家聚會,他帶小麗

來過一次。



張樹球踢得比我好,人也比我潇灑,說實話,那時候挺崇拜他的。



“你怎麽來了?”我不知所措地問。



“不歡迎嗎?”小麗翹起眉頭的俏模樣真好看。



“哪里。”我一邊開門一邊問:“張樹呢?”



“不知道!”她幾乎是沖了進來,把書包一扔躺在沙發上。



“有水喝嗎?”她問我。



屋里很簡陋,只有一個杯子,我把自己的杯子遞給她。



她看也沒看就昂頭咕噜咕噜把水喝完了,才可憐巴巴地對我說:“我和爸媽

吵架了,跑了出來。我沒有地方去,就到你這里來了。”



“張樹知道嗎?”我還不想惹出什麽是非來。



“我不想告訴他。”她嘟著嘴回答。



我也不好繼續問爲什麽了,收拾了一下,拿起書包要走。



“你睡我這里吧。”我指了指我的小床。



“那你呢?”



“我回家。”那時的我是不是清純可愛。



“不行。”



“爲什麽?”



“你爸媽問起來怎麽辦?”她的樣子顯得很老練。



對呀,我怎麽就沒有想到呢?



父母問起來,難道我能說我把床讓個女孩給占了嗎?



“那……怎麽辦?”我結結巴巴地問,一時間我感到很爲難。



“這樣,你睡床,我打地鋪。”她很大方地說。



誰都知道一個潇灑的男人不會讓女人打地鋪,最后睡在地上的當然是我。



我又坐回了寫字台,翻開書本看著,她在一旁仍然生著父母的氣。



不是我不想,實際上從她一進來,我的腦子就亂了。



滿腦子都是她靓麗的影子。



壞的女孩都挺漂亮的,壞也要有壞的資本嘛。



胡亂地看著書,終于熬到了十點半,每天這個時候我給自己煮碗面。



“你也吃點嗎?”我小聲問快要睡著的她。



“太好了,我晚飯都沒吃。”她揉著眼,露出一臉的調皮相。



她像一只饑餓的兔子吃著我泡的方便面,“太香了,真好吃。”



那可愛的樣子讓我有吻她的沖動,我突然發現,她原來這樣美。



不是看在張樹的面子上,看我怎樣對付你。哼!



礙于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這個晚上,我睡在沙發上打的飛機。



原以爲她只會在我這里呆一個晚上,還爲自己膽量太小后悔呢,誰知道第二

天晚上十點多她又來了,還給我帶來了啤酒和烤鴨。



“吃這個吧,方便面沒有什麽營養的。”她把東西往我面前一放,睜著她的

大眼看著我。



我被她的大膽搞得很不好意思,低著頭不敢看她,聞著她滿身的酒氣,心想

晚上她又不知道和誰一起鬼混去了,我怎麽會和這樣的女人混到一起去了呢?



我還在吃著她帶給我的美食的時候,她就沖涼去了。



啤酒真他媽難喝!不知道什麽原因,我還是把一瓶都喝進了肚子里。



她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我正拿著烤鴨腿,突然閃現的畫面讓我張著嘴巴愣在

那里,太完美了!



白里透粉的臉蛋,水汪汪的大眼,粉紅濕潤的嘴唇,滴水的長發,嫩藕似的

小腳,還有她身上散發出的少女的芬芳!



“看什麽看!沒見過女人呀。”她一邊用毛巾擦著濕濕的頭發,一邊向我走

來。



“沒……”張大的嘴巴還是沒有並攏,小弟弟也在升起。



“哎!”她一屁股坐到了我身邊,“看傻啦?”



“沒……沒有。”我不好意思。



“我漂亮嗎?”



“嗯。”我很害羞地應著,當面誇一個女孩子還不是我們那個年代高中生可

以做到的。



“想不想摸我一下?”她向我弓著身子,做了一個定格。



“不……想!”我不知所措。



“想還是不想?!”語氣里透著嬌羞。



“想!”我不知道突然哪里來的膽量,手直接向她的T恤伸去。



“討厭!”她一下就坐在了我懷里,壓到了我的小鋼棒,我感到背上一涼。



“喲!什麽東西這麽硬呀!”壞女孩就是膽大,背著的手立刻向我摸來。



“不要!”我急忙忙地站了起來,“我要沖涼。”



想必大家都猜到我當時爲什麽尴尬了,短褲已經是粘乎乎的一片。



可能這就是經常打飛機帶來的惡果吧,遇到很刺激的挑逗,立馬開槍。



因爲年輕,開槍之后還能站一會。



不知道你們是不是這樣的,這個習慣我到22歲的時候才改過來。



從浴室出來,我發現她斜躺在床上看著我,此時我已沒有了任何的膽怯和顧

慮,一下跳到床上。



我們激烈的接吻,好象在互相撕咬對方,我的手不老實地在她身上遊走,她

的乳房發育得很成熟,至少比我的女朋友大一倍,粉色的乳頭表明她的確還是個

少女,我貪婪地吸吮著。



她的手也很不老實,一下就找到我的小鋼棒,套了幾下之后,她用手指丈量

著我的龜頭。



“好象很大呀!”她自言自語地說。



“什麽很大?”我一下沒明白。



“你雞巴好大。”



“真的嗎?”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好處。



“讓我看看。”她一邊說一邊坐起來,“哇,這里怎麽這麽大呀!?”



