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過官二代,富二代,不知道什麽叫軍二代?

? ???告訴你,就是家里叔伯,嬸子,表叔,二大爺之類,都是在軍隊中任職,混的差的也得是個少將級別。

? ???權傾朝野的軍二代葉慶泉深刻詮釋:什麽人才配叫作太子爺。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這話具體是怎麽回事兒。



001章 惡少



京城,天上人間。



葉慶泉直愣愣的盯著不遠處的沙發,段軍身下正壓著一個膚白肉嫩的大奶妹,“哼哧!”不停的做著伏地挺身運動,乳波臀浪的煞是動人......



大汗淋漓,段軍這貨也不將器具拔出來,歪過頭戲謔的道:“我說泉兒,你丫的啥時候有這癖好了?自己旁邊有小妞你不玩,免費看春.宮戲是怎麽著?”。說著,他側身抓起身旁的香煙,噴了一口煙,安慰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不就是被你們家老爺子發配到下面鍛煉一陣子嘛,有什麽大不了的?”。



“呃!......啊?”。愣怔了一下,葉慶泉張口結舌的道。



側頭瞅了眼坐在自己身邊的女人,腿長腰細,小模樣也挺俊俏,只是現在對方皺著眉頭,一付痛苦狀。葉慶泉不解的道“怎麽了?”。



女孩怯怯的道:“葉,葉少,你輕點行嗎?捏疼我了......”。



“嗯?”。



他這才發覺自己一只手掌不知何時還握著女孩胸前那活潑的玉兔,或許是剛才心情緊張,那只玉兔被自己死死的握著,已經現出了指痕印。



“呃!抱歉,對不起啊!”。



葉慶泉嚇了一跳,慌張的將手掌松開,連聲賠禮道。說著,急忙起身,慌慌張張的溜進了這豪華包廂的衛生間里。



端詳著鏡中俊朗帥氣的面孔,他糊塗了。



喝醉酒而已,也能莫名的穿越到同名的人身上?腦海中湧現的記憶,使他知道目前的身份竟是公安部的一名正科級主任科員,且還有紅色家族出身的雄厚背景。



葉老爺子是開國元勛,隱執著軍政,老爺子由軍隊起家,根基也在軍中,而葉家的子女也都在軍中發展。葉慶泉父母在文.革中跟著老爺子受盡折磨,已經離世,眼下是他那高居副總參謀長的二叔葉建國擔任葉家第二代領頭羊的角色。



一想到現在太子爺的身份,葉慶泉就激動不已。他最先的反應就是提個籠,架個鳥,帶上兩名家丁......現在是新社會,家丁是沒了,可想點辦法從老爺子那里借兩個中南海保鏢帶著豈不是更牛?這可比帶著家丁威風多了。



嗯!還得再弄個別人一看見就直流哈喇子的俊俏丫鬟在身旁給自己揉背捶肩,不時的拈起蘭花指喂兩粒葡萄給自己嘴里,自己一不小心唆一下她那白嫩玉指,歪頭瞅著對方那含羞露怯的小模樣。



目前才95年,自己還記得幾個中獎彩票的號碼,幾只牛股心里也有點清楚,其他的發財機會也能搗鼓出一點,只憑這些,這一世賺幾個銀子也不難......



想什麽亂七八糟的呢?搖了搖頭,整理著略有點紊亂的思路。



段軍的老子是國務院副總理,自己這段時間和段軍這幫發小鬧騰的有點過火了,老爺子氣的將自己發配去裕陽縣掛職。臨行前,段軍讓小魏子從電影學院找來幾個今年剛到的嫩雛,陪自己在這里樂呵。



裕陽縣?霧都市下轄的一個縣城,想不到今生竟會去那兒掛職......



他前世的女友就是霧都市人,大學畢業時他已經準備好要去霧都市工作。正當他興致勃勃的聯系好了工作單位時,女友卻突然神情冷淡的提出來分手。葉慶泉是個自尊心挺強的人,看出女友當時對自己的態度,他也沒有再糾纏,很干脆的答應了。



事過境遷,一個和他關系不錯的同學找他喝酒聊天的時候說起他前女友,才知道那女人當年攀上了霧都市建設局副局長的兒子。那公子哥還開了個公司,比自己這個在公司打工的草根階級確實是強多了。



同學當時拍著自己的肩膀嘆氣道:“葉慶泉,現在我是明白了,功課好,長得帥,籃球玩的好都沒用。上學時女孩子或許喜歡這些,工作之后,女人眼睛盯著的是你能不能當官,賺錢,MB的,現實的可怕。



