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最美麗的動物,更是上帝的得意傑作,如果這美麗的傑作能和你袒程相見,那將會是多麼旖旎?多麼

令人遐思的神奇啊?

淡 多態,更的的,頻回眄睞。

便認得,琴心相許,欲綰合歡雙帶。

記畫堂風月逢迎,輕顰淺笑嬌無奈。

向睡鴨驢邊,翔鳳屏裡,羞地香羅暗斛。

這是一首春情的詞,描寫著美人多彩多姿,顧盼傳情的神態。

在民國初年的妓院中,很流行這種填詞的玩意兒。

一些風流才子、騷人雅士等,都講究在妓院中露上幾句,以表示自己的才華,顯示自己有學問。

當時更有很多的名妓,在這方面頗有研究,無論是應對、或是填字,也都能夠附合韻味。

所以有許多公子哥或是文人墨客,妓院便是他們經常聚會的地方。

杜超是家財萬貫的少爺,可是杜家人丁並不旺盛,兩代之中,就只有這麼一位少爺,所以更是嬌縱慣了。

杜超這位公子,在長相方面,生得非常出眾,面如冠玉,兩條微向上挑的濃眉舒展著,直挺的鼻子,配一張

紅嫩的嘴,稱得上一表人才。

而且這位杜超的智慧,更是無人能比。所以在才學方面也還不錯,無論是天文、地理,可說是樣樣精通。

具備這些優厚條件的杜超,在風月場中,當然是受歡迎得對象,無論是老鴇或是那些鶯鶯燕燕的女子,都殷

勤的侍候著。

而這許多鶯燕之中,最得到杜超的寵愛,就是孫詩芬的女子,她正式下海接客還不到半年,到目前為止,還

是個含苞待放的處女。

老鴇正為她物色對象,給她開苞。

目前既然被杜超看中了,這當然是再好也沒有的對象。

可是為了怕大少爺們喜新厭舊,所以雖然交往才短短幾個月,還沒正式談開苞的事。

就孫詩芬本身來講,年紀剛滿二十歲,正當黃金年華。

長的眉清目秀,亭亭玉立,皮膚白嫩,尤其一雙勾魂大眼,水汪汪的,一張櫻桃小嘴,永遠流露著甜甜笑意。

難怪杜超他一眼就看中意她。從此以後,每當華燈初上,杜家公子和一些同齡的朋友,便會在此聚會。





--------------------------------------------------------------------------------



這一天杜超用畢晚飯,剛要整理衣服出門。

忽然杜媽媽叫下女玲亞,跑來請大少爺到老夫人的房裡去,說有要事商討。

杜超到了老夫人房裡,先向老夫人請安。

「媽!您找我!」

「嗯!你坐下,你也不小了,我們杜家人丁單薄,所以希望你早點能完婚,但總是沒談成,直到最近,才有

個門當戶對的,所以找你問問看。」

杜超道:

「媽!我還小呢!我想........」

杜媽媽道:

「你想什麼?是不是有了意中人?」

杜超自從與詩芬認識後,好像給迷住了,如果一天不見面就感到不舒服。現在老夫人在問,又不能直接告訴她。

他只好支唔著:

「不....是........」

杜媽媽道:

「那又是為什麼呢?男大當婚,再說對方是沈家的女兒,長得很美、性情又溫柔,可以做我們家的媳婦!」

「媽!我......」

杜媽媽道:

「不要再說了,孩子!媽給你作主,沒有錯!就這樣了,去玩吧!」

「........」

母子談道此為止,杜超拜別了母親,不住點頭,可是又無可奈何!





--------------------------------------------------------------------------------



送定,擇期,迎親!

杜家的婚禮舉行了。

在婚禮中,作新郎的杜超,雖然在情緒上平靜了不少,儘管人們說新婚是如何的好,但他的腦際裡,依然想

的是詩芬。因此婚禮的一切,似乎在茫然中進行,也在茫然中結束。

這是新婚之夜........

新婚,對年輕男女來說,總是有點害羞、畏懼及神秘的。

因此在這時候,兩個人互相守著,默默地,新房中一對龍鳳大燭,有時發出支支的火爆聲外,一切都是寂靜的。

然而上天賦於人們,一種異性相吸的本能,雖然他們不曾相識,但在這次婚禮中,他們成了夫妻。

新娘子沈雪,幾次想仔細看看,她的如意郎君的相貌。在她未出嫁之前,早就耳聞,杜超是個俊逸不凡、才

華廣博的青年。

所以在婚禮中,她就想看個究竟,但找不到機會,這時應該沒什麼顧慮了,

然而為了女性的尊嚴,她又不敢先看。到底是男性主動膽大,在雙方緘默中,杜超終於掀起她的頭蓋。

比他小兩歲的沈雪,亭亭玉立像一朵含苞的花朵,青春的氣息似乎在她的眉稍間跳躍。沈雪的笑有一種青春

的、耀眼的,而又帶點野氣、不馴的味道。

她的眼睛,那股濃 而又淒美的秋意,吸引著他。輕輕低頭笑著,笑意很淡,襯得臉上,神情更是迷人。在

明 中,具有一種清新的風韻,與妓院中的

詩芬相比,各有特色及風情,沈雪夠美的了。

於是在一種無名的力量吸引下,杜超慢慢地靠近她的身旁,輕輕問道:

「累嗎?」

她無語,只是不斷撥弄衣角。

杜超鼓起勇氣,伸手去握住沈雪的玉藕,她雖然沒有拒絕,但嬌羞的把頭垂得更低。

這時杜超心房在受著沖激,使他無法約束,於是他為她寬衣解帶。

杜超的心跳的很厲害,臉上泛起了紅暈。

沈雪輕輕地掙扎,但杜超的神志有點恍忽,他無視她的掙扎,仍為她寬衣解帶........。

手指觸到她的小衣,杜超開始解她的扣子。

終於他觸到了她豐滿高挺的乳房。

沈雪激動得週身顫抖,連想說句話的力量都沒有,只好微合著媚眼任他擺佈。

杜超一層層地把她的外衣脫去後,只剩下大紅色內衣及小褲,她輕輕的堅持

一下,杜超仍輕輕扶她躺下。

媚眼全閉........櫻唇嬌喘........最後沈雪被脫光了衣服!

雪白的肉體豐滿又誘人,飽滿的玉乳緊緊聳立,平滑的小腹與玉腿交界之處,烏毛叢生。再向下,是一個小

洞口,伏在軟軟的毛裡,好迷人!

杜超用手指一碰,沈雪的嬌軀隨之顫抖。

「嗯!」

這是新娘子第一次出聲。

杜超看得心裡猛跳,一陣熱流直衝下體,陽具漸漸發漲,挺直了,而且翹起來了。

杜超的手逐漸在沈雪身上撫摸,像是欣賞一塊美玉似的摸弄著,手指順

著玉峰上爬去,啊!摸到乳頭了,就在乳尖上捏弄著。

此時,沈雪柳眉緊皺,小腰不住的在扭,像在閃躲又像是難以忍受!

杜超的手指又向下滑去,所到之處一遍平坦,既滑且順、溫軟細緻,來到了小腹,手指觸到軟軟的陰毛。

他的手也緊張得顫抖著。

「啊!........」

沈雪驚呼了,原來杜超的手已滑至她迷人的玉戶上了!

「燈!......」

她被羞得滿臉通紅,她想要關燈。

杜超剛要站起來,要把一對紅燭吹熄。

「啊!不....今夜不能關燈......」

沈雪想起來,婚禮中初夜的規矩,紅燭要點整夜。最後無奈,一個轉身羞得側躺著。

杜超一隻手被她轉身時,離開了小穴洞口。

雪白細緻的曲線,暴露在杜超的面前,毫無斑點的肌膚,渾圓的豐臀,中間一條深溝,隱約可看到細毛。

杜超被這美色迷惑了,忙脫了衣服,躺在她的背後,一隻手臂通過她的粉頸,緊緊的抓住玉乳。

兩個赤裸的肉體靠在一起,帶有彈性的玉臀緊緊靠在杜超小腹上,又軟又舒服,可是他下體那個巨陽,卻悄

悄溜進玉腿夾縫裡,他好興奮。

這時沈雪突然覺得有一個熱熱的觸角,伸到她的玉腿之間。她微微顯得有點心慌,雖然有生以來從未見過,

可是那東西燙得令人好難過。她無法分辨這種感覺,她心跳口乾,忍不住嬌喘連連。

此時杜超衝動得無法忍耐,但他仍緩緩撫弄她的香肩,想讓她平躺著,但她不敢,她很懼怕........。

杜超不敢過份用強,他輕輕地撤離了身體,越過了她的嬌軀,悄悄的躺在她的對面,兩人相對躺著。

當沈雪發覺悟超在看自己的時候,羞得又要轉身。可是才轉了一半,突然一個熱熱的身軀壓了上來,剛要驚

呼,小嘴就被人吻住了,想躲已來不及了。她開始癱瘓了,玉腿被人家分開了,那根熱熱的東西,抵上小洞

口上,使她感到陰戶裡像有小蟲在鑽動。她的淫水開始向外直流。

突然小洞一陣劇痛,全身急劇扭動,她由沈迷中驚醒了。

「啊!....痛.....」

她也顧不得羞恥,小手急忙握住尚未刺進玉戶的陽具,豐臀忙向側閃。

這時候的杜超已失去理智,用手扶住玉臀,並用嘴吻住櫻唇。

許久,沈雪驚魂方定,睜開媚眼道:「我怕!」

杜超道:「怕什麼?」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

杜超溫柔地說:

「不要怕!夫妻總要來這麼一遭。」

「那....你輕一點!」沈雪很害怕的說著。

杜超挺著陽具輕輕放在桃源洞口,緩緩地頂著。

沈雪忙道:「等....等.....」

杜超不知道什麼事,急忙停止頂動,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沈雪。

「你....閉上眼....不許看!」

「什麼事!還要我閉上眼?」

「不管嘛!人家要你閉上嘛!」

「好!....好!......」

杜超半閉著眼,偷偷地看她的動作,忽然看她由枕下抽出一張白色的綢布,輕輕墊在自己的玉臀之下。

啊!原來是她準備落紅用的!