她的大拇指與食指彎成一個圈,在我的龜頭上比劃著。



“很大嗎?”我有點得意。



“嗯!”她紅著臉又躺下去。



我毫不客氣地進入了她的身體,陰道里還沒有多少水分,感覺很緊。



“痛嗎?”我看到她眉頭緊揍,以爲有什麽不妥。



“有點。”



“我要動了。”



“等一下!”她抱緊我,使我動彈不得,只好在她身上磨著。



過了幾分鍾,我感覺下面變得很濕了,她緊箍著我的手也放松了下來,才挺

著我的屁股開始抽插。



我敢說她根本不能算是個浪女,當然也就不能算是個壞女人,因爲她作愛的

時候幾乎不叫床!



我只能從她手指給我壓力的變化上感覺到她的興奮。



當我吼叫著完成我的作業之后,我的身上也多了幾道指甲痕。



作愛的描寫太簡單了,可能大家看得不過瘾,確實想不起來第一次的作愛,

除了我在上面作活塞運動之外,我們還干了什麽。



年輕的時候我們還不太懂得享受,作愛沒有帶給我們太多的變化,她又在我

這里住了兩天,只是仍然很晚回來。



好在那晚之后,我再也沒有睡過沙發。



有一天我問她:“你父母怎麽不來找你?”



她告訴我,媽媽是繼母,對她不好,父親也不怎麽管她。



我很爲她可惜,不過我什麽也幫不了她。



突然有一天她就消失了,再也沒有來過我這里,也沒有看到她去找過張樹。





(三)情愛(做愛情的奴隸,還是做愛的使者?)



您看著可能覺得不太過瘾,到現在也沒看見什麽佚事嘛。



那時候太年輕,還不知道自己的特長,女孩也沒有比較的經驗。



實際上又有誰對自己年輕時候的性愛刻骨銘心呢?



那時我們更注重情感。



佚事是在上了大學才有的。



我的定力很好。中學時突如其來的性愛沒有影響我,我順利地考上了大學。



大學里比較自由的空間讓我如魚得水。



我讀的是工科學校,女孩少的可憐又奇醜無比,絲毫引不起我的興趣。



可能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經曆,年輕的時候特別喜歡漂亮的女孩。



在一次同學聚會上看到那個女孩,我立刻被她的容貌和談吐弄得神魂顛倒,

這個叫馬蓉的外語專科學校的女孩實在太漂亮了。



我向一起去的男生打聽她的情況,男生只告訴我是老鄉就再也不往下說了,

還用一種敵意的眼光看了我一下。



通過觀察,我發現幾乎所有的男生都有可能是我的情敵。



晚會上,我的膽子比較大,請她跳了第一支舞,后來她就在衆人的追逐下一

直跳著,害得我一直沒有機會上手。



等到晚會快結束的時候,才終于又輪到我。



我厚著臉皮問她的情況,她很大方,有問必答,這讓我欣喜若狂。



之后的一個禮拜,我給她寫了三封信,都是石沈大海,幾乎絕望的同時,我

決定再做最后一次的努力。



星期六的下午,我早早等在她們學校門口,終于看到她出來了,我沖上去沒

頭沒腦地對她說:“馬蓉,我的信你看了嗎?”



她愣了一下,頓了一會才使勁搖搖頭。



看到身邊走過的同學,她不好意思地又很無奈地和我站到了旁邊。



“我寫了三封信。”那時我失落已極。



“我知道。”她紅著臉小聲說。



“那你說沒有看?!”



“是沒有看,我不知道是誰寫的,看也沒看就扔了。”漂亮的女孩就是這樣

驕傲。



原來我一點印象也沒有給她留下!我又痛苦又自卑。



“找我有什麽事嗎?”還是她打破了尴尬。



“沒……我想找你看電影。”盡管我很沒有信心還是不甘失敗。



“可是我約了同學去跳舞的。”可能覺得對我太冷落了吧,她想了想說:

“要不我們現在先去看電影,不過八點我要去跳舞。”



“好呀!”天上掉下的機會我怎麽能錯過。



從進電影院的第一分鍾起,我的心就在不停亂跳。



我該怎麽辦,要不要吻她?我敢嗎?



電影放了一大半,我也沒敢有什麽動作。



開始的時候她好象很安靜地在看電影,后來我發現她不自覺地瞟了我一眼,

這給了我勇氣。



電影就快結束了!