咱們這些人要是想找個靚妞當老婆,就想辦法考公務員去當官,要不就拼命掙錢吧!有了這些,都不要去找那些靚妞,她們嗅著味道,自個兒就會來找我們的......”。



還記得自己當時喝了不少酒,笑的眼淚都下來了,打著酒嗝道:“說的對,咱們就要想辦法當官,掙銀子。只要是美女......MB的,咱們都得把她收了......”。



回憶起過往那一幕,他目光異彩連閃,前世做不到的,今生到是可以彌補一下了。



在衛生間耽擱了一會兒,葉慶泉用冷水浸了一下臉,這才開門出去。



剛一出去,段軍吃吃一聲怪笑,不懷好意的瞅著他,道:“泉兒,你丫的腎虧吧?在里面干嘛呢?......”。



“你丫的才腎虧了呢,哥是一夜七次郎......”。



段軍雖是個紈绔大少,可與自己挺鐵,葉慶泉也笑罵著回了一句,他怕自己還不是很適應現在這個身份,在發小面前露出馬腳,就嘀咕著道:“不扯淡了,剛才胃里被酒精鬧騰的難受。這屋里悶,我去大廳坐一會兒,你們玩......”。



看著葉慶泉抓起茶幾上的香煙和打火機步出包廂,段軍愣了愣,扯著嗓子叫道:“唉!泉兒,你今兒個怎麽神神叨叨的?丫的,至于嘛?去下面掛兩年,回來又能提一級,好事兒,我還想去呢!......”。



包廂里兩個美女不知道這兩個大少怎麽回事兒,面面相覷間,愣坐在沙發上。段軍站起身想去追葉慶泉,發現自己下面還光溜溜的,朝原來葉慶泉身邊那女孩道:“愣什麽?出去看看我兄弟,他今兒個心情不好,別讓他......”。



說到這兒,他想起葉慶泉真要發什麽酒瘋,這女孩根本也不敢制止他,遂道:“你先跟出去看看,我馬上就來......”。



“哦!好!......”,女孩連聲答應,慌忙起身追了出去。



“段少,不要走嘛!......”。



段軍身下那女孩雙手環抱在他的腰間,向段軍拋了個媚眼,嬌滴滴的道:“你那個朋友神經兮兮的,跟腦子有毛病似得,剛才老盯著我們看......”。



“你說什麽?......”。



段軍慢慢的坐起身,臉色陰森的瞅著之前在自己身下淺吟低唱的女孩,喝道:“滾!MB的,再敢亂說我兄弟,老子就讓你去接客”。



花容失色的女孩直到段軍的身影被關在門外,才氣哼哼的點了一支煙,將打火機一扔,嘟囔著道:“接客就接客,有什麽大不了的?還能多賺點銀子呢......”。



葉慶泉不知道他走之后,包廂還有這麽一小段插曲。他其實屁事沒有,單純的就是想在大廳里閑坐一會兒,免得和熟人多說話露出馬腳。



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看著周圍五光十色的霓虹閃耀,正愜意十足時,就看見自己身旁那女孩氣喘籲籲的追了出來。葉慶泉笑瞇瞇的瞅著那女孩,豐乳翹臀,腰細腿長,外加蕾絲短裙,看著還挺賞心悅目,他考慮著自己要不要回包廂去將這個妞就地正法了......



“哎呦!小妞,長的不賴嘛!得了,今兒個就你了”。



門口正好進來幾個公子哥,看見這女孩長的不錯,一位個子偏矮的家夥調笑著就來拽女孩的胳膊。



葉慶泉一愣,他記憶中好象見過這人身邊那位公子哥,但印象不深。想想這女孩之前跟著自己,雖然這是臨時湊在一起的玩伴,可在這兒被別人搶走,這面子就難看了。



那女孩“呀!”的一聲尖叫,正好被后面趕來的段軍聽見,他臉色漲紅的罵道:“住手!MB的,誰他娘讓你動她的?”。



剛進來的這群公子哥里有一位是號稱京城四少的李如安,說是四少,其實只不過是富二代,在段軍這群太子.黨看來,其實就是個笑料。



看見段軍的霎那,李如安暗叫壞事。段軍是誰啊?四九城這幫太子爺中出名的惡少。拽女孩胳膊的年青人,是與他們家有業務來往的外地客商。這次來京城談業務,李如安就請他到天上人間來玩玩,沒想到剛進門就惹到了段軍。



那年青人好在不傻,知道京城這地面上水深,不是他一個富二代可以叫囂的,看見段軍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他也沒敢回嘴,只是拿眼睛瞅著李如安。



李如安心里暗罵一聲,他也沒辦法,人是他帶來的,事情出了,他想躲也躲不掉,硬著頭皮湊上前,笑道:“呦!是段少啊,不好意思,不知道這美女是跟您來的,段少......”。



