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嗜好







周眉急匆匆的從醫院往公司趕,“糟了,又要遲到了。”風流天下,跨進大門,天啊,那個討厭的李經理又站在門口。



“小周,進來一下。”說完就進了經理室,周圍的同事只能用安慰的眼神看著周眉。李偉看著坐在面前的周眉,姣好的面容,一米六八的身高,完美的身材,全身散發出一種迷人的少婦風韻,恨不得馬上把她給活吞下去,真想聽聽這美人叫床聲是否也那麽動聽,可惜這是朵刺手的玫瑰,自己也曾在言語和行動上進行過挑逗,可惜都被冷冰冰的拒絕了,沒想到這次她因老公生病竟連續遲到,嘿嘿,這次絕不放過你。“小周啊,這是你第五次遲到了啊?”“李經理,我真有特殊情況,請假你又不準。”“這個我不管,公司的規定你也知道吧,遲到這個事情可大可小,以你的情,連續五次可以辭退了的。”周眉冷冷的看著面前這頭畜生,是的,在她心里,面前這個經理想干什麽完全知道,從自己進公司就沒安過好心,本以爲自己結婚后會好些,卻依然如故,自己做事認認真真,不敢出絲毫纰漏,沒想到這次,偏偏又在丈夫下崗生病,自己絕不能失去工作的時候,怎麽辦,難道真要被這頭豬?李偉也在周眉的眼神里瞧出了一絲慌張,有戲。



“小周啊,你也知道,現在公司正在裁員,我也知道你的情況,老公病了花了很多錢是吧,又下崗,不能失去這份工作對吧,而你又撞在風頭,我很難保的啊。”



“李經理,請你放過我吧。”周眉那冷漠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哀求。



李偉走到周眉的身后,手輕輕的搭上了她的肩,“嘿嘿,其實我想怎樣你很清楚。”“別,別,”周眉不安地扭擺著自己的肩,想擺脫那雙在肩上不停輕撫的雙手。“你想不干了?還是你夠錢給老公看病了啊?嘿嘿,只要你陪我一次,不但不追究你,還給你十萬怎樣?”風用手勾起周眉的頭,看到美人的眼中閃爍著迷惘,看來是心有所動,打鐵趁,對準那櫻桃小嘴狠狠地親了下去。“別,別這樣,這是辦公室。”周眉用力地推開他。



“沒關系,美人,門鎖了的。”李偉又撲了上去,抱起周眉往桌上一放,雙風手就不安份的往套裝里鑽。“老公,對不起了。”一行清淚滑落臉頰,心中已打定主意當被狗咬一口。



“把衣服脫了。”“不。”“不嗎?那就出去。”“你別欺人太甚!”周眉略帶顫抖的說道。是嗎?我就是要欺人太甚,如何,快點,自己脫。”一定要從心靈上征服她。反正是要脫,哎,周眉顫抖著雙手解開了上衣。哇,知道這個妞峰挺,沒想到風景如此之好。周眉的雙臉通紅,從沒想過自己會在別的男人面前袒胸。