黑暗中我哆嗦著牽過她的手,她掙扎了一下沒有掙脫,瞪著眼看了我一下。



那一眼似怒非怒,讓我有了下一步的行動。



我傾著身子在她的臉上吻了一下,小聲說:“我喜歡你。”



她拼命地掙扎,又怕給別人發現,不敢搞出聲響。



我揣測到她的心理,有點肆無忌憚起來。



電影的后半部分就在這樣的斗爭中很快度過了。



這個晚上她沒有去舞會,我們去了公園。



我就這樣追到了她。這其中除了我的確也比較優秀以外,更重要的是我的勇

氣吧。



在大學里,追女孩最重要是要臉皮厚,這點我很有體會。



本來鐵了心要討她做老婆的,在一年的戀愛中我都沒有強迫她上床。



在我上三年級的時候,她畢業了,臨行的前夜,她把自己獻給了我,這是我

沒有想到的。



那一次,就在她的宿舍。



因爲害怕被發現,作愛的程序似乎都省了,幾分鍾全部搞定。



看著她坐著火車遠去,我感覺一切都煙消云散了。



沒有想到一年后她會來找我。



那是初夏的一個傍晚,我正在操場上踢球,突然發現球場邊站著個女孩,好

象很面熟。



是她?是她!



我沖了上去:“你怎麽來了?”



“來看你呀!不歡迎嗎?”



“怎麽會!”衆目睽睽之下我也顧不了許多,把手搭在她的肩上。



“我出差來這里,順便看看你。”她比以前大方了很多。



我在學校食堂里招待了她,吃著我們熟悉的飯菜。



她領著我去了賓館。一進屋,我們就互相擁抱。



她似乎特別喜歡我身上的汗臭味,在我身上舔來舔去。



我驕傲地昂起頭,向她的身體進發。



“啊……好大呀……”她顛起屁股迎接我的插入。



“舒服嗎?”



“嗯!不要說話。”她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給她帶來的快感。



她不再是個少女了,我心里想。



她很快被我帶上巅峰,我也把聚集了快一年的子彈全部奉獻給了她。



那一刻,她流下了眼淚。



“你怎麽了?”我不安的問,是不是太粗魯了。



“我要結婚了。”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啊?”她的回答讓我如墜霧里。



原來,畢業后,她分配回了老家,在一間進出口公司工作。



可能是因爲太漂亮的緣故吧,從進公司的第一天起,她就處于男人的包圍之

中。



起初她還爲我做著保留,后來發現自己懷孕了(這是我第幾次作孽了?),

不得已之下,她告訴了家里人。



在逼著她做了流産以后,父母開始不停地給她介紹對象,爲了逃避,她只好

選擇了一個條件不錯的政府官員戀愛了,那人對她不錯,可她就是從他那里得不

到什麽快感,她心里想著我。



她感到疲倦,不想再挑了。



那時的我沒有辦法替她決定什麽,只有想著一定要千方百計再滿足她一次。



好了,先寫到這里吧。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伊甸柔情
我的綽號叫“大頭阿南”,簡稱“大頭”,是個女人給我起的。記不起是誰

了。



我的頭和普通人沒什麽區別,一點也不大,很多人奇怪我爲什麽會起這樣的

綽號。



本來沒有綽號的,外表上看,身高172MM,體重65KG的我實在很平

凡。



無奈我天賦異秉,龜頭特別地大。



曾經有個做雞的女朋友,閱男無數,對我的龜頭愛不釋手,發誓說這是她見

過的最大最粗的龜頭。



作愛時,她總喜歡叫我“大龜頭”,外出的時候不好意思這樣叫,就簡稱我

“大頭”,久而久之,這就成了我的綽號。



我的龜頭是女人的最愛,也是她們的玩物,當然它更是武器。



到底有多大呢?



告訴你吧:小弟弟站起來的時候有15CM長,20CM粗。



20CM是當然是周長,我奇怪爲什麽會有人認爲這是直徑呢?



要不要比一比?你也可以量一下!



不相信了吧?



它可是千真萬確的喲,要不哪里來的佚事?





(一)意淫



到底是天賦異秉,還是后天錘煉的結果,現在也無法考證了。



我13歲就開始手淫了。



開始的時候,我自己不會打手槍,只曉得趴在床上睡很舒服。



頂著的感覺真好,懊惱的是每天都要換內褲。



后來找了幾本書來看,才知道自己發育了。



那時的感覺比現在真槍實彈還過瘾。



上學的日子很單調,我每天都盼望著快點放學。



回到家趕緊把作業做完,很早就上床了。



沒有人知道我在床上干什麽,自己卻很得意,美妙的意淫開始了。



我常常把自己幻想成惡霸地主。



有三、四個老婆,當然都是年輕漂亮的,每天換一個。



家里還有個俏丫鬟,想什麽時候搞,用什麽花樣搞,都沒有人管。



要是想多搞幾次的話,我就去妓院拈花惹草。



看到農民家有漂亮媳婦或者黃花閨女,我還要惡霸一回。



不過,我的良心很好,絕對不會始亂終棄,惡霸之后總是收來做小妾。



有時候,我把自己幻想成皇帝,三宮六院,外帶千萬后宮嫔妃。



當然,我不可能對所有人都寵幸一回,就挑四大美女進來吧。



做暴發戶也很好,突然就有很多美女對你一求百應。



最不爽的是自己做了男妓,要爲40多歲肥胖臃腫的富婆服務。



有一天和同學偷偷地看了回黃色錄象,學會了用手爲自己解決。



慢慢地,我又學會了戴套打手槍,上面的潤滑劑,讓我射的時候不會搞痛自

己。



我也知道可以把精液射在紙巾上了,不要總在三角褲上畫地圖。



那時候我的女人可都是絕世美女呀。



爽……



真正對身邊的女人感興趣,是在看了《少女之心》后。



那時我已經念初三了。





(二)初試(我厲害嗎?)