段軍根本不廢話,走過來的時候,正好經過一茶幾上有煙灰缸,他抓起就砸,眼看著那矮個子頭一偏砸在了肩膀上,他也不理那揉著肩膀呼痛的矮個子,指著李如安道:“你哪只眼睛看見這妞是我帶來的?......”。



李如安心里腹誹道:MB的,不是你女人,你那麽兇干嘛?......但這話他不敢說,正愣怔著,就聽段軍道:“那是我兄弟的女人......”。



說著,看也不看李如安幾人,調頭就走,邊走還說道:“你們幾個給我滾,別讓爺在這兒再看見你們......”。



李如安順著他走去的方向,剛好見到從沙發上站起身的葉慶泉,李如安目光一緊,嚇得渾身一哆嗦,拉著他幾個朋友,飛快的跑了出去。



到了車里,他那個外地朋友疑惑的道:“李少,那兩人是誰啊?那麽牛?連你們京城四少的面子都不給?”。



李如安內心正惶恐不安的想著自己被連累,招惹上麻煩了。聽著對方話中還有點挑事的味道,他也不管自家的什麽業務了,氣沖沖的罵道:“MB的,京城四少有面子那要看對什麽人,你今兒個給我惹上什麽人了你知不知道?那兩個是我能惹起的嗎?媽的,要是被他們盯上,我以后就沒好日子過了......”。









002章 初遇

字數:2513



“泉兒,坐火車干嘛?也不嫌累得慌......”。



京城火車站的站臺上,段軍遞給他一支香煙,嘀咕了一句,接著賊兮兮的笑道:“看來又是你們家老爺子的意思,要艱苦樸素,是吧?”。



“誰說不是呢......”。



葉慶泉苦笑著連連點頭,接著道:“老爺子關我禁閉,走也不給說,肯定是怕我又出啥幺蛾子。你要不是正好來電話,估摸著咱哥倆也得好一陣子才能見面......”。



美美吸了一口特供中央首長的香煙,伸手指著段軍剛裝回兜里的煙盒,道:“味道不錯,以后可沒得抽了,拿出來”。



目瞪口呆的看著葉慶泉將自己那剛拆封的香煙裝進兜,段軍愣了半晌,急吼吼的道:“丫的,你們家這特供煙那麽多你都不拿,偏偏來搶我的,你小子是國.軍啊?這他娘不就成打劫了嘛?”。



“不打劫你,我打劫誰去?”。說著,葉慶泉笑瞇瞇的拍了拍裝香煙的褲兜。



家里給老爺子和二叔等人配發的特供煙確實不少,他到也想全部打劫走,但老爺子有先見之明,在他臨走前早早的把香煙藏了起來,這一手將他這個老煙民郁悶的不行。



“我日,裕陽人民這下慘了,你丫的整個一吃人不吐骨頭的黃世仁嘛!”。



段軍齜牙咧嘴的笑罵,還東張西望的打量四周的人群,嘴巴也不閑著,道:“我日,這女人長那麽醜,嘴巴還塗抹紅的跟猴子屁股似得,象是剛喝了血,想吃人是怎麽著?......”。



這四九城里嘴貧的主兒多了,葉慶泉也不去聽他嘮叨,只是享受著手中的香煙。有一會兒沒聽見這家夥聲音時,葉慶泉不由好奇的瞅了他一眼,見這家夥眼珠子正直愣愣的盯著左側發呆......



順著他的目光瞧去,葉慶泉立時眼前一亮,離他們五六米遠處一年輕女孩說是天生尤物也並不過份。



粉面桃腮,嫵媚的杏眼有一點淡淡的迷朦,彷佛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身材極為修長秀美。薄薄的衣服下豐滿的堅挺微微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優美的弧線。



一股青春的氣息彌漫全身,渾身洋溢的韻味讓她有一種讓人心慌的誘惑力。這美女象是一道靚麗的風景,葉慶泉眼睛一瞟,見四周偷偷窺視的人絕對不少。



“慘了,看來是沒機會認識這靚妞了”。



段軍神叨叨的呢喃著,葉慶泉瞅了瞅那女孩,挎個小巧的坤包,腳下還有一只旅行箱,是出門的打扮。她對面站著一對男女,年紀相仿,和這女孩正熱切的聊著什麽。



“軍兒,眼珠子就快掉下來了,還在瞅?......”。



打趣了發小一句,葉慶泉嘆口氣道:“你丫的甭叫慘了,眼看著我被老爺子發配邊疆,以后這小日子還不知道怎麽過......”。



“你們想干嘛?”。突然傳來的叱喝聲,打斷了這哥倆的相互取笑。



兩個流里流氣的男人在那漂亮女孩身邊賊眉鼠目的轉悠,葉慶泉眼尖,扭頭時看見其中一個男人正在將一把金屬鑷子迅速藏進胳膊上搭著的茄克衫下面。



怒喝聲是漂亮女孩對面那男同伴發出來的,他站在對面,看見那兩個扒手肆無忌憚的拿鑷子偷同學的皮包,他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隨即出聲制止。