「我看見了!」

「人家不要你看嘛!」

說著小蠻腰一挺,沒想到外面還停著那根一直想進來的雄柱。

「哎呀!....痛......」

小手想去推杜超,但已來不及了,只見杜超臀部猛然一沈。

「啊!可痛死我了......」

沈雪感到一陣刺痛,洞口漲得滿滿的。這時的小玉戶口,緊咬住大龜頭頸部肉溝,沈雪痛得眼淚直流,粉面

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

「別動了呀!....痛死我了......」

杜超看她這樣可憐,有點痛心,急忙溫柔地吻著她。

「雪妹,真對不起!痛的很厲害嗎?」

「還問呢!人家痛得流淚了!」

杜超急忙用舌尖舔著她眼角邊的淚水,表示無限溫柔體貼。

經過了一段時間,因為杜超不在挺動,所以沈雪感到好多了,這才微微一笑的說:

「好狠心!剛才痛得差點就暈過去了!」

「雪妹!破瓜的第一遭,是有點痛,但等一會兒就會好的!」

「現在就好多了。」

「那麼我可以再動動嗎?」

由於小玉戶塞得滿滿的,一種從未有的滋味,使她感到心裡酥麻,雙手不由自主地摟著杜超的健腰。

沈雪輕輕地說:

「唔....不許你用力,要慢慢的......」

於是杜超一挺,又是另一陣痛,陳雪只有咬緊牙關忍耐著。

杜超強抑慾火,緩緩地抽插,每次龜頭吻著花心時,她的神經和肉體都被碰得顫動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

微有些痛。

杜超連續抽動百餘次後,沈雪一陣抖動,終於 了。

杜超感到龜頭一陣熱熱的、癢癢的,急忙將整根陽具退出,低頭一看,只見一股乳白雜著猩紅的精水,正由

沈雪的玉戶緩緩流出。

這時沈雪一陣從未有的快美由陰戶傳遍全身,像飄浮在雲端,她鄭在品嚐這奇異的快感。

突然陽具全部撤離,她 面又是一陣奇癢、空虛。她不由得睜開了眼,只見

杜超跪在床上,下部那根大陽具仍挺舉著,並且不時點頭,她看得又怕又羞,連忙閉上了眼。

「雪妹!舒服嗎?」

「嗯!不知道!」

「好雪妹!睜開眼,讓我們談談嘛!」

「人家不要了!好羞死人喲!」

「夫妻之間有什麼好怕羞的,將來愛還來不及呢!」

杜超說著,不停在笑。

「才不看那醜東西呢!」

「那我要生氣了!人家等著跟你說話呢!」

沈雪怕他真的生氣,連忙睜開一對水汪汪的眼睛,看了杜超一眼道:

「你也躺下嘛!」

「這才是我的好妹妹!」

杜超喜愛得躺在沈雪身旁,摟著她的粉頸,對準櫻桃小嘴吻了下去。

這時的沈雪比剛才好多了,由於兩人發生關係,將彼此的距離縮短了,在杜超摟著她吻的時候,她也很自然

的抱著他的闊肩。

良久,兩個人才分開。

「雪妹!還痛嗎?」

「好些了,你呢?」沈雪很不好意思,羞得半天才問出這一句。

杜超道:「我!現在才難過呢!」

沈雪聽他說難過,緊張得嚴肅地問:「那裡難過?」

「你說呢?」杜超用俏皮的口氣反問著。

沈雪懷疑的回答:「我怎麼知道?」

「來!讓我告訴你!」

說著,將沈雪的小手拉了過來,放在自己的陽具上,那熱呼呼的陽具燒得沈雪的臉通紅。

「你....你壞死了......」

她羞得小拳打著杜超的胸膛。

這一陣羞態使杜超愛得要命,不由得慾火再度燃燒,趕忙一把將美人兒抱在懷中,且將玉腿拉向腰部,讓因

戶揉著陽具。

「啊!......」

每當大龜頭觸到陰核上時,沈雪的小屁股就是一顫,直被他磨得週身酥麻,淫水直流。

沈雪嬌聲道:

「嗯!快別這樣!我....受不住......」

「雪妹在跟誰說話?」

「還有誰......哼......」

「為什麼不叫我呢?」

「我不知道叫什麼?嗯!......癢死了......」

「那就快點叫我。」

「叫什麼嘛!」

「我叫你雪妹,你應該叫我什麼?」

「哼!人家才叫不出口呢!酸死了......」

「叫不叫?」杜超說著,用大龜頭的馬眼頂住陰核一陣揉磨。

「哎呀!....叫!我叫!....好..好超哥!」

「嗯!我的好雪妹!」

杜超聽到她嬌聲嬌氣,就好像服了一付興奮劑一樣,迅速爬起來,握住粗長的陽具頂著沈雪的陰戶,就猛力

向內挺進。

這次因為沈雪流了很多淫水,又是第二次,所以挺了幾下就「滋!」一聲,哇!進去了!再用力,嗯!整根

進去了嘛!頂的沈雪叫道:「哥!好狠心呀!」

杜超開始緩緩抽插。

最先她還咬唇推拒呢!慢慢的柳眉舒展了,兩條白嫩的玉臂也不由得圍著杜超的腰身。

「嗯!......超哥......我要哥......」

杜超知道她要 了,連忙狠狠抽插四十來下,突然陽具一陣美感,一股熱熱的陽精直射沈雪的桃花心,燙得

她一陣猛顫,宛如魂飛九天之感,不禁也跟著 了身。

兩人緊緊擁抱,互相吻過來、吻過去!這是愛的巔峰!靈與肉的世界!