“啊!”一雙粗手已爬上了自己的雙峰。雖有心理準備,卻還是不由一驚。真是美乳啊,皮膚油膩光滑,想著這朵刺玫瑰也即將在自己身下呻吟,心中一陣快感!他沒有自己想象中的粗魯,他的雙手在自己的雙峰,小腹,背部不停的輕撫,啊,他的嘴含住了自己的一粒葡萄,天,他竟然還用舌頭舔,不要啊,周眉風流心靈在不停的抗拒著,可成熟女性的生理卻漸漸地不聽使喚。“你的乳頭已經硬了啊,呵呵,沒想到你反應很快的啊!”李偉在猥亵身體她的同時還不忘在精神上強奸。“你,你不要這樣,求你快點。”“難道你老公是快槍手,不知道做愛要有前奏的嗎?”他的手摸上腿了,肉色絲襪還未脫,真美,李偉擡起一只玉腿,真美啊,黑色高跟鞋還在腳上,呵呵,不過不管了,分開兩腿,竟然是黑色的性感內褲。“你的內褲真美啊。”周眉的臉一下羞地紅了,天啊,不由得夾緊雙腿,可晚了,一只手已經探訪到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周眉的臉一下羞得紅了,天啊,不由得夾緊雙腿,可晚了,一只手已經探訪到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別,別摸,別這樣。”周眉哀求道。“是嗎?你真的這樣想嗎?”李偉一臉淫笑,抽出了手指,竟然還帶出了一風縷絲線。“這是什麽啊?”他把手指不停的在周眉眼前晃動.周眉此刻只恨不得立馬有條縫給自己鑽進去,只怪自己身體太敏感了,竟然風流會對這畜生的撫摩也産生反應。風“啊!”當周眉還在暗自怨恨自己時,李偉已將她按倒,橫躺在桌上。周眉剛睜眼想看他究竟想怎樣時,一張臭烘烘的嘴湊了上來,嚇得她趕緊玉牙緊咬。f“臭娘們,這時還想立牌坊啊。”李偉罵道,手指卻恨恨地插進了私處。“啊。”口剛張,一條臭舌就伸了進來,在周眉的口中不停的搜索,吞咽,周眉強忍著惡心,一手想抓住他在自己私處抽插的手,一手想推開他那沈重的身軀。“不,不能再這樣了。”周眉無力的反抗著,可自己卻越來越能感覺到下面的分泌物逐漸增加,天,竟然在他的手指下快迷失自己的身體。慢慢地,李偉看著自己身下的這個美人已經開始享受自己給她帶來的快感,手已經由推變成了抱,軟舌也開始和自己的糾纏在一起。嘿嘿,真是個尤物啊!加把勁,一定讓她成爲自己的新寵物。分開雙唇,李偉看到周眉的眼中閃過一絲迷惑。“呵呵,別急,寶貝。”“老公,我真的不行了啊,快堅持不住了啊。”周眉那顆冷漠的心也漸漸被自己那火熱的身體給融化。李偉看著橫躺在前的活色生香,套裝早已在剛才的撫摩中褪去,只有那黑內息褲還吊在她那右腿上,腿上的肉色絲襪和高根鞋還是未動,呵呵,不過是自己刻f.意留的。“他在干什麽?” 風周眉半睜眼看,只見他正把頭埋向自己的私處,啊,好燙,他竟然把舌頭伸進了自己的私處,啊,還吹氣,好燙啊。李偉鼓氣猛吹,看著她那私處的四壁在不停的蠕動,淫液在不停的分泌。媽的,人美畢(同音)也這麽美。



咦?他怎麽又沒動了啊?周眉不由得自己擡動了一下臀部,還是沒動靜啊,自己那剛剛被挑動的欲火正燒得自己無法忍受。睜眼一看,他正挺著肉柱在自己的洞口摩擦,正需要東西來填滿自己那空虛的洞洞,周眉自己悄悄地把臀部往上 一挺,怎麽沒進來啊?只見他正在看著自己,原來剛剛的動作都落在他眼里啊,風流天下真羞死了!“是不是想要了啊?”



“是的。”周眉雖然很羞,可心底的欲火卻迫使她不得不忘卻羞恥,忘卻強奸。“你想要什啊?”“我,我,我要……”“什麽呢?我聽不見。”無語中,周眉再次把臀部往他的肉柱一挺,他還是躲開了,這個人壞死了。



“你不說清楚,我可不給啊。”李偉雖然也憋得很,但一定要把她的羞恥給...“我要,要你的肉棒!!”天,周眉只覺得自己太墮落了,臉上象著了火一“啊!”周眉的話剛落,一只火燙的肉棒重重地插了進來,周眉不由得呻吟



此時李偉也顧不得其它,撈起兩只玉腿,只知狠狠地插進,抽出,不停地。周眉只覺得在他的抽插中漸漸地飛到了云際,從來不知道做愛可以這麽快樂的,不知不覺中忘了這是何方,這是何人,只想永遠漂浮在這云際。李偉看著身下的周眉,玉齒中開始飄出一些聽不懂的呻吟,而且這呻吟聲也越來越大,知道自己第一步已經成功了,嘴巴狠狠地親上那櫻桃小嘴,左手熟練而技巧地撫摩那挺拔的雙峰,右手擡著一只玉腿,重重地抽插,直把那周眉送往那天堂。/僅僅幾分鍾,周眉的呼吸突然急促,加深,臀部也死命的往上頂,香舌緊緊的糾纏著李偉的舌頭,那玉腿也不由地伸直了,那玉趾在鞋內也不自主的卷曲起“啊!”然后是一聲長歎,周眉已經到達了高潮。