兩個扒手中有一個是負責望風,胳膊上刺有紋身的粗壯男人。他見對方就一個男人,戴副眼鏡,長的又較瘦弱,就湊近一步,指著眼鏡男的鼻子,罵罵咧咧的道:“什麽我們想干嘛?你狗日的哪只眼睛看見老子要干嘛了?想找打是不是?”。



之前事情突發時眼鏡男叱喝一聲是人性的本能反應,可被對方兇巴巴的厲罵幾句,他漲紅著臉孔,磕磕巴巴的道:“你,你們......”。



紋身的扒手見對方被自己嚇唬住了,登時將周身王八氣調到最高級別,大喝道:“閉上你他娘的臭嘴,再敢啰嗦一句,老子抽死你丫的”。



段軍看見眼鏡男吱唔著不敢出聲,興奮的道:“有戲!機會來了,泉兒,兄弟我英雄救美的機會到了”。說著話,這小子拔腿就沖了出去......



“住手!”。段軍人未到,聲先至。



三步並作兩步的趕上前,指著兩個扒手道:“想干嘛?你們兩個東西偷人家錢,還想打人?反了你們了”。



見有人管閑事,說話還挺沖,王八氣正旺的紋身男舉手朝段軍臉頰就抽來,罵罵咧咧的道:“誰他娘褲帶沒扎緊,跑出你這麽個玩意?......”。



段軍平時就不是好鳥,眾衙內在一起鬼混,喝酒上頭時偶爾也會上演一出全武行,舉手一擋,架住了對方的胳膊。



可這小子畢竟是個衙內身份,平日里和公子哥們玩粗的還行。但與這成天在社會上鬼混的地痞混子交手,明顯不是一個檔次。胳膊是架住了,身子卻踉蹌退了幾步。



紋身男不屑的看了段軍一眼,罵道:“小兔崽子,老子讓你知道多管閑事的下場”,說著,攆上兩步,再度舉手抽了過來......



“MB的,還得瑟起來了你?”。



紋身男剛發覺手腕被人扣住,耳中聽見旁邊有人說了一句,接著就感覺自己的小腹一痛,被從后面趕上來的葉慶泉一腳踹了個屁墩,跌坐在地上。



另一個小偷見身高馬大的同夥被人踹倒,瞅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家夥,還猶豫著是否上前去幫同夥找回場子,葉慶泉眼睛一瞪,懶洋洋的道:“想找死是不是?”。



小偷被葉慶泉淩厲的眼神嚇住了,看了他一眼,乖乖的沒敢動。



“給我滾!”。



葉慶泉原本想將這兩小偷交給車站派出所的人,但火車快進站了,他時間來不及。讓其他人送兩小偷去派出所?搞不好在半路上還會吃虧。



而且以他這種家庭的人來說,抓兩個小偷也不是什麽風光的事兒,沒準兒在衙內圈子里還能傳為笑談。



等到兩小偷臉色鐵青的扎進人群中消失不見,段軍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居然還笑著打趣了自己道:“這身子骨,遇到事兒的時候還真不管用......”。



“你小子......”。葉慶泉笑罵道,他覺得段軍這個性挺對味口。不像有的衙內,打架輸的時候裝孫子,要是擱在這會兒,非得怒罵著沖上去踩這兩小偷幾腳。



一旁觀戰的三個當事人嚇得小臉有些發白,這會兒見硝煙散盡,三個人緩過勁兒,走過來向葉慶泉哥倆道謝。



段軍原本就打算英雄救美,這會兒心願得償,正想和對方套套近乎,打聽點美女的個人詳細資料時,“嗚嗚!”幾聲長鳴,列車進站了。三人看著火車停下來之后,連忙匆匆向段軍哥倆道別,轉身跑去找車廂了。



“這火車來的可真吋,忙乎到現在,連美女叫啥名字都不知道......”,瞅著站臺上的旅客都在匆匆忙忙的找著各自的車廂,段軍無力的道。



“呵呵!......”。



葉慶泉搖頭一笑,在對方不算厚實的肩頭拍了拍,道:“軍兒,回吧,咱哥倆日后在見吶!......”。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兩人都需要


聽說過官二代,富二代,不知道什麽叫軍二代?