杜超的陽具漸漸縮小,慢慢地滑出沈雪的玉戶外。

沈雪連忙把墊在屁股下面的白綢拿出來,偷偷放在枕下,這才相擁睡覺了。

牆上的自鳴鐘響了,但鐘聲並沒有叫醒熟睡中的人兒。直到驕陽透過窗 ,沈雪才緩緩睜開了水汪汪的眼睛

,當發現自己被人緊緊摟抱著時,含羞的笑了。

最後沈雪輕輕推著杜超,當他醒來時,她羞得把頭埋在他的懷裡。

「哥!我們該起床了吧!」沈雪低低說道。

「不要!」

杜超托住沈雪的下巴道:

「這是我們的新婚,晚一點沒有關係!」

「哥!還是起床吧!等等....讓人家笑!」

「再躺一會兒吧!妹妹,昨天我們還是陌生人,可是如今一夕之間,就成了夫妻,而且又這麼親蜜。」

說著還用力摟著沈雪的小腰,吻著小嘴。

「嗯!還沒刷牙呢!......」

她向旁邊躲著,最後還是被杜超吻住了。

嘴在吻,而手在滑潤的肉體上愛撫著,輕輕地揉,慢慢地摸,在到達桃源洞口時停住了,於是就在上面摸弄著。

「啊!哥....天亮了!不要嘛!」

「誰說天亮了!就不可以呀!......」

她嬌聲的喊著,一手去阻止下面的東西。

「啊!那討厭的東西......」

說著小手輕輕打了一下,表示既驚又喜。

杜超被打得猛然一縮,叫了起來道:

「哎呀!痛死人了!你好狠心!」

這一突來的舉動,可嚇壞了沈雪,她急忙嚴肅地說道:

「怎麼樣?痛得很厲害嗎?讓我看看!」

說著也忘記了害羞,一把就將被子拉開,俯下身去用小手輕輕握住粗大的陽具,仔細地查看著。

「還痛!可是......你握住就不痛了!」

杜超開了這個玩笑,使他飽了眼福。沈雪白嫩的肉體整個露在外面,那光潔的白皮膚毫無斑點。兩個豐滿的

玉乳,頂著兩個粉紅色的小乳頭,看得杜超心頭狂跳,忍不住地捏著她的玉乳。

驚後的沈雪發現她的情郎是在調逗她,羞得一個轉身壓在杜超的身上,小嘴一翹扭著身體不依。

「我不要!超哥壞......我不來了!」

說著還用兩手猛垂杜超的胸膛,引逗得杜超哈哈大笑。

「還笑呢!我不依....不來了......」

杜超怕她真的惱了,連忙將她摟過來吻著她的小嘴,一個轉身就把她壓在下面,六寸多長的巨陽也跟著吻著陰戶。

許久!她呼出了一口氣。

「超哥好壞!我才不要呢!」

嘴裡說的不要,可是下面玉腿卻悄悄地分開,這時杜超急忙扶著巨陽往裡面送去。

「哥....輕....輕一點....痛....嗯......」

痛字剛出口,那大陽具已挺進一半了。

「哼......哥....嗯......」

再稍一用力,已全根沒入了,可是這次杜超將陽具挺入後,就不再動了,只讓大龜頭緊抵花心,在穴心上磨

著。大龜頭在裡面一脹一縮的!

「啊!超哥!好難過啊!」

「妹妹!那裡難過呀!」

「不知道!人家都難過嘛!」

「那裡難過?」

「嗯!....哥壞死了啦!就在裡面嘛!」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杜超說著,猛力將大龜頭顫了兩下,直抖得沈雪渾身酥麻,忍不住道:

「啊!....不行!我要......」

「說不說......」

「哥!....我說!小穴難過嘛!......」

話剛說完,小臉羞得通紅,引逗得杜超緩緩抽插起來。

「哥!快點嘛!......唔!......」

「我就是要....雪妹....浪......」

「人家不會嘛!」

「不會就不弄了喲!」

杜超說著,表現一付無精打采的樣子,並且慢慢向外抽出陽具,剛抽到小玉戶的洞口。沈雪忍不住抱著他,

不讓他抽出。

「哥!....不要抽出來嘛!....哥逗得人家難過死了!......哥!我要......」

「要什麼呀!」

「好超哥!人家急死了!給我嘛!......」

杜超被逗得慾火上升,便將陽具插入洞內,狠狠地抽插起來。

沈雪被插得浪水直流,口中不斷呻吟著:

「嗯...唔.....唔.......」

「哥....雪妹不行了....哎呀......」

杜超知道她 了,連忙把大雞巴往回一抽,再深深的向裡面一挺,陣陣麻癢,週身發抖,不由自主地花心再

度流水。

「啊....哥......不能再動了......」

杜超不理她,依然狠狠地幹著。

「哥....哎呀....不行了....不能動了......」

杜超知道她忍不住了,連忙用足力氣,猛力地抽插數下後,自己也一個顫抖,「噗!噗!」射了陽精。

射得沈雪張嘴直喘:

「啊....超哥....嗯......」

兩個人都 了精,相互傳纏在一起,浪水淫精順著豐臀流到床單上,弄濕了一大片。

一會兒,沈雪才噓了一口氣說:

「哥....差點兒要了妹妹的命!」

「妹妹!舒服嗎?」

「嗯....好美呀!....魂差點都離去了!」

說著自動摟抱杜超獻上香吻,軟小的香舌也送到杜超的口中。

兩人片刻溫存,最後沈雪說:

「該夠了吧!快起床,看別人不笑死才怪!」

杜超道:「這有什麼好笑的!我們新婚怕什麼!」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風流太子爺
女人是最美麗的動物,更是上帝的得意傑作,如果這美麗的傑作能和你袒程相見,那將會是多麼旖旎?多麼

令人遐思的神奇啊?