良久,其實也沒多久,只是在感覺中仿佛過了很久,周眉才漸漸從高潮中醒來,從那沈淪于肉欲的身體中醒來,慢慢地憶起了一切。天,周眉羞愧欲死,不敢睜眼。等等,剛剛那頭畜生好象沒泄,是啊,好象自己的私處還有根火熱,硬梆梆風地東西留在里面沒動。“哈哈!”李偉看著身下的周眉臉上神情的變化,知道現在是關鍵時刻了,“剛剛很舒服吧,對吧?”! “怎麽不說話啊,不說是嗎,哼!”李偉挺起肉棒就是狠狠一插。“啊,你,你不是人。”剛剛高潮的肉體還是很敏感。風“呵呵,剛剛讓你那麽開心,現在就不是人了?”“你,現在你也滿意了,讓我起來,你答應過的可別忘了。”周眉認命的答“我答應過什麽啊?”“你你你……”“小眉啊,其實那些我都答應,還可以多給你錢,只要你答應做我情婦,我風想你不是那麽封建吧。”“你這個畜生,你滾,你休想,我們法庭見!”“是嗎?要不要證據?我這有錄象帶,就是剛剛我們倆的,看到時是說強奸還是通奸。”李偉威脅的同時還不忘繼續抽插,真美的身體啊,想溜?等老子膩了再說。周眉的呼吸又漸粗,想想自己的現實,強硬的外殼漸漸碎裂。“求你,求你放過我吧。”“剛剛你不爽嗎?”說著,李偉又是上下齊來,狠狠地一插。無語中,周眉那剛剛冷卻的欲火又升了起來,那剛剛離開的天堂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前方,僵硬的肉體又開始柔軟,推拒的雙手又挂在了李偉的脖上,那雙玉腿已經被李偉扛到了肩上。“是不是還要我放過你啊?”“不,不要。” “那你想要我怎樣呢?”



“想要你的肉棒狠狠地插我!”“插你什麽呢?”“插,插我的小妹妹!”只見兩具肉體糾纏在一起,李偉肩上的玉腿又漸漸地伸直。哎,沈淪的女人,可憐的女人。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絲襪女孩被別人上


女友的嗜好







周眉急匆匆的從醫院往公司趕,“糟了,又要遲到了。”風流天下,跨進大門,天啊,那個討厭的李經理又站在門口。



“小周,進來一下。”說完就進了經理室,周圍的同事只能用安慰的眼神看著周眉。李偉看著坐在面前的周眉,姣好的面容,一米六八的身高,完美的身材,全身散發出一種迷人的少婦風韻,恨不得馬上把她給活吞下去,真想聽聽這美人叫床聲是否也那麽動聽,可惜這是朵刺手的玫瑰,自己也曾在言語和行動上進行過挑逗,可惜都被冷冰冰的拒絕了,沒想到這次她因老公生病竟連續遲到,嘿嘿,這次絕不放過你。“小周啊,這是你第五次遲到了啊?”“李經理,我真有特殊情況,請假你又不準。”“這個我不管,公司的規定你也知道吧,遲到這個事情可大可小,以你的情,連續五次可以辭退了的。”周眉冷冷的看著面前這頭畜生,是的,在她心里,面前這個經理想干什麽完全知道,從自己進公司就沒安過好心,本以爲自己結婚后會好些,卻依然如故,自己做事認認真真,不敢出絲毫纰漏,沒想到這次,偏偏又在丈夫下崗生病,自己絕不能失去工作的時候,怎麽辦,難道真要被這頭豬?李偉也在周眉的眼神里瞧出了一絲慌張,有戲。



“小周啊,你也知道,現在公司正在裁員,我也知道你的情況,老公病了花了很多錢是吧,又下崗,不能失去這份工作對吧,而你又撞在風頭,我很難保的啊。”



“李經理,請你放過我吧。”周眉那冷漠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哀求。



李偉走到周眉的身后,手輕輕的搭上了她的肩,“嘿嘿,其實我想怎樣你很清楚。”“別,別,”周眉不安地扭擺著自己的肩,想擺脫那雙在肩上不停輕撫的雙手。“你想不干了?還是你夠錢給老公看病了啊?嘿嘿,只要你陪我一次,不但不追究你,還給你十萬怎樣?”風用手勾起周眉的頭,看到美人的眼中閃爍著迷惘,看來是心有所動,打鐵趁,對準那櫻桃小嘴狠狠地親了下去。“別,別這樣,這是辦公室。”周眉用力地推開他。