? ???告訴你,就是家里叔伯,嬸子,表叔,二大爺之類,都是在軍隊中任職,混的差的也得是個少將級別。

? ???權傾朝野的軍二代葉慶泉深刻詮釋:什麽人才配叫作太子爺。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這話具體是怎麽回事兒。



001章 惡少



京城,天上人間。



葉慶泉直愣愣的盯著不遠處的沙發,段軍身下正壓著一個膚白肉嫩的大奶妹,“哼哧!”不停的做著伏地挺身運動,乳波臀浪的煞是動人......



大汗淋漓,段軍這貨也不將器具拔出來,歪過頭戲謔的道:“我說泉兒,你丫的啥時候有這癖好了?自己旁邊有小妞你不玩,免費看春.宮戲是怎麽著?”。說著,他側身抓起身旁的香煙,噴了一口煙,安慰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不就是被你們家老爺子發配到下面鍛煉一陣子嘛,有什麽大不了的?”。



“呃!......啊?”。愣怔了一下,葉慶泉張口結舌的道。



側頭瞅了眼坐在自己身邊的女人,腿長腰細,小模樣也挺俊俏,只是現在對方皺著眉頭,一付痛苦狀。葉慶泉不解的道“怎麽了?”。



女孩怯怯的道:“葉,葉少,你輕點行嗎?捏疼我了......”。



“嗯?”。



他這才發覺自己一只手掌不知何時還握著女孩胸前那活潑的玉兔,或許是剛才心情緊張,那只玉兔被自己死死的握著,已經現出了指痕印。



“呃!抱歉,對不起啊!”。



葉慶泉嚇了一跳,慌張的將手掌松開,連聲賠禮道。說著,急忙起身,慌慌張張的溜進了這豪華包廂的衛生間里。



端詳著鏡中俊朗帥氣的面孔,他糊塗了。



喝醉酒而已,也能莫名的穿越到同名的人身上?腦海中湧現的記憶,使他知道目前的身份竟是公安部的一名正科級主任科員,且還有紅色家族出身的雄厚背景。



葉老爺子是開國元勛,隱執著軍政,老爺子由軍隊起家,根基也在軍中,而葉家的子女也都在軍中發展。葉慶泉父母在文.革中跟著老爺子受盡折磨,已經離世,眼下是他那高居副總參謀長的二叔葉建國擔任葉家第二代領頭羊的角色。



一想到現在太子爺的身份,葉慶泉就激動不已。他最先的反應就是提個籠,架個鳥,帶上兩名家丁......現在是新社會,家丁是沒了,可想點辦法從老爺子那里借兩個中南海保鏢帶著豈不是更牛?這可比帶著家丁威風多了。



嗯!還得再弄個別人一看見就直流哈喇子的俊俏丫鬟在身旁給自己揉背捶肩,不時的拈起蘭花指喂兩粒葡萄給自己嘴里,自己一不小心唆一下她那白嫩玉指,歪頭瞅著對方那含羞露怯的小模樣。



目前才95年,自己還記得幾個中獎彩票的號碼,幾只牛股心里也有點清楚,其他的發財機會也能搗鼓出一點,只憑這些,這一世賺幾個銀子也不難......



想什麽亂七八糟的呢?搖了搖頭,整理著略有點紊亂的思路。



段軍的老子是國務院副總理,自己這段時間和段軍這幫發小鬧騰的有點過火了,老爺子氣的將自己發配去裕陽縣掛職。臨行前,段軍讓小魏子從電影學院找來幾個今年剛到的嫩雛,陪自己在這里樂呵。



裕陽縣?霧都市下轄的一個縣城,想不到今生竟會去那兒掛職......



他前世的女友就是霧都市人,大學畢業時他已經準備好要去霧都市工作。正當他興致勃勃的聯系好了工作單位時,女友卻突然神情冷淡的提出來分手。葉慶泉是個自尊心挺強的人,看出女友當時對自己的態度,他也沒有再糾纏,很干脆的答應了。



事過境遷,一個和他關系不錯的同學找他喝酒聊天的時候說起他前女友,才知道那女人當年攀上了霧都市建設局副局長的兒子。那公子哥還開了個公司,比自己這個在公司打工的草根階級確實是強多了。



同學當時拍著自己的肩膀嘆氣道:“葉慶泉,現在我是明白了,功課好,長得帥,籃球玩的好都沒用。上學時女孩子或許喜歡這些,工作之后,女人眼睛盯著的是你能不能當官,賺錢,MB的,現實的可怕。