淡 多態,更的的,頻回眄睞。

便認得,琴心相許,欲綰合歡雙帶。

記畫堂風月逢迎,輕顰淺笑嬌無奈。

向睡鴨驢邊,翔鳳屏裡,羞地香羅暗斛。

這是一首春情的詞,描寫著美人多彩多姿,顧盼傳情的神態。

在民國初年的妓院中,很流行這種填詞的玩意兒。

一些風流才子、騷人雅士等,都講究在妓院中露上幾句,以表示自己的才華,顯示自己有學問。

當時更有很多的名妓,在這方面頗有研究,無論是應對、或是填字,也都能夠附合韻味。

所以有許多公子哥或是文人墨客,妓院便是他們經常聚會的地方。

杜超是家財萬貫的少爺,可是杜家人丁並不旺盛,兩代之中,就只有這麼一位少爺,所以更是嬌縱慣了。

杜超這位公子,在長相方面,生得非常出眾,面如冠玉,兩條微向上挑的濃眉舒展著,直挺的鼻子,配一張

紅嫩的嘴,稱得上一表人才。

而且這位杜超的智慧,更是無人能比。所以在才學方面也還不錯,無論是天文、地理,可說是樣樣精通。

具備這些優厚條件的杜超,在風月場中,當然是受歡迎得對象,無論是老鴇或是那些鶯鶯燕燕的女子,都殷

勤的侍候著。

而這許多鶯燕之中,最得到杜超的寵愛,就是孫詩芬的女子,她正式下海接客還不到半年,到目前為止,還

是個含苞待放的處女。

老鴇正為她物色對象,給她開苞。

目前既然被杜超看中了,這當然是再好也沒有的對象。

可是為了怕大少爺們喜新厭舊,所以雖然交往才短短幾個月,還沒正式談開苞的事。

就孫詩芬本身來講,年紀剛滿二十歲,正當黃金年華。

長的眉清目秀,亭亭玉立,皮膚白嫩,尤其一雙勾魂大眼,水汪汪的,一張櫻桃小嘴,永遠流露著甜甜笑意。

難怪杜超他一眼就看中意她。從此以後,每當華燈初上,杜家公子和一些同齡的朋友,便會在此聚會。





--------------------------------------------------------------------------------



這一天杜超用畢晚飯,剛要整理衣服出門。

忽然杜媽媽叫下女玲亞,跑來請大少爺到老夫人的房裡去,說有要事商討。

杜超到了老夫人房裡,先向老夫人請安。

「媽!您找我!」

「嗯!你坐下,你也不小了,我們杜家人丁單薄,所以希望你早點能完婚,但總是沒談成,直到最近,才有

個門當戶對的,所以找你問問看。」

杜超道:

「媽!我還小呢!我想........」

杜媽媽道:

「你想什麼?是不是有了意中人?」

杜超自從與詩芬認識後,好像給迷住了,如果一天不見面就感到不舒服。現在老夫人在問,又不能直接告訴她。

他只好支唔著:

「不....是........」

杜媽媽道:

「那又是為什麼呢?男大當婚,再說對方是沈家的女兒,長得很美、性情又溫柔,可以做我們家的媳婦!」

「媽!我......」

杜媽媽道:

「不要再說了,孩子!媽給你作主,沒有錯!就這樣了,去玩吧!」

「........」

母子談道此為止,杜超拜別了母親,不住點頭,可是又無可奈何!





--------------------------------------------------------------------------------



送定,擇期,迎親!

杜家的婚禮舉行了。

在婚禮中,作新郎的杜超,雖然在情緒上平靜了不少,儘管人們說新婚是如何的好,但他的腦際裡,依然想

的是詩芬。因此婚禮的一切,似乎在茫然中進行,也在茫然中結束。

這是新婚之夜........

新婚,對年輕男女來說,總是有點害羞、畏懼及神秘的。

因此在這時候,兩個人互相守著,默默地,新房中一對龍鳳大燭,有時發出支支的火爆聲外,一切都是寂靜的。

然而上天賦於人們,一種異性相吸的本能,雖然他們不曾相識,但在這次婚禮中,他們成了夫妻。

新娘子沈雪,幾次想仔細看看,她的如意郎君的相貌。在她未出嫁之前,早就耳聞,杜超是個俊逸不凡、才

華廣博的青年。

所以在婚禮中,她就想看個究竟,但找不到機會,這時應該沒什麼顧慮了,

然而為了女性的尊嚴,她又不敢先看。到底是男性主動膽大,在雙方緘默中,杜超終於掀起她的頭蓋。

比他小兩歲的沈雪,亭亭玉立像一朵含苞的花朵,青春的氣息似乎在她的眉稍間跳躍。沈雪的笑有一種青春

的、耀眼的,而又帶點野氣、不馴的味道。

她的眼睛,那股濃 而又淒美的秋意,吸引著他。輕輕低頭笑著,笑意很淡,襯得臉上,神情更是迷人。在

明 中,具有一種清新的風韻,與妓院中的

詩芬相比,各有特色及風情,沈雪夠美的了。

於是在一種無名的力量吸引下,杜超慢慢地靠近她的身旁,輕輕問道:

