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玲把車子泊好後,往屋苑停車場的升降機走去。



靳玲今天穿著一條白色的連身短裙,裙子的長度剛到膝頭上,雙腳穿著一對米白色的露趾高跟涼鞋,雖然她今年已二十七歲,但仍散發著一種青春氣色。



自從和那個出名負心的男演員分手後,靳玲一直醉心於工作,今天也是剛拍完近二十小時的戲下班回家。



靳玲加快腳步,想著很快便能回到家中,浸一個舒服的泡浴,再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卻沒想到,她一生的惡夢由始展開。



「靳小姐晚安。」



升降機門打開後,走出來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保安員。靳玲不以為意,禮貌地點頭回應。就在兩人擦身而過之後,靳玲突然感到有人從後方勒著她的頸,接著刀光一閃,一把短刀在眼前出現,然後一把男聲說:“不要亂動,乖乖跟我來。“



靳玲認出是男保安的聲音,但現在完全無力反抗,只能任由對方控制。



男保安把靳玲帶到停車場一角的倉庫,把靳玲推了進去,再反手鎖上了門。



「你想怎樣?閉路電視錄影帶已經把你拍了下來,你逃不掉的。」



「很不巧,今天這一層的攝影機都壞了,什麼也拍不到。至於我想怎樣嘛......」



男保安用色迷迷的眼光掃視靳玲,靳玲下意識地退後,但狹窄的倉庫根本沒地方讓她退。



男保安一個箭步上前,便捉著靳玲的雙手,把她推到牆上。男保安的力氣好大,靳玲完全無法反抗,男保安舉高她的雙手,用左手按著,右手則向她那33c的雙乳亂抓。



靳玲感到胸口被抓得好痛,發出痛苦的呻吟聲,男保安被刺激起來,開始在她身上亂吻,右手更伸向靳玲的大腿。靳玲慌忙夾緊大腿,讓男保安不能有進一步行動。男保安奸笑一聲,忽然一口咬在靳玲的乳房上,靳玲一吃痛,大腿便鬆了開來,男保安立即把握時機,把靳玲的內褲脫到膝蓋。



脫下內褲後,男保安立即進攻靳玲的陰部,他先摸到一堆柔軟的陰毛,順著摸便來到兩腿之間的狹縫,他把中指伸了進去,陰道立即緊緊的包著了它。他再把無名指也伸了進去,開始激烈的抽插活動。原本乾涸的洞口也漸漸濕潤起來。



隨著男保安的動作,靳玲感到身體漸漸起了反應,口中也開始發出享受的呻吟聲,男保安說:「怎樣,感覺來了嗎?」



靳玲沒有回答,只是閉上眼睛,男保安忽然把右手抽離,靳玲感到下體一陣空虛,便睜開眼睛,用不解又害羞的眼神望著男保安。



「怎樣?還想要嗎?想繼續的話便脫衣服吧。」



靳玲聽到後心中一震,心知不能這樣做,但久久未嘗性慾的她卻敗給了理智。她把手伸到背後,拉開了連衣裙的拉鏈,隨著她的動作,連衣裙和內褲都掉在地上,身上只穿著和內褲成一套的白色絲質胸圍和高跟涼鞋。



男保安看著眼前的女明星變得半裸,一頭及肩的長髮,雪白的肌膚,凹凸有致的身材,下身終於受不了,在靳玲要脫下胸圍之前,他把陽具掏了出來,命令說:“過來,含。“



靳玲在和男演員拍拖前其實也是個處女,但在四年的戀愛生活中,對方已把她訓練成一個熟識各種性愛技巧的女人,但看到男保安的陽具時,也不禁嚇了一驚,因那未完全勃起的陽具已有七寸長,完全勃起的話,相信大概有前男友一倍的粗大。



她顫顫驚驚的來到保安面前,跪下,伸出雙手輕輕撫摸那陽具,來回撫了幾下後,張開小口,把龜頭含了進去。



就在靳玲用手指撫摸陽具時,男保安已經舒服得想死,到她開始含起來時,心中的感覺更是難以形容。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女明星把自已的陽具在口中進進出出,技巧純熟之餘,豐滿的乳房隨著口交的動作搖動著,他沒多久便完全勃起了。



感到自己的口快要容不下對方的陽具,靳玲把陽具吐了出來,用舌頭由陰囊開始,順著陰莖到龜頭來回舐動,這招是前男友喜愛的方式,往往沒幾下便會對她顏射。



男保安明顯也很受落,慢慢跪了下來,躺在地上。靳玲順著男保安,趴在地上,又再把陽具含到口裡。男保安的持久力明顯比前男友好,還未有要射精的跡象,靳玲感到下體愈來愈癢,雖然是羞恥,但也按捺不住,把身體轉了過來,跨坐在男保安的胸口上,讓下體對著對方,回頭用幽怨的聲音說:「舐我。」