咱們這些人要是想找個靚妞當老婆,就想辦法考公務員去當官,要不就拼命掙錢吧!有了這些,都不要去找那些靚妞,她們嗅著味道,自個兒就會來找我們的......”。



還記得自己當時喝了不少酒,笑的眼淚都下來了,打著酒嗝道:“說的對,咱們就要想辦法當官,掙銀子。只要是美女......MB的,咱們都得把她收了......”。



回憶起過往那一幕,他目光異彩連閃,前世做不到的,今生到是可以彌補一下了。



在衛生間耽擱了一會兒,葉慶泉用冷水浸了一下臉,這才開門出去。



剛一出去,段軍吃吃一聲怪笑,不懷好意的瞅著他,道:“泉兒,你丫的腎虧吧?在里面干嘛呢?......”。



“你丫的才腎虧了呢,哥是一夜七次郎......”。



段軍雖是個紈绔大少,可與自己挺鐵,葉慶泉也笑罵著回了一句,他怕自己還不是很適應現在這個身份,在發小面前露出馬腳,就嘀咕著道:“不扯淡了,剛才胃里被酒精鬧騰的難受。這屋里悶,我去大廳坐一會兒,你們玩......”。



看著葉慶泉抓起茶幾上的香煙和打火機步出包廂,段軍愣了愣,扯著嗓子叫道:“唉!泉兒,你今兒個怎麽神神叨叨的?丫的,至于嘛?去下面掛兩年,回來又能提一級,好事兒,我還想去呢!......”。



包廂里兩個美女不知道這兩個大少怎麽回事兒,面面相覷間,愣坐在沙發上。段軍站起身想去追葉慶泉,發現自己下面還光溜溜的,朝原來葉慶泉身邊那女孩道:“愣什麽?出去看看我兄弟,他今兒個心情不好,別讓他......”。



說到這兒,他想起葉慶泉真要發什麽酒瘋,這女孩根本也不敢制止他,遂道:“你先跟出去看看,我馬上就來......”。



“哦!好!......”,女孩連聲答應,慌忙起身追了出去。



“段少,不要走嘛!......”。



段軍身下那女孩雙手環抱在他的腰間,向段軍拋了個媚眼,嬌滴滴的道:“你那個朋友神經兮兮的,跟腦子有毛病似得,剛才老盯著我們看......”。



“你說什麽?......”。



段軍慢慢的坐起身,臉色陰森的瞅著之前在自己身下淺吟低唱的女孩,喝道:“滾!MB的,再敢亂說我兄弟,老子就讓你去接客”。



花容失色的女孩直到段軍的身影被關在門外,才氣哼哼的點了一支煙,將打火機一扔,嘟囔著道:“接客就接客,有什麽大不了的?還能多賺點銀子呢......”。



葉慶泉不知道他走之后,包廂還有這麽一小段插曲。他其實屁事沒有,單純的就是想在大廳里閑坐一會兒,免得和熟人多說話露出馬腳。



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看著周圍五光十色的霓虹閃耀,正愜意十足時,就看見自己身旁那女孩氣喘籲籲的追了出來。葉慶泉笑瞇瞇的瞅著那女孩,豐乳翹臀,腰細腿長,外加蕾絲短裙,看著還挺賞心悅目,他考慮著自己要不要回包廂去將這個妞就地正法了......



“哎呦!小妞,長的不賴嘛!得了,今兒個就你了”。



門口正好進來幾個公子哥,看見這女孩長的不錯,一位個子偏矮的家夥調笑著就來拽女孩的胳膊。



葉慶泉一愣,他記憶中好象見過這人身邊那位公子哥,但印象不深。想想這女孩之前跟著自己,雖然這是臨時湊在一起的玩伴,可在這兒被別人搶走,這面子就難看了。



那女孩“呀!”的一聲尖叫,正好被后面趕來的段軍聽見,他臉色漲紅的罵道:“住手!MB的,誰他娘讓你動她的?”。



剛進來的這群公子哥里有一位是號稱京城四少的李如安,說是四少,其實只不過是富二代,在段軍這群太子.黨看來,其實就是個笑料。



看見段軍的霎那,李如安暗叫壞事。段軍是誰啊?四九城這幫太子爺中出名的惡少。拽女孩胳膊的年青人,是與他們家有業務來往的外地客商。這次來京城談業務,李如安就請他到天上人間來玩玩,沒想到剛進門就惹到了段軍。



那年青人好在不傻,知道京城這地面上水深,不是他一個富二代可以叫囂的,看見段軍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他也沒敢回嘴,只是拿眼睛瞅著李如安。