身邊的女人很多,最好上手的當然是同學啦。



班上的美女本來就不多,自信心也是問題,沒敢選最好的。



心里想的是筱蕾,行動的目標卻是小紅。



小紅在班上可能排女三號吧,現在看還是有幾分姿色的,年輕的時候心高氣

盛,總覺得這個NO.1挺不理想的。



選擇她也是有原因的,她總是向我問這問那的,感覺她對我也有點意思吧。



第一次約會在溜冰場,男女可以手拉手,那是我第一次拉女孩的手,真軟。



有一次我們一起摔倒了,她壓在了我的身上,小弟弟莫名其妙就硬了。



她倒是沒有發覺,只是臉微微有點紅。



我們的膽子因此大了起來,我敢摟著她的腰了。



分手的時候,我吻了她的臉蛋,她很不好意思地跑開,卻又馬上回頭在我的

臉上也來了那麽一下。



晚上,小老婆們一個也沒有出現,只有一個大老婆叫小紅。



短褲上又畫了幅地圖,自己冒出來的,沒有控制住。



第二天,她居然裝著不理我了。



放學的時候,我偷偷地跟蹤她,一直到樓下。



本想跑上去抱住她,給她一個激烈的吻,突然看到她和別人打招呼。



我郁悶地回到家,沒有吃飯就上床了,晚上,我居然破例地沒有打手槍。



從這天起,我也發誓再也不理她了,雖然每次從她面前過的時候總是高高地

昂起頭,心里卻很暗。



情感是在一個星期后爆發的,我們倆誰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那天放學后,我又悄悄跟在她后面,她好像覺察到了,快到家門口的時候,

她故意慢下來。



猶豫了半天,我終于決定沖上去。



此時此刻,她也像下定了決心似的,掉頭向我撲來。



我們迅速地找了個沒人看到的旮旯,抱頭狂吻。



我捕捉到她的唇,吸吮著異性的味道。



她一邊罵我“壞蛋”,一邊遞上香舌,我們陶醉在異性帶來的快感之中。



隔著衣服,我摸到了還沒有長大的初乳,像海綿一樣彈手。



隔著衣服也能帶來巨大的快感,小弟弟在不知不覺中通過褲子把壓力傳遞給

她。



“你好壞!!!”



“你敢說我壞?那我就更壞一點。”



我掀開她的衣服,想把手伸進去。



那時的胸罩又土又笨,我半天沒有得逞。



“去我家。我爸媽要很晚才回來。”



真是幼稚呀。不是女孩的邀請我還不知道怎樣才能得寸進尺。



她也很想嗎?我問自己,怎麽看上去她比我還急?



一進家門,我們的嘴唇就貼在一起。



混合的唾液好像很好味,我們拼命地吸吮著。



在她的幫助下,我也摸到了她的小奶。



我很不熟練地搓揉著乳房,乳頭很快就硬了,翹了起來。



“真好玩。”我逗笑著。



“壞蛋!啊……好癢啊……”



我學著錄象上的樣子去吻她的耳垂,她陶醉地閉上雙眼。



“不要呀!癢死了……”我的舌頭伸進她的耳朵。



才不管她呢!我的舌頭順著她的扭動鑽進了另外一只耳朵。



“癢啊……”



她聰明地把舌頭遞給我,我不得不接住。



“吱”的一聲,嚇得我們冒出了冷汗。



我趕緊躲到門后面,摒住呼吸。



“小紅,在屋里嗎?”媽媽回來了。



“在,在。”小紅漲紅著臉吱吱唔唔地答道。



一邊說,一邊整理衣服趕緊向客廳走去,順手把自己房間的門關上。



我忐忑不安地在房間里等著,一動也不敢動。



感覺過了一百天之后,才看見小紅悄悄地進來。



“快,我媽洗澡去了,你快走!”