男保安雙手先是撫摸靳玲豐滿的屁股,跟著再分開她的陰唇,雖然靳玲已不是處女,但陰唇還只是淺褐色,陰道仍是粉紅色,小小的陰道口正有愛液不斷流出。男保安感到自己快到極限,便把舌頭舐向靳玲的陰道。



靳玲感到有異物進入體內,全身立即一震,吐出了陽具,身體隨著男保安舌頭的動作扭動著。



男保安一邊舐著靳玲,一邊用手指刺激她的屁眼,靳玲的動作配合得天衣無縫,終於伴隨著她的一聲尖叫,愛液一發不可收拾的噴到男保安的面上。



男保安從靳玲的身體下褪了出來,靳玲整個人無力的趴在城地上喘息著,男保安支起了她的屁股,讓陽具在靳玲的陰道口摩擦著,當龜頭都沾滿了愛液時,他便把陽具盡根而入,直抵靳玲的子宮口,濕暖的陰道緊緊包著男保安的陽具,就像要搾乾他一樣。



靳玲的前男友陰莖不長,她從未試過子宮口被干到,一時之間,她只能張開口發不出聲,到她想掙紮時,男保安已經捉緊她的腰猛干起來。



男保安每一下都是從陰口干到底,而且像瘋了般的毫不停留,靳玲忍受著有如破處時的痛苦和快感,盡情地呻吟著,之後她感到一直帶著的胸圍被解了開來,一雙乳房被粗暴的搓揉著,乳頭被拉扯著。



男保安緊緊捉著靳玲的纖腰,自己小腹撞打女明星屁股的聲音充滿著整個倉庫,終於,在靳玲達到高潮的同時,一股熾熱的精子也進入了她體內深處。



射精過後,兩人都倒在地上喘著氣,男保安倒在靳玲的背上,用舌頭舐著女明星光滑的背部,他才不會因射了一次便滿足,他心中早已決定,今天一定要好好玩弄這個女明星。他退出了靳玲的陰道,舌頭沿著背,腰,屁股,大腿,小腿一直往下舐。



男保安其實是一個重度的戀足狂,只是舐完小腿,他的陽具又已硬了起來。這時出現在他眼前的,是最令他感性趣的 - 從涼鞋露出的腳趾。



高潮過後,靳玲感到男保安粗糙的舌頭在她的身體上舐著,現在她的性慾已完全被點燃起來,所以完全沒抗拒。忽然,她感到腳趾被吸吮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另她心中癢癢的。



男保安解開了靳玲雙腿的涼鞋,由腳趾,趾縫,到腳底腳踝都舐遍了,這時耳邊聽到了女明星的呻吟,見到她的身體不安地動起來,知道自己又再挑起了她的性慾。他站起來把靳玲的腳掌放到自己的陽具上,向女明星說,:“給我腿交!“



靳玲從來未試過腿交,但聰明的她馬上知道了男保安的用意,腳掌開始笨拙地搓著男保安的陽具。靳玲起初只是用一隻腳搓弄著,但沒幾下便用兩隻腳掌包著陽具,做出套弄的動作。



靳玲一邊為男保安腿交,雙手也沒有閒著,她一隻手在搓自己的乳房,另一隻手則在自慰著。



男保安看著靳玲的自慰愈來愈興奮,他一把抓著靳玲的小腿,把兩腿大大分開,把陽具放到陰戶前。靳玲也配合著,抓著陽具,引渡到自己的陰道口。男保安的腰向前一挺,陽具又再進到了靳玲的陰道內。



靳玲享受著男保安的陽具再次進入,一邊配合著男保安的動作。男保安的動作比之前輕柔,以三淺一深的速度抽插著,一邊吸啜著女明星已經勃起了的乳頭。抽插了百餘下,靳玲的雙腿從背後緊緊扣著男保安的腰,男保安抱起了靳玲,這樣子陽具已深深插進了靳玲的子宮內。靳玲一邊扭動屁股,讓陽具充滿著自己的每一寸,一邊與男保安濕吻起來。



男保安雙手抱著靳玲的屁股,一使力把靳玲整個抱起來,靳玲整個人淩空吊著,雙腿更是夾緊男保安。男保安抱著靳玲來到牆邊,把她按在牆上,開始加強力度抽插。



靳玲的雙腿愈夾愈緊,連帶著陰道也緊了起來,她一邊呻吟著,一邊在男保安的肩膀上留下咬痕,終於兩人同時到達高潮,在感受著男保安的精液一下又一下射進體內的同時,靳玲暈了過去。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人見人愛姐妹花
靳玲把車子泊好後,往屋苑停車場的升降機走去。