李如安心里暗罵一聲,他也沒辦法,人是他帶來的,事情出了,他想躲也躲不掉,硬著頭皮湊上前,笑道:“呦!是段少啊,不好意思,不知道這美女是跟您來的,段少......”。



段軍根本不廢話,走過來的時候,正好經過一茶幾上有煙灰缸,他抓起就砸,眼看著那矮個子頭一偏砸在了肩膀上,他也不理那揉著肩膀呼痛的矮個子,指著李如安道:“你哪只眼睛看見這妞是我帶來的?......”。



李如安心里腹誹道:MB的,不是你女人,你那麽兇干嘛?......但這話他不敢說,正愣怔著,就聽段軍道:“那是我兄弟的女人......”。



說著,看也不看李如安幾人,調頭就走,邊走還說道:“你們幾個給我滾,別讓爺在這兒再看見你們......”。



李如安順著他走去的方向,剛好見到從沙發上站起身的葉慶泉,李如安目光一緊,嚇得渾身一哆嗦,拉著他幾個朋友,飛快的跑了出去。



到了車里,他那個外地朋友疑惑的道:“李少,那兩人是誰啊?那麽牛?連你們京城四少的面子都不給?”。



李如安內心正惶恐不安的想著自己被連累,招惹上麻煩了。聽著對方話中還有點挑事的味道,他也不管自家的什麽業務了,氣沖沖的罵道:“MB的,京城四少有面子那要看對什麽人,你今兒個給我惹上什麽人了你知不知道?那兩個是我能惹起的嗎?媽的,要是被他們盯上,我以后就沒好日子過了......”。









002章 初遇

字數:2513



“泉兒,坐火車干嘛?也不嫌累得慌......”。



京城火車站的站臺上,段軍遞給他一支香煙,嘀咕了一句,接著賊兮兮的笑道:“看來又是你們家老爺子的意思,要艱苦樸素,是吧?”。



“誰說不是呢......”。



葉慶泉苦笑著連連點頭,接著道:“老爺子關我禁閉,走也不給說,肯定是怕我又出啥幺蛾子。你要不是正好來電話,估摸著咱哥倆也得好一陣子才能見面......”。



美美吸了一口特供中央首長的香煙,伸手指著段軍剛裝回兜里的煙盒,道:“味道不錯,以后可沒得抽了,拿出來”。



目瞪口呆的看著葉慶泉將自己那剛拆封的香煙裝進兜,段軍愣了半晌,急吼吼的道:“丫的,你們家這特供煙那麽多你都不拿,偏偏來搶我的,你小子是國.軍啊?這他娘不就成打劫了嘛?”。



“不打劫你,我打劫誰去?”。說著,葉慶泉笑瞇瞇的拍了拍裝香煙的褲兜。



家里給老爺子和二叔等人配發的特供煙確實不少,他到也想全部打劫走,但老爺子有先見之明,在他臨走前早早的把香煙藏了起來,這一手將他這個老煙民郁悶的不行。



“我日,裕陽人民這下慘了,你丫的整個一吃人不吐骨頭的黃世仁嘛!”。



段軍齜牙咧嘴的笑罵,還東張西望的打量四周的人群,嘴巴也不閑著,道:“我日,這女人長那麽醜,嘴巴還塗抹紅的跟猴子屁股似得,象是剛喝了血,想吃人是怎麽著?......”。



這四九城里嘴貧的主兒多了,葉慶泉也不去聽他嘮叨,只是享受著手中的香煙。有一會兒沒聽見這家夥聲音時,葉慶泉不由好奇的瞅了他一眼,見這家夥眼珠子正直愣愣的盯著左側發呆......



順著他的目光瞧去,葉慶泉立時眼前一亮,離他們五六米遠處一年輕女孩說是天生尤物也並不過份。



粉面桃腮,嫵媚的杏眼有一點淡淡的迷朦,彷佛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身材極為修長秀美。薄薄的衣服下豐滿的堅挺微微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優美的弧線。



一股青春的氣息彌漫全身,渾身洋溢的韻味讓她有一種讓人心慌的誘惑力。這美女象是一道靚麗的風景,葉慶泉眼睛一瞟,見四周偷偷窺視的人絕對不少。



“慘了,看來是沒機會認識這靚妞了”。



段軍神叨叨的呢喃著,葉慶泉瞅了瞅那女孩,挎個小巧的坤包,腳下還有一只旅行箱,是出門的打扮。她對面站著一對男女,年紀相仿,和這女孩正熱切的聊著什麽。



“軍兒,眼珠子就快掉下來了,還在瞅?......”。



打趣了發小一句,葉慶泉嘆口氣道:“你丫的甭叫慘了,眼看著我被老爺子發配邊疆,以后這小日子還不知道怎麽過......”。



“你們想干嘛?”。突然傳來的叱喝聲,打斷了這哥倆的相互取笑。



兩個流里流氣的男人在那漂亮女孩身邊賊眉鼠目的轉悠,葉慶泉眼尖,扭頭時看見其中一個男人正在將一把金屬鑷子迅速藏進胳膊上搭著的茄克衫下面。



怒喝聲是漂亮女孩對面那男同伴發出來的,他站在對面,看見那兩個扒手肆無忌憚的拿鑷子偷同學的皮包,他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隨即出聲制止。