我拿起書包就要跑,剛走到客廳,“啪!”地一聲,她在我的臉上狠狠地吻

了一下。



都什麽時候了!女人真是色膽包天。



有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我很怕再去她家。



不過,這段時間,我們也沒閑著。



每天放學后就去鑽樹林,通過吸吮混合的唾液來滿足渴求。



她的膽子越來越大,終于敢隔著褲子撫摩我的小弟弟了,好多次,我都是穿

著又濕又粘的褲子回家的。



我也摸清了她身上的諸多敏感點,乳頭,耳垂,腋窩,腳底,骶骨。



她特別喜歡我摸她的腳,約會的時候她的小腳幾乎總是在我手里。



遺憾的是,她決不許我碰她的小妹妹,隔著褲子都不可以。



機會終于又來了。



這天放學后,我正要去球隊練球,她喊住了我,讓我去她家。



她的父母都出差了。



“可是,‘市長’杯中學足球賽明天就要開始了,我要去練球。”



雖然很想去,可是不訓練會挨罵的。



“你去不去?”她的聲音很大,眼圈也紅了起來。



“我訓練完就去。”我的語氣軟了下來。



“那我陪你練球。”



“不好。”



“就要!”



在同學的逗笑下,我渾身不自然地練完球,招呼也不和她打就大步離開了。



她遠遠地跟在后面。



我故意繞了個圈,才向她家的方向走去。



我得意地想笑。



一進屋,她的粉拳就向我轟來,“你壞!你壞!你壞!”



我抱著她,向她壓去。



“讓我摸摸吧。”經過一段時間的預熱,我指著小妹妹提出要求。



“不行!”堅決的回答。



她的手在褲子外面摸著我的小弟弟,“我可以摸你,你不可以摸我。”



“爲什麽?”



“爲什麽?不爲什麽!”



“沒有道理!”



“當然有道理,因爲我是女的。”



“女的怎麽樣了?我還是男的呢。”



我把她的屁股扳到我懷里,伸手在褲子外面摸著她的小妹妹。



看到自己的抵抗沒起作用,她反倒閉上眼享受起來。



同時,她按在小弟弟上的手也開始加力。



“不好,我要射了!”



女孩子的手摸著比自己打飛機要刺激很多,我控制不了。



“惡心死了!”她慌忙撤開了手。



“不要停,繼續呀!”我閉著眼大聲喊著,突然的停頓讓我異常難受。



看到我好似痛苦的表情,她只好再次爲我服務。



“喔喔……”我終于射在了褲子里。



看到我的屁股一聳一聳的,好像剛從什麽苦難中解脫出來,她覺得很好玩,

快速地搓揉著我的小弟弟。



“真舒服啊!”我喘著氣,躺到床上。



“好了,你該走了!”她在這個時候莫名其妙地下了逐客令。



“這麽快就要我走呀?不嘛,再玩一會嘛!”



女人也喜歡男人在她面前撒嬌。



“你不難受呀。”



她這樣一說,我才感覺褲子里粘不拉叽的,很不好受。



“我在你家沖個涼吧。”



“不行,沒有衣服給你換!”



“好難受哦……”我故作痛苦地看著她。



“那……”她猶豫了好半天才說:“那你快點。”



“好的。”我樂不可支,“可我沒有衣服換。”



“壞蛋!”這是她最喜歡罵我的一句話,“趕緊把你身上的短褲脫下來,我

幫你洗好烤干,走的時候再穿。”



“那我現在穿什麽?”



“穿我爸的。”



還沒發育完全的我穿著肥大的短褲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我們都轟然大笑。



我把她抱在懷里,熱情的接吻讓我的小弟弟跑了出來。



“看看,這是什麽?”我那時的樣子簡直是流氓。



“這麽大?”她嚇得倒吸一口涼氣。



我又在她的身上遊走,情欲再次讓她勇敢,暖暖的小手撫摩著我。



爲什麽龜頭上還有包皮?



她使勁地套了一下,好象要把它扒下來。



好痛!



性欲被激了起來,我的手伸進了她的三角褲。



“好濕喲!”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來。



“壞蛋!”她掙開我的懷抱,沖進洗手間,“我先洗個澡。”



“嘩嘩”的水聲擊打著我的性腺,小弟弟呆呆地昂著頭等著。



“忘了拿短褲了。”她披著浴巾出現在我的面前。



怎能讓她穿上衣服!我迅速把她推到床上。



我們的嘴又結合了,情欲讓我們忘乎所以。



我在上面研磨著她的身體,浴巾慢慢松開,小弟弟碰到一堆毛。



我裝作無意地向下望,那個神秘的地方長著一小撮黑黑的胡子。



好奇讓我往下移,這個時候她就像一頭任人宰割的羊。



我的雞巴開始在她的兩腿之間亂撞,最后總算找到一扇小門。



感覺並不太受歡迎,門開得很小。



什麽也不管了,往里擠吧。



“痛!”紅紅的臉似叫非叫。



“我也有點痛!忍忍吧。”



好在我們誰都知道開始有點痛,爲了明天更美好,忍著吧。



好象在門外被關了很久,小弟弟才一沖而入。



“痛死我了!”這一次她是真的叫了出來。



我也有筋疲力盡的感覺,伏在她身上喘著粗氣。



很快就恢複了元氣,我開始慢慢地聳動著屁股。



“啊啊……喔喔……”