「累嗎?」

她無語,只是不斷撥弄衣角。

杜超鼓起勇氣,伸手去握住沈雪的玉藕,她雖然沒有拒絕,但嬌羞的把頭垂得更低。

這時杜超心房在受著沖激,使他無法約束,於是他為她寬衣解帶。

杜超的心跳的很厲害,臉上泛起了紅暈。

沈雪輕輕地掙扎,但杜超的神志有點恍忽,他無視她的掙扎,仍為她寬衣解帶........。

手指觸到她的小衣,杜超開始解她的扣子。

終於他觸到了她豐滿高挺的乳房。

沈雪激動得週身顫抖,連想說句話的力量都沒有,只好微合著媚眼任他擺佈。

杜超一層層地把她的外衣脫去後,只剩下大紅色內衣及小褲,她輕輕的堅持

一下,杜超仍輕輕扶她躺下。

媚眼全閉........櫻唇嬌喘........最後沈雪被脫光了衣服!

雪白的肉體豐滿又誘人,飽滿的玉乳緊緊聳立,平滑的小腹與玉腿交界之處,烏毛叢生。再向下,是一個小

洞口,伏在軟軟的毛裡,好迷人!

杜超用手指一碰,沈雪的嬌軀隨之顫抖。

「嗯!」

這是新娘子第一次出聲。

杜超看得心裡猛跳,一陣熱流直衝下體,陽具漸漸發漲,挺直了,而且翹起來了。

杜超的手逐漸在沈雪身上撫摸,像是欣賞一塊美玉似的摸弄著,手指順

著玉峰上爬去,啊!摸到乳頭了,就在乳尖上捏弄著。

此時,沈雪柳眉緊皺,小腰不住的在扭,像在閃躲又像是難以忍受!

杜超的手指又向下滑去,所到之處一遍平坦,既滑且順、溫軟細緻,來到了小腹,手指觸到軟軟的陰毛。

他的手也緊張得顫抖著。

「啊!........」

沈雪驚呼了,原來杜超的手已滑至她迷人的玉戶上了!

「燈!......」

她被羞得滿臉通紅,她想要關燈。

杜超剛要站起來,要把一對紅燭吹熄。

「啊!不....今夜不能關燈......」

沈雪想起來,婚禮中初夜的規矩,紅燭要點整夜。最後無奈,一個轉身羞得側躺著。

杜超一隻手被她轉身時,離開了小穴洞口。

雪白細緻的曲線,暴露在杜超的面前,毫無斑點的肌膚,渾圓的豐臀,中間一條深溝,隱約可看到細毛。

杜超被這美色迷惑了,忙脫了衣服,躺在她的背後,一隻手臂通過她的粉頸,緊緊的抓住玉乳。

兩個赤裸的肉體靠在一起,帶有彈性的玉臀緊緊靠在杜超小腹上,又軟又舒服,可是他下體那個巨陽,卻悄

悄溜進玉腿夾縫裡,他好興奮。

這時沈雪突然覺得有一個熱熱的觸角,伸到她的玉腿之間。她微微顯得有點心慌,雖然有生以來從未見過,

可是那東西燙得令人好難過。她無法分辨這種感覺,她心跳口乾,忍不住嬌喘連連。

此時杜超衝動得無法忍耐,但他仍緩緩撫弄她的香肩,想讓她平躺著,但她不敢,她很懼怕........。

杜超不敢過份用強,他輕輕地撤離了身體,越過了她的嬌軀,悄悄的躺在她的對面,兩人相對躺著。

當沈雪發覺悟超在看自己的時候,羞得又要轉身。可是才轉了一半,突然一個熱熱的身軀壓了上來,剛要驚

呼,小嘴就被人吻住了,想躲已來不及了。她開始癱瘓了,玉腿被人家分開了,那根熱熱的東西,抵上小洞

口上,使她感到陰戶裡像有小蟲在鑽動。她的淫水開始向外直流。

突然小洞一陣劇痛,全身急劇扭動,她由沈迷中驚醒了。

「啊!....痛.....」

她也顧不得羞恥,小手急忙握住尚未刺進玉戶的陽具,豐臀忙向側閃。

這時候的杜超已失去理智,用手扶住玉臀,並用嘴吻住櫻唇。

許久,沈雪驚魂方定,睜開媚眼道:「我怕!」

杜超道:「怕什麼?」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

杜超溫柔地說:

「不要怕!夫妻總要來這麼一遭。」

「那....你輕一點!」沈雪很害怕的說著。

杜超挺著陽具輕輕放在桃源洞口,緩緩地頂著。

沈雪忙道:「等....等.....」

杜超不知道什麼事,急忙停止頂動,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沈雪。

「你....閉上眼....不許看!」

「什麼事!還要我閉上眼?」

「不管嘛!人家要你閉上嘛!」

「好!....好!......」

杜超半閉著眼,偷偷地看她的動作,忽然看她由枕下抽出一張白色的綢布,輕輕墊在自己的玉臀之下。

啊!原來是她準備落紅用的!

