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常常講,說人生就像一場戲,我們每個人在戲里面都是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可能自己的點正點,就能扮演個主角,運氣不好點可能自己也就是個配角,不幸運點,也許只能當個小小的角色。更有甚者,在這場戲里也只是懸花一現,只那麽的一瞬間而已。



就是在人生這場戲里,「YW」在我的生命里也只是那麽的一閃而過,可我至今對她依然難以忘懷。



我還清晰的記得那一年的冬天來得格外的晚,可是越晚的冬天就越是讓人感到寒冷,似乎冬天也在醞釀著爆發一樣,醞釀著給我們點教訓,讓我們知道大自然已經在發怒了。



窗外的樹木在眼前有節奏的一閃一閃的,似在比著賽一樣,爭先恐后的奔跑著,不過他們奔跑的方向和我們不是一個方向罷了。



我坐在前往「CK市」的汽車,窗外的景物讓我是那樣的著迷,冬日里的太陽照在一排排挂滿白雪的楊樹,發出耀眼的彩光,刺的我輕輕的眯著眼睛繼續認真的欣賞著難得雪景。



車輛發出突突的聲音,和人的心跳一般美妙,因爲是回家的旅途任何的事情讓我的心都格外的高興,隨著車的有節奏的上下顛簸我漸漸的放棄了雙眼無謂的掙扎,靜靜的進入了夢想。我夢到我回到了家,看到了媽媽正給我準備著飯菜,從屋子里飄出的淡淡幽香,靈敏的鼻子知道那時媽媽在給我烙的油餅。此景讓我禁不住口水在自己的嘴邊上轉動。



「夥子,到地方了,快起來,一會趕不上火車了。」售票的阿姨說著。



一緊張,呼的就從夢境了醒來,剛想起身出去的時候,我發現嘴角有什麽東西挂在嘴上,我一抿嘴,原來是我的哈喇子,自己不好意思的趕緊把它擦下去,背起書包,鑽出了大巴車。



一下車我的身子不自主的顫動了幾下,外面的雖然沒有什麽風可是,東北的冬天就是這樣,干冷比風好可怕,凍的是人的骨頭。



我看了眼時間,9點多了,20的火車,這可再耽誤不得哦。早知道這樣,昨天晚上臨走的時候就不應該和劉娜姐再弄那幾動,可是劉娜姐的浪樣,聽到她的叫床聲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弟弟,尤其是那大屁股,被我開墾的現在不但豐滿還滿是彈性。



昨天我還特意的玩了我最喜歡的姿勢,狗肏屄的姿勢,本來好幾個星期沒得到滿足的她更是淫蕩不堪,大屁股晃啊晃的,還前后隨著我的抽插使勁的頂著夾著我的大雞吧,本來想肏她兩動就好了,沒辦法,放假回家后一個多月不能見面了,在聽到劉娜姐啊啊的叫著……親老公你在肏肏我嗎,我的小穴好要,里面好癢啊,親哥哥你就在肏肏我吧。要是你我,你能拒絕這樣的要求嗎?



沒辦法,一直折騰第二天3點鍾,我才筋疲力盡沈沈的睡著。一早上起來就已經7點多了,抓緊時間收拾才趕上最后一班大巴,要不是司機快開,弄不好我今天就回不去了。不容我多想,快跑兩步就奔火車上跑去。



「開車開車了,都快點。」乘務員大聲的吆喝著。



我頭上流著微微的汗,跑到車上找了一個靠門的位置做了下來。



心髒飛快的跳動著,好象在埋怨我一樣。還好今天我穿的不是很多,穿的是一件秋天的單衣,里面是毛衣,還不算冷,溫度適宜,怎麽講我也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爲了青春美嗎。凍死了也不后悔。



一會就火車就開了,我還是比較幸運的,一上車就找到了一個座位,現在離春節越來越近,回家了探親的人也越來越多。這不我剛坐下沒有幾分鍾,這節車廂就湧來許多人,不過因爲座位還算充裕也都坐下了。



就當我拿出報紙準備看看的時候,她出現了。前世的五百年的修煉才能換來今生的一回眸,那我們的相遇可能我前世已經修煉了千萬年。



我擡起頭來,看到「YW」穿著淡淡的粉紅色羽絨服,雖然因爲衣服厚,但是我還是能從她纖細的身材,看的出來她很苗條,扎著自然飄逸的馬尾辮,一米其七的身高配上那誘人的鴨蛋臉,真讓人挑剔不出來什麽,那就只能算她臉上的眼鏡了,不過她那精致的五官,小巧的嘴巴,微微挺起的鼻梁,加上她眼鏡下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的讓人迷醉。



當我看到她的眼睛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麽,我和她都自然的微笑起來,她的笑是那樣的暖人心懷,那樣的溫柔動人,我的心也隨著她的步伐在跳動。



我當時大腦可能已經短暫的失了神,直到她走到我身邊的時候,我才反映過來。



原來他和家人一起出來的,他身后的兩位老人坐在了,右面的位置上,因爲是靠著門的位置多少有些涼意,所以也沒有幾個人,正好我坐的是一個兩人座,我看著「YW」站在兩位老人身邊,我心中不知道那里來得勇氣,說道:「這里有位置,你坐這里來吧。」她聽到聲音看著我,又那樣迷人的笑了一下,然后象花一樣帶著淡淡的清香座在了我的身邊,羞澀的道了聲謝。



啊,好動人好美妙的聲音。我耳邊許久還回蕩著她的聲音。



雖然開始是好的,可能是因爲大家都累了原因吧,四周的人都沒有的聲音,有的在看窗外的景色有的在閉目養神,有的在吃著東西,有的在發著短信,就連「YW」也閉著眼睛。



就這樣不知道沈靜了多久,就聽「YW」的老爺首先說起話來,問問身邊的人都是哪里人,這樣大家的話匣子都大了開來,我也漸漸的和大家聊了起來,不過「YW」似乎不喜歡這樣的交流,依然自己坐在那里。



通過了解,原來「YW」和姥姥老爺一起去親親家了,這不快過年了嗎,所以就抓緊時間回來,他們是到「NJ」站下車,離家里就差一站,我心里想著真的好巧啊。



我的一個不經意的動作是我和「YW」的關系有的質的飛躍,我實在無聊于聊天,所以我就把報紙拿出來繼續看,就在這時她叫我一聲說道:「給我幾張看看。」受寵若驚的無飛快的給她那了幾張報紙,就這樣我和她通過幾張報紙聊了起來,談到了上學,談到了喜好,談到了許許多多的東西,當我問起她有沒有QQ號的時候,她並沒有,我利馬抓住這樣的機會把自己珍藏一個不錯的QQ號碼給了她,可是我沒帶筆怎麽辦啊,她說沒事情我有辦法。



原來她跑到乘務員那里價的筆,我們一直聊到她下車,很投緣,很開心,我們都依依不舍,臨走前我們都互留了電話號碼。



臨下車之前,我鼓起勇氣輕輕地抓著她的手,盯著她迷人的眼睛說道:「我們回去再聯系。」美好的時間過的好快,我戀戀不舍的目送著她的離去,心里有許多向往,也有許多幻想,不知道什麽時候我們還能相遇,在茫茫人海里我能遇到她是我的緣分,可是我還能見到她嗎?



我的心里好亂。就這樣在不安中我到了「HY」站。



我感歎的在心中喊著,到家啦。



看著熟悉的車站勾起我無限的回憶,仿佛現在我已經回到童年時代的我了。



看著車站忙綠的人們,勾起了我美好的回憶,還記得那是在我上初中時候,那個時候幾乎就和個傻孩子一樣。不知道什麽性,更不知道什麽是性愛。每當看到一些年輕的小夥子和小姑娘在一起抱著親親的時候,一幫小同學們就象發現鬼子一樣,大喊大叫的,而且會一起大喊:「有人耍流氓喽,快來抓流氓啊。」這個時候每每都會嚇的男的落荒而逃,不過有的時候也會發現腦袋硬的主。



現在我還深深的記得那次我們是如何的作弄兩個人的,也記得我們是如何被他抓到打的直流鼻血的。想起來就想笑,那次是我們三個小哥們無聊,跑到橋墩子去玩(橋墩是我門小哥們的秘密據點,在一座荒廢的橋的地下,很隱蔽,不注意看一定發現不了的地方)。



事情就因爲這個地方讓我們三個人弄的鼻青臉腫的,原來我們和往常一樣來這個地方玩,就在我們還沒有到橋墩子的時候耳朵靈光的小三子就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他說好象是貓叫春一樣,咿咿呀呀的,好像喊號子一樣,仿佛有一啊二的聲音。



我和小四子一聽就來了興趣,我們搓手挫腳的來到橋墩子的秘密居點,每個人大氣都不敢喘,然后我們就靜靜的等著聽聽是否真的有什麽亂遭的聲音?要是沒有看我怎麽收拾你!我和小四子對了一下眼,都心照不宣的想著。



別說小三子的耳朵真不是吹的,果真有聲音,不過聲音什麽變了。



「啊,啊啊啊啊……哦哦啊……哥哥……哦我的好哥哥、你輕一點,我的小穴要壞了啊,不行了……你可饒了我吧,我以后一定好好的聽……你……的話。哦哦……快點啊……」忽然,又出現一個男的聲音:「媽的你個小浪貨,讓你清高,你倒是再清高啊?看我不肏死你,爽死你。媽的,我肏我肏,一啊二……一二一……」原來是這個男的在喊號子啊,我心里暗暗的笑著原來有人在這里辦事情,我們早就偷偷的看過多少會的三級片里都是這聲音。



嘿嘿,看哥們我一會兒怎麽折騰你們一下,嘿嘿!我隱隱地笑著,小三和小四,心有靈犀的一起嘿嘿地笑著。



我給小三子使了一個眼色,然后我們就分開行動。



就聽小三子扯著脖子喊道:「快來人啊,有人在通奸啊,快來看看啊……」這聲音在別人的耳朵里一定是一個大老娘們的聲音。原本說話就像女人的小三子學起女人的聲音最象了。



就聽里面本來急觸的撞擊聲音不但沒有停,反而更快的叫著,而且能清楚的聽到肉和肉啪啪地撞擊聲音。速度越來越快。



我不信邪的給小三子和小四子使眼色,本來一個人的聲音,現在又變成了好幾個人在爭吵發現什麽一樣。



小三子學著一個女人說道:「這是誰家的姑娘啊?怎麽這樣不要臉啊!」小三子又學到:「是啊是啊,你看看和那男的日的正爽呢,我們等著他們出來抓起來去他們父母那去。」小四子學到一個老爺們的聲音道:「孩子他媽你別攔著我,我的進去把他們揪出來,真是一對小賤人!」忽然里面的人大喊一聲:「媽的!臭小子都給我滾出來!」小三子一聽當時腿就不頂用了,傻呼呼的告訴我那是他哥的聲音。我日,媽的,這是怎麽回事,就在我亂想的時候一個魁梧的男的和一個長相一般的小姑娘出來了。



我剛要跑,日的,他一把抓住我給了我一巴掌,然后就一把把我扔一邊上去了。疼的我渾身像散了架子一樣。



就見轉眼的功夫我們三個人都被小三子哥哥打的鼻青臉腫的。都瞪著眼睛氣憤憤的看著他哥……心里還想真他媽的倒黴。



原來他哥哥是和女朋友來這里幽會,因爲小三子以前說過這個地方,所以他記住了,沒想到今天弄出這樣的事情來……我們在回去的路上彼此看著對方,一個個和大熊貓一樣,不由得三個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仿佛自己又回到從前的日子一樣。擡頭看著天,淡淡的云彩,好像在對著我笑一般,本來就很開心的心情更是舒適。



我邁著輕快的步伐回到了家中。當我還沒有進家門的時候我就聞到了家中的飯香,原來媽媽沒去接我,是在家中給我準備好吃的呢。



我看著熟悉的景象,心中無限的激動,原來自己已經好久沒有回家了。我看到媽媽那親切的眼神,心中由衷的開心與幸福。一切都是那樣自然,媽媽還是給我準備好了我最愛吃的菜,一年多沒見的母子心情很開心激動。本就豐盛的美食更是吃的格外的美妙。



吃完飯媽媽就去收拾碗筷了,我也收拾東西準備睡覺。我一掏口袋的時候看到一張條子,我的心就如同被針扎了一樣,我怎麽可以把她忘記啊!



我懷著坎坷的心想著,我不經意的往屋里掃了一眼,忽然眼睛一亮,我發現媽媽買了一部手機。



我喊道:「媽,你什麽時候買的手機啊?」媽說道:「我早就買了。怎麽啦?」我在腦袋里盤算了半天,終于我想到還是給「YW」打個電話,準備明天約她出來上網。說做就做。我和媽媽說道:「媽媽我要給同學打個電話,用你手機一下了。」我有點緊張的撥通了電話,我當時幾乎不知道自己怎麽打完電話的,反正我約了她明天上去一起去上網……心里捏了一把汗的我坎坷不安的簡單洗漱一下就匆匆的睡著了。夜里我做夢了,我不知道自己夢到了什麽,不過我早上起來發現內褲濕濕,我想可能是累到,也許是晚上我想到了她迷人的微笑。也許是夢到和劉娜姐在旅館里猛肏吧。



我起來飛快的洗漱,吃飯,收拾好一切,然后就去付我的網上約會去了。人生何處無知己,天涯何處無芳草。



我來到網吧的時間比較早,8點多的時候還沒有幾個人,我找到一個比較人少的角落里做了下來。熟練的打開QQ,看了一眼沒有一個人。無聊的等著她。



等了有20分鍾沒有反應,我看到旁邊一群小孩在打CS,我這心啊,就激動起來了,心動不如行動,我熟練的進去,咣咣的殺了能有20多個人的時候,我的耳機了一陣聲響,原來她上線了。



我說著:「好啊?」「好啊。」她也回答著。



我們談了好多,談到了天,談到了地,談到了將來,我們就如同好久沒見的朋友一般愉快的聊著。



時間過的飛快,一轉眼都馬上中午,我看著時間很是無奈。想著馬上就得回家吃飯心情就不是很好。可是她的一句讓我驚喜的差點從凳子上摔下來。



今天晚上我去看你好嗎?她說著。



當時我的心都要靜止了,難道這是真的嗎。我揉揉眼睛看著電腦屏幕,是啊這是真的,不過她怎麽這樣快就要來見我,是因爲喜歡我嗎,對我一見鍾情嗎?



我胡亂的想著。然后飛快的發了一條說道:「好啊。」然后我們簡單的聊了幾句我就匆匆的下了機,懷著激動地心情回家吃媽媽做的香噴噴的飯去了。



我不知道這接下來這段時間是怎麽過的……一下午我就渾渾噩噩的。我和媽媽撒了謊說我去同學家。然后急急忙忙的就到火車站等著她。



幾分鍾在我看來都是那樣的漫長。我在站台上等著她的到來。一陣寒風吹得我臉頰好痛,我用手輕輕揉搓了下自己凍發紅的臉蛋。希望這樣可以讓自己能好受些。



不多一會,我就遠遠的聽著急促的停車聲音,車門刷刷的都打開了,可是沒有一個人下來,就在我失望的時候,我看到還是那一身淡淡的粉紅色的羽絨服,還有那略帶霜的眼睛,是那樣的迷人,讓我看著都迷醉。恨不得現在我就可以抱著她,緊緊的抱著,親吻她,愛戀她,疼她。



一個不速之客出現在我的面前,原來「YW」帶著她的好朋友一起來的,是個一個長相一般,但是不失可愛的女孩子。很耐看,身材凹凸有致,很讓人聯想翩翩。



我很自然的領著他們,似乎她就是我的女朋友一般,我一想我們去哪里呢。



我擡頭一看,原來車站的旅館讓我忘記了,就這樣,我交了20塊錢鍾點房的費用,領著兩個人進了房間。



當時啊,我心里真的是不知所措啊,根本沒有面對兩個陌生女孩子的我,那里知道應該干些什麽啊。還好,旁邊叫小Y的小姑娘告訴我說:「我們可沒有吃飯呢哦。」我欣慰感激的看了眼叫小Y的女孩,然后匆匆的買了些面包,水還有腸什麽的。最后我長了一個心眼,我有買了撲克一起帶著。回到屋子里后我問她們吃飯嗎,可是他們告訴我不想吃,沒辦法,我就說那我們打撲克吧。



本來我是想說我們玩點兒刺激,我還記得我在PP上看的黃片呢,里面就是玩撲克的時候輸了就脫一件衣服,然后就這樣欲火焚身,男女就弄起來了……呵呵。



不過我還是沒有膽量這樣干的。她們倆不把我當色狼就怪了。



我們玩了幾把五十凱,可是是在是感覺沒什麽意思,小Y突然問我附近有沒有網吧,我說有啊,她說她要去玩會兒,當時我就傻傻的說要不我們一起去玩會兒啊,說句不好聽的人家小姑娘來看咱們就是爲了上網啊。傻乎乎的。



她臨走的時候我給她拿的錢,門輕輕的被關上了。



屋子靜的只剩我們兩個人,我們兩個人不知道說什麽好,我想明白爲什麽小Y走了,原來是爲了給我和「YW」創造機會,我來到她做的床邊上。不知道那里來的勇氣,我抓住了她的手,好滑好軟纖細的每個手指都是那樣的精致。



我不知道當時我的手是受什麽控制的,我剛要抱著她的時候忽然屋子里一片漆黑,原來她把屋子里的燈關掉了。我的眼前忽然一片漆黑,不過馬上我的眼睛就適應過來了,眨著眼睛,我看見「YW」把著她的大屁股對著我,上身只穿著一件毛衣,依然是粉紅色的。



我一看大好的景象怎麽可以沒有點動作啊,我把鞋脫掉,然后迫不及待的上了床,一只手從下面摟著她的腰,然后另一只從她的上面摟著她的小腹,我並沒有進一步動作,我們都靜靜的體會著彼此的溫度,沒有下一部動作,但願這樣子天長地久的。



就這樣抱著她不知道多久,她輕輕的動力一下我才反映過來,我的懷里還抱著一個迷人的寶貝呢。我意識到我應給做點什麽,我把放在她小腹上的手移到了她的奶子上,隔著衣服我都能感覺到她的熱量和大小,軟軟的我就和小孩一樣歡喜著得到自己心愛的玩具,我並不滿足隔著衣服摸,手和小泥鳅一樣伸到了她的內衣里,手沒伸到衣服里的時候我就在掀開衣服的時候感受到她身上那滾燙的溫度。



感覺真的很棒,當我摸起她的奶子的時候,我不經意就拿劉娜姐的奶子和她比了起來,劉娜姐的奶子經過我的開墾已經失去了少女的羞澀,已經是少婦辦的豐滿圓潤,而她的則是少女的花香,充滿了青春的氣息。是那樣的讓人著迷。讓人沈醉,讓人無法自拔。



我用整只手把「YW」整個奶子蓋住,可是奶子真的太大了,我的手掌不能全部覆蓋住這誘人的山峰,我能感受到她的身體在我輕輕的揉搓奶子的時候而顫抖,是冷嗎?不,這是發自身體深處的欲望,是對異性的渴望,我現在是在滿足她的欲望,我是在進一個騎士的職責。



然后我溫柔的把她的身子轉了過來,我的嘴已經不聽我的是換了,它就如同著了魔一般緊緊的貼在了她誘人的紅唇上,就如同甘甜的雨露一般,小舌頭在她的嘴里尋找著這甜美的源頭。



久久的不能停息,我們不知吻了多久,只知道全身異常的熱,身上的衣服都是障礙,我脫掉了她上身所有的衣服,她也配合我脫掉了我上身的衣服,然后我在她的耳邊溫柔的說著:「我能親親它嗎?」我揉搓著奶子示意著,她輕輕的點了頭,我如同受到了女王的命令一般,在兩座山峰上奮斗著。



當我的手摸到那少女最神秘的地帶時,「YW」用手推開我,沒有說話,我以爲是默許了。我的手又動力起來。



「不行,我們不能這樣,我不舒服。今天不行的。」「YW」對我說著:「我們睡一會吧,我困了。」我的欲火一下子降了一半。我等著她睡著的時候又把手伸到她的小妹妹上摸了一把,可她警覺地醒了。



后來她的朋友很準時的回來了,好像約好了一樣,最后我送她們上了火車。



一切來的快去的也快。像花一樣凋謝的好快。來的那樣的突然,去的也是那樣干脆。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處女膜破壞小組
有人常常講,說人生就像一場戲,我們每個人在戲里面都是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可能自己的點正點,就能扮演個主角,運氣不好點可能自己也就是個配角,不幸運點,也許只能當個小小的角色。更有甚者,在這場戲里也只是懸花一現,只那麽的一瞬間而已。



就是在人生這場戲里,「YW」在我的生命里也只是那麽的一閃而過,可我至今對她依然難以忘懷。



我還清晰的記得那一年的冬天來得格外的晚,可是越晚的冬天就越是讓人感到寒冷,似乎冬天也在醞釀著爆發一樣,醞釀著給我們點教訓,讓我們知道大自然已經在發怒了。



窗外的樹木在眼前有節奏的一閃一閃的,似在比著賽一樣,爭先恐后的奔跑著,不過他們奔跑的方向和我們不是一個方向罷了。



我坐在前往「CK市」的汽車,窗外的景物讓我是那樣的著迷,冬日里的太陽照在一排排挂滿白雪的楊樹,發出耀眼的彩光,刺的我輕輕的眯著眼睛繼續認真的欣賞著難得雪景。



車輛發出突突的聲音,和人的心跳一般美妙,因爲是回家的旅途任何的事情讓我的心都格外的高興,隨著車的有節奏的上下顛簸我漸漸的放棄了雙眼無謂的掙扎,靜靜的進入了夢想。我夢到我回到了家,看到了媽媽正給我準備著飯菜,從屋子里飄出的淡淡幽香,靈敏的鼻子知道那時媽媽在給我烙的油餅。此景讓我禁不住口水在自己的嘴邊上轉動。



「夥子,到地方了,快起來,一會趕不上火車了。」售票的阿姨說著。



一緊張,呼的就從夢境了醒來,剛想起身出去的時候,我發現嘴角有什麽東西挂在嘴上,我一抿嘴,原來是我的哈喇子,自己不好意思的趕緊把它擦下去,背起書包,鑽出了大巴車。



一下車我的身子不自主的顫動了幾下,外面的雖然沒有什麽風可是,東北的冬天就是這樣,干冷比風好可怕,凍的是人的骨頭。



我看了眼時間,9點多了,20的火車,這可再耽誤不得哦。早知道這樣,昨天晚上臨走的時候就不應該和劉娜姐再弄那幾動,可是劉娜姐的浪樣,聽到她的叫床聲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弟弟,尤其是那大屁股,被我開墾的現在不但豐滿還滿是彈性。



昨天我還特意的玩了我最喜歡的姿勢,狗肏屄的姿勢,本來好幾個星期沒得到滿足的她更是淫蕩不堪,大屁股晃啊晃的,還前后隨著我的抽插使勁的頂著夾著我的大雞吧,本來想肏她兩動就好了,沒辦法,放假回家后一個多月不能見面了,在聽到劉娜姐啊啊的叫著……親老公你在肏肏我嗎,我的小穴好要,里面好癢啊,親哥哥你就在肏肏我吧。要是你我,你能拒絕這樣的要求嗎?



沒辦法,一直折騰第二天3點鍾,我才筋疲力盡沈沈的睡著。一早上起來就已經7點多了,抓緊時間收拾才趕上最后一班大巴,要不是司機快開,弄不好我今天就回不去了。不容我多想,快跑兩步就奔火車上跑去。



「開車開車了,都快點。」乘務員大聲的吆喝著。



我頭上流著微微的汗,跑到車上找了一個靠門的位置做了下來。



心髒飛快的跳動著,好象在埋怨我一樣。還好今天我穿的不是很多,穿的是一件秋天的單衣,里面是毛衣,還不算冷,溫度適宜,怎麽講我也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爲了青春美嗎。凍死了也不后悔。



一會就火車就開了,我還是比較幸運的,一上車就找到了一個座位,現在離春節越來越近,回家了探親的人也越來越多。這不我剛坐下沒有幾分鍾,這節車廂就湧來許多人,不過因爲座位還算充裕也都坐下了。



就當我拿出報紙準備看看的時候,她出現了。前世的五百年的修煉才能換來今生的一回眸,那我們的相遇可能我前世已經修煉了千萬年。



我擡起頭來,看到「YW」穿著淡淡的粉紅色羽絨服,雖然因爲衣服厚,但是我還是能從她纖細的身材,看的出來她很苗條,扎著自然飄逸的馬尾辮,一米其七的身高配上那誘人的鴨蛋臉,真讓人挑剔不出來什麽,那就只能算她臉上的眼鏡了,不過她那精致的五官,小巧的嘴巴,微微挺起的鼻梁,加上她眼鏡下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的讓人迷醉。



當我看到她的眼睛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麽,我和她都自然的微笑起來,她的笑是那樣的暖人心懷,那樣的溫柔動人,我的心也隨著她的步伐在跳動。



我當時大腦可能已經短暫的失了神,直到她走到我身邊的時候,我才反映過來。



原來他和家人一起出來的,他身后的兩位老人坐在了,右面的位置上,因爲是靠著門的位置多少有些涼意,所以也沒有幾個人,正好我坐的是一個兩人座,我看著「YW」站在兩位老人身邊,我心中不知道那里來得勇氣,說道:「這里有位置,你坐這里來吧。」她聽到聲音看著我,又那樣迷人的笑了一下,然后象花一樣帶著淡淡的清香座在了我的身邊,羞澀的道了聲謝。



啊,好動人好美妙的聲音。我耳邊許久還回蕩著她的聲音。



雖然開始是好的,可能是因爲大家都累了原因吧,四周的人都沒有的聲音,有的在看窗外的景色有的在閉目養神,有的在吃著東西,有的在發著短信,就連「YW」也閉著眼睛。



就這樣不知道沈靜了多久,就聽「YW」的老爺首先說起話來,問問身邊的人都是哪里人,這樣大家的話匣子都大了開來,我也漸漸的和大家聊了起來,不過「YW」似乎不喜歡這樣的交流,依然自己坐在那里。



通過了解,原來「YW」和姥姥老爺一起去親親家了,這不快過年了嗎,所以就抓緊時間回來,他們是到「NJ」站下車,離家里就差一站,我心里想著真的好巧啊。



我的一個不經意的動作是我和「YW」的關系有的質的飛躍,我實在無聊于聊天,所以我就把報紙拿出來繼續看,就在這時她叫我一聲說道:「給我幾張看看。」受寵若驚的無飛快的給她那了幾張報紙,就這樣我和她通過幾張報紙聊了起來,談到了上學,談到了喜好,談到了許許多多的東西,當我問起她有沒有QQ號的時候,她並沒有,我利馬抓住這樣的機會把自己珍藏一個不錯的QQ號碼給了她,可是我沒帶筆怎麽辦啊,她說沒事情我有辦法。



原來她跑到乘務員那里價的筆,我們一直聊到她下車,很投緣,很開心,我們都依依不舍,臨走前我們都互留了電話號碼。



臨下車之前,我鼓起勇氣輕輕地抓著她的手,盯著她迷人的眼睛說道:「我們回去再聯系。」美好的時間過的好快,我戀戀不舍的目送著她的離去,心里有許多向往,也有許多幻想,不知道什麽時候我們還能相遇,在茫茫人海里我能遇到她是我的緣分,可是我還能見到她嗎?



我的心里好亂。就這樣在不安中我到了「HY」站。



我感歎的在心中喊著,到家啦。



看著熟悉的車站勾起我無限的回憶,仿佛現在我已經回到童年時代的我了。



看著車站忙綠的人們,勾起了我美好的回憶,還記得那是在我上初中時候,那個時候幾乎就和個傻孩子一樣。不知道什麽性,更不知道什麽是性愛。每當看到一些年輕的小夥子和小姑娘在一起抱著親親的時候,一幫小同學們就象發現鬼子一樣,大喊大叫的,而且會一起大喊:「有人耍流氓喽,快來抓流氓啊。」這個時候每每都會嚇的男的落荒而逃,不過有的時候也會發現腦袋硬的主。



現在我還深深的記得那次我們是如何的作弄兩個人的,也記得我們是如何被他抓到打的直流鼻血的。想起來就想笑,那次是我們三個小哥們無聊,跑到橋墩子去玩(橋墩是我門小哥們的秘密據點,在一座荒廢的橋的地下,很隱蔽,不注意看一定發現不了的地方)。



事情就因爲這個地方讓我們三個人弄的鼻青臉腫的,原來我們和往常一樣來這個地方玩,就在我們還沒有到橋墩子的時候耳朵靈光的小三子就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他說好象是貓叫春一樣,咿咿呀呀的,好像喊號子一樣,仿佛有一啊二的聲音。



我和小四子一聽就來了興趣,我們搓手挫腳的來到橋墩子的秘密居點,每個人大氣都不敢喘,然后我們就靜靜的等著聽聽是否真的有什麽亂遭的聲音?要是沒有看我怎麽收拾你!我和小四子對了一下眼,都心照不宣的想著。



別說小三子的耳朵真不是吹的,果真有聲音,不過聲音什麽變了。



「啊,啊啊啊啊……哦哦啊……哥哥……哦我的好哥哥、你輕一點,我的小穴要壞了啊,不行了……你可饒了我吧,我以后一定好好的聽……你……的話。哦哦……快點啊……」忽然,又出現一個男的聲音:「媽的你個小浪貨,讓你清高,你倒是再清高啊?看我不肏死你,爽死你。媽的,我肏我肏,一啊二……一二一……」原來是這個男的在喊號子啊,我心里暗暗的笑著原來有人在這里辦事情,我們早就偷偷的看過多少會的三級片里都是這聲音。



嘿嘿,看哥們我一會兒怎麽折騰你們一下,嘿嘿!我隱隱地笑著,小三和小四,心有靈犀的一起嘿嘿地笑著。



我給小三子使了一個眼色,然后我們就分開行動。



就聽小三子扯著脖子喊道:「快來人啊,有人在通奸啊,快來看看啊……」這聲音在別人的耳朵里一定是一個大老娘們的聲音。原本說話就像女人的小三子學起女人的聲音最象了。



就聽里面本來急觸的撞擊聲音不但沒有停,反而更快的叫著,而且能清楚的聽到肉和肉啪啪地撞擊聲音。速度越來越快。



我不信邪的給小三子和小四子使眼色,本來一個人的聲音,現在又變成了好幾個人在爭吵發現什麽一樣。



小三子學著一個女人說道:「這是誰家的姑娘啊?怎麽這樣不要臉啊!」小三子又學到:「是啊是啊,你看看和那男的日的正爽呢,我們等著他們出來抓起來去他們父母那去。」小四子學到一個老爺們的聲音道:「孩子他媽你別攔著我,我的進去把他們揪出來,真是一對小賤人!」忽然里面的人大喊一聲:「媽的!臭小子都給我滾出來!」小三子一聽當時腿就不頂用了,傻呼呼的告訴我那是他哥的聲音。我日,媽的,這是怎麽回事,就在我亂想的時候一個魁梧的男的和一個長相一般的小姑娘出來了。



我剛要跑,日的,他一把抓住我給了我一巴掌,然后就一把把我扔一邊上去了。疼的我渾身像散了架子一樣。



就見轉眼的功夫我們三個人都被小三子哥哥打的鼻青臉腫的。都瞪著眼睛氣憤憤的看著他哥……心里還想真他媽的倒黴。



原來他哥哥是和女朋友來這里幽會,因爲小三子以前說過這個地方,所以他記住了,沒想到今天弄出這樣的事情來……我們在回去的路上彼此看著對方,一個個和大熊貓一樣,不由得三個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仿佛自己又回到從前的日子一樣。擡頭看著天,淡淡的云彩,好像在對著我笑一般,本來就很開心的心情更是舒適。



我邁著輕快的步伐回到了家中。當我還沒有進家門的時候我就聞到了家中的飯香,原來媽媽沒去接我,是在家中給我準備好吃的呢。



我看著熟悉的景象,心中無限的激動,原來自己已經好久沒有回家了。我看到媽媽那親切的眼神,心中由衷的開心與幸福。一切都是那樣自然,媽媽還是給我準備好了我最愛吃的菜,一年多沒見的母子心情很開心激動。本就豐盛的美食更是吃的格外的美妙。



吃完飯媽媽就去收拾碗筷了,我也收拾東西準備睡覺。我一掏口袋的時候看到一張條子,我的心就如同被針扎了一樣,我怎麽可以把她忘記啊!



我懷著坎坷的心想著,我不經意的往屋里掃了一眼,忽然眼睛一亮,我發現媽媽買了一部手機。



我喊道:「媽,你什麽時候買的手機啊?」媽說道:「我早就買了。怎麽啦?」我在腦袋里盤算了半天,終于我想到還是給「YW」打個電話,準備明天約她出來上網。說做就做。我和媽媽說道:「媽媽我要給同學打個電話,用你手機一下了。」我有點緊張的撥通了電話,我當時幾乎不知道自己怎麽打完電話的,反正我約了她明天上去一起去上網……心里捏了一把汗的我坎坷不安的簡單洗漱一下就匆匆的睡著了。夜里我做夢了,我不知道自己夢到了什麽,不過我早上起來發現內褲濕濕,我想可能是累到,也許是晚上我想到了她迷人的微笑。也許是夢到和劉娜姐在旅館里猛肏吧。



我起來飛快的洗漱,吃飯,收拾好一切,然后就去付我的網上約會去了。人生何處無知己,天涯何處無芳草。



我來到網吧的時間比較早,8點多的時候還沒有幾個人,我找到一個比較人少的角落里做了下來。熟練的打開QQ,看了一眼沒有一個人。無聊的等著她。



等了有20分鍾沒有反應,我看到旁邊一群小孩在打CS,我這心啊,就激動起來了,心動不如行動,我熟練的進去,咣咣的殺了能有20多個人的時候,我的耳機了一陣聲響,原來她上線了。



我說著:「好啊?」「好啊。」她也回答著。



我們談了好多,談到了天,談到了地,談到了將來,我們就如同好久沒見的朋友一般愉快的聊著。



時間過的飛快,一轉眼都馬上中午,我看著時間很是無奈。想著馬上就得回家吃飯心情就不是很好。可是她的一句讓我驚喜的差點從凳子上摔下來。



今天晚上我去看你好嗎?她說著。



當時我的心都要靜止了,難道這是真的嗎。我揉揉眼睛看著電腦屏幕,是啊這是真的,不過她怎麽這樣快就要來見我,是因爲喜歡我嗎,對我一見鍾情嗎?



我胡亂的想著。然后飛快的發了一條說道:「好啊。」然后我們簡單的聊了幾句我就匆匆的下了機,懷著激動地心情回家吃媽媽做的香噴噴的飯去了。



我不知道這接下來這段時間是怎麽過的……一下午我就渾渾噩噩的。我和媽媽撒了謊說我去同學家。然后急急忙忙的就到火車站等著她。



幾分鍾在我看來都是那樣的漫長。我在站台上等著她的到來。一陣寒風吹得我臉頰好痛,我用手輕輕揉搓了下自己凍發紅的臉蛋。希望這樣可以讓自己能好受些。



不多一會,我就遠遠的聽著急促的停車聲音,車門刷刷的都打開了,可是沒有一個人下來,就在我失望的時候,我看到還是那一身淡淡的粉紅色的羽絨服,還有那略帶霜的眼睛,是那樣的迷人,讓我看著都迷醉。恨不得現在我就可以抱著她,緊緊的抱著,親吻她,愛戀她,疼她。



一個不速之客出現在我的面前,原來「YW」帶著她的好朋友一起來的,是個一個長相一般,但是不失可愛的女孩子。很耐看,身材凹凸有致,很讓人聯想翩翩。



我很自然的領著他們,似乎她就是我的女朋友一般,我一想我們去哪里呢。



我擡頭一看,原來車站的旅館讓我忘記了,就這樣,我交了20塊錢鍾點房的費用,領著兩個人進了房間。



當時啊,我心里真的是不知所措啊,根本沒有面對兩個陌生女孩子的我,那里知道應該干些什麽啊。還好,旁邊叫小Y的小姑娘告訴我說:「我們可沒有吃飯呢哦。」我欣慰感激的看了眼叫小Y的女孩,然后匆匆的買了些面包,水還有腸什麽的。最后我長了一個心眼,我有買了撲克一起帶著。回到屋子里后我問她們吃飯嗎,可是他們告訴我不想吃,沒辦法,我就說那我們打撲克吧。



本來我是想說我們玩點兒刺激,我還記得我在PP上看的黃片呢,里面就是玩撲克的時候輸了就脫一件衣服,然后就這樣欲火焚身,男女就弄起來了……呵呵。



不過我還是沒有膽量這樣干的。她們倆不把我當色狼就怪了。



我們玩了幾把五十凱,可是是在是感覺沒什麽意思,小Y突然問我附近有沒有網吧,我說有啊,她說她要去玩會兒,當時我就傻傻的說要不我們一起去玩會兒啊,說句不好聽的人家小姑娘來看咱們就是爲了上網啊。傻乎乎的。



她臨走的時候我給她拿的錢,門輕輕的被關上了。



屋子靜的只剩我們兩個人,我們兩個人不知道說什麽好,我想明白爲什麽小Y走了,原來是爲了給我和「YW」創造機會,我來到她做的床邊上。不知道那里來的勇氣,我抓住了她的手,好滑好軟纖細的每個手指都是那樣的精致。



我不知道當時我的手是受什麽控制的,我剛要抱著她的時候忽然屋子里一片漆黑,原來她把屋子里的燈關掉了。我的眼前忽然一片漆黑,不過馬上我的眼睛就適應過來了,眨著眼睛,我看見「YW」把著她的大屁股對著我,上身只穿著一件毛衣,依然是粉紅色的。



我一看大好的景象怎麽可以沒有點動作啊,我把鞋脫掉,然后迫不及待的上了床,一只手從下面摟著她的腰,然后另一只從她的上面摟著她的小腹,我並沒有進一步動作,我們都靜靜的體會著彼此的溫度,沒有下一部動作,但願這樣子天長地久的。



就這樣抱著她不知道多久,她輕輕的動力一下我才反映過來,我的懷里還抱著一個迷人的寶貝呢。我意識到我應給做點什麽,我把放在她小腹上的手移到了她的奶子上,隔著衣服我都能感覺到她的熱量和大小,軟軟的我就和小孩一樣歡喜著得到自己心愛的玩具,我並不滿足隔著衣服摸,手和小泥鳅一樣伸到了她的內衣里,手沒伸到衣服里的時候我就在掀開衣服的時候感受到她身上那滾燙的溫度。



感覺真的很棒,當我摸起她的奶子的時候,我不經意就拿劉娜姐的奶子和她比了起來,劉娜姐的奶子經過我的開墾已經失去了少女的羞澀,已經是少婦辦的豐滿圓潤,而她的則是少女的花香,充滿了青春的氣息。是那樣的讓人著迷。讓人沈醉,讓人無法自拔。



我用整只手把「YW」整個奶子蓋住,可是奶子真的太大了,我的手掌不能全部覆蓋住這誘人的山峰,我能感受到她的身體在我輕輕的揉搓奶子的時候而顫抖,是冷嗎?不,這是發自身體深處的欲望,是對異性的渴望,我現在是在滿足她的欲望,我是在進一個騎士的職責。



然后我溫柔的把她的身子轉了過來,我的嘴已經不聽我的是換了,它就如同著了魔一般緊緊的貼在了她誘人的紅唇上,就如同甘甜的雨露一般,小舌頭在她的嘴里尋找著這甜美的源頭。



久久的不能停息,我們不知吻了多久,只知道全身異常的熱,身上的衣服都是障礙,我脫掉了她上身所有的衣服,她也配合我脫掉了我上身的衣服,然后我在她的耳邊溫柔的說著:「我能親親它嗎?」我揉搓著奶子示意著,她輕輕的點了頭,我如同受到了女王的命令一般,在兩座山峰上奮斗著。



當我的手摸到那少女最神秘的地帶時,「YW」用手推開我,沒有說話,我以爲是默許了。我的手又動力起來。



「不行,我們不能這樣,我不舒服。今天不行的。」「YW」對我說著:「我們睡一會吧,我困了。」我的欲火一下子降了一半。我等著她睡著的時候又把手伸到她的小妹妹上摸了一把,可她警覺地醒了。



后來她的朋友很準時的回來了,好像約好了一樣,最后我送她們上了火車。



一切來的快去的也快。像花一樣凋謝的好快。來的那樣的突然,去的也是那樣干脆。