隨著聲音的變化,痛苦的表情慢慢退去,她的臉色開始紅潤。



她抱著我屁股的雙手開始加力,我卻感到龜頭一麻,頂著小妹妹射出我的子

彈。



當我像個失敗者拔出我的槍時,發現白色的床單上有她流的血。



“怎麽辦?”她看著我,樣子想哭,“媽媽會發現的。”



“快點拿去洗吧。”



我們倆一起拿肥皂搓了半天,床單上好象還有一些痕迹。



我們就這樣從童年長成大人,花了不到五分鍾。



第二天的足球賽,作爲后衛的我當然沒有去過對方的半場,對方是不是也有

人在昨天過成年儀式,我就不清楚了,我們打平了。



后來也沒做過幾次,我們就畢業了。



那年的暑假,我被她的父親踢著屁股攆了出來,后來聽說她被父母送到了另

外一個城市,還做過手術。



這樣的經曆讓我的臉皮厚了很多,高中的時候,很快又有了一個貌若天仙的

女朋友。



那時我家的條件比較好,家里兩套房,父母住一套,爲了讓我有一個清淨的

環境,他們允許我自己住一套。



我在重點高中念書,成熟的也比較早,這個時候已經知道用功讀書準備考大

學了。



女朋友不常去我那,偶爾去也是坐一會就走,她的美麗與高雅讓我絲毫不敢

造次。



我曾經試過,她的堅定讓我百般不能得手,只好重新拾起打手槍的老本行。



到了高三,才有了我今生的第二個女人。



我已經長到1米72,雖然很苗條,看上去卻越來越潇灑。



那個女人並不是我貌若天仙的女朋友,而是一個女痞子。



女痞子是同學的女朋友,甚至比我還小一屆,說是女痞子,那麽小也壞不到

哪里去,只是非常頑皮,成天和一幫大男人一起玩。



大家都這樣叫她,我也只能這樣叫了,況且現在我也想不起她的全名了。



我是重點高中的高才生,從來沒有想過會和她上床。



事情就是這麽怪!



五月的一個夜晚,天比較熱了。我正在家背英語單詞。



突然聽到屋外有女人喊我的名字,很奇怪,聽聲音肯定不是我熟悉的人。



走到院子一看,怎麽會是她?小麗——張樹的女朋友?



張樹和我同年級,是學校足球隊的隊友,有一次球隊在我家聚會,他帶小麗

來過一次。



張樹球踢得比我好,人也比我潇灑,說實話,那時候挺崇拜他的。



“你怎麽來了?”我不知所措地問。



“不歡迎嗎?”小麗翹起眉頭的俏模樣真好看。



“哪里。”我一邊開門一邊問:“張樹呢?”



“不知道!”她幾乎是沖了進來,把書包一扔躺在沙發上。



“有水喝嗎?”她問我。



屋里很簡陋,只有一個杯子,我把自己的杯子遞給她。



她看也沒看就昂頭咕噜咕噜把水喝完了,才可憐巴巴地對我說:“我和爸媽

吵架了,跑了出來。我沒有地方去,就到你這里來了。”



“張樹知道嗎?”我還不想惹出什麽是非來。



“我不想告訴他。”她嘟著嘴回答。



我也不好繼續問爲什麽了,收拾了一下,拿起書包要走。



“你睡我這里吧。”我指了指我的小床。



“那你呢?”



“我回家。”那時的我是不是清純可愛。



“不行。”



“爲什麽?”



“你爸媽問起來怎麽辦?”她的樣子顯得很老練。



對呀,我怎麽就沒有想到呢?



父母問起來,難道我能說我把床讓個女孩給占了嗎?



“那……怎麽辦?”我結結巴巴地問,一時間我感到很爲難。



“這樣,你睡床,我打地鋪。”她很大方地說。



誰都知道一個潇灑的男人不會讓女人打地鋪,最后睡在地上的當然是我。



我又坐回了寫字台,翻開書本看著,她在一旁仍然生著父母的氣。



不是我不想,實際上從她一進來,我的腦子就亂了。



滿腦子都是她靓麗的影子。



壞的女孩都挺漂亮的,壞也要有壞的資本嘛。



胡亂地看著書,終于熬到了十點半,每天這個時候我給自己煮碗面。



“你也吃點嗎?”我小聲問快要睡著的她。



“太好了,我晚飯都沒吃。”她揉著眼,露出一臉的調皮相。



她像一只饑餓的兔子吃著我泡的方便面,“太香了,真好吃。”



那可愛的樣子讓我有吻她的沖動,我突然發現,她原來這樣美。



不是看在張樹的面子上,看我怎樣對付你。哼!



礙于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這個晚上,我睡在沙發上打的飛機。



原以爲她只會在我這里呆一個晚上,還爲自己膽量太小后悔呢,誰知道第二

天晚上十點多她又來了,還給我帶來了啤酒和烤鴨。



“吃這個吧,方便面沒有什麽營養的。”她把東西往我面前一放,睜著她的

大眼看著我。



我被她的大膽搞得很不好意思,低著頭不敢看她,聞著她滿身的酒氣,心想

晚上她又不知道和誰一起鬼混去了,我怎麽會和這樣的女人混到一起去了呢?