「我看見了!」

「人家不要你看嘛!」

說著小蠻腰一挺,沒想到外面還停著那根一直想進來的雄柱。

「哎呀!....痛......」

小手想去推杜超,但已來不及了,只見杜超臀部猛然一沈。

「啊!可痛死我了......」

沈雪感到一陣刺痛,洞口漲得滿滿的。這時的小玉戶口,緊咬住大龜頭頸部肉溝,沈雪痛得眼淚直流,粉面

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

「別動了呀!....痛死我了......」

杜超看她這樣可憐,有點痛心,急忙溫柔地吻著她。

「雪妹,真對不起!痛的很厲害嗎?」

「還問呢!人家痛得流淚了!」

杜超急忙用舌尖舔著她眼角邊的淚水,表示無限溫柔體貼。

經過了一段時間,因為杜超不在挺動,所以沈雪感到好多了,這才微微一笑的說:

「好狠心!剛才痛得差點就暈過去了!」

「雪妹!破瓜的第一遭,是有點痛,但等一會兒就會好的!」

「現在就好多了。」

「那麼我可以再動動嗎?」

由於小玉戶塞得滿滿的,一種從未有的滋味,使她感到心裡酥麻,雙手不由自主地摟著杜超的健腰。

沈雪輕輕地說:

「唔....不許你用力,要慢慢的......」

於是杜超一挺,又是另一陣痛,陳雪只有咬緊牙關忍耐著。

杜超強抑慾火,緩緩地抽插,每次龜頭吻著花心時,她的神經和肉體都被碰得顫動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

微有些痛。

杜超連續抽動百餘次後,沈雪一陣抖動,終於 了。

杜超感到龜頭一陣熱熱的、癢癢的,急忙將整根陽具退出,低頭一看,只見一股乳白雜著猩紅的精水,正由

沈雪的玉戶緩緩流出。

這時沈雪一陣從未有的快美由陰戶傳遍全身,像飄浮在雲端,她鄭在品嚐這奇異的快感。

突然陽具全部撤離,她 面又是一陣奇癢、空虛。她不由得睜開了眼,只見

杜超跪在床上,下部那根大陽具仍挺舉著,並且不時點頭,她看得又怕又羞,連忙閉上了眼。

「雪妹!舒服嗎?」

「嗯!不知道!」

「好雪妹!睜開眼,讓我們談談嘛!」

「人家不要了!好羞死人喲!」

「夫妻之間有什麼好怕羞的,將來愛還來不及呢!」

杜超說著,不停在笑。

「才不看那醜東西呢!」

「那我要生氣了!人家等著跟你說話呢!」

沈雪怕他真的生氣,連忙睜開一對水汪汪的眼睛,看了杜超一眼道:

「你也躺下嘛!」

「這才是我的好妹妹!」

杜超喜愛得躺在沈雪身旁,摟著她的粉頸,對準櫻桃小嘴吻了下去。

這時的沈雪比剛才好多了,由於兩人發生關係,將彼此的距離縮短了,在杜超摟著她吻的時候,她也很自然

的抱著他的闊肩。

良久,兩個人才分開。

「雪妹!還痛嗎?」

「好些了,你呢?」沈雪很不好意思,羞得半天才問出這一句。

杜超道:「我!現在才難過呢!」

沈雪聽他說難過,緊張得嚴肅地問:「那裡難過?」

「你說呢?」杜超用俏皮的口氣反問著。

沈雪懷疑的回答:「我怎麼知道?」

「來!讓我告訴你!」

說著,將沈雪的小手拉了過來,放在自己的陽具上,那熱呼呼的陽具燒得沈雪的臉通紅。

「你....你壞死了......」

她羞得小拳打著杜超的胸膛。

這一陣羞態使杜超愛得要命,不由得慾火再度燃燒,趕忙一把將美人兒抱在懷中,且將玉腿拉向腰部,讓因

戶揉著陽具。

「啊!......」

每當大龜頭觸到陰核上時,沈雪的小屁股就是一顫,直被他磨得週身酥麻,淫水直流。

沈雪嬌聲道:

「嗯!快別這樣!我....受不住......」

「雪妹在跟誰說話?」

「還有誰......哼......」

「為什麼不叫我呢?」

「我不知道叫什麼?嗯!......癢死了......」

「那就快點叫我。」

「叫什麼嘛!」

「我叫你雪妹,你應該叫我什麼?」

「哼!人家才叫不出口呢!酸死了......」

「叫不叫?」杜超說著,用大龜頭的馬眼頂住陰核一陣揉磨。

「哎呀!....叫!我叫!....好..好超哥!」

「嗯!我的好雪妹!」

杜超聽到她嬌聲嬌氣,就好像服了一付興奮劑一樣,迅速爬起來,握住粗長的陽具頂著沈雪的陰戶,就猛力

向內挺進。

這次因為沈雪流了很多淫水,又是第二次,所以挺了幾下就「滋!」一聲,哇!進去了!再用力,嗯!整根

進去了嘛!頂的沈雪叫道:「哥!好狠心呀!」

杜超開始緩緩抽插。

最先她還咬唇推拒呢!慢慢的柳眉舒展了,兩條白嫩的玉臂也不由得圍著杜超的腰身。

「嗯!......超哥......我要哥......」

杜超知道她要 了,連忙狠狠抽插四十來下,突然陽具一陣美感,一股熱熱的陽精直射沈雪的桃花心,燙得

她一陣猛顫,宛如魂飛九天之感,不禁也跟著 了身。

兩人緊緊擁抱,互相吻過來、吻過去!這是愛的巔峰!靈與肉的世界!