兩個扒手中有一個是負責望風,胳膊上刺有紋身的粗壯男人。他見對方就一個男人,戴副眼鏡,長的又較瘦弱,就湊近一步,指著眼鏡男的鼻子,罵罵咧咧的道:“什麽我們想干嘛?你狗日的哪只眼睛看見老子要干嘛了?想找打是不是?”。



之前事情突發時眼鏡男叱喝一聲是人性的本能反應,可被對方兇巴巴的厲罵幾句,他漲紅著臉孔,磕磕巴巴的道:“你,你們......”。



紋身的扒手見對方被自己嚇唬住了,登時將周身王八氣調到最高級別,大喝道:“閉上你他娘的臭嘴,再敢啰嗦一句,老子抽死你丫的”。



段軍看見眼鏡男吱唔著不敢出聲,興奮的道:“有戲!機會來了,泉兒,兄弟我英雄救美的機會到了”。說著話,這小子拔腿就沖了出去......



“住手!”。段軍人未到,聲先至。



三步並作兩步的趕上前,指著兩個扒手道:“想干嘛?你們兩個東西偷人家錢,還想打人?反了你們了”。



見有人管閑事,說話還挺沖,王八氣正旺的紋身男舉手朝段軍臉頰就抽來,罵罵咧咧的道:“誰他娘褲帶沒扎緊,跑出你這麽個玩意?......”。



段軍平時就不是好鳥,眾衙內在一起鬼混,喝酒上頭時偶爾也會上演一出全武行,舉手一擋,架住了對方的胳膊。



可這小子畢竟是個衙內身份,平日里和公子哥們玩粗的還行。但與這成天在社會上鬼混的地痞混子交手,明顯不是一個檔次。胳膊是架住了,身子卻踉蹌退了幾步。



紋身男不屑的看了段軍一眼,罵道:“小兔崽子,老子讓你知道多管閑事的下場”,說著,攆上兩步,再度舉手抽了過來......



“MB的,還得瑟起來了你?”。



紋身男剛發覺手腕被人扣住,耳中聽見旁邊有人說了一句,接著就感覺自己的小腹一痛,被從后面趕上來的葉慶泉一腳踹了個屁墩,跌坐在地上。



另一個小偷見身高馬大的同夥被人踹倒,瞅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家夥,還猶豫著是否上前去幫同夥找回場子,葉慶泉眼睛一瞪,懶洋洋的道:“想找死是不是?”。



小偷被葉慶泉淩厲的眼神嚇住了,看了他一眼,乖乖的沒敢動。



“給我滾!”。



葉慶泉原本想將這兩小偷交給車站派出所的人,但火車快進站了,他時間來不及。讓其他人送兩小偷去派出所?搞不好在半路上還會吃虧。



而且以他這種家庭的人來說,抓兩個小偷也不是什麽風光的事兒,沒準兒在衙內圈子里還能傳為笑談。



等到兩小偷臉色鐵青的扎進人群中消失不見,段軍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居然還笑著打趣了自己道:“這身子骨,遇到事兒的時候還真不管用......”。



“你小子......”。葉慶泉笑罵道,他覺得段軍這個性挺對味口。不像有的衙內,打架輸的時候裝孫子,要是擱在這會兒,非得怒罵著沖上去踩這兩小偷幾腳。



一旁觀戰的三個當事人嚇得小臉有些發白,這會兒見硝煙散盡,三個人緩過勁兒,走過來向葉慶泉哥倆道謝。



段軍原本就打算英雄救美,這會兒心願得償,正想和對方套套近乎,打聽點美女的個人詳細資料時,“嗚嗚!”幾聲長鳴,列車進站了。三人看著火車停下來之后,連忙匆匆向段軍哥倆道別,轉身跑去找車廂了。



“這火車來的可真吋,忙乎到現在,連美女叫啥名字都不知道......”,瞅著站臺上的旅客都在匆匆忙忙的找著各自的車廂,段軍無力的道。



“呵呵!......”。



葉慶泉搖頭一笑,在對方不算厚實的肩頭拍了拍,道:“軍兒,回吧,咱哥倆日后在見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