我還在吃著她帶給我的美食的時候,她就沖涼去了。



啤酒真他媽難喝!不知道什麽原因,我還是把一瓶都喝進了肚子里。



她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我正拿著烤鴨腿,突然閃現的畫面讓我張著嘴巴愣在

那里,太完美了!



白里透粉的臉蛋,水汪汪的大眼,粉紅濕潤的嘴唇,滴水的長發,嫩藕似的

小腳,還有她身上散發出的少女的芬芳!



“看什麽看!沒見過女人呀。”她一邊用毛巾擦著濕濕的頭發,一邊向我走

來。



“沒……”張大的嘴巴還是沒有並攏,小弟弟也在升起。



“哎!”她一屁股坐到了我身邊,“看傻啦?”



“沒……沒有。”我不好意思。



“我漂亮嗎?”



“嗯。”我很害羞地應著,當面誇一個女孩子還不是我們那個年代高中生可

以做到的。



“想不想摸我一下?”她向我弓著身子,做了一個定格。



“不……想!”我不知所措。



“想還是不想?!”語氣里透著嬌羞。



“想!”我不知道突然哪里來的膽量,手直接向她的T恤伸去。



“討厭!”她一下就坐在了我懷里,壓到了我的小鋼棒,我感到背上一涼。



“喲!什麽東西這麽硬呀!”壞女孩就是膽大,背著的手立刻向我摸來。



“不要!”我急忙忙地站了起來,“我要沖涼。”



想必大家都猜到我當時爲什麽尴尬了,短褲已經是粘乎乎的一片。



可能這就是經常打飛機帶來的惡果吧,遇到很刺激的挑逗,立馬開槍。



因爲年輕,開槍之后還能站一會。



不知道你們是不是這樣的,這個習慣我到22歲的時候才改過來。



從浴室出來,我發現她斜躺在床上看著我,此時我已沒有了任何的膽怯和顧

慮,一下跳到床上。



我們激烈的接吻,好象在互相撕咬對方,我的手不老實地在她身上遊走,她

的乳房發育得很成熟,至少比我的女朋友大一倍,粉色的乳頭表明她的確還是個

少女,我貪婪地吸吮著。



她的手也很不老實,一下就找到我的小鋼棒,套了幾下之后,她用手指丈量

著我的龜頭。



“好象很大呀!”她自言自語地說。



“什麽很大?”我一下沒明白。



“你雞巴好大。”



“真的嗎?”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好處。



“讓我看看。”她一邊說一邊坐起來,“哇,這里怎麽這麽大呀!?”



她的大拇指與食指彎成一個圈,在我的龜頭上比劃著。



“很大嗎?”我有點得意。



“嗯!”她紅著臉又躺下去。



我毫不客氣地進入了她的身體,陰道里還沒有多少水分,感覺很緊。



“痛嗎?”我看到她眉頭緊揍,以爲有什麽不妥。



“有點。”



“我要動了。”



“等一下!”她抱緊我,使我動彈不得,只好在她身上磨著。



過了幾分鍾,我感覺下面變得很濕了,她緊箍著我的手也放松了下來,才挺

著我的屁股開始抽插。



我敢說她根本不能算是個浪女,當然也就不能算是個壞女人,因爲她作愛的

時候幾乎不叫床!



我只能從她手指給我壓力的變化上感覺到她的興奮。



當我吼叫著完成我的作業之后,我的身上也多了幾道指甲痕。



作愛的描寫太簡單了,可能大家看得不過瘾,確實想不起來第一次的作愛,

除了我在上面作活塞運動之外,我們還干了什麽。



年輕的時候我們還不太懂得享受,作愛沒有帶給我們太多的變化,她又在我

這里住了兩天,只是仍然很晚回來。



好在那晚之后,我再也沒有睡過沙發。



有一天我問她:“你父母怎麽不來找你?”



她告訴我,媽媽是繼母,對她不好,父親也不怎麽管她。



我很爲她可惜,不過我什麽也幫不了她。



突然有一天她就消失了,再也沒有來過我這里,也沒有看到她去找過張樹。





(三)情愛(做愛情的奴隸,還是做愛的使者?)



您看著可能覺得不太過瘾,到現在也沒看見什麽佚事嘛。



那時候太年輕,還不知道自己的特長,女孩也沒有比較的經驗。



實際上又有誰對自己年輕時候的性愛刻骨銘心呢?