靳玲今天穿著一條白色的連身短裙,裙子的長度剛到膝頭上,雙腳穿著一對米白色的露趾高跟涼鞋,雖然她今年已二十七歲,但仍散發著一種青春氣色。



自從和那個出名負心的男演員分手後,靳玲一直醉心於工作,今天也是剛拍完近二十小時的戲下班回家。



靳玲加快腳步,想著很快便能回到家中,浸一個舒服的泡浴,再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卻沒想到,她一生的惡夢由始展開。



「靳小姐晚安。」



升降機門打開後,走出來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保安員。靳玲不以為意,禮貌地點頭回應。就在兩人擦身而過之後,靳玲突然感到有人從後方勒著她的頸,接著刀光一閃,一把短刀在眼前出現,然後一把男聲說:“不要亂動,乖乖跟我來。“



靳玲認出是男保安的聲音,但現在完全無力反抗,只能任由對方控制。



男保安把靳玲帶到停車場一角的倉庫,把靳玲推了進去,再反手鎖上了門。



「你想怎樣?閉路電視錄影帶已經把你拍了下來,你逃不掉的。」



「很不巧,今天這一層的攝影機都壞了,什麼也拍不到。至於我想怎樣嘛......」



男保安用色迷迷的眼光掃視靳玲,靳玲下意識地退後,但狹窄的倉庫根本沒地方讓她退。



男保安一個箭步上前,便捉著靳玲的雙手,把她推到牆上。男保安的力氣好大,靳玲完全無法反抗,男保安舉高她的雙手,用左手按著,右手則向她那33c的雙乳亂抓。



靳玲感到胸口被抓得好痛,發出痛苦的呻吟聲,男保安被刺激起來,開始在她身上亂吻,右手更伸向靳玲的大腿。靳玲慌忙夾緊大腿,讓男保安不能有進一步行動。男保安奸笑一聲,忽然一口咬在靳玲的乳房上,靳玲一吃痛,大腿便鬆了開來,男保安立即把握時機,把靳玲的內褲脫到膝蓋。



脫下內褲後,男保安立即進攻靳玲的陰部,他先摸到一堆柔軟的陰毛,順著摸便來到兩腿之間的狹縫,他把中指伸了進去,陰道立即緊緊的包著了它。他再把無名指也伸了進去,開始激烈的抽插活動。原本乾涸的洞口也漸漸濕潤起來。



隨著男保安的動作,靳玲感到身體漸漸起了反應,口中也開始發出享受的呻吟聲,男保安說:「怎樣,感覺來了嗎?」



靳玲沒有回答,只是閉上眼睛,男保安忽然把右手抽離,靳玲感到下體一陣空虛,便睜開眼睛,用不解又害羞的眼神望著男保安。



「怎樣?還想要嗎?想繼續的話便脫衣服吧。」



靳玲聽到後心中一震,心知不能這樣做,但久久未嘗性慾的她卻敗給了理智。她把手伸到背後,拉開了連衣裙的拉鏈,隨著她的動作,連衣裙和內褲都掉在地上,身上只穿著和內褲成一套的白色絲質胸圍和高跟涼鞋。



男保安看著眼前的女明星變得半裸,一頭及肩的長髮,雪白的肌膚,凹凸有致的身材,下身終於受不了,在靳玲要脫下胸圍之前,他把陽具掏了出來,命令說:“過來,含。“



靳玲在和男演員拍拖前其實也是個處女,但在四年的戀愛生活中,對方已把她訓練成一個熟識各種性愛技巧的女人,但看到男保安的陽具時,也不禁嚇了一驚,因那未完全勃起的陽具已有七寸長,完全勃起的話,相信大概有前男友一倍的粗大。



她顫顫驚驚的來到保安面前,跪下,伸出雙手輕輕撫摸那陽具,來回撫了幾下後,張開小口,把龜頭含了進去。



就在靳玲用手指撫摸陽具時,男保安已經舒服得想死,到她開始含起來時,心中的感覺更是難以形容。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女明星把自已的陽具在口中進進出出,技巧純熟之餘,豐滿的乳房隨著口交的動作搖動著,他沒多久便完全勃起了。



感到自己的口快要容不下對方的陽具,靳玲把陽具吐了出來,用舌頭由陰囊開始,順著陰莖到龜頭來回舐動,這招是前男友喜愛的方式,往往沒幾下便會對她顏射。



男保安明顯也很受落,慢慢跪了下來,躺在地上。靳玲順著男保安,趴在地上,又再把陽具含到口裡。男保安的持久力明顯比前男友好,還未有要射精的跡象,靳玲感到下體愈來愈癢,雖然是羞恥,但也按捺不住,把身體轉了過來,跨坐在男保安的胸口上,讓下體對著對方,回頭用幽怨的聲音說:「舐我。」