“沒關系,美人,門鎖了的。”李偉又撲了上去,抱起周眉往桌上一放,雙風手就不安份的往套裝里鑽。“老公,對不起了。”一行清淚滑落臉頰,心中已打定主意當被狗咬一口。



“把衣服脫了。”“不。”“不嗎?那就出去。”“你別欺人太甚!”周眉略帶顫抖的說道。是嗎?我就是要欺人太甚,如何,快點,自己脫。”一定要從心靈上征服她。反正是要脫,哎,周眉顫抖著雙手解開了上衣。哇,知道這個妞峰挺,沒想到風景如此之好。周眉的雙臉通紅,從沒想過自己會在別的男人面前袒胸。



“啊!”一雙粗手已爬上了自己的雙峰。雖有心理準備,卻還是不由一驚。真是美乳啊,皮膚油膩光滑,想著這朵刺玫瑰也即將在自己身下呻吟,心中一陣快感!他沒有自己想象中的粗魯,他的雙手在自己的雙峰,小腹,背部不停的輕撫,啊,他的嘴含住了自己的一粒葡萄,天,他竟然還用舌頭舔,不要啊,周眉風流心靈在不停的抗拒著,可成熟女性的生理卻漸漸地不聽使喚。“你的乳頭已經硬了啊,呵呵,沒想到你反應很快的啊!”李偉在猥亵身體她的同時還不忘在精神上強奸。“你,你不要這樣,求你快點。”“難道你老公是快槍手,不知道做愛要有前奏的嗎?”他的手摸上腿了,肉色絲襪還未脫,真美,李偉擡起一只玉腿,真美啊,黑色高跟鞋還在腳上,呵呵,不過不管了,分開兩腿,竟然是黑色的性感內褲。“你的內褲真美啊。”周眉的臉一下羞地紅了,天啊,不由得夾緊雙腿,可晚了,一只手已經探訪到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周眉的臉一下羞得紅了,天啊,不由得夾緊雙腿,可晚了,一只手已經探訪到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別,別摸,別這樣。”周眉哀求道。“是嗎?你真的這樣想嗎?”李偉一臉淫笑,抽出了手指,竟然還帶出了一風縷絲線。“這是什麽啊?”他把手指不停的在周眉眼前晃動.周眉此刻只恨不得立馬有條縫給自己鑽進去,只怪自己身體太敏感了,竟然風流會對這畜生的撫摩也産生反應。風“啊!”當周眉還在暗自怨恨自己時,李偉已將她按倒,橫躺在桌上。周眉剛睜眼想看他究竟想怎樣時,一張臭烘烘的嘴湊了上來,嚇得她趕緊玉牙緊咬。f“臭娘們,這時還想立牌坊啊。”李偉罵道,手指卻恨恨地插進了私處。“啊。”口剛張,一條臭舌就伸了進來,在周眉的口中不停的搜索,吞咽,周眉強忍著惡心,一手想抓住他在自己私處抽插的手,一手想推開他那沈重的身軀。“不,不能再這樣了。”周眉無力的反抗著,可自己卻越來越能感覺到下面的分泌物逐漸增加,天,竟然在他的手指下快迷失自己的身體。慢慢地,李偉看著自己身下的這個美人已經開始享受自己給她帶來的快感,手已經由推變成了抱,軟舌也開始和自己的糾纏在一起。嘿嘿,真是個尤物啊!加把勁,一定讓她成爲自己的新寵物。分開雙唇,李偉看到周眉的眼中閃過一絲迷惑。“呵呵,別急,寶貝。”“老公,我真的不行了啊,快堅持不住了啊。”周眉那顆冷漠的心也漸漸被自己那火熱的身體給融化。李偉看著橫躺在前的活色生香,套裝早已在剛才的撫摩中褪去,只有那黑內息褲還吊在她那右腿上,腿上的肉色絲襪和高根鞋還是未動,呵呵,不過是自己刻f.意留的。“他在干什麽?” 風周眉半睜眼看,只見他正把頭埋向自己的私處,啊,好燙,他竟然把舌頭伸進了自己的私處,啊,還吹氣,好燙啊。李偉鼓氣猛吹,看著她那私處的四壁在不停的蠕動,淫液在不停的分泌。媽的,人美畢(同音)也這麽美。



咦?他怎麽又沒動了啊?周眉不由得自己擡動了一下臀部,還是沒動靜啊,自己那剛剛被挑動的欲火正燒得自己無法忍受。睜眼一看,他正挺著肉柱在自己的洞口摩擦,正需要東西來填滿自己那空虛的洞洞,周眉自己悄悄地把臀部往上 一挺,怎麽沒進來啊?只見他正在看著自己,原來剛剛的動作都落在他眼里啊,風流天下真羞死了!“是不是想要了啊?”