那時我們更注重情感。



佚事是在上了大學才有的。



我的定力很好。中學時突如其來的性愛沒有影響我,我順利地考上了大學。



大學里比較自由的空間讓我如魚得水。



我讀的是工科學校,女孩少的可憐又奇醜無比,絲毫引不起我的興趣。



可能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經曆,年輕的時候特別喜歡漂亮的女孩。



在一次同學聚會上看到那個女孩,我立刻被她的容貌和談吐弄得神魂顛倒,

這個叫馬蓉的外語專科學校的女孩實在太漂亮了。



我向一起去的男生打聽她的情況,男生只告訴我是老鄉就再也不往下說了,

還用一種敵意的眼光看了我一下。



通過觀察,我發現幾乎所有的男生都有可能是我的情敵。



晚會上,我的膽子比較大,請她跳了第一支舞,后來她就在衆人的追逐下一

直跳著,害得我一直沒有機會上手。



等到晚會快結束的時候,才終于又輪到我。



我厚著臉皮問她的情況,她很大方,有問必答,這讓我欣喜若狂。



之后的一個禮拜,我給她寫了三封信,都是石沈大海,幾乎絕望的同時,我

決定再做最后一次的努力。



星期六的下午,我早早等在她們學校門口,終于看到她出來了,我沖上去沒

頭沒腦地對她說:“馬蓉,我的信你看了嗎?”



她愣了一下,頓了一會才使勁搖搖頭。



看到身邊走過的同學,她不好意思地又很無奈地和我站到了旁邊。



“我寫了三封信。”那時我失落已極。



“我知道。”她紅著臉小聲說。



“那你說沒有看?!”



“是沒有看,我不知道是誰寫的,看也沒看就扔了。”漂亮的女孩就是這樣

驕傲。



原來我一點印象也沒有給她留下!我又痛苦又自卑。



“找我有什麽事嗎?”還是她打破了尴尬。



“沒……我想找你看電影。”盡管我很沒有信心還是不甘失敗。



“可是我約了同學去跳舞的。”可能覺得對我太冷落了吧,她想了想說:

“要不我們現在先去看電影,不過八點我要去跳舞。”



“好呀!”天上掉下的機會我怎麽能錯過。



從進電影院的第一分鍾起,我的心就在不停亂跳。



我該怎麽辦,要不要吻她?我敢嗎?



電影放了一大半,我也沒敢有什麽動作。



開始的時候她好象很安靜地在看電影,后來我發現她不自覺地瞟了我一眼,

這給了我勇氣。



電影就快結束了!



黑暗中我哆嗦著牽過她的手,她掙扎了一下沒有掙脫,瞪著眼看了我一下。



那一眼似怒非怒,讓我有了下一步的行動。



我傾著身子在她的臉上吻了一下,小聲說:“我喜歡你。”



她拼命地掙扎,又怕給別人發現,不敢搞出聲響。



我揣測到她的心理,有點肆無忌憚起來。



電影的后半部分就在這樣的斗爭中很快度過了。



這個晚上她沒有去舞會,我們去了公園。



我就這樣追到了她。這其中除了我的確也比較優秀以外,更重要的是我的勇

氣吧。



在大學里,追女孩最重要是要臉皮厚,這點我很有體會。



本來鐵了心要討她做老婆的,在一年的戀愛中我都沒有強迫她上床。



在我上三年級的時候,她畢業了,臨行的前夜,她把自己獻給了我,這是我

沒有想到的。



那一次,就在她的宿舍。



因爲害怕被發現,作愛的程序似乎都省了,幾分鍾全部搞定。



看著她坐著火車遠去,我感覺一切都煙消云散了。



沒有想到一年后她會來找我。



那是初夏的一個傍晚,我正在操場上踢球,突然發現球場邊站著個女孩,好

象很面熟。



是她?是她!



我沖了上去:“你怎麽來了?”



“來看你呀!不歡迎嗎?”



“怎麽會!”衆目睽睽之下我也顧不了許多,把手搭在她的肩上。



“我出差來這里,順便看看你。”她比以前大方了很多。



我在學校食堂里招待了她,吃著我們熟悉的飯菜。



她領著我去了賓館。一進屋,我們就互相擁抱。



她似乎特別喜歡我身上的汗臭味,在我身上舔來舔去。



我驕傲地昂起頭,向她的身體進發。



“啊……好大呀……”她顛起屁股迎接我的插入。



“舒服嗎?”



“嗯!不要說話。”她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給她帶來的快感。



她不再是個少女了,我心里想。



她很快被我帶上巅峰,我也把聚集了快一年的子彈全部奉獻給了她。



那一刻,她流下了眼淚。



“你怎麽了?”我不安的問,是不是太粗魯了。



“我要結婚了。”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啊?”她的回答讓我如墜霧里。



原來,畢業后,她分配回了老家,在一間進出口公司工作。



可能是因爲太漂亮的緣故吧,從進公司的第一天起,她就處于男人的包圍之

中。



起初她還爲我做著保留,后來發現自己懷孕了(這是我第幾次作孽了?),

不得已之下,她告訴了家里人。



在逼著她做了流産以后,父母開始不停地給她介紹對象,爲了逃避,她只好

選擇了一個條件不錯的政府官員戀愛了,那人對她不錯,可她就是從他那里得不

到什麽快感,她心里想著我。



她感到疲倦,不想再挑了。



那時的我沒有辦法替她決定什麽,只有想著一定要千方百計再滿足她一次。



好了,先寫到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