男保安雙手先是撫摸靳玲豐滿的屁股,跟著再分開她的陰唇,雖然靳玲已不是處女,但陰唇還只是淺褐色,陰道仍是粉紅色,小小的陰道口正有愛液不斷流出。男保安感到自己快到極限,便把舌頭舐向靳玲的陰道。



靳玲感到有異物進入體內,全身立即一震,吐出了陽具,身體隨著男保安舌頭的動作扭動著。



男保安一邊舐著靳玲,一邊用手指刺激她的屁眼,靳玲的動作配合得天衣無縫,終於伴隨著她的一聲尖叫,愛液一發不可收拾的噴到男保安的面上。



男保安從靳玲的身體下褪了出來,靳玲整個人無力的趴在城地上喘息著,男保安支起了她的屁股,讓陽具在靳玲的陰道口摩擦著,當龜頭都沾滿了愛液時,他便把陽具盡根而入,直抵靳玲的子宮口,濕暖的陰道緊緊包著男保安的陽具,就像要搾乾他一樣。



靳玲的前男友陰莖不長,她從未試過子宮口被干到,一時之間,她只能張開口發不出聲,到她想掙紮時,男保安已經捉緊她的腰猛干起來。



男保安每一下都是從陰口干到底,而且像瘋了般的毫不停留,靳玲忍受著有如破處時的痛苦和快感,盡情地呻吟著,之後她感到一直帶著的胸圍被解了開來,一雙乳房被粗暴的搓揉著,乳頭被拉扯著。



男保安緊緊捉著靳玲的纖腰,自己小腹撞打女明星屁股的聲音充滿著整個倉庫,終於,在靳玲達到高潮的同時,一股熾熱的精子也進入了她體內深處。



射精過後,兩人都倒在地上喘著氣,男保安倒在靳玲的背上,用舌頭舐著女明星光滑的背部,他才不會因射了一次便滿足,他心中早已決定,今天一定要好好玩弄這個女明星。他退出了靳玲的陰道,舌頭沿著背,腰,屁股,大腿,小腿一直往下舐。



男保安其實是一個重度的戀足狂,只是舐完小腿,他的陽具又已硬了起來。這時出現在他眼前的,是最令他感性趣的 - 從涼鞋露出的腳趾。



高潮過後,靳玲感到男保安粗糙的舌頭在她的身體上舐著,現在她的性慾已完全被點燃起來,所以完全沒抗拒。忽然,她感到腳趾被吸吮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另她心中癢癢的。



男保安解開了靳玲雙腿的涼鞋,由腳趾,趾縫,到腳底腳踝都舐遍了,這時耳邊聽到了女明星的呻吟,見到她的身體不安地動起來,知道自己又再挑起了她的性慾。他站起來把靳玲的腳掌放到自己的陽具上,向女明星說,:“給我腿交!“



靳玲從來未試過腿交,但聰明的她馬上知道了男保安的用意,腳掌開始笨拙地搓著男保安的陽具。靳玲起初只是用一隻腳搓弄著,但沒幾下便用兩隻腳掌包著陽具,做出套弄的動作。



靳玲一邊為男保安腿交,雙手也沒有閒著,她一隻手在搓自己的乳房,另一隻手則在自慰著。



男保安看著靳玲的自慰愈來愈興奮,他一把抓著靳玲的小腿,把兩腿大大分開,把陽具放到陰戶前。靳玲也配合著,抓著陽具,引渡到自己的陰道口。男保安的腰向前一挺,陽具又再進到了靳玲的陰道內。



靳玲享受著男保安的陽具再次進入,一邊配合著男保安的動作。男保安的動作比之前輕柔,以三淺一深的速度抽插著,一邊吸啜著女明星已經勃起了的乳頭。抽插了百餘下,靳玲的雙腿從背後緊緊扣著男保安的腰,男保安抱起了靳玲,這樣子陽具已深深插進了靳玲的子宮內。靳玲一邊扭動屁股,讓陽具充滿著自己的每一寸,一邊與男保安濕吻起來。



男保安雙手抱著靳玲的屁股,一使力把靳玲整個抱起來,靳玲整個人淩空吊著,雙腿更是夾緊男保安。男保安抱著靳玲來到牆邊,把她按在牆上,開始加強力度抽插。



靳玲的雙腿愈夾愈緊,連帶著陰道也緊了起來,她一邊呻吟著,一邊在男保安的肩膀上留下咬痕,終於兩人同時到達高潮,在感受著男保安的精液一下又一下射進體內的同時,靳玲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