“是的。”周眉雖然很羞,可心底的欲火卻迫使她不得不忘卻羞恥,忘卻強奸。“你想要什啊?”“我,我,我要……”“什麽呢?我聽不見。”無語中,周眉再次把臀部往他的肉柱一挺,他還是躲開了,這個人壞死了。



“你不說清楚,我可不給啊。”李偉雖然也憋得很,但一定要把她的羞恥給...“我要,要你的肉棒!!”天,周眉只覺得自己太墮落了,臉上象著了火一“啊!”周眉的話剛落,一只火燙的肉棒重重地插了進來,周眉不由得呻吟



此時李偉也顧不得其它,撈起兩只玉腿,只知狠狠地插進,抽出,不停地。周眉只覺得在他的抽插中漸漸地飛到了云際,從來不知道做愛可以這麽快樂的,不知不覺中忘了這是何方,這是何人,只想永遠漂浮在這云際。李偉看著身下的周眉,玉齒中開始飄出一些聽不懂的呻吟,而且這呻吟聲也越來越大,知道自己第一步已經成功了,嘴巴狠狠地親上那櫻桃小嘴,左手熟練而技巧地撫摩那挺拔的雙峰,右手擡著一只玉腿,重重地抽插,直把那周眉送往那天堂。/僅僅幾分鍾,周眉的呼吸突然急促,加深,臀部也死命的往上頂,香舌緊緊的糾纏著李偉的舌頭,那玉腿也不由地伸直了,那玉趾在鞋內也不自主的卷曲起“啊!”然后是一聲長歎,周眉已經到達了高潮。



良久,其實也沒多久,只是在感覺中仿佛過了很久,周眉才漸漸從高潮中醒來,從那沈淪于肉欲的身體中醒來,慢慢地憶起了一切。天,周眉羞愧欲死,不敢睜眼。等等,剛剛那頭畜生好象沒泄,是啊,好象自己的私處還有根火熱,硬梆梆風地東西留在里面沒動。“哈哈!”李偉看著身下的周眉臉上神情的變化,知道現在是關鍵時刻了,“剛剛很舒服吧,對吧?”! “怎麽不說話啊,不說是嗎,哼!”李偉挺起肉棒就是狠狠一插。“啊,你,你不是人。”剛剛高潮的肉體還是很敏感。風“呵呵,剛剛讓你那麽開心,現在就不是人了?”“你,現在你也滿意了,讓我起來,你答應過的可別忘了。”周眉認命的答“我答應過什麽啊?”“你你你……”“小眉啊,其實那些我都答應,還可以多給你錢,只要你答應做我情婦,我風想你不是那麽封建吧。”“你這個畜生,你滾,你休想,我們法庭見!”“是嗎?要不要證據?我這有錄象帶,就是剛剛我們倆的,看到時是說強奸還是通奸。”李偉威脅的同時還不忘繼續抽插,真美的身體啊,想溜?等老子膩了再說。周眉的呼吸又漸粗,想想自己的現實,強硬的外殼漸漸碎裂。“求你,求你放過我吧。”“剛剛你不爽嗎?”說著,李偉又是上下齊來,狠狠地一插。無語中,周眉那剛剛冷卻的欲火又升了起來,那剛剛離開的天堂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前方,僵硬的肉體又開始柔軟,推拒的雙手又挂在了李偉的脖上,那雙玉腿已經被李偉扛到了肩上。“是不是還要我放過你啊?”“不,不要。” “那你想要我怎樣呢?”



“想要你的肉棒狠狠地插我!”“插你什麽呢?”“插,插我的小妹妹!”只見兩具肉體糾纏在一起,李偉肩上的玉腿又漸漸地伸直。哎,沈淪的女人,可憐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