杜超的陽具漸漸縮小,慢慢地滑出沈雪的玉戶外。

沈雪連忙把墊在屁股下面的白綢拿出來,偷偷放在枕下,這才相擁睡覺了。

牆上的自鳴鐘響了,但鐘聲並沒有叫醒熟睡中的人兒。直到驕陽透過窗 ,沈雪才緩緩睜開了水汪汪的眼睛

,當發現自己被人緊緊摟抱著時,含羞的笑了。

最後沈雪輕輕推著杜超,當他醒來時,她羞得把頭埋在他的懷裡。

「哥!我們該起床了吧!」沈雪低低說道。

「不要!」

杜超托住沈雪的下巴道:

「這是我們的新婚,晚一點沒有關係!」

「哥!還是起床吧!等等....讓人家笑!」

「再躺一會兒吧!妹妹,昨天我們還是陌生人,可是如今一夕之間,就成了夫妻,而且又這麼親蜜。」

說著還用力摟著沈雪的小腰,吻著小嘴。

「嗯!還沒刷牙呢!......」

她向旁邊躲著,最後還是被杜超吻住了。

嘴在吻,而手在滑潤的肉體上愛撫著,輕輕地揉,慢慢地摸,在到達桃源洞口時停住了,於是就在上面摸弄著。

「啊!哥....天亮了!不要嘛!」

「誰說天亮了!就不可以呀!......」

她嬌聲的喊著,一手去阻止下面的東西。

「啊!那討厭的東西......」

說著小手輕輕打了一下,表示既驚又喜。

杜超被打得猛然一縮,叫了起來道:

「哎呀!痛死人了!你好狠心!」

這一突來的舉動,可嚇壞了沈雪,她急忙嚴肅地說道:

「怎麼樣?痛得很厲害嗎?讓我看看!」

說著也忘記了害羞,一把就將被子拉開,俯下身去用小手輕輕握住粗大的陽具,仔細地查看著。

「還痛!可是......你握住就不痛了!」

杜超開了這個玩笑,使他飽了眼福。沈雪白嫩的肉體整個露在外面,那光潔的白皮膚毫無斑點。兩個豐滿的

玉乳,頂著兩個粉紅色的小乳頭,看得杜超心頭狂跳,忍不住地捏著她的玉乳。

驚後的沈雪發現她的情郎是在調逗她,羞得一個轉身壓在杜超的身上,小嘴一翹扭著身體不依。

「我不要!超哥壞......我不來了!」

說著還用兩手猛垂杜超的胸膛,引逗得杜超哈哈大笑。

「還笑呢!我不依....不來了......」

杜超怕她真的惱了,連忙將她摟過來吻著她的小嘴,一個轉身就把她壓在下面,六寸多長的巨陽也跟著吻著陰戶。

許久!她呼出了一口氣。

「超哥好壞!我才不要呢!」

嘴裡說的不要,可是下面玉腿卻悄悄地分開,這時杜超急忙扶著巨陽往裡面送去。

「哥....輕....輕一點....痛....嗯......」

痛字剛出口,那大陽具已挺進一半了。

「哼......哥....嗯......」

再稍一用力,已全根沒入了,可是這次杜超將陽具挺入後,就不再動了,只讓大龜頭緊抵花心,在穴心上磨

著。大龜頭在裡面一脹一縮的!

「啊!超哥!好難過啊!」

「妹妹!那裡難過呀!」

「不知道!人家都難過嘛!」

「那裡難過?」

「嗯!....哥壞死了啦!就在裡面嘛!」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杜超說著,猛力將大龜頭顫了兩下,直抖得沈雪渾身酥麻,忍不住道:

「啊!....不行!我要......」

「說不說......」

「哥!....我說!小穴難過嘛!......」

話剛說完,小臉羞得通紅,引逗得杜超緩緩抽插起來。

「哥!快點嘛!......唔!......」

「我就是要....雪妹....浪......」

「人家不會嘛!」

「不會就不弄了喲!」

杜超說著,表現一付無精打采的樣子,並且慢慢向外抽出陽具,剛抽到小玉戶的洞口。沈雪忍不住抱著他,

不讓他抽出。

「哥!....不要抽出來嘛!....哥逗得人家難過死了!......哥!我要......」

「要什麼呀!」

「好超哥!人家急死了!給我嘛!......」

杜超被逗得慾火上升,便將陽具插入洞內,狠狠地抽插起來。

沈雪被插得浪水直流,口中不斷呻吟著:

「嗯...唔.....唔.......」

「哥....雪妹不行了....哎呀......」

杜超知道她 了,連忙把大雞巴往回一抽,再深深的向裡面一挺,陣陣麻癢,週身發抖,不由自主地花心再

度流水。

「啊....哥......不能再動了......」

杜超不理她,依然狠狠地幹著。

「哥....哎呀....不行了....不能動了......」

杜超知道她忍不住了,連忙用足力氣,猛力地抽插數下後,自己也一個顫抖,「噗!噗!」射了陽精。

射得沈雪張嘴直喘:

「啊....超哥....嗯......」

兩個人都 了精,相互傳纏在一起,浪水淫精順著豐臀流到床單上,弄濕了一大片。

一會兒,沈雪才噓了一口氣說:

「哥....差點兒要了妹妹的命!」

「妹妹!舒服嗎?」

「嗯....好美呀!....魂差點都離去了!」

說著自動摟抱杜超獻上香吻,軟小的香舌也送到杜超的口中。

兩人片刻溫存,最後沈雪說:

「該夠了吧!快起床,看別人不笑死才怪!」

杜超道:「這有什麼好笑的!我